作者 主题: 混沌的世界第一章——纽约之风 6  (阅读 589 次)

副标题: 尸体派对么?

离线 灰机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93
  • 苹果币: 0
混沌的世界第一章——纽约之风 6
« 于: 2014-06-29, 周日 23:06:56 »
劇透 -   :
20:08:16<知天易逆天难> -----------------------------------------------------------------------------------------------
20:08:56<知天易逆天难> “你们还没有洗脱嫌疑,最好别给我玩人间蒸发。否则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20:09:01<知天易逆天难> 警长威胁到
20:09:45<鲁飞|灰机> “嗯”
20:09:4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了解,了解...”
20:09:53* 鲁飞|灰机 点头表示明白
20:10:44* 露西尔|Achronir 沉默地点了点头
20:10:53<知天易逆天难> “把你们的身份和联系方式留下,就滚吧。”
20:11:09<知天易逆天难> 警长留下了一名警员记录你们的信息,自己先离开了会议室
20:11:23* 鲁飞|灰机 告诉警员自己的信息
20:11:38*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留下手机号和自己信息
20:12:10* 露西尔|Achronir 略带不情愿地留下自己的信息
20:12:18<鲁飞|灰机> “你们一会打算去哪?”
20:12:33<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那警察先生,拜拜”
20:12:51* 鲁飞|灰机 留完信息后边向外走边问同伴
20:12:59<知天易逆天难> (默认那俩留下各自回家了
20:13:05<知天易逆天难> (省的表演费事
20:13:12<露西尔|Achronir> (现在几点
20:13:19<鲁飞|灰机> (约会的那个和谁?
20:13:27<知天易逆天难> 现在是早上8点
20:13:36<知天易逆天难> (NEET爱丽丝
20:13:47<鲁飞|灰机> (这不是就一个=w=
20:13:4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那个海娜夫人怎么会不见了?”
20:13:50<知天易逆天难> (VUVU挂机王
20:13:5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
20:14:03<鲁飞|灰机> (……他不是来了
20:14:0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VUVU在?
20:14:10<鲁飞|灰机> “不知道”
20:14:13<知天易逆天难> (来了不说话,默认挂机
20:14:21<鲁飞|灰机> “大概是从哪溜了吧”
20:14:39<鲁飞|灰机> “我一会打算留在警局”
20:15:15<露西尔|Achronir> “嗯,不过之前海娜夫人说过会去教堂做弥撒……不过就算碰到也问不出什么新情况的吧。”
20:15:25<露西尔|Achronir> (多打了个不过……
20:15:28<鲁飞|灰机> “想问问关于这两个案件,随便看看要不要把疯狂神父这个消息提供出来”
20:15:4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疯狂神父?”
20:15:5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那是什么?”
20:16:19<露西尔|Achronir> “噢,对了……”
20:16:3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话说还没有交换情报吧?
20:16:40<鲁飞|灰机> “夫人告诉我,他有可能是杀掉夫人的丈夫的凶手”
20:17:26<鲁飞|灰机> “你们一会打算去哪”
20:17:38<露西尔|Achronir> “据夫人所说,这个情报是董事长的秘书提供的……但是夫人好像已经想不起来秘书的名字了”
20:17:48* 露西尔|Achronir 对弗兰说
20:18:12<露西尔|Achronir> “我想先听听看弗兰那边的调查发现,再做决定。”
20:18:20* 露西尔|Achronir 认真地回答到
20:18:3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20:18:50<鲁飞|灰机> “正好我也有点饿,咱们找个咖啡馆吃饭顺便交流下情报吧”
20:19:0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说道秘书的话,上次你们去公司没有碰到秘书嘛?”
20:19:27* 露西尔|Achronir 摇摇头
20:19:55<知天易逆天难> (于是去咖啡馆吃饭?
20:19:5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额...那先去找个咖啡馆吃东西吧”
20:20:00<露西尔|Achronir> “没,只是溜进了顶楼的办公室,搜集了一圈情报而已”
20:20:14* 露西尔|Achronir 边用手机查附近的餐馆边说到
20:20:18<亞歷山大|小佳> (我上次沒來,在看上次LOG
20:20:28<鲁飞|灰机> “这次委托我们赚大了,我占了大头,我请你们吧”
20:20:30<知天易逆天难> (那么算四人去吃饭
20:20:51<知天易逆天难> (为什么你占大头。。。。
20:21:0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赚大了?夫人给了多少?”
20:21:08<鲁飞|灰机> (废话 尸体我一个人发现的 不是我大头谁大头
20:22:06<露西尔|Achronir> “应该就是约定的金额吧……”
20:22:10<鲁飞|灰机> “嗯,夫人给了我们二十万”
20:22:17<露西尔|Achronir> “……呃?!”
20:22:3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这么多?...很可疑啊”
20:22:59<知天易逆天难> 边说着,四个人到了最近的一家咖啡馆。
20:23:02<露西尔|Achronir> “这……而且夫人没有多给钱的理由吧?”
20:23:05<知天易逆天难> 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20:23:26<鲁飞|灰机> “露西尔、弗兰肯、亚历山大”
20:23:32<知天易逆天难> 只有一个桌子旁边还有几个座位
20:23:44<鲁飞|灰机> “我希望你们可以有一件事答应我”
20:24:0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20:24:07<鲁飞|灰机> “这二十万我可以一分也不拿,只希望你们能帮我找到我哥哥的踪迹”
20:24:08<知天易逆天难> 那个桌子上已经坐着一个穿黑西服正在看报纸的男人
20:24:4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你哥哥...哦...那件事啊”
20:24:59<露西尔|Achronir> “这个嘛,不用担心,遇到这种事我也是想刨根问底查个清楚的!”
20:25:20<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吾很乐意帮助你哦,毕竟这么有趣的事”
20:25:31<鲁飞|灰机> “谢谢你们”
20:25:36<露西尔|Achronir> 【有趣……】
20:25:58<露西尔|Achronir> “嘻嘻,不用谢啦,这餐先请我们吃就行了”
20:26:08<鲁飞|灰机> “那必须的”
20:26:15<鲁飞|灰机> “先生,我们可以坐这里吧”
20:26:18* 露西尔|Achronir 调皮地眨眨眼,走到桌旁坐下
20:26:27* 鲁飞|灰机 对着那个西服男说
20:26:32<露西尔|Achronir> “说来,所长还不知所踪呢……”
20:26:43<知天易逆天难> 对方似乎点了点头
20:26:48<鲁飞|灰机> “谢谢”
20:26:51* 露西尔|Achronir 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
20:27:03<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谁知道他又在哪里风流了”
20:27:04* 鲁飞|灰机 坐在露西尔旁边的座位上
20:27:39<知天易逆天难> “自然是在这里吃早餐了。。。”西服男放下报纸,是古斯塔夫。
20:27:39<鲁飞|灰机> “嘛,看到留言应该给我打电话,也有可能不想打吧”
20:27:45*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坐在鲁卡旁边的座位上
20:27:47<鲁飞|灰机> “……”
20:27:59<露西尔|Achronir>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呢……”
20:28:0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咳....所长...”
20:28:05* 露西尔|Achronir 挠了挠头
20:28:21<鲁飞|灰机> “为什么我突然想找一个沙袋发泄一下……”
20:28:3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早上好啊...”
20:29:02<鲁飞|灰机> “古斯塔夫,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20:29:18* 鲁飞|灰机 微怒地问道
20:29:19<露西尔|Achronir> “对啊对啊,害我们担心了半天!”
20:29:21<知天易逆天难> “我也许能帮你找到你哥哥的,你说把那20W给我可好?”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
20:29:2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同问...”看着古斯塔夫
20:29:52<鲁飞|灰机> “……我不觉你能帮我找到哥哥”
20:30:08<鲁飞|灰机> “嘛,能找到就把我应该分到那份给你”
20:30:27<鲁飞|灰机> “我并没打算把这20万独吞”
20:31:00<知天易逆天难> “先付点定金如何?”古斯塔夫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
20:31:06<鲁飞|灰机> (KP 我哥哥的通缉金是多少
20:31:24<鲁飞|灰机> (同样 汉克的通缉金是什么
20:31:24<知天易逆天难> (10W
20:31:33<知天易逆天难> (10W
20:31:59* 鲁飞|灰机 摇了摇头
20:32:27<露西尔|Achronir> “嗯,照理是要给定金的,只可惜那一份已经被扣下来抵前几个月的工资了。”
20:32:27* 鲁飞|灰机 叫服务员过来,点了几个比较贵的菜
20:32:35<知天易逆天难> “切”古斯塔夫把报纸抬起来似乎不想理你们了
20:32:43* 露西尔|Achronir 抢着说到,仿佛那20W是自己的一样
20:33:00* 露西尔|Achronir 嘻嘻一笑
20:33:1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先不说这个,我们很好奇昨天晚上所长在哪?”
20:33:23<露西尔|Achronir>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啦所长,解决这么诡异的事件,还不是要资深的侦探出马么”
20:34:01<鲁飞|灰机> “嘛,先说好,这顿饭也请所长了哦,所长你不点几盘吗”
20:34:13* 鲁飞|灰机 递菜单
20:34:35<露西尔|Achronir> “只是付定金这回事也需要其他人同意,所以等回到侦探所再好好商量吧~”
20:34:50<知天易逆天难> “枫糖浆华夫饼。”古斯塔夫报纸都没拿下来,说道。
20:35:07<知天易逆天难> “什么诡异的案件啊”
20:35:19<知天易逆天难> “给我讲一讲。”
20:35:27<知天易逆天难> 古斯塔夫依旧没有拿下报纸
20:35:34<鲁飞|灰机> “嗯,服务员,枫糖浆华夫饼。”顺便看看枫糖浆华夫饼的价格
20:36:10<鲁飞|灰机> “边吃边说吧”
20:36:22<露西尔|Achronir> “嗯,我同意”
20:37:26* 露西尔|Achronir 接过菜单,点了一份培根煎蛋配吐司
20:38:03<鲁飞|灰机> (推吗?
20:38:20<知天易逆天难> (推可以,说下你们都要说啥
20:38:27<露西尔|Achronir> (嗯,交换情报的细节就省略掉吧,毕竟没有什么想隐瞒的
20:38:47<知天易逆天难> (时间有限,挑主要的说
20:38:48<鲁飞|灰机> (爱丽丝通缉过就不要说了
20:38:57<知天易逆天难> (所以还是要说啥提一下
20:39:24*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喝水
20:39:35<鲁飞|灰机> (就说从夫人知道杀丈夫的凶手是疯子汉克,汉克和自己的哥哥失踪有关系
20:39:40<露西尔|Achronir> (稍等,AFK一分钟
20:39:47<鲁飞|灰机> (还有秘书很可疑
20:39:55<鲁飞|灰机> (医院的凶案
20:40:05<知天易逆天难> (好的就这些
20:40:20<知天易逆天难> 不一会众人吃完了早餐。
20:40:38<知天易逆天难> 古斯塔夫扶着脑袋思考状。
20:41:15<露西尔|Achronir> (还有夫人的失踪
20:41:2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杀丈夫的凶手是疯子神父汉克,汉克和鲁飞的哥哥失踪又有关系...这事件越来越有趣...咳...复杂了啊”
20:41:30<知天易逆天难> “照这么说,一定是汉克把他们都杀了”
20:41:38<知天易逆天难> 古斯塔夫如此判断
20:41:55<鲁飞|灰机> “……”
20:42:02<鲁飞|灰机> “所以?”
20:42:23<知天易逆天难> “所以就没我们事了,回家分钱去吧!”
20:42:43<知天易逆天难> 古斯塔夫的眼睛又变成了$
20:42:56* 鲁飞|灰机 掩面
20:43:05<露西尔|Achronir> “可是夫人还不知所踪啊……总不能办完事情就不管委托人的安危吧”
20:43:24<露西尔|Achronir> “而且要找到鲁飞哥哥的话,不也应该去追踪汉克的下落么”
20:43:29* 露西尔|Achronir 抗议到
20:43:57<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附议,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20:44:25<知天易逆天难> “委托不是完成了么?钱不是到手了么?还有什么事呢?”古斯塔夫挠头
20:45:36<鲁飞|灰机> “古斯塔夫,就算从报酬分配角度来看,我们也想知道一下你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
20:45:42<露西尔|Achronir> “还有个疯子一直在我们附近砍人脑袋哦。想到这种事情,就算拿到钱也睡不安稳的吧……”
20:45:4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夫人不知所踪,案件还未完结...关键是在这呆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碰见这么好...严肃的案件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
20:46:00* 露西尔|Achronir 提醒道
20:46:17<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还有抓住汉克有10W奖金哦”
20:46:25<亞歷山大|小佳> "嗯,不過我也覺得偵探所在管事下去,一定會被關警局的"
20:46:59<知天易逆天难> “我昨天晚上啊。因为突然有个人需要我帮助,我就去了。”古斯塔夫一脸诚恳的说。
20:47:58<露西尔|Achronir> “比起被人砍脑袋,还是警局更舒服些。”
20:48:08<鲁飞|灰机> “唉?该不会那个人还跟你碰撞出火花吧~?”
20:48:14<亞歷山大|小佳> "去哪裡?"問古斯
20:48:3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20:49:01<知天易逆天难> “总之各种各样的事啦,,,别问就是了。”
20:49:10<露西尔|Achronir> “很可疑噢。”
20:49:12<知天易逆天难> 古斯塔夫十分不耐烦,
20:49:14<亞歷山大|小佳> "你喜歡去警局?警察都快把我們列為嫌疑犯了樣子,兇里兇氣"
20:49:15* 露西尔|Achronir 眯起眼
20:49:25*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盯着gstf
20:49:33*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盯着古斯塔夫
20:49:43<知天易逆天难> “怕什么,反正我能给你们捞出来。”
20:49:58<露西尔|Achronir> “当然不喜欢了,但是总比被真正的罪犯杀掉要好吧……”
20:50:02<知天易逆天难> 古斯塔夫有些无奈地挥挥手
20:50:05<鲁飞|灰机> “然后讹我们的钱吗”
20:50:09* 露西尔|Achronir 不耐烦地甩过头,对着亚历山大说到
20:50:29<露西尔|Achronir> “而且,把汉克找到的话,不就能一劳永逸地摆脱警方的追问了么”
20:51:21<知天易逆天难> “嘛,那你们加油去查吧,我还有约。”
20:51:34<知天易逆天难> 古斯塔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
20:51:42<知天易逆天难> (观察-50
20:51:45<鲁飞|灰机> “所以我一开始没指望他能找到我哥哥……”
20:51:47<知天易逆天难> (请丢
20:51:59<DnDBot>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投擲 65-50: 1d100=93
20:51:59<DnDBot> 鲁飞|灰机 投擲 观察50-50: 1d100=92
20:52:17<DnDBot> 露西尔|Achronir 投擲 观察=65-50 搞得好像-50就不会有奇迹一样: 1d100=80
20:52:22<露西尔|Achronir> (还真没有啊……
20:52:36<知天易逆天难> (某人是最后的希望了。
20:52:48<鲁飞|灰机> (上吧亚历山大
20:52:4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都怪你们刚刚惹骰子女神生气了
20:53:1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亚历山大?
20:53:18<露西尔|Achronir> (- -
20:54:33<DnDBot> 亞歷山大|小佳 投擲 : 1d100=86
20:54:43<知天易逆天难> (再见。
20:55:01<知天易逆天难> 古斯塔夫绝尘而去。报纸还没落地。
20:55:25<知天易逆天难> (RP吧
20:55:44<鲁飞|灰机> “真不知道是何等的天边美色让他这么激动”
20:55:5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跑得真快....不参加奥运可惜了”
20:56:00<亞歷山大|小佳> "www,跑的還真快"
20:56:16* 鲁飞|灰机 拿起报纸,找找上面有没有关于两个案件的新闻
20:56:17<露西尔|Achronir> “谁知道呢,也有可能是听到案件详情觉得棘手就跑路了吧”
20:56:18*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抓住报纸
20:56:25<露西尔|Achronir> (碰手!
20:56:3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额...一起看吧”
20:56:38<鲁飞|灰机> (敏捷对抗!
20:56:39<知天易逆天难> 两人手碰到一起
20:56:43<亞歷山大|小佳> (基情!
20:56:48<知天易逆天难> 弗兰肯脸红了
20:56:48* 露西尔|Achronir 看着古斯塔夫的背影愤愤不平地说到
20:56:5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
20:56:56<露西尔|Achronir> (哈哈哈哈
20:57:0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为啥是我脸红啊
20:57:07<鲁飞|灰机> “阿算了你们看吧”
20:57:14* 鲁飞|灰机 撒手
20:57:17<知天易逆天难> (因为你的设定是伪娘
20:57:28<鲁飞|灰机> “我也差不多要去警局了”
20:57:32<鲁飞|灰机> (那是A大
20:57:40<鲁飞|灰机> (这个是祖龙
20:57:4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嗯,谢谢”
20:57:46<知天易逆天难> (A大是真娘
20:57:53<知天易逆天难> (祖龙是伪娘
20:58:03<鲁飞|灰机>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流下来
20:58:38*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看报纸“那路上小心,有什么情况联系我们”
20:58:41* 鲁飞|灰机 结账
20:58:44<知天易逆天难> (丢图书馆
20:58:56<DnDBot>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投擲 80: 1d100=43
20:59:05* 露西尔|Achronir 凑过头去读报纸
20:59:17* 露西尔|Achronir 1d100 图书馆=75
20:59:22<知天易逆天难> 弗兰肯注意到有几个年轻女孩的寻人启事在中缝
20:59:24<DnDBot> 露西尔|Achronir 投擲 图书馆=75: 1d100=13
20:59:31<露西尔|Achronir> (……简直卖萌
20:59:49* 鲁飞|灰机 结完帐后,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去警局
20:59:57<知天易逆天难> 弗兰肯看到露西尔把头伸到自己脸前,脸又红了
21:00:05<鲁飞|灰机> (被动技能吗
21:00:07<知天易逆天难> (吃我双向插头属性啦!
21:00:09<露西尔|Achronir> “咦,好像有年轻少女失踪的样子,难不成所长在关注这个……”
21:00:1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寻人启事?】
21:00:2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失踪的都是年轻女孩?
21:00:48<露西尔|Achronir> “希望别是疯子神父的牺牲品……”
21:01:0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是啊...”
21:01:09* 露西尔|Achronir 撇了撇嘴,开始收拾东西
21:01:13<鲁飞|灰机> (为啥说的跟疯子神父就喜欢砍像A大这样的女孩子
21:01:21<知天易逆天难> (选择路线吧
21:01:43<露西尔|Achronir> (容我三思
21:02:24<鲁飞|灰机> (?警局
21:02:2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话说如果是神父的话....那么那防空洞里诡异仪式...好像哪里见过】
21:02:28<露西尔|Achronir> (先集体行动去警局,然后与其他人会合去寻找秘书的下落吧
21:02:3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话说能不能神秘学啊
21:02:39<露西尔|Achronir> (噢对了神秘学
21:03:07<露西尔|Achronir> (时隔这么久,减值的话KP看着给吧- -
21:03:18<鲁飞|灰机> (去警局的话就不用集体行动了吧
21:03:23<知天易逆天难> (智力多少
21:03:35<露西尔|Achronir> (只有13
21:03:37<亞歷山大|小佳> (QAQ
21:03:3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15
21:03:40<鲁飞|灰机> (我这边也没有像露西尔这么招风的人物
21:03:50<露西尔|Achronir> (虽然那个场景是用心留意过的
21:03:53<鲁飞|灰机> (去的也是怎么看都很安全的警服
21:03:56<鲁飞|灰机> (的警局
21:04:01<知天易逆天难> (那就吃30减值吧
21:04:15<露西尔|Achronir> (那和爱丽丝会合去公司找秘书?
21:04:31<DnDBot>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投擲 80-30: 1d100=93
21:04:31<鲁飞|灰机> (夫人的别墅也是一个选择
21:04:49<鲁飞|灰机> (去公司估计是扑空
21:04:4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QAQ 骰子女神吾错了
21:04:58<DnDBot> 露西尔|Achronir 投擲 50-30 骰子女神我再也不调戏你了: 1d100=64
21:05:05<露西尔|Achronir> (大打击
21:05:17<鲁飞|灰机> (智力不一样减值不一样吧
21:05:34<DnDBot> 鲁飞|灰机 投擲 神秘学5: 1d100=50
21:05:35<知天易逆天难> (总之,快点选路线别丢了
21:05:39<露西尔|Achronir> (那我只有更低没有更高啊orz
21:05:55<露西尔|Achronir> (而且鲁飞你没看到那个场景…………
21:06:02<鲁飞|灰机> (我去警局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21:06:07<亞歷山大|小佳> "夫人別墅,警局,公司,大家誰去?"
21:06:18<鲁飞|灰机> (看见了嘛,而且比你们都早?
21:06:25<露西尔|Achronir> (噢……
21:06:29* 露西尔|Achronir 若有所失
21:06:42<露西尔|Achronir> 【可恶……想不起来董事长遇难的场景了】
21:07:11<知天易逆天难> (这里不要RP了,快点选路线啊
21:07:12<露西尔|Achronir> “呃……我想去董事长的公司那边,看看情况有无变化。”
21:07:13<鲁飞|灰机> “警局的话,我一个人去就够了,你们有事去警局就告诉我吧,我一块办了”
21:07:1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嗯....警局鲁卡去了”
21:07:23<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鲁飞
21:07:30<露西尔|Achronir> “能遇上秘书就更好了……一定要问个清楚”
21:07:47<鲁飞|灰机> “遇上秘书会被干掉吧,大概”
21:07:52<露西尔|Achronir> “如果没有调查的必要,再去夫人的别墅也不迟……”
21:08:00<露西尔|Achronir> “所以才需要你们保护嘛。”
21:08:05* 露西尔|Achronir 眨眼一笑
21:08:35<鲁飞|灰机> “这世界上大概不会有狐狸尾巴露出来的狐狸大摇大摆地出现”
21:08:5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那我和露西尔一起行动吧”
21:08:58<亞歷山大|小佳> "我去公司好了,雖然可能聽到官方說詞,但也是個情報"
21:09:09<知天易逆天难> (那么路线决定。
21:09:17<知天易逆天难> (鲁飞去警局,其他人去公司。
21:09:25<知天易逆天难> --------------------------------------------
21:09:30<知天易逆天难> (狗汉克就位。
21:09:38<露西尔|Achronir> (这……
21:09:45<HANK> (笑
21:10:05<鲁飞|灰机> (我错了,我们根本不知道狐狸是谁
21:10:22<鲁飞|灰机> (以及狐狸的数量
21:10:39<知天易逆天难> 在郊外一所小教堂前,一个神父和一个断臂的修女正在打扫庭院。
21:11:12<知天易逆天难> 风轻云淡,是一个休息的好日子呢。
21:11:42<知天易逆天难> “汉克神父,昨晚你去哪里了?”
21:11:45<知天易逆天难> 修女问道。
21:12:00* HANK 停下手中的扫把。看了看天空,然后回头看向修女“嘛。一点小事”
21:12:15* HANK 继续手上的动作“请不要在意”
21:13:20<HANK> “昨晚我只不过是日常的巡视了下附近”
21:13:46<知天易逆天难> “去保护那个女人了么?”修女冷笑着似乎看穿了汉克的谎言。
21:14:19<HANK> “唔?保护?你在说什么呢。我有点听不懂哦~”
21:14:32<HANK> “我只不过是巡视了下附近,巡视”
21:14:50* HANK 在“巡视”这个词上加重音
21:15:14<知天易逆天难> “哼……”修女似乎不想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结。
21:15:38<知天易逆天难> 随后站起来望向地平线上的公路
21:15:45<知天易逆天难> (可以丢聆听
21:16:03<DnDBot> HANK 投擲 : 1d100=88
21:16:09<知天易逆天难> (再见
21:16:30<HANK> (= =~我聆听貌似是95
21:16:36<知天易逆天难> (擦
21:16:45<知天易逆天难> (你自己查查卡
21:17:32<HANK> (真95~
21:18:10<HANK> (我是放弃观察点聆听的男人~笑
21:19:05<知天易逆天难> 汉克听到了从薇娜看的方向上传来的引擎声。似乎是出租车之类的。
21:19:36<HANK> (教堂附近有民居吗?
21:19:36<知天易逆天难> “看来有人来报恩了,呵呵”
21:19:43<知天易逆天难> 薇娜修女说道。
21:19:45<HANK> “哦。客人吗?”
21:19:50<知天易逆天难> (有,但是无人居住。
21:20:25* HANK 加速结束了手上的工作,然后把清扫的工具整理起来放到院子角落
21:20:38<HANK> “不知道会是谁呢”
21:20:49<亞歷山大|小佳> (話說每次看HANK的劇情都覺得很神秘...
21:21:08<知天易逆天难> 黄皮出租车停在了教堂前。
21:21:19<亞歷山大|小佳> (來的該不會是夫人吧?
21:21:47<知天易逆天难> 后门打开,一只洁白的脚从里面探出,踩在满是沙粒的地上。
21:22:05<知天易逆天难> 海娜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没有穿鞋。
21:23:07<HANK> “。。。。。”
21:23:56<知天易逆天难> 出租车离去,海娜一步一步走向站在那里的汉克。
21:24:33<HANK> “薇娜修女,我不认为让一位淑女赤裸双脚踩在庭院里是一件好事,麻烦你能拿双你的鞋子给她吗”
21:24:48* HANK 喂喂转头对修女说
21:25:26<知天易逆天难> “自我刑罚是自我忏悔的第一步,自我忏悔是真正皈依我主的开端。”薇娜只说了一句话,一动不动。
21:25:53<HANK> “好吧,既然你这么认为的话”
21:26:11* HANK 转过身,迎接这位女士
21:26:27<知天易逆天难> 海娜走到了汉克面前,双眼紧盯着汉克,似乎想知道为什么
21:27:48<知天易逆天难> (既然你不RP
21:27:55<HANK> (不RP~
21:28:08<知天易逆天难> 汉克站在哪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21:28:20<HANK> (我知道该说什么- -
21:28:24<知天易逆天难> 过了不知道多久,最终还是海娜先开口
21:28:26<HANK> (问题是不想说啊。。混蛋~
21:28:38<知天易逆天难> “我知道,是你杀了他对么?”
21:28:53<HANK> “夫人你是指谁?”
21:28:54<知天易逆天难> 汉克依旧站在那里
21:29:13<知天易逆天难> “我的丈夫,你知道的,对么?”
21:29:27* HANK 耸肩“作为一名神父。我不会杀害任何一个人。”
21:29:48<知天易逆天难>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死他”
21:30:03<知天易逆天难> “ 你这是在上帝面前撒谎!”
21:30:19<HANK> “你是指我杀了你的丈夫?”
21:30:34<知天易逆天难> “是的,是你杀了他。”
21:30:55<鲁飞|灰机> (然后你说他不是人对吧!
21:31:01<HANK> “我可以在神的面前起誓。我没有杀害你的丈夫”
21:31:45<知天易逆天难> “不对,就是你杀了他,就是你。”海娜似乎有些歇斯底里了。
21:31:50<知天易逆天难> (可以丢神秘学
21:31:56<知天易逆天难> (或者克苏鲁神话
21:33:23<知天易逆天难> (。。。
21:33:32<HANK> (接了个电话。。。。
21:33:33<知天易逆天难> (话说
21:33:37<HANK> (社畜的生活OTL
21:33:41<HANK> (继续吧
21:34:07<知天易逆天难> (想投就投,不想投,我帮你推
21:34:22<HANK> “也请夫人你自重。如果你还坚称他是你的丈夫的话。那不但是对你丈夫的侮辱,也是对你的。”
21:34:30<HANK> (不骰不骰~
21:35:16<知天易逆天难> “是你杀了他,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额……”海娜试图撕扯汉克的衣服。
21:35:38<知天易逆天难> 但是一个腹部遭到重击的闷声传出。
21:35:53<知天易逆天难> 海娜跪倒在地昏厥了过去。
21:36:29<知天易逆天难> 薇娜在她旁边用一只手摆出了八极拳的架势。
21:36:41* HANK 对薇娜修女点了点头“多谢了,修女。”
21:36:57<HANK> “话说她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21:37:32<知天易逆天难> “她似乎,中过精神魔法。不管如何,先把她带到客房吧。”薇娜说完转身回到教堂。
21:38:00* HANK 把海娜带进客房
21:38:16<知天易逆天难> ------------------------------------------------------------------------------------------------------------------------------
21:38:39<知天易逆天难> (然后请我可口的去公司线的PC们丢个骰子。
21:38:58<知天易逆天难> (幸运
21:39:21<知天易逆天难> (两个人过算过,一个人过算不过。
21:40:07<DnDBot> 露西尔|Achronir 投擲 幸运50总觉得要出事: 1d100=15
21:40:18<露西尔|Achronir> (还有俩人,来吧……
21:40:18<DnDBot> 亞歷山大|小佳 投擲 55: 1d100=17
21:40:25<知天易逆天难> (擦
21:41:06<DnDBot>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投擲 80: 1d100=80
21:41:07<知天易逆天难> (祖龙快丢,
21:41:14<知天易逆天难> (擦
21:41:2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21:41:28<HANK> (微妙
21:41:54<鲁飞|灰机> (所以说我不想去公司
21:42:0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骰子女神我赞美你(蹭
21:42:18<露西尔|Achronir> (骰子女神永远年轻【
21:42:21<知天易逆天难> 公司已经关门了,你们谁也没看到。
21:42:57<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关门了啊...”
21:43:13<露西尔|Achronir> “停业休整么……那么,改道去夫人的住所调查吧,各位?”
21:43:42<知天易逆天难> (都同意么
21:43:4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嗯....先去找夫人吧”
21:43:58<鲁飞|灰机> (COCの奥义·踢门
21:44:03<亞歷山大|小佳> "好吧,把手槍帶上藏好"
21:44:13<知天易逆天难> ----------------------------------------------------------------
21:44:24<知天易逆天难> (作死不倦的PC们哈哈
21:44:35<知天易逆天难> --------------------------------------------------------------------
21:44:35<露西尔|Achronir> (喵
21:44:41<知天易逆天难> 鲁飞到了警察局。
21:44:59<知天易逆天难> 似乎上午案件很多,几乎所有警察都出动了。
21:45:03* 鲁飞|灰机 进警察局,找前台接待人员
21:45:11<知天易逆天难> 只有几个文职工作的警察还在。
21:45:51<鲁飞|灰机> “打扰一下”
21:45:55<知天易逆天难> 一个肥胖的黑人女性坐在传达室窗内。
21:46:18<知天易逆天难> 她没有理你继续做自己的文件。
21:47:11<鲁飞|灰机> “我想知道一下负责公园防空洞内杀人案件和医院杀人案件的警官分别是哪两位?”
21:47:30* 鲁飞|灰机 敲了两下桌子
21:49:13<露西尔|Achronidas> (原来上一个mIRC一直没关……
21:50:50<知天易逆天难> “麦克莱恩警长和墨瑟警长,只有麦克莱恩警长在警局。”
21:51:03<知天易逆天难> 女人眼皮都没抬回答道。
21:51:10<知天易逆天难> 手头的文件一直没有停止。
21:51:24<鲁飞|灰机> “麦克莱恩警长是负责公园防空洞内杀人案件?”
21:51:56<知天易逆天难> “是的。”
21:52:11<鲁飞|灰机> “哦,谢谢你”
21:52:23<鲁飞|灰机> “请问麦克莱恩警长的办公室在哪里”
21:52:50<知天易逆天难> “3-2-A”
21:52:55<鲁飞|灰机> “谢谢”
21:53:08<知天易逆天难> (刷级区
21:53:14* 鲁飞|灰机 再次道谢后,准备去3-2-A号房间
21:53:21<鲁飞|灰机> (阿?刷级?
21:53:54<知天易逆天难> 3-2-A是一个大办公室的里的隔间。
21:54:00<知天易逆天难> (舰娘梗
21:54:16<知天易逆天难> 但是似乎麦克莱恩探长也不在
21:54:54* 鲁飞|灰机 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警官
21:55:07<鲁飞|灰机> (这个办公室里有没有其他的警官
21:55:29<知天易逆天难> (有几个文职
21:55:55<鲁飞|灰机> “打扰一下,麦克莱恩探长去哪里了?”
21:56:10* 鲁飞|灰机 顺便对一个文职问道
21:57:12<知天易逆天难> “XXX别墅区发现几具尸体,他们去现场了”
21:57:29<知天易逆天难> 海娜家的别墅区
21:57:34<鲁飞|灰机> “阿?”
21:57:37* 鲁飞|灰机 愣了一下
21:57:50<露西尔|Achronidas> (卧槽
21:57:51<鲁飞|灰机> “哦……谢谢”
21:58:33* 鲁飞|灰机 给同伴发短信告诉她们情况
21:59:44<亞歷山大|小佳> (AFK
21:59:45* 鲁飞|灰机 在警察局里找个会遇到进来的人的地方坐下
22:00:05<鲁飞|灰机> (也就是蹲点守警官
22:00:11<知天易逆天难> ---------------------------------------------------------------------------------------
22:00:19<知天易逆天难> (都丢个幸运吧再
22:00:27<鲁飞|灰机> (话说我可以在此期间用手机百度吗
22:00:27<知天易逆天难> (这次我先去打点水
22:00:33<知天易逆天难> (不着急
22:01:07<知天易逆天难> (除了灰机
22:02:14<露西尔|Achronidas> (呃……可是亚历山大刚刚打了AFK
22:02:24<露西尔|Achronidas> (所以是我和弗兰两个人骰?
22:02:31<露西尔|Achronidas> (战力好少我好虚啊
22:02:55<鲁飞|灰机> (话说我们这群人战力怎么样
22:03:07<鲁飞|灰机> (自开团以来从来没遇上过战斗
22:03:38<露西尔|Achronidas> (露西尔近身搏击打人形怪还可以,其他情况只能逃
22:03:52<鲁飞|灰机> (有枪吗
22:04:01<露西尔|Achronidas> (没
22:04:29<鲁飞|灰机> (鲁飞会枪会武术
22:04:58<鲁飞|灰机> (嘛明明打架是我的长项
22:05:25<露西尔|Achronidas> (可是最有动力去警局的也是你【趴
22:05:58<鲁飞|灰机> (不要忘记上个鲁飞去警局的结果 话说你不扔幸运吗
22:06:10<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我会抢
22:06:19<露西尔|Achronidas> (我在向女神祈祷【
22:06:36<DnDBot> 露西尔|Achronidas 投擲 幸运=50!: 1d100=69
22:06:41<露西尔|Achronidas> (谢谢。
22:06:47<DnDBot>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投擲 80: 1d100=57
22:06:59<鲁飞|灰机> (祈祷了半天就这结果吗 我来帮亚历山大扔吧KP!
22:07:17<露西尔|Achronidas> (55 来吧
22:07:2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骰子女神你真好(蹭
22:07:39<露西尔|Achronidas> (你没发觉我避过了大失败么
22:07:42<露西尔|Achronidas> (233
22:07:59<DnDBot> 鲁飞|灰机 投擲 幸运55 大失败!大失败!: 1d100=17
22:08:10<鲁飞|灰机> (切
22:08:1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茶
22:08:26<露西尔|Achronidas> (tea
22:09:22<鲁飞|灰机> (お茶
22:13:5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掉线?
22:14:36<知天易逆天难> (我说我打水去了
22:15:48<露西尔|Achronidas> (来吧KP大人,继续书写我们的命运
22:16:05<知天易逆天难> (于是过了
22:16:29<知天易逆天难> 等三人到达海娜家的时候周围不少人围着一片灌木
22:16:47<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出什么事了?】
22:16:54*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观察
22:17:32<知天易逆天难> (丢
22:17:32<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好像出事了啊....”
22:17:43<露西尔|Achronidas> “……咦?”
22:17:46<DnDBot>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投擲 65: 1d100=28
22:17:50<DnDBot> 露西尔|Achronidas 投擲 观察=65: 1d100=21
22:18:19<知天易逆天难> 其中一处灌木似乎露出了两条穿着西服的腿
22:18:24<知天易逆天难> 似乎是一具尸体
22:19:36<鲁飞|灰机> (说到穿着西服的尸体 我就想起了老板
22:20:00<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看到没...”
22:20:08<露西尔|Achronidas> “啊……又是尸体么”
22:20:27<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看来是啊...过去吧”
22:20:43* 露西尔|Achronidas 咬了咬牙,觉得快要习惯这种发现尸体的日常了
22:21:11*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接近海娜家
22:21:12* 露西尔|Achronidas 走近灌木旁的人群
22:22:20<知天易逆天难> 海娜家还跟昨天走的时候一样
22:22:55<知天易逆天难> 露西尔靠近后发现,一片灌木丛中有三具尸体。
22:23:07<鲁飞|灰机> (快!SANCHECK*3
22:23:10*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询问围观的人“大叔你好,请问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22:23:16<知天易逆天难> (没SANCHECK
22:23:16<露西尔|Achronidas> (已经习惯了好吧
22:23:30<鲁飞|灰机> (那我有没有习惯呢
22:24:00<知天易逆天难> (不是习惯了,是尸体都没露出脸,只有腿搂在外面
22:24:41<知天易逆天难> 无辜的路人大叔说:“我也不知道,早晨就看到这里有尸体。”
22:25:35<露西尔|Achronidas> 【好像问不出什么情报的样子……】
22:25:50<露西尔|Achronidas> “走吧……去海娜家看看有没有落下的线索如何”
22:25:58* 露西尔|Achronidas 悄声对弗兰说到
22:26:33<知天易逆天难> 正在这时警车到了。
22:26:4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谢谢...”
22:27:08<露西尔|Achronidas> “呃……”
22:27:11<知天易逆天难> 警察将三人和人群一起驱散并设置了警戒线。
22:27:25* 露西尔|Achronidas 摇了摇头
22:27:3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警察又来了”
22:27:40<知天易逆天难> 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警官走进去检查尸体。
22:27:55<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话说这几天常常见到警察啊”
22:27:55<露西尔|Achronidas> “我说,趁被注意到之前去找鲁飞会合吧……”
22:28:01* 露西尔|Achronidas 悄声说到
22:28:03<鲁飞|灰机> (警察!你看!就是他们三!快把他们带回警局!
22:28:13<知天易逆天难> 他身旁的警员说道“看上去是刀伤!”
22:28:30<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等等,看看这边情况
22:28:32<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22:28:57<露西尔|Achronidas> “呃……好吧”
22:29:08*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努力听清楚警察在说啥
22:29:11<知天易逆天难> 警官闻言低头用手比量了几下,站起身来回走动。
22:29:48<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能聆听吗?....A大= =
22:30:08<知天易逆天难> (不需要吧
22:30:11<露西尔|Achronidas> (又掉了,求LOG
22:30:13<知天易逆天难> (你都听到了
22:30:59<鲁飞|灰机> (该不会这头警官是当初审问过我们的那几头吧
22:31:01<知天易逆天难> 忽然警官抬起头看到前面的露西尔等三人。
22:31:30<露西尔|Achronidas> 【OH NO】
22:31:3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哦嚯...被发现了"
22:31:32<知天易逆天难> 一怔之后接着大吼:“把他们三个拿下!”
22:31:49<知天易逆天难> 他的手正指着三人
22:31:59<鲁飞|灰机> (所以说我给你们发短信233
22:32:19<露西尔|Achronidas> “别这么大声,要乱抓人就过来啊!”
22:32:28* 露西尔|Achronidas 不爽地大喊一句
22:32:40<知天易逆天难> 于是三人被人从后面瞬间按倒在地。
22:32:49<知天易逆天难> 弗兰肯不自觉的脸红了
22:32:56<露西尔|Achronidas> “大不了再和你们回警局理论一番!都说了这和我们没关系了!喂轻一点!”
22:33:1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喂喂...不要摸奇怪的地方啊"
22:34:56<知天易逆天难> 十分钟后,在别墅边上。
22:35:21<知天易逆天难> 三个人被手铐铐着坐在地上。
22:35:3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唔~~~又被抓了,每次能不能轻点啊”
22:36:04<知天易逆天难> “每次都是你们!说吧你们用什么凶器杀的人”
22:36:3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我们只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22:36:38<露西尔|Achronidas> “搞清楚状况啊警官,明明是想要帮你们找到杀手洗脱嫌疑的,为什么又要被铐起来啊!”
22:37:09<知天易逆天难> “少胡说!赶紧给我交代!”
22:37:16<知天易逆天难> 警官似乎很生气
22:38:0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警官先生,你真的误会了我们啊”
22:38:16<露西尔|Achronidas> “说的好像有什么能交代的东西一样!会有犯人傻到在犯罪之后还回来现场附近溜达的吗!”
22:38:32* 露西尔|Achronidas 被铐住的露西尔显得更生气
22:38:54<知天易逆天难> “那你们说,为什么你们两次都在犯罪现场。”
22:39:3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那完全是巧合而已...”
22:39:52<鲁飞|灰机> (就跟说得警官你两次不在犯罪现场一样
22:40:02<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
22:40:12<露西尔|Achronidas> (群里求LOG……受不了了
22:40:30<知天易逆天难> “我可不相信什么巧合!快点给我把你们知道的都说出来!”
22:40:48<知天易逆天难> 警长摩拳擦掌似乎要动粗
22:41:12<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话说信誉度该怎么用啊
22:41:24<露西尔|Achronidas> “数清楚啦警长,是三次,算上我们报案的那一次啊!”
22:41:28<鲁飞|灰机> (这场合还是快速交谈更好
22:41:47<鲁飞|灰机> (这警官不知道医院
22:42:01<知天易逆天难> (三你妹
22:42:08<知天易逆天难> (你再想想
22:42:29<露西尔|Achronidas> “之后还不是觉得那次案件事有蹊跷,所以一路调查过来,半是为了了解真相半是为了让你们不再怀疑我们这些无辜的不幸的无关人士么!”
22:42:55<露西尔|Achronidas> (呃?
22:43:07<露西尔|Achronidas> (噢,犯罪现场……
22:43:13<知天易逆天难> (两个警长,不是一个人~
22:43:26<露西尔|Achronidas> (早说啊!
22:44:01<露西尔|Achronidas> (可是覆水难收,这要如何处理呢……当我没说?
22:44:1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好吧好吧,不要动粗,我们把我们知道的说清楚。”
22:44:15<知天易逆天难> (当你没说。。。。
22:47:04<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就当我吧昨天晚上送海娜去医院的那些经过和早上医院的事在说一遍吧
22:47:14<露西尔|Achronidas> (全都说?
22:47:46<知天易逆天难> (自己掌握
22:47:54<知天易逆天难> (说不够我不过剧情
22:48:23<露西尔|Achronidas> (那我来试试……
22:48:49<露西尔|Achronidas> (这个警长是知道第一次董事长死的事情对么
22:49:14<知天易逆天难> (嗯
22:49:36<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额...就是送医院,守夜和早上发现尸体报警后,被警察扣留了,发现海娜在我们审问期间走掉了,现在我们来找海娜,结果就碰上这事了
22:49:57<知天易逆天难> (还差一点
22:50:05<露西尔|Achronidas> (唔,我的话会说明白一开始接受海娜委托的事情
22:50:06<知天易逆天难> (谁在说俩线索
22:50:18<露西尔|Achronidas> (然后因此发现了董事长的尸体
22:50:48<知天易逆天难> (还是没有说道关键点上
22:50:50<露西尔|Achronidas> (然后再说出海娜提到的汉克
22:51:07<鲁飞|灰机> (看来这警官是‘普通人’
22:51:13<知天易逆天难> (还有秘书
22:51:1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尸体死亡时间是好久
22:51:20<露西尔|Achronidas> (董事长的秘书……喂我正要说呢
22:51:25<知天易逆天难> (我帮你补齐
22:51:35<露西尔|Achronidas> (lol 要我扮演一遍吗
22:51:44<露西尔|Achronidas> (还是说直接过了……
22:51:50<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如果死的早的话我们应该还在审问吧
22:51:57<知天易逆天难> 警长听到可能跟董事长的秘书有关时,皱了皱眉头。
22:52:13<知天易逆天难> “打开他们的手铐吧。”
22:52:39<知天易逆天难> 警长命令到,随后俩警员给三人解开手铐。
22:52:52<露西尔|Achronidas> “哼。”
22:53:01*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揉了揉手腕
22:53:32<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这下你相信我们是无辜的了吧”
22:53:40<知天易逆天难> “快滚,下次别这么作死。”随后警官就去看现场了。
22:53:52<露西尔|Achronidas> “切,本来还想问问情报的……”
22:54:35<露西尔|Achronidas> “那,下一步去哪儿呢……”
22:54:43<露西尔|Achronidas> “总觉得,已经没有新的线索了啊……”
22:54:52<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海娜家去不了....
22:55:08<鲁飞|灰机> (公司关门也在意料之中,三人撞上警官也应该是意料之中,我见到这个警官是不是应该说“哟,见到我的同伴们了吗”
22:55:1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不是说海娜要去做弥撒吗?”
22:55:21<知天易逆天难> 警官似乎边走边跟自己的警员在说着什么,随后那个警员立马离开了现场。
22:55:32<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去教堂?”
22:55:53<知天易逆天难> 带着几个人似乎要去做什么事
22:56:00<露西尔|Achronidas> “可是这附近的教堂也不算少,怎么知道该去哪座……呃?”
22:56:06* 露西尔|Achronidas 留意警员的行动
22:56:09<鲁飞|灰机> (不坐警车顺便和我汇合吗
22:56:13<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能倾听警察吗?
22:56:19<知天易逆天难> (能
22:56:33<DnDBot>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投擲 65: 1d100=77
22:57:01<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加油A大
22:57:19<DnDBot> 露西尔|Achronidas 投擲 聆听=25话说我这不是只能卖萌了么……: 1d100=69
22:57:38<露西尔|Achronidas> (这点数连观察都过不了【掀桌
22:57:39<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 =还有个挂机王
22:57:50<露西尔|Achronidas> (能观察否- -
22:58:02<知天易逆天难> (可以
22:58:17<DnDBot> 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投擲 侦察65: 1d100=88
22:58:19<露西尔|Achronidas> (我把亚历山大的行动机会拿来一轮双动吧
22:58:22<露西尔|Achronidas> (……
22:58:22<知天易逆天难> (但是要看出他们说什么需要再补一个智力鉴定
22:58:48<DnDBot> 露西尔|Achronidas 投擲 观察=65这是我最后的波纹!: 1d100=79
22:58:53<弗兰肯斯坦因|祖龍> (骰子女神您不要我了吗QAQ
22:58:58<露西尔|Achronidas> (玩梗也不过关么!
22:59:13<知天易逆天难> (SAVE吧
22:59:22<知天易逆天难> -------------------------------------------------------------------SAVE-------------------------------------------------------------------
« 上次编辑: 2014-07-06, 周日 23:01:02 由 灰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