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混沌的世界第一章——纽约之风 4  (阅读 590 次)

副标题: 骰子女神大作战!

离线 灰机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93
  • 苹果币: 0
混沌的世界第一章——纽约之风 4
« 于: 2014-06-27, 周五 23:53:02 »
劇透 -   :
20:16:41<KP> -----------------------------------------------------------START----------------------------------------------------
20:17:08<KP> 不多一会,众人护送着海娜来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20:17:33<KP> 看得出是一个半夜不怎么出诊的小医院
20:17:43<KP> 或者只是一个简单的医疗点。
20:18:20<KP> 随车的医护人员推着车迅速的赶往急救室
20:18:44<KP> 关上门,没让四人进入。
20:18:52<KP> (RP
20:19:16*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找凳子坐下等待
20:19:49<露西尔|Achronidas> “啊……好累”
20:20:08* 露西尔|Achronidas 打了个呵欠,找个地方坐下
20:20:22* 露西尔|Achronidas 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20:21:10<露西尔|Achronidas> (= =几点啊KP
20:21:38<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话说离开别墅前我拍摄那些画成功没?
20:22:59<KP> (算成功把,反正没啥意义
20:23:06<亞歷山大|小佳> "看來我們也只能等了"
20:23:07<KP> (12点
20:23:45<亞歷山大|小佳> "且不能讓夫人一個人待在家裡了"
20:24:05<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今天谁守夜?”
20:24:48<亞歷山大|小佳> "雖然這是義務,可是你真的要睡在這裡?"
20:26:16<KP> (就把这件事商量好演好
20:26:23<露西尔|Achronidas> “也不是一定要睡在这啦……这里留一个人看着就好,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就行了嘛”
20:26:24<KP> (然后我推后续剧情
20:26:28* 露西尔|Achronidas 揉揉眼睛
20:27:38<露西尔|Achronidas> “然后等到早晨换一班什么的,直到夫人的状况稳定下来为止就好了”
20:28:2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也好,那么晚上我守吧,看你们今天也很累了”
20:28:38<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反正我是夜猫子,晚上很精神的”
20:28:45<露西尔|Achronidas> “嗯,那就拜托了哦弗兰,明早见”
20:28:5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额?
20:28:57* 露西尔|Achronidas 微微一笑
20:29:03<KP> 不一会一个穿着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走了出来。
20:29:07<亞歷山大|小佳> "我同意露西小姐的看法"
20:29:30<KP> “谁是病人家属?”
20:29:33* 露西尔|Achronidas 正打算离开,看到医生模样的人又站住了脚步
20:29:35<KP> 他问道
20:30:17*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起身“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20:31:23<Alice|辉夜> (死机了- - 前面发生了什么
20:31:26<KP> “根本没事,乱往这里送干啥?”医生皱皱眉“病人只是心理问题”
20:31:28<亞歷山大|小佳> "我們是夫人的朋友,晚上時去找夫人聊天,醫生,狀況穩定了嗎?"
20:32:14<亞歷山大|小佳> "醫生的意思是要我們找心理醫生了?"
20:34:35<KP> “嘿嘿”医生一笑“也算稳定吧,精神状态跟死了一样。”
20:34:47<KP> 他的笑声异常惊悚。
20:35:3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那医生,有什么办法吗?”
20:36:06* 露西尔|Achronidas 垂着头站在原地,听着其他人和医生的谈话
20:37:19<亞歷山大|小佳> "總不能讓我們送夫人去精神病院...太殘酷了..."
20:38:05<KP> “嘛,总之你们留个人陪她就是了。要是实在不行再送专门的心理康复医院吧。”医生说道。
20:41:03* 露西尔|Achronidas 听完对话,默默地走出了医院,打车回公寓休息
20:41:21<露西尔|Achronidas> 【一定……都是我说的太直接了才会这样……】
20:41:57<KP> (自己作死就别怪我了
20:42:3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嗯,那该办哪些住院手续?”
20:42:31<KP> 露西尔自己第一个转身,离开了医院。
20:43:15<露西尔|Achronidas> (呜
20:43:19<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
20:43:50<KP> “文员们都休息了,手续明早再补吧。”医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然后转身离开了。
20:44:00<KP> (算了。。给你个机会。
20:44:09<亞歷山大|小佳> "現在心理康復醫院有開嗎?既然這裡的醫生說在這裡沒用,我們不如轉院吧?對夫人也好...唉?"
20:44:19<KP> 露西尔出了医院之后感觉空气好冷。
20:44:36<KP> (丢个灵感露西尔
20:44:5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不知道,等我查查”
20:44:54<DnDBot> 露西尔|Achronidas 投擲 灵感=65女神大人救我: 1d100=9
20:45:06<露西尔|Achronidas> (Ki☆ra
20:45:23*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用手机查找心理康復醫院信息
20:47:37<KP> 露西尔最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还是跟别人一起走比较安全!
20:47:58<KP> (丢电脑或者图书馆
20:48:14<DnDBot>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投擲 80: 1d100=50
20:48:27<露西尔|Achronidas> “奇怪……总觉得会有危险”
20:48:32* 露西尔|Achronidas 自言自语
20:48:50<亞歷山大|小佳> (QAQ露西小心呀!
20:48:52* 露西尔|Achronidas 转身回医院找其他人
20:49:0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回来吧
20:49:23<露西尔|Achronidas> (没事,女神大人都出手相救了我还怎么作死
20:50:04<KP> 弗兰肯找到几家普通的心理诊所仅仅
20:50:2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营业时间呢?
20:51:23* 露西尔|Achronidas 一言不发地走到其他人附近坐下
20:51:55<KP> (都是白天营业
20:52:1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有几家普通的心理诊所,但现在都关门了....”
20:52:45*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注意到露西尔“露西尔,怎么又回来了?”
20:53:03<露西尔|Achronidas> (终于有人吐槽了
20:53:0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灰机~飞扑
20:53:21<鲁飞|灰机> (/me 闪开
20:53:36<露西尔|Achronidas> “啊,这不是……因为,女生在照顾夫人的时候会比较方便一些嘛……”
20:53:47<露西尔|Achronidas> “所以,还是想回来帮帮忙”
20:53:57* 露西尔|Achronidas 紧张地笑了笑
20:54:22<露西尔|Achronidas> “虽然还是好累啊……”
20:54:2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对唉,刚刚没想到=-=”笑
20:55:5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那今天我们两个轮班照顾夫人吧”
20:56:24<露西尔|Achronidas> “嗯,那第一班就先拜托你啦,有需要的话叫醒我就好”
20:56:39<亞歷山大|小佳> "我查查有沒有24小時的心理醫院,你們先去照顧夫人吧,夫人已經不能一個人了,要住在心理醫院裡"
20:56:40* 露西尔|Achronidas 闭起眼睛靠在椅背上
20:57:02<露西尔|Achronidas> “先说好哦,弗兰,我可是有起床气的。”
20:57:15* 露西尔|Achronidas 依然闭着眼,调皮地笑了笑
20:57:2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嗯~~~....”
20:57:3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我会小心的”
20:57:56*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再查查有24小時的心理醫院没
20:57:39<DnDBot> 亞歷山大|小佳 投擲 圖書館 55 查查有無可長期住院的心裡醫院: 1d100=100
20:57:51<亞歷山大|小佳> (囧
20:57:55<露西尔|Achronidas> (这
20:57:57<DnDBot>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投擲 80: 1d100=31
20:59:23* 露西尔|Achronidas 靠在椅背上打起了盹
20:59:45<KP> (大失败的惩罚我先保留了
20:59:50<KP> (到时候再说
20:59:58<KP> (弗兰肯丢的啥
21:00:09<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图书馆
21:00:21<KP> (查啥
21:00:52<Alice|辉夜> (还有看画的大失败没给- -
21:01:1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20:58:42 *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再查查有24小時的心理醫院没
21:01:12<露西尔|Achronidas> (对诶
21:01:40<鲁飞|灰机> “哈欠……”
21:01:4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谁的大失败?
21:02:15* 鲁飞|灰机 一进医院就躺在椅子上,刚刚醒来
21:03:02<鲁飞|灰机> “睡的好爽……现在几点了?夫人怎么样了?”
21:03:24* 鲁飞|灰机 揉揉眼睛拿出手机看时间顺便问一句
21:03:38*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看着手机“12点了”
21:04:28<鲁飞|灰机> “医生说什么?”
21:04:35<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夫人情况不算好”虽然身体无碍,但精神上很糟糕...."
21:04:50<KP> (你刚才丢个计算机了
21:04:56<KP> (什么东西都只能一次好吧
21:05:00<鲁飞|灰机> “精神上很糟糕……”
21:05:1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精神状态跟死了一样。”
21:05:11* 鲁飞|灰机 不禁想起自己的哥哥
21:05:3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好吧
21:05:56<鲁飞|灰机> “唉——不好办呐,然后我们怎么办?好人做到底?”
21:06:25* 鲁飞|灰机 触事生情,长叹一声
21:07:0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今天晚上我和露西尔在医院陪护,明天一早你们来换班”
21:07:24* 亞歷山大|小佳 搖搖頭
21:07:54<亞歷山大|小佳> "大家一起陪夫人,至少我陪"
21:08:2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唉,找不到24小时营业的心理医院”放下手机
21:08:33<鲁飞|灰机> (我们可以注意到老板不在这个惨痛的事实了吗?
21:08:36<亞歷山大|小佳> "看到那種特殊殺人景象會被人盯上,我們還是集體行動的好"
21:08:4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两个人就够了
21:08:42<露西尔|Achronidas> (同问
21:09:21<亞歷山大|小佳> (剛剛露西都靈感了,你要我們出去嗎?...
21:09:33<露西尔|Achronidas> “唔~”
21:09:35<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额....”
21:09:46* 露西尔|Achronidas 睡梦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呢喃了一声,身体往右一歪,靠在了鲁飞肩上
21:09:52<露西尔|Achronidas> (吃我留人技能
21:10:05<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没人叫你
21:10:15<露西尔|Achronidas> (前面你叫的啊
21:10:18<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好吧我说了
21:10:28<鲁飞|灰机> “……”
21:10:4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话说....老板呢?”
21:10:55* 鲁飞|灰机 抓住露西尔的肩膀,摇摇摇!
21:11:13<鲁飞|灰机> “不要靠我肩上睡嘛,好沉的说”
21:11:25<鲁飞|灰机> (吃我嘲讽技能
21:12:10<露西尔|Achronidas> “咦……不要摇啦……”
21:12:23*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试图阻止鲁飞“那个....鲁飞还是不要打扰露西尔...”
21:12:44* 露西尔|Achronidas 半梦半醒地说了一句
21:12:52<鲁飞|灰机> “……”
21:12:57* 鲁飞|灰机 停止动作
21:13:02* 露西尔|Achronidas 晃了晃,又靠在了鲁飞身上
21:13:2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她今天很累了,让她好好休息,靠一下又不吃亏”
21:13:39<鲁飞|灰机> “处男的心你不懂”
21:14:22<鲁飞|灰机> “我还是单身唉~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21:14:30<KP> (。。。还有什么没意义的么。。都快说完。。。
21:14:32* 鲁飞|灰机 开玩笑地说
21:14:35*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拍拍鲁飞肩膀 “我懂得”
21:14:56* 鲁飞|灰机 斜眼神“懂个一毛钱”
21:15:09<鲁飞|灰机> “话说,老板没在吗”
21:15:09<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那今天都确定陪夫人了吧”
21:15:39<鲁飞|灰机> “什么时候走散了吗”
21:15:51* 鲁飞|灰机 掏出手机试图给老板打个电话
21:16:10<亞歷山大|小佳> "老闆那種個性,去哪裡都沒有問題的,我想"
21:17:1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神出鬼没的行踪不定的老板...”
21:18:0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算了,先不谈老板...先谈谈今天守夜的问题吧”
21:18:2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我守上半夜,下半夜你们俩自己商量,露西尔就让她好好睡,你们看怎么样?”
21:18:48*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摊手
21:18:51<鲁飞|灰机> “无意见”
21:19:49<鲁飞|灰机> (KP 电话打得通吗
21:20:21<KP>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器
21:20:28<KP> (服务区
21:20:42<鲁飞|灰机> “咦,居然打不通……”
21:20:4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老板去防空洞了?
21:21:04* 鲁飞|灰机 重复拨打几次
21:21:18<鲁飞|灰机> “不在服务区?”
21:21:40<鲁飞|灰机> “难道老板落单被干掉了?”
21:22:06<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老板不会去防空洞了吧”半开玩笑状
21:22:43<亞歷山大|小佳> "連絡不上老闆嗎?他不會死吧?一定是看到敵人拿刀子,就拿錢出來,不然就把我們出賣掉之類的"開玩笑的說,緩和現場氣氛
21:22:53<鲁飞|灰机> “不知道,我给事务所里留个言吧”
21:23:15<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嗯”
21:23:4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话说你们点手枪了吗?
21:23:44* 鲁飞|灰机 往事务所座机里留言“老板回来给我打下电话”
21:24:24<鲁飞|灰机> (点手枪怎么了吗
21:24:5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守下半夜时我把手枪给你们
21:25:05<鲁飞|灰机> (我有手枪
21:25:1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哦=-=
21:25:24<鲁飞|灰机> “那上半夜就拜托你了”
21:25:28* 鲁飞|灰机 睡
21:25:5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嗯,上半夜就交给我了,你们快休息吧”
21:27:0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可以推了?
21:27:20<KP> (可以推了
21:28:15<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推~~~~
21:28:30<KP> 四个人分成上下两组守着海娜,但是异常的是这一夜静的可怕,一个人都没有来这里。海娜也安静的睡了
21:34:50<KP> 第二天早晨,所有人都醒来,开始寻找早饭的时候才发现
21:34:59<KP> 这个小小的医疗诊所
21:35:03<KP> 一个人也没有了。
21:35:22<鲁飞|灰机> (好静……
21:35:28<Alice|辉夜> (我吃口饭 10分钟回来
21:36:10<露西尔|Achronidas> “唔……诶?已经早上了吗?”
21:36:20* 露西尔|Achronidas 起身伸了个懒腰
21:36:29<露西尔|Achronidas> “真是平静的一夜啊……”
21:36:43<鲁飞|灰机> “可恶……”
21:36:56* 鲁飞|灰机 扭动扭动肩
21:37:34<鲁飞|灰机> “肩都快麻掉了”
21:38:16<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哈欠……”伸了个懒腰
21:38:39<露西尔|Achronidas> “诶呀?昨晚难道一直……”
21:38:43* 露西尔|Achronidas 脸微微一红
21:38:54<鲁飞|灰机> “海娜没问题吧,去找医生问一下能不能出院了”
21:39:25* 鲁飞|灰机 不在意地将事情揭过,询问关于海娜的事情
21:39:4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嗯,我去找医生,顺便补昨天的手续”
21:39:41<露西尔|Achronidas> “嗯,我去看看夫人的情况吧”
21:39:56<KP> (表现下吧
21:40:05<KP> (RP下个人的行动
21:40:06* 鲁飞|灰机 带头走向医生办公室
21:40:06* 露西尔|Achronidas 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21:40:43*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起身拍拍脸,打起精神后,跟着鲁卡去医生办公室
21:41:35<KP> --------------------------------------------
21:41:47<KP> 医生办公室里
21:42:02<KP> 什么声音也没有
21:42:14<KP> 两人在门外不知道如何十号
21:42:20<KP> (如何是好
21:42:26*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等鲁飞敲门
21:43:00* 鲁飞|灰机 敲敲敲
21:43:00*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聆听
21:43:10* 亞歷山大|小佳 往病房方向走去
21:43:38<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话说今天真安静...】
21:43:41<Alice|辉夜> (回来了
21:43:56<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话说能聆听吗?
21:44:04<KP> (能
21:44:1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欢迎回来
21:44:24<DnDBot>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投擲 65聆听: 1d100=4
21:44:3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漂亮
21:44:58<鲁飞|灰机> (可惜你啥也没听到
21:45:0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
21:45:18<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就跟你看我一样?
21:45:49<KP> 弗兰肯斯坦听到了涓涓的血流声
21:45:58<鲁飞|灰机> (还不如没听到……
21:46:2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鲁飞...你听到了吗?”
21:46:40<鲁飞|灰机> “我只听到了我的肚子在嚎叫”
21:47:3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我有不好的预感...你没有听到涓涓的血流声?”
21:47:54<鲁飞|灰机> “阿……阿?血流声?”
21:48:03<鲁飞|灰机> “话说老板一晚上没给我电话”
21:48:19<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嗯...”
21:48:34<鲁飞|灰机> “一晚上没回事务所,难道是被人干掉了?”
21:49:05<鲁飞|灰机> “那么我们这边被盯上也很有可能……”
21:49:1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医生不在吗?“
21:49:21* 鲁飞|灰机 试图直接打开门
21:49:34*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试图推门
21:49:36<KP> (力量对抗
21:49:4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推开门
21:49:44<KP> (门的力量为12
21:49:46<鲁飞|灰机> “也许这次预感会正确吗”
21:49:49<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8
21:49:55<鲁飞|灰机> (我13
21:50:00<鲁飞|灰机> (加起来对抗
21:50:23<KP> (除非大失败
21:50:2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一起推门
21:50:28<KP> (丢吧
21:50:30<鲁飞|灰机> (上吧祖龙
21:50:3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多少?
21:50:39<鲁飞|灰机> (95
21:50:44<DnDBot>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投擲 : 1d100=61
21:51:09<鲁飞|灰机> (有人的话就喜闻乐见了
21:51:51<KP> 门被两人合力撞开了
21:52:4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话说SAN的鉴定是越来越少吧,上次减掉1点现在是79,鉴定的话就不能大于79了吧?
21:52:44<KP> (SANCHECK
21:52:56<KP> (那你鉴定就是79
21:52:59<DnDBot>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投擲 : 1d100=16
21:53:10<KP> (成功1失败1D3
21:53:1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茶
21:53:12<DnDBot> 鲁飞|灰机 投擲 SANCHECK49: 1d100=46
21:53:20<鲁飞|灰机> (至少先描述一下……
21:53:3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78了= =、
21:54:10<KP> 房间内吊着一具尸体。准确的说是倒掉在棚顶的灯上。
21:54:49<KP> 头部已经不见,血液被一点点倒空在办公桌上。滴答滴答滴答
21:55:05<KP> 看血迹似乎没有死很长时间。
21:55:25* 鲁飞|灰机 毛骨悚然
21:55:38<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OMG!!”摸出手机
21:55:51*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拍照
21:55:54* 鲁飞|灰机 摸出手机打给露西尔
21:56:0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要不要报警呢= =】
21:56:33<鲁飞|灰机> “可恶……该不会……整个医院都死光光了吧?”
21:56:42*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注意身体上有没有可以表面身份的
21:56:5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哈,不会吧”
21:56:59* 鲁飞|灰机 颤音说
21:57:04<露西尔|Achronidas> (打通了否
21:57:06<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昨天晚上没有异常动静啊
21:57:1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21:57:15<KP> (丢个搜索
21:57:20<鲁飞|灰机> “我守夜时完全没有阿”
21:58:0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侦察吗?
21:58:16<DnDBot>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投擲 侦察65: 1d100=11
21:59:00<亞歷山大|小佳> (話說我們這團是因為SAN掉光而死,不是因為劇終了.
21:59:1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茶
21:59:25<KP> 弗兰肯发现医生身上除了白大褂没有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东西。
21:59:58<鲁飞|灰机> (突然感觉是不是汉克把整个医院的人干掉了
22:00:25<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额...这是昨天晚上的医生?没有身份牌完全不知道是谁啊”
22:00:36<鲁飞|灰机> “啧”
22:01:10* 鲁飞|灰机 大喊
22:01:15<鲁飞|灰机> “有人吗!救命阿!”
22:01:1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话说看血迹的干燥度可以推断死亡时间吗?
22:01:22<鲁飞|灰机> “有人被杀啦!”
22:01:31* 鲁飞|灰机 朝屋外大喊
22:01:52<鲁飞|灰机> (要医学吧
22:02:09<亞歷山大|小佳> (AFK,這種狀況不是要打警局?
22:02:1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试试嘛
22:02:26<鲁飞|灰机> (可惜我完全没有遗传哥哥的医学
22:03:0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先给老板或者爱丽丝发个消息再报警吧】
22:04:12*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给老板和爱丽丝发消息,说又死人了我们准备报警,记得到警局接我们
22:04:4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鲁飞,报警吧....”
22:04:46<露西尔|Achronidas> (话说我这边什么情况 :O
22:04:49<鲁飞|灰机> “先等会”
22:05:08* 鲁飞|灰机 跑出屋子
22:05:26* 鲁飞|灰机 向露西尔那边跑
22:05:3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我已经通知老板他们了”
22:05:39<鲁飞|灰机> “先和大家汇合”
22:05:49*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跟上鲁飞
22:05:51<KP> (快
22:06:5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22:07:03* Alice|辉夜 收到信息后赶来医院
22:07:58<露西尔|Achronidas> (咦,我现在能扮演么
22:08:39<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灵感?
22:11:01<KP> (能
22:11:07<KP> (除了汉克都能
22:11:16<KP> (灵感吧
22:11:25<KP> (灵感哪方面呢
22:11:46<Alice|辉夜> (我什么时候能到医院-0 -
22:12:07<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医院还有其他人吗
22:12:13<DnDBot>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投擲 80: 1d100=88
22:12:23<鲁飞|灰机> (关于这个我们不是正在调查吗
22:13:08<露西尔|Achronidas> (也就是说露西尔在前往病房的路上一个人都没看到,夫人也不见了?
22:15:39<DnDBot> 鲁飞|灰机 投擲 灵感60 犯人袭击医院的目的: 1d100=65
22:15:45<KP> (夫人在
22:15:49<KP> (其他人都不见了
22:15:57<KP> (除了你们和夫人
22:15:59<鲁飞|灰机> (话说我们能汇合吗
22:16:04<KP> (neng
22:16:12<KP> (设定爱丽丝到了
22:16:30* Alice|辉夜 匆忙赶到医院
22:16:42<Alice|辉夜> “怎么回事,又出人命了?”
22:16:50<露西尔|Achronidas> “奇怪,一个人都没看到……鲁飞?发生什么事了?”
22:17:20<鲁飞|灰机> “刚才在医生的屋子发现一具无头尸体”
22:17:2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医生办公室吊了一个无头尸...”
22:18:22<露西尔|Achronidas> “诶!怎么会这样……”
22:18:26<Alice|辉夜> “去看看”
22:18:3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不知道,昨天一晚上都没有异常...没有听见什么特别声音”
22:18:43* Alice|辉夜 赶去办公室
22:18:5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等等,先汇合吧”
22:19:10*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追上爱丽丝
22:19:28<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我很担心海娜夫人那边”
22:19:31<露西尔|Achronidas> “先去找弗兰吧,现在最好别单独行动……”
22:19:5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QAQ去找夫人啊
22:20:08<露西尔|Achronidas> (那就过来吧……
22:20:11<鲁飞|灰机> (- -
22:20:22* 鲁飞|灰机 去找夫人
22:20:36<Alice|辉夜> “来个人和我一起, 你们去看看夫人吧。我有些在意尸体那边”
22:21:06*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去办公室“我和你一起”
22:21:23* 露西尔|Achronidas 想了一下,还是跟着鲁卡守在夫人身旁
22:21:24<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鲁飞快去看着夫人”
22:22:53* 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带着爱丽丝去医生办公室
22:24:38<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延迟还是我掉线了?
22:24:40<KP> (。。。
22:24:48<KP> (接下来怎么跑呢
22:24:53<KP> (谁的先来
22:25:39<露西尔|Achronidas> (好乱……先转个场看露西尔这边的情况吧
22:25:4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鲁飞他们吧
22:26:58<KP> --------------------------------------------------------------
22:27:58<KP> 鲁飞和露西尔到了海娜的房间的时候,海娜已经醒了,穿着病号服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22:29:02<KP> 窗子已经被打开了,一缕缕风吹进来,带动着窗纱静静地飘。
22:29:24<鲁飞|灰机> (……窗子昨天晚上是锁上的吗?
22:30:15<鲁飞|灰机> “海娜?你还好吗?”
22:30:38* 露西尔|Achronidas 看看屋子内有无异常
22:31:07<KP> 看到你们进屋,海娜转头笑着对你们说:“我很好,昨天晚上多谢你们了。”
22:31:22<KP> (可以丢灵感或者心理学
22:31:29<DnDBot> 鲁飞|灰机 投擲 灵感60: 1d100=60
22:31:40<鲁飞|灰机> (一般来说恢复精神不会这么快?
22:31:40<HANK> (微妙!
22:33:07<KP> 鲁飞没从海娜语言中听出一点犹豫。。。但是这种情况下。。。真的好么?
22:33:22<鲁飞|灰机> “嗯?阿……不用谢”
22:33:35* 鲁飞|灰机 稍稍一愣
22:34:14<露西尔|Achronidas> (我能骰观察么……
22:34:21* 鲁飞|灰机 转头看露西尔
22:34:23<KP> (什么方面
22:34:36<露西尔|Achronidas> (看看屋内有无异常情况什么的
22:34:41<KP> (丢
22:35:01<DnDBot> 露西尔|Achronidas 投擲 侦查=65: 1d100=65
22:35:50<HANK> (= =微妙的异常
22:36:30<露西尔|Achronidas> (咦我怎么就掉了……骰点骰出来了么?
22:36:41<KP> (65
22:36:42<HANK> (看群
22:40:16<KP> 露西尔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除了窗子到底是怎么打开的
22:40:38<露西尔|Achronidas> 【奇怪……窗子是原本就开着的么】
22:42:09<KP> (快演。。
22:42:30<露西尔|Achronidas> “呃,夫人,昨天真是抱歉,我说得太过直接了……”
22:42:36<鲁飞|灰机> “露西尔,把医院的事情告诉她吗?我怕打击太大……”
22:42:46* 鲁飞|灰机 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22:43:22* 露西尔|Achronidas 微微摇摇头
22:43:48<亞歷山大|小佳> "海娜夫人你今天打算怎麼辦?我們討論是帶你先去心理醫院住一下,畢竟你跳遊泳池了,不能讓現在的你待在家裡,好嗎?"
22:43:52<KP> “嗯?”海娜继续保持着笑容,眼睛眯成一条缝“这些都无所谓的,不过是一次考验而已不是么”
22:44:02<KP> ?(你怎么出来的。。。
22:44:19<鲁飞|灰机> 【一次考验?】
22:44:19<亞歷山大|小佳> (我說我去見海娜的說
22:44:33<露西尔|Achronidas> (……
22:44:35<KP> (哦。。。
22:45:11<鲁飞|灰机> “嘛,您能想开是很好啦……”
22:45:23* 露西尔|Achronidas 尴尬地低下了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22:45:58<KP> “嗯?”海娜眯着眼看了亚历山大一眼,没有跟着他的话接下去。
22:46:13<KP> (可以丢观察和心理学
22:46:31<DnDBot> 鲁飞|灰机 投擲 观察50: 1d100=27
22:46:31<露西尔|Achronidas> 【总觉得……有点奇怪】
22:46:42<DnDBot> 露西尔|Achronidas 投擲 心理学=60: 1d100=81
22:46:44<鲁飞|灰机> 【老眯眼做什么,眼睛进沙子了吗】
22:46:59<露西尔|Achronidas> (哎呀,心理学应该暗骰吧……
22:47:19<鲁飞|灰机> (不如说心理学是KP骰
22:47:42<KP> 鲁飞注意到海娜嘴角微微挑起,有一种冷笑的感觉。
22:47:42<露西尔|Achronidas> (那么就重骰一个(星星眼
22:48:06<鲁飞|灰机> 【……好诡异】
22:48:25<KP> (亚历山大你肠子太直了。
22:48:38<鲁飞|灰机> 【不会是人格分裂了吧】
22:49:19<鲁飞|灰机> “夫人您有什么打算吗”
22:50:06<KP> “我……不知道啊,也许去旅游吧。。呵呵不过在去之前我还有点小事要做。”
22:50:17<露西尔|Achronidas> “诶?”
22:51:32<鲁飞|灰机> “嘛旅行散散心也不错,不过我的意思是一会您打算回家还是打算留在医院?”
22:52:30<KP> “今天啊,我想先去教堂做弥撒”
22:53:35<KP> “我是一名天主教徒哦”海娜还是作着之前的样板式笑容,仿佛假面一样。
22:53:36<鲁飞|灰机> “嗯?夫人您还是一名教徒吗”
22:53:43<鲁飞|灰机> (——
22:55:03<KP> (都快急死了。。。快点
22:55:11<露西尔|Achronidas> “安魂弥撒……吗”
22:55:23* 露西尔|Achronidas 露西尔说着,突然想起有更需要问的事情
22:55:28<鲁飞|灰机> “那个……关于委托报酬?”
22:55:43<露西尔|Achronidas> (- -其实不是这个
22:55:46* 鲁飞|灰机 像是提醒一下说道
22:55:59<鲁飞|灰机> (关于丈夫的死吗
22:56:33<露西尔|Achronidas> 【现在这事情,已经不是领完报酬回家那么简单了啊……】
22:57:32<露西尔|Achronidas> 【我们这一行人,应该已经被人盯上了……而夫人应该知道什么才对!】
22:57:43<KP> “是啊,多谢你们这么 帮 助 我,我也不做什么累赘一般感谢了,这时我准备好的支票。”海娜从自己的手包里抽出一张纸
22:58:04<露西尔|Achronidas> 【……不过先拿了钱也不错。】
22:58:44<鲁飞|灰机> “……”
22:58:52* 鲁飞|灰机 接过支票
22:59:06<KP> “20W”
22:59:15<KP> 支票上的数字是
22:59:37<露西尔|Achronidas> “对了,还有件小事想确认一下——夫人,昨晚有听到什么异动吗?”
22:59:49* 露西尔|Achronidas 边说着边向窗户的位置移动
23:00:10* 鲁飞|灰机 眼皮跳了一下
23:00:18<KP> “昨晚倒是没有。”
23:00:31<鲁飞|灰机> 【20万……我记得说好的报酬好像是一万……】
23:00:33<KP> 海娜向窗外看去。
23:00:52<露西尔|Achronidas> “那……看来是多虑了,谢谢。”
23:01:18* 鲁飞|灰机 总之先收起来
23:01:21* 露西尔|Achronidas 注意观察窗户附近有没有人出入的痕迹
23:01:23<KP> (你们何等单纯!
23:01:28<鲁飞|灰机> “那个夫人……”
23:01:43<KP> (总之不给你们机会深究了
23:01:44<鲁飞|灰机> “其实医院昨天晚上出现了命案”
23:01:54* 鲁飞|灰机 观察夫人反应
23:02:19<KP> “噢。”海娜毫无反应,继续看着窗外。“人出生的目的不就是死么?”
23:03:00<鲁飞|灰机> “夫人难道已经看穿了吗,医生的死?”
23:03:37<KP> “谁死都与我无关了。”
23:03:37<亞歷山大|小佳> "別說了,海娜夫人不適合聽這個!"厲聲制止,因為死狀太奇怪了,也因為自己認為海娜夫人是正當人跟受害者
23:03:39* 鲁飞|灰机 一语双关 试图探出夫人是否早已经知道命案
23:03:59<露西尔|Achronidas> 【这种语气,是怎么回事……】
23:04:48<鲁飞|灰机> “那么……夫人保重”
23:05:09* 鲁飞|灰机 转身离开房间
23:05:15* 露西尔|Achronidas 虽然还有些疑惑,但是也想不出应该问什么
23:05:15<KP> “嗯,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叫个出租车再走。”
23:06:30* 鲁飞|灰机 去和爱丽丝那边汇合
23:07:15* 露西尔|Achronidas 正要离开,却突然想起了什么
23:07:35<露西尔|Achronidas> “夫人……您说昨晚没有异动,那……您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们呢?”
23:08:03* 鲁飞|灰机 在旁边等露西尔
23:08:36<露西尔|Achronidas> “任何的线索都有助于我们找到……杀害您丈夫的凶手,所以请不要隐瞒,拜托了”
23:08:50<KP> “哦?今早晨我丈夫的秘书来了,告诉了我到底是谁杀了我丈夫,仅此而已。”海娜还是看着窗外。
23:08:52* 露西尔|Achronidas 一口气说到,坚定地看着夫人
23:09:12* 露西尔|Achronidas 一挑眉毛
23:09:51<鲁飞|灰机> “露西尔……我不建议你过深掺入这件迷事”
23:10:0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早上有人来?
23:10:12* 露西尔|Achronidas 不耐烦地转头看着鲁飞
23:10:25<鲁飞|灰机> (这不是明着喷我们下半夜守得不好吗
23:10:28<露西尔|Achronidas> “可是啊鲁飞,这已经不是拿钱就能走人的事件了啊!”
23:11:08<露西尔|Achronidas> “那医生的尸体不就是分明在告诉我们‘凶手在看着你’么!”
23:11:35<露西尔|Achronidas> 【等等,一个人都没有的医院,尸体,今晨来过的秘书……】
23:12:08<鲁飞|灰机> “‘不要过于掺入此事’也告诉你这个不是吗”
23:11:27* 露西尔|Achronidas 咬咬牙,回身
23:11:30<鲁飞|灰机> “嘛,也许我们已经被盯上了”
23:11:37<露西尔|Achronidas> “不行……这件事不问清楚的话,我睡不安稳的”
23:11:44* 鲁飞|灰机 突然想起过分大的金额
23:12:05<亞歷山大|小佳> "我中立,我不知道該不該問精神狀態不穩定的夫人"
23:13:16<鲁飞|灰机> 【说起来……这么大的金额交给我们也没关系,是不是已经决定了要杀人灭口?】
23:13:37<露西尔|Achronidas> “夫人……昨晚我冒险救了您一命,而我也希望此时您能将秘书告诉您的事情和盘托出,来让我们摆脱危险,拜托了”
23:13:40<KP> (骚年,对这个富婆来说,20W而已。。。
23:13:52<DnDBot> 露西尔|Achronidas 投擲 说服=55: 1d100=74
23:13:57<鲁飞|灰机> (没事骗骗自己
23:13:59<露西尔|Achronidas> (好好好……
23:14:23<鲁飞|灰机> “唉——明明哥哥还没找到,自己也要陷入迷潭”
23:14:48<KP> “告诉你也没什么,杀人的是一个疯子神父而已,据说那个疯子以前就是个通缉犯。”
23:15:17<HANK> (矮油。中枪
23:15:36<鲁飞|灰机> “嘛我陪你一块吧”对露西尔说
23:15:42<露西尔|Achronidas> “疯子神父……您知道他的外貌特征,或者名字吗?”
23:15:45<亞歷山大|小佳> "且雖然關心夫人,但是對於我們偵探社需不需要在拿到錢之後,還要更深入了解,就是偵探小說裡的劇情了...我們需要深入嗎?"
23:15:46<鲁飞|灰机> “夫人,请告诉我们名字”
23:16:01* 露西尔|Achronidas 转过头对鲁飞咧嘴一笑,继续回过头去问问题
23:16:51<鲁飞|灰机> “亚历山大,不想参与的话最好现在离开吧,接下来可能是残酷无比的审问时间哟”
23:17:21<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鲁飞想。。。。。
23:17:45<亞歷山大|小佳> "我覺得你們因為好奇心對海娜夫人問問題不太好,我還是在這裡保護夫人的精神狀況吧"
23:17:45<KP> “可能是叫汉克吧,谁知道呢?”
23:17:59<KP> 海娜连看都没看鲁飞一眼。
23:18:17<露西尔|Achronidas> (我们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么
23:18:27<鲁飞|灰机> “那你就是决定深入了吧”
23:18:28<KP> (没
23:18:34* 鲁飞|灰机 将门关上
23:18:54<鲁飞|灰机> (我有没有在通缉单上看过汉克
23:19:12<KP> (汉克这个名字,没几千万也几百万了
23:19:22<KP> (鬼才知道是谁
23:19:37<露西尔|Achronidas> (……
23:19:57<露西尔|Achronidas> 【诶,鲁飞这是在干啥……】
23:20:00<鲁飞|灰机> (不不不,我只想知道精神病院通缉单上有没有过汉克这个名字
23:20:49<KP> (你知道,但是只通过汉克这个名字你还想不到
23:21:03<鲁飞|灰机> (嗯,那先放一边以后查
23:21:13<Alice|辉夜> (强心灵感大成功
23:21:17<露西尔|Achronidas> (不不不,如果知道的话鲁飞就会抱着“万一是呢”的心态继续深挖
23:21:18<Alice|辉夜> (强行
23:21:33<露西尔|Achronidas> (毕竟叫汉克的很多,叫汉克的疯子就不多了
23:21:39<KP> (可以丢灵感大成功
23:21:45<KP> (丢不出来就算了
23:22:00<DnDBot> 鲁飞|灰机 投擲 灵感丢给你看!: 1d100=1
23:22:02<露西尔|Achronidas> (卧槽
23:22:06<HANK> (我操
23:22:1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噗
23:22:24<鲁飞|灰机> (骰子女神 我赞美您!
23:22:29<KP> (给跪了!
23:23:03<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鲁飞要时来运转了?
23:23:49<Alice|辉夜> (强行大成功
23:24:11<KP> “疯神父汉克”这个名字一下子进入鲁飞脑海,跟自己哥哥一起失踪一起被通缉的一个男人。
23:24:42<鲁飞|灰机> (能想起关于当年汉克的最后去向吗
23:25:05<KP> (这个官方都没,你自然不知道。
23:25:09<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在来个大成功=-=
23:25:11<鲁飞|灰机> “汉克……汉克……难道是波迪盖拉的那个汉克?”
23:25:45<KP> 鲁飞自言自语,似乎没人对波迪盖拉这种东西有印象
23:26:16<露西尔|Achronidas> “诶……鲁飞,你认识那个神父吗?”
23:26:39* 鲁飞|灰机 点了点头
23:26:49<鲁飞|灰机> “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这样”
23:27:18* 露西尔|Achronidas 撇了撇嘴
23:27:26<露西尔|Achronidas> “听上去对我们挺有利的嘛……”
23:27:34<鲁飞|灰机> “著名精神病院暴动的通缉犯之一,我哥哥也在其中的行列中”
23:27:45<露西尔|Achronidas> “是这样……”
23:27:50* 露西尔|Achronidas 若有所思
23:28:04<露西尔|Achronidas> “那,鲁飞,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么……”
23:28:08<鲁飞|灰机> “顺便一提……通缉单里也有爱丽丝这个名字……”
23:28:39<鲁飞|灰机> “嘛,问题这种东西多得是呢”
23:28:57<露西尔|Achronidas> (不如先save了慢慢想
23:29:00<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 =
23:29:13<KP> (爱丽丝的名字被抹掉了
23:29:21<KP> (从一开始就没有
23:29:26<KP> (同理没有的
23:29:32<弗兰肯施坦因|祖龍> (建组讨论?
23:29:35<KP> (还有伊莎贝拉等
23:29:45<KP> -----------------------------------------------------SAVE----------------------------
« 上次编辑: 2014-07-06, 周日 23:00:39 由 灰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