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混沌的世界第一章——纽约之风 1  (阅读 619 次)

副标题: 萝卜白菜我最爱吃

离线 灰机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93
  • 苹果币: 0
混沌的世界第一章——纽约之风 1
« 于: 2014-06-20, 周五 23:45:46 »
劇透 -   :
20:13:14<月神指引> ——————————————————————————————START——————————————————————
20:14:39<月神指引> 纽约,当之无愧的世界之都,在金钱与血液的浇灌下越发繁茂昌盛。
20:14:57<月神指引> 无数人视之为理想的彼岸趋之若鹜。
20:15:42<月神指引> 而于此同时,同样有无数人在纽约中挣扎着为了生存苦苦追寻。
20:16:18<HANK> (= =
20:17:38<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 =
20:18:14<月神指引> 而最终他们都死在这座他们生的城市中,把自己的一切贡献给这座城市,包括自己的遗骸。
20:19:05<月神指引> 未来将会如何没人有知道,在这座围城中,最简单而切实的目标就是金钱。
20:19:39<月神指引> 古斯塔夫就是在这座城市中努力挣钱的一人。
20:19:56<月神指引> 虽然不算佼佼者,但是也算小有所成。
20:21:02<月神指引> 至少他有自己的侦探事务所,虽然是在布鲁克林区,虽然用极低的工资压榨几个年轻人为他工作。
20:22:33<月神指引> 今天上午他接到了一个单子,看起来只是简单的寻人任务。一个脑满肠肥的家伙。
20:23:22<月神指引> “银行家,切,这帮吸血鬼。”古斯塔夫看着照片不屑地低声说。
20:25:21<月神指引> 古斯塔夫觉得这种案子不值得他亲自动手,虽然奖金有1W刀,但是这种简单的苦力劳动不适合他高贵的大脑。
20:26:08<月神指引> 看了看隔间里正在打扑克的雇员,古斯塔夫觉得是时候给他们找点事做了。
20:26:37<月神指引> “爱丽丝”古斯塔夫呼唤自己的女秘书。
20:27:08<Alice|辉夜> “又有什么事么, 社长?”
20:27:45<月神指引> 虽然他的女秘书异常美丽,但是古斯塔夫似乎并没有像个仗势欺人的领导那样骚扰她。
20:28:57<月神指引> “给,把这个案子给那帮小子,让他们忙活忙活吧,我看他们实在是太闲了,这样太对不起我给他们的工资了!”
20:29:41<月神指引> 古斯塔夫把一沓资料递给爱丽丝。不过他好像忘了,自己似乎已经4个月没给这些小子开薪水了。
20:29:56<月神指引> ——CG 结束——
20:30:03* Alice|辉夜 没表情的接过资料
20:34:19<Alice|辉夜> “干活了。”
20:34:25<月神指引> 弗兰肯施坦 鲁飞 露西尔 还有亚历山大 正在打牌
20:34:32* Alice|辉夜 把资料丢到牌桌上打乱了牌局
20:34:32<月神指引> 看起来鲁飞输的很惨
20:35:05<露西尔|Achronidas> “哈,我手上可是一对K哦!”
20:35:15* 露西尔|Achronidas 洋洋得意地亮出自己的底牌
20:35:16<鲁飞|灰机> “噢,来得正好,这局不算了!”
20:35:40<露西尔|Achronidas> “诶,怎么这样,鲁飞!牌运好不容易这么好的!”
20:35:44<月神指引> (重月在不
20:35:48<月神指引> (在的话改名字
20:35:50* 露西尔|Achronidas 跳了起来
20:35:51* 鲁飞|灰机 把牌扔在桌子上
20:36:02<露西尔|Achronidas> (焚身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
20:36:17<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那先把前面的帐结了吧”
20:36:24<谁说焚身爆谁死> (都说了谁说谁死!
20:36:30* 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伸手
20:36:45<露西尔|Achronidas> “对啊,鲁飞,结账吧~”
20:36:48* 露西尔|Achronidas 伸手
20:36:57<鲁飞|灰机> “不说这个了,爱丽丝,‘干活了’是怎么回事”
20:37:03* 鲁飞|灰机 转移话题
20:38:23<Alice|辉夜> “就是这个了, 你们的社长给你们找了个活干。”
20:38:37* 露西尔|Achronidas 放下手,好奇地凑上前去
20:38:38* Alice|辉夜 指了指被丢在桌子上的资料
20:38:55* 鲁飞|灰机 拿起资料翻看
20:39:08<露西尔|Achronidas> (打字打到一半被飞机抢了!
20:39:15<露西尔|Achronidas> (哼
20:39:33<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是什么案件?关于怪盗还是离奇死亡的?”
20:39:38<Alice|辉夜> (不应该是同时去拿然后碰到手羞涩的一笑么
20:39:48<HANK> (是变态神父杀人案
20:39:59<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GJ我喜欢
20:40:12<露西尔|Achronidas> (不,按照露西尔的性格是大喊着让鲁飞|放手自己先看什么的
20:40:23<月神指引> 一个简单的找人任务,一个叫霍普金斯的银行家已经两天失去联系了
20:40:32<月神指引> 他的家人希望你们能找到他
20:40:53<Alice|辉夜> (我怎么感觉这次的人名好像变了
20:40:58<鲁飞|灰机> “……都不是呢,看来是普通的失踪事件”
20:41:03<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就这个?”失望
20:41:25<月神指引> 这个银行家最后一次被人发现是在自己家晚饭后散步的时候。
20:41:59<月神指引> 在一个他们别墅区边上的一座大的广场。
20:43:08<Alice|辉夜> “喂,这种事情你不是应该让他去找警察么。”
20:43:26* Alice|辉夜 对古斯塔夫喊道
20:43:30<月神指引> (除了爱丽丝之外的人可以法律或者灵感
20:43:44<露西尔|Achronidas> “咦,估计是有不方便找警察的地方吧……”
20:43:45<Oicebot>  鲁飞|灰机进行灵感60检定: 1d100=21=21
20:43:51* 露西尔|Achronidas 低声嘀咕
20:43:55<月神指引> (现实灵感过了
20:43:57<Oicebot>  弗兰肯施坦因|祖龙进行75检定: 1d100=28=28
20:43:57<月神指引> (继续
20:44:11<Alice|辉夜> (我现实灵感过了?
20:44:14<月神指引> (嗯
20:44:15<露西尔|Achronidas> (我
20:44:17<鲁飞|灰机> (这也需要灵感吗……
20:44:19<露西尔|Achronidas> (233
20:44:36<月神指引> (灵感是要提示啊,既然提问了
20:44:41<Alice|辉夜> (这也需要灵感- -
20:44:50<月神指引> (不要吐槽,速度继续
20:45:19<月神指引> (顺便,我把霍普金斯的照片发群里了
20:45:40<Alice|辉夜> (社长怎么还不回我话
20:45:51<露西尔|Achronidas> (社长祈祷中
20:46:28<月神指引> 社长正在打电话
20:46:51<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不方便找警察的事,因为离奇所以找警察不方便,所以这是一宗离奇的案件】眼神發亮
20:46:53<露西尔|Achronidas> (资料里附照片么
20:46:53<Oicebot>  亞歷山大|小佳进行80靈感检定: 1d100=92=92
20:47:05<鲁飞|灰机> “没办法,既然已经是接下来的委托?”
20:47:38<鲁飞|灰机> “虽然没有工资但是还是要干的嘛”
20:47:48* 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湊過去看資料“讓我看看”
20:47:52* Alice|辉夜 接手看看资料
20:48:01<露西尔|Achronidas> (碰手吧
20:48:11<鲁飞|灰机> “这就是传说中社畜的感觉吗……”
20:48:24<Alice|辉夜> (会死哦 邪笑
20:48:31* 鲁飞|灰机 把资料给爱丽丝
20:48:49<月神指引> 古斯塔夫似乎听到了你们嘀咕,朝你们喊道“混小子,那个任务的赏金你们完成就都是你们的了。我先去办个别的案子。那么再见喽”
20:48:59<月神指引> 于是古斯塔夫一阵风就消失不见了
20:49:08* 露西尔|Achronidas 歪头
20:49:17<月神指引> 跑的时候似乎兴高采烈的样子
20:49:18<露西尔|Achronidas> “社长大人还真是忙啊。”
20:49:21* Alice|辉夜 看资料
20:49:35<鲁飞|灰机> “所谓的大人世界吗”
20:49:40<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額...看樣子是佳人有約吧”
20:50:08<露西尔|Achronidas> “也有可能是中了彩票?这样一来估计就能发工资了吧。”
20:50:13* 露西尔|Achronidas 努嘴
20:50:28<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只有這事他才有這麼積極”聳肩
20:50:40<鲁飞|灰机> “咦你怎么会觉得他中彩票会告诉我们……”
20:50:40<露西尔|Achronidas> “啊啊,说到工资就觉得难过,不如看看资料吧……”
20:50:51* 露西尔|Achronidas 凑到爱丽丝边上读资料
20:51:30<月神指引> 资料很空泛除了失踪的细节,就基本上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个人资料,血型生日之类
20:51:59<Alice|辉夜> (委托人的信息呢- -
20:52:07<露西尔|Achronidas> “咦~如果委托人没有特别说明的话,那我们去找警方协助也是可以的咯?”
20:52:24* 露西尔|Achronidas 半开玩笑地说到
20:52:30<月神指引> 他的妻子是委托人,并为其出了1万美金的赏金
20:53:08<鲁飞|灰机> “嘛基本只有一个选择吧,去找他的家人问问更具体的情况?”
20:53:53<Alice|辉夜> “去银行看看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20:54:55<月神指引> (速度讨论
20:55:06<露西尔|Achronidas> “嗯嗯,去银行说不定可以问出银行家的花边新闻什么的,然后顺藤摸瓜,把狐狸精揪出来!”
20:55:15<鲁飞|灰机> (上面有他家人的地址或联系方式吗
20:55:17* Alice|辉夜 查了查银行家所在银行的电话
20:55:25* 露西尔|Achronidas 陷入了脑补之中
20:57:04* 亞歷山大|小佳 收拾撲克牌中,默默思考
20:57:18<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話說所裏有電腦吧
20:57:35<Alice|辉夜> (查询电话这个还需要计算机么- -
20:57:44<Alice|辉夜> (或者图书馆?
20:57:44<月神指引> (总之想怎么走,说吧
20:58:01<鲁飞|灰机> (我想去银行家家人家拜访
20:58:01<露西尔|Achronidas> (查询银行的资料什么的
20:58:05<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順便查查其他的
20:58:24<Alice|辉夜> (于是我去银行调查吧
20:58:41<露西尔|Achronidas> (我跟着爱丽丝吧
20:58:49<鲁飞|灰机> (等等 没人和我一道吗……
20:59:15<Alice|辉夜> (不是还有压力山大
20:59:17<露西尔|Achronidas> (233
20:59:21<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我想守家
20:59:47<露西尔|Achronidas> (守家查资料么,交给你了
20:59:56<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那我在網上查查?”
21:00:26<月神指引> (守家的话,不单独分线了,可以用手机联系远程帮助队友一次
21:00:29* 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坐在電腦旁
21:00:40<月神指引> (自己也可以单查一件事
21:01:04<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需要什麼資料就找我吧 圖書館80=-=+
21:01:08<露西尔|Achronidas> “嗯,那我和爱丽丝小姐一起去银行吧!”
21:01:19<鲁飞|灰机> “嘛,我就去失踪人的家属家拜访一下吧”
21:01:28<露西尔|Achronidas> “那么,亚历山大呢?”
21:01:29<月神指引> (重月呢
21:01:37<亞歷山大|小佳> (去銀行
21:01:43<月神指引> (OK
21:01:49<月神指引> -------------------------------------------------------------
21:02:20<月神指引> 爱丽丝等三人赶往霍普金斯的银行
21:02:51<Alice|辉夜> (在之前我可以先给银行打电话么- -
21:02:55<月神指引> 在那里正因为董事长的失踪而很多投资者试图从银行中挤兑。
21:03:09<月神指引> 总之现场非常混乱
21:03:36<月神指引> 大厅之中两侧的柜台已经被各种人包围了
21:03:57<月神指引> 正面的电梯有警卫把守,似乎不允许其他人上楼。
21:04:26<月神指引> (你们开始吧
21:05:06<Alice|辉夜> “既然已经报警了为什么还要找我们来调查呢”
21:05:22<鲁飞|灰机> (警卫不代表是警察吧
21:05:23<露西尔|Achronidas> (咦,报警了么”
21:05:33<月神指引> (警卫是保安
21:05:46<露西尔|Achronidas> “诶……虽然服装很像,但是那些人是银行的保安吧。”
21:06:31<露西尔|Achronidas> “去问问看的话说不定能知道这里为何这么乱,也有可能找到知道董事长下落的人诶”
21:07:30<Alice|辉夜> “能去到董事长的办公室是最好了, 尝试下吧”
21:07:40<月神指引> (动感动起来
21:07:47<月神指引> (你们准备怎么行动呢
21:08:06<Alice|辉夜> (于是先尝试去下总裁办公室?
21:08:15<露西尔|Achronidas> “董事长的办公室……估计在楼上。那就用我的魅力去征服警卫吧~”
21:08:29* 露西尔|Achronidas 展开笑颜,走到警卫面前
21:08:45<露西尔|Achronidas> “请问一下,董事长的办公室是在楼上吗?”
21:09:36<月神指引> “是的是的,但是董事长不在,所以不要想任何歪主意了。”警卫似乎没有跟你继续侃下去的欲望。
21:09:43<鲁飞|灰机> (把你的小蛮腰扭起来
21:10:22<亞歷山大|小佳> "我想問問題可能很難..."一臉擔憂看說魅力征服的露西爾
21:11:19<Alice|辉夜> “是不简单, 先看看露西想做些什么吧”
21:11:36<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話說app多少?體形多少?
21:11:54<月神指引> (没意义,警卫直接不睬你们
21:12:06<月神指引> (要想上去别试图坐电梯了
21:12:12<Alice|辉夜> (大A不是去色诱了么
21:12:20<鲁飞|灰机> (警卫是太监吧
21:12:37<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警衛是gay?
21:12:44<鲁飞|灰机> (从楼梯或者从墙上爬上去吧
21:12:46<月神指引> (不是,但是如果你被各种各样的人烦了好几天了,你还有好气么?
21:13:03<月神指引> (设身处地想一下
21:13:05<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 =話說失蹤幾天了?
21:13:13<Alice|辉夜> (两天
21:13:15<月神指引> (两天
21:14:14<露西尔|Achronidas> “啊,真是可惜。不能让我们上楼吗?我可是很想知道董事长的下落呢。”
21:14:18<鲁飞|灰机> (APP18的话也许办得到?
21:14:51<Alice|辉夜> “警卫先生,我们收到董事长夫人的委托过来调查她丈夫失踪的事情的,请让我们上去。”
21:14:55<月神指引> “不在就是不在!不要让我再废话了!”
21:15:05<露西尔|Achronidas> (喂,暴露委托信息大丈夫?
21:15:16<月神指引> “你们要么去找他夫人要么我就叫警察了!”
21:15:17<Alice|辉夜> (不是满城风雨了么
21:15:41<月神指引> 警卫似乎很愤怒
21:15:50<Alice|辉夜> (电话
21:15:58<鲁飞|灰机> (是不是已经委托了很多人
21:16:01<露西尔|Achronidas> “好吧帅哥,那我们就去烦其他人了哦。”
21:16:32* 露西尔|Achronidas 一回身立马收起笑容
21:17:09<露西尔|Achronidas> “什么话都没套出来嘛。”
21:17:15* 露西尔|Achronidas 低声说道
21:18:14* 露西尔|Achronidas 转向其余二人
21:18:36<Alice|辉夜> (说起来我还是想坐电梯啊
21:18:38<月神指引> (速度讨论起来,行动起来
21:19:04<Alice|辉夜> (我前面不是说了受到夫人委托 警卫应该会回话吧- -
21:19:24<鲁飞|灰机> (“你们要么去找他夫人要么我就叫警察了!”
21:19:31<露西尔|Achronidas> “电梯不行的话,试试看楼梯吧?这么大的大楼,保安总会有疏忽之处吧……”
21:19:44<Alice|辉夜> (- -
21:20:06* Alice|辉夜 寻找安全通道
21:20:08<月神指引> (三个人幸运都多少
21:20:14<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話說我先調查一下近段時間,有關的總裁新聞和事件如何?
21:20:20<露西尔|Achronidas> (50
21:20:25<Alice|辉夜> (70
21:20:25<露西尔|Achronidas> (就这么办
21:20:51<月神指引> (重月 你的幸运多少
21:20:58<亞歷山大|小佳> (55
21:21:06<露西尔|Achronidas> “找不到的话,也可以去问问大厅里的那些投资者,看看他们是从哪知道消息的……”
21:21:34<月神指引> (谁代表丢下,低于最低值就能找到楼梯
21:21:52<Oicebot>  亞歷山大|小佳进行55检定: 1d100=37=37
21:21:53<月神指引> (你们的最低值是50
21:22:00<月神指引> (好吧。。。
21:22:04<亞歷山大|小佳> (我過了
21:22:04<露西尔|Achronidas> (nice
21:22:09<鲁飞|灰机> (掩面
21:22:10<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pl
21:22:13<月神指引> 三人不多长时间,就找到了楼梯
21:22:16<亞歷山大|小佳> (謝謝XD
21:22:24<月神指引> 似乎那里也没有警卫把守
21:22:43<露西尔|Achronidas> “诶,好像没人把守的样子,溜上去试试吧。”
21:22:54<Alice|辉夜> “既然找到了, 那就上吧, 对了, 总裁办公室是几楼来着?”
21:23:02<露西尔|Achronidas> “唔……”
21:23:20<月神指引> (丢个灵感
21:23:28<露西尔|Achronidas> “从高层找起吧?”
21:23:42<Oicebot>  Alice|辉夜进行灵感85检定: 1d100=83=83
21:23:50<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好險
21:24:13<月神指引> 爱丽丝想起了之前看到的指示牌,似乎在顶楼五楼
21:24:27<Alice|辉夜> (原来只有五楼, 不用累死了
21:24:53<Alice|辉夜> “记得好像是顶楼, 就从顶楼找起吧”
21:24:58* Alice|辉夜 开始爬楼
21:24:58<露西尔|Achronidas> “对了,楼梯下要不要留个人把风?”
21:25:39<Alice|辉夜> “被人看到有人在楼梯口晃会引起怀疑的吧, 一起上去好了。”
21:25:53<露西尔|Achronidas> “也是。一起上吧!”
21:25:56<月神指引> (于是我推了
21:26:02* 露西尔|Achronidas 开始爬楼梯
21:26:08<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被發現了最壞是報警,要不就被上黑名單
21:26:09<露西尔|Achronidas> (OK
21:26:28<露西尔|Achronidas> (开团灭一半
21:26:28<月神指引> 三个人悄悄的爬到了顶楼,办公室内似乎已经没有社员在工作了
21:27:16<月神指引> 顶楼的办公室也没有人,旁边的秘书室房门大开。
21:27:50<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各位把耳朵都放尖一点
21:28:04<露西尔|Achronidas> (没聆听
21:28:11<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 =
21:28:12<鲁飞|灰机> (各位把眼睛都瞪圆一点
21:28:12<月神指引> (没人就是没人,大白天的
21:28:41<月神指引> 而董事长办公室是紧锁着。
21:28:43* 露西尔|Achronidas 走进办公室内,查看房间内的情况
21:28:46<Alice|辉夜> “都走到这一步了, 也只能上了”
21:28:50<露西尔|Achronidas> (秘书室
21:28:53<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有监视器吗?
21:28:58<月神指引> 秘书室内一团糟
21:29:07<月神指引> 各种文件散落一地
21:29:09* Alice|辉夜 去办公室里四下查看
21:29:32<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不留个放风吗
21:29:33<Alice|辉夜> (侦查可以么
21:29:42<月神指引> 但是最显眼的是实木的办公桌上一个巨大的凹陷
21:29:50<露西尔|Achronidas> “咦?这是……”
21:30:15* Alice|辉夜 随着露西看向凹陷
21:30:54<月神指引> (可以侦查的
21:31:04<月神指引> (范围整个办公室
21:31:10<Oicebot>  露西尔|Achronidas进行侦查=65检定: 1d100=31=31
21:31:33<Oicebot>  Alice|辉夜进行侦查60检定: 1d100=61=61
21:31:46<露西尔|Achronidas> (:D
21:32:16* Alice|辉夜 挠了挠头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找到
21:32:32<月神指引> 露西尔发现办公室内虽然房门打开文件到处都是,但是有几个抽屉里还有不少钱,似乎把这里弄得一团糟的人并不在乎这些钱。
21:33:17<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手机拍照,把照片发过来
21:33:20<月神指引> 而且地上也有一些纸币。
21:34:49* 露西尔|Achronidas 大致翻看一下地上散落的文件,留意文件的主题
21:35:31<月神指引> (丢会计学
21:35:48<露西尔|Achronidas> “奇怪……落下了这么多钱,看来弄乱房间的人是在找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21:36:02<Oicebot>  露西尔|Achronidas进行会计学=10检定: 1d100=7=7
21:36:07<月神指引> (擦
21:36:07<露西尔|Achronidas> (耶。
21:36:11<鲁飞|灰机> (……
21:36:20<亞歷山大|小佳> (看文件要投圖書館嗎?
21:36:31<Alice|辉夜> (应该是侦查
21:36:53<亞歷山大|小佳> "還是我們把文件拍下來,回去在看,現在我怕這房間有監視器"
21:36:54<月神指引> 看起来是一些相对比较重要的报表,就结果来看,似乎银行的盈利状况非常好。
21:37:00<露西尔|Achronidas> (诸神庇佑露西尔
21:37:31<Alice|辉夜> “也是,照下来说不定会有用”
21:37:35<露西尔|Achronidas> “嗯,那我来拍照吧。”
21:38:10<月神指引> (丢摄影
21:38:13<Alice|辉夜> “还是我来吧”
21:38:21* Alice|辉夜 拿出手机拍照
21:38:35<Oicebot>  Alice|辉夜进行摄影70检定: 1d100=95=95
21:38:42<露西尔|Achronidas> (……
21:38:49<Alice|辉夜> (XD
21:38:53<鲁飞|灰机> (这才是真的好险
21:39:10<露西尔|Achronidas> (96就要被抓包了
21:39:10<月神指引> 爱丽丝照完照片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21:39:34* Alice|辉夜 去扭动总裁室的门把手
21:39:48<Alice|辉夜> “这里锁住了吗, 真是可惜”
21:39:48* 露西尔|Achronidas 查看桌上的凹陷
21:39:55<月神指引>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锁的非常严实
21:40:28<月神指引> 桌子上的坑非常巨大,似乎是被什么大锤子之类的钝器砸出来的。
21:40:52<露西尔|Achronidas> “这是和桌子有仇吗……”
21:41:26<Alice|辉夜> (A大的职业是什么。。。
21:41:27<月神指引> (还有什么要做的不
21:41:29<鲁飞|灰机> (话说能把照片传过来吗
21:41:32<露西尔|Achronidas> (作家233
21:41:45<鲁飞|灰机> (咦 不是大学生吗
21:42:00<露西尔|Achronidas> (这次的人物没上大学233
21:42:05<月神指引> (可以发照片
21:42:17<亞歷山大|小佳> "我有些懷疑這是吵架或打價造成的凹陷?"
21:42:23<Alice|辉夜> “照片人手一份吧, 说不定什么时候可以用到”
21:42:26<月神指引> (但是因为失败了,我不准备给你们再照一次的机会
21:42:32* Alice|辉夜 群发了照片
21:42:53<月神指引> (如此的话,我默认你们已经出银行了
21:42:59<鲁飞|灰机> (干脆直接用手机发个短信情报交流吧
21:43:04<露西尔|Achronidas> “调查完了就快下楼吧,被守卫堵在楼上就不好了……”
21:43:22<月神指引> (你忘了那照片拍摄失败了么
21:43:37<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有信息。】
21:43:55<Alice|辉夜> “走吧, 看起来这里也没有什么了”
21:44:11* Alice|辉夜 踢了一脚总裁室的门然后下楼
21:44:24<月神指引> 三人偷偷摸摸走出了大楼并把之前的照片相互传了下
21:44:25<鲁飞|灰机> (话说这时代手机能聊天吗
21:44:46<月神指引> (能,你就想想跟你生活一样
21:44:50* 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看手機 【額,好像是文件,上面的信息看不清楚啊】
21:45:36<月神指引> 但是,照片曝光不好,白花花一片!
21:45:44<月神指引> 所以什么也看不出来!
21:45:49* 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發短信給愛麗絲你們調查的怎麼樣了
21:45:55<鲁飞|灰机> (那用手机在线交流情报也可以实现?
21:46:03<月神指引> (可以
21:46:09* 露西尔|Achronidas 发信息“咦,爱丽丝,照片没照清楚吧!”
21:47:16* Alice|辉夜 回信息“大概拍的时候太匆忙, 没办法啊。”
21:47:28<月神指引> (还有啥事情么
21:47:35<月神指引> (没啥我就推鲁飞了
21:47:37* 露西尔|Achronidas 群发消息 “不过没关系,在楼上的时候我大致读过文件,好像是财务报表一类的东西。董事长的公司盈利状况很好的样子”
21:47:50<Alice|辉夜> (看飞机去找老太婆吧
21:48:05<月神指引> ----------------------------------------------------------------------------------------------
21:48:10<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看!飛機
21:48:17<月神指引> 鲁飞来带富人区一栋别墅前
21:48:25* 露西尔|Achronidas 群发消息 “那么,我们先回侦探事务所了,需要支援的话请不要犹豫哦(`ω`)ノ”
21:48:30<月神指引> 院子打理的非常好
21:48:56* 鲁飞|灰机 寻找门铃一类的事物
21:49:10<鲁飞|灰机> “土豪就是爽阿……”
21:49:12<月神指引> 按照资料上所说,这里就是霍普金斯的家了
21:49:22<月神指引> 鲁飞找到了门铃
21:49:36* 鲁飞|灰机 摁一下
21:50:05<月神指引> 门铃似乎被人接起,一个年轻的声音说,请等一下。
21:50:30<月神指引> 不一会一位年轻的金发女性走出来给鲁飞开门。
21:52:01<鲁飞|灰机> “您好,我是接受您们委托的侦探,想来问一下情况,请问能带我见一下霍普金斯太太吗”
21:52:44<月神指引> “哦,这样啊。我就是霍普金斯的夫人。”那位明显不超过30岁的女性如是说。
21:53:20<鲁飞|灰机> (那个失踪的几岁阿……
21:53:26<月神指引> (48
21:53:31<亞歷山大|小佳> (啊啊,原來還有去大宅這選擇...
21:53:43* 鲁飞|灰机 愣了一下
21:54:58<月神指引>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么?我想我能提供的资料都已经移交给你们了。”
21:55:18<月神指引> 金发女子看鲁飞发呆,不好意思地打断道
21:55:21<鲁飞|灰机> “您好,霍普金斯夫人,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鲁飞,是接受您委托的侦探,我想问您一些详细问题”
21:55:38* 鲁飞|灰机 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说道
21:56:31<鲁飞|灰机> “因为问题可能有点多,请问能否让我进去稍坐一下?”
21:57:23<月神指引> 金发女子咬了咬嘴唇,然后说:“其实我能提供的情况就那些了,但是既然您们工作需要的话,我会尽量回答的。请进,还是到里面慢慢说吧。”
21:57:36<鲁飞|灰机> “谢谢。”
21:58:00<月神指引> 金发女子领着鲁飞进入了客厅。
21:58:19<月神指引> 屋内的摆设似乎没有鲁飞想想的那么奢华
21:58:37<月神指引> 普通的装饰品,普通的实木家具。
21:58:54<月神指引> 在阳台附近有一个巨大的画架
21:59:17<月神指引> 上面似乎有一副尚未完成的作品。
21:59:32<鲁飞|灰机> 【……嗯?画作?】
21:59:39<月神指引> 周围的墙上也有几幅看起来手法还很拙劣的画作。
22:00:04<月神指引> 从某种顺序上看似乎一副比一副画的好看一些。
22:00:21<鲁飞|灰机> (能观察一下具体都是画什么的吗
22:00:53<月神指引> (丢艺术绘画
22:01:16<Oicebot>  鲁飞|灰机进行5检定: 1d100=99=99
22:02:01<月神指引> 在鲁飞看来,就是一堆肮脏的墨堆砌在一起。只有无尽的反感。
22:02:30<鲁飞|灰机> 【……未免也太遭了吧】
22:02:56* 鲁飞|灰机 在客厅里找一下能坐的地方
22:03:35<月神指引> 鲁飞坐在木质沙发上后不多一会,金发女子端着一壶茶和茶具走了过来
22:04:17<月神指引> 她把茶具放在茶几之上摆好,并为鲁飞倒满一杯红茶,并取出牛奶和砂糖放在旁边。
22:04:37<月神指引> “那么,您有什么想问的么?”
22:04:40<鲁飞|灰机> 【虽然画得很糟,但没准也是线索之一……回来再说吧】
22:05:02<月神指引> 金发女子缓慢地说,似乎没有什么动力。
22:06:43<鲁飞|灰机> “嗯……首先是第一个问题,请问当时您是如何知道您丈夫最后一次出现地点的”
22:07:39<月神指引> “当时我和我的丈夫一起散步,因为广场上当时似乎是在办什么活动,我们就去看了看。”
22:09:07<月神指引> “当时我在那里看到一对夫妻,女的有很重的残疾,男的推着她的轮椅。我当时就跟他们聊了一会。然后我再找我丈夫就不见了。”
22:09:33<月神指引> 女子情绪很低沉,捂着脸似乎再抽泣和后悔。
22:10:24<鲁飞|灰机> “那个……失踪并不代表找不回来,我们会尽力帮您找回您丈夫的”
22:11:32<鲁飞|灰机> “所以请冷静一下,回想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有助于找回您丈夫,请问当时您是否尝试过给您丈夫打电话?”
22:11:33<月神指引> “已经两天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女子没有抬头。
22:12:06<月神指引> “我只希望你们能找到他,不能让他这么不明不白的在外面腐烂。”
22:12:17<月神指引> “打过,无法接通”
22:12:29<月神指引> “似乎是不在服务区”
22:13:14<鲁飞|灰机> 【不在服务区……?是在信号无法到达的地方吗……】
22:13:34<鲁飞|灰机> “请问您当时发现丈夫失踪后有没有报警?”
22:14:33<Alice|辉夜> (被神隐了
22:14:37<亞歷山大|小佳> (妻子已經自認丈夫死了嗎?是KP劇透,還是妻子有內情?
22:14:59<亞歷山大|小佳> (家人找,AFK一下
22:15:12<月神指引> “警察一开始说没到48小时不能按失踪处理。让我们再等等,后来时间到了,我想再去找警察,但是我丈夫的秘书说让我最好找一些侦探事务所比较有效率。”
22:15:36<鲁飞|灰机> “嗯?您丈夫的秘书?”
22:15:53<月神指引> “嗯,一个非常干练的年轻人”
22:16:29<月神指引> “很值得信赖。”女子边说边点点头,似乎要肯定自己的结论。
22:16:38<鲁飞|灰机> “……请问您丈夫最近跟谁有结仇吗……”
22:16:54<月神指引> “没有,我的丈夫非常和善。”
22:17:50<鲁飞|灰机> “您丈夫散步是否有规律?或者是即兴的?”
22:18:12<月神指引> “我们每天都饭后去那个广场散步。”
22:19:08<鲁飞|灰机> “您是否能回想起那天的活动是什么,还有那对夫妻的模样?”
22:20:22<月神指引> “那天似乎是一个化妆舞会,那对夫妻的话,男的长得很普通,印象不深刻,但是那个妻子是一个非常娇小可爱的亚裔,而且有肢体残缺。”
22:20:51<鲁飞|灰机> (现在我是否知道秘书办公室的情况
22:21:08<月神指引> (算不知道
22:21:40<鲁飞|灰机> “……请问那边的画作是否是您丈夫的?”
22:21:52* 鲁飞|灰机 望向那些画
22:22:35<月神指引> “那些……是我画的。我的丈夫是我的模特。”女子微笑地看着那些画,眼神中充满了爱意。
22:23:43<鲁飞|灰机> “嗯,应该没有问题了……”
22:23:56<月神指引> (丢个灵感
22:24:08<Oicebot>  鲁飞|灰机进行灵感60检定: 1d100=100=100
22:24:18<月神指引> (去死吧 你。。。
22:24:20<HANK> (蛤蛤蛤蛤~
22:24:35<月神指引> (提醒不给了。。。
22:24:45<月神指引> (惩罚下次再说
22:25:10<露西尔|Achronidas> (简直……
22:25:36<鲁飞|灰机>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有新的信息请告诉我”
22:25:37<月神指引> 鲁飞没什么问题了之后,又闲侃了几句安慰了下女子。就离开了别墅。
22:25:54<月神指引> 走着走着想想,似乎自己应该去广场亲自调查一下。
22:26:23<月神指引> 于是鲁飞就来到了广场
22:26:35<月神指引> 这个广场非常大,有着巨大的绿地和喷泉
22:26:56<月神指引> 周围还有一些石头做的假山
22:27:06<月神指引> 非常优美的一个地方。
22:27:22<月神指引> 鲁飞认为
22:27:42<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当时不可能走远,或者被什么人带远。
22:27:56<月神指引> 所以一定是周围某个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
22:28:04<月神指引> (继续RP
22:28:15* 鲁飞|灰机 四处寻找
22:28:21<鲁飞|灰机> (能丢观察吗
22:28:36<月神指引> (丢不丢你都得找到
22:28:44<月神指引> (你还是扮演下找到的过程算了
22:29:07<月神指引> (这算是强制剧情。
22:30:00<露西尔|Achronidas> (四处走走就行吧
22:30:02<鲁飞|灰机> (……扮演什么
22:30:18<露西尔|Achronidas> (在绿地上、假山边上走走什么的
22:30:25<露西尔|Achronidas> (一边留意手机信号
22:30:44<月神指引> (对的。
22:30:49<月神指引> (速度扮演
22:30:50* 鲁飞|灰机 掏出手机四处晃悠,试图寻找没有信号的地方
22:30:58<月神指引> (狗汉克准备就位
22:31:04<HANK> (- -~
22:31:07<月神指引> (你的黑键已经饥渴难耐了
22:32:15<月神指引> 鲁飞走着走着,不注意间走到了一个假山的山洞里,里面是钢筋混凝土浇筑的,似乎是原来的防空洞。
22:32:31<月神指引> 这时,手机的信号数锐减
22:32:42<月神指引> 似乎再往里走肯定就没信号了。
22:32:50<鲁飞|灰机> “……是这里吗”
22:33:26<月神指引> 鲁飞继续往里走,忽然感觉脚下很粘。
22:34:01<月神指引> 鲁飞急忙用手机的闪光灯照亮地面。
22:34:16<鲁飞|灰机> (等等!这是大失败惩罚吗!我还想给战友们发个短信!
22:34:26<月神指引> 赤红粘稠已经飘着腐臭味的血液滴在地上。
22:34:29<鲁飞|灰机> (掩面
22:34:57<月神指引> 似乎什么东西被拖过去,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线。
22:35:05<月神指引> --------------------------------------------------------------------------------------------------------
22:35:26<月神指引> 两天前,同一个位置
22:35:54<月神指引> “谁杀了知更鸟?
22:35:54<月神指引> 是我,麻雀说,
22:35:54<月神指引> 用我的弓和箭,
22:35:54<月神指引> 我杀了知更鸟。”
22:36:03<月神指引> 童谣响起
22:36:33<月神指引> 一个看起来很文雅的胖子被一个黑衣人拖着向前走。
22:37:01<月神指引> 他的头上和胸部正流着血。
22:37:19<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暂离一下,15分钟左右
22:38:00* HANK 低声哼唱着。心情很好“谁看见他死去?是我,苍蝇说,用我的小眼睛,我看见他死去。”
22:38:02<月神指引> 但是那个黑衣人丝毫不在意,一边揪着胖子的金色短发向前走着,一边哼着那首童谣。
22:38:18<月神指引> (神配合
22:39:08<月神指引> 走着走着,似乎那个胖子有些清醒了。
22:39:25<月神指引> 想要挣扎着让黑衣人松开手
22:39:38<HANK> “呦。。亲爱的霍普金斯先生。醒了吗?”
22:39:54<月神指引> 但胸部的伤口让他的上肢没有丝毫力量。
22:40:02<月神指引> 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22:40:14<HANK> “你还是老实点好哦。能让你少吃点苦头”
22:40:29<月神指引> “为什么。。。。为什么没愈合……”
22:40:40<月神指引> “我不是已经不会死了么。。。。”
22:40:57<HANK> “嘿。。。。不要担心。。。很快你就会明白的”
22:41:10<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的一个肺撕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说话起来有气无力。
22:41:27* HANK 把胖子拖进防空洞深处,随意的找了个房间
22:41:34* HANK 一脚踢开房门
22:42:58* HANK 打开房间里面的灯。然后把这个胖子扔了进去
22:42:58<月神指引> 房间里有一个木质的立柱
22:43:27* HANK 进入房间。关上房门
22:43:47<HANK> “现在。霍普金斯先生,我们是否能好好谈谈呢?”
22:44:49<月神指引> “你。。。你想干什么……不要伤害我、我可以给你钱”
22:45:12<HANK> “钱?”
22:45:26<HANK> “不不不。。霍普金斯先生。我需要的不是这个”
22:45:59<HANK> “你知道的。需要的是什么。。你觉得你现在没法恢复伤口。是因为什么?”
22:46:18<月神指引> “那你……想要干什么……求你了,别杀我,求你了”
22:46:52<HANK> “听说霍普金斯先生你最近身体很不错嘛”
22:47:07<HANK> “糖尿病和高血压都不治而愈了”
22:47:21<HANK> “能介绍下用的是什么疗法吗?”
22:47:31<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很害怕,倒退着向后爬。。。
22:47:44<月神指引> “别,别这样。。。。求你了!”
22:47:50* HANK 一边笑着一边用脚踩住他的小腿
22:48:45<HANK> “不要这么小气嘛。说说看吧。这种治疗慢性病的办法。公布出去的话。可是一件大功德哦。主也会高兴的”
22:49:42<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的小腿被踩着,虽然试图挣脱,但是根本动不了。
22:50:08<月神指引> 只能哀求道:“求您了,我真什么都不知道,真的,病真的是自己好的。”
22:50:34* HANK 一边说着一边加重踩踏的力气“快些说吧。你想啊~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人因为病痛而饱受折磨。作为一名生活在阳光下的主的子民。你怎么能这样自私自利呢”
22:50:46<HANK> “自己好的?”
22:51:14* HANK 重重的一脚踢在霍普金斯的胸口
22:51:30<HANK> “那让我们来看看。这样你会不会好起来呢?”
22:51:33<弗兰肯施坦因|祖龙> (回来了
22:51:38<HANK> “放心。我们有的是时间”
22:52:15<月神指引> 汉克的一脚正好踢在霍普金斯的伤口上,疼得他直叫,但是因为肺部破洞声音就像一个破了的风箱。
22:52:41* HANK 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把钳子
22:52:51<HANK> “霍普金斯先生。你考虑好了吗?”
22:53:08<HANK> “要不要说说看。你是怎么治好了自己的病呢?”
22:53:49<月神指引> “对不起……对不起……我背叛了上帝……我成为了不洁的生命……求您了放了我吧。”
22:54:10<HANK> “啊啦。。真是的。。我还没做什么呢。。”
22:54:20* HANK 耸肩
22:54:22<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边说边向后退想离得这个黑衣人远一点。
22:54:47<HANK> “既然这样。说吧。你是怎么变成这肮脏的样子的?”
22:54:51<月神指引>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木质的立柱上了
22:55:16<月神指引> “是……我求那个人把我变了的……”
22:55:35* HANK 咧开嘴角“那个人啊”
22:55:42<HANK> “那个人是谁呢?”
22:56:04<月神指引> “这个……我不能说,真的。。。”
22:56:09* HANK 眼神不善的打量着霍普金斯
22:56:19<月神指引> “说了的话我会死的。。我的家人也会死的……”
22:56:28<HANK> “是吗。看来你还没理解你面对的状况啊。”
22:56:37<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恐惧的开始颤抖。
22:56:38<HANK> “我问你一句。老实回答我”
22:56:49<HANK> “你的家人知道你的情况吗?”
22:57:10<月神指引> “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22:57:10<HANK> “不要试图蒙骗我。我既然能抓到你。自然有本事查清楚”
22:57:14<HANK> “是吗”
22:57:19<HANK> “那么这样”
22:57:25<月神指引> “是的,真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22:57:35<月神指引> “求您了!放过她吧”
22:58:20<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跪在地上恳求着
22:58:31* HANK 笑了笑“既然这样。你说出是谁把你变成现在的样子。我就负责保护你家里人。怎么样呢?下贱的异种?”
22:58:58<月神指引> “……您能保护她?”
22:59:18<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沉默了一会有些怀疑的问
22:59:44* HANK 亮出了自己的十字架,只说了一句。“梵蒂冈”
23:00:39<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彻底瘫坐在地上,低声嘟囔道:“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呢。。。为什么。。。”
23:01:17<月神指引> 过了一会,霍普金斯站了起来,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你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
23:01:33* HANK 耸肩。“只要你都说出来”
23:02:04<HANK> “那么,就赶快开始吧。都说出来吧”
23:02:49<月神指引> “他跟我说他的名字是XXXXX·XX,住在XXXXX,用了一个XXXX的身份。”霍普金斯尽可能地压低声音说道。
23:02:57<月神指引> (设定为你知道了
23:03:14<月神指引> (为不剧透,打下码
23:03:19<HANK> (= =我次奥。。。这算是保密吗。。你这个私聊给我吧。
23:03:29<月神指引> (嗯,待会
23:03:34<鲁飞|灰机> ([哔——]
23:03:38<HANK> “哦~”
23:03:42<HANK> “很好。”
23:03:54<HANK> “那么我还有些问题”
23:04:07<HANK> “霍普金斯先生。你的太太有信仰吗?”
23:04:13<月神指引> “嗯?”
23:04:21<HANK> “你回答问题就好”
23:04:57<月神指引> “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没有任何错误的行为。真的。”
23:05:11<HANK> “哦~是吗”
23:05:17<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温柔的说,只不过从他的嗓子里出来的声音依然刺耳。
23:05:53* HANK 召唤了黑键
23:06:13<HANK> “可惜。这位虔诚的教徒没有发现枕边人却是异种呢”
23:06:33<月神指引> “你……”
23:06:45* HANK 用黑键捅进霍普金斯的胸口
23:06:59<HANK> “嘛。你想说什么?”
23:07:13<月神指引> 霍普金斯被巨大的力量钉在了后面的木质立柱上。
23:07:50<月神指引> “你说过你要保护她的……不要忘了……你一定要保护她,求你了……”
23:08:12<月神指引> 随即霍普金斯头一低,就此站着死去了。
23:08:21<HANK> “切”
23:08:38<HANK> “你觉得。。作为一名神罚,会和异种做交易吗?”
23:08:46* HANK 自言自语
23:09:05<月神指引> “如果她真的是一名虔诚的教徒”
23:09:13<月神指引> 阴影中传出一个声音
23:09:19<HANK> “如果她确是不知情,那就算了”
23:09:27<月神指引> “……完成这个誓言也未尝不可”
23:09:31<HANK> “如果是知情者。。嘿”
23:09:49<月神指引> 一个断臂的黑衣女性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23:10:10<HANK> “你是觉得这个交易是有效的吗?”
23:10:13<HANK> “不要忘了我”
23:10:17<月神指引> “如果不是,就一并杀了好了。”
23:10:28<HANK> “可是还没验货啊!”
23:10:46<HANK> “先去调查下这家伙说的那个人吧”
23:11:01<月神指引> 女子很无所谓的说道“只是因为她是否是虔诚的教徒,与交易无关。”
23:11:10* HANK 耸肩
23:11:19<月神指引> “你先去吧,我要……稍微料理下这具尸体。”
23:11:32<月神指引> 女的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23:11:40<HANK> “料理下?我很好奇。需要帮忙吗?女士”
23:11:59<月神指引> “你确定么?那就一起来吧。”
23:12:04<月神指引> 女子哈哈大笑
23:12:20<月神指引> ————————————————————————————————SAVE————————————————————————
« 上次编辑: 2014-07-06, 周日 23:00:16 由 灰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