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etaRPG】【RP】序曲:第四章 天地沙鸥(Her name is Seagull)  (阅读 1913 次)

副标题: 指挥权异动:这只是个开始,但是若有一天说起当初是什么敲响了历史的转辙器... ... 这必然是值得记上一笔的分歧吧。

离线 g0cai0g

  • Peasant
  • 帖子数: 5
  • 苹果币: 0
第四章 天地沙鸥(Her name is Seagull)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出生在卫国战争时期。

OP:ツキアカリのミチシル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Ro_Z1Qv2u0 [nofollow]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双亲工作的集体农庄旁,就是一条延伸到地平线彼方的铁路。
早已忘记了容貌的父亲曾经带我攀上由他驾驶的拖拉机,眺望一望无际的麦田、以及将成吨的谷物送向全国各地的列车。
那时候,我觉得火车驾驶一定是世界上最快乐的职业了。
他们可以走遍全国、看见所有城市,同时为人们带来其他地方的消息。

... ... 那曾经是我的梦想。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的父亲在我四岁那年被征召入伍,同一年,便在库尔斯克阵亡。
那晚母亲带着一个礼拜只能吃到一次的面包回到家中,我仍记得我抱着母亲的时候,听见远方呼啸而过的气笛声。
那时候,我才知道,那年一起眺望的列车上乘载的不仅只是梦想与希望,更多的是为了夺取人命的工具、以及一具具冰冷的亡骸。
为了成为母亲的支柱,我忘记了如何感到悲伤。
... ... 我被发现拥有「适性」,是在那之后的事情了。


  

Kudryavka (GM): ────
一周过去,里希提亚终于从收复事态的庞杂作业中恢复过来。
但是当人们从工作中脱身,新的疑问也同时不断的膨胀。
「为什么我们不回去?为什么不能联络家人?」
在以学员为主的人员构成下,压力症候群无法避免地蔓延开来。
从你们击退了页岩气的袭击之后,里希提亚一直陷于引请毁损航行不能、小行星干扰通讯困难的窘境,各方面都让人举步为艰。
Kudryavka (GM): Aher和船上的技术人员协力拟出了船舰修缮的方向,但是实行还需要多方配合。如果有想法的话,你们还可以设计一些安抚船员的手法,不然就给我一个你们擅长的检定。
可以设定比较具体的手法,这样检定压力会比较小

Nanaya Zerozaki: (船上有运动场?(陪学员们运动,打球之类的 纾解压力 骰体魄?
Kudryavka (GM): 你们可以使用常规的交涉检定,也可以想办法让自己的长处派上用场。

Ivan Leonid: 1.聚集起了整个俄方部队人员 并将船舰上能策动的人员动员起来 投入大量人力进行M69b和船舰的损伤修复
沉沦: (对了,在地上看到的那个东西我会收起来)
Ivan Leonid: 2.组成短距离的资材回收部队出击探索资源 把机师尽量派遣出去
Nanaya Zerozaki: 参与解放所办的擂台赛和参加大佐的资材回收部队
Aher.Zone: 船舰好一阵子没办法动,玲感觉到大家越来越焦躁
Ivan Leonid:rolling 4d6+5+1+3(4+3+2+6)+5+1+3=24
Kudryavka (GM): 不仅是工程人员、更带着医疗团队的苏联技术兵在Leonid的指挥下发挥了绝大的效用。
Ivan Leonid: 3.说服舰长开放物资安排名目进行一些全舰等级的娱乐庆典
反正你们也飞不走了
Aher.Zone: 玲偷偷的将鑑上的雷达改造,做成电子游戏「网球」
Jie-Fang, Wang: 先和船长商量,通知船上人员说有自由搏击擂台赛,然后在健身室清出场地,召集人员到来健身室。
规则:
1.击倒站擂者为台主,应对台下的挑战
2.除了击中要害外,手法不限,只要击倒对手,或是任何一方投降,另一方就胜利
3.每次比赛有3分钟分隔的休息时间
4.奖品为王解放强行要张戴掏出来的香烟两包
Kudryavka (GM): 擅长转移封闭社群中人们面对的精神压力,这就是铁幕之后的苏维埃独到的手段,这次意外对对苏联官兵几乎没有任何士气影响。
Aher.Zone: 提供给对搏击赛较没兴趣的人玩乐。
Ivan Leonid: 4.以个人身分或对舰长的说得借用舰上资源支助其他人的活动进行
Jie-Fang, Wang: 『这样子可不行……舰上人员果然都是非正规的,士气这么低可不成事。』眼见舰上人员士气不佳,王解放正想着办法帮忙提升士气。
Ivan Leonid: 5.发放伏特加
每人日配给两瓶
Kudryavka (GM): 解放的提案在与伊万、七夜的行动相配合之后,举办了小规模的运动竞技。
Aher.Zone: rolling 机械 4d6+8(6+6+2+2)+8=24
Kudryavka (GM): 玲利用舰内多余的电子设备设计了一些简单的电子游戏,显然即使是在这艘船上,这样新潮的玩物还是大受欢迎。
Jie-Fang, Wang:rolling 4d6+6+3 反应+格斗(6+2+5+3)+6+3=25
Nanaya Zerozaki:ROLL 步行机操控rolling 4D6+10(5+1+4+1)+10=21
Antja von Ludwig: 1. 请讬专业人士进行E-A原型机修复跟评估之后像舰长提出进行全舰演讲的请求,名目是安抚士气,并且将舰艇上的各项活动一一说明
2. (私底下) 要求了解目前母舰的损毁状况,不出意外要多少时间才能完全修复
3. 自然会去参加运动竞技
4. 士气安定下来之后,去找月子
Antja von Ludwig:rolling 4d6+8(6+5+6+1)+8=26
(雄辩
Kudryavka (GM): 里希提亚在苏联的技术人员协助之下修复得相当顺利,除了必须要额外的资源来进行的部分之外,已皆无大碍。
你们集众人之力,这之中也包含了Tsukiko与Doi,在状况稳定下来之后举办了一场运动竞技。
负责开场的是以肉身对抗风之子的可怖... ... 不对,强力伙伴。光是听到这点就让舰内的年轻学员们神往不已。
(你可以随意决定讲座的内容
另一方面,玲则发挥了电子长才,设计了简单的电玩和电子宠物等等更年幼的孩子们会喜欢的东西。
rolling 4d6+6(2+2+4+1)+6=15
Kudryavka (GM):rolling 4d6+6(3+6+3+3)+6=21
解放在与各方好手(或许不包含安雅)的锦标赛中毫无意外地拔得头筹,赢得满堂喝采。
不过奖品当然被没收了,取而代之的是由苏联赞助的伏特加。
Dai, Jang: 「切,还在想解放你能把我的烟赢回来。」咬着烟屁股,张戴在王解夜耳边抱怨。
Aher.Zone: 「为什么我不能拿伏特加?」玲有点不满意的询问负责发放伏特加的人员
Kudryavka (GM): 在里希提亚的年轻人多半学习过基本的驾驶技术,七夜带领着这些年轻的小菜兵在船舰附近进行采集以及基本的战斗训练。
比起实际收获的资源─多半是只适用于科学研究的冰块和碎石─能够自由活动这件事情起到了显著的稳定效果。
Tsukiko维持着消极的合作态度,她和Buzz等核心舰员讨论著比较不明朗的话题,而后者则几乎全权把安定军心的工作交给你们。
Antja von Ludwig: 为了衔接接下来充满活力的诸多活动,同时也为了抚平隐藏在舰载员心中的恐惧,安雅对于那一战的来往只以轻松的方式带过,并以半开玩笑的方式描述自己的伤势。拿捏时间差不多后,她很快地就将指挥棒交给接下来主场的王解放等人。
Jie-Fang, Wang: 「好啦好啦,回到地球我给你二百包又何妨?」
Kudryavka (GM): 妳的讲座中没有触及太危险的部分,因此舰员很放心地接受了妳的建议和想法,毕竟光是妳的种种经历就如同美式漫画中的角色一样让人惊奇不已。
Ivan Leonid: 在处理完大方向问题后 对剩下的小事无意多做过问 李欧纳德解开了解放在舰内的护卫任务 大多时间只把自己关在实验室内与丝薇娜 修复中的M69b以及柯佩利亚关在一起 偶尔找上舰长和VALENTINA谈事
Kudryavka (GM):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妳发现了一名格外认生的少年,他显著的日耳曼血统吸引了你的注意。
少年的名字是Fritz von Lewinski,经过调查后是名将Manstein的孙子。
Jie-Fang, Wang: 「接下来--要好好活动筋骨,教训一下那些不识好歹的小子啦!」王解放活动一下头颈手脚,发出霹雳啪勒的骨骼声响。
Ivan Leonid: 只有听到关于安雅举办讲座之时 男人讶异的停下了手上处理中的事项 然后笑了一下 吐出了两字 "DE WELLE?"
Nanaya Zerozaki: 采集任务结束后,七夜一边持续进行基本的战斗训练 一边还是继续月子的护卫任务
Dai, Jang: 「看着点,别把他们教训得那么惨……」
Kudryavka (GM): 舰上虽然有不少专业的士兵,不过最后都只能乖乖地吃下一记记硬开门的结果,让解放在血气方刚的少年中赢得人气,之后便利用空余教授起Chinese Kungfu.
Antja von Ludwig: 「Erich von Manstein...」女人喃喃地低念着这个名字,虽然看着场下热烈的竞技心思却丝毫不在这里。「历史果然轮回不止呢…」
Kudryavka (GM): 妳透过明示暗示将组织的讯息传达给这名少年,但这最后会导致何种结果,现在尚不得而知。
由于第四独立部队的努力,在这一周内,里希提亚舰内的气氛虽然称不上轻松,却还是让大家随时都能看见笑容。
(独立部队的影响力提升了1)
相对的,前去和Buzz等人商讨事宜的Leonid则能够体会到事态并不像是Antja对舰员表现出来的那样值得轻松应对。
即使你们保护了里希提亚,几次舰内召集却都没有说到重点,i试图和核心成员做的几次交涉都没有得到非常正面的回应。
就在这时候....

  
  BGM:Rozen Maiden (2013) OST - 共に过ごした时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24KpV9LDDI [nofollow]

Kudryavka (GM): ──────
1976/07/01
听说了某个消息的你们,和舰内的成员们聚集到了医护室的门口。
谁都没有说话,你们在一片寂静中依序进入了重症加护病房。
首先看到的是Chiaki那憔悴得彷彿变成了他人的臭脸。
Mikako, Mukai: 受到了让人以为几乎是当场死亡的重伤的美加子以安详的表情座在病床上。
「… … 啊哈哈,我搞砸了呢。」以失去左臂、左眼,以及半边脾脏为代价。
无法移动的少女自嘲地笑了笑,那是一副让人心痛、却又同时让人在内心一角感到几许安心的画面。
Kudryavka (GM): 由乘组员带来的慰问品堆满了这间病房,几乎让人踏不进去。
Mikako, Mukai: 「对不起呢,让大家这么担心... ... 」
她以中气不足的尖细声音这么道,但本来病恹恹的她在看到某个身影之后吃力地开始试图用还完好的右手调整病床的角度。
Tsukiko: 「... ... 不用勉强坐起来也无所谓。」
Antja von Ludwig: 「不要乱动。」在那种看起来几乎摧毁了驾驶舱的攻击中竟然还能活下来……安雅摇了摇头,把怪物这两个字甩出了脑袋。「好好养伤吧,能活着就是万幸了。」
Nanaya Zerozaki: 「既然知道搞砸了,以后就别给我远离危险,注意自己的安全」七夜不读空气一般地说道,但语气中藏不住对美加子幸存下来这件事的喜悦
Mikako, Mukai: 「但是Heika亲自来探病什么的... ... 耶嘿嘿,不好好.... .... 嘿咻。」
「嗯,谢谢,那我就躺着囉。」
Nanaya Zerozaki: ((打错字--
Ivan Leonid: (没有想到会留下那么多部分呢
(意识残留着也真算是奇蹟了
(...多么的可惜
(页岩气袭击下的幸存者 如果能冠以我等技术...
Nanaya Zerozaki: 「回到地球后,找这位博士吧 报上我的名字 他应该能做出不妨碍日常行动的义肢」七夜将熟悉的疯狂科学家的联络方式 塞到Chiaki手中
Jie-Fang, Wang: 『幸运的女孩。』
Ivan Leonid: (可是作为让天堂之门敞开最好的舞台...
(真是
(...非常的可惜
Tsukiko: 「... ... 让妳承担这样的结果,对不起了。」Tsukiko走近了Mikako,百般思索后,只导出了这么一句话。
Ivan Leonid: (作为始源以外的接触者 如果能让柯佩利亚改良后的干细胞附着于身体之上
Mikako, Mukai: 「嗯... ... 但是真奇怪呢,原来少了这么多东西还是活得下来。」mikako自嘲似地看了看自己的左半身:「怎、怎么会呢,Heika做了什么事情吗?我只是手滑了一下,就自己摔成这样了嘛。」
Antja von Ludwig: 「… …对了,Mikako,这是妳的吧?」安雅并不对她们两人的交谈做出任何评断。她走到病榻旁,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被手帕妥善包好、形状有些奇怪的通讯零件。
Ivan Leonid: (...作为人类 实在是太可惜了
Mikako, Mukai: 「哇!妳帮我找回来了吗... ... 谢... ... 」
她开心地接过了手巾,然后迫不及待地以单手将它展开。
「啊… … 已经坏掉了吗?」她脸上的喜悦之情在瞬间凝结:「也对呢... ... 怎么可能这么好运呢... ... 疑?啊咧?」
Antja von Ludwig: 「嗯?」
Mikako, Mukai: 然后少女那剩下的完好右眼,才在凝结的笑容上滚下了大串的泪珠。
Nanaya Zerozaki: 「玲,修得好吗?」 向站在一旁的队友搭话
Mikako, Mukai: 「啊,对不起,不好意思,那个... ... 」
Tsukiko: 「不要紧的,先好好睡吧。」
Mikako, Mukai: 「但是... ...QAO」
Aher.Zone: 「我看看。」玲接手那个奇怪的零件,仔细翻看了一下
rolling 4d6+8(4+5+3+4)+8=24
Kudryavka (GM): 妳觉得这个机器只是摔坏了,要修好并不困难。
不过很可惜的是,因为电池停止了运作,里面的资料恐怕是永远也回不来了。
Aher.Zone: 「恩,机器本身是修的好,不过......」
Ivan Leonid 伸手制止了阿赫尔继续说下去
Nanaya Zerozaki: 「妳就先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我们」
Ivan Leonid 摇了摇头
Mikako, Mukai: 你们无言的互动少女当然都看在眼里,她只默默地垂下眼帘、看着手里的小机器。
Tsukiko: 然而,相对于玲做出的结论,Tsukiko则是以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笃定语气开了口。
「… … 不要紧的,全部都还留着,妳发出去、收到的每一封信,都还留着。」
Mikako, Mukai: 「不要安慰我啦」少女自暴自弃地道,莫名的激动了起来:「就算是Heika,说这种谎的话我也不会原谅的。」
Ivan Leonid 忍不住在嘴角挂起带一丝嘲弄的笑意
Jie-Fang, Wang: 「她这个样子,让我想起老爸的那些战友。」和张戴悄悄话。
Tsukiko: 「Mikako,听我说… … 妳还想要再参加一次的祭典、还想要和大家一起玩的线香花火... ... 等妳好起来了,我们再一起玩吧。」
Mikako, Mukai: 「妳骗人!Noboru他,Noboru他… … 」
Tsukiko: 「我确实骗了妳,因为我并不是你所知道的那个开朗青年。」
Jie-Fang, Wang: 「不过他们都会笑着指着自己的伤口,然后讲自己的事迹。毕竟一切的伤痕,都是男人的勋章。」
Tsukiko: 「我只是这样一个连一个人都守护不了、几乎害死唯一的朋友的无能昏君!」
Nanaya Zerozaki: 「但是美加子小姐是女生阿,王上尉」
Mikako, Mukai: 「... ... ... 」
Ivan Leonid 早已想定了来由 叹了口气 准备用不打扰两人的步伐隐去身姿
Dai, Jang: 「但她还青春少艾,将来可会变成嫁不出去的大姑娘啦。」
Kudryavka (GM): 她们在剩下的几人的视线中对视了良久,最终,Mikako眼中的疑惑才逐渐瓦解。
在众人一一离去之后,闭上的舱门映出的是Tsukiko与Mikako相拥而泣的画面。
Ivan Leonid 在两人相拥而泣之前 男人早已踏在回返实验室的长廊上
Jie-Fang, Wang: 「我还有家族的牵挂,可给不了承诺……」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Aher.Zone: 「不会的,一定会有人能看到她美丽的内心。」玲在走廊上自言自语。
Dai, Jang: 「情素这东西,还是要说缘份的。」张戴也跟着离去。
Antja von Ludwig: 「可真是感人的情怀哪……」走在前往健身室的路上,安雅笑了笑、不带一丝感情地。Nanaya Zerozaki 在病房外走廊,静静的守候两人

  
  BGM:Gundam Build Fighter OST 崩壊の始まり

Kudryavka (GM): ───────────
在这段插曲之后没过多久。

Kudryavka (GM): 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第四部独立队被集合到舰桥上
舰内所有要员,以小队的代表都列席会议
包含最近存在感薄弱的Doi中将、Valentina技术上校,眼角仍微微泛红、却以换上了一副铁甲面的Tsukiko。
Buzz Aldrin: 「我们都知道的是」会议由舰长开启了话头
「在页岩气的袭击之后,本舰的重力引擎全毁、质量流失,3具STV几乎全毁,40人轻重伤。」
「而现在,因为陨石碎片的干扰,即使是本舰最先进的通讯器材、也无法和月面取得联系。」
「同时,爆发的风之子胞囊之中,被吹向各个角落的风之子动向也完全不明朗。」
男人先是陈述了目前所知的事实,其中一半是时至今日才让大多数人知道的。
「这都是由于这次意外所导致的后果。」
Buzz Aldrin: 「我们将之称为意外的意思,各位能理解吗?」
Tsukiko: 「... ...」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并不能认同这种护短的行为,Aldrin先生,身为这个团队的指导员,您这样的行为会让我无法克尽我的职责。」
Buzz Aldrin: 「不过风之子确实有太多我们无法解析的部分,Tereshkova女士,这么武断地将过失扣在谁的头上,对你们来说也有失面子不是吗?」

Kudryavka (GM): 在两人的对话中不断地被明示暗示提到的Tsukiko本人,却没有对这些话题做出答辩。
Takao, Doi: 「关于这点,我想听听诸位的意见,还原事情发生的经过。」
Aher.Zone: 「事实上,我们也并没听说过风之子会有那种行为。」玲举手发言
「无论是战术性的行为或是那个奇怪的形体都是未曾见过的。」
Takao, Doi: 「... ... 这一周来,我们已经对客观条件进行了详细的解读,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实际参与任务的诸位的协助。」
Valentina Tereshkova: 「确实是没有任何纪录的型态,小女孩,但是那又如何呢。」
Ivan Leonid 闭上了眼 不做他言 双手抱胸的男人 等待着
Antja von Ludwig 双手交叠,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发一语
Valentina Tereshkova: 「对当初的我们来说,和未知的敌人驳火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从未产生过这么严重的损失。」
女子的话里有几分是真的,当然Leonid最清楚也不过。
Dai, Jang: 「会伪装、伏击的风之子……以我的看法,它们的智能已经开始初步觉醒。虽然还未到能足以与人类交流的地步,但已经与狼之类的生物无异了,大约有六至十岁孩子的智商。」
Aher.Zone: 「既然没有纪录经验的支持,那就能称作是意外不是吗。」
Ivan Leonid 他身上那份牛皮纸袋里面有会战的所有经过纪录 复制机上影像的VHS影带 还没有正式向上提出
Dai, Jang: 「至于它们的神经连结、神经束是怎样形成,就得交给专家去解剖、分析才得以知道了。」
Buzz Aldrin: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既然无法推测对方的行动模式,那么我们也只能选择临机应变,这次的意外发生并没有人为过失介入的余地。」
Ivan Leonid 等待着
Takao, Doi: 「Zerozaki,你呢?」
Jie-Fang, Wang: 「还是那一句,舰上的非正规人员实在是太多了,事到临头全都乱了手脚。」
Nanaya Zerozaki: 「恩....我的意见吗?」
Nanaya Zerozaki 站了起来
Takao, Doi: 看起来这名中将由于身处议题中心,并没有发表个人的意见,只是敦促众人发表自己的观点。
Nanaya Zerozaki: 「先不说某位混乱的舰长」(七夜的眼神望向Buzz
Jie-Fang, Wang: 「有弛自然就有张,现在人员士气虽然提升起来,但纪律方面就还尚待提高。」
Buzz Aldrin: 「是呢,尽管本舰并不是战斗用地船舰,缺乏训练和组织能力确实是我们地过失。」
Nanaya Zerozaki: 「还是第一次上阵的战场处女」接着眼神望向月子
Buzz Aldrin: 舰长道是意外地干脆承认,简直像是算好了会提到这件事情似的。
Nanaya Zerozaki: 「我们现在明明都在同一条破船上,还在明争暗斗的互相厮杀? 这真可笑 」(最后俄国的技术员
Buzz Aldrin: 因为他的直接命令而导致Mikako的追迹者在极近距离与怪物接触也是事实。
Valentina Tereshkova: 「.... ... 」
Tsukiko: 「... ... ...」

Kudryavka (GM): 七夜这明显带着挑衅意味的发言让现场的温度急速下降
多数人都等着你的下一句话
Nanaya Zerozaki: 「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些吧,各位?为了人类和祖国 如何回到地球并回报这次出现的新种风之子才是最重要的 这种无聊的检讨会让我们快快结束吧 你说对吧 伊万大佐」
Takao, Doi: 料想中最有可能诉诸肢体语言的Doi由于没有空间插嘴,只能双手负胸、等待下一个话口。
Ivan Leonid: 睁开了双眼 对着Valentina微微笑起 拿到话语权后 男人并不急于发表著自己的主张
"我想先听听Valentina同志的意见."
温和的开口后, 男人一眼扫过了场上三方的人员. 同时也对Valentina的立场感到了一丝的同情.
Valentina Tereshkova: 「... ... 这么说也是,就如这人所提的,恢复船舰机能才是第一要务。」
「但是,为此,我们必须要重新确立指挥体系。」
Ivan Leonid: (多么僵硬而稚拙的方式 她就是这样咬着牙一路苦撑而上的吗 还是只是被推到了一个不适合自己的风浪口之上?
Valentina Tereshkova: 「要人接受这样跛了脚的的多头马车,实在相当困难。」
Ivan Leonid 等待着Valentina收尾 漫不禁心的扫过了房内的所有人
Valentina Tereshkova: 「Tereshkoav作为独立部队的指导员,建议弹劾失职的Takako, Doi中将,由我们实质的领导人负责部队指挥。」
「... ... Tsukiko殿下,您愿意站上一个」
「真正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的位置吗?」
Ivan Leonid 然后看了一眼舰桥外的宇宙
Nanaya Zerozaki 用眼神望向Doi
Takao, Doi: 「哼,只管说吧。」男人冷硬的这么回应道。
Tsukiko: 「... ... 如果那么做就能服众,余自然当仁不让。」她揣测著对方的目的,然后道:「无聊的演出就省省吧。」
Nanaya Zerozaki: 「很抱歉,我有意见」七夜唐突的举手
Takao, Doi: 「说啊!」男人对你喝道。
rolling 4d6+8 威压对抗雄辩强度(1+6+3+2)+8=20
Kudryavka (GM): (剧情演出 请不用里这骰子
Antja von Ludwig: 『真是明显的意图… …』双方明显的举动跟暗藏机锋的言语让安雅无聊得几乎要打起呵欠。她敲打着自己的指尖,眼睛直盯着桌面中央的定点。
Nanaya Zerozaki: 「月子阁下还尚属年轻,战场经验也少得可怜 这里有这么多沙场老将在,你确定要让一个17岁的少女担任部队指挥?」
「要是装饰用的玩乐部队我没意见,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容得出现任何一种差错」
Valentina Tereshkova: 「... ... 那么,你觉得要让谁来开口,才有德有能命令得起一国元首呢?小毛孩。」
Jie-Fang, Wang: 「哼哼,毕竟还是腐朽的封建阶级,天生高人一等。」
Dai, Jang: 「够了,解放……真是抱歉。」
Tsukiko: 「你吗?勇猛果敢的自由斗士?」
Valentina Tereshkova: (上面这句V子的
Nanaya Zerozaki: 「这责任对月子殿下来说,太沉重了 不如让伊万大佐来分担一点吧 战场上的指挥就交给伊万大佐 而剩下的由月子殿下来担任 并请经验老道的Doi中将辅佐」
Buzz Aldrin: 「哈哈哈,这也算是个合理的安排不是吗?」看着逐渐对立的争执,舰长倒是再度试图出来打了圆场。
Ivan Leonid 没有开口 只是饶有兴味的看着身在旋风之中却未做多言的DOI中将
Takao, Doi: Doi看起来虽然态度强硬,不过显得非常乐意当Tsukiko的替死鬼。
Antja von Ludwig: 「… …在战场上,任何微小的变化都可能导致后续极大的危机。我相信这次的事件都让各位深有体悟了。再者,以全舰的观点而言,让经验不足的人担任战场指挥官并不是一件好事。」

Kudryavka (GM): 终于开了金口的德国军官似乎打算为会议作结,Buzz对你的意见表示同意,Doi默认,只有Valentina持反面态度。
Dai, Jang: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方可以协力。』以眼神向伊万表示。
Antja von Ludwig: 「切莫忘记我们背负著全舰所有人的生命,这不是儿戏一场,不是可以轻松对待之事。上次的事件虽然最后并没有造成令人心痛的致命伤害……但也仅仅差了那么一点。虽然可以说是意外,或者突发事件,但是在战场上令行禁止是所有士兵应尽的职责。」
Nanaya Zerozaki: 「那么由伊万阁下担任战斗时的小队指挥,阁下上次的战斗指挥大家都有目共睹吧?妳觉得如何呢?Valentina指导员」
Antja von Ludwig: 安雅对此并没有表达意见,不过倒是向着伊万望了过去。
Ivan Leonid 看了场面的情况 露出了颇感有趣的表情
Valentina Tereshkova: 「... ... 」透过自己站在反方,看着会议中不断倾向己方的意见,Valentina先是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才以隐约的笑意道:「... ... 哦?你这么决定好吗?」
Ivan Leonid: "VALENTINA同志的意见我已经确实的收到了"
Jie-Fang, Wang 和张戴一起望向伊万
Ivan Leonid 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Ivan Leonid: 拿出了手上的战斗纪录 男人默默地翻阅了几页
"DOI中将 在页岩气一役之上 阁下实有无法推卸的战责. 更不用说放任属下三人于无指挥体系下 禁自行动 我想由上次的战斗纪录过程当中 这件事是无可置疑的"
Ivan Leonid 用着缓慢 漫不禁心的语气开口
Takao, Doi: 「关于该议,我们不予否认。」
Ivan Leonid: "放任无经验的下属出阵和指挥失职一事 鉴于该国情势下 或可先暂后置不论..."

  BGM:Red Alert 3 - soviet march ☭
  http://youtu.be/MRFDnfCPzpU [nofollow]

Ivan Leonid 在DOI承认失职后 男人脸上的笑意逐渐收起 在大厅里逐步的众人中心走去
Ivan Leonid: "但鑑于本役战后重大损失, 计有..." 男子缓慢的开口 将跟女孩所提过的战损重新的报出
以完全不同意味的方式
"此等战损贵国难卸其责 请后待归于地球圈内后责任厘清与赔损计算"
"而以此战损数据, 作为战侧指导员 IWAN LEONID在此发表驳议"
男人沉静的与VALENTINA交换了眼神
Tsukiko: 「... ... 」少女同样默认了此事,像是接受了命运一般,就如同她所宣称的那样。
Valentina Tereshkova 以猜不透你的想法似的疑惑表情等待你的话语。
Valentina Tereshkova: 明明即使放任不处理,也能名正言顺地成为指挥官的,以支配虚籍化的日方、这样稳当的方式。
Ivan Leonid: 翻开了战斗纪录 开始详列女孩出阵之后的各项处理疏失 "并在此纪录佐证中宣示TSUKIKO于出战纪录当中呈现与指挥权不相搭配之能力表现"
Ivan Leonid 笑着, 他理解女人的不解 啊啊...是的
Ivan Leonid: "也因此 本人 IWAN LEONID 以第四独立部队督导身分"
"申请替补DOI中将的指挥权. 在此提出异动"
Ivan Leonid 摇晃了口袋里剩下的最后两三个筹码 露出了一如往常的温和微笑
Takao, Doi: 「唔!」你看见Doi一瞬间脸色大变,对你这个极端的提案感到震惊似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紫。
Nanaya Zerozaki: 「由伊万阁下来指挥,我是没意见,但是担任整体的指挥是否太多繁忙了一点?毕竟还有驾驶员的身分存在」七夜无视著秩序说
Ivan Leonid: 男人立刻从善如流的点点头
Buzz Aldrin: 「喔呀喔呀... ... 这是何等的,成何... ... 」当话题变成第四独立部队的内部问题之后就只是个见证者的Buzz。
Dai, Jang: 「我方附议伊万上校阁下的提案。」张戴举高了手,表示出诚意。
「别忘了领导的指示。」向身旁的解放轻声解释。
Nanaya Zerozaki: 「如果伊万大佐打算放弃驾驶员的身分,在像现在这样的紧迫情况,可否把你的机体交给其他人操控?」
Tsukiko: 「... ... 在这种小部队里面也想兴起政变吗?」然而,比起周围的惊促,月子却举手制止了Doi即将脱口而出的反论。
Ivan Leonid 只是对着Tsukiko
Ivan Leonid 露出微笑 等着看她下一步反映
Kudryavka (GM): 骰一个雄辩,加上身分等级,决定成功的程度
Ivan Leonid:rolling 4d6+5+1+3(1+3+5+6)+5+1+3=24

Tsukiko 缓缓地吐出了一声长叹,然后站起身来。
Tsukiko: 「无论处在什么样的旗下,只要能够迎向约定好的未来,那就是我等的夙愿。」月子在一阵长考后如此道:「也罢,我等即日起... ... 」
Ivan Leonid 迎着月子前来宣示时 对女孩伸出一手顺势拉了过来 然后用同样的眼神和笑意看着VALENTINA
Ivan Leonid: "忘了附注呢, 为确立本人之后的后备指挥权 设立一名副指挥"
Ivan Leonid 一样用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众人
Ivan Leonid: "...我想就无需介绍了?"
Valentina Tereshkova: 虽然也不在意料之外,但是女子对男人做出这么露骨的安排的举动,依然透出了不安。
Ivan Leonid: "VALENTINA同志 此等设置可和于妳的要求?"
Tsukiko: 「... ... 以这位女性的声名,这自是无所谓。」气势受挫的Tsukiko晚了几拍才接上话。
Valentina Tereshkova: 「事已至此,我也没有理由拒绝... ... 」她只说了出这么半句话
Ivan Leonid: "啊 抱歉... 解释不清让两人误会了呢"
Ivan Leonid 露出了时至如此 第一个可谓包含着"愉悦"的笑容
Ivan Leonid: "在下所申请的 是由Tsukiko担任第四独立部队副指挥一职"
"相信这等历练 对于加深苏日两国之情谊 会有非常好的正面帮助"
Valentina Tereshkova: 「这下我不是更没有办法表达意见了吗?」女子从突来的压力中解放,竟透出了堪称失笑的表情。
Antja von Ludwig 只是露出了不大在乎的笑容
Tsukiko: 「那么... ... 」
Takao, Doi: 「Heika!」
Tsukiko: 「安静,Doi,不允许异议。」
「... ... 你所看向的前方究竟有些什么,」她在与男人面对面的距离中伸出了手:「就让我来看清楚吧。」
「从今日开始,联合国第四独立部队的指挥权限,一时移交至Ivan Leonid特务上校。」
Ivan Leonid 仅仅一瞬之间 男人露出了复杂的眼神 但很快便神色如常的维持那一向的笑容 像是忽略了之前失礼的举动 有礼的低身行礼 接受了天皇的交接
Tsukiko: 「... ... 这一次,真的请你多担待了。」她语带保留地这么道,为这场象征性的会议画下句点。
Jie-Fang, Wang: 「指挥阁下!」王解放和张戴也一起站起来向伊万敬礼。
Antja von Ludwig: 「总指挥伊万阁下。」安雅笑了笑,起身向伊万行军礼。「祝愿在您的带领之下,我们接下来的归途能够有个完满的结局。」
Nanaya Zerozaki: 看向会议的结局,七夜小声地自言自语道"......所以我才说政治斗争什么的麻烦死了"
七夜再度站起身,摆出事务式笑容向男子敬礼「如果是伊万阁下来指挥,那我也可以放心了」
Ivan Leonid: 接受着众人的道贺 男人只是不发一语的保持着微笑
(那么 一枚筹码上桌
(剩下的是 最后的三枚...

Kudryavka (GM): 在漫长的讨论之后,你们在Aldrin的面前将结束了这场辩论。
当然,这只是个开始,但是,若有一天说起当初是什么敲响了历史的转辙器... ...
这必然会是值得记上一笔的重要分歧吧。

  ED:Rebellion~反逆の戦士达~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dIdTW1RYP4 [nofollow]
« 上次编辑: 2014-06-16, 周一 15:15:33 由 佐鸟カナコ »

离线 darkfantasy.tw

  • Knight
  • ***
  • 帖子数: 383
  • 苹果币: 0
Kudryavka (GM): 第四章‧续 天地沙鸥(Her name is Seagull)

  OP:君がくれた世界
  http://vimeo.com/66300507


Valentina Tereshkova: ... ... 第一次飞上天空,是我19岁那年的事。
揹著沉重的装备,明明练习了数百回,双脚却仍然止不住颤抖。
滑开的舱门外不断灌入连心脏都会为之麻痺的寒风,机身震动、呼吸声吵得刺耳。
谁从背后踢了我一脚,
慌忙伸出的手便被吸进了深邃的蔚蓝天空。
我在坠落中凝望着延伸向地平线彼端的祖国大地,不觉已热泪盈眶。


  

Valentina Tereshkova: 应该已经遗忘了的泪水随风飞散,在伞翼张开前的数十秒之中,我只是忘我地哭泣。
一个人被抛弃在2.5海哩的高空中,明明应该是初次体验,一切的一切却都让我觉得如此怀念。
... ... 你出现在我面前,也是那时候的事情吧。
带着对这里(Soviet)而言过于耀眼的笑容,称呼我为「同胞」… …
是啊,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 一切将不会再结束。


Kudryavka (GM): ─────
1976年7月1日,里希提亚号舰桥。
在事件的检讨会结束之后,事态并未因此解决,你们没有太多喘息的时间,亲身参与了维修作业的玲对此尤其明白。

Buzz Aldrin: 「既然议论也告一段落了,我们就开始谈谈如何解决眼下的事态吧。」
Kudryavka (GM): 话题立刻转向了船舰的修复以及日后的方针,几名相关人员也在Buzz的引介下参与了讨论。
Buzz Aldrin: 「里希提亚号无法离开这里、也无法对外通讯的原因,是因为上次战斗中的损伤没错吧?」
Helen Sharman: 「没错,副引擎完蛋了,虽然有备用系统,船上也没有能修好电力模组用的备料。」
接着Buzz发话的是名做技师打扮的女性,也在之前和玲与张戴有过数面之缘。
Aher.Zone: 「即使用M-69勉强启动船舰,以这种状态在碰上意外就连回避都不可能了。」
Kudryavka (GM): 玲这么回应时,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玲和张戴目击了这名女性与Valentina争论的过程。
为了重新启动机组所需的电力,Helen向Valentina提出出借M-69的反应炉的要求
出于妳的专业考量,虽然借用M-69是件可解燃眉之急、又合情合理的事
不过这终归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行动。
你要怎么做?


  
  BGM:苍き钢のアルペジオ 航路を拓く力

Helen Sharman: 这名女性虽然看起来随兴,不过燃点到是满低的
Valentina Tereshkova: 相较之下Valentina的扑克脸几乎没有拉下来过
Aher.Zone: 玲介入了Helen 和Valentina中间,努力让他们注意到自己
Dai, Jang: 「没错,这样做对现在的状况没有帮助。」张戴下结论。
Aher.Zone: 「那个,请听我说。现在船不会动,所以大家都有点焦躁,不过还是让我们冷静的处理这些事情吧」
「的确借用M-69是可以让船舰勉强启动,但是如果我们不幸再次遇到那种突袭呢?」
Helen Sharman: 「但是又能怎么办?!真的要考虑什么的话,至少也要能让船动起来吧。」
「这艘船在设计的时候根本没有预想到那种部位会损坏啊」
「我们没有这修复它需要的备料,就算要硬凑出来,也还是缺少关键的材料啊」
Antja von Ludwig: 「舰内的士气好不容易才振作起来,船只能够正常行动前恐怕无法再承受更多的突发状况。与其让船只以不稳定而且不可靠的状况启动,不如先停泊在这里,至少进行基础的引擎维修吧。」
Ivan Leonid:
rolling 4d6+5+1
(6+4+4+4)+5+1=24
rolling 4d6+5+1
(2+5+2+4)+5+1=19
Valentina Tereshkova: 「那样确实比较合理」安雅的意见受到Valentina的附和
Aher.Zone: 由于要说的话被抢走了,玲停顿了一下后才接着说。「没错,现在这里虽然荒凉,但至少是安全的。暂时以这里为据点,派机动力较强的工作机出去采集修复所需的资源才是比较合理的做法。」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们也向贵舰提出了维修管线和能源模组的计划书了吧?」
Ivan Leonid: "承诸位见解 这是在我们的技术官 阿赫尔 玲的整合分析下所提出的修缮方案计划, 还请整备班同仁过目."
Helen Sharman: 「唔... ... 」女人鼻子一歪,尖起嘴来:「但是才刚发生那种事情... ... 说是采集也... ...」
Ivan Leonid: "我们当然尊重现场技术人员的意见."
Aher.Zone: 「不过,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我们还是需要有可以让船舰紧急脱离的手段」
「所以能不能将M-69作为一个万不得已的备案?到了情况关系到全舰人员的性命时,留着那个也带不上天堂吧?」
Ivan Leonid: "不过由于本国的技术保密方案条款上有诸多限制之处 一些地方无法随我们舰上军官一己之见来决定 还请各位见谅."
Kudryavka (GM): 在这个议题上,伊万最后提出了一份包含资源采掘以及舰船护卫在内的行动方案,这其中不足的部分在经过Aher的判断之后补全。
Helen Sharman: 虽然Helen对没办法立刻解决状况感到不太开心,不过这毕竟是个合理的提案,最终她也成功被你们说服。
Valentina Tereshkova: 另一方面,由于见到Helen等技术人员愿意让步,Valentina也接受了Aher那在紧急时再考虑动用M-69的方案。
Kudryavka (GM): 你们的提案最后传到了舰长手上,在你们的说服以及技术人员的支持下,舰长于是同意了这份由伊万规划的资源采集方案。
Buzz Aldrin: 「... ... 关于采掘的方法和目标有什么眉目了吗?」
Helen Sharman: 「方法上,本舰配备有采掘用的无人机,只要能够找到可以采掘的陨星,再他们送到附近就没问题了。」
Valentina Tereshkova: 「... ... 而关键的稀金属资源,」讨论中,Valentina再度搬出了那套砖石般的巨大星历:「很幸运的是,这一带恰有遗留一处我们过去所找到的殒星。」
Kudryavka (GM): 女子展开了星图,为伊万的计划补足道
Jie-Fang, Wang: 「那么,人员的选择和配属是?」
Buzz Aldrin: 「如果能得到苏方的协力那就再好也不过了,不过,难道真的要单让STV编队出击吗... ... ?」
Kudryavka (GM): 现在里希提亚内剩下5架可以启动的追迹者,加上你们小队的机体。
但是Valentina提出的资源陨石位置,单凭STV的续行距离恐怕有些搆不着边。

Nanaya Zerozaki: 「考虑到雷达失效的问题,也无法只派出无人机采集,必须要有stv导航」
Buzz Aldrin: 「那么载具就成了问题了呢,不可能就让你们这么抱着无人机飞到目标处啊。」
Aher.Zone: 「也必须考虑中途补给的问题」
Aher.Zone 研究路线中间有没有适合当作中继点的落脚处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4d6+5
(2+3+3+1)+5=14
Dai, Jang: 「那么,能先在与采集地点的中间先建立一个补给站?」张戴提出了建议。
Aher.Zone: rolling 4d6+13
Dai, Jang:
rolling 4d6+3
(4+4+6+5)+3=22
Aher.Zone:
rolling 4d6+13
(5+5+2+1)+13=26
Helen Sharman: 「那样要花太多时间了。」
Dai, Jang: 「以目前的物资存量状况,应该能维持得到吧?」
Nanaya Zerozaki: 「电能式机体的话,更换能源不需要太久的时间 但是在宇宙中....」
Kudryavka (GM): 在你们苦无头绪的时候,结果,先灵光一闪的是Jie-fang。
你回想起了你们当初来到舰上、以及预定在返航时搭乘的穿梭机,而那台穿梭机仍然停在下层机库中。

Jie-Fang, Wang: 「如果是要运输的工具的话,那么我们来时的穿梭机不就正好合适吗?」突然灵光一闪,王解放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反正现在也是闲置的状态,不用白不用。」
Helen Sharman: 「... ... 啊!」被指出了没注意到的事情,Helen紧锁的眉头刹地舒展开来。
Jie-Fang, Wang: 「它们没在之前的战斗中损毁吧?」还是先问了一句。
Buzz Aldrin: 「怎么样?还可以用吗?」
Helen Sharman: 「只要稍加整备的话... ...」
Jie-Fang, Wang: *它没在
Antja von Ludwig: 「可行的话,那就这样定案了?」
Dai, Jang: 「嗯,这样的话,应该就没有建立补给站的必要了。」
Aher.Zone: 「真是个好办法呢。」
Helen Sharman: 「应该没问题,本来就是预定搭载他们小队返回的,只要减少无人机的数量,靠Eagle的话...」
Buzz Aldrin: 「改装需要多少时间?」
Nanaya Zerozaki: 「再来就是决定人选了,这里也不能放空城
Helen Sharman: 「大约半日... ... 不,八小时左右吧」
Nanaya Zerozaki: 「虽然有稍微训练过,但我不认为那群新兵能对抗风之子,得留下一个有战斗经验的机师」
Takao, Doi: 「那么,我们留下来吧。」回答的,是有些意外的声音。
「三机尉人,其中两名有实战经验。」
「我们的装备没办法应付高强度冲突,正好Mukai他也... ... 不适合出击。」
Valentina Tereshkova: 看着讨论得出了结果,Valentina于是开了口:「... ... 那么,这次行动就由我负责吧。」
「你们需要有人来指示行星的座标和相对位置。」
Helen Sharman: 「大叔们空出来的位置正好用来酬载无人机,那船本来就是为了你们安排的,人选就由你们来决定啦★」
Antja von Ludwig: 「……那么。」
「就这样吧,我们必须尽快解决此事。」安雅站起身,向着在场的所有与会人士微微躬身。「祝我等武运昌隆。」
Kudryavka (GM): 你们最后决定组成已以小队成员为主的采集队,在安雅的采配以及七夜的顾虑下,以决定让日方的机体留守于里希提亚。
Antja von Ludwig: 「… …那么,母舰的安全就交给各位了。」
Tsukiko: 月子对这个决定并没有异议,毕竟继卫在战斗中发生异常状况也是事实。
Nanaya Zerozaki: 「有任何状况的话,就连络我们 我们会先赶回来的」
Antja von Ludwig: 郑重地行了军礼。
Jie-Fang, Wang 和张戴一起也一同行了军礼
Aher.Zone: 玲撇脚的学了一个军礼。
Buzz Aldrin: 「这就有劳各位了,」Buzz这么道:「我们能不能顺利回到月球... ... 就看你们了。」
Ivan Leonid 揉了揉嘴角 抹去那抹嘲讽的笑容
Antja von Ludwig: 「真是沉重的责任呢… …不过,这是份内之事。」
Ivan Leonid: (美国佬的娇情还真是恒久不变...
Helen Sharman: 「那么,我们就先去上货囉,一定会赶在六小时内完成给你们看的。」
Ivan Leonid 看了一眼计划书 简单的划分了几个分配职责 编列了两队的无人机做交叉配置
Nanaya Zerozaki 联络整备班,让夜鹰特别携带了2枚电能式机体电源
Helen Sharman: 女技师先一步离开了舰桥,准备将无人机装上穿梭机。
Jie-Fang, Wang 和张戴一起开始检查天行者的状态

  
  BGM:革命机ヴァルヴレイヴ 大人の整列

Kudryavka (GM): 在众人决定了下一步行动后,里希提亚像是终于恢复了活力一般再度忙碌起来。
Ivan Leonid 确认了配置人员数量和采集所需时间后 安排丝薇娜对柯佩利亚的唤醒
Kudryavka (GM): 数小时间,整备般通力将采掘设备装上载你们来到里希提亚的穿梭机,并且完成了出击准备。
个人休整完毕后,你们便集合到了机库,而等在那里的,便是你们接着要搭乘的穿梭机、以及指挥着工作人员调度物资的Valentina。

Valentina Tereshkova: 「接下来宣布这次的行动内容」
「我们将搭乘这艘穿梭机,前往宙域中已知的资源陨石」
「我们在数年前曾经派遣附有推进设备与燃料槽的资源卫星来到此处,之后,虽然成功找到了理想的陨石,不过却发生了些许的技术问题,而使得该星没有被送回地球。」
「我们要运用... ... 」
Helen Sharman: 「运用里希提亚号上的采掘机器,把陨石上的稀金属采回来。」
Valentina Tereshkova: 「据观测情报显示,目标宙域现在充斥着不明的暗点,我们没办法把握详细状况。」
「... ... 」Valentina的眼神稍微闪烁了一下,然后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
「他是这次任务的穿梭机驾驶Terrence Sheen」女子再向你们引介了一位众人都相当面善的男性:「也负责无人机的调控」
Terrence Sheen: 而那名男性只是笑着向你们点头致意。
Antja von Ludwig 回以善意的微笑
Kudryavka (GM): 在简短的会报结束之后,众人乘上了穿梭机,进入自己的机体待命。
太空梭那尚称宽敞的空间里,由尉人腾出的空间现在摆放着四具造型奇特的采掘机
以及... ... 几具标示著俄文,用途不明的推进器。
虽然在碎石带里,通讯与雷达系统皆无法正常运作。在Valentina的领航下,你们人确实地朝着目标前进。

Antja von Ludwig 自头盔般的显像萤幕扫描著周围的环境,保持着恒定速度飘行在其他大型机体的阴影下
Kudryavka (GM): 这几天以来,你们已经逐渐开始看腻只有危险的碎石块的陨石带风景,因此,当Valentina终于在泛白的雷达波图里指出了其中一个亮点时,反应都慢上了些许。
Valentina Tereshkova: 「到了,目标应该就在附近... ... 」她一面把位置情报提供给队员,一面瞇细双眼、透过太空服的玻璃头罩望向大略的方位。
Nanaya Zerozaki 深呼吸,开始集中注意力,准备执行任务
沉沦: 「先确认一下周围环境的安全?」
Antja von Ludwig:
「先确认一下周围环境的安全?」
Jie-Fang, Wang: 「那么,是搜寻之后再开始作业吧。」
Nanaya Zerozaki: 「那么就让我和玲先出发过去巡逻?」
Valentina Tereshkova: 「就这么处理吧,小队侦查编制,就由... ... 」
「F-117与foreverbless先行。」
「全机就作战位置,预计30分钟后抵达目标宙域!」
Nanaya Zerozaki: 「了解!」
rolling 4d6+7
(2+1+2+1)+7=13
Aher.Zone:
rolling 4d6+8
(6+3+4+2)+8=23
Kudryavka (GM): 太空梭敞开了货舱,夜鹰与永福号便轻轻滑出了舱室
远方,玲先是注意到了苏联的资源卫星那莹莹闪动的绿光...
而后,便被散布在陨石间的奇异银雾给夺去了视线。
警报声响
--------------
SAVE
« 上次编辑: 2014-07-26, 周六 10:16:17 由 佐鸟カナコ »

离线 darkfantasy.tw

  • Knight
  • ***
  • 帖子数: 383
  • 苹果币: 0
Kudryavka (GM): 第四章‧再续 天地沙鸥(Her name is Seagull)

1976年7月2日
暗礁空域
时间回到稍早,前往目标空域的路上,Valentina与整备士们忙着对采掘机进行最后的检修。
称不上宽阔的空间里停放着五架由主舱、机械臂与稳定翼构成的简单无人采掘机。
Valentina的计划是在你们负责进行战斗哨戒的同时,由穿梭机上的乘组员、以及自机对无人采掘机进行远隔操纵。
Kudryavka (GM): 奇妙的是,明明应该只预定驻留在穿梭机附近的M-69上,却装备了数具外观酷似钻地弹的推进器。

Valentina Tereshkova: 「… … 中将同志。」女子的低语消散在人声纷杂的鹰式穿梭机内。

  BGM:Last Exile OST2 - A Stimulan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pnKM3zXrLo

Ivan Leonid: 在确认采集金属成分特性后指使丝微娜考虑已现有装备下达成最适化分配的开采方案
所以分析结果是? 那边的情况也要详加考虑吧 特别是探测仪的精度问题 必须确保不会被外部其他因素影响...
Terrence Sheen: 「各位乘客─现在在我们右手边的陨石生著一张性感的脸... ...但那还不是我们的目标。」在目标逐渐进入目视范围时,穿梭机的驾驶员轻浮地向你们道:「今天的暗礁空域,天气晴时多云。」
Ivan Leonid: 带着几个整备官 针对现下的出击方案不断做出临时调整
Kudryavka (GM): ─────

  

Valentina Tereshkova: 「展开CSP(战斗空域哨戒)程序!」回到警铃大作的驾驶舱内,玲和七夜听到Valentina的声音在你们耳边响起。
Kudryavka (GM): 照映在观景窗及CRT萤幕中的陨石表层呈现出铁褐色,复盖著底下透出淡蓝的表面─那正是目标的稀土。
Ivan Leonid: 看着在大量药物投入下陷入昏睡的柯佩利亚那枯瘦的脸庞 男人的脸上不意的显露出了一抹残酷的冰冷眼神
Kudryavka (GM): 然而,陨石的周围却飘散著一层计画外的迷雾,让你们无法确认空域中的状况。
一具绘有苏联国徽的资源卫星停泊在表面上,不过机体下半部槽严重损毁,看起来只剩下持续发出定位信号、点着绿色警示光的机能... ...

Ivan Leonid: 吩咐部下把女孩叫醒进行作战准备 男人套上了驾驶手套
Nanaya Zerozaki: [[再次侦查有用吗?
Hias: 「......所以,蘑菇管理定律的出现代表着一个公司对内部的管理疏忽.....」
Cias: 「但是,就算那样...」
Ivan Leonid: 在有氧舱里奢侈的抽著雪茄 对周围部下发出集结的命令
Aher.Zone: 「那个,备战中了喔。」玲轻敲面板,提醒两个在闲聊的AI
Valentina Tereshkova: 「快点确认警报源,夜鹰式、永福号,请回答!」
Ivan Leonid: 永福号 夜鹰 进行外部观测
Nanaya Zerozaki: 「了解,开始进行搜索」
Aher.Zone: 「永福号,现在进行侦查协助」
Ivan Leonid: 第一时间回报观测结果 保持与目标2m安全距离
Aher.Zone: 玲指使著永福号和目标陨石保持一定的距离绕行,不断的发出侦查电波
Ivan Leonid: 丝微娜 给我坠毁卫星的资料
Valentina Tereshkova: 与此同时,穿梭机内待机的机体均逐一完成了暖机。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4d6+7
(3+5+3+6)+7=24
Aher.Zone:
rolling 4d6+8
(2+4+5+2)+8=21
Ivan Leonid: 注意陨石表层是否潜藏前次遭遇业器言的伪装
rolling 4d6+5+1 战术或说得
(6+6+3+6)+5+1=27
Kudryavka (GM): 永福号大幅横越了整个资源行星,此时,你们两机都开始注意到...
陨石的阴影处缓缓飘出了数颗形体诡异的大水球。


  

Ivan Leonid: 穿梭机乘组员进行出战准备 分析仪对陨石的解析结果呢?
Kudryavka (GM): 另一方面,虽然Valentina没有明说,不过Leonid由任务简报中推测出,苏联可能原本预计捕获这颗陨石,并利用该卫星的动力将之送回地球轨道。想当然耳,那需要非常巨量的燃料… …
Ivan Leonid: 任何额外该注意的事项?VALENTINA上校?
Nanaya Zerozaki: 「这些奇怪的东西是?库洛 开始以资料库比对」七夜小心的警戒著水球
Ivan Leonid 看着坠落的卫星 男人挑了挑眉毛看着一旁VALENTINA
Kudryavka (GM): 这些大水球在你们一次次地绕行过他们时均没有做出反应
Valentina Tereshkova: 「F-117,Y-01,你们看到了什么?」
Kudryavka (GM): F-1172k7
Aher.Zone: 「有巨大的凝胶状物体飘出来了。」
Nanaya Zerozaki: 「数颗形状怪异的...大水球?」
Antja von Ludwig 端详著陨石的构造,不禁因旁边漂浮着的苏联卫星而做出某些猜想
Antja von Ludwig: 「……也许是新种类的风之子?」
Hias: 「嘘──小声点,假装我们是陨石。」
Cias: 「请好好警戒。」
Coppélia: 从药物的深眠中醒转过来 但明显还难以操控好身体
Terrence Sheen: 「哪有可能这样一次又一次的... ... 」但随着F-117的机载电脑将画面与分析送回穿梭机,情况也慢慢开始明朗。
Nanaya Zerozaki: 「是否进行攻击?」
Coppélia: 举起的手呈现僵硬而不自然的姿态 嘴角留下了唾液 发直的双眼中是一片的朦胧
Antja von Ludwig: 「不要太小看这些生物,上一次就是这样才吃了大亏。」
Coppélia: 啊啊...
Svetlana Kapanina: 「波形确认了,是风之子,确定是风之子。」
Ivan Leonid: 保持安全距离
Shiau-Hai, Dung: 「可以先拉远距离,再试探一下。」
Ivan Leonid: 在敌方有侵略性反应前禁止开火
Dai, Jang: 「可以先拉远距离,再试探一下。」
Aher.Zone: 「冷静点,静静的绕回去。」
Ivan Leonid: 确认后方的银白色粒子
Antja von Ludwig 对风之子无攻击性的反应感到略为担忧
Ivan Leonid: 分析仪有结果了吗
Dai, Jang: 「有这些东西在也无法安心采集。」
Ivan Leonid: (VALENTINA不鸟我?
Aher.Zone: 对银色雾气做强度较高的定向侦查
Jie-Fang, Wang: 「又出现新型态了吗?这些星辰上的怪物。」
Aher.Zone:
rolling 4d6+8
(3+2+2+1)+8=16
Nanaya Zerozaki: [[我这边侦查的到吗?
Aher.Zone: 玲维持着定速朝着主船舰的方向飘回去
Ivan Leonid: 不是让你们去做威力侦察的 撷取到镜头就立刻归舰
Valentina Tereshkova: 她对你的疑问摇了摇头,没有多言。
Nanaya Zerozaki: 「禁止开火吗?,这次就饶你一命」 七夜说完后便往穿梭机的方向飞去
Antja von Ludwig: (D在旁边有问问题喔
Ivan Leonid: ((27情报的内容? 卫星的资料呢 来源呢 在甚么行动中失踪的 陨石上有其他人造机构吗 为什么没有被风之子吞噬 有办法撷取粒子雾分析里面成分吗
安排丝薇娜进行分析并回报结果
Kudryavka (GM): 玲机灵地在滑过雾气时收集了些许样本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4d6+13
(1+5+5+4)+13=28
Ivan Leonid: 与此同时确认陨石大小和风之子总共数量 该宙域近所其他各项情况
判断是否适合进行攻击歼灭 分析开火反映
可以推定任何功用吗
"光束武器组别的单位替换上实弹 准备进行威力侦查"
"丝薇娜 有风之子类型的相关分析结果吗?"
Svetlana Kapanina: 「不... ... 这一带的干扰很严重,目标的组成成分也不是典型的气体....」
Ivan Leonid: 推断任何除了开火以外处理当下情况的可能
派出
一架进行测试
推断工作效率 所需时间
Dai, Jang: 「那个资源卫星,能接连上去吗?里面或许会有一些物资残留,这里的话采集时间就能缩减一些。」
*这样的话
Ivan Leonid: 在安全范围内监测采集机动作和风之子反映
让组员预备 然后单机继续采掘
三个来回后若一切安全没有任何异常现象则派遣第二支采掘机
Antja von Ludwig: 「收到。」
Ivan Leonid: 并且开始缩小护卫范围
Kudryavka (GM): 无人采掘机尽职地在陨石上进行自己的工作
Ivan Leonid: 安排尽量远离风之子范围的路线 稳定的采取矿物 评估效率 推断工作时间 并一并观测风之子反应
Kudryavka (GM): 他敲开陨石了表层的褐土,将机械臂深入、展开钻探作业。
Ivan Leonid: 当中并同时观察柯佩利亚
Jie-Fang, Wang: 「我们还是先待命吧,采集完之后再探查也行。」
Kudryavka (GM): 那些大水球偶尔回往中心转来,但是直到采掘机将第一胚土放进储藏舱前,他们都只是静静地守望这一幕。
Ivan Leonid: 安排怪物和组员在1800公尺开外谨慎的观测现下安排结果
Nanaya Zerozaki: 举起铳剑瞄准陨石的方向,为了随时可以支援射击以狙击的方式进行待机
Ivan Leonid: 以上重复进行 判定该工作效率 如果没有特别异常情况发生则照此规划逐步完成
Kudryavka (GM): 但是,当采掘机将推进剂喷上陨石表面... ... 开始返航时... ...
Ivan Leonid: 采掘机目前在机体一次飞行可抵达距离
Kudryavka (GM): 其中一枚水球,就彷彿「嗅到」了什么一般,开始摇摇摆摆地追了上去。

Nanaya Zerozaki: 「请求开火许可!」
Ivan Leonid: 若有异变发生 让机体结构强度最强的天行者先进行接应
Dai, Jang: 「随时准备开火。」
Aher.Zone:
rolling 4d6+5
(6+2+2+3)+5=18
Ivan Leonid:
rolling 4d6+5 先攻
(5+6+6+2)+5=24
Dai, Jang:
rolling 4d6+6 先攻
(4+6+5+1)+6=22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4d6+5
(3+1+4+6)+5=19
Ivan Leonid: 先攻26
Valentina Tereshkova:
rolling 4d6+5
(5+2+4+2)+5=18
Terrence Sheen:
rolling 4d6+4
(3+6+6+4)+4=23
Antja von Ludwig:
rolling 4d6+4
(1+4+5+2)+4=16
Slyph a:
rolling 4d6+3
(1+1+1+4)+3=10
Svetlana Kapanina: 「... ... 到底是对什么有反应」
Ivan Leonid: 喷射插入采掘机与风之子之间 将武器能源限制至最高单击发6次
Valentina Tereshkova: 「不知道,不过阻止它接近!不能让它靠近母船!」
Antja von Ludwig 在伊万发动攻击的同时仔细观察风之子的反应与构造
Ivan Leonid:
rolling 4d6+11
(6+2+3+3)+11=25
男人瞇起了眼睛
冷淡的观察著第一次开火后的反应
"解放!"
"由你接手攻击 切换至实弹武装和进战系统"


  
  BGM:Last Exile OST1 - Vanishing Poin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SeYM4z6nVA


Kudryavka (GM):
rolling 4d6
(2+1+4+2)=9

Jie-Fang, Wang: 「指挥阁下!」
Ivan Leonid: "...无事 不用担心"
Svetlana Kapanina: 「... ... 这是,啊!」
Jie-Fang, Wang: 「还能联络上……没有事吗!?」
Svetlana Kapanina: 「燃料,他们把燃料吞下去了!」
Antja von Ludwig 望着在无垠宇宙中爆裂的火光,女人的嘴角露出一抹并不意外的微笑
Ivan Leonid: "我真的希望妳可以再快一秒跟我反应这件事"
Hias: 「玲,不可以靠近喔!」
Ivan Leonid 带着苦闷的无奈语气抱怨著
Hias: (永福号自动得往后退了半步)
Nanaya Zerozaki: 「原来如此,这不就是一只只会动的IED」
Antja von Ludwig: 「能分析成分吗?伊万阁下能够回报机体损伤状况吗?」
Svetlana Kapanina: 「这些东西是... ... 这些东西是,N2H4!联氨型!」
Dai, Jang: 「实战系统已经启动,随时准备作战。」张戴将天行者的武装解锁。
Ivan Leonid: "现在还需要妳提醒吗..."
Valentina Tereshkova: 「敌性目标,代号Hydrazine,开始进行排除。」
Aher.Zone: 「用长射程武器清除他们好吗?」
Ivan Leonid: "NEROSAKI"
Jie-Fang, Wang: 「机体的损伤严重吗?指挥阁下还能继续作战吗?」
Ivan Leonid: "狙击一只远方敌人 观察诱爆范围
Nanaya Zerozaki: 「了解,狙击就交给我来」早就已经进入狙击模式的七夜回答到
Ivan Leonid: "丝薇娜 回报机械式和能源式进战武器是否会引起爆炸燃点"
"N2H4的爆炸条件 现在!"
Jie-Fang, Wang: 王解放拉动操纵杆,然后一踏脚踏,天行者就一振朴刀,飞到穿梭机的前方,警戒著不远方的风之子。
Svetlana Kapanina: 「能源和爆炸性的武器肯定不用说,不过如果密度不是那么高的话... ... 」
「使用物理性的破坏手段应该是不至于引爆目标的!」
Ivan Leonid: "解放 安雅 听到了吧"
Nanaya Zerozaki: 「目标锁定,开始射击!」
Antja von Ludwig: 「收到了。」
Nanaya Zerozaki: (使用雷射砲
rolling 4D6+11
(1+2+6+1)+11=21
Ivan Leonid: "ZEROSAKI负责处理远程 迫近的风之子交由解放与安雅处理"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6D6+6
(4+2+3+4+4+4)+6=27
Ivan Leonid: 舰桥 评估爆炸范围
"风之子数量 并安排后撤路线"
Nanaya Zerozaki: 「目标歼灭!」
Aher.Zone: 「永福号,在主舰周遭协防。」
Ivan Leonid: "操舵员 开启逆喷射行进 在风之子处理完毕之前保持第一航速后退"
Terrence Sheen: 「了解!」
Hias: 「靠近主舰,进行护卫!」
Aher.Zone: (移动两格
(结束
Antja von Ludwig 缓缓启动后引擎,保持恒定速度前行
Kudryavka (GM): 鹰式在Leonid的指示下开启了船首的姿势制御装置,微速后退。
Ivan Leonid: "VALENTINA上校 有劳妳进行护舰了"
Antja von Ludwig: (移动到这边 OVER
「这个位置……」
Ivan Leonid: 根据之前的侦测报告 研判卫星四周的任何诱发风之子行为原因的因素
Antja von Ludwig 望着环绕目标陨星的风之子,蹙眉
Ivan Leonid: 燃料仓的多寡
是否受损
流出
爆炸波及范围
对卫星的影响
我说半坠毁的卫星
Ivan Leonid: 推测甚么原因让风之子集结
它的燃料仓是否受损 风之子在此爆炸的话是否会摧毁卫星
((先进行下一位吧 我没有攻击手段 动作不影响他人
Jie-Fang, Wang: 让天行者减少推进力,然后向前用惯性移动。
Dai, Jang: 机体逐渐靠近风之子,张戴则随时准备用飞弹攻击。
Ivan Leonid: "集结的风之子有诱爆可能 尽可能使用近战武器处理."
Jie-Fang, Wang: 「这样太慢了,既然是用近战攻击的话,那么就让我来吧!」
rolling 4d6+11 朴刀
(3+3+1+6)+11=24
rolling 8d6+5
(6+6+6+2+3+5+5+5)+5=43
「……装甲虽然破损了,机体没有大碍。」
Nanaya Zerozaki: (向前移动 结束
Dai, Jang: 「看起来近战攻击的作用比较佳。」
Ivan Leonid: "解放 安雅 剩下的交给你们 ZEROSAKI 永福号 护卫挖掘机"
Dai, Jang: 「虽然你这个决定比较武断,不过结果还不错。」
Kudryavka (GM): 腐蚀性的液体虽然没有引爆,不过沐浴其中的天行者装甲表面则出现了众多细小的伤痕。
Antja von Ludwig: 「收到。」
Nanaya Zerozaki: 七夜驾驶著机体 向前移动至新的射击点
Aher.Zone: (惯性移动先)
Ivan Leonid: "清理掉眼前的风之子后就安排挖掘机尽快进行开采"
Aher.Zone: 「如果他们只对化学能有反应的话......」
「那我去开采应该没问题。」
Ivan Leonid: "许可"
Hias: 「你要冲进去吗?超多的喔那些!」
Ivan Leonid: "照你的意思去做吧"
Antja von Ludwig 在频道中通告了锁定的风之子方位
Antja von Ludwig: (END)
Valentina Tereshkova: 「敌目标贴近了资源卫星,小心不要让爆炸造成矿堆损伤。」Valentina说出了在你们充分的警戒下早已得出的结论,一面操纵著四具挖掘机。
Aher.Zone: 「趁现在还牵制的住的时候快行动吧。」
永福号朝着矿石飞去,精准的悬停在矿石的前面
Antja von Ludwig: (yep
Aher.Zone: 并使用机械手臂开始开采。
(前进后等量后退抵销掉惯性)
Dai, Jang: 「那些银雾的分析如何?会像这些风之子的残骸液体那样腐蚀吗?」眼见银雾迫近,张戴联络后方的战友。
Hias: 「没办法,情况不对我会强制撤退喔,小玲。」
Ivan Leonid: ((我没有任何伤害手段 只能等资料近来
Cias: 「请临机协助戒备。」
Aher.Zone: 「我相信你们。」
Ivan Leonid: ((银雾的分析
Dai, Jang: 「路德维希少校,机体有被银雾损伤吗?」
Ivan Leonid: ((一开始就做了
((就是分析不定型物质可能造成甚么影响
Jie-Fang, Wang: 「算了,我们直接冲进去吧!」靠着推进和惯性移动,天行者开进了银雾里面,直朝雾中的风之子大刀一劈!
Ivan Leonid: ((或是跟风之子引爆的交错作用
Jie-Fang, Wang:
rolling 4d6+11
(4+5+4+6)+11=30
Ivan Leonid: ((以及被吸引集结在陨石上的起因
Hias: 「那边,那边...轻一点,可是要用力。」HIAS指示CIAS作采集动作。
Cias: 「请明明白白的说。」
Jie-Fang, Wang:
rolling 8d6+5
(4+4+5+6+6+1+2+3)+5=36

  

Ivan Leonid: 进去银雾里面 开放中央躯干部采集该原生物质
Dai, Jang: 「机身装甲持续破损,这些风之子残骸液体的腐蚀性很强。」
Jie-Fang, Wang: 「又出来了!这些星辰上的怪物!」
Nanaya Zerozaki: (惯性移动后射击
rolling 4D6+11
(1+6+6+3)+11=27
rolling 6D6+6
(3+4+2+3+5+6)+6=29
((对
Ivan Leonid: ((射击白色的拉
((不要射水母
((那个就是故意让你爆出来
((诈卫星啊
Antja von Ludwig: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能不能看一下状况啊啊啊啊啊啊啊
「控制开火,不要用能源武器攻击联胺型的风之子!再声明一次,控制开火!」
Ivan Leonid: "解放 剩下的一只爆炸型风之子交由你处理"
Jie-Fang, Wang: 「了解!指挥阁下!」
Antja von Ludwig 藉著惯性飘行到新形成的风之子旁边,一拳打出
Antja von Ludwig:
rolling 4d6+9 命中
(1+5+5+4)+9=24
Dai, Jang: 「竟然融合了……好像有些奇怪。」
Kudryavka (GM):
rolling 4d6+7
(5+4+6+2)+7=24
rolling 4d6+7
(1+3+1+2)+7=14

Ivan Leonid: "解放 去追击那只巨大的风之子"
Kudryavka (GM):
rolling 4d6+7
(5+5+1+1)+7=19

Ivan Leonid:
rolling 4d6+11
(2+1+4+4)+11=22
Dai, Jang:
rolling 4d6+15 挣脱
(3+2+6+6)+15=32
Jie-Fang, Wang:
rolling 8d6+5
(3+5+6+6+3+5+2+2)+5=37
Jie-Fang, Wang: 「竟然被缠住了……看我一刀!」
Ivan Leonid: "甩脱敌方后就去追击主要目标"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4D6+11
(1+4+1+2)+11=19
Nanaya Zerozaki: 「可恶!」
Jie-Fang, Wang: 「给我追上去!」全力开动推进,朝巨大风之子追上去。
Valentina Tereshkova:
rolling 4d6+10
(3+5+4+1)+10=23
Dai, Jang: 「解放,小心一点。」
Ivan Leonid: "舰桥 爆炸性风之子已全数清除 可以开始进行回返"
Aher.Zone: 「采集完成了!立刻返回!」
Hias: 「CIAS,全速回航!」
Cias: (毫不犹豫的全力移动
Antja von Ludwig:
rolling 4d6+9 攻击
(3+6+6+6)+9=30
rolling (6d6+4)*1.5
((3+3+4+3+1+2)+4)*1.5=30
Antja von Ludwig 化作一道流星,击穿了风之子的表皮,整个自正中轰穿了过去
Slyph a:
rolling 4d6+7
(1+2+4+1)+7=15

  
  BGM:革命机ヴァルヴレイヴ "浊るとき、清めるとき"

Dai, Jang: 「巨大风之子发生变异!要求支援!」
目击到风之子的异动,张戴马上通知。
Ivan Leonid: ((去采集银雾 END
Dai, Jang: 「解放,还记得之前的遭遇吧?我们不要那么冲动,直接就冲上去。」
Ivan Leonid: ((我之后持续采取银雾到吸纳上限
Jie-Fang, Wang: 「嗯,先保持距离,准备射击试探吧。」
Kudryavka (GM): 投身银雾中的怪物采集著银雾... ... 或者说吸取吧,即使在热战中没有人有时间注意她的行动
Ivan Leonid: ((可以的话派遣挖掘机或任何有洽当装备机种一同 并同时对战场下作战指令
Jie-Fang, Wang: 天行者靠着惯性移动,然后再用逆向推进修正轨道,逐渐靠近变异中的巨大风之子。
Kudryavka (GM): 更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个过程中,怪物的组织逐渐盖过了先前使用天行者的组件作为替代的右半身
Nanaya Zerozaki: ((砍击风之子后移动
rolling 4D6+9
(4+5+4+6)+9=28
rolling 3D6+5
(1+6+2)+5=14
Dai, Jang: 「正在准备射击工作……」张戴开始忙碌起来,王解放则在观察、警戒著巨大风之子。
Valentina Tereshkova:
rolling 4d6+11
(4+5+4+3)+11=27
Nanaya Zerozaki: 「没时间里这种杂鱼了!」七夜启动引擎挥动铳剑厚重的刀刃
Aher.Zone: (将矿物装载回主舰上)
「伊万先生,你没事吗?你好像在银雾里面待了很久,是不是发生故障了?」
Antja von Ludwig 惯性漂移到风之子前方,采取防备姿态
Antja von Ludwig: (主动防御)
Nanaya Zerozaki: 「融合和变身了!?」
Ivan Leonid: 从主监控系统观测到了目标的变形 看着机体逐渐的异变 男人溢出了一丝冷笑 在银雾当中操纵的推进器转身 以最大速度抵挡在了目标的前面
Dai, Jang: 「型态变换……真棘手。」
Ivan Leonid:
rolling 4d6+11 瞄准头部
(5+5+2+3)+11=26
组成怪物身躯的那巨大而诡异的生体组织用着不自然的方式蠕动着 而巨大的火光从
那庞大的右手器官中喷吐而出

  

Kudryavka (GM): 大型风之子的最后一搏,形成了高速的弹头冲向了这里最大的燃料储放源。
Ivan Leonid: 光雨降临在那H2N2型态的风之子之上
摧毁了那薄弱的表面后 引起了巨大的爆炸反应
Kudryavka (GM): 银色的巨躯撕裂空间前进,但仍然逃不过历战的众人散开的警戒网。
暴力的光雨和尘埃摩擦,打在目标上发出耀眼的银光....

Jie-Fang, Wang: 解除了射击准备,天行者回望后方。
Kudryavka (GM): 这时,你们才发现这些风之子最大的威胁所在... ...
光雨在它银色的体表上散了开来,只对本体造成了微小的伤害。

Jie-Fang, Wang: 「我们回去!」拉动操纵杆,一跺脚踏,天行者再次全力赶了回去。
Antja von Ludwig: 「由于反光率因此对能量武器具有强大抗性吗……?」喃喃自语。
Nanaya Zerozaki: 「不要无视我,你这个鱼混蛋!」
Dai, Jang: 「机体剩下的能源不多了,我们得速战速决。」
Ivan Leonid: ((我刚刚不能瞄准那个头部会爆的部分射击吗
Nanaya Zerozaki: ((砍得又砍不痛--
rolling 4D6+11
(3+4+1+4)+11=23
Ivan Leonid: ((....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6D6+6
(6+1+5+3+5+3)+6=29
rolling 6D6+6
(2+1+3+5+4+3)+6=24
七夜背后的武器柜缓缓打开,射出了预藏的重雷射砲组件Caliburn
Kudryavka (GM): 化为巨型飞弹的银鱼钻过夜鹰式身侧,将背部暴露在Zerozaki的眼前。
即使有着那层诡异的银色外皮,但是
... ... 两道交结的光柱依旧精准地贯穿了风之子。
它在惯性下偏向一旁、扭曲地开始分解


  
  ED:零崎七夜Theme BACK-ON / 「wimp ft. Lil' Fang(from FAK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QU8jUyX5q4

Jie-Fang, Wang: 「好一记立地通天炮!射得好!」
Aher.Zone: (欢呼声
Hias: (欢呼声
Dai, Jang: 「如果我国也有这种技术的话……」
Aher.Zone: 「听说这个叫做『烟火』喔。」
Antja von Ludwig 遥远地立在空无的太空中,听着频道中传来的欢呼声
Kudryavka (GM): 最后,在彼方化作一团闪耀的火球,只留下暗礁空域在一片寂静中。
Nanaya Zerozaki: 「目标...歼灭」 F-117缓缓地将张开的外装甲收起,机体各处因为过负荷的射击而缓缓发出冷却的白雾
Antja von Ludwig: 「尽快将目标采集完毕,离开这片星域吧。这些风之子的进化模式让人越发不安了。」
Hias: 「原来如此,『烟火』啊。CIAS,那是烟火喔!」
Kudryavka (GM): 随后,你们立刻展开了回收作业。
Cias: 「.......不要记录一些没有用的情报啦。」
Dai, Jang: 「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此地不宜久留。」
Kudryavka (GM): 在没有威胁的状态下,要不了多久,便成功地收集到了足量地资源。
Antja von Ludwig 在关掉队伍频道之后,喃喃地对自己低语
Antja von Ludwig: 「简直…就像是有『主脑』一样地进化模式呢。」
Dai, Jang: 「它们的智力水平的确是在不断提升。」
Antja von Ludwig: (你们应该听不到,我把通话机能关掉了)
Jie-Fang, Wang: (那就删去那句吧
Valentina Tereshkova: 「任务还没结束,」在成功回收完了稀土之后,Valentina却这么对你们道:「不要解除CSP。」
Jie-Fang, Wang: (能探查卫星?
Valentina Tereshkova: Valentina扛起了那笨重的附加推进装置,孤身前往了废弃的资源卫星。
如果你们没有要特别阻止,她会花半天左右把这颗陨石推回地球轨道,好让苏联有办法重新补获它。
Jie-Fang, Wang: 前往请求协力
Nanaya Zerozaki: 「Valentina 观察员?」重新更换能源槽 并执行挖掘护卫任务的七夜 对于她的行动感到不解
Valentina Tereshkova: 「这颗陨石原本属于我国」她只做了这么一句解释
Jie-Fang, Wang: 「都是为了社会主义革命!在此请求协力!」
Valentina Tereshkova: 在自愿者的协助下,Valentina在陨石后方安装了钻地式的推进器。或许在数个月、或者数年后,这颗陨石将会到达地球吧。
Dai, Jang: 「机体的维护没问题吧?」
Nanaya Zerozaki: 「知道了,那是否需要支援?」七夜一边回答她,一边则基于习惯开启夜鹰的录影镜头拍摄下m69的行动
Jie-Fang, Wang: 「主要损伤都只在表层装甲,更换的话没有问题。」
「总之交给董姐他们就行了!」
Valentina Tereshkova: 「... ... 谢谢。」作业结束后,她向七夜这么道。接着,你们返回了里希提亚。
Antja von Ludwig: 「返舰吧。要聊天的话,在母舰上可多的是时间。」
Antja von Ludwig 望着在太空中散落成碎片的风之子,不禁猜疑着下一次可能遇上牠们的场景……
Nanaya Zerozaki: 「同意,还有里希提亚号的问题需要解决」
Jie-Fang, Wang: 「对,也差不多是时候回去了。」
Helen Sharman: 在以Helen为首的技术人员与玲的合作下,里希提亚的修复作业终于有了实质的进展,不消几天,你们便让里希提亚恢复了航行能力。
Shiau-Hai, Dung: 因为那被侵蚀得乱七八糟的装甲和外部设备,天行者的整备士们狠狠地刮了解放一顿。
Svetlana Kapanina: 此行获得的新资料
Jie-Fang, Wang: 「但也收集了不少风之子的数据嘛!战斗就是会有损伤!总不可能不冲上去!」解放不甘反驳。
Valentina Tereshkova: Valentina亦无事完成任务
Dai, Jang: 「如果可以不那么冲动的话,那就好得多了。不过不冲动的解放,就不像解放了。」张戴嘴边挂着微笑。
Ivan Leonid: 怪物缓慢而确实的收集完毕残余的银雾 并将怪物本身无法再行吸收的部分进行封存保护
Svetlana Kapanina: 怪物在吸收了银雾之后产生了些许改变,在安定下来之前,都需要高度的监控。
Nanaya Zerozaki: [看到这次的战斗报告,博士应该会高兴吧]七夜脑中出现疯狂科学家友人的身影,原本只是应急胡来的装备却取得出乎意料的战果
不过这次战胜了,但下次就..... 脑海中出现页岩气型风之子和当初在月球出现的超大型风之子
Tsukiko: 另一方面,在修复了座机之后,Tsukiko等人重新复队,补上了小队因为维修而空出来的战力缺。
Takao, Doi: 七夜的卓越战技受到了表彰,现在夜鹰式能够得到更多资源。(获得1点AP)
Nanaya Zerozaki: 风之子有进化成长的趋势,那么有必要取得更加强大的力量才行,七夜在心中如此想着
Kudryavka (GM): 安雅以血肉之躯多次挑战风之子的行径在士兵与学员之间成为了传奇,这对未来... ... 至少对那名少年势必带来某种影响。
─────
1976年7月16日
里希提亚与前来救援的苏联部队接舷,终于... ... 踏上了返回地球的归途。
众人终于能够从这令人身心俱疲的旅途中解放出来,好好地享受重力的束缚。
────END────
Kudryavka (GM): 经验值 :所有人获得5点CP,10点团队CP。
     Nanaya Zerozaki获得1点AP
情报解锁:鹰式太空梭、光雾、N2H4种
     Helen Sharman
辛苦各位玩家了,接下来游戏会进入修整期阶段。
玩家将可以利用游戏内的时间训练角色、改造机体,详细规则将在近日公布。
« 上次编辑: 2014-07-26, 周六 09:58:20 由 佐鸟カナ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