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etaRPG】【RP】导入:第一章 月面基地  (阅读 1729 次)

副标题: 会合:每个人都将自己隐藏在他人无法看穿的迷雾中... ... 而每团迷雾里,也只有自己。

离线 darkfantasy.tw

  • Knight
  • ***
  • 帖子数: 383
  • 苹果币: 0
【BetaRPG】【RP】导入:第一章 月面基地
« 于: 2014-05-10, 周六 06:02:03 »
Kudryavka (GM):

Beta, Slyphing 第一章 月面基地

  这是一个始于60~70年代的故事,由苏联的探测机成功登陆火星,接触到名为「风之子(Sylph)」的异星人开始。
目前所知的风之子是一系列物种的统称,已经被观察到的形态就有三百七十余种,然而,全部都具有相似的物理特性。一种半气体状生物,能够有 意识地形成多重的薄膜组织、借此沉浮于群星之间。

  随着美苏的共同声明,发现外星生物的事实在国际间掀起了一股巨大的波澜,在人类文明最充满希望与梦想的时期,这无疑是对那股太空热潮的火上加油。一时之间,不分文化人种,不管是哪个国家都只有那个念头:要往宇宙去。
  1975年,三枚合众船─集合着数以万计的风之子的巨大构造物─朝向地球而来。沿途破坏著人类散布的探测机、以及人类试图交涉的代表,他们的目标,是地球唯一的卫星:月球。
  终于,在1976年,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398号决议中议决。确认维持和平行动部关于联合国各维和部队增派至月面基地一案,由各成员国编组武装部队、进驻美苏的太空据点。
   总数超过34个国家所组成的联合部队分别进驻了月神之网以及月面基地:Alpha,宇宙中汇集了人类最尖端的技术与人才。演习场中并列著的是由先进国家 开发出的形形色色梦想结晶、来自第二世界的仿制品,以及发展中国家那连是否能正常运作都难以证实的拼装机体,俨然就是个当代最盛大的万国博览会。

  伊万‧斯捷潘诺维奇‧列昂尼德(D扮演)、安雅‧冯‧路德维希(沉沦皇扮演)、王解放(天狼星扮演)、Miss.Aher.Zone(橘子扮演)、零崎七夜(佐山扮演),你们五人怀着各自的想法踏上了地球外那深远的天空。
  在一次联合国亲睦演习中,你们偶然的被编入同一个部队,并且亲身体验到了这些异星生物的恐怖之处。


Ivan Leonid: 肩披军大衣的男人在月面基地的金属长廊上叹了一口气 无视禁菸标志的点起了雪茄 遥望窗外的宇宙
Kudryavka (GM): 然而,在此同时,你们也成为了拯救月球的英雄,一口气搭上时代的洪流。
在五月中到六月初这段时间内,你们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冲突中迎来了变化。

Ivan Leonid: 看着自己从玻璃反映的阴郁脸庞 带着些许轻蔑宛如自嘲般的嗤笑了一声
Kudryavka (GM): 伊万因为实验意外,被迫下放到没有人愿意前往的敌营:联合国月面基地。
来自中国的健儿,则似乎是因功将被派往苏联.... ...

Jie-Fang, Wang: 「虽然说是护卫工作,不过要干的东西可没多少呢,对吧张戴?」
Kudryavka (GM): 成功成为人民英雄的安雅,在国内获得了无数的支持,与Elbit sys的协力者一同计划夺回了秘密研究的资料。
Dai, Jang: 「起码比那些应酬和文书工作好了不少就是了。」咬着烟屁股,张戴随口回答。
Kudryavka (GM): 而犹太裔的少女,则在一场离奇的遭遇后,成为了Elbit Sys... ... 以及安雅的助手。
Coppélia: 而在远方 那个除了白色压缩泡棉外空无一物的房间里 少女仍然清唱着祖国的歌曲
Kudryavka (GM): 最后... ... 原本属于美军特殊部队的零崎。
被派遣到月球,因其美日混血的特殊立场而受到刁难时... ... 邂逅了一名神秘的日本少女。

Svetlana Kapanina: 而在房间之外 银发的女子望着眼前的机械萤幕专注的操作著仪器分析数据 在眼镜下苍白的脸神显得疲惫又充满著宛如狂气般的高昂

  

Kudryavka (GM): ─1976 6/15 月面基地─
月面联合国基地,是由22个主要建筑与放射状的发射轨所组成,目前人类在地球外最大的人工构造物。

Ivan Leonid: 男人最后又吐出了一口菸 看着远方那名为月神之网的苏联巨型太空站
Kudryavka (GM): 而就在那演习空域的一角,有两台并肩飞行的步行机。
Aher.Zone: 「时差调不回来......」一整个礼拜日夜赶工的疲劳还没有从玲身上褪去,现在他几乎整天都半睡半醒。
Kudryavka (GM): 其中一台深灰色的机体装装配有修长的金属翅翼
而另一台白色的机体则以菱角构成,背负著巨大的推进用火箭。

Ivan Leonid: 瞇起的眼缝里透出难以叙说的情感 最终化为一声低笑 摇了摇头后似乎放下了甚么 重新在肩上披上大衣 歪著扭曲的笑意大部踏着走廊前行
Kudryavka (GM): 那是F-117 夜鹰式,以及日本生产的,世界上仅此一台的原型步行机:尉人零式─继尉。
Nanaya与那名你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少女一同在月球稀薄的天空中飞翔。
比起首重运动性的夜鹰式,继尉则展现了惊人的直线加速性能,你们的第一次编队飞行,有如一场你追我跑的稚拙舞蹈。
(七夜请骰步行机操纵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4d6+5
(4+3+3+4)+5=19

Coppélia: 缩窝在房间的角落里 眼神飘逸著 不时用着鼻音哼著两句
Nanaya Zerozaki 熟练的操纵著步行机
Kudryavka (GM): 然而在试飞的最后,你成功利用夜鹰式的回转性能,在继尉转过大幅度的截角时,开始与其并肩而行。
你熟练地配合少女的步调,站稳了在她斜后方的僚机位置。

Japanese Girl: 「... ... 做得好。」透过无线电,你听见了少女的声音如此说道。
Kudryavka (GM): 从空中,你们能够清楚的变识这巨大的建筑的结构。
二十数个地面区块与放射状跳台结合成的月面基地:Alpha,就是你们身处的地方。
在为时十数分钟的试飞结束后,你们等到了甲板空出的位置,维持着编队返回了月面基地。
两人终于从防护服中解放,走上通道时。
一名受到严重戒护的女子则和另一名较为年长的男性军官一同登上了机库内一台从外观上几乎只以骨架构成的大型飞船。
Svetlana Kapanina: 白皙纤细的手指如同弹奏乐器一般的在实验仪器上滑动着 持续了两天不眠不休的实验 科学家的眼底仍然燃烧着毫无底限的狂热

  

Japanese Girl: 「第一次就能追得上继尉的行动,那运动性真是难能可贵。」结束试飞后,少女向Nanaya如此道。
「叫做F-117吗?写成夜空中的翔鹰啊。」
Nanaya Zerozaki: 「多谢阁下的赞赏,博士应该会很高兴的」
Chiaki, Mukai: 「这种程度还早啦,实战的话早就被远远抛下了。」
Nanaya Zerozaki 看了身旁的青年一眼
Chiaki, Mukai: 插话的是一名红发的青年,他是这名少女的其中一名护卫。
Mamoru, Mouri: 「少说些无稽之谈,在这里参加过实战的也只有Doi少将... ... 以及你眼前这个美军士兵。」
另一名作相同打扮的男子则是你比较熟悉的,初次遇到这名少女就随仕在她身边的Mamoru, Mukai。
Japanese Girl: 「不过,说起来还真是个特别的姓氏。」
「读做Zerozaki吗?与归化美国籍有关吗?」
Nanaya Zerozaki: 「老实说 无关,这姓氏是下官的养母一般的存在随手帮我取的」(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Japanese Girl: 「... ... 这样啊,你是孤儿嘛,做了失礼的提问了。」她回道,看着反应淡薄的Nanaya,思索起什么。
Chiaki, Mukai: 「是是是... ... 伟大的美军大人,以后就仗仰您了。」红发男子赶苍蝇般地挥了挥手,把Mamoru的指摘放到一旁。
Nanaya Zerozaki: 「没什么,被问起姓氏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Japanese Girl: 「... ... 这么说来。」
「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吗?」
她带着点狐疑地问,冷澈的目光扫过眼尾。
Nanaya Zerozaki: 「恕下官冒味,除了第一次看到阁下以为是哪名的长官的家属(小孩)外,其他一点都不好奇」
「我只要忠实的执行任务就够了,不是吗?」

Japanese Girl: 「... ... 是吗」她轻轻叹了口气,一瞬间像是感到寂寞一般放松了肩头的力道:「如此也甚好。」
「走吧,我们要去见让继尉的恩人... ... 」
Nanaya Zerozaki: 「知道了」
Nanaya Zerozaki 跟者少女身后
Japanese Girl: 她转过身去,革制的马靴在月面的地面踏出寂寥的声响。

  

Kudryavka (GM): ────
同时,月面基地第十四号船屋。
这是一个月面基地最大,最新的机库。
光是空间就足以安放二至三具组装完毕的农神号火箭。
然而───这也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机能的机库。
设备、机具、管理人力,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缺乏。
这个几乎与其他部分完全隔离的机库,就是停放苏联来到月面的联盟号宇宙飞船的地方。

Valentina Tereshkova: 一早,负责人的Valentina便忙碌的指挥着货物的装卸工作。
Kudryavka (GM): 委员会基于某种目的在太空船上安装了一整座实验室,以及充分的整备资材。
提早来到月面基地的Leonid被招集过来时,已经有半数以上的集装箱被卸除。

Valentina Tereshkova: 女子似乎忙于工作,也没有看到Svetlana的身影。
Ivan Leonid: 从接驳处的长廊走进了空旷几无一人的机库 男人来到了Valentina同志的面前行了一个军礼 不冷不热几无感情投入般的进行着报到的手续
(所以接手监管的动作吗
并略留了个心眼关注Valentina所处理的文书上有无值得注意之处

Kudryavka (GM): 「Leonid同志,」Valentina同样板着脸,看来十分疲倦。
(做观察

Ivan Leonid: 小心的 伪装为不受影响的 开始做出绵密的观察动作
rolling 4d6+6
(1+3+2+4)+6=16

Valentina Tereshkova: 「你终于来了」她感到无可奈何似的重新将视线投在男人身上。
Ivan Leonid: 露出了无奈地笑容
Kudryavka (GM): 她似乎对你的行为有所警戒,因此很小心地没有让任何值得一提的文件暴露在你的目光下。
Ivan Leonid: "看来我们在这上面的确很缺乏可用之才呢"
Kudryavka (GM): 你看到的书类以联合国方面发来的使用权移交以及资材报备单为主
Ivan Leonid: 让自己显得和善 不是那么的具备敌意 放下了些许姿态的作态 让身姿传达和解的意图
一边在动作里释放一丝浮夸的嘲讽

Valentina Tereshkova: 「... ... 无论如何,我对你都有责任,Leonid同志。」
Ivan Leonid: 说着无聊的玩笑 观察对方的表情言语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不是政务官,当然得要和所有人一样事必躬亲。」
Ivan Leonid: "那里的话"
Valentina Tereshkova: 她看起来除了疲惫之外还带着几许对某种状况的不服,不过现阶段还不太清楚那是什么。
「... ... 跟我来,有你该看的东西。」
Ivan Leonid: 捉摸着对方的语意 思考着那戒备后面隐藏的讯息
轻点了头表达了理解 遵从的跟随在其身后

Valentina Tereshkova: 「送你到这里虽然是委员会的意思,」她一面交谈一面踏着急促的步伐:「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Ivan Leonid: 但所有释放而出的讯息 都只是经过考虑后所做出的反应判断
Kudryavka (GM): 你们一路走进太空船,上面一半的空间都被一个巨大的货柜─实验仓─给填满。
Ivan Leonid: 那脑内的自我 只以冷漠的抽离角度 彷彿以第三者的身分看着自己
Valentina Tereshkova: 「... ... 」她屏开了护卫的兵士,迅速地通过了几道安全认证。
Kudryavka (GM): 打开舱柜时,首先注意到的是泉涌而出的寒气。
Ivan Leonid: (观察女人权限等级
Kudryavka (GM): (骰适合的知识、技术
(例如电子
Ivan Leonid: (...算你狠:<
Kudryavka (GM): (没有也可以骰感知,你们都有基本知识
Ivan Leonid:
rolling 4d6+5
(6+3+5+6)+5=25

Kudryavka (GM): 你不动声色地观察她通过的认证与机制程序,那简便得令人担心的程序揭示著一个事实。
她就是这个实验舱的总负责人。
你们走进了实验舱,站在某个仪器前的Svetlana本打算迎接你,但后来看到了一时被器材挡住的Valentina,于是只好作罢。

Ivan Leonid: 轻轻吐出了一口白雾
对着Svetlana耸了耸肩 做出一个带点无奈的笑容

Kudryavka (GM): 你们两人来到一扇淡绿色的树酯强化玻璃前,女子才终于又开口。
Valentina Tereshkova: 「... ... 这里开始的事情,应该不用我说。」
Ivan Leonid: 静默的跟随在Valentina身后
没有太多的动作 带点怀念的看着实验室的情况

Valentina Tereshkova: 「全部都是委员会指定的最高机密。」
「这里面存放的是6/4捕获的Rn型风之子样本。」
Ivan Leonid: 挑选了适当的严肃面容 微微的点头示意
内心却难得的失笑了一声
对那正经到完全不知变通的女子 感到了一丝...

Valentina Tereshkova: 「解除安全装置,封锁闸提起。」Valentia对几名你相当面熟的科学家下达了指示:「... ... 看就是了。」

  

Kudryavka (GM): 升起的铁闸粉碎了凝结在上方的冰霜
Ivan Leonid: 接近于怜悯的情绪
Kudryavka (GM): 那绿色的强化玻璃后方,首先露出的是各种不知名的器官。
Ivan Leonid: 他仍然没有对现今的情况做出那怕一句评论 只是顺从的跟随着那名女子的脚步
Kudryavka (GM): 不知道摘取自何处的肉块冰封在树酯中
接着,随着铁栅完全消失在玻璃窗外

Ivan Leonid: 但脑内远从踏进机库之前 就早已开始思考一切的原因
Kudryavka (GM): 你看到了那个身影。
那个彻底扭曲变形
几乎化作别种东西的身影
正是你之前的座机,那枚实验体。
Ivan Leonid: 他一向冷淡的抽离自己 只把世界的一切作为表演的舞台 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场闹剧
Kudryavka (GM): 「... ... 这是Rn型在捕获后第三天开始的事情」
Valentina Tereshkova: 「无论用什么方式检测,他确实就是那天那枚Rn型」
Ivan Leonid: 冷静的观察着眼前的资料
"有数据分析报告出来吗?"
冷淡的彷彿毫不在意

Valentina Tereshkova: Valentina平淡地向你解释,语气略显沉重:「... ... 解剖结构几乎和实验体13号完全一致。」
「除了最后观测到的增生部分之外,也对试验用的命令波形有所反应。」
Ivan Leonid: 看着手上的分析报告 听闻著女子的解释 有点可笑的想起航太专业的女英雄在遭遇这门领域做出了多少准备 对自己口中所吐出的单词又有多少了解
男人一向把自己抽离于自我之外
他看着眼前那扭曲变形的残骸
"啊啊."

  

Valentina Tereshkova: 「Svetlana同志,剩下的说明部分就交给妳了。」
Svetlana Kapanina: 「是。」女子简单的应道,把这些日来的检测结果与分析数据简单的告知Leonid
Ivan Leonid: 在心底的某处 如同第一次看见彩虹的孩子一般 欢愉的笑了起来
两人开始快速的交换起意见 但仍不得其果

Valentina Tereshkova: 「... ... 她甚至还再现了植入指挥舱的部分结构。」Valentina道:「依据我们的判断,可以有限度的重新作为实验体使用。」
Ivan Leonid: "所以"
"不...不应该是那样 欠缺的部分"
长久以来的合作让两人有着他人难以插入的默契

Valentina Tereshkova: 「... ... 把你送来这里虽然是委员会不可推翻的意志。」在你们热烈讨论时,Valentina用彷彿事不关己的语气道:「但是,委员会最终的判断是... ... 」
Ivan Leonid: 十数分钟内拿着研究的报告彼此互相攻击著对方论调当中的缺失
Valentina Tereshkova: 「你们将在这里现地继续进行计划。」
Ivan Leonid: (果然是这样吗
Valentina Tereshkova: 「... ... 由本人继续担任本计划的督导,然而」
Ivan Leonid: 在没有旁人注意之下的 男人难掩嘴角一丝歪曲的笑意
(果然是发现欠缺了甚么

Valentina Tereshkova: 「... ... 你复权了,恭喜你,Leonid同志。」
「从今天开始,拟将接续之前的研究成果... ...」
Ivan Leonid: (粗糙的调换动作下 只想愉快的等待收割
Valentina Tereshkova: 「继续负责本计划的现场指挥。」
Ivan Leonid: "Valentina同志..." 男人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
然后略带复杂的扭曲了起来
苦笑了一声

Valentina Tereshkova: 看来她的语气中透出的不耐就是来自于此,微微蹙起的眉心支持着这个说法。
Ivan Leonid: 男人没有把话语接下去 只是直直盯视著女人的目光
Valentina Tereshkova: 「... ... 但是原本的派命依然有效」
Ivan Leonid: 在表情里放入了一丝难掩的带着复仇快感般的优越笑意
Valentina Tereshkova: 「Gargarin同志指示,计划将不得妨碍亲善派遣团的任务。」
Ivan Leonid: "真是唐突的命令呢"
"可敢问是由GARGARIN同志直接下达的派令吗?"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只负责确保你将听命行事。」Valentina没有正面回应你的问题,而是:「原本的命令依然生效。」
Ivan Leonid: "莫敢不从"
男人点了点头 像是知趣地没有深问下去

Valentina Tereshkova: 「... ... 你将收到完整的命令与必要的权限。」她亲自去放下了隔离闸,领着你们离开实验室。
Ivan Leonid: 跟Kapanina交换了一个眼神
Valentina Tereshkova: 「... ... 依照原定,你依然要加入联合国的亲睦部队」
Coppélia: 而女孩在单调的床上睁开了眼 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笑起
Valentina Tereshkova: 「难得获得了在月面活动的权限... ... 没有人会想要浪费掉。」
她微愠似的说完这些话之后,看了墙上那24小时制的海军时钟
「... ... 也该要到了。」
Ivan Leonid: "我能理解你的担忧 Valentina同志"
Valentina Tereshkova: 你们离开机库,走进生活区域的会面室时... ...
Ivan Leonid: "但怪物作为实验机体, 衍生的军武效能也是远出M..."
他故意的打住
没有对着月行者工程领导的对方继续说完下面的句子

Valentina Tereshkova: 「... ... 」女子停下了按上门把的手。
「... ... 那么我就同时作为两方的既得利益者,给你介绍你未来的合作伙伴。」
Ivan Leonid: "这可真是惹人兴味的描述呢"
Kudryavka (GM): 金属打造的舱室内,两名黄肤黑发,身着PLA军服的男性,与你第一次打了照面。
Ivan Leonid: 作态著 恰当的试着诠释著自认回到上风而略显得意的轻率言行
Svetlana Kapanina: 快速的思考男人回归岗位代表的涵义 对于未来的发展感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Coppélia: 而少女只是凝望着虚空 轻唱着歌


  

Kudryavka (GM): ───────
同一时间,德意志联邦月面特别派遣团。
不如说,财团法人Elbit Sys会议室。

Ulrica Hans Walter: 红发的年轻董事与另一名男性一同坐在长桌的末席
Kudryavka (GM): 而在他们对面,则是有一头长及腰背的整齐黑发的女性
以及另一名有些茫然的犹太少女。
Anonymous: 「所以说,到头来你们到底打算做什么?」
那名男性似乎是代表赞助者们的调查员
Aher.Zone: 「2584, 4181, 6765, 10946,…」犹太少女眼神茫然的念着费波那契数列
Ulrica Hans Walter: 「就如同之前所说,获得了那份资料之后,我们将能做出身随心动的理想外骨骼... ... 」
Aher.Zone: 眼睛下深沉的黑眼圈显示他最近都没有好好睡觉。
Anonymous: 「这样真的有任何效率可言吗?就算一时之间获得了成功,这个东西根本没有可能暗地里大量生产」
Ulrica Hans Walter: 「如果利用Elbit Sys的资源... ... 」
Kudryavka (GM): 当两名同样身为商人的NGO人士热烈讨论时
安雅与玲则被迫非常尴尬地并肩坐在主位。
Elbit Sys是发迹自以色列的军火电子供应商
然而同时,内部却已被新纳粹主义者们窃据,成为了各种战争活动的幕后支持者。
Ulrica Hans Walter: 「这个计划在短时间就已经让我们获得了比投入的金额多更多的效益,我不认为增加这方面的投入是任何疑义的!」
Kudryavka (GM): 他们兀自将事情摊开在你们两人面前讨论,虽然避开了会让玲了解太多的描述方式
你们在这里相聚,其实原本并不是为了这种讨论。
Aher.Zone: 「咕嘶、咕嘶......」过冷的空调让玲不自觉的贴近安雅,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商议
Antja von Ludwig: 安雅十指交扣著,静默地注视著二人的对话……即使身旁就是那来自犹太那邪恶畸形的种族的少女,女人也没有险露出一丝丝的不悦。她只是饶有兴致地聆听着,准备适时地打断二人的争论。
Kudryavka (GM): 而是你们正在等待某位Elbit sys曾经的主顾与你们会面。
Anonymous: 「... ... 那边那个女... ... 那个孩子的事情就算了,难道你们只能会花掉我们既有的资金、告诉我们能获得看都看不到的回报吗?」
Ulrica Hans Walter: 「不... ... 正是为了让各位能够有更确实的感受,才会有这次的安排啊」
「Ludwig女士已经是德国的民族英雄,而那名孩子也是希代的电机工程天才,透过进一步提升Ludwig女士的影响力、也能让那孩子在我们的画中产生更大的作用... ... 」
Kudryavka (GM): Antja和玲相遇后的一周里
你们合作对Eris进行了几次改修和调适
请描述这之间的互动
在这场会谈之前,你们两人都已经几乎被纳入了非政府组织的Elbit Sys体系下。
安雅从德意志派遣团中被抽调而出,玲则只是换了个主人。

Aher.Zone: 「这种靠原始蛮力驱动的东西究竟好在哪里,实在是一点也不明白。」玲翻看了Eris的资料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抱怨。
「难道还要靠蛙式在太空前进吗?」

Ulrica Hans Walter: 接下来,Ulrica为妳们安排的计划,则是前去一个由某位过去的买主所领导的团队参与任务。
Anonymous: 「这是展示我等技术力的好时机,妳必须保证Eris和Foreverbless都能获得有效的曝光率!」
男人一面以从经营者角度这么向Ulrica要求。
Ulrica Hans Walter: 「可是Eris计划是... ... 」
Anonymous: 「妳必须要这么做!我们才能保证继续提供援助。」男人打断了女子试图做出的反论,硬是终结了话题。
Ulrica Hans Walter: 当这名似乎是赞助者离开了会议室后,Ulrica才无奈地松了口气。
Antja von Ludwig: 「辛苦了。」
安雅如此说道。对于身边少女的所有话语,她似乎带着某种故意的忽视。

Ulrica Hans Walter: 「唉... ... 」距离会面还有小会时间,Ulrica那张扑克脸却已经稍微浮现了疲态
「商谈就是这样,Ludwig女士」
「如同刚才那名男性所提到的,我们让同样都是由Elbit Sys提供主系统的妳们两位聚在一起,除了研发上的需求,还有企业宣传的一面。」
Antja von Ludwig: 「我很清楚。商人以利益为优先,追求自身的利益为优先也无可奈何。」
Ulrica Hans Walter: 「接下来我们要与某位曾经的买主会面... ... 计画室让两位加入她的团队。」
Aher.Zone: Ulrica的话让玲回神,悄悄的从安雅旁边挪开了一点。
他回想到一周内调整机体的状况,因为这种外骨骼非常需要驾驶和机体间的协调,所以他不得不主动和安雅有多次的接触

Ulrica Hans Walter: 「为了继续获得支持,也为了让计划可以顺利执行... ... 就要请您... ... 以及这个孩子一起加入。」
「... ... 两位还是没有办法沟通吗?」
Aher.Zone: 安雅藏在意识里的轻视跟不屑玲自然很轻易的能感觉得到。在调整工作上,一些无伤大雅的细节他就故意忽视掉不做。
Ulrica Hans Walter: Ulrica虽然是个纯正的德国人,但她长时间投身在以色列企业中,已经懂得如何切割自己的各种情绪。
Aher.Zone: 既然对象甚至不愿跟他提出任何意见,只要安雅没有意见的部分玲就当作没有问题。
Antja von Ludwig: 「这是自然… …沟通?我很相信她的专业。我相信她可以做好所有该做的事情。」
Aher.Zone: 例如说 运动传导的时候会有0.2秒的误差,伸手的动作有些微的速度不稳,闸门会发出一些尖锐的声音之类的
Ulrica Hans Walter: Ulrica听完了妳的回应,无奈地点了点头。
Aher.Zone: 简单来说几乎不做优化处理。
Antja von Ludwig: 「当然… …我也希望她不会辜负我的信任。」女人并没有刻意掩饰她的漠视,然而却也没有刻意表达出她在漠视之下更深层的厌恶。她拂了拂衣服上的灰尘,这才起身。Ulrica Hans Walter: 「时间差不多了。」
你们看到女子站了起来准备迎客,门外也传出了脚步声。
Kudryavka (GM): 轻巧的气密门在Ulrica的控制下向旁滑开
而在女子恭敬地行半礼后,首先是一名女性,然后是三名青年走入了会议室。

  

Nanaya Zerozaki 习惯性的观察房间四周
Aher.Zone: 「明明采取不合作态度,真会说话。」玲很小声的反驳。
Ulrica Hans Walter: 「恭候多时」Ulrica一看到那名少女,立刻行了个妳从未在这名女子身上看到过的最敬礼。
Japanese Girl: 「不用那么拘谨,既然在联合国区域,大家都是一样的。」
那名少女蓄著不同于安雅的长黑发,轻柔而纤细,随着她走到桌边,一股自然的冷冽威压感就在她身边形成。
Kudryavka (GM): 跟着她的两名护卫几乎不发一语,只是站在她身后。
Japanese Girl: 少女示意Nanaya加入讨论,尽管这引起她身后那名红发青年的些许微词,却也没有造次。
Aher.Zone: 玲环著胸,将自己又埋进椅子里少许。这个女子一进来,空气似乎又冷冽了不少,好像自带
著风雪一样的人。

Kudryavka (GM): Ulrica与女子进行了短暂的寒轩,接着迅速地进入了正题。
Nanaya Zerozaki: (稍微看了一下曾一起战斗的过的玲与安雅,不久又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对谈
Kudryavka (GM): 「这一次的行动,是由我国所提出的亲睦派遣计划延伸出来的一部份。」
Japanese Girl: 「很高兴贵企业能够回应我们的请求。」
「当然,也要感谢Ludwig与Aher女士愿意同意。」
「在座的Zerosaki也是由美方请来的贵重人才,希望未来能有愉快的合作。」
Nanaya Zerozaki 稍微点头示意
Ulrica Hans Walter: 「这方才是,既然承蒙您看得起,敝社一定鼎力支持贵国的行动。」Ulrica这么道:「作为曾经以及未来的长远盟友。」
Kudryavka (GM): 从这名日籍女子的表现推断,她具备了某种程度以上的代表身分,至少Nanaya最近甚至很少看到之前代表少女发言过的那名虎背熊腰的少将。
Antja von Ludwig: 安雅打量著站在女子身后的男人,但只有片刻。她继续仔细聆听着两女的对话。
她仔细地斟酌著当中的每一句。

Kudryavka (GM): 两人交流的摘要如下,你们将会加入这名少女所谓的亲善计划,而Elbit sys公司作为安雅与玲的赞助人,将从中获得展示Eris与Foreverbless的机会。
Aher.Zone: 玲看着眼前比自己大上些许的女性们的谈话,并有点意外的看了看身后那个见过一次面的护卫。
Antja von Ludwig: 「冒昧打断。所谓的展示性质是… …如同上次风之子模拟战那样的实战性质演练吗?」
Japanese Girl: 「不仅那种单纯的演习,」少女这么回应:「我们将作为亲善交流的象征,参加联合国指派的任务。」
磋商完成后,那名少女竟主动地走向玲:「久仰,您就是那名颇负盛名的先知吧。」她浅浅地笑着,对少女伸出了手。
Chiaki, Mukai: 这个举动引起了护卫的一阵紧张,几乎就要出手阻止。
Aher.Zone: 护卫的动作让玲有一丝的迟疑,但放空着这只手显得更没有礼貌
Nanaya Zerozaki: (只是默默看着少女接近玲,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Aher.Zone: 「......啊。是的是我,您好。」玲站起伸出手回握,因为气温跟紧张而微微忏抖著。
Japanese Girl: 她伸手将玲拉了起来,没有在意周围的视线:「请多担待。」
Antja von Ludwig: 女人若有所思地望着这两名少女的交流。
Aher.Zone: 玲凝视著相握女子的眼睛,试图分析她的行为出自于多少真诚。
Japanese Girl: 简单地打过招呼后,接着她又走向安雅,做了同样的事情。
(骰观察
Aher.Zone:
rolling 4d6+8
(2+1+4+6)+8=21

Japanese Girl: 她的眼神专注而真挚,你无法想像人类怎么可能拥有这种纯粹的眼神,在不以任何信仰或信念武装的前提下。
「德意志的民族英雄,我向妳致意。」
Antja von Ludwig: 「被称为民族英雄只是大家的厚爱而已。」对于少女的问候,女人保持着平淡的谦卑。「我还谈不上… …」
她的眼神飘远了一瞬间。

Aher.Zone: 这反倒是吓到玲了。他从出生以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
Antja von Ludwig: 「是一名英雄。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为我的信念而战,不是为其他任何原因。」
Aher.Zone: 大家的眼神中总是带有狂热或是计算,这么纯粹的精神让玲无法度测这个人。
Japanese Girl: 少女点头予以承认,接着
她最后走向了零崎:「回想起来,至今尚未正式问候过你,Zerozaki先生。」
Nanaya Zerozaki: (稍微吓到了一下
「这倒是呢,那么需要重心自我介绍?」(同样伸出手

Japanese Girl: 她与七夜握过了手,对你的意见一个莞尔,最后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说的是,既然未来大家都是这个团队的成员,不如我们就先趁这机会互相了解吧。」
「Zerozaki先生?」
她示意着你先开始进行自我介绍。
Nanaya Zerozaki 无奈的走上前
Ulrica Hans Walter: Ulrica旁观著这古怪的一幕,没有发表评论。
她似乎对那名少女这么自然地就与其他人接触感到些讶异,但又没有直接说出口。
Nanaya Zerozaki: 「零崎七夜少尉,原美国第27战术航空团,501统合战术小队,请多指教」
说完后,便退回原位

Japanese Girl: 少女的目光又转向玲与安雅
Aher.Zone: 玲撇了一眼身旁的安雅,但长年担任教主的职位并没有让他做出多余的较劲,率先站了起来。
「阿赫尔‧玲,Foreverbless的驾驶跟技师,也负责Eris的机体调整。」他向四周轻轻的点了下头,缓缓坐回位子上。

Japanese Girl: 「谢谢,那么... ... Ludwig女士?」
Antja von Ludwig: 「安雅‧冯‧路德维希,德国联邦国防军少校,Eris-Alpha的驾驶者。各位以后请多指教了。」安雅直起身子,微微躬身向着所有人致意,而后坐回原位。
Japanese Girl: 「这两位是Chiaki, Mukai和Mamoru, Mouri,是我国的尉人驾驶员。」在安雅的介绍之后,少女也引介了两名青年的姓名与身分。
「... ... 接下来我们也将共事一段时间,因此。」
Mamoru, Mouri: 女子的话说到一半,身后那名才刚被介绍到的男性却突然插了话:「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您的身分敏感,请您三思。」
Antja von Ludwig: 「阁下的身分… …有什么不方便之处吗?」
Chiaki, Mukai: 「这是这边的话题,Hie... ... 」那名青年代少女这么道,却吞下了自己说到一半的话:「不,请务必再想想啊。」
Japanese Girl: 「... ...没关系,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愿意说的话,何颜以对这些未来的同伴?」
「... ... 我的名字叫做Tsukiko,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Tsukiko: 她向你们道出了她的名字,仅此而已。
Aher.Zone: 听起来是很不得了的重要人物,玲试着推敲这名未来要当自己领头的身分。
Kudryavka (GM): 你们三人在这场短暂的寒暄之后与少女的团队会合... ... 准备在与剩下的成员会合后参与成军仪式。
(请骰感知或国际、政治等知识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4d6+4
(1+3+2+4)+4=14

Aher.Zone: roll 4d6+5
rolling 4d6+5
(4+3+2+3)+5=17

Antja von Ludwig:
rolling 4d6+5
(3+1+5+3)+5=17

Kudryavka (GM): 你们毫无头绪,或许出自你们对这个极东岛国的不熟悉。
Nanaya Zerozaki 等待着外人离开的时候,不过看来是没这么快

  

Kudryavka (GM): 此时,在苏联被分配到的区块。
另一场会面同时也进行者。

Ivan Leonid: 男人对着手边的部下吩咐了几件琐事让它们处理后回到了Valentina身边
Kudryavka (GM): Leonid进入了这间客室的时候,已经有两名身着解放军服的男性在里面等候。
Ivan Leonid: 看着熟悉的身影赶到了些许的意外
点了点头 溢出一丝笑容

Valentina Tereshkova: 「这为是来自中国的Jie-fang, Wang,」女子这么介绍到:「未来将担任本计划的专属护卫与协力者。」
「... ... 同时作为,我无法在场时的保险机制。」
Jie-Fang, Wang: 「长官好!」见到Valentina进来,王解放马上立正敬礼。
Svetlana Kapanina: 拿着男人临走前在资料内夹带的纸条 女人沉思了起来 在阅读后小心的在不惹人注意下把纸条搓成一团纸屑 丢入了小型焚化炉
Ivan Leonid: "同志多虑了"
"虽然是再合理不过的担忧呢"

Valentina Tereshkova: 「另外这名则是Dai, Jang,中制M-69K的副驾驶,也学习过M-69的操控技术。」
Dai, Jang: 「长官好!」张戴也做出同样的举动。
Ivan Leonid: "不过请您放心 我是不会让党国失望的..."
"这点相信您比谁都清楚"
友善的对两人点了点头
嘴角那抹笑意浮上

Valentina Tereshkova: 「你能办到吗,Wang上尉。」女子与其对Leonid说,倒不如是间接在对两名中国人解释。
Ivan Leonid: "之前倒是打过照面了呢"
Valentina Tereshkova: 「这个计划带有相当的风险,而且需要你们的协助才能成立。」
Jie-Fang, Wang: 「保证完成任务!一切为了社会主义革命!」王解放肃然大声回答。
Ivan Leonid: 暗喻著怪物计划的发展情势 不清不淡的讽刺著身边的Valentina后 男子用真诚许多的语气跟两名中国军官打起招呼
Dai, Jang: 「领导指示我们转属苏联方面时,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
Ivan Leonid: (这年轻人...看来是认真的呢
(觉悟吗

Valentina Tereshkova: 「接下来这位Leonid上校将要连同配属单位一同参与联合国亲善计划,联合国的条件就是要有第三国的共同参与。」
「请记得这名男性除了是同伴以外,也是你们的戒护对象。」
「为了双方合作顺遂,只有这一点是要在一开始就跟两造说明清楚。」
Jie-Fang, Wang: 「是!请长官指示!」
Valentina Tereshkova: Valentina把手边的资料派发给两方人士,至今才知道的是,那是由一个中苏两方都很熟悉的国家所主持的计划。
「不需要感到困惑,即使是在那种国家的底下做事,你们依然是荣耀的社会主义战士。」
Ivan Leonid: 不避嫌的再度盯上了身边女子的目光 沉吟了几许
"日本?"

Valentina Tereshkova: 由于极端的身高差距,你看见了身边的女子那头蓬乱的金发中的发旋。
Ivan Leonid: 故意的流露出像是不经意的嗤笑
Valentina Tereshkova: 「是的,主催人是日本宇宙自卫队特别派遣团,Takao, Doi航空幕僚。」
Ivan Leonid: "听说中国有一种形容这种国家现下行为的名词, 叫做墙头草..."
Jie-Fang, Wang: 「日本…」王解放露出些许不悦的神色。
Ivan Leonid: "的确倒也是作为两方衔接点的选择...只是"
Valentina Tereshkova: 「最近该国在航太发展上积极的寻求我方的援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机会接触此一计划。」
Ivan Leonid: "同时也积极的朝基本主义帝国摇摆着尾巴呢"
Dai, Jang: 『修正主义嘛……不过为了中苏友好、社会主义革命,也只能做下去。』张戴倒是没有露出多余的神色,一脸平静。
Ivan Leonid: "僭越了"
Valentina Tereshkova: 「是的,在甚至没有撤出驻日美军的情况下,向我方要求援助... ... 该国的无耻行为诸位有目共睹。」
「但是,这也是派遣你加入的主要理由。」
「既然对方要求的是支援指导... ... Leonid同志,你就将作为指导员参与该任务,让他们认清我们的立场。」
Ivan Leonid: 男子在做了一系列判断后 没有丝毫的犹豫的接下命令 嘴角的微笑扯动起伤疤显得森冷而阴狠
"啊啊...请放心吧 Valentina同志..."
"此等任务再适合我等不过了"

Valentina Tereshkova: 「... ... 」女子似乎掩饰不了或是根本无心掩饰,她在你的笑容下别过头去,只看向两名中国人。
Jie-Fang, Wang: 「属下亦会保障Leonid同志的安全!」见Valentina转过头来,王解放连忙表示。
Ivan Leonid: "那先感谢两位了."
"预先知会一下 这工作可不会轻松"

Valentina Tereshkova: 「党期待你们的表现。」她点头回应,在两人开始交流之后,她向Leonid一礼后,迳自离开了会议室。
Ivan Leonid: 研读起手上的资料 满意于自己塑造的一系列行为对Valentina的态度所造成的影响
在女人离开以后搁下了手上的纸本 叹了口气
"那么 似乎应该重新一次好好的介绍一下呢"

Kudryavka (GM): 你们收到的任务简报中明定出了接下来的行程。你们将在两日后... ... 前往联合国新造舰:Lysithea直接在成军仪式中加入该团队。
Dai, Jang: 『支援指导,应该也包括技术方面……对我国也有帮助。』同时间张戴正在思考。
Ivan Leonid: "我是Иван Степанович Леонид, 是太空人民委员会宇航军第一编组, 职阶为上校"
"上次在模拟战斗时就已然见过"

Kudryavka (GM): 成员为... ... 没错,这不是一个偶然。
Ivan Leonid: "两位的资历已在手上 不..."
Kudryavka (GM): 除了几名由主催者指定的位置之外,全部都是来自于当初月背事件时,编在同一部队的成员。
Jie-Fang, Wang: 「是,上尉王解放、技术中尉张戴,由中国科学院步行机专门委员会转属苏联太空人民委员部方面!」
Ivan Leonid: 摇了摇头 看着上面排定的人名
Dai, Jang: 「之前从风之子的包围里面将我们救出来的人,应该就是长官阁下了吧?」张戴提出疑问。
Ivan Leonid: "救? 多管闲事而已" 一手靠着座椅扶手撑著下巴 摆了摆另一只手
"不是甚么大事不用放在心上. 不过作为合作倒是一个不错的开头契机. 这上面的安排不是巧合 有人蓄意的凑起当初月面小队的成员..."

Dai, Jang: 『大恩不言谢,只好回头再报答了吧……』见伊万并不在意,张戴心道,那次事件对他冲击极大。
Jie-Fang, Wang: 「成员方面的话,和今次行动似乎是一致呢。」王解放随便看了看手上的简报。
Ivan Leonid: "日本不论 有资格在月面上如此调动的势力也只怕剩下那两三个选择...怎么想都不像是会对我们太友善的局面"
"王上尉 张中尉. 此后请务必小心."

Jie-Fang, Wang: 「就是配属多了不少。」
Kudryavka (GM): 你们三人长谈许久,在这看似困境的环境下,商讨出一套数与你们的策略。准备迎向这由某人一手设计的局面。
Jie-Fang, Wang: 「是,以长官的安全为首要事项!」
Ivan Leonid: 无奈的笑了笑
Dai, Jang: 『毕竟也是护卫任务的命令…』「是!」张戴一边心想一边回应。
Kudryavka (GM): 而两日后... ... 前往准备启航的Lysithea的路上,你们感受到了那让随时有如人芒刺在背的压力。

  

─────
第一节 会合 END
收获  :所有玩家CP2点
     共同CP10点
情报解锁:继尉、Mamoru, Mouri、Chiaki, Mukai、苏联的月面势力、苏联太空人民委员会、联盟号太空飞船、Rn型风之子、Tsukiko
« 上次编辑: 2014-05-10, 周六 13:20:15 由 佐鸟カナコ »

离线 佐鸟かなこ

  • 版主
  • *
  • 帖子数: 996
  • 苹果币: 1
  • Fantasy is a created DRUGS.
Re: 【BetaRPG】【RP】导入:第一章 月面基地
« 回帖 #1 于: 2014-05-10, 周六 11:12:50 »
队伍名称募集:
 预设:联合国月面特别派遣团第四独立亲睦部队
 案一:联合国月面特别派遣团第四联合实验部队
 案二:联合国月面特别派遣团第四独立部队 Team Delta

请玩家踊跃提案
« 上次编辑: 2014-05-10, 周六 13:00:39 由 佐鸟カナコ »

离线 g0cai0g

  • Peasant
  • 帖子数: 5
  • 苹果币: 0
Re: 【BetaRPG】【RP】导入:第一章 月面基地
« 回帖 #2 于: 2014-05-15, 周四 22:14:31 »
Kudryavka (GM): 结束了与Elbit sys方面的会面,名为tsukiko的少女原本的意思是让你多与未来的伙伴进行交流,带着两名护卫踏出了会议间。
Tsukiko: 「我们在Lysithea再会吧。」她如此对安雅与铃等人道
「为了国际合作与人类的进步。」
Kudryavka (GM): 他身后的Mukai和Mouri在她转头离去后,也略行一礼、退出了这个空间。


  

Mamoru, Mouri: 「... ... 像是刚才那种行为请您三思而后行。」
你们走在由金属构成走道、多层的充气材质搭建的穿廊中,戴着眼镜的那名男性首先向Tsukiko如此说:「即使只是预定上的,我方也有所谓的立场... ... 」
Chiaki, Mukai: 「结果Allright就好了不是吗?」而另一名男性则用比较轻松的语调回应:「不如说像你那样反而更引人侧目。」
Mamoru, Mouri: 「... ... 你这家伙,难道忘了责任这两个字怎么写了吗?」
Nanaya Zerozaki 突然停下脚步
Nanaya Zerozaki: 「立场吗?.....」
Chiaki, Mukai: 「你才是忘了自己的身分吧?不管怎么说那都是... ... 的决定啊。」
Tsukiko: 然而身为话题中心的tsukiko却没有加入两人的谈话,兀自踏着定幅的规律步伐向前走。
Nanaya Zerozaki: 「阁下!」
Tsukiko: 但是她很快地便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少了一个
Mamoru, Mouri: 你对少女的呼唤让mouri微蹙起眉头:「你应该被建议过与合作对象的两名加深交流过才对,跟过来是想... ... 」
Tsukiko: 「不,让他说完吧」
少女停下了步伐,用一如既往的凛然态度回过半身
「... ... 叫我Tsukiko就好,阁下之类的称呼,实在不得体。」
Chiaki, Mukai: 「噗」
Mamoru, Mouri: 「Chiaki!」
Nanaya Zerozaki: 「Tsukiko,您还记得您之前问过我的问题吗?」(七夜无视旁边两名护卫,直直盯者眼前的少女
Chiaki, Mukai: 「不,那个... ... 可是... ... 疑?」
Nanaya Zerozaki: 「这里就让我门省去场面话直接摊牌如何? 你的目的倒底是什么? 总不可能为了区区亲善交流任务便特地把我和夜鹰从地球调上来吧?」(七夜态度一转
Nanaya Zerozaki:「别误会 我并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也无任何不满,之前我也说了,我的目的只有忠实执行任务,而现在我的任务便是身为您的盾,您的剑」
Nanaya Zerozaki:「不管阁下想要做什么,不管阁下是谁 是何种身分,我都完全相信阁下,所以不用对我作伪装还是谋算什么的无聊事」

Tsukiko: 由于才是一两小时前的事情,Tsukiko没有多做思考,对你的第一个质问:「什么意思?」
不过在Nanaya的话锋一转之后,少女则沉默了几许。
她那利刃似的目光划过你的双颊,定定地看向这么质问的你。
Nanaya Zerozaki: (以坚定的眼神持续盯着少女
Tsukiko: 接受了一串连珠带砲的质问,Tsukiko身上那股威压感越发强烈,她面色凝重地缓步向青年走近... ...
「... ... 呐,Zerozaki。」
「你知道樱花这种花吗?」
Nanaya Zerozaki: 「有听过,但未曾亲眼看过」
Tsukiko: 「那是一种在同样的气候条件下,就会随着纬度而一路向南绽放的花朵。」
「不管隔了多远,在乡村、在城市、在外海... ... 它们都一定会一起绽放、一起凋零。」
你还记得,一开始,少女看着你的眼神就如同刀刃般锐利。
然而她说起这些话语的时候,语调中却带着不似她年龄的惆怅。她那墨黑的瞳孔轻轻晃动、混浊了Tsukiko那让人难以接近的气场... ...
「... ... 到底为什么呢?在我年幼的时候也曾经非常感兴趣。」
「然而那结果却出乎意料之外的无趣、让人失望。」
Tsukiko: 「是的,要说为什么的话,这些无法留下子嗣的悲哀花朵,终归只是完全相同的一棵。」
「被人们擅自地形塑成他们想要的样子、擅自地改造成理想中的美丽姿态」
「然后被截断枝条、分种到全国各地... ... 」
Nanaya Zerozaki: (沉默且认真地听着Tsukiko述说的话
Tsukiko: 「Zerozaki,所以人们心中的樱花,都是满山遍野地一同开放。」
「并不是为了与身边的伴侣留下子嗣,更不是为了一同宣誓什么... ...」
「仅仅是因为她们全部都是同一人,毫无二致的,全部都是「自己」。」
Kudryavka (GM): 她怀着某种浓烈情绪对你说,原本相当聒噪的Mukai也在这段时间中完全沉默了下来。
Tsukiko: 「... ... 你向我问了为什么吗?」
「为什么选择了你、为什么要将你带来这个对你不友善的地方、为什么偏偏是这个... ...」
「... ... 将来没有多少日子可活的你呢?」
Nanaya Zerozaki: 「.....为什么?」(眼神中带点震惊和悲哀情感,七夜缓缓地问
Tsukiko: 「你和我们... ... 」对你最后的疑问,少女薄唇轻启、咀嚼般地缓缓说道:「... ... 不」
「你和我是一样的,对我来说,有这个原因就足够了。」
Kudryavka (GM): 你看向Tsukiko那在你前方不到数十公分处的脸庞,越过她无风飘扬的轻柔长发,在单调而无机质的长廊中,一瞬间将她与某个身影重合了...
微微的逆光、几乎刺眼的照明背面的脸庞带有浓浓的黑影
少女模糊的声音这么对你道
「我们是一样的」
你无法判断这个感觉是来自于宇宙空间让你产生的错觉
还是记忆中的某处

Tsukiko: Tsukiko在说完这些话与后,彷彿立刻就失去了兴趣般转身而过。
在笼罩她脸部的深深黑影中
两抹微弱的红光划过了缥缈的弧线。

  

Nanaya Zerozaki: 七夜短短的楞了几秒后,目视著少女的背影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Kudryavka (GM): 在少女离去后,两名护卫也跟着离开。比较令你意外的是,比起态度露骨的Chiaki,是Mamoru在一声咋舌后,才放下呆然的你而离去。
Nanaya Zerozaki: 一人站在原地,方才少女言语里所藏的情感和脑海突然闪过的身影使他的脑海混乱
无力地将身体靠在墙上
「可恶...」


Kudryavka (GM): 这是发生在两天之前的事
之后你与少女皆忙于各种事前准备,因而几乎没有碰上面
第一节:后话─樱花─  END
« 上次编辑: 2014-05-15, 周四 23:09:05 由 佐鸟カナ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