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etaRPG】【RP】前传:安雅‧冯‧路德维希(Antja von Ludwig)  (阅读 1255 次)

副标题: 安雅:某纳粹的闪光日常

离线 橘子不甜

  • Guard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prologue Antja

BGM:Die Prinzen - "Deutschlan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9EKAjMS5WU

5/24,月背事件约一周后。
若要说有人在这次事件中获益最大,那除了这名雅利安女子之外应不做他想。
即使授勳仪式是由那流着令人憎恶的肮脏血统的畸形人代表,这也不影响安雅在仪式上的主导地位。
女子在获得了联合国的殊荣之后搭乘穿梭机回到地球,回到德意志联邦的首都波昂。


  

Kudryavka (GM): 她很确信那时自己在述词时,完全让在场的人忘记了犹太人那毫无纪律与内涵的电波发言,转而相信这名德意志联邦的新世代中坚。
夹在美苏两大阵营的正中央,虽然她无法在公开场合透露出太多国家主义情怀,然而这也已经足够让世人认知到,德意志的荣光将要回来。
你处在自己的家中,不觉夜已深。
临睡前在床缘看着从赫尔穆特那里获得的十字勳章在炉火的照映下熠熠生辉,女人体会著恐怕是这一生以来最荣耀的时刻,暂时忘却了那背后的事实。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在波昂整洁的街道上还留有一点烟火节后留下的余韵。

Antja von Ludwig: 女人伸出手,让徽章在她的掌心翻动。光芒映射出铁十字的光芒,那好像是德意志曾经应该拥有的伟大荣耀……那些「应该」属于德意志却被「窃走」的伟大资产。


Kudryavka (GM): 妳在重重的思绪中陷入浅眠,规律的作息这几天连续受到数次时差调整带来的影响,因而令女人有些烦躁。
时至三更,尚在表层游离的感官,忽地捕捉到屋外传来的细微声响。
清脆的敲门声结合了某种不寻常的节奏
那是妳的「同伴」用于确认身分时的暗号
由于这并非预定中的造访,妳无法单凭此辨识来者的身分

Antja von Ludwig: 长期训练让女人的神经变得极其敏锐。并未深寐的她几乎反射性地从床上跃起,确认自己的衣着不至于凌乱得过于失礼后,她先是回应了这不知名同伴的暗号,才缓缓将门扉打开。
虽然几日来不甚优良的休息品质令她并不如白日看起来光鲜,但她仍然将胸膛挺得笔直。

Kudryavka (GM): 对方对妳的对应及时地反应了过来,妳听到那声音停了,缓缓推开地门扉外...
是一名一身黑服,缺乏特征的红发女性。


  

Ulrica Hans Walter: 「Ludwig少校,此行恭喜妳了。」她平板而严肃的语调几乎是她唯一的特征。
她是Ulrica Hans Walter,在你们计画中扮演后勤支援的脚色。
她是一名物理学者的同时,也身兼了跨国企业Elbit Sys的代表取缔役

Antja von Ludwig: 「这荣耀不单只属于我一人,而是属于我们全体。」安雅肃穆地回应,「我只是一名代表。」


Ulrica Hans Walter: 「多亏了妳的成功,我们才能够在国际竞标案中获得资源... .. 以及... ... 」她请求着妳让她进入屋内的同时,这么说道
「一些有趣的情报。」

Antja von Ludwig: 安雅让开身子,让女人进入了屋内,并随手关上身后的门。她微微皱起眉头,露出一丝合适的困惑…以及好奇。「情报?」
Ulrica Hans Walter: 「Ludwig少校搭乘的Eris是第三帝国时期的科学家留下的成果... ... 」
「我们无可奈何地才与那些美国人合作,结果是那种劣质的粗胖产品。」
「Eris是在目前最精良的工艺下的产品,但是依然有太多的旧技术流失。」
「... ... 当年有另一个计划是与Eris相配合的,然而无耻的叛徒让关键技术纷失到了各个阵营。」
「那个计划是妳也相当熟悉的... ... 妳也尝试在那群孩子身上实践的计划... ...」

Antja von Ludwig: 「……那是在侮辱前人留下来的先进技术。虽然我已经极力尝试……然而。」
安雅叹了口气,走到桌边。「来点茶吗?」

Ulrica Hans Walter: 「承蒙厚意」女子干脆地接受了妳的招待,其中有一种你们这类人之间特别的信赖。
「然而?Ludwig少校对那群孩子实施的情操教育不论看了几次都让人拜服啊?难道这不是为了... ... 做准备吗?」


Antja von Ludwig: 「是的。」安雅豪不否认,并将手中适才斟好的热茶交给对方。「这一切都是为了可预见的未来做准备。」
Ulrica Hans Walter: 「... ... 」女子听了妳的话,似乎犹豫了几分,她那表情甚少的脸部出现了些许起伏。
「莫非Ludwig少校... ... 对Eris的姊妹计划还有不清楚的?」


Antja von Ludwig:
rolling 4d6+4
(6+6+6+3)+4
=25

Ulrica Hans Walter: (妳超清楚
Antja von Ludwig: ( W T F
(我比所有人都清楚
Kudryavka (GM): (清楚到不行
(简直能去当计划主任了

ERIS:鬪神计划的背景,乃是源自于纳粹意图将由国家政治教育机构培育出的学生进一步透过精神控制洗脑成绝对的战争机器。然而人类的身体要与那样的精神配合,却决定性的脆弱。
妳回想起了关于ERIS、超人计划与国家政治教育机构的一切。




Antja von Ludwig: 「我非常清楚ERIS、超人计划与其他所有与此二计划相关的内容。」
Ulrica Hans Walter: 「... ... 虽然安雅少校未曾接受过正统的Napola训练,目前也无法在Eris上再现出必要的组件,Eris也还是发挥了相应的成果。」女子淡淡地道
「这次在竞标过程中收到的情报,精神控制系统的技术依据可靠的消息... ... 辗转流落到了苏占区。」

Antja von Ludwig: 安雅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啜饮一口。「… …」
Ulrica Hans Walter: 「Ludwig少校,眼下有一个难得的机会。」
「明后天您将会收到来自苏占区的参访邀请... ... 由一位同样是我民族菁英提出的邀请... ... 」
「我知道您对社会主义者和部分的叛徒带有负面感情,但是还请仔细考虑这项提案... ... 」
「那位人士也是我们的同志,希望您能负起这项工作,前往苏占区取回属于我们的技术资料。」

Antja von Ludwig: 「为了德意志的荣光,我不会有任何犹豫。为了国家,我个人的情感、想法或者性命都是可以抛弃的。我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我不会让感情影响到该做的事情。」


Ulrica Hans Walter: 「感谢您的支持,」Ulrica喝完了剩下的茶,直起了身。
「为了第四帝国的再来!」

Antja von Ludwig: 「为了第四帝国的再来!」



Kudryavka (GM): 女子离去后不久,街头又再度陷入寂静。
成为了民族英雄的安雅,在深夜特有的寂静气氛中,思考着未来的展开。
隔日,妳很快地就接到了那所谓的邀请。
东德政府极为难得地向西德释出了善意,这一部份是由于安雅的凯旋归国带来的效应、一部份也是因为... ... 提出邀请的人无他,就是世界上第一位德国太空人:Sigmund Jähn。
妳一面怀疑着这名只看过照片的男子怎么可能真的是你们的同志,一面准备着回应这次邀请。
邀请的内容,是请妳与Sigmund Jähn在当地的电台进行一场英雄间的座谈会。


Antja von Ludwig: 「……」虽然心怀疑虑,但安雅仍然谨慎地准备这次地会面。原因无他,座谈会将会在电台上拨放,这将会影响到广大民众的观感与想法……

Kudryavka (GM): 当日,安雅搭乘着由东德准备的车辆,穿越了由美军控制的柏林围墙一侧、在检查哨接受了斯拉夫士兵的集体注目礼... ...
想到这条围墙的名字,妳心中不禁失笑... ... 所谓的反法西斯防卫墙,也不过就是这么轻易的便能穿越的东西。

Antja von Ludwig: 只是女人并没有让笑意浮上面孔。她只是用着一种微妙,混杂着嘲笑与怜悯的眼神,望着那道横隔两德之间的长墙。

  
BGM:Auferstanden aus Ruine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TV92wqYjfA


Kudryavka (GM):妳受邀来到了东柏林的一处摄影棚,迎接你的除了全副武装的警察之外,则是一名金发油头... ... 轮廓深刻的典型德国青年。

Sigmund Jähn: 「... ... 欢迎莅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Ludwig少尉,我是Sigmund Jähn,今天请多指教。」军装笔挺的男人戴着白手套、礼貌性地邀请与妳握手
「同样是上过宇宙的德国人,我们就放下心防、敞开心胸好好来场谈话吧。」

Antja von Ludwig: 「那是自然。」女人同样伸出手,礼貌性地握住对方的手掌。
Kudryavka (GM): 他细长的蓝眼睛透出几许冷峻,但态度显得相当和善。男人与妳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了节目前的准备,期间不时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
Sigmund Jähn: 「今天邀请妳来这里想必造成了诸多不便,也非常感谢妳能拨空前来。」
「... ... 」在准备室,他屏开了在场的工作人员,与妳进行一些基本的彩排

Antja von Ludwig: 「不会。能够来到东德也是难得的经验。」

Sigmund Jähn: 「... ... 这次的谈话重点主要会放在Ludwig小姐执行任务的过程和个人经验」
「请轻松应对便是。」


  

Kudryavka (GM): 在一番交谈后,你们被请到后台。
你观察到搭建好的谈话空间是以红色为基调,两方的座椅明显的有落差时... ...
「节目要开始前5分钟,请来宾准备。」

Sigmund Jähn: 匆促中,你与男人并肩进了场,他在与妳错身而过、坐上大位的时候,低语了一声:「接下来就失礼了。」
Antja von Ludwig: 女人的目光隐讳地一闪。她听了进去,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面色不改地坐在她应当坐的另一侧。


Kudryavka (GM): 笨重的收音设备和录影器材悬挂在两人之间,随着简短的背景音乐,这场谈话会便拉开了序幕
开场时,先由主持人简单介绍了妳的身分,当然避开了部分的敏感部分,大致还称顺畅地进入了谈话。


Sigmund Jähn: 「Ludwig小姐,您在月背事件发生时正在进行什么样的任务呢?」男子双手交叠,和善地询问。
Antja von Ludwig: 「那时是在进行风之子的演习任务。」女人坐姿笔挺,双手交叠在腿上。

Sigmund Jähn: 「能请您描述一下当时的经过吗?虽然同样作为太空人,我却很缺乏这类经验,对您的经历相当有兴趣。」
Antja von Ludwig: 「怎么说呢?风之子的潜藏能力确实非凡,在遭受袭击前我们几乎毫无反应时间。」

Sigmund Jähn: 「哦?想必Ludwig女士一定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正确的处置吧?」他瞇起眼笑了笑,期待你的回答。
Antja von Ludwig:
「这个嘛…当时,我确实吸引到不少风之子的注意力。但在歼灭的过程中,更要感谢各国的同胞们鼎力相助。」


Sigmund Jähn: 「原来如此」男人摊开了手,继续道:「但是根据我们掌握的消息... ...Ludwig女士似乎从演习过程中开始就失误连连?」
「这是否是因为贵国的技术水准,或是您个人的因素呢?」
看你没有立刻回应,Sigmund便接话道:「提到各国协助,据说同一场演习中,参加者还有来自以色列的民间人... ... 」

Kudryavka (GM): 月背事件的详细资料虽然被联合国认定为一般机密,然而为了邀功,大部分的国家都一定程度地获取了相关资讯... ... 这当然包含苏联。
你开始了解到这场讲座的真正用意的时候,麦克风和摄影机都闪着录影中的红灯、而妳则在聚焦的中心。


Antja von Ludwig: 「是的。」女人并没有因为刻意被揭开疮疤而失态,她只是冷静地微微颔首。「诚如各位所知,在单兵外骨骼的普及过程中,至今仍有一些技术上的缺陷。此外,战斗中多次的表现失误也与我首次搭载此种机体而导致的接合不良有关。」

Sigmund Jähn: 「哦,这么说便是代表
西德的STV技术其实尚未成熟囉?凭借著这样的技术水平提供美军和联合国军备吗?」
「您在犯下失误时,似乎便是由... ... 那名以色列的民间人进行救援的?」他做出了一个嘲讽似的笑容,似乎没有打算放过妳。

Kudryavka (GM): (想要的话可以骰一个察觉
Antja von Ludwig: 「一个技术的先行必然有着其缺陷之处,就如同没有一个政体是完全完美地构造。再者,既然能提供联合国军备,我也自信这从某一方面佐证了德意志的科技水准。」女人的话语中带着保留。


rolling 4d6+6 察觉
(5+6+3+4)+6=24
rolling 4d6+7 雄辩
(2+5+5+4)+7=23

Kudryavka (GM): 妳不难察觉,男子细长的眼尾里带着一丝歉意。而妳的辩证... ...
虽然感觉不到收音机对面的听众会有什么想法,不过男人倒是点了点头让这个话题过去。




Sigmund Jähn: 「原来如此呢,这便是实践大于理论、量大于质的生产者论调。」
「那关于受到以色列... ... 不,据说还是犹太裔搭救这件事... ... 」
「您又做何解释呢?」

Antja von Ludwig: 「既然是战友,搭救彼此也是情理中事,莫非不是如此?」



Sigmund Jähn: 「即使对方是犹太人也一样?」他开始运用话术,与妳进行正面的言语交锋。

Kudryavka (GM): (接下来进入技能挑战
(请骰三次社交或雄辩,然后告诉我妳的雄辩强度
(雄辩强度=14+毅力+雄辩等级


Antja von Ludwig: (雄辩强度=21
rolling 4d6+7
(6+2+5+1)+7=21
rolling 4d6+7
(5+2+1+5)+7=20
rolling 4d6+7
(6+4+3+3)+7=23

Sigmund Jähn:
rolling 4d6+5
(2+1+4+2)+5=14
rolling 4d6+5
(1+3+6+5)+5=20
rolling 4d6+5
(4+6+4+3)+5=22
(强度20


Kudryavka (GM): 这场谈话中,对方不断对着妳的软肋挑起话题,然而妳成功地一一予以带过或进行正面驳斥。


Antja von Ludwig: 在谈话的过程中,女人从头至尾都保持着一抹淡然而温雅的笑意,没有丝毫逾越、愤怒或者犯造的负面情绪。
「……我认为,此刻正是全世界的人民共同为彼此的福祉而奋起的时候。无论国籍,无论种族,无论男女。」

Kudryavka (GM): 这样的表现成功地让Sigmund无法挑出妳的毛病,整个谈话便在不愠不火的气氛中过去。
Sigmund Jähn: 虽然对方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整场节目变得冗长而无趣,但妳也注意到Sigmund对于妳的表现似乎很满意,在节目的最后,还不小心露出了一抹笑容。

「... ... 那么,让我们为了两国未来的和平发展祈祷,谢谢Ludwig女士不辞辛劳地接受这次谈话。」

Antja von Ludwig: 「不会。」
Sigmund Jähn: 节目顺利结束之后,妳们回到了准备室。在周围没有其他人的状况下,男人变得比一开始更加笑容可掬,恭谨地护送妳离开。
你们走出了建筑,他让妳搭上一台事先就停在那里的黑头礼车、并且在离开时对妳轻声道
(这台车会前往我们准备好的下榻处,请在这里停留一晚。)
Antja von Ludwig: 女人微微颔首,向着男人表达出她隐晦的敬意,而后弯身进入了礼车。


Kudryavka (GM): 语毕,车子便缓缓地驶出... ... 离开了柏林、最后来到一处看似山庄的大屋处。
山庄里有几名寡言的残疾佣人,妳在那里待了一晚。

Sigmund Jähn: 而那名男人则在第二天下午才终于现身。


「要确保这里的隐密性实在是件相当复杂的事。」男人这么对妳道:「若不是这么幸运有这样的身分,恐怕也办不到吧。」

Kudryavka (GM): 你们在山庄的会客室相见,而后男人推开了滑轨书柜、让妳进入一处地下密室。

Antja von Ludwig: 「我了解。」
Kudryavka (GM): 「... ... 为了第四帝国的再来」直到妳们在密室中隔着一张小桌坐下,男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似地,笑着对妳道。
Sigmund Jähn: 他一挥手,一名侏儒似的老男人便从深锁地金库中取出了几份文件放到你们之间,接着便退出你们地视线之外。
Antja von Ludwig: 「... ... 为了第四帝国的再来。」安雅则微微一笑,但那笑容转瞬就回到平时平淡的表情上。「辛苦你了,阁下。」

  

  

BGM:Ich lieb dich immer noch so seh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9aTvlseefE


Sigmund Jähn: 「不用那么僵硬,Ludwig女士」男人在你身边轻轻跪下,作势要接过你的手:「昨天真是太失礼了」
他向你行了个简单地吻手礼,然后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Antja von Ludwig: 「不会,我已经很习惯面对这样的问答。这是应行之事,你与我则都有各自的职责,不必如此在意。」
Sigmund Jähn: 「Ludwig... ... Antja小姐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吧?」他将那些陈旧的纸本文件摊在桌上,里面确实地记载了关于精神控制系统的资料。
「原本我... ... 不,苏占区政府想要利用这些东西打造一艘飞船,但是不但结果不理想、还让我们有机会夺回这些资料。」

Antja von Ludwig: 安雅垂眼凝视著面前这一份份的文件,确认其内容无误。

Kudryavka (GM): 这些确实是你们目标的资料。

Sigmund Jähn: 「本来的话,我甚至想把出卖我国的那些学者一并处置,不过现在的局势、做到这样就已经是极限了。」
Antja von Ludwig: 「飞船吗?这简直是自行死路……连小型化的单兵外骨骼连接精神装置都有其技术上的难题,竟然还想将之大型化后置放在飞船上…」
「辛苦您了。不要进行太多会暴露自身身分的举动,我们仍需要您。」
「终有一日,所有背叛者都将被清算!」

Sigmund Jähn: 「... ... 是的,谢谢你的抬举,Antja小姐。」他瞇起蓝色的眼瞳,白皙深邃的五官在昏黄的灯光下格外立体。Sigmund一面又拿出了几颗弹丸大小的黑球,向妳补充:「虽然有我的保证,您可以安全通过国境... ... 」
「这是这里的文件的微缩胶卷,请带走这个吧。」

Antja von Ludwig: 女人接过这些隐藏着极密资料的胶囊,稍作思索。
Sigmund Jähn: 「装在您的钮扣里的话,应该就能通过检查了。」
他又给了妳几个特制的中空钮扣,让妳暂时免去思考这麻烦。
「毕竟妳也是民族英雄,不会太刁难妳的。」

Antja von Ludwig: 「好的。」在这一点上,女人并没有太多疑虑。她换上了这些特制的纽扣。
Sigmund Jähn: 「... ... 那么,我将立刻安排座车,今晚应该就能让Antja小姐离开东德了。」
「不过... ... 」他的言词闪烁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如果您不急的话,有没有兴趣再在这里过上一夜呢?」



Antja von Ludwig:
rolling 4d6+6 察觉
(2+5+2+4)+6
=19

Kudryavka (GM): 从他一路上对妳的态度来看,妳觉得他的态度相当有可能是那么回事。
在长久的封闭生活中突然出现,可以和自己站在同一高度思考事情、为了同一目标奋斗的女性... ... 男人的表现中流露出了一点对妳这么快就要再度离开的不舍。

Antja von Ludwig: 「既然阁下盛情相邀…我也不好拂了您的面子。」安雅的目光闪烁了片刻……不过就如以往那般,她很快地就应答了您的男子。「我就隔日早晨再回返西德吧。」
Kudryavka (GM): 那夜你们在Sigmund的别庄长谈,直到就寝时分,男人送你回寝后才结束。
他一路对你谈著自己的经历,抱负和期望,不论妳的回应如何,这都成为了他的支柱。


遇到志同道合的伙伴、你也难得地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早上,你在佣人来到房间前就醒了过来。早早就梳洗完毕的男人则迎着妳用完了早餐,又多谈了会才终于送妳离开。

Sigmund Jähn: 「谢谢妳,Antja小姐,妳让我看到我们还有希望。」

Antja von Ludwig: 在离开的时候,女人稍微停伫了片刻脚步。她转头望向这名孤身在敌营中,甘冒着生命威胁为了理想而战的男子。「只要信念长存于心,希望就会与你相伴。」
「希望我们还会再见面,Sigmund先生。在我们
敬爱的那片土地上。」

Sigmund Jähn: 妳在朝阳中回过头,常常的黑发中透过万缕阳光,这名亚利安男儿因为这炫目的一目而瞇细了眼、露出温暖的笑容。

「关于这个计划的后续... ... 我已经指示Ulrica替您打点,为了能把这些技术活用在Eris上,她已经替您安排了最优秀的人选... ... 」
「后会有期,Ludwig少校。」

Antja von Ludwig: 「后会有期,勇敢的战士。希望你的信念永存。」

  

Kudryavka (GM): 稍后妳成功的在没有受到任何盘查的状况下返回了德国,在这段为期两天的插曲过去后,妳又见到了那名叫做Ulrica的女子
Ulrica Hans Walter: 收到妳拿回来的文件后没几天,她又在深夜乘着朴素的进口车而来。
「我们为Eris的改进计划请来了最优秀的协力者... ... 」


Kudryavka (GM): 在车上的另一名乘客,穿着宽松的中东服饰、有着黑发与褐色的皮肤。
Aher.Zone: 「那、那个… … 请多指教?
Antja von Ludwig: 女人的眼角微微颤了一下。随即,她伸出手掌。「请多指教。」
Kudryavka (GM): 妳握上了这名看似少女的人的手,随后才注意到了这张脸...

那就是那个留着肮脏的血统、抢去你们的主要战功的畸... ...
... ...
... ... ...


Prologue Antja von Ludwig ─END─

Kudryavka (GM): 收获  :角色CP5点,雄辩+1
情报解锁:Ulrica Hans Walter、东德、Sigmund Werner Paul Jähn、Elbit Sys、Eris计划、柏林围墙
« 上次编辑: 2014-05-04, 周日 00:03:28 由 佐鸟カナ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