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etaRPG】【RP】前传:伊万‧斯捷潘诺维奇‧列昂尼德(Иван Степанович Леонид)  (阅读 1819 次)

副标题: 伊万:破产降职身无分文的无用男大佐

离线 darkfantasy.tw

  • Knight
  • ***
  • 帖子数: 383
  • 苹果币: 0
Kudryavka (GM): 1976年6月1号,Ivan Leonid在一处远离月神之网的太空站内,这是苏联利用捕获到的微行星建造的太空实验室,因此空间格外宽广... ...
Kudryavka (GM): 时间是在月背事件过去两周之后,不同于其他受到联合国表彰的队员,Ivan Leonid在上级指示下提早离开了月面基地。
他没有空返回祖国,而是直接飞向地球的另一边──这个研究基地。
Coppélia: (轻声地哼唱着喀秋沙
Svetlana Kapanina: (拿着实验用药剂 看着关在强化玻璃里面的少女
Leonid: (在研究基地的一角吸吐著雪茄 静默的看着太空站外的辽阔宇宙

Kudryavka (GM): 苏联对这个意外的冷处理,代表拒绝出席授勳惹来了不少猜疑,成为了阴谋论者最喜欢的材料之一。
Svetlana Kapanina: (看着大量起伏的实验数据 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Coppélia: (转换了低声哼唱的曲调 在白色塑料包围着的房间里面缩窝在角落 独自一人的低声清唱祖国的歌曲
Svetlana Kapanina: 「什么叫做是我们放他们出来的啊~别说笑了!」穿梭在实验体之间的,Svetlana是怪物的开发主任,Leonid受到她的邀请,前往她的实验室。
「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控制那些孩子,快点告诉我,这么来也不用甚么都只能靠这两个孩子了。」
Leonid: 男人大步的在金属材质的长廊上行进的 军靴的鞋钉发出了清脆的敲击声

Kudryavka (GM): 这是目前北约方面的主流说法,说苏联与遗迹的再活性化有必然的关系。
然而Svetlana急忙对怪物受到的影响进行的检查,结果中并没有出现相关的迹象。
Leonid: 一丝冷峻的眼神出现在男人的眼角 又瞬然消去 不屑的冷淡笑容出现在男人的嘴角
Svetlana Kapanina: 「啊啊~这个实验当然是保密的啦,可是啊,与其说是把他们叫醒,弟弟那边反而不容易引起对面的注意才是,竟然连委员会那边都有人怀疑是我们干的,真是群木头。」
Leonid: "无法举证的情况下那些狗群们也只能止于吠叫而已...单靠舆论的操弄就想影响我国还略嫌早了点."
Svetlana Kapanina: 「啊,你来啦」她连珠带炮地向Leonid抱怨,放下手边的沉重书卷:「就是说嘛,不过... .. 」
Leonid: 他看着女子手上的实验 以如同欣赏艺术品等美好事物的眼神打量起实验室中的研究
Svetlana Kapanina: 「这次行动有个好结果喔,预算下来了」
Leonid: "不错...短时间内能重建实验室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堪用了"

Svetlana Kapanina: 「看来委员会那边认为这两个孩子和气球妖怪的复活很有关系,批准了我的新实验。」
「是啊... ... 没想到竟然可以整理出两间我莫斯科老家的公寓那么大的实验室,真没办法想像几年前的太空站还只是个桶子大的东西。」
Coppélia: 「~~~~」当你与Svetlana聊着正事的时候,穿着洋娃娃般的衣服的Coppélia抱着带有斜屋顶造型的小机器人在一旁喃喃自语。
Leonid: "嘛 的确是该感恩吧..." 嗤笑了一声 拿过了预算书翻看 他头也不抬的回应 "想必又是在决议出来后 靠着地上的老头子们在无数无意义的思想立场争论当中勉为其难拨出来的零头"
看了一眼如同人偶一般的...生命 朝空中吐出了浓烟
Svetlana Kapanina: 「和拿去做核弹头的预算比起来真的是九牛一毛,不过这次能够调度到一台联盟号飞船、还有专员担任护卫。」
Leonid: "从下来后到现在的反应如何?"
"护卫吗" 皱了皱眉头
"也罢" 苦涩的笑意中夹杂着一丝嘲讽

Svetlana Kapanina: 「最近我尝试让她自己活动」女子看着少女说:「一开始她们... ... 不如说是她不想和另一个分开,所以我只好做了这个」
Leonid: "喔? 精神象征吗? 还是真难不成分离出那...东西的部分了"
男人如此询问着 摸索著下巴看着眼前如同人形少女的生物
Svetlana Kapanina: 「我把终端做成了会自动跟随的机器人,理论上她可以和另一个孩子用那个沟通。」
「... ... 不过很奇怪的是,机能是真的,不过终端的传输范围也不超过20公尺」
「最近她一整天都在和那个聊天,我不知道这有没有代表什么意义。」

  

Kudryavka (GM): Coppélia在没有找到哪个好心的技术员肯配合她的恶言相向的时候,多半是自己一个人对着这个机器人低语。彷彿从未发觉连线并没有成立一般将它当作怪物的分身一般持续著单方面的对话。
Leonid: "自我保护机制的确立是来自于对周遭环境的资讯吸收吗...不论经过多久, 那个人格和基础知识的形成都还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挺立着身子 跨步接近了那个名为柯佩利亚的娃娃聆听着对话
Coppélia: 「~~~ ~~~~~~~」她与机器人的对话就像是你们在操作那怪物时一样,没有什么形式或规则可言,就像是人类没有办法解释自己的手是怎么依照大脑的意思动起来的。
「... ... 」察觉了你的接近,少女一瞬间露出警戒的神色,像是猫一般发出低鸣威吓的声音。直到她开口之前:「... ... 干嘛?」
Leonid: 观察著少女对周遭的意识情况和沟通能力 漫不经心的问着身后的白袍女子 "在月面的接触时间里有检验出任何的异常迹象吗?"
挑了挑眉毛 男人毫不在意面对的是贵重的实验品 抬手给了眼前的孩子一个爆栗

Svetlana Kapanina: 女子对你遭到Coppélia排斥轻笑出声,然后道:「除了替代桡骨的金属杆断了、背部灼伤之外... ... 」
Leonid: "没大没小的 身体情况怎么样了?"
"不要再回甚么关我屁事这种粗俗的脏话 好歹也是女孩子家"
吐出了烟雾 沉思了一阵子
Coppélia: 「这里明明就是男女平权的国家!」被男人甩了一巴掌的少女恨恨地看向Leonid,甩过头逃到技术官后面:「自己明明就是个花花公子,还嫌我嘴巴臭吗?」
Leonid: 对着女子的回报略感不悦 "躯干中柱的防护能力还是略嫌低落了点 回来让整备班再研究一下 加强处理金属骨架的部分"
"得了 你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立场 能站在这里就得感恩了 这是我们两人能给你争取到的最大限度自由了"

Svetlana Kapanina: 「... ... 这孩子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有点压力后症候群。」Svetlana对少女的行为感到无可奈何,但也没有说什么:「抗压性很差,老毛病了。」
Leonid: 对那孩子的反抗态度不太在意 有一语没一语的回应着
Svetlana Kapanina: 「关于那个问题... ... 没错,我们也该谈点正事了。」
「今天找你来除了提前做点任务简报之外,就是关于在实验体身上运用M-69的结构模块,提高她的实战价值的事情。」
Leonid: 沉默的站在原地一阵后再度点亮了雪茄 男人甩了甩火柴
"金属躯干跟那东西的生物质还是不够紧密. 总觉得缺乏了某些关键性的东西..."
"继续说吧"


Svetlana Kapanina: 女子看了实验室内的24小时制时钟,把Coppélia赶回后面之后比着机库,对Leonid道:「是啊,听说是要运用到某些先前的计划里废弃的设计... ... 主技术官也差不多要到了,我们下去吧。」
Leonid: 略为额首开始移动脚步 不甚关心的神色最后扫过了那人形...一般的生命最后一眼

Kudryavka (GM): 你随着Svetlana来到机库,那里现在只放着各种怪物用的外部装甲与骨架,而一名你们都非常熟悉的女性则拿着夹板检查这里散落的各种零件。
Leonid: 观察了一下收纳仓库的规模 踏着脚步往那身影迈进
Kudryavka (GM): 要说全苏联有人不认识这名女子,那反倒成了笑话。那标志性的蓬乱金发与太空服上绘制的海鸥图样,便宣示了这名女性的身分。
Leonid: 披着军大衣的男人右手插在口袋里 左手将雪茄从嘴角拿下 对着熟识的身影露出了温暖的笑意
Svetlana Kapanina: 「这位是Valentina Tereshkova技术上校,今天下午刚抵达这座太空站,接下来要负责监督这次的实验,同时… … 」
Leonid: "这可不是Valentina上校吗...该说是让人惊讶或该说真是丝毫不让人意外呢"

  

Valentina Tereshkova: 「同时负责该实验体的实用化设计工作,」这名身高不到你的胸口的女性便是苏联第一位女性太空人:「你好,我们在哪里见过面吗?」
Leonid: 叹息了一声 男人踏前升出了插在口袋的右手 礼貌的握了一下
"不 只是已久仰大名罢了" 似乎对着群花开放的空间感到了一丝窘迫 男人无奈地苦笑了一声
Valentina Tereshkova: 「Leonid同志,我是Valentina Tereshkova,由Gagarin委员派遣来接收你单位上关于月背事件的后续调查资料。」她向你一礼,似乎因为不论你们哪方的位置都超乎体制,因此反而变得没有那么僵硬。
「我要向你说明接下来该实验体的运用与试验工作内容,」她从夹板上挑出了几份文件,递给你与Svetlana:「根据Svetlana同志提出的要求,党同意你们利用被实验体进行与风之子的接触试验。」
Leonid: 男人面色转严的收下了资料 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谨遵中央旨意"
 (嘛 也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吗...
(要说起来 派遣以单人之身获得诛荣的英雄过来参与这方面的活动是想宣示甚么呢

Kudryavka (GM): 女子淡淡地点了点头,该份文件上纪载着你们将在范艾伦带的某处与「目标」接触,同时让怪物在该环境下测试新的装甲骨架与人造肌肉。
Leonid: (在那几条该死的老蛇领导著中央思想体系的情况 是希望把这次的行动在展开之前当作筹码贩卖吗...
看了一眼技术官
Svetlana Kapanina: 「我们在在范艾伦带发现一枚疑似风之子的目标,」Svetlana先说明了开头的部分:「如果是真的,据光谱分析将为稀有的Rn型,半径不到5公尺。」
「我的希望是尝试和它接触。」
Leonid: "VALENTINE同志是在任务当中执督导一职吗?" 男人似乎显得漫不经心的问起
Valentina Tereshkova: 「而我们则要求将之回收,做为样本交给委员会。」
Leonid: "危险性评估呢?" 头也不抬的转为跟技术官对话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将负责本次实验的督导,然而,我也会参与本次任务。」
Leonid: "我了解了 但以实验体目前的情况来说 进行精密性的任务有一定难度 在不涉及重大损害的情况下会先以回收为第一要务 但若发生无法回收的情况呢?"
拘谨带着距离感的将自己压在了下属的位置提问 同时咬死了自己负责的立场 男人不冷不热的询问着
Valentina Tereshkova: 「经过观察,该目标活动性极低、甚至是不是都让人怀疑,不过我们希望在被对手发现之前先在自然环境下与之接触,之后再进行样本的回收。」
「我将负责万一任务失败时的处置。」
Leonid: (那个东西的人格形成的依据到底是甚么呢 跟原生载体似乎也脱离了关联
"如此." 点了点头


Valentina Tereshkova: 「你说的没错,Leonid同志,本委员会要求的是样本的回收,但是也允许贵单位进行必要的接触实验。」
Leonid: "那事不宜迟 丝佩娜 那东西的调整情况如何了?"
Svetlana Kapanina: 「很完美唷,上校带来的新零件配合性很好,本来因为肉体结构问题没办法安装的模块在配合人工肌肉补强之后,意外的就毫无问题了。」
Leonid: "很好." 放下了手上的资料 转向了VALENTINA "同志传达的指令已经很清楚了 必以贯彻党的意志为吾命"

Valentina Tereshkova: 「本次试验将在6/04 1400进行,请于明日1800做好准备,被实验体将搭乘联盟79飞船前往指定地点。」
「我期待你的表现,Leonid同志」
Leonid: 露出了没有多少笑意的笑容 男人在行过拘谨有礼军礼以后告退
Leonid: (加加林吗...
Leonid: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 短时间内窜升到中将的新生代红人 各方派系都想拢络的太空英雄...

Kudryavka (GM): 你离去之后,两名技术官在原地依旧相谈甚欢,不久整备员们也纷纷聚集到机库争取与这名女性交谈的机会。
Kudryavka (GM): 隔日,整备完毕的怪物在Coppelia小心翼翼的指示下搭上了飞船... ... 当你看向飞船时,你了解到了所谓的负责任务失败时的处置是什么意思。
Kudryavka (GM): 在船舱中与怪物背对被的,是一台最新锐的M-69月行者。

Kudryavka (GM): 实验在地球的阴影面进行,深邃的黑暗中因为太阳风而拉出复杂的磁场,无数的太空垃圾与离子流四处奔窜。
Leonid: 看着太空之下彷彿流动的固体物质
带点满足的轻叹了一声
Leonid: "小妮子 身体的状况如何?"
Coppélia: 「... ... 」少女一面集中精神让实验体乖乖坐着,一面好不容易分出心神答道:「担心你自己吧。」

Kudryavka (GM): 在经历了27小时的飞行之后,你们来到这个复杂的宙域。
联盟号虽然能够预测大型的碎屑的行动轨迹、从而避免被击中,然而,离开了舱外,便只有像M-69这样完全装甲的机体可以执行长时间任务。
Leonid: 在驾驶舱里笑了几声 "好好享受现在眼前的一切吧 剩下的机会可不多了"
翻阅着手上的资料 啜饮著热饮

Kudryavka (GM): 因此,这次除了实验与委员会的目的之外,同时也是测试实验体的防护性的机会。
Leonid: (仅仅一机 这是出自于信任呢 还是单纯的...
Kudryavka (GM): 直到舱内广播传来雷达发现到目标位置的提醒,你们搭上了所属的机体。
Leonid: 在结束完模拟测试后 两天以来不冷不淡的跟着新任的监督者接触 以手上仅有的情报推算著那人所代表的后面的意志
Valentina Tereshkova: 「... ... 行动开始了,Leonid同志。」该说是令人意外还是本当如此呢,你听到背后的M-69那无线电里传来的是这名女性的声音。
「人民委员会不可能无止境地把预算拨过来,比起实验,还是请您确实地把样本抓回来啊」
Leonid: 直到踏入了怪物的躯体之中 才抛开了其他的一切
不被无线电注意的无声嗤笑了一声
"仅遵从党的旨意 Valentina同志"

  

Svetlana Kapanina: 「目标的Rn型在12点钟方向,」与你们分属不同线路的Svetlana对你们简报:「距离2000,相对速度微弱。」
「被实验体,请离舰。」
Leonid: 一瞬间变得情绪高昂 感受着肾上腺素开始刺激起身体 闭上了眼睛一秒享受了那一刻
然后睁开
"实验机 离舰"
Kudryavka (GM): 监视着你的行动的单眼步战车在舰上架起了武装,接着行动展开。
Leonid: 操纵著怪物的身躯 男人开启了推进器 下达着指令传输身躯中央的柯佩利亚 谨慎的飞近目标的风之子
Kudryavka (GM): 你在虚空中靠近那枚悠然自转的小型圆球,那看起来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脏冰块
然而你知道,陨石是不会在太空中静止不动的。
Leonid: "距离200...准备开启捕捉臂"

Kudryavka (GM): 事先设定好的警报器没有发出警示音,然而电脑分析的结果准确地指出那正是一枚Rn型风之子。
Leonid: 使用着逆喷射让速度近乎于滞空 让怪物小心的停留在目标外缘
Kudryavka (GM): 他在原处缓缓选转,藏在身体下地触手不时慵懒地轻甩。
Leonid: "距离180...捕捉臂开展"
Svetlana Kapanina: 「距离150,目标没有活性化。」
Leonid: 缓慢而灵巧的推进著10m的巨大身躯 用着优美的滑行姿态操纵著怪物逐步的接近目标体
"距离120 确认接触范围"
Coppélia: 对于Leonid要求的精细动作一一做出回应,少女忍着头痛指示著怪物慢慢朝目标接近。

Kudryavka (GM):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种熟悉的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Leonid: 操作著驾驶舱上复杂的指令 没有再多作任何干扰 以最小限度的必要动作开展出了回收用的机械臂 然后等待
直到确认能在一瞬间捕捉成功为止
Kudryavka (GM): 经过如此高度人工化改造的实验体,竟然没有引起目标的反应便得以靠近的事实,或许反倒要更让人吃惊。
Leonid: 男人紧盯着眼前的目标 同时监视著各个摄像机传回的资讯
也包括著那身处核心的少女痛苦的表情
Kudryavka (GM): 距离几公尺、又几公尺的缩短,
Leonid: 在脑内模拟运算了几个逃避的移动轨迹
一一作出了后续路线的预测与追击 以及预防著目标突发的攻击或是反击 直到距离缩短到确认能一击得中的程度
然后男人出手


Kudryavka (GM): 包含太空船上的成员无一不屏以待带,机械手臂终于轻轻地贴上风之子那柔软的表面,你们以近乎抱拥地姿态在萤幕上叠合在一起。
Svetlana Kapanina: 「目标无反应,接触成功。」
Leonid: 仔细的观察著对方的反应
"丝菈娜技术官 准备船舰接应"
Svetlana Kapanina: 「Leonid同志,请按照程序开始进行交流试验,」Svetlana掌中捏着一把汗,观查著两个物体的反应。
Leonid: 男人仍然就着数个外部摄像镜头捕捉著周遭的情况 小心的戒备着甚么 不时并观察著柯佩利亚的反应
"第一防护仓开放 接收器功率调整至外部对应 转移至高功效模式"
Svetlana Kapanina: 「... ... 首先是意志传达,」
Leonid: "实验体未出现排斥反应 现在进行第二接触"

Kudryavka (GM): 配合着你的指示,系统便开始对Coppélia的脑波进行增幅。
Leonid: "舰官 请优先准备机体回收的对应措施"
Kudryavka (GM): 驾驶舱的某处传来令人无法忽视的尖叫,功率不断攀升的同时,暂时失去行动的怪物怀中,那名风之子依旧毫无反应。
Leonid: "对传导功率进行同步调整 丝菈娜 进行波长的校对"
Kudryavka (GM): 「这里是联盟79,收到指示。」太空船缓缓靠近。
Leonid: 无视那痛苦的尖叫声 男人沉着的观察著接触反应
Svetlana Kapanina: 女子一面接收目标传出的那怕一点讯息,调适著解析频率希望能成功带出任何成功的迹象。
Leonid: "第二接触时间接近临界值"
"目标尚无任何反应"


Kudryavka (GM): 然而,在你们的尝试下,这枚巨球始终维持沉默。一连串的测试中,它甚至只有稍微搧动它的附肢。
Leonid: 倒在驾驶座里叹了口气
Svetlana Kapanina: 「怎么可能?!」在尝试过不下数十种方式之后,无线电中传来Svetlana的惊呼
Leonid: "舰官 准备进行目标收纳...
"舰官 准备进行目标收纳..."
Svetlana Kapanina: 「难道这东西只是尸体吗?」
Valentina Tereshkova: 「... ... 够了,Kapanina同志,Leonid同志,请回收目标。」
Leonid: "将增幅器功效降低为低输出模式"
"准备切断输出连结 收回外部传递装置
Coppélia: 「──────」在舱室中发出不成人声的尖叫,Coppélia的苦难终于在leonid的指示下中断。
Leonid: 闭上双眼了一秒 揉着眉头
"...也罢"


Kudryavka (GM): 你切断了功扩,直到重新获得实验体的控制权,才带着目标回到太空船。
Leonid: 无声的吐出两字 男人才开始缓慢的进行目标物的回收措施
Valentina Tereshkova: 接应的Valentina把怪物拖回舱内,接着小心地在狭小的空间中让出了位置。
Leonid: 回返了舰桥 看着后续的接收处理
在确认警戒解除后开离了怪物 小心的进入中枢将柯佩利亚带出

Kudryavka (GM): 巨球终于落入太空船地舱室中,由事先设置好的束缚带捆起。
Coppélia: 「... ... %%$&#」
然而,就在你要从怪物上下来的时候,无线电中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Leonid: 对柯佩利亚的言语皱了皱眉头 对着丝菈娜投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投入的抑制剂还没产生效果吗"
"柯佩利亚? 收的到嬷"
Coppélia: 「... ... 」
Leonid: (如果在这个时候发生崩溃现象
Coppélia: 画面中的Coppélia没有回应你,她两眼涣散、泪水与分泌物流得满脸都是。
Leonid: 男人眼神沉了下来 在警戒著监督者的目光下对着身边的技术官投去一个眼神

Kudryavka (GM):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喘息声开始在舱室内响起。
Leonid: "强制开启中枢机关 授权码534a11 权级A Leonid Iwan"
Coppélia: 系统在你的指示下发出刺激,试图让Coppélia强制清醒。
Leonid: 瞇起了眼睛
Kudryavka (GM): 那来源不明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Leonid: (临界值的测试在之前已经有回馈 应该还没有逼迫到那么紧...

Kudryavka (GM): 随着觉醒剂的注入,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起
一声、接着一声
Leonid: 男人怀抱着某种可说是带着恶意的期盼 望着休眠当中的怪物
"中枢机关 授权强制退出实Leonid Iwan下令"
Kudryavka (GM): 那些原本复盖在怪物身上的外装甲开始快速脱落、那团肉块恕地在机库中蔓延了开来。
Leonid: *实验体Belta, 授权码534a11

Kudryavka (GM): 在这为了容纳怪物而没有任何警示设备的机舱里
Leonid: 瞇起了眼睛 大吼起周旁的尉官开始疏散动作 轻藐的望了一眼身旁的月行者
(这又是幸或是不幸呢 契机已经有了 但还不知道会造成哪方面的影响...
Svetlana Kapanina: 「啊啊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啦?!」Svetlana在你身边焦急地看着自己失去原形的孩子,「Coppélia!!!」
Leonid: 男人怒吼著疏散的要求 并开始指示舰官紧急撤离
Valentina Tereshkova: 「... ... 」而目睹这一切的Valentina则连忙翻回机上。
Leonid: 确保了逃生路线和设备 面对着眼前的崩解反应 他在脑内计算起各项行动的占据时间 同时把眼光投射在被运回的圆球状风之子

Kudryavka (GM): 蔓延的肉块扑向了收容作业进行到一半的风之子
Leonid: "丝菈娜 面对压力线的时候妳也是意外的很弱呢"
Kudryavka (GM): 此时,紧急启动的M-69拔出了一把短叉状的物体,回转上半身... ...
Leonid: 甚至可以说是喜悦的 在内心画出的安全线之后看着肉块的大量生长
做起了预备的动作
Kudryavka (GM): 然而那慢动作一般的攻击依旧没有成功阻止肉块。
Leonid: "现在要以救出那孩子为优先不是吗?"

Kudryavka (GM): 接下来的事情一景一景都是如此的清晰
Leonid: 停滞的时间里 男人的目光从没有移开月行者和崩离的怪物身上
Kudryavka (GM): 一面向前踏步、一面腐败著的肉块用她残破的身体爬向甫捕获的风之子
M-69挥出的短棒将怪物打成两截

Leonid: 嘴上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语 但却冷然的披着大衣 冷峻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Kudryavka (GM): 然而,最后谁也没有能阻止肉块与跟他同源的生命之间的零距离接触
Leonid: 在这实验的数年当中阅读了无数的报告 也见证过各种不可思议的超常现象
这次的反应并没有超出以往只能建立在假设当中的存在
但发生在如此戏剧性的时间点 会是幸或是不幸呢
Kudryavka (GM): 那枚风之子第一次做出了动作:它突起的球面向四面分开、回拥般地将怪物纳入了自己的身体。
Leonid: 男人只知道火种已经点燃了 他冷淡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同时 身体已经为着接受下一幕的出现而颤抖起来
Kudryavka (GM): ... ... 一切又再度复归宁静。
只剩下满舱的腐肉逐渐化作胜肽泡沫、崩毁的机件、以及太空舱的破洞产生的萧萧风声

Leonid: 男人的眼神沉了下去
(还是没有出现吗
(噬祖反应...
Svetlana Kapanina: Svetlana几乎是第一个冲出去的,比所有赶着修补太空舱的工兵还早
她奔向怪物所遗留的下半身... ...
Leonid: 思考着甚么 看着技术官的动作 男人后一步的大步追赶了上去
冷淡的抓起了女子扯到身后
"那是我的职责 不是妳的"
脱下了大衣 迈入了下身的中枢机关寻找起名为柯佩利亚的少女
Valentina Tereshkova: 搭乘在M-69上的Valentina透过广播指示无论如何也要确保样本,扛起了风之子将之深深锁入注满了液态氮的深缸里。让舱室内弥漫起低温的白雾... ...

Kudryavka (GM): 在那阵白雾中,不断拨开腐肉和零件的Leonid
Leonid: 不理会肉堆与金属材质交错的躯干当中遗留的酸蚀性液体造成的伤害 男人强硬的深入躯干中枢
Kudryavka (GM): 终于撬开了满布酸液的驾驶舱中,找到了那名少女。
Leonid: (结果到头还是失败了吗 就连接触反应也没有出现 只是那样的被吞噬掉?
灵敏的动作著 军人体格的男子毫不犹豫的跳入了中枢驾驶舱 抱起了昏迷的少女
迅速的检查著呼吸和生命反应 清除了口鼻堵塞的异物
"丝菈娜! 给我派三人过来接应! 在确认崩解行为停止前尽速将柯佩利亚移出!"

Kudryavka (GM): 你们与时间竞走着
怪物的躯体很快地就变成了一团没用的废铁
Leonid: (让人叹息的结末...第十三次的失败
Kudryavka (GM): 在这之中,你与Svetlana搬出了Coppélia
「... ... ... 」


Coppélia: 「... ... 」被分泌物弄得满身脏污的Coppélia奇蹟似的没有受到任何外伤,一度因为休克而停止的呼吸在Leonid和Svetlana的抢救下终于恢复了过来。
Leonid: 翻开了瞳孔检查了意识 然后一一确认了呼吸和脉搏 抢救著剩下的少女
(啊...不过, 这个应该也没用了吧
Coppélia: 她在反复的呛咳之后,由口中吐出了大量的血块
在这具人偶还没停止活动之前,她以无焦的眼神看着Leonid开了口... ...

「... ... 你们,是什么东西?」

Leonid: 在最后的急救产生效果后为了防止瘀血堵塞在口腔和呼吸道 对着少女露出了预定地苦涩微笑
Coppélia: 随后,便再也无法说出任何话了。
Leonid: 然后那个预定的笑容凝结在脸上 只是一瞬间
就像看到了一抹光亮一般 男子的眼底燃起了强烈的情绪
(不...不可能
丝菈娜 加派人手好好照顾柯佩利亚 之后事故的原因调查也要开始尽速进行"
Svetlana Kapanina: 「Coppélia、Coppélia!Coppélia!!!」在男人下达指示的时候,这里所发生过的一切,便由Svetlana的叫喊声划下了句点。
Leonid: "行了 情绪化也无济于事 先想办法保住这孩子吧...在监督见证的情况我们的立场会变得非常不利 要有点准备"
回复了一贯的沉着静默 男人重新披上了军大衣 等待着白袍技术官情绪略微稳定后 作出了最后的指示
(啊啊...到手的究竟是王牌还是鬼牌呢...

Kudryavka (GM): 这场事故的结局
虽然造成了数名当时在场的整备士死亡、以及联盟号太空船的受损
不过,结果上任务并未失败、在Leonid的... ...
(骰一个社交或政治
Leonid: (...虽然远超出计算范围 但并不是最坏的结果...吗

rolling 4d6+4+1(2+1+1+1)+4+1=10

Kudryavka (GM): 然而,Leonid在过分的臆测与担忧中,让思路与行动走入了死胡同
这使得Valentina上校在向党的汇报中做出了对Leonid和整个计划不利的证词,最终使得Leonid与Svetlana失去了重要的立足点。
Leonid: (嘛 也就是这样吧
(筹码的话...
Kudryavka (GM): 你们很幸运地保住了这个Coppelia,但也仅只于此
Leonid: (完全进入最糟糕的事态了 最后的一枚筹码吗...
Kudryavka (GM): 任务的成功和观测到的特异风之子的行为都成为了Valentina带领的小组的功劳,而你们... ...
Leonid: 看着昏睡的少女 被撤下军阶的男人自嘲的笑了笑
"没想到为了保住妳会演变到这最糟糕的一幕啊..."

  

Yuri Gagarin: 「欢迎,Leonid同志。」被遣送到了月神之网,在最不想见到他的时候,与此处的最高领导人会面。
Leonid: "加加林同志" 男人点了点头示意
Yuri Gagarin: 「Leonid同志,回答我,你的父亲是谁?」
他坐在房间深处的大位上,年轻的脸庞上一点也看不出政治味
Leonid: (喔...啊 也是 这是最恰当的出手时机了
(不...不如说 英雄的心思怕是远远的更为单纯吧
(那也是最难处理的部分
男人沉着的回答著 "加加林同志 相信您十分清楚 我的父亲乃是伊万 朱可夫 但我从未以我们一家的门脉作为倚靠"
男人挺直着身子
冷傲的回答著

Yuri Gagarin: 「是吗?」男人笑了笑,不置可否。
「... ...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这么回答。」
「我的父亲是苏维埃的大地,而母亲则是伟大的社会主义。」
Leonid: "乃是伟大的党 征服一切的祖国俄罗斯吗"
Yuri Gagarin: 「哈哈哈哈哈」
Leonid: 他随着心中所盘算的 故作嘲弄的笑了一笑

Yuri Gagarin: 「今天,Leonid同志,你让党很失望,我们的祖国也不会一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你不但让人民贵重的实验体报销,还害民族的英雄陷于危地」
Leonid: 他精密的考虑著反应 试着让脸上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傲气与不服
但沉默著没有出声
Yuri Gagarin: 「这已经不是党第一次对你感到失望,Leonid同志。」他露出发自内心的苦笑、十指交叠,而桌上放着的就是你那在调查期间被扯去了许久的军章。
「你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Leonid: 他试着让声音带出一丝愤怒的颤抖
"我们从未要求过施舍" 试着想要模拟三十岁的老兵可能最后所带有的一丝傲骨
紧紧皱起的眉头 似乎显得难以释怀在对方表达当中所传递出的讯息那难以承受的沉重

Yuri Gagarin: 你的演出很成功地博得他的好感,Gagarin一如你所料想的,是个军队出身之后一路一帆风顺的人生才可能养成的可怕天然。
Leonid: 男人完美的诠释著军人世家中后继子嗣军官所拥有的傲气与不屈 当然 也仅仅是面对的对象一如他所判断的是个纯粹的军人而非政客
想必那个男人未曾看过将他塑造成国家英雄的大旗之下藏有多少阴影吧
Yuri Gagarin: 「党从来不会给失败者施舍,Leonid同志,」
Gagarin戏剧化地在将你的军队章握在手中,然后摊手向你:
「但是我们也不会浪费任何花费人民无数血汗才结出的果实。」
Leonid: 阴冷的想法在一瞬之中窜过了男人的意识 又瞬间的溜走 剩下那所扮演的脚色所会留有的无言的激动

Yuri Gagarin: 「你一直以来作的,都是没有人会正眼看你、埋没在阴影下的工作吧... ... 真是辛苦你了。」他忘乎所以地对眼前这名KGB出身的军官放下心防,侃侃而谈:「如何?当作放放风,到月球去度个假如何?」
「我手边有个联合国方面提出的无聊亲睦计划、以及一个西伯利亚的24年分工作,」
Leonid: 男人咬着牙颤抖著 强忍着激动了一会 才逐渐平复了下来 下巴抬高着
Yuri Gagarin: 「你怎么选择呢?」他将军章递到Leonid面前、问到
Leonid: "既然加加林同志肯为下官如此着想 启有不遵行之理" 收敛著情感露出了略为苦涩的微笑
不甚超过的表演当中彷彿是追寻到一丝认同感却仍因为傲气而不愿屈膝的军官 不吭不卑的接过了授命

Yuri Gagarin: 「三天之后,你们将前往月面基地,作为亲善代表、接受联合国指挥。」Gargarin道:「内容是与我中国朋友还有可憎的帝国主义狗一同进行象征性的表演任务。」
「当然,从你以下的部属也都会全部被重新整编... ...」
「最后... ... 这是只在这里说的话。」
「帝国主义阵营霸占月球多年,但是,我们已经预测到未来月面上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而届时,一定会出现机会... ... 」
「你就在月球上好好干吧,Leonid同志。」
Leonid: "唯以吾党为吾命 加加林阁下"
在最后严肃的行了个军礼 故意的转换了称谓
Yuri Gagarin: 「为了社会主义革命。」他在位置上笑了笑,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示意你可以离开。
Leonid: (嘛...也可能是最后一场表演了呢
转身走出房间的同时 不意间思考着

Kudryavka (GM): 在你离开了舱室,回到自己的区块时
你见到暂时配给给你们的那个区块里已经忙成一片
那些熟悉的人们现在随着计划解散、而开始散往各个部队
而在那之中,有着Valentina那面色不善的身影、跟随着她的Svetlana、以及一名作联合国束装的护卫,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

  

Leonid: 回到了柯佩利亚的氧气仓 看着昏睡中的少女
男人难得的松懈了下神经 叹出了一口烦躁
"这一注也下的厄大了点啊"
Leonid: "这下可真是名副其实用全副家产买定了妳呢"
Coppélia: 在大难后变得寡言而嗜睡的Coppélia只因为一时要与Svetlana而感到寂寞,不知人间险恶似地幸福的睡着。
Leonid: "...希望这最后的一搏不要让我这个赌徒失望吧" 抚过了少女的脸庞 披着军大衣的男人露出了一个深坠而略显险恶的笑容

Prologue:Leonid END

收获  :角色CP5点、CoppéliaCP5点

情报解锁:月神之网、太空实验室、M-69、Rn型风之子
     Valentina Tereshkova、Coppélia、Svetlana Kapanina
     Yuri Gagarin、苏联的太空势力
« 上次编辑: 2014-04-30, 周三 13:16:34 由 佐鸟カナコ »

离线 darkfantasy.tw

  • Knight
  • ***
  • 帖子数: 383
  • 苹果币: 0
回到了自己所属的太空舱里, 阴郁的男人在梳洗过后看着自己带着伤疤的脸庞 咬着牙笑了起来.
被递夺军阶此事在行前也并非毫无准备, 只是若让老安德罗波夫在地面上为他走动所需耗费的资本也太庞大了.
抚摸着脸上的伤疤感受那旧伤隐隐传来的疼痛, 男人思考起太空人民委员部这一连串行动背后隐藏的意旨.

(经营了十三年的最高机密计划, 绝无可能因如此可笑的理由解散, 但究竟是谁在等待这个契机, 谁能在台面下操控Gargarin, 亦或这是出自他本人的图谋?
(在月面的话地面势力没有太多插手的空间 反应时间也会延迟许多 瞄准的是这一点吗?
(Valentina那个明显受到授意的魁儡不论 Gargarin的行动远比想像中更加容易预测 简直如同剧本一般...到底是出自更上层的授意还是本人意志? 无论如何, 最好先把苏斯洛夫这条老蛇在后方引导一连串事件的可能性放入考虑
(那么...是为了把老安德罗波夫的势力抽调出безымянный计划? 或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会是中央直接的指示吗?
(Valentina的证词应该会经过太空人民委员会的审查才能通过, 委员会十三名成员里至少三名委员的立场是坚定的踏在安德罗波夫方...能影响的范围也有四名保证, 七名照常理来说是过半的情况...就算是在Gargarin本人授意之下作为实验意外的立场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推翻, 为什么会连实验主导地位都被轻易的剥夺, 更不用说在立场鲜明的Света配下...不, 那女人是个聪明人, 她能理解手上拥有多少筹码, 即使只为了自保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贱卖自己...
(...果然还是需要更多的情报啊

在没有开灯的黑暗舱房之中, 男人沉默的在脑里逐一的检视起现今所得的情报, 尝试着从每一丝线索里逐步的解析, 编织整个概图.

然后他在黑暗中睁眼,考虑到了最糟的可能。
(... 布里兹涅夫? 总书记本人的话... 所以才能直接代表党中央的旨意驱动Gargarin这种国家英雄吗?这样打击赫鲁雪夫派的老尤理警示意味也就十分的明显, 更不用说接手逐渐浮上台面的безымянный计划所带来的意义... 不行,还需要更多的情报和证据。但如果真是如猜测一般, 那么现在接受Gargarin的庇护反而是最安全的选择了

在床上睁眼思考了一会, 做出了某个决定后, 男人再度穿上军服, 踏出了舱房

« 上次编辑: 2014-05-03, 周六 22:10:58 由 darkfantasy.tw »

离线 佐鸟かなこ

  • 版主
  • *
  • 帖子数: 996
  • 苹果币: 1
  • Fantasy is a created DRUGS.
интерлюдия
« 回帖 #2 于: 2014-05-04, 周日 02:34:25 »
1976 6/7 1900 月神之网

  顺利完成交接工作之后,Valentina回到委员会所属的区块。在联合国的监视下带着Svetlana拜访中国派遣团不是什么让人自在的工作,但是这对这名缺乏感情表现的女子来说,她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部分。

  (这样一来就能向Yuri中将同志好好报告了... ... )她踏着比任何人都狭窄的步幅匆忙地前往收容日前捕获的样本的区划,一面舍不得浪费任何时间似地检阅著资料。女子事先将Svetlana派到了该处,即使心里明白她不是那种会自己引起麻烦的类型,这名自由奔放的年轻科学家依然有着许多让她疲于应付之处。

  

  今天的作业内容是将冰封在加压隔离罐内的Rn型样本浸入特殊树脂溶剂中,以保存其生理与解剖学结构。原本对这些能在宇宙的温差与真空环境中运动的生物而言,使用液态气体封存就没有太多意义,低温只能让他们赖以运动的气体凝结、降低他们的运动性,即使进行了固化封存、在适当的条件下依然能将之唤醒。

  (这根本不能称为生物... ... )女子带着几分自嘲,指示著包含Svetlana在内的技术员将隔离罐运送到实验舱内。这只引起过问题的样本经过评议,决定在组织采取结束后,使之进入半永久封存。银发的天才少女对此似乎感到相当遗憾,或者是介于遗憾与愤怒之间的某种感情,但还是在Valentina身边遵循着指示、让起始程序顺畅地完成。

  在架起重机枪的数名士兵监视下,巨大的隔离罐从滑轨进入由淡绿色的透光树脂隔离的实验舱。实验舱内容样安装着大口径的自动机砲,隔离罐被倒置在一个由透明模具包围的盆状物内,机械臂接着将拆除外框使本体露出、再依序注入两种固化封存用的溶液。

  「封闭实验舱,开始进行减压。」随着指令,机械臂无声地打开了隔离罐的压力阀,内部沸腾的氮气喷也似地让实验舱内部完全被白雾所填满。

  (不再发生意外是最好... ... )

  「抽气、移除隔离罐,注入第一种溶剂。」注入第一种溶剂时,样本并不会马上固化,利用此时对样本的组织进行采集。接着混合第二种加速固化用的溶剂,实现封存。

  接下来的动作就必须要一气呵成地连贯完成... ... 在透光树脂对侧的一片浓雾中,仪表显示出机械臂与抽风系统的正常运作,缓缓地,溶剂槽的水位也越来越低。

  低温浓雾在循环系统的运作下渐渐散去,注入了溶剂的透光模具的淡绿色轮廓也逐渐浮现。

  泡在溶剂中的黑影有着熟悉的触手状附肢,
  也有着令人熟悉的皮膜状外观... ...

  但是除此之外的部分,则与现有的任何风之子都不相同。

  
剧透 -   :

  「这、这是... ... 」眼前这幕异相让Valentina陷入绝句,一手就要启动紧急机制... ... 但是此时

  「безымянный!是безымянный!是实验体13号啊!!!」
  Svetlana那宿有强烈情感的尖叫为这一切补上了说明,她兴奋地抱紧了身旁了的Valentina,在这异常的一幕面前,Svetlana毫也顾不得形象,摇晃着怀里的民族英雄、像是少女般尖叫个不停。

  「... ... 」而Valentina也被这无法解释的状况给夺去了反应,连一丝打算挣脱Svetlana的动作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