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etaRPG】【RP】前传:阿赫尔‧玲(Miss.Aher.Zone)  (阅读 1928 次)

副标题: 玲:被卖给Elbit Sys电子系统公司

离线 橘子不甜

  • Guard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OP:Jewish musi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NvnxkfOBJA&list=PL9DEBA3E592DD3261

  


Kudryavka (GM): Prologue:Aher Zone.
月背六号事件发生后一周,玲回到了以色列首都:Tel Aviv。
在此之前,你与在亲睦演习中偶然结成的小队一同接受了联合国的表彰。
玲在这次事件中是首先发现风之子并且将讯号传回基地的成员,因此意义格外重大。
同时,因为苏方婉拒接受联合国表扬提早离开了月面,玲便在仪式中站在所有人最前方、成为受奖代表。
玲的胸前现在别著一枚布章,上面描绘着地球、桂冠与人造卫星,那便是获赠的奖章的简章。

然而,不同于其他在返乡之后被当作英雄人物对待的成员,玲的归来并未在以色列造成风潮。
妳在教团成员的护卫下前往了为在岸边的教会,妳的教会。
一路上虽然沐浴在好奇的目光下,却没有夹道簇拥、列队欢迎的情形。
当然,「因为救世主的先见之明而拯救了联合国」的意见还是占了大多数,几份报纸与当地新闻仍然让玲的半身像占据了大半版面。


Aher.Zone: 虽然事情已经过了一周,但玲还没有从机体全毁的震撼中恢复过来,也因此眼前的异状反倒没有让玲有任何反应应。
Aher.Zone: 他只是毫无感觉的,保持着风度,跟着身边的人走。


Kudryavka (GM): 不过,无可否认的,斥资钜额建造的Yehudim Foreverbless在初战中就坠毁,依然被某些人视为玲声望失坠的前兆。
与你一同前往教会的人之中不乏教团高层,一行人笼罩在不知该喜该悲的微妙气氛中,显得有点沉重。
毕竟,无论声势如何壮大,弥赛亚教团毕竟只是民间组织、没有能力一再地筹备出建造与输送STV所需的钜额资金。
更重要的是,撇除以军研发的能量防护技术不谈,Foreverbless的核心系统:HCIAS那绝无仅有的微处理器纷失、造成重建成本提高到致命的程度。
至今为止,Foreverbless的再造几乎看不见希望。
一行人走进了高悬着蓝色六芒星的白色矮房中,而那之中,也早已挤满了教团的重要成员、赞助者、以及几名军方代表。
在妳走进房内时,一名蓄著白色长髯的老人向你走近、将玲带领到房间深处的上座。

Kudryavka (GM): 「我们伟大的弥赛亚大人,从天空归来了!」他以浑厚嘹亮的嗓音宣示道
此时,原本骚动的教会内部、也开始沉寂了下来
Kudryavka (GM): 「现在,让我们为弥赛亚大人的平安,以及她所显得神蹟,赞美主!」

Aher.Zone: 「主将与我们同在。」
Aher.Zone: 玲垂下眼帘,以虔诚的声音说道。


Kudryavka (GM): 老人高举了双手,顿时全室内充满了希伯来文的赞声。
教团里的核心成员一一向玲致意,同时对教徒宣称玲的功绩... ..
让室内呈现出一种庆贺的气氛。
然而,这样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的,高层之间的会议开始了。

  

Aher.Zone 以沉静、神圣的姿态端坐在位置上

Kudryavka (GM): 虽然玲造成了教团重大损失的话题被刻意轻笔带过,但是仍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会议的焦点。
刚刚带你上座的那名长者激昂地道:
「弥赛亚大人初阵就建立如此功劳,难道不是 神要我们继续投身这场大业的寓意么?」
教会里,几名长者各执一方、谈论著此次的事件。玲坐在高位上,一如既往地形同摆设。

Ilan Ramon: 「不过长老啊,你们还不明白吗?我军无法无止境地提供你们资源。」
与长老们战在对侧的是一名叼著卷菸的卷发男人,他身上的飞行外套标志出他属于部队的身分。
「光是花费在永福号上的资金就足以让数十万贫民过上正常的生活了啊?」

Kudryavka (GM): 「是啊!也获得成果了,这次就就此收手吧!」应和著男人的话,教会中的保守派也如此发言。
「弥赛亚大人的先见之明已经拯救了我们的月亮,难道这还不够吗?」

开什么玩笑!」长髯长老拄杖一顿,反辩道:「你们难道没有倾听过弥赛亚大人的预言吗?」
「她被选为上帝的信使… …要传播犹太人的福音... ... 她要... ... 」老人话说到一半,眼神转向了玲,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Aher.Zone: 「以神之名带领神之子民进入迦南地,引领众神子民永世万福。」玲并没有看现场一眼,只用一种如歌似诗的语调复诵,那说过千万遍的台词。

Kudryavka (GM): 哦哦哦哦!弥赛亚大人!弥赛亚大人的预言!妳亲口说的话在忠实信徒占了多数的厅堂里激起了广大的回响,周围一时间骚动了起来。
「没错!她要传播犹太人的福音,将非信徒逐出地球!」老人甩动衣袖、口沫横飞地讲起大道:「诸君,难道你们不是因为这样才在这里与弥赛亚大人齐聚一堂的吗?!」
「难道你们不也是这样吗?!」长髯长老的质问让保守派的声音一瞬间退了去。

「唔… … 」因为你的发言,教团里地反对者没有再提出意见,但是这种理由显然与另一名在场人士无关。
Ilan Ramon: 「但是你们无法再筹措出必要的资材也是事实吧?」
卷发的男性叫做Ilan Ramon,以色列的军方代表:「主系统无法修复的现在、要再打造出类似的机体也是不可能的。」
「她根本就没有能力驾驶失去了那套系统的我军机体,」男人残酷地点出事实

Aher.Zone: 「......」

Ilan Ramon: 「更何况… … 不管她的身分是什么,让这种小女孩上太空本身就不合逻辑。」

Kudryavka (GM): 你… … 你敢对弥赛亚大人不敬!?」长髯长老一怒,举杖直指Ilan,周围教徒也骚动了起来。

Aher.Zone: 「.....各位。」
Aher.Zone 从位子上站起

Kudryavka (GM): 玲的行动让长老稍微缓下了脚步,将眼神投向妳。

Aher.Zone: 「请不要怪罪这名男人。他的性灵仍未受神的启发,难免会陷入困惑与不安。」

Ilan Ramon: 「哼,启发、对,启发。」
Kudryavka (GM): 「啊、是!是!还请弥赛亚大人示下...」

Aher.Zone: 「......」玲再次垂下眼帘,掩盖住差点流露出来的悲伤与不满。

Kudryavka (GM): 噢,请指引我们!弥赛亚大人!
在场的空气虽然对教团有利,但是眼前的事恐怕不是单纯把这个男人挥出去就能解决的。

Aher.Zone 沉默了一阵子

Aher.Zone: 「......的话就可以了吧?」玲首次的,将眼神与在场的人──那男人接触。

Ilan Ramon: 「?」男人用不屑的鼻音询问,已打过仗的军人特有的锐利目光盯在妳身上。
Aher.Zone 吸了一口气

Ilan Ramon:
rolling 4d6+5 威吓
(2+1+3+1)+5=12

Kudryavka (GM): 然而,这种程度的动作对同样见识过战场的玲而言豪不构成影响。


Aher.Zone: 玲的目光毫无动摇,如同能直视入灵魂一般的注视著那男人。
「如果,我有办法将整个主系统重建出来就可以了吧?」

Kudryavka (GM): 「哦哦哦哦哦!!!弥赛亚大人!!!弥赛亚大人要亲自... ... 」两名长老用几乎痛哭流涕的表情看着玲。

Ilan Ramon: 而Ilan,那名军官,也因为妳不惧于他的坚毅神情而稍有软化,皱了皱眉头。
「但是钱呢?物资呢?贵教团应该再也没有那么多存底了吧?」


Aher.Zone: 「将有的。」玲目光上移,注视著遥远的地方。
「那充满了奶与蜜的未来。人们都将不再捱饿受冻的未来。」「为了那未来......」

「现在所经历,所将要经历的一切的苦,都只是神为了试炼我们,洗清我们的罪。」
再次,玲与男子对视。而这次他的眼神中,有的却是极其的疯狂。

没有铁的话,就让人捐出锅子吧。」
没有食物的话,就让人捐出面包吧。」
没有水的话,就从母亲的乳房中流出乳汁。」
「一切都是,为了以主荣耀的未来,为了前往迦南地。」
Aher.Zone 声音步步上扬高亢


Kudryavka (GM): 教徒们纷纷被玲的疾呼所感召,一瞬之间满教会就伏满了彷彿见识到耀眼的圣光的人们...
Ilan Ramon: 「那、那种精神论的... ... 」看不见圣光的Ilan虽然被这一幕吓得不轻,但是军官并没有因此就屈服... ...

Kudryavka (GM): 然而,就在此时。
呼应了玲的教诲,一名黑衣人从赞助者的席位中踏了出来。
Anonymous: 「... ... 钱的话,我们有。」
他站到了Ilan对面,手中提着个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的沉重箱子,对Ilan反问:「再来只要有资金就可以了吗?」
Ilan Ramon: 「资金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军官喝道。

Anonymous: 「我知道了,」其中一人道,他把箱子放到地上,摊开之后摆出了一整套的无线电设备:「我有一个不具名的金主愿意资助重造的一半费用,此外的事... ... 你可以跟他谈谈。」
Ilan Ramon: Ilan看着对方的行动,没有立刻做出回应。
Anonymous: 几次调适之后,慢慢的,麦克风里先是流露出了几分杂讯,然后慢慢地变为一道经过处理的平板声调。


「以这种形式参与会议真是不好意思,」箱子道:「看来你们正为了钱的问题而苦恼,就让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如何?」

  

Ilan Ramon: 「你是谁?有什么企图?」军官警戒地讯问道。
Anonymous: 「企图?我们没有什么企图… … 只不过跟其他坐在这里的人一样,希望见证新的”奇蹟”。」声音停顿了一下:「因此想对弥赛亚大人奉上一点棉薄之力。」

Aher.Zone 望着遥远的远方,双眼散发著虔诚神圣


Anonymous: 「弥赛亚大人已经对我们显了两次神蹟,未来一定还有更多的迹象将降临... ... 直到她带领我们前往真正的应许之地,不是吗?」
Ilan Ramon: 「啧,你们这群人简直无法沟通。」Ilan开始显露出烦躁:「… … 退几步说好了,就算你们能出资,拉宾教授去世了的现在也没有办法再做出一套HCIAS了吧?那边那个小女孩说她有办法?我看也不像!」
Anonymous: 「呵呵」
早料到了Ilan会提出这个问题,声音怪笑了一声,然后答道:「这也不用担心,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


Ilan Ramon: 「计划?什么计划?」
Anonymous: 「多亏这次事件,让我们Elbit在竞标上有利了不少。」声音没有回答Ilan的问题:「我们完全能提供重建HCIAS的环境... ... 不过」
「实际的成果… … 就要看看弥赛亚大人的造化了。」
Kudryavka (GM): 「嗯?!弥赛亚大人?」原本沉默的长须老人一听到声音提起玲,便下意识地应道:你们想让弥赛亚大人做什么?」
他冲到箱子前面,彷彿觉得有个人躲在里面一般贴的近近的。
Anonymous: 「也没有什么… … 只不过… … 」
「既然弥赛亚大人能够预言整场战争的经过,那么重新建构起已经被完成过的理论,应该也没有什么难度吧?」
Kudryavka (GM): 「你说… … 什么?」老人回得很急很气,到了看顾无线电的那名黑衣人必须压制住老人的程度:你是在质疑弥赛亚大人吗?!」

Aher.Zone: 「请不要这样,朱达老师。」玲发言制止了老人过激的举动。
Kudryavka (GM): 「啊!」在玲的喝止下,名为朱达的老人才像突然惊觉一般恢复了神智
他退向一旁,将空间和视线让出来给玲。

Aher.Zone: 「是,我做为神最虔诚的仆人,受了神的恩宠。我不曾忘记我见过一次的东西。」
Anonymous: 「是的,我们相信您,弥赛亚大人。」「您别动气啊,朱达大人,我们只不过是… … 提供你们这个机会呀?」
「相信如果HCIAS有办法修复的话,那边的Ilan大人也不会有意见了吧?」
Ilan Ramon: 「唔… … 」Ilan苦涩地沉吟了一会儿,作为默许没有再发表意见。
Anonymous: 「弥赛亚大人… … 至于您... ... 您又意下如何呢?」

Aher.Zone: 「以神之名,以神至忠之仆之名。」
「我将要参予这场战役直至最后。因为我已经预见。」
Aher.Zone 坚定的说

Kudryavka (GM): 「噢噢噢~弥赛亚大人!弥赛亚大人!」
在喧腾的热气中,妳宣告了将要接受这个机会、将之作为一次神的试炼。
「主啊,求你赐我们力量来经历这试炼!」由长须的老者开头高呼
「主啊,求你赐我们力量来经历这试炼!」
「请赐福给弥赛亚!」

Ilan Ramon: 在一切似乎已经成了定局的最后,Ilan讪讪然地叼起卷菸,摇头离去。
Anonymous: 而那名黑衣人则做好了与教团交涉的准备,来到了玲等人的面前。
在他提供了数量惊人的资金之后,教团也同意了暂时将玲的人身交给这名黑衣男子。


======
Kudryavka (GM): ───几天之后,玲在男人的陪伴之下,搭乘着私人客机来到了国内一处地图上未曾纪载过的地区。
男人带着妳前往的,是一座地下掩体的入口。
以森严周密的防护措施层层把关,内部寒冷的犹如身处高山。


Anonymous: 「弥赛亚大人,请收下这个。」
男人示意随扈取来了一只金属外壳的皮箱。
Aher.Zone 略显疲惫的点点头

Aher.Zone: 「你...并未入教,可以直称我玲就好。」
Anonymous: 在妳打开皮箱时映入眼帘的,是半毁的磁碟以及严重受损的PCB板。


Aher.Zone 惊讶的看着箱内的东西

Aher.Zone: 「这是......可是,你们是怎么......」
Anonymous:「是的,玲小姐,」没有表情的黑衣人有些失笑地道:「我们在联合国的监视外回收了这些东西。」

妳不曾忘记这些零件属于哪哩,这些便是HCIAS地主要运算区块。
Aher.Zone 张著嘴,惊讶的盯着黑衣人看

Anonymous: 「现在,让我带你见识更惊人的东西吧。」
他带领着你走进地底,随着深度越来越深、周围的温度同时也越来越低。
你们搭上了一座又一座的电梯、走过一条又一条点着人工照明的长廊、却从来没有遇见过任何人。
Aher.Zone 不自觉的东张西望

  

Kudryavka (GM): 最后,当他终于在一扇以绞盘封著的大铁门外停下脚步时,玲已经开始觉得那身夏季的单薄衣裳不敷所需了。
Anonymous: 然后男人转开了门
Mamoru, Mouri: 门内的景象就如妳所见,幽蓝的光芒充斥着整间地下室。
Anonymous: 而滚滚的热气扑面而来的同时,你看见了室内那巨大的东西。
一个巨大的筒状物体矗立在房间的中央,而在那旁边,则放着一个两人合抱的金属箱─那是HCIAS的10MB主硬碟。

Kudryavka (GM): (骰个感知或航空知识
Aher.Zone:
rolling 4d6+13
(6+3+3+4)+13
=29


妳没花什么力气就认出了HCIAS的硬碟,然而,那台柱状物体... ...
妳感到很奇怪,这应该是位在美国的国家实验室的东西,一台名为Cray-1的超级电脑。


  
  

Anonymous: 「我们替妳准备好了环境,玲小姐。」
Aher.Zone 目瞪口呆了一阵子

Anonymous: 「从今天开始,妳可以自由的使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
Aher.Zone 扑上那个主机,发出赞叹的东摸摸西摸摸
Aher.Zone 眼中闪烁著之前不曾出现过的神采

Aher.Zone: 「这个,这些.......这些......」

Kudryavka (GM): 那是一台每秒钟可以进行250万次浮点运算的怪物,坚硬的金属外壳散发出光是碰到就会受伤似的恐怖高热。
Anonymous: 「三餐都会有专人替你打里,厕所与淋浴间就在隔壁。」
Aher.Zone: 玲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猛然的站直,有点害臊的看向黑衣人
「我可以用这个?真的?给我用的吗?」
Anonymous: 「请您展现您的能力,为了你的子民、以及妳的朋友。」黑衣人对你那看到玩具的幼童般的举动没有甚么反应,只是继续淡淡地道:「是的,一切都是为了再现弥赛亚的荣光。」

Aher.Zone: 「未来...我看到未来了...通向未来的道路!」玲紧按着疯狂跳动的胸口,无意识的喃喃。
Anonymous: 他走向了电脑,拉出了一台CRT及拨式键盘。
那单色CRT与你在永福号上使用的型号相同,CIAS冷淡的吐槽与HIAS对你的关怀都是透过这样的萤幕传递而来。
「我就此告退,接下来就交给您了。」

Aher.Zone: 「......谢谢你。」「你叫做......」「......」「不,我不要知道比较好吧?」
玲晃了晃头,脑中开始浮现HCIAS系统的每个细节。
Anonymous: 「我们是Elbit Sys,您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男人向你掬了躬,退出房间。


Aher.Zone: 这时她已经不再听得到别人说话了。是的,因为神正在和她对话。
Kudryavka (GM): 沉重的铁门在你背后关上,但是旋转绞盘的声音已经进不了你的耳中了...

(OK,现况说明你要利用手边的资源,以及这台电脑在HCIAS的硬碟中还原原本的操纵系统,
然后将毁损的磁碟(记忆体)、以及PCB板(微处理器)的机能解构,在这台超级电脑中重新构成HCIAS。
你先给我一个智力检定,决定你记得多少细节。)


Aher.Zone:
rolling 4d6+5
(1+2+5+4)+5=17
(啧

Kudryavka (GM): 你被兴奋冲昏头了,以至于HCIAS反而变成了次要,你着迷于这台巨大电脑的效能的同时,隐约的忘记了CIAS原本的样貌、以及HIAS那烦人又窝心的叮咛。
你无法透过记忆在接下来的检定中获得加值。
接下来,你每天都能尝试三次机械相关、或是AI相关的技能检定,对应不同的目的。

-------Day 1-------
你在研究电脑的使用方法、以及确认残余的资料中度过。

-------Day 2-------

Aher.Zone: 尝试从残余资料中寻找挂勾和互相备份的结构,提高可复原的部分
Kudryavka (GM): (请骰三次AI相关的技能检定
Aher.Zone: (航太知识可以用吗?)
Kudryavka (GM): (航太不算,对,没错
Aher.Zone: (那只能用机械了)
Kudryavka (GM): (目的不同喔,看你要用AI相关还是机械相关
(修复资料和系统是用AI相关,从坏掉的硬体里重新建力结构是用机械相关

Aher.Zone: 「先从比较有把握的部分着手吧...」(机械相关)
Kudryavka (GM): (GO
(航太知识上吧

Aher.Zone:
rolling 4d6+13
(6+2+3+6)+13=30

rolling 4d6+13
(5+3+5+3)+13=29

rolling 4d6+13
(6+3+2+2)+13=26


Kudryavka (GM): 你从破损的磁片里设法回收了部分的资料,接着解析了PCB板上各种晶体的构成结构,绘制出了简易的系统模型。
感觉这个开头比预期的更加顺利,你成功地在超级电脑中再现了HCIAS的部分机能,然而,在Cray-1体内的它仍然只是一具功能简单的计算机。
此时你也了解到,在爆炸前最后留在系统中的是Cias,因此,磁片中残留了CIAS的部分资料... ...

-------Day 3-------
请行动

Aher.Zone: 进行AI─CIAS部分再构成。加载可扩展式的实作模组,为了让他可以进行所有的实体操作。
Kudryavka (GM): (三次AI相关的检定,有Cray-1提供的+8加值

Aher.Zone:
rolling 4d6+13
(1+1+5+2)+13=22

rolling 4d6+13
(6+5+2+6)+13=32

rolling 4d6+13
(5+2+6+3)+13=29


Kudryavka (GM): 你小心翼翼地提取出任何所能获得的资讯
接着将它们一一重新地拼凑出那个
曾经名为CIAS的人工智慧模型...
一开始,在SandBox里启动的Cias陷入极度的恐慌与混乱。
Error
Error
 … …Error
Link Rejected
Data lost
  Data lost
  Data lost
  Data lost
  Data lost

BGM:冻る梦 - 麻枝准 x やなぎな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QkhkWPap5E

  

Aher.Zone 脸色苍白的加快输入指令
Kudryavka (GM): 每一行的试行错误,都让在沙盒中被短暂重新注入生命的CIAS失去了一点曾经从你那里获得的经验

Aher.Zone: 「不可以...停下来回来!」
Aher.Zone 慌张的叫喊

Kudryavka (GM): 当你开始认知到这件事的时候,脸色苍白地加速了指尖的动作、明明不可能听到、依然半绝望地喊出了声音
... ... 所幸,最后在你的努力下,由简单的机械逻辑构成的CIAS被一部分、一部份的重新拼装了起来。
然而,CIAS毕竟只是硬体中负责运行的一位,他在苏醒后没有对你的指令产生任何多余的回应...
Cias: 一如一个简单的电话答录装置,很快地,便又陷入了沉眠。
Kudryavka (GM): 你知道要成功让HCIAS运作,就必须将两名AI都救回来,接着重新组合在一起。
第三天,CIAS的回归让妳稍微松了口气。

-------Day 4-------
这几天,除了食物会在固定的时间从房内的送餐电梯中送达之外,就连一开始那名男人,也未曾踏进这里过。
但是这对埋首研究的玲而言或许不是问题。

Aher.Zone: 玲这三天以惊人的专注力完全专注在HCIAS的重建上,甚至没有余力去注意自己是孤独一人在战斗这件事。
但在今天,玲却陷入了沉思。

Aher.Zone 坐在床上,顶着下巴思考。
Aher.Zone: 「......不行,完全想不起来了。」

Kudryavka (GM): (你想要回想事情的话可以花一天重新想
(因为实作经验,这次的回想检定有+2

Aher.Zone: 「对不起,明明曾经是那么亲密的关系.......HIAS,对不起,我是多么的无情......」玲在将脸埋在手里,喃喃著,喃喃著。
「......但是HIAS阿,没关系。没关系!」「我虽然忘记你过去是什么样子了」
「但是,我是神至忠的仆人」「我可以预见未来。」「没错」
「我 可以看见 未来的你。」抬起头,玲的瞳孔中散发著异样的光芒。

(以一天进行回想)

Kudryavka (GM): (ROLL 智力检定
rolling 4d6+7
(2+1+4+3)+7=17


Kudryavka (GM): 显然,由于你太过专注在眼前的事情上,你发现你对HIAS的记忆竟以模糊至此...

Aher.Zone: 「骗子!大话精!笨蛋!
Aher.Zone 在床上翻滚咒骂着

Kudryavka (GM): 简直就像是在说,HIAS被冰封在没有生命的硬碟中的同时,妳却渐渐地把她给遗忘了一样。
Kudryavka (GM): 然而,就在夜里,妳朦胧地睡去地时候,或许是神启、又或许是妳的记忆混杂成了妄想中的梦境。
Hias: 「我是由拉宾爸爸的自动机其判定性问题论构成的喔!」梦中的HIAS以一点也不像她的语调说着各种妳早已知道的基本知识,虽然一点帮助也没有,不过多少对妳带来了一点慰藉。

----Day5----
Aher.Zone: 「......HIAS......」玲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盯着天花板。
「......对不起。对不起。」

Aher.Zone 一次又一次的,沉痛的道歉
Aher.Zone: 「......从新开始吧。」玲从床上爬了起来,久违的花了一点时间冲澡。

Kudryavka (GM): 1976年,5/30号,星期日
今天是礼拜的日子,妳以净身开始了这一天。
Aher.Zone: 第五天,玲放弃了重朔一模一样的HIAS,以理论从新一步一步的,进行HIAS的型态推理与再构筑
(骰AI)
Kudryavka (GM): (请

Aher.Zone:
rolling 4d6+13
(5+2+2+5)+13=27

rolling 4d6+13
(2+6+5+4)+13=30

rolling 4d6+13
(1+4+3+5)+13=26


Kudryavka (GM): 妳怀着全新的心情,
将巨大的硬碟与电脑连接。
终于,开始了最复杂的HIAS再构筑。
从零开始,不破坏、就不用惧怕失败。
... ... 这样的想法限死了妳,妳构成了一具只会以HIAS的声音说着HIAS风格的玩笑的,
愚蠢的人偶。

 ----Day 6-----

Aher.Zone: 「究竟...我什么地方做错了?缺少了什么?为什么?」
Aher.Zone 坐在椅子上旋转,自言自语

Kudryavka (GM): 彷彿指控着妳亵渎了她,今天电脑运作得格外不顺畅,就像是有什么再阻止着妳一样。
但是妳知道,HIAS是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请行动。

Aher.Zone 灵机一动
Aher.Zone: 「也许......一开始我就想错方向了。」
「HIAS和CIAS......不,"HCIAS"」
他们并不是独立的个体!」

Kudryavka (GM): HIAS的人格是以数十万的题库以及学习经验所构成的,同时,也是在CIAS的逻辑支持下才得以存在。
请行动。

Aher.Zone 启动了CIAS,开始对话
Aher.Zone: 「我需要...你...参与...接下来的构成。」

Cias: 00001011100101001110011110

Aher.Zone: 第六天,尝试将CIAS纳入演算,重新计算HIAS的构筑与编成


Aher.Zone:
rolling 4d6+13
(3+6+2+3)+13=27

rolling 4d6+13
(4+2+1+2)+13=22

rolling 4d6+13
(4+3+4+5)+13=29

Kudryavka (GM): (CIAS提供妳的系统值程度的一半的加值)
妳与性能有限的CIAS相互配合,
潜进了由无数的有无构成的电子之海里,
在那之中有着HIAS,有着你们一起度过的时间。
妳们回收著这些珍贵的经验、越来越迫近核心。

Kudryavka (GM): 其中有一段电子讯号,被妳解读为在月背时将妳放出后的HIAS的演算纪录
Hias: 「玲... ... 对不起,没办法继续陪着妳」
Kudryavka (GM): 至此为止,都是妳曾亲眼看到的
Hias: 「... ... 我也想活下去。」
Kudryavka (GM): 这之后,是一段与CIAS的纪录混杂在一起的争执纪录。
Cias: 警告:存取拒绝,警告:存取拒绝
Error
  Error
  … …Error
  System Down

----Day -----
Aher.Zone: 「HIAS,」「我曾经一度想要放弃你。对不起。」
「不过,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准备好接受全部的你了,我知道你还在!不要躲着我!回来吧,HIAS!」
「不管你变成怎么样,你都是HIAS。我的,重要的伙伴。」
第七日。重新潜入迫近的核心,全力将拒绝复原的HIAS拖出来。

「HIAS,HIAS,HIAS。」「我知道,你一定听得到我的声音。」
「回来,回到我的身边。让我们再次一起努力。」

Aher.Zone:
rolling 4d6+17
(1+3+3+1)+17=25

rolling 4d6+17
(6+5+1+6)+17=35

rolling 4d6+17
(4+4+4+5)+17=34

Kudryavka (GM): 滚烫的电脑是没有办法回应妳的声音的,然而伴随着飞快地调适键盘的拨打声,玲的声音也彷彿随着讯号一起流进了电路中
强硬的作法让警示音大作,硬碟像是要崩坏了一般发出可怕的滴答声
单色CRT的萤幕上有的只是无数的绿色乱码,以及一行冰冷的文字。
彷彿是与自己心中的愧疚对抗,HIAS全力的挣扎着

System Crush, Data lost
Data lost
Kudryavka (GM): Data lost
Data lost
Data lost
Data lost
Data lost
Data lost

Aher.Zone: 「我知道你听得到,HIAS!」「不要放弃自己!」

Kudryavka (GM):
Data lost
Data lost
Aher.Zone 大喊

Kudryavka (GM): (做一个额外的AI检定

Aher.Zone:
rolling 4d6+17
(1+6+5+5)+17=34


Kudryavka (GM): 在妳掏心掏肺的哭喊之中,那行不断跳出的不祥文字,终于缓了下来...
I型的输入符号停留在画面的左上角
一闪、一闪地
Can I
Can you I
Can you forgiI
Kudryavka (GM): Can you forgive me?I

Aher.Zone 流泪看着闪烁著文字的萤幕
Aher.Zone 快速的敲打键盘

Aher.Zone: 「我......从来都...没有......」「责怪你。你是...我的...」「第一个,世界上最好的...」
Aher.Zone 谨慎的一个字一个字输入
Aher.Zone: 「friend.」

Kudryavka (GM): 在妳键入了最后一个字的时候
原本装着HCIAS的硬碟发出了惨烈的警示声
BI----------------------------
眼前的CRT萤幕随着这声声响,闪过一条白线
萤幕转暗

Link Confirmed, Now Rebooting.
Kudryavka (GM): … …
… … …
… … … … …
Hias: /
Aher.Zone 屏息著盯着看
Hias: \
__.
_________.
___口
/.口.\
... ...
Hias: 「小玲~想死妳了~~~~~~ヽ(….Q/// A///Q.)ノ
Aher.Zone: 「HIAAAAS~~~~好久不见!欢迎回来!

ED:Gun Knight Girl OST - Worl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No_-EIRY

  

Aher.Zone 高兴的大声回应
Aher.Zone 大哭

Kudryavka (GM): 妳与转移到了超级电脑内的HIAS相拥而泣,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原本只是点着微光的室内顿时光明大放,照亮了每一个角落。

Anonymous: 「哼,花了比预想的还要更久的时间呢」

Aher.Zone 震惊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活人
Aher.Zone 将电脑档在身后


Anonymous: 逆光中,妳没有能看清首先说话的人的脸。
Ulrica Hans Walter: 「别这么说,我反倒觉得她在里面待上一两年也不奇怪。」

Aher.Zone 警戒的看着冒出来的人们
Aher.Zone: 「唔......」
Aher.Zone 一阵晕眩

Anonymous: 而在那名身材高挑的女人后方,则跟上了一名相貌平庸、缺乏特征的女性。
Ulrica Hans Walter: 「不管怎么说,你合格了。」

Aher.Zone: 七天以来,即使是躺在床上也不停的思考,根本没有好好睡觉的反动力瞬间涌上来
玲几乎站不稳脚步。

Anonymous: 「我得要恭喜妳,」那名高挑的女子走上前去、想要用拥抱来支撑住站不稳的玲

Aher.Zone 倾倒在女子的怀中,用无力的手挣扎着

Anonymous: 「记住啊,小玲,从今天开始,我们Elbit就是你的第一赞助人了。」女子在你耳边道
「… … 玲不会忘记是谁让妳救回了妳的朋友的吧?」
Aher.Zone: 熬夜、过劳、肌腱发炎.....身上不争气的传来一道又一道的警讯。
「......了。」

Ulrica Hans Walter: 「妳接下来的行程是… … … … 」她身后那名平凡的女性对妳说出了半句话
Kudryavka (GM): 来不及听完这句话,妳便因为过度的疲劳一口气被释放、在女子的怀中晕厥过去。

Aher.Zone: 「我要先休息了。」
Aher.Zone 的意识跌入深渊中

  

Kudryavka (GM): 在意识的深渊之中,妳度过了几个无梦的夜
等到回过神来,妳已经在前往月面基地的穿梭机上。
被完全拆除的穿梭机后座綑放着巨大的货物,
而那件货物上
有妳无比熟悉的单色CRT萤幕。

Prologue:Aher.Zone END。

Kudryavka (GM): 收获  :角色CP5点
成就  :抢救资料:HCIAS的记忆资料建立了多重备分,机体安定值+1。
情报解锁:弥赛亚教团、HCIAS、Elbit电子系统公司
     超级电脑:Cray-1、Ilan Ramon、Ulrica Hans Walter

Kudryavka (GM): Elbit电子系统公司成为了玲的主要赞助人,
接下来你要听从Ulrica Hans Walter这名女性的指示
作为国际合作的象征,加入联合国维和部队月面… …
...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特别派遣团。

« 上次编辑: 2014-04-27, 周日 21:20:22 由 佐鸟カナ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