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etaRPG】【RP】前传:王解放(Jie-Fang, Wang)  (阅读 1354 次)

副标题: 天行者机组员:纳入苏联太空人民委员部管辖

离线 Mr.天狼星

  • Peasant
  • 帖子数: 6
  • 苹果币: 0
【BetaRPG】【RP】前传:王解放(Jie-Fang, Wang)
« 于: 2014-04-23, 周三 22:31:12 »
Kudryavka (GM): 1976年6月1号,因为发现月背潜伏的风之子而返回地球授勳的Jie-Fang, Wang王解放、Dai, Jang张戴,重新搭乘长征号火箭返回太空。
火箭在脱离大气层的过程中抛下的组件在地球外缘燃烧,而接驳舱的前方正指着目前太空中最大的人造物:苏联所属的月神之网。
集合了34个太空站、以及数以百计的服务舱,那里便是苏联在外太空最大的据点。


  

Jie-Fang, Wang: 「这次任务还算顺利吧,张戴?连首长都给我们授了勳。」
Dai, Jang: 「没有你那时那奋力一搏,咱们也收集不了那么重要的数据,立了这样的功劳,首长当然得给咱们授勳。」

Kudryavka (GM): 你们在礼砲四号的对接船邬中进入了月神之网,这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你们仍然能感受到它无以伦比的巨大和存在感。
就像是在太空中的长城一般,在轨道上缓缓的旋转。


Jie-Fang, Wang: 「那时可真惊险呢,连我也有了牺牲的准备。」王解放一边望着窗外的月神之网,一边说着。

Kudryavka (GM): 然而,自从来到了这里之后,事情并没有直接发展的那么顺利。
这连续几天,两人和机组员一面被指示到华约各国与其他派遣团会面、一面被埋没在文书作业中。
太空站的空间不足问题也在这几天的生活里越发明显,大部分的生活时间都只能在通道上度过。

Kudryavka (GM): 又过了数天,你们还是从来没有见到这里的中国方面负责人,令你们满是疑惑。
然而,就在6/2,事情终于开始动了起来。
一大早,一名女性士官便敲响了你的房门,告诉你一个终于稍微有点不一样的通知。


Jie-Fang, Wang: 「真够烦人的,这些应酬、交涉,还有文书的工作。」王解放转了转手上的笔,在低重力的状态下笔在半空中旋转起来,没有停下。
Dai, Jang: 「……什么?」张戴只在专心处理著文书,没有听到王解放的抱怨。
Dai, Jang: 张戴专心地处理着眼前剩下的文书,但是隐隐约约地,你觉得他在这几天的日子下来稍微显得有点烦躁。
Jie-Fang, Wang: 「谁?」王解放一跺脚,飘到门旁打开了门。
Yeng, Liu: 「标准时间1000,中国方面办公室,步专委员会要见两位。」你的房门口出现的是一名轮廓圆润的女性,你们的通讯士,Yeng, Liu刘洋。

Jie-Fang, Wang: 「收到了,标准时间1000,上尉王解放和专业技术中尉张戴将会准时到达。」王解放施了个军礼,然后回应。
Yeng, Liu: 女子行了个礼,退出房间。不过似乎也没有走远、而是等着你们出来。
Jie-Fang, Wang: 「张戴,赶紧把手上的文书工作弄好,我们还得去见长官呢!」然后他转身向张戴说。
Dai, Jang: 张戴迅速地结束了手边地作业,点点头。

Kudryavka (GM): 你们整理好了手边的事情,在差不多的时间踏出了房门,而除了早已等在门外的刘洋之外,几名机组员也准备好一同前往办公室了。
数人走在狭小的通道哩,不时与太空站里其他人错身而过。


  

Dai, Jang: 平时一向冷静沉着的张戴这几天显得不是很自在。
虽然过去也称不上抽得很凶,但在这空间狭窄而且完全禁菸的空间站中,男人依然开始益发焦躁,在路上就悄悄地抱怨了起来。

Jie-Fang, Wang: 「这种低重力状态,还是不及地球上脚踏实地的感觉好。」
Dai, Jang: 「比甚么都难受的就是连续好几天都碰不了菸… … 」
「至少让我离开这个地方去飞几趟的话... ...」


Kudryavka (GM): 在充斥高压氧气和易燃物质的太空站中,一点点的火星甚至可能比用数倍音速袭来的微陨石更危险。
Kudryavka (GM): 但各国的载具中分属各国的领土,而中国方面也允许驾驶员享有这点小小的特权。


Jie-Fang, Wang: 「趁这机会戒了它吧,吸烟会杀死脑细胞,对你的工作可不太好,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习惯。」
Shiau-Hai, Dung: 「没错!早叫你戒了,你以为都是谁在清理你那肮脏的驾驶座的?」
用高亢的北方腔吐槽的是你们的整备士:Shiau-Hai, Dung董小海技术中尉。

Dai, Jang: 「大不了不清就是,那样爷还处得更自在!」
Dai, Jang似乎对女子的话语不甚领情,他的胸口挂着一片象征长城和月球的简易布章... ...那是你们忆起获颁的勳章的简章。

Jie-Fang, Wang: 「唉,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了,反正你的『戒烟经验』也很充足,每年都要戒上好几次。」
Dai, Jang: 「哼,是啊是啊,既然都会失败,还不如不戒了!」他在首次实战之后非但没有变得更加自信,反而有点开始过度依赖菸草。
被风之子那暴力的附肢辗压的经历似乎让他留下了一点心理阴影,你的伙伴意外地纤细。

Jie-Fang, Wang: 「你这是什么回事啊?不像是平时冷静的你啊?」似乎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Shiau-Hai, Dung: 「哦!是吗?那你就一辈子穿发臭的衬衣、睡你发黄的床单吧!解放也是。」
没料到随口一讽竟然被顶了回来,董小海也真动了脾气,把王解放也拖了下水。

Jie-Fang, Wang: 「关我鸟事?我又不抽烟!」对董小海扯上自己感到不悦。
Shiau-Hai, Dung: 「患难同当,这才叫做兄弟啊,不然你把头发留长了,跟我们算一块吗?」
Dai, Jang: 虽然是自己挑起的,但是被董小海说成这样,张戴脸色一变、正准备发作的时候… …

Yeng, Liu: 「好了啦…. … 董姐。」
出面调停的,是一名轮廓圆滑的女性。从你们后方站出来的刘洋是你们小组的通讯士,俐落的短发和柔软的声调呈现有趣的对比。
「戴也只是闷得慌了,快别瞪着他了,解放和戴待会儿还要听委员讲话呢。」

Jie-Fang, Wang: 「对了对了,别再闲扯了,见长官正事要紧。」王解放连忙摆正了态度说话。
Dai, Jang: 在女子打的圆场下,张戴也只好吞回到口的话,看了刘洋一眼、然后嘟囔着不再起哄了。

Yeng, Liu: 后者在侧头回以张戴一个浅笑之后,她又再度道:
「不过真是奇怪呢,这些天… …捷克、保加利亚、匈牙利... …越南?」
她扳着手指数着这几天打过照面的代表团
然后冷不防地道:「... …净是转些小头小脸的周边国家呢。」

Jie-Fang, Wang: 「是想要获取技术支援?不过那可不由得咱们话事,得由首长决定呢。」
Yeng, Liu: 「和那些人会谈到底有什么意义呢?领导也真让人猜不透。」刘洋一脸清爽地在通道上边走边谈,也不顾不时会和其他国家的人错身而过。
「欸─那种弹丸大的国家,只要我国认真起来,根本不是对手嘛,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呢。」她一手按在胸口,自信地道。
这名女子因为血统的关系,自幼就比他人受到更多「关照」,因此反而养成了这种让人摇头的性格。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刘洋看起来也与个普通的好女孩无异,虽然在党国教育下有这种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Shiau-Hai, Dung: 「到了喔,」董小海在你仍顾着聊天的时候已经伫立在一扇气密门前,门上绘著的五芒星虽然在这里很常见,不过这扇门后就是中国在这里的最高办事处:「我们就到这里啦,别失礼了啊。」
Kudryavka (GM): 董小海与刘洋站在门外,用有感到点可惜的表情让你和张戴走到门前,那是一扇合金制成的气密门,除了可以在通道的空气外洩时保护舱室之外,同时也能隔绝所有声音。

Jie-Fang, Wang 马上端正自己的仪容,立正身躯
Jie-Fang, Wang 虽然在低重力环境下很难维持,不过还是尽力

Kudryavka (GM): 你们缓步踏进了舱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1/4球型,不到10米宽的房间,门就在其中一边的半迳上。
随着你们的视线向深处移动,你们看到了一名坐在固定的金属桌后方,微胖而半秃的老男人。
他穿着朴素的蓝黑色军便装、只有胸前的吊牌标示出他属于中步专委的身分。


  

Jie-Fang, Wang: 「上尉王解放,见过长官!」王解放一见到委员,马上施行军礼。
Kudryavka (GM): 「王同志、张同志,你们可终于让我见着了!」老人用宛如慈父的嗓音、张开了双臂迎接你们两位。
他先是问候了你们几句,然后开口道:「两位可知道为什么今天要找你们来这里?」

Jie-Fang, Wang: 「请长官示下!」
Kudryavka (GM): 「两位是第一个接受国联表扬的我国航天员,而现在,我国天军正面临一个极大的机会!」他慷慨激昂地道
「我国自七年前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之后,太空发展扶摇直上,而这都是托国人奋发研究、以及苏联朋友的协助方才成就的!」
现在我要说:「这片天空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是归根究柢,仍是你们的。党的希望寄讬在你们身上,」
「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要屏除一切恶耗内斗,两个人造卫星上了天,这是一个新的转折点!」
「希望你们像东方红一号、二号一样,共同将中国的民族能力、将社会主义力量送上太空!」

Jie-Fang, Wang: 「绝不辜负党的期望!一切都是为了祖国!」王解放又再认真地施了个军礼。
Kudryavka (GM): 老人滔滔不绝地开始了惯例的漫长演说:「我们社会主义对抗帝国主义的路上始终有个头,这个头就是我们的苏联朋友,而敌人也有个头、这个头就是美国。世界的风向变了,现在不是西风压倒东风、而是东风压倒西风。」
「王同志、戴同志,你们前月在演习时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因此党决定派遣你们两位去协助我苏联盟友一项机密任务,你们可愿意接受?」

Jie-Fang, Wang: 「是!」
Kudryavka (GM): 「很好!近来苏联同志有意向我方释出新世代的太空船与卫星技术,领导指示不得放过任何科研交流机会,你们现在就将肩负这个重责大任!」
Jie-Fang, Wang: 「保证完成任务!」
Kudryavka (GM): 「哈哈哈,很好!相当好!我期待你们的表现,为了促进两国科研合作,请务必达成任务!」
Jie-Fang, Wang: 「一切都是为了党!为了祖国!为了社会主义革命!」
Kudryavka (GM): 「近日将会正式发布转属令!你们将前往苏联朋友所属的太空站协助一项机密研究!」
「走吧!期待你们对人民的贡献!」

Dai, Jang: 「为了祖国!为了社会主义革命!」张戴在你身旁也并起鞋跟、行了标准的军礼。
Jie-Fang, Wang: 「了解,感谢长官的提携和指导!属下告退!」临行前再施了个军礼。

Kudryavka (GM): 老人坐回位置上、摆了摆手示意你们离开。
当带着几许激昂的心情离开舱室之后,左右找了找本应该待在门外的董小海与刘洋。
然而,却发现她们与另外两名女子聊得正开。


Valentina Tereshkova: 「Do, la ĉina teknologio jam estas tre matura ankoraŭ?」「所以,中国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吗?」
Shiau-Hai, Dung: 「Danke al la sovetia helpo!」「由于苏联的帮助!」

Kudryavka (GM): 言谈间董小海自然地与一名金发的娇小女性谈论关于天行者的技术问题,同时刘洋则用崇拜的眼神向另一名银发女子请教关于苏联国内的状况。

Chiaki, Mukai: 「… … 」四个人身边还远远站了个红头发、穿着太空站少见的联合国军服的男性,完全不发一语。

  

Jie-Fang, Wang: 「她们是……?联合国的学者?」
Yeng, Liu: 「是苏维埃的技术官呀!」刘洋难掩兴奋情绪地在交谈中抽出时间对王解放解释。
Valentina Tereshkova: 当两名女子注意到了你们,她们便中断了与董小海和刘洋的对话,其中金发的那名迳直向王解放走来,开口问候。
「Saluton, mi estas Valentina.」


Kudryavka (GM): (你可以做一个感知检定
Jie-Fang, Wang:
rolling 4d6+5 感应
(2+3+3+3)+5=16

Kudryavka (GM): (嗯,第一印象没有让你获得额外的资讯

由于直到刚才为止都在和委员用中文对谈,等到她说完了这一整串话之后,你才理解到这是一句世界语。
Valentina Tereshkova: 「你好,我是Valentina。」
穿着别有海鸥胸针的白袍、金发女子如此道,她的身高甚至不及你胸口。而另一名女子虽然看起来年长的多,却也同样比娃娃脸的刘洋外表还要年少。


Jie-Fang, Wang: 「Saluton, mi estas ... Mia nomo estas Jie-Fang, Wang.」「你好,我…我的名字是王解放。」虽然不太熟悉世界语,但王解放还是尽力回应。
Dai, Jang: 「Saluton, mi estas Dai, Jang.」「你好,我是张戴。」
Valentina Tereshkova: 「很高兴认识你,中国同志。」她用事务性的语调与你打了招呼,这一瞬间,在这短短地通道上便聚集了四名女性。
Kudryavka (GM): 在宇宙开发开始之后,虽然因为抗G力较男性为优秀,而有越来越多的女性飞行员和技术人员投入宇宙,但眼前这幕仍然让你感到迟疑。

Valentina Tereshkova: 「你们就是M-69K的驾驶员吗?」
自称Valentina的女子突兀地将直白的问句抛向王解放:「当初就是你们在月面和3He型接战的,感想如何?」

Jie-Fang, Wang: 「M-69K?是天行者的编号?」向张戴求助。
Dai, Jang: 「M-69K是苏联当局对天行者的称呼。」
Kudryavka (GM): 其中K是Китай的缩写,也就是中国制月行者。女子这么说虽然没有错误,却忽视了中国方自主研发的努力。

Jie-Fang, Wang: 「对中、小型的风之子虽然还好,不过对付超大型的话……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Svetlana Kapanina: 「装备那种奇怪的大刀还能战斗,真令人印象深刻呢。」旁边那名银发女子突然地插了话、戏谑地道。
Jie-Fang, Wang: 「如果是苏联方面的话,又会有怎么样的对策?」
Svetlana Kapanina: 「您也亲眼看到了吧?我们家的孩子,当时也在场喔?」
Valentina Tereshkova: 「说得太多了,Svetlana同志。」
Jie-Fang, Wang: 「仅仅抛射弹药的话,消耗太快了。」王解放摇了摇头。
Valentina Tereshkova: 「原来如此,考量到长期战斗的消耗在有限的技术力下做出的设计」Valentina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Dai, Jang: 「不过条件合适的话,一发弹药消灭一个敌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张戴补充。
Valentina Tereshkova: 「看来中国的研究者对于步行机的发展确实有其独到的见解。」彷彿句句带刺,却又清楚直白,Valentina展现出学者气息。
Shiau-Hai, Dung: 「别说得那么含糊嘛,我们也知道比起苏联最新锐的设计,天行者要晚了数年呀?」
Valentina Tereshkova: Valentina面无表情地点头承认:「不过有了这次事件的经验,或许M-69K还能为我们带来更多预想之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Svetlana Kapanina: 「纪录上明明是Ivan要飞得更好啊,Valentina还是现役的话,表现一定更不只那样吧?」
Jie-Fang, Wang: 「苏联的步行机,在载重飞行方面也有很出色的表现。」试图将话题引到苏联步行机上。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们有收到关于M69K的扭力测试报告,同样相当令人惊艳。」然而Valentina似乎不太读空气,老老实实地回赞了一句。

「我们希望能够在人造肌肉的研究上获得贵国的协助... ... 王同志,我想你们刚才应该也已经收到通知。」

Jie-Fang, Wang: 「是,长官命令我和张戴中尉转属苏联方面。」说的时候行了个军礼。
Valentina Tereshkova: 「… … 这不是正式通知,不过,
 你们四个接下来要纳入我太空人民委员部管辖,在这位Svetlana技术大尉的实验中担任护卫,相对的,我技术部会提供该M-69K的整备与检修。」

Svetlana Kapanina: 「Привет~是喔~名为检修、光明正大地剽窃!」Svetlana笑到,似乎也不打算对你们这些底层军人隐瞒。
Valentina Tereshkova: 「... ... 你又说得太多了,Svetlana大尉,下次再犯我就向人民委员会起诉妳。」

Dai, Jang: 「护卫的话,那些文书工作就交给你们了。」望向董小海和刘洋。
Yeng, Liu: 「我很乐意。」对于张戴的要求,刘洋延续著与苏联长官对话的好心情、笑着应答。
Dai, Jang: 「真令人烦躁……苏联方面,应该也有香烟的配给吧?」
Jie-Fang, Wang: 「你这小子,别动不动就想抽烟好不好!」
Valentina Tereshkova: 「您也知道,在这里是全面禁菸的。」女子无情地应道
Dai, Jang: 「那就真的是太遗憾了。」
Dai, Jang 摆出一副活死人似的脸孔

Jie-Fang, Wang: 「还是趁这机会好好戒烟吧!」
Valentina Tereshkova: 「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您可以去礼砲4号的军官厕所碰碰运气。」
「... ... 话说得多了。」

Valentina Tereshkova: 「王同志、张同志」女子端正了姿势
「6/7日1300,你们与你们的机组员将转移到金刚石4号的对接船邬」

Jie-Fang, Wang: 「是!」见对方端正姿势,王解放也摆正态度回应。
Valentina Tereshkova: 「我,就是你们的负责人,Valentina Tereshkova工程上校。」

Kudryavka (GM):
收获  :角色获得5CP。
情报解锁:月神之网、中国的太空势力、世界语
     Dai, Jang张戴(副宇航员)、Yeng, Liu刘洋(通讯士)、Shiau-Hai, Dung董小海(整备士)、Xue-Sen, Qian钱学森(步专委员)
     Svetlana Kapanina丝薇特拉娜·卡巴宁娜(学者)、Valentina Tereshkova范伦蒂娜·泰勒斯可娃(月行者技术士)。
« 上次编辑: 2014-05-04, 周日 02:41:09 由 佐鸟カナ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