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天城与地国】「战记」「零之壹」初入归墟  (阅读 1533 次)

副标题:

离线 Arcenciel

  • 麦田里的终结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699
  • 苹果币: 0
【天城与地国】「战记」「零之壹」初入归墟
« 于: 2014-01-19, 周日 23:56:26 »
Falengel泰尔米·古德曼
茶白猫小修卡埃尔
凌寒子郝雨
沉默的灰袍布拉斯特·吉兹默

劇透 -   :
DM: ===================== START =====================
DM: 坎贝尔博士,男,43岁
DM: 原石引擎与自动化博士
DM: 曾于归墟「伯伦希尔特」财团任职高级工程师
DM: 十年前辞职,现赋闲在家
DM: 是两周前归墟发生的袭击/绑架案(未遂)的受害人。
DM: 具体情报请向归墟警署咨询。
DM: ——————————————————
DM: 你们合上面前的资料夹
DM: 飞空艇舱室内特有的低沉嗡鸣声环绕在四周。
DM: 就在这时
DM: 「——叮咚」
DM: 「本次航班即将抵达归墟,现在正在降低高度」
DM: 「穿越云层后,飞艇前部观览台将开放」
DM: 「首次光临归墟的旅客,请务必不要错过壮丽的风景」
* 卡埃尔 头顶着睡眠眼罩,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DM: 「感谢您乘坐白鹭航空的短途航班」
* 布拉斯特 安静地看风景
DM: 随着悦耳的女声广播,飞艇穿过了云层
DM: 辽阔的海岸线在你们眼前展开
* 泰尔米 心想:“安检果然如传闻一般形同虚设啊。”
* 郝雨 刚刚和所有乘客都对话完毕,回到座位上。
DM: 离岸数里外,波涛汹涌的海洋中,仿佛被巨人的铁锤砸穿一般,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DM: 海水轰鸣着,一刻不停地向空洞中倾泻而下
DM: 而就在空洞的边缘,矗立着此行的目的地——归墟。
布拉斯特: 呆在家里可看不到这样的景象。。。
DM: 这是瓦纳海姆著名的旅游景点,也是诸多财团的研究院所在地
DM: 两百年前曾经是主要的原石矿产地
卡埃尔: 在梦中还是可以看到的……
DM: 那个巨大的空洞,便是经年累月开采留下的伤痕
DM: 可惜由于侏儒的试验性科技引发的地质变动,使得地面下沉,海水倒灌,才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DM: (飞艇上自由行动)
布拉斯特: 我一般梦到的是别的东西(想起了以前实验室经常爆炸的那段日子
* 泰尔米 看了侏儒一眼
* 布拉斯特 视线还在观览台之外
* 卡埃尔 在座位上蠕动得更加舒服一点,摘下眼罩整理仪容,一边眺望风景
DM: 旅客们纷纷从你们身边走过,涌向观览台
DM: 不过
DM: 坐在头等舱的你们,完全不需要和他们挤在一起
* 郝雨 觉得之前水土不服的重感冒还未痊愈有点不舒服所以并没怎么说话
DM: 坐在座位上就有十分不错的视野
布拉斯特: (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人
DM: 当然,头等舱的票不需要你们掏钱
* 卡埃尔 听到阿雨吸鼻子,把飞空艇上发的纸巾隔空丢过去
DM: 因为这一趟,怎么说也算是出公差吧——虽然你们算不得正式的公务员。
DM: 布拉斯特举目四望
DM: 附近的乘客几乎都趴在窗户边,不时响起赞叹声
DM: 只有坐在你们前面一排的一位穿着高档服装的中年人没有往外看,而是像你一样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周围的人
DM: 你们目光相遇,他微微一笑,点头致意。
布拉斯特: 风景不错。(打招呼
DM: 「是啊,真是百看不厌呢,特别是对于第一次来的人。」他笑着说。
卡埃尔: 听起来您很熟悉这里啊。
* 卡埃尔 靠着椅背随意地说
* 布拉斯特 认真打量对方
DM: 「是啊,这里就是我的故乡。虽然这么说,这次出差也有一个月了,看到这风景也倍感亲切呀。」
DM: 「——哎呀,忘了自我介绍,敝人名为埃米特,是为伯伦希尔特财团工作的。」
DM: 他探身过来和你们一一握手。
布拉斯特: 幸会。我是布拉斯特。
* 泰尔米 微笑地与之握手
* 卡埃尔 伸手回握
泰尔米: 万事屋,泰尔米。幸会。
* 郝雨 完全没听懂他的自我介绍内容但出于礼貌起身握了个手
卡埃尔: 我名叫卡埃尔,是个普通的吟游诗人。
DM: 「幸会幸会。哎呀,一看各位就是年轻有为呢。」
DM: 「布拉斯特先生,我们财团的研究所里有许多您的同族喔。」
布拉斯特: 真的吗?(表现得很有兴趣
DM: 「全靠才华横溢的他们,我们才能打败竞争对手啊~」他豪爽地笑了起来。
DM: 就在你们聊天的时候,空艇缓缓靠近了城市。
DM: 沿着一条预先开辟的航道驶向站台。
DM: 「那么,祝各位在此渡过愉快时光,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哦!」
卡埃尔: 啊,希望未来有机会一起喝酒~
DM: 他递给你们每人一张名片,走下了空艇。
* 布拉斯特 看看名片上印了什么
DM: 你们看了看,名片上印着「埃米特,行销代理」,以及办事处的地址和电话号码。
DM: 你们把名片放进了口袋
DM: 口袋里,之前已经躺着一张小小的特许证
DM: 那是联邦政府为你们发放的调查团证明
DM: 在这个都市的范围内,可以获得有限的协助。
布拉斯特: 那么,从哪里开始呢……
卡埃尔: 先确保据点吧……
泰尔米: 找家旅馆吗。
卡埃尔: 不知道这张证明包不包括白住……
布拉斯特: 也没人来接我们么。。。
* 卡埃尔 摸了空空如也的口袋
DM: 你们游目四望,似乎的确没有看到谁举着「热烈欢迎调查团」的牌子。
DM: 很快,站台上的人走光了。
* 布拉斯特 摸摸鼻子
卡埃尔: (我总觉得这种交接事宜出来之前我们应该会得到指示……
布拉斯特: 看来这里的情况比较微妙
DM: 一阵凉风夹着海腥味吹过你们身边。
郝雨: 呼,那就走吧?等什么,旅馆也不会自己长脚跑过来~
布拉斯特: 那就只能我们走过去了(摊手
卡埃尔: 嗯,嗯,顺路买张地图。
* 郝雨 拽着空艇站下客口的工作人员问
郝雨: 喂,你们这里最舒服的旅馆在哪里?
卡埃尔: 至少得看看所谓的警署,旅馆和那个办事处都在哪里……
卡埃尔: 咦阿雨人呢?(呆
DM: 工作人员指了指墙上的城市地图
* 泰尔米 看图中
* 卡埃尔 看
* 布拉斯特 仰视地图
DM: 你们发现,幸运的是
DM: 虽然空港不会长脚走过来
DM: (错
DM: 虽然旅馆不会长脚走过来
DM: 你们倒也不必走太远
DM: 空港外面就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旅馆、商店应有尽有
DM: 而警署所在地就是两个街区外的海关大楼
DM: 至于办事处……
DM: 你们发现,归墟这座城市,是立体的。
DM: 它有许多层位于地下
DM: 所以办事处所在的那个区,你们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个头绪来
泰尔米: 这张图的设计人员,技术力不够啊。
DM: 交通路线似乎相当复杂的样子
卡埃尔: 有困难,找警察……
布拉斯特: 尝试理解地图(求智力检定
郝雨: 啧,就不能做个沙盘立体图么
郝雨: 用户体验师死哪去了!
DM: (智力检定可
布拉斯特:  《1d20+4 = 18 + 4 = 22
DM: 布拉斯特琢磨了一会,顺手在笔记本上画出了三视图
* 布拉斯特 教小伙伴们看地图
泰尔米: 不错嘛,炼金师~
DM: 两边一对比,你们才发现,那个办事处位于城市另一端的地下区域
卡埃尔: 真是令人安心的同伴啊……
DM: 看看已近黄昏的天色
DM: 你们觉得到那里天应该黑了
布拉斯特: 还好,不算太复杂。我想我们应该抓紧时间了。
卡埃尔: 刚刚见面就去叨扰总是不大好的
卡埃尔: 不然就该刚才直接让他带我们一块儿走
* 郝雨 经解释后看懂以后从包里拿出炭笔在地图旁边狠狠地写下“建议添加沙盘立体视图或模型”几个大字
卡埃尔: 总之先去住店,再顺路去警署吧。
* 郝雨 然后瞟了旁边的工作人员一眼
* 卡埃尔 暗自担心阿雨会被罚款
DM: 工作人员对你们视而不见
DM: 不过
郝雨: 走,去找旅馆吧~
DM: 等你们走出空港大门之后一回头
DM: 发现他挥手叫来了一个拿着水桶抹布的清洁工
DM: 两人都是一副司空见惯的厌倦表情
布拉斯特: 。。。
卡埃尔: 城市空港的风物诗呢
* 卡埃尔 两手插兜饶有兴趣地说
DM: 沿着空港门口的大路,你们走了不到五分钟
DM: 就来到了繁华街区
* 泰尔米 尝试用身体堵住阿雨回头的视线
DM: 由于不清楚住宿费到底能不能报销
DM: 你们找了一件看起来还不错的中档旅馆
DM: 开了四间房放下行李之后,你们在楼下的餐厅兼酒吧间集合了。
* 郝雨 看了看泰尔米比自己还矮的身高
* 郝雨 又看了看远处厌倦的清洁工,耸耸肩
* 卡埃尔 看了看徒劳的泰尔米
* 卡埃尔 "嗯我习惯了"地耸耸肩
泰尔米: 不知道这里的治安有多可靠,
泰尔米: 重要的东西最好随身带着哦。
卡埃尔: 总之身上只有一个便利袋……比起这个,我更想把自己寄存在旅馆……
布拉斯特: 放心,有我盯着呢
* 泰尔米 心想行李箱里的手榴弹不要被人拿去才好。
DM: 从敞开的窗户里,海风徐来,带来一股烤鱼和烤海苔的香味
布拉斯特: 要不要先给警署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DM: 伴着街上的喧闹和餐厅里的笑语
卡埃尔: 是啊,万一下班了,就白跑一趟了。
DM: 一派和平景象
泰尔米: 呐,三位。
布拉斯特: ?
泰尔米: 我一直有个问题。
泰尔米: “为什么……是我们呢?”
卡埃尔: 不,只是“为什么是你们俩”……
泰尔米: 为什么我们会被推荐来做民间调查员。
* 布拉斯特 指指头上:“有人说要我来,所以我就来了。”
卡埃尔: 我只是个普通的吟游诗人,为记录你们的旅行而存在
布拉斯特: 但是一般的调查团总会有一两个对情况比较了解的存在吧。。。很抱歉,我没有看到这里有任何一个。
郝雨: (摊手)我听卡埃尔说有这个调查团于是想参加玩玩,所以在赛亚姆打了一架就拿到咯~
* 卡埃尔 向吧台内的老板转过身子搭讪,试图借用电话
Goodman: 我觉得也许我们需要每个人来个本地什么的知识……
DM: 用来判啥
DM: 老板表示请用,收费一块钱。
* 卡埃尔 习惯性地看向阿雨……………………
Drizzle Bearer: 1GP?
* 卡埃尔 身上连一块钱都没有=v=
DM: 嗯,1GP
* 郝雨 摸出一个钢镚一丢
DM: 趁卡埃尔打电话的工夫,你们三个对了一下,发现真的连一个了解情况的都没有
泰尔米: (这个价钱足够让我们连窗台上那只鸟都吃掉了吧!)
DM: 联邦政府没有向你们交代太多,给的资料也是聊胜于无
* 卡埃尔 一边打电话一边留意四周有没有谁因为对话的内容而注意我们
DM: 话说回来,连未成年人都送过来,这人选就已经让人想问“大丈夫?”了吧
* 布拉斯特 点了杯苏打水,等待电话结果
DM: 卡埃尔投个察觉
卡埃尔:  《d20 = 10
DM: 你觉得没人对你们多看一眼。
* 卡埃尔 打打打
DM: 警局的接线员表示,警局随时开门,不过署长快下班了,但既然有这么回事,他会等你们过去。
* 泰尔米 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因为哪桩案子被当局盯上了,才被安排了这件差事
卡埃尔: 啊,那么就多谢啦。
* 卡埃尔 挂
布拉斯特: 很好。现在就走?
泰尔米: 嗨,老板。请问——
卡埃尔: 听起来对方也完全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泰尔米: 这里有什么租借交通工具的地方吗?
卡埃尔: 通讯这么发达,他们竟然没有提前联络过……
DM: 泰尔米想了想,貌似还不少……
DM: 要说当局想坑自己,理由可真是数不胜数
DM: 不过,如何通过送到这里来坑自己,倒是想不出来
* 卡埃尔 回想一下地国的不同城市之间可否有效通电话
郝雨: 唔,我觉得,大概他们自己本来就故意不想把事情调查清楚吧
DM: 旅店老板表示街上有公共交通,不过警署这么近,走走好啦
泰尔米: 谢谢。
* 泰尔米 打响指
泰尔米: Go.
DM: 「年轻人要多运动!想我当年……」
布拉斯特: 好像水很深的样子……
DM: 把他的唠叨抛在脑后,你们走出了店门
* 卡埃尔 恋恋不舍地回头望了架子上目测没喝过的酒类
布拉斯特: (自言自语)
卡埃尔: 走路过去好麻烦……
泰尔米: 好好,下次我给你做个猫咪型的三轮车~
DM: * 卡埃尔 回想一下地国的不同城市之间可否有效通电话 >>>> 许多城市甚至没有电话系统。瓦纳海姆虽然科技发达,每个城市基本都有,但城际电话信号衰减太严重,一般也不会使用
卡埃尔: (那么他们没事先联络过确实情有可原
DM: 时近黄昏
DM: 气温稍微有点低
DM: 你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很快到了警署
* 泰尔米 下意识地拉低了帽檐
* 卡埃尔 裹紧夹克缩着脖子
DM: 报上姓名来意之后,你们被带到了署长办公室
DM: 「咚咚咚」
DM: 「请进」
* 郝雨 大踏步走进去
警长: 哦,各位来了啊。
年轻男子: ……那么,我先告退了。
* 郝雨 瞟了这个红毛一眼,微微厌恶。
* 布拉斯特 不经意间对年轻男子的一瞥【察言观色】
DM: 办公室里原来已经有来客
DM: (察言观色可
布拉斯特:  《1d20+9 = 13 + 9 = 22
泰尔米: (你们先
* 卡埃尔 察言观色 《d20+19 = 1 + 19 = 20》 对警长
卡埃尔: 噗
DM: 布拉斯特发现,红发男子对你们的到来似乎有些不豫
郝雨: 大叔,你的天线不错哦~
DM: 卡埃尔则觉得,警长对你们的到来抱着公事公办的态度
DM: 对于红发男子的态度,警长则有些尴尬
警长: 不要急,认识一下吧。
警长: 这几位是联邦政府派来的调查员
警长: 这位,则是我们警署的一流警员,安格莱。
警长: 之前那起震惊全国的改装引擎走私案,就是他破的呐
泰尔米: 幸会。
布拉斯特: 哦?
安格莱: 幸会。
* 安格莱 随意地点了下头
卡埃尔: 抱歉打扰二位的谈话,倘若需要,我们可以等到谈话结束。
卡埃尔: 反正也不是什么急事……
* 泰尔米 打量一下对方的枪械位置、姿态,估计一下其拔枪的速度……等等。
DM: 之后,他目光灼灼地看了泰尔米一眼
郝雨: 你的事情说完了么?
DM: 泰尔米觉得,他和自己在做同样的事。
* 泰尔米 微笑
DM: (泰尔米来个察觉
泰尔米: 察  《d20+12 = 17 + 12 = 29
郝雨: 我们要问署长大叔些话~
* 泰尔米 目光灼灼
DM: 安格莱的目光,让一丝凉意如同小虫一般爬过泰尔米的脊梁
DM: 「如果交手,不出三合必败」——本能在警告
DM: 对了
DM: 可以本地一下
DM: 本地知识
泰尔米: (冷静啊泰尔米。这里不是让「大蛇」出场的时候啊。)
郝雨: 红发小哥,问你哪。
卡埃尔:  《d20+13 = 5 + 13 = 18
泰尔米: local  《d20+5 = 19 + 5 = 24
布拉斯特: 渣本地 《1d20+4 = 14 + 4 = 18
郝雨:  《1d20+6 = 9 + 6 = 15》 意思一下
DM: 除了天真烂漫不问世事的阿雨,其他三人果然都听说过这人——虽然没见过就是了。
卡埃尔: 呐,别这样,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方呢。
DM: 安格莱,虽然只是一介警员的身份,却有一个响亮的外号——
DM: 「裁判官」
* 卡埃尔 轻轻拉郝雨衣角
郝雨: 嘛,他们要是没谈完我们就只好等会儿咯
DM: 他的枪剑格斗术,号称未逢敌手。
郝雨: 要是谈完了当然是我们的时间了吧~
DM: 白枪「生魂」与黑剑「冥夜」之下,击败过许多黑道高手。
安格莱: ……各位请便。告退了。
警长: 咳咳
警长: 各位别介意
泰尔米: (思考一下让侏儒挂满炸药扑上去,自己射击引爆战法的可能性)
布拉斯特: (想都别想。)
警长: 那么,警员向我报告说各位有事想调查……?
泰尔米: 啊,是这样的。
泰尔米: 我们受命来调查关于——呃——
郝雨: 喏,绿毛你说吧~
泰尔米: 坎贝尔博士,男,43岁
泰尔米: 原石引擎与自动化博士 的事件。
警长: 唔……?
* 警长 警长貌似有点意外
DM: 警长貌似有点意外
泰尔米: 为什么一位退休工程师会成为袭击目标,这是我们此行钱来的目的。
DM: 思考了一会
DM: 翻起了手边的案卷
警长: ……啊啊,坎贝尔博士那件事啊。
警长: 能问一下……为什么会想要调查这个?
* 卡埃尔 掏出因为很空所以很好掏的口袋里的身份证明
卡埃尔: 嗯嗯,并不是出于个人的兴趣
* 布拉斯特 摸出来医学协会那封信
警长: 嗯,你们已经说过「受命」来调查……
警长: 可是这件案子,怎么会惊动了联邦政府呢……
警长: ……咳,各位自己看看吧。
* 警长 把案卷转过来,推向你们
卡埃尔: 至于官方为何会有兴趣,个人的猜测,或许是由于谣言危害到天城地国之间的关系吧……
* 布拉斯特 一目十行地看
DM: 你们快速浏览了一下
卡埃尔: 当然目前所知甚少就只是猜测而已,请不要在意。
* 卡埃尔 看
DM: 这份案卷里,把坎贝尔博士遇袭案作为普通的「抢劫/绑架案(未遂)」处理
DM: 也难怪警长一时没想起来了
DM: 根据案情记录来看
DM: 坎贝尔博士是在地下的下城区遇到袭击的
DM: 那里的治安一向不好
DM: 他似乎是被人用麻醉弹袭击,袭击者正在翻他的随身物品时被人撞见,仓皇逃走
DM: 博士本人除了钱包之外没有更多损失
DM: 案件正在侦破中……说是这样说,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警员也没怎么上心,毕竟是治安不好的区域发生的抢劫案而已嘛。
布拉斯特: 博士现在在什么地方?
泰尔米: ……呜哦。
卡埃尔: 就是说没有抓到嫌犯吧。
警长: 啊,「正在侦破中」……
* 警长 苦笑了一下
卡埃尔: 听警长这么说,似乎所谓这件事是天城所为的流言,在本地反而不算引人注目?
卡埃尔: (天城→魔法势力
警长: 哦……
* 警长 更大地苦笑了一下
警长: 不,半个月前,连我都有所耳闻这个流言。
警长: 但是,诸位可能不知道……
警长: 这个城市里,「大地本灵」教徒的人数比七国任何一处都多。
泰尔米: (问蛙哥)
泰尔米: 呐,你觉得这个案卷描述的哪里,能看出“魔法”存在的痕迹??
警长: 在他们口中,上到气候异常、动物迁徙,下到手枪卡壳,都是天城搞的鬼呐……
泰尔米: 我是一窍不通啦。
布拉斯特: ……
卡埃尔: ………………
警长: 魔法的痕迹什么的,我们警方不可能凭空推测这个。
卡埃尔: 这就是说哪怕是魔法侧的袭击者,到了这里为了不引人注目也要入乡随俗地使用麻醉弹……吗……
警长: 毕竟,搞不好就是政治事件了……卡埃尔先生应该可以理解。
* 卡埃尔 语带嘲讽的苦笑回答道
警长: 不过,如果听信流言的说法的话
警长: 是因为,博士的随身机巧秘书,在现场被发现的时候
警长: 整个被冻成了冰坨子
警长: 里面的记录资料全都丢失了。
卡埃尔: 地上没有什么科学手段能造成类似的结果吗?我是不大清楚……
警长: 当然啦,如果不对机巧秘书下手的话,就算麻醉了博士,作案者也会被记录下来吧。
警长: 那当然是有的,比如炼金冰。
警长: 布拉斯特先生应该很了解吧。
DM: (知识或者spellcraft一下)
泰尔米: (out)
布拉斯特: 那么sc 《1d20+14 = 5 + 14 = 19
DM: 布拉斯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DM: 炼金冰,是一种可以与空气反应制造低温的药剂。
DM: 在炼金实验中并不是很少见。
警长: 虽然炼金冰这东西算是管制品,不过在我们这个地方……
警长: 各位也听说过吧
警长: 「只要有钱,没什么买不到的」
布拉斯特: 要把人冻住,用量应该不少。
警长: 哦,不不
警长: 机巧秘书只比苹果大一点啦。
布拉斯特: 呃。
* 警长 翻了翻案卷
警长: 这件案子我们调查得也不顺利
警长: 不知为何,坎贝尔博士就住在下城区那种地方
警长: 他脾气古怪,特别不爱和公职人员打交道
警长: 我们的警员已经碰壁好几次了。
卡埃尔: 他赋闲之后都做些什么?靠原本的积蓄搞点个人兴趣?
警长: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
警长: 博士在职的时候,在原石引擎自动化方面小有名气
布拉斯特: 也许可以称之为研究者的小怪癖?
警长: 其实他也没退休
警长: 毕竟,他今年才43岁
警长: 十年前33岁,对于研究者来说堪称青年才俊了
警长: 辞职的原因据说也是和财团的管理层吵了架……
警长: 从那以后,就没怎么听说他的事了。
泰尔米: 嗯……
泰尔米: 也就是说,这位博士对这座城市而言……目前并没有多么惊人的影响力,是这样吗。
警长: 是的。归墟是著名的科技都市,人才济济,就算十年前,他也只是小有名气而已。
警长: 影响力是谈不上的。
* 泰尔米 点头
泰尔米: 可以请教一下这位博士的住址吗?我们也许需要登门拜访。
卡埃尔: 那么这个传闻到底是怎么会惊动了政府……(扶额
警长: 唔……
* 警长 露出为难的表情
警长: 按照规定,公民住址不能任意提供
警长: 各位想查阅的话,请去市政府提出申请如何?
警长: 相信有联邦政府的证明,有一星就可以
警长: 有一星期就可以批准了
泰尔米: ……好吧。我们会考虑的。
* 卡埃尔 回想一下这个财团在全国范围的影响力
DM: (本地知识一下
卡埃尔:  《d20+13 = 20 + 13 = 33
DM: 呃
DM: 伯伦希尔特财团是著名的原石引擎生产商,特别是自动机巧人偶方面占据了巨大市场
DM: 从军用战斗机巧、定制特种机巧,到家政助手、随身秘书,都有许多产品
DM: 此外也涉猎一些飞艇、军火、机动车等产品的研发生产
DM: 是一家巨大而富有影响力的财团
DM: 另外
卡埃尔: (就是说,即使这次调查是财团对政府施加的影响导致也毫不奇怪……)
DM: 据说彩虹城也在私底下与财团谈某些秘密的生意
DM: 至于细节就不得而知了
卡埃尔: (嗯
泰尔米: (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谨慎地问道)
泰尔米: 那么最后我还想请教警长。
泰尔米: 关于这件事情……先前那位安格莱警官的看法是?
警长: 安格莱?
警长: 我们并没有谈论过这件案子
警长: 这也不是足以让他出马的事吧……
* 警长 显得很意外
泰尔米: 冒昧了。
DM: 你们觉得
DM: 警长谈到安格莱的口气表明,他们的关系并不差
DM: 只是有一些不同于其他下属的尊重,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DM: 警长看了看天色
警长: 呃
警长: 那么,各位还有什么要问的……?
卡埃尔: 啊,耽误您下班的时间了。
卡埃尔: 改天想到些什么新的念头再来打扰吧。
警长: 没事没事
警长: 不过也不瞒各位,回家又要被老婆逼问了呐
警长: 哈哈哈哈
DM: 警长豪迈地笑着,将你们送出门去
DM: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 卡埃尔 其实是因为听到自己的肚子叫了起来
DM: 警局里的人稍微少了一些
DM: 你们转过走廊,正看见安格莱和一个警员说着话
DM: 那个警员连连点头,然后离开了
* 卡埃尔 观察一下那个警员的长相,记之
布拉斯特: (真的不是故意在偷听
DM: 安格莱转头看着你们走近
布拉斯特: (但是我听到了什么没
DM: 那个警员不是很显眼,不过卡埃尔还是记住了他的长相
DM: 布拉斯特投察觉
布拉斯特:  《1d20+14 = 4 + 14 = 18
DM: 布拉斯特依稀听到他们是在做某处的巡逻和侦察安排,但不确定自己听得对不对,毕竟走廊里还有别人在说话
DM: 你们和安格莱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出声叫住了你们
泰尔米: 啊啦?
安格莱: 各位
安格莱: 归墟的风景很不错
卡埃尔: 诶……
安格莱: 祝你们玩得愉快
安格莱: 然后,就回去吧
* 卡埃尔 察言观色他带着怎样的心态说出这句话
* 安格莱 他锐利地瞟了你们一眼
DM: 他锐利地瞟了你们一眼
DM: (察之
卡埃尔:  《d20+19 = 5 + 19 = 24
DM: 卡埃尔觉得,他很显然不想看到你们出现在这座城市
DM: 而他的口气里还带着一丝轻蔑
布拉斯特: 哈。我突然觉得很好奇。
泰尔米: 啊啊。我们会尽量玩的开心点。
* 布拉斯特 微笑
卡埃尔: 哦嗯,多谢关照,有空出来喝一杯呀。
安格莱: 谢了。
DM: 你们擦身而过,各走各路。
泰尔米: (( 可以投掷阿雨打他吗 ))
DM: …………
DM: 可以,但我觉得你抱不动
泰尔米: (( ……咕 ))
布拉斯特: (( 小心穷奇掉下来砸你头上 ))
DM: 你们离开了警局,回到外面的大街上。
DM: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
DM: 原石街灯发出温暖的光芒。
DM: 向街道的尽头望去
卡埃尔: 果然别人也没有对我们抱着什么期待……
DM: 可以看到城市外面倾泻到海眼之中的洪流
DM: 在彩色探照灯的映照下,仿佛梦幻。
DM: 你们的心头,也突然浮上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DM: 这件事,似乎相当难以捉摸啊——
泰尔米: 要么……真的去开心地玩玩也不坏啊。
布拉斯特: 处理手法这么专业,这案子肯定是经过一番计划的。警察不应该没注意到这一点啊。
DM: 那么,你们要到处走走还是回旅馆呢?
卡埃尔: 吃完饭……睡觉……
DM: (对,你们还没吃饭……
卡埃尔: 照理是很想这么说的
布拉斯特: 算了,先吃饭
卡埃尔: 但是并不是悠闲睡觉的时候……但是饭还是要吃!
泰尔米: 啊哈哈。
泰尔米: 晚上倒是调查的好时机……
布拉斯特: 你打算去下城区?
泰尔米: 这也是一种选择啦。
泰尔米: 我看蛙哥刚才似乎在注意某位警员?
卡埃尔: 我猜那位警官应该不会无聊到跟踪我们吧?
泰尔米: 欸——??
* 卡埃尔 随意地侦察 《d20 = 19》  《d20 = 5》 双骰取高=v=
* 泰尔米 笑得愈发开心了
泰尔米: 那就太有意思啦~(各种意义)
DM: 卡埃尔只看到满街出来吃晚饭和逛街的人群
布拉斯特: 听卡埃尔这么一说也开始注意周围
DM: 要说警察……倒是有几个在随意地巡逻,不过没人注意你们。
Goodman: (我想问件事情
Goodman: (看上去那位警官很强没错
Goodman: (其他的一半警察,看上去实力如何
Goodman: (一般
DM: (5
卡埃尔: 警长并没有和他提过这件事,但他似乎对我们的调查额外地在意啊。
卡埃尔: 你们平时会对无关的陌生人倾注那么强的恶意吗?
DM: (当然,其他警察都是开枪打苹果没问题的程度
DM: (至于有几个打过活人……你觉得堪虞
卡埃尔: 虽然他知道我们是来做什么的,或许是因为接线员和警长汇报的时候他在场
* 泰尔米 严肃地思考要不要回答蛙哥的这个问题
卡埃尔: 唉唉,莫非真是因为我缺乏斗志的缘故……
布拉斯特: 不,在我们到那里之前,说不定他就知道了
泰尔米: 也许我们可以考虑去反跟踪一下。
布拉斯特: 不过他倒是自信的很……
卡埃尔: 说得好!交给你了。
* 卡埃尔 用力地拍在泰尔米肩膀
泰尔米: 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布拉斯特: 先 吃 饭
* 卡埃尔 然后挂在了上面
卡埃尔: 肚子好饿……
布拉斯特: 然后晚上大概不会无聊吧。
泰尔米: ……去翻翻那边还有没有华夫饼吧。
布拉斯特: 没有第一手资料,看上去真相离我们很远啊(碎碎念
* 泰尔米 指阿雨
DM: 卡埃尔流着口水看着阿雨
DM: 后者不禁抱紧双臂倒退了一步
DM: 好在你们正走到一家店门口
DM: 炸鸡、牛排和电气白兰,暂时解除了阿雨的大危机。
DM: 酒足饭饱之后,你们仰在椅子背上,思考着整件事,或者——从卡埃尔的表情来看——什么都没思考
DM: 就这样享受着短暂的小憩时间。
DM: ========================== SAVE ===========================

花絮

劇透 -   :
泰尔米: 意味不明的感知检定  《d20+2 = 17 + 2 = 19
布拉斯特:  《1d20+14 = 6 + 14 = 20
卡埃尔:  《d20 = 16
泰尔米: “搞不好,大蛇还真的想要亲亲那家伙呢。”
布拉斯特: 小心走火。
泰尔米: 喂你不是个侏儒吗!侏儒不应该都是话痨吗!这么冷静地吐槽是个什么状况啊喂!?
布拉斯特: 所以我是个不那么正常的侏儒。。。
泰尔米: 侏儒应该是比半身人还要聒噪的那种货吧!
布拉斯特: 我应该再长个3尺左右才显得比较恰当吧-w-
卡埃尔: ↑上面这段作为拍摄花絮好棒的节奏
DM: 噗
布拉斯特: 话说 归墟的日常抢劫案难道科技含量都像这个案子一样高么
DM: 麻醉弹什么的,在黑街不是很难获得
布拉斯特: 液氮呢
DM: 炼金冰倒确实是管制品,不过同样在黑市上有门路
布拉斯特: 同样的手法常见么
DM: 不常见
布拉斯特: 然后 犯罪率怎么样
DM: 一般来说不至于动用炼金冰,看到有个机巧秘书飘在身边,放过这个抢别人就是了
DM: 犯罪率居高不下……
泰尔米: 麻!醉!弹!
布拉斯特: 至少有丰富的对技巧秘书作战经验不是么
DM: 瓦纳海姆各城都是犯罪高发地带
泰尔米: (想想还是能做的出来的……
DM: 因为黑市太发达,黑帮也太发达……
DM: 所以泰尔米他们才生意好
« 上次编辑: 2014-01-20, 周一 00:16:40 由 Arcenciel »

——民以食为天,天以民为食——
《提卡的料理书(Tika's Cookbook)》,克莱恩美食赏


与命运为侣一道浮沉就好些吗?我觉得总比站在外面好些,虽然命运本身不是什么甜美的东西。

离线 Arcenciel

  • 麦田里的终结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699
  • 苹果币: 0
Re: 【天城与地国】「战记」「零之壹」初入归墟
« 回帖 #1 于: 2014-01-20, 周一 00:44:18 »
更新百科词条
「炼金冰」
「机巧秘书」
「伯伦希尔特财团」

——民以食为天,天以民为食——
《提卡的料理书(Tika's Cookbook)》,克莱恩美食赏


与命运为侣一道浮沉就好些吗?我觉得总比站在外面好些,虽然命运本身不是什么甜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