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F罗密欧与朱丽叶】LOG与团务  (阅读 2661 次)

副标题:

离线 幸福的米分

  • 挖坑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701
  • 苹果币: 0
【PF罗密欧与朱丽叶】LOG与团务
« 于: 2013-12-26, 周四 22:56:44 »
此为第一幕LOG:
劇透 -   :
[20:31] <米分|DM> =======================================序幕======================================
[20:31] <米分|DM> 春天渐渐到来,空气焕然一新
[20:31] <米分|DM> 伊尔塔城中的人们逐渐开始农耕,商人们准备出远门
[20:31] <米分|DM> 酒馆的招牌仍旧被擦得亮亮的
[20:31] <米分|DM> 刚刚过了年,酒馆里的生意并不是特别火爆
[20:31] <米分|DM> 大部分冒险者也还没有准备好新一年的工作,所以酒馆中的任务也相对较少。
[20:31] <米分|DM> 可是你们不一样,你们的身上还剩下了10枚金币
[20:31] <米分|DM> 你们下意识地来到了酒馆中寻找新的任务
[20:32] <米分|DM> 而就在刚才,特鲁帕克家族的提伯特在这里雇佣了你们
[20:32] <米分|DM> 听说今天晚上特鲁帕克家族的女儿成年会举办舞会
[20:32] <米分|DM> 由于西南方的战事,
[20:32] <米分|DM> 他们家族的人手好像不够
[20:32] <米分|DM> 如果你们能来看场子当保镖那就再好不过了,并且提伯特承诺舞会结束你们每人可以领到100枚金币的报酬。
[20:32] <米分|DM> 你们4人坐在一张桌子旁吃着早点互相打量对方
[20:32] <米分|DM> 一名是猫人女士看起来很年轻,她悉悉索索地吃着早餐
[20:32] <米分|DM> 一个僧人样子的人类坐在靠近门的那一侧喝着稀饭
[20:32] <米分|DM> 一个总是微微眯着眼睛的人类男子让你们觉得他好像是混血
[20:32] <米分|DM> 而一名正在边吃饭边看书的人类看起来年纪也不大
[20:33] * 密达斯 对着一杯麦酒眯着眼睛发呆
[20:33] * 释广诚 慢慢的喝粥
[20:33] <拉文|混源> “唔……”
[20:34] <諾瑪> 「你們就是這次的同事吧?」
[20:34] * 拉文|混源 看了看其他的人
[20:34] * 释广诚 开始打量周围的人
[20:34] * 諾瑪 喝著牛奶
[20:34] * 密达斯 狐狸脸
[20:34] <諾瑪> 「諾瑪。」
[20:34] * 释广诚 当看到猫女的时候
[20:34] <拉文|混源> “是的,请多指教,诺玛小姐”
[20:34] * 释广诚 转过了头
[20:35] <諾瑪> 「你的名字?」
[20:35] <拉文|混源> “我是拉文·桑默”
[20:35] <諾瑪> 「桑默。」
[20:35] <拉文|混源> “只是一个来自边境的乡巴佬而已”
[20:35] * 諾瑪 細細咀嚼這個字眼
[20:35] * 拉文|混源 露出迷人的微笑
[20:35] <密达斯> “叫我密达斯就好”
[20:36] * 密达斯 摸摸下巴,还是把麦酒拿起来抿了一口
[20:36] * 拉文|混源 看向密达斯,点了点头
[20:36] <米分|DM> “呀,你们能受到特鲁帕克家族的人赏识,真好啊”
[20:36] <米分|DM> 一个酒保样子的人走过来给大家添水
[20:37] <米分|DM> “报酬一定不少吧,呀~”
[20:37] <諾瑪> 「這時節生意難做啊。」
[20:37] <拉文|混源> “谢谢,酒保先生~”
[20:37] <释广诚> "贫僧持斋戒'
[20:37] <密达斯> “也算不少吧”
[20:38] <释广诚> "不食荤酒
[20:38] <米分|DM> “是的,初春的时候酒馆的生意也不是很火热呢”
[20:38] <米分|DM> “啊,大师,放心好了,这是普通的水”
[20:38] <諾瑪> 「有得做就只好做囉」
[20:38] <拉文|混源> “比起报酬,能够见到特鲁帕克家族的公主一面,反而更让我高兴”
[20:39] * 密达斯 打量一下这么说话的家伙
[20:39] <米分|DM> “嗯。。。听说他们家族有两个女儿呢,这次是他们的小女儿成年才办的舞会吧”
[20:39] <米分|DM> “像我这样的人就没有资格去了”
[20:39] <密达斯> “我们也不过是保镖而已”
[20:39] <拉文|混源> “啊是嘛,那一定一个天真纯洁如同天鹅羽毛一样的小姐”
[20:39] <释广诚> "施主劳心了"
[20:40] * 拉文|混源 听到密达斯这么说,稍微叹了口气
[20:40] <拉文|混源> “说起来,这位僧人,尚未做自我介绍呢,请问大师法号?”
[20:41] <释广诚> "贫僧法号广诚"
[20:42] <諾瑪> 「聽起來不像通用語」
[20:42] <拉文|混源> “广诚……嗯,真是耐人寻味,可否请大师稍作解释?”
[20:42] <密达斯> “听上去不像本地人”
[20:43] <释广诚> "宏法求广,宏信求诚"
[20:43] <释广诚> "阿弥陀佛"
[20:43] * 释广诚 双手合十
[20:44] <释广诚> "出家人云游四海,哪里都是一样的"
[20:44] <米分|DM> 于是,你们这样有一出没一出地边聊边吃饭
[20:44] <米分|DM> 就在你们快吃完的时候
[20:45] <米分|DM> 酒馆外的大街上传来一片喧闹之声
[20:45] <米分|DM> “快来人呀~~又开始啦!!”
[20:45] <米分|DM> 你们4人看到酒馆里的一些居民开始摇头
[20:45] <米分|DM> 酒保擦拭着杯子,也连连叹气
[20:45] <拉文|混源> “嗯哼?出什么事了么,酒保”
[20:46] * 拉文|混源 招呼酒保过来
[20:46] <米分|DM> “哎,又是蒙太古和特鲁帕克家族的人”
[20:46] <米分|DM> “他们两个家族是世仇呢,所以偶尔会在街上生事”
[20:46] <密达斯> “唉,又是他们啊”
[20:46] * 密达斯 捂脸
[20:47] * 密达斯 作为在本地混了很久的佣兵或多或少知道一点
[20:47] <拉文|混源> “哎呀哎呀”
[20:47] <米分|DM> “不好啦~~~杀人啦~~~”
[20:47] <拉文|混源> “?”
[20:47] <释广诚> “!”
[20:47] * 拉文|混源 站起来
[20:47] <米分|DM> 当听到杀人这两个字的时候
[20:47] <米分|DM> 酒馆里的人终于按捺不住
[20:47] <米分|DM> 朝门外跑去
[20:47] <密达斯> “什么!”
[20:47] <米分|DM> 当然,你们知道,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去看热闹的
[20:47] <拉文|混源> “去看看”
[20:47] * 释广诚 向门外跑去
[20:47] * 密达斯 站起来加入围观队伍
[20:47] * 拉文|混源 跟过去
[20:48] * 諾瑪 跟著跳出去
[20:48] <米分|DM> =====================================第一幕======================================
[20:48] <米分|DM> 你们来到了酒馆外的大街上
[20:49] <米分|DM> 这条街是由青石板铺成,街边有很多旅馆酒店,当然也有一些小摊小贩
[20:49] <米分|DM> 这时,在大街当中,有两群人正在一群围观群众中间对峙着
[20:50] <米分|DM> 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怒火
[20:50] <米分|DM> 人群中间有几个居民正在劝架,不过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20:50] <米分|DM> 你们4人看到,在特鲁帕克家族的人群中,有个看起来像是仆人的人正躺在地上
[20:50] <米分|DM> 地上流了一滩血
[20:51] <释广诚> "嗔念是烦恼之源"
[20:51] <諾瑪>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20:51] <拉文|混源> “那个人,看起来不妙啊”
[20:51] <米分|DM> “特鲁帕克和蒙太古的伙计都出来买东西,可是发生了嘴角”
[20:52] <米分|DM> 你们旁边一位老人说道
[20:52] <米分|DM> “哎,这也不是今天才这样了,不过这次好像有些严重”
[20:52] <密达斯> “我要是他们的雇主肯定很不高兴,为了意气之争影响到了自己的任务”
[20:52] * 释广诚 充满了哀伤的表情
[20:53] <諾瑪> 「我們現在算是特魯帕克的人馬吧?」
[20:53] <拉文|混源> “现在闯进去只是让两伙白痴更加激动”
[20:53] <米分|DM> 两群伙计剑拔弩张,看起来并没有就这么结束的意思
[20:53] <米分|DM> 你们看到已经有人向远处跑去,看起来是去叫人的
[20:54] <密达斯> “如果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的任务还没开始”
[20:54] <释广诚> "今天又要多念经文,超度亡魂了”
[20:54] <諾瑪> 「不要討論技術問題,我不想被拿到扣薪水的小辮子。」
[20:55] <米分|DM> 你们看到,人群中劝架的人被慢慢挤到旁边
[20:55] <米分|DM> 两队人马又准备再次打起来
[20:55] <拉文|混源> “不过也不能就放着这些笨蛋火拼呢”
[20:55] <密达斯> “我们的任务是在晚会上做保镖”
[20:55] <密达斯> “我可不想在非任务时间得罪蒙太古的人”
[20:55] <拉文|混源> “哎呀,要开始的样子了,抱歉,借过一下”
[20:56] * 释广诚 跟着拉文上前
[20:56] * 拉文|混源 尝试从人群中挤过去,但是看来失败了
[20:56] <拉文|混源> .r d-1 力量
[20:56] <Oicebot> 拉文|混源进行力量检定: 1d20-1=1-1=0
[20:56] <米分|DM> 拉文被围观群众挡在了人墙外边
[20:56] <米分|DM> 你们3人看着拉文仅仅是站在人墙旁边游走
[20:56] <拉文|混源> “哈……哈……哈……”
[20:56] * 释广诚 从人群上跳过去
[20:56] <释广诚> .r d20+10 轻功
[20:57] <Oicebot> 释广诚进行轻功检定: 1d20+10=12+10=22
[20:57] <拉文|混源> “该死,只能用那一招了么”
[20:57] * 密达斯 耸耸肩
[20:57] * 密达斯 站在看热闹
[20:57] * 拉文|混源 举起一只手,念念有词
[20:57] <米分|DM> 你们看到和尚从人群的头上一个前空翻
[20:57] <米分|DM> 翻到了人群对峙的中央
[20:57] * 諾瑪 設法鑽進去
[20:57] <諾瑪> .r d+10 特技
[20:57] <Oicebot> 諾瑪进行特技检定: 1d20+10=16+10=26
[20:58] <米分|DM> 诺玛凭借灵巧的身姿也钻进了人群
[20:58] * 拉文|混源 一个透明的灵体附着在拉文身上,拉文眼中闪出野性的闪光
[20:58] <释广诚> "众位施主,且听贫僧一言"
[20:58] * 密达斯 溜到外场边缘
[20:59] <米分|DM> “你是什么人啊”“谁啊,这是”“一个外人来捣什么乱”
[20:59] <米分|DM> 你们听到了双方不满的声音
[20:59] <释广诚> "虽然双方多有积怨,但是也不应赶尽杀绝”
[20:59] <释广诚> "今日你杀了他,来日他就能杀你"
[20:59] <释广诚> “杀到什么时候是头呢”
[20:59] <米分|DM> “但是蒙太古的人今天太烦了,而且还打伤了我们兄弟”
[21:00] <释广诚> "……"
[21:00] <米分|DM> 一个看起来是伙计的头头的人站出来对广诚说道
[21:00] <諾瑪> 「……別鬧了光頭」
[21:00] <諾瑪> 「你們怎麼吵起來的?」
[21:00] <释广诚> "出家人不忍见杀生……”
[21:00] <米分|DM> 原来杀人只是虚惊一场
[21:00] <米分|DM> 不过那个人看起来伤的不轻
[21:00] <释广诚> “若是能推出来龙去脉,化解误会……打一顿也就够了”
[21:01] <米分|DM> “今天买东西,他们非说我们买不起,然后我们就吵起来了”
[21:01] <米分|DM> “你们不也说我们买不起吗!”
[21:01] <米分|DM> 蒙太古的人也不甘示弱
[21:01] <諾瑪> 「買的是什麼東西啊?」
[21:02] <米分|DM> “买今天舞会上的食材。。。”
[21:02] * 拉文|混源 在场外念念有词,一些银白的光气在环绕着
[21:02] <諾瑪> 「吶,蒙太古家這邊要買多少呢?」
[21:02] <米分|DM> “我们又不买食材”
[21:03] <米分|DM> “。。。哼,我们买做衣服的布料的时候,你们不也说了吗!”
[21:03] <米分|DM> 蒙太古那边的人也恶狠狠的
[21:03] <米分|DM> 广诚和诺玛被他们挤在了中间
[21:03] <米分|DM> 两边的人马离得越来越近
[21:03] <諾瑪> 「啊~這樣不就每次都要受傷了嗎?」
[21:04] <米分|DM> 一名围观群众说道,“他们经常这样吵架,不过并不是每次都打架”
[21:04] <諾瑪> 「明明就沒有實質的利益衝突啊,先讓這位大哥去醫院吧。」
[21:05] <米分|DM> “哼!今天跟你们没完!”
[21:05] <米分|DM> 两边的伙计都大声叫道
[21:05] <諾瑪> 「要是鬧出人命,你們雖然痛快,可是麻煩不會完的不是嗎?」
[21:05] <米分|DM> 广诚和诺玛都快被挤扁了
[21:05] <密达斯> “我就知道”
[21:05] * 密达斯 对在旁边念念有词的拉文说道
[21:06] <諾瑪> .r d+9 交涉
[21:06] <Oicebot> 諾瑪进行交涉检定: 1d20+9=15+9=24
[21:06] <拉文|混源> “唉……”
[21:06] <米分|DM> 蒙太古家族的人觉得诺玛说得很有道理
[21:06] <米分|DM> 你们看到他们的脸部表情都有些同意了
[21:07] <米分|DM> 不过没有人走,也许是在气势上也不想输给对方
[21:07] <米分|DM> 毕竟是相互交恶的两个家族,想要一下子驱走这种观念很难
[21:07] * 拉文|混源 银白的光气形成一个狼的形状包裹着拉文,拉文眼中透漏出野性的光辉
[21:08] <密达斯> “WOW”
[21:08] <密达斯> “很炫啊”
[21:08] <諾瑪> 「特魯帕克家的大哥們,先讓他包紮一下吧?」
[21:08] <拉文|混源> “哈……”
[21:08] <米分|DM> 拉文身上出现的情况
[21:08] <米分|DM> 让围观群众自动打开了一条口子
[21:08] * 密达斯 跟着围观群众让开
[21:08] <拉文|混源> “好的,来吧”
[21:09] * 拉文|混源 走过去
[21:09] <米分|DM> 然后拉文也被挤在中间
[21:09] <拉文|混源> “哦~真是热闹啊”
[21:09] <米分|DM> 双方也还是在对峙着
[21:09] * 拉文|混源 混合着人声和一种类似于狼的呼噜声
[21:09] <释广诚> “你们看到那个可怕的狼了么……"
[21:09] <米分|DM> 看到了拉文的情况,双方的人马都有些退缩
[21:10] <米分|DM> 你们3人的情况好了一些,只有密达斯在围观
[21:10] <米分|DM> “不,不行, 今天他们不给个说法,我们就不走”
[21:10] <米分|DM> 双方家族都附和道
[21:11] <拉文|混源> “那怎么办呢,要不来一场比赛吧!”
[21:11] <拉文|混源> “刚好能发泄一下大家的怒气,比赛很好呢”
[21:11] <諾瑪> 「你們希望對方怎麼辦呢?」
[21:11] <米分|DM> “哼!”
[21:11] <米分|DM> 这时一个哼声从人群外面传来
[21:11] <米分|DM> “你们是想都被抓起来吗”
[21:11] * 諾瑪 踩了拉文一腳
[21:11] <拉文|混源> “哎哟”
[21:11] <諾瑪> 「乖乖嚇人就好,你別添亂!」
[21:12] <米分|DM> 这时,从人群外走来了一支部队
[21:12] <米分|DM> 部队大约有8人,看起来是这个城市的巡逻队
[21:12] <米分|DM> 为首的一个人,你们看出来,他是一名吸血裔
[21:12] <米分|DM> “是艾斯卡勒斯。。。”
[21:13] <米分|DM> 你们听到群众没在小声的嘀咕
[21:13] <拉文|混源> “嗯~是阿诺雷亚的人么?”
[21:13] <米分|DM> 然后,没有任何征兆,双方人马都停止了争吵,恶狠狠看了对方一眼后,悻悻地离开了
[21:13] * 諾瑪 一臉不滿地瞪著巡邏隊
[21:13] <拉文|混源> “wow”
[21:13] <米分|DM> 一场快要打起来的架,居然就这么结束了
[21:14] <米分|DM> “你们,快散了吧,制造混乱者,罪该当死!”
[21:15] <米分|DM> 艾斯卡勒斯不满的嘀咕道
[21:15] <拉文|混源> “抱歉抱歉,我们也是来阻止骚动的,您能来真是太好了,艾斯卡勒斯阁下”
[21:15] <米分|DM> “哼。。”
[21:16] * 拉文|混源 鞠了个躬
[21:16] <米分|DM> 艾斯卡勒斯看起来很自傲
[21:16] <諾瑪> 「哼。」
[21:16] * 諾瑪 離開現場
[21:16] <諾瑪> .r d+6 地方
[21:16] <Oicebot> 諾瑪进行地方检定: 1d20+6=6+6=12
[21:17] <密达斯> .R D+6 本地
[21:17] <Oicebot> 密达斯进行本地检定: 1d20+6=13+6=19
[21:17] * 拉文|混源 对着艾斯卡勒斯笑了笑,跟着诺亚走了
[21:17] <米分|DM> 这个城市看起来是3个家族共通管辖
[21:17] <米分|DM> 不过掌握大部分兵力的家族确实吸血裔
[21:17] <米分|DM> 艾斯卡勒斯就相当于一般城市的总警官之类的职务
[21:18] <米分|DM> 他虽然为人很高傲,不过看起来并不想为难你们,也许是怕麻烦
[21:18] <释广诚> "您化解了一场牺牲”
[21:18] <米分|DM> “你们也快走吧”
[21:19] <米分|DM> 你们直到离开的时候,都听得到他不满这个不满那个的嘀咕
[21:20] * 密达斯 等人群散尽后走到其他人身边
[21:20] <拉文|混源> “哟,密达斯,我们干的漂亮吧~”
[21:20] <密达斯> “如果艾斯卡勒斯队长没来,你们估计会被两边一起揍”
[21:20] * 諾瑪 覺得對同事有了比較深的了解
[21:21] <密达斯> “而且就算你们没阻止,巡逻队也该来了”
[21:21] <諾瑪> 「呿,要那個白皮膚的蝙蝠鬼子多事」
[21:21] <释广诚> “阿弥陀佛”
[21:22] <米分|DM> 虽然人群渐渐散去,不过也还是有些当地居民对你们表示赞赏
[21:22] <拉文|混源> “看不出来巡逻队效率还蛮高的呢”
[21:22] <释广诚> “为了食物,谁战斗的我无法化解,可是只为斗气而战斗我就无法接受”
[21:22] * 諾瑪 尾巴的毛膨了起來
[21:22] * 密达斯 耸耸肩
[21:23] * 拉文|混源 惊奇地盯着尾巴
[21:23] * 拉文|混源 伸手去摸
[21:23] <释广诚> “如果只为了争名气而杀人的话,那些为了生活而被迫杀人的人不是太可怜了么”
[21:23] * 释广诚 双手合十
[21:23] <拉文|混源> “啊,触感真好”
[21:23] <密达斯> “事实上也没什么区别”
[21:23] <諾瑪> .r d+6-4 爪抓
[21:23] <Oicebot> 諾瑪进行爪抓检定: 1d20+6-4=15+6-4=17
[21:24] <米分|DM> 拉文灵巧地闪开了
[21:24] <米分|DM> 看来拉文触碰到了诺玛的底线
[21:25] <拉文|混源> “哎呀呀……”
[21:25] * 拉文|混源 抱歉的笑了笑
[21:25] * 諾瑪 對拉文露出牙齒
[21:26] <米分|DM> 你们一边打闹,一边在街上闲逛,不一会,你们发现和提伯特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21:26] * 密达斯 看看天色
[21:26] <密达斯> “女士们先生们”
[21:27] <密达斯> “我们该去找雇主上工了”
[21:27] <諾瑪> 「走吧。」
[21:28] <拉文|混源> “哟~”
[21:28] <米分|DM> 特鲁帕克家族区域占据城市北方,蒙太古是西方,而吸血裔是在东方
[21:28] <米分|DM> 一路走去,你们发现地面上铺的石头越来越高级
[21:28] <米分|DM> 路两旁的树也是越来越稀有
[21:29] <米分|DM> 而站在特鲁帕克公馆外的时候,你们甚至发现了魔法路灯
[21:29] <米分|DM> 一名男子穿着西装站得笔直地站在公馆外迎接客人
[21:29] <米分|DM> 那个男子就是提伯特
[21:30] * 密达斯 眼睛稍微睁开一点
[21:30] <諾瑪> 「您一定是提伯特先生,夜安」
[21:31] <密达斯> “您好,提伯特先生”
[21:31] <米分|DM> “啊呀呀,是你们4个呀,今天下午的事情我听说了,真是谢谢你们了”
[21:31] <拉文|混源> “晚安~”
[21:31] <拉文|混源>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21:31] <米分|DM> 提伯特也朝你们鞠了一躬,然后将表示保镖身份的牌子交给了你们
[21:31] <米分|DM> “这个地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拿好这个,不要弄丢了”
[21:31] * 释广诚 收下牌子
[21:32] * 諾瑪 點點頭掛上
[21:32] * 拉文|混源 微笑着挂上
[21:32] * 密达斯 接过收好
[21:32] <米分|DM> “那么”
[21:33] <米分|DM> “你们就负责一楼的舞池,餐厅部分吧,这两个地方时连在一起的”
[21:33] <米分|DM> “作为特例,如果不是特别忙,你们也可以去品尝一下食物”
[21:33] <諾瑪> 「有什麼巡邏重點?」
[21:33] <米分|DM> “而且今天会有神秘料理出现”
[21:33] <米分|DM> “巡逻就不用了,不过遇到探头探脑的人一定要盘问一下,尤其是”
[21:33] <米分|DM> 提伯特咳嗽了一声
[21:34] <米分|DM> “尽量不要让蒙太古家族的人进来了”
[21:34] <密达斯> “如您所愿”
[21:34] <拉文|混源> “好的,提伯特阁下”
[21:34] <米分|DM> “今天一些大人物也会过来,比如阿诺雷亚族长”
[21:35] <米分|DM> “你们也不要太有交集就好,免得惹祸上身,我也救不了你们”
[21:35] <諾瑪> 「知道了」
[21:36] <米分|DM> “那么,进去吧,舞会快要开始了”
[21:36] * 密达斯 点点头再次向提伯特表示感谢后进门
[21:37] * 拉文|混源 走进舞会厅
[21:37] * 释广诚 平静的进入了舞会
[21:37] * 諾瑪 走進舞廳
[21:37] <米分|DM> 你们进入了公馆,来到了一楼的舞池
[21:38] <米分|DM> 这个大厅给你们的第一感觉是很大,并且装修地很华丽,看上去用了不少钱
[21:38] <米分|DM> 一条长长的桌子,摆在舞池旁边,沙拉,肉食,各种水果和酒水在上面摆得满满的
[21:39] <米分|DM> 而舞池中央,一些上层贵族正端着一个红酒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着
[21:39] <米分|DM> 一个旋梯,从舞池旁边一直上升到2楼
[21:39] <米分|DM> 不过2楼的情况你们看不到
[21:40] <米分|DM> 你们再次确定了一下任务,就是在这个大厅中维持秩序
[21:40] <米分|DM> 不过你们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这里的人们看起来行为举止极其优雅
[21:40] * 密达斯 找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站着
[21:40] <米分|DM> 应该不会发生打架斗殴事件
[21:41] * 諾瑪 忍不住走進廳內深處,四處穿行
[21:41] * 释广诚 站在角落
[21:42] * 拉文|混源 走到桌子边上
[21:42] * 諾瑪 看看廳內有多少像我們一樣的保鑣
[21:43] <諾瑪> .r d+5 察覺
[21:43] <Oicebot> 諾瑪进行察覺检定: 1d20+5=4+5=9
[21:43] <米分|DM> 诺玛发现,这个大厅里,并没有其他保镖,只有你们4人
[21:43] <拉文|混源> .r d+2 察觉
[21:43] <密达斯> .R D+6 察觉
[21:43] <Oicebot> 拉文|混源进行察觉检定: 1d20+2=11+2=13
[21:43] <Oicebot> 密达斯进行察觉检定: 1d20+6=18+6=24
[21:44] <米分|DM> 也许,其他保镖都在其他的楼层
[21:44] <米分|DM> 拉文和密达斯也做出了和诺玛同样的判断
[21:44] <释广诚> .r d20+3 察觉
[21:44] <Oicebot> 释广诚进行察觉检定: 1d20+3=8+3=11
[21:45] <米分|DM> 当然,广诚也没看到其他保镖
[21:45] * 拉文|混源 侦测魔法
[21:45] <米分|DM> 拉文的举动吸引到了一些贵族的视线
[21:45] <米分|DM> 他们看着拉文窃窃私语
[21:45] <米分|DM> 不过拉文并没有发现大厅中有什么特别之处
[21:45] * 諾瑪 邊走編看看廳內有什麼適合扒走的東西
[21:46] <諾瑪> .r d+5 察覺
[21:46] <Oicebot> 諾瑪进行察覺检定: 1d20+5=16+5=21
[21:47] * 拉文|混源 笑了一下
[21:47] <米分|DM> 诺玛四处寻找
[21:47] <米分|DM> 如果说值钱的话,那么装呈食物的各种器皿应该值不少金币
[21:47] * 拉文|混源 向看向自己的贵族鞠躬
[21:47] * 密达斯 顶着有没有人面色不善之类的
[21:48] <米分|DM> 直到目前为止,密达斯并没有发现什么看起来比较诡异之人
[21:48] <米分|DM> 不过随着舞会进行
[21:48] <米分|DM> 也会有更多的人进来
[21:50] * 拉文|混源 取了一个杯子,拿了点酒,找贵族夫人搭讪
[21:50] <米分|DM> 音乐声渐渐响起,预示着舞会开始了,一名吟游诗人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21:50] <米分|DM> 就在拉文想要去搭讪的时候,音乐声发生了改变
[21:50] <米分|DM> 你们4人看到所有的人就将舞池围成了一个圈
[21:51] <米分|DM> 那名进来的吟游诗人站在圈中,向大家致敬
[21:51] <米分|DM> 接着,一首诗歌从他口中缓缓吟出
[21:51] <米分|DM> “青春是什麼?激烈燃烧的火”
[21:51] <米分|DM> “少女是什麼?冰霜和欲望的结合”
[21:52] <米分|DM> “年华如此迁移下去”
[21:52] <米分|DM> “玫瑰会盛开,然后会凋萎”
[21:52] <米分|DM> “青春也是,最美的少女亦复如此”
[21:52] * 密达斯 看看诗人的表情
[21:52] <米分|DM> 那名吟游诗人显然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21:52] <米分|DM> 闭着眼睛将这首诗念了两遍
[21:52] <拉文|混源> “啊,真是美丽的诗词,就和夫人您一样”
[21:52] <米分|DM> 音乐停止,舞池里响起了一些掌声
[21:53] * 拉文|混源 献上一杯葡萄酒
[21:53] * 释广诚 不置可否
[21:53] <米分|DM> 那名贵族夫人脸红了红,接过了这杯酒
[21:53] * 諾瑪 拿了點醺魚肉卷,用餘光注意著門口
[21:54] <米分|DM> 门口依然有人缓缓进入
[21:54] <拉文|混源> “这位诗人的名字是什么呢?他的诗词把我见到您的心情都写出来了呢”
[21:54] * 密达斯 于是拿了一根面包棍
[21:54] * 密达斯 站在角落里边吃边继续盯着会场里的客人
[21:54] <米分|DM> “啊。。。我也不知道,你不如去问一下他呢”
[21:54] <米分|DM> 那位夫人一只手捂着有脸,朝拉文笑了笑
[21:55] <米分|DM> 就在这时,有人低呼,“看,小姐下来了”
[21:55] <拉文|混源> “谢谢您”
[21:55] * 拉文|混源 闻声看向2楼的楼梯
[21:55] * 諾瑪 好奇地湊過去看
[21:56] * 密达斯 在所有人都转头看小姐的时候仍然打量着各个出入口
[21:56] * 諾瑪 順手藏了一隻金杯
[21:57] <諾瑪> .r d+9 巧手
[21:57] <Oicebot> 諾瑪进行巧手检定: 1d20+9=7+9=16
[21:57] <米分|DM> 特鲁帕克家族的小姐名字叫做蕾妮希娅,当她穿着晚礼服出现在你们面前的时候
[21:57] * 释广诚 看着小姐
[21:57] <米分|DM> 你们都窒息了
[21:57] <拉文|混源> “啊……”
[21:57] <米分|DM> 大家像是被施展了魅惑术一样
[21:58] * 拉文|混源 不小心感叹出声音
[21:58] * 密达斯 打量着宾客群
[21:58] <米分|DM> 一直盯着她看了大约6秒钟
[21:58] <米分|DM> 这个时候门口进来了一些人
[21:58] <米分|DM> 密达斯看到了艾斯卡勒斯
[21:58] * 释广诚 自己的意志是坚定的
[21:58] * 释广诚 在心中默念红粉骷髅
[21:58] <諾瑪> 「原來人類也挺漂亮的呢。」
[21:58] * 密达斯 向着巡逻队长点点头
[21:58] <米分|DM> 看来来者就是吸血裔阿诺雷亚家族的人
[21:59] <米分|DM> 艾斯卡勒斯看到了你们,仅仅是皱了皱眉头
[21:59] <米分|DM> 然后依然立在阿诺雷亚身边
[22:01] * 拉文|混源 向艾斯卡勒斯点点头,又把目光转向蕾妮希娅
[22:01] <米分|DM> 随着蕾妮希娅下来的,就是特鲁帕克族长和女族长
[22:02] <米分|DM> 他们走到1楼的时候,大家才回过神来
[22:02] <米分|DM> 纷纷向族长表示恭喜,而阿诺雷亚族长也前去与特鲁帕克勾兑去了
[22:03] <米分|DM> 接着就是舞会正题,蕾妮希娅也来到了舞池中央,跳着舞蹈
[22:03] <米分|DM> 而现在,密达斯一直盯着的大门也没有人再进来了
[22:03] <米分|DM> 你们四处打量了一下大厅
[22:04] <諾瑪> .r d+5
[22:04] <Oicebot> 諾瑪进行检定: 1d20+5=11+5=16
[22:04] <密达斯> .R D+6 SPOT
[22:04] <Oicebot> 密达斯进行SPOT检定: 1d20+6=15+6=21
[22:04] <拉文|混源> .r d+2
[22:04] <Oicebot> 拉文|混源进行检定: 1d20+2=4+2=6
[22:05] <释广诚> .r d20+3 侦查
[22:05] <Oicebot> 释广诚进行侦查检定: 1d20+3=18+3=21
[22:05] <米分|DM> 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
[22:05] <米分|DM> 而且,现在是舞会高峰
[22:05] <米分|DM> 除了诺玛之外,其余三人都被一些贵族夫人拉着一起跳起了舞
[22:05] <拉文|混源> “蕾妮希亚小姐真是惊为天人呢,夫人”
[22:06] * 释广诚 躲开
[22:06] <米分|DM> 听了拉文这么一说,那个夫人脸黑了黑,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只“嗯”了一声
[22:06] * 密达斯 欣然接受
[22:06] * 密达斯 在跳舞的时候仍然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22:06] * 释广诚 思考如何能让邀请者体面的下台
[22:07] <米分|DM> 那名邀请者看到和尚不买账,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离开
[22:07] * 諾瑪 覺得有點無聊,站在一邊發呆
[22:08] <米分|DM> 舞会进行到了深夜,大家都跳了大概4-5首曲子了
[22:08] <米分|DM> 诺玛无聊地大量着蕾妮希娅
[22:08] <释广诚> “夫人的美貌应该有骑士相伴,莫让愚僧低了您的身价”
[22:08] <諾瑪> 「沒事做的工作最痛苦了…」
[22:08] * 密达斯 跳个一两只舞就回角落站着
[22:09] <米分|DM> 她赫然发现,跟蕾妮希娅跳舞的那名男子,正是蒙太古之子,莱昂纳多
[22:09] <米分|DM> 而在他身边的是他的两名好友,蒙太古家族的班伏莱欧和吸血裔的莫古修
[22:09] * 密达斯 突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22:09] <諾瑪> 「那個魔裔什麼時候進來的?」
[22:09] * 密达斯 看看舞厅里有没有特鲁帕克家族能说得上话的人
[22:10] <米分|DM> 于是你们现在都发现了这个情况
[22:10] <米分|DM> 不过其余的人并没有发现
[22:10] * 拉文|混源 离开了第3个贵族夫人,到桌子边休息一下,盯着那个魔裔
[22:10] <米分|DM> 密达斯看到了提伯特
[22:10] * 諾瑪 好奇地盯著兩人的神情
[22:10] * 密达斯 悄悄摸到提伯特身边
[22:11] * 密达斯 拍了拍提伯特,指了指蒙太古
[22:11] <密达斯> “大人,您看”
[22:11] <諾瑪> .r d+5 察言觀色
[22:11] <Oicebot> 諾瑪进行察言觀色检定: 1d20+5=18+5=23
[22:11] <米分|DM> 提伯特这个时候正在于一名贵族夫人喝酒
[22:12] <米分|DM> 蕾妮希娅和莱昂纳多看起来都很深情地望着对方
[22:12] <米分|DM> 提伯特看了看密达斯手指的方向
[22:12] <米分|DM> 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22:12] <諾瑪> 「是該去還是不該去呢…」
[22:12] <米分|DM> “可恶,最终还是让他们给溜进来了”
[22:13] <米分|DM> 提伯特看起来很生气,然后他离开了
[22:13] <米分|DM> 过了一会,提伯特带来了一些伙计
[22:13] <拉文|混源> “嗯……”
[22:13] <米分|DM> 他们不由分说,将莱昂纳多和班伏莱欧拉出了公馆
[22:14] <米分|DM> 对于在场的贵族来讲
[22:14] <米分|DM> 这不过是一场小小的闹剧
[22:14] <米分|DM> 在舞会结束以后,没有人会记得这件事,除了蕾妮希娅和莱昂纳多
[22:14] <释广诚> “痴心做处人人爱,冷眼观时个个嫌”
[22:14] <释广诚> “阿弥陀佛”
[22:14] * 拉文|混源 和另一个贵族夫人搭讪
[22:15] <諾瑪> 「算了,領錢吧」
[22:16] <拉文|混源> “哎呀,满足了满足了”
[22:16] <密达斯> “呼,这下总算保住酬金了”
[22:16] <米分|DM> 那么,闹了这一出以后,舞会也就渐渐接近了尾声
[22:16] <米分|DM> 你们感到有些疲惫,不过心情不错
[22:16] <米分|DM> 因为你们指认出了蒙太古家族的人
[22:17] <米分|DM> 所以提伯特也是对你们大为赞赏,所以你们每人都额外领到了金币
[22:17] <释广诚> “谢檀越”
[22:17] <米分|DM> 而且因为你们也美美地吃了一顿,今晚就只剩下睡觉这件头等大事了
[22:18] * 諾瑪 數著圓滾滾的金幣
[22:18] <米分|DM> 而蕾妮希娅和莱昂纳多之间
[22:18] <米分|DM> 在你们没有注意的时候
[22:18] <米分|DM>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以后还会发生什么
[22:18] <米分|DM> 你们不得而知
[22:19] <米分|DM>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2:19] <米分|DM> =======================================第一幕结束===================================

此为第二幕LOG
劇透 -   :
20:36:48 <米分|DM> ===============================第二幕=================================
20:37:41 <米分|DM> 你們結束了在特魯帕克家族晚會上當保鏢的日子
20:38:01 <米分|DM> 在伊爾塔城中又舒舒服服地休息了兩天
20:38:08 <米分|DM> 然後又來到了酒館碰頭
20:38:28 <米分|DM> 經過了上次當保鏢,你們之間也都相互有了一定了解
20:38:48 <米分|DM> 可是酒館的任務板上也還是沒有什麼有亮點的任務
20:39:01 <米分|DM> 在你們休息的兩天里
20:39:20 <米分|DM> 伊爾塔城發生了一些事情
20:39:44 * 釋廣誠 念經坐禪的度過了兩天
20:39:56 <米分|DM> 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萊昂納多因為殺人而被艾斯卡勒斯驅逐出了城市
20:40:10 <米分|DM> 那個被殺者,就是前些天雇傭你們的提伯特
20:42:00 <Oicebot>  諾瑪進行交涉蒐集檢定: 1d20+9=3+9=12
20:42:10 <密達斯> .R D+8
20:42:11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20+8=1+8=9
20:42:35 <米分|DM> 因為拉文接到了一個尋找小貓的任務
20:42:44 <米分|DM> 所以這次坐在一張桌子上的只有你們三人
20:42:59 <米分|DM> 貓女諾瑪,和尚廣誠還有遊蕩劍客密達斯
20:43:15 <米分|DM> 你們三人坐在一起閑聊着這些天來聽到的小道消息
20:43:49 <米分|DM> 首先諾瑪聽說萊昂納多是因為在於提伯特的決鬥中輸了惱羞成怒而失手殺掉了提伯特
20:44:07 <米分|DM> 然後密達斯卻聽說了另外一件事,萊昂納多和蕾妮希婭偷偷結婚了
20:44:29 <米分|DM> 不過這些都是道聽途說,天知道你們聽到的是否真實
20:45:52 <米分|DM> 總之,現在你們坐在這裡,等待生意上門
20:46:27 <釋廣誠> “緣分不應該強求”
20:46:31 <諾瑪> 「錢啊錢啊……」
20:46:31 <密達斯> “好無聊……”
20:46:35 * 密達斯 趴
20:46:44 * 諾瑪 看公佈欄
20:46:58 * 釋廣誠 敲起木魚
20:47:08 <米分|DM> 就在這時,酒館的門被推開了
20:47:47 <米分|DM> 一名看起來有點上年紀的人走了進來
20:48:10 <米分|DM> 他向四周看了看,最後向為數不多的冒險者之一的你們走了過來
20:48:17 <米分|DM> “你們。。是冒險者對吧”
20:48:49 <諾瑪> 「大叔你誰?」
20:48:55 <密達斯> “沒錯”
20:49:13 <米分|DM> “你們好,我叫哈桑,是城市裡的一名毒藥商人”
20:49:33 <米分|DM> “這次我帶來了一個會有些危險的委託”
20:49:44 <米分|DM> “希望有人能接受它”
20:49:52 <諾瑪> 「先談報酬?」
20:49:56 <釋廣誠> “要做什麼?”
20:50:05 <密達斯> “同上”
20:50:30 <米分|DM> “那麼,我受雇傭要製作一種毒藥,可是有兩種材料用完了”
20:50:55 <米分|DM> “所以能否幫我取得這兩種材料,報酬開價是480枚金幣”
20:51:12 <米分|DM> 哈桑並不扭捏,看起來確實是一名商人
20:51:15 <諾瑪> 「我接了!」
20:51:31 <釋廣誠> 【……
20:51:36 <米分|DM> “哦?”
20:51:39 <諾瑪> 「有額外加碼的條件嗎!?」
20:51:40 <密達斯> “地點,有什麼怪物看守,限制時間?”
20:51:42 <米分|DM> 哈桑有些驚訝地看了看諾瑪
20:51:56 <米分|DM> “這位貓人小姑娘很有膽識嘛”
20:52:09 <米分|DM> “我還沒說材料來源就接了,看來你很需要錢呀”
20:52:10 <諾瑪> 「我有急用。」
20:52:19 <米分|DM> 哈桑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20:52:25 * 釋廣誠 她只是為貪慾迷惑
20:52:34 * 釋廣誠 雙手合十
20:52:54 <米分|DM> “是這樣,這兩種材料分別是黃蜂腹和雞蛇獸的嘴殼”
20:53:03 <諾瑪> 「釋老兄也一起來嘛。」
20:53:32 <米分|DM> “這兩種生物你們可以在城市外西北部的森林附近找到”
20:53:32 <釋廣誠> “貧僧願赴”
20:53:36 <諾瑪> 「黃蜂和雞蛇是嗎?」
20:53:56 <釋廣誠> “能消滅魔物是我修煉的機會”
20:54:15 <米分|DM> “是的,不過那邊黃蜂很多,而雞蛇獸卻又很少”
20:54:32 <米分|DM> “所以我會為你們提供一些幫助”
20:54:35 <諾瑪> 「牠們喜歡什麼?怕什麼?」
20:54:50 <米分|DM> 說著,哈桑從懷裡掏出了兩個藥瓶
20:55:39 <米分|DM> “抱歉,我也不知道他們喜歡什麼,怕什麼”
20:55:56 <米分|DM> “不過這兩瓶信息素可以幫助你們吸引落單的生物”
20:56:17 <諾瑪> 「聽起來會一口氣招來一大群呢……」
20:56:24 * 諾瑪 苦笑
20:56:41 <米分|DM> “請相信我,我是一名煉金師!”
20:56:48 <米分|DM> 哈桑很認真地說
20:57:08 <釋廣誠> “阿彌陀佛”
20:57:12 <米分|DM> “綠色這瓶可以吸引黃蜂,黃色這瓶用來吸引雞蛇獸”
20:57:18 <米分|DM> “不過他們不能單獨使用”
20:57:34 <米分|DM> “這兩瓶信息素使用時還需要混合人類的體液”
20:57:35 <釋廣誠> “便是森林里的全來了,也沒什麼可怕的’
20:57:44 <釋廣誠> “……?”
20:57:53 <米分|DM> “至於體液方面,我相信這兩位先生肯定有辦法”
20:58:13 <米分|DM> 說完,他將兩瓶信息素放到了你們的桌子上
20:58:24 <密達斯> “隨便街上逮一個人放點血就行”
20:58:35 * 密達斯 趴在桌上有氣無力地說著
20:59:11 <諾瑪> 「貓的可以嗎?」
20:59:35 <米分|DM> “好問題,不過我也沒試過”
21:00:02 <諾瑪> 「我知道了,期限是?」
21:00:05 <釋廣誠> “……豈可為了自己而傷害他人呢”
21:00:20 <密達斯> “那就放你的血好了”
21:00:25 * 密達斯 有氣無力……
21:00:33 <米分|DM> “2天之內,我會每天都來酒館看的”
21:00:42 * 釋廣誠 劃破自己的手指
21:00:46 <諾瑪> 「體液有很多種呢,你們兩個等一下去廁所就好」
21:00:52 <釋廣誠> “……”
21:01:03 <米分|DM> 鮮血從廣誠的手指中流出
21:01:38 <米分|DM> “啊對了,黃蜂和雞蛇獸都是會飛的生物,不過我相信你們的實力”
21:01:57 <米分|DM> 哈桑舉起大拇指露出大白牙,你們還看到他的白牙閃了一閃
21:02:18 <諾瑪> 「……老兄你還真是捨己為人呢。」
21:02:46 <釋廣誠> “佛陀以身飼虎”
21:03:03 <諾瑪> 「佛陀?你是說大覺悟者吧」
21:03:16 <釋廣誠> “我們身為僧侶也要努力做到”
21:03:22 <密達斯> “……雖然聽起來很厲害”
21:03:30 <密達斯> “不過你們有帶殺蟲劑么”
21:03:51 <釋廣誠> “沒有”
21:04:07 <米分|DM> “那麼,告辭”
21:04:12 <諾瑪> 「沒有」
21:04:18 <米分|DM> 哈桑說完他要說的之後,就準備離開了
21:05:11 <釋廣誠> “慢走”
21:05:38 * 釋廣誠 在酒館要了碗麥片喝
21:06:25 <諾瑪> 「我要去拿一些東西,有人要回住處拿東西嗎?」
21:06:56 <密達斯> “有什麼意見么”
21:09:25 <諾瑪> 「黃蜂……用武器沒辦法對付吧,得用網子或火呢」
21:10:25 <密達斯> “或許可以搞一些手雷”
21:10:47 <釋廣誠> “火把有效果么”
21:11:35 <諾瑪> 「我想有吧?」
21:12:10 <Oicebot>  諾瑪進行自然知識dc10以下免受訓檢定: 1d20+3=8+3=11
21:13:33 <米分|DM> 對付黃蜂用火是有效的
21:14:02 <諾瑪> 「我看過養蜂人用煙和火來趕蜜蜂呢。」
21:14:38 <釋廣誠> “看來我們多備幾隻火把就夠了“
21:16:48 <釋廣誠> “網子對他們會有用么”
21:17:25 <諾瑪> 「要買細一點的呢」
21:19:03 <諾瑪> 「那我們兩個小時候回來這裡集合嗎?」
21:19:34 <釋廣誠> “甚好”
21:19:52 <諾瑪> 「我去找網子。」
21:21:25 <釋廣誠> “我去添置幾個火把”
21:21:34 * 諾瑪 不多話往藏身處跑去拿出珍藏的鍊金武器,去市場找找看有沒有賣手榴彈和細目網
21:22:59 * 密達斯 去買了一身防蟲衣和4瓶熾火膠
21:23:13 * 密達斯 然後準備了一溜火把
21:23:19 * 釋廣誠 去買了一件防蟲衣
21:23:29 <諾瑪> 賣了一瓶閃電買兩瓶熾火膠,還有買一件防蟲衣
21:24:59 <米分|DM> 大概過了兩個小時,你們添置了一些道具之後
21:25:03 <米分|DM> 再次來到了酒館碰頭
21:25:17 <米分|DM> 你們相互看了看,發現大家都買了防蟲衣
21:25:21 <米分|DM> 所以相視一笑
21:25:45 <米分|DM> (那麼,你們准備出發了么?
21:25:48 * 釋廣誠 笑
21:25:54 <釋廣誠> (嗯,可以出發了
21:26:05 <諾瑪> 「看來大家的想法其實差不多呢,我們走吧。」
21:27:04 <米分|DM> 那麼通過伊爾塔城的西門,花了大概半小時的時間,你們來到了哈桑說過的西北部森林邊沿
21:27:49 <米分|DM> 你們聽說曾經三個大陸是連在一起的,而不知道為什麼破碎成了三個部分
21:28:10 <米分|DM> 所以這個大陸的南邊有很多浮在空中的土塊
21:28:24 <米分|DM> 而北邊卻沒有受到什麼損壞
21:28:55 * 釋廣誠 又一次使用飛行器
21:28:59 <諾瑪> 「我們要先抓黃蜂呢還是雞蛇呢?」
21:29:12 <米分|DM> 延綿不覺的草原,一塊面如平鏡的湖,外加一片生機勃勃的森林
21:29:18 <米分|DM> 出現在你們面前
21:29:26 * 諾瑪 看著飛行器思考著……
21:29:34 <釋廣誠> “先抓好抓的雞蛇獸吧”
21:29:40 <密達斯> “嗯”
21:29:47 <密達斯> “雞蛇那種東西”
21:29:50 <密達斯> “好對付”
21:30:01 * 諾瑪 點點頭,伸出爪子
21:30:43 <米分|DM> 你們所站的地方比較安靜
21:30:53 <米分|DM> 只有微風吹過草地“莎莎”的聲音
21:31:06 <米分|DM> 你們環顧四周,並沒有看到有雞蛇獸或者是黃蜂的影子
21:31:08 <諾瑪> 「有什麼要小心的嗎?」
21:31:20 <密達斯> “各種東西”
21:31:35 <諾瑪> 「雞蛇啦。」
21:31:55 <釋廣誠> “我們該把那吸引它們的藥劑塗上了”
21:32:04 * 釋廣誠 拿出葯劑
21:32:21 <米分|DM> (你們準備把信息素塗在哪裡,塗多少?
21:32:24 <釋廣誠> “但是哪瓶是雞蛇獸的呢……”
21:32:37 <密達斯> “……”
21:32:37 * 釋廣誠 塗在手上
21:33:01 <密達斯> “……我認為找顆樹……好吧”
21:33:06 <釋廣誠> “……”
21:33:13 * 密達斯 先站開一點和和尚略略保持距離
21:33:13 <諾瑪> 「我記得是黃色的。」
21:33:31 <釋廣誠> “的確呢……塗在樹上更好……”
21:34:06 * 釋廣誠 拿出一點塗在樹上
21:34:55 <諾瑪> 「說起來我們是不是忘記問需要多少材料了?」
21:35:17 <釋廣誠> “好像是的……”
21:35:20 <米分|DM> 混合了廣誠血液的信息素被廣誠塗在了附近的一棵樹上
21:35:26 <釋廣誠> “盡可能多拿點就好了”
21:35:28 <米分|DM> 一股濃烈的刺鼻味道散發出來
21:35:43 <米分|DM> 使你們覺得也有些難受
21:36:01 <諾瑪> 「先站遠一點。」
21:36:20 * 諾瑪 退後個20呎
21:37:08 <米分|DM> 大概過了兩分鐘
21:37:23 <米分|DM> 一聲怪叫傳來
21:37:32 <米分|DM> 你們都打起了精神
21:38:08 * 諾瑪 全身的毛蓬了起來
21:38:16 <米分|DM> 你們看到遠處,一直長着雞冠雞爪,舌頭卻像蛇一樣的生物朝你們瘋狂地衝過來
21:38:57 <米分|DM> .R D6 信息素的隱藏效果
21:38:58 <Oicebot>  米分|DM進行信息素的隱藏效果檢定: 1d6=1=1
21:39:32 <米分|DM> 轉眼之間
21:39:44 <米分|DM> 這隻雞蛇獸離你們只有不到40尺的距離了!
21:39:50 <米分|DM> ==========================戰鬥開始===========================
21:40:08 <米分|DM>
21:40:08 <米分|DM>
    樹
21:40:08 <米分|DM>  密 廣      雞
21:40:08 <米分|DM>   諾
21:40:08 <米分|DM>
21:40:15
<Oicebot>  諾瑪進行init檢定: 1d20+4=18+4=22
21:40:18 <密達斯> .R D+7 INIT
21:40:19 <Oicebot>  密達斯進行INIT檢定: 1d20+7=5+7=12
21:40:23 <Oicebot>  釋廣誠進行先攻檢定: 1d20+10=9+10=19
21:40:31 <米分|DM> .R D+3 雞蛇獸先攻
21:40:31 <Oicebot>  米分|DM進行雞蛇獸先攻檢定: 1d20+3=7+3=10
21:40:56 <米分|DM> 諾瑪|廣誠|密達斯|雞蛇獸
21:43:36 * 諾瑪 覺得身上的衣服不利活動於是拿出了一隻瓶子
21:45:10 * 諾瑪 同時向斜下方奔跑了25呎
21:45:33 * 諾瑪 敲破瓶子對雞蛇放出瓶裝閃電
21:45:54 <Oicebot>  諾瑪進行接觸檢定: 1d20+6=19+6=25
21:46:02 <米分|DM> (中
21:46:26 <Oicebot>  諾瑪進行電擊檢定: 1d8=1=1
21:46:52 <米分|DM> 雞蛇獸覺得有些異樣的感覺
21:48:27 <米分|DM>
21:48:28 <米分|DM>
    樹
21:48:28 <米分|DM>  密 廣      雞
21:48:28 <米分|DM>
21:48:28 <米分|DM>
       諾
21:49:32 * 釋廣誠 望向雞蛇獸
21:49:50 * 釋廣誠 掏出兩顆手裡劍
21:50:55 <Oicebot>  釋廣誠投擲2次使用氣池多射一顆檢定: 1d20+5 ( 12 7)=17 12
21:51:47 <Oicebot>  釋廣誠進行傷害檢定: 2d2+4d6=(2+1)+(3+5+1+2)=14
21:52:05 <米分|DM> 廣誠的攻擊對雞蛇獸效果拔群
21:52:11 * 釋廣誠 想下方五尺讓開
21:52:15 * 釋廣誠 向下方五尺讓開
21:52:17 <釋廣誠> end
21:52:30 * 密達斯 沖鋒
21:52:35 <米分|DM>
21:52:36 <米分|DM>
    樹
21:52:36 <米分|DM>  密        雞
21:52:36 <米分|DM>    廣
21:52:36 <米分|DM>        諾
21:52:39 * 密達斯 穿刺擊
21:52:40 * 釋廣誠 看到自己的手裡劍傷到了雞蛇獸
21:52:54 <密達斯> .R D+8
21:52:55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20+8=8+8=16
21:52:59 <米分|DM> (中了
21:53:05 * 釋廣誠 感到一陣不忍
21:53:16 <Oicebot>  密達斯進行dmg檢定: 1d6+9=3+9=12
21:53:27 <米分|DM> 諾瑪|廣誠|密達斯|雞蛇獸-27
21:53:49 <米分|DM> 密達斯的穿刺擊狠狠地重創了雞蛇獸
21:54:04 <米分|DM> 但是密達斯同時也發現雞蛇獸兩眼通紅
21:54:11 <米分|DM> 仿佛有些不對勁
21:54:29 <密達斯> “YUMYUM,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21:54:35 <米分|DM>
21:54:36 <米分|DM>
    樹
21:54:36 <米分|DM>          密雞
21:54:36 <米分|DM>    廣
21:54:36 <米分|DM>        諾
21:55:02 <釋廣誠> “看來這雞蛇獸也非泛泛之輩呢……”
21:55:35 <米分|DM> 因為你們的連鎖攻擊非常奏效
21:55:45 <米分|DM> 所以按照常理這個時候雞蛇獸也許會逃跑
21:56:04 <米分|DM> 可是被信息素吸引的雞蛇獸兩眼發紅,看到擋住他路的密達斯
21:56:08 <米分|DM> 當頭就是一口
21:56:22 <米分|DM> .R D+9 一口
21:56:23 <Oicebot>  米分|DM進行一口檢定: 1d20+9=20+9=29
21:56:33 <米分|DM> .R D+9 重擊威脅
21:56:34 <Oicebot>  米分|DM進行重擊威脅檢定: 1d20+9=7+9=16
21:57:10 <米分|DM> 密達斯被精確地咬到了一口
21:57:42 <米分|DM> .R D4-2 這個傷害有些。。。
21:57:43 <Oicebot>  米分|DM進行這個傷害有些。。。檢定: 1d4-2=2-2=0
21:57:52 <米分|DM> 好的密達斯受到了輕微的擦傷
21:58:15 <密達斯> .R D+5 FORT
21:58:16 <Oicebot>  密達斯進行FORT檢定: 1d20+5=3+5=8
21:58:17 <釋廣誠> “果然尋常的生物已經傷不到我們了……”
21:58:26 <米分|DM> .R D4 敏捷傷害
21:58:27 <Oicebot>  米分|DM進行敏捷傷害檢定: 1d4=3=3
21:58:35 <米分|DM> 密達斯雖然沒有受嚴重的傷害
21:58:40 <米分|DM> 不過覺得自己的行動變得緩慢了
21:58:52 <米分|DM> 諾瑪|廣誠|密達斯-1,敏-3|雞蛇獸-27
21:59:13 * 諾瑪 繞到雞蛇背後
21:59:22 <釋廣誠> “你的身軀好像變硬了……”
21:59:37 <密達斯> “我 感 覺 到 了……”
21:59:41 * 諾瑪 用力一抓
21:59:53 <Oicebot>  諾瑪進行爪抓檢定: 1d20+6=7+6=13
22:00:38 <Oicebot>  諾瑪進行檢定: 1d6+2d8=2+(6+6)=14
22:00:58 <米分|DM> 諾瑪一抓,順便將雞蛇獸的頭也就扯下來了
22:01:01 <米分|DM> 雞蛇獸死了
22:01:11 <米分|DM> 你們3人站在雞蛇獸身邊,呆呆地看着屍體
22:01:20 <諾瑪> 「你還好嗎?」
22:01:28 * 諾瑪 提著頭問
22:01:30 <密達斯> “看來死不了”
22:01:37 <密達斯> “只是肌肉略有僵硬”
22:01:43 * 密達斯 活動一下
22:01:58 * 諾瑪 點點頭
22:02:05 <釋廣誠> “你的肌肉變得像岩石一樣了”
22:02:15 <諾瑪> 「有人帶了刀子嗎?」
22:02:34 * 諾瑪 晃著雞頭
22:02:45 <密達斯> “我帶來”
22:02:54 * 密達斯 拿出短劍丟過去
22:03:23 <米分|DM> 你們回憶起,哈桑說過,要的是雞蛇獸的嘴殼
22:03:52 <釋廣誠> “這毒藥是否是給貴族用的呢”
22:03:56 * 諾瑪 開始支解鳥喙
22:05:28 <米分|DM> 諾瑪不僅僅得到了嘴殼,連雞蛇獸身上比較值錢的其他部分也都解剖下來了
22:05:37 <釋廣誠> “……”
22:05:39 <米分|DM> 你一計算,大概能賣20枚金幣吧
22:05:48 * 釋廣誠 雙手合十
22:05:55 <釋廣誠> “阿彌陀佛”
22:06:12 <釋廣誠> “看來雞蛇獸不光能提煉毒葯……”
22:06:16 <密達斯> “虧了……請牧師施法要25GP呢……”
22:06:19 <釋廣誠> “也能……”
22:06:27 <諾瑪> 「這樣就把買熾火膠的錢補回來了呢。」
22:06:48 <釋廣誠> “既然我們還有半瓶,何不再吸引一隻,為民除害呢”
22:06:48 * 諾瑪 滿意地把雞蛇的殘骸整理成一堆
22:07:08 <諾瑪> 「蜜達斯你還行嗎?」
22:07:23 <密達斯> “沒問題”
22:07:35 * 諾瑪 把雞蛇身上的好東西收進自己包袱
22:07:47 <諾瑪> 「那就再來一隻吧?」
22:08:00 * 釋廣誠 把剩下的都塗在樹上
22:08:03 <密達斯> “好的”
22:08:14 * 釋廣誠 然後靜靜的等待
22:09:05 <米分|DM> 廣誠將所有的信息素都塗抹在了樹上
22:09:12 <米分|DM> 濃烈的氣味再次散發開來
22:10:29 <米分|DM> 這次你們3人聽到了一聲比剛剛聽到的聲音更大的聲音
22:10:43 <米分|DM> 從剛剛的方向
22:10:55 <米分|DM> 一隻看起來更大的雞蛇獸向你們沖了過來
22:11:03 <米分|DM> .R D6+1 信息素隱藏效果
22:11:04 <Oicebot>  米分|DM進行信息素隱藏效果檢定: 1d6+1=5+1=6
22:11:05 <諾瑪> 「喔喔,大魚上門了,Lucky~」
22:11:11 <釋廣誠> “西天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
22:11:18 <米分|DM> (那麼這隻雞蛇獸是中體型的
22:11:22 <釋廣誠> “看貧僧收了你”
22:11:36 * 釋廣誠 發現它有點大……
22:11:40 <米分|DM> ======================第二次戰斗開始============================
22:11:40 <米分|DM>
22:11:41 <米分|DM>
  樹
22:11:41 <米分|DM>  密廣        雞
22:11:41 <米分|DM>   諾
22:11:41 <米分|DM>
22:11:43 <米分|DM>
(先攻
22:11:52 <Oicebot>  諾瑪進行init檢定: 1d20+6=8+6=14
22:11:56 <密達斯> .R D+6
22:11:57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20+6=6+6=12
22:12:06 <Oicebot>  釋廣誠進行檢定: 1d20+10=5+10=15
22:12:16 <米分|DM> .R D+4
22:12:16 <Oicebot>  米分|DM進行檢定: 1d20+4=17+4=21
22:12:45 <米分|DM> 雞蛇獸|廣誠|諾瑪|密達斯-1,敏-3
22:13:20 <米分|DM> 雞蛇獸一看,廣誠離樹是最近的,仿佛要搶走吸引它的來源
22:13:36 <米分|DM> 於是它瘋狂地叫着衝著廣誠就是一口
22:13:37 * 釋廣誠 還沒反應過來
22:13:41 <米分|DM> .R D+13 衝鋒
22:13:42 <Oicebot>  米分|DM進行沖鋒檢定: 1d20+13=10+13=23
22:14:02 * 釋廣誠 就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22:14:05 <米分|DM> .R D6 傷害
22:14:05 <Oicebot>  米分|DM進行傷害檢定: 1d6=3=3
22:14:35 <Oicebot>  釋廣誠進行強韌檢定: 1d20+2=8+2=10
22:14:41 <米分|DM> .R D4 敏捷傷害
22:14:42 <Oicebot>  米分|DM進行敏捷傷害檢定: 1d4=1=1
22:14:58 <米分|DM>
22:14:59 <米分|DM>
  樹
22:14:59 <米分|DM>  密廣雞
22:14:59 <米分|DM>   諾
22:14:59 <米分|DM>
22:15:01 <米分|DM>
雞蛇獸|廣誠-3,敏捷-1|諾瑪|密達斯-1,敏-3
22:15:11 <米分|DM> 廣誠也微微體驗到了密達斯的感覺
22:15:18 <米分|DM> 身體變得沉重起來
22:16:27 * 釋廣誠 使用高速戰士襯衫
22:17:06 * 釋廣誠 跑到和諾瑪做出夾擊的位置
22:17:55 <Oicebot>  釋廣誠進行特技檢定: 1d20+10=8+10=18
22:19:04 <釋廣誠> 然後掏出戒刀(短劍)
22:19:15 <米分|DM> 廣誠移動到了雞蛇獸右上角
22:19:47 <Oicebot>  釋廣誠投擲2次使用氣池整輪多一次攻擊檢定: 1d20+5 ( 14 14)=19 19
22:20:19 <Oicebot>  釋廣誠進行傷害檢定: 6d6+2=2+4+6+2+6+3+2=25
22:20:55 <米分|DM> 雞蛇獸-25|廣誠-3,敏捷-1|諾瑪|密達斯-1,敏-3
22:21:04 <米分|DM>
22:21:05 <米分|DM>
  樹 廣
22:21:05 <米分|DM>  密 雞
22:21:05 <米分|DM>   諾
22:21:05 <米分|DM>
22:21:07
<釋廣誠> 廣誠一個鷂子翻身,躲過了怪獸的攻擊
22:21:15 <Oicebot>  諾瑪投擲2次2爪抓檢定: 1d20+6+2 (  7)=9 15
22:21:32 <釋廣誠> 然後揮舞戒刀,在它身上留下兩處傷痕
22:21:57 <Oicebot>  諾瑪進行檢定: 1d6+2d8=2+(3+1)=6
22:22:11 <米分|DM> 雞蛇獸-31|廣誠-3,敏捷-1|諾瑪|密達斯-1,敏-3
22:22:23 <米分|DM> 雞蛇獸看起來不太好,不過它還是沒有倒下
22:23:01 * 密達斯 向前一步,突刺
22:23:06 <密達斯> .R D+7
22:23:07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20+7=20+7=27
22:23:14 <密達斯> .R D+7 CH確認
22:23:15 <Oicebot>  密達斯進行CH確認檢定: 1d20+7=15+7=22
22:23:45 <Oicebot>  密達斯進行DMG檢定: 2d6+9=1+4+9=14
22:24:18 <米分|DM> 你們看到密達斯的穿刺快如閃電
22:24:22 * 密達斯 破顱一擊
22:24:27 <米分|DM> 狠狠地穿透了雞蛇獸的頭顱
22:24:41 <米分|DM> 雞蛇獸掙扎了一下
22:24:45 <米分|DM> 緩緩地倒下了
22:25:02 <諾瑪> 「哇,這招漂亮。」
22:25:21 * 諾瑪 伸出拳頭跟密達斯對碰
22:25:15 <米分|DM> 諾瑪再一次收集到了價值20金幣的食材
22:25:25 <米分|DM> 並且也成功地將雞蛇獸的嘴殼拿到了手裡
22:25:27 <釋廣誠> 三人團團圍着雞蛇獸的屍體
22:25:56 <密達斯> “還是虧了……”
22:26:04 <密達斯> “找牧師醫療這個……”
22:26:05 <釋廣誠> “……為何?”
22:26:18 <諾瑪> 「睡一覺就好了嘛.」
22:26:51 <釋廣誠> “貧僧並無大礙,靜坐一番即可”
22:27:24 <釋廣誠> “一鼓作氣,去尋黃蜂所在如何”
22:27:38 <諾瑪> 「好啊。」
22:28:13 <密達斯> “好吧”
22:28:33 <米分|DM> 那麼你們在原地稍稍休息了一陣
22:28:39 <米分|DM> 來到了靠近森林的一側
22:28:46 <米分|DM> 因為聽說黃蜂是住在森林中的
22:29:55 <釋廣誠> “不知可有蜂蜜”
22:30:18 <諾瑪> 「如果可以找到蜂巢的話……」
22:30:27 <釋廣誠> “然出家人不可貪口腹之慾”
22:30:44 <諾瑪> 「直接把整個蜂巢裝進袋子裡煙燻就好了呢」
22:30:53 <密達斯> “……黃蜂是不產蜜的”
22:30:56 <釋廣誠> “只能賣了”
22:30:57 <釋廣誠> “……”
22:31:02 * 諾瑪 往樹上張望
22:31:02 <釋廣誠> “原來如此……”
22:31:41 <密達斯> .R D+6
22:31:42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20+6=16+6=22
22:31:58 <Oicebot>  諾瑪進行很可惜我不是查覺役檢定: 1d20+5=7+5=12
22:33:30 <米分|DM> 看來黃蜂巢穴被築在很隱蔽的地方
22:33:36 <米分|DM> 而且也有大自然天然的保護
22:33:53 <米分|DM> 所以你們並沒有找到想要找的東西
22:34:46 <諾瑪> 「看來還是要用神奇的藥水了」
22:35:13 <釋廣誠> “然也”
22:35:21 * 釋廣誠 拿出另一瓶藥劑
22:35:40 * 釋廣誠 塗在樹上
22:37:27 <米分|DM> 這次的信息素發出的氣味很清香
22:37:50 * 釋廣誠 不可為香氣所誘惑呢
22:38:06 <米分|DM> 你們還是老樣子靜靜地等待成果
22:38:15 <米分|DM> 過了大概半刻鐘
22:38:26 <米分|DM> 你們聽到天邊“嗡嗡”的響聲
22:38:36 <釋廣誠> “……來了”
22:38:40 <米分|DM> 大量的黃蜂密密麻麻地開始朝着你們移動
22:38:48 <米分|DM> 如果不仔細看
22:38:55 <米分|DM> 你們還以為是天邊飄來的一片烏雲
22:39:09 <密達斯> “……俺尋思你塗多了”
22:39:16 <釋廣誠> “……”
22:39:42 <諾瑪> 「火把火把!!」
22:39:56 * 諾瑪 拿出熾火膠
22:40:07 * 釋廣誠 拿出火把
22:40:24 <米分|DM> 樹樹 蜂    樹
22:40:25 <米分|DM> 樹樹
22:40:25 <米分|DM> 樹    樹諾
22:40:25 <米分|DM>     廣密
22:40:25 <米分|DM>   樹
22:40:35 <釋廣誠> “不要怕,那些黃蜂打不破我們的衣服”
22:40:41 * 密達斯 一手拿着熾火膠一手拿着火把
22:42:10 <米分|DM> 大群黃蜂你挨着我,我挨着你
22:42:17 <米分|DM> 不過看起來你們3人早有准備
22:42:24 <米分|DM> ===========================第三次戰鬥開始======================
22:42:27 <米分|DM> (先攻
22:42:30 <米分|DM> .R D+1
22:42:31 <Oicebot>  米分|DM進行檢定: 1d20+1=4+1=5
22:42:38 <諾瑪> 「不,感覺還是很痛…」
22:42:47 <Oicebot>  諾瑪進行init檢定: 1d20+4=12+4=16
22:42:49 <Oicebot>  釋廣誠進行檢定: 1d20+9=12+9=21
22:43:17 <Oicebot>  密達斯進行u=init檢定: 1d20+6=2+6=8
22:43:31 <米分|DM> 廣誠-3,敏捷-1|諾瑪|密達斯-1,敏-3|黃蜂
22:44:27 * 釋廣誠 走上前去,並使用氣池加速繞后
22:44:40 * 釋廣誠 揮舞着火把
22:44:45 <Oicebot>  釋廣誠進行檢定: 1d20+3=8+3=11
22:45:04 <米分|DM> 廣誠並沒有打中蜂群核心
22:45:19 <米分|DM> 樹樹廣蜂    樹
22:45:20 <米分|DM> 樹樹
22:45:20 <米分|DM> 樹    樹諾
22:45:20 <米分|DM>      密
22:45:20 <米分|DM>   樹
22:46:22 <米分|DM> 樹樹廣蜂    樹
22:46:22 <米分|DM> 樹樹
22:46:22 <米分|DM> 樹    樹諾
22:46:22 <米分|DM>      密
22:46:22 <米分|DM>   樹
22:48:56 * 諾瑪 丟出熾火膠
22:51:06 <米分|DM> 雖然諾瑪用熾火膠濺射到了黃蜂群,但是黃蜂群牢牢地保護着核心
22:51:11 <米分|DM> 廣誠-3,敏捷-1|諾瑪|密達斯-1,敏-3|黃蜂-1
22:51:15 <米分|DM> (密達斯
22:51:30 * 密達斯 丟集群
22:51:37 <密達斯> .R D+7
22:51:39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20+7=1+7=8
22:51:55 <米分|DM> .R D8 左為1順時針
22:51:55 <Oicebot>  米分|DM進行左為1順時針檢定: 1d8=2=2
22:52:18 <米分|DM> 密達斯將熾火膠丟到了黃蜂群左上
22:52:40 <米分|DM> 廣誠-4,敏捷-1|諾瑪|密達斯-1,敏-3|黃蜂-2
22:52:47 <諾瑪> 「看來沒什麼用呢……」
22:52:56 <諾瑪> 「用B計畫吧!」
22:53:07 <釋廣誠> “B計劃是什麼?”
22:53:14 <米分|DM> 黃蜂群移動到了廣誠的佔地上
22:53:24 <Oicebot>  米分|DM進行傷害檢定: 2d6=4+5=9
22:53:36 <諾瑪> 「用火趕進一個袋子裡?」
22:54:17 <Oicebot>  釋廣誠進行強韌檢定: 1d20+2=6+2=8
22:54:31 <米分|DM> 你們聽到廣誠“啊”地叫了一聲
22:54:44 <米分|DM> 廣誠-8,敏捷-2|諾瑪|密達斯-1,敏-3|黃蜂-2
22:55:35 <米分|DM> 樹樹廣蜂    樹
22:55:36 <米分|DM> 樹樹蜂蜂
22:55:36 <米分|DM> 樹    樹諾
22:55:36 <米分|DM>      密
22:55:36 <米分|DM>   樹
22:56:36 * 釋廣誠 再用一格氣揮舞火把兩次
22:57:01 <Oicebot>  釋廣誠投擲2次檢定: 1d20+3 ( 5 )=8 4
22:57:15 <米分|DM> 廣誠心急如焚,攻擊並沒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22:57:28 * 釋廣誠 開始對黃蜂產生了恐懼
23:02:13 <諾瑪> 「密達斯,廣誠兄,幫我把黃蜂趕在一起!」
23:02:31 <釋廣誠> “好的!”
23:02:45 <米分|DM> 廣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已經被黃蜂包圍了
23:02:51 <釋廣誠> -。-
23:02:58 <釋廣誠> “我被包圍了”
23:04:44 * 諾瑪 開始脫自己的防蟲衣
23:07:42 <釋廣誠> “諸位,我還有兩顆火焰手裡劍,一會兒我要把它們爆炸掉”
23:07:58 <釋廣誠> “然後大家再慢慢用火把圍攻之”
23:14:12 * 密達斯 投擲熾火膠
23:14:19 <密達斯> .R D+7
23:14:19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20+7=3+7=10
23:14:35 <密達斯> .R D8
23:14:35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8=8=8
23:14:48 <米分|DM> 密達斯的熾火膠還是沒能打中黃蜂核心
23:14:57 <米分|DM> 不過也燒掉了其中一部分
23:15:03 <米分|DM> 廣誠-8,敏捷-2|諾瑪|密達斯-1,敏-3|黃蜂-3
23:15:13 <釋廣誠> “我們要是能活捉幾只,然後跑了就好了”
23:15:23 <米分|DM> 黃蜂感覺到威脅後放開了廣誠,開始朝諾瑪和密達斯飛去
23:15:40 <米分|DM> 樹樹廣     樹
23:15:41 <米分|DM> 樹樹 蜂蜂
23:15:41 <米分|DM> 樹  蜂蜂樹諾
23:15:41 <米分|DM>      密
23:15:41 <米分|DM>   樹
23:15:48 * 諾瑪 正在脫衣服看不到
23:16:57 * 釋廣誠 使用忍法莫失,模擬忍法星爆
23:17:22 * 釋廣誠 掏出一支火焰鏢砸向蜂群
23:18:04 <Oicebot>  釋廣誠進行檢定: 1d6=3=3
23:18:40 <米分|DM> 廣誠的攻擊的效果是你們之前攻擊效果的綜合
23:18:43 <米分|DM> 總和
23:19:08 <米分|DM> .R D+3
23:19:09 <Oicebot>  米分|DM進行檢定: 1d20+3=19+3=22
23:19:34 <米分|DM> 你們看到諾瑪已經將她衣服的外層脫了下來
23:19:51 <米分|DM> 廣誠-8,敏捷-2|諾瑪|密達斯-1,敏-3|黃蜂-6
23:20:29 <諾瑪> 「啊啊什麼時候飛到這裡了!!」
23:21:00 * 諾瑪 往上5呎朝蜂群投出防蟲衣
23:22:04 <Oicebot>  諾瑪進行臨時投擲武器檢定: 1d20+6-4+2=18+6-4+2=22
23:22:27 <米分|DM> 諾瑪丟出去的衣服網住了一些黃蜂
23:22:44 <米分|DM> 一坨黃蜂掉在了地上
23:23:01 <諾瑪> 「好了,現在回收網子撤退!!!」
23:23:19 <釋廣誠> “撤退!”
23:23:29 <米分|DM> (密達斯撤退么
23:24:04 * 密達斯 後退30尺,繼續丟熾火膠
23:24:14 <密達斯> .R D+7 我就不信今晚我不能命中一次了
23:24:15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我就不信今晚我不能命中一次了檢定: 1d20+7=12+7=19
23:24:28 <米分|DM> 密達斯成功命中了蜂群
23:24:36 <密達斯> .R D
23:24:37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20=10=10
23:24:41 <密達斯> .R D6
23:24:42 <Oicebot>  密達斯進行檢定: 1d6=6=6
23:24:47 <釋廣誠> !
23:24:59 <米分|DM> 廣誠-8,敏捷-2|諾瑪|密達斯-1,敏-3|黃蜂-15
23:25:15 <米分|DM> 諾瑪已經撿起了衣服
23:25:52 <米分|DM> 在拋下最後熾火膠后
23:26:08 <米分|DM> 你們拿着一包黃蜂,頭也不回地逃跑了130尺!
23:26:13 <釋廣誠> “跑!”
23:26:28 <米分|DM> 黃蜂的注意力看起來在你們身邊的樹上
23:26:30 <米分|DM> 所以沒有追來
23:26:34 * 釋廣誠 感覺驚心動魄
23:26:43 <米分|DM> 你們清點了一下
23:26:58 <米分|DM> 諾瑪的網子里包了大概50幾只黃蜂
23:27:06 <米分|DM> 每個都有半個手掌大
23:27:06 <諾瑪> 「等一下一定要想辦法重新談價格!」
23:27:13 <米分|DM> 看來附近確實有一個不小的黃蜂巢穴
23:27:39 <米分|DM> 你們拖着僵硬的身體
23:27:43 <米分|DM> 回到了伊爾塔城
23:27:57 <米分|DM> 看來這一次的任務把你們折騰得夠嗆
23:28:05 <米分|DM> 不過你們也算是完成了哈桑的任務
23:28:06 <密達斯> “下次一定要搞點蜂王漿……”
23:28:14 <米分|DM> 他也可以做出他想要的毒藥了
23:28:32 <釋廣誠> “……他們不是沒有蜂蜜么”
23:28:43 <米分|DM> 因為你們帶回來的成果出乎了哈桑的醫療
23:28:47 <米分|DM> 意料
23:29:01 <米分|DM> 他表示他只需要1個嘴殼和大概5只黃蜂的腹部就可以了
23:29:06 <密達斯> “對,但是他們有蜂王漿……”
23:29:08 <米分|DM> 其餘的他就順便買了下來
23:29:29 <米分|DM> 因為這次你們的速度很快
23:29:42 <米分|DM> 哈桑也表示‘好吧就多給你們一些錢好了’
23:30:00 <諾瑪> 「謝了,你這人真好說話。」
23:30:13 <米分|DM> 於是你們這次任務,連材料費,報酬,人工費,精神損失費與醫療費
23:30:19 <米分|DM> 一共獲得了720枚金幣
23:30:46 <米分|DM> 哈桑表示,如果以後有新的委託也會找你們,順便,如果你們在他那裡購買普通的毒葯
23:30:52 <米分|DM> 他會給你們打9折
23:31:01 * 諾瑪 嘆氣:「果然再缺錢都要把東西問清楚呢……」
23:31:15 <米分|DM> “哈哈哈”
23:31:25 <米分|DM> “我忘記告訴你們,這個信息素的用量了”
23:31:29 <米分|DM> “啊蛤蛤蛤”
23:31:38 <米分|DM> 哈桑最後撓着腦袋對你們說
23:31:50 <米分|DM> 直到最後
23:31:54 <米分|DM> 你們趴在桌子上
23:31:58 <米分|DM> 哈桑走出去的時候
23:32:06 <米分|DM> 你們才隱隱約約聽到哈桑說
23:32:13 <米分|DM> “這下蕾妮希婭總算是有希望了”
23:32:16 <米分|DM> 這麼一句話
23:32:26 <米分|DM> 不過因為身體疲勞,外加僵硬的緣故
23:32:32 <米分|DM> 你們暫時還沒有在意
23:32:45 <諾瑪> 「蕾妮西亞?」
23:32:55 <米分|DM> 於是看似與蕾妮希婭和萊昂納多毫無關係的任務
23:33:03 <米分|DM> 最後究竟又有怎樣的聯繫
23:33:09 <米分|DM> 欲知後事如何
23:33:12 <米分|DM> 且聽下回分解
23:33:18 <米分|DM> =====================================第二幕結束===============================

此为第三幕LOG
劇透 -   :
[20:45] <米分|DM> ==============================第三幕===================================
[20:46] <米分|DM> 伊尔塔城位于高空
[20:46] <米分|DM> 这里很少下雨
[20:46] <米分|DM> 所以有那么很少从地面世界过来的人们
[20:46] <米分|DM> 经常说这里的人们看不了优美的雨景
[20:46] <米分|DM> 不过今天一早
[20:47] <米分|DM> 天空就灰沉沉的
[20:47] <米分|DM> 给人的感觉比较压抑和悲伤
[20:47] <米分|DM> 游荡剑客密达斯,小猫诺玛和和尚广诚
[20:48] <米分|DM> 在帮助了城里的毒药商人哈桑找到一些材料之后的第二天
[20:48] <米分|DM> 大街小巷上都已经开始传特鲁帕克家族女儿服毒自杀的消息
[20:48] <米分|DM> 坐在你们3人对面的拉文比你们更加震惊
[20:49] <米分|DM> 因为他帮助一个老婆婆找小猫,而错过了和你们的合作
[20:49] <释广诚> “!”
[20:49] <拉文-桑默> “……哈?!”
[20:49] <释广诚> “不会是我们寻找材料的那份毒药吧”
[20:50] <諾瑪> 「唔……怎麼會這樣OwQ」
[20:50] <拉文-桑默> “等等……你们去做毒药了?”
[20:50] <拉文-桑默> “而且这个毒药还给特鲁帕克家的女儿喝了!?”
[20:50] <諾瑪> 「我根本沒聽清楚就接了……」
[20:51] <密达斯> “这没什么”
[20:51] <密达斯> “毒药总是要有人找的……”
[20:51] * 拉文-桑默 感慨中
[20:52] <释广诚> “不,还不确定她喝的是我们那份’
[20:52] <释广诚> “但我们应该去看看”
[20:52] <諾瑪> 「嗯,走吧。」
[20:52] <拉文-桑默> “啊,一颗耀眼的星星因吾等之手陨落,令人感伤”
[20:52] <諾瑪> 「應該還在停靈吧……」
[20:52] * 拉文-桑默 泪水如流星般闪过
[20:52] <米分|DM> 听说特鲁帕克家族小女儿的丧礼就在特鲁帕克家族领地中举行
[20:53] <米分|DM> 而遗体放在的地方
[20:53] <米分|DM> 正是你们第一次见到她的大厅里
[20:53] <米分|DM> 你们来到领地的时候
[20:53] <米分|DM> 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阻碍
[20:54] <米分|DM> 你们回忆起,在特鲁帕克唯一熟悉你们的人
[20:54] <米分|DM> 提伯特
[20:54] <米分|DM> 已经被蒙太古家族的莱昂纳多失手杀死了
[20:54] <米分|DM> 这里的人看到你们都微微惊讶
[20:54] <密达斯> “说起来,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20:54] * 諾瑪 因為需要救自己的同伴害死了別人而感到良心不安
[20:54] <米分|DM> 可是保持着贵族的礼仪
[20:54] <米分|DM> 好在你们在这里看到了艾斯卡勒斯
[20:55] <米分|DM> 他让你们顺利进入了
[20:55] <释广诚> “因为不来的话——就没法赚到为她超度的报酬”
[20:55] * 释广诚 低语
[20:56] <諾瑪> 「……不,人家家裡不是信這個的吧」
[20:56] <拉文-桑默> “因为逝去的是那位动人的小姐,我们的内心充满了冰雪破裂的悲哀”
[20:57] <米分|DM> 在丧礼上,主持这场丧礼的人
[20:57] <米分|DM> 是一位叫做罗伦斯神父的人
[20:57] <米分|DM> 他是这个城市里口碑非常好的一名教会的人
[20:58] <米分|DM> 当广诚向罗伦斯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20:58] <释广诚> “……”
[20:58] <米分|DM> 不过他丝毫没有提报酬的事情
[20:58] <释广诚> “您真是一位宗教包容人士”
[20:59] * 释广诚 开始念经
[20:59] <释广诚> “南无阿弥多婆夜 哆他伽多夜 哆地夜他……”
[20:59] * 释广诚 敲木鱼
[20:59] <米分|DM> 大厅安静下来,大家都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种几乎没有看过的超度仪式
[21:00] <释广诚> “阿弥利都婆毗 阿弥利哆 没有钱真可惜 悉耽婆毗……”
[21:00] <拉文-桑默> “……”
[21:00] * 拉文-桑默 静默
[21:00] * 諾瑪 眼睛四處搜尋那個毒藥商人
[21:00] * 释广诚 满怀沉痛的念完了往生咒
[21:00] <諾瑪> 「拜託不要在這裡拜託不要在這裡……」
[21:00] * 释广诚 然后双手合十的下来了
[21:01] <释广诚> “往生极乐”
[21:01] <諾瑪> .r d+5 察覺
[21:01] <Oicebot> 諾瑪进行察覺检定: 1d20+5=8+5=13
[21:01] <米分|DM> 诺玛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很像哈桑的人,不过有点远,看不太清
[21:01] <諾瑪> 「呃!」
[21:03] * 諾瑪 往看起來像哈桑的人走了過去
[21:04] <米分|DM> 诺玛走近一看,果然是哈桑,而且他看起来很紧张
[21:04] * 諾瑪 從背後靠近
[21:04] <米分|DM> .R D+4 觉察
[21:04] <Oicebot> 米分|DM进行觉察检定: 1d20+4=8+4=12
[21:04] <諾瑪> .r d+11 潛行
[21:04] <Oicebot> 諾瑪进行潛行检定: 1d20+11=17+11=28
[21:04] <米分|DM> 哈桑看上去还在注视广诚
[21:05] <米分|DM> 没有注意到诺玛
[21:05] * 諾瑪 用人群當遮掩,悄悄靠近哈桑
[21:05] * 諾瑪 伸出爪子貼在哈桑的胯下
[21:06] <諾瑪> 小聲說:「告訴我是怎麼回事,不然就扯掉你的蛋蛋。」
[21:07] <米分|DM> 哈桑抖动了一下
[21:07] <米分|DM> 随即就很释然地放松
[21:07] <米分|DM> “小姐,我们不认识吧?”
[21:07] <米分|DM> 哈桑转过头来
[21:08] <米分|DM> 当他看到诺玛时,微微有些吃惊
[21:08] <米分|DM> “原来是冒险者小姐”
[21:09] <米分|DM> “这里不是说这种事情的地方”
[21:09] <米分|DM> 哈桑小声说道
[21:09] * 諾瑪 點點頭
[21:09] <米分|DM> “等你的和尚朋友念完经,我们一起到外面说吧”
[21:10] <米分|DM> “说起来,罗伦斯神父也想找你们呢”
[21:10] <諾瑪> 「葬禮結束後在外頭見」
[21:10] <米分|DM> 哈桑点了点头
[21:10] <諾瑪> 「羅倫斯神父?」
[21:11] * 諾瑪 慢慢退回同伴身邊
[21:12] <米分|DM> 那么广诚的超度还是起到了一定效果
[21:12] <米分|DM> 至少特鲁帕克家族的人哭了一阵
[21:12] <米分|DM> 族长特鲁帕克感谢了从外来的和尚广诚
[21:12] <諾瑪> 「那個藥販和神父待會會在外頭等我們.」
[21:12] <米分|DM> 送给了他一根项链
[21:13] <释广诚> “阿弥陀佛”
[21:13] * 释广诚 双手接过项链
[21:13] <释广诚> “她在西天世界里一定过得很好”
[21:14] <释广诚> “四时供奉享用不尽”
[21:14] <密达斯> “不,我想她既然不信你的宗教,应该不会去你那个天堂”
[21:14] <拉文> “或许天堂只有一个呢”
[21:15] <諾瑪> 「一切都交給女神定奪」
[21:15] <释广诚> “你们都有着独特的宗教观呢”
[21:15] <拉文> “总之她一定会过的幸福的呢”
[21:17] <米分|DM> 那么,在丧礼快结束的时候
[21:17] <米分|DM> 你们走出了大厅
[21:17] <米分|DM> 在门口,罗伦斯神父还有哈桑已经在等你们了
[21:17] * 諾瑪 順便盯著廣誠的項鍊看
[21:17] <米分|DM> 他们俩鬼鬼祟祟地拉着你们来到了大厅背后
[21:18] <密达斯> “好吧,有什么事请直说”
[21:18] <米分|DM> 罗伦斯神父向你们行礼后
[21:18] * 释广诚 听着
[21:18] <米分|DM> 告诉了你们实情
[21:18] <米分|DM> “其实,蕾妮希娅小姐现在正是假死状态”
[21:18] <諾瑪> 「咦?」
[21:18] <米分|DM> “这个毒药是哈桑做的”
[21:18] <米分|DM> “我们都很希望特鲁帕克和蒙太古两家的仇恨能够化解”
[21:19] <米分|DM> “所以觉得莱昂纳多和蕾妮希娅的事情靠谱”
[21:19] <拉文> “哦~”
[21:19] <米分|DM> “而且最近阿诺雷亚家族的势力越来越大了”
[21:19] <米分|DM> “如果蒙太古和特鲁帕克还是放不下恩怨”
[21:19] <米分|DM> “这个城市的平衡也许会被打破”
[21:20] <密达斯> “对我们这些雇佣兵来说,这也未必是坏事”
[21:20] * 諾瑪 一聽到阿諾雷亞的名字就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21:20] <米分|DM> “当时蕾妮希娅是一路哭着来找我的”
[21:21] <米分|DM> 罗伦斯神父一阵唏嘘
[21:21] <諾瑪> 「呸,作威作福的蝙蝠種。」
[21:21] <米分|DM> “很显然她不想让莱昂纳多遭到放逐”
[21:21] * 諾瑪 也不想想自己是去偷東西才被逮的
[21:21] <米分|DM> “所以我找到了哈桑,做了这瓶药”
[21:21] <拉文> “……平衡啊,阿诺雷亚一家独大确实不太好”
[21:21] <米分|DM> “不过这瓶药水,只能持续24小时”
[21:21] <諾瑪> 「所以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
[21:21] <米分|DM> “今日小姐就会下葬”
[21:22] <米分|DM> “在她下葬之后,我们会再次劝说两个家族放下恩怨”
[21:22] <释广诚> “啊……”
[21:22] <米分|DM> “如果两家还是放不下,我们把小姐挖出来,让她和莱昂纳多走”
[21:22] <释广诚> “真是好计策”
[21:22] <米分|DM> “如果放下来”
[21:22] <米分|DM> “自然就可以让他们两人回城了”
[21:23] <米分|DM> “不过我还要主持丧礼,不能离开”
[21:23] <諾瑪> 「萊昂納多知道這事嗎?」
[21:23] <米分|DM> “当然。。不知道”
[21:23] <米分|DM> “所以我本来想快结束时去找你们”
[21:23] <諾瑪> 「難保那個小公子不會殉情呢」
[21:24] <米分|DM> 罗伦斯神父从兜里拿出一封信
[21:24] <米分|DM> “希望你们能将这封信带给莱昂纳多”
[21:24] <米分|DM> “报酬好说,我知道,你们冒险者也是要生活的”
[21:24] <米分|DM> “如果能够化解恩怨,我愿意献出我所有的积蓄”
[21:24] <释广诚> “阿弥陀佛,斋僧是大福祉”
[21:25] <諾瑪> 「您真是太……」
[21:25] * 諾瑪 轉念一想
[21:26] <諾瑪> 「是不是要在下葬前把小姐換出來保護好?」
[21:26] <拉文> “那个可怜的人,现在一定痛苦欲绝吧”
[21:26] <米分|DM> “没事”
[21:26] <米分|DM> “特鲁帕克家族还是很殷实的”
[21:27] <米分|DM> “他们准备了上好的棺材”
[21:27] <米分|DM> “到时候我们去把她挖出来就行了”
[21:27] <米分|DM> “那么,你们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21:27] <释广诚> “当然,当然”
[21:28] <諾瑪> 「盡心盡力。」
[21:29] <密达斯> “既然接了任务我就会负责的”
[21:29] <拉文> “能够成为令小姐重生的使者,实在是光荣”
[21:29] <米分|DM> 罗伦斯将信交给了你们
[21:30] <米分|DM> “莱昂纳多在离这个城市不远的东南边的小村子里”
[21:30] <米分|DM> “请让他尽快赶回来吧”
[21:30] <拉文> “了解”
[21:30] <释广诚> “我们这就去寻找他”
[21:32] <米分|DM> 你们出城的时候
[21:32] <米分|DM> 天空中居然下起了雨
[21:32] <米分|DM> 虽然是毛毛雨,但是在你们出现在这个城市的时候起
[21:32] <米分|DM> 就从来没有下过雨
[21:32] <米分|DM> 你们的眼睛前方被染上了一层浓浓的水雾
[21:32] <拉文> “真是不祥的预兆……”
[21:33] <米分|DM> 配合上阴沉沉的天空,使你们的能见度大幅度下降
[21:33] <諾瑪> 「繁星指引我們。」
[21:34] <米分|DM> 因为伊尔塔城四周都有村庄,所以至少你们去见莱昂纳多的路是平坦的
[21:34] <米分|DM> 不过当你们走了快一半的时候
[21:35] <米分|DM> 有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你们心间
[21:35] <米分|DM> 越来越强烈
[21:36] <諾瑪> .r d+5-2 停下來聆聽
[21:36] <Oicebot> 諾瑪进行停下來聆聽检定: 1d20+5-2=4+5-2=7
[21:37] <米分|DM> 诺玛什么都没有听见
[21:37] <諾瑪> 「怪了,這感覺是怎麼回事……」
[21:37] * 諾瑪 繼續前進
[21:37] <密达斯> .R D+4
[21:37] <Oicebot> 密达斯进行检定: 1d20+4=6+4=10
[21:38] * 密达斯 总觉得有啥不对劲
[21:38] <释广诚> .r d20-4 察觉
[21:38] <Oicebot> 释广诚进行察觉检定: 1d20-4=11-4=7
[21:38] * 密达斯 按着剑前行
[21:38] <諾瑪> .r d+5-4
[21:38] <Oicebot> 諾瑪进行检定: 1d20+5-4=11+5-4=12
[21:39] <拉文> .r d+2
[21:39] <Oicebot> 拉文进行检定: 1d20+2=19+2=21
[21:39] <米分|DM> 当你们因为冒险者的感觉心里砰砰跳的时候
[21:39] <米分|DM> 拉文似乎有什么发现
[21:40] <拉文> “看天上!”
[21:40] * 拉文 抬头
[21:40] <释广诚> “?!”
[21:40] * 释广诚 抬头
[21:40] * 諾瑪 天空好高……
[21:40] * 密达斯 虽然不知有啥先打个滚闪开
[21:41] <米分|DM> 在雨中,3只鸟人向你们疾驰靠近,并在离你们30尺远的高空停了下来
[21:41] <米分|DM> 你们的记忆力
[21:41] <米分|DM>
[21:42] <米分|DM> 这个大陆,和鸮形人组成的大陆向来不和
[21:42] <米分|DM> 即使这些人要过来,也要费一番功夫
[21:42] <米分|DM> 可是这下却一次来了3名
[21:42] <拉文> “鸮形人!?他们怎么过来了”
[21:42] <密达斯> “……我讨厌乱飞的家伙”
[21:42] <米分|DM> 他们手中都拿着弓,你们作为冒险者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21:43] <释广诚> “他们为什么要劫持我们”
[21:44] <拉文> “估计是想拦下这封信!”
[21:45] <米分|DM>             
[21:45] <米分|DM>         A    
[21:45] <米分|DM>             
[21:45] <米分|DM>            
[21:45] <米分|DM>          B 
[21:45] <米分|DM>     广       
[21:45] <米分|DM>             
[21:45] <米分|DM>         C    
[21:45] <米分|DM>             
[21:45] <米分|DM> ================================战斗开始==================================
[21:47] <米分|DM> 3名鸮形人不由分说,在大家即将反应过来的时候,首先朝着诺玛和广诚射了箭
[21:47] <米分|DM> .R D+6 射诺玛
[21:47] <Oicebot> 米分|DM进行射诺玛检定: 1d20+6=9+6=15
[21:47] <米分|DM> .R 2#D+6 射广诚
[21:47] <Oicebot> 米分|DM投掷2次射广诚检定: 1d20+6 ( 15 19)=21 25
[21:47] <米分|DM> .R D8+1+2D6 诺玛伤害
[21:47] <Oicebot> 米分|DM进行诺玛伤害检定: 1d8+1+2d6=8+1+(4+3)=16
[21:48] <米分|DM> .R 2D8+2+4D6
[21:48] <Oicebot> 米分|DM进行检定: 2d8+2+4d6=(5+5)+2+(1+4+6+5)=28
[21:49] <释广诚> .r d20+10 先攻
[21:49] <Oicebot> 释广诚进行先攻检定: 1d20+10=7+10=17
[21:49] <米分|DM> .R 3#D+3 A,B,C
[21:49] <Oicebot> 米分|DM投掷3次A,B,C检定: 1d20+3 ( 16 16 7)=19 19 10
[21:49] <密达斯> .R D+7 INIT
[21:49] <Oicebot> 密达斯进行INIT检定: 1d20+7=16+7=23
[21:49] <拉文> .r d+2 先攻
[21:49] <Oicebot> 拉文进行先攻检定: 1d20+2=12+2=14
[21:49] <拉文> “和尚!?”
[21:49] <諾瑪> .r d+4 init
[21:49] <Oicebot> 諾瑪进行init检定: 1d20+4=11+4=15
[21:50] <諾瑪> 「光頭!?」
[21:50] * 释广诚 身上被插了两箭后倒在了地上
[21:50] * 諾瑪 看著廣誠身上的兩隻箭
[21:50] <米分|DM> 密达斯|A|B|广诚-28|诺玛-16|拉文|C
[21:50] <米分|DM> 你们的开场并不利
[21:51] * 密达斯 身躯一纵,喷气启动对着A冲锋过去
[21:52] <密达斯> “孽障!吃我一剑!”
[21:52] <密达斯> .R D+10 CHARGE
[21:52] <Oicebot> 密达斯进行CHARGE检定: 1d20+10=17+10=27
[21:53] <密达斯> .R 1D6+9 dmg
[21:53] <Oicebot> 密达斯进行dmg检定: 1d6+9=1+9=10
[21:53] * 密达斯 END
[21:54] <米分|DM> 那只鸟人非常吃惊
[21:54] <米分|DM> 对方竟然有这种反应力
[21:54] <米分|DM> 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21:54] <諾瑪> 「誰有傷藥!」
[21:54] <米分|DM> A赶忙丢掉了他的弓
[21:54] <拉文> “我!”
[21:54] <米分|DM> A准备掏出近战武器
[21:55] <密达斯> .R D+8 借机
[21:55] <諾瑪> 「廣誠交給你了!」
[21:55] <Oicebot> 密达斯进行借机检定: 1d20+8=20+8=28
[21:55] <密达斯> .R D+8 CH确认
[21:55] <Oicebot> 密达斯进行CH确认检定: 1d20+8=19+8=27
[21:55] * 释广诚 眼神涣散
[21:56] <密达斯> .R 2D6+9 DMG
[21:56] <Oicebot> 密达斯进行DMG检定: 2d6+9=4+5+9=18
[21:56] <米分|DM> 密达斯仿佛就在等对手这一刻
[21:56] <米分|DM> 手起刀落
[21:56] <密达斯> “在一名剑士面前拔剑!”
[21:56] <米分|DM> 直接将一名鸟人斩于空中
[21:56] <米分|DM> 鸟人缓缓下坠,掉在地上,鲜血慢慢被雨水冲刷
[21:56] * 密达斯 双目圆睁,露出狭长的瞳孔,眼中放射出慑人的寒光
[21:57] <米分|DM> “这不可能!”
[21:57] <米分|DM> B的双目通红
[21:57] <米分|DM> 立即朝着密达斯来了一箭
[21:57] <米分|DM> .R D+6 射=。=
[21:57] <Oicebot> 米分|DM进行射=。=检定: 1d20+6=12+6=18
[21:58] <米分|DM> 不过这一箭射到了密达斯的护甲上
[21:58] <米分|DM> “可恶。。。”
[21:58] <密达斯> “贫弱!”
[21:58] <米分|DM>             
[21:58] <米分|DM>             
[21:58] <米分|DM>            
[21:58] <米分|DM>            
[21:58] <米分|DM>           B 
[21:58] <米分|DM>     广       
[21:58] <米分|DM>             
[21:58] <米分|DM>         C    
[21:58] <米分|DM>             
[21:59] <释广诚> .r d20+2 强韧检定
[21:59] <Oicebot> 释广诚进行强韧检定检定: 1d20+2=15+2=17
[22:00] <释广诚> end
[22:00] * 释广诚 用意志力与伤势作斗争
[22:01] <米分|DM> 密达斯|B|广诚-29|诺玛-16|拉文|C
[22:02] <米分|DM> 那个广诚靠意志力稳定了伤势
[22:02] <米分|DM> 密达斯|B|广诚-28,稳|诺玛-16|拉文|C
[22:03] * 諾瑪 向B衝鋒
[22:03] <諾瑪> .r d+6+2 爪抓
[22:03] <Oicebot> 諾瑪进行爪抓检定: 1d20+6+2=9+6+2=17
[22:04] <諾瑪> .r d6
[22:04] <Oicebot> 諾瑪进行检定: 1d6=3=3
[22:04] <米分|DM> “什,什,什么,你们竟然都会飞!”
[22:04] <密达斯> “不就是会飞么……有什么难的……”
[22:05] <米分|DM> 密达斯|B-3|广诚-28,稳|诺玛-16|拉文|C
[22:05] <米分|DM>             
[22:05] <米分|DM>             
[22:05] <米分|DM>            
[22:05] <米分|DM>            
[22:05] <米分|DM>           B 
[22:05] <米分|DM>     广       
[22:05] <米分|DM>             
[22:05] <米分|DM>         C    
[22:05] <米分|DM>             
[22:05] * 拉文 猛扑C
[22:05] <拉文> .r d+6 啮咬
[22:05] <Oicebot> 拉文进行啮咬检定: 1d20+6=6+6=12
[22:06] <拉文> .r 2#d+4 爪抓
[22:06] <Oicebot> 拉文投掷2次爪抓检定: 1d20+4 ( 12 16)=16 20
[22:06] <拉文> .r 2d4+6 伤害
[22:06] <Oicebot> 拉文进行伤害检定: 2d4+6=4+1+6=11
[22:06] <拉文> “呜啊啊啊啊!”
[22:06] <米分|DM> 密达斯|B-3|广诚-28,稳|诺玛-16|拉文|C-11
[22:07] <米分|DM> 转眼之间
[22:07] <米分|DM> 你们消灭了一名敌人
[22:07] <米分|DM> 而且将其他的敌人牢牢锁在了自己身边
[22:07] <米分|DM>             
[22:07] <米分|DM>             
[22:07] <米分|DM>            
[22:07] <米分|DM>             
[22:07] <米分|DM>           B 
[22:07] <米分|DM>     广       
[22:07] <米分|DM>            
[22:07] <米分|DM>         C    
[22:07] <米分|DM>             
[22:08] * 密达斯 双腿一蹬,向着B冲锋
[22:08] <密达斯> .R D+10
[22:08] <Oicebot> 密达斯进行检定: 1d20+10=1+10=11
[22:08] <米分|DM> 密达斯没有好好掌握飞行器
[22:08] * 密达斯 END
[22:08] <米分|DM> 从而错失了攻击的机会
[22:08] <米分|DM>             
[22:08] <米分|DM>             
[22:08] <米分|DM>             
[22:08] <米分|DM>            
[22:08] <米分|DM>           B 
[22:08] <米分|DM>     广       
[22:08] <米分|DM>            
[22:08] <米分|DM>         C    
[22:08] <米分|DM>             
[22:09] <米分|DM> “他们不要管!”
[22:09] <米分|DM> “去拿信!”
[22:09] <米分|DM> 说完,B以一个优美的弧形,穿过了诺玛和密达斯
[22:09] <米分|DM>             
[22:09] <米分|DM>             
[22:09] <米分|DM>             
[22:09] <米分|DM>            
[22:09] <米分|DM>       B     
[22:09] <米分|DM>     广       
[22:09] <米分|DM>            
[22:09] <米分|DM>         C    
[22:09] <米分|DM>             
[22:10] <米分|DM> B开始缓缓下降
[22:11] <米分|DM> 密达斯|B-3|广诚-28,稳|诺玛-16|拉文|C-11
[22:13] <諾瑪> 「混蛋,我一定要跟兩個家族大削一筆!!」
[22:14] * 諾瑪 啟動了脖子上掛的快閃樹葉,向鳥人衝鋒
[22:15] <諾瑪> .r d+8 隱形打措手
[22:15] <Oicebot> 諾瑪进行隱形打措手检定: 1d20+8=12+8=20
[22:15] <諾瑪> .r 1d6+2d8
[22:15] <Oicebot> 諾瑪进行检定: 1d6+2d8=3+(3+2)=8
[22:16] <米分|DM> 密达斯|B-11|广诚-28,稳|诺玛-16|拉文|C-11
[22:17] <米分|DM>             
[22:17] <米分|DM>             
[22:17] <米分|DM>             
[22:17] <米分|DM>            
[22:17] <米分|DM>       B     
[22:17] <米分|DM>     广       
[22:17] <米分|DM>            
[22:17] <米分|DM>         C    
[22:17] <米分|DM>             
[22:17] * 拉文 转身冲B
[22:17] * 拉文 猛扑!
[22:18] <拉文> .r d+13 飞行检定
[22:18] <Oicebot> 拉文进行飞行检定检定: 1d20+13=9+13=22
[22:19] <拉文> .r d+8 啮咬
[22:19] <Oicebot> 拉文进行啮咬检定: 1d20+8=10+8=18
[22:21] <拉文> .r 2#d+4 爪抓
[22:21] <Oicebot> 拉文投掷2次爪抓检定: 1d20+4 ( 18 6)=22 10
[22:22] <拉文> .r d6+3 啮咬
[22:22] <Oicebot> 拉文进行啮咬检定: 1d6+3=2+3=5
[22:23] * 拉文 end
[22:23] <米分|DM> 密达斯|B-16|广诚-28,稳|诺玛-16|拉文|C-11
[22:23] <米分|DM> C射了诺玛一箭
[22:23] <米分|DM> .R D+6
[22:23] <Oicebot> 米分|DM进行检定: 1d20+6=8+6=14
[22:25] <米分|DM>             
[22:25] <米分|DM>             
[22:25] <米分|DM>             
[22:25] <米分|DM>            
[22:25] <米分|DM>       B     
[22:25] <米分|DM>     广      
[22:25] <米分|DM>             
[22:25] <米分|DM>         C    
[22:25] <米分|DM>             
[22:26] * 密达斯 冲锋C
[22:26] <密达斯> “WAAAGH!!!”
[22:26] <密达斯> .R D+10
[22:26] <Oicebot> 密达斯进行检定: 1d20+10=7+10=17
[22:26] <密达斯> .R D6+9
[22:26] <Oicebot> 密达斯进行检定: 1d6+9=2+9=11
[22:27] * 密达斯 END
[22:27] <米分|DM> 密达斯一次冲锋,又解决了一名对手
[22:27] <米分|DM> 密达斯|广诚-28,稳|诺玛-16|拉文|C-11
[22:28] <米分|DM> B准备逃跑了
[22:28] <米分|DM> 他快速地下降到了地面
[22:29] <米分|DM> 准备搜索广诚
[22:29] <米分|DM>             
[22:29] <米分|DM>             
[22:29] <米分|DM>             
[22:29] <米分|DM>             
[22:29] <米分|DM>       B     
[22:29] <米分|DM>     广      
[22:29] <米分|DM>            
[22:29] <米分|DM>             
[22:29] <米分|DM>             
[22:29] <拉文> .r d+6 AO
[22:29] <Oicebot> 拉文进行AO检定: 1d20+6=15+6=21
[22:29] <諾瑪> .r d+6 AO
[22:30] <Oicebot> 諾瑪进行AO检定: 1d20+6=2+6=8
[22:30] <拉文> .r d6+3 伤害
[22:30] <Oicebot> 拉文进行伤害检定: 1d6+3=2+3=5
[22:30] <米分|DM> 那么B还有一口气
[22:31] <米分|DM> 他来到了广诚身边
[22:31] <米分|DM> .R D+3 搜身
[22:31] <Oicebot> 米分|DM进行搜身检定: 1d20+3=20+3=23
[22:31] <米分|DM> B拿到了信
[22:31] <米分|DM> “啊哈!”
[22:31] * 释广诚 不!还不可以死
[22:31] <米分|DM> B准备开溜
[22:31] <密达斯> “愚蠢!你跑不掉!”
[22:32] <諾瑪> .r d+6 爪抓
[22:32] <Oicebot> 諾瑪进行爪抓检定: 1d20+6=4+6=10
[22:32] <米分|DM> 诺玛心急如焚,但还是打偏了
[22:33] <拉文> “休想逃跑!”
[22:35] <拉文> .r d+8 啮咬
[22:35] <Oicebot> 拉文进行啮咬检定: 1d20+8=14+8=22
[22:35] <拉文> .r 2#d+6 爪抓
[22:35] <Oicebot> 拉文投掷2次爪抓检定: 1d20+6 ( 9 11)=15 17
[22:35] <拉文> .r d6+3 啮咬伤害
[22:35] <Oicebot> 拉文进行啮咬伤害检定: 1d6+3=3+3=6
[22:35] <拉文> .r d4+3 爪抓伤害
[22:35] <Oicebot> 拉文进行爪抓伤害检定: 1d4+3=3+3=6
[22:36] <米分|DM> B含恨而亡
[22:36] <米分|DM> 手里的信也重新掉落了下来
[22:36] <米分|DM> 你们最后在他身上搜到了一根烟雾棒,以及2天的干粮
[22:37] <諾瑪> 「快救廣誠!」
[22:37] <米分|DM> ========================战斗结束==========================
[22:37] <拉文> “和尚,你还好吧!”
[22:37] * 释广诚 昏迷不语
[22:38] * 諾瑪 把三個鳥人剝個一乾二淨
[22:38] * 拉文 拿出治疗轻伤药水往和尚嘴里灌
[22:39] <米分|DM> 广诚清醒了过来
[22:39] <米分|DM> 嘴边还残留了一些治疗药水
[22:39] * 释广诚 清醒了过来
[22:40] * 释广诚 把箭从身上拔了出来
[22:40] <释广诚> “信没丢吧”
[22:40] * 拉文 拿起信
[22:40] <諾瑪> 「拿回來了。」
[22:40] <拉文> “安全”
[22:40] <释广诚> “呼”
[22:40] * 释广诚 站了起来
[22:40] <諾瑪> 「雖然沒找到證據不過八成是臭蝙蝠幹的。」
[22:41] <拉文> “能站起来了,那就好,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去找莱昂纳多”
[22:41] <释广诚> 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失去了力量
[22:41] <密达斯> “最好抓紧时间”
[22:41] <諾瑪> 「要快」
[22:41] <拉文> “居然下如此狠手”
[22:41] <释广诚> “我的神通……”
[22:41] <释广诚> “看来我得重新修炼了……”
[22:42] <释广诚> “这笔账要算到鸟人身上”
[22:42] <拉文> “啊?”
[22:42] * 拉文 表示疑惑
[22:42] * 释广诚 不自觉的犯了嗔念
[22:42] * 諾瑪 不明覺厲
[22:42] <密达斯> “估计是什么奇怪的戒律吧……”
[22:42] <米分|DM> 那么因为你们战斗耽搁了那么一会
[22:43] <米分|DM> 于是你们在去找莱昂纳多的路上
[22:43] <米分|DM> 遇到了
[22:43] <米分|DM> 一名叫做莫古修的男子
[22:43] <米分|DM> 在你们的记忆力
[22:43] <米分|DM> 莫古修是阿诺雷亚的吸血裔
[22:43] <米分|DM> 但是他又同时是莱昂纳多的好友
[22:44] <米分|DM> 上次你们保护特鲁帕克大厅
[22:44] <米分|DM> 跟艾斯卡勒斯一起进来的人就有他
[22:44] <米分|DM> “哟,冒险者们”
[22:44] <米分|DM> “你们那么焦急想去哪里呀”
[22:44] * 拉文 警惕地盯着他
[22:45] <密达斯> “这和您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22:45] <諾瑪> 「你在這裡幹甚麼?」
[22:45] <米分|DM> “哎呀别这样讲嘛”
[22:45] <米分|DM> “我可是很看好你们的”
[22:45] <米分|DM> “我啊?刚刚去找了莱昂纳多”
[22:46] <米分|DM> “蕾妮希娅死了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通知他知道比较好”
[22:46] <諾瑪> 「那是假死。」
[22:46] <米分|DM> “顺便,你们知道的,蕾妮希娅是准备许配给帕里斯的”
[22:47] <米分|DM> “啊!!?”
[22:47] <密达斯> “……”
[22:47] * 密达斯 决定不管了
[22:47] <米分|DM> 当莫古修听到假死两个字的时候惊呆了
[22:47] <米分|DM>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22:47] <諾瑪> 「你這個壞事的臭蝙蝠。」
[22:47] <密达斯> “她喝的药是让人假死的药”
[22:48] <米分|DM> “这。。。。”
[22:48] <米分|DM> 莫古修左右走了一会
[22:48] <米分|DM> 思考着
[22:48] <米分|DM> “可是我已经告诉莱昂纳多,蕾妮希娅死了”
[22:48] <密达斯> “所以,如果你还是莱昂纳多的朋友,最好赶快带我们去找他”
[22:49] <米分|DM> “他现在上马朝伊尔塔城赶过去了”
[22:49] <諾瑪> 「我沒時間在這陪你混,要是他做什麼傻事就不得了了。」
[22:49] <密达斯> “不然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傻事”
[22:49] <米分|DM> 人算不如天算,你们是出的南门,朝东南方走
[22:49] <密达斯> “顺便,刚刚我们来的过程中被一帮鸟人拦截了,而且他们很清楚我们在做什么”
[22:49] <米分|DM> 而莱昂纳多时骑着马往北走
[22:49] <拉文> “该死,我们赶快过去”
[22:49] <释广诚> “请快带我们去找他”
[22:49] <米分|DM> 准备从东门进入伊尔塔城
[22:49] <諾瑪> 「快走!」
[22:49] <米分|DM> “啊。。”
[22:50] <米分|DM> “鸟人?”
[22:50] <米分|DM> 莫古修被说得越来越糊涂
[22:50] <拉文> “直接到蕾妮希雅小姐的灵位旁等着,那个傻小子一定会过去的”
[22:50] <米分|DM> “他现在应该快走了一半多的路程了吧”
[22:50] <米分|DM> “真可惜,如果你们可以飞的话,也许可以在他进门时拦截到她”
[22:51] <密达斯> “如果回程不会再有鸮形人拦路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22:51] <米分|DM> 莫古修摇了摇头,看起来很遗憾
[22:52] <諾瑪> 「我在地上跑得快,我追過去」
[22:53] <密达斯> “走!”
[22:53] * 密达斯 转身离开
[22:53] <米分|DM> 那么你们4人打开飞行器,直冲东门,想要拦截莱昂纳多
[22:53] <米分|DM> 留下了还呆呆看着你们,不明所以的莫古修
[22:53] <米分|DM> 虽然你们尽全力冲赶
[22:54] <米分|DM> 可是还是得到了莱昂纳多已经进城的消息
[22:54] <米分|DM> 当你们赶到墓地时
[22:54] <米分|DM> 已经是傍晚时分
[22:54] <米分|DM> 天空中的雨依然没有停止
[22:54] <米分|DM> 而下葬的过程已经结束了
[22:54] <米分|DM> 墓地里现在只有4人在场
[22:54] <释广诚> “……
[22:55] <米分|DM> 哈桑,罗伦斯神父,莱昂纳多
[22:55] <米分|DM> 还有帕里斯,阿诺雷亚之子
[22:55] <拉文> “莱昂纳多!”
[22:55] <密达斯> “似乎我们来得不算太晚”
[22:55] <米分|DM> 你们看到莱昂纳多一柄剑正架在帕里斯肩上
[22:55] <释广诚> 【啊,帕里斯在】
[22:55] <米分|DM> 神父和哈桑因为怕被误伤,正在不远处劝说
[22:55] * 拉文 感到一些奇怪
[22:55] <米分|DM> 莱昂纳多的表情非常愤怒
[22:55] * 密达斯 凑到哈桑身边
[22:55] <释广诚> 【那就不能当面说出蕾妮希雅还活着】
[22:55] <拉文> “为什么神父和哈桑在,还需要我们送信……”
[22:56] <密达斯> “哈桑,我们送信的半路被鸮形人拦截了所以去晚了”
[22:56] <密达斯> “他们知道我们送信还知道我们走哪条路”
[22:56] <米分|DM> “哎呀,你们来得正好呀”
[22:56] * 密达斯 小声
[22:56] <米分|DM> “莱昂纳多不知道怎么了”
[22:56] <諾瑪> 「跟我們解釋狀況」
[22:57] <諾瑪> 「三十秒!」
[22:57] <米分|DM> “一回到这里就要和帕里斯单挑”
[22:57] <米分|DM> “而且帕里斯也接受了”
[22:57] <米分|DM> “一开始帕里斯占据了优势”
[22:57] <米分|DM> “不过不知道为啥,莱昂纳多大吼了一声以后”
[22:57] <米分|DM> “就成这样了”
[22:57] <米分|DM> “我们说了,蕾妮希娅是假死”
[22:57] <米分|DM> “可以他听不进去”
[22:57] <密达斯> “莫古修在我们前面找到了莱昂纳多……”
[22:58] <密达斯> “他说蕾妮希亚死了”
[22:58] <諾瑪> 「……我們先把人打昏吧」
[22:58] <諾瑪> 「有悶棍沒有??
[22:58] <米分|DM> 你们正在讨论着
[22:58] <米分|DM> 莱昂纳多举起了他的剑
[22:58] <释广诚> “没有……”
[22:58] <米分|DM> “受死吧,帕里斯”
[22:58] <諾瑪> 「架開他們,不打死為原則」
[22:58] * 密达斯 拔剑冲锋
[22:58] <拉文> “莱昂纳多!冷静!”
[22:58] <释广诚> “等等!”
[22:59] * 諾瑪 衝鋒帕里斯
[22:59] <释广诚> “你不能只为了自己考虑!”
[22:59] * 拉文 冲锋冲撞莱昂纳多
[22:59] <密达斯> .r d+10
[22:59] <Oicebot> 密达斯进行检定: 1d20+10=9+10=19
[22:59] <米分|DM> 密达斯抱住了莱昂纳多
[22:59] <米分|DM> 密达斯发现莱昂纳多全身颤抖
[23:00] <諾瑪> (呃說錯了我要撞開帕里斯
[23:00] <密达斯> “她没死”
[23:00] * 密达斯 在莱昂纳多耳边说
[23:00] <米分|DM> 莱昂纳多开始剧烈挣扎
[23:01] <密达斯> .r d+1 力量啥的我不擅长啊!
[23:01] <Oicebot> 密达斯进行力量啥的我不擅长啊!检定: 1d20+1=10+1=11
[23:01] <米分|DM> 莱昂纳多睁开了密达斯
[23:01] <米分|DM> 一剑挥下
[23:01] <米分|DM> 不过诺玛也先行撞开了帕里斯
[23:02] <米分|DM> 莱昂纳多一剑插在了土里
[23:02] <米分|DM> “啊!!!”
[23:02] * 拉文 cast 油腻术,对莱昂纳多
[23:02] <米分|DM> “你。。。你们。。给我等着!”
[23:02] <米分|DM> 帕里斯悻悻地爬起来,跑掉了
[23:02] <拉文> “啊真是糟糕!油腻术!”
[23:02] <米分|DM> 莱昂纳多滑到了
[23:02] <米分|DM> 但是他还在地上挣扎
[23:02] <拉文> “给我冷静一点,你这个混蛋!”
[23:03] <密达斯> “我觉得可以先打晕他”
[23:03] <米分|DM> 你们曾经在与狂战士同伴战斗时看到过这个情形
[23:04] * 諾瑪 追上帕里斯!
[23:04] <米分|DM> 很遗憾
[23:04] * 释广诚 按住莱昂纳多
[23:04] <米分|DM> 帕里斯头也不回地回到了阿诺雷亚的领地
[23:05] <米分|DM> 诺玛被领地的卫兵拦在了外面
[23:05] <密达斯> “神父,还有哈桑先生”
[23:05] <諾瑪> 「我O你O的蝙蝠種!」
[23:05] <密达斯> “我觉得我们应该动作快点转移阵地”
[23:05] <密达斯> “如果不想被卫兵抓起来的话”
[23:06] <米分|DM> “额。。。好的好的”
[23:06] * 諾瑪 悻悻然離開回到墓地
[23:06] <米分|DM> 罗伦斯和哈桑手忙脚乱地将蕾妮希娅挖了出来
[23:06] <米分|DM> 然后你们跟着他们来到了哈桑的商店里
[23:07] <米分|DM> 也许又是天意
[23:07] <米分|DM> 莱昂纳多和蕾妮希娅同时醒了过来
[23:07] <米分|DM> 并且看到了对方
[23:07] <米分|DM> 哭着抱在了一起
[23:08] <拉文> “哈……”
[23:08] * 拉文 感动中
[23:08] <拉文> “真是美丽的一刻”
[23:08] * 密达斯 不知何时已经拿出了火石
[23:08] * 释广诚 想起了自己的不淫邪戒
[23:08] <密达斯> “F.F.F……”
[23:09] * 密达斯 不知该不该把火把丢过去
[23:09] * 释广诚 转过了头
[23:09] * 諾瑪 看到墓地沒人,但是跟著腳印來到了大家聚集的地方
[23:09] <米分|DM> 罗伦斯和哈桑也一阵唏嘘
[23:09] <諾瑪> 「小情侶沒事了嗎?」
[23:09] <米分|DM> “哎”
[23:09] <米分|DM> “我们跟你们的父母谈过了”
[23:09] <米分|DM> “两大家族”
[23:09] * 諾瑪 開門,煞風景地問
[23:09] <米分|DM> “看起来还是无法放弃以前的恩怨”
[23:10] <米分|DM> “你们可能无法留在这个城市了”
[23:10] <米分|DM> “没事”蕾妮希娅说道
[23:10] <米分|DM> “只要有莱昂纳多的地方就行”
[23:11] <密达斯> “倒是我们,不会被迁怒吧”
[23:11] <諾瑪> 「……有個問題。」
[23:11] * 密达斯 眯着眼睛,苦着脸
[23:11] <拉文> “啊哈哈”
[23:11] <拉文> “被迁怒的话,就逃跑好了”
[23:12] <諾瑪> 「我們在趕去找萊昂納多的路上碰到了三個鳥人來搶神父的信。」
[23:12] <米分|DM> “哦?”
[23:12] <米分|DM> “鸟人?”
[23:12] <米分|DM> “我们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鸟人了”
[23:12] <諾瑪> 「呃,鶚形人,我比較沒文化」
[23:13] <諾瑪> 「然後我們碰到了莫古修。」
[23:13] <密达斯> “鸮形人,准确来说”
[23:13] <密达斯> “那几个鸮形人提前埋伏我们”
[23:13] * 諾瑪 看著萊昂納多說
[23:13] <密达斯> “他们知道我们在送信,也知道我们走哪条路”
[23:14] <米分|DM> “呜姆”
[23:14] <米分|DM> 在场的4人陷入了沉思
[23:14] <米分|DM> “你们是说”
[23:14] <米分|DM> “阿诺雷亚家族跟这些事情都有一定的联系?”
[23:14] <諾瑪> 「我不知道你的朋友是有心還是無意,小少爺,不過很明顯有人想分化你們兩個人的家族。」
[23:14] <密达斯> “不是莫古修”
[23:15] <密达斯> “莫古修看上去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是不是被人利用就不知道了”
[23:15] <米分|DM> “确实,如果莱昂纳多真的把帕里斯杀掉。。。”
[23:15] <諾瑪> 「是,蝙蝠種是能從中獲得最大利益的人。」
[23:15] <諾瑪> 「我同意密達斯的話。」
[23:15] <米分|DM> “那么蒙太古家族在这个城市就坐不稳了”
[23:15] <拉文> “但是这个计划,是怎么让阿诺雷亚家族知道的”
[23:15] <米分|DM> “而且。。。帕里斯是要娶蕾妮希娅的”
[23:16] <米分|DM> 哈桑和罗伦斯摇了摇头
[23:16] * 拉文 盯着两个人看了一下
[23:16] <諾瑪> 「而你們兩個愛情衝腦的小情侶現在想要私奔過幸福快樂的小日子?」
[23:16] <米分|DM> “也许,这个城市真的也不能久留了呀”
[23:16] <米分|DM> 罗伦斯神父摇了摇头
[23:16] <米分|DM> “不过最后结果还算可以”
[23:17] * 諾瑪 用爪子戳萊昂納多和蕾妮希亞的額頭?
[23:17] <米分|DM> “我完成了我的诺言”
[23:17] <米分|DM> “让他们两人在一起了”
[23:17] <拉文> “至少这混蛋没干出蠢事”
[23:17] <米分|DM> 蕾妮希娅脸红了,莱昂纳多也傻傻地笑了起来
[23:17] <米分|DM> “也许。。只有离开了呢”
[23:17] <米分|DM> 莱昂纳多现在已经完全清醒
[23:17] * 释广诚 感觉他们太幸福了
[23:17] <密达斯> “但愿如此”
[23:17] <米分|DM> 没有刚刚的征兆了
[23:18] <米分|DM> 那么在最后
[23:18] <米分|DM> 你们4人一共获得了2000金币的佣金
[23:18] <米分|DM> 罗伦斯用沉甸甸地金币袋子证明了
[23:18] <米分|DM> 他是一个有钱人
[23:18] <米分|DM> 至少
[23:18] <米分|DM> 比你们所有人都有钱
[23:18] <米分|DM> 莱昂纳多和蕾妮希娅准备离开这个城市
[23:18] <米分|DM> 他们也许回去中立城市居住
[23:19] <米分|DM> 你们在以后的任务中,也许还会遇到他们
[23:19] <米分|DM> 至于这个城市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23:19] <米分|DM> 又或者是政治斗争
[23:19] <米分|DM> 与你们4位冒险者好像也是没有什么关系
[23:19] <米分|DM> 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像罗伦斯神父或者哈桑这样的人也会离开吧
[23:20] * 諾瑪 賣掉了雜物,加上先前的酬勞算起來剛好夠付贖金
[23:20] <米分|DM> 不过至少现在,伊尔塔城非常宁静
[23:20] <释广诚> “感觉变成了战场”
[23:20] <米分|DM> 像是,暴风来临之前的平静一样
[23:20] <拉文> “暴风雨前的宁静……呢”
[23:21] <米分|DM> 你们4人赚够了钱,也可以开始进行新的旅程了
[23:21] <諾瑪> 「我要想辦法去給兩個家族傳個話然後帶我們家小朋友離開。」
[23:24] <米分|DM> ==================================第三幕结束==============================
« 上次编辑: 2014-01-17, 周五 11:50:36 由 幸福的米分 »
就算是在虚拟世界,我的感情也是真实的。。。

特尔米诺世界

离线 幸福的米分

  • 挖坑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701
  • 苹果币: 0
Re: 【PF罗密欧与朱丽叶】LOG与团务
« 回帖 #1 于: 2013-12-26, 周四 22:57:44 »
=========================第一幕出现的人物清单=========================

神裔【特鲁帕克】
特鲁帕克【望族1/圣武士4】,特鲁帕克族长
特鲁帕克夫人【望族2】,特鲁帕克女族长
蕾妮希娅【望族1/牧师2】,女主
提伯特【望族1/骑士1】,女主表哥

魔裔【蒙太古】
莱昂纳多【望族1/游侠2】,男主
班伏莱欧【望族1/战士1】,蒙太古侄儿、莱昂纳多亲友

吸血裔【阿诺雷亚】
阿诺雷亚【望族1/术士4】,阿诺雷亚族长
阿诺雷亚夫人【望族3】,阿诺雷亚女族长
艾斯卡勒斯【望族1/导师1/专家2】,阿诺雷亚大管家
莫古修【望族2】,莱昂纳多好友

大家的收入:
每人获得200金币酬金,小猫女诺玛偷了一只杯子5金币
家族好感度1

==============================第二幕出现的人物清单======================

伊尔塔城
卖药人哈桑【专家1】

大家的收入:
任务报酬,材料费,精神损失费和医疗费一共720金币
家族好感度3

==============================第三幕出现的人物清单======================

伊尔塔城
罗伦斯神父【专家1/导师1】

吸血裔【阿诺雷亚】
帕里斯【望族1/术士2】,阿诺雷亚族长儿子,喜欢雷尼西亚

大家的收入:
罗伦斯神父的储蓄金一共2000金币
家族好感度5
« 上次编辑: 2014-01-17, 周五 14:14:22 由 幸福的米分 »
就算是在虚拟世界,我的感情也是真实的。。。

特尔米诺世界

离线 lichzeta

  • NEMESO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02
  • 苹果币: 0
  • 每日一思:疑虑生异端
Re: 【PF罗密欧与朱丽叶】LOG与团务
« 回帖 #2 于: 2013-12-26, 周四 23:47:48 »
 :em014
“烧死蒙太古那个脱团的叛徒!”

离线 伊人君

  • 终我一生,无怨无悔
  • 版主
  • *
  • 帖子数: 501
  • 苹果币: 0
Re: 【PF罗密欧与朱丽叶】LOG与团务
« 回帖 #3 于: 2013-12-26, 周四 23:57:34 »
善哉

离线 月伶

  • Chivary
  • *****
  • 帖子数: 1451
  • 苹果币: 2
Re: 【PF罗密欧与朱丽叶】LOG与团务
« 回帖 #4 于: 2014-01-09, 周四 23:59:45 »
財產

第一幕:
每人获得200金币酬金,小猫女诺玛偷了一只杯子5金币

拉文:200
密達斯:200
釋廣誠:200
諾瑪:205

第二幕:
任务报酬,材料费,精神损失费和医疗费一共720金币

拉文:200
密達斯:440
釋廣誠:440
諾瑪:445
龍國輿圖以及各種東方設定翻譯中

离线 lichzeta

  • NEMESO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02
  • 苹果币: 0
  • 每日一思:疑虑生异端
Re: 【PF罗密欧与朱丽叶】LOG与团务
« 回帖 #5 于: 2014-01-10, 周五 00:08:33 »
支出
防虫衣 20GP
炽火胶*4 80GP(消耗3)
次级复原 25GP

离线 月伶

  • Chivary
  • *****
  • 帖子数: 1451
  • 苹果币: 2
Re: 【PF罗密欧与朱丽叶】LOG与团务
« 回帖 #6 于: 2014-01-10, 周五 00:12:25 »
賣出
瓶裝閃電x1 20gp

購買
熾火膠x2 20gp
防蟲衣 20gp

現有
425gp
龍國輿圖以及各種東方設定翻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