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X】人物卡背景集  (阅读 3708 次)

副标题: 所有坑了团的DM,你的每个坑里都有N个角色在对你比中指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X】人物卡背景集
« 于: 2013-10-05, 周六 00:49:34 »
反正人物卡很多就慢慢写慢慢贴。
一个剧作家曾在书里写过:如果你放弃它,问题就永远得不到解决,你将只得到一个写到半截的剧本蹲在书架上瞅着你,对你做着鬼脸,对你竖起中指。
所以,所有坑了团的DM,你的每个坑里都有N个角色在对你比中指www


被鱼姐坑了的龙之歌B线的卡镇楼

=============================

I.
即便是最年长的精灵也还没有步入老年。
对于他们来说那一切都不是个传说,创造世界的巨龙,飞翔于空中的翼影,至高龙死去不过是180年前的事,而驭龙者的帝国只不过是存在了短短27个春秋,这一切相较于他们的生命而言还不算漫长,连巨龙的故事都还没有成为传说。
伊克·夜风听着巨龙的故事长大。
年长的精灵们会告诉他关于那些翱翔天际的巨龙的故事,告诉他那些巨龙是如何创造的世界,还曾有精灵见过巨龙的模样,在精灵的诗篇里还对这些伟大的存在充满敬畏。
而后,巨龙渐渐失去了踪迹。
历史就这样变成了传说,人类的寿命还不足以记住那样久远的故事。
时光转动个不停。
再后来,在伊克·夜风70岁的那年,慧星龙来到了这个世界。
随之而来的是驭龙者,驾驭着传说中的巨龙的人,他建立了新的帝国,将巨龙们的信仰一点一点从大陆上移除。
很快,就已经没有什么人记得那些原本的信仰。
除了那些仍旧在记述一切的人。
例如精灵。

后来,时间又过了30年。
帝国的扩张仍在继续,帝国的边境逼近了他所居住的森林。
精灵们无法抵抗。
伊克·夜风被迫离开了他出生并且居住的森林。

人类的世界对于精灵并不能称得上友好。
对于精灵而言伊克还有十年才能称得上成年,可对于人类而言他是个已经活了太长时间的异类。
他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
因而在人类的街道上,他学会了隐藏自己,用所有可能的方法隐藏起自己精灵的身份,学着默不作声地完成一切。
最终他成为了现在的模样,习惯于低调与隐蔽,习惯于在黑暗中袭击他的敌人。

又过了20年。
巨龙回归的这一年伊克·夜风刚满120岁,对于精灵而言他或许还只是一个刚成年的孩子,但他却已经是个老练的冒险者了。
他听说了巨龙的回归。
在人际混杂的街道上这样的消息总是流传得很快,回归的巨龙、叛军、反抗。
伊克坐了一整晚,他想起了自己故乡的森林,想起族里年长者说起的故事,那些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却已听过无数次的巨龙。
那些故事存在在那里,他没有忘,也不会忘。
而现在,传说已经归来。

第二天一早,伊克·夜风离开了他平日里活动的街道,只身前去寻找不知藏匿在何处反抗军。
又过了几个月,有人在反抗军中发现了一个总是用斗篷遮住自己面容的身影,据说他正是来自那些近乎消失了的种族……


II.
金龙凯法尔。
创造者巨龙之一、精灵们的创造者。
在他离去的那些岁月里精灵们仿佛永远生活在悲哀的云雾中,有人看见了坠落的巨龙的尸骨,可在那之前,没有人想过巨龙还会死亡。
连森林似乎也在哀鸣,在林间穿梭的风带着悲哀的响动。
那一年伊克·夜风71岁,慧星龙一年前才降落在这个世上。
他仍记得他曾经见国的巨龙,那是在几年前森林中的庆典之上,金色的巨龙从森林的上方掠过,就算再深的树冠都无法阻挡他的光辉。
然后,一位他从未见过的精灵从丛林的深处走了出来,他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威仪,只一眼就没有人能从他身上移开目光。
那就是凯法尔,精灵的神祇。

没有人会预料到了凯法尔的出现,伊克·夜风没有,其他的精灵也没有。
它的到来无疑是一种恩赐般的馈赠,那是他们的创造者,创世的巨龙,它和善地微笑着,它能够给予每个人以祝福,它能够化解所有的愤怒与困惑。
那就是凯法尔。
伟大、善良、睿智、光辉……无论用多少词汇来形容它都无法表现精灵们对它的崇敬。
在它的注视下所有的阴暗都会遁于无形,它的到来让一切变得更加不可思议,以至于第二天,甚至有人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这一切好像还历历在目。

许多年后巨龙的尸体接连出现在了世界上,证据被指向了凯法尔,不过精灵们绝不会相信这样的言辞。
又后来,他们得知了金龙的死,被造物主抛弃在了世界上般的感觉,仿佛从云端瞬间坠入地底。

……所有的这一切,也都没有被遗忘。

精灵的生命太长。
托兰人会很快地忘记过去所发生的一切,然而精灵却没有那么容易。
他们所失去的东西在许久之后仍会出现在梦境之中,出现在独自流落在外的流浪儿身边的阴影中。
从不遗忘,也不曾遗弃。

伊克·夜风已经忘了,他是在什么时候再次听见凯法尔的名字的。
那还是在巨龙回归之前,有个不知从哪来的醉汉说着不知从哪听来的消息。
他说金龙其实是被冤枉的,他说那也是驭龙者的杰作。
在他被士兵拖出去前,酒馆的角落里一个坐在阴影里的人站起了身。
伊克·夜风一向不引人注目。
但,他也一向迅速。
他把醉汉抓进了暗巷,把他狠狠地击倒在地上,质问他:你刚刚说了些什么?
几乎已经把酒吓醒了的醉汉结结巴巴地重复了他的话,他说那是他从吟游诗人口中听到的传言。
……没有人知道真实性的、传言。
伊克把那醉汉踢翻在地,而后又一次潜入了阴影之中。
至于对方最后有没有被帝国的士兵发现,那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关于凯法尔的故事。
金龙是他记忆中属于美好的一部分,时间还没有长到让他忘记,却已经长到让一切物是人非。
或许在不知不觉间它已经变成了一个象征,伊克不知道,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而已。
这个故事是不是真实的呢?
他不知道。
然而,他会用他所有的力量,去追寻这个答案。

(其实还没完,你们可以等我继续写)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1 于: 2013-10-05, 周六 00:55:57 »
鱼姐短团,没有开起来的环。
(虽然其实我稍微想过一点后续
完全是按照“父母双亡,初出茅庐的冒险者”来做的设定www
原贴: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58754.0

==================

——对于出生于黑暗中的东西,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PART I

他是妓女的孩子。
出生于这座城市最为肮脏也最为黑暗的那个部分。
每座城市一定都存在着、世界上一定永远存在着的,那个部分。
……因为人们总是需要黑暗。
总是需要欲望,总是需要宣泄的出口。
哈。
他只不过是出生于黑暗之中。

五岁,他比同龄的人类孩子要成长得要慢。
永远瘦小,被挤在同龄人之间,他可以跟着他们跑,却永远也追不上。
在这样的地方半精灵的孩子不多。
没人会来照顾这种特异的存在。
异端就应该被排斥,不是吗?

十岁,找不到经济来源的母亲看起来愈发焦躁。
从厨房里偷出了剔骨刀,他坐在后门的台阶上对着刀刃上闪烁的光芒,一个人微笑着。
反正母亲已经很久没有进厨房了。
他揣着刀走进街道的阴影巷陌。
出生于黑暗的家伙,说到底——果然还是要回归黑暗。

PART II

这个年岁的人类已将近成年,而精灵则还在学习那繁复的礼节与文化。
他已经熟悉城市与森林的道路,这个年龄的孩子能交替在二者之间存活连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而他终于可以买得起一柄真正的匕首。
不是通过别的途径得到的,不是已被使用已生锈失锋的。
是真正的利刃。

十六岁,有人开始找他“办事”。
要做的事无非就是那些,他熟悉那些道路,他比人类更加轻盈。
并且廉价。
他知道什么样的价格才是合适又不至于太高,生活在暗处的人理应懂得金钱的重要。
但那其实并非绝对。

十八岁,他偶尔会住进森林了。
他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外来的冒险者,半精灵在这里并不常见,但好在他永远躲在阴影之中。
本就是诞生自黑暗的存在。
深信着只有那样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归所,唯一吸引他的亮光是利刃的反光。
尖锐的东西。
剑、匕首、箭。

二十岁。
他开始向着更深的暗处走去。
也许某一天,就能在乱葬岗拥有一处无名的坟墓。

PART III

父母?
他隐约记得自己看到过母亲被肢解丢进垃圾堆的尸体。

自己?
他好像连他人注视着的目光都想套躲避。

存在?
其实不过是只能依凭着黑暗而生的可悲生物。

这一天。
他在某个街区的暗角发现了一具尸体,随身物品里令人遗憾地只有一封书信。
书信上只有一个署名:
卡里·欧灵。

——这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名字,不是么?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2 于: 2013-10-05, 周六 00:57:28 »
还没有开起来的团,剑渊世界
原贴: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59826.0

=================
1、鸦

森林边缘的鸟儿正在嘲笑日落。
西边地平线上坠落的残阳,燃烧的火光扭曲着落日的轮廓。
好像伤口被撕裂般疼痛着的夕阳,迟暮而残忍地被切割成无数的断片。
那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在最后还要被剑刃分隔成两半,矗立在世界中心的那柄巨剑,将整个天地都劈成了两半。
它们眼中看到的一定就是那样的世界,像他此时站在树下所看见的场景。
遥远地平线上昏暗的橙光被支离破碎地切割了,碎片把除它们之外的一切都涂抹得一片漆黑。
树梢上的渡鸦沙哑地鸣叫,这些喜欢闪光物体的生灵,或许会将夕阳的碎片也捡回巢中。

——那样的场景,一直未曾改变。

他从出生至今看见的都是这样的光景,百年的时光也未曾改变。
而“百年”这样的词汇听起来是如此轻巧,简简单单就把所有的时光一笔代过。
人说那样的时间对人类来说太长,而对精灵来说太短。
于那些优雅的种族而言那不过是从孩提到成人的短暂光阴,连森林都已更新换代,对他们却不过是人生中短短一瞬。
鸦在枝叶间展开漆黑的飞羽,从树梢上的巢中看得见闪光的玻璃碎片。
可时间的观感并没有因此改变,无论人还是精灵,他们的每一天都是从日出走向日落。
他们的一生,也都是从出生走向死亡。

“乌鸦又都聚到尸体边上了。”
“它们是在吃尸体吗?”

森林外有人类的村庄,聚在树林边缘的人类孩子叽叽喳喳。
知道这森林里有精灵居住的孩子不敢踏进森林,死在树林外边的野猫一点点腐烂散发着恶臭。
聚集在它身旁的食腐动物,扑扇着的黑翼被靠近的人类赶跑。

“真恶心。”

没有人喜欢乌鸦。
没有人喜欢喜欢停留在尸体边的黑色生物。
可它们也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死者归于阿瓦隆的一个环节。
他攀上树枝,枝头上巢穴里方才孵化的雏鸟用尚且朦胧的眼睛注视着他。

“……你也是异类啊。”

坐在那里的树枝上可以看到遥远夕阳的光景,那坠落至尽头的渲染光晕。
地平线上挺立着的巨大宝剑,与月光一起构建起世界面容的创世之神。
多年后的世界上出现了一位自称鸦的剑者,手中的兵刃展开如同黑鸦的羽翼。
被拔去了飞羽的鸟儿,朝向落日无声地嘲笑着它最终仍旧坠落的下场,与此时此刻仍旧如是的自己。
森林,精灵,他们都说这种生物与人类相比无与伦比的美丽与优雅。

许多年前吟游诗人来到了森林的深处,七弦琴弹奏起了一曲又一曲美丽的乐章。
她歌颂着世界创造的传说,跨越时光的无数战役,竖立世界中心巨大的魔剑。
精灵中也有孩子,不多的未成年精灵聚在那里,议论着故事里那些是是非非。
“在那里的……是一柄剑吗?”
有人忽然说道,琴弦停下,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那不是一只鸟吗?”


2、剑

那不是鸟,而是剑。
在他眼中有着飞翼状的剑格,剑身上布满羽毛的痕迹,连血槽都已经被复盖。
“它像是你们的同族。”他说,停留在那里的鸟儿嘶哑地鸣叫。
视野中宛如下一刻就要飞起的巨大的剑,鸟喙般的剑柄嗤笑般微微张开。
没有人像他那样述说自己眼中的剑,没有人眼中看到的会不是带刃的兵刃。
可他偏偏那样说了,当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他身上时。

异类。
无论是人类还是精灵,他们不欢迎异类。

其实精灵与人的差异并没有那样巨大,思考着相似的事情,排斥着相同的人。
他在森林边缘捡到了一只幼鸟,从树上的巢中掉落,在地面哀哀地鸣叫。
“……被抛弃了吗?”
亲鸟有时侯抛弃它们的孩子,因为人的惊扰或者单纯的无法抚养。
落在地上的雏鸟得不到援助就只能那样死去,而树梢上的父母无动于衷地持续着鸣叫。
他伸出手,指尖触摸到了雏鸟尚未褪去的细嫩绒毛。
“一起来吧。”他说。

那是能够建筑在森林深处的秘密时光,远离父母与族群独自隐匿的生活。
就算精灵一向爱护自己的幼儿也无法阻止人们那样去想,孩子是最直接的体现,他们无意识地残酷着,把一切推向眼前。
他由是选择了避让,彻底退让给那些不依不饶的言语,自顾自地选择了独自生活。
时间推移。
可对时间的观感并未因此变缓,从日出到日落。

日暮时在森林一端看见的外面景色,人类的村庄与荒野,更遥远的地方耸立的巨大剑刃。
……或许是该离开这里了。
他对着房梁上的乌鸦无声地说着。
乌鸦听不懂,从房梁上跃下轻啄着他洒在一旁的饵食。
当夜幕降临时它会留在房间里,停留在房梁上带出一道深色的影子。
月光有时会从窗户里透进,把它的身侧勾出一片银白。
他想要离开森林,可他从未离开过森林,他的生命还不满百年,不知道离开森林他该何去何从。
可那些光都来自森林之外的地方,无论是夕阳,还是月光。
“……唔。”
要离开森林——他需要些什么?
时间。
这些一如既往缓慢流淌的时间。
他想起夕阳西下时他站在森林边缘时看到的光景,被支离破碎切割了的光芒。
……还有剑。
一如他在黄昏时分,看见的魔剑的飞羽。


3、法

黄昏的颜色其实并不是夕阳色的。
而是黑色,被夕阳投下的长长影子的颜色。
介于光与暗间的色彩,介于两者之间似是而非的时间。
“……逢魔之时啊。”他轻声呢喃,乌鸦落在他手上啄食着浆果。
不属于任何一侧的暧昧地带,无论向前还是向后都分不清边界。

许多年后当他离开森林会发现世界上所有事情都存在着模糊地带,非黑非白,只是介于两者之间灰色的暧昧。
如他一样站在某个边界上,他的刃尖有着黄昏的颜色。
可很多年前,当他还未离开自己的族群时,同胞中的法师坐在树下,抬起头时满眼都是斑驳的阳光。
“森林精灵中很少有人会走上法之道。”
他并没有回答,他知道那并不是对他所说。
栖息于原始森林深处的精灵不似他们的同族般喜欢法术,他们更愿意握起弓走进森林之中。
同胞里的术士坐在森林下抬手,手指间白色的光团随着他的动作舞动,人类的村落偶尔也会有法师来访。
很少并不会代表没有,这句话他谁也没有告诉,身边的乌鸦沙哑地鸣叫,也不知听懂了他多少话语。

他们说刃与法难以兼容。
一个人无法在磨练剑技时仍钻研那些深奥的法术。

这世界上从没有人规定了那样的事情。

离开森林前他最后见到那位老术士,年老的精灵,他的面容反而因岁月而变得更加威严。
“……吾刃既吾法。”他说。
肩头的乌鸦“呱呱”鸣叫,脱落的黑色飞羽下落掉进草丛。
百年,精灵成年,他执意离开森林,外头的世界有着怎样的道路,怎样的时间。
他不打算再次归来,反正原本在这里的位置他早已让出,天性里的孤独让他宁愿独自游荡。
既然这样就干脆抛弃掉过去的自己好了,他握着手中的剑,他的飞羽。
“……对了。”
他看着一直伴随着他的黑鸦,这早已不是最初他在森林边捡到的那只,而是它的后代。
“就叫鸦好了……”
更换了名字作为与过去自己的告别,森林中的精灵不常出现在世间,没有人会知道他来自哪片森林。
乌鸦歪着头,不知道他在和自己说些什么,新生的剑者笑了笑,没有说些什么。
远处,在他眼中宛若腾飞之鸟的魔剑依然屹立,那里一定会有更多的东西在等待着他。
« 上次编辑: 2013-10-05, 周六 01:01:03 由 XSDC »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3 于: 2013-10-05, 周六 05:04:58 »
六酱的团,反正都车了背景了就补吧。
原贴: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62557.0


====================

人的一生可以划分为多少时光呢?

在年幼的时候他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树里枝叶斑驳的光影中。
艾尔·卡班喜欢从树下向上望,目光穿过叶的缝隙看见模糊不清的天。
从出生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父母都是德鲁伊,他一出生睁眼看见的就是茂密的树木。
德鲁伊不喜欢城市,他们的住处隐藏在偏远的树林间。
他从小就熟识这里的一切,森林里奔跑的动物,危险的野兽,路边的花草,穿过枝叶落在地上的光斑。
流落在那里的是时光的吉光片羽,伸手一握就会变成飞灰的光阴碎片。

七岁,这个年龄的孩子大多还在父母身边嬉笑怒骂。
然而他却早已习惯于独自奔走于树林,林里的一切既是他的玩具亦是他的玩般,树枝上筑巢的鸟儿,吹过林间的风。
他在树林深处找到了狼群的窝,窝在树上看了它们一天一夜。
他会把风当作树林的低语,把树木婆娑的声响当作树木的言语,没有什么在他眼中不悄声细语。
他从未觉得这样做会有什么不妥,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如此的自然,他这样做,他的父母亲人也这样做。
他认识的所有人都向他一样,这对他来说就是世界的模样。

十岁,虽然他尚且年幼,年长的德鲁伊却已将他接纳为他们的一员。
毕竟他是那样熟悉树林与自然,能够没日没夜地留恋在那片林间,那里是他的家,那里是他的世界。
可他仍不知道外头的世界是怎样,书本与图画上的内容缥缈得让人无法想象,而亲人们的告知又像是异位面的来事。
不过这有什么重要呢,那时候的艾尔·卡班如此觉得。
对于他而言,树林已经在这儿了,树林深处的狼群换了新的领袖。
没有什么事能比这片树林更加吸引他的目光。

于是,时间又平静地度过了六年。
十六岁的那年,灾难降临到了他所居住的树林。
那天有个格外晴朗的天气,他靠在树上打着哈欠,觉得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午睡——
然而就在这时天边突地升起火红色的光芒,向上冲出的光将整片天空也一并燃红。
——林火。
“……!”
艾尔·卡班从未见过这样的林火,德鲁伊们能操纵自然的力量,火焰通常会在燃起前被扑灭。
他从树上跳下,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树林深处。

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被鲜血染红的熟悉场景。

他的父母与亲人,他从出生到现在所见过的所有人。
——没有人活下来。
艾尔·卡班一个个地数出了他认识的人的尸体,没有人活了下来。
除了他。
他站在逐渐被烈火包围的树林里,一瞬间失去了言语。
——这里遭遇了什么?是谁杀了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些事情都开始变得无关紧要,树林哀嚎着在火焰中散去,天空被浓烟弄得一团漆黑。
他的世界就这样开始从他的生命中退去,一如飞散的时光片段,无可挽回、也无可救药。
艾尔·卡班猛然抬起头,再一次向树林深处冲去。

树林深处的狼群在火焰中逃窜。
这里没有什么生物不在惊慌地逃离,飞鸟振开了翅膀,走兽疯狂地奔跑。
可狼群的头狼却倒在了这里,树林中的某片土地被鲜血染红。
艾尔·卡班站在了它身前。
他曾来过这里,他曾无数次在树枝上窥探它们的生活,他熟悉这里。
……他知道这里有什么。
就好象专为他这样的窥探者准备的秘密,艾尔·卡班推开母狼的尸体,看见深深的狼穴中,一双眼睛闪烁着荧绿色的光芒。
狼的幼崽。
狼群的幸存者。
他把幼狼紧紧地抱进怀中,他们都是幸存者,各自族群的或是这片树林的。
但四周的火焰已经越烧越烈,他咳嗽着找寻出路,却发现自己的来路已经被燃烧的断枝所复盖。

——就算逃出了这里,外面的哪里还存在着他的世界呢?

就在这个想法腾起的瞬间,巨大的身影从树林更深处冲向了天际。
那是有着无与伦比美丽身姿的青色长蛇——它张着白色的双翼,巨大的风贯穿了整座树林。
他不得不伏下身才能抵御那阵狂风,半空中的长蛇用它悲哀且怜悯的目光注视着他。
……艾尔·卡班曾在德鲁伊的典籍上看到过,那是强大的德鲁伊能够唤来的、那样美丽的生物——
“羽……蛇……?”
猛烈的风将整个树林中的火焰瞬息扑灭,长蛇的身影逐渐向天空游移消失在了远方。
艾尔·卡班抱着怀中的幼狼,停留在原地久久不能言语。

从那一天,他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不,说是改变或许太过轻微,以往的时光转瞬就消失在了那场烈火之中,残留在他身上的只不过是片羽般破碎的碎片。
艾尔·卡班带着幼狼一起离开了森林,十六岁的年龄对人类来说并不算小,他没有地方可回,也不知道该前往什么地方。
要活下去——那时的艾尔心底只有这样一个目标,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摸爬滚打。

唯有活下去才能最终得知那天树林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也唯有活下去,才能再次呼唤出那日他所剪刀的、那美丽的生物。

于是,时光又流淌过了四年。
原本方踏入树林外世界的青涩与不适早已被打磨殆尽,剩下的他已能够溶进这个复杂的世界。
树林之外的世界,其实并不比树林之中的有趣。
这里有着太多的肮脏,也有着太复杂的故事,他时常会想起过去,就算记忆逐渐淡去,那些美好的印象仍留在心底。
那只狼仍旧跟在他的身边,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已不适合在城市之中抛头露面。
而就在这时,他接到了一份新的任务。
这份任务,是充当一位叫做帕拉多克斯的年轻贵族的护卫官……

离线 748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6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4 于: 2013-10-23, 周三 17:19:27 »
没有角色对我比中指=w=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5 于: 2013-12-28, 周六 23:01:44 »
武侠风的卡ww
风华绝代绘是旧设,分为春夏秋冬四章,其中冬之章为专门克制傲剑霜月诀的剑招……我为那个世界设了这么多东西结果居然坑了(不
文里出现的东西全名其实是“风华绝代绘·春之章·碾尽春风曲未成”_(:з」∠)_
(现在写出来好丢脸我才不会说


=============================

“吾辈,乃剑者。”

传闻天下之剑有三。
天子剑以江山为利,诸侯剑以百姓为利。
而他手中仅只一柄庶人剑,剑艺剑心,以求天下至高之剑技。

“世界上真有那样的剑吗?”
他不答,手中利刃挥出了剑光一片。
都说武学之路,路无止境,然而他相信这条路一定有它的极限。
没有一条路是走不到尽头的。
伊尹相信,他迟早有一天能够找到那“尽头”的所在。

——然而迟早这个词听起来是多么的虚无缥缈。
他记得自己儿时也曾想迟早有一天能够超越父母,然而数年之后一次仇家的寻仇却让他父母双亡、家破人亡。
他也想过迟早有一日他能够找那仇敌复仇,然而又是数年他得知的是对方病故的消息。
说过“迟早”的事总有一天会在追寻的路上破灭,这世界不曾给人留下追悔的余地。
可就算伊尹清楚这点,他也没有办法放弃他手中的剑。

“为什么?”
仍是那个人如此询问,秋日夜空的月光悬在半空,因云层而变得摇曳不清。
——起初是为了继承父母而学武。
而后是为了复仇。
等到觉察到的时候,他已经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因为我毕竟是一届庶人。”他回答。
对方笑了。

因为手中只有一柄庶人剑。
不为天下、不为百姓,仅为心中至高之剑。
所以他并非侠客,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而他只是一名剑客。
为了寻求剑技的进步而寻觅敌手,为了测试自己的进步而向过去曾战败的对手挑战。
高手总是会寂寞的吗?也许会。
但他感觉不到。
只因他手中有剑,不为他事,只为剑。

后来他想,他或许明白自己为什么活了下来。
不是因为仇家的一时大意,也不是因为他复仇的对象只有父母。
对方只是想看见新的剑客成长,只是想看他能创造出怎样的剑技。

“剑技其实不在于剑,而在于心。”那人说。
和她的相遇是在温柔的水乡,那是某年的冬天,第一次落雪的时候。
“这一天可真冷,不是么?”她说,“收起你的剑,这样的天气不需要更寒冷的东西了。”
她爱冬雪。
她也爱春日、夏荷、秋叶,她爱这些春夏秋冬、所有的一切。

——可就是这么样一个人。

伊尹看见了剑。
那是在无数次交锋里她唯一一次出手,舞起的剑锋在剑起的刹那就已经变得不再是剑。
它带起一片旖旎的光,混杂进春日的暖意,剑刃上转动的微风,钢铁间带出的寒意,揉进了春晖的光中,坠落至土地的芬芳,一点一滴、汇聚成曲,剑光曲声交相辉映、错落有致,最终分不清彼此,夹杂零落的歌声、刹那芳华。
……在他眼中,那柄剑早已不再是剑。
明明在她手中的并非名器亦非利仁,最多不过是一柄普通的长剑。
可此时它却早已超脱了它原本的形态。
——那它是什么?
它什么也不是。
它已化为万物、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四周。
根本——没有人能挡下这一剑。

一位画师善且不能描绘的世间万物,一位剑者却能将之舞出。

那既是“风华绝代绘”,他今生所见、最接近终点的终点。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了追逐。
为了赢过那剑而不断努力,为了能够再见那剑招而开始寻觅她的身影。
从北野到南荒,从天之极尽地之角。
最后,他听说。
在遥远的异国曾有人见过一位剑者,手握长剑,一剑挥出能尽绘斑斓山色天地万景。

所以,他去了。

无论那个国度怎样遥远、怎样陌生也好,他决意前往那里。
毕竟握在他手中的既非天子之剑,亦非诸侯之剑——仅仅,只是一柄庶人之剑而已。
所以他只追寻自己的目标、自己心中的那柄剑。
这既是他的剑道。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6 于: 2013-12-28, 周六 23:04:36 »
没有后续你发什么LOOT!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62942.0


==============

她是在成为英雄的那一刻起才发现这世界已不再需要英雄。
于世间缘起之初破碎的万亿恒河沙星,及坠至老、死、愁、悲、苦、忧、恼的亘古之火,掉落于斜阳之下的无因之果。
明师用指尖轻点在她异色的双瞳之间,她说:“尼陀那,现在只有你能拯救这个世界。”
从她指尖泛开了冰凉的触感,点在额心的光芒有着贯穿世界的河流的颜色。
三斜阳的光芒在窗外暗淡地闪耀,昏黄光芒细碎铺洒于将死的世界。
明师说你要成为这世界的英雄,只有你能做到这点,让世界恢复原本的模样。
她垂下眼睛,地面上蓝灰色的尘埃飘浮在地面,朦胧的尘埃,看起来像蓝色的地毯。

她操纵着法术走上拯救世界的战场,三斜阳下贯穿世界与天空的蓝色沙河不断地流淌。
传说里说,世界是由三血阳开始,最后也会终于三斜阳的年代,她抬头看向天空,彻底黄昏了的世界像在火焰中燃烧。
那是渲染却又悲壮的场景,在西垂的日光中苦行无限地生长,扭曲的根茎疯狂地吸取着沙河的颜色。
没有人知道世界之前有些什么,没有人知道时间之后会发生什么。
他们只拥有现在,因此她固执地拒绝了脑海中无声的召唤,留在了这个世界。
她决心成为这里的“英雄”。

……可是啊。
英雄,其实并不是为了诞生而诞生的。
所有故事里一定都有这样的桥段,突如其来的灾厄与恶魔,破灭的日常与回忆的碎片。
在那时执剑而起的人被人们称为英雄,从破败之中将世界从崩溃边缘解救。
但所有的故事都没有提到那之后的故事,英雄在那之后又经历了些什么。
苦行的碎片被洒上大地,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蓝色的沙河又一次开始流淌。
她听说在六道之地生有无名的花朵,会在盛开的瞬间纷纷凋零。
所谓英雄的寿命也不过刹那而已,当他们成为英雄的那一刻,世界就已不再需要英雄。

——没关系,毕竟世界已经复原了。
——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我们可是最熟悉这世界的人啊。

刹那生死,转瞬须臾。

是言曰。
诸法皆空,离一切颠倒梦想苦恼,无过去无现在无未来,皆似空花。

英雄这种东西,其实是为了消逝而存在的。
她从一个被捡来的孤儿成为拯救世界的人,又在那之后再度孤身一人。
而就在这样的时候她听见那个声音,从彼世之岸呼唤她前往的生硬。
与那些伴随在她生命中的无名呼唤不同,那声音真真切切地回荡在她的脑海。
——它在召唤这世界的英雄。
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又该做什么,不知何时种下的因,业已成为了果。
于是,她回应了那个呼唤,就此踏上这片土地。

完全、陌生的、新的世界。

名为刹那,不知何来,亦不知何往。
但至少她到了这里,接下来的道路……一定有什么是她能够找到的。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7 于: 2013-12-28, 周六 23:06:04 »
戈黑,会飞的印第安人
名字其实是北美的真·印第安人的山神


=================

长老们一直说,世界对于他们是恩泽的。
他们是来自天空的一族、风神的族裔,他们与巨龙与飞鸟一般能飞上天空,能自由选择翱翔的方向。
……在很小、很小时候的记忆里,他记得这些。
那是犹如幻想乡般的世界,于他而言、永远无法返回的世界。
——人类。
对于鸮形人来说那是他们世界之外的族群,伴随着他们开发与拓展的脚步接近了他们的居住地。
一个族群对另一个族群的侵略。
那些来自遥远彼方的人有着与他们不同的外貌,没有双翼亦无法飞翔,却能用火器击落天空中的战士。
人类,比任何他们见过的生物都要可憎。
他们一出现就意味着毁灭,无论对于这片土地,还是这片土地原本的居民。
——对于他们来说,原本的住民无关紧要。
为了自己的发展和前程会变得无比贪婪的种族,他们一出现在鸮形人的世界,原本所拥有的一切顷刻烟消云散。
那时的父母曾告诫他不要接近那些人类。
年幼时总是无知且好奇,他有时候不顾父母的告诫离开族群去接近那些远来的人类。
人类说,有翼的鸮形人是恶魔的族裔。
他们以此为名发动战争,一个又一个鸮形人的部族在这样的战争中逐渐消失。
在他看来实际上大概没有比这更为荒谬的事了,人类视他们为恶魔,却总在进行着如恶魔般的行径。
戈黑觉得自己不能理解他们的世界。
无论是那时、过去、还是将来。
他自始至终,都没能理解人类的想法。

后来,他那样觉得。
世界对鸮形人并不恩泽,反而充满了责难。
他的父母都是鸮形人的战士,在他少年时期母亲因保卫部族而死,从那以后父亲就离开了部族,他再也没有见过他的身影。
而他最终跟随父母的脚步成为了一名守卫者,试图从人类的威胁中拯救他的种族。
然而,他们都知道那无济于事。
时间和世界都如同一场洪流,将他们彻底摧垮在了那里,羽翼伤痕累累,再也无法飞起。
……他的部族最终决定离开生息了多年的土地。
临别时有人留下了故园的土壤,而战士们却磨利了剑的锋刃。
为了部族里的其它人能够安全撤离他们留下殿后,在和人类几次短暂的交锋后留下的战士死伤过半。
在一次冲锋中他和自己的同族失散,羽翼被火枪的弹药贯穿,独自一人在山林中熬了几天几夜才终于挺了过来。
然后,他就再没有见过部族里的人。
他们兴许是迁去了遥远的地方,在那里苟延残喘保护种族的遗孤。
而他则被遗留在了人类的世界。

人类的世界远比自然中的所有都更加复杂。
他们贪婪成性、把一起都弄得复杂不堪、用最恶毒的想法去揣测自己的同族。
不过,当他在那里时,他们总会变得空前团结。
这很不可思议也很可笑,但却并不有趣,他知道鸮形人在坊间的传闻,人类仍旧说他们是恶魔、是魔鬼、是杀戮者。
只有鸮形人自己记忆了历史的原貌。
戈黑挣扎着活了下来。
在过往与未来的夹角,在历史与虚构的缝隙,在城市与山林的边缘。
他在山林里求生,在人类的社会里出卖自己的力量,在原野上依靠劫掠为生。
可他仍然没有放弃,自始至终他所想的仍是回到自己族人的身边。
就算许多年过去他始终得不到他们的消息,即便有细微的线索他也依然会去收集。
而就在这样的时间点上,那条世界上最长铁路竣工的消息传来了——……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8 于: 2014-08-18, 周一 19:57:32 »
白金同学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69598.0
================================



——空岛之下有些什么?
这样的疑问每个孩子都曾经有过,可如果你长大后还有这样的疑惑,你就会变得很奇怪。
要知道对于空岛上的居民来说空岛就是他们的世界,凡间?凡是去那里的人都已经死了,不是摔死就是别的什么奇奇怪怪的死法,反正从没有去过那里的人回到空岛。
孩子那样说可以当作童言无忌,当你长大成人,再那样说就会成为疯子。
要知道这世界上总有很多的事是这样,在一个特定的年龄段生效,没有人会把你在他时他地所说的事当真。

铂想着他要去凡界看看。
这个念头从小就缠绕在他的脑海中,他坐在房顶上幻想,尽管他做得比任何人都高,但他想的却比任何人都低。
大概没有什么能比一个未知的世界更加吸引孩子的思绪,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会幻想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些幻想随着年龄的推移被现实取代。
不过有鉴于他的现实比一般的孩子要更早开始,幻想和现实之间的差别出乎意料地没有剩下多少,铂抓着屋檐的一侧翻进屋里,就那样抓起桌面上的弓。
“我去打猎。”他说。
还年少时的他就已经习惯于前往各式各样的丛林,岛屿底端倒生的树木像向往凡界似的伸出了手,张开的枝叶不知道最终会不会落往那个世界。
家里只有他,还有已经年迈的母亲。
他不知道父亲在什么地方,打从一出生起他就没有那样的概念。
猎人公会其实并不会接纳太小的孩子。
铂谎报了自己的年纪成功混进了能够领取高难度任务的行列中——反正半精灵一贯长得比较瘦小,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上一些也未尝不可。
岛底的任务一向是最危险也是报酬最高的,猎人里总有些奇怪的家伙喜欢挑选这样的任务,不巧,他就是其中之一。
这种奇怪的爱好让母亲操碎了心,不过自从几年前母亲去世后就再没人会为他担忧了。
而自从那时铂家里多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一点点把它们从外头弄回来,一点点把他们拼凑成型。
——你想要做什么?
有时侯他会听见冥冥中有个声音正在这样问他,没有任何来源,也许是他一个人独来独往得太久。
不过他还是笑了笑,对自己回答:
“我想去凡界看看。”

“凡界”这个词其实并没有多少吸引力。
“新世界”也一样,“未知”也相同,就铂个人而言他们念在嘴里和他坐在吞云鲸上看见它们身体上腐朽的僵绳般难受。
他实际上并不是出于热爱或者什么而打算前往那些地方,只是那样的想法早已刻在了他最深的梦中。
只是他把曾经坚持的东西,当作了梦想一样看待。

公告上又有了一份关于岛底的任务。
其实不管他人怎样想,铂觉得倒生丛林是个有趣的地方,真的。
有趣——又有钱赚。
既然这样的话有点危险又算得上什么呢?
“毕竟要去凡界可要有一大堆的准备工作要做啊。”他笑了笑,对虚空说道。
准备工作总需要一大笔钱的。

“……说起来我还没有去过欧西里斯岛呢,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 上次编辑: 2014-08-18, 周一 19:59:43 由 XSDC »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9 于: 2014-08-18, 周一 20:01:53 »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69711.0

=============
凯默

凯默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姓谁名谁。
他是个孤儿,精灵族的——大概是吧,否则他不会被抛弃在精灵族的聚集地。
反正他有一半的血统来自于那些高贵的种族,大概正是因此他们才没有把那个可怜的混血儿抛在路边干脆地等死,不是么?
当然现在说这个也已经没有什么关系啦,毕竟就算再怎么窥测过去也不可能改变些什么,总而言之在他的印象里没有父母这玩意儿,他吃百家饭长大。
至少精灵们还有理睬他这个不知从哪儿来的小鬼不是吗,长大以后的凯默对此报以带着嘲讽的感谢与赞美。
要知道精灵一向不是个对混血儿友好的族群,他只有仗着自己比同龄孩子要高上些许才得意把熊孩子们赶走。
——不过,海妖却总是对他很友好。
与精灵生活在一起的温和种族,虽然有时侯爱给他推销些奇奇怪怪的商品但对他至少算是不错。
凯默爱和海妖呆在一起。
可他并不是海妖们的孩子,而是精灵的混血儿。
“小心你这样的性格以后没人肯要你哦。”某个时间遇到的海妖说,她微笑的眼角仿佛树梢上的月,弯下腰来狠狠掐了他的脸颊。
“我又不需要别人要。”他皱了皱眉,小小的脸都快皱在了一起,“师父,很疼。”
“不疼就不算教训。”她微笑着,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告诉过你别用真剑,没听进去吗?”
“当然听进去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师父。”因为脸颊被拉扯着他的声音变了调,“哇呜哇呜”地含糊不清。
“好,这才乖。”师父松开了他的脸颊,顺势拍了拍,“下次再犯,我就砍掉你拿剑的手,听懂了吗?”
“嘁。”他“嘶”地一声,抬起双手,认真地说,“那师傅,我要学习两手都使剑的方法。”

师父是个海妖。
她和其他的海妖也并不相同,一见面凯默就跟上了她,后来他想想那搞不好就是传说中的同类相吸。
但他抬起头看向眼前女性蓝色的眼睛,坚定地说:“你的剑法很漂亮。”
于是师父留下了他,教他剑术,偶尔打发他去狩猎加些伙食。
他一边抱怨着一边跑去树林或者海边,剑技和野外生存能力一并提升。
有时侯他回来会听见师父在和什么人争论,话语里“联邦”“同盟”这样他听过却又听不懂的名词到处乱飞,他偷偷溜进厨房,把食材全部处理妥当等她吵完架就会过来毫不客气地吃完。
因为和人吵架后总是会觉得肚子饿,他知道,他时常和精灵的孩子发生争吵。
师父说在外头还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孩子,凯默并不介意,他只是为自己还被称为孩子而有一点儿难过。

对精灵和海妖而言,半精灵总是长得很快。
师父说他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长高了,手里逐渐能够握上正规的长短剑,舞出的剑刃带着光芒。
精灵的孩子再也不敢来招惹他,他已经比他们都要高大,就算他们在小时候曾经一样纤细而瘦小。
“没想到他们也欺软怕硬啊。”凯默带着嘲讽地微笑,被师父从后头打了脑勺。
“小鬼不要太得意了。”师父说,“小看别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嗯,我知道啊。”他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声,勾起了笑容一片和煦,“我才不笨,嘲笑只属于失败者。”
……以及他自己。

然后又是时过境迁。
这一天他一如既往地被赶出门到森林狩猎,回来时却见不到师父的人影。
“师父?”
桌面上留着一张纸条:“我去援助同盟了。”
……后来,他听说。
在同盟的军中出现了一名武艺超群的海妖族女剑士,帮助同盟军在各地征战。
从这一刻起,凯默的冒险拉开了序幕。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10 于: 2014-08-18, 周一 20:02:50 »
若望·亚利基利

他是再临机关的隐密之刃。
在还是婴儿时他就被父母丢弃在教堂门口,骨瘦如柴的他被神父捡走,就那样作为再临机关的一员而被抚养长大。
教堂里的管风琴声响。
一抬头就能看见阳光透过彩绘的马赛克玻璃,耶稣受难的雕像在那样的阳光中逆光模糊,就连飘飞的尘埃也尽是神圣的气息。
但他不曾抬头,天父要求他的仆人绝对谦卑与忠诚,他们都是上主的羔羊,在他的圣光下才得以洗清自身的罪孽。
“若望·亚利基利。”——直到神父呼唤了他的名字。
红色的衣摆向上延伸,手中圣经的封皮漆黑、镶嵌着金色的字,书页翻得很后,红色的书签垂落下来。
“汝乃上主之刃。”神父说。
——他是上主的利刃。
他从小就被人那样告知,他的所有一切都只是为了上主而战,上主是一切的拯救者,是他们的牧人,作为羔羊理应跟随牧者的指引。
“汝应为上主而战。”
——他应该为上主而奋力征战,荣光归于上主。
即便现在距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也已有数百年时光但他依然继承了他们的荣耀,而这世界一如当时般无可救药,异端遍布。
神父说,即便刃染鲜血也必须要将异端铲除,这一切都是为了天父的荣光。
这一切都是为了迎接圣子与圣父的再临,为了必将到来的最终的审判。
……特兰西瓦尼亚。
他们听闻在那里出现了女巫的踪迹,裁判所的圣职者们在商议后决定让他前往那里,从布拉索夫市开始。
在那里发生的一些事会成为他的机会,因此他准备前往那里,动身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神父又一次叫了他的名字,把圣水洒在了他的身上。
而后他开始了吟诵,手指在书页的边缘摩挲。
他的拉丁文完美流畅,一音一节融入管风琴的声响:
“圣洁而真实的主啊!你不行审判,不向世上的居民为我们的血伸冤,要到几时呢?”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人物卡背景集
« 回帖 #11 于: 2014-08-18, 周一 20:04:34 »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70157.0

==========
宵星

宵星源于夜。
那是黄昏时天空中最亮的明星,它的光辉会在太阳仍旧悬挂于天空时就不断闪烁,一直到黑夜复盖了天际。
他的父母这样为他起名,或许那是希望他能像那星子一样闪耀着自己的光华,故事无法考据,在他的记忆里,父母的影响都已经模糊。
——要知道死亡在这个世界上算不上什么怪事。
理解了这点后要接受死亡并不是一件难事,他就这样在精灵的树林里长大。
“你的名字是昏星的意思。”族里的长老这样告诉他。
独自一人在森林里度过的日子虽然不甚好过却也算不上活不下去,他住在屋子里,靠狩猎和采集树林里的果实过活。

……大部分精灵也会这样生活在树林里,一生一世。

“你想要离开森林吗?”
“嗯。”
“为什么?”
“想去外面看看。”
“在森林里过得不愉快吗?”
“不……”他摇头,“我喜欢这里。”

但喜欢并不意味着停留,他想往前走,只是希望自己不被停留在过去。
宵星在家里的储藏室找到了一柄剑,被布包裹,堆满了灰尘。
剑柄上刻着他的名字。
——宵星源于夜。
要知道这颗星出现在黄昏之中的。
它有着黄昏的颜色。

宵星握紧了手中的剑。
他向外走,脚步渐渐越过了森林里茂密的树木,这里的每一棵树他都曾经熟悉,它们的成长,它们的伤痕。
不过他仍是决定离开这里。
“你的父母也曾经是冒险者。”有人这样告诉他,“他们在外面相遇……而后一起回到了这里。”
并不是什么浪漫的故事,只不过是一个偶然的遭逢与相遇,他们本可以继续冒险,但他们最终回来了。
——毕竟这里是他们的故乡。
这个词好像让他的剑沉重了几分。
宵星笑了笑,继续向前走。
而后迈出了森林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