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5:所托非人?  (阅读 2405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8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5:所托非人?
« 于: 2013-10-02, 周三 01:00:48 »
07:17:45<Shadow> ------------------------------------玉关白第五回---------------------------------
07:20:35<Shadow> 话说上次你们从地精俘虏那里打听到了关于布瑞斯图姆海岸有不死生物出现的情报
07:20:35<Shadow> 在向沙点镇汇报了情况以后,你们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回事发地点铲除这一威胁
07:20:35<Shadow> 如同俘虏所言,你们在海岸发现了一艘搁浅已久的大船残骸——还有似乎是它船员的少部分亡灵
07:20:35<Shadow> 不过在战斗中,圣武士发现了些奇怪的东西:一个你们似乎无法用肉眼看到的生物,和浸润着邪恶气息的土地
07:20:35<Shadow> 在你们干掉这几具尸骨以后,它就立刻跑的无影无踪,留下你们五个在黑夜的沙滩上
07:20:55<Shadow> (你们的行动?
07:21:11* 業平 伸個懶腰
07:21:20<霍克> “那个球球似乎已经跟丢了呢……”
07:21:23<瑟麗娜> "竟然逃跑了么……"
07:21:34<業平> “什麽球?是個男球還是女球”
07:21:35<Minas> 『唔,附近看起來陰氣很重。』
07:21:49<霍克> “不过看样子,只要我们继续接近那个洞的话,迟早会再来才对。”
07:22:25<Minas> 『球型怪物而已,或許就是那個地精所說的東西吧。』
07:22:28* 瑟麗娜 看看周圍有沒有地精形容的洞
07:22:49<Minas> 『最初感覺到的,想要睡着的感覺,或許就是那個生物所使用的妖術。』
07:23:08<業平> “那我們是要繼續在這裡聞尸骨的臭氣等那個球回來,還是要進去?”
07:23:12<瑟麗娜> “說不定是一種高級亡靈……”
07:23:42<茉實> 「一定是=3=」
07:23:43<Shadow> 你们小心地继续在四周打探,不过除了更多残败的武器和货物以外似乎没什么发现
07:23:57<Shadow> (生存或者察觉来一个吧
07:24:08* Minas 觀察一下骷髏的裝束。
07:24:08<DnDBot> 業平 投擲 反正加值一樣: 1d20+7=(12)+7=19
07:24:19<DnDBot> 茉實 投擲 生存: 1d20+6=(1)+6=7
07:24:20<DnDBot> 霍克 投擲 反正都没有: 1d20+1=(7)+1=8
07:24:23<DnDBot> Minas 投擲 Perception: 1d20+1=(18)+1=19
07:24:39<Shadow> 梅纳斯对这些骷髅的装束没什么印象
07:24:58<Shadow> 大概是“异国风情”的原因?
07:25:13<業平> (這察覺看的是啥
07:25:25<Minas> 『唔,這些骷髏的裝束好像很是奇特。』
07:25:28* 茉實 撿起了地上奇怪的貝殼
07:25:34<Shadow> 不过你可以注意到,这些骷髅的护甲都很少,而且没什么长武器
07:25:40<茉實> 「嗯嗯嗯」
07:26:00<Shadow> 武士瞪大眼睛绕着大船走了两遭
07:26:06* Minas 看看骷髏們用的是什麽樣的武具。
07:26:10<瑟麗娜> “要不要去看看船上還有什麽剩下的東西?”
07:26:20* 業平 瞇著眼打量四周
07:26:49<Shadow> 发现在沙滩与沼泽的交界处,似乎有一长串脚印和拖拽重物的痕迹有
07:26:49<霍克> “前提是那船能够上去……别踩一脚就穿洞了。”
07:27:28<Shadow> 脚印估摸着得有十来人的样子...相当的规模
07:27:47<瑟麗娜> “或者……反正都這麽破的船了,不如拆了看看還有什麽剩下吧”
07:27:50<業平> “這是什麽鬼……?不,估計這就是那些鬼走過的路徑”
07:27:58<Minas> 『嗯,拆船的事情可以等。』
07:28:18<Minas> 『嗯,是不是地精把船上的東西帶走時留下的痕跡?』
07:28:25<Minas> 『能從脚印分辨一下嗎?』
07:28:29<霍克> “这是地精的脚印么?”
07:28:30<瑟麗娜> “痕跡?什麽痕跡?”
07:28:31* 霍克 看
07:28:33* 業平 用火把指了指那堆腳印,“很難判斷,不過可以試一試”
07:28:37<Shadow> 从沼泽的东部一路延伸过来,指向略微靠北的位置
07:28:40<茉實> 「地精沒帶那麼多吧?」
07:28:53<業平> (要投骰還是直接給結果?
07:28:57<茉實> 「方向……也不對?」
07:29:01<Minas> 『地精和少這個字不搭邊。』
07:29:17* 瑟麗娜 在小伙伴的指點下終於看到了腳印
07:29:18<Shadow> 你们看了一下这些乱七八糟的痕迹
07:29:32<Minas> 『小心點,小心點,不要破壞現場。』
07:29:33<Shadow> 无论如何,它们肯定不是地精的脚印
07:29:40<霍克> “向北……方向也不太对吧?”
07:29:46* Minas 組織群衆,不讓群衆破壞現場。
07:29:57<業平> “嗯,的確,方向似乎不對,而且我不大覺得地精的腳長這樣”
07:30:11<瑟麗娜> “那這是什麽生物的腳印?”
07:30:15<Shadow> 分析一下的话,有可能就是地精说的杀人鬼大军的方向?
07:30:18<霍克> “还是说当年那些亡者们留下的……不过这么久以前也……”
07:30:29<Minas> 『這裡是沙灘啊。』
07:30:30<茉實> 「應該就是剛才那些死人骨頭了吧?」
07:30:31* 業平 看一下腳印的新舊
07:30:39<Minas> 『痕跡肯定是新留下來的。』
07:30:53<霍克> (哪位专业人士判断时间?
07:30:54<Shadow> 痕迹大概留下了有一两天的样子
07:31:23<瑟麗娜> “這麽説……應該就是那些殺人鬼留下的了?”
07:31:27<Minas> 『嗯,我覺得我們還是先查一下地精所說的洞穴。』
07:31:33<Shadow> 还相当新鲜,你们庆幸没有下过雨
07:31:39<茉實> 「那跟著走就是了吧」
07:31:40<霍克> “唔,那应该就是他们袭击了里克屯之后回来的痕迹?”
07:31:41<業平> “說起來,那些傢伙將財寶又搶回去是什麽心態”
07:31:42<Minas> 『否則萬一有東西從背後襲擊我們會很麻煩。』
07:31:43<瑟麗娜> “不過我們要找的是財寶不是殺人鬼吧”
07:32:04<Minas> 『我有點擔心的是那個球型的妖怪。』
07:32:05<霍克> “如无意外他们是捆绑销售的。”
07:32:05<Shadow> (等等我给你们个地图吧
07:32:08<業平> “真的不想被搶走,那在地精來搬的時候就出手嘛,難道那時候不在?”
07:32:14* 茉實 沿著足跡過去
07:32:16<Minas> 『絕對絕對不是寶箱什麽的。』
07:32:34* 業平 想到這群傢伙不時會出去散步,就感覺雞皮疙瘩起來了
07:32:54<茉實> 「話說回來,那個東西是往哪個方向逃跑的?」
07:33:01* 瑟麗娜 看向某財迷,“不就是你一定要找財寶才過來的嗎……”
07:33:02<Minas> 『嗯……』
07:33:09* 茉實 回頭問彌那斯
07:33:12<霍克> “根据哪位俘虏的说法,他们在里面的时候是有满地骨头,但确实没有阻挠……”
07:33:18* Minas 回想一下妖物逃走的方向。
07:33:54* 業平 撓撓頭
07:34:17<業平> “不過要我說,在這裡變成骨頭之後,思維肯定會不同常人”
07:34:41<Shadow> 梅纳斯想了想,那个红球飞走的方向大概也是向北的样子
07:34:58<Minas> 『嗯……那個妖怪似乎也是向北方逃去了。』
07:35:09<Minas> 『或許那裏便是他們的巢穴。』
07:35:21<Minas> 『也是地精嘴裏所說的洞穴之所在了。』
07:35:36<業平> “最好不要是們……小心你說的話啊大叔”
07:35:40<茉實> 「真相出現了!」
07:36:01<Minas> 『嗯……另外……你們也不認得這些傢伙的武器裝備麽?』
07:36:06<茉實> 「我們快點出發啦,一直待在這無聊死了。」
07:36:08<霍克> “俘虏说洞在船旁边,唔……或许对旁边的理解根据种族有所不同?”
07:36:10* Minas 問問東方諸人。
07:36:35<Shadow> 武士能辨认出来的大概只有胁差...
07:36:44<茉實> 「不就說是脅差了嗎?大叔初老了喔?」
07:36:44* 業平 去打量一下那堆防具和武器
07:37:08<Shadow> 无论如何,从这些装备上你们看不出这些骷髅生前是战士之类的人物
07:37:21<Shadow> 大概只是商船的水手吧
07:37:26<Minas> 『唔……那麽看來也沒什麽值得留意的了。』
07:37:38<瑟麗娜> “反正這些肯定是來自東方的武器裝備啦,管他叫什麽名字……”
07:37:39<Minas> 『那麽我們就沿著足跡向北方出發吧。』
07:37:43<業平> “估計就是雜兵,不然也不會這么輕易被放倒”
07:37:50<霍克> “同去,同去。”
07:37:54* 業平 提刀走起
07:38:21* 茉實 拔槍走在大家前面
07:38:27<Shadow> 于是你们追踪着零散的足迹继续向北绕过去
07:39:14<Shadow> 再一次回到了沼泽的幽暗之中,虽然离开了海滩一段距离,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依然没有消失
07:39:19<業平> “喂喂狐貍你走慢點啊,不然又被睡了的話……”
07:39:50<霍克> “那我会再打一巴掌的!”
07:39:54* 霍克 握拳
07:39:58<Shadow> 不过不多时,你们就发现了一处略微起伏的小丘
07:40:34<Shadow> 小丘的一侧也确实有个看起来挺宽的岩洞洞口
07:40:41* Minas 感覺一下附近的邪惡氣息。
07:40:54<茉實> 「不要緊這次我會躲起來的。」
07:41:02* 瑟麗娜 打開偵測魔法查看
07:41:02* 茉實 比出大拇指
07:41:06* 霍克 侦测魔法
07:41:24* 業平 沒有法術只能靠肉眼看
07:41:29<Shadow> 虽然你们心说为什么地精会叫这玩意山洞,不过想想高度比这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07:41:33<DnDBot> 業平 投擲 察覺: 1d20+7=(14)+7=21
07:41:47<Shadow> 梅纳斯感觉到了很大的邪恶...
07:42:05<霍克> “……那个坑道?”
07:42:23<Shadow> 霍克这一次也可以轻易的察觉到,整个洞口都弥漫着死灵术的灵光
07:43:01<瑟麗娜> “好像裏面有很不得了的東西呢……”
07:43:06<茉實> 「怎麼樣怎麼樣?」
07:43:17<霍克> “……大概就是说,珍惜生命,远离洞口吧。”
07:43:23<瑟麗娜> “我們還是不要打擾遠古亡靈休息了吧……”
07:43:27<Shadow> 业平倒是没从这个黑洞洞里看出什么来
07:43:31<茉實> 「那麼要炸掉嗎?」
07:43:40* 茉實 搬出火藥桶
07:43:51<Minas> 『嗯……這地方看起來很是邪惡。』
07:44:03* 業平 下意識地遠離火藥罐狐貍
07:44:29<Minas> 『當然,這正是我們發揮實力的機會了。』
07:44:33<業平> “反正出來找財寶不是財迷的主意么,他進去就好了。”
07:45:10<茉實> 「那要怎麼炸?做條引信滾進去嗎?」
07:45:26<瑟麗娜> “不過這樣就沒法跟赫姆洛克隊長交差了……”
07:45:29<Minas> 『按照過去的經驗,這樣做基本沒什麽用處。』
07:45:40<業平> “那專業人士打算怎么做?”
07:45:41<霍克> “炸掉洞口堵住路确实是个好主意。”
07:45:54<茉實> 「我們還要進去吧?」
07:46:03<霍克> “看,他们出不来的话,问题就解决了;什么时候他们出来了,我们就又有工作了。”
07:46:05<茉實> 「死人骨頭又不急著出來」
07:46:08<瑟麗娜> “我們把財迷聖武士獻祭給了亡靈,相信這些亡靈不會再找砂點鎮麻煩了”
07:46:17<Minas> 『咳咳……』
07:46:24<瑟麗娜> “這種說法似乎通不過啊”
07:46:30<Minas> 『你們這些人就沒有一點點探索精神麽……』
07:46:47<茉實> 「安全第一?」
07:46:50<Shadow> 洞口漆黑...你们肯定需要照明手段才能进去
07:46:54* 茉實 搖尾巴
07:47:06* 瑟麗娜 扔個發光術的小石頭去探索
07:47:18<霍克> “对未知的东西才谈得上探索,看现在我们已经知道里面情况不妙了所以……”
07:47:30<業平> “這叫作死”
07:47:42<Shadow> 小石头滚进了洞里,这时候
07:48:18<Minas> 『I always have a feeling...』
07:48:24<Shadow> 还没有关闭魔法感应的霍克察觉,似乎洞里的魔法气息小小的波动了一下
07:48:50<Minas> 『I will not face any challenge I cannot handle...』
07:48:54<Shadow> 然后很快就又被浓烈的死灵系灵光遮蔽了
07:49:01* 瑟麗娜 看看石頭的照明有點效果沒
07:49:24* 業平 同看
07:49:36<Shadow> 嗯,这个动还是有点深度的,不过你也大概可以从洞口望进去了
07:49:41* 瑟麗娜 白眼聖武士,“這又是說的哪國話呢……”
07:49:46<Minas> 『好吧好吧……』
07:49:48<霍克> “唔?”
07:49:58<Minas> 『我打頭陣就好了。』
07:50:01<霍克> “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对这石子产生了反应。”
07:50:08<霍克> “叫啥来着……打草惊蛇?”
07:50:11<Minas> 『你們真的以爲這樣的洞你不進去就能有東西出來麽……』
07:50:17<茉實> 「怕光?」
07:50:23<Minas> 『或者不進去就能看清楚裏面的東西。』
07:50:31* Minas 看看黑漆漆的洞穴。
07:50:38<業平> “那牧師你將光亮術拍在大叔身上,我們殿後!”
07:50:47* Minas 在盾牌上要個光亮術。
07:50:53<Shadow> 在你们的左手边,似乎有一条干涸的溪流
07:51:05* 瑟麗娜 於是拍了光亮術在聖武士的盾牌上
07:51:11* Minas 覺得這樣才是十足的浪費時間……
07:51:20<霍克> “如果只是怕光那就好了……”
07:51:22<Shadow> 不过出乎意料地,洞口内部还是很宽敞
07:51:31* Minas 那麽慢慢探身向洞穴里走去。
07:51:47* Minas 小心謹慎前進。
07:51:48<Shadow> 然而,地精说的尸体你们却是一具都没看到
07:52:00* 業平 出於對隊友的關心還是跟上去了
07:52:05<Minas> 『唔,這裏面沒有什麽地精所說的屍體。』
07:52:09<瑟麗娜> “哎呀呀,反正從小到大各種災難我都幸運地躲了過去呢,怕它作甚”
07:52:15* 霍克 感觉走在中间比较安全,于是跟在了圣武大叔和吃货的后面
07:52:19* Minas 的聲音從洞穴里傳出來。
07:52:26<業平> “真找到什麽財寶記得請我吃飯”
07:52:29<霍克> “有骨头吗?”
07:52:36* Minas 看看洞穴多寬多深。
07:52:41* 業平 進跟著發光的盾牌走
07:52:46<瑟麗娜> (小聲)“雖然説我的同伴一般沒那麽幸運咯……”
07:52:54<DnDBot> 業平 投擲 好像今晚的骰運都不錯,來個察覺: 1d20+7=(6)+7=13
07:53:04<業平> (果然立flag是不對的
07:53:06* 瑟麗娜 舉著盾牌斷後
07:53:36<Shadow> (那么就做个小死吧
07:54:14<Shadow> 你们一行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只能靠着圣武士盾牌上的微光照明
07:54:46<Shadow> 虽然磕磕碰碰,还是向前推进了...十几尺远
07:55:18* 霍克 抓着前面的人的肩膀颤巍巍地走
07:55:20<瑟麗娜> (有光亮術了!
07:55:25<業平> (那敢再來兩個光亮術么喂
07:55:30<Shadow> “啊啦啊啦,还是来了呢...”
07:56:11<Shadow> 正在你们摸索前进时,恶毒而轻柔的声音熟悉地在你们的头顶响起
07:56:16<業平> “お待たせしました”
07:56:25<霍克> “嗯,一定是太黑了产生了幻听,没事的没事的……”
07:56:38* 茉實 往上看
07:56:39<Shadow> “既然来了,不招待一下的话...”
07:56:51* 瑟麗娜 於是在旁邊墻上再摸幾個光亮術
07:57:10<業平> “招待?有飯吃不”
07:57:16* 茉實 直接丟了光球上去
07:57:17* 業平 邊說著邊找聲源
07:57:29<Shadow> 狐狸刚刚抬起头,就看到一连串蓝色的光球从半空中猛地向你们砸过来
07:57:40<瑟麗娜> “已經死了的人還是好好去休息吧……”
07:57:46<DnDBot> Shadow 投擲 : 1d4=3
07:58:10<Shadow> 嗯,然后准确无误地击中了意见颇多的武士
07:59:21<DnDBot> Shadow 投擲 : 2d4+2=(2,1)+2=5
07:59:39<瑟麗娜> “……這是什麽妖術!”
07:59:58<業平> “哎喲,喂,麵包砸人都比這個疼欸”
08:00:01<霍克> “咦,刚刚是不是闪过了什么东西?”
08:00:09<Shadow> 噼噼啪啪地在业平的胸前炸开了,还好没什么效果?
08:00:27<Shadow> 与此同时,对方也在半空中显出了型
08:00:36* 瑟麗娜 掏出新買的魔杖準備治療武士
08:00:51<業平> “終於出現了么,膽小鬼”
08:00:55* 霍克 抬头
08:01:07<DnDBot> Minas 投擲 init: 1d20+2=(15)+2=17
08:01:10<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14
08:01:18<DnDBot> 茉實 投擲 init: 1d20+3=(13)+3=16
08:01:22<DnDBot> 霍克 投擲 init: 1d20+5=(20)+5=25
08:01:40<DnDBot> 業平 投擲 init: 1d20+4=(14)+4=18
08:02:34* 瑟麗娜 看向怪物,“喂,敢不敢摘了面具啊?”
08:02:54<Minas> 『摘了面具還是一樣的臉麽……』
08:02:57<霍克> “品味很糟糕呢……”
08:03:09<業平> “面具下面說不定還是面具啦”
08:03:25<茉實> 「看到是老家的東西突然放心了.........」
08:03:29<Minas> 『你們不能表現得緊張一點麽……』
08:03:49<霍克> “不不不就算你这么说你也没多少啦……”
08:04:23<瑟麗娜> “這東西長得很像東方商人販賣的廉價紀念品啊,你們不覺得嗎……”
08:04:43* Minas 說歸這樣說,注意一下附近有沒有嘍囉出現。
08:04:43<業平> “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
08:05:08<Shadow> 梅纳斯没有发现它的旁边还有喽啰
08:05:15<Shadow> 大概是过于自信了?
08:05:27<DnDBot> Shadow 投擲 init: 1d20+7=(6)+7=13
08:05:47* Minas 思考一下能不能用盾牌丟死這妖怪……
08:06:1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5|梅|茉|瑟|1|'
08:06:52<霍克> (现在照明情况咋样
08:07:20<茉實> (到處都是光,跟賣燈具的沒兩樣
08:07:22* 茉實 看著紅紅的惡鬼
08:07:42<茉實> 「啊!你就是那個紅水母!」
08:08:02<Shadow> “呵呵...前提是你们能碰到我哦...”
08:08:15<Shadow> 怪物得意地在半空中盘旋着
08:08:24<Shadow> (霍克行动
08:08:30<茉實> 「不要丟妖怪的臉!」
08:08:52* 霍克 对空中那个得意洋洋的红球球施展酸液飞溅!
08:10:00<DnDBot> 霍克 投擲 看我融了你的面具!: 1d20+2=(2)+2=4
08:10:37<Shadow> 酸球很没美感的划了个弧线从怪物的头顶上飞过去了
08:10:42* 霍克 往上走一格,end
08:10:46<霍克> “太暗啦!”
08:13:57<Shadow> (业平行动
08:14:50* 業平 移動動作收薙刀,五尺左下,在移動中抽出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標槍
08:15:02<業平> “雖然不是很會耍這玩意,不過試試吧”
08:15:12<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4=(3)+4=7
08:15:22<業平> (end
08:15:37<Shadow> 当的一声标枪钉在了洞顶
08:15:50<Shadow> “哈哈,来啊?再来?”
08:15:56<霍克> “看来真的不是很会耍耶。”
08:16:11* Minas 換投石索填彈:『有種你下來!』END
08:16:47<Shadow> 怪物毫无行动地等着你们用各种办法弄它下来
08:16:52<瑟麗娜> (小聲)“兩個人同樣地沒品位呢……”
08:17:20<Shadow> (那么瑟丽娜行动
08:17:21<Minas> 『那麽大臉厚得像是餅鐺是不是?』
08:17:35*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5|梅|瑟|茉|1|'
08:17:47* 瑟麗娜 摸給狐貍『幸運之觸』
08:17:51* 瑟麗娜 end
08:18:06<Shadow> “把你的脸从盾牌后面探出来我才知道它多厚呐。”
08:18:37<Minas> 『我探出來啦!』
08:18:46<Minas> 『我又縮回去啦!』
08:18:50<DnDBot> 茉實 投擲 開精準: 2次 1d20+5 = 5, 14 = 10 19
08:18:53<Minas> 『來啊來啊……你能怎麽樣我啊……』
08:19:36<瑟麗娜> “感覺好丟臉……”
08:19:45<茉實> 「超級......」
08:19:50<Shadow> (茉实
08:20:02<茉實> (出19
08:20:03<業平> “話說我能打他不”
08:20:10<霍克> “为什么不呢?”
08:20:12<Shadow> (那么hit
08:20:31<DnDBot> 茉實 投擲 : 1d8+4=(6)+4=10
08:20:35* 業平 拿標槍比了下圣武士的頭
08:20:37<Shadow> “啊啊,看起来不怎么厚嘛...哎呦!”
08:20:54<茉實> 「吵死了別給我們明海人丟臉。」
08:21:05<茉實> 「大下巴。」
08:21:08<Shadow> 正在和圣武士斗嘴的怪物一个猝不及防被打中了左半边脸
08:21:13<茉實> (end
08:21:18<Shadow> “你小子...”
08:21:29<霍克> “唔,要气急败坏了呢。”
08:21:54* 茉實 填子彈
08:22:10<業平> “你的下一句對白是……要你知道我的厲害”
08:22:22<Shadow> 愤怒的怪物对茉实怒吼:“给我滚!”
08:22:27<茉實> 「文業王沒教你......禮貌嗎?」
08:22:28<Shadow> (来,will
08:22:35<茉實> ......
08:22:4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5|梅|瑟|茉|1-5|'
08:22:55<霍克> “唔,猜错了,还有待提高的感觉。”
08:22:58<DnDBot> 茉實 投擲 我有禮貌我自豪: 1d20+1=(2)+1=3
08:23:24<Shadow> 于是茉实下意识的跑出了山洞
08:23:26<業平> (槍手是百分百中debuff的設定么
08:23:35<業平> “喂,不要這么聽話啊”
08:23:52<霍克> “咦?这是什么战术吗?”
08:23:56* 霍克 大吃一斤
08:24:34<Shadow> (霍克
08:25:11<霍克> (唔……
08:25:40* 霍克 延后行动到牧师后面,end
08:26:0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5|梅|瑟|梅|茉|1-5|'
08:26:09<Shadow> (武士
08:26:42* 業平 再下移五尺,抽出標槍再來一發
08:26:56<DnDBot> 業平 投擲 敢來個5以上的么: 1d20+4=(20)+4=24
08:27:05<霍克> (大人饶命
08:27:11<DnDBot> 業平 投擲 這次肯定5以下啦: 1d20+4=(11)+4=15
08:27:38<Shadow> (hit
08:27:46<Shadow> (没有爆
08:27:51<DnDBot> 業平 投擲 杯具的傷害: 1d6+4=(3)+4=7
08:28:10<業平> “唔……好像摸到了這玩意的訣竅了”
08:28:14<Shadow> 这次武士的标枪倒是很准的扎中了怪物
08:28:31<Shadow> 不过似乎对它的脸皮来说,伤害还是十分有限
08:28:43* 業平 移動動作抽薙刀,end
08:28:48<霍克> “厚脸皮就死厉害呢……”
08:29:31<Shadow> (梅纳斯
08:29:41* Minas 覺得這樣投石索的傷害有限。
08:29:4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5|梅|瑟|梅|茉|1-7|'
08:29:58* Minas 那麽換回近戰武器END
08:30:13<Shadow> “没用的凡人!没用没用!”
08:30:29<Shadow> 看到圣武士没有攻击它,怪物又开始嘲讽了
08:30:34<Shadow> (瑟丽娜
08:30:53<Minas> 『我知道了!你是傳説中的討厭鬼對不對!』
08:31:00* 瑟麗娜 發現火槍手中招了,於是先去治療武士
08:31:06<霍克> “莫非这是什么战术么……”
08:31:10<DnDBot> 瑟麗娜 投擲 棍子: 1d8+1=(8)+1=9
08:31:15<霍克> “引诱我们攻击让我们疲惫的战术之类的?”
08:31:28<Minas> 『這樣他會先死吧……』
08:31:34<瑟麗娜> "因為他沒有傷害能力吧……"
08:31:38<Minas> 『注意點周圍就好了……』
08:31:48* 瑟麗娜 很大聲地說出來
08:31:58<Shadow> 听到瑟丽娜的话,怪物似乎火了
08:32:10<Shadow> “凡人!你敢小看我?”
08:32:19<霍克> “哦,所以只能用些微不足道的卑鄙伎俩刷存在感吗。”
08:32:29* 瑟麗娜 發現OT了……
08:32:32<Shadow> (狐狸
08:32:40<茉實> (不是跑了嗎?
08:32:41<Shadow> (哦狐狸逃跑中
08:32:54<Shadow> (那么霍克
08:33:14<霍克> (我想想……
08:33:52* 霍克 还是再试试酸液飞溅好了
08:33:58<DnDBot> 霍克 投擲 嘿!: 1d20+2=(17)+2=19
08:34:06<Shadow> (竟然hit?
08:34:32<DnDBot> 霍克 投擲 唷!: 1d3=1
08:35:43<Shadow> 酸液小球丝丝地烧了怪物一下,不过收效也是甚微
08:35:49<霍克> “怕了没!”
08:35:55* 霍克 end
08:36:04<Shadow> “你说你大爷不敢打你?你小子等着!”
08:36:22<Shadow> 怪物在空中晃了一下,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08:37:02<Shadow> (那么继续,武士行动
08:37:13<Shadow> (干脆你们一人一个察觉?
08:37:49<DnDBot> 霍克 投擲 看一看: 1d20+1=(15)+1=16
08:37:57<Shadow> (下一个
08:38:12<Shadow> 怪物凭空消失让你们比较头疼
08:38:13* Minas 偵測邪惡
08:38:20* 業平 向上10尺,準備動作,攻擊出現在威脅範圍內的面具
08:38:26<Shadow> (那么梅纳斯察觉+15
08:38:35<DnDBot> 業平 投擲 盡人事: 1d20+7=(18)+7=25
08:38:42<DnDBot> Minas 投擲 Perception: 1d20+16=(11)+16=27
08:39:07<Shadow> 于是,武士和圣武士同时捕捉到了怪物的行动
08:39:30<Shadow> 这家伙一言不发地悄悄摸向你们的后方...
08:40:27<DnDBot> 業平 投擲 抽刀果然是正確選擇: 1d20+7=(2)+7=9
08:40:47<Shadow> 不过对方的身法还是过于飘忽,躲开了武士的攻击
08:40:48<霍克> “什么?吃货你在砍什么?空气吗?”
08:41:11<Shadow> 狐狸这时候终于想起来“我在跑什么跑?”
08:41:38<茉實> 「又是這種妖術啊你這傢伙!」
08:41:41<Shadow> 然后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跑回来了
08:42:35* 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梅|瑟|霍|茉|1-5|'
08:42:47<Shadow> (那么瑟丽娜和茉实各行动一次吧
08:44:09* 瑟麗娜 再給狐貍摸個幸運之觸
08:44:13* 瑟麗娜 end
08:44:36<茉實> 「咦?又躲起來了?」
08:45:02<Shadow> (来个察觉吧,察觉到就可以打一枪
08:45:35<瑟麗娜> "看起來沒什麽威脅呢,不如我們繼續向裡走吧"
08:45:47<DnDBot> 茉實 投擲 : 1d20+5=(6)+5=11
08:46:03<Shadow> 那么狐狸也没有察觉到怪物的存在
08:46:16<Shadow> 但是怪物看你们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08:46:32<Shadow> “说我动不了你们?”
08:46:36<茉實> 「唔...不打爆那塊蠢面具我心理不舒服」
08:47:04* 茉實 準備動作等鬼靈現形
08:47:13<Shadow> 你们刚刚反应过来着声音的位置,怪物就在瑟丽娜的背后现身了
08:47:28<業平> “恐怕打破了面具之後你會更不舒服”
08:47:50<霍克> “会是另一个不舒服的面具吗。”
08:48:09<DnDBot> Shadow 投擲 当然是打措手不及: 1d20+6=(17)+6=23
08:48:16<瑟麗娜> (hit
08:48:30<DnDBot> Shadow 投擲 : 1d4=2
08:48:59* 瑟麗娜 被面具咬了
08:49:06<Shadow> 怪物的尖牙猛地刺进了瑟丽娜的胳膊
08:49:21<瑟麗娜> “唉呦,你怎麽咬人啊……”
08:49:26<Shadow> 不过就是考虑到它的体型有些过于喜感就是了
08:49:41<Shadow> “哈哈!怎么样怎么样!”
08:50:05<霍克> “怎么样?”
08:50:12<瑟麗娜> “說不定會傳染疾病的……真是髒死了!”
08:50:15<業平> “我小時候第一次踩死蟑螂的時候大概也是這個德行吧”
08:50:18* 業平 嘆氣
08:50:20<Shadow> (说得好
08:50:26<Shadow> (于是姐姐过强韧
08:50:58<DnDBot> 瑟麗娜 投擲 fort: 1d20+5=(12)+5=17
08:51:29<Shadow> 你可以本能地感觉到这家伙的攻击确实不干净...不过暂时没有什么问题
08:51:33* 瑟麗娜 恐龍一般的鈍感
08:51:37* 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梅|瑟-2|霍|茉|1-3|'
08:51:51<Shadow> 怪物又摇摇晃晃地飘了起来
08:52:08<Shadow> (业平行动
08:54:19* 業平 於是上前又是一刀
08:54:28<DnDBot> 業平 投擲 再來個5啊混蛋: 1d20+6=(6)+6=12
08:54:36<業平> (end
08:54:46<Shadow> “真牛!真牛!”
08:54:59<Shadow> 怪物把自己倒挂在洞顶上
08:55:07<Shadow> “下一个!”
08:55:11<Shadow> (梅纳斯
08:55:14<Minas> 『嗯……這麽耗下去不是辦法。』
08:55:28<茉實> 「真是煩死人了......」
08:55:46* Minas 發現怪物的傷口逐漸愈合了。
08:55:55<Shadow> (所以快点把这轮推过去?
08:56:08* Minas 想想看這個地方離出口有多遠。
08:56:27<瑟麗娜> (十幾尺?
08:56:30<Shadow> (不远,事实上你们离洞口不过十几尺
08:56:36<Minas> 『嗯……』
08:56:44<Minas> 『我們先撤離開這裡吧。』
08:56:47<霍克> “好!”
08:57:06<Minas> 『把洞口堵住,這傢伙在外面寬敞的地方其實比較有利。』
08:57:22<Minas> 『我們再想想辦法。』
08:57:25<瑟麗娜> “那財寶怎麽辦?”
08:57:32<Shadow> “真是没用的凡人啊...”
08:57:35<Minas> 『你們先走,我殿後就好了。』
08:57:46<Shadow> 看你们开始动摇,怪物似乎也不耐烦了
08:57:47* Minas END
08:58:09<Shadow> “既然你们这么没用,那我直接去和大人汇报就对了!”
08:58:16<Shadow> “走也——”
08:58:25<霍克> “他是不是说了什么令人在意的话?”
08:58:37<Minas> 『這叫虛張聲勢……』
08:58:39<茉實> 「……放火燒山洞吧」
08:58:49<Shadow> 怪物摇摇晃晃地越过你们头顶,飞进洞的深处去了
08:58:56<瑟麗娜> “直接叫你的大人出來吧!”
08:59:01* 瑟麗娜 在後面喊
08:59:03* 茉實 去找柴火
08:59:10<Minas> 『別……』
08:59:25<Shadow> 它除了一路笑掉的大牙,根本就没在乎你们
08:59:26<Minas> 『我們先退出去。』
08:59:32<業平> “我不覺得骨頭和會飛的面具會怕柴火……”
08:59:43<Shadow> 当然也有可能是它也没什么花招好玩了
08:59:54<瑟麗娜> “退出去之後呢……?”
09:00:01<霍克> “把洞口堵住?”
09:00:02* 瑟麗娜 退了兩步就出去了
09:00:06<Minas> 『讓茉實找個比較隱蔽的地方狙擊洞口。』
09:00:24<DnDBot> 茉實 投擲 找柴: 1d20+7=(20)+7=27
09:00:42<Minas> 『總之拉開讓火器能發揮優勢的空間對我們是最有利的。』
09:00:58<Shadow> 于是茉实第一个探头探脑的溜出了洞穴
09:01:19<瑟麗娜> “不是吧,這個狹小空間武士的長刀還有用”
09:01:30<瑟麗娜> “出去后長刀也夠不到了”
09:01:36<Shadow> 然后发现,在小丘的另一端,你们熟悉的这个小鬼竟然也在外面
09:01:49<業平> “我更相信我的刀,而不是那隨時會爆炸的玩意……”
09:01:50<Shadow> 慢悠悠地向远方飞走了
09:02:02<Minas> 『嗯,我們不能考慮祇面對這個會飛的妖怪。』
09:02:11<Shadow> 看起来这个洞并不是一个出口的?
09:02:15<Minas> 『唔,這傢伙居然也在外面。』
09:02:19<霍克> “咦,那厮要汇报的大人是在外面?”
09:02:28<霍克> “我还以为在里面……唔……”
09:02:29<茉實> 「竟然是通的......」
09:02:41* 茉實 放下懷裡的森林
09:02:47<瑟麗娜> “唔唔……什麽匯報,它是逃跑了吧……”
09:03:07<Minas> 『嗯,雖然也有虛張聲勢這種可能,但還是重視起來比較好。』
09:03:19<霍克> “好累……”
09:03:26<Shadow> (所以你们的下一步计划
09:03:30* 茉實 無力感
09:03:35<瑟麗娜> “按道理説,如果洞裏沒東西,他根本不必留在這個狹小空間嘛”
09:03:42<Minas> 『這個怪物看起來并不像是有足夠力量主使什麽事情的樣子,也不像是有控制骷髏的力量。』
09:03:58<瑟麗娜> “總之先去洞裏看看有剩下什麽吧”
09:04:03<Minas> 『別……』
09:04:06<茉實> 「所以我們還要進山洞去搜嗎?」
09:04:19<業平> “前提是那個什麽大人會出來?不然到時候不小心將財寶燒掉了咱們的大叔真的不會哭?”
09:04:25<Minas> 『那樣萬一那個妖怪帶著大量的嘍囉回來就慘了。』
09:04:39<Minas> 『切……錢財是身外之物……』
09:04:54<茉實> 「那我們要埋伏起來等嗎?」
09:05:02<Minas> 『嗯,埋伏一下吧。』
09:05:14* Minas 看看附近有沒有埋伏的地點。
09:05:17<Shadow> 正当你们议论纷纷的时候
09:05:22<瑟麗娜> “埋伏啊……”
09:05:23<霍克> “在这里埋伏?”
09:05:38<Shadow> 洞穴里似乎传来了你们熟悉的骚动声
09:05:41<Minas> 『能拉開空間就可以。』
09:05:42<業平> “對面一個會隱身的傢伙出來轉一圈就全看光了,埋伏個蛋哦”
09:05:44* 瑟麗娜 晃晃身上丁光作響的鎧甲
09:05:57<霍克> “……看来没那个必要了?”
09:06:15<Minas> 『聽聲音祇是幾個骷髏吧。』
09:06:27<Shadow> 如果你们没有记错的话,像是你们刚刚在海滩上听到的,骨头架子丁匡作响的声音
09:06:30<Minas> 『不一定是埋伏,但是把隊形站好。』
09:06:35* 業平 擺好姿勢準備開打
09:06:43<霍克> “直接过来揍人啦……”
09:06:45* 業平 站到洞口
09:06:59* 茉實 拉開擊鎚
09:07:00<Minas> 『不要老是讓茉實暴露在視線内。』
09:07:23<Shadow> “盗贼...又来了么...”
09:07:38<業平> “那就叫她躲起來!”
09:07:42<霍克> “认错人了吧,身高就不同啦。”
09:08:03<業平> “其實我們是強盜,不過沒必要摳字眼”
09:08:09<瑟麗娜> “老實把東西交出來啦!死人不需要財寶啦”
09:08:09* 業平 看了眼圣武士
09:08:13<Shadow> 在你们紧张的包围中,一个身影从洞口的黑暗中一瘸一拐的走出来
09:08:25<業平> “你看,承認得多快”
09:08:29<Shadow> (嗯,我也上图好了
09:08:43<Minas> 『嗯……這傢伙看起來好像要厲害一些。』
09:09:05<霍克> “总觉得目的有什么不同了啦……”
09:09:08<瑟麗娜> “草原來真的有老大?”
09:09:22<Minas> 『這樣走路的方式……難道是膝蓋中箭桑麽……』
09:09:40* Minas 於是這幾天也學會了桑……
09:09:55<茉實> 「不管啦…我的火槍已經飢渴難耐了…」
09:10:05* 茉實 舉起來瞄準
09:10:25<霍克> “这老大也未免寒酸了点吧?”
09:10:32<Shadow> 不过和你们之前遭遇的骷髅相比,这个家伙不但高大的多,还套着结结实实的铠甲
09:10:56* 瑟麗娜 看了看骷髏的鎧甲,又看看武士的
09:10:59<業平> “不管你是誰,你身上的盔甲是我的了。”
09:11:00<DnDBot> Minas 投擲 Init: 1d20+2=(17)+2=19
09:11:11<DnDBot> 業平 投擲 人品沒好過: 1d20+4=(4)+4=8
09:11:17<瑟麗娜> “是有點像呢……”
09:11:21<Shadow> 蓝色的冷火在他的脑袋上燃烧着,它盯着武士看了一眼
09:11:23<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17
09:11:33<Minas> 『果然是強盜呢……』
09:11:38<Shadow> “武者也成盗贼了...”
09:11:40<DnDBot> 霍克 投擲 init: 1d20+5=(6)+5=11
09:11:44<DnDBot> 茉實 投擲 init: 1d20+3=(5)+3=8
09:11:50<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4=(18)+4=22
09:11:59<霍克> “真是穷凶极恶的强盗,要不我来帮忙逮捕你们好了……”
09:12:33<茉實> 「你們到底是誰啊?」
09:12:35<業平> “都說了強盜和盜賊不同的好么”
09:12:37*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梅|瑟|霍|业|茉|'
09:13:09<Shadow> 它拔出腰间的长刀:“多说无益...”
09:13:21<霍克> “话题已经不可挽回了呢……”
09:13:38<茉實> 「要不是怕你們亂來我們也不會來好不好...大概啦」
09:13:41<DnDBot> 茉實 投擲 雖然覺得骷髏聽不懂不過姑且交涉看看: 1d20+10=(14)+10=24
09:13:52<Shadow> “海实家的臣子,保护主公的财产!”
09:14:11<Minas> 『嗯……』
09:14:17<業平> “唔……?”
09:14:23<Shadow> 骷髅沙哑的吼叫声让你们感觉不寒而栗
09:14:29<業平> “搞半天是自己人?”
09:14:36<茉實> 「你們跟海實姊姊什麼關係?」
09:14:40<霍克> “唔,好像听到什么有点熟悉的名字呢。”
09:15:11* Minas 覺得這種亡靈大概沒有什麽交涉的能力。
09:15:17<Shadow> 与此同时,四个和骷髅面貌相似的骨头武士也从她背后站起身来
09:15:19<茉實> 「喂,那個,Amiko聽過嗎?」
09:15:26<Minas> 『先讓他入土爲安比較好。』
09:15:31<Shadow> “你说什么?”
09:15:38* 茉實 自己也覺得沒什麼用
09:15:56<霍克> “有反应了哦。”
09:16:08<茉實> 「海實飴衣子喔,你們認識嗎?」
09:16:19<Shadow> 虽然五把刀都指着你们,但是骷髅在听到你提起海实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顿了一下
09:16:22<茉實> 「嗯,我是說,天衣子」
09:16:24<業平> “她在沙點鎮開飯店的來著”
09:16:41<Shadow> “沙点...海实...你们是什么人?”
09:16:44<霍克> “和你说的haishi家同姓哦。”
09:17:00<瑟麗娜> “不管怎樣,已經死掉的人還是讓他好好安息比較好吧……”
09:17:05* 霍克 低声吐槽:“不是强盗么……”
09:17:11<Minas> 『…………』
09:17:25<茉實> 「我是海實姊姊的朋友喔」
09:17:26<業平> “我們是糖衣子,啊不,天衣子派來回收她家財產的!”
09:17:28* 瑟麗娜 想想帶著骷髏去認親什麽的,不由得皺起眉頭
09:17:33* 業平 信口雌黃
09:17:33<Shadow> “再问一遍,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09:17:43* Minas 想起來老闆娘曾經要自己注意亡靈的來歷……不由得有些不快。
09:17:52<Shadow> “天衣子?天衣子又是什么人?”
09:18:08* Minas 暗想莫非老闆娘知道會是這個情況。
09:18:10<Shadow> ?齐齐地向前逼近了一步
09:18:23<業平> “是海實家的後代啦,你個沒腦子的,不對,你還真的沒腦子”
09:18:47<Shadow> “海实家现在何处?证据,你们是朋友的证据。”
09:18:52<茉實> 「那個……尾田的茉實,沙點鎮上的海實小姐要我們來看看這艘船是不是跟她家族有關系」
09:19:11<茉實> 「啊啊啊那個@Q@」
09:19:56<茉實> 「有沒有人有帶姊姊的東西啊?大叔?」
09:20:09<Minas> 『海實家現在在沙點鎮居住。』
09:20:19<瑟麗娜> “要麽我們把天衣子小姐帶到這裏來好了……”
09:20:20<霍克> “或者知道什么秘密也可以吧。”
09:20:34* 茉實 覺得跟骷髏交涉真是太扯了
09:20:58<業平> “你們知道海實家有啥祖傳的……東西不”
09:20:59* 瑟麗娜 想到把骷髏帶進砂點鎮可能引起的騷動……
09:21:03<Shadow> 虽然脑子不太灵活,不过你们觉得这具骷髅似乎不笨的样子...
09:21:16<Minas> 『嗯……你們是什麽人?』
09:21:31<Minas> 『是海實家的家臣麽?』
09:21:34<茉實> 「啊啊啊這位大人,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09:21:37<Shadow> “我是雨...海实的家臣。”
09:21:49<Minas> 『嗯……』
09:22:00<Shadow> “在此守卫我主的遗物。”
09:22:00<茉實> 「你是川西來的對吧」
09:22:15<Minas> 『雨先生……請問你們和那個會飛的紅腦袋是什麽關係?』
09:22:44<Shadow> 骷髅头上的火焰似乎变得低微了一些“川西...那是...我不记得..."
09:22:48* 霍克 低声:“好像就已经没事了的样子……”
09:23:24<Shadow>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09:23:46<茉實> 「是個紅色的惡鬼面具」
09:23:56<Minas> 『唔……』
09:24:07<Shadow> “恶鬼...我不知道。”
09:24:14* Minas 有點懷疑這些骷髏和紅色的鬼頭不是一路。
09:24:22<瑟麗娜> “這樣似乎很難溝通呢,我們叫天衣子小姐過來跟他們説吧”
09:24:28<Minas> 『你看,我們沒有惡意。』
09:24:30<霍克> “唔,看来不是老大呢。”
09:24:35<茉實> 「你該不會只記得守護海實家的東西了吧……」
09:24:40* Minas 示意同伴後退幾步。
09:24:44<Shadow> “有人来偷盗主公的财产,我把它们拿了回来。”
09:24:59* 茉實 邊退邊收槍
09:25:01* Minas 攤開手表示一下沒有敵意。
09:25:04<Shadow> “如果你们不是盗贼,告诉我你们和海实家的关系。”
09:25:19* 業平 收刀
09:25:20<Shadow> “告诉我海实家的继承人现在何处。”
09:25:24* 霍克 继续低声:“怎么看都像是,呃,食客?”
09:25:32<Minas> 『我們看到一個會飛的紅色腦袋,在你們所休息的洞穴里徘徊。』
09:26:05<Shadow>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恶鬼?”
09:26:10<Minas> 『恐怕那才是在打海實家寶物的魔物。』
09:26:17<瑟麗娜> (小聲)“記得那地精似乎説,是紅色腦袋讓他們去偷財寶的?”
09:26:20<Minas> 『嗯……好吧……惡鬼。』
09:26:23<茉實> 小聲問大叔:「我覺得告訴他們沙點鎮在哪好像不太好耶?」
09:26:26<Shadow> “我记不起那么多事情..."
09:26:31<Minas> 『當然不好……』
09:26:49<茉實> 「那我們還是去帶海實姊過來吧?」
09:26:58<業平> “現在回去將海實小姐帶過來還差不多”
09:27:04<Minas> 『我們可以把海實家的繼承者帶來,讓你們能夠放下任務,得到休息如何?』
09:27:24<Shadow> “不必...此地危险...”
09:27:42<Minas> 『嗯……』
09:27:49<瑟麗娜> “其實我們可以給他披個斗篷什麽的……”
09:27:54<Shadow> “恶鬼已经来过...我不能在这里等着了...”
09:27:57* Minas 想了想。
09:28:04<Minas> 『惡鬼是什麽?』
09:28:13<霍克> “说起来为啥明明有那么多人在当初也会被地精们偷走呢……”
09:28:35<Shadow> “你们知晓海实氏后裔的所在,很好...”
09:28:58<Minas> 『嗯……你有何事要托付給我等麽?』
09:29:03<業平> “可能是打瞌睡了吧”
09:29:09<Shadow> 骷髅们一起放下手中的刀剑,向后退了两步
09:29:09* 業平 回答霍克
09:29:31* 霍克 感觉进入了严肃的部分
09:29:43<Shadow> “向我发誓,你们会把我主公的财产交还给他的后人。”
09:29:57<茉實> Shadow: 「這麼容易相信人你們是怎麼當家臣的啊!」
09:29:57* 瑟麗娜 看看某財迷
09:29:59<Minas> 『呃……』
09:30:15* 茉實 忍不住吐槽了
09:30:15<Minas> 『好吧。』
09:30:35<Minas> 『我以阿巴達爾的名義起誓。』
09:30:45<Shadow> “我察觉到你应该是武者...武者应该不会背誓。”
09:30:58<霍克> “吃货,对你说的呢。”
09:31:03* 霍克 推推他
09:31:12<Minas> 『會把你所交托的東西,交托給海實家的後代。』
09:31:18* 業平 努力繃緊臉
09:31:29<茉實> 「他已經被當成強盜了啦……」
09:31:32<Shadow> “此事于我主公家性命交关,我被困于此无法脱身...”
09:31:36* 霍克 想了想。“咦,原来武者不是看装束的?”
09:31:43<Shadow> “只能拜托你们了。”
09:31:54* Minas 心說如果之後她要給我一定抽成那就不違反誓言了……
09:32:21<Minas> 『主公?』
09:32:39* 瑟麗娜 發個誓什麽的,反正自己也沒在意過那些財寶
09:32:42<業平> “主公?是天衣子他祖先么”
09:32:44<茉實> 「可以告訴我們您的主公大名嗎?」
09:32:47* Minas 先看看骷髏交托給自己什麽東西。
09:32:53<Shadow> 骷髅沉默了一会
09:33:00<瑟麗娜> “性命攸關?都這麽多年過去了……”
09:33:10<Minas> 『噓……』
09:33:13<Shadow> “海实家人,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些。”
09:33:29<茉實> 「唔……」
09:33:33<霍克> “大概老板娘会知道点什么吧。”
09:33:39* Minas 心里說名字是叫『家人』麽……
09:34:05* 茉實 嘆氣
09:34:11<Minas> 『好的。』
09:34:22<茉實> 「好吧,交給我們吧。」
09:34:22<Shadow> 骷髅对着自己的手下张了张指,很快,另外四个骷髅就拖来了一个木头箱子
09:34:39* Minas 發現好大的木箱子。
09:34:44<Shadow> “切记,须交给海实后裔。”
09:34:47<霍克> “唔……”
09:34:50<業平> “放心吧,既然你將咱們當朋友,那我也將你當朋友,我和朋友之間的約定是決不食言的”
09:34:56* 霍克 观察木箱
09:35:15<Minas> 『嗯,那麽,你們也該休息了……』
09:35:23<Shadow> “既然各位愿意助我完成使命,感激不尽。”
09:35:30* 瑟麗娜 雖然不在意財寶什麽的,但是對箱子裡的東西仍止不住好奇
09:35:30* 茉實 觀察木箱上有沒有什麼徽記
09:35:41<Shadow> 五具骷髅一起向你们鞠了个躬
09:35:46* 業平 對那只面具耿耿于懷
09:35:50<Minas> 『執行任務這麽久,請把你們的心情交托給我們吧。』
09:36:02<Shadow> “愿北斗女神垂怜...”
09:36:10<業平> “大叔,你能確認一下那只惡鬼還在附近不?”
09:36:20<Shadow> 然后它们就一起崩碎成了尘土
09:36:20* Minas 那麽也對骷髏們致意行禮,等他們退開再考慮箱子的問題。
09:36:26* 霍克 沉默地看着他们消散
09:36:27* Minas 示意等等。
09:36:39<霍克> “……有点所托非人的感觉呢……”
09:36:43<Minas> 『等等……等骷髏先說完話……』
09:36:47<Minas> 『嗯……』
09:36:54<Minas> 『這個事情其實有點不對勁。』
09:36:55<茉實> 「大慈大悲,往生極樂…」
09:37:01* 茉實 合掌
09:37:09<Shadow> 不过在灰烬中,武士看到,刚才带头那个骷髅的刀剑并没有消失
09:37:12<瑟麗娜> “唉唉,總算安息了”
09:37:19<Shadow> 而是插在地上
09:37:37<業平> “……”
09:37:40<Minas> 『這是他們給我們的獎賞嗎?』
09:37:42<瑟麗娜> “這樣應該不會再去騷擾砂點鎮了”
09:37:55* 業平 對灰燼消失的方向鞠了個躬
09:38:07<Minas> 『看來不是海實家的財寶,是海實家家臣的財寶呢。』
09:38:08<霍克> “或者说,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骚扰沙点镇,反而是解决了沙点镇的威胁……”
09:38:12<茉實> 「總之,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檢查一下箱子,沒有危險的話就儘快送回姊姊那?」
09:38:28<霍克> “红色球球说不定还会回来,得提防一下。”
09:38:28<Minas> 『嗯……我覺得這個事情有點不太對。』
09:38:32<Shadow> 经过了几十年的磨洗,虽然护手和刀柄都已经锈蚀不堪,不过刀身仍然锐利如新
09:38:38<業平> “雖然你們的智商我無力吐槽,但起碼你們的忠誠我是很贊賞的,安息吧兄弟”
09:38:43<Minas> 『這個箱子不會被做了什麽手脚吧。』
09:38:46<Shadow> 也许是它留给你们的奖励?
09:39:04<茉實> 「那這麼說來現在威脅就沒有人擋著了吧?」
09:39:04<業平> “其實我更在意那隻惡鬼……我覺得整件事就是丫搞出來的”
09:39:06* Minas 推推葉平:『你的東西哦。』
09:39:15<霍克> “毫无疑问。”
09:39:16<Minas> 『感覺祇有你會用的樣子。』
09:39:31<瑟麗娜> “但是隨便窺探別人的財寶不大合適吧”
09:39:35<業平> “先一并拿回去再說吧。”
09:39:35<Minas> 『嗯……我倒是在意他所說的“大人”。』
09:39:38<Shadow> (检查一下箱子?
09:39:42<霍克> “大概那个红色球球的目的就是借刀杀人吧,这样一想他背后应该会有后台才对。”
09:39:48* 霍克 对箱子侦测魔法
09:39:55* Minas 先隔著箱子,感受一下箱子里有沒有邪惡之氣。
09:39:57<茉實> 「如果只是檢查有沒有危險的魔法無所謂吧。」
09:40:20<瑟麗娜> “那麽惡鬼到底為什麼要誘使地精搬走箱子呢……”
09:40:23<Shadow> 虽然没有打开箱子,不过霍克还是把这个超大的木头方块仔仔细细地查验了一遍
09:40:23* 業平 去打量一下那些留下的刀劍
09:40:34<茉實> 「因為祂沒有手?」
09:40:54<Minas> 『或許……那惡鬼原本是想要借著這些骷髏,找到海實家的後代?』
09:40:55<瑟麗娜> “我是說它幹嘛要搬走箱子?”
09:41:00<茉實> (這木箱上有圖案嗎?
09:41:21<Shadow> 同样经过了十几年的风吹雨打,这个红漆箱子却并没有多少损坏,虽然有些发霉
09:41:42<業平> “要找到海實家後代,以它的能力很容易就辦到了”
09:41:51<Minas> 『未必。』
09:41:55<霍克> “我倾向于那厮确实就是以箱子的内容为目标。”
09:41:56<瑟麗娜> “難道是箱子里有什麽,惡鬼不想讓海實家後代得到的東西?”
09:41:57<Shadow> 箱盖上的铜盘扣似乎是个奇怪的动物形状
09:42:09<業平> “估計是想利用地精轉移走這些東西,但被這些蠢骷髏給搶回來了”
09:42:15<Minas> 『當然這也是有可能的。』
09:42:19<霍克> “不过被地精得手之后为什么又坐视不理呢……”
09:42:32<茉實> 「這些武士沒有積極在找姊姊吧」
09:42:43<業平> “也許收貨人在路上了?不過被骨頭搶了先?”
09:42:44<Shadow> 但是确凿无疑,箱子本身并没有魔法灵光的存在
09:42:49* 茉實 研究銅盤扣
09:42:51<霍克> “或者说那厮背后的后台到底有多少战斗力……直接打进来不行么……”
09:42:58<瑟麗娜> “這些武士沒法離開所守護的地點啦!想找也沒辦法吧”
09:42:59* Minas 看看有無邪氣。
09:43:09<霍克> “唔……没什么特别的魔法灵光,可能不是什么魔法物品。”
09:43:17<DnDBot> 茉實 投擲 本地知識: 1d20+6=(11)+6=17
09:43:19<霍克> “或许是什么信物之类的?”
09:43:21<Minas> 『妖魔可能也有一定的行動範圍。』
09:43:32<Minas> 『不過話説回來……』
09:43:35<Shadow> 茉实对这个盘扣的形状再熟悉不过了
09:43:41<Minas> 『這個海實家是什麽啊,很有名嗎?』
09:43:48<瑟麗娜> “總之先帶回去就好了”
09:43:54* Minas 問問東方諸人……
09:43:57<茉實> 「問業平大哥」
09:44:07<Shadow> 看起来像是明海国的国徽
09:44:15<業平> “我對歷史完全不感冒,問我也是白搭……”
09:44:16<瑟麗娜> “大概是個貴族什麽的吧”
09:44:25<Shadow> 一只盘绕的帝龙(?)
09:44:26<Minas> 『嗯……』
09:44:35<Minas> 『説不定是同名同姓而已呢……』
09:44:40<瑟麗娜> “說起來你不要又窺探人家的家產啊!”
09:44:52<Minas> 『好吧,既然這個箱子本身沒什麽危險……』
09:45:00<茉實> 「欸大哥,我們的國徽有限制哪些家族可以使用嗎?」
09:45:00<霍克> “可以入赘个大家族不是更好吗。”
09:45:01<Shadow> 武士把刀柄烂的一塌糊涂的武士刀收起来
09:45:04<Minas> 『我們先把它搬回去吧。』
09:45:21<Shadow> 看起来不换个刀把肯定是不能用了
09:45:22<霍克> “一般来说会有这种故事啦,大家族没有了继承人,找到个远亲回去继承家业之类的……”
09:45:47<瑟麗娜> “這也太遠了點吧……”
09:45:53<Shadow> 总之你们可以肯定,这肯定是个贵族大家的用品才对
09:46:08<Minas> 『先搬一段路,然後我們叫個馬車。』
09:46:14<Minas> 『來吧。』
09:46:26<Minas> 『嗨喲!一!二!三!』
09:46:28* 霍克 看看有多重
09:46:31<瑟麗娜> “總之先把被委托的東西送回去吧,答應了別人的事情總要做”
09:46:46* 業平 挽起袖子和圣武士一起幹活
09:46:51<Shadow> 于是两个壮汉努力把沉甸甸的箱子扛起来
09:46:56* 瑟麗娜 話雖這樣説,不過袖手旁觀看別人搬箱子
09:47:01* 茉實 看著男孩子們勞辛勞力
09:47:23* 霍克 看着专业人士们干活在一旁打气
09:47:27* Minas 一路估算箱子里的財寶有什麽。
09:47:29<業平> “女生當男生用,男生當畜生用,這就是現在的冒險者啊。”
09:47:38<Shadow> 你们五个人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解决了让警长心里发毛的“不死生物”问题
09:47:45<霍克> “唔……总感觉路上会有埋伏呢……”
09:47:56<Shadow> 手上还多了个骷髅托付给你们的大箱子
09:48:01<瑟麗娜> “……你不要烏鴉嘴?”
09:48:01* 茉實 沿路偵查
09:48:22<Shadow> 还好,于路上都没有什么麻烦出现
09:48:30<Minas> 『至少我們不要這樣搬著箱子進城。』
09:48:56<Minas> 『太顯眼了,到城邊找個馬車,鋪塊布包起來,這樣不顯眼。』
09:48:58<Shadow> 而且你们离那个洞穴越远,黑暗的天空就越明亮起来
09:49:19<Shadow> 当你们走到沼泽的边缘时,才发现现在其实只是黄昏
09:49:42<Minas> 『哼哧哼哧,嗨喲嗨喲……』
09:49:52<Shadow> 渔夫们的大车还停在你们到达沼泽的位置等着
09:49:56<瑟麗娜> “話是這樣説……但馬車又不是説找就找得到的……”
09:50:20<Shadow> “啊?你们又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09:50:21<茉實> 「船家!久等了!」
09:50:22<業平> “你們就不會先進城叫人么……”
09:50:45<霍克>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呢……”
09:50:48<Minas> 『這個啊……』
09:50:49<業平> “好久不見”
09:50:55<Shadow> 刚刚带着拖网回来的渔民看着你们气喘吁吁地拖着个大箱子从沼泽里冒出来
09:51:02<霍克> “明天老板娘怕就要成为新闻人物了。”
09:51:03<Minas> 『是個棺材……』
09:51:06* 瑟麗娜 覺得説實話似乎不大妥當
09:51:07<茉實> 「算是禮物啦」
09:51:11<Shadow> “...”
09:51:17<Minas> 『那邊不是有什麽亡靈嗎……』
09:51:29<Minas> 『原來是一個棺材被風吹跑了。』
09:51:32<Shadow> 虽然你们各有说法,渔民们倒是不怎么介意
09:51:40<Minas> 『裏面的鬼魂不安寧了……』
09:51:43* 茉實 覺得三人的說法加起來更不妥當
09:51:48<Minas> 『我們帶回來妥善安葬……』
09:51:51<Shadow> “既然来了,就一起回去吧!”
09:51:58<瑟麗娜> (小聲)“你把別人都嚇跑了就沒人給我們趕車了……”
09:52:10<Shadow> “骑士老爷,就别吓唬咱这些乡下人了。”
09:52:16<Minas> 『哈哈哈……』
09:52:21<Minas> 『嚇到你們了吧……』
09:52:37<Shadow> “亡灵?布瑞斯图姆除了地精还有啥麻烦的啊,哈哈。”
09:52:42<霍克> “哈哈。”
09:52:45<業平> “啊哈哈哈哈哈哈”
09:52:47* 霍克 捧读
09:52:54* 業平 不明就裡就笑過去了
09:52:55* 瑟麗娜 真想趕緊離開這尷尬的場合
09:53:00<Minas> 『我們趕緊走吧,等等天色就太晚了。』
09:53:12<Minas> 『謝謝你們一直在等啊。』
09:53:13<Shadow> 于是他们甚至帮忙把死沉的箱子搬上了大车
09:53:26<Shadow> “走喽。”
09:53:29* Minas 丟兩個金幣給了漁夫們。
09:53:35<茉實> 「咕嚕~」
09:53:48<霍克> “真是漫长的一天。”
09:53:55<Shadow> 伴着夕阳,你们一行人慢悠悠地返回了沙点镇
09:54:24<Shadow> 车停在了锈龙的门口,差不多就是你们的目的地了
09:54:47* Minas 悄聲説道:『等等先別告訴老闆娘實話。』
09:54:56<Minas> 『我想看看她到底知道些什麽。』
09:54:59<Shadow> “今天晚上记得来吃饭!过了一个星期终于有新鲜鱼喽!”
09:55:01<業平> “說好的使命必達呢喂”
09:55:15<霍克> “当然当然。”
09:55:18<Minas> 『東西肯定是要交給她的。』
09:55:23<業平> “那你打算怎么套話?”
09:55:37<Minas> 『但是我有點在意,她似乎知道我們會遇到什麽東西。』
09:55:39<Shadow> 渔夫们兴高采烈地把装着水产的大桶搬到酒家的后面去,你们也顺便下了车
09:55:43<瑟麗娜> “那這大沉傢伙你要放哪裡?”
09:55:58<Minas> 『先就說我們看到了一艘船上刻著她家的名字,有幾個死者我們安葬了。』
09:56:12<Minas> 『先暫時別提亡靈和箱子的事情。』
09:56:16<Minas> 『如果……』
09:56:17<霍克> “唔……”
09:56:35<瑟麗娜> “你會把箱子交還出去,對吧……”
09:56:36<Minas> 『她是故意爲了這個箱子讓我們去那裏……』
09:56:40<茉實> 「那麼箱子呢?」
09:56:49<Minas> 『那麽她肯定會問起來。』
09:57:04<霍克> “如果不是呢?”
09:57:15<Minas> 『如果不是,那我們再給她就好了。』
09:57:29<業平> “……好高明的手段”
09:57:40<Minas> 『總之大家誰都不喜歡被耍的團團轉。』
09:57:49<Minas> 『至少我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麽。』
09:58:18* 霍克 在失礼地揣测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是真话
09:58:28<瑟麗娜> “好吧,那給你個獻慇勤的機會好了”
09:58:46<瑟麗娜> “箱子我們先看管着……”
09:59:07* 瑟麗娜 覺得某人一定是想自己留下箱子來的
09:59:24<Minas> 『這樣會很尷尬啊……』
09:59:41* 業平 抱著看熱鬧的心情看這段會話
10:00:01<Minas> 『一起去啦。』
10:00:05* 瑟麗娜 上下打量聖武士,看看他說的尷尬是真心話還是推辭來做樣子……
10:00:15<霍克> “那箱子先放到什么地方么?”
10:00:47<Minas> 『拉到附近吧。』
10:00:56<瑟麗娜> “好吧那麽先把箱子寄放在神殿好了,神父應該值得信任”
10:01:03<Minas> 『嗯……這樣也好。』
10:01:22* Minas 找兩張封條先把箱子貼一下。
10:01:37<Shadow> 于是你们又把箱子封好,寄放在了神殿
10:01:47* 瑟麗娜 於是把箱子寄放到神殿,告訴神父這是重要的私人物品,請務必找個妥善地方存放,並且不要讓別人看見
10:01:48<Minas> 『走吧,這樣應該沒問題了。』
10:02:18<業平> (回來箱子就不見了就神作了
10:02:32<霍克> “走吧。”
10:02:37<業平> “走吧,我也餓了”
10:02:40<Shadow> 但碰巧赞图斯神父外出了,不过刚刚从迷港城来巡礼的阿巴达尔牧师还是看在教友的份上答应保管
10:02:50<茉實> 「走囉~邊喝茶邊聊吧」
10:02:55<Shadow> “请放心好了。”
10:03:09* 瑟麗娜 發現又多出一個財迷牧師……
10:03:17* Minas 把收條要了,然後前往酒館。
10:03:18<茉實> 「……又是這個教會」
10:03:42<業平> “這忽然涌上來的不信任感是怎么回事”
10:03:56<Minas> 『有收條啊……』
10:03:57* 瑟麗娜 路上告訴茉實這個教會的人多數其實還值得信任,只是這個聖武士比較奇葩而已
10:04:20<Shadow> (所以你们现在要去?
10:04:21<茉實> 「我怕我再也沒辦法對城垣爺抱持敬意了」
10:04:27<茉實> (酒館
10:04:39* Minas 那麽前往酒館,對老闆娘說道:『我們去了那個據説有亡靈出沒的地方……』
10:04:52<業平> “其實我一直對神神道道的人沒啥敬意。”
10:04:58* 業平 小心嘟囔
10:04:59<Minas> 『看到那裏有一艘船上刻著“海實”這個名字。』
10:05:08<Shadow> 于是你们一行人回到了阔别已久(两天)的锈龙酒家
10:05:16* Minas 看看老闆娘對這樣的説法有何反應。
10:05:20<Shadow> “请稍微等一下!”
10:05:22* 茉實 踩武士的腳
10:05:42* 霍克 进入看戏模式
10:05:46<Shadow> 虽然是熟人回来了,老板娘还是没办法马上招待你们坐下
10:06:17* 業平 圍觀模式全開
10:06:19<Shadow> 今天晚上的客人似乎特别多,每个人的桌上都是满满的酒菜
10:06:21<Minas> 『嗯……』
10:06:29<Minas> 『今晚客人好多啊……』
10:06:40<Shadow> 看来确实沙点镇又恢复了日常的情况
10:06:50<Minas> 『看來要等等才能説話了……』
10:06:51<Shadow> 大概是拜你们所赐?
10:06:52<霍克> “对老板娘来说是好事呢。”
10:06:59<瑟麗娜> “大概因為我們剿除了地精,漁業又恢複了吧”
10:07:10<霍克> “‘我们’剿除了地精么……”
10:07:17* 霍克 摸下巴沉思
10:07:19<Shadow> “没问题的话就随便找一张空着的桌子坐下吧,我去去就来——”
10:07:24<瑟麗娜> “……雖然如此,小氣的守衛隊長也不肯多給點酬勞”
10:07:32<Minas> 『這樣長時間把東西寄放在教會會不會不太安全?』
10:07:43<瑟麗娜> “你不是有收條嗎?”
10:07:47<霍克> “这种时候似乎不适合谈重要事情。”
10:07:50<業平> “這問題由你來問顯得很諷刺欸”
10:07:52<Shadow> 老板娘刚刚指挥一个服务生给你们清开桌子就又跑进厨房了
10:07:54<霍克> “相信你的教友啦。”
10:08:03<Minas> 『嗯……我是怕有些東西他打不過……』
10:08:13* 業平 不管怎樣先等飯來
10:08:38<Minas> 『不行,我們分兩組人吧,我回教會守著箱子。』
10:08:51<Minas> 『你們和老闆娘説明一下。』
10:08:51<Shadow> 虽然你们并没有点菜,但喝了半小时的空腹酒以后,还是盼来了些饭菜
10:09:12<Shadow> 今天的菜确实比你们之前来时好的许多
10:09:18<霍克> “……唔……”
10:09:30<霍克> “有道理,不过就你一个过去?”
10:09:40* 瑟麗娜 不放心地再派個其他人跟著兩個財迷教會的一起……
10:09:43<茉實> 「這魚炸得真好~」
10:09:44<業平> “最初說要跟老闆娘說話的是你……現在說要先走的又是你……”
10:09:45<霍克> “需要跟老板娘说清楚的就是你吧。”
10:10:00* 業平 等到飯上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
10:10:01<Shadow> 于是你们一直吃吃喝喝顺便担心箱子了两个多钟头,客人算是散的差不多了
10:10:06* Minas 想了想:『叫牧師一起去,那個鬼頭祇要能撐住就不太厲害。』
10:10:17<瑟麗娜> “那麽我迴去看著箱子好了……”
10:10:23<Minas> 『好吧。』
10:10:40* Minas 那麽和瑟麗娜一起去看著箱子。
10:10:44<Shadow> 老板娘用抹布擦了擦手,解下围裙走到你们的桌边
10:10:56<Shadow> “哎?你们要到哪去?’
10:10:59* 瑟麗娜 很熟悉地姑且從廚房隨便拿些麵包當簡餐,去教會一個人吃晚餐了
10:11:05<霍克> “先把话说完吧,真出事早就出了……”
10:11:19<Shadow> “沙点镇的英雄刚刚回来,怎么就又要出门呢?‘
10:11:29<Minas> 『嗯…………』
10:11:31<瑟麗娜> “喔我們看你好像很忙……”
10:11:38<茉實> 「啊啊別那樣叫啦……」
10:11:41* Minas 想想也是……
10:11:49* Minas 算了,不管了。
10:12:02<Minas> 『呃,老闆娘,借一步説話。』
10:12:03<Shadow> “瑟丽娜你这是....啊抱歉抱歉,我们刚刚换了餐牌大家就纷纷赶过来。”
10:12:23<Shadow> “刚才实在是不好意思呢,今天晚上人太多了。”
10:12:33* Minas 先把老闆娘叫道周圍人稍微少一點的地方:『我們去了那個傳說中有亡靈出沒的地方。』
10:12:35<Shadow> “嗯?’
10:12:37<Minas> 『結果……』
10:12:41<瑟麗娜> “不過說實話我們可是有比起你生意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呢……”
10:12:46<Shadow> “亡...灵?”
10:12:49* 業平 咬著魚頭圍觀
10:12:55<Minas> 『我們看到了一艘船,上面有“海實”這個名字。』
10:13:21<Shadow> 老板娘闭着眼睛想了想:“要不你们到厨房后面来?”
10:13:32<Shadow> “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10:13:44* Minas 點點頭。
10:13:55* Minas 於是跟著老闆娘去了廚房。
10:14:16* 業平 猶豫著要不要抱著盤子跟上去
10:14:18* 霍克 看看别人:“跟上?”
10:14:41<Shadow> 你们悄悄的离开了桌子,绕到厨房后面一间像是小办公室的房间
10:14:50<Shadow> “请坐吧。”
10:15:04<Shadow> 天衣子给你们搬来了几个椅子
10:15:09* 業平 抱了兩個盤子去看戲
10:15:14* Minas 幫忙搬椅子。
10:15:20<Shadow> 然后自己坐在小书桌的后面
10:15:38<Shadow> “你们说发现了关于我们家的东西?”
10:15:42* 霍克 躲角落里
10:15:45<Shadow> “还有亡灵?’
10:15:57<Minas> 『嗯,一艘很久以前沉沒在那裏的船。』
10:16:00<Shadow> “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
10:16:09<Shadow> “嗯...”
10:16:21<Minas> 『邪惡的亡靈什麽的,倒是沒有見到。』
10:16:35* Minas 心說那幾個亡靈好像不怎麽邪惡。
10:16:52<Minas> 『船里也早就被掏空了。』
10:16:56<茉實> 「是有幾副骷髏啦,我們好好安葬了」
10:16:58* 瑟麗娜 懶得幫聖武士圓謊,去外面臨時幫忙照顧下生意
10:17:06<Shadow> “这样啊...”
10:17:17* 業平 光看圣武士糾結的臉就覺得很有趣了
10:17:28* Minas 看看老闆娘的神色。
10:17:33<Shadow> 天衣子低下头“看来老头说的是是真的...”
10:17:44<Minas> 『哦?』
10:17:49<茉實> 「怎麼了嗎?」
10:18:09<Shadow> “嗯...家父说,他之所以会到沙点来,碰到家母。”
10:18:46<Shadow> “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家里的一艘船沉在了布瑞斯图姆海边,只有他一个人幸免于难。”
10:19:06<Minas> 『唔……』
10:19:10<Shadow> “其他的船员和家人,想必造诣过世了吧。”
10:19:10<霍克> “咦?”
10:19:12<業平> “噢!這魚腌得不錯”
10:19:41* 茉實 踩
10:19:49<Shadow> “后来这件事就一直没听家父提起过...想不到他说的是真的。”
10:20:08<Shadow> 天衣子的脸色并不太好
10:20:39<Shadow> 虽然你们也都知道她和自己父亲的关系很差,不过这掌故倒是刚刚才知道
10:20:45<Minas> 『那您父親有沒有說過過去的事情?』
10:20:50* 業平 繼續吃魚
10:20:58<Shadow> “没有...我想想...”
10:20:59* 霍克 内心:“事后没有确认过吗,未免大意了吧……”
10:21:12<Shadow> 天衣子又闭上眼睛回忆起来
10:22:08<Shadow> “小时候,家父曾经说过我们家其实不姓‘海实’,不过我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又不肯告诉我了。”
10:22:34<Minas> 『呃……』
10:22:48<茉實> 「雨…」
10:22:58* Minas 覺得那她不就不是什麽海實家的後代了……
10:23:11* 茉實 趕緊住口
10:23:30<Shadow> “不过听他说,这个姓似乎是我的爷爷辈来瓦里西亚以后才起的。”
10:23:58<Minas> 『爺爺輩麽……』
10:24:01<Shadow> “虽然我从来没见过我爷爷就是...不过,我出生的时候我爷爷还健在。”
10:24:10* Minas 心說這家人到底怎麽回事……
10:24:14* 業平 感覺圣武士要玩脫了,差點吞掉了魚刺
10:24:33<Minas> 『嗯……』
10:24:42<Shadow> “但是他老人家好像一直住在北边靠近林诺姆王国的地方...至少家父是这么说的。”
10:24:50* Minas 覺得老闆娘似乎是不知道什麽箱子的事情……
10:24:55<Minas> 『嗯……事實上……』
10:25:06<Minas> 『我們還從那裏得到了一個大木箱子。』
10:25:16<茉實> 「咦,那妳父親是為什麼會往這裡跑啊?」
10:25:18<Minas> 『據説是要交托給海實家的後人的。』
10:25:20<Shadow> “...箱子?”
10:25:38<Minas> 『嗯,因爲太大了,我們暫時寄放在神殿了。』
10:25:41<Shadow> 老板娘糊涂了
10:25:48<Minas> 『不如我們現在一起去確認一下吧。』
10:25:59<Shadow> “你们从船里带来的箱子?”
10:26:03<Minas> 『説不定裏面有什麽關於你家族身世的東西。』
10:26:06<Minas> 『不是船里。』
10:26:13<Shadow> “是嘛...”
10:26:18<Minas> 『是一個善良的老伯的鬼魂交托給我們的。』
10:26:34<Shadow> “鬼魂?他是谁?”
10:26:35<茉實> 「……」
10:26:43<業平> “唔,那我剛剛吃掉了一條魚的鬼魂……”
10:26:52* 業平 將手上的魚骨頭甩了甩
10:26:56<茉實> 「他一直不肯說」
10:26:59<Minas> 『據説他叫做雨。』
10:27:06<Shadow> 老板娘似乎被你这一串十分跳跃的说法彻底弄糊涂了
10:27:11<Minas> 『嗯……我們先去看看箱子吧。』
10:27:16<Shadow> “雨?”
10:27:22<Shadow> “嗯...好吧。”
10:27:42<霍克> “从头到尾具体一点说明比较好啦。”
10:28:00<Shadow> “箱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10:28:11* 瑟麗娜 終於等到眾人出來去拿箱子啦,於是好奇地跟上看看箱子里有啥
10:28:25<Minas> 『現在寄放在神殿里。』
10:28:39<瑟麗娜> (他只要不戰鬥就沒事……
10:28:39<Minas> [好。
10:28:45<Minas> [胡扯……
10:28:53* 業平 於是放下骨頭,大概將從船開始到山洞的事情講了一下,當然忽略掉了惡鬼部分
10:29:14<Shadow> 于是老板娘抓了一件斗篷披上,嘱咐店里的人打扫关门
10:29:33<Shadow> 然后你们在于路上把来龙去脉向老板娘解说了一番
10:29:42<Shadow> “真,真的吗?‘
10:29:50* 霍克 添油加醋地对煽情部分增加了大量的刻画
10:30:05<Shadow> “太不可思议了...竟然有人给我们家委托了什么东西?”
10:30:22<Minas> 『嗯……』
10:30:23<Shadow> “家父一定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
10:30:34<瑟麗娜> “我們也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10:30:40<Minas> 『或許……有他不希望你承擔的東西。』
10:30:49<Shadow> “是...吗。”
10:31:00* 瑟麗娜 想說或許他欠了別人一大筆錢……
10:31:03<茉實> 「嗯……那箱子看起來很不……普通呢」
10:31:04<霍克> “这里似乎就不是外人应该评论的事情了。”
10:31:05* Minas 點點頭。
10:31:12<Shadow> 你们到达神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10:31:28<Shadow> 梅纳斯的教友点着油灯欢迎你们回来
10:31:33* 茉實 一直想不起來關於國徽的事情
10:31:46* Minas 把收條交了。
10:31:49* 瑟麗娜 給看箱子的大叔兩枚金幣作為感謝
10:31:58* 瑟麗娜 知道他們都喜歡這個……
10:32:03<Shadow> “虽然箱子没有什么破损,不过这里,似乎被人撬开过。”
10:32:13<Minas> 『哦?』
10:32:15<Shadow> 大叔毫不客气的收下了报酬
10:32:28<Shadow> “看起来是最近撬开的样子。”
10:32:39<霍克> “啊,里克屯的勇士们……”
10:32:41<茉實> 「那大概不要緊了」
10:32:59<瑟麗娜> “可以明天去問問那隻地精……”
10:33:01<Shadow> “这箱子的造型倒也别致,我还从来没见过呢。”
10:33:17* Minas 對老闆娘說到:『怎麽樣?我們把箱子打開吧。』
10:33:30<Shadow> “不过现在它的锁已经没有了,只要把盘扣打开就好。”
10:33:35* 茉實 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告訴老闆娘這箱子什麼來歷
10:33:36<業平> “你對這個標記有什麽印象么?”
10:33:44* 業平 指了指那個圖案
10:33:50<Minas> 『雖然應該是你的東西,但萬一有什麽危險我們也可以照應一下。』
10:33:54<Shadow> 老板娘点点头,仔细地检查盘扣的样式
10:34:24<Shadow> “这个...我们家有一件从玛格尼玛尔带回来的传家宝箱子。”
10:34:39<Shadow> “看起来和它挺像的...”
10:35:15<Shadow> “你们发现它的时候它就是这个样子了?”
10:35:21<Minas> 『嗯。』
10:35:49* Minas 在開箱子的時候戒備一下。
10:35:58* Minas 也注意一下周圍有無邪惡的氣息。
10:36:00<Shadow> “嘛...我也不知道这东西的底细,不过既然你们都说了,那就打开看看吧。”
10:36:24<Shadow> 在梅纳斯的警戒下,你们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箱子沉重的箱盖
10:36:25<瑟麗娜> (嘀咕)“不會放出毀滅世界的大魔鬼什麽的吧……”
10:36:56<Shadow> 然后,映入你们眼帘的是超乎你们想象的真金白银!
10:37:04* 茉實 總之先用槍對......咦?
10:37:18<Shadow> 各种各样的银币,银条,金子
10:37:19<Minas> 『我擦,這麽多土豪金和半身銀……』
10:37:19<茉實> 「趕快遮住大叔的眼睛!」
10:37:24<業平> “唔……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10:37:33<Shadow> 还有几件稀有的武器
10:37:34* 茉實 遮
10:37:42* 業平 跪了
10:37:53* 霍克 看了看金条上有没有标记
10:38:00<Shadow> 做工精良的首饰和...一个破破烂烂的黑漆盒子?
10:38:04* 業平 差點沒喊出口“土豪姐姐我們做朋友吧”
10:38:13<瑟麗娜> “哦哦……天衣子這樣看來你不用繼續開店了……”
10:38:41<Shadow> 霍克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些金银财宝大约有几千之钜...
10:38:56<瑟麗娜> “不過一般來講,最重要的東西應該是這個不起眼的黑盒子……”
10:38:57* 茉實 一邊從背後遮住minas的眼睛一邊好奇黑盒子
10:39:15<Shadow> 天衣子明显也被这箱子的分量惊呆了
10:39:23<Minas> 『唔……』
10:39:26<業平> “高級黑么?唔?我說什麽奇怪的話了”
10:39:29<Shadow> “黛丝那在上...”
10:39:45<霍克> “唔,如果说这些金银财宝都是为了掩护这个箱子的话……”
10:40:01<Shadow> 你们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小盒子从成堆的钱币里拽出来
10:40:02<Minas> 『你們的思維跳躍性太強了……』
10:40:07* 霍克 打量了一下那个在这堆金银中间怎么看怎么失礼的箱子
10:40:21* 瑟麗娜 等著老闆娘説分我們一半財寶作為感謝
10:40:36<Shadow> 武士觉得这大概是个老旧的明海饭盒?
10:40:54<業平> “這好像是懷石料理的盒子來著?”
10:41:01<Shadow> 不过实在是有些小...比你的拳头大不了多少
10:41:10<茉實> 「上面畫了什麼?」
10:41:15<Minas> 『不會是有魔法什麽的吧……』
10:41:21<業平> “大概是半個人份的……”
10:41:22<霍克> “应该没有才对。”
10:41:22<Minas> 『別裏面有個怪物……』
10:41:27* 瑟麗娜 偵測魔法掃掃
10:41:45<Shadow> 盒子可以拆成三段,里面还垫着丝绒的样子
10:41:54<茉實> 「不要講好幾天前的老笑話了...」
10:42:11<Shadow> 很奇怪地,瑟丽娜并没有扫出盒子上有什么异状
10:42:22* 業平 深吸了一口氣,打開盒子
10:42:54<霍克> “虽然我好奇为什么是你来打开……”
10:42:56<Shadow> 但是当你们打开盒子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空气似乎变冷了一下
10:43:10<Shadow> 但是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无踪了
10:43:17<業平> “這種明顯危險的事情當然是由男人……咦,怎么了”
10:43:24<瑟麗娜> “不好……難道真的有怪物……?”
10:43:24<茉實> 「你們剛剛有沒有覺得怪怪的?」
10:43:24<Shadow> 大约只是你们的错觉吧
10:43:37<業平> “沒關好窗吧?”
10:43:38* 茉實 看著裡頭問
10:43:47<霍克> “刚刚是不是放出了什么东西?”
10:44:00<Shadow> 看起来,这个盒子应该是用来承装某件贵重物品的匣子
10:44:08* 瑟麗娜 疑惑地搖搖頭,再看看盒子裏面
10:44:18<Minas> 『嗯……』
10:44:22* 業平 繼續看盒子裡面
10:44:27* Minas 感覺一下邪惡氣場。
10:44:38<茉實> 「這裡面……應該要有東西的吧?」
10:45:00<Minas> 『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10:45:01<Shadow> 仔细看的话,上面还可以看到一条帝龙盘绕在整个匣子上
10:45:10<霍克> “‘曾经’有东西?”
10:45:18<Shadow> 梅纳斯的侦测也毫无结果...
10:45:32<Shadow> (嗯,我给你们看看图好了
10:45:40<業平> “除了這花圖案啥都木有了?”
10:45:46<茉實> 「又是龍="=」
10:45:51* 業平 粗魯地抖了抖
10:45:59<霍克> “莫非只是这个匣子就有什么意义么?”
10:46:05* 霍克 看向两位异邦人
10:46:23<Shadow> “那个...我感觉...”
10:46:23<Minas> 『嗯……這個説不定是可以自動保溫的便當盒……』
10:46:27<瑟麗娜> “是空的?”
10:46:34<Minas> 『我們感到一陣寒意就是保溫功能……』
10:46:44<Shadow> 一直在旁边打量着你们研究的天衣子开口了
10:46:46<茉實> 「龍啊,一般都是特殊身份的家族才能用的喔」
10:46:58* 瑟麗娜 覺得聖武士的思維太超前了……
10:47:12<Shadow> “看这个盒子的大小,似乎是用来装什么贵重东西的?’
10:47:15<業平> “我覺得大叔,你是自帶保溫功能的吧……”
10:47:29<Shadow> “信件,印章什么的...”
10:47:36* 霍克 开始觉得之前的冷意是因为冷笑话
10:47:37<DnDBot> 茉實 投擲 關於龍紋的使用: 1d20+6=(3)+6=9
10:47:52<Minas> 『世界在進步……有需求就有發明……就算現在沒有,也總有一天會有保溫功能的飯盒的……』
10:48:03<霍克> “但里面似乎……没有?”
10:48:08<茉實> (於是那只是隨口口胡了
10:48:10<瑟麗娜> “是啊,但是不管是用來裝什麽,現在是空的?”
10:48:17<Minas> 『嗯……』
10:48:22<Shadow> 于是茉实指出,梅纳斯的错误在于他忽略了三层饭盒是很难有效保温的
10:48:25<霍克> “还是说已经被放出来了?”
10:48:43<瑟麗娜> “難道裏面的東西已經被人偷了?”
10:48:54<業平> “說不定之前的地精已經……?”
10:48:57<Shadow> “刚才那一下确实有些不对劲...”
10:48:59* 瑟麗娜 指出箱子的被撬痕跡
10:49:04<Shadow> 天衣子想了想
10:49:16<茉實> 「啊啦,不過我們還是先想想這些錢怎麼處理吧?」
10:49:26<Minas> 『不是我們吧……』
10:49:29<霍克> “地精们会这么聪明地忽略掉金银直接搞这个破匣子么……”
10:49:32<Shadow> “这些财宝...我一时也没办法处理...”
10:49:39<Minas> 『這個是海實小姐的財產了。』
10:49:51<Minas> 『嗯……總而言之。』
10:50:11<Minas> 『我們承諾過的事情已經完成了,這些東西現在都屬於你的了。』
10:50:18<茉實> 「總之請不要捐給城垣爺的教會,其實我只是想說這句話而已」
10:50:21<業平> “嗯。”
10:50:34<Shadow> “不如先寄放在教会?等我有机会去玛格尼玛尔的时候,再拜托阿巴达尔的祭司来存取好了...”
10:50:58<Minas> 『其實我們有一個投資方案,我覺得特別適合你現在的狀況……』
10:51:11* 霍克 找来抹布塞了大叔
10:51:19<Shadow> “不过,要不是你们,我根本就拿不到这些祖物...”
10:51:26* 茉實 槍托重擊
10:51:51<Shadow> “这些东西,一半归你们了,算是我的谢意吧。”
10:52:10<Shadow> 老板娘似乎觉得这么一大堆金银珠宝反而是个麻烦...
10:52:14<茉實> 「唔哇@Q@這怎麼好意思」
10:52:41<Shadow> “反正这些首饰武器什么的..我也用不上。”
10:53:00<霍克> “武器姑且不论,首饰的话……确实有点俗气了的感觉?”
10:53:04* 霍克 打量
10:53:10<業平> “我去,selina之前不是一直嘮叨著分一半么,這略神啊。”
10:53:15* 業平 小聲說
10:53:30<Shadow> “不如就留给你们吧,其他的就待在教会里以金养金吧。”
10:53:34<Shadow> 老板娘耸耸肩
10:53:40* 瑟麗娜 的預言從來是很準的!
10:53:54* 瑟麗娜 不過什麽時候把心理活動說出來的來著……
10:54:00<Shadow> “不过...这件小东西我倒是打算研究一下。”
10:54:16<Shadow> 老板娘指着你们丢在桌上的小盒子
10:54:19<霍克> “倒不如说那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呢。”
10:54:22* Minas 猶豫了一下:『事實上……』
10:54:27* 業平 其實是selina頭上冒出的文字被看到了
10:54:34<茉實> 「啊,要是有什麼結果可以告訴我嗎?」
10:54:43* Minas 覺得還是講一下紅色的妖魔和妖魔的『大人』的事情。
10:54:48* 茉實 搖著尾巴,好想知道
10:54:58<Shadow> “我觉得它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才会和这些金银珠宝呆在一起。”
10:54:59<Minas> 『我們還遇到了這樣一個怪物……』
10:55:19<Shadow> “怪..物?”
10:55:29<Minas> 『一個紅色的腦袋,披頭散髮的,上面有兩個小角。』
10:55:41<業平> “話說如果有什麽人對明海的貴族有研究的話,這玩意對他來說可能是寶貝吧”
10:55:53<Shadow> “嗯...”
10:55:55<Minas> 『他好像在盤算著這箱寶貝。』
10:56:01<霍克> “我们检查了夹层没有?”
10:56:06<Minas> 『而且他還揚言有個什麽老大。』
10:56:12<Shadow> “我觉得更有必要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了...”
10:56:13<Minas> 『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
10:56:22<Minas> 『但這件事情請格外小心。』
10:56:56<瑟麗娜> “而且托付我們的老伯説,這個箱子對海實家的人來說姓名攸關……”
10:57:03<Shadow> “这样啊...”
10:57:15<Minas> 『如果有必要的話,我也可以在短時間里幫忙提供家庭保安。』
10:57:21<Shadow> 天衣子皱起眉头“我会留神的。”
10:58:03<Shadow> “嗯,虽说失礼,不过诸位可以暂时留在镇上吗?‘
10:58:03<瑟麗娜> (小聲)“你是想收取保安費吧……”
10:58:24<Minas> 『當然。』
10:58:28<瑟麗娜> “當然,反正我們也沒打算去什麽別的地方”
10:58:32<Shadow> “一来我有什么进展马上告诉大家,二来互相之间也有个照应。”
10:58:51<茉實> 「啊,我跟姊姊說好過一陣子回去的OwO」
10:59:03<霍克> “反正我也没什么要去的地方就是……”
10:59:16<瑟麗娜> “你要迴哪裡去啊……反正你也不認路……”
10:59:16<霍克> “而且我也挺在意这个盒子,唔。”
10:59:35<業平> “四海爲家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
10:59:37* 業平 聳肩
10:59:42<茉實> 「可是盒子盒子盒子盒子…………」
10:59:48<Shadow> “嗯,各位如果没有地方可待的话,若不嫌弃小店..."
10:59:54<Shadow> "可以先住下。”
11:00:00<霍克> “怎敢嫌弃。”
11:00:00<Minas> 『怎麽會嫌棄。』
11:00:07* 茉實 好奇心全開
11:00:11<Minas> 『就怕你不要我們呢。』
11:00:30<茉實> 「那就謝謝囉,我明天去寄信」
11:00:33* 瑟麗娜 心裡幫他把們字劃掉了
11:00:37<Shadow> “我明天去找找老师傅们,他们一下知道这盒子的来历。”
11:00:46<Shadow> (也许
11:01:08<Shadow> “这些武器什么的,你们就先带着吧。”
11:01:09<Minas> 『嗯……那我反正也沒什麽事情,暫時就在旁邊協助你好了。』
11:01:23<Shadow> “谢谢您,骑士先生。”
11:01:31<Minas> 『萬一有什麽東西殺出來,也好有個照應。』
11:01:36* 霍克 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们(大雾
11:02:00<Shadow> 老板娘笑了笑,“那还真要劳您相助了呢。”
11:02:16<瑟麗娜> “哦……反正我也沒什麽事情……”
11:02:22* 業平 感覺到某種粉紅色的氣場開始蔓延
11:02:42<茉實> 「(盯-」
11:02:53<Minas> 『你不是教會要評級了麽?』
11:02:56<Shadow> 于是你们的任务圆满完成,除了回家休息的几个人以外,剩下的骑士和武士分头去了市政厅和铁匠铺
11:03:12<瑟麗娜> “神父出去云遊了啊,不知道啥時候回來呢……”
11:03:33* 瑟麗娜 孤男寡女獨處什麽的,才不給他們這種機會呢!
11:04:02<Shadow> 警长很爽快的付了你们说好的报酬,武器店的老板也慷慨的愿意免费为你们修理和保养装备
11:04:23<Shadow> 至于接下来的冒险...那就是下次分解了
11:04:33<Shadow> -----------------------------------------------------SAVE---------------------------------------------------------
« 上次编辑: 2013-10-02, 周三 08:48:26 由 傻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