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血月完结篇  (阅读 3041 次)

副标题: 非人的时代,在此宣告落幕

离线 好味

  • 好酷酷
  • 版主
  • *
  • 帖子数: 1703
  • 苹果币: 8
血月完结篇
« 于: 2011-01-17, 周一 00:05:49 »
21:13:00 <嘉拉迪雅> ---------------------END OF GOD•I-----------------------
21:13:37 <嘉拉迪雅> 在侧门的阴影之下,你看见了上次在永利家中见到的那两个人。
21:14:22 <嘉拉迪雅> 和白画以剑拔弩张的气氛交涉之后,又有另外两名看不清深浅的男女加入到他们之中。
21:14:56 <嘉拉迪雅> 而最后,白画被迫退、那四人带着一名神情呆滞的少女进入了另一边的侧门之后,玛琳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21:15:22 <嘉拉迪雅> “安全了。”
21:15:42 <嘉拉迪雅> 没有再往这边的深处进入,因为里面有不怀好意的力量在窥伺和等待着。
21:16:04 <达克赛德> “走吧”
21:16:06 <嘉拉迪雅> 即使是在距离门口没有几步的这个地方,你也能清晰地感觉到那股敌意。
21:16:39 <嘉拉迪雅> 点点头,你们两个静悄悄地离开这一边的阴影,步向另一边的黑暗。
21:17:17 <嘉拉迪雅> 与刚才不同地,在进入侧门之后,那股恶意的窥伺感并没有出现。
21:17:35 <嘉拉迪雅> 取而代之的,是更深处发出的战斗的声音。
21:18:09 <嘉拉迪雅> 虽然持续时间并不长,但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魔力光华,也让你明白了其内是什么等级的场面。
21:18:41 <嘉拉迪雅> “四个人,比预想中的多了。”
21:18:49 <嘉拉迪雅> 玛琳皱着眉头,略带担忧。
21:19:17 <达克赛德> “而且,能进来的都是好手……”
21:20:29 <达克赛德> “他们人多,能力不弱,知道我们这边的存在,唯一算得上一点点的优势,大概是白画轻视我们,也许不屑于和他们提及”
21:24:35 <嘉拉迪雅> “确实,”玛琳转过头来,盯着你:“我也该与告诉你,我们的计划。”
21:25:50 <嘉拉迪雅> “之前永利大概只和你约莫提起过,不过很抱歉,我在这时才全盘告诉你。”
21:25:58 <嘉拉迪雅> 玛琳微微低下头,表示歉意。
21:26:10 <达克赛德> “我能理解。”
21:27:16 <嘉拉迪雅> “既然达克赛德先生表示出了作为盟友的价值,那么我们会提供相应的诚意……虽然现在还不能兑换成实际的利益。”
21:28:45 <嘉拉迪雅> “我们,确切地说,我和斯蒂芬的目标,是那位窃据人身的神灵,”玛琳直奔主题,“我想你该猜测得到一二了,在斯蒂芬的身体里面,一直有着两个灵魂。来沙漠之前,你看见的是凡人的一个,而之后你见到的 一直是神灵的一个。”
21:31:09 <嘉拉迪雅> “总而言之,我们与刚才那四人之二有过密约,能够挫败那一位神祗的谋划。”
21:31:54 <嘉拉迪雅> “但事实上,我们不能保证剧本能够按照我们的计划演下去……毕竟我们与他们并非同一阵营。”
21:32:59 <嘉拉迪雅> “所以我和达克赛德先生你……就是我们这一边的保险,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在事态脱离掌握的时候……稍微加一点点力气,让事情恢复原本的轨道。”
21:34:31 <达克赛德> “让我猜猜看,是那位火焰一般的女士,和一脸掩饰不住的怒火的男法师?”
21:36:09 <嘉拉迪雅> “没错(玛琳赞许地点点头)。我们已经计算过那时候的状态……原本黑日——也就是那位神祗,对于祂的敌手而言是压倒性的优势,但只要我们埋下的种子发作,就可以达到我们的目的……而现在对面多出来两 个人,黑日反而不一定能够取得优势、也就是说,我们的致命一击,未必能够生效。”
21:37:05 <嘉拉迪雅> “但你也知道,仅凭我们两个,甚至没办法与他们那么强大的行愿者对抗。”
21:39:30 <嘉拉迪雅> 说到这里,玛琳有些烦恼地摇摇头:“预备方案虽然有,但是现在我们没法把握局势。所以只好先见机行事,而最后……我们的目的是,在他们那四个人的手下、获取那位神灵的力量。”
21:39:54 <嘉拉迪雅> 她死死地盯着你的眼睛:“斯蒂芬、我和你,三人平分。”
21:40:22  达克赛德 咬了咬烟屁股,没点燃
21:40:37 <达克赛德> “那位神灵会怎样”
21:40:59 <嘉拉迪雅> “而你所要做的……仅仅是在合适的时候,配合我们的安排、释放你最为强大的力量而已。你知道,在我们这边,只有你是纯粹的力之行愿者。其他人——包括我,都没法做到你的程度。”
21:41:57 <嘉拉迪雅> “祂……说真的,这也是我们担心的一点。我们并不知道祂真正的想法与计划、但可以确定地是,祂绝对不会放弃这次能够窃取另一位神灵之威能的机会。”
21:43:05 <达克赛德>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拿走了他的力量,他本身,他在永利先生体内的灵魂会怎样”
21:43:56 <嘉拉迪雅> “那斯蒂芬就会安全了,”玛琳微笑,“反之,若让黑日成功……则斯蒂芬,会被一点也不剩地吃掉。”
21:44:09 <嘉拉迪雅>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玛琳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冰寒。
21:44:58 <达克赛德> “所以这全力一搏,我明白了”
21:45:20 <嘉拉迪雅> “总之,这是一场风险与收益同样巨大的豪赌。达克赛德先生,你会全力参与……还是在一边旁观,直到胜负已分?”
21:45:52 <嘉拉迪雅> 最后这句,与其说是询问、还不如说是肯定。
21:48:43 <达克赛德> “我已经准备好了”
21:49:20 <嘉拉迪雅> “那好……我们前进吧。”
21:49:44 <嘉拉迪雅> ----------------------END OF GOD•II-----------------------------
21:50:05 <嘉拉迪雅> 一路不知道斩杀过多少从来不曾见过的怪物。
21:50:29 <嘉拉迪雅> 你们踏着扭曲的尸首,在这亘古的石道中前行。
21:50:57 <嘉拉迪雅> 墙壁微蒙的青光,已经染上了血色。
21:51:31 <嘉拉迪雅> 但你们的步伐,依然如最初一般平稳。
21:51:39 <嘉拉迪雅> 没有东西能够阻拦你们的前进。
21:52:07 <嘉拉迪雅> 三名守护者组成的突击三角,已经是如今世界上,最为强大的个体力量。
21:53:21 <嘉拉迪雅> 不需要分心旁顾,只要集中精神前进就好。
21:53:33  红雨 和殇赤以及另外两名守护者并肩走在一起,心里略有忐忑不安.
21:53:52  红雨 但即便如此,还是紧握着手中的银白之剑.
21:54:06 <嘉拉迪雅> 岔路也不用选择,因为那道气势磅礴的光晕,一直在指引着你们的方向。
21:55:29  布雷泽 在红雨掌管身体的时候,像前一次一样,将心灵投影到了如同雕像的艾薇儿的意识之中。
21:57:21 <嘉拉迪雅> 那是满载空虚与寒冷的黑暗、已经不复往日活力的意识。
21:57:32 <布雷泽> “……”
21:57:49 <嘉拉迪雅> 有一片孤岛……甚至不能说是孤岛了,而是一头母狼仅剩的巢穴。
21:58:02  布雷泽 在一开始就认定这是白画的杰作,但还是对艾薇儿内心的枯萎感到惊讶。
21:58:25  布雷泽 因为时间并不足够的关系,有些急躁地想着仅仅寻获的孤岛赶去。
21:58:37 <嘉拉迪雅> 只能容身的洞穴之内,只有母狼身上散发的暖意,而洞穴之外,只是一片虚无。
21:58:54 <嘉拉迪雅> 等你接近的时候,你发现了两道心灵的脉动。
21:59:06 <嘉拉迪雅> 这是怀孕的母狼……而白画所言没错。
21:59:27  布雷泽 微微驻足,在洞口徘徊片刻。
21:59:42  布雷泽 然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现在并没有让自己多愁善感的时间。
22:00:19 <嘉拉迪雅> 而这片小小的世界,如风中烛火一般摇曳不定,但始终坚持着存在。不知道是白画所留下足以维系的力量、还是她本人求存的意志在坚持。
22:00:39 <布雷泽> “母狼啊。”
22:01:12  布雷泽 在洞口轻声地呼唤着。
22:02:01 <嘉拉迪雅> 陡然睁开的、是混杂了警惕和疲倦地红色眼睛,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22:02:41 <布雷泽> “应该还不至于忘记我吧?”
22:02:59 <嘉拉迪雅> 在看到是你之后,艾薇儿微微伏下身子,发出警戒地呜呜声。
22:03:10 <嘉拉迪雅> “布雷泽……”
22:03:43  布雷泽 蹲下身体,像是接近一头警戒的野兽一样,在对方警戒的时候停顿,松懈的时候再慢慢靠近。
22:03:48 <布雷泽> “艾薇儿。”
22:04:15 <嘉拉迪雅> “……你这混蛋!”
22:04:30 <布雷泽> “这一次我还真没办法反驳。”
22:04:40 <嘉拉迪雅> 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做出攻击,艾薇儿只是不断地后退蜷缩着,似乎畏惧与你的接触。
22:05:19 <布雷泽> “别怕,我是想来帮助你的。”
22:05:27  布雷泽 开门见山地说。
22:05:54 <嘉拉迪雅> “……啊,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
22:06:28 <嘉拉迪雅> 讥讽的声音,艾薇儿只是维持着戒备的姿态,如同所有保护孩子的母兽一样。
22:06:37 <布雷泽> “不必,你对我的感情是憎恨或是其他什么,与我是否要来帮助你都没有关系。”
22:07:02 <布雷泽> “因为是我造成你现在的遭遇,艾薇儿,我很抱歉。”
22:07:26 <布雷泽> “我只是想对夜群复仇,对那些夺走了我的家人的人复仇,所以,我变成了怪物。”
22:07:44 <布雷泽> “比我心目当中的夜群更加无情的怪物。”
22:08:32 <布雷泽> “在我面对你的时候,我把你当作了你所属的群体,我想折磨你,让你痛苦,就好象这归属于我的复仇的一部分。”
22:08:53 <布雷泽> “当然,我也对你产生了欲望,因为你的确非常美。”
22:09:35 <布雷泽> “我不会奢求你原谅我,也不会希望你理解我,我也不会……梦想你能够接纳我留给你的……嗯……”
22:10:01  布雷泽 难得地语塞了一下。
22:10:36 <布雷泽> “但是,让我帮你。”
22:10:56 <嘉拉迪雅> “你还是真擅长对付女性,不是吗?”
22:11:08  布雷泽 走近戒备的艾薇儿。
22:11:40 <嘉拉迪雅> 艾薇儿冷笑:“孩子我自己就能够保护……不需要你的同情。”
22:11:52 <布雷泽> “这不是同情。”
22:12:29 <布雷泽> “这或许是他的父亲能够为他和他的母亲所作的最后一件事。”
22:12:43 <布雷泽> “这是你所鄙视的,软弱的人类的感情。”
22:13:27  布雷泽 苦笑着说道。
22:14:14 <布雷泽> “在平时我不会怀疑你能够保护他和你自己,但这一次不行,我们正在接近黑日,随时都可能爆发战斗,而现在的你就像是一具木偶,别人对你做什么,你都无法有丝毫反抗。”
22:14:42 <嘉拉迪雅> “父亲……哼。”艾薇儿冷哼一声,没再说话,但是你能够看见她慢慢放下了戒备。
22:16:24 <布雷泽> “我不是吗?”
22:16:49  布雷泽 举起一只手,感受着艾薇儿的精神力微弱至此的缘由。
22:17:47 <布雷泽> “……真是糟糕啊。”
22:17:59 <嘉拉迪雅> 精神世界的枯萎,是源于外力的入侵。
22:18:08 <嘉拉迪雅> 那是非常高明的心灵大师的杰作。
22:18:10  布雷泽 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22:18:25 <嘉拉迪雅> 将生物的心智、直接削减到仅能维持基本活动的程度。
22:18:29 <布雷泽> 【白画,我操你妈。】
22:18:39  布雷泽 难得地在心中骂了粗口。
22:19:05 <嘉拉迪雅> 这样一来,个体就无法抵抗外在的、非物质层面的入侵。按照白画原本的计划……亡逝就能够毫无阻拦地被引导入艾薇儿之中。
22:20:46 <布雷泽> “……”
22:20:50  布雷泽 看了艾薇儿一眼。
22:22:55  布雷泽 略带谴责,但更多的,似乎是要让对方安心的目光。
22:23:30 <嘉拉迪雅> 而如果需要将这心火再次点亮……
22:23:41 <布雷泽> “你要是稍微丑一点,大概现在对我们两个都好。”
22:23:41 <嘉拉迪雅> 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魔力、或者魔法。
22:23:52 <嘉拉迪雅> 而是更加深层、本质的东西。
22:23:55 <嘉拉迪雅> 你的灵魂。
22:24:21  布雷泽 抬起左手,安静地引燃魔力,转而牵引出自己的本质。
22:24:44 <布雷泽> 【我要救一个夜群的成员么……】
22:25:03 <布雷泽> 【……用这样的代价。】
22:25:21  布雷泽 将灵魂也当作燃料,燃点起最后的火。
22:25:30 <嘉拉迪雅> 灵魂被剥离的感觉,就好像是感觉身体里面有什么被掏走了一样。
22:25:42 <布雷泽> 【抱歉……爸爸……妈妈……艾米……】
22:25:43 <嘉拉迪雅> 仿佛有些什么画面,在你眼前就那样褪色、消逝,还有一部分你的认知、反应,也沉入了空无的海洋之中消失不见。
22:26:00 <嘉拉迪雅> 那是什么画面、或者在其中活动的人形是谁,你已经再也无法回想起来。
22:26:06 <嘉拉迪雅> 而那些更深层的事物,仿佛从来就不曾存在一般。
22:26:01  布雷泽 闭上眼睛,几乎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流出泪水。
22:26:36 <嘉拉迪雅> 但是这个世界却活了过来。
22:26:45 <嘉拉迪雅> 青草和泥土在你脚下蔓延。
22:27:02  布雷泽 低下头,肆意地任凭泪水流淌着。但是依旧将火焰燃烧的更旺,以充盈原本枯萎和寒冷的世界。
22:27:04 <嘉拉迪雅> 白云和蓝天从无到有地驱赶了黑暗。
22:27:27 <布雷泽> 【因为这是只有我能做的事情……】
22:27:33 <嘉拉迪雅> 阳光洒落,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
22:27:48 <布雷泽> 【因为红雨……为了我而做过这样的事情。】
22:28:02 <嘉拉迪雅> 艾薇儿惊讶地看着你在做的事情,明亮的双眸一眨不眨。
22:28:11 <布雷泽> 【因为我听到了,不能置之不理的求救声。】
22:28:16 <布雷泽> 【对不起,对不起……】
22:28:39  布雷泽 到最后似乎忘却了自己在向谁道歉,慢慢地,熄灭了灵魂的火焰。
22:28:53 <嘉拉迪雅> “……我们算是扯平了。”
22:29:16 <嘉拉迪雅> 艾薇儿沉默良久,终于吐出一句话。
22:29:19 <布雷泽> “别死就好。”
22:29:32  布雷泽 擦擦眼泪,站起身。
22:29:56  布雷泽 没有再看艾薇儿一眼,或许也是不希望她再看自己一眼吧,逃离了女子的心灵世界。
22:30:55 <嘉拉迪雅> 恢复对外界的感知力的时候,你发现了原本毫无生气的艾薇儿,不知何时已经能够自主地跟上你们的行动。
22:31:03  红雨 身体微微一震.
22:31:12 <红雨> "...你...回来了吗?"
22:31:36 <嘉拉迪雅> 偶尔朝你这边投过来的一瞥,却转瞬即逝,快到你无法捕捉她的神态。
22:31:36  红雨 抬起手,轻轻按住自己心口的位置,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见的音量说.
22:31:46 <红雨> "很痛苦吧..."
22:32:00 <红雨> "没有关系."
22:32:34 <红雨> "我会...直到最后,都与你在一起的."
22:33:27  红雨 稍微地闭上眼睛,让细微的,几乎不会被人察觉的泪珠从左眼的眼角滚落,了无痕迹地掠过姣好的脸颊.
22:33:47 <嘉拉迪雅> ---------------------------END OF GOD•III---------------------------
22:33:50 <嘉拉迪雅> 神殿的最深处。
22:34:04 <嘉拉迪雅> 这里并非踏实的石板地面。
22:34:31 <嘉拉迪雅> 这里是原初的混沌与力量所创造的圣所。
22:34:59 <嘉拉迪雅> 在虚空中交错盘旋的、是宽仅能容纳一人而行的通道。
22:35:31 <嘉拉迪雅> 但是相对的,这里既不存在重力、也没有失重的状态。
22:35:41 <嘉拉迪雅> 仿佛你们天生就应该立足于这些通道之上,而不管做出多大幅度的动作,都不会导致失去平衡。
22:36:17 <嘉拉迪雅> 虽然感觉很奇妙,但是作为突击三角的守护者们并未耽搁。
22:37:13 <嘉拉迪雅> 向着最中央的平台,就像是飓风一般扑了过去。
22:37:14  红雨 沉默地跟随着守护者们.
22:37:34 <嘉拉迪雅> 黑日在那里已经等候多时。
22:37:48 <嘉拉迪雅> 神像已经被树立在原本应该安放的地方。
22:37:58 <布雷泽> 『——』
22:38:04 <嘉拉迪雅> 七只翅膀、已经不再是石头的质地。
22:38:11 <红雨> "——"
22:38:21 <嘉拉迪雅> 而是不同的色彩,灿烂若霞光。
22:38:40 <嘉拉迪雅> 神像的其他部位,也正在慢慢地被不同的颜色侵蚀着。
22:39:21 <嘉拉迪雅> 像是沉睡在其中的可怖存在,正在缓缓苏醒。
22:39:39 <嘉拉迪雅> 黑日此时已经褪去了人形。
22:40:45 <红雨> "黑日..."
22:40:47 <嘉拉迪雅> 在你们面前作人立的,是高度超过两层楼、极为强健雄伟的巨大黑豹。
22:41:17  红雨 心中有着的,只是纯粹到连自我都无法感觉到的意志.
22:41:24 <嘉拉迪雅> 而几乎不可直视的神性光辉,在你们面前闪耀着。
22:41:27  红雨 望着黑日,几乎没有什么动摇.只是安静地举起手,按在心口的位置,召唤出了布雷泽.
22:41:42 <布雷泽> “……你依然是那副德性啊,黑日。”
22:41:50 <嘉拉迪雅> 随后进入神殿的达克赛德与玛琳,亦看到了这一幕。
22:42:05 <嘉拉迪雅> 在平台之上。
22:42:29 <嘉拉迪雅> 一尊古老的神祗,正在与当世所剩、最强的人类在对峙。
22:42:56  达克赛德 嘴里发干,完全说不出话来
22:43:22 <嘉拉迪雅> “放松点……他们互相火拼,赢家……还会是我们,”
22:43:37 <嘉拉迪雅> 玛琳咬牙说着,似乎这句话也消耗了她极大的意志。
22:43:53 <嘉拉迪雅> 而且在你耳中听来,更像是自我安慰的低语。
22:44:34 <嘉拉迪雅> “先找个地方躲好……我们所做的不是在舞台上表演。”
22:44:43 <布雷泽> “殇赤。”
22:44:52 <嘉拉迪雅> “?”
22:45:01 <嘉拉迪雅> 殇赤回头,做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22:45:05 <布雷泽> “你说过,会唤醒我的力量。”
22:45:17 <布雷泽> “在某种程度上增强胜算。”
22:46:18 <嘉拉迪雅> “是这么说没错……”
22:47:08 <布雷泽> “现在,就这样做吧。”
22:48:04 <嘉拉迪雅> “……好吧。”
22:48:18 <嘉拉迪雅>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殇赤还是按照先前所言,唤起了布雷泽体内隐藏的黑日之力。
22:48:58 <嘉拉迪雅> 此时已经不必再多说什么,而黑日也没有主动发起攻击,反而在身边构筑了无数固若金汤的防护。
22:49:31 <嘉拉迪雅> 就在层层防护中间,祂冷眼看着你们四个人的身体所发生的变化,只是加快了某种行为的速度。
22:49:52 <嘉拉迪雅> 随着殇赤发出那一道无法听见、但是却在灵魂中回荡不休的声音。
22:50:16 <嘉拉迪雅> 血液开始奔流、骨肉开始沸腾、精神如新星一般爆炸。
22:51:13 <嘉拉迪雅> 有被困于这个双足行走的形态之内的东西在苏醒。
22:51:30 <嘉拉迪雅> 混沌的野兽开始吞吃作为“人”的部分。
22:51:45 <布雷泽> “哈哈哈……”
22:51:50 <嘉拉迪雅> 而不必多言,你们所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用全部心智、将之驯服。
22:52:03  布雷泽 将自己的意志全部集中到一起。
22:52:24 <嘉拉迪雅> 混杂了遥远时代的印记的血脉在此时终于显现原本的力量。
22:52:47 <嘉拉迪雅> 而生命力、灵性、知觉也在这一刻开始,以千百倍的速度在燃烧。
22:53:18  布雷泽 感觉到远比肾上腺素给力百倍的激昂冲动,几乎从自己的本源散发了出来。
22:54:30 <嘉拉迪雅> 痛楚被无数倍的放大、灼烧了神经、溶解了血肉、粉碎了骨骸。
22:54:41 <布雷泽> “黑日……”
22:54:59 <嘉拉迪雅> 然后你看到殇赤的背后,有公牛和凶恶鬼怪的头颅钻了出来。
22:55:06 <嘉拉迪雅> 发出恐怖到了极点地吼叫。
22:55:14 <布雷泽> “比起夜群来……”
22:55:20 <布雷泽> “我一点也不恨你……”
22:55:27 <布雷泽> “相反,或许我应该感谢你呢……”
22:55:53 <嘉拉迪雅> 然后扭曲的身体之中、不可名状的混沌之物也在迫不及待地脱离人体的樊笼。
22:56:50 <嘉拉迪雅> 那是强健的肢体、锐利的爪牙、还有巨大的眼睛、血管、裸露的肌肉所混杂的生物体。
22:57:15 <嘉拉迪雅> 在这一刻,你们四个身上,已经再也看不出来,人类的样子。
22:57:22 <嘉拉迪雅> 而是彻头彻尾的,怪物。
22:57:41 <嘉拉迪雅> “感谢……”
22:57:42 <布雷泽> “因为这才是名为布雷泽的人,所应该有的样子啊————!!”
22:57:58 <嘉拉迪雅> 黑日哼地笑了,低沉的声音扩撒到虚空深处。
22:58:23 <嘉拉迪雅> “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吧!”
22:58:37 <布雷泽> “如你所愿!”
22:58:39 <嘉拉迪雅> ---------------END OF GOD•插曲---------------
22:58:57 <嘉拉迪雅> 躲藏在交错的通道之中、目光不可及的阴影背后。
22:59:04 <嘉拉迪雅> 玛琳倒吸了一口凉气。
22:59:15 <嘉拉迪雅> “情况超出了预计……”
23:00:04 <嘉拉迪雅> “那位神灵……已经没法占据优势了……甚至可能在女神复苏之前就被干掉……”
23:00:31 <嘉拉迪雅> 她转过头看着你,眼睛中带着惊惶,仿佛在不住的询问。
23:00:38 <嘉拉迪雅> “怎么办?”
23:00:46 <达克赛德> “等待”
23:01:02 <嘉拉迪雅> “……只能祈祷了吗?”
23:01:10  达克赛德 如高岭山石一般不动摇
23:01:28 <嘉拉迪雅> 在这种情况下,确实也没有更多的办法。
23:01:35 <达克赛德> “意外太多,的确,让你失去冷静了”
23:01:53 <达克赛德> “但还有两个人没出现,白画和那个沉默的女人”
23:02:22 <达克赛德> “他是狂妄自大的混蛋,但绝不是糊涂虫”
23:02:38 <嘉拉迪雅> “我可不想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白画,我没法把握他的想法。”
23:02:59 <嘉拉迪雅> “但如你所言,现在只能盼望他搅局了。”
23:03:35 <嘉拉迪雅> 虽然还是焦急的表情,但是玛琳多少有些冷静下来。
23:03:45 <嘉拉迪雅> 转而与你一同观察着场中的局势。
23:03:56 <达克赛德> “你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里面玩过么——我们手上的筹码很小,只有等到弹丸落下的那一刻。”
23:05:01 <嘉拉迪雅> ------------------END OF GOD•FIGHT!-----------------
23:05:35 <嘉拉迪雅> 这是你第一次,和黑日在如此接近的场合里正面交手。
23:06:16 <嘉拉迪雅> 超过人类形态所具有的肢体和几乎无穷无尽涌现的魔力,也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23:06:35 <嘉拉迪雅> 但是这些事物,在你手中的运用是如此自如,仿佛你天生就该这样掌控力量。
23:07:01 <嘉拉迪雅> 这就是神灵的血脉所具备的能力吧。
23:07:12 <布雷泽> “这就是……你们吗?”
23:07:40 <布雷泽> “这澎湃的力量……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吧。”
23:08:00 <嘉拉迪雅> 已经转化成类似古代神祗形态的你们,即使以四个人围攻黑日、也暂时只是持平而已。
23:08:28 <嘉拉迪雅> 也许是不纯粹的缘故吧,你们不能主动地控制好自己的形态,变得像黑日那样流畅优雅。
23:09:08 <嘉拉迪雅> 虽然多余的肢体、爪牙看起来凶恶至极,但实际上却不如黑日那样灵巧稳定。
23:09:14 <嘉拉迪雅> 但是你们有四个。
23:09:22 <红雨> "不要夸张地当作武器去挥舞..."
23:09:43 <红雨> "那是你自己的一部分啊."
23:09:55 <布雷泽> 『我知道啦……』
23:10:16 <嘉拉迪雅> “真是丑陋啊……窃取吾等形体的卑下之物。”
23:10:33 <布雷泽> 『红雨,战斗结束之后,我们……』
23:10:46 <红雨> "什么?"
23:10:52 <嘉拉迪雅> 黑日感叹着,但是下手却越来越凶猛迅捷。
23:11:44 <布雷泽> 『……换一个大一些的公寓吧。』
23:11:46 <嘉拉迪雅> 这种形态下,即使是现世最强大的魔法,也显得多余——每一次挥动之间,澎湃的魔力就已经自发地形成毁灭性的冲击发射出去。
23:12:16  布雷泽 没有受过战斗训练的身体紧紧遵循着本能和千万年沉淀的记忆而行动。
23:12:26 <红雨> "是吗..."
23:12:30 <嘉拉迪雅> 在神殿深处的平台之上、这些不知道用什么材质构造的地面、也被你们的战斗刮走了一层。
23:13:14 <布雷泽> 『如果你喜欢的话,就选一个有露天阳台,可以让鸟类栖息的地方。』
23:13:17 <嘉拉迪雅> 用语言也是无法描述的速度、几乎是一瞬间,黑日就与你们四人分别交手。
23:13:23 <红雨> "嗯..."
23:13:44  布雷泽 抬起手臂阻挡黑日释放出魔力的重击。
23:13:47 <嘉拉迪雅> 而巨大的力量总是将你们之一迫退、而后又揉身再度扑上。
23:14:10 <布雷泽> 『但是,不可以养猫哦……现在这只大黑猫已经很叫人倒胃口了。』
23:14:19 <嘉拉迪雅> 看起来完全是野蛮怪物的搏斗,但是却有着常人也难以学习的精妙技巧。
23:14:23 <红雨> "我最讨厌猫了..."
23:14:30 <布雷泽> 『我爱你。』
23:14:37 <红雨> "笨蛋..."
23:14:44 <嘉拉迪雅> 而如果不是这样的形态、大概你们也没法在黑日的猛攻之下幸存吧。
23:14:57  布雷泽 接连不断地追赶着殇赤她们三人的节奏,攻击着黑日的空隙。
23:14:59 <嘉拉迪雅> 最鼎盛时期的黑日之力量,果然是异常强大。
23:15:09 <嘉拉迪雅> 此时你已经无暇顾及另外三人。
23:15:20 <嘉拉迪雅> 超出你过去任何时候所能感受的速度的战斗。
23:15:27 <嘉拉迪雅> 几乎占据了你全部的注意力。
23:16:05 <嘉拉迪雅> 只是在眼角的余光之中,你能偶然瞥见他们狂野的身姿。
23:16:34 <嘉拉迪雅> 【不够……还不够……】
23:16:35 <红雨> "我想和你一起共舞呢."
23:16:48 <布雷泽> 『啊啊,黑日实在是个叫人讨厌的舞伴啊——!』
23:16:50 <嘉拉迪雅> 回荡在你们心灵之内的,是殇赤那压抑着痛苦的声音。
23:17:23 <嘉拉迪雅> 【神骸已经复原过半,必须……再强大一点。】
23:18:17 <红雨> "我想要...成为你的力量."
23:18:56 <嘉拉迪雅> 然后,你们听见了殇赤的呼喊。
23:19:16 <嘉拉迪雅> 不知道是来自声音、还是来自心灵、还是二者兼具。
23:20:04 <嘉拉迪雅> 但是这一次,你的身体却没有响应,反而是察觉到了,附近的一具生命、在进一步绽放所释放的毁灭性能量。
23:20:19 <布雷泽> 『殇赤!?』
23:20:19 <嘉拉迪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3:20:44 <嘉拉迪雅> 痛苦地嘶吼着,你面前忽然被一道红光遮盖。
23:21:05 <嘉拉迪雅> 赤红色的怪物、已经不是你们这样扭曲可怖的身体。
23:21:21 <布雷泽> 『很痛苦吧……』
23:21:40 <嘉拉迪雅> 而是接近于人形的生物,但是却具一前一后两个头颅。
23:22:09 <嘉拉迪雅> 背对着你的这一面,你分明看到了一张难以形容丑恶的怪物,正在咧着嘴、露出尖牙和长舌。
23:22:40 <嘉拉迪雅> 这大概就是殇赤父系的神相吧,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位眷族。
23:22:59 <嘉拉迪雅> 但那股澎湃的力量,却隐隐能够和黑日现在所持平。
23:23:22 <嘉拉迪雅> 虽然你们的动作因为突然的变故而稍微放缓。
23:23:47 <嘉拉迪雅> 但是因为她凶猛、完全不顾生死的进攻,黑日并未能够抓住机会。
23:24:16 <嘉拉迪雅> 胜利的天平,正在向你们这边倾斜。
23:24:30 <嘉拉迪雅> ------------------END OF GOD•插曲II------------------
23:24:52 <嘉拉迪雅> 在上方的通道中俯瞰着战场的白画,身边是已经变成狼型的少校。
23:25:22 <嘉拉迪雅> “果然,他们还真只能这么干啊。”
23:25:40 <嘉拉迪雅> 少校转过头来:“那么……你也有这样恐怖的形态么。”
23:26:13 <嘉拉迪雅> “你的注意力放错地方了,不过说回来。为了你那个不知挂掉多久的神,你做到这一步值得么。”
23:26:20 <嘉拉迪雅> 少校并没有回答。
23:26:38 <嘉拉迪雅> 只是看着下方的神像的双眼,越来越明亮。
23:27:08 <嘉拉迪雅> “黑日如果有什么手段,也快用出来了吧。”
23:27:33 <嘉拉迪雅> 最后,只剩下白画的低笑,消散在空气之中。
23:27:45 <嘉拉迪雅> ----------------END OF GOD•FIGHT----------------------
23:27:55 <嘉拉迪雅> 黑日已经难以为继。
23:28:26 <嘉拉迪雅> 身上是多处伤口,还带着神力的血液就那样如同雨点一样流淌滴落。
23:28:47 <嘉拉迪雅> 虽然黑日的神色还是那样带着冷笑的沉默。
23:29:01 <嘉拉迪雅> 但是明显的,他已经跟不上你们的节奏。
23:29:17 <嘉拉迪雅> 利爪划破神的躯体,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23:29:49 <嘉拉迪雅> 像是被烈火灼烧一样,又像是在冰水中经过,甚至有着切入金属的摩擦感。
23:30:04 <嘉拉迪雅> 你身上,也有着不少伤口。
23:30:17 <嘉拉迪雅> 但是却也在飞快的愈合。
23:30:29 <布雷泽> 『还不出招吗……』
23:30:36 <嘉拉迪雅> 不像黑日那样,愈合的速度比不上受创的速度。
23:30:52 <布雷泽> 『你究竟……』
23:31:00 <布雷泽> 『在等待着什么呢,黑日!』
23:31:09 <嘉拉迪雅> “既然……”
23:31:15 <嘉拉迪雅> “这么说了……”
23:31:31 <嘉拉迪雅> 飞溅的鲜血在黑暗中发出红色的光芒,黑日咧嘴而笑。
23:31:43 <嘉拉迪雅> “你们想杀……”
23:31:48 <嘉拉迪雅> “就杀吧!”
23:32:18 <嘉拉迪雅> 一瞬间,放弃了所有抵抗的黑日,身体被你们的肢体齐齐切入。
23:32:27 <布雷泽> 『啧,妈的。』
23:32:31 <红雨> "他..."
23:32:37 <嘉拉迪雅> 没有发出预料中痛苦的呐喊,反而是志满意得的狂笑。
23:32:54 <嘉拉迪雅> “怎么……”紫炎疑惑的询问
23:33:05 <嘉拉迪雅> “嘁……”撇嘴的苍岚。
23:33:14 <嘉拉迪雅> “神像!”只来得及喊一声的殇赤。
23:33:40 <嘉拉迪雅> 接着你们看到黑日主动炸裂了自己的身体,产生的巨大能量即使你们也被风暴所吹开。
23:33:40 <布雷泽> “哼……”
23:34:30 <嘉拉迪雅> 而只见他那唯一完整的躯体和头部,就被爆炸的力量,砸向了已经几乎完全复原的神像之中。
23:34:33 <嘉拉迪雅> 四分五裂。
23:34:41 <嘉拉迪雅> 但是在同一时刻。
23:34:47 <布雷泽> “这样吗……”
23:34:55 <嘉拉迪雅> 布雷泽感觉到了,灵魂中那不可抗拒的召唤。
23:35:17 <嘉拉迪雅> 被强行拖出身体的灵魂,即使是空间也被搅动得支离破碎。
23:35:34 <布雷泽> “唔……咳咳,你还真急啊……”
23:36:00 <嘉拉迪雅> 失去了你的支撑,原本的躯体开始收缩变小、最后变成了看着你的红雨。
23:36:00 <布雷泽> “没有女人会喜欢这样子的男人,基佬就更引人讨厌了啊,黑日!”
23:36:13  布雷泽 虽然吐着槽,但还是被吸走了。
23:36:19 <红雨> "布雷泽..."
23:36:29 <布雷泽> “……”
23:36:42  布雷泽 和红雨交换了一下目光,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23:37:03 <嘉拉迪雅> 你最后看到的,是稍微稳定了之后,以最快速度扑上来的殇赤。
23:37:15 <嘉拉迪雅> 她的后面,跟着紫炎和苍岚。
23:37:24 <嘉拉迪雅>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看清楚了他们的形态。
23:37:35  红雨 踉跄着跪倒在了地上,悲哀地重新站起来..
23:37:42 <红雨> "...要活着回来."
23:37:59 <嘉拉迪雅> 然后你被裹入了、那个狂暴的世界之中。
23:38:14 <布雷泽> “我只要你活着…这个世界怎样,我都不在意..”
23:38:16 <嘉拉迪雅> -----------------------END OF GOD•插曲III-----------------------
23:38:30 <嘉拉迪雅> “斯蒂芬——!”
23:38:50 <嘉拉迪雅> 失态地站起来,玛琳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出去。
23:39:19  达克赛德 一把抱住她
23:39:33 <嘉拉迪雅> 达克赛德此时能够见到。
23:39:39 <嘉拉迪雅> 在那一地的碎肉之中,
23:39:49 <嘉拉迪雅> 有一部分、正在顽强地扭曲蠕动着。
23:40:03 <嘉拉迪雅> 那是一个你没见过的器官。
23:40:31 <嘉拉迪雅> 像是一个球囊,外面延伸出许多的不知道是血管还是神经的分支。
23:41:03 <嘉拉迪雅> 【我没事——启动备用计划】
23:41:22 <嘉拉迪雅> 那些分支竖了起来。
23:41:30 <嘉拉迪雅> 在半空中组成这样一句话。
23:42:06 <嘉拉迪雅> 而玛琳似乎并没有看到。
23:42:22 <嘉拉迪雅> 她依然在挣扎着,连自己身为行愿者的能力也已经忘却,
23:53:26 <嘉拉迪雅> 球囊只是那样动了一下,就仿佛消耗了很大的力量一样。
23:53:46 <嘉拉迪雅> 开始慢慢地,避开交战区域,向着神像滚动过去。
23:55:23 <嘉拉迪雅> 上方的通道之中,白画不禁笑出声来。
23:55:29 <嘉拉迪雅> “真有你的……”
23:55:58 <嘉拉迪雅> 少校已经跃跃欲试,但是此时也不禁瞪了白画一眼:“这也在你计划中吗?”
23:56:26 <嘉拉迪雅> “当然不,”白画竭力忍住笑,却依然弯下了腰:“不过这种状况,真是很有趣啊——你不觉得吗?”
23:56:44 <嘉拉迪雅> --------------------END OF GOD•INSIDE------------------
23:57:52 <嘉拉迪雅> 没有形体、也不可感知、只有一片庞大与恐怖到了极点的力量。
23:58:25 <嘉拉迪雅> 你觉得自己一瞬间衰老到极致,又一瞬间年轻健壮到极致。
23:58:43  布雷泽 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无法形容的,恐怖的海洋之中。
23:58:53 <嘉拉迪雅> 两种同时出现的状态,将你维持到了现在的“观感”之中。
23:59:30 <嘉拉迪雅> 勉强能够感受到,有一道“绳索”之类的事物,从你的一侧伸出去,远方似乎握在他人手中。
23:59:40 <布雷泽> “啊啊……你在哪呢。”
23:59:59 <嘉拉迪雅> 牵引着你,不断地朝着某个“方向”前进。
00:00:06  布雷泽 在这里,只能依稀地凭借着自己的意志,沿着绳索向那头赶去。
00:00:22 <嘉拉迪雅> 你感觉到此间的主人,似乎对着你们这边投来了轻轻地一瞥。
00:00:33 <嘉拉迪雅> 但是混沌的思绪却没有产生任何回应。
00:00:42 <嘉拉迪雅> 似乎只是看了一眼,就失却兴趣一样。
00:01:06 <布雷泽> “这个女人一点也不爱我们,你不知道吗,黑日?”
00:02:12 <嘉拉迪雅> “嘿嘿嘿……”低沉的笑声在你周围回荡着,黑日并没有回答。
00:02:23 <布雷泽> “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00:02:43 <布雷泽> “未来的人只关注性,录像带和谎言,他们不会再关心你了。”
00:02:51 <嘉拉迪雅> 终于接近了这位垂老的神灵,你发现祂的力量要比你想象中的虚弱。
00:03:19 <嘉拉迪雅> 但是依然握着你的灵魂、而斯蒂芬留下的漏洞,也暂时没有爆发的迹象。
00:03:25 <布雷泽> “和雷荧一样,安心地接受你们的结局,把光荣留在往逝,这不好吗?”
00:04:17 <嘉拉迪雅> “不……我要活着……要活着,看到这个世界的终结……看到所有这些或高贵或低贱的存在、全部毁灭的那天……”
00:04:39 <嘉拉迪雅> 怪笑着,黑日疯狂地没入了那片混沌之中,疯狂地搅动起来。
00:05:02 <嘉拉迪雅> “出来啊——我的女神——你在哪里?出来吧——接受我——让我吃掉你——!”
00:06:00 <嘉拉迪雅> 仿佛被惊醒一般,混沌渐渐收缩,露出激荡不休的生死潮汐、以及其中那张空洞、没有表情的女人的脸。
00:06:05 <嘉拉迪雅> 朝着你们两个逼近过来。
00:06:36 <嘉拉迪雅> 似乎只是本能的反应,眼前的存在来得并不快,也没有多大的压迫感,甚至也感觉不到对方的任何念头。
00:07:02 <布雷泽> “我可不觉得她是女人。”
00:07:08 <布雷泽> “真的女人比她可爱多了。”
00:07:19 <嘉拉迪雅> 然后你感觉到自己被举到了前面,迎着那张脸的嘴巴。
00:07:31 <嘉拉迪雅> “乖一点,不会痛的。”
00:07:34  布雷泽 抵抗。
00:07:57 <布雷泽> “人生不是不痛就OK的啊!”
00:07:58 <嘉拉迪雅> 黑日轻柔地说着,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你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狂喜。
00:08:12 <嘉拉迪雅> 但是你这时候感觉到了卡擦一声。
00:08:24 <嘉拉迪雅> 那道控制着你的绳索,断掉了。
00:08:34 <嘉拉迪雅> 斯蒂芬•永利确实做了他该做的事情。
00:08:47 <嘉拉迪雅> 黑日依然懵然未觉。
00:08:47 <布雷泽> “……干得好,永利。”
00:08:54 <嘉拉迪雅> 眼前是不断逼近的人脸。
00:09:20  布雷泽 不引人注意地转了一个身。
00:09:43  布雷泽 一把抓住狂笑着的黑日两腿中间可以抓牢的部分。
00:09:51 <嘉拉迪雅> 黑日已经没有再看你,而是狂热地看着逼近的女神。
00:10:02 <嘉拉迪雅> 但是突然的痛楚让他尖叫出声。
00:10:06  布雷泽 然后猛地将他抡了起来。
00:10:08 <嘉拉迪雅> “什么——不……!”
00:10:16 <布雷泽> “抱歉。”
00:10:24 <布雷泽> “我代表这个世界——”
00:10:29 <布雷泽> “拒绝和你殉情,黑日。”
00:10:50  布雷泽 觉得在这个世界的离心力足够了之后,松开了手。
00:11:11 <嘉拉迪雅> 连反应都来不及、黑日只是在你的手中发出愤怒地咆哮。
00:11:27 <嘉拉迪雅> 下一刻,你看见了女人下意识地张开嘴,将黑日吞了进去。
00:11:57 <嘉拉迪雅> ------------------END OF GOD•OUTSIDE---------------------
00:12:39 <嘉拉迪雅> 红雨在看见殇赤快要接触到神像的刹那,已经活过来的古代女神突然发出了剧烈的抖动。
00:12:54  红雨 跟着殇赤踉跄地跑了过去,想要试探着碰触一下那个神像.
00:13:30 <嘉拉迪雅> 她弯下腰,苦闷地嘶吼着,翅膀不断地抖动、飘落了一地七色的羽毛。
00:13:52 <红雨> "布雷泽..."
00:13:54 <嘉拉迪雅> 而蛇尾也在到处挥击、每一次都在地面留下深深的印痕。
00:14:04  红雨 轻唤了一声那个名字.
00:14:14 <嘉拉迪雅> 彼方无回应。
00:14:35 <嘉拉迪雅> 即使是从你们两个合二为一的时候所产生的、超越心灵与灵魂的联系。
00:14:39 <嘉拉迪雅> 在这一刻也几乎中断。
00:14:44 <嘉拉迪雅> 但你依然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00:14:54 <嘉拉迪雅> 只是弱小到了极处。
00:14:55  红雨 握住自己的衣襟,另外一只手提着银白色的剑.
00:15:06 <红雨> "你在...哪里?"
00:15:41 <嘉拉迪雅> 刚刚苏醒的神祗,并没有很强大的力量。
00:15:53 <嘉拉迪雅> 充其量,也不过是刚刚黑日的水平,也许稍微强一点点。
00:17:03 <嘉拉迪雅> 而急剧的扭动之中,似乎她也在逐步地衰退着。
00:17:34 <嘉拉迪雅> 殇赤已经停了下来,恢复了人形的她正在皱眉观察着痛苦扭动的神灵,似乎在默默计算。
00:17:55  红雨 看着殇赤,等待着她得出结论.
00:18:09 <嘉拉迪雅> 而另外两名守护者,此时却在逐步积累着力量。
00:19:20 <嘉拉迪雅> “好像……用不着我们出手了……”
00:19:28 <嘉拉迪雅> 殇赤叹了一口气。
00:19:50 <嘉拉迪雅> “本来黑日还能稍微占点上风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衰弱下来了。”
00:20:04 <嘉拉迪雅> “布雷泽,他……”
00:20:29 <嘉拉迪雅> 伤感地吐出一个名字,殇赤转头看向红雨,用目光询问。
00:20:31 <红雨> "...他会回来的."
00:20:44  红雨 只是凝视着殇赤的眼睛.
00:21:08  红雨 目光中的感情虽然复杂,但是根源却是绝对的纯净.
00:21:12 <嘉拉迪雅> 然后你们听见了白画的笑声。
00:21:24 <嘉拉迪雅> 从上方落下、越来越近的笑声。
00:21:42  红雨 下意识地向后一跳,然后立即朝着艾薇儿的方向跳去.
00:21:51 <嘉拉迪雅> “啊啊啊啊啊——太有趣啦——我都快高•潮•了!”
00:22:07 <红雨> "呸."
00:22:14  红雨 厌恶地将目光从那个丑恶的存在上移开.
00:22:16 <嘉拉迪雅> 大笑着的白画,这时候却是像先前守护者们一样的形态。
00:22:36 <嘉拉迪雅> 只是比起他们而言,白画更接近鸟类吧。
00:23:20 <嘉拉迪雅> 猛扑而下、一时间难以数清的羽翼收叠在身体背后,无数的鸟喙与骨爪贴着身体划破气流。
00:23:54 <嘉拉迪雅> 而在另一边,艾薇儿原本躲藏的地方,有一道阴影悄无声息地直扑下来。
00:24:36 <嘉拉迪雅> 虽然艾薇儿与你们的距离并不遥远。
00:24:52  红雨 爆发出父狼所赐予的疾速,冲向艾薇儿.
00:25:02 <嘉拉迪雅> 但是刚才激战之中无暇顾及,反而让少校抢得先机。
00:25:12 <红雨> "别碰她,夜群的婊子!"
00:25:24  红雨 向着对方咆哮.
00:25:46 <嘉拉迪雅> 但是让红雨意外的是,艾薇儿居然猛的从躲藏处跳起、以惊人的速度朝着你这边冲了过来。
00:25:57 <嘉拉迪雅> 而少校,则发出了不甘的怒吼。
00:26:39 <红雨> "..."
00:26:50 <嘉拉迪雅> 现在,变成了你和少校对峙了。
00:27:14  红雨 睁大眼睛,看着艾薇儿与自己交错而过,接着将目光移回少校身上.
00:27:23 <红雨> "初次见面..."
00:27:37 <红雨> "夜群的女主人."
00:27:43 <嘉拉迪雅> 身后传来激斗声,看起来他们一时间还不能奈何白画。
00:28:32 <嘉拉迪雅> 虽然计划失败,但是对方很快也收拾了心情:“初次见面——背叛者族裔。”
00:28:44  红雨 意识到自己即将独自面对这个传说中的狼人的时候,内心并未如过往预期的那样,恐惧\不安.
00:29:17  红雨 身为战士的意识,反而非常地纯粹.
00:29:28 <嘉拉迪雅> “哼——战吧。”
00:29:44 <嘉拉迪雅> 注视了你一会儿,少校怒吼着直接扑了上来。
00:29:47  红雨 扬起了嘴角,将霜牙之刃平举,对少校行了一个古老的礼仪.
00:27:37 <红雨> “为了我的狼群,我的血统,以及我所爱的人…我要亲手将你作为礼物献给他!”
00:30:42 <嘉拉迪雅> -----------------------END OF GOD•插曲IV-----------------------
00:31:05 <嘉拉迪雅> 终于察觉到斯蒂芬•永利还活着的玛琳,此时已经冷静下来。
00:31:31 <嘉拉迪雅> 与你一同注视着已经成了一团乱麻的战场。
00:31:58 <嘉拉迪雅> “时候差不多了。”
00:32:16 <嘉拉迪雅> 玛琳的目光专注地看着在地上滚动的球囊。
00:32:58 <嘉拉迪雅> 远处活动着的神灵,此时已经变得相当虚弱,似乎剧变已经消耗了她的元气。
00:33:26 <嘉拉迪雅> “用你所有的力量,攻击那个羽蛇神吧。”
00:33:52 <嘉拉迪雅> 说完,玛琳朝着球囊的方向,头也不回地冲了过去。
00:37:21  达克赛德 流星一般射向蠕动的羽蛇神
00:39:14 <嘉拉迪雅> 从来没试过发挥到极限的魔力,这次终于全力放出。
00:39:31 <嘉拉迪雅> 如同子弹一样、破开了前方所有的阻力。
00:40:00 <嘉拉迪雅> 顺着通道,你以惊人的速度接近平台。
00:42:33 <嘉拉迪雅> 轰鸣的雷电在你手中聚集,几乎超过你负荷极限的魔力汹涌着汇聚成巨大的能量,然后下一刻、朝着女神直扑过去。
00:43:17 <嘉拉迪雅> 闪电撞在半人半蛇的身躯上,轰鸣的响声席卷了整个平台,然后是耀眼的白光亮起。
00:43:40 <嘉拉迪雅> 这时候,那团悄悄蠕动的肉囊,才刚刚抵达了神躯的附近。
00:44:32 <嘉拉迪雅> “羽蛇神”愤怒地吼叫出声,但是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她再也无法维持这个形态,开始急剧地变形。
00:45:22 <嘉拉迪雅> 然后你看见了玛琳冲到战场边缘、丝毫不顾及那四人交战外放出来的魔力将自己切割得遍体鳞伤。
00:45:39 <嘉拉迪雅> 抓起肉囊,朝着神躯冲了过去。
00:47:34 <嘉拉迪雅> 肉囊朝着神躯伸出枝桠,急切地想要拥抱的模样。
00:48:28 <嘉拉迪雅> 而下一刻,神躯蜕变时外放的力量,就将从玛琳手中弹出、扑向神躯的肉囊溶解吸收。
00:48:46 <嘉拉迪雅> 而玛琳却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开始全力向着场外逃跑。幸运的是,在彼此全力交战的几人,都无力顾及——即使是想要阻止的守护者,也在白画那发疯似的纠缠之下鞭长莫及。
00:49:49  达克赛德 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00:52:50 <达克赛德> “我怎么……”
00:52:58 <嘉拉迪雅> 再次变形的神骸,此时已经不再是人形、或者是动物还是什么,而是由许多不知名图纹的光带所交织而成,不断脉动着的东西。
00:53:31 <嘉拉迪雅> 而玛琳之前所说的,三人平分,这时候看起来却并非如此……
00:53:45 <嘉拉迪雅> 似乎是斯蒂芬•永利自己突入抢夺一样。
00:54:41 <嘉拉迪雅> 虽然不知道最后会不会按照协议,分予你力量,但是总有一股不安的感觉沿着你的脊椎开始蔓延。那个肉囊织出那句话时的急切和疯狂,又浮现在你的脑海。
00:54:55 <嘉拉迪雅> ----------------------END OF GOD•INSIDEOUT---------------------------
00:55:13 <嘉拉迪雅> 外面的天翻地覆,都和这里面的世界没有关系。
00:55:36 <嘉拉迪雅> 在没入人脸之后,黑日似乎发出了最后的力量来拼个鱼死网破。
00:56:15 <嘉拉迪雅> 你能感觉到,混沌又再次填满了你周围的空间。
00:56:34 <布雷泽> “你还真是不屈服呢。”
00:56:41 <嘉拉迪雅> 但是此次却不像刚进来那样显得“平静”,而是开始暴动起来。
00:56:46  布雷泽 叹了口气。
00:57:10 <布雷泽> “别吵啦,我也想出去……女人们还在等我呢……”
00:57:19 <嘉拉迪雅> 虽然你也在其中受到拉扯,但是却发现,这些力量似乎本质颇为迟钝,对你也没能造成伤害。
00:57:34  布雷泽 抗拒着那些迟钝的力道。
00:58:40 <嘉拉迪雅> 你的感觉,就像是陷入了一大堆不断蠕动的棉花之中一样。
00:59:01 <嘉拉迪雅> 被推来推去,身不由己。
00:59:07 <布雷泽> “要怎么样呢……亡逝,你好歹出个声儿啊。”
00:59:10 <嘉拉迪雅> 过了一会儿,这蠕动的力量似乎有所减弱。
00:59:18 <布雷泽> “我能够理解一切……但是,唯独我至今也无法理解你……”
00:59:27  布雷泽 叹了口气。
00:59:40 <嘉拉迪雅> 而你也捕捉到了更深处的地方,那边因为灵魂的互相攻击而产生的火花。
01:00:02 <布雷泽> “你为什么而生,为什么而死,为什么而悲伤,为什么而愤怒,或者说,你根本就如同不曾存在一样地存在?”
01:00:17  布雷泽 摸索着,探寻那在这世界中似乎唯一有所意义的东西。
01:00:57 <布雷泽> “你曾经拥有目的吗,你曾经怀有欲望吗?杀死殇赤的母亲之时,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又或者你什么都没有在想?”
01:01:06  布雷泽 前进。
01:01:13 <嘉拉迪雅> 与其说是战斗,你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倒不如是说,黑日的灵魂正在“劝说”亡逝之灵继续沉睡。
01:01:52 <嘉拉迪雅> 你想起来,殇赤所告知的,先族已经难以杀死的事情,但是黑日却似乎有一种方法,能够慢慢地压制对方的力量。
01:02:05 <布雷泽> “……”
01:02:17  布雷泽 预感到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似地,加快了速度。
01:02:39 <嘉拉迪雅> 在终于能够察觉到双方的时候
01:03:00 <嘉拉迪雅> 你感觉到了,他们两个在极短的时间内,已经变得非常衰弱。
01:03:34 <布雷泽> “……”
01:03:53 <嘉拉迪雅> 但是依然还在彼此交战不休,根本没有理睬你的到来。
01:04:18 <嘉拉迪雅> 而你能感觉到,你只要稍微向某一方施加一点力量,就能够立刻打破现在脆弱的平衡。
01:04:32 <嘉拉迪雅> 又或者是,继续等待他们分出胜负。
01:06:50  布雷泽 适当地,在有利于黑日的那一边,施加了自己的那一份看似微不足道的力量。
01:08:12 <嘉拉迪雅>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是黑日却因为这意外的援助而取得了上风。
01:08:44 <嘉拉迪雅> 亡逝的力量被压制下去,而虚弱的黑日,倒在这片地方中间喘气不止。
01:08:55 <布雷泽> “……”
01:09:01 <嘉拉迪雅> 似乎因为争夺告一段落而产生了变化。
01:09:09 <嘉拉迪雅> 你忽然感觉到周围的世界开始瓦解。
01:09:13 <布雷泽> “结局,很近了。”
01:09:36 <嘉拉迪雅> 混沌逐渐凝结、变成无数漂移的光带,将你们包裹在里面。
01:09:54 <嘉拉迪雅> 像是“织出来”的帷幕一样。
01:10:09 <布雷泽> “黑日,如果你选择谨慎地活下去,或许我们还不用再战。”
01:10:17 <布雷泽> “但是你会吗?”
01:10:45 <嘉拉迪雅> 你能够隐约看到外面红雨和少校的战斗、以及白画被打得节节败退,殇赤已经抽出手来面向神躯这边的景象。
01:10:52 <布雷泽> “因为你给予我的力量,我才可以认识殇赤……但是,因为你的野心,把我们带到了这样一个地方。”
01:12:02 <嘉拉迪雅> “……”无声的笑着,黑日露出了胜利的表情:“嘶嘶……不过你还真敢帮我啊……”
01:12:19 <嘉拉迪雅> 但是这时,空间似乎又被扰乱了
01:12:39 <布雷泽> “因为至少,我理解你。”
01:12:41 <嘉拉迪雅> 一个肉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滚了进来。
01:12:53 <布雷泽> “我看过你的记忆,我了解你的野心,但亡逝我根本就无法——”
01:12:58 <嘉拉迪雅> 触须似的分支在空中翻腾不已。
01:13:02 <布雷泽> “……你来了吗?斯蒂芬。”
01:13:27 <嘉拉迪雅> 【你还在哪,布雷泽……】
01:13:31 <布雷泽> “事情还没完,我需要你帮我。”
01:13:51 <嘉拉迪雅> 而这时候,你感觉到黑日情绪的扭曲波动。
01:13:55 <嘉拉迪雅> “背叛者——!”
01:13:57 <布雷泽> “我倒是不觉得我们可以用对话就把事情解决。”
01:14:11 <布雷泽> “你诅咒他吗?他不就是你吗?”
01:14:20  布雷泽 对黑日露出了近乎怜悯的表情。
01:14:25 <嘉拉迪雅> “不一样……不一样的!”
01:14:31 <布雷泽> “你不也是背叛者……”
01:14:40 <嘉拉迪雅> 【怎么帮?】
01:14:57 <嘉拉迪雅> 斯蒂芬•永利并没理会旧日的主宰,而是衡量了一下局面,迅速选择了与你合作。
01:15:10 <嘉拉迪雅> 而在黑日面前,肉囊也有些畏缩,似乎不敢上前。
01:15:49 <布雷泽> “你想要身体吧。”
01:15:59 <布雷泽> “和你的女人在一起。”
01:16:05 <布雷泽> “我无非也只有这个愿望。”
01:16:30 <布雷泽> “总之,让我们先制住这个家伙——!”
01:17:19 <嘉拉迪雅> ------------------------END OF GOD·GOODBYE WORLD------------------------
01:19:22 <嘉拉迪雅> 白画已经败退,但是在看到已经能够行动,并且变化出巨狼形态的艾薇儿时,猛然大笑起来。
01:19:37 <嘉拉迪雅> “啊啊,真有你的,布雷泽,你还真会这么做!”
01:19:44 <红雨> "...废话!"
01:20:26 <红雨> "他本来就和你不一样.."
01:20:44 <嘉拉迪雅> 然后很干脆地,白画在苍岚的攻击临身之前,丢下了依然战斗的少校,带着几乎已经变成碎片的躯体、消失得无影无踪——“输了啊……不过……真是愉快……”。
01:21:05 <红雨> "..."
01:21:11 <红雨> "跑..了?"
01:21:52 <嘉拉迪雅> “没关系,”苍岚难得的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这样的重创,他即使出去,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01:22:10 <红雨> "为什么..."
01:22:15  红雨 转向少校.
01:22:19 <红雨> "你们为什么要战斗呢.."
01:22:39 <嘉拉迪雅> “……你现在问,不觉得多余吗?”
01:23:11 <红雨> "即使我厌恶夜群,但你牺牲了好多人...甚至连自己也..."
01:23:24 <红雨> "你,觉得这个东西比你爱着的一切都要重要吗?!"
01:24:59 <嘉拉迪雅> “就是这样啊——就是这样,以爱为名……你们这些被腐化了的背叛者,才会挡着我们的路!”
01:25:14 <红雨> "神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01:25:15 <嘉拉迪雅> 似乎因为红雨的问话而刺激到,少校的攻势变得更加疯狂。
01:26:02 <红雨> "在身为父狼之子的同时,我们是一个狼群..呜."
01:26:15 <嘉拉迪雅> “你战斗的时候,总是这么多废话吗!?”
01:26:19  红雨 艰难地抵挡着超乎想象强大的少校,但是和布雷泽一同跨越的死线,让这并不是那么困难,.
01:26:46 <嘉拉迪雅> 但是已经没有用了。
01:26:59 <嘉拉迪雅> 白画的离去,守护者们已经腾出手来。
01:27:07  红雨 固执地向前发出沉重的反击,让怒火主导了自己的意志.
01:27:23 <嘉拉迪雅> 少校的猛击,被从侧面席卷而来的飓风阻断。
01:28:43 <嘉拉迪雅> 而被迫朝后面翻滚躲避的她,虽然明白了局势之恶劣,但是却也没有退走的打算。
01:29:28  红雨 猛扑上去
01:29:46 <嘉拉迪雅> “——吼!!”
01:30:07  红雨 举起了刀,正欲挥下...
01:30:40 <嘉拉迪雅> 少校毫不示弱地瞪着你,防御的姿态已经被另一股飓风所打断。
01:31:01 <红雨> "结束..."
01:31:15 <嘉拉迪雅> 只要长刀落下,那么这些事情的起因,就会消失不见。
01:31:26  红雨 脑海中掠过了无数道思绪,被夜群杀死的人,自己死去的伙伴,布雷泽,布雷泽,在这个时候他所会说的话语,会做出的行动浸透了自己的意识.
01:31:51  红雨 在最后,停下了剑刃.
01:32:05 <红雨> "......"
01:32:24 <嘉拉迪雅> “——蠢货。”
01:32:40 <嘉拉迪雅> 第三道飓风吹来,少校冷冷地吐出一句,然后高高跃起扑入风中。
01:32:53 <嘉拉迪雅> 然后她被吹到了平台之外,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在黑暗的虚无中消失不见。
01:33:41  红雨 怔了怔,缓缓地,变回了人类的外形,跪倒在了地上.
01:33:47 <嘉拉迪雅> 而这时,那道光团终于破裂了。
01:34:01 <红雨> "——"
01:34:15 <嘉拉迪雅> 就在少校离去之后,仿佛是衔接好的一般。
01:34:42  红雨 没有来得及从放跑了少校的复杂心情中转换回来,立刻将脸孔转向了那团光.
01:34:57 <嘉拉迪雅> 守护者们正在聚集、准备强行击破的力量,此时也暂停下来。
01:35:09 <嘉拉迪雅> 缓缓张开的光带,像是羽翼一样。
01:35:37 <嘉拉迪雅> 露出了其中已经再次化作了石像的神骸。
01:36:00 <红雨> "...!"
01:36:05 <嘉拉迪雅> 还有半跪在神骸之下,正在喘着气的两个男人。
01:36:19 <嘉拉迪雅> 正在互相瞪视的两人之中。
01:36:24 <嘉拉迪雅> 其一正是布雷泽。
01:36:26  红雨 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
01:36:30 <嘉拉迪雅> 另一个不用说,自然是斯蒂芬•永利。
01:36:37 <红雨> "布雷泽...布雷泽!!"
01:36:46 <布雷泽> “……嗨。”
01:36:58 <嘉拉迪雅> “可惜了……”
01:37:16  红雨 一下子扑进了那个人的怀里.
01:37:26 <嘉拉迪雅> 看了一眼四周,斯蒂芬拍拍身体站了起来:“胜负,就姑且留着吧。”
01:37:34 <布雷泽> “……可惜?我不这么觉得,我不想杀你,你也并不真的想杀我,这就是我们都能活下来的原因。”
01:37:49  布雷泽 轻轻抚摸着红雨的头发,摇摇头。
01:38:04 <布雷泽> “而且,比起胜负,我现在更想要一条裤子。”
01:38:32 <布雷泽> “去找你的女人吧,过你的生活。”
01:38:48 <布雷泽> “不要再为难我的朋友,我们之间,已经了了。”
01:38:50 <嘉拉迪雅> “……”
01:39:34 <嘉拉迪雅> 看了你一眼,斯蒂芬转身离去。
01:39:49 <红雨> "...布雷泽,你拥有自己的身体了,太好了,真的..."
01:39:59 <布雷泽> “肋,肋骨……”
01:40:24 <嘉拉迪雅> 新的身体,有些微妙的不协调感。
01:40:31 <嘉拉迪雅> 首次将注意力投注在这具身体的时候,你没有感到任何的力量,就像是凡人一样。
01:40:32  布雷泽 艰难地说,扶住红雨的肩膀,好不容易才让哭泣的她松开。
01:40:55 <红雨> "对,对不起...我放跑了她...那个女人..."
01:41:08 <布雷泽> “没关系,她已经输了。”
01:41:33  布雷泽 将目光转向其他人。
01:41:38 <布雷泽> “黑日也是。”
01:41:56  布雷泽 以此,向着并非特定的某个对象,声明道,但目光却看着殇赤。
01:42:07 <嘉拉迪雅> 殇赤回避了你的目光,看向了另外一边,即使是你也无法读懂她眼中此刻的思绪。紫炎倒是耸耸肩:“那就好,还有最后一件事情。”
01:42:16 <布雷泽> “啊啊,的确。”
01:43:21  布雷泽 将手放在红雨的肩膀上,看了看殇赤和艾薇儿,最后才将目光移回紫炎身上。
01:43:44 <嘉拉迪雅> 那些曾经觉醒的魔法,入侵你灵魂的黑日神力,已经不复存在。
01:45:08 <嘉拉迪雅> 只有亡逝所遗留的残响,渗透在你骨血的深处。
01:44:29 <布雷泽> “但是,这一次,我恐怕没有办法帮助你们了。”
01:44:46 <布雷泽> “现在的我,只是一介平庸的凡人——唔,比那还是要多一些的。”
01:46:10 <嘉拉迪雅> 你并不能感受到它到底有什么作用,而且也不像刚才的斯蒂芬•永利那样,显得非常活跃。
01:46:19 <嘉拉迪雅> “那么。”殇赤在你说完之后,走到了紫炎兄妹的面前。
01:46:22 <嘉拉迪雅> “……抱歉,我得说再见了。”
01:46:48  布雷泽 看向殇赤。
01:47:49 <嘉拉迪雅> “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吗?” 苍岚询问。
01:48:36 <嘉拉迪雅>“嗯。”
01:48:41 <嘉拉迪雅> 紫炎抱住了妹妹的肩膀,笑笑:“就这样吧……再见,殇赤,我们会想念你的。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抽签呢。至于外面的事情,交给我们两个就好。”
01:49:20 <嘉拉迪雅> “多谢。”
01:49:34 <嘉拉迪雅> 接着紫炎转向你们。
01:50:13 <嘉拉迪雅> “那么,大家准备好的话,就跟和我们一同离开吧。再过一会儿,这里就会永远消逝了。”
01:50:33 <红雨> "殇赤她…"
01:50:56 <嘉拉迪雅> “会与碎片一同被放逐……很遗憾,斩断与现世的链锚,必须两边都有人才能进行。”
01:51:03 <布雷泽> “……”
01:51:18 <红雨> "...怎么会…这样…不是太可怜了吗?"
01:51:31  红雨 紧紧地抓住布雷泽的手臂.
01:51:39  布雷泽 只是将目光投向从之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理会自己的殇赤。
01:51:50 <嘉拉迪雅> 殇赤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但没有回应你的视线,只是与另外的守护者,在探寻着连接此时(过去)与现世的锚的位置。
01:52:33 <红雨> "不要再...离开我了...刚才的片刻,对我来说就好像将灵魂撕成两半一样痛苦."
01:52:55  红雨 惶恐地抱着布雷泽的手臂,像是恐惧似地,呢喃着.
01:54:03 <布雷泽> “红雨……我,是不能在这个世界存在的。”
01:53:46 <布雷泽> “亡逝留在我的身体里的力量排斥生命,我并没有复活,而是介于生死之间。”
01:54:00 <布雷泽> “这样的我,无法与这个世界相容”
01:54:11 <红雨> "我..."
01:54:19 <红雨> "我不会在意的!"
01:54:38 <布雷泽> “傻瓜。”
01:54:57  布雷泽 轻柔地,和红雨接吻。
01:55:37 <红雨> "嗯…我要和你在一起...布雷泽,什么地方都好."
01:55:48  红雨 恋恋不舍地,离开对方的嘴唇,依旧紧紧地抓着所爱的人的手.
01:56:11 <布雷泽> “不可以,你本来就是自由的狼,在我所要去的地方你根本无法快乐。而且,你不是还有你的族人,姐姐,责任吗?”
01:56:21  布雷泽 最后,将目光转向了艾薇儿。
01:56:39 <布雷泽> “还有,我希望你能,为我守护的东西……”
01:57:18 <红雨> "..."
01:58:50 <嘉拉迪雅> 艾薇儿似乎有所感觉,她转过头来,目光与你相对,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凶狠,只是抿紧了嘴唇不做声。
01:59:18 <红雨> "..."
01:59:48  红雨 紧紧地抓着布雷泽,抬起目光,用露出凶狠的眼神注视着他.
02:00:23 <嘉拉迪雅> “好啦,小俩口,你们可以出去之后再吵架。”紫炎走了过来,对你们说:“在这里停留太久可不是好主意。”
02:00:30 <嘉拉迪雅> “再会了,各位……”
02:00:50 <嘉拉迪雅> 在彼方的世界尽头,殇赤朝着你们温婉一笑:“和大家在一起的时间,我真的很开心呢。”
02:00:50 <嘉拉迪雅> 她瞥了布雷泽最后一眼,目光蕴含着劝诫,然后柔和的视线逐一停留在你们的脸上,好像要把面容烙印在记忆的最深处。而随着你们向外走去的步伐、殇赤的身影也越来越小、最后孤零零地消失在神殿的最深处。
02:00:55 <嘉拉迪雅>------------------------END OF GOD•TWO WORLDS APART-----------------------
02:01:00 <嘉拉迪雅> 带着悠久圣殿所独有的洁白色烈焰,殇赤击穿锚定世界之点的能量咆哮着爆发。炽白色的光耀即使在神殿门外的广场上也是那么清晰。而在此处,紫炎也将从未使用过的三叉戟深深地刺入地板里头,凶悍到了极点的魔力潮水一般向脚下的土地中涌去。蔓延过来的光潮碰触到了三叉戟,在你们眼前化作了初生的耀阳。而你能看到神殿与外面相连的空间似乎被剥离、溶解,就像是被分开的麦芽糖一样,只有一些地方还在藕断丝连。而空间消失的地方,大片大片的虚无开始涌入,而这边的世界也缓缓地合拢,似乎要将这道创伤治愈。
02:01:38 <布雷泽> “红雨,你……不能和我一起去那个地方。”
02:01:47  布雷泽 感到自己的声音发颤,但是前所未有地坚定。
02:02:38 <红雨> "你真是一个既任性,又残忍..."
02:03:31 <红雨> "自私自利自大的男性呢..."
02:03:59  红雨 笑容中既有痛苦,憎恨,又带着无法割舍的爱意.
02:04:25  红雨然后露出利齿,一口咬在了布雷泽的手腕上
02:04:47  布雷泽纹丝不动地,看着红雨低下头,留下深刻的齿痕之后,恋恋不舍地用舌尖将鲜血舔舐干净。
02:05:07 <红雨> "我原本梦想着,能够和你在一起,永远地,任何地方都可以,在我的世界只要有你就足够了..."
02:06:11 <红雨> "但你不同,你不是狼儿,你的心里拥有太多的东西,布雷泽,你已经,不需要我了..."
02:07:49 <布雷泽> “不,红雨,你并不是那样的狼,你……”
02:08:39  红雨 露出凶悍的表情,抬起头,近乎强迫地抓住布雷泽,让他向自己靠了过来.
02:09:14  红雨 深深地,将自己朱红的嘴唇覆盖在对方的唇上,留下带着血沫和泪水的吻.
02:09:07 <红雨> "最难喝了...你的血."
02:10:17 <红雨> "难喝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02:10:50 <嘉拉迪雅> “那,这位狼人小姐……哦,还有那边的那位狼人小姐。”
02:11:19 <嘉拉迪雅> “我们该走了。”
02:11:22 <红雨> "..."
02:11:56  红雨 最后瞪视了布雷泽一眼,慢慢放开了手,几乎像是没有眷恋地转身.
02:12:06 <红雨> "我会让你后悔的."
02:12:29 <红雨> "我会...幸福的,让你后悔离开这个世界!"
02:12:38 <布雷泽> “……啊啊。”
02:12:49 <布雷泽> “我唯一可以留给你的,就是在这个世界寻求幸福的机会。”
02:13:28 <红雨> "..."
02:13:43  红雨 没有开口,要压抑泪水和呼吸太难了.
02:14:24  红雨 最后,轻轻地,吟唱着,过去被姐姐传授的,某一首歌曲.
02:15:30 <红雨> "今天,对于死去来说,是个好日子"
02:15:31 <红雨> "一旦夜幕降临,便会觉得孤独"
02:15:31 <红雨> "你的体温,令我不禁思念"
02:15:31 <红雨> "今天,我独自一人"
02:15:31 <红雨> "这里黑暗。这里寒冷。这里悲凉。"
02:15:31 <红雨> "这里,没有你的身影"
02:15:38 <布雷泽> “……”
02:16:20  红雨 慢慢地,向着其他人的方向走去.
02:16:39 <布雷泽> 【别了……】
02:16:43 <布雷泽> 【我灵魂的半身,我最爱的人,我的狼儿……】
02:16:55 <布雷泽> 【我……的世界。】
02:16:56 <嘉拉迪雅> 艾薇儿跟在红雨后面,即将踏上离开的通道之前回头,不知道是包含了多少种感情的目光落在你的脸上。在红雨抓起她的手离开的时候,艾薇儿咬咬嘴唇,想要说话,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也许在这个时候,再说什么,都已经是多余的了。
02:16:36  红雨 握紧拳头,向着前方走着,眼前看见的是一片模糊的幻景,泪水折射出千般的过往,与布雷泽在一起的时间犹如撕裂自己灵魂的碎片.
02:17:19 <红雨> "但是,
02:17:20 <红雨> 因为夜色如此黑暗,才会思慕拂晓
02:17:20 <红雨> 因为天气如此寒冷,才会思慕朝阳
02:17:20 <红雨> 因为此刻如此悲凉,才会思慕你的身影
02:17:20 <红雨> 祝愿你能迎来每一个清晨
02:17:20 <红雨> 祝愿你能常有暖风吹拂
02:17:20 <红雨> 祝愿你能得到所爱的温暖
02:17:20 <红雨> 这里如此的寒冷,这里找寻不到你的身影
02:17:20 <红雨> 所以。
02:17:20 <红雨> 这一定是一件好事。
02:17:20 <红雨> 今天,对于死去来说,是个好日子。
02:17:29  红雨 慢慢地,消失在布雷泽的视野之中。
02:18:47  布雷泽 转过身,心脏的跳动已经感觉不到了,充斥在胸腔的苦痛,让两个逐渐分离的世界之间的虚无深渊,变得那么诱人。
02:19:38 <布雷泽> 『你就是这样,变得习惯分别的吗,殇赤?』
02:20:47  布雷泽 奔跑起来,向着那逐渐合拢的空间尽头奔去,亡逝的神力被唤醒,死与生之主的力量,远比自己曾经体验过的黑日的力量更加强大。即使血肉与骨架、生命与活力在不断动摇、几乎崩溃。
02:21:38 <布雷泽> “不要以为对我冷冷淡淡的,就能避得过罚之道的魔法师啊,女人——!”
02:08:29 <嘉拉迪雅> --------------------------END OF GOD•END OF WYNN-----------------------------
02:09:11 <嘉拉迪雅> 在神殿的廊道之中,有一深一浅的脚步声响起。
02:09:40 <嘉拉迪雅> 透过微蒙的青光看过去,搀扶着的影子慢慢地在墙壁上出现。
02:10:34 <嘉拉迪雅> 那是背叛了你的两人。
02:10:45 <嘉拉迪雅> 玛琳•辛,斯蒂芬•永利。
02:11:05 <嘉拉迪雅> 利用你的力量,来谋取了自己利益,又将你抛弃在一边两个。
02:11:32 <嘉拉迪雅> 但现在,仿佛成了赢家的永利,正在搀扶着身受重创的玛琳。
02:13:06 <嘉拉迪雅> 你能感受到,他的身体里面,涨满了的能量,但是却似乎并未能很好地受到控制。
02:13:28 <嘉拉迪雅> 至少以你所见,如果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要治愈玛琳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02:13:37 <嘉拉迪雅> 但他只能搀扶着对方。
02:14:48 <嘉拉迪雅> 而且,他也没有察觉到你的存在——即使他的行进已经非常警惕、小心。
02:15:34 <嘉拉迪雅> 从刚才开始,你就隐藏着、观察、跟踪、等待机会。
02:16:24  达克赛德 从那一团混乱中溜出来后,就一直盯着,直到观察已久的时机。
02:16:37 <嘉拉迪雅> 不知道是谁的脚步先软倒,他们两人一个踉跄。
02:16:56 <嘉拉迪雅> 玛琳朝地上摔倒,发出痛呼声。
02:17:06 <嘉拉迪雅> 而永利急忙弯下腰去。
02:17:24  达克赛德 从虚空中聚起纯粹的力场,轰砸在永利的背上
02:17:56 <嘉拉迪雅> 滋啦——!
02:18:15 <嘉拉迪雅> 血肉被剥离,骨头被粉碎。
02:18:49 <嘉拉迪雅> 没有防备的永利,被你一击就打倒在地上。
02:19:38 <嘉拉迪雅> 仿佛随着生命力的流逝,他对体内神力的掌控进一步地减弱。
02:20:02 <嘉拉迪雅> 开始有什么东西正在皮肤之下来回窜动。
02:20:26 <嘉拉迪雅> 玛琳发出恐惧的叫喊,却因为重创而无能为力。
02:20:47 <嘉拉迪雅> 凝聚起的魔力,也在微弱地闪烁几下之后就消失不见。
02:21:11 <嘉拉迪雅> 然后斯蒂芬的身体,就那样破碎了。
02:21:38 <嘉拉迪雅> 被你的魔法切开了口子,然后像是漏气的气球,又像是从内裂开的土块。
02:21:54 <嘉拉迪雅> 神力溢了出来,在廊道上翻滚着。
02:22:03 <嘉拉迪雅> 对于虚弱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毒药。
02:22:36 <嘉拉迪雅> 而对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畅快施法、而且处于有生以来魔法最高点的你来说。
02:22:42 <嘉拉迪雅> 这是天赐的礼物。
02:23:13 <达克赛德> “我的,终究是我的”
02:23:49  达克赛德 饥渴地吮吸着每一缕的神力
02:25:12 <嘉拉迪雅> 强大的力量涌入你的身体,流淌过每一寸神经、每一条肌肉、每一道血管,最后汇聚到你的灵魂之中。
02:27:00 <嘉拉迪雅> 但是毕竟你主动的吸吮,效率也未能达到尽善。
02:27:17 <嘉拉迪雅> 终究有一部分神力,在你吸取之前,就开始消散。
02:27:45 <嘉拉迪雅> 不过这也是幸运吧,到最后,似乎是刚刚满足的样子。
02:27:56 <嘉拉迪雅> 神力并没有超出你的界限太多。
02:28:22  达克赛德 感受着汹涌的浪涛在灵魂深处的鼓动与沉醉
02:29:18 <嘉拉迪雅> 而原本还在挣扎的玛琳,此时却已经在外溢的神力冲击之下,失去了意识。
02:29:41 <达克赛德> “很久以来,多久了,好像也不过五年……不,这不重要”
02:29:47  达克赛德 开始自言自语
02:30:18 <达克赛德> “终于,我拿到了我应得的”
02:31:09 <达克赛德> “交易就是交易,背信者总要……”
02:31:53  达克赛德 看了看玛琳,轻轻地扭断了她的脖子,将其埋葬于烈焰中
02:35:43 <嘉拉迪雅> 这股力量在你身体里面平静下来之后,你察觉到它和外界之间的联系。
02:36:17 <嘉拉迪雅> 应该说,似乎你所在的这个地方,似乎与现实,只有薄薄的一线之隔。
02:36:35 <嘉拉迪雅> 打破这篱蕃的力量,已经在你体内就绪。
02:36:47  达克赛德 推开了一扇看不见的门
02:36:55 <嘉拉迪雅> 只是一瞬间。
02:37:11 <嘉拉迪雅> 像是跨过了一道水幕。
02:37:23 <嘉拉迪雅> 下一刻,你已经踏上了松软的沙地上。
02:37:43 <嘉拉迪雅> 在那里面已经变得有些迟钝的触觉。
02:37:53 <嘉拉迪雅> 这时终于感受到了,沙漠微凉的夜风。
02:38:03 <嘉拉迪雅> ---------------------------EXILE FROM THE ENTITY-------------------------
02:39:17 <嘉拉迪雅> 无声无息地着朝那片虚无之中落去,即使用尽全力的一跃,也无法跨越世界之间的障碍。如果不是那道朝你飞卷而来的铁链,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吧。费力地抓住链条,“坠落”的势头完全被“上升”所取代,在触及到神殿地面的瞬间,你看到的是脸色发白、摇摇欲坠,但又以无奈的目光看着你的殇赤。
02:39:45 <布雷泽> “……”
02:39:53  布雷泽 伸出手,扶住了摇摇晃晃的殇赤。
02:40:06 <布雷泽> “没事吧?”
02:40:13  布雷泽 发自内心地,关切地问道。
02:40:17 <嘉拉迪雅> 刚才跨越世界分离的激荡之中,那些充斥四周的夺目光辉与轰鸣声响,虽然还残留在你的视网膜与耳廓之中未能完全消退。
02:40:35 <嘉拉迪雅> 但是你已经能够看清楚周围的事物了。
02:40:41 <嘉拉迪雅> “……还好。”
02:41:18 <布雷泽> “撕裂世界的法术吗……”
02:41:33  布雷泽 扶着殇赤,来到了一边慢慢坐下。
02:41:34 <嘉拉迪雅> “斩断链锚的法术而已……”
02:41:47 <嘉拉迪雅> 虚弱地笑出声,殇赤把头靠在你的胸口。
02:41:55 <布雷泽> “我不该来吗?”
02:42:05 <嘉拉迪雅> “……得到了身体,也了却了黑日的困扰,和红雨还有艾薇儿一起生活不好吗?”
02:42:12 <嘉拉迪雅> 殇赤轻柔的语声里似乎带着责备之意。
02:42:39 <布雷泽> “如果说我是不想你孤单地一个人在这里,你会感动吗?”
02:42:40 <嘉拉迪雅> “我很感动呢……傻瓜(小声)。”
02:42:46 <布雷泽> “哈哈……真是不可思议的人呢,你们守护者。居然轻易地,就能够做出将自己从世界放逐的决定。”
02:42:50 <嘉拉迪雅> 殇赤软软的身体似乎不着力,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了,但是依偎在你的怀抱里的身体依旧有着淡淡的香气,和充满生命力的鼓动。
02:43:28 <嘉拉迪雅> “我倒是觉得,你才是不可思议呢。”
02:43:33 <布雷泽> “诶?”
02:43:41  布雷泽 略微有些意外,看着她。
02:44:05 <嘉拉迪雅> “很厉害嘛……周旋在这么多女人之间,还让一个对你这么死心塌地,另一个还替你怀上孩子……”
02:44:22 <嘉拉迪雅> 在这个时候,殇赤终于嗔怪地,将醋意表达了出来。
02:44:44 <嘉拉迪雅> 反而对自己的状况,不是特别关心的样子。
02:44:54 <布雷泽> “……”
02:44:59 <布雷泽> “这,这个……”
02:45:15  布雷泽 少有地露出了拘谨无措的表情。
02:46:09 <布雷泽> “……我,以后再慢慢对你解释……至少那个孩子,我当时……”
02:46:14  布雷泽 想了半天都无法自圆其说,只能搪塞似地,握住了殇赤的手。
02:46:26 <嘉拉迪雅> “好啦……不用那样。我的时间也不多了,能够在最后这段时间里,好好陪一陪我吗?”
02:46:37 <布雷泽> “嗯。”
02:46:44 <嘉拉迪雅> 殇赤摇摇头,笑着岔开话题。
02:47:00 <布雷泽> “不管怎么说……”
02:47:09 <布雷泽> “在这里,我没有办法花心的。”
02:47:27  布雷泽 用另外一只手环住了殇赤的纤腰,让两个人的身体贴得更紧一些,因为这里开始变得有些冷了。
02:47:38 <嘉拉迪雅> “我原本会以为,自己能够在圣殿之中,与兄弟姐妹们在一起长眠呢。”带着惆怅和飘渺的语调,殇赤躺在你怀里,出神地看着远方。
02:47:48 <布雷泽> “后悔吗?结果,你只能在这个地方,和我一起渡过最后的时间。”
02:48:32 <嘉拉迪雅> “不。只是这么一来,圣殿之中空掉的棺木,就有四十七个了吧……”
02:50:30  布雷泽 在得到了无限的时间,和无限空虚的结局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恐怖。
02:51:18 <嘉拉迪雅> 在渐行渐远地时空之中,互相依偎着的两个人,靠在石化的神像之上。
02:51:32 <嘉拉迪雅> “反而是你,布雷泽,你不后悔吗?放弃那个你所熟悉的世界,来到这个一无所有的地方。”
02:51:23 <布雷泽> “我,并不会后悔哦。”
02:51:52  布雷泽 轻轻抚摸着殇赤的脸颊,温柔地说:“我不是有你吗?”
02:52:16 <嘉拉迪雅> “我也是。”
02:52:48 <嘉拉迪雅> 殇赤回应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她的手环住你的脖子,稍微施加了一点压力。
02:53:20  布雷泽 抱紧殇赤,低下头,将嘴唇贴在自己怀中玉人的樱唇上,这个动作自然的几乎不需要经过思考,自己对殇赤的渴望,就如同呼吸一般毋庸置疑。
02:54:18 <嘉拉迪雅> 你们在这虚无世界的孤岛中,仿佛世界上最初和最后一对的男女般拥吻着,柔情的接触和包容替代了所有言语,连时间都仿佛变得没有了任何意义。
02:54:25 <布雷泽> “……殇赤。”
02:54:37  布雷泽 在良久之后,才离开了殇赤的唇。
02:54:48 <嘉拉迪雅> “嗯?”
02:55:15 <布雷泽> “可以告诉我多一些,和你有关的事情吗?”
02:55:46 <嘉拉迪雅> “嗯。”
02:55:58 <嘉拉迪雅> 然后,你听见殇赤那悠扬如同天籁一般的语声,安静地引领着你,从那个你从未听闻和想象过的,古老而辉煌的时代的兴起,慢慢地走向悲壮的陨落。
02:56:21 <嘉拉迪雅> 但,那是另外一个,我们所要讲述的故事了。
02:56:36 <嘉拉迪雅> ==============================FIN.=============================== 
« 上次编辑: 2011-01-17, 周一 00:11:22 由 夜眼 »
强者40K·世纪初的奇妙冒险物语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Re: 血月完结篇
« 回帖 #1 于: 2011-01-17, 周一 00:07:55 »
* Dya 庆祝,撒花。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