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这里也发一份~恶魔的简历~  (阅读 3664 次)

副标题: 同外面~

离线 乌特提

  • 版主
  • *
  • 帖子数: 796
  • 苹果币: 3
这里也发一份~恶魔的简历~
« 于: 2005-06-01, 周三 20:34:27 »
  “芬西娜伊大人!那个普雷斯·布兰德,您确定他真的能这样使用?”精准城第十二浮游城的高塔之上的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男人,双手按在黑檀木制作的具有异域风情的办公桌上,用似乎勉力地压抑着自己不满的声调对着自己前面的女士说着。
  “这个,我相信普雷斯能很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事实上他前几次的任务都完成的很好。”浮游城的主人,芬西娜伊平静地嗑了嗑杯里的茶水,用带着成熟气息的悦耳声音回答面前似乎青筋要挣脱皮肤束缚暴跳而出的男人的质问。
  会话中的两人的面前桌面,一张张的用整齐羊皮纸制作成的报告书摊放着,名为普雷斯的男人——应该是这么叫吧,事实上在报告书里的简历一栏,里边附带的照片却是一个看来颇为清秀美丽的少女——目前为止所有的记录,至少是骑士团能收集到的,都包含在其中。蕴涵着魔力的水晶投射着立体的光芒,带着一双巨大红翼的纤细人型生物的影象在其中用灵活的身法同貌似是塔纳里恶魔一般的生物交战着。芬西娜伊意味不明地眯着绿宝石一般碧绿的双眼,用无视面前男性一般的态度注目着桌面上的影象。
  “可是,不管怎么说,让他单独行动也太……!”察觉到自己似乎被无视了的男人涨红了肥胖的圆脸,好象是努力捍卫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一般争辩着,面上的肥肉也随着主人过度激动的表情而跳起并不怎么美观的舞蹈。
  保持着同先前一样的平和态度,领主大人轻轻扬了扬手。“够了。这就是我的决定,没什么事的话就退下吧。”喝下最后一口茶,第12移动堡垒的领主对其部下下了比起平时来说还算是有礼貌的逐客令。后者心知惹恼了面前自己的顶头上司是绝对没有好处的,因此带着这份自知之明,堂堂骑士团副千夫长阁下就这么带着杂糅了各色负面情感的胖脑袋离开了领主的办公室。
  目送了部下离开办公室,芬西娜伊·K·弗莱明斯金带着似乎得救了一般的神情趴倒在桌子上。“这个撒切克,还真是个典型的骑士呢……”喃喃地感叹着,她再次将目光投射到面前的水晶上,后者在播放程序的驱动下已经开始了第二遍的播放任务:有翼青年迅捷的身影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用优美而却完全不多余的动作将同样有着红翼的肥胖恶魔切为三段。“不管怎么说……偏袒自己的孩子,这是为人父母的本能嘛……”习惯性地半眯着漂亮的绿眼睛,看着窗外大街的芬西娜伊用带着欣慰跟骄傲的声音对着自己说。
  第十二浮游城的大街上,有如平日一般在其中闲逛的黑发青年似乎突然感受到了什么一般,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什么嘛……一定是那‘阿婆’又念人了,整天就知道说教,这样的人不可能长寿呀。”没心没肺地对刚才还尽力为自己维护的,还对自己有着养育之恩的恩人这么评价着,有着一张秀气的,看来颇为类似女孩子的脸孔的青年用食指搓搓鼻子,双手插着兜混入人群。(“裤子拉链没拉……今天真见鬼!”躲入人群的青年做完本该清早出来就做的第一件事后,心里诅咒着不知道什么的对象。)
  “呃……这个这个~居然真有敢不放屏蔽阵营法术就跑来这里的人耶~”在看到人群里几个鬼鬼祟祟,猥琐地藏在斗篷里的人浑身跳跃着的邪恶灵光后,普雷斯暗地里吹一声口哨。在“正义之魂”(这是据他本人的说法,可是其养母对他这个品质的评价就是“会走路的麻烦源头”)的驱使下,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悄悄地跟着那几个人一路摸索前进。渐渐地,鬼祟者的军团开始远离喧嚣的闹市,向着比较偏僻的小巷移动。
  “啧……那边可是军火库呀。就凭这几个小贼……难道是地狱或者哪里派来的工作员?那么,本大人就有出手的机会了!”压抑着终于可以打架了的兴奋,普雷斯决定跟踪到底——多年来跟自己的养母斗智斗勇,在残酷的环境下锻炼而成的狡猾阻止了他的直接跳出来将跟踪的对手们劈成两截的冲动。好象上天(一般我们管他叫AO或者痛苦女士或者培罗啥的)也打算纵容好事的青年的行动一般,三个猥琐男在军火库的们前停了下来,开始摸出工具试图撬开巨大的门锁。而另外一个看来瘦弱一点的也念颂着不太能听的清的咒文,试图跟施展在大门上的魔法锁以及魔法陷阱作一番生死较量。
  “哎呀……这魔法锁不是这样破的啦……”躲在暗处的普雷斯暗暗地为自己几分钟后的对手着急。如果单纯是看到这里的话,芬西娜伊大概会为自己养子终于听自己管教了而感动得流泪,并且古板的教导主任(普雷斯是这么叫撒切克副千夫长阁下的)也会信服于青年的听话而再无异议,大家从此之后和谐地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吧。可惜想象向来只存在于头脑里,而现实往往是极为残酷的。美好的印象就这么被黑发的顽皮鬼撕碎了,尽管并没有人看到:“这样下去,这些人在还没有干坏事前就完蛋了啦,这样怎么能显示本大人的英明神武呢!”发表了让人怎么听都觉得有问题的发言,普雷斯抖抖身子,将自己也变的跟那些人的猥琐样子,就这么藏在斗篷下接近了对方。
  “笨蛋,不要命了吗!用敲击术开这个锁的话,整个大门会‘BIU~’地发射出解离射线,把你们都轰至渣呀!”努力地作出邪恶的表情,黑发青年藏在斗篷下的脸发出JJJJ的笑声讥笑着眼前的三个小贼。后者似乎被突然出现的看来颇为类似自己同类的猥琐男四人目给吓了一跳,警惕地跳到一边。而仿佛无视几个人的戒备一般,猥琐男四人目大声吼叫了几个词,接着前面几人努力的对象,巨大的军械库大门豁然开朗。
  “DYA·开·门~~对,就是这个,再跟我念一遍……那个谁!你念的太小声了!”双手叉着腰站在军械库里的一门大炮上,黑发的青年神气地对着几个似乎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进来干什么的小贼教导着如何使用大门的口令密钥。完全不知愧疚地做着这样的事情,大概撒切克副千夫长在现场的话可能直接就拖着自己满身的肥肉拔出他的钝刀子跳过来砍了吧。“说起来……你们进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搞破坏吗?”说累了,转而以跟端庄或者说庄重毫无关系的姿势盘腿坐在有着巨大口径的火炮上的普雷斯,探出半边身子好奇地问问自己前下方那几个被乱来的青年完全搞糊涂了的临时的听众。被质问的对象在愣了半晌后,好象终于想起什么一样,从同样猥琐地盘腿坐着的姿势弹跳起来,拔出短剑朝巨炮之上的青年直刺而去。其他的两人似乎也被同伴的这一行动提醒,纷纷摆好架势朝黑发的青年攻击而来。
  “喂喂!这也太不讲理了吧!”明明最不讲理的一人似乎很冤枉地叫喊着,单手撑起自己的身体轻巧地回避敌手的攻击,轻松地向对手指出“这点手腕是没办法打赢我的哟~”接着就这么倒立着,用体操运动员一般的手法旋转自己的腿,将第一个攻击者扫飞出去,被害人的身体倒飞着,撞击在后排的法师同伴身上,后者似乎因为这一撞击咬到了舌头,趴在地上难过地吐着血。位于中间的一人似乎开始意识到他面对的似乎并不是凭借己方一人之力可以对付的对手,于是在经过几毫秒地艰难权衡后,以最快的老鼠都望尘莫及的速度跳起来,夺门而逃。
  “哎呀……跑了。”目送拖着一道长大的烟尘绝尘而去的猥琐男二号,普雷斯手搭凉棚,似乎很遗憾一般地说道。接着,他回头,很有兴趣地看着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二人:“呐,现在可以说说两位来这里的目的了吗?哎呀别这样看着我,我是很爱好和平的啦……等等,你拿这小瓶子出来是要干啥?要喝药水的话,我这里倒有啦,你这个看来质量不太过关的说,你看,这水混的……”刻意的罗嗦话语被以瓶子为中心突然散发出来的光芒打断了。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伴随着似乎能将整个浮游城晃动的震动,合着冲击波传播开来。前一刻还欣慰地想着自己的养子最近总算老实了点的芬西娜伊救起被震动晃掉下来的茶杯,整个人看来似乎顿时老了20岁一般用手撑着额头。“真是的……这个只知道给人添麻烦的小坏蛋!”
  “报告!军火库被毁!军械损失75%,伤员10名,无死亡。报告完毕!”黑脸的报务兵在用古板的声音报告完毕后,敬礼下去了。祸乱的源头,名为普雷斯的黑发青年,衣衫褴褛地站在自己养母的身边,一脸大限将至的表情。前者正当使劲地想借口的当口,芬西娜伊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扭头看向比自己矮了一头一般(的确是普雷斯为了避祸,将自己变矮了)的少年样的青年。“普雷斯。”“是!”少年从养母的语气里似乎听出了什么救命的希望一般,很有精神地回答。
  “你离开这里吧。”
  “什么?”似乎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普雷斯疑惑地问着。
  “我说,离开这里,到主物质世界去。”芬西娜伊下了决心一般地,缓缓将字句吐出来。
  “我要说,芬西,这不是我的错……”普雷斯似乎并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何要受到这样的处置,不解地试图给自己辩护。而他的养母,慢慢走上两步,抬手梳理着自己养子被爆炸搞乱了的头发:“并不是这个事情。我觉得,现在的你,已经不需要我的监视了。神给我的启示说,要我将你送到地面上,接受新的历练……”
  “……”平日里一直闹着威胁说要离家出走的少年沉默了。看着自己有了新的记忆以来,一直都在身边左右照顾着自己的女性,一直开朗着的恶魔普雷斯开始觉得,心里有着什么酸酸涨涨的感觉翻涌上来。他半张着嘴巴,颤抖的嘴唇半天说不上话来。像平常原谅犯了事的普雷斯一般,芬西娜伊弯下腰来抚摸着后者的脑袋:“普雷斯,我并不是赶你走…相信我,不会有母亲不爱自己孩子的。”轻轻地将青年瘦小的肩膀拥到怀里的女领主,发现自己的养子像小孩子一般,颤抖着肩膀,而不明成分的温润液体则慢慢浸透自己的胸膛。
  三天后。
  “滋授予,普雷斯·布兰德以正式骑士资格,同时为特殊部队‘布兰德’之成员,降下主物质界。”半跪在女领主身前,双手接过自己被封印的斩首剑的黑发青年,眼里全是坚定的神色。
  “我宣誓。为了正义与公理,奋斗终身。”
  有如万花筒一般旋转着的传送门前,最后回头看了看养母的普雷斯,将手抬起摇摇,大步跨入未知的世界。
shining s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