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阅读 2330 次)

副标题: IÄ! IÄ! PATHFINDER FHTAGN!

离线 晴澈之空

  • 万里空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于: 2020-12-02, 周三 15:38:48 »
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出自冒险之路#109:In Search of Sanity,63~73页

  人类既非这地上最古老的主人,也非这地上最后一任主人。寻常的活物与物质亦非独行于世。旧日支配者昔在,旧日支配者今在,旧日支配者亦将永在。不在吾等所知之空间,而在诸空间之间。彼等平静行过,彼等于初源行过,彼等位于空间之外,而吾等不能见其踪影。……若在适当的时节于荒凉土地上说出某些词句,呼嚎过某些仪式,则彼等将行过并腐坏那些土地,而无人得见彼等。风会喋喋转述彼等声音,地会喃喃转述彼等意识。彼等令森林屈服,城市粉碎,然没有森林与城市可见彼等之手。
——H·P·洛夫克拉夫特,《敦威志恐怖事件》。
(译注:译文引自[译]敦威治恐怖事件,感谢译者竹子)

  格拉里昂神祇繁多,虽然其中一些仍属新晋者,但另外一些则可追溯至数千年前。那些在阿兹兰特的缔造者们为新生帝国制定规划之时就受人崇拜者,有一些时至今日仍受尊崇。但即是在当时,更古老的神祇也早已存在,祂们的存在甚至连那些塑造历史的神祇也相形见绌。而这些远古得难以想象且伟力超凡的旧日支配者们继而服务和崇拜那些更为伟大的外神。学者们以各种名字称呼这些实体,但在格拉里昂,祂们的信仰和实体本身被称作古老神话/古老神群。
  旧日支配者与外神并不居于伟大彼岸的外层位面。其中一些到访或栖身在与这些遥远位面邻接的区域或维度之中,但构成古老神群的绝大多数实体都存在于物质位面。然而祂们绝不属于凡俗。死亡无法触及旧日支配者,纵使被击败,祂们也仅仅是落入眠梦,等待终会到来的时机再次苏醒实现其意志。而外神亦属永在。早在初次受到窥探之时,祂们的影响留下的痕迹便已随处可见。某些学者认为外神比旧日支配者更为古老,早在时间之前便已存在,祂们引领了法莱斯玛的诞生,生命与死亡的概念由此出现。墓土女士的信徒认为这些理论亵渎神灵,然而她最为聪慧的神职人员却深知不要深入研究,因为即使是最为坚定的法拉兹玛信徒也无法接受真相。
  下列内容描述了在格拉里昂较常受崇拜的古老神群神祇。献身于古老神话的邪教徒通常极为疯狂。严格来说,对凡俗世界造成威胁的是邪教徒而非这些神祇本身。最后,当群星归位而古老神群再次统治之时,纵使最为虔诚者亦会屈服于奇诡的万古。

古老神群神祇
神祇
阵营
神职
领域
偏好武器
阿布霍斯(Abhoth)
混乱中立(CN)
疾病,多产,泥形生物混乱,黑暗,土,狂乱,力量
长鞭(Whip)
阿特拉克·纳克亚(Atlach-Nacha)
中立邪恶(NE)
构建,徒劳,蜘蛛手艺,邪恶,狂乱,虚空
捕网(Net)
阿撒托斯(Azathoth)
混乱中立(CN)
熵,疯狂,盲目破坏混乱,毁灭,狂乱,太阳,虚空
战锤(Warhammer)
伯克鲁格(Bokrug)
混乱中立(CN)
复仇,风暴,水混乱,毁灭,水,天气
刺叉(Ranseur)
夏乌戈纳尔·法格恩(Chaugnar Faugn)
混乱邪恶(CE)
鲜血,耐心,偏远山区混乱,死亡,邪恶,战争
轻型镐(Light pick)
克苏鲁(Cthulhu)
混乱邪恶(CE)
天灾,梦境,群星混乱,邪恶,狂乱,虚空
匕首(Dagger)
加塔诺托亚(Ghatanothoa)
中立邪恶(NE)
灾难,失落岛屿,献祭毁灭,邪恶,狂乱,水
钉头锤(Morningstar)
哈斯塔(Hastur)
混乱邪恶(CE)
颓废,动乱,虚无主义混乱,邪恶,符文,虚空
细剑(Rapier)
伊塔库亚(Ithaqua)
混乱邪恶(CE)
食人,寒冷,风气,混乱,邪恶,天气
手斧(Handaxe)
玛尔(Mhar)
混乱中立(CN)
洞穴,山脉,火山混乱,毁灭,土,火
重型镐(Heavy pick)
莫尔迪基安(Mordiggian)
混乱邪恶(CE)
黑暗,食尸鬼,死者之声混乱,黑暗,死亡,邪恶
弯刀(Scimitar)
宁布洛斯(Nhimbaloth)
混乱邪恶(CE)
绝望,幽魂,沼泽混乱,死亡,邪恶,植物,虚空
链枷(Flail)
奈亚拉托提普(Nyarlathotep)
混乱邪恶(CE)
阴谋,危险秘密,禁忌魔法混乱,邪恶,知识,魔法,一个额外领域
各异
欧格什(Orgesh)
混乱邪恶(CE)
炼金,饥饿,地下水道混乱,土,邪恶,水
矛(Spear)
兰·提戈斯(Rhan-Tegoth)
混乱邪恶(CE)
沉眠,不朽,灾祸混乱,邪恶,安眠,虚空
镰刀(Sickle)
莎布·尼古拉丝(Shub-Niggurath)
混乱邪恶(CE)
丰产,森林,怪物动物,混乱,邪恶,植物,虚空
匕首(Dagger)
撒托古亚(Tsathoggua)
混乱邪恶(CE)
魔法,被遗弃者,里世界混乱,邪恶,知识,魔法
短剑(Shortsword)
夏曼·朵(Xhamen-Dor)
中立邪恶(NE)
腐败,寄生,转化死亡,邪恶,植物,诡术
矛(Spear)
伊格(Yig)
混乱中立(CN)
循环,繁育,大蛇混乱,团队,保护,鳞类
拳刃(Punching dagger)
犹格·索托斯(Yog-Sothoth)
混乱中立(CN)
门扉,空间,时间黑暗,混乱,知识,旅行,虚空
匕首(Dagger)


剧透 -   :
THE ELDER MYTHOS

"Nor is it to be thought that man is either the oldest or the last of earth’s masters, or that the common bulk of life and substance walks alone. The Old Ones were, the Old Ones are, and the Old Ones shall be. Not in the spaces we know, but between them, They walk serene and primal, undimensioned and to us unseen... unseen and foul in lonely places where the Words have been spoken and the Rites howled through at their Seasons. The wind gibbers with Their voices, and the earth mutters with Their consciousness. They bend the forest and crush the city, yet may not forest or city behold the hand that smites.”

—H. P. Lovecraft, “The Dunwich Horror”

The gods of Golarion are diverse and varied, and while some are newcomers to the ranks of the divine, others date back millennia. Some of those worshiped when the first architects of Azlant were drawing up plans for their nascent empire are still venerated today. But even in those early days, there were older gods whose existence dwarfed even those who helped shape the course of written history. These are the unimaginably ancient and inconceivably potent Great Old Ones, who in turn serve and worship the even greater Outer Gods. Scholars call these entities by many names, but on Golarion, their faiths and the entities themselves are known as the Elder Mythos.
The Great Old Ones and Outer Gods do not reside within the outer planes of the Great Beyond. Some visit or dwell in regions or dimensions adjacent to those distant planes, but the vast majority of those who make up the Elder Mythos dwell on the Material Plane. Yet they are anything but mortal. Death holds no claim over the Great Old Ones, who merely dream when defeated, waiting for another opportunity to work their wills once again when they inevitably waken. And the Outer Gods themselves have always been there. As far back as one dares to peer, evidence of their influence can be found. Some scholars propose that the Outer Gods predate even the oldest of the gods, that they existed before time, and that they recall the birth of Pharasma, and thus the birth of life and death. Worshipers of the Lady of Graves regard these theories as blasphemy, yet the wisest among her clergy know better than to delve too deeply into such matters, for the truth may not be something even the staunchest of Pharasmin minds could bear to accept.
These pages detail the Elder Mythos gods who are most often worshiped on Golarion. Cultists devoted to the Elder Mythos are often quite insane. As such, it is the cultists who most often threaten mortal affairs, not the gods themselves. And in the end, even the most faithful will succumb during those strange aeons when the stars are right and the Elder Mythos rules again.


« 上次编辑: 2020-12-05, 周六 02:00:48 由 晴澈之空 »

离线 晴澈之空

  • 万里空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1 于: 2020-12-02, 周三 15:39:34 »
阿布霍斯 Abhoth
不净之源
混乱中立 疾病,多产与泥形生物之外神
领域:混乱,黑暗,土,狂乱,力量
子域:窟,凶猛,疯狂,暗夜,梦魇,决意
偏好武器:长鞭
邪徽:触手缠绕的独立眼球
原典: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七诅咒》

  在每个世界的最深之所在都有着巨大的洞穴,大多情况下,这些洞穴早已被遗忘又或根本未曾被这个世界的居民发现过。在格拉里昂,这些深邃的通道和隐藏的国度被称作幽暗地域,但类似的广阔网系也存在于无数其他世界。正是在这些遭到遗忘的午夜洞窟之中,不净之源,初创生命之原初胚土,阿布霍斯,渗出、凝结并喷出其变异后代。

  阿布霍斯拥有超凡的睿智与惊人的智能,但祂并不专注于任何凡人能够理解的事务。与其说是祂被困在一个与众多世界相连的洞巢之中,不如说祂懒在其中。由祂不断繁育创造的生物设法逃离祂无尽的贪婪和永恒的饥渴,蹒跚地攀上漆黑如夜的通路,成长得越是强壮越是硕大便能存活越久。这其中最为伟大者在洞穴之中找到了通往其他世界的古老门户,或能在彼方孕育出自己的社群和种族。

  阿布霍斯的信徒们认为宇宙中的所有生命皆由不净之神孕育,在我们的血肉与骨骼之中都留存有祂的圣性分泌物。阿布霍斯形如沸腾且汹涌的原生质泥形生物,眼睛、嘴巴、四肢和其他器官在其中不断形成又被重新吞没。从主体中滴落的造物能够获得自己的感知能力,而阿布霍斯能够通过它们看到、探索和感染任何其所接触的世界。


阿特拉克·纳克亚 Atlach-Nacha
虚无纺者
中立邪恶 构建,徒劳与蜘蛛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手艺,邪恶,狂乱,虚空
子域:构装,孤寂,梦魇,疲累
偏好武器:捕网
邪徽:栖于网中心的蜘蛛
原典: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七诅咒》

  蜘蛛神阿特拉克·纳克亚性别不定——在一些故事中被描绘为男性,但另外一些则将祂当做女神。不过,以性别这种单调的概念构想阿特拉克·纳克亚实属浅薄。居住在足以容纳一个国度的巨大地下洞穴中,阿特拉克·纳克亚编织了一个复杂以至无法想象的网络用以跨越裂隙。记载称,当祂构筑的巨桥最终联通复杂峡谷的每一面之时,一个崭新的疯狂时代便会到来;而另一些人则声称阿特拉克·纳克亚的网桥将由外神阿布霍斯用于涌出祂的洞巢,而非仅仅送出它的后代。

  崇拜阿特拉克·纳克亚往往是由于窥见了蜘蛛形态的圣性。祂的许多崇拜者都是蛛形生物,例如蛛化精灵(Drider)、伊特怪(Ettercap)和女郎蜘蛛(Jorogumo)。当它们侵入人类社会时往往会为自己取名为阿特拉克·纳克亚,尽管它们盗用神名的目的还无人知晓。

  阿特拉克·纳克亚形如巨大的黑红色蜘蛛,体躯巨大如象,腿则是又长又细。祂的面容与人相似而眼周生有毛发,但在某些模糊的资料中祂则被描绘为具有多只手臂的女性头部和身躯。许多冷原蜘蛛将祂尊为母亲,而毫无疑问,冷原下的隧道最终联通着阿特拉克·纳克亚那布满蛛网的峡谷巢穴。


阿撒托斯 Azathoth
邪魔大君
混乱中立 熵,疯狂与盲目破坏之外神
领域:混乱,毁灭,狂乱,太阳,虚空
子域:天灾,异幕,熵,疯狂,梦魇,星辰
偏好武器:战锤
邪徽:八芒星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阿撒托斯》

  这位“盲目愚痴之神”是盲目破坏所构成,犹如恒星般巨大的原生团质。阿撒托斯对于信徒毫无知觉,且实际上对万事万物皆无兴趣。某些学者甚至认为阿撒托斯根本不具备自我意识,而将这位外神喻为一场规模极度宏大的宇宙焰爆,一个既无法行动也无法对刺激做出回应的实体。

  数量未知的外神环绕着阿撒托斯运行,就如同太阳系行星一般环绕这颗愤怒之星。这在一些骇人著作之中被称作阿撒托斯之廷,而这些次级外神本身亦是无比强大的存在,祂们以疯狂歌声与诡异奏乐不断应和着阿撒托斯的混乱呓语和雷鸣般的爆裂声。许多阿撒托斯的崇拜者将阿撒托斯之廷视为他们的神祇具备意识意志的表征。虽然不及阿撒托斯,但这些神祇本身同样极度强悍,其中最为伟大的当数伏行之混沌奈亚拉托提普。

  据说阿撒托斯位于宇宙的中心,某些理论认为祂是世间万物的根源,是创诞物质界的原初真实。原初混沌教团一直尝试利用盲目痴愚之神的力量来完成他们自己的毁灭性目的,但这种尝试极度危险,纵使阿撒托斯扭动身躯引发的最为微小的涟漪也足以毁灭整个星球。据称硕理帝国(Shory)曾研究出驾驭此伟力的方法,但对此伟力的干预似乎也成为帝国在远古时期神秘衰落至关重要的一步。在一些古代文献之中,阿撒托斯被称为“邪魔大君”,但这个称号并不意味着祂与被称为“邪魔”的炼狱生物具备任何联系,毕竟阿撒托斯对于伟大彼岸的兴趣并不比祂对其他事物的兴趣更多。


伯克鲁格 Bokrug
水蜥蜴
混乱中立 复仇,风暴与水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毁灭,水,天气
子域:灾难,海洋,狂暴,风暴
偏好武器:刺叉
邪徽:盘卷长尾的绿色蜥蜴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降临于萨尔纳斯的厄运》

  伯克鲁格最初的崇拜者是一支居于幻梦境偏僻古湖岸边的可怕水栖种族。当人类出现在物质位面时不可避免地与这些生物激烈冲突。虽然人类占据上风,但千年之后被屠杀的伯克鲁格信徒的精魂奋起复仇。如今在幻梦境的偏僻地区,对伯克鲁格的崇拜半是出自信仰,半则出自恐惧。而当旅至梦境而遭遇伯克鲁格教团的人醒来之时,脑中通常已留下信仰之种。透过这种方式,伯克鲁格教团已经蔓延至醒界。

  与古老神群其他神祇相比,伯克鲁格似乎相对满足于他的信徒和时常到访祂所居住的遥远梦地的强大风暴。这位旧日支配者甚少掀起破坏,无论出自有意还是无意。只有当伯克鲁格的愤怒和对复仇的渴望被激发时祂才会继续猎杀。

  伯克鲁格形如生有棘刺而有着病绿鳞片的巨硕水生蜥蜴。它的尾巴特别长且生有三根锐利棘刺,呼吸据说喷吐绿色毒雾。祂的教团通常出现在农村地区,对祂的信仰似乎能够引发带来良好天气和繁荣昌盛的奇迹——只要对伯克鲁格的献祭仍在持续。虽然祂并不要求智能生物(sentient creatures),但大多教团仍会献祭罪犯或囚犯。


夏乌戈纳尔·法格恩 Chaugnar Faugn
来自群山的恐怖
混乱邪恶 鲜血,耐心与偏远山区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死亡,邪恶,战争
子域:鲜血,熵,杀戮,战术
偏好武器:轻型镐
邪徽:长有淋血长鼻的象面
原典:弗兰克·贝克纳普·朗,《来自群山的恐怖》

  被称作夏乌戈纳尔·法格恩的实体古老的超乎想象,祂存在于不可设想的维度之中,且能在纪元交替的世界诞生与毁灭中生存下来。数千万年来,夏乌戈纳尔·法格恩一动不动地蛰伏在一片荒凉崎岖山地深处的浅洞之中,这就是这位旧日支配者“来自群山的恐怖”称号的来由,而祂的大多数虔诚信者也都来自于类似的偏远山区。然而,祂对栖身的山地并无特别的兴趣,这里仅仅只是祂等待无尽时光流逝的地方而已。

  夏乌戈纳尔·法格恩的虔信者采取了这位旧日支配者的耐心。他们天性暴力,渴求鲜血,但往往会等待数代人才会采取报复或袭击的计划。教团的敌人经常轻信自己已在一场残酷的冲突之后将其剿灭,然而教团总能证明这纯属痴心妄想。来自群山的恐怖的崇拜者们只是乐于等待一个适宜的复仇机会。不过,当夏乌戈纳尔·法格恩偶尔苏醒之时,对祂的敬拜并不能阻止祂的饥渴:祂对虔信者与不信者投以相同的鄙夷轻蔑。

  夏乌戈纳尔·法格恩近似人形,但头部类似扭曲而噩梦般的巨象,生有脉络巨耳和弯曲獠牙,长臂末端的大盘被祂用于吸取接近者的鲜血。


克苏鲁 Cthulhu
深渊梦者
混乱邪恶 天灾,梦境与群星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邪恶,狂乱,虚空
子域:异幕,疯狂,梦魇,星辰
偏好武器:匕首
邪徽:环绕一只醒眼的复杂符文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克苏鲁的呼唤》

  虽然克鲁苏被囚禁在某个远离格拉里昂的遥远世界那浩瀚海洋下的沉没死城之中,但祂的心灵强健而可怖以至祂仍能触及宇宙各处的梦中心灵。祂的教团正以这种方式传播——那些对疯狂梦境敏感的人(大多是半癫狂的艺术家、诗人和空想家)醒来时的记忆并不完全属于他们自己。这些备受折磨的艺术家和梦者甚至可能在醒来后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梦境和行为受到了影响。克鲁苏的眷族——一种与它们的伟大主人相似的庞然大物——同样传播着祂的恐怖崇拜,虽然它们强悍而致命,但它们的力量不过是克苏鲁伟力的阴影而已。

  克苏鲁教团行踪诡秘,通常藏身于偏僻的沼地、茂密的丛林和遍布世界各大城市的下水道中。他们知道终有一日群星将列于正确的位置,而属于他们主人的城市将从遥远彼方那颗注定毁灭的星球上再度浮起;而祂降临至格拉里昂授予信徒奖赏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因为祂注定要净空所有世界以迎接外神归返。

  克苏鲁形如体躯庞大略似人形,但每一处都恐怖至极,祂有着类似章鱼的面容,宽阔的翅翼和不断诡异扭动的丑恶原生血肉。在被囚禁之时,祂的疯狂心智只能触及少数梦者,但一旦醒来,祂的异星思想便会如同疯狂病毒一般散播至所有拥有思想的灵魂之中。


加塔诺托亚 Ghatanothoa
不朽之源
中立邪恶 灾难,失落岛屿与献祭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毁灭,邪恶,狂乱,水
子域:天灾,疯狂,梦魇,海
偏好武器:钉头锤
邪徽:环绕波涛的尖凸浮石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和海泽尔·希尔德,《超越万古》

  有些说法将加塔诺托亚与克苏鲁相提并论,而这两位旧日支配者也确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祂们都被困在沉没岛屿上的巨大建筑之中;祂们都是从远古时代自星间的黑暗所在降临至同一个遥远世界;当祂们苏醒时都会引发巨大的风暴或灾难,就如同世界本身在祂们的举止前畏缩一般。

  这些相似之处可能不仅仅流于表面,因为有些证据表明加塔诺托亚可能是克苏鲁的后代之一。永恒之源的崇拜者否认这种说法,并在遭遇克苏鲁教团时与其对抗;而另外一面,克苏鲁教团则将加塔诺托亚的崇拜者视若尘芥,与其他任何疯狂教团相比全然不值一提。

  据说永恒之源的狂热崇拜者能够在遥远世界的未知汪洋中升起岛屿,作为永恒之源征服新天地的门扉。

  据说加塔诺托亚的形态极端恐怖,但没有任何两种说法相同,不过它们都赞成加塔诺托亚仅仅一眼便能将愚蠢的目击者瞬间变成一具干枯却仍活着的木乃伊,能够观察世界,能够感受时间流逝,却不能移动或与世界互动。此种不朽据说是凡人所能承受的最为可怕的命运之一。


哈斯塔 Hastur
黄衣之王
混乱邪恶 颓废,动乱与虚无主义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邪恶,符文,虚空
子域:异幕,语言,星辰,守护
偏好武器:细剑
邪徽:黄衣之印
原典:安布罗斯·比尔斯,《牧羊人海塔》

  和许多旧日支配者相同,哈斯塔也被囚禁在一个遥远世界。但和大多数旧日支配者不同,当囚禁哈斯塔的怪异行星自天空投下光芒,祂便可在该地显现一个化身。虽然祂需要强大的魔法帮助这个号称黄衣之王的化身降临,然而此种魔法并不需要有意识地完成。

  祂的教徒皆是隐秘魔法的大师,致力于欺骗无防备的受害者开启黄衣之王降临的道路。哈斯塔的邪徽被称作黄衣之印,时常与此类魔法同在,而那些寻见黄衣之印的凡人的心灵往往会被黄衣之王侵染,慢慢转化为祂的代理人。祂的部分崇拜者认为祂是牧羊人的保护神,而芸芸众生不过为将来的未知用途备好的羔羊。

  无人知晓哈斯塔的真实容貌,因祂被囚禁的时间远比人世更加漫长。当祂以黄衣之王的化身显现时,看上去近似身披褴褛黄袍的实体。然而,仔细观察却能发现“长袍”实为某种生物的血肉,而隐藏在兜帽之下的则是超越人智所能理解的恐怖具现。


伊塔库亚 Ithaqua
风行者
混乱邪恶 食人,寒冷与风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气,混乱,邪恶,天气
子域:云,冰,风暴,风
偏好武器:手斧
邪徽:木质鹿角仿人雕像
原典:奥古斯特·德雷斯,《伊塔库亚》

  所有世界的极北冰原皆为风行者伊塔库亚之领地。祂携带极寒之风穿梭于行星之间,造访任何可能勾起祂兴趣的世界,然而祂对踏足世界的探索和影响被奇异地限制在每个世界的北极圈地区以内。祂可冒险南下一小段时间但绝不会长久,亦不会触碰这些世界的南部地区。

  然而在祂在自己的国度中极度可怕,食人癖(cannibalism)与被称为温迪戈雪魔(Windego)的怪物会在祂到访前后的时期中泛滥肆虐。伊塔库亚时常对某个灵魂产生兴趣而不在乎其是否是祂的信徒。祂会将其带往天空乃至其他世界,但祂的绑架意图为何还无人知晓,而那些与伊塔库亚同行者总会遭受相同命运——从冰封原野的高空被抛下而在毁灭性的坠落中死亡,亦或变为温迪戈雪魔而失去前世的所有记忆。

  伊塔库亚在冰盖区有着许多名字。祂近似人形,但四肢修长而枯槁,脚常隐藏在狂风暴雪之中。尽管有着风暴环绕,但祂的到访总会在雪中留下趾间生蹼的恐怖足迹。凝视风行者往往会发现根本记不得祂的容貌,只能记住两个光点——宛如夜空中诡异闪烁的星辰——而那实际上正是祂的眼睛。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伊塔库亚不授予水领域,但祂的牧师仍可连接冰子域。


玛尔 Mhar
世界轰鸣
混乱中立 洞穴,山脉与火山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毁灭,土,火
子域:灰烬,天灾,窟,烟幕
偏好武器:重型镐
邪徽:碎裂的三角符文
原典:格雷格·A·沃恩,《辛-莎拉斯特的尖塔》

  无数纪元之前,被称为玛尔的古老存在初次尝试进入格拉里昂而将星球的地壳用作子宫。然而祂对显现的尝试由于未知原因失败了:或许由于群星的排列并不正确,又或许其他实体采取行动阻止了祂的诞生。不过,玛尔教团并不认为他们的神未能诞生,而是认为他的孕育期需以亿万年为单位衡量。教团进一步认为,玛尔的降诞之刻已愈发临近,而当这位旧日支配者——据说居住在内海地区最高的山峰,寇达山脉,也被称作玛尔山峦之下的深邃所在——最终醒来时,祂会将阿维斯塔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变为属于火焰与灰烬的崭新国度并蔓延至整个世界。教团认为降诞之刻可以通过世界各地的突发激烈冲突、剧烈地震和火山活动的急剧增加来预测,而一些较为强大的玛尔信徒则通过在关键地点引发人为的灾害寻求将其提前。

  玛尔的真实形态无人知晓,因这位神祇严格来说还未形成实体。在其教团创作的图像之中,这位旧日支配者被描绘为形似火山的巨兽,火山口为凝固熔岩形成的巨大獠牙环绕,山坡上生有狰狞锐利的水晶丛林。
« 上次编辑: 2020-12-05, 周六 00:51:31 由 晴澈之空 »

离线 晴澈之空

  • 万里空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2 于: 2020-12-02, 周三 15:39:46 »
莫尔迪基安 Mordiggian
阴森寒骨之神
混乱邪恶 黑暗,食尸鬼与死者之声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黑暗,死亡,邪恶
子域:熵,失却,暗夜,亡灵
偏好武器:弯刀
邪徽:黑暗环绕的血腥尖牙
原典: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藏骸所之神》

  远古时代,莫尔迪基安曾是食尸鬼之神,然而当这些亡灵遍布无数世界时,它们中的大部分迷失方向堕入颓废。这些食尸鬼已经忘记了阴森寒骨之神,只有那些来自冷原的未堕落者仍将古老仪式保留至今。

  时至今日,莫尔迪基安的主要信徒是将祂当做死神来敬拜的人类。然而在常人眼中,这些男女却与食尸鬼无异。透过邪恶的仪式和外科手术,他们将四肢和面容变成可怖的形状。若置身于如此怪诞行为会招来麻烦的城市,祂的信徒便已厚重斗篷和银色面具来遮掩身形。莫尔迪基安的神殿是位于城市要地的陵墓圣堂。拥有此种神殿的城市通常没有墓地,因为莫尔迪基安的牧师会收集死者的尸体,将其免费安置在神圣地窖中进行“处置”。正因如此,莫尔迪基安关注下的城市罕有亡灵生物和通过尸体传播的疾病,不过祂的牧师可能会过于渴望收集“死亡”而将那些虽处于昏迷或死状迷眠中但原可恢复的人带走。

  莫尔迪基安形如黑暗活云,能够随祂所需在深邃至暗中凝聚部分或全部的身躯,时而展现一只修长而贪婪的肢体自棺台中攫取熟成食物,时而向那些踏足唯有死者才被允许行走的大厅的活人宣泄愤怒。阴森寒骨之神偏爱巨口周围生有触手的巨型蠕虫形态,这种尖牙巨口时常出现在祂的徽记之中。


宁布洛斯 Nhimbaloth
空无之死
混乱邪恶 绝望,幽魂与沼泽之外神
领域:混乱,死亡,邪恶,植物,虚空   
子域:异幕,腐朽,熵,恐惧,孤寂,亡灵
偏好武器:链枷
邪徽:颚中塞满潮湿苔藓的湿淋骷髅
原典:詹姆斯·雅各布,《古老神话》

  在凡人死后,他们的灵魂自肉体中滑出涌入灵魂长河,最终流向法莱斯玛的骨园接受审判。然而这条长河与其他河流同样并非绝对安全。掠食者们在灵魂长河的概念性河岸与深处狩猎,渴望能在漂流的灵魂接受最终报应之前扯出吞食。而神秘的宁布洛斯则以这些掠食者为食,陶醉于这些自谓死亡猎手的喉中已被消化的灵魂。

  宁布洛斯常在杂乱的沼泽、荒凉的海岸或偏远的河流分支中现身。她的信徒们认为鬼火(Will-o'-Wisp)即是她的眼睛,而人死期将近时承受的恐惧则是她的吐息。在死者完全理解悲伤与痛苦之后,他们的灵魂终有一日能够通向更加伟大的来世。然而那些为宁布洛斯所触者能够感受到的仅有死之痛苦。再无来世。一切皆终。

  空无之死虽然无形,但在那些因与其擦身而过而饱受折磨面目全非的亡灵四处游荡之处或可寻见祂存在的证据。这些地方的野生动物敌意愈强,连植物也生出诡异眼睛渴求撕裂血肉。河岸或岛屿沿海的奇异标记——由七堆碎裂干土以完美的间隔构成的堆群——被认为是她的指痕。宁布洛斯猎行之处,世界本身亦会退避。


奈亚拉托提普 Nyarlathotep
伏行之混沌
混乱邪恶 阴谋,危险秘密与禁忌魔法之外神
领域:混乱,邪恶,知识,魔法,诡术(黑法老),黑暗(猎黑行者),气(无面斯芬克斯)
子域:奥秘,神力,记忆,思想,欺骗(黑法老),盗窃(黑法老),失却(猎黑行者),暗夜(猎黑行者),云(无面斯芬克斯),风(无面斯芬克斯)
偏好武器:木棍(黑法老),匕首(猎黑行者),拳刃(无面斯芬克斯)
邪徽:倒安卡十字架(黑法老),带有翼状手臂的圆环(猎黑行者),没有特征的面容形象(无面斯芬克斯)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奈亚拉托提普》

  据称拥有千种形貌的奈亚拉托提普在外神之中格外另类,因祂似乎更乐于亲自挑起凡人间的纷争而非将其留给信徒来做。研究黑暗异幕的学者们认为,奈亚拉托提普即是在无数世界迎接旧日支配者破灭归返的原初要因,祂以巧妙难察的方式推动事件引领各种天灾末日。某些人认为,正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建议促使塔尔多(Taldor)组织了探索军团(Armies of Exploration)且预示了这个国家自荣耀中衰落,甚至促使顿加堡(Dongun Hold)的矮人发明了第一支火器。祂的影响在奥斯利昂(Osirion)的混乱历史中清晰可见,该文化似乎让祂兴趣颇浓。

  奈亚拉托提普的每个化身都拥有独特的教团。最著名的化身是猎黑行者(拥有三瓣火眼的蝙蝠实体)和黑法老(与古代奥斯利昂以及众多现代巫术教团紧密联系的人形实体)。
  
引述: 冒险之路#69:Into the Nightmare Rift,41页
  ……尽管祂的影响方式非常模糊,但瑟西隆(Thassilon)对祂的影响并不陌生。在瑟西隆,祂以无面斯芬克斯(Faceless Sphinx)的化身接受崇拜,而这个化身也在古代奥斯利昂和如今的冷原(Leng)部分地区广受敬拜。无面斯芬克斯的崇拜者可连接气、混乱、邪恶、知识和魔法领域,以及奥术、云、神力、记忆、思想与风子域。祂的邪徽为没有特征的面容形象,而偏好武器则是拳刃(punching dagger)。


欧格什 Orgesh
无面之神
混乱邪恶 炼金,饥饿与地下水道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土,邪恶,水   
子域:窟,冰,铁,海
偏好武器:矛
邪徽:含有符文的大开咽喉
原典:沃尔夫冈·鲍尔,《黑血之地》

  在位于阿维斯坦中部地下深处的黑血之地中,有一个由寒冷液体形成且不断起泡翻滚的湖泊。这种液体外观与稠度近似原油,触感冰冷彻骨,却能够强化活化亡灵身躯。被称为黑水怪(charda)即诞自这片非水之中,而无面之神欧格什则是其中首位。

  欧格什将后代遗弃于黑血之地,已经不再居于其中。尽管黑水怪仍崇敬祂,但数代以来的漠视却产生了较为积极的影响——它们仍保持着难以理解的习俗,但已不再被冷酷残忍和渴求报复所驱使。那些虽然记得却不敬拜欧格什者认为无面之神舍弃了自己的后代,选择了位于遥远西方无光之海(Sightless Sea)至深至暗的海沟之中的种族。欧格什并无有组织的教团,祂的崇拜者将彼此视为最大的威胁。其中一些认为,献祭无面之神信徒的血肉骸骨便可汇聚其信仰,而当存活的信徒仅剩最后一个的时候,欧格什便会返回并利用这个狂热者在奥瓦(Orv)的穹顶释放一个崭新的种族——一个在吞尽一切之前绝不停止扩张的种族。

  未曾有生者目击过欧格什,但祂的神像仍奇异地不受侵蚀并证明了祂的面貌,或称祂的无面。这些神像将欧格什描绘为模糊的人形实体,拥有肿胀巨腹,长爪与狗状的腿,大张的口中生满鲨鱼牙齿,但没有任何其他面部特征。


兰·提戈斯 Rhan-Tegoth
终时先兆
混乱邪恶 沉眠,不朽与灾祸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邪恶,安眠,虚空
子域:先祖,异幕,熵,星辰
偏好武器:镰刀
邪徽:三颗黑星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与海泽尔·希尔德,《蜡像馆惊魂》

  奇异而沉默的兰·提戈斯与夏乌戈纳尔·法格恩有一定相似之处,因为祂们都生活在等待之中。文献中提及,兰·提戈斯曾一度活跃并统治了远离格拉里昂的未知世界中的一个帝国,然而当祂的信徒抛弃祂时,祂便化为由材料未知的静止雕像。然而静止并不意味着无法行动,那些在这座奇异雕像附近花上一段时间的人们会发现自己必须在这位沉眠的旧日支配者面前献上越来越多的残忍血祭——显然,仅仅是靠近便足以让这位古老实体的心智接触并影响那些远比祂弱小的智能。

  虽然关于兰·提戈斯的苏醒与活动的记录稀少罕见且不甚可信,但传说某些圣歌能够将这位神祇暂时从永恒的沉眠中唤醒,自石化形态恢复生命与活动能力。然而这位旧日支配者总将唤醒者吞噬,于是人们只能自行猜测这些圣歌的含义。古代文献确信当兰·提戈斯自行醒来之时,所有世界将迎来同一个末日,但无人知晓究竟是世界末日唤醒了终时先兆还是祂的苏醒引发了万物终结。传说若兰·提戈斯被彻底消灭,世界末日即可永远避免,然而纵是神明也对不朽本质之具现束手无策。

  兰·提戈斯雕像众多,并且很难(但并非不可能)分辨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沉眠神祇。这些雕像所描绘的生物生有球状身躯,六个末端长有蟹类大钳的弯曲长肢,而头部生有三只鱼眼和一条长吻。


莎布·尼古拉丝 Shub-Niggurath
森之黑山羊
混乱邪恶 丰产,森林与怪物之外神
领域:动物,混乱,邪恶,植物,虚空   
子域:异幕,腐朽,飞羽,毛兽,滋长,星辰
偏好武器:匕首
邪徽:颈部相连尖角向外构成环形的山羊头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与阿道尔夫·德·卡斯特罗,《最终测试》

  奈亚拉托提普据说拥有千种化身,而恐怖丰饶神莎布·尼古拉丝则据说诞有千种子嗣。祂的教团在植被茂密的原生态地区,例如林区,丛林与沼泽地区尤为繁盛,而与祂存在联系的生物也大多居住在此类葱郁地区。在所有的黑暗异幕信仰之中,莎布·尼古拉丝的教团在内海地区最为广泛,尤其是在恩卡坦湖(Lake Encarthan)的周边地区。据说莎布·尼古拉丝曾与众多旧日支配者甚至外神交配,由此诞生的子嗣皆是祂众多后裔中最具强力者。

  莎布·尼古拉丝形如一团血肉与迷雾织就且不断翻腾激荡的云雾,无数或蹄或口或眼睛或触手或其他器官不断从中塑成又为其吞没。祂每时每刻都诞下恐怖的后代,常凭借恐怖的生殖力在被其伟力贻害的土地上散播丑恶野兽或沉睡之卵。


撒托古亚 Tsathoggua
暗夜之父
混乱邪恶 魔法,被遗弃者与里世界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邪恶,知识,魔法
子域:奥秘,神力,思想,滑稽
偏好武器:短剑
邪徽:蹲伏的无眼蟾蜍
原典: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撒坦普拉·赛罗斯物语》

  撒托古亚居住在巨大的洞穴网络之中,在那之中也可找到其他古老神话中的神祇,例如阿布霍斯、阿特拉克·纳克亚和欧格什。某些说法认为撒托古亚统治着一个唤作昆扬(K'n-Yan)的闪耀蓝光的地下国度,而另外一些说法则称昆扬的居民奋起反抗撒托古亚,将祂驱赶至更为深邃,任何光明也不敢前往的所在——唤作恩凯(N'kai)的至暗深穴。

  撒托古亚有一种古怪,甚至近乎异想天开的天性:虽仍然邪恶且不可预测,但有时祂在与凡人交往时却显得近乎仁慈。然而,这样的交往绝不长久,而那些愿与旧日支配者交往之人也往往以悲剧收场。

  撒托古亚半似人形,混合了蟾蜍、蝙蝠与树懒的特征,双眼昏昏欲睡而咧嘴带笑。


夏曼·朵 Xhamen-Dor
深心污点
中立邪恶 腐败,寄生与转化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死亡,邪恶,植物,诡术
子域:腐朽,欺骗,杀戮,亡灵
偏好武器:矛
邪徽:带有两条长尾的球状卷须
原典:詹姆斯·雅各布,《黑暗异幕教团》

  这个被称作夏曼·朵的智能祸患最初诞生于外星城市卡尔克萨的阴渠之中,在一场远古天灾或错误计算几乎将祂摧毁之前,祂已侵染并转化了无数世界。这位旧日支配者最终在底栖魔鱼(Aboleth)唤来星石(Starstone)袭击阿兹兰特(Azlant)之时意外受其牵引,伴随星陨(Earthfall)降临格拉里昂。无人知晓夏曼·朵寄宿的彗星坠于何处,但祂的信徒一直认为承载这位旧日支配者核心的陨星位于世界某处的偏僻大湖深处。

  自那时起,夏曼·朵已经缓慢地重新苏醒、生长、将其真菌孢子散布至世界各地滋生蔓延。受深心污点感染者首先如同患病,随后同时开始腐烂和转化,最终化为由死灵能量与内含外星真菌丝群的核心结合而成的亡灵生物。夏曼·朵的信徒常将这些寄生生物植入自己的身体,相信自己会成为自身体中诞生的生物的一部分继续存在,但同时也常利用毫无防备的祭品充作宿主。

  据称肮脏的夏曼·朵曾经形如自某种古代爬行生物碎裂骨架中生出的缠曲真菌卷须丝群,不过这位缓慢生长的祸患如今呈现何种噩梦形状还无从得知。


伊格 Yig
众蛇之父
混乱中立 循环,繁育与大蛇之旧日支配者
领域:混乱,团队,保护,鳞类
子域:防御,龙,狂欢,毒液
偏好武器:拳刃
邪徽:头顶带有新月印记的盘卷长蛇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与齐里亚·毕夏普,《伊格的诅咒》

  在所有的旧日支配者之中——实际上,是古老神群的所有神祇中——众蛇之父无疑是最为温和的。然而那些愚蠢到期盼伊格恩惠的人最好思虑清楚,因为伊格不受欺瞒且很可能吞噬那些恳求祂帮助之人而此即为祂所赐下的帮助。纵是伊格最为虔诚的信徒也知晓这位神祇有时只想进食,而再多的献祭也无法在这种时候保护祈求者免于死亡。

  伊格主要受游牧民族和与脚下大地紧密相连者的崇拜,而城市地区则罕有其信仰。祂会保护那些以正确方式崇敬祂的族群,尤其是当他们每个季度都贯彻复杂的遵从仪典时。祂的赐福能带来农牧与捕猎的丰饶收获以及强壮健康的婴儿——有些时候,完美的受孕被归功于伊格,尤其是诞下的婴儿额上带有新月胎记时。相反,若一个族群触怒了伊格,婴儿出生时便会伴有残废或成为恐怖的畸形,使母亲死亡而使父亲疯狂。尽管伊格通过蛇的行为传达神谕,但祂很少受蛇人崇拜。事实上,众蛇之父长期以来一直与耶德希斯(Ydersius)交战,但在耶德希斯被斩首之后便不再问津。

  伊格形如生有鳞片,具有蛇头蛇尾的人形,亦或呈现为额头带有新月印记的硕大响尾蛇。


犹格·索托斯 Yog-Sothoth
门之钥
混乱中立 门扉,空间与时间之外神
领域:黑暗,混乱,知识,旅行,虚空   
子域:异幕,探索,记忆,暗夜,星辰,思想
偏好武器:匕首
邪徽:黑色螺旋
原典:H·P·洛夫克拉夫特,《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

  根据一些观点,黑暗异幕与其说是一处地点,不如说是一个连接一切所在与所有可能性的实体。这些文献进一步暗示它具备意识。犹格·索托斯通常被认为居住在黑暗异幕之中,但一些古代传说则表示祂即为黑暗异幕本身。可以肯定的是,祂掌有操控时间与空间的伟力,且存在于诸空间与诸时间。祂只能部分进入现实维度,呈现为斑斓球体或闪光微粒的聚合形态;又或许犹格·索托斯完全可以进入这个世界而仅仅只是并无理由如此行事,而凡人之所见所惧的不过是祂的投影。

  犹格·索托斯的信徒相信,祂正缓慢地为宇宙中的无数世界打造一个崭新世代,而旧日支配者的觉醒则是新世代降临的预兆。在那之前,旧世界的居民将被扫灭净空而向新世界的真正主人让位。犹格·索托斯的信徒时常呼唤祂为未出世的新生儿祝福、将他们转变为可怕的混血而,以帮助这个毫无戒备的世界做好准备以迎接群星归位而旧日支配者再次统治世界的时刻到来。
« 上次编辑: 2020-12-05, 周六 02:13:50 由 晴澈之空 »

离线 晴澈之空

  • 万里空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3 于: 2020-12-02, 周三 15:40:09 »
神职用词若与已有神祇的神职不同便另选其他词语,或许有些不甚准确,参照介绍修改了一部分,如有更合适的用词还请不吝提出。

玛尔(Mhar)、宁布洛斯(Nhimbaloth)、欧格什(Orgesh)、夏曼·朵(Xhamen-Dor)均为PF原创,译名仅供参考。
玛尔(Mhar)出自冒险之路#6:Spiers of Xin-Shalast。
宁布洛斯(Nhimbaloth)出自本书,本章。
欧格什(Orgesh)出自冒险之路#18:Descent into Midnight,The Land of Black Blood一章。
夏曼·朵(Xhamen-Dor)出自冒险之路#113:What Grows Within,表中所给的出处应为作者一部未公开的小说。

奈亚子的第五个领域和偏好武器由其化身决定,这本书中只记录了猎黑行者(The Haunter of the Dark)和黑法老(Black Pharaoh)两个化身,另有冒险之路#65记载的无貌之斯芬克斯(Faceless Sphinx)化身,方便起见进行整合。
另外,奈亚子第五个领域的连接子域原文为“与第五个领域连接的两个子域”,无貌之斯芬克斯则明确说明了连接子域为云与风(且气领域仅有这两个连接子域),黑法老的诡术领域仅有欺瞒和盗窃两个连接子域,但ISG(内海诸神)为黑暗领域增添了新连接子域——月子域。此处采信WIKI的说法,即猎黑行者的子域为失却子域和暗夜子域,实际情况请自行商讨决定。

……兰·提戈斯被P子改得面目全非,这终时先兆的设定加给夏乌戈纳尔·法格恩不好吗?

完工。
« 上次编辑: 2020-12-05, 周六 02:07:23 由 晴澈之空 »

离线 莱维大宝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0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4 于: 2020-12-02, 周三 21:58:25 »
噢噢噢好强,可以捏血源聂人卡了

离线 听雨秀才落拓子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7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5 于: 2020-12-03, 周四 00:13:58 »
终于又有人翻万古奇诡了,好耶。
不过给出了夏兰朵和玛尔原典诶,难道不是有出处吗?我还以为只是冷僻点的旧日。

离线 晴澈之空

  • 万里空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6 于: 2020-12-03, 周四 00:35:25 »
终于又有人翻万古奇诡了,好耶。
不过给出了夏兰朵和玛尔原典诶,难道不是有出处吗?我还以为只是冷僻点的旧日。
玛尔出自AP#6,《符文领主的崛起》的最后一本,夏曼·朵是P子员工James Jacobs一本未公开的小说中的设计,首次露面就是在《万古奇诡》。

离线 听雨秀才落拓子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7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7 于: 2020-12-03, 周四 19:24:41 »
原来如此

离线 SaltFish

  • 沉迷翻译的咸鱼
  • Chivary
  • *****
  • 帖子数: 1475
  • 苹果币: 5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8 于: 2020-12-08, 周二 13:50:19 »
黑暗异幕 应该是龙之欲的黑暗帷幕吧

离线 晴澈之空

  • 万里空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9 于: 2020-12-08, 周二 15:11:55 »
黑暗异幕 应该是龙之欲的黑暗帷幕吧

是的,Dark Tapestry,意指星辰(地面所见的星星而非宇宙中的星体)间的黑暗空间,似乎包含“宇宙天帷”的意象。不过,这个词在牧师领域中属于虚空(Void)领域之子域译作异幕,虽然我觉得这个翻译欠妥,但克系与该子域关系密切,姑且采取了体现这一关系的妥协翻译。
个人认为,无论是实际意指还是子域、秘示域、精魂,统一译作“暗幕”比较适宜。
« 上次编辑: 2020-12-08, 周二 17:23:53 由 晴澈之空 »

离线 幻想作家

  • ???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99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10 于: 2020-12-09, 周三 15:03:33 »

……兰·提戈斯被P子改得面目全非,这终时先兆的设定加给夏乌戈纳尔·法格恩不好吗?


引用
“我不会再烦你了。呀!呀!伟大的兰·提戈斯!放开我!放开我!它在那扇门后已经饿坏了!如果它死了,旧日支配者[注]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嘿!嘿!放开我!”

[注:the Old Ones ]
应该是从这段原作“设定”中过分发散引出的脑洞。过去也有见过的印象(浓浓的夸大其词感)。
既然已经吹逼了那就吹得比原作更加离谱一点反正这只也没啥存在感
« 上次编辑: 2020-12-09, 周三 15:06:48 由 幻想作家 »

离线 晴澈之空

  • 万里空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回帖 #11 于: 2020-12-09, 周三 19:00:25 »
应该是从这段原作“设定”中过分发散引出的脑洞。过去也有见过的印象(浓浓的夸大其词感)。
既然已经吹逼了那就吹得比原作更加离谱一点反正这只也没啥存在感

受教了。
嘛也可以理解,毕竟是住在地球的旧日,格拉里昂能有传说已经不错了,离谱也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