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自創】【The Devouring dark】【Actual Play Log】Everyday Domestic  (阅读 171 次)

副标题: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The Devouring Dark Playtest #001

Everyday Domestic
(Made in 2018)

簡易中文背景:
劇透 -   :
(1 of 4)基本歷史:

從世界末日算起快要三百年。當初的混亂,接下的爭執,然後兩百多年由各方各處挑起的眾多內鬥。圓頂也從原先的單一慢慢開展為五:

-舊世界的遺產,權貴的隔離天堂 - Site-A/Avalon
-緊急建成的難民安置區。永久修理中之混亂發祥地 - Site-B/Bumsville
-所有資源的源頭,半埋沒型礦坑和離世之鄉 - Site-C/Cavern
-新造不到半世紀的末日後科技結晶,聚集一切的都會 - Site-D/Downtown
-不設圓頂的圓頂。工業、製作、意外與自殺率第一的工業重鎮 - Site-E/Endline

而初步開展的Site-F則依舊陷入停工與環繞其必要性之爭論中,竣工無期。

至於圓頂之外... 在全世界陷入剝奪一切感官,無法以任何探測穿透的瘴氣下,歷經三百年後『外面』這概念早被拋諸腦後。光只五圓頂也足夠多麻煩了。


(2 of 4) 圓頂(Domes)、宗族(Clans)與DSF:

兩百多年內鬥的結果,就是現代圓頂並沒有單一獨大的統治者。字面上建造圓頂的Domas家族是租借其私有地于所有住客,但現今協議下住客除交租及確保不破壞圓頂設施外並沒任何責任。於無數次『一人特立獨行引致全圓頂陷於險境』事例不斷重覆後,發展出的就是以宗族(Clans)為中心的分散自治體系。於各自地盤內,在不超出圓頂協議法下各宗族有其自由執政權。但同時各宗族亦有其自由為其行為負上全責。在所有資訊和協議被限定為公開記錄下,宗族與個人行動及其風評將對其行動產生預期以上的制約,而由此被孤立的宗族會因為缺乏必要資源供給而最終消散。這也是地域有限的圓頂才能生效的特殊社會生態。

但是對宗族間的紛爭,及對圓頂協議法及圓頂設施的保障,最後還是有必要設立最後防線。從圓頂社會生態發展出的兩項基制,其中之一就是 DSF (Domas Security Forces)

在末日前是Domas家族下負責圓頂警備的子公司。現今的DSF名義上也是個獨立宗族,但是被以委托方式給于跨宗族的圓頂協議執行權,以及保護圓頂社會為前提的職責。把警備、救災、整頓、溝通作四合為一的總合紀律部隊就是現今的DSF。

換個說法,就是用來塞鏠隙的代罪羊。

百個宗族百種規距,從執法方面平衡跨宗族糾紛基本就不可行,只能交給另一機制面的交涉人(Dealers)處理;宗族內的執法宗族有最後決定權,所以比較大的宗族沒事跟本不會理會本區駐紮的DSF小組,只有沒人力沒武力的小宗族才會稍微借助。

DSF小組可以無視駐紮宗族的法律,但要是太過火風評制約也會燒上DSF全體。而其性質本身也是個特優箭靶,平常就是什麼也不幹也會風評被害...

基本上不會有太多人想加入DSF。一般離不開直系宗親、沒人要的無親者(Clanless)、夢想家、野心家和俗稱有病的異類。

但是DSF本身依舊是五圓頂中極其重要的部份。

要幹的還是得幹。


(3 of 4) 末日後的科技三柱
僅只因為偶然中的偶然,於三百年前恰巧逃過吞沒全球黑瘴的圓頂,原先就沒想過要作任何準備。

當初單純是為展現Domas建築集團的技術力,以及爭取NASA首個深太空自足型長期殖民基地合約而建築於地球上的宇宙用設施。最初的Site-A於落成後充也其量只算是件過高科技的示範單位,和滿足有錢人虛榮心的大人用玩具而已。那時候會特地跑來這偏遠森林的,也只有想買渡假屋的暴發、為面子和格調而特地在這開分部的企業、和沒事好做的遊客三種。

所以當黑瘴只用了29小時就淹沒一切時,當全球精英們分別在各自特設的庇護所當中,逐一喪失於能衝破所有保護的瘴氣裏頭,這裏的圓頂卻收留起渡假中的遊客和暴發户們、朝九晚五的一般白領,和近隣小鎮來得及逃難的隣居們。

嘛,能存活下來就算精英...是吧?

可是除卻圓頂本身遺留的技術以外,人類數千年間累積的所有就一下子沒了。畢竟於危急存亡間會想到下載整個互聯網的人大都會被叫去另外那些特設庇護所之類...

作為現代三大科技支柱之一的技術就在當時起受人注目:對沒有大氣層環境,為防止宇宙塵及微型隕石產生結構性傷害用的磁場轉流器。這設備於大氣層內就只是浪費,大抵只能算造價以十億計的空氣過濾機;但是對帶磁性的黑瘴這卻是唯一有效的自保方法。當時加急趕建,沒塌掉就是奇跡的Site-B,實際上唯一最重視的也只有這個。

眼前危機過後就是存續問題:最高上限五萬人的Site-A實際上並沒法長期維持滿員狀態。把所有租客以外的難民全『請』去Site-B,接下來還得處理糧食問題,於此以上還得好好保護Site-A內僅存的完整舊地球生態圈...

三大科技支柱之二就是由租客BioNext SPE保存的生物改造科技。以存續為大前提,以往的法律與道德制約全拋緒腦後。植物改造,動物改造,細菌改造,最後來到人類改造。對新世界最適化的調整歷經近三百年,現代的『優化種』(Revised)與早已隨時代消失的『原生種』(Originals)也就只有外貌勉強算是差不多這共通點。

最後的三大支柱就得再等150年。在內鬥與內鬥之間的一段平復期當中,原企業的Omnitools Inc.宗族發明出新型納米管材質『納米絹』(Nanoweaves)。擁有自由改變電阻及傳熱,自由調整質料狀態,以及近乎PnP(Plug-n-Play)的互換性。納米絹可說是對以後150年圓頂發展有最翻天覆地的影響也不為過。

(3b of 3) 三百年後,現代:

===現代的圓頂環境。建基於磁場轉流技術的能量發放技術,令圓頂每個角落也能無線接收能量。因為這大量能量流產生的干擾令無線通訊無效,但遍佈所有圓頂的地線通訊電話大都能彌補。

===磁場轉流技術日久發展成力牆障壁技術,所要求的大量能量由無線供應,最後在圓頂內只要穿著SAFEsuit(也只有SAFEsuit可以穿)每人都有自己的個人力牆,一般性傷害也極少發生。

===圓頂居民全都穿著SAFEsuit,因為個人力牆必須由那發放。一般從頸到腳趾都被包裹,也有連著能密封頭部的斗鏠。但以納米絹為材質,所以裁剪、鬆緊、質地、配色、透明度等能99%自我調節。圓頂中也有專以設計服飾編製為生的企業宗族等各種行業。

===圓頂居民只需要一樣工具,就是Omnitools宗族賴以成名的『萬變道具』(Omnitools)。以硬質納米絹為基,那一尺長短棒能於一分鐘內重置成任何一種手動工具(電動及複雜系需外置部件)。因為和SAFEsuit同樣能以障壁加固,也能變作武器運用,不過需要至少一分鐘變形就是混戰當中肯定趕不上變換。(會打架的一般就是平常就維持擅長形態,纏在SAFEsuit某處。)

===圓頂內的技術,因為是無線能量,只會在圓頂內有效。

===圓頂內的戰鬥就是『加固在納米絹上的貼身力牆』vs『加固在納米絹上的貼身力牆』,用拳用武器甚至直接射出力牆都一樣。沒力場的人被力場打中基本上就是電殛KO。也就是『意外』死亡差不多沒聽說過。

===操縱SAFEsuit, Omnitools等納米絹微調的都是所有『優化種』(Revised)天生都有的,兩肩之間的生物副腦(Biocomputer)。因為只有輸出沒有輸入,沒有被駭的危險性。從另一人身上強制奪取對方納米絹操作權之類的也只是嚇小孩的胡話。

===電腦技術也是喪失科技之一。在圓頂以粗爌耐用為原則的構想下原本精密系統就極其小,現存電腦功能在近二百年間也只有差不多舊世界2000年程度左右沒變過。

(4 of 4) 人類種

===『優化種』(Revised)平均成年身高/體重介乎110-140cm/60-110lbs,男/女/無性間無體能差別,但所需營養是『原生種』的33%,而所有身體能力也與正常成年『原生種』一模一樣。在這之上『優化種』本身就對後天類基因調整有最優化適性。這『修訂後(Revised)』的冠名可不是空口說白話。

===從頭頂至尾趾尖都是基因調整出來的優化種,偶爾也會有一兩個出現返組現象,但其實也就只身高體重和原生人類差不多。這種『回溯種』(Throwbacks)稍稍強壯只那一點點,但換來就是伙食費方面的災情慘重,和在室內與過門時得經常注意頭頂。在殘留大量原生種尺寸設施的Site-A/B是會輕鬆點。

===社會家庭關係轉變、生兒育女主流也隨基因改造變成於市民生育所『精製』的外置式,結果就是『要小孩』的意願急劇下跌。

===『增員種』(Wards)正是為了維持人口而不時量產的市民增員。

由BioNext宗族於各Site市民生育所照料至自立,或是按宗族要求配給。他們的養育要求比直系父母者更嚴格 - 要是沒準備養小孩沒事怎麼跑去要小孩?嚴重風評風險不說,DSF專責巡查未自立增員種家庭的密探部門可是恐佈的代名詞。 - 也和所有人擁有同等權利。

大眾面是特點。大眾DNA也是特點。


===(Blanks)Illegals/Exiles/Non-Clansers

===(Naturals) Womb Birth

===(Returns)Naturals+Throwbacks

===(Descendents) Remaining bloodline of the old MilBornes/ServBornes

===(Alters) Unaccepted design to instill inhuman powers at birth. Outlawed and only allowed limited research by BioNext.

====================================================
Q&A:

1。圓頂大概 每site人口數 有多少左右? 5萬人一個site左右? 其實是了解一下 活動的社會有多大? 

A: 20000
B: 3500-5000? 流動人口2000-5000
C: 基本上不為居住而建,12000
D: 184000
E: 基本上不為居住而建 500-2000? 流動職工每日15000-20000


2。文化上 是各宗百花齊放的混搭風?
各Site有各Site大方向,不過基本上就看宗族。不會被孤立的程度下什麽都有可能(而說真的要被孤立本身就非常難。)


3。有沒有甚麼 地形? 只在平面生活? 還是向地底發展 不同層數?
A: 多層分隔型區間。舊世界大自然重現型 + 都會風。

B: 把一個炒鑊翻轉,在厎下隨便堆疊一大堆塑膠積木。三不五時就得左補右補...不能拆的大雞肋。

C: 蟻窩模式 + 礦場 + 大型地熱發電機組。唯一下向發展Site。

D: 大,很大,好很大(最高穏定人口30萬的大建)。多層分隔型區間,以住為本的設計,對從沒感受過自然的人而言算是足夠的天候模擬。還有就是很很大。本來打算把Site-B所有人拐過來的製造標準因為1%的死硬派失敗了,但質素還是極追Site-A。

E: 不設圓頂。按安全(爆炸)距離分隔開的工廈群,和地面無數交錯的道路和休憩站。原本是能直接看到黑瘴的設計,但因為直視黑瘴有誘發瘋狂和自毁傾向的懷疑而改掉了。當然工業意外和自殺率依舊特別高。基本上會選擇長居於此的人肯定有什麽。

F: 要停不停要建不建,地基二十年也只打了一半。因為先後三批工程隊都是沒半個月就全消失了。叫作 Frontier, 當作 Fantasy, 罵作 F__king Waste of Time。

===========================
2020 progress edit: Some details were changed but its mostly there.

System:
Self-made (Too lazy to put it up. It's a weird form of 3d6 choose 1 + command-based combat though.)

Plot:
Player is a DSF Inspecter in Site B, going through just another daily patrol...



Note:
I am always open to run this again in either English or Chinese for 1-4 ppl in forum-based environments, but 1/2 the non-plot details would probably be different depending on Player input... I'm just an improvising kinda guy... v=3=v
« 上次编辑: 2020-01-23, 周四 14:32:15 由 Mounrou »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GM: Mounrou (In quote)
Player: L___ / PC name: 以諾

引用
Time: Year 288AF, June 8
Area: Site-B, District 2Y9
Team: 社區駐留組 B#214
Crew: 昆 ‧ 味之全  /(退員留守)
      以諾        /Inspector                     <=== Player
      太-LE1417   /Response
      托圖        /Technician
      南寧        /Outreach
Clan: 長福館   (家系/206人) 
      業研會社 (意向系/171人) 
      後世堂   (宗教系/110人) 
      新後世堂 (宗教系/82人) 
      真後世堂 (宗教系/81人) 
      准宗族團體 01-08
      *無親者、流動人口、無紀錄居民不予計算
     
      *      *      *
     
      當情況明顯地是什麼也辦不到時,那也可說是個肥缺。
     
      你們小組就在Site-B,2Y9區正中央,九層強化塑膠樓塊的最頂層。在下面八層都沒居民的情況下,你們也就算是全楝不怎麼搖晁的三百年舊樓的實際擁有者;總之沒跟太L先說好就千萬別在三樓亂跑就是。
      這附近沒有任何一方大宗。正式小宗族5個+登記中後補8個,誰也沒能壓過誰。後世三胞宗互相鬥氣是最常發生的問題,但到厎也用不著DSF插手。其他的也一樣。
      和全個Site-B相比算得上是不尋常的太平,不過正好安安穩穩不危險有錢賺,偶而壓壓人賺點外快也不會出什麼事。還有不會有頭上突然塌石之類的危險更是妙極。
      其他人早出去了:托圖總是整天修修補補的忙得要死,太L也總是被拖去幫忙。南寧又跑去不知道什麼地方跟什麼人『開會』。味之全就算了,已經退休好一段時間還一直住在駐所什麼的,A區生的舊企傢伙啊...
      沒事做的只有你... 其實還有一件事得做。
      每天一次,按例行路徑於例行時間的一次例行巡邏。要是連這也不幹就可能會有點麻煩吧?
     

嘴上猛抽了廉價的香煙最後一下,以諾把架在桌上的腳懶散地收了回來。

又要開工了!

他一邊整理一下自己的裝備,一邊掃視著例行路徑上的巡邏點和駐留組的記事紀錄,好讓自己能避開那些麻煩的地方,免得加重自己的工作量。

引用
「出去啊?」味之全沒把頭從電腦抬起。青巴巴的螢幕不知道有什麼好看。「昨天好像聽到有小偷出沒了。第三彎那邊的。」

在被找麻煩前先攪定....大抵是這樣子?

「順便買包燒芋頭啊。」

第三彎嗎?

腦內想著小偷的事,以諾的手揚了揚,也不管味之全有沒有看到。

“總之先給了錢 再說~”

引用
「等下子啊。難不成我會跑了啊?」

他可超會跑的。足不出户,跑數可是專業飛腳級數。「老前輩拜托啊,等很久以後就是到你拜托後輩啊。」

“在這個鳥殼般脆弱的幕中,也不知哪天突然就被天花板的石頭壓死 或者 被飄入來的黑障給黑掉了。”

以諾本打算收了錢就開門而去的身體,轉近了 味之全和他的電腦。

“你也不想 哪天我在你墓碑前,不是拿著鮮花,而是在追你買燒芋頭的錢 這麼破壞氣氛吧? 雖然我是未必會買鮮花就是了。 ”

引用
「死後還會有人掃墓啊,前輩可是超絕感動中啊。這些年能有這麽上心的後輩真是太好了啊,感動得幾乎快要說穿給你聽了啊。」

好死不死的厚臉皮真真夠厚。純正鋼材打的嗎?

“不說了。”

以諾瞧了手錶一下,笑得好像味之全真的在讚賞他似的。

“我順道去找找有沒有能食的,回來再讓你開個價吧~”

找的,當然就不會需要錢了。

引用
(GM註:銀河鐵道運行中。Railroad YAY!!! ~~~=w=~~~ )

走九層樓梯直到地面,首先最明顯的是背向你們駐所沒窗户那端的2U9區,那一整區的天花斷電整個星期還沒好,連續黑漆漆地。托圖和太L說不定也被叫去那邊幫忙。

那邊好像有人在弄西瓜田... 隣組這次怕要燒起來了。

巡邏GO!!!

銀杏廣場,沒人沒事。
第一彎,沒人沒事。
Y橋道東,沒人沒事。
五段下,沒人沒事。
第二彎,沒人沒事ZZZZzzzzzzz.....

依舊的NPNI (Neither Presense Nor Incidents),總的就是半自動導鼾地一直來到第三彎,NPN... 不,有P在。

偶爾都會在這碰上,就住在這邊的... 那個誰來著?

(GM註:所以那個是誰來著? (伸手黨)   
明天請早 YAY, ZZZzzzzzzzzz.....)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阿魯!”

以諾從遠處就從 阿魯 • 迪巴 的笨重身形 認出了這個送貨的。

阿魯身軀比旁人要大,卻擁有著如牛般溫和老實的性格,一直被運輸公司的老闆吃得死死的。

以諾偶然都會見到他拿著應該幾個人 才能搬動的貨物一家家去送,賺著少得可憐的工錢。

引用
(剛好可以來個小世設: 從頭頂至尾趾尖都是基因調整出來的優化種,偶爾也會有一兩個出現返組現象,但其實也就只身高體重和原生人類差不多。這種『回溯種』(Throwbacks)稍稍強壯只那一點點,但換來就是伙食費方面的災情慘重,和在室內與過門時得經常注意頭頂。在殘留大量原生種尺寸設施的Site-B是會輕鬆點。)

阿魯 • 迪巴。准宗族團體03,商業系宗族成員。拜托他老闆的專業態度,在這區和近隣區可是跑遍了。至少肯定比你跑多很多,不過你比他賺得多就是。

「以諾巡查午間好。」不多話笑著壓低肩膀,令自已看上去沒185cm那麼高。整天這樣幹怕很快就得駝背。

旁邊還是一梱梱貨物包袋。差不多是你三倍體積左右。

“今日又要去哪裡?”

以諾拍了拍那一梱梱的貨物,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飾,以顯示自己有甚麼特別高人一等似的。

“我和你說...

以諾望了望四週,確定無其他人,再壓低了聲和阿魯神神秘秘地說

...這次可不是普通巡查,我們可是收到特別情報的,所以才出動呢!”

引用
「真厲害!」阿魯平常瞇著的眼睜得老大。「所以業研和後世攪起來那對姘頭你們也知道啦?老闆就說過這樣下去馬上就得出事。你看人們都躲著啦,攪得我更加忙唉唉。亅

 “哦?想不到阿魯你粗中有細!”

老鼠般的細眼就算睜大了,也好像矇起來一樣。

“不過那些傳聞甚麼的,可不值得我在這裡出現。這事...唉呀…我是擔心你啊。”

寸光 把阿魯從頭到腳 到貨,望了一遍。本想摟著阿魯的肩膀的手,卻因為身高原因變成了按在阿魯的後背。

引用
「還是得吃飯啊巡查。我這人可餓不起。」阿魯朝自己上下指著,光看來也確實三倍飯量肯定不夠。「巡查吃了午飯嗎?」

“說起來還真有些餓。吃飯先還是先把工作完成好呢?”

以諾也不想太花時間在阿魯身上了,只是糾結於究竟吃飯還是工作的問題之上。

引用
「朗EK婆子那裏還有在做吃的。巡查記得在這邊嗎?」

朗-EK4046,長福館直系宗親的增員種。在這附近住了一輩子種田賣餐,也有點隨資歷和附近最大宗族而來的硬骨頭,應該跟她賣的雜糧餅一樣硬。

(剛好可以來個小世設: 社會家庭關係轉變、生兒育女主流也隨基因改造變成外置式,結果就是『要小孩』的意願下跌。『增員種』(Wards)正是為了維持人口而不時量產的市民增員。

由BioNext宗族於各Site養育所照料至自立,或是按宗族要求配給。他們的養育要求比直系父母者更嚴格 - 要是沒準備養小孩沒事怎麼跑去要小孩?嚴重風評風險不說,DSF專責巡查未自立增員種家庭的密探部門可是恐佈的代名詞。 - 也和所有人擁有同等權利。

大眾面是特點。大眾DNA也是特點。)


“那下次再說吧!我先去治一治我的肚子了!”

不到三秒的糾結,其實算不算糾結?

至於甚麼第三彎有小偷的事,早已拋諸腦後。

引用
(那下一步是去吃?去繼續巡邏?還是あ•た•sh(>3<(0====(=_=)0\  )

(lunch time)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引用
朗EK婆子家就在第三彎旁邊不遠,B-Site首批搭建的樓塊核心群之一。三百年前因為趕工關係,優先搭建的核心群大都弄得歪歪斜斜。像朗EK婆子那一棟就是品字形勉強堆起的低層,二樓以上的塑膠樓塊於古早前已斜挨著旁邊樓宇倒了下去,地版也被挖起耕出瘦田。再加上代代住客各具自我風格的私人改修... 籠統形容起來該就是和『被卷入交通意外敲壞的吸塵機』樣子差不多?

看起來那片田好像比平常更亂?下田不是你專門,反正不太清楚。

朗EK婆子本人就站在二樓窗邊,抓著自己由萬變道具化成的短杆敲著肩膀,咬著草煙的臉比平常更皺得快連五官也消失掉。

 “喂~朗EK婆子”

兩手向半空揮舞著,生怕婆子看不到自己。

“今天有吃的嗎?”

引用
婆子看到你,眉頭只有皺得更緊。「吃啊吃,菜都快被拿光了,這樣下去連苗都得賠上!嘿,不管宗裏宗外的都懂吃不懂做。你就進來吧。」

說著她朝你手一招,轉身離開窗邊。

“關我甚麼事...”

碎碎諗著,以諾吃一棒悶棒 就飽了一半,還是順著一腳把門踼開,走了進去。

引用
把地下近半牆壁敲掉加上桌椅,沒任何浮誇的『夠膽你就吃』風格,(按你所知)繞倖地還沒人食物中毒毒死過的紀錄,這就是婆子家的私房餐廳。原本也該是有點人氣的過午時間,但現在除了婆子家住著的長福宗族外就空蕩蕩的。

你坐下沒多久,婆子就拿著碗燒薯餅加一支叉坐到對面。「吃。」

道謝甚麼的也沒說,甚至連婆子的表情也沒有留意,以諾接過叉埋頭就吃了起來。

至少氣味是可靠的,也就不太理會安全與否了。

整個餐館除了 一把嘴咀嚼的聲音外,也就怪異得甚麼也聽不到了。

引用
「昆那個白吃混球也該跟你説過了吧。」婆子也沒理你有否在聽,就很理所當然地自顧自説去。「我家的田最近被挖得厲害。一兩株就算了,可連根都拿掉分明是連我老本都要吃光。

「那個白吃混球好像説我們自己搜人對你們會很麻煩?看在他記下那批爛帳份上我就忍一下子。不過再等到明天我後面那群龜兒子可沒那麼好耐性。」

婆子後面那十多個長福小伙子也真的看來滿蠢...蠢欲動的。如果無意碰到另外宗族的成員大打出手...昆已經退休當然可以置身事外,你以後恐怕沒法像現在一樣遊手好閒。

加上從阿魯處聽到業研會社和後世堂有人在幽會(?)那件事。兩件事應該沒關連,同時出事恐怕會變成這附近的超級大亂鬥...DSF的臉子啊。

誰是昆?...

以諾一時還反應不過來,直至他突然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媽的...咳咳咳....”

也不知後半句想說甚麼,以諾一下子就被啃得兩手只能撐著桌面在咳嗽。

若沒甚麼人幫忙,這半句大概就是被燒薯餅啃死前的遺言了。

引用
「嘖。」婆子對著你只直揺頭,由她手下宗親們替你從後背進行看似CPR(急救)但歸類更貼近Bodylock(摔角)的迷之救助。

[障壁受3點傷害... 非戰鬥場景馬上就回復了。]

「吃飽了啊。那就得做點份內事,不然就和昆一樣胖了就不好了。亅說完婆子還不忘伸手討飯錢。

  “ 咳咳咳...那個該死的味之全....”

以諾低罵了一句,但也沒法減輕身上的痛楚半點。

看著場面上的人多得,若他說出 個 不字,大概已經往生極樂。

不知道那個白吃的混球究竟是怎樣逃掉的。

逃還是要逃的,既然味之全用了這招,我唯有反其道而行了...

以諾整理了一下衣衫,正經八斗地坐在了婆子面前。

“婆子,你把整件事詳細說說。那個白吃的混球也沒把話說清楚,只是一直說能白吃賺到了....”

引用
「這個說法啊?改天得要好好和他説一下。」聽起來沒半點要好好説的意思,婆子招來旁邊其中一個龜兒子A。「濤來,自己捅出的事由自己捅回去。亅

名叫濤來的龜兒子A看來離成年還有一大段時間,至少還沒到能朁人施行Bodylock式CPR的身高體重,慌慌張張的行止像極個知道自己闖禍了的小龜蛋。「啊就...上星期開始。不是其實一直也有...總會有人偷菜,防也防不盡...一兩棵也不怎樣啊反正就沒多少外人來吃...啊就是本身誰也沒把看田覺得怎麼著緊...」

「濤來。亅婆子嘴一撇,小龜蛋馬上又更向未破殼狀態進一步退化。

" 哦…那混蛋還在我出發前叮囑我,要我帶一份燒芋頭回去。"

以諾不置可否地望了望 那個還掛著半邊蛋殼的小子。

"還有甚麼要說的嗎?"

引用
「唔嗯...田都被他踏壞了啦...那個人跑太快,眼珠都跟不上連影子也沒法看清楚,還連續三天都這樣...亅濤來支支吾吾的樣子恐怕也不知道多少。

婆子什麽也沒聽般地什麼表示也沒。這模樣本身就清楚表示她在等某人幹活去。

 "我可以去田那裡看看嗎?"

以諾一邊構思著下一步怎樣可以全身而退,一邊站了在濤來的身邊。

引用
「啊...田就往這邊走。」

跟濤來走出門外,田就是你剛來時看到的田。之前看來那比平常更亂,現在仔細點就能看出蔬菜有被胡亂拔掉。成熟與否是大是小都沒關係,有些被咬了一兩口就随手丢掉。要不是這邊沒天氣模擬,真的會以為這邊有暴風經過一樣。

[檢定=現場取證:低pls。 -w-/ ]

終於有一個Roll了説..... /TwT\

引用
現場取證:低 = 3d6取低
Roll 3d6 = (1,2,5)
知覺 = 1
現場取證:低 = 3d6取低 = 1
1+1=2 vs 3, Fail

Hahah....

果然是混口飯吃的

引用
沒辦法就是沒辦法,對這種泥地真的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其他人還待在裏面,只有濤來在等你的結論。

以諾一本正經地蹲在田裡,裝模作樣地這邊翻一翻土,那裡拿起泥來嗅幾下,最後才又拿了幾顆蔬菜在懷中,搞了好一陣子。

"這裡的蔬菜果然有問題,我帶走幾顆回去研究研究。你還有甚麼想說的嗎?"

引用
「啊嗯就...請快點抓到人吧...婆子看來沒事其實啊...」濤來慌張的吞了吞口水往回望去。「怕快要出事了...亅

"哦? 你好像還知道其他事? 不盡不實可會影響調查呀…”

媽的...就不能讓我輕輕鬆鬆地過一日嗎?

今天做了一年的工作了!倒霉呀…

引用
「唉...也就...亅他這模樣看來是不會自動招供了。

“婆子呀! ”

 以諾也沒甚麼好堅持的,轉身就走向屋內。

“濤來 說有些事要回去和我們好好說一下。”

“人,我帶走了!”

引用
「還回來時可別少塊肉。亅她好像是認真的嗎?

倒是濤來完全沒跟你走的意思。只是婆子這樣說譲他也進退維谷。

“好的~”

以諾一手就拍了拍還在弄不清自己被賣了的濤來的後背。

“今天可夠忙的了,走吧!”

引用
(Where to next?)

(直接回去基地吧…)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引用
巡邏路線才到一半,平常就這樣回去恐怕不太妙。可現在手上算有事件在,這也可算是随機應變嘛...至少交報告時可以這樣寫沒問題。

帶著濤來回到駐留所。九層樓梯後看到的味之全仍是窩在電腦前面。「太早了啊。早跟你説過偷懶也別這麼光明正大,最少也躲去什麼地方躲半天啊。而且你有這種特別嗜好也不要帶進門口啊。」

聽著濤來有點被嚇到的後退數步。「我沒有那種特別嗜好了...」

"進來吧!"

以諾打算著今天 竟然只是走了一半 就可以打道回府,實在難得,說甚麼也不可能就這樣放了人證回去。否則....又要去巡邏了。

“坐在這裡……”

“味之全,你替濤來 落一個口供吧!”

以諾半推半拉地把濤來擠入了駐留所。

引用
「喂喂,已退休的好像是我啊。」完全沒動手的意思。

“好啦…好啦…”

以諾漫不經心地坐在濤來的正對面。

“來。 有甚麼想說的,快說出來。我可沒有甚麼耐性的”

由於完全不想用筆,以諾乾脆把錄音筆打開。

引用
「呃啊...其實也沒多少能說的啦...」

濤來支支吾吾的碎碎念用好幾倍時間才說了那麼點資料。總的來說來龍去脈大抵就是這樣:

一般而言會偷他們作物的,大都是寄居附近的無親者。當作做善事朗EK婆子通常也就隻眼開隻眼閉,只要不太過份就好。但是這次可是把整塊田翻一翻的掏亂式亂挖,還連續好幾天...這是之前説過的部份。

之前沒説過的是:連續兩天後,婆子在第三天可是叫齊徒子徒孫準備抓人。好幾十雙眼看著卻還是沒能注意到對方,直至人家翻起半塊田時才被濤來剛巧碰到,但連對方樣子都沒看清楚就被衝撞撞飛,而數十人追著仍是追不到,只能眼巴巴看對方竄進新後世堂地盤裏面。

鬚根也沒長的濤來原本就沒指望能抓到人,不過隨便就被挌倒加上本周原本就是由他當值,婆子的氣也就順勢朝他頭上發。

而不明人士不一定就是新後世堂的人。以前包括你在內誰也沒聽說過對方有招這種異常傢伙,而且無親者也不怎麼會理會宗族地盤劃分。

問題是婆子打算明天就帶人去新後世堂找,而就是分成三派,要是誰想動其中一支後世,另外兩支參和進來的機會絕不低。

哎,人不多可不代表麻煩不會大啊。

濤來想説的東西看來就這麼多?

把濤來的話當作解悶的故事來聽,還是不錯的。只是,故事發生在自己地盤,可就不是那麼有趣了。

“昆前輩啊~”

以諾把錄音機關了,就一把坐在了味之全的身邊,好像十多年無見的親兄弟般靠了過去。

引用
「少來了啊。要借錢我可沒有啊。」味之全説著伸出手,眼睛依舊沒從電腦移開。

 “不不不,當然和錢無關。”

以諾一邊笑著,一邊嘗試把味之全的頭扭過來向著自己。

“我說,以你的豐富的經驗,一定知道應該下一步應該怎樣解決這次的事吧?不然明天,老太婆把後世堂拆了,那我們也不可以像現在這樣安穩了!”

引用
「喂喂,已退休的好像是我啊。」再次同樣的一句。至少他好像終於肯像樣點就是。「濤來啊,你説對方只有一個?」

「呃...」

「你們全部人都沒看清楚他樣子?」

「對啊...就真的...」

「沒問你那個啊笨!所以幾十人都追不上啊?連跑蠻快的歐與笵LK也是啊?」

「是是!亅

「然後就是全部人都沒受傷啊?你也一樣啊?」

「是是!亅

「婆子還沒改過田地那邊的配置啊?」

「是是!亅

「最後一個,對方衣服沒任何特別啊?就基本的一身灰啊?亅

「是一身灰沒看到其他!」

「好啊,這就夠了。」在電腦上按著,味之全漫不經心的說道:「那是某種視覺屏蔽,另外還有加速奔跑的基因改造?一個就夠麻煩啊,兩個一起的話要是後天改的就得要太多功夫?再説連吃的都不懂,光翻土卻沒打算傷人,這麼好又這麼笨的白痴應該不會有人這麼浪費時間弄這些鬼玩意啊。

「如果兩個都是先天的,公共培嬰局會有記錄...沒有啊。只有其中一種的...全員在籍,宗族登記也沒漏。即是這個是個沒住民記錄的...『親生種(Naturals)』?不,亂改成這樣的只會是『非法種(Illegals)』啊。胎生父母要胎生就不會亂改這改那啊。

「後世三白痴自己扯自己後腿就夠滿足了啊,沒必要也沒原因去挖個這樣的來;業研攪鬼?不是他們套路,作這種自討苦吃的小動作也沒意義;長福自己攪婆子,她完全就沒被攪的理由或價值;最後要是我不知道的別處勢力可就沒﹒可﹒能啊。

「所以餘下就真的只有『連菜也不懂吃的笨蛋非法種在偷菜吃』啊。這種連續三天去同一個地方,就連幾十個人等著也照上的笨蛋,你以為今天他會怎麼辦啊?」

味之全豎起姆指。「這個月的飯錢先謝過了啊。亅

“…………”

以諾一邊看著味之全的快速推斷和檢查,一邊就只慬得驚訝地睜大眼睛。

“嗯…哈哈…對~”

無甚意義,也沒甚幫助的應對穿插在 味之全與濤來的對答之中,就好像拳擊比賽過場時的評論一樣,說了等於無說。

“你以為今天他會怎麼辦啊?”

“怎麼辦啊?~”

以諾望向了濤來。

“大概 會再去田裡一次?”

引用
「宵夜你自己弄啊。亅味之全繼續做他在做的事。「不過跑這麼快又像變色龍一般的小賊,沒好好準備一定不易抓啊...你自己想辦法啊。亅

 “那個....”

以諾從平時盡是想著錢和佔便宜的腦海中尋找著甚麼有用的方案,結果似乎并不理想,唯有轉向局中找尋一些看似有用的工具。

“那個....濤來,那偷東西的是甚麼時候來偷的?”

引用
「呃...一般都是午夜左右?不,每次都是剛好午夜後沒多久,每次也準時得奇怪啊想起來...而且好像都是從北邊倒掉那邊廢塔來的?這倒是沒想到呀...」當然要這麼個小孩聯想到這種是不容易,婆子那邊肌力過剩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了。

(check office 有無 幫忙捉犯人的工具? 麻醉槍?手扣等)

引用
(Your Omnitool act as stunners/tasers once you bring down anyone's personal barrier. - BTW while DSF enforcers' barriers are reinforced to 20pt, most civilians' are basic use and around 10pt or so.

Your SAFEsuit can make handcuffs/binders out of its materials. Actually any small objects really.

Its that kind of a tech level the world's in. =w=b

Trying to call for rinforcements, or the other guys back "might" work? Or you can get help locally? --- Although we're talking about expecting only ONE perp here, so calling a whole battalion worth of guys might not be justifible in your expense report. !!!+_____+

You guys do have a police truck too, just that 太-LE1417 is the only one trained for it.

You have about another 7 hours or so before the perp's expected to show up.

What else might you need?)

(一時沒遺意 個setting 有萬應工具 thx)

"還有七小時左右。"

唉…若這事處理不好,怪罪下來就麻煩了。

以諾把事情的大概簡潔通知了 太-LE1417,希望他能在午夜時分把車子開到老太婆的田,好去接應他。

"味之全,這裡就拜托你了。我不打算守著田七小時,太悶了。既然犯人每次都是午夜才出現,趁著這段時間,我去北邊的廢塔查看一下。"

以諾一邊裝備著,一邊查找那邊的地圖和相關資料。

"濤來,你稍等,我們先一起回去。"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引用
2Y9區最近的鳥瞰圖更新是三年前,不過你在這裏也知道這幾年沒什麼足以令區内突變的大事件。加上濤來指出嫌犯這幾天來的路經,對上北邊倒成城牆般的廢樓,中間可供人出入的洞孔,今晚有可能進入的路線有十五處左右。

如果對方確實有『保護色』與『奔跑強化』這兩種基因改造,單憑婆子那堆肌肉腦要分太散的話對他們也難度太高。

太L的回電都是來了。

「噯,你難得居然有工作唉!」首先是抓太L去幫忙的托圖。和你不一樣由早上工作至淩晨的他聽著有點幸災樂禍的。「這麼高興的事我們還是別礙著啦。」

「少來了,他好歹也是同組的。」生為增員種的太L,同袍意識特別強這點對你也會有稍稍一點關照了。「2U9斷光修理剛好正在關鍵點,明天會不會天亮就看這幾小時。我們倆能趕就趕,不過要保證可沒有。真趕不上的話就只能由你看著辦。」

確實是非常『稍稍』的稍稍一點關照就是。說不定平常還是該小小幫他們一下?

南寧,繼續如常失踪中。

“還是太L有些良心...枉我平時對大家那麼好。”

碎碎諗著的以諾,完全沒有把托圖的話聽進去。

“有事上來,連找個幫手也沒有的。唉~那個,濤來,我們先回去老婆子那邊吧!”

也不知道剛才誰尋集和總結了不少情報,才得出行動的方向和目標。

引用
回到婆子那邊時己差不多七時。圓頂頂部那些老式白光燈也逐漸調暗。婆子不情不願地送上的晚飯吃完後,還有四小時左右。

看婆子那副比平常更可怕的嘴臉,恐怕今晚怎也要幹些成績出來吧?

=================================================

(2020 note: This scenario, designed as a basic beginner game... Actually has 2+1 routes. Orz
Not the best thing to do for a beginner game to say the least... =_=
Anyhow, this time we went Route B.)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保護色....奔跑強化..."

在晚餐時間,以諾毫不客氣地把分析居為己有,一一向婆子及一堆也不在乎他們有沒有聽明白的肌肉人解釋了他所知的情報。

"根據我們的分析,這事與 後世三白...三會沒有關係,也沒有證據顯示是業研 及 長褔 搞的事。"

引用
(Crap, didn't save the bit of log here.  PC talked with NPC yadayadayada  I think.)

看著那可怕的臉色,以諾倒是把這頓晚飯吃得乾乾淨淨的。

"嗯…這樣吧…每個人用長繩綁著蔬果,變成蔬果串,放在田中,用泥土掩護著。人就圍在田的兩旁守候。田,就盡量灌水,變成泥沼。"

抱著反正也只是做做樣子的心情,以諾在田邊指手劃腳起來。

 "嗯嗯"

以諾在說完後,露出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引用
婆子的玄鐵臉一直沒變,瞪著的視線也沒從你身上離開過。

最後...

「哼!都聽到了啊?趕緊幹活去!」

   ※   ※   ※   ※

說出來比實際動手容易,把農作物逐件綁成串這種事,就是把婆子手下全動員起來也是有點難度。

不過偷農作物這種事原本也蠻荒謬的就是:在Avalon和Downtown那些農務塔群,用這幾分一的工夫就能種出好幾倍收獲;不然就Cavern那邊的牆耕式要想偷也難以下手。再説只要有出生登記,再不濟怎也該不會餓死。

特別會用這過氣土耕法,或是餓得要偷東西吃。這兩個都是Bumsville特產吧。

總算是弄好時,餘下也就只半小時多一點。最後還有什麼補充可得馬上做。

(沒其他行動了) thx

引用
午夜過去。

蔬菜田最大限度地灌水後快要變成和水稻田差不多。用幼繩串連著的菜頭看起來就像什麼節日裝飾般地,周遭氣氛可卻是更同樣不恰當的森嚴冷冽。

畢竟要想動農夫的地,就是和動農夫的命根子一樣啊。

一分鐘又一分鐘的等待。難不成對方今天放假了?

『啪溚!』

包括你在內的三十多人還是看不到,但是那沒有稻米的水田可是泛起漣漪了。

然後,第二個漣漪迴盪。

來了!

和一直聽說的保護色或者隱形感受完全不同,只是簡單的兩個漣漪 已令以諾有種懷疑自己眼睛的錯覺。

自以為自己怎樣也能感應到些甚麼,氣味風壓聲音,原來就只是看到了兩個漣漪。

還未鎮靜過來的以諾也只能靜觀奇變。等待著不相信,但又預想之中,菜頭凌空昇起的那刻。

引用
Roll 監視:中

監視:中 = 3d6取中
Roll 3d6 = (4,3,3)
知覺 = 1
監視:中 = 3d6取中 =3
1+3=4 vs 3, Success

引用
其他人依舊沒注意到,你卻從繼續出現的漣漪中看出軌跡。

『有什麼』確實是正在向田裏面前進著。再仔細地窺視漣漪的前行,偶爾也可注意到視界中出現瞬間的不咬弦。紅蘿蔔叢中沒出現什麼懸空浮起,而是一株半埋的紅蘿蔔頭連接綁著的繩端一下子消失了。

繩索牽動。

它...吃了...吃了繩子?!

沒法再沉住氣的以諾右手瞬息間就筆直地指向了那消失的繩端,出力地喊道。

“捉住它!”

引用
一呼百應。在場所有人馬上行動,雖然其他人沒實際看到你所指的是什麼,那一塊視界中的不咬弦卻立時作出反應。如同鏡稜折射般地從注視著的那焦點,朦朧地好像有一個人影般的近乎透明剪影,正在以期待以外的速度飛奔逃竄。

不再是漣漪的水花四濺,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都只是在盲衝直撞。拜這所賜對方倒是沒法順利逃跑。不過再這樣下去被對方逃掉也只是時間問題。

 "拿起繩網! 拿起繩網! 包圍它!"

以諾一時之間也被混亂的一團的人和水和泥,弄得毫無方寸。

只慬得大聲叫喚著。

引用
質與量的對決繼續。要是婆子那邊再少幾個人,對方說不定真能逃掉。只是在壓倒性的一對五十+,質的優勢依舊有其限度。

一群又一群男丁扯著繩網在泥水中瞎跑,當中一大半都不知道目標在哪。這種毫無章法的走動卻反倒能令隱身的對方進退失據。而站在泥田北端的你靜觀全局才能看得出些端倪。

沓踏於其他人當中,對方的足跡一開始並不明顯。隨時間過去由大動作濺上身的泥土也開始超過保護色皮膚所能應對的程度。憑空舞著的部份泥巴還是難以掌握,但至少能看出他應該也是普通人體格。男丁們也逐漸適應這節奏,包圍網愈發收緊。

看來應該也可以什麼也不用幹的結束... ... 啊啊,這樣想果然是立旗了。

快追上目標的男丁正想揮出繩網,腳下卻被你們耗掉整晚綁起的蔬果串拌住,旁邊另一組男丁也被那繩網扯得倒下。突然出現的缺口對方當然不會錯過,三步兩跳就從田跑到你那裏。一眨眼就溜過北牆,在旁邊眾多缺口之一。

「給我追!!!」婆子朝你120%音量大嚷,在五十多名男丁跟前就是想推都沒法推掉。

你們所有人馬上跟著。所幸對方身上泥斑給你們清楚無比的路標,不管怎麼快都能追下去。穿過老舊安置屋,爬上半塌廢屋,跳過天台間的間隙,在大廈的樓梯上下穿插,最終在眼前的就是這區僅餘最高的十層高樓。足跡就是在這上去,四周的房子都不足兩層。一直跑上最頂層的你知道除非對方能飛或是爬牆,不然這絕對跑不了。

不過問題來了...你身後可是半個人都沒。

婆子那群男丁不愧是除肌肉以外一切從缺。跑步不快不特止,剛才那些爬啊,跳啊,穿插啊,恐怕那些人還卡在「爬」那邊乾著急。與你那從偷懶所累積出的靈巧機敏更完全沒法比。

從室內陰暗處出現的對方身影,應該也是明白這點吧。連消耗體力的保護色也消去了,頭大眼更大,真的有點像變色龍的那位人兄咧開大嘴,長舌一捲一捲的口水與泥水飛洒四周。

嗯,看來一對一確定。

就是你了!

上方沒有逃路,其他人找到牠也只是時間問題。

以諾用力握實了手上的金屬棒,把棒子的一端纒著自己的手腕將。自己即盡可能地張開了手腳。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了變色龍唯一的出口。

沒有進攻意途的以諾,明白到自己根本不能和這類異變種直接硬碰。

只是期望能盡可能地拖延時間。

==================================================================


The next bits are the combat rounds.

The basics for combat:
1.) All PCs have a bunch of basic commands, each of them dependent on the PCs abilities and pre-calculated beforehand.
2.) For every round they choose ONLY 3, decide in order of "Most Important > Medium Importance > Lowest Importance"
3.) Roll 3d6, and place the 3 results, according to biggest to smallest numbers, accordingly to the 3 actions.
4.) Initiative and action orders are decided AFTER the commands and actions are made. At this point its off the players' hands.
(There are various things about synergies, tactics and relative ranges and stuff, but nobody in the various playtests I've done over the years seems to get it, so I'm just gonna skip all that.)

Yes, the system is designed that you CANNOT act according to what you know the slower enemies would do like most games are, instead you have to have a solid idea about what you choose to do RIGHT NOW and how to help your partners get their things done. In a 1-to-1, noob-to-noob fight you have to hope that both 1) The commands you choose work against the enemy, and 2) Your rolls are good enough. Of course there are commands to get around that later down the road... Anyhow it's kinda intent to simulated the unpredictability of an actual fight, though for a game it certainly brings another level of problem with that alone.

The other problem being that 3 NPC goon who matched their tactics could easily chewed through a well-prepared PC who acted alone. It's kinda another problem too, since squad-level tactics to that level really isn't a thing for most playstyles that prioritized personal combat abilities, and as a game this would be BAD... Oh well.

Yeah, I know, not a good system. Noted.

Just saying this cause I'm too lazy to put up the character sheets I'm using for the fight, plus its my own thing anyhow so it ain't gonna be useful either. v=3=v
« 上次编辑: 2020-01-23, 周四 14:14:20 由 Mounrou »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Round 1:
>以諾
體落 Most
迴避 Medium
格擋 Least

引用
以諾 (644)
FS(HP) = 20
PACE(MP) = 0
體落 / PACE 值未滿
迴避 / 靈2+骰4=6
格擋 / 學1+骰4=5

vs

??? (662)
FS(HP) = 10
PACE(MP) = 0
行動 / 靈3+骰6=9
遠攻 / 知2+骰6=8
回避 / 靈3+骰2=5


     *     *     *

??? 攻擊 > 命中 > 傷害 > ???中骰6-以諾格擋5 = 1
以諾 FS = 19
以諾 體落 > PACE 不足!

R1回合完結
??? PACE+1 = 1
以諾 PACE+1 = 1

     *     *     *

揮動著的長舌条地伸展,軟鞕般的攻擊從拳腳範圍外猛碰上你的護罩,幸好你準備充足只是有點刮到。但是戰意不充足下你一下子沒法抓住對方。

變色龍人兄呱呱叫著。好像動物對侵犯領土的外敵示威般的樣子?在他身上卻奇怪得反倒有點喜感。




Round 2:
電光火石間的交手,以諾因為護罩被刮到激起一陣戰意。皮膚不自覺發出一陣陣的瑩光綠色。映照在變色龍的臉上時,令牠更不像人樣。

以諾大叫一聲,使了一連串幾通個樣子較有氣勢的動作,打算靠嚇爭取一些時間。

恐嚇 Most
擋格 Medium
迴避 least

引用
以諾 (652)
FS(HP) = 19
PACE(MP) = 1
恐嚇 / 存4+骰6=10
擋格 / 學1+骰5=6
迴避 / 靈2+骰2=4

vs

??? (541)
FS(HP) = 10
PACE(MP) = 1
行動 / 靈3+骰5=8
近攻 / 知2+骰4=6
回避 / 靈3+骰1=4

 * * *

??? 攻擊 > 命中 > 傷害 > ???中骰4-以諾格擋6 = 0
以諾 恐嚇 > 恐嚇(高)10 vs 行動8
??? 次回骰無效(高骰) *本技能一戰只生效一次

R2回合完結
??? PACE+1 = 2
以諾 PACE+1 = 2

     *     *     *

一次攻擊成功,接下來就是欺身掄拳。對方看準你走向,朝間差打出的一擊剛好被你擋下。加上不甘示弱的向對方回喝,他的氣焰當下收去不少,也更警覺地遠遠跳開。

Round 3:
正當牠遠遠跳開之時,以諾反而步步進逼。一下子跳入變色龍的近身之中,希望能一招把牠放倒。

Most 體落
Medium 瞄準
Least 迴避

引用
FS(HP) = 19
PACE(MP) = 2
體落 / 存4+骰4+瞄準1=9 (1PACE)
瞄準 / 骰1 (1PACE)
迴避 / 靈2+骰1=3

vs

??? (432)
FS(HP) = 10
PACE(MP) = 2
擋格 / 學0 (No Dice)
行動 / 靈3+骰3=6
回避 / 靈3+骰2=5

 * * *
以諾 體落9 vs ??? 行動 6
攻擊 > 命中 > 傷害 > 以諾中骰1-???格擋0 = 1
??? 倒地!

R3回合完結
??? FS = 9
??? PACE = 3

以諾 FS = 19
以諾 PACE = 1

     *     *     *

喪失的戰意導致進退失據,龜縮的對方面對欺身接近的你一下子就被抓到。抓手勾頸以自己為中心點,半拉半抱把對方摔下去的方式毫不華麗卻是極其實用。

優勢在你那一邊,但還是得提防對方有什麼後著。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Round 4:

(Payer Log Lost)

引用
以諾 (533)
FS(HP) = 19
PACE(MP) = 2
糾纏(落手扣) / 體4+骰5+瞄準3=12
瞄準 / 骰3 (1 PACE)
格檔 / 學1+骰3=4

vs

??? (662)
FS(HP) = 10
PACE(MP) = 2
透明化 / 知2+骰6=8 (2 PACE)
行動 / 靈3+骰6=9
其他行動(站起) N/A

 * * *

??? 透明化! (總和大於目標行動值時,迴避100%成功)
???透明化=8 vs 以諾行動值=2
迴避成功

R4回合完結
??? FS = 9
??? PACE = 2

以諾 FS = 19
以諾 PACE = 1

     *     *     *

果然是沒那麼容易。在你壓上去前對方突然全身矇矓,在這種近距離內你還勉强看得到大概,不過要抓到就太困難了。

爬蟲類般的動作迅速拉開距離,再次現身的對手似乎變得謹縝起來。

Player: 不太明白 行動值 =2 這裡

GM:
Your basic Agility = 2
+No action/dice mod =2

???Basic Agility = 3
+ Movement Action/Dice Mod 6 = 9
================================================
All Special Effect Checks & Only-In-Combat Skill Resist checks ALL check against Agility-based-actions in this system.

(Its in the card descriptions what the checks are... Generally most Effect Checks in combat would be agility-based though, since its short duration + time sensitive.)
BTW
Skill card description for 透明化

透明化(Blurring) (知覺/移動)
總和大於目標行動值時,迴避100%成功

Round 5:

可惡

似乎快速的壓制,也不能應對在這傢伙身上了。

硬碰硬 可不是我專長啊…

以諾沒有乘勢追擊,反而把目光重新鎖定在變色龍的身上,看能否再找出更多的線索。

"喂! 你叫甚麼名字?"

Most 監視
Medium 閃避
Least 格檔

引用
它懂得說話嗎?變色龍男急步退開,長舌一伸一縮,口水飛濺中看來有些什麼會發生???

以諾 (532)
FS(HP) = 19
PACE(MP) = 2
回避 / 靈2+骰5=7
監視 / 知1+骰3=4 (Note: Med Skill can only use MAX med dice. Adjusted for benefit.)
格檔 / 學1+骰2=3

vs

??? (653)
FS(HP) = 10
PACE(MP) = 2
高機動戰法 / 骰無效 (2PACE=本回合近攻無效)
行動 / 靈3+骰5=8
回避 / 靈3+骰3=6

 * * *

???高機動戰法 > 本回近攻無效

R5回合完結
??? FS = 9
??? PACE = 1

以諾 FS = 19
以諾 PACE = 2

Round 6:
沒法好好溝通嗎?!

那大概只剩下以行動來解決這裡的糾纏了!

錯步斯上變色龍男的身,以諾把攻擊瞄準在變色龍男的身體最中心之上,以免因它的跳躍動作而避開攻擊。

"著!"

Most 瞄準
Medium 重劈
Least 糾纏

引用
甩出沾滿唾沬的長舌附上離心力從遠端橫掃。又濕又黏的!

細菌傳染病之類的在圓頂裏面是無須擔心。這樣不擋不閃地接下就是力場能却去那意料之外的傷害,卻好像有什麼更重要的無形之物給掉光了?

瞄準,欺身,全力一棒砸下去。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鐵棒還舌頭,對方也沒拿到什麼好處。

是被打得氣喘了嗎?變色龍男開始『咔咔』吐氣,雙腮猛鼓得比頭更大。

以諾 (652)
FS(HP) = 19
PACE(MP) = 2
瞄準 / 命中加成+6 / 命中=9+6=15 (1PACE)
重劈 / 體4+骰5=9 (1PACE:總和>目標行動=目標防守減半)
糾纏 / 體4+骰2=6


vs

??? (553)
FS(HP) = 10
PACE(MP) = 1
遠攻 / 知2+骰5=7
行動 / 靈3+骰5=8
擋格 / 學1+骰3=4

===

??? 遠攻 7 vs 以諾 行動 6
攻擊 > 命中 > 傷害 > ???中骰5 = 5

以諾 重劈 9+6=15 vs ??? 行動 6
重劈 15 vs 行動 8 = 有效
攻擊 > 命中 > 傷害 > 以諾中骰5 vs ???擋格4/2=2, 5-2 = 3
糾纏 6 vs 行動 8 = 無效
 

R6回合完結
??? FS = 6
??? PACE = 2   

以諾 FS = 14
以諾 PACE = 1

Round 7:
乘勢追擊的以諾,拿起鐵棒就衝上去,絲毫不留下可以緩和呼吸的攻擊希望能在對方遠攻對自己造成更多傷害前,打亂對方的節奏,把變色龍拿下。

"呀呀呀呀呀!"

Most 重劈
Medicum 近攻
Least 格檔

引用
以諾 (643)
FS(HP) = 14
PACE(MP) = 1
重劈 / 體4+骰6=10 (1PACE:總和>目標行動=目標防守減半)
近攻 / 體4+骰3=7
擋格 / 學1+骰3=4

vs

??? (532)
FS(HP) = 6
PACE(MP) = 2
遠攻 / 知2+骰5=7+瞄準3=10
瞄準 / 命中加成+3
麻痺毒 / 附加=Most封印2回合 (2PACE:攻擊命中時,目標攻擊同階卡(封印/禁用)= 骰*回合或治癒)

===

??? 遠攻 10 vs 以諾
攻擊 > 命中 > 傷害 > ???中骰3 = 3-擋格4 = 0
麻痺毒!!! Most封印=2回!!!

以諾 重劈 10 vs ??? 行動 3
重劈 10 vs 行動 3 = 有效
攻擊 > 命中 > 傷害 > 以諾中骰4 vs ???0, 6-4=2
近攻 7 vs 行動 3 = 有效
攻擊 > 命中 > 傷害 > 以諾中骰4 vs ???0, 2-4=-2

??? KO!!!
 
================================================
老大一口墨綠色液體從變色龍男口中猛噴,打在你身上沒能阻隔開的點滴飛沫令全身麻麻㾕㾕地。但這可阻不住你。全力砸下對方頭頂給他一踉蹌,倒轉棒頭順勢勾擊下頜,1-2 Combo式連鎖擊破對方力場防護接下來就是全身通電。

好像有點焦臭味?反正這野獸窩般的環境你也沒法分開這種那種臭法。

階梯傳來急歩足音。整天沒見過的南寧在你扣好變色龍男同時終於出現了。

「你跑那去啦?剛才後世和業研差點就大混戰... 那什麼鬼東西了?亅
(註: 那邊是Route A線。 Anyhow...)

然後就是變色龍男被速遞去關押點,把走失了的男丁們逐一找回,然後這又是一天。

Next Day。
« 上次编辑: 2020-01-23, 周四 19:51:55 由 Mounrou »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544
  • 苹果币: 0
"...回去再和你說..."

苦戰一場,以諾在確保手扣沒有鬆開的可能後,才從胸腔呼出了一口氣。整個身體的瑩光綠一下子暗淡下來,毒素,疲勞及傷口掛在身上,十足一隻剛逃過貓爪的過街老鼠。

...

回去後,以諾用水快快沖走身上的綠色唾液,就倒在床上昏睡過去。直至第二日早上,他才回過魂來,帶著一點得意的樣子返回駐留組。

引用
今天所有人都在。托圖和太L總算是終於把對面區的人工光源修好了,南寧則是在昨天去開縫紉班時剛好碰到後世和業研間差點打起來的狀況而得走去調停。

你抓到的變色龍男被送去調查的初步結果,至少知道他並沒任何出生紀錄或標碼。在絕大部分出生者都一定會有內存出生標碼的情況下,這意味著他要不是母胎 出生,就是從非法渠道出生的違法基因改造體... 在外面出生?絕對沒可能。

「不過管理那邊的傢伙也沒法子在現場找到什麼。污物都是一大把。那幢樓說不定得要因為衛生原因而整棟拆掉。」連味之全也這麼說。在B區要因為這種事而拆的地方,可想而知裏面(的衛生狀況)有多恐怖。該再洗一次澡嗎?「總之是由什麼人,在什麼地方做出來的完全不知道。不過技術方面只是勉勉強強啦,這種連話也不能聽的傢伙說到底只是麻煩。」

好像調查完畢後會把他送去D區新的天然保護區自由放養的樣子。

上面姑且留了口訊叫你們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但也沒什麼期望就是。

(Wrapping up. Anything to add?)

"總而言之,就是也不用查甚麼吧?"

以諾聽完報告就像用盡一日的氣力一般,打了個哈欠。

"我去老婆子那裡坐坐!"

話音未完 他就已經走了出門,把早前味之全飯錢甚麼的事忘掉了,畢竟以諾他也沒答應甚麼嘛!


=======================================================

(The End / Route- B )

Duration = 1 year, actual running time = 4 months.
« 上次编辑: 2020-01-23, 周四 19:51:32 由 Mounrou »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