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六章:古老摇篮】【五】抽筋扒皮,收入囊中  (阅读 125 次)

副标题: 标题内容并不存在,囚禁play它不色吗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19
  • 苹果币: 2
2019.3.2

劇透 -   :
20:05:53 <莫尔度> 那么,上回说到
20:06:40 <莫尔度> 集结了整个阿尔克夫的力量,你们在面对梦境的守护者——卷册龙卡达斯的战斗中终于惨胜
20:07:49 <莫尔度> 但代价也是巨大的,整个营地被彻底摧毁,大部分军士都受到了重伤,而伊诺卡·阿基特的身影则消失在巨龙的龙息之中
20:08:29 <莫尔度> 虽然施法者卡达斯已经被打倒,但传奇法术制造出的血月仍然在空中高悬,持续污染着附近的地区
20:09:08 <莫尔度> 卡曼达则指挥还有力气行动的军士将伤者带离污染区域
20:10:00 <莫尔度> 被你们打昏的巨龙,双翼被奥隆钉上了数十枚黄铜楔子,固定在营地边缘,目前暂时无人管它
20:10:02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16:00 <瑞恩·夏尔> "大家……都能行动吧?其他事情暂且搁置,先撤出污染区域再做打算吧。"把嘴角的血擦拭干净,站起来做出撤退的手势,"伊诺卡也好,亨佩尔也好……姑且我们还是先在这片污染之地内保护好自己。"
20:16:09 <依兰> “那轮血月……要不要尝试破坏它?也许那样法术就会终止了”
20:16:51 <切希尔·柳哨> “值得一试!”
20:17:01 <切希尔·柳哨> “这么多伤员一起撤退,也太麻烦了”
20:17:03 <奈恩> “嗯,现在这个状况要全员撤离太花时间了……”看看周围的情况,点头
20:17:53 <瑞恩·夏尔> "咦,你们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它吗?"抬了抬眉毛,看向空中的那一轮血月
20:18:06 <依兰> “……物理破坏?”
20:18:14 <切希尔·柳哨> “飞上去,砍爆!瑞恩要不就留下休息?你别偷偷把龙放了就行”
20:21:15 <奈恩> “那我先上了!”朝血月飞过去,挥刀就砍
20:21:25 <依兰> 跟着飞了上去
20:21:48 <瑞恩·夏尔> "物理破坏这种粗活我还是不参与了,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给你们盯梢。"拿出精神重塑球,找个地方坐下,"我的法术也几乎耗完了"
20:23:30 <隐秘力> 1' or '1'='1 投骰:4d8+8d6+164+68==280
20:24:07 <莫尔度> 两人的刀剑落到巨大的红色球体上,发出剧烈的金属碰撞声
20:24:58 <莫尔度> 你们被震得虎口发麻,而血月上只留下了几道不深的伤痕
20:25:33 <莫尔度> 看起来,直接通过冷兵器破坏似乎不太现实
20:26:03 <依兰> 观察球体表面 能看出来什么吗
20:26:33 <莫尔度> 似乎是某种非常坚硬的纯净金属
20:27:43 <隐秘力> 1' or '1'='1 投骰):1d20+9=17+9=26
20:27:55 <奈恩> “唔,这个也好硬!”甩了甩发麻的手,观察眼前的金属球,“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啊”
20:28:37 <切希尔·柳哨> “我的牙……”
20:29:43 <依兰> “看起来我们需要解离术……”
20:30:03 <依兰> 提高了声音 “切希尔、瑞恩,你们还有解离术么?”
20:30:11 <奈恩> “啊,解离术!我有我有!”
20:30:19 <奈恩> 拍拍身上的盔甲
20:31:24 <切希尔·柳哨> “阿布瑟德要是知道他能帮上我们的忙,气也要气死了”
20:31:27 <切希尔·柳哨> “上吧奈恩!”
20:31:30 <依兰> “咦?是么……”有些意外地说“那好,拜托你了——”
20:32:08 <依兰> “这盔甲又不姓阿布瑟德……只是一件物品而已”
20:32:28 <奈恩> “哦~”伸手摸上金属球,发动解离术
20:33:25 <莫尔度> 盔甲燃起了黑色火焰,这火焰立即侵蚀了球体
20:34:00 <莫尔度> 不消数秒钟,半径十数英尺的人造金属月亮很快化为了漫天飞灰
20:34:22 <莫尔度> 随着核心的崩溃,覆盖湖边森林的红色月光也消失无踪
20:34:43 <切希尔·柳哨> “就是可惜了这种坚硬的物质……不过看它这样,应该也很难再利用吧”
20:35:11 <依兰> “这你也要吗!”
20:35:34 <切希尔·柳哨> “勤俭节约嘛”
20:35:48 <奈恩> “已经没了的东西就不要再想啦,那么现在不用担心搬运伤员的事情了……”收回手四处看看
20:36:01 <奈恩> “我去搜索伊诺卡姐姐了!”
20:36:29 <切希尔·柳哨> “我是在它没开始消失的时候就想的!”
20:36:36 <瑞恩·夏尔> “成功了?”注视着红月逐渐消散,舒了一口气
20:36:43 <切希尔·柳哨> “那我也去帮卡曼达的忙啦”
20:37:06 <依兰> “嗯,是该找她了……刚才太急了没发现,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担心地说
20:37:07 <切希尔·柳哨> 飞下去
20:37:29 <依兰> 降落下来 再次仔细寻找伊诺卡的痕迹
20:37:38 <奈恩> 地毯式搜索
20:39:56 <瑞恩·夏尔> 往亨佩尔之前站的地方瞟一眼,也跟着去搜索
20:40:49 <隐秘力> 1' or '1'='1 投骰:1d20+11=22
20:41:40 <隐秘力> 奈恩 投骰:1d20+2+2+4=12
20:42:12 <依兰> 使用即刻协力
20:42:16 <依兰> 重扔
20:42:27 <隐秘力> 奈恩 投骰:1d20+8=13
20:43:17 <莫尔度> 在营地的残骸处,是被龙息直接蒸发的土地
20:43:38 <莫尔度> 卡达斯攻击伊诺卡的第一次喷吐似乎比在那之后攻击你们的更加可怕
20:44:50 <莫尔度> 你们找遍了附近的地域,却只找到一点伊诺卡身穿的黑色裙装的碎片
20:45:05 <莫尔度> 而在碎片旁边,你们看到了一朵蓝色小花
20:45:28 <莫尔度> 那正是你们在月蚀灵庙里发现的东西
20:46:14 <依兰> “这也太……难道连尸体都不剩么……”
20:46:21 <依兰> 捡起小花
20:46:46 <奈恩> “……”把布料都捡起来查看
20:47:20 <莫尔度> 布料上有灼烧的痕迹
20:47:27 <奈恩> 试图判断是不是特殊布料
20:47:34 <瑞恩·夏尔> 看到烧焦的土地和那朵小花,心被揪紧了。击碎血月的喜悦荡然无存,皱着眉,理智尝试接受呈现在眼前的现实
20:47:46 <莫尔度> 这应该只是普通的衣服而已
20:48:39 <切希尔·柳哨> “找到伊诺卡了吗?”
20:48:58 <瑞恩·夏尔> “等等。”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如果一个喷吐能把伊诺卡喷的尸骨无存,那么这朵花又怎么会完好无损?”
20:49:12 <奈恩> “嗯,普通的布料都能留下碎片,应该不至于把人烧得什么都不剩才对……”摸着布料说
20:49:42 <奈恩> “那朵花怎么样?”转头看依兰
20:49:58 <依兰> “……暖暖的,别的就感觉不出来了”
20:51:06 <依兰> “听你们一说确实挺可疑的……可她到底去哪了啊……自己躲起来的话,这时候也该出来了吧……喂,伊诺卡,你究竟在哪?你可别吓我们啊?”
20:51:06 <切希尔·柳哨> 看了看周围场景,寻找一下有没有血迹和肢体碎片
20:51:27 <莫尔度> 附近没有看到血迹和肢体碎片
20:51:30 <奈恩> “花给我看看?”
20:51:45 <依兰> 把花递给奈恩
20:51:57 <奈恩> 接过来
20:52:13 <切希尔·柳哨> 想鼓励一下其他人,但看看周围的气氛,决定还是算了
20:52:16 <奈恩> 感受一下和之前拿着的时候有没有不同
20:54:29 <奈恩> “唔,在遗迹里时这花可没这样发烫”
20:54:42 <奈恩> 拔出伊诺卡的剑碰一碰花
20:54:49 <依兰> “被烤热的吧……”
20:55:17 <依兰> “这种情况还凉的才奇怪呢”
20:55:36 <莫尔度> 闪耀着星光的细剑碰到花,什么也没有发生
20:56:20 <奈恩> “那也保温太久了吧!我自己都冷却了”听到依兰的话抽抽嘴角
20:56:29 <瑞恩·夏尔> “不,反过来想,在这种超高温的喷吐下,没有化为灰烬而仅仅是‘发烫’,就足以证明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看着奈恩手里的花,摇摇头
20:56:32 <切希尔·柳哨> “也不知道超越天堂怎么样了……亨佩尔……他应该是没什么事”
20:57:07 <依兰> “瑞恩,你看得出这朵花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20:57:07 <奈恩> “瑞恩也研究一下?”把花递向瑞恩
20:58:44 <瑞恩·夏尔> “也行,不过我可不能保证一定可以看出什么端倪啊。”接过小花,仔细端详,试图从中看出一些不寻常的痕迹(申请知识)
21:01:19 <隐秘力> Ryan Shire 投骰):1d20+41=52
21:01:53 <隐秘力> Ryan Shire 投骰(神秘知识精通):1d20+35+5=52
21:07:27 <瑞恩·夏尔> “没有我辨识不出来的法术。”一边端详一边说道,“果然如我所料,事情没这么简单。”
21:08:13 <奈恩> “哦哦,看出什么了?”
21:08:51 <瑞恩·夏尔> “传说中有一个名为‘岁月之吻’的神秘法术,这种法术能够令人长生不老。然而遗憾的是,这个法术只能由施法者赠送给别人,而无法使自己长生不老。”
21:09:30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和这次的事没什么关系啊……”
21:09:56 <瑞恩·夏尔> “这朵花,我没判断错的话,应该正是‘岁月之吻’的法术载体——花,就是赠礼的证明。”
21:11:01 <切希尔·柳哨> “伊诺卡被赠送了这朵花,所以她是长生不老的?”
21:11:12 <依兰> “呃,我没太听懂……所以说有人把这个给了伊诺卡,让她能长生不老?那,那个叫岁月之吻的法术,能防止意外死亡吗?”
21:11:41 <瑞恩·夏尔> “你们使用了秘法视力的话,你们会发现这朵花的魔法灵光形成了一簇熊熊燃烧的蓝色火焰,这表明了花本身除了法术载体,还有别的作用——至于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21:12:53 <奈恩> “唉……这花之前还变过色,这个能作为参考吗?”
21:13:54 <瑞恩·夏尔> “种种迹象表明,现在判定伊诺卡的处境安危还为时过早。”
21:14:17 <切希尔·柳哨> “这个……其实我刚才就想跟你们说”
21:14:45 <切希尔·柳哨> “这周围既没有血迹也没有烧焦的肉渣,我觉得伊诺卡说不定是传送走了”
21:14:54 <亨佩尔> “你是说她有可能借助这朵花保全了性命的意思吗?”
21:15:02 <莫尔度> 你们的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21:15:32 <奈恩> “唉,我是觉得说不定伊诺卡姐姐被吞到花里面了来着,所以才研究它的嘛……唔?”
21:15:37 <奈恩> 回头看
21:16:03 <莫尔度> 亨佩尔一边将剑收进剑鞘里,一边朝你们走来
21:16:07 <依兰> “啊,亨佩尔先生你终于回来了啊——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21:16:13 <切希尔·柳哨> “亨佩尔!你出来了啊”
21:16:32 <莫尔度> 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阴沉
21:17:03 <亨佩尔> “无聊的法术把戏,那比我去过最糟糕的梦境还要乱。”
21:17:29 <瑞恩·夏尔> “辛苦你了,亨佩尔。”忍住笑,诚恳的语气对亨佩尔说
21:17:46 <切希尔·柳哨> “咳咳,从你被困的时间来看,确实够糟的”
21:18:00 <亨佩尔> “比起这个,那个叫伊诺卡的女人的确有奇怪之处。”
21:18:15 <切希尔·柳哨> “奇怪?她奇怪吗”
21:18:25 <奈恩> “为什么这么说?”
21:18:33 <亨佩尔> “我的信使对她无法侦测到她的存在……换句话说,她不会做梦。”
21:19:29 <亨佩尔> “一般而言,只有没有灵魂,或者灵魂残缺的生物才不会做梦,例如构装体或者亡灵,但她又明显不属于这两者。”
21:19:44 <切希尔·柳哨> “不会做梦很——呃”
21:20:07 <切希尔·柳哨> “灵魂残缺是什么意思?”
21:20:27 <依兰> “灵魂残缺……伊诺卡丢失了记忆,难道是因为这个?”
21:20:50 <亨佩尔> “从死亡中被唤醒的亡灵只拥有残缺的灵魂,它们的灵魂其实已经去往灵界了。”
21:21:12 <莫尔度> 亨佩尔摇摇头
21:21:48 <亨佩尔> “仅仅失去记忆是不会危及到灵魂的,即使是瑞恩·夏尔那种家伙,仍然会做白日梦。”
21:22:31 <依兰> “会不会只是因为她太强了,你的信使被屏蔽了?毕竟她连传奇法术都用出来了……”
21:24:23 <切希尔·柳哨> “嗯,会有例外吗?像依兰说的那样”
21:24:35 <亨佩尔> “那是不可能的……除了那把剑,她并不比我更强。”
21:24:48 <莫尔度> 亨佩尔瞥了一眼奈恩手中的剑
21:25:02 <奈恩> “嗯,其实那个法术也是靠这把剑用出来的。”点头
21:27:12 <依兰>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比起这些,怎么找到她才是关键吧”
21:27:37 <亨佩尔> “例外的话……也是有的。”亨佩尔说,“有的梦魇会将人的灵魂吞噬掉,然后占据其身体”
21:27:47 <亨佩尔> “这样形成的生物,同样不会做梦。”
21:28:41 <依兰> “……越说越离谱了,这也差太多了吧”
21:28:45 <奈恩> “怎么找到她……按照亨佩尔先生的说法,如果是灵魂残缺的话,去灵界找到残缺的部分说不定能提供线索?”
21:28:56 <切希尔·柳哨> “嗯……其实我在阿尔克夫见过一个不会做梦的人……不过我们晚点再说这个吧”
21:29:32 <亨佩尔> “如果能找到她的灵魂,也许就能解开这朵花的谜团了吧。”亨佩尔说,“如果她能活下来自然不坏。”
21:29:47 <莫尔度> 他难得地说出了自己的某种期望
21:30:46 <莫尔度> 你们聊了片刻之后,营地中伤员的安置工作也到了尾声
21:31:19 <莫尔度> 托马斯正指挥着十多个隐形仆役帮助搭建临时营地,露奎蒂亚也在一旁帮忙
21:31:33 <莫尔度> 卡曼达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了你们旁边
21:31:48 <卡曼达> “战后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21:32:22 <依兰> “血月破坏了,但还是没找到伊诺卡……抱歉”
21:34:59 <瑞恩·夏尔> “目前能力范围内该解决的都解决了……大概。”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卡曼达,选择了一种模糊的回答方式
21:35:12 <卡曼达> “……这样吗,但我相信伊诺卡殿下绝不会就这样离开我们的。”卡曼达皱起了眉头,“也许她现在已经通过某种法术脱身,正藏身在安全的地方。”
21:35:46 <卡曼达> “等安置完伤员,我们就立即开始搜索她的行踪。”
21:36:24 <切希尔·柳哨> “看来伤员还没有安置好,需要我们帮忙吗?”
21:36:41 <奈恩> “嗯,我们也会继续搜索的,军队这边的情况如何?”
21:37:57 <卡曼达> “……情况不是很乐观……大部分士兵们都受到了严重的污染,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返回阿尔克夫后借助净化者神殿的力量。”
21:39:12 <卡曼达> “但别忘了,你们的任务是潜入这座湖中,带回那件能够用来修复阿尔克夫的结界的神器,伤员的情况你们就不需要过多的担心了。”
21:42:06 <依兰> “嗯,我们会完成任务的,这点不用担心——”
21:42:15 <切希尔·柳哨> “尽管交给我们!”
21:43:13 <奈恩> “绝不会让大家的付出白费的。”握紧伊诺卡的剑点点头
21:44:05 <瑞恩·夏尔> “明白。”点点头
21:44:09 <切希尔·柳哨> “好在湖附近的敌人应该都已经解决了……伤员们也不用一直紧绷神经”
21:45:04 <亨佩尔> “别忘了我们达成的协议,”亨佩尔说,“帮助我找到那个男人。”
21:45:18 <依兰> “没忘”
21:45:40 <亨佩尔> “而我也会帮助你们回到那棵树的内部,将那个骑士和那个法师救出来。”
21:46:10 <切希尔·柳哨> “就算不用你这样重复,我也相信你会遵守约定的!我们这边也不会忘的啦”
21:46:38 <切希尔·柳哨> “叫奥……奥尔曼吉·夏芝对吧!你看,我这次记住了”
21:47:50 <亨佩尔> “哼,没忘就好。那么我们就准备动身吧。”亨佩尔说,“要带上那两个人吗?”他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托马斯和露奎蒂亚
21:49:03 <奈恩> “这个要看他们打不打算跟着来了?”
21:49:42 <亨佩尔> “那么,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准备好了。”他重新戴上了自己的鸟喙面具。
21:50:16 <亨佩尔> “噢……对了,那个小姑娘并非活人,她同样不会做梦,恐怕根本无法进入这片湖泊之中。”
21:50:50 <依兰> 暗暗松了口气
21:51:54 <切希尔·柳哨> “对哦,需要会做梦……这么说来伊诺卡也进不去湖啊”
21:51:59 <奈恩> “欸,这样吗?我还答应过伊诺卡姐姐要盯着她的……”困扰地挠挠头
21:52:31 <瑞恩·夏尔> “那我们去问一下他俩,接下来准备怎么安排吧?”
21:53:16 <奈恩> “嗯嗯,走吧”
21:53:40 <切希尔·柳哨> 点点头表示赞同
21:54:05 <奈恩> 去找托马斯和露奎蒂亚
21:54:30 <莫尔度> 你们来到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里
21:55:30 <莫尔度> 许多伤兵的嘴角都流出黑色的脓汁来,也有人正在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目露凶光,其他人不得不将之绑在木桩上
21:56:25 <莫尔度> 露奎蒂亚正在帮忙按住一个痛苦嚎叫的伤员,而托马斯手中发出微微金光,正在给他治疗
21:56:31 <切希尔·柳哨> “太惨了………如果我们能早点察觉到那条龙是拟像……而且如果不是伊诺卡,现在我们也是这个样子”
21:58:32 <奈恩> “唔,要是能再用一次的话……”默默按了按腰上别的剑,摇摇头,“看来这边也很需留要人手帮忙”
21:58:50 <瑞恩·夏尔> “……”看着伤员痛苦的样子,说不出话来,闭上了眼
21:59:11 <莫尔度> 托马斯站起来摇了摇头
21:59:26 <托马斯> “不行……我带着的治疗卷轴已经用光了”
21:59:54 <托马斯> “这样只能临时减轻他们的痛苦而已。”
22:02:00 <瑞恩·夏尔> “那么,可以尽快转移到阿尔克夫内进行更加系统的治疗吗?或者……让救援物资传过来也行。”
22:02:38 <切希尔·柳哨> “人太多了吧……想一起传送不太可能……”
22:03:21 <托马斯> “只能祈祷在返回城里之前他们还能保住性命了……精神上受了污染还有救,但如果彻底转化成污染生物就只能杀掉了。”
22:03:49 <托马斯> 托马斯擦了擦手上的黑血,说:“大家那边怎么样了?找到伊诺卡姐姐了吗?”
22:04:33 <切希尔·柳哨> “没找到,她像是进入迷宫术一样地消失了”
22:04:51 <切希尔·柳哨> “反过来也就是说,还活着的机会很高”
22:05:39 <瑞恩·夏尔> “人的确没有找到,不过我们的搜索另有收获。”把蓝色小花的事情大概提一下,“我们接下来要继续执行任务,托马斯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22:06:42 <托马斯> “我当然也要跟大家一起去!”托马斯立即回答说
22:07:51 <托马斯> “不过……超越天堂和卡达斯的拟象同归于尽了,我现在的战斗力已经没有之前的程度了。”
22:09:25 <切希尔·柳哨> “竟然死了……那它还能再被你造出来吗?
22:09:44 <奈恩> “同归于尽……”
22:09:53 <托马斯> “可以是可以……但短时间之内可能不行”
22:10:53 <切希尔·柳哨> “也就是说你并没有失去它!哎呀,那就没关系了!”
22:11:29 <奈恩> 听到后跟着松了口气
22:11:45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原来没给我看过超越天堂,但你那时候也是很强大的,不要这么担心”
22:13:13 <奈恩> “嗯嗯,这个我也保证!”
22:13:32 <莫尔度> 托马斯回答完之后,也看向了露奎蒂亚
22:13:43 <莫尔度> 后者站起身来,说到
22:14:38 <露奎蒂亚> “我上一次做梦,是6岁那年的事情了。”露奎蒂亚轻轻叹了口气,“那天是我的生日,师父用她冰凉的手把黑玛瑙放在我的额头上。在我睡着之后,我梦见自己走在一条漆黑的小路上,只有一盏小小的灯飘在视线的尽头。”
22:15:23 <露奎蒂亚> “在小路的两边,全都是残缺的尸体,有被砍下来的头颅,也有扭成一团的手脚。作为最后一个梦来说,真是糟糕透顶。”
22:16:15 <露奎蒂亚> “反正我也进不去那片湖,对吧?你们说的阿尔克夫,我想去看看。”
22:18:22 <切希尔·柳哨> “监护人的问题……看来只能问问亨佩尔和卡曼达了……”
22:19:37 <切希尔·柳哨> “你可不要想在阿尔克夫搞出什么事来!里面有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她看你不爽了就会把你撕成两半”
22:20:03 <露奎蒂亚> “……我看起来像是会无事生非的人吗?”
22:20:26 <依兰> “就我们第一次见面来说,像”
22:20:44 <切希尔·柳哨> “说得好”
22:21:07 <切希尔·柳哨> “你看你的无事生非给人留下了多么坏的印象!”
22:21:50 <奈恩> “嘛,姑且就相信她吧,要是她惹事我就戴着这个头盔揍她一顿”摸摸头盔
22:22:09 <露奎蒂亚> “好吧,这我确实无法反驳……我不会在人多的地方随便做出什么的,而且……”她扭过头去,“我还没去过所谓的大城市呢。”
22:24:04 <切希尔·柳哨> “大城市很有趣哦,你会喜欢的”
22:25:29 <切希尔·柳哨> “不过手续问题……卡曼达会答应吗…………只能试着去求他了……”
22:26:04 <露奎蒂亚> “那你们就快去吧!这些可怜虫还没办法离开我,我就不送你们了!”她背转身去
22:27:54 <奈恩> “嗯,那军队这边就交给你了”
22:29:37 <切希尔·柳哨> “嘿,你们怎么说得像现在就要下去一样啊!这种事绝对是要休息一晚的吧,欲速则不达”
22:29:49 <瑞恩·夏尔> “我还想休息一会呢……”
22:32:35 <依兰> “肯定是要休息一晚的吧 消耗太大了”
22:32:53 <奈恩> “说的也是,进去湖里之后不知会遇到什么呢……不过亨佩尔先生那边谁去说啊?”
22:33:04 <切希尔·柳哨> “当然是瑞恩啦”
22:33:21 <奈恩> “哦!瑞恩加油!”拍拍瑞恩
22:33:51 <瑞恩·夏尔> “嘿,怎么就‘当然是我’啦……”一脸懵
22:34:11 <切希尔·柳哨> “因为他跟你最熟,虽然你忘了”
22:34:11 <莫尔度> 离开伤兵营之后,你们找到了卡曼达,并说服了他带露奎蒂亚回城
22:34:29 <莫尔度> 因为露奎蒂亚对伤兵的帮助,说服非常顺利
22:35:03 <莫尔度> 在这之后,你们又安抚了烦躁不安的亨佩尔,让他答应等到第二天清晨
22:35:52 <莫尔度> 打扫完战场之后,你们将卡达斯身上佩戴的几件装备也卸了下来
22:37:16 <莫尔度> 其中最让你们感到惊讶的,就是卷册龙当作护胸一般佩戴在胸前逆鳞处的一面小圆盾
22:40:19 <莫尔度> 这面小圆盾由一整块蓝宝石雕刻而成,并用秘银制成手柄
22:40:39 <莫尔度> 在看到它的时候,你们都不约而同地愣神了一瞬间
22:41:00 <切希尔·柳哨> 张大了嘴看着
22:41:11 <切希尔·柳哨> “这……这个不会是宝石的吧?好大个……”
22:41:56 <奈恩> “唔?”晃晃脑袋
22:42:12 <莫尔度> 就在你们还在端倪这面盾牌的时候,一个人静静地走到了黑龙面前
22:42:15 <莫尔度> 是月神祭司
22:42:46 <莫尔度> 她坐在卡达斯的旁边,抚摸着龙的脖子上褪色的鳞片
22:42:56 <月神祭司少女> “谢谢。”她说
22:43:27 <切希尔·柳哨> “你要谢就谢这位吧”指指瑞恩
22:43:41 <切希尔·柳哨> “虽然他失去了很多记忆,但他觉得自己认识这条龙”
22:44:30 <瑞恩·夏尔> “这面盾牌的灵光……和之前的那个天文仪强度类似,这估计也是一件神器。”被耀眼的光炫目了一会之后说道
22:44:51 <依兰> “……又是神器?!最近神器也太多了吧——”
22:44:54 <奈恩> “嗯,谢瑞恩就好。不过你不是想让我们帮他解脱吗,这样就可以了?”
22:48:24 <月神祭司少女> “我也不知道……”她的声音听起来空虚又茫然,“但是……看到他还活着,很开心。”
22:49:06 <依兰> “嗯,开心就好……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22:49:47 <切希尔·柳哨> 正想说今后怎么办,听到依兰的话又咽了回去
22:50:01 <瑞恩·夏尔> “我在月神骑士团期间的记忆使得我对卡达斯有很深刻的印象,所以最终没有忍心对他下杀手,还请原谅。”看卡达斯的眼神十分复杂
22:51:26 <切希尔·柳哨> “活都活了,就不用道歉了”
22:51:45 <切希尔·柳哨> “你要是能从它身上真弄出点什么线索,也算是大功一件呢!”
22:52:07 <奈恩> “的确,只要活下去就还有希望,说不定能找到办法让他恢复清醒呢”点点头
22:52:37 <奈恩> “那你现在愿意说说你们守护那个湖的理由了吗?”
22:54:14 <月神祭司少女> “因为,我们的女神就沉睡在湖中。”
22:54:35 <莫尔度> 月神祭司轻描淡写地说
22:58:19 <奈恩> “你们的女神……月神?那个湖就是她的梦吗?”
22:58:41 <奈恩> “唉算了,反正直接进去看就什么都知道了”
22:58:49 <奈恩> 摇摇头不再追问
23:00:29 <莫尔度> 在进入月畔湖的前一天夜里,你们从月神祭司的口中得到了一个异常惊人的情报
==============================================SAVE===========================================
« 上次编辑: 2020-01-12, 周日 16:21:19 由 千面相 »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19
  • 苹果币: 2
LOOT:

机动性胸饰,暴风喷吐颈甲,重型坚定宝石,感知之眼,4瓶超喷吐魔息(火,冰,电,酸的喷吐能量混合)

湖之盾(目前公开信息:+1魂焰时固小圆盾)

龙鳞卷轴(roll点决定法术):
睡眠术x2,镜影术x5,腹纳乾坤x4,修复中度伤x8,血刃术x1,聆听学识x5,岩雹术x4,毒蛇群聚x3,召唤乐土画眉x2,墓地之冠x3,
底栖魔鱼诅咒x1,独角兽之血x2,震慑吐息x2,魔魂壶x2,镇焰球x4,群体鹰之威仪x1,破魔吐息x3,邪魔衰亡x2,冷火之墙x2,篡改记忆x2
毕格比金刚拳x2,灾厄黑刃x1,虹光喷射x2,最终审判x1,魔邓肯裂解术x1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19
  • 苹果币: 2
已经快被2020年3月吞噬了!加速!加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