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四期人类团 LOG-18  (阅读 324 次)

副标题: 酒店闲聊,队员更替

离线 Yuker

  • Hero
  • ****
  • 帖子数: 736
  • 苹果币: 0
四期人类团 LOG-18
« 于: 2019-11-10, 周日 19:54:10 »
20:55<黄泉猎妈人> ~~~~~~~~~~~~~~~~~开始~~~~~~~~~~~~~~~~~~~~
20:56<黄泉猎妈人> 上次说到
20:56<黄泉猎妈人> 你们在观察员那边获得了新的地图
20:56<黄泉猎妈人> 获得了完整的下水道3层的全部信息和所有暗门的情况
20:57<黄泉猎妈人> 你们顺便去马市购买了一只食蛛兽
20:58<黄泉猎妈人> 在你们离开的时候,你们看到一个戴着兜帽的中体型类人看着你们
20:58<黄泉猎妈人> 似乎是看着奥德佳二世
20:58<奥德佳二世> “恩?”
20:58<奥德佳二世> “兄弟,什么事情??”
20:59古拉顿 扛着枪做保镖状
21:00阿尔维斯 没太操心路人的情况
21:00佐德|脆皮菜刀 看了看奥德加二世,和脑中的印象比对了一下
21:00阿尔维斯 自己专心看着周围的地摊
21:00<佐德|脆皮菜刀> “就是你了。老爹不放心你们去下水道,具体原因我猜你也清楚,所以让我跟着去帮帮忙。恩正好还他一个人情”
21:01<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等等,你们谁看到卡里了?”
21:01<阿尔维斯> 奥德佳二世: “幻刃男爵又在派人出来了?”
21:01<阿尔维斯> “他说的是需要返回力能之塔进行长线研究,短期内估计是不会和我们一起外出了”
21:01<奥德佳二世> “啊??老头子?”
21:0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想起了天国的笨笨,希望这个不会那么英年早逝
21:02<阿尔维斯> “那边那个带兜帽的人不是这么说的么,还是说他所言非实”
21:02阿尔维斯 怀疑的看过去
21:0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你好,你有什么能证明你说的吗?”
21:02<奥德佳二世> “新人啊,你被他骗了,老头子哪会关心我危险啊”
21:03<奥德佳二世> “估计是看你有点实力,想抬举你”
21:03<佐德|脆皮菜刀> “哦,从他给我的谢礼来看,我觉得关心值还在一般水准以上的”
21:04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看看所谓的谢礼是啥
21:04<奥德佳二世> “总之,欢迎你,我们是什么小队来着,白银什么来着,总之,欢迎你”
21:05奥德佳二世 满脸骄傲
21:05<佐德|脆皮菜刀> “哦,你好,我是佐德”
21:05<潘德拉贡|厚皮菜刀> “其实我觉得是不是改个名叫野猪之心之类的好点”
21:05<阿尔维斯> “队伍名称这东西压根就不重要,尤其是这个名称目前为止还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实质性收益”
21:05阿尔维斯 摇头
21:05佐德|脆皮菜刀 点了点,然后自动站到队伍后面去了
21:0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命运之手佣兵团下属第三子团,欢迎加入。”
21:05<佐德|脆皮菜刀> “谢谢”
21:06<古拉顿> “命运之中指。”
21:06<阿尔维斯> “我们之后会准备继续在周边进行探索,顺便完成守卫队的委托”
21:06<奥德佳二世> “对!命运中手”
21:0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啊,我们的成员都对自己的小队有爱称”
21:08<阿尔维斯> “东侧和西北方已经基本探索完毕,目前先去西南侧的未探索区域进行检查吧”
21:08<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是队长,亚历山大”
21:08阿尔维斯 让莫特投影了刚才备份下来的地图影像
21:09<阿尔维斯> “不必要的寒暄之类还是免了吧,虽然时间并不算紧迫,但是毕竟也不算是什么轻松愉悦的春游之类。”
21:1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没关系,我们可以边走边聊”
21:13<黄泉猎妈人> 你们朝着西南方前进
21:13<贝希摩斯|游侠> (我们不是应该下第三层看看有没有见boss了吗
21:14<黄泉猎妈人> 在经过你们之前路过的地方之后
21:14<贝希摩斯|游侠> (那个又大又圆啥都没有的地图
21:14<黄泉猎妈人> 你们来到了前往西南角的甬道
21:15<黄泉猎妈人> 在路途中,你们看到了不少陆陆续续带着大堆垃圾的人和你们一样正在前往西南方
21:17<阿尔维斯> “嗯……所以东北侧区域主要是老弱,正常的青壮年工人会在这边进行分类回收。”
21:17阿尔维斯 姑且停止莫特的拍摄
21:18<黄泉猎妈人> 你们继续朝着西南方前进
21:18<黄泉猎妈人> 随着你们的前进,你们鼻子闻到的怪味道越来越重
21:19佐德|脆皮菜刀 把塔盾和钉头锤拿出来,戒备状态,稳的一匹.JPG
21:2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释放侦测毒素
21:20阿尔维斯 继续扛着自己的步枪往前探路
21:21<黄泉猎妈人> 亚历山大并没有侦测到任何毒素
21:21奥德佳二世 拿出武器
21:23<阿尔维斯> “那么,先照常探索完西南侧之后,最后把没有检查过的南部区域检视一遍,之后直接下去第三层吧”
21:24<阿尔维斯> “这边还有工人们的正常作业行为,应该可以识别为非显著危险地段。”
21:24阿尔维斯 西南转完一圈没什么别的就直接去南部 然后下去第三层吧
21:2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地图现实,这边是通往第一层运输回收的物资。我们还差正南方的岔路没探索”
21:25<黄泉猎妈人> 你们进入了西部的垃圾回收基地
21:25<黄泉猎妈人> 你们看到大量的青壮年正在这里进行垃圾分类
21:26<黄泉猎妈人> 同时,他们还在原地进行初步加工
21:27<黄泉猎妈人> 大量的铁制品,铜制品在本地被工人们在这里从淤泥中分离出来
21:27<黄泉猎妈人> 然后丢进熔炉中进行初步的熔炼
21:27<黄泉猎妈人> 然后铸造成锭运往上层
21:28<黄泉猎妈人> 废水和其他废料则通过下水道系统直接排入下层
21:28<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怎么分离出金属制品 过筛吗?金属探测器?
21:28<黄泉猎妈人> 这里的人虽然都穿着基础的工业防护服,但是依然看起来较为憔悴和麻木
21:29<黄泉猎妈人> (筛网+手
21:3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这里有人最近在地下见过鼠人吗?”
21:31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心不死,吼两声问问
21:31<黄泉猎妈人> 没人抬头看亚历山大
21:31<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或者异常死亡的动物?”
21:31<佐德|脆皮菜刀> (然后吃了两口味道辛辣的空气~
21:31<黄泉猎妈人> 这是,你们听到了叮叮咚咚的钟声
21:3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寻声望去
21:32<黄泉猎妈人> 一个穿着良好的中年人正在敲钟
21:32<黄泉猎妈人> 工人们就像是被唤醒的死尸
21:32<黄泉猎妈人> 停下了手中的活
21:32<黄泉猎妈人> 然后排队离开了这里
21:33<黄泉猎妈人> 工厂区的守卫们则依然在原地站着
21:33<古拉顿> “开饭了?”
21:3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换班?”
21:33<阿尔维斯> “也有可能是休息时段或者交接班”
21:33阿尔维斯 看着离开的工人兴致缺缺
21:34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推算下现在是什么时间
21:34<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需要过鉴定吗?
21:34<黄泉猎妈人> (自然
21:37<黄泉猎妈人> 于是你们离开了工厂区
21:37<黄泉猎妈人> 前往二层的南方区域
21:37<黄泉猎妈人> 在路途中,你们发现工人们似乎和你们是同路
21:37<Oicebot>  亚历山大|法牧双修进行自然 判断时间检定: 1d20+6=10+6=16
21:38<奥德佳二世> “真是有点吓人啊,刚才那些是活人吧”
21:38潘德拉贡 已加入了 #新的旅途
21:38<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当然是活人,不过沉重的工作已经让他们没更多力气干别的了”
21:39<佐德|脆皮菜刀> “干久了就是这样了”
21:39<阿尔维斯> “严格来说算是行尸走肉吧,高强度的重复机械劳动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磨灭自我的事情”
21:39阿尔维斯 耸肩
21:39佐德|脆皮菜刀 想起小时候
21:39<奥德佳二世> “老头子那里的农夫虽然也很辛苦,但是他们的脸上还是有生气的”
21:41<黄泉猎妈人> 你们跟着人流来到了南方区域
21:41<黄泉猎妈人> 你们看到之前看到的老弱妇孺也来到了这里
21:41<黄泉猎妈人> 这里搭建着大量的帐篷
21:41阿尔维斯 看看有没有之前谈过话的老人
21:41<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工厂比农田更多危险,哪怕只是手工业。所以我家老头子一直想改进生产技术”
21:41<黄泉猎妈人> 在生活区中也没有看到任何的守卫
21:42古拉顿 感觉工人很新奇
21:42<古拉顿> “所以你们完全不种地了?”
21:43<黄泉猎妈人> 工人们似乎在这里恢复了一点活力
21:43<黄泉猎妈人> 你们看到生活区里面虽然只有帐篷、
21:43<黄泉猎妈人> 但是你们看到了不少的招牌
21:43<黄泉猎妈人> 最多的是赌档和妓院
21:44<黄泉猎妈人> 还有少量的杂货铺、酒吧和烟馆
21:44<黄泉猎妈人> 老人和小孩们在家做饭
21:44<黄泉猎妈人> 男人们出入赌档和酒吧、
21:44<阿尔维斯> “独立在黑市之外的生活区么”
21:45<黄泉猎妈人> 女人们则在杂货铺进进出出
21:45<黄泉猎妈人> 这里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官方力量
21:45<奥德佳二世> “这里看起来比一般城市的贫民区好多了”
21:45<阿尔维斯> “虽然很想说我们大概可以在这里找到消息,但是似乎目前为止我们依然没人有什么外交人员”
21:45阿尔维斯 叹气
21:45<黄泉猎妈人> 但是你们好像看到了一些穿着黑皮衣的壮年男子正在游荡
21:46<黄泉猎妈人> 他们普遍随身带着武器
21:46<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这里的穷人有多少东西可以卖到黑市,又有多少钱去卖黑市的东西?都是最普通的交易品。或者你可以碰碰运气”
21:46潘德拉贡 气叹
21:46<阿尔维斯> “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如果也不想试图搜寻信息的话我们就可以直接下去”
21:46阿尔维斯 找一个不太碍事的角落靠墙等着
21:46<阿尔维斯> (黑♂皮♂衣
21:46<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有酒吧的话 我打算去收集下信息”
21:4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谁和我一起去?”
21:4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不去的扣薪水
21:48<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直接投收集信息咯?
21:48<奥德佳二世> “我去,弄点酒水”
21:48<黄泉猎妈人> (你们外表描述给我一下
21:49<潘德拉贡> (MR.QUIN的头套,身上板甲)
21:49<佐德|脆皮菜刀> (衣服的?还是相貌的?
21:49<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是穿着冒险者服装
21:49<古拉顿> (全副武装的牛头人,看起来就很可怕!
21:49<奥德佳二世> (壮硕,内穿着链甲衫,外传斗篷,身上扛着巨剑和散弹枪
21:49<黄泉猎妈人> (去酒吧的人给我一下就好了
21:50<奥德佳二世> (钱包放在裤裆里
21:50<黄泉猎妈人> (所以牛牛是外强中干吗
21:50<阿尔维斯> (异色瞳双马尾(
21:5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黑头发 眼睛左碧绿 右宝石蓝
21:5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脖子上是博卡布的徽记
21:52<黄泉猎妈人> (于是谁去酒吧?
21:5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去
21:53<佐德|脆皮菜刀> (外面等+1
21:53<阿尔维斯> (我不去 我在外面等
21:53<潘德拉贡> (我们团伙作案)
21:5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牛牛去
21:54<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收集信息啊
21:54古拉顿 做保镖跟着去
21:54<潘德拉贡> (那问题来了,谁是贼,去偷下试试)
21:54<佐德|脆皮菜刀> (适合贼的那款是么.JPG
21:54<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ZL呢
21:5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六方去吗
21:55<奥德佳二世> (去啊
21:55<贝希摩斯|游侠> (我是游侠...
21:55<贝希摩斯|游侠> (我没点躲藏而且还是主感知
21:55<潘德拉贡> (你是盗贼的亲戚【山西话】)
21:5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你是侦查啊 你是防贼的
21:56<贝希摩斯|游侠> (好吧
21:56贝希摩斯|游侠 拿好我的弓,无奈的跟着阿卡琳走下去
21:56<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 牛牛 游侠 奥德加
21:56<黄泉猎妈人> 于是你们4人找了家最大的酒吧
21:57<黄泉猎妈人> 准备进去搜集点信息
21:57<黄泉猎妈人> 在酒吧门口
21:57<黄泉猎妈人> 你们看到2个黑皮衣正在门口站着看门
21:58<黄泉猎妈人> 看了看你们的装备
21:58<黄泉猎妈人> 和穿着
21:58<黄泉猎妈人> 他们也就没上来讨野火
21:58<黄泉猎妈人> 只是尽自己的努力给了你们4个一个凶横的眼神
21:58<黄泉猎妈人> 意思让你们小心点,别搞事,不然没你们好果子吃
21:59<贝希摩斯|游侠> “想不到下水道也能有个颇具规模的生活区.....”
21:59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进去酒吧
21:59贝希摩斯|游侠 装作第一次来很感慨的推开酒吧的门走了进去
21:59潘德拉贡 看着队友表示凶狠感觉有点索然无味,只想见见血
22:00<古拉顿> “原先我以为只有地精和狗头人会住在洞穴里,没想到人类也会。人类真是太厉害了,哪里都可以生存。”
22:00奥德佳二世 把武器调整了一下位置,进门
22:00<黄泉猎妈人> 你们进入了酒吧
22:01<黄泉猎妈人> 里面充斥着脚臭、汗臭、腐烂的油腻味道
22:01<黄泉猎妈人> 大量工人正在这里挥洒着自己少见的活力
22:01<黄泉猎妈人> 他们大口吞咽着廉价的酒水
22:01潘德拉贡 看了看队友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E性男子正面露胖,总觉得画风和这里完全格格不入
22:01<黄泉猎妈人> 然后肆意的到处谩骂、开着下流的玩笑
22:0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看看酒店老板或者酒保之类的人在哪里
22:03<黄泉猎妈人> 你们看到一个肌肉男正坐在吧台后面擦木杯
22:04阿尔维斯 靠着墙自己闭目养神
22:04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于是一边留心好自己的值钱物品,一边走过去吧台
22:0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你好,你这都有什么酒?什么价?"
22:05<贝希摩斯|游侠> (列夫记得报销在团队资金里XD
22:05<黄泉猎妈人> 酒保看了看亚历山大
22:05<黄泉猎妈人> 指了指后面的酒桶
22:05古拉顿 小心翼翼的挤进门里
22:06<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猜就是劣质的麦酒
22:06<黄泉猎妈人> “3种,泥浆,马尿、血酒。”
22:06<贝希摩斯|游侠> “听名字血酒似乎是你们这里最好的酒?给他来四杯”
22:07贝希摩斯|游侠 指了指牛牛
22:07<黄泉猎妈人> 酒保撇了撇嘴
22:07<黄泉猎妈人> “上面来的?”
22:07<黄泉猎妈人> 说话不耽误干活
22:0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是啊,公差劳碌命,混口饭吃"
22:07<黄泉猎妈人> 从后面的酒桶中接了4大杯血红的酒
22:07<黄泉猎妈人> 放在了你们面前
22:07<贝希摩斯|游侠> “嗯,最近上面热闹的狠,守备队不放心下面让我们下来看看”
22:08<黄泉猎妈人> “来下面干嘛?猎杀怪物?追击逃犯?讨钱?杀人?”
22:08<贝希摩斯|游侠> “说真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是一有事就让雇佣兵下下水道,真蛋疼”
22:08<潘德拉贡> “我觉得四者皆有”
22:08<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和第一个沾边,看看有没有鼠人或者别的什么异常,最近地面闹瘟疫”
22:09<贝希摩斯|游侠> “就是来看看有什么异常情况,比如最近多了什么生面孔啊,有啥异变啊~”
22:09<黄泉猎妈人> “鼠人?”
22:09<贝希摩斯|游侠> “嗯”
22:09<黄泉猎妈人> 酒保看了看你们没说话
22:09<黄泉猎妈人> “一杯一枚银币。”
22:09贝希摩斯|游侠 对亚历山大示意给钱~
22:09<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是的,老鼠擅长打洞嘛”
22:09奥德佳二世 从裤裆里拿出1个金币
22:10<贝希摩斯|游侠> (233
22:1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 =b
22:10奥德佳二世 收紧了腰带
22:10<贝希摩斯|游侠> “队长,你.......”
22:10贝希摩斯|游侠 捂脸
22:10<奥德佳二世> “没藏过钱?你”
22:10<贝希摩斯|游侠> “你存私房钱也不容易,让副队给吧,反正他管钱....”
22:1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假装没看见,我不认识他
22:11贝希摩斯|游侠 对着酒保一脸苦笑
22:11<奥德佳二世> “我自己的钱......为什么让别人管,又不是队里的”
22:11<贝希摩斯|游侠> “随你的便吧”
22:11奥德佳二世 对着酒保
22:11贝希摩斯|游侠 看向酒保
22:11<奥德佳二世> “你看够不够”
22:12<黄泉猎妈人> 酒保看了看桌子上的金币
22:12<黄泉猎妈人> 用擦桌子的抹布抹过
22:12<黄泉猎妈人> “想问什么?”
22:12古拉顿 犹豫了很久
22:12古拉顿 小心的舔了一舔血酒
22:12<贝希摩斯|游侠> “鼠人,异常死亡,不仅限于类人的异常死亡”
22:13<贝希摩斯|游侠> “比如说最近动物死亡突然增多啊~什么的”
22:1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邪教徒的消息也要”
22:14潘德拉贡 附和亚历山大,意简言骇的表达一下血神信仰。
22:14<黄泉猎妈人> 马格努斯|朝圣者: “鼠人嘛,偶尔会看到,但是不常见。”
22:15潘德拉贡 顺便表示最好砍死了能换钱那种
22:15<黄泉猎妈人> 马格努斯|朝圣者: “不懂你们的异常死亡指的是什么。”
22:1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赶紧捂住潘德拉贡的嘴 不让他说邪神的事
22:15<黄泉猎妈人> 马格努斯|朝圣者: “动物?只要被人看到,这里的动物就会马上被杀掉下饭,没什么动物死亡突然增多。”
22:15<贝希摩斯|游侠> “因病暴毙之类的,非正常死亡,被人杀死的不算”
22:16<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或者尸体有传染病的迹象,脓包,肿瘤,出血 等等”
22:16古拉顿 还在研究血酒,鼓起勇气喝了一杯。
22:1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下水道不也用来抛尸嘛”
22:18<黄泉猎妈人> 马格努斯|朝圣者: 古拉顿尝了尝血酒
22:18潘德拉贡 摸了摸头套,手里抓着酒杯,发呆
22:19<黄泉猎妈人> 尝起来像是劣质的葡萄酒,但是有较浓的血腥味
22:19<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或者各种老鼠之类的动物见到的次数明显减少了,活动区域变化”
22:19<黄泉猎妈人> “病死在下水道里是正常情况,脓包、肿瘤更是大部分人都有。”
22:20<黄泉猎妈人> “这里也没有医生和法医,没人知道这个病死的到底是正常病死还是你们说的非正常病死。”
22:20<黄泉猎妈人> 酒保耸了耸肩
22:20<黄泉猎妈人> “那我就不知道了。”
22:2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那咳嗽的人呢?也很常见吧”
22:20<黄泉猎妈人> “当然。”
22:20<贝希摩斯|游侠> “这阵子有没有突然增多”
22:21<黄泉猎妈人> “鬼知道。”
22:2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最近一次见到鼠人是什么时候 在什么区域 数量是多少?”
22:22<黄泉猎妈人> “我怎么知道。”
22:2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指你听说的”
22:25<黄泉猎妈人> “不知道啊?谁会跟我说这个。”
22:2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那最近地下有啥新鲜事和大事?”
22:25<马格努斯|朝圣者> “各位好....额...我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拿出神徽示意自己的身份继续说道:“我是教会派来的的执行任务的,调查瘟疫事故,我想可能回合各位目的一致,所以...”搓搓手欲言而止
22:26<贝希摩斯|游侠> “行吧”
22:26<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哦,那一起吧。”
22:26<贝希摩斯|游侠> “反正我们缺恢复”
22:2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是博卡布的仆人”
22:2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看看对方是什么神的信徒
22:27<马格努斯|朝圣者> “我是瑞恩的棋子”
22:27<贝希摩斯|游侠> “看来神殿也对这次瘟疫事件很在乎啊”
22:27贝希摩斯|游侠 扭头看向酒保继续吹水
22:28<贝希摩斯|游侠> “给我们说说鼠人吧,既然你说下水道鼠人很少见,那么如果最近突然出现的话应该很明显和突兀吧”
22:28<马格努斯|朝圣者> “需要吧...”说完看着这行人接受了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继续说道:“瘟疫着事不是小事”
22:28潘德拉贡 无意与他人讨论信仰问题,铁为锡杖,血即圣水,战场为祭坛,黄铜之主在上。
22:29贝希摩斯|游侠 把自己那杯酒塞给无名
22:29<贝希摩斯|游侠> “请你,算是入队祝贺了”
22:29<黄泉猎妈人> “对啊,但是我不知道啊。”
22:3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那最近有啥新鲜事发生?”
22:30<黄泉猎妈人> “新鲜事?没啥新鲜事啊,有人打架,有人失踪,有人被杀,有人被抢劫,有人被强奸。”
22:30<黄泉猎妈人> “都是常态。。”
22:31<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除了我们之外的新面孔呢?邪教徒有风声吗?”
22:31<马格努斯|朝圣者> 接过酒杯道谢
22:3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端起血酒小口品尝,等着酒保回答
22:32<黄泉猎妈人> “邪教徒?除非大庭广众之下传教,不然谁知道他是不是邪教徒。”
22:33<黄泉猎妈人> “又不会有人在脸上写着邪教徒3个字在外面乱晃。”
22:33<古拉顿> “俺寻思。”
22:34<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没人在这里传教吗?邪教徒也有伪装成正神教会传教的”
22:34<佐德|脆皮菜刀> (大概这里开个侦测灵光,能看到祖国山河一片红~
22:34<古拉顿> “你这个金币,不好使啊。”
22:34潘德拉贡 听到这个,粹了一口对某蓝色势力和紫色势力表示不屑
22:35<黄泉猎妈人> “传教?这鬼地方谁有心思去信教。”
22:35<潘德拉贡> “那可不一定。”意味深长
22:36<奥德佳二世> “我觉得这里倒是很适合一些神的传播特点”
22:36<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对了,这里干活的斯拉夫人常见吗?”
22:36<贝希摩斯|游侠> (看样子是问不出啥来了?外面的有啥想问的不
22:37<黄泉猎妈人> “斯拉夫人?不多,这里通常是在上面混不下去的逃奴、失去土地的农民、没有依靠的异形种族。”
22:37<潘德拉贡> “好吧,那周围有什么杀了能换钱的东西,麻烦指引一下。”
22:3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这里的黑皮衣是什么组织啊,话事人是谁?”
22:37<黄泉猎妈人> “斯拉夫人在上面可是有片不小的势力的。”
22:37贝希摩斯|游侠 感觉问不出什么来了,扭头打量酒吧里的客人,看看有没有啥特别的存在(比如漂亮的小姐姐,少见的异族,打扮遮遮掩的
22:37<黄泉猎妈人> “换钱?去黑市吧。”
22:38<黄泉猎妈人> “黑皮衣吗?他们是这里的国王,秩序的维护者,以及扒皮人。”
22:38<奥德佳二世> “他们是斯拉夫人?”
22:38<黄泉猎妈人> “他们是匕首会的。”
22:39<黄泉猎妈人> “不是说了吗?这里没斯拉夫人。”
22:39<奥德佳二世> “匕首会是什么路数?”
22:4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从这里的工人身上压榨保护费的呗”
22:40<黄泉猎妈人> “下水道的承包商,一个帮派。”
22:41<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那下水道还有哪些大的势力和帮派?”
22:42<黄泉猎妈人> “就他们一家。”
22:4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他们在下水道里的头领是谁啊?在哪里能找到”
22:44<黄泉猎妈人> 酒保一脸看傻逼的颜色
22:44<黄泉猎妈人> “还是那句话,我怎么知道。”
22:44贝希摩斯|游侠 背靠着吧台挥了挥手吐槽
22:44<奥德佳二世> “包税人”
22:45<贝希摩斯|游侠> “话说你们这酒吧没啥漂亮的妹子吗~”
22:4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漂亮妹子也不用来这混吧”
22:45贝希摩斯|游侠 靠着吧台打量这酒吧客人,没话找话跟酒吧聊天
22:4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必须吐槽回来
22:46<黄泉猎妈人> “漂亮女人?这鬼地方有什么漂亮女人,漂亮的早去地面了。”
22:46<佐德|脆皮菜刀> (能在这种地方混的漂亮妹子。。。
22:47<奥德佳二世> “必然也有别事情”
22:47<佐德|脆皮菜刀> (1:要么有一个超粗的大腿。2:自己就是超粗的大腿
22:47<黄泉猎妈人> “这里能有个批让你日已经是你天大的福分了。”
22:47<贝希摩斯|游侠> “我对有鳞族有着特殊的癖好~”
22:47贝希摩斯|游侠 打了个响指
22:47<奥德佳二世> “有鳞??”
22:47<贝希摩斯|游侠> (看来没人在酒吧躲藏或者潜行
22:47<黄泉猎妈人> 贝希摩斯看了看,周围一大堆带着兜帽或者隐藏自己身份的人
22:48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把队友的那枚金币推给酒保,我们最近都在地底下转悠,麻烦帮忙留心下鼠人和邪教徒的消息
22:48<贝希摩斯|游侠> (有特意躲藏的不,有的话需要和我对抗侦查或者聆听,那种带着帽子正常坐着吃喝的就不管了
22:48<黄泉猎妈人> 酒保开心的收下了金币
22:49贝希摩斯|游侠 观察着,希望能找到些鬼鬼祟祟躲躲藏藏的家伙,但是好像都是些普通货色
22:49<黄泉猎妈人> (没有刻意躲藏的
22:49贝希摩斯|游侠 和队友们招了招手
22:49<贝希摩斯|游侠> “撤吧”
22:49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离开酒吧和外面的队友汇合
22:50贝希摩斯|游侠 和外面的人说了说情况
22:50<贝希摩斯|游侠> “木搞头”
22:50<奥德佳二世> “队长!找你报销花费啊,1个金币”
22:50<贝希摩斯|游侠> “说真的没线索只能盲目的撞大运”
22:50<佐德|脆皮菜刀> “那就直接继续下去?”
22:51<贝希摩斯|游侠> “嗯”
22:51<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知道了,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22:51<奥德佳二世> “还有1个疯疯癫癫的牧师也要调查瘟疫,在后面”
22:5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啊,刚才那人多不方便介绍。我叫亚历山大,请问这位怎么称呼?”
22:52<佐德|脆皮菜刀> “哦,挺好啊,有信仰的人是个合格的抗压人选”
22:5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看向牧师
22:55<马格努斯|朝圣者> “啊!....我可以”
22:55<马格努斯|朝圣者> 似乎一直没有打算插进话题,却突然被叫住的而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22:55<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可以把你卖给邪神吗?哈哈,别太紧张。”
22:5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还是这个小佣兵队伍的副队长,这是我们的吉祥物队长。。。”
22:57<马格努斯|朝圣者> “emmmm”
22:57<马格努斯|朝圣者> “好的多多指教”
22:5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开始介绍自己的队友给这位新成员
22:57<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我们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22:57<贝希摩斯|游侠> “看你这么壮,应该是一个精通近战的战斗牧师吧,不错不错,前排牛逼我们这种远程职业也才安心”
22:57贝希摩斯|游侠 拍了拍新人的肩膀
22:58<佐德|脆皮菜刀> “要是怪物会切后排肿么办?”
22:58<古拉顿> “没关系,我就是后排。”
22:58<潘德拉贡> “莽他”
22:58<佐德|脆皮菜刀> “有道理!”
22:58<古拉顿> “而且我们的后排更加危险(特指贝爷”
22:58<马格努斯|朝圣者> “叫我马格努斯就好了”
22:58<黄泉猎妈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
22:58<奥德佳二世> “好中二的名字”
22:58<黄泉猎妈人> 酒吧里的酒鬼们摇摇晃晃的回家了
22:58<马格努斯|朝圣者> “我出生就没有名字,被教会收养的遗孤”
22:59<马格努斯|朝圣者> “
22:59<马格努斯|朝圣者> “None(马格努斯)”
22:59<黄泉猎妈人> (你名字改一下,西幻团,你搞个中文名,很出戏
22:59<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你对处理伤病和瘟疫擅长吗?”
22:59<马格努斯|朝圣者> “我实话...我这方便不太擅长”
23:0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无名者 nameless
23:00<马格努斯|朝圣者> “一名算是一位战斗朝圣者”
23:00<佐德|脆皮菜刀> “哦,我懂我懂”
23:00<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诶,这个佣兵呢,都有知道绰号的,我建议你给自己选一个”
23:01<佐德|脆皮菜刀> “就是上治疗课打瞌睡,敲别人头壳特别擅长对不对?”
23:01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开始忽悠
23:01<黄泉猎妈人> (你们晚上睡哪里?
23:01<马格努斯|朝圣者> “叫我马格努斯就行了,反正没有名字的旅人多的去了”
23:01<佐德|脆皮菜刀> “以前我们中队的‘治疗’哥们也这样”
23:01<潘德拉贡> (有旅店么)
23:01<奥德佳二世> “一遍呼嚎愿神怜悯你,一遍用武器把人送到神的身边”
23:02<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你擅长治疗吗?”
23:02<贝希摩斯|游侠> “Mr.nobody吗?我记得这是个很强力的恶魔的名字啊,为啥你叫这么个名字,很不吉利啊”
23:02<黄泉猎妈人> (就是酒吧
23:0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快休息了,我们在这的酒吧凑合一晚吧?”
23:03<佐德|脆皮菜刀> (价钱捏?太贵就打地铺吧.JPG
23:03<古拉顿> “我说,我们就不能去地面上休息吗。”
23:03<古拉顿> “下水道里憋得慌!”
23:0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你自己算算需要走多久”
23:03<马格努斯|朝圣者> “治疗的话,姑且还算可以”
23:03<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你要走回去的话,得熬夜走哦”
23:03潘德拉贡 懒得涉及信仰问题,问问酒馆老板房间什么价
23:03<马格努斯|朝圣者> “但是始终没有那些专业的修士治疗的多”
23:04<阿尔维斯> “你们如果坚持的话 我这边还有魔绳术可以供应。”
23:04<奥德佳二世> “找个干净的地方,睡一觉得了”
23:04<阿尔维斯> “但是说实话我觉得我们现在并没有到需要休整的底部”
23:04<潘德拉贡> “原来你想睡地板”
23:04<佐德|脆皮菜刀> “哦哦,就是那个爬着爬着就突然到了个很开阔的地方的法术么?我喜欢这个!”
23:04<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是吗,那你的魔绳能维持多久?”
23:05<黄泉猎妈人> 老板表示一晚1银币,豪华房一晚上5银币
23:05<阿尔维斯> “8小时,足够了 但是我们才从地面上下来2-3小时左右”
23:05潘德拉贡 没东西可杀,一脸提不起劲的样子
23:05<贝希摩斯|游侠> “传说曾经有个非常强大的法师,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病,为了防止自己的真名被人利用,用传奇法术更改了自己的真名,但是谁也想不到它从新的名字中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恶魔Mr. Nobody...能以超自然的方式获得任何丢失的物品,也就是获得不属于任何人的物品,不属于任何人,必然就等于属于Nobody了”
23:05潘德拉贡 用膝盖思考了一下,决定要几个豪华房间。从头套下面掏出40个银币来。
23:06<阿尔维斯> “我并没有看出在这种恶劣环境下休整的必要”
23:06贝希摩斯|游侠 边走边给新人讲鬼故事~233
23:06<潘德拉贡> (通宵疲倦咱们这群菜刀混个屁还)
23:06<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于是选酒吧还是魔绳
23:07<贝希摩斯|游侠> (花别人的钱不心疼,豪华套房!
23:07<阿尔维斯> (我们不是休息好了第二天白天才下来的么
23:07贝希摩斯|游侠 睁大双眼看着亚历山大,表示有床睡就不要魔绳了吧
23:07<阿尔维斯> (时间上虽然快一个月 内部时间还不到3小时
23:07<潘德拉贡> (寂寞刚说晚上)
23:08<亚历山大|法牧双修> (逛了两层了 晚上了
23:08<黄泉猎妈人> (是的
23:08<潘德拉贡> “我希望不会明天早上听说谁被偷个只剩个大裤衩”
23:08<潘德拉贡> “招子放亮点”
23:09阿尔维斯 自己在自己房间拉绳子自己一个人进去睡
23:09<黄泉猎妈人> 于是你们开始了在下水道之中的第一晚
23:09<黄泉猎妈人> ~~~~~~~~~~~~~~~~~~~~~~~~~save~~~~~~~~~~~~~~~~~~~~~~~~~~~~
23:10<黄泉猎妈人> XP:每人400,哨兵150
23:10<黄泉猎妈人> 以上
[19:42] <天生云> 去吧去吧
[19:42] * 已退出: DiceBot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