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COC7】【他山之石】  (阅读 138 次)

副标题: 是美少女KP的日式团呦!

离线 鱼鱼丛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5
  • 苹果币: 0
【LOG】【COC7】【他山之石】
« 于: 2019-10-14, 周一 01:15:47 »

模组名称:他山之石
KP: 十九岁文学系偶像鹭泽文香
招募玩家: 2~3
地点:现代中国东部沿海城市X城(虚构,位于北纬N31*12*18.98”, 东经E12122'20.36")
时间:自9月10日起每周六上午9: 00 -12: 00或晚19: 00-22: 00,总时长预计为18小时左右?轻度解密探索团
车卡要求:
480BUY, 职业要求为教授,推荐岩土工程类、亚洲历史、民俗学、神话史等专业(请自行设定)的教授,对应的学科技能上限80或90,其余技能合理即可。
所有角色年龄不小于30岁,若学科技能上限为90,则要求年龄不小于45岁。
其中一人需为参观展览的发起者(即简介中的A)。
起码有一人已结婚或已订婚且携带有钻戒。

简介:
“妖怪大展,不是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么?“在色彩俗气的地方小报一角,是粗糙的照片与毫无美感的宣传画,xx县妖怪 主题文化大展,这条广告在办公室的同僚间流传开来,当大伙都在笑话地方旅游局为了吸引客源甚至想出这样的点子,或者还抱怨两句都是因为现在又开始流行妖怪之流的迷信思想所以科普工作很难做的时候,只有主攻岩体工程的副教授A露出了恍惚的表情,“这块石头有些奇怪。“他盯着照片中央,在一旁用加粗的黄黑双色word艺术字体标注有的[真正的妖怪]字样的石头,皱着眉头在其他同僚的哄笑中离开了办公室。

hr:
制作角色卡时不会因为年龄变化而减少可用于购点的属性值、也不会获得与年龄对应的教育属性成长检定次数。
其他可选规则:不开启可选
除标注明确的村规外,一切切规则问题以COC7核心规则书1907翻译本为准

人物卡:
收集中——
« 上次编辑: 2019-10-14, 周一 01:17:52 由 鱼鱼丛 »
send out the raven ahead of the dove

离线 鱼鱼丛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5
  • 苹果币: 0
ep01. don't you cry tonight
« 回帖 #1 于: 2019-10-14, 周一 01:20:35 »
劇透 -   :
21:02:26 <KP> 一阵怪声回荡在空荡荡的馆内。
21:02:38 <KP> 郑美川从早上就坐在柜台。她强忍呵欠,漫不经心地听着这刺耳的怪声。起初听到这种怪声时她十分惊讶,第二次是大呼小叫,第三次更让全体工作人员开会讨论,但听到第十几次后就再也没有人大惊小怪了。三年后的今天,每个人都听腻了。
21:03:08 <KP>  馆内偶尔会响起的这阵怪声,已经和窗外的风声没有两样,今天也不过是比平常稍微大声一点罢了。
21:03:39 <KP> “喔,今天倒是很会哭啊。”正当她忍不住打起呵欠的时候,一名刚迈入花甲之年的男性说着这句话从柜台前走过。他是住在附近的老刑,退休后就在这里做些闲差。两人已经很熟,即使被他看到自己打呵欠,郑美川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21:04:09 <KP> “是啊,比平常大声了点。”
21:04:18 <KP> “而且今天哭得挺久的啊。”
21:04:28 <KP> “难得这么会哭,却只有我们两个听到,说来还真冷清。”
21:04:41 <KP>  怪声持续了一分钟以上,两人的视线自然往里头望去。他们的视线穿过陈列了几项展示品的走廊,望向深处的一间展示室。
21:04:58 <KP> “小郑相信这些对吧?”
21:05:20 <KP> “那还用说?各种幽灵妖怪或不可思议现象从小我就全都相信的!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当柜台小姐,理由也已经跟刑大爷说过好几次了吧?”
21:05:46 <KP> “你最喜欢这些话题,这我是知道啦,不过我还是没办法相信呐。我觉得事情就是像那些来考察的专家说的,是湿度改变使石头内部产生挤压发出的声音。而且这石头也只是会发出声音,不会做坏事,不是吗?”
21:06:23 <KP> “UFO和雪人也都一样,大部分都只是出现,没有危害人类啊。”
21:06:23 <KP> “哈哈哈,那也要UFO跟雪人真的存在啊。”
21:06:23 <KP> 姑且不论UFO或雪人,郑美川很想反驳说幽灵和妖怪都存在,但还是强忍下来。光是能笑着看待一个成年人相信超常现象,还肯陪这个人说话,老邢的个性就已经够好了。大多数人对这类话题都只会一笑置之,以前的男友也一样。郑美川的朋友还拜托她千万别在参加聚会时提起这些话题,而双亲更提出飞跃性的理论,说她就是成天说这些傻话才会交不到男朋友,结不了婚。说穿了,如果双亲把她生得漂亮点,她的兴趣如何根本就不重要吧?
21:07:34 <KP> 她心里还转着这些念头,老邢就指了指有些老旧的自动门说:“今天看来是不会有客人了,要早点打烊吗?”
21:09:07 <KP> 距离闭馆时间还有三十分钟,看样子已经不会有顾客上门,而且就在他们聊着聊着这些家常的时候,怪声也停止了。
21:09:07 <KP> 19:59:59 < M&D> “说得也是。今天就...”
21:09:07 <KP>  才说到这,正面的自动门就往左右打开,四位略显倦意的外地人走了进来。会在平日的这种时间跑来,大概是下班之后过来的吧?
21:09:07 <KP> “哎呀,正好有客人来了,那我们就努力到下班吧。”
21:09:18 <KP> 老邢说着就回监控室去了。
21:09:39 <KP> 郑美川多少有些好奇,但并未忘记自己的职责。她露出营业用的微笑,说出几乎没有机会说的欢迎词:“欢迎光临石源县妖怪大展。”
21:09:50 <KP> ———————————————————————————————————————
21:10:05 <KP>  此刻,在四人面前,正站着相貌平平但是露出亲切笑容的柜台女性,在她的身后,一块看起来就很廉价的广告牌,其设计只能用毫无品味来评价,”请问各位是来看这里展出的妖怪的么?”她的态度有些拘谨,却又暗藏着像是找到同好的兴奋。
21:10:57 <施泛> “当然,不知那块‘妖怪’现在何处?”,施泛先打了个招呼,然后直抒来意
21:12:19 <KP> “是的,现在也在展览馆最内侧的展厅内安安稳稳的放着。如果想要入场的话需要购置门票。”
21:13:27 <施泛> 施泛把早已准备好的门票钱数好放在面前的柜台上
21:13:27 <施泛> “可否带个路呢?我们初来乍到的…”
21:13:42 <KP> “那么四位的话是购买四张单人票还是团体票呢?现在的话我们的团体次数票有优惠活动,可以方便日后随时回来这里参观,也跟石源县的旅游局有联动活动,可以凭团体票入场本县其他的旅游景区。”
21:15:21 <施泛> 回头看了看其他三人,稍作思索
21:15:21 <施泛> “团体票,一会去其他景区看看也好”
21:15:49 <施泛> “对吧?”
21:15:54 <施泛> 施泛问了问其他人
21:15:55 <林真由> “旅游吗,诶这里还有什么景点吗?”真由有些惊讶,她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乡村,虽然不管怎么样她对中国的乡村都挺有兴趣的样子。
21:16:06 <余陆> 余陆已经不太记得当时宣传册上的类容了——毕竟那个设计粗糙的纸页实在让人兴趣缺缺。他出于礼貌保持着笑容,问道:“还有别的景区吗?可以麻烦这位小姐介绍一下吗?”
21:16:38 <窦平波> “那就,买团体票罢。动作快一些……”
21:16:38 <窦平波> 窦平波赶紧上前把钱付了。
21:18:06 <KP> “好的,四人团体票。”她并不怎么熟练的清点了钱款,将写有四人团体的磁卡使用设备激活或者进行了别的什么操作后,递给了柜台前的施泛,“这个嘛……“听到真由的话她尴尬的挠了挠头,”我们这里的景点除了这里就只有一个森林公园了,不过不是普通的森林公园……真的”
21:18:46 <施泛> “当然,我们就喜欢普通的……什么?不是普通的森林公园么?具体有什么特殊的?”
21:19:35 <KP> “额,至于联动票能去的森林公园到底是有什么特别的,这里先容我卖个关子,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售票员兼导游,名字叫郑美川,叫我小郑就行”
21:20:30 <窦平波> “你们这里说是妖怪展。可真有妖怪吗?”
21:22:11 <KP> “是的,确确实实是妖怪呢,不过怎么说呢,不是那种一半认知的妖怪,四位请跟我来。”她拿着导游证刷开了检票机,示意难得上门的游客跟上。
21:22:52 <窦平波> 眼看着对方把磁卡递给了施泛,窦平波也有些尴尬,赶紧三两步跟上了同伴。
21:22:57 <施泛> 施泛走在导游小姐的后面,招呼着其他人跟上不要掉队
21:23:33 <林真由> 我跟上施泛一起进去
21:23:48 <余陆> 虽然这个展馆看起来有些简陋,不过导游小郑还挺热情的。余陆向真由做出一个“女士优先”的手势,然后跟在她后面。
21:24:43 <林真由> 真由也向余陆点头示意
21:24:57 <窦平波> “所以这……具体是怎么个说法?”
21:25:11 <施泛> “其实我也在海报上看出来那块石头有点古怪了…对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施泛,是一名岩体工程学学者”。施泛走在后面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导游聊着
21:25:47 <KP>  在一半是为了造气氛,一半是为了掩盖墙上污渍而刻意弄得昏暗的走道上,铺设得过分密集的看板上,结合配图来看,用蝇头小字写着一些看起来像是介绍插图上的各地妖怪和传说的文档,“是的,这个妖怪就是一块石头,额……其实这个好像不是本国的妖怪。”
21:27:12 <窦平波> “……不是产自中国的石头?”
21:27:50 <窦平波> 窦平波试图纠正对方的发言,
21:28:05 <窦平波> “你是指它的产地并不是中国?”
21:28:26 <KP> “具体的情况该怎么说呢,嗯,就是,在国内的相关书籍上没有它的传说,但是我问了网友,他们说这样的妖怪在日本有流传,它不是常见的那种狐狸妖怪啦女鬼啦之类的,硬要说的话,跟望夫石是一类的东西吧?在分类上来说是这样的,唔,在日本那边的名字是叫夜泣石,是一种只会嚎叫的妖怪。”
21:29:04 <林真由> 真由好奇地看了看,“这么一说,我们国家也有相当盛行的妖怪文化,也许我会知道也说不定……”
21:29:17 <KP> “这个嘛,我们也不知道呀,但是它确实是在石源县发现的。”
21:29:37 <余陆> “咦?所以本地并没有相关的传说吗?”
21:30:36 <余陆> “从这个形容来看…这块石头会发出声音?”
21:31:37 <KP> “是的,它会叫,除此之外毫无任何的危险。”
21:31:42 <窦平波> “这就一块石头,怎么还附会到日本神话去了。”
21:32:07 <KP> 那么,民俗学,真由,教育检定,请
21:32:50 <余陆> .rd 作死大能民俗学81
21:32:51 <猫猫骰子> 由于作死大能民俗学81 魚從和貓骰出了: D100=67
21:33:27 <林真由> .rd 教育60
21:33:28 <猫猫骰子> 由于教育60 群通知骰出了: D100=91
21:33:49 <窦平波> 窦平波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觉得这个小展馆里的东西不太可能让林真由满意。
21:35:32 <余陆> 余陆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在脑海中回忆了一番可能与导游的介绍有关的传说。
21:35:35 <施泛> 施泛则显得很有耐心,他跟着导游,不紧不慢地走着
21:35:35 <KP> 那么,余露,你差不多的回想起了,在日本的各种民间传说中确实的存在着被称作夜泣石的妖怪,按记载,它们大多是由人或动物的尸体化成,一般也被民众遵奉为土地神。
21:37:14 <KP> “这个嘛,就是那个,所谓的制造卖点?”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走着,终于来到了与昏暗的走道不同,透出光亮的展厅前。
21:38:35 <余陆> 余陆走快两步和真由教授并行,和她简短的交流了一下相关的知识。“总之,就让我们看看这块所谓的妖石吧。”随着众人在展厅前站定,他也不由得被勾起了一思好奇心。
21:39:37 <KP> 在进入了展厅之后,所有人都看见了坐镇最中央的巨大的石头。巨大的玻璃底座与罩子被周围的明亮灯光照射令人目眩,而房间四周不知为何布置的除湿器则使得其中的空气干燥令皮肤有些许的阵痛,,在展厅的一角放着一台老式的DVD机和电视机。
21:40:47 <林真由> “诶,夜泣石,余老师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是夜里会发出婴儿哭声的奇妙石头吧。”真由压低声音对余陆说,说完后就安静地走进展厅
21:42:48 <余陆> “唔…有点意思。”
21:42:48 <余陆> 余陆情不自禁的走近石头,仔细端详着它有什么特殊之处。
21:43:58 <KP> 余露走到将脸贴近玻璃展柜的程度,仔细的端详起这块石头来,在灯光下散发出水润色泽的巨石,足足有四五米高,再加上底下的台座,这使得余露不得不走远一些才能看清它的全貌,整体呈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但曲面却十分的平滑完整,下宽上窄。
21:43:58 <施泛> 施泛的手往袖子里缩了缩,然后向着中间走过去
21:43:58 <施泛> “这块石头……”
21:43:58 <施泛> 他仔细端详面前的石头,试图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解释它的奇特之处
21:45:22 <KP> 而施泛,你在凑近后也看到了与鱼丛差不多的东西,只是身为地质学专业人士的你,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解读也说不定,那么,鱼丛,灵感,FT,地质学或物理学,请。
21:45:33 <施泛> .rc 地质学
21:45:34 <猫猫骰子> FruitTyrant进行地质学检定: D100=8/76 极难成功
21:45:48 <余陆> .rd 灵感害怕70
21:45:49 <猫猫骰子> 由于灵感害怕70 魚從和貓骰出了: D100=22
21:47:15 <KP> 那么,余露看着这个东西,突然灵光一闪,‘这是什么东西的卵吧?’这个念头出现在了脑海中。
21:48:09 <余陆> “夜泣石…在传说里,它们大多是由人或动物的尸体化成的妖怪,但这个怎么看起来有点像个卵?”余陆喃喃自语。
21:49:50 <窦平波> 最后一个走进展厅的窦平波,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块巨大的石头。不论它是不是真的,至少展厅的布置算是煞有介事……
21:49:50 <窦平波> 他姑且有点相信这块石头该是有些奇怪之处。
21:50:06 <林真由> 真由本来被房间里DVD机吸引了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这会儿也走到了石头展柜前
21:50:19 <KP> 而施泛,则是在没有专业用具的情况下想要通过石头的解理来推断这块石头的来历,可是……石头的花纹、尺寸、外型、解理除了花纹外,单看一项倒是容易找到对应的种类,可联系在一起却又无比的怪异……一枚四五米高的鹅卵石,主体是库叶岩,却有着明显的堆积岩的痕迹,这在地质学上是不可能的。
21:51:13 <施泛> “这……”施泛盯着石头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许震惊
21:51:13 <施泛> 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怪事似的,他把脸几乎贴在了玻璃柜上,一句话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21:51:13 <施泛> “这不可能是一块石头!”
21:51:55 <施泛> “小姐,能不能打开展示柜,让我仔细看看?”他回过头来,向着这房间里唯一的官方人员投去热切的目光
21:53:39 <窦平波> “如果需要额外费用的话也没问题。我们这一趟专门就是来看这块石头的。”
21:55:46 <KP> ”这个嘛……我只是个导游也做不了主耶,馆长已经提前下班了……等我打电话问问。“郑美川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馆长,嗯,是我,那个……额,这里有一组客人想要打开展柜看石头可以吗?……这样啊……“她挂断电话,对着四人露出抱歉的表情,”抱歉,这个展柜不是人力能打开的……如果想看的话可能得去旅游局和本地地质局那边做一下申请然后用机器打开,毕竟三四米高的玻璃确实有点,我也搬不动啊……“
21:55:54 <余陆> “这不是费用的问题吧…”余陆赶紧拦住一扯到学术就进入忘我状态的施泛,“别让人家太为难了。”
21:56:25 <余陆> “不过,它现在似乎很安静?是要在特定的时间才会发出怪声吗?”
21:57:28 <施泛> “抱歉,是我唐突了…”
21:57:28 <施泛> 实际上,之前那句话说出去施泛就后悔了,不过看起来似乎还有希望
21:57:28 <施泛> ‘旅游局和地质局是么?’,施泛暗自想着
21:57:44 <KP> ”啊,可能是因为除湿器开着的原因吧,实际上如果除湿器开着的话它叫的频率会比不开除湿器的时候要低一些……我们可以关掉除湿器来碰碰运气……不过它今天刚叫过,说不定不会再叫了。“
21:59:34 <窦平波> ‘也有可能是他们故意弄了个扩音器安在石头底部,一天播放两次……'
21:59:34 <窦平波> 窦平波一边腹诽,一边仔细留意着林真由的反应。
21:59:38 <余陆> “所以你们观察到的异状是和湿度有关吗?但似乎这个地方不算很潮湿?”
22:00:38 <林真由> “而且明明是冬天却开着除湿器什么的……”真由听到他们的谈话似乎想到了什么
22:01:43 <KP> ”是的,之前地质大学的研究生来我们这的林业局实习的时候就说会不会是因为湿度变化使得内部结构发出声音,然后我们就加了除湿器,你看,现在基本上都干得一个火星能引发火灾了,但是它还是会叫唤……“
22:01:44 <林真由> “难道那孩子真的会哭出眼泪?”真由说出口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妥,“抱歉,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呢(笑)”
22:03:12 <余陆> “那除了发出怪声,还有其他的表现吗?或者,有没有录音?”
22:03:22 <KP> ”这个嘛,在表面确实有时候会有水渗出来,在我们当地还有传说说这水喝了能延年益寿什么的……不过交给水质检的结果是只是普通的露水……“
22:03:54 <KP> ”录音没有,但是有录像,是之前拍的宣传视频,拍的时候夜泣石有发出声音。“
22:04:02 <余陆> 余陆一边拿出ipad照相,一边用手机的电筒功能照射着石头表面。
22:04:34 <余陆> “啊,那请务必让我们看看。”
22:04:39 <KP> 石头表面散发出湿漉水润的光泽,看着倒是十分的通透。
22:04:59 <KP> ”好好好,稍等。“
22:06:25 <施泛> “那还是拜托您关闭加湿器,我们还是想尝试一下”,施泛有些不太死心,他向着对方恳求道
22:06:36 <窦平波> 看见林真由对这石头颇感兴趣,窦平波也定下心来,凑到展柜前端详起这块卵形的石头来。
22:07:35 <林真由> 真由似乎终于注意到了窦平波的目光,“怎么了窦同学,你对这块石头有什么看法吗?”
22:09:31 <窦平波> “这……我没有什么看法。毕竟这不在我的专业领域里。”
22:09:55 <KP> 郑美川俯下身子,开始摆弄起DVD与电视来,在约莫四五分钟后,DVD开始了播放,”这个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宣传片了,确实有拍到石头的叫声,不过也没什么太大的看头就是了。“之后她就关掉了四周的除湿器,从进入场馆开始就一直隐隐约约的刺痛皮肤的干燥感在观看录像带的途中便消失了。
22:10:24 <KP> 两位是在盯着石头看吗?)
22:10:51 <窦平波> 窦平波头也没抬,依然在认真观察石头。
22:11:30 <施泛> 施泛也在观察除湿器关闭后那石头的情况
22:11:51 <林真由> 真由认真地看宣传片
22:11:53 <余陆> 余陆轻揉着手臂,抬头望向电视屏幕。
22:13:32 <KP> “听、听、听说这边再过去,就、就有传说中的妖石。那我们这、这就去看看吧。”虽然还没有画面,但是死板的声音却从扩音器中传来,终于,在美川用力拍打电视机后,画面恢复了,在满是噪点的显示屏上,男性很故意地喘着大气,拨开树丛往前进。
22:13:32 <KP>  这段影片一看就知道是外行人拍摄的。失焦与手震的情形都很严重,连人物的脸都常常没能完全保持在画面内。
22:13:32 <KP> “就、就是这里。再过去,就有妖石,不,是夜泣石。”
22:13:32 <KP>  摄影机转往被拍摄的男人所指的方向。
22:13:32 <KP> 走了许久都仍然绵延不绝的杂树林,忽然出现一直线树木倒下、地面翻起的光景。这条扫倒树木开出的路,笔直通往森林更深处。挖开的地面一路延伸到画面尽头,前方可以看见一块灰褐色的石头。
22:13:32 <KP> 即使外行人拍的影片太粗糙,仍然看得出石头所在处的光景超出常识之外,很有神怪传奇该有的样子。“好厉.....是要怎么弄才能弄成这样?”
22:13:32 <KP> 或许是因为那个男人只有在这个时候不小心表露出自然的反应,反而充分传达出他的惊讶。
22:13:32 <KP> “一草一木都没长出来呢。”
22:13:32 <KP> 这些树木倒下后,看似已经经年累月,但为什么后来仍未长出一草一木呢?挖开的地面上存在的,就只有倒下且腐朽的大树。
22:13:32 <KP>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22:13:32 <KP> “据说再过去就有夜泣石。请各位观众看看这洼地,传说这是夜泣石移动过后留下的痕迹,长、长度竟然长达一百六十五公尺,而这块石头也是我们县名字的由来,可以说我们都是在石头的庇护下才得以生存的。”念着干巴巴台词的男人以不利索的语句抖出各种宣传语,在一阵无聊的宣传后,最后画面上显示一串字幕:【夜泣石, 将在幽灵妖怪大展来袭!】影片就真的结束了。虽然上面写着第一一回,但明眼人知道永远都不会有第二回以后的影片。
22:13:51 <KP> 而盯着石头的两人,在这个过程中
22:15:15 <KP> 一个侦察检定,请
22:15:25 <施泛> .rc 侦查
22:15:26 <猫猫骰子> FruitTyrant进行侦查检定: D100=13/50 困难成功
22:17:12 <施泛> 施泛紧盯着眼前的岩体,没有一丝一毫地分神
22:17:58 <KP> 虽然恍惚之间再度回过神来时厅内已经是雾气弥漫的情况,但是施泛还是在那之前敏锐的注意到了在那之前,石头表面渗出的透明液体。
22:19:24 <施泛> “奇怪,现在雾起的这么快么?”
22:20:18 <余陆> “这个场景…就像是这颗石头滑过地面时碾倒树木、翻开土壤造成的,如果它的性质也完全不同于当地的石料,是不是可以推测它是个陨石?”随着短暂而粗糙的录像结束,余陆也注意到了房间内弥漫的雾气。
22:20:24 <KP> 而在这一片浓雾之中,猛然的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哀嚎声,与刚才电视里传出来的很像,但是却夹带着临场体验所独有的魄力,像是具有实质性的力量的声音推动雾气,形成浪潮,将五人掀翻在地,从声音的来源方位来看,很明显,这就是那块巨大的石头——妖怪夜泣石的象征。
22:20:49 <窦平波> .rd 侦察25
22:20:50 <猫猫骰子> 由于侦察25 惨白色的笨喵骰出了: D100=32
22:21:51 <KP> 那么听到了这阵恐怖声响的全体,理智检定,0/1
22:22:03 <施泛> .sc 0/1
22:22:04 <猫猫骰子> FruitTyrant的Sancheck:
22:22:04 <猫猫骰子> 1D100=84 失败
22:22:04 <猫猫骰子>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39点
22:22:04 <林真由> 真由被动静吓得回头看向巨大动静的来源,咬着牙齿一言不发
22:22:42 <窦平波> .rd 45-?
22:22:43 <猫猫骰子> 由于45-? 惨白色的笨喵骰出了: D100=52
22:22:44 <余陆> .sc 0/1 60方了
22:22:45 <猫猫骰子> 魚從和貓的Sancheck:
22:22:45 <猫猫骰子> 1D100=80 失败
22:22:45 <猫猫骰子>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59点
22:22:56 <林真由> .sc 0/1 60
22:22:57 <猫猫骰子> 群通知的Sancheck:
22:22:57 <猫猫骰子> 1D100=34 成功
22:22:57 <猫猫骰子> 你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60点
22:24:42 <KP> 恐怖扭曲,夹杂着强烈的怨恨的哀嚎,显然不可能是从人类的声带内传出的,但是——除了人类,又有什么生物能传出如此强烈情感的吼叫呢,当下,除了来自日本的国际友人之外,三人都捂住耳朵,在地上颤抖不已……
22:25:23 <余陆> “唔!”被完全出乎意料的嚎叫声震慑到,余陆感到一阵头痛。
22:26:46 <施泛> 被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吼叫掀翻在地的施泛双目紧闭,捂着耳朵张着嘴,不住地颤抖着
22:26:59 <余陆> 扶着展示柜的玻璃稳住身形,余陆定睛看向雾气中的石头。
22:27:43 <窦平波> “……哪能回事提?”
22:27:43 <窦平波> 窦平波捂着耳朵大喊道,连家乡话都冒了出来。
22:28:11 <KP> 雾气浓郁得令人难以视物,但是最起码的距离并不会因此而改变,可是余露这一扶却扑了个空,敏捷检定,请。
22:28:25 <林真由> 真由似乎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教导的话语,这块石头也许只是被什么不净的东西附着着而已
22:28:44 <余陆> .rd 怎么就要敏捷了50
22:28:45 <猫猫骰子> 由于怎么就要敏捷了50 魚從和貓骰出了: D100=41
22:29:05 <林真由> “郑小姐你在吗?可以把除湿器再打开吗?”
22:29:22 <林真由> 真由急急地呼唤道
22:29:48 <余陆> .nn 余陆
22:29:49 <猫猫骰子> 已将魚從和貓的名称更改为余陆
22:29:57 <KP> 在慌乱之中,余露找回了平衡,她又伸出手挥舞了几下,确信刚才确实是存在的玻璃展柜和石头就好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一般。
22:30:58 <KP> ”好。“在雾气之中传来了美川的声音,随着除湿器的发动,在经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后,雾气终于散到能看清楚房内的情况了。
22:31:23 <KP> 玻璃的碎片与灰褐色的水润石制碎片散落一地,散射出令人目眩的光芒,在玻璃的台座之上,是整个碎裂的巨石,只有下半部分内里呈现出诡异的弧度向上弯曲,形似仪式中所用的祭台一般,而在那之中,则是诡异的冒着气泡,发出雾气的灰白色液体,是的,在那片浓雾之中,什么东西都没有多出来,而巨大的妖石却——
22:31:53 <KP>  整个碎裂了。
22:32:00 <KP> ——————————--save————————————————-
send out the raven ahead of the dove

离线 鱼鱼丛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5
  • 苹果币: 0
ep02. she'll keep its warm
« 回帖 #2 于: 2019-10-14, 周一 01:31:24 »
劇透 -   :

14:03:10 <KP> 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去寻找,在地面上散落一地的灰褐色碎片与玻璃渣,其上特殊的如同生物一般水润的光泽——只要一看便知,那就是之前还浑然一体,看不出一丝缝隙解理的巨石。 同时,在地面上还有着大量的乳白色液体喷溅拽出的条痕,不难发现这些在大理石地板上的液体正在不断的涌出泡沫。
14:03:34 <施泛> “怎么,怎么回事?”
14:04:12 <窦平波> “……这石头,难道是颗蛋?”
14:04:58 <林真由> 真由皱了皱眉,接着弯下腰来,查看这些碎片
14:05:23 <窦平波> “妖怪就在蛋里面,所以之前它……哎,我都在瞎说些什么。”
14:05:33 <林真由> “简直像是有生命一样……”她小声自言自语着
14:06:35 <林真由> “郑小姐,你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吗?”
14:06:47 <施泛> 施范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就见到这一地的碎屑和泡沫。
14:06:47 <施泛> 不由得他茫然四顾,想查看周遭的环境和其他人
14:06:47 <施泛> “郑小姐?我们这是怎么了?”
14:07:52 <KP> “我也不知道啊。”郑美川看起来与各位一样茫然,她环视四周后,用手机拍下了现场的照片,“我们先从展厅出去然后报警和联系领导吧?”
14:08:16 <窦平波> 窦平波扶了扶眼镜,眼前的景象终于更清晰了些。他看到林真由的动作,连忙上前帮忙翻看剩下的那些碎石片。
14:08:34 <KP> “忽然一下石头就碎了这个……应该不是我们做的吧?既然这样的话还是不要乱……”
14:08:58 <余陆> “当心点!”一直低头观察痕迹延伸情况的余陆忍不住说,“假如真的是活物,它可能还没有走远……”
14:09:42 <KP> 然而窦平波与真由已经蹲在地上专心致志的查验起飞溅出的巨石碎片,丝毫没有考虑过保护现场之类的。
14:10:15 <KP> 两人,地质学或物理学或者困难侦察,请。
14:10:21 <余陆> 余陆叹了口气,也不敢走远,用手机大致拍下了目前的情况。
14:11:55 <猫猫骰子> 由于侦查50 服务号骰出了: D100=85
14:11:55 <林真由> .rd侦查50
14:12:00 <施泛> 施范深吸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手帕,在地上捡起一块碎片,用手帕包裹放在眼前仔细观瞧
14:12:00 <施泛> “这些是石头?可这些液体又是什么呢?”
14:13:12 <KP> 那么,施泛,一个地质学或者物理学或者化学或者一个困难难度的侦察检定,请
14:13:35 <施泛> .rc 地质学
14:13:36 <猫猫骰子> 施泛进行地质学检定: D100=72/76 成功
14:13:57 <窦平波> .r 地质学21
14:13:57 <猫猫骰子> 由于地质学21 惨白色的笨喵骰出了: D100=68
14:14:36 <林真由> 真由叹了一口气,以她的水平似乎看不出这块碎片到底有什么,她放弃地索性站起身来。目光投向了更为专业的施泛。
14:14:38 <窦平波> “如果这块石头是颗蛋的话。那这些就是蛋液了。”
14:15:00 <窦平波> 窦平波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能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
14:15:41 <林真由> “噗。”虽然没有看向窦平波,真由还是没有忍住轻笑出声。
14:15:49 <窦平波> 他本以为林真由打算藏起一块碎片带走,还特地站在了能挡住郑小姐目光的位置。
14:16:12 <窦平波> “那……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14:16:27 <窦平波> “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14:16:29 <施泛> “等等……”
14:16:34 <KP> 手帕沾染上了粘液后便立刻浸染开来,这让施泛拿着石头的手指指尖传来了火烧一般的疼痛,没有气味,没有颜色,这样的性质是酸性或者碱性?这应该不是岩石内部的自然伴生液体。
14:17:32 <施泛> “这液体好像有腐蚀性……所有人注意安全不要触碰”
14:19:11 <窦平波> “那……施教授你还好么?”
14:19:15 <施泛> 施泛拎起手帕上还没浸染液体的四个角把碎片兜起,观察手帕有没有被腐蚀的现象
14:19:21 <施泛> “暂时,应该没事”
14:19:31 <余陆> “地板也被腐蚀了。”余陆看着冒着泡泡的大理石地板。
14:19:42 <窦平波> “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按郑小姐说的,先出去吧。”
14:19:59 <林真由> 真由对施泛的建议点了点头,接着走向余陆的身边,想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发现。
14:21:05 <KP> 棉毛这样的蛋白质产物,是很难被腐蚀的,即使是用强酸浸洗,也不会产生腐蚀的迹象,一般来说应该是这样才对……
14:23:01 <KP> 然而施泛手中的手帕在剥掉已经干涸的白色糊状物后呈现出了明显的枯黑干燥状,很明显,这是不同于腐蚀的其他的性质
14:24:37 <施泛> 施范看到手帕已经发黑干燥,便将其和碎片一同放在一旁
14:24:37 <施泛> “看起来这液体很危险,目前我们不知道它有没有挥发性,还是赶紧离开为上”
14:24:52 <窦平波> 眼见施泛没什么大碍,窦平波回头往郑小姐的方向看去。
14:25:25 <林真由> “但是,我不记得夜泣石是会发生爆炸的。”真由回忆着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神话故事,依旧没有能理解现在发生的事情。
14:25:34 <施泛> 施泛搓了搓手,示意所有人赶紧出去
14:28:18 <余陆> 余陆趁着小郑不注意,悄悄地把施泛放在一旁的手帕连同里面的碎片一起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14:29:18 <KP> “这个我也做不了主呀,等下问问馆长吧。”窦平波的话吸引了美川的注意力,余陆顺利的将一块碎片收入了自己的口袋中。
14:29:59 <林真由> 真由注意到了余陆的动作,但是假装没有看到的听施泛的走向了门口,注意没有再破坏地上的痕迹。
14:31:11 <KP> 地面上除了喷溅产生的痕迹外,还留有一道巨大的拖拽痕,不过因为拖拽痕的液体与喷溅痕液体的颜色比起来要淡上许多,并不是那么的明显,
14:31:37 <窦平波> “那就先算了吧。我也只是瞎问问……”
14:32:02 <窦平波> 窦平波一边作答,一边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14:32:09 <KP> 在余陆拿起石头的动作中,才勉强辨认出这道庞大的——大概有两三米宽的拖拽痕从展台上沿着门厅向外
14:32:38 <余陆> 有些心虚的余陆一边注意着这道痕迹,一边跟随众人向出口移动。
14:36:17 <KP> 原本就十分昏暗只能靠泛黄的电灯照明的走道像是蒙上了一层罩网般更加模糊,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快的便被踏入走道内的五人发现了——是奇怪的痕迹,象是被拖拽的什么重物留下的浊白色灰浆周边呈现出半凝的浪花状——不只是地面,周遭的墙壁、天花板上,也都有刮蹭挤压的痕迹,这阵挤压也将天花板上的电灯压碎,只有远处标示着安全出口的绿色标记十分显眼。。
14:39:41 <林真由>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逃离了。”真由一边跟着大家的脚步,一边看着这些可疑的痕迹。
14:39:47 <窦平波> 窦平波沿着走道向出口望去,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14:39:47 <窦平波> “那东西……有那么大么?”
14:40:34 <窦平波> 他立刻去回忆那块放在展厅里的那块石头的大小。
14:41:07 <窦平波> “而且,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它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14:41:52 <KP> 那是一块超过四米,必须用起重机放入展厅的巨大岩石
14:42:24 <余陆> 余陆万万没料到这个逃出去的“东西”会留下这么夸张的踪迹。“这是…会飞?但地上也有重物拖曳的印迹……”
14:42:34 <窦平波> “教授……我们要去追……那个东西么?”
14:42:34 <窦平波> 他看向三个同伴,还有展馆当下的负责人郑女士。
14:42:41 <KP> 就在窦平波思考时,他忽然的灵光一闪。
14:42:45 <KP> 灵感,请
14:42:46 <余陆> “幸好它走了,幸好我们都没受伤。”
14:42:58 <窦平波> .rd 灵感70
14:42:59 <猫猫骰子> 由于灵感70 惨白色的笨喵骰出了: D100=88
14:43:57 <窦平波> “……它恐怕就是生生挤出去的。也不是会飞,单纯是因为它太大了。”
14:44:07 <KP>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协调感,它的体积显然庞大到连走道顶端的天花板都破坏掉了,可是在出口附近的安全出口标志却仍旧亮着灯……
14:44:21 <施泛> “走,追上去看看”
14:44:21 <施泛> 施泛听到既然同伴这么问了,他便敲定了主意,快步走向了那绿色惹眼的安全出口
14:44:37 <窦平波> “我虽然没见过活的妖怪,但这事……”
14:45:01 <窦平波> “……等一下!教授!它可能还没跑远!”
14:45:11 <余陆> “这可太惊人了…这,这将是学术上的重大发现!”余陆想到这东西并未伤人,突然燃起了学者的求知欲。
14:45:49 <林真由> “这样做很危险,但是你们再考虑一……”真由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追了上去。
14:46:02 <窦平波> “你往前面看看!那个出口指示灯!”
14:46:03 <施泛> “如果走远了那可就看不到它了,你们不想见见么?活的妖怪”
14:46:10 <KP> 虽然窦平波一时半会没有想出到底哪里奇怪,但施泛却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的朝着出口走去
14:47:07 <窦平波> 窦平波感觉自己头皮发麻,生怕那个至少该有三米高的石头精忽地从哪个角落窜出来。
14:47:22 <窦平波> 连忙上前拖住了施教授。
14:48:04 <余陆> 余陆深吸了几口气,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跟在众人后头一边拍照一边往出口走去。
14:48:07 <窦平波> “那个指示灯还没被酸液腐蚀过!它肯定没经过那里!”
14:48:39 <余陆> “恩?这儿还有别的展厅吗?”
14:48:47 <施泛> 被拖住的施泛停下了脚步,“……,可这边还有其他的出口么?”
14:49:16 <窦平波> “对,郑小姐呢!?我们得小心些,它要是走了反而还干脆点……”
14:49:55 <KP> 尚未走到出口处,痕迹便拐向了别的场所,在进门时因为昏暗的光线以及密密麻麻的展示牌而被忽视,但是实际上,在入口处的通道有三个方向。
14:49:57 <林真由> 真由开始质疑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跟着施泛来到这里,她下意识地用手护着自己的手提包,感觉这样做似乎能让自己安心一些。意识有些飘忽让她没有加入同伴们的对话。
14:50:21 <KP> 一边是写着“二楼展馆正在维护中暂时停止使用"的紧闭的防火门,
14:51:14 <KP> 一边是写着”员工通道,闲人免进“字样的走道
14:51:45 <KP> 看起来好像这个奇怪的东西是朝着员工通道里面挪去了。
14:51:59 <KP> ”别的展厅是有的……只不过还没有开阿……
14:52:04 <窦平波> 窦平波的好奇心也在翻腾。但他觉得万一施泛教授出了事,或者林真由有什么不测……
14:52:04 <窦平波> 这一趟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14:52:51 <窦平波> 说话的时候底气就有些不足,也不太想去撩拨那个石头精。
14:52:54 <余陆> “小郑,馆里还有其他员工吗?得通知大家一起疏散。”余陆一边说着,一边靠近员工通道,向里头张望。
14:53:52 <KP> ”一楼就只有这一个妖怪石头的展厅,但是二楼的话还有一些其他的额,比如中国神话史之类的……有的,在这里的还有一个来帮忙的杂物工,他现在应该在杂物间,额,就在这里边。“美川指着沾满粘液与压痕的员工通道。
14:54:18 <余陆> “……”
14:54:23 <窦平波> 窦平波也往前凑了凑,因为怕墙上还留着酸液,没敢扶住墙。
14:54:50 <施泛> “坏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涌向施泛心头
14:54:55 <窦平波> 就把头探进过道里,观察员工通道里的情况。
14:55:03 <林真由> “我们要进去看看吗,那个先生还好吗?”真由在施泛背后问道。
14:55:28 <窦平波> “……之前好像没听见有什么惨叫声。”
14:56:00 <窦平波> “呃我也不确定,毕竟看见石头活了我也有点慌。就一点。”
14:56:04 <施泛> “恐怕……”施泛没有回头地和真由说着,自己缓慢地进入员工通道
14:56:05 <余陆> “有人吗——”余陆试探着招呼道,一边把手机电筒的光柱转向通道内,帮助窦平波向里看。
14:57:14 <窦平波> 看见施泛都往前走了,窦平波顺着余陆打的灯光,也往里探了两步。
14:57:35 <KP> 员工通道里的照明设备有些闪烁,但是还能提供一些光源,余陆用手电依次照过写着行政办公室、厕所之类的房间,终于在房间的中段发现了挂着杂物间牌子的木门。
14:57:57 <KP> 余陆,一个侦察检定,请
14:58:11 <猫猫骰子> 由于侦查才50 余陆骰出了: D100=98
14:58:11 <余陆> .rd 侦查才50
14:58:22 <林真由> “施教授,窦同学,你们——”真由也跟了进去,小心着地上也许存在的粘液不绊倒高跟鞋。
14:58:43 <KP> 墙壁上、地板上,到处都是湿润的闪耀着光芒的白浆
14:58:57 <KP> 还是(
14:59:00 <余陆> “你们小心点,它很可能还在里面。”
15:01:45 <窦平波> “余,余教授……小声些。”
15:01:45 <窦平波> 话说石头精到底有没有听觉?他们几个在走廊里说话的时候也没压低声音,要是石头能听见他们说话,岂不是早就知道他们几个来了……
15:01:45 <窦平波> 窦平波心里又开始想东想西。
15:03:07 <窦平波> 顺着余陆手电的光线,窦平波看向杂物间的木门。
15:03:23 <余陆> “放心我没事,前头有什么?”余陆的声音闷闷的传来。
15:03:53 <林真由> 真由此时也走到了杂物间门口,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请问里面有人吗?”
15:04:20 <KP> 或许是为了不让通道深处的石头妖怪通过脚步声发现自己,窦平波走得很谨慎,从脚上传来的粘腻的触感几次令他产生皮鞋被什么东西抓住的错觉,越向里走,这样的错觉也越少,周遭看起来也越干净,终于,他来到了门前,挂着杂物间字样的斑驳木门半开,露出了深不见底的黑暗。
15:05:06 <KP> 而她身旁的真由则用元气的声音向门内问候——当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15:05:42 <窦平波> “林老师,往后,往后一点……”
15:05:51 <窦平波> 窦平波的声音里打着颤。
15:06:09 <窦平波> “……里面不,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
15:06:31 <林真由> 真由点点头照做了,“你要做什么,请务必小心啊。”
15:07:02 <窦平波> 他想回头去喊余陆,让他把灯光打进这间杂物间,
15:07:21 <窦平波> 但又怕惊到了里头的东西,
15:07:42 <窦平波> 愣了半分钟才想到自己也有手机,连忙逃出来打开了手电筒功能。
15:07:55 <窦平波> “我,我进来了……”
15:08:37 <窦平波> 他一只手把门推直,另一只手举着手机,往前迈了一步。
15:08:52 <KP> 粗糙的门板在地面上磨擦,发出了干涸且沉闷的声响,虽然实际上的声音并不算大,此时听在众人耳中却如同擂鼓一般,就在门被推开大约六十度之后,象是什么重物抵住了门一般,窦平波推门的手变得吃力了起来,不过此时,门也打开了一道足以让人通过的缝隙。
15:10:17 <窦平波> 松了一口气,窦平波把手机伸进缝隙,往四周照了照。
15:10:35 <施泛> “窦同学,你要进去么?”
15:11:29 <施泛> 施泛看窦平波用手机向屋内探去,看不见屋内景象的他有些担心
15:11:30 <窦平波> 窦平波噌地感觉寒毛都竖了起来。
15:11:30 <窦平波> 进,进去啊!当然要进,林教授就在旁边看着呢!
15:11:30 <窦平波> 但但但万一……
15:11:56 <KP> 视线随着手机闪光灯的光束窦平波发现了一扇大开的窗户,以及几根沾上灰白色浆液显然已经不能用的扫帚和拖把。
15:12:15 <KP> 其余的东西就因为视野受到限制而看不见了。
15:12:57 <林真由> 真由果然还是有些担心这个年轻的学生,她上前帮忙推住门,也跟着往里看了看,但是没有进去。
15:13:06 <窦平波> 他没去回答施泛的话,自顾自,一步一步往里走了进去。
15:13:28 <余陆> “怎么了,门卡住了吗?”余陆听见里面半天没什么动静,也向前走进通道外部,随之带进来了更多的光线,驱散了大家心头的一点顾虑。
15:13:30 <窦平波> “好像不在里面……”
15:13:40 <窦平波> “好像那东西没在里面。我没看到……”
15:13:59 <窦平波> “但它来过这间屋子。”
15:14:05 <KP> 窦平波侧过身,虽然衣服和裤子上沾上了不少的东西,但好歹也是挤了进去。
15:15:20 <林真由> 真由也拿出手机,幽暗空间里的光束又多了一道,“窦同学,如果有什么东西就赶紧出来,不要逞强。”
15:18:53 <施泛> 施泛见似乎没什么危险,也从门缝挤了进去
15:19:22 <施泛> “窦同学,有什么其他的发现么?这里……似乎并没有怪物的踪迹啊”
15:19:37 <窦平波> “……痕迹到处都是。”
15:20:06 <窦平波> “地上,还有那些扫把上……”
15:20:19 <窦平波> “但它好像是从窗口出去了。”
15:20:48 <窦平波> 窦平波大致确定房间里没什么其他危险,就拿手机的灯光去照那扇打开的窗户。
15:21:59 <窦平波> “林老师,余教授……你们都进来吧。”
15:22:33 <KP> 窗台上残留着明显的踪迹,从这里一路向外,看起来那只怪物确实是从这里——从一扇标标准准的窗子上离开的。
15:22:37 <施泛> “看窗户的时候小心点”,施泛说着,回头检查是什么东西卡住这道门
15:24:19 <林真由> “里面有什么吗?”真由听到窦平波的话也走了进去。
15:24:51 <窦平波> “什么都没有。藏在石头里那东西从窗口跑掉了。”
15:25:07 <窦平波> 窦平波指了指窗台上的痕迹。
15:25:14 <余陆> “噢——”一时也说不出是感到失望还是放心,余陆扶了下真由,也进入了房间。“这些白色的物体……”他私下打量着,想找个玻璃瓶之类的容器偷偷装一点回去,毕竟这种事情闻所未闻,他可不想放过任何一点情报。
15:25:27 <林真由> 她转过身看了看,究竟是什么抵在门后让门难以打开。
15:25:58 <窦平波> 窦平波配合地把手机指向门后的狭小空间。
15:26:17 <KP> 借着手机的光亮,施泛看见了一具痛苦却又无法动弹的塑像……整个身体被白色的浆液所覆盖,尤其是腿部,那里已经被完全凝固的浆液与地面连接在一起。那个东西只留下了少量皮肤裸露在外,以此为依据可以判断出那是人类,整体颜色黯淡而充满了奇异的臭味,覆盖着脸的粘浆在其嘴的部分有些细小的变化,像是想要传达什么——,但在不一会之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15:27:48 <KP> 由于目击了死状怪异的尸体,理智检定,0/1
15:27:51 <施泛> “嚯!”,施泛瞪圆了双眼向后蹬蹬蹬倒退了几步
15:28:00 <猫猫骰子> 施泛的Sancheck:
15:28:00 <猫猫骰子> 1D100=3 成功
15:28:00 <猫猫骰子> 你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39点
15:28:00 <施泛> .sc 0/1
15:28:17 <林真由> “!!”真由愣住了,手里的手机几乎掉落下来
15:28:34 <林真由> .sc 0/1 60
15:28:35 <猫猫骰子> 服务号的Sancheck:
15:28:35 <猫猫骰子> 1D100=11 成功
15:28:35 <猫猫骰子> 你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60点
15:28:51 <窦平波> .rd san44
15:28:51 <猫猫骰子> 由于san44 惨白色的笨喵骰出了: D100=65
15:31:26 <KP> 另一方面,从纸箱里找到了塑料瓶、玻璃瓶、不锈钢水杯等各种容器的余陆顺利的采集到了白色浆液。
15:31:28 <窦平波> 看到勤杂工像是被石化了一样尸体,窦平波一阵反胃,连忙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两只手捂住了嘴巴。
15:32:05 <窦平波> “……”
15:32:21 <余陆> “怎么了?”自顾自收集好样本的余陆被后退的施泛轻撞了下,抬头望去,这可怖的一幕正映入眼帘。
15:32:46 <施泛> “别,别看——”
15:33:12 <施泛> 施泛反应过来后连忙拦着身边的余陆,但是已经为时过晚
15:33:24 <KP> ”那是……额,救护车是……120?“美川再次拨打电话,呼叫救护车,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拨打报案电话,她比起第一次报警时的慌乱显然是要镇静一些——起码能完整的说出自己所处的地址了。
15:33:35 <余陆> .rd san60
15:33:35 <猫猫骰子> 由于san60 余陆骰出了: D100=75
15:33:47 <林真由> “窦同学,你没事吗?”真由稳住自己的情绪,发现了窦平波的动静,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
15:35:52 <施泛> 到了这个时候,施泛在一刹间背后被冷汗湿透
15:35:52 <施泛> 现在他十分后怕,看到了面前尸体的样子,他不由得想到就在几分钟前,他们也面临着这样的险境
15:36:00 <施泛> “我们……不如,先离开吧”
15:36:01 <余陆> “他…他死了吗……”余陆心里猛地一跳,有些颤抖的用衣袖裹着手,上前拂去对方口鼻处的粘液。
15:36:21 <KP> 美川给急救中心报完地址后,便像是虚脱一般坐在地上,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石雕一般的诡异尸体,看起来她的精神已经到极限了——
15:36:50 <施泛> “余教授,别去……”。施泛连忙拦下了身边人伸出的手臂
15:37:25 <窦平波> “……我没事。”
15:37:25 <窦平波> 一旁的窦平波一口气喘过来,人感觉好受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真由那一拍的功劳。
15:37:25 <窦平波> “等,等警察过来,我们今天就早点回去休息……”
15:37:38 <施泛> 然后摇了摇头,“救护车已经赶来了,我们怎样做都无济于事……”
15:38:11 <KP> 余陆试图拂去对方口鼻处的粘液,然而在表面之下,是一层已经凝固的,如同没打脱模剂一般的石面具一样坚硬的固层。
15:38:22 <林真由> “余老师,能看出来这位……的死因吗?”看到窦平波似乎缓了过来,她转过身来看向余陆,“是那个石头里的东西吗?”
15:39:39 <余陆> 简单的尝试后,余陆明白自己迟来的挽救已经无济于事。他放弃了动作,感到一股悲哀涌上心头。“这,有点像个…茧?从刚才到现在才没多久,我还以为还有希望…”
15:39:49 <窦平波> “施教授……也许他还有救。我们可以给他做人工呼吸。郑小姐,厕所在哪里?”
15:40:18 <KP> ”员工用的就在旁边“
15:40:21 <窦平波> 镇定下来的窦平波,还想着也许能用水冲掉那些覆盖在身上的粘液。
15:41:21 <林真由> 真由伸手拦住他的行动,对他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
15:41:58 <KP> 石源县也不大,很快的,鸣响警笛的警车停在门口的刹车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有人在吗!”是警察的叫嚷声。
15:42:27 <施泛> “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施泛再一次摇头,他已经被这股恶臭熏地快要吐掉
15:42:27 <施泛> “警察也来了,让他们接手接下来的事情吧”
15:43:06 <余陆> 目睹一个生命逝去的悲伤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后怕。“恩,不知道这个怪物是主动攻击,还是只是在离开的途中恰好遇到这位…受害者,我们得赶紧和他们交代清楚,封锁这片区域……外围的森林,甚至发现石头的地方都要小心。”
15:43:38 <余陆> 余陆暗暗拍了拍自己悄悄藏起的样本,心说一定要搞清楚这个怪物的来龙去脉。
15:45:17 <林真由> 真由的中文不是很好,并没有和警察交流过多,她沉默着抿了抿唇角,走到展览馆外呼吸新鲜空气。
15:46:40 <窦平波> 窦平波正站在在展览馆门口的警车前,和郑美川一起向警察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15:47:21 <窦平波> 事情说起来并不复杂,但窦平波几次都忍不住去看身后的展馆,仿佛那只怪物还藏在展馆的某个角落一样。
15:51:41 <KP> 当警察在杂物间内找到了气氛沉重的五人与那具石雕一般的义工老刑后,便立刻请求支援然后迅速封闭了现场,救护车的笛声也从远处传来,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
15:51:41 <KP> 老邢没被救回来,五人都去指认了尸体,据说死因是窒息,但是尸体的表皮却像是被撕扯过一番,没有一丁点完好的留下,据说是因为强酸与皮肤的长时间接触。
15:51:41 <KP> 这起离奇的案件被上报给省厅,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而五位自然也作为第一发现人受到了详细的询问,然而在面对众人一至的灵异口供,警方也一头雾水,不知从何处下手,然而,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命运,余陆口袋里的那一小块碎石并没有被警方作为证物收走…… 长达一周的封闭询问后,无论是作为证人能产生的价值还是作为嫌犯的嫌疑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15:51:41 <KP> 五人也回到了日常的生活中——不,并非回到日常,每每闭上眼,那恐怖的雾气、吼叫声、凄惨而又怪异的尸体都会浮现在眼前。
15:51:48 <KP> ————————————————————导入完————————————————————

send out the raven ahead of the d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