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tL 2E]呈显 - 巨魔  (阅读 1224 次)

副标题: (换生灵CHM在做了)呈显就缺这一个了干脆把自己渣翻放上来..

线上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7
  • 苹果币: 2
[C:tL 2E]呈显 - 巨魔
« 于: 2019-10-09, 周三 12:20:55 »
残酷的故事
他的呼吸如同腐败的烟草一般恶臭,他链锯般的声音发出了猥亵你母亲的词句。硬汉的行为在此并不是个好选择,所以你输了那场赌博,外加一颗牙。现在的问题是,你有什么他想要的东西能够换取离开他们在的地方呢?

从前从前,有一个战士开始消灭他土地上的怪物。他扛起了沉重的锤子,用它砸碎怪物的头骨并将骨头砸成灰尘。他在乡村到处漫游,在身后留下越来越多骇人又破碎的怪物尸骨。当他的任务完成的时候,他发现死去的不是怪物而是普通的百姓,他成为了他们害怕的暴汉,他的心被染上一片漆黑。绝望中,他寻求一位妖精的帮助,但她嘲笑了他的痛苦并告诉他,她用谎言遮蔽了他的双眼,以此不让他蒙受作为一个丑的可怕的东西的羞辱。他知道这世界没有能慰藉他的东西,于是他撕下了这个妖精的头并用她的血清洗自己的心。这样之后,他发誓再也不让优美的词句遮蔽他的思维,并把自己的力量借给了迷途者的王庭。

巨魔知道将英雄和恶霸区分开来的细线是什么,以及这条路有多难走。但是,他会走下去,并决心克服所有诱惑。花哨的谎言和谨慎的词句看起来都是无用功,他绝不会屈服于这种柔弱的战术。即便在迷罩之下仍丑陋和气势磅礴,他如同穿着人类衣服的灰熊一般走在凡人之间并从不搭理投来的凝视目光。在他结实的手臂和骇人的怒视之下,有着能够粉碎或威吓最凶猛敌人的能力。万一他说话过于直白,那只是因为他没有耐心在真相周围踮脚掩饰。万一他把人拒之门外,那只是因为他不想再受到伤害。

其他换生灵都认同当有大麻烦的时候,巨魔后面是最佳的站立点。他们是自由领忠实的捍卫者,是乌众忠贞不二的力量。他们讨厌说对不起,于是他们会小心谨慎的不去做任何自己感觉需要道歉的事情。没有遗憾,亦无妥协。当他们大闹一场的时候,总因为有人罪有应得。他们也保护自己的同伴免受自己的伤害——如果有人不得不弄脏自己的双手,暴汉总会自愿先行,因为他已经沾染了污秽,所以他或许应该做一些对大家有益的事情。既然他的工作是成为一个怪物的话,为什么还要让别人去做呢?其他人可能会觉得他们野蛮而迟钝,但是巨魔总会保持这种简单,因为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就会被悔恨淹没。

石像鬼最大的耻辱是当贵胄抓走他们并施以暴行的时候,他们并不够强大来进行回击。如今他们很强大,并且不会再让任何人超越他们。但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十分的孤寂,让别人接近却又十分困难。他们比喻上——或者字面意思上的——锤子是如此之大又很容易挥动,而所有的麻烦看起来都像钉子一样。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在需要消灭的敌人面前退缩似乎十分的可笑。但是那个斜坡已经沾满了巨魔的众多不幸受害者的鲜血而变得有一些滑,他必须努力不让自己在那里跌倒,即便有理由沉迷于无脑的恐吓和暴力。

从前从前
你不是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也不是忠实的在旗帜之下行进的士兵。不,你是个残酷的破坏者——一个毫无怜悯的暴徒。你忍受了比自己受到的还要多的痛苦,并助长了自己激起的恐惧。你是你饲主宝贵的施暴者,教她的敌人残酷的教训,当他们反抗的时候让其他的换生灵服从。你曾是奴隶角斗士,如果你不能在一个充满起哄的妖精的竞技场中打败其他的奴隶,你就会被鞭打。就算你杀了其他人来将他们从这个地狱中解脱,或者让他们对你做同样的这件事,你还是会在第二天重新开始这种生活。贵胄把你变成了丑陋畸形的、有肉腥味的怪物,并从你那里取走了说话的天赋,让你饥饿、还无法在旷野当中同人交流。巨大而险恶,没有言语能够教化你绝望的渴望,你别无选择,只能去恐吓和掠夺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有一天,你花了很长时间认真的审视了自己,不能再那样下去了。也许是最后的尖叫声让你想起了在另一段人生中失去的某人,也许是由于你折磨的最后一个人的空洞眼神,再或者是因为你最后吞吃的年轻人如同眼泪一般咸的滋味,你将你邪恶的力量用来挣断你的锁链并将你饲主的家毁掉了。你逃之夭夭,打碎了所有挡住你去路的精怪。你不必遵守树篱的规则,赤手空拳将荆棘撕碎,直到你再次站立在你称为家的世界上。

从今以后
你无法抹去在阿卡迪亚中所做的事情,但是你可以弥补它。你留心着你的迷途者同伴以及击碎任何找上他们的麻烦,不管是猎犬还是狩人、混乱还是诱惑。你在仙境中看到的美被一层血红的雾霭污染,于是你试着在它们遭受同样的命运之前保留你在这找到的简单快乐。当棘手的困难使得王庭争吵的时候,你正是愿意将整个事情一分为二并解决的人。你在自己的内心中竖起了高墙,只有少数珍贵的人知道你的真实,但你从不会后悔。你的朋友们知道你不仅有一张伤痕累累的脸和一颗金子般的心:你同样是他们能够依靠去做正确的、即便是最困难的事情的人。

绰号:暴汉,石像鬼,恐怖者

祝福:创造角色时多获得一级权能属性。当你的角色对他人造成任何伤害的时候,你可以施加击垮倾势,并持续三回合。如果巨魔以自己的名义而非为他人进行攻击的话,这个能力需要消耗一点灵魅。

诅咒:除其他崩溃点以外,每当他不认为是敌人的人逃离或者畏惧他的时候,都可能受到明晰伤害,这次打击的骰池等于命符一半(向上取整).

权征:盾牌

故事
他太常喝酒了,而很少洗澡,他的女房东都已经记住了他滞纳租金的借口。如果孤儿、逃亡者、阿卡迪亚的幸存者没赚到钱,他能帮上什么吗?然而,他们最终在比一开始好的地方落脚了,这才是重要的。总有一天,他会透露信息给错误的精怪,正在树篱附近跺着脚寻找濒死的换生灵或试图逃跑的迷子之类的。他的饲主会来找他,于是事情会变得很糟糕。在那之前,他会坚持下去。在内心深处,他想自己遇到麻烦的时候他以往帮助过的人都会支持他,这种想法使得他不再感觉孤独。

她从不告诉任何人她最喜欢自己工作的什么——也从不承认她加入FBI的原因是被允许破门而入和对毒品窝点进行突击,这和什么正义感或者服务公众之类的崇高理想毫无关系,她喜欢在恶棍们的面前大叫并看着他们退缩。她喜欢他们逃跑的时候,因为她很享受把他们摁倒在地然后打翻。她的乌众说她找到了个不错的发泄途径,这是个好事,但是也要小心有人开始怀疑为什么她这么擅长分析连环杀手和恐怖分子。

他想知道他现在的生活和之前有什么不同的。至少他现在有薪水,这是个不错的事情。春之女王坚称她在做的事情是为了更大的良善,但在他看来她和其他任何犯罪头子没什么不同。那些他威胁要给她上交什一税和忠诚的人可能会觉得,如果他们不从的话真的会被他吃掉。谁知道呢?如果她下令,他可能真的会干,毕竟,他也应该放纵下自己。他不是受雇来思考的,他受雇是为了打碎骨头和做个杀鸡儆猴的例子。尽管如此,因为人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城市发展项目侵犯到了一处树篱大门就要被赶走。这似乎有点太过了。也许他应该说点啥。

趁着你还能,赶紧滚出我面前。我不会再做那档子事,但这可不适用于你这样的货色。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