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tL 2E]戚系  (阅读 1989 次)

副标题: 好像再搞定契约之类的换生灵就算是差不多翻译完能用的部分了?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7
  • 苹果币: 2
[C:tL 2E]戚系
« 于: 2019-10-09, 周三 15:53:34 »
        有时,真妖精需要它的仆人在某些地方较为独特,并有一个特定的目的;有时,一个换生灵会看向一个她不应拥有的金色盒子,或者在逃离她主人的追捕三天后吃下一颗奇怪的树上的水果;有时,灵魂不管出于什么奇怪和神秘的原因,只适合一种特定的形状。这种转化被称为戚系。大多数穿过树篱回来的换生灵都拥有一个戚系——他们的这股新力量是他们主人没有掌握的双刃剑。这些不同的戚系在迷途者的社会中扮演着许多不同的角色并发挥着各种功能。一般而言,戚系祝福正代表了这一点。祝福拥有两部分:在特定的情况的检定下降低格外成功的门槛,以及戚系独有的力量。
        以下是提供给你的《换生灵:迷途失返》编年史的12个范例戚系。当然这绝不代表你被限制在这12个当中——请参阅第七章的戚系创建规则来获取更多关于在你的编年史中创造新的有趣戚系的信息。

艺术家
        你能走到旁边去一点吗?你挡住了我的光。
        艺术家并不仅是画家、雕刻家、建筑师或者作曲家。实际上,他们是他们的艺术。真妖精很少绑架既有的艺术家来创造艺术家换生灵。新手、业余爱好者和苦苦挣扎的走场人都可能成为艺术家。贵胄并不关心他们一开始的质量,他们想要的是一个经过训练之后单独为他们创造东西的艺术家。
        作为幽禁的一部分,艺术家时常开发他们所选的媒介的物理特征。雕刻家的皮肤可能会变得灰白而坚硬,而画家的头发可能会随机溅上鲜艳的颜色。在阿卡迪亚,一个用于他们的疯狂活动的监狱关押着他们。停下休息可能意味着惩罚,通常是被迫毁坏他们的半成品,或者看着饲主这么做只因它并不完美。偶尔,真妖精会叫一个艺术家来帮忙“设计”一个新的换生灵——如果他们在受害者完成变化之前停止工作也会得到类似的结果。因此,许多艺术家通常会严密保护他们正在进行的作品,直到这些作品完美无瑕的时候才让它们得见天日。
        巨魔:建筑师的手臂如同科林斯圆柱一般粗壮,从衬衫当中鼓撑出来,这衬衫对他们来说有点太小了。他们蓬乱的头发总是充满了漆灰和木屑。对于他们这般尺寸而言他们出奇的温和——但是如果被打岔的话则会催动起自然的力量。
        萎朽:这个身材矮小又粗糙的女人的纸白色皮肤上布满了污渍,可能是墨水也可能是花纹。她的眼睛是鲜艳且非同寻常的蓝色,她总是随身携带自己的水彩并能够凭记忆画出阿卡迪亚。有些迷途者希望她别这么做。
        戚系祝福:选择手艺与表达其中之一。当艺术家使用那个技能的艺术专精时,只需要三个成功数便视为格外成功。
        行业工具:优秀的艺术家从不会缺少工具。她可以花费一点灵魅,来为玩家在用到她艺术创作专精的手艺或表达检定上,获得等同于她命符并最多到+5的奖励骰。所有她创作的必要工具会围绕她一个场景。

闪耀者
        不好意思,我正在讲话。
        几乎没什么能比纯粹的热情更能打动真妖精。为了什么点燃热情并不重要——艺术、科学、政治运动、爱人,这些对贵胄来说都一样,他们将其视为火焰,在灵魂中燃烧并点燃感受它的生物。人类则往往因为这种热情而成为闪耀者。
        真妖精很少用武力带走闪耀者。他们竭尽全力地通过她的热情来吸引这个猎物,不管是冒充和善的大学教授并暗示她可能会想转修古典文学系,还是在目标的公寓里留下一本神秘崇拜者的笔记。目标始终是让她心甘情愿的离开,但绝对不是在完全的知情和同意之下。
        到了阿卡迪亚之后,饲主将换生灵的热情转变为了狂热。它让她做了一个又一个的噩梦,总是围绕着她所爱的东西,并在她表露出任何情感的时候惩罚她。当累积起来的愤怒和痛苦通过光与怒火的洪流从她身上爆发出来的时候,她成为了一名闪耀者。对某些换生灵来说,这种变化正是他们逃离幽禁的时候。对另一些人来说,他们被困在不计其数的非人的舞会、晚餐和狩猎中,只有他们能够蒙蔽饲主的那一瞬能够让他们逃离。对这些换生灵来说微妙并非他们的选择——他们的仪态举止总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他们的迷罩时常、但不总是、将之变为漂亮的脸蛋或者引人注目的头发。在房间里有闪耀者的时候,很难把视线移开。
        元素:这个换生灵周围的空气如同她着火一般起伏明灭。她的头发是惊人的赤金色,几乎散发着虹色的光辉。她很容易生气,一旦你可以说服她你是真的很抱歉,她甚至会更快地原谅你。
        仙灵:这美丽的生物看起来就好像由月光和星光组成的。他们有着柔和的银色光辉以及轻柔的声音。他们从不提高自己的声音,但他们的愤怒却令人另有恐惧。
        戚系祝福:当闪耀者使用交际来成为关注的焦点时,获得三点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闪亮:即便是在最黑的房间里,闪耀者也总是有着可见的光芒,尽管迷罩通常会阻止凡人看到它。她可以花费一点灵魅来将这种光芒变为炫目的光辉来致盲她的敌人一回合;迷罩并不会阻挡这种光。每个闪耀者使用这个祝福的回合,所有能看到她的敌人都会受到一点冲击伤害并在所有生理和心智的行动上受到-2罚值。

侍长
        我曾服侍以免受到鞭打。我逃离了鞭子和厨师的擀面杖还有猎犬的威胁——但我依然在服侍。如果我不服侍,我将毫无用处。再来一杯吗,女士?
        侍长是完美的侍从。被贵胄连带着对生活中美好事物的品味一同带到阿卡迪亚,这些换生灵是领班、是管理人、是管家、以及各种家庭佣工。他们的饲主之所以选择他们是因为他们注重细节;毫无训练就将他们投入幽禁之中,并完全希望他们在妖精需要的时候提供妖精恰好想要的东西。
        只饲养一个侍长的贵胄是少见的。在一个妖精的家庭中,一个换生灵被期望着向更年长、更老道的仆人学习,并伤害其他的不能很快和安静地学习自己的职务的仆从。饲主很少需要直接惩罚他们的侍长;一个简单的不满迹象就足以使得家中的人争先恐后地责难出错的换生灵。侍长快速地学习如何在一个系统中工作,并利用他人的力量来在服侍一个反复无常的主人的时候生存下来。
        这种在充满敌意的社交领域内的沉静行为,变成了一种逃避。当一个换生灵无可非议的时候,谁说他不能走出前门?通过树篱回来的侍长通常在制度中的等级比较低。虽然一个既定的管家或者女士的女仆在迷途者的王庭中占有一席之地也并非闻所未闻,这些佣人正因为与死亡联系太过于紧密导致无法很好的与妖精的家规相适应,才更容易成功逃离。
        幽戚:一个带有小毒牙的安静仆人,当她站立的时间够长时,看起来会淡入周围的阴影之中。她对聚光灯感到不适,并且除非被发起谈话、否则从不说话。
        仙灵:庄园拘谨而又完美的管家。他们的制服总是被完美地压紧,他们的眼睛与头发的颜色如同黄铜一般。当地方的王庭想要筹划任意种类的派对时,他们是唯一会被想起的策划人选。
        戚系祝福:当侍长使用共情技能来确定目标的迫切愿望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就视为格外成功。
        就这些?:花费一点灵魅在该场景激活这项祝福。进行一个成功的操控+交际检定,侍长可以使用同场景某个其他角色的社交优势就如同这都是她的。当效果结束时,角色会反应的好像目标自己用过这些优势一般。

清道夫
        好吧,你并非只是那么一点点(指一小口)。今晚就我们两个一起吃晚餐如何?你不用穿那么花哨——我讨厌解开纽扣和拉链。
        清道夫是其他换生灵的食人梦魇。严格来说,他们并不需要迷途者的肉来生存——他们更像是活动的的垃圾处理器,并且在阿卡迪亚的时候喜欢上了精类的肉的味道。许多贵胄将他们作为厨师、护卫犬、以及他们的奴隶的隐性威胁来饲养在身边。任何被绑架的凡人都可能成为一个清道夫。那些人通常在被囚禁之前内心就有所空虚,无论是因为分手或者某人死亡而感到悲伤、或是经历了一些紧张的事件之后丧失了生活的方向、抑或仅仅是因为精疲力竭。
        几乎每个清道夫都在某个时点尝到了换生灵的肉。贵胄一旦发现某个出错的奴隶没用了,就会兑现他们的威胁,于是很多的清道夫都有关于屠宰、烹饪以及吃掉——或者仅仅是咬断脖子之后整个吞掉其他迷途者的深切记忆。许多的清道夫都吃出了一条离开阿卡迪亚的出路,无论是吞食了阻挡他们的精怪与梦魇,还是在树篱中咬穿一个洞。但是当它们离开阿卡迪亚的时候,吞噬并没有停止。他们的饥渴如影随形,不管是为了爱、血液、金钱,或是仅仅为了更多的食物。
        有传言说有些清道夫喜欢活物的肉。他们十分坚决地否认这个流言的真实性,但他们的迷途者同伴不管怎样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们。
        野兽:她有一双鲨鱼的眼睛、一对狼的耳朵、以及一张足够吞下你的大嘴,亲爱的。她总是饥饿。总是微笑着。
        巨魔:精,鸡、金、笺(原文:Fee,fi,fo,fum,应该是指口齿不清)。这是个童话中的巨人,有着小眼睛并咬着牙,正要因为打扰他的用餐而吃了你。
        戚系祝福:当清道夫使用搏击技能来对某人进行缠斗并想吃他们的时候,获得三个成功数就视为格外成功。
        为人服务:清道夫可以通过啃咬攻击来造成严重伤害,并且无需先缠斗一个敌人。如果她握着某物或者在缠斗体型比她小的人,她可以将其(或者他们)整个吞下。她花费一点灵魅并把下颚扩展到必要的大小,进行一个成功的耐力+生存检定,她能够花很少的功夫使对手脱落。清道夫的消化系统每回合造成2点严重伤害。如果目标是涂毒了的或者是毒物,清道夫会照常受到伤害(189页),除非她有对应的优势、代示、或者其他手段来取消伤害。从这个换生灵内部攻击她的目标必须一次攻击至少造成5点严重伤害来逃脱,但是她无法对这种攻击应用防御或者护甲来对抗。
« 上次编辑: 2019-10-09, 周三 16:00:10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7
  • 苹果币: 2
Re: [C:tL 2E]戚系
« 回帖 #1 于: 2019-10-09, 周三 15:56:18 »
地狱潜者
        抱歉,不是有意要吓你的!我想这是这份工作的风险,你不会相信我在那里看到的......
        偶尔,真妖精要到达他们甚至去不了的地方;有时,他们出于自身的阴谋而需要一名不会被注意和影响到的间谍或者盗贼。当他们感觉需要间谍活动的时候,他者便创造了地狱潜者。
        地狱潜者在各种换生灵中都是不寻常的,他们的饲主不仅希望他们离开阿卡迪亚,还鼓励他们这么做。然而,这并非释放他们。即便是以空想的外形存在,这些仍被囚禁中的地狱潜者身上也缠着一根银线,连接着他们自身和他们的饲主。所有的地狱潜者都知道突然之间被从另外一个界域拉出并面对他们饲主的愤怒时的巨大苦痛。一旦线断掉,地狱潜者将会获得自由。地狱潜者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弄断他们的线。一些人找到某个愿意摧毁它的鬼怪工匠(要一定的价钱);有的人说服了被派来渗透的人去弄断它;还有些只是经历自己去弄断的痛苦。
        无论是被幽禁还是自由,地狱潜者永远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太久。他们总是在追逐着关于某个稀有代示的新流言、探索别的界域、或者偷听他们不该听到的对话。地狱潜者渴望着只是,毕竟,知识就是力量。
        野兽:这种换生灵有着明亮而充满好奇的眼睛以及退化的翅膀。他们能够以惊人的速度进行移动,并且时常满足于聆听——换句话说,直到你让他们讲话为止会一直听着。
        幽戚:即使不下潜,她看起来也非那么实际存在。她的眼睛不停地扫视着房间,检视着威胁。她以一种十分朦胧不清还容易弄散注意力的方式说话,就好像她并不在那里一般。
        戚系祝福:当地狱潜者在树篱、阿卡迪亚或者其他非凡俗的界域中使用偷窃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下潜:花费一点灵魅并进行一个敏捷+神秘学检定。成功时,地狱潜者开始淡化成非物质、看不见的形态。这需要等同于(10-她当前的明晰)的轮数,并至少要一整轮,来完全转化。在淡化期间,地狱潜者不能采取任何非反射行动也不能与物品或人互动,并且非魔法的攻击会无害的通过她。一旦她完全的淡化,她的行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解除锚定的树篱鬼魂(249页),无法与任何东西进行物理性的交互,除了其他的非物质的存在和物体,比如树篱鬼魂、其他地狱潜者、使用了晨之私语契约(143页)的换生灵、鬼魂、各种精魂。不管它们当前处于何种状态,她都能看到并与之交互。如果她能够找到通往另一个界域的大门,比如冥界和影界,她能够使用一点灵魅来溜过就好像那是树篱通路(109页)一般。如果灵体存在通常在另一个界域里面是物质,她也会如此变化。她可以花很多时间在下潜,但是她仍需要基本的必需品,比如食物和睡眠。
        为结束这个效果,花费另外一点灵魅并进行另外的敏捷+神秘学检定。如果成功,这个换生灵将以她淡出之前的状态重回这个世界。如果地狱潜者在下潜期间获得了昏迷Comatose处境(334页),她会立即从自己所在的位置消失并重新出现在自己的梦堡当中,就好像她物理性地已经穿过了号角之门并出现在她的梦境中一般。

猎手之心
        [远处的哀嚎声]
        如果动物有灵魂,它们并不是那种贵胄能够抓住并变成各种形状来满足他们奇异需求的灵魂。猎手之心是阿卡迪亚的野生动物,是从树篱中向外窥视的野性之眼。并非所有的猎手之心都是野兽,但他们都把自己的幽禁消磨在了追逐、狩猎、厮杀上。
        真妖精通常会因为他们的野心和不安全感而绑架会成为猎手之心的换生灵。如果变得比周围的存在更大更重要是驱使他们变得更强的全部原因,他们很有可能发现自己正在走近仙境荒野。如同所有戚系一样,这并非一个硬性的规定——他们的饲主囚禁他们的环境可能会自行塑造他们。一个猎手之心的幽禁,总是充斥着爪与牙,不论他们是袭击不幸精类的邪恶风暴,还是一头徘徊在阿卡迪亚的大草原的狮子,身上几乎都没留下任何的伤痕。猎手之心的逃脱可能包含着直接的战斗,尽管有许多都是从他们的狗窝中溜出来然后撕碎他们饲主的仆从的喉咙逃走。
        这个戚系看起来有着比其他戚系都要多的野兽,它的成员的行为更多的反映了这些生物的神话传说原型而不是达尔文教科书的内容。真妖精从不在意雄狮是满腹牢骚的懒汉,他们希望狮群中的雌性给他们带来腐肉——甚至不在意只有雄狮会有鬃毛。仙境里的狮子是骄傲高贵的猎人,只会在最危险的游戏中倒下。相似的,狼是神秘的独行侠、黑豹充满光泽而又性感、鲨鱼狡猾而热情洋溢。一些猎手之心拥有许多不同猎人原型的特征。最重要的还是追逐、战斗以及下一餐。
        野兽:这个换生灵有着鬣狗的毛,但有鲨鱼的冷眼。即使在放松的时候,他看起来总是十分的机警并随时准备进行突袭。他的声音嘶哑,两只脚站立似乎有些不稳定。
        巨魔:她是桥下的巨魔,是在追捕奥德修斯手下的独眼巨人。她铁石心肠,一旦找到了猎物的踪迹,她要么追上它,要么死在追逐中。
        戚系祝福:选择调查或者生存。当猎手之心使用选定的技能来追踪仙境中的生物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猛扑:如果目标可以看到猎手之心的眼睛,换生灵可以花费一点灵魅来锁定目标的位置或者使其因为恐惧而逃跑。猎手之心的玩家以即时动作投风度+命符,与目标的沉着+超自然性状进行对抗。如果猎手之心成功则目标获得呆滞倾势(330页)或者受惊处境(339页),由目标的玩家来选择。如果换生灵攻击被锁定或者逃跑的目标,她的非武装攻击会造成严重伤害。

水蛭指
        放松。让你的身体融化到桌子中,而已。现在,深层组织按摩中感觉到疼是正常的,那只是你的肌肉正在随着它去。接受它,放松。
        如果吸血鬼存在的话,它们并不能变成换生灵。那是迷途者普遍有的一种观点——这个转换的过程需要活着的人类的灵魂。但是,关于拜伦的亡灵理想进入了人类——神秘、梦幻的眼神、偷走周围人的生命。真妖精正抓住了这种梦来创造水蛭指。
        贵胄从抓来的凡人中选择水蛭指。这个定义很广泛:水蛭指可能是一个善于操控的用户、冷漠的契约杀手、善意的筹款人、或者有礼貌的金融专家。任何围绕着拿取与接受的方式建立自己的身份的人都可能成为一个不错的水蛭指。在仙境中,它们是针对其他贵胄的奴隶的武器,是针对自己饲主手下的惹麻烦的仆人的酷刑工具。只要一碰,他们就能偷走生命和活力,使受害者感觉晕眩和疲惫。对于饲主来说这是一把双刃剑,因为许多的水蛭指在吸干了忠仆并用他们新得到的活力打出了树篱的出路之后逃脱了。
        在俗世中,水蛭指会发现狩猎既变得简单了又更难了。与一个凡人擦肩而过并不被发现地偷取他的一点生命力很容易做到,但是其他换生灵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会怀疑地看着哪怕是最善良的水蛭指——饲主已经偷走了他们的一部分人生,为什么要让这个戚系做同样的事情?
        幽戚:乍一看,这个换生灵可能是他们长着圆脸和尖耳朵又友好的玩伴。但在仔细检查之后,他们会露出细小而尖锐的牙齿,他们的眼睛和指尖被染成了陈血的颜色。
        萎朽:其他精类经常误认这种换生灵为凡人。他们看起来很普通,太过于普通了。关于他们的任何东西都被设计的看起来尽可能地平均,从他们的身高到他们的瞳色、再到他们声音的中音高。没错,所有的,除了他们那长如蜘蛛一般的手指。
        戚系祝福:当水蛭指用医学来确定潜在目标的健康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活力凋零:如果水蛭指保持和目标的物理接触一整轮,她可以花费一点灵魅来造成一点冲击伤害。这将会治疗水蛭指,可以将一点恶性伤害降级为严重伤害,或者一点严重伤害降级为冲击伤害,或者完全治愈一点冲击伤害。只要水蛭指保持着接触,她每回合都能花费一点灵魅来维持这个效果。如果目标是一个换生灵,水蛭指能够造成每灵魅两点伤害,因此每回合治愈或降级两点伤害。

镜肤
        不,我不是杰克·史密斯。那是谁?听起来是个挺酷的家伙。
        真妖精反复无常,经常一时兴起。他们的行为看起来并不合逻辑、他们的情绪多变、他们欲望十分的荒谬。换生灵从无法真正了解他们的饲主——妖精的逻辑太难跟上思维,更别说你在这种飓风一般的混乱之中了。然而,真妖精只贯彻一个东西:他们自己。
        这就是镜肤逃脱的方式。在阿卡迪亚,一切即为一切。这听起来像是重复用词,但是镜肤永远不会将另外的换生灵置于火上,就如同狩人永远不会突然成为医院骑士团一样。镜肤是所有事物以及任何事物——或者,至少他们可以表面看起来如此。在外观即为一切的阿卡迪亚,这是个巨大的优势。创造镜肤的真妖精严密的看着他们,将他们作为间谍、展示品、有时候还作为字面意思上的镜子来使用。镜肤可能会有作为其他戚系原型的记忆,将自己扭曲变形为多种痛苦又不可持续的形状直到她的饲主想到了它要什么。有些镜肤被困在了魔镜的另一侧,被当作顾问或者配偶使用。有一些还字面意思上的被摆在了立式底座上。
        变化和伪装就是他们的武器,以及他们逃脱的方式。当他们在迷罩中扭曲、回转并迷失自我的时候,也是他们的饲主失去他们的时候。镜肤的战斗就是以他们最纯粹的形态来和其他人一样为生存而战。
        在俗世中,他们的能力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尽管他们无法扭曲自身来变为各种他们饲主强迫他们变成的奇异性状,但他们在伪装技术上还是无与伦比的。一些镜肤用这个能力来为他们的王庭做间谍、有些用它来发财、还有的只是用它在雷达之下飞行,希望不被精类和人类之类的发现。
        可能变成镜肤的换生灵曾是人群中的讨好者。他们竭尽所能地使周围的人高兴,或者至少尽可能避免负面的后果。客户服务者、受欺负的孩子、以及诈欺者都能够成为出色的镜肤。
        幽戚:你可以发誓她看起来像是你最好的朋友——但并不是,你径直地看着他们。他是秋之王庭的庭王。除了在自由领中闲逛时,这个庭王永远不会有那种坏笑。
        元素:没人看过她的“真面目”,如果存在这样的东西的话。你可以用尖锐的声音说出她是谁。无论何时,只要她一兴奋,她的皮肤就会像水银一样起伏,她的眼睛也会变得如同镜子般明亮。
        戚系祝福:当镜肤在伪装之下使用潜行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一人千面:镜肤可以像油灰一样改变和塑造她的外貌,用她在照片中见过的或者亲眼见过的人的印象碎片合成出一张全新的脸。花费一点灵魅并反射进行一个机敏+掩饰+命符检定,不受到装备的罚值。这个力量改变了换生灵的迷罩和原征。要戳穿她伪装的超自然能力会引发意志冲突。(126页)
« 上次编辑: 2019-11-01, 周五 20:53:49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7
  • 苹果币: 2
Re: [C:tL 2E]戚系
« 回帖 #2 于: 2019-10-09, 周三 15:58:41 »
夜咏者
        谢谢,你是个可爱的听众。如果你注意到我可爱的伴奏的钢琴上那个罐子,我会接受作为你的欣赏的现金礼物。请不要误将你的白金卡丢进去——也就是说,除非你是做好了处理后果的准备再丢。
        歌曲是一门几乎如同人类本身一样古老的艺术,并且它完全使真妖精为之着迷。尽管有自己超脱凡俗的音乐,贵胄们还是热爱着人类的歌曲,因为它们表达着无尽的情感。夜咏者是创作了许多童话中教给了英雄或者孩子的魔法歌曲的戚系。
        夜咏者在被仙境偷走之前是充满创造力类型的人,并不仅仅是音乐家。对于雕塑家或者作着来说成为夜咏者似乎看起来有些奇怪,但这只是一种学着创作旋律与和声来学习雕塑或者讲述故事的方法,就和人们可能去学习雕刻青铜或者写一首诗一样。真妖精对如何创作好歌有些奇怪严苛的想法,因此,创作出并不那么令人满意的乐曲的换生灵将会面临被严惩的危险。
        在真妖精的角度,做这个工作的立场比较危险。多数夜咏者在他们的饲主正沉浸在足以使石头哭泣的悲伤歌曲中时、或者正因在严肃的圣诗中出现的卑猥声音而倍增笑声时选择逃跑。有一些人变成了他们的歌曲,并随着他们正在唱的音符一起飘到门外。夜咏者发现,一旦他们逃脱了,他们的歌曲将会失去力量。他们不再能在坚实一致的俗世中达到扭曲现实的效果,而在完全由梦和命符建立的领域中能够做到这些。但是,他们也并非无能为力。其他的迷途者开始担心起他们的能力能够用歌曲完全迷住别人。
        仙灵:这位杏仁眼的歌手会让你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内对她敞开你的心扉和钱包。她并不缺仰慕者,但是她总是一个人回家。有的人说她冷酷,而有的人说她拘谨,但他们总是做回头客为听到更多她的歌声。
        萎朽:他并没什么可看的——可能仅仅是骨头上附着着更多的肉,浓密的黑色毛发都在错误的地方生长出来。但当他张开嘴唱歌时,椽子会随着他的男中音一起震颤起来,而房间内的人无不会受到感动。他很少张开嘴去干别的事情。
        戚系祝福:当夜咏者使用表达来歌唱或者创作音乐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塞壬之歌:花费一点灵魅并以即时行动骰风度+表达+命符,与所有听到夜咏者的脱俗歌曲的人对抗沉着+超自然性状。对抗失败的听众将会获得陶醉处境,并且只要夜咏者持续唱歌就会扎根;换生灵可以握住受害者的手并领着他和她一起走,但除非他不能动弹,否则他依然可以应用自己的防御来应对攻击。震撼他需要一个相反的力量(会激发意志冲突),并对他造成至少等同于他耐力等级的伤害,或者使他无法再听到这首歌。

公证人
        您确实了解了当您同意将您的孩子和您孩子的孩子与他者捆绑在一起直至七代,他们都变得字面意义上的野蛮,是吗?贵胄从不言过其实。不,别哭了,我会帮您解决的。
        并非所有的誓约都在纸上签字或者篆刻在石头上面,有的是字面意思上活着的文档。公证人是主持真妖精与其他人之间誓约的换生灵。公证人的饲主将这些协议写在这个换生灵的血液中、在她皮肤上蚀刻,并印在她的灵魂上。她既是见证人也是约誓本身,她的饲主会密切的监视她,避免它的誓约消失在棘刺中。
        这使得公证人的存在在俗世中极为危险。真妖精会不留余力地追回遗失的誓约,送去狩人、忠仆、甚至其他的真妖精来追逐逃走的公证人。如果他们并非如此惊人地珍贵的话,许多的自由领并不会留着这么个定时炸弹在周围。公证人通过发现将他们和他者捆绑在一起的誓约中的漏洞、然后径直走出前门而逃脱。在迷途者的王庭中,他们时常是维奇尔(伊斯兰教国家高官)、律师、调解人、以及——如果没有其他办法——欺骗了真妖精使得它们让他们的自由领留在另外没到来的季节的骗子。公证人能够完美的背诵她主持的任何誓约。
        元素:看似纹身的东西实际上是缠绕在手臂上的小藤蔓,它们拼出了复杂的法律术语并深入他们的皮肤。他们是王庭中负责处理小纠纷的人。
        萎朽:这个换生灵的皮肤皲裂发黄,就如同老羊皮纸一样。她闻起来就像灰尘和墨水,当她说话时,往往是对一些法律细节的欠缺点的一点轻柔而讲究的纠正。
        戚系祝福:当公证人用政治技能来谈判、阅读、或者解释精类的誓约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减消:每章节一次,只要公证人参与了一个誓约的创造,就能够无需检定的完全否认它对灵魅的需求。此后,只要誓约还在持续,公证人就能完美的背诵它。

玩伴
        你没事吧?你看起来有点孤单。我该怎么做来让你微笑呢?
        玩伴这个戚系的每个成员都是根据制造她的真妖精的异想天开来塑造的。一个扮演迷路中的孩子的饲主可能会创造一个巨魔玩伴来把它们带在身边,并在贵胄认为是能睡觉的地方摇晃着让他们进入梦乡。一位阿卡迪亚的女士可能会为她的兽群,即她抚摸野兽的皮毛和羽毛、并用一种超过千年没人说过的语言来轻声唱歌的地方,创造一群野兽玩伴。每个玩伴都反映出他的或她的饲主的特定风格,而且每个玩伴都会被使得感觉到被需要。
        如果仅仅孤身一人的话可能会使得玩伴难以逃脱,通常确实感觉到迷失与孤单的凡人都最容易成为这个戚系的一员。成年子女因为父母的逝世、刚离婚的人、以及大学辍学者都是这类被真妖精捕捉作为新玩伴的例子。它们承诺着构成、联系、还有爱。
        这是个公开的秘密:大多存在于俗世的玩伴都没有逃脱。他们的饲主对他们感觉到厌烦,并把他们扔到了树篱。许多的玩伴会责备自己——毕竟,如果他们变得更好,他们的饲主会不会依然爱他们?他们依靠朋友和所爱的人来提醒他们现在的状况有多好。
        玩伴在换生灵的社会中占据着一个奇怪的位置。一方面,他们被放开了,并没有被追捕,因此许多的迷途者对他们投以怀疑的目光,他们被指控为忠仆的情况也并不少见。另一方面,玩伴有着极其珍贵的祝福并且通常乐于助人,因此有许多的自由领欢迎他们。他们的饲主并不常来回收他们,但是许多的妖精并不介意玩二手玩具。
        野兽:这个眼神哀伤的换生灵让你想到了在雨中被遗弃的猎犬。他永远是第一个提供帮助的人、也是工作完成后最后一个离开的。他从不抱怨,但也从来不微笑。
        仙灵:她可能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像个小精灵,但正是她让你想起:长长的红色卷发、尖尖的耳朵、红红的脸颊。她是春之王庭最好的医生,但是他们只要求她去处理严重的问题。没人见过她离开自由领。
        戚系祝福:当玩伴使用说服来让某人喜欢上她或者她的朋友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心忠:玩伴可以触碰一个受伤的角色并以即时行动花费一点灵魅来治愈任意数量的冲击伤害或严重伤害。她受到等同于治愈的冲击伤害的轻微明晰伤害,以及等同于治愈的严重伤害的剧烈明晰伤害;首先处理轻微明晰伤害。她无法治愈多于能够承受的明晰伤害的伤害。一个玩伴可能会在治愈他人的同时完全失去自我。

雪肌
        冷静下来,你慌张的时候是无处可寻的。有人死去或者流血吗?有人失踪了吗?
        仙境并非任何时候都爆发着混乱和狂野异想。有时候天气寒冷、寂寥而安静,就如同冬天夜晚的降雪一般。在闪亮的冰宫中、或者冰冷的海底,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幻想生物,饲主在冰枪的末端强制实施着寒冷的和平,他们的仆人成为雪肌以更好的度过这寒冷的幽禁。
        那些与雪肌交互的人会发现他们身心都感觉到寒冷。这个戚系的成员都至少有异常低的体温,有些会在头发上产生冰晶,或者是不断产出雾气。许多迷途者和善的描述他们“有点冷淡,但是一旦你了解他们就会觉得可爱”,或者不太礼貌的称为“那些冷漠的混账”。雪肌中最好的也有些内向神秘,最坏的话十分的反社会。
        在被妖精带走之前,雪肌十分的稳定自立,他们能够照顾好自己。他们的幽闭使得这一点更加突出,教他们不去信任除了自己的能力外的任何人。他们的饲主留他们在冰雪荒原或冰山原野中自生自灭,通常几乎没有衣物或者其他保暖的东西。他们靠冻结来保护自身。
        正是这种从心到灵魂的完全冻结才使得雪肌能够长时间逃避他们饲主的怜悯,并最终逃脱阿卡迪亚。明亮而有表现力的灵魂正是吸引贵胄的,而非那些冰块和阴影。一旦雪肌改变了内心,便通常能不被注意的逃跑。完全的关闭自己的移情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然而——雪肌学着通过把自己放在首位、让其他人下地狱的方式来逃脱,这种态度并不会轻易地改变。即便他们回到了俗世,也有些人从未被他们跟随的迷途者暖化,而被暖化的人则对接受他们的人产生了十分强烈的依恋。
        元素:她的头发曾是白金般明亮,而现在只是雪原随处可见的泛着彩光的白。她轮廓分明的面孔似乎总是在嘲笑什么,而且她永远不会离开她的乌众。只有那些与她誓约相连的人才知道那是因为她害怕独自一人在人群中。
        巨魔:她是冬之王庭笨拙的执行者,所有的地方包括角都很尖锐。没人听过她讲多于一个音节的词,并且她并不交朋友。然而,在自由领内没人是比她更好的新出逃者的保护人、也没人比她更能导引当地的树篱和仙径。
        戚系祝福:当雪肌用掩饰来对别人隐藏自己的感受时,获得三个成功数即视为格外成功。
        霜雪之心:雪肌的嘲弄比啸叫的暴风雪更加的残酷。当她试图让某人在观众面前闭嘴时,花费一点灵魅并骰风度+恐吓+命符,与目标的沉着+超自然性状对抗。如果雪肌成功,她的目标会获得动摇处境(334页)并且在涉及其他换生灵的社交骰中都受到-2减值直到处境被解决,表现为她的轻蔑使得他被周围排斥。
« 上次编辑: 2019-10-09, 周三 16:02:58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悠久·阿波克利珀斯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8
  • 苹果币: 0
Re: [C:tL 2E]戚系
« 回帖 #3 于: 2019-10-10, 周四 08:49:12 »
很抱歉打扰了,【仙灵】是【Fairest】吗?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7
  • 苹果币: 2
Re: [C:tL 2E]戚系
« 回帖 #4 于: 2019-10-10, 周四 08:54:46 »
很抱歉打扰了,【仙灵】是【Fairest】吗?
嗯对,在果园这个板面那位繁体dalao的翻译里是叫绝美,因为两个译名都有见过我就统一用的仙灵
« 上次编辑: 2019-10-10, 周四 08:56:35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