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跑团日志]Ab Fato.  (阅读 1684 次)

副标题: From the Fate.

离线 雾雨路枫

  • 普通的魔法使
  • 版主
  • *
  • 帖子数: 253
  • 苹果币: 1
  • 想做法师,哪怕是最愚蠢、最蹩脚的法师。
[跑团日志]Ab Fato.
« 于: 2019-10-07, 周一 04:51:54 »
引用
声を张り上げて、自分の居场所を知らせるオオカミなら
如果是,用仰首嚎叫来告知自己所在地的狼的话
一人でいても、そばに谁かを感じていられるのかな
即使是只有一人,大概也能觉得身边有人相伴吧
君の声に甘える甘さの苦味知ることを、优しさと呼ぼう
沉溺于你的声音,这大概被称之为甜蜜的苦痛吧

——骗せない孤独、SPANK PAGE

目录
目录
背景与人物
Log1 - 20190928
Log2 - 20191007
……

« 上次编辑: 2019-10-07, 周一 07:54:51 由 雾雨路枫 »
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半退坑状态;有心翻译。
正在跑:
路易·笛卡尔 in Antiparadox的逃离深渊
维斯帕先 in 肉冻云雀舌的Ab Fato(已被鸽)。
约翰·格拉古·伊尔伦特里·西庇阿 in 肉冻云雀舌的博德之门:坠入阿弗纳斯
旧存档:
5e PHB CHM版(更新至2017年)
逃离深渊之后的往事(长篇5e跑团战报,2017年,已被鸽)
期待七海(7th Sea)规则!
个人分区:雾雨魔法店;社团:上海政法学院跑团同好会;雾雨跑团社:246525011

离线 雾雨路枫

  • 普通的魔法使
  • 版主
  • *
  • 帖子数: 253
  • 苹果币: 1
  • 想做法师,哪怕是最愚蠢、最蹩脚的法师。
Re: [跑团日志]Ab Fato
« 回帖 #1 于: 2019-10-07, 周一 04:54:01 »
背景
引用
人们满面红光,手拉手抛弃过去,踏过帝国的尸体,走向光明的未来。

——撒奥斯,学者

人物
« 上次编辑: 2019-10-07, 周一 06:57:50 由 雾雨路枫 »
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半退坑状态;有心翻译。
正在跑:
路易·笛卡尔 in Antiparadox的逃离深渊
维斯帕先 in 肉冻云雀舌的Ab Fato(已被鸽)。
约翰·格拉古·伊尔伦特里·西庇阿 in 肉冻云雀舌的博德之门:坠入阿弗纳斯
旧存档:
5e PHB CHM版(更新至2017年)
逃离深渊之后的往事(长篇5e跑团战报,2017年,已被鸽)
期待七海(7th Sea)规则!
个人分区:雾雨魔法店;社团:上海政法学院跑团同好会;雾雨跑团社:246525011

离线 雾雨路枫

  • 普通的魔法使
  • 版主
  • *
  • 帖子数: 253
  • 苹果币: 1
  • 想做法师,哪怕是最愚蠢、最蹩脚的法师。
Re: [跑团日志]Ab Fato
« 回帖 #2 于: 2019-10-07, 周一 05:15:02 »
EPISODE I
Memento Mori - 人终有一死


引用
你将应该邮寄到共和国包裹放在你的袋子里,完好无损的保存着它。自你从部落联盟境内出发已经过去了一周,如今你只需要一天一夜的路程就可以到朝贡国的首都,紫宸,并在那里得到充分的休息...
而此时,你却惊恐地发现,你不能迈出一步,而一群人正在从四面八方围上来...

剧透 -   :
2:28:16 <奥德修斯> ————Memento Mori——人终有一死————
2:31:50 <奥德修斯> 日落西山,世界堕入夜晚。你走在一条曾将整个世界统一在其麾下的皇帝所修建的道路上,在道路的末端,当你抬起头,看见了远处那旧世界曾经的明珠所散发出的垂死光芒。
2:31:50 <奥德修斯> 只需要还有一天一夜的路程,你就可以到达紫宸。据你所知,入城在这个季节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委托给你这个包裹的人——尽管你并不知道包裹里面是什么——为你打点好了在朝贡国内通行用的良民证,畅通无阻。
2:52:28 <维斯帕先> 风尘仆仆的少年一边疾步,一边摸索着他的行囊。他确认了自己的随身物品无一遗漏,完好无损。起码摸起来是。他百无聊赖地拿出那张证件,就着夕阳端详了一阵,上面写着一些他勉强认识的文字。
2:52:28 <维斯帕先> 他有时会思索,为什么朝贡国会需要这张纸,为什么他需要这张纸,但这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复杂了,自从他从那名完全不似应该身在部落联盟的人类手上接下了这个包裹的时候起,他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更复杂了。
2:52:28 <维斯帕先> 他只想回到共和国的家里,快点,再快点。不过太阳却并不给他这个机会,不论他走得有多快,太阳永远会先他一步,落入遥不可及的世界的尽头。
2:52:28 <维斯帕先> “要找个地方住下,安全点,也许最好舒服点,”他想。
3:00:13 <奥德修斯> 如果你再继续赶路,那么应该在至少一个时辰后就能看到紫宸周围的小村落了。这些村落在紫宸被洗劫后一度荒废,而如今距离那场浩劫已然过去了五十七年。尽管曦和帝国总督的统治严酷无情,但这些村落的确开始重新搬入了村民。
3:00:13 <奥德修斯> 你这么估算着,虽然朝贡国内很少,甚至禁止了货币流通,但是你应该是可以找到一个善良的人家住下一晚。之后再从紫宸坐马车..
3:00:13 <奥德修斯> 而正当你习惯性的迈出下一步,你的腿却似乎被定住了。
3:00:13 <奥德修斯> 你没办法继续往前走了。
3:13:40 <维斯帕先> 少年一直注意着自己的脚边,他既不可能踩到什么东西,也不可能被什么东西勾住。现实也是如此。但他的脚却仿佛在对抗着他的心智,停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想回头看一眼。
3:19:01 <奥德修斯> 最终,你回头并面对未知。
3:19:01 <奥德修斯> 是红色,一个红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你的身后。他,或者说是她?从红色的袍子下伸出一只瘦削的手,指着你的脚,并慢慢抬升——你感到你的腿也不再受你控制。
3:19:01 <奥德修斯> 红色的布罩着他/她的脸,你看不清其样子。
3:23:59 <维斯帕先> “噢,你是谁?你要做什么?”少年想要张开口大叫。少年想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
3:30:12 <奥德修斯> 你惊恐万分。是被称为”绯红游骑兵“的流匪吗?想要钱的话你当然早有准备,但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做?
3:30:12 <奥德修斯> 你听到你的面前传来脚步声,一共有三个人。站在两侧的人被包裹在血红色的铠甲下,各自手中执着一柄长剑。长剑的形状不由得吸引你的注意力,那剑没有剑尖,整个剑刃是一个朴实无华的长方体,就好像是把柴刀。
3:30:12 <奥德修斯> 而在中间向你走来之人,他也着着红袍。他走向不能动弹的你,并将他头上的红布摘下。
3:30:12 <奥德修斯> 一名看起来同你差不多岁数,面容俊美的少年好奇地打量着惊慌失措的你。
3:49:50 <维斯帕先> 少年的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面前的同龄人,黑色的瞳孔中折现出慌张与恐惧——这是他不曾设想的困境。
3:49:50 <维斯帕先> “你、你们想要做什么?要钱,我、我身上都有,我可以拿给你们。”
3:53:43 <奥德修斯> 红袍少年只是对你笑了笑,如果你是在你的故乡,看见这样的笑容会让你接下来的一天都感到快乐——但现在这笑容只在你的内心深处激发出巨大的恐惧。
3:53:43 <奥德修斯> 你意识到你脖子以下的部位都已经不能动了。少年看向你身后——正在影响你的红袍人,对他点了点头,似乎是确认了你没有抵抗之力后,他更加地靠近了你。
3:53:43 <奥德修斯> 他将手伸进你的行囊袋中,并将你负责运送的包裹拿了出来。他将包裹捧在双手中,脸上露出无法掩饰的喜悦。而他又好像自己失态了一样,闭了下眼睛,随后又将头转向你,睁开眼睛。
3:53:43 <奥德修斯> ”你叫什么名字?“
4:01:38 <维斯帕先> 少年再也操作不了他的身体了,他意识到,于是他只能将力气都花在双眼,他的眼神沉淀,神采汇集于眼底,他紧紧地看着眼前的人,没有吞咽,只是开口。
4:01:38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Vespasian),或者,用我的家乡话说,维斯帕西亚努斯(Vespasianus)。”
4:09:52 <奥德修斯> ”维斯帕先,我喜欢你的眼睛。“他也与你对视。
4:09:52 <奥德修斯> 红袍少年的眼睛是美丽的。
4:09:52 <奥德修斯> ”你的眼睛值得见证这一刻。“他一甩袖子,露出有着如珍珠般光滑的肌肤的胳膊。他的手拂上那包裹,将裹着其中物品的布扯下,丢到地上。露出了一个紫色的小盒子。他对着你笑了笑,并打开盒子。
4:09:52 <奥德修斯> 一个金色的小光球静静地躺在盒子中,光球之中却并不平静,红与蓝色的闪电互相撞击,在光球内崩裂出紫色的火花,仿佛时刻要脱离球体的束缚。
4:09:52 <奥德修斯> 少年将盒子合上。
4:09:52 <奥德修斯> “它将消除痛苦,解除名为战争的,我们世界永远的诅咒,谢谢你的礼物。维斯帕先。”
4:17:20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只是不解地看着,他并不了解自己被委托运送的物品究竟是什么。
4:17:20 <维斯帕先> 也许真的有这般奇效,他在一瞬间想着,也许自己偶然间撞入了足以影响赤苋的大事件中。但下一个瞬间,他就不再沉迷于这种虚假的激动之中,他这个寂寂无名的小屁孩有资格邂逅这样的奇遇吗,即使有,这一切与他有何关系呢。
4:17:20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脑中闪过了无数的画面。但他一句话也不曾说出。
4:19:34 <奥德修斯> 红袍少年看着疑惑的你,也回以疑惑。
4:19:34 <奥德修斯> “你有什么最后想说的话吗?”
4:35:22 <维斯帕先>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发一个/æ/的音,但并没有出声,只是吐出了几个字,“我想吃烤蚕豆了。”
4:39:19 <奥德修斯> 红袍少年对你的要求没说什么。他只是踏了几步,走上来抱住你。
4:39:19 <奥德修斯> “我做不到,但至少我可以用你的家乡话与你道别。”
4:39:19 <奥德修斯> “Quod non rursum occidas.”他在你的耳边轻语道,随后,你感受到什么冷冷的东西贴在了你的左胸,从你左胸的第三与第四根肋骨中间穿了进去。异物带来的凉气穿过你的胸膛,你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4:39:29 <奥德修斯> ——————Memento Mori————————
4:39:32 <奥德修斯> 本章结束。
« 上次编辑: 2019-10-07, 周一 06:29:08 由 雾雨路枫 »
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半退坑状态;有心翻译。
正在跑:
路易·笛卡尔 in Antiparadox的逃离深渊
维斯帕先 in 肉冻云雀舌的Ab Fato(已被鸽)。
约翰·格拉古·伊尔伦特里·西庇阿 in 肉冻云雀舌的博德之门:坠入阿弗纳斯
旧存档:
5e PHB CHM版(更新至2017年)
逃离深渊之后的往事(长篇5e跑团战报,2017年,已被鸽)
期待七海(7th Sea)规则!
个人分区:雾雨魔法店;社团:上海政法学院跑团同好会;雾雨跑团社:246525011

离线 雾雨路枫

  • 普通的魔法使
  • 版主
  • *
  • 帖子数: 253
  • 苹果币: 1
  • 想做法师,哪怕是最愚蠢、最蹩脚的法师。
Re: [跑团日志]Ab Fato
« 回帖 #3 于: 2019-10-07, 周一 07:46:09 »
EPISODE II
Amor fati - 命运之爱


引用
“命运之爱,让它成为我今后的爱吧!。”

剧透 -   :
4:24:48 <奥德修斯> ——————Amor Fati,命运之爱————————
4:25:14 <奥德修斯> 古老的月光潜近破碎的梨,
4:25:14 <奥德修斯> 无辐之轮于阴影中潜行。
4:25:14 <奥德修斯> 哨兵凝视东方,依靠长枪,
4:25:14 <奥德修斯> 拂晓与朦胧披在他们肩上。
4:25:14 <奥德修斯> 三山阻隔,伟大军队蜇进。
4:25:14 <奥德修斯> 破晓将至,燕麦与诅咒并行。
4:25:14 <奥德修斯> 马与钢铁塑成长线,
4:25:14 <奥德修斯> 先知者被燃烧之面所囚禁。
4:25:14 <奥德修斯> 梦境卷轴就此展开...
4:36:36 <奥德修斯> 这是一个漫长而又痛苦的梦,你在梦中似乎可以在自己人生的不同片段随意跳跃,体验你过去的经历。不论是第一次加入自由法师工会,还是学会自己的第一个戏法,还是那个在部落联盟交给你那个包裹的男人。你也可以选择去体会你刚刚的经历,但是你却只能经历你被那个少年杀死,你再怎么尝试,也无法体会你人生之后的事情,仿佛你的人生到那一刻就此结束。
4:36:36 <奥德修斯> 在这样的惊恐之中,你睁眼,醒来,汗水从额头滴落。
4:43:19 <维斯帕先> 运转大脑,感受自己的身体的“存在”。
4:45:37 <奥德修斯> 痛,这是你没有经历过的痛,你不是没有经历过外伤,但是你感觉一丝力气都没有。
4:45:37 <奥德修斯> 仿佛你的身体缺失了什么,丢失了什么,失去了什么,缺少了什么。
4:45:37 <奥德修斯> 你不再完整了,你的直觉告诉你。
4:53:16 <维斯帕先> 试图抬起头,试图举起手,试图坐起来,检查自己的身体
4:56:11 <奥德修斯> 你忍着剧痛,试图坐起来,但是数次这样的尝试都失败了。
4:56:11 <奥德修斯> 但你仍是能抬起头,举起手,甚至动动你的脚趾。
4:56:11 <奥德修斯> 至少你的四肢都还在——你又确认了一下——恩,都还在。
4:58:49 <维斯帕先> 转动眼珠,扭动头颅,试图观察周遭的情况。
4:58:49 <维斯帕先> “该死……呼……我究竟在哪里。”
5:03:05 <奥德修斯> 你躺在一张木板床上,在你的右边有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刀,丝线与带血的纱布。在你的头顶挂着一盏没亮的魔法灯——你立刻感到了诧异,魔法灯可是只有潘罗帕的中产阶级才买得起的产品,假设你还在赤苋国境内的话,除非是在紫宸,否则你不应该看到这种高档家具。
5:03:05 <奥德修斯> 之后,你意识到,你在一间较小的房屋内,墙壁的上面开了窗户,一缕阳光洒了进来,掉到了这个房间的门把手上。
5:03:05 <奥德修斯> 借着阳光,你清晰地看到,门把手开始转动。
5:09:03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不再多想,只是尽可能地感受周遭,希望尽快习惯现在的处境
5:19:14 <奥德修斯> “吱...”
5:19:14 <奥德修斯> 伴随着门把手与门轴一同转动的声音。一个听起来穿着靴子的家伙走了进来。
5:19:14 <奥德修斯> 你向其看去,看到了一位女性的身影。她头上长着角,身后拖着细长的尾巴——肯定是提夫林了,魔鬼的种——不过她的肤色与常人无异,比那些你见过的红色的或蓝色的小偷顺眼多了。留着黑色的卷发的她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凳子,并将凳子放在你的床边,她拿起一旁的手术刀,准备向你刺去....
5:19:14 <奥德修斯> 但从她工作服的口袋里发出了吱吱的声音,一只老鼠从她的口袋里跳出来,跳到了你身上——你的宠物鼠,路德维库斯。
5:19:14 <奥德修斯> ”阿?你居然醒了?“女提夫林这才注意到了半睁着眼睛的你。
5:36:52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看向来人,试图了解对方的长相,尤其是双眼。
5:36:52 <维斯帕先> “是你救了我吗?”维斯帕先颤动着嘴唇,从声带深处发出颤抖的声音询问,假装手术刀并不存在,“在我的记忆深处,我能感受到的一切就是我已经死了。可现在我还活着,尽管痛楚让我的身体动弹不得。”
5:36:52 <维斯帕先> 当他重新感受到路德维库斯的心灵时,他又寄希望于这只他最信赖的老鼠能向他透露他经历了些什么。
5:36:52 <维斯帕先> 不过无论如何,他已经在心中默默地准备着“霜噬”的咒语……
5:44:45 <奥德修斯> 女提夫林看起来也和你差不多大,有着柔和端庄的面容,双眸绿如翡翠。
5:44:45 <奥德修斯> 这是一双温柔的眼睛,但又透露出了一丝悲伤。
5:44:45 <奥德修斯> 你长久地注视着她的双眼,她有些尴尬地挪开了与你对视的目光,并把手术刀重新放到了你身旁的桌子上。
5:44:45 <奥德修斯> ”是我救了你。我叫法媞(fati)。”
5:56:08 <维斯帕先> “法提……姐姐,抱歉,但我的双眼恐怕是我唯一能活动的部位了,因此,我也无法起身向你致谢。”维斯帕先勉强露出了微笑的表情,心理也不再做出提防的姿态,“我究竟遭遇了什么,我为什么没死……”他一旦开了口,就不住地想要填满心中疑惑的沟壑,“你是怎么救下我的,中间发生了什么……”
6:01:50 <奥德修斯> 法媞抿了抿嘴。
6:01:50 <奥德修斯> ”等下。“随后,她从放着手术刀的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面镜子。她一手拿着镜子,一手拉下你的被子——你才注意到你的上身是赤裸的——随后,她将镜子立在你的胸膛上,镜子的金属边框让你感觉微凉。
6:01:50 <奥德修斯> 从镜子的反射中,你看到了在自己的左胸略下方,有着一个还算是新鲜的疤痕,约两寸长。
6:01:50 <奥德修斯> ”你的心脏受了致命伤,不,准确来说。“
6:01:50 <奥德修斯> 她似乎很犹豫不决。
6:01:50 <奥德修斯> ”准确来说,原本应该是你心脏的位置,现在什么都没有。“
6:09:29 <维斯帕先> “……”少年露出一副不可名状的惊恐表情,“那我……怎么还活着呢……”
6:11:33 <奥德修斯> ”是我父亲的设计。“她顿了顿:”他用魔法为你设计了一颗人造心脏,现在就放在你的胸膛里。已经过去了三天左右,目前看来,他的作品是成功的。”
6:11:33 <奥德修斯> 她有些骄傲地说道。
6:15:58 <维斯帕先> “这简直难以置信,我甚至想象了自己被作为死灵被召唤,”维斯帕先的语气变得激动,“但这……确实我不曾设想过的状况,奇迹,这简直是奇迹。”
6:17:35 <奥德修斯> “这只是魔法。从你的法术书来看,你应该是位法师?”
6:17:35 <奥德修斯> 她边说着,路德维库斯跑到了你的手边,舔着你的手指。
6:17:35 <奥德修斯> “以后你也可以。”
6:26:53 <维斯帕先> “我只是在老家的行会里入了些魔法的门道,”维斯帕先的心情变得很激动,如果他还有“心”的话,“但这些……和我所知的相去甚远,我,要怎么才能学会这些?”随着心情的激动,他也激烈地喘息起来,甚至有些呛水般地咳嗽。
6:30:19 <奥德修斯> 见到你的异常,法媞握住了你的右手。
6:30:19 <奥德修斯> ”冷静,冷静。你还活着,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先不要想这些。你有着时间,以后想学什么,想做什么,都可以。“
6:30:19 <奥德修斯> 她纤细的手指拂上你的指关节,轻轻地揉搓,不知为何,你感到很安心。
6:30:19 <奥德修斯> 见到你舒缓了些,她才又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6:39:24 <维斯帕先> “维斯帕西亚努斯(Vespasianus),不过一般都叫我维斯帕先(Vespasian)。”少年回答着,闭上双眼感受着这份安心,思索着现在他所了解的一切情况。
6:42:41 <奥德修斯> “好,维斯帕先。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6:42:41 <奥德修斯> 法媞深呼吸了一下,坚定了自己的神情后,才向你开口。
6:42:41 <奥德修斯> ”你体内的人造心脏,距离它失效还有一百五十天。也就是说,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你在人世还有一百五十天的时间。“
6:52:10 <维斯帕先> “Being-toward-death,”维斯帕先的神情并不似法媞那样需要坚定,“向死而生,我从未如此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直到我死了一次——我确信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但是你们又给了我一次机会。”
6:52:10 <维斯帕先> “所以,我愿意做任何事情,不是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而是为了向你们表达感激。”
6:56:19 <奥德修斯> 法媞如释重负,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6:56:19 <奥德修斯> “父亲他老人家将其一生的心血交予你真是正确的决定。那么,维斯帕先,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了你现在这个样子?。”
6:56:19 <奥德修斯> 她这才松开了你的手,并重新为你盖好被子,很暖和。
7:07:37 <维斯帕先>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7:07:37 <维斯帕先> 少年缓缓地舒了口气,
7:07:37 <维斯帕先> “在那时,我正在帝国驿道的紫宸段之前……”
7:07:37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详细地描述了他如何于路途中遭遇伏击,又如何被确实地杀死。关于所携带物品的细节与红袍法师的衣着,他也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通。
7:07:37 <维斯帕先> “这么说来,你们又是在哪里救了我的呢?”
7:13:18 <奥德修斯> 法媞听着你的讲述,捂着嘴,似乎是对你所遭受的不幸感到抱歉。
7:13:18 <奥德修斯> ”从你袭击到现在,一共过去了三天。我们也的确是在那附近救了你。当时的你倒在地上,父亲在检查你的伤口后,立刻意识到了你丢失了心脏,并将你带到了这里——紫水镇——为你安装了他的作品。“
7:13:18 <奥德修斯> 法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似乎思索了一番,随后再度开口。
7:13:18 <奥德修斯> “这么看来,你的心脏很有可能还在你的袭击者手中。他们的奇装异服总让我感觉,他们可能是属于某个密教教团,而你的心脏对他们的教团仪式或许有用。”
7:35:29 <维斯帕先> 「紫水镇……」维斯帕先在心中端详着这个地名,「大约在紫宸附近吧,这样许多东西都解释得通了。」
7:35:29 <维斯帕先> “我真希望自己能快点恢复。”少年如此祈祷着。
7:35:29 <维斯帕先> 在短时间内,新的事件如洪水般向他涌来,但他只想将这一切冲击化作自己的力量。
7:35:29 <维斯帕先> “可现在的我是多么脆弱啊。”肉体的虚弱又让其坠入谷底。
7:35:29 <维斯帕先> “我感到耻辱、不甘、无力,但我又感到一种决心,一种希望,一种再生(Second Wind)。法媞姐姐,我该做什么,我又能做什么呢?”少年抛出了自己的矛盾。
7:41:53 <奥德修斯> 法媞对你露出了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你惊讶于这个女人的存在似乎就能让人安心...甚至让你联想到了一个你不曾在你的人生中出现过的形象。
7:41:53 <奥德修斯> “先好好恢复吧,维斯帕先,你的身体还需要时间来适应人工心脏。父亲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了,只要能把你原先的心脏夺回来,父亲他就有把握将他放回去,从而使你回到正常的生活。”
7:41:53 <奥德修斯> 法媞伸手抚摸你的额头,随后拂过你的面庞,你随着她的引导,闭上了眼睛。
7:41:53 <奥德修斯> 一种你似乎很久没有经历过的安心感充满了你,正当你想着这对于一个死期将至的人是否是有些讽刺时,你睡着了。
7:42:21 <奥德修斯> ——————Amor fati——————
7:42:25 <奥德修斯> 本章结束。
« 上次编辑: 2019-10-07, 周一 07:59:25 由 雾雨路枫 »
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半退坑状态;有心翻译。
正在跑:
路易·笛卡尔 in Antiparadox的逃离深渊
维斯帕先 in 肉冻云雀舌的Ab Fato(已被鸽)。
约翰·格拉古·伊尔伦特里·西庇阿 in 肉冻云雀舌的博德之门:坠入阿弗纳斯
旧存档:
5e PHB CHM版(更新至2017年)
逃离深渊之后的往事(长篇5e跑团战报,2017年,已被鸽)
期待七海(7th Sea)规则!
个人分区:雾雨魔法店;社团:上海政法学院跑团同好会;雾雨跑团社:246525011

离线 雾雨路枫

  • 普通的魔法使
  • 版主
  • *
  • 帖子数: 253
  • 苹果币: 1
  • 想做法师,哪怕是最愚蠢、最蹩脚的法师。
Re: [跑团日志]Ab Fato.
« 回帖 #4 于: 2019-10-16, 周三 10:48:32 »
EPISODE III
Ferri Corda - 钢铁之心

引用
“赤苋帝国陆军的十二师和残余的第九师在紫宸之战时,抗拒了皇帝所颁布的最后抵抗命令。而是选择将一批平民与官员带出紫宸,并在之后的赤苋朝贡国建立了名为赤红游骑兵的抵抗势力。”
——萨巴托 《紫宸之战》
维斯帕先距离死还有:150/150日。

剧透 -   :
6:04:39 <奥德修斯> ——————Ferri Corda——————
6:13:17 <奥德修斯> 自你与法媞结识以来,已然过去了约三天的时间。
6:13:17 <奥德修斯> 这三日内,她每日都会定时来照顾你,为你提供面包,水与糖块。
6:13:17 <奥德修斯> 在她的精心照料下,你逐渐地恢复了体力,并且可以每日花约数分钟的时间下床活动,尽管你活动约数分钟后便会感到疲乏,但至少你体会到了活着的喜悦。
6:13:17 <奥德修斯> 147/150
6:13:17 <奥德修斯> 此时正是清晨,你刚刚睁眼,路德维库斯藏在你的手心里。
6:13:17 <奥德修斯> “噔噔咚。”
6:13:17 <奥德修斯> 有节奏地敲门声,你听见了。
6:31:15 <维斯帕先> 「又是值得期待的一天。」
6:31:15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看了看手心,又望向了书桌。
6:31:15 <维斯帕先> 他轻轻抚摸了路德维库斯(Ludovicus),捏了捏手边的魔杖,在书桌上创造了另一只路德维希(Ludwig)。
6:31:15 <维斯帕先> 「次级幻象术!(Minor Illiusion)」
6:31:15 <维斯帕先> 他心里微微一笑,这个幻象看起来很完美。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小恶作剧。不过数秒钟就这么过去了,不能让人过分等待。
6:31:15 <维斯帕先> “啊,噢,请进!”
6:31:15 <维斯帕先>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了中气。
6:31:15 <维斯帕先> 奥德修斯撤回了一条消息
6:36:09 <奥德修斯> 来者轻轻地转动把手,用身体推开了门。
6:36:09 <奥德修斯> 法媞穿着长裙走了进来,双手端着一个铁盘,上面放了一块白面包,一杯水与两块血肠。
6:36:09 <奥德修斯> “早上好啊,维斯帕先。”她看了看书桌上你的小成果,将餐盘直接压在了上面。
6:36:09 <奥德修斯> 你的幻象穿过了餐盘,不存在的小老鼠正对着血肠垂诞欲滴。
6:36:09 <奥德修斯> “听起来你恢复的不错。"她坐到一旁。
7:17:15 <维斯帕先> “多谢你的照料,我现在重新感觉到了自己。”
7:17:15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坐起了身,他穿着蓝色的棉质睡衣,过肩的头发乱蓬蓬的。他动了动手指,让法师之手拿来毛巾揩了脸,又拿起牙刷歘欻欻。业界里管这个叫“魔动牙刷”
7:17:15 <维斯帕先> 一番清理之后他才坐到了座位上,此时那只看不见的手还在帮他梳头。
7:17:15 <维斯帕先> 奥德修斯撤回了一条消息
7:19:41 <奥德修斯> 法媞笑了笑,在你梳洗的时候她正在逗着路德维库斯玩。她边看着你的宠物鼠,边说道。
7:19:41 <奥德修斯> ”父亲今天凌晨的时候回来了,他想见你。“
7:23:37 <维斯帕先> “唔,那奈好了,”维斯帕先正就这水吞下一口面包,“啊,不好意思。我真想见见我的救命恩人。”他说完,又吃了一口血肠,顺滑感带着一些腥味在他的口腔里扩散。
7:25:58 <奥德修斯> 法媞点了点头,她拍了拍路德维库斯的脑袋,并起身出屋。
7:25:58 <奥德修斯> 在她即将把门关上的时候,她转过头来对你说道。
7:25:58 <奥德修斯> ”什么时候你感觉自己可以了,什么时候到客厅来吧。“
7:38:42 <维斯帕先> “乐意之至。早安。”维斯帕先向他点了点头。
7:38:42 <维斯帕先> 在门关上之后,他慢慢地吃完了早餐。
7:38:42 <维斯帕先> “又要开始一段无暇停歇的生活了,”他看着路德维库斯说,而后者则致以恭敬。
7:38:42 <维斯帕先> “为我的新生。”
7:38:42 <维斯帕先> ……
7:38:42 <维斯帕先> 一刻钟后,他抵达了客厅前。
7:48:44 <奥德修斯> 你听见了客厅里的交谈声,一男一女,其中一位明显是法媞,另一位则是似乎比较成熟的男声,略微有些嘶哑。
7:48:44 <奥德修斯> ”父亲,他的”心“目前表现很好。他很乐观。”
7:48:44 <奥德修斯> 似乎是喝水的声音:“咕哝。他叫什么名字?“
7:48:44 <奥德修斯> ”维斯帕先,他应该是从共和国来的。“
7:48:44 <奥德修斯> 随后,你走到了客厅。法媞与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一同看向了你。你也看向那个男人——法媞的父亲——一名理着短发,略有些皱纹,目光锐利的健壮人类男子,他披着一件大衣,略为悠闲地坐在沙发上。
7:48:44 <奥德修斯> ”啊,维斯帕先,你来了,比我的想的要快。请坐。“法媞将你指引到她父亲的对面。
7:48:44 <奥德修斯> ”这是我的父亲,他的名字叫莱讷斯。“
8:01:29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已经换好了他的长袍。
8:01:29 <维斯帕先> “莱讷斯先生,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他面对这名贵人,深深地鞠了个躬,“我已从令千金处了解了这颗心的来龙去脉。不知道我能为此做些什么。”
8:05:40 <奥德修斯> 莱纳斯微微坐起了身,调整了自己的仪态。
8:05:40 <奥德修斯> “维斯帕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8:05:40 <奥德修斯> 他清了清嗓子,同时法媞站起来,去为你取了杯水。
8:05:40 <奥德修斯> “你知道你为什么遇袭吗?“
8:29:20 <维斯帕先> “我想也许是那个盒子里的奇诡玩艺……”
8:29:20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有些心虚。他并不曾想到自己的一份兼职竟要了他的命。
8:31:17 <奥德修斯> 莱纳斯看着你。
8:31:17 <奥德修斯> ”什么奇诡玩意儿?“
8:31:17 <奥德修斯> 他的坐姿不再悠闲,他扶着自己的膝盖,倾着身盯着你,仿佛他要将你嘴中吐出的一切词句好好地记住。
8:31:17 <奥德修斯> ”父亲...“法媞有些忧虑地说道:”他还没有完完全全地恢复。“
8:35:51 <维斯帕先> “一颗金色的小球,里面有红色与蓝色的闪电,迸出紫色的火花。”
8:35:51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闭上眼,竭力回忆起一些细节。
8:35:51 <维斯帕先> “他说这能消除世界上的战争。”
8:35:51 <维斯帕先> 他睁开眼,
8:35:51 <维斯帕先> “但紧接着,他就消除了我。他说我再也不会杀害任何人了。”
8:43:45 <奥德修斯> 客厅内陷入了片刻的沉默,法媞也没有说话——这一切你之前已经告诉过她了。
8:43:45 <奥德修斯> 莱纳斯似乎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8:43:45 <奥德修斯> ”看来游骑兵们没有撒谎。“他自言自语道。
8:43:45 <奥德修斯> ”那么的话,恐怕也只有游骑兵们就帮助你了。维斯帕先。“莱纳斯突然起身,他走向客厅内的另一个房间,并很快地出来。他捧着什么东西,并将那东西放在了你面前的桌子上。
8:43:45 <奥德修斯> 你眨着眼睛看了看,是一把小刀与一封用红色火漆章封住的信。
8:44:14 <维斯帕先> “游骑兵是……这是……”
8:50:35 <奥德修斯> 你看到了这把刀,突然感到胸口传来了一丝幻痛。
8:50:35 <奥德修斯> “当我们发现你的时候,这把刀就掉在你的不远处,染着血。”
8:50:35 <奥德修斯>  莱纳斯解释道,见到你因为胸口的幻痛微微皱眉,他则继续。
8:50:35 <奥德修斯> “我想你如果对朝贡国略有了解的话,应该知道什么是游骑兵。赤红游骑兵(The Crimson Rangers),在曦和人的口中他们是匪盗...但在一些人的口中他们是英雄。但他们对朝贡国内的情况,恐怕比曦和总督都要一清二楚。他们当初欠了我一个人情,一个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人情——我不想让曦和的人找上门来——所以我要尽快用掉这个人情。这封信,可以带你去找到潜伏在紫宸的游骑兵。闻闻它。“
8:58:55 <维斯帕先> 靠近,并嗅嗅。
8:58:55 <维斯帕先> 奥德修斯撤回了一条消息
9:05:41 <奥德修斯> 你拿起信封,尽量忽视那把夺走了你的心的小刀,并将鼻子凑了上去。
9:05:41 <奥德修斯> 红色的火漆章散发出了微微甘甜,但又阴冷的气息,这股气味刺激着你的鼻子,又凶猛地窜进了你的大脑。
9:05:41 <奥德修斯> 你将信放下,这并不是什么独特的味——————
9:05:41 <奥德修斯> 随后,你意识到,每当你看向那个信封,你便会闻到那种味道。
9:05:41 <奥德修斯> ”在之后的七天内,你的嗅觉都会受到这个效果影响。游骑兵们靠这特制火漆章来隐藏自身。“
9:05:41 <奥德修斯> 莱纳斯似乎放松了些,解释道。
9:29:34 <维斯帕先> “这意味着,我只要见到他们,就能闻出他们来。”维斯帕先觉得这样的身份辨识很有趣,“可是我能指望游骑兵在这件事上做些什么呢?找到那些神秘的红袍人吗?”
9:29:34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意识到了自己的急促,他尴尬地停顿了一下,
9:29:34 <维斯帕先> “我是说,这也许只是第一步中的第一步。”
9:29:34 <维斯帕先> 奥德修斯撤回了一条消息
9:37:12 <奥德修斯> “游骑兵们是你最有把握的选择,他们在朝贡国已经进行了五十七年的抵抗,对这里知根知底。你所说的神秘红袍人,他们即使不知道具体是有什么目的,也应该能帮上你...”
9:37:12 <奥德修斯> 莱讷斯试图不被人察觉地叹了口气。
9:37:12 <奥德修斯> “去紫宸吧,维斯帕先。”
9:37:12 <奥德修斯> 法媞突然站了起来。
9:37:12 <奥德修斯> “对了!你的最重要的东西。”随后她在你与她父亲的注视下跑进了住宅里的另一间屋子,并抱着什么东西回来。
9:37:12 <奥德修斯> 她将那东西...羊皮纸裹着的一堆纸递给你。
9:37:12 <奥德修斯> 是你的法术书,封皮和内页上沾了已经干燥的血迹。你翻了翻,万幸,不影响阅读。
9:41:25 <维斯帕先> “寻找他们是一回事,那这颗心……”
9:41:25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接过了法术书,路德维库斯从他的右肩跑到了左肩,又跑上了被简单翻了翻之后又阖上了的法术书。
9:41:25 <维斯帕先> “我能做些什么来阻却这颗心的失效呢?即使是为你的研究提供资料也好。”
9:47:32 <奥德修斯> ”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内,我会与法媞一起想办法延长你的时间。”莱讷斯顿了顿。
9:47:32 <奥德修斯> ”法媞没有告诉你的是,你体内的钢铁之心,实际上是半成品。不,当我尝试给你安装这颗心脏的时候,本身就没有把握它能起作用。“
9:47:32 <奥德修斯> 莱讷斯闭上了眼睛,继续说道:
9:47:32 <奥德修斯> ”在你与游骑兵们取得联系后,不要对他们透露有关于你心脏的事情。他们为了赢得自己的斗争,愿意付出一切。“
10:06:36 <奥德修斯> 莱讷斯又沉思了一会儿。
10:06:36 <奥德修斯> ”维斯帕先,没有必要为这颗心脏感到感激。“他慢慢地说道。
10:06:36 <奥德修斯> ”你如今正在呼吸,你的血液自那颗心脏泵出,流向你的全身,让你可以行动。或许在你看来,我救了你的命,但我不认为你需要为此偿还什么。能看到我的作品成功地帮助了应该帮助的人,就已经足够令我感激天神了...“
10:06:36 <奥德修斯> 莱讷斯说着说着,瘫倒在了沙发上,发出了沉重的鼾声。
10:06:36 <奥德修斯> “父亲应该是连夜赶路回来,他累了。”法媞从沙发的扶手下拿出了毯子,披在了莱讷斯的身上。
10:06:36 <奥德修斯> 随后,法媞看向你,快速地说了一句:“维斯帕先,我和父亲的想法是一样的。”随后,她又去了之前去的屋子,并拖着你的袋子——装着你之前的行李——走了出来。
10:17:47 <维斯帕先> “但从结果上而言,我还活着。这就足够了。”
10:17:47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将法术书夹在腋下,路德维库斯跑进了袍子里。
10:17:47 <维斯帕先> “不过既然如此,我就要重新踏上自己的旅途了。我不会忘记这一切的。在某个时间,我还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
10:17:47 <维斯帕先> 他接过了自己的行囊,一一携带在身上。
10:17:47 <维斯帕先> 他将信封悉心保存在内衬里。
10:17:47 <维斯帕先> 他又仔细端详着那把小刀——现在已经没那么渗人了,于是他随意地放进了背包的安全隔层中。
10:17:47 <维斯帕先> 奥德修斯撤回了一条消息
10:23:09 <奥德修斯> 法媞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她走到一扇门前。
10:23:09 <奥德修斯> 你直觉地感觉到,这便是这栋房屋的出口,离开这里,将意味着你会踏上一段你从未设想过的旅途。
10:23:09 <奥德修斯> 求索,反抗,更生。
10:32:10 <维斯帕先> 维斯帕先最后看了法媞一眼,饱含决意地向其颔首。
10:32:10 <维斯帕先> 于是他从容地打开门,向外走去。他一次也没有回头。
10:33:32 <奥德修斯> 你第一次感受到了阳光,并打开了门。
10:33:42 <奥德修斯> ——————Ferri Corda——————
10:33:46 <奥德修斯> 本章结束。

恋符「マスタースパーク」/半退坑状态;有心翻译。
正在跑:
路易·笛卡尔 in Antiparadox的逃离深渊
维斯帕先 in 肉冻云雀舌的Ab Fato(已被鸽)。
约翰·格拉古·伊尔伦特里·西庇阿 in 肉冻云雀舌的博德之门:坠入阿弗纳斯
旧存档:
5e PHB CHM版(更新至2017年)
逃离深渊之后的往事(长篇5e跑团战报,2017年,已被鸽)
期待七海(7th Sea)规则!
个人分区:雾雨魔法店;社团:上海政法学院跑团同好会;雾雨跑团社:246525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