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阅读 11411 次)

副标题: 翡翠旅团再次集结 目光更加坚定的人们,追寻着内心,找寻着世界的方向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0 于: 2019-12-11, 周三 23:54:02 »
(出于博弈话术,我需要点思考时间琢磨每个人性格立场下合理符合的对话,所以有时反而半天想不出该说什么)
…………………
(头部那个说法就是指头对着地图上方方向和卡拉蒙之间)

魔法剑佣兵布雷特姆
洛恩被你强行拉来充数,一同邀约布雷特姆观看魔法剑。于是你发现这个布雷特姆很紧张,他抱紧剑说:“是的,很宝贝。所以看可以,但不能碰。我可以拿在手里拔出给你们稍微看看。”
放下酒杯,带着半醉的状态,微醺的发红脸庞。他用右手抽动剑柄拔出了约五到六厘米。

这是一把黄铜剑,看起来很有年月古朴感。柄上接近剑镡位置有镶嵌中央的白色月长石。柄部是以某些骨头包裹金属制作,握取处,有一圈圈的发黄白麻布缠绕其上。
柄部上段有一截带着黑色反光的材质,下面是黄铜镶嵌七枚绿玉石和蓝宝石。剑带链接的位置有一个黄铜的蜻蜓造型小装饰物拐角。

剑刃带有一丝绿色的光亮。
布雷特姆带着自豪笑意:“这可是我很少有的给人观摩我的魔法剑。看,这绿色的就是它的属性。木属性魔法剑。啧啧啧,他可是我的传家宝。从我的爷爷的父亲那里就流传下来了。曾跟随着卡斯加利亚的诺如七世大公征伐过青军团(一个北地蛮族雇佣叛变军军团)。”

…………………
矮人佣兵铁匠老爷子费莫山
老爷子翘着胡子,一副爱理不理你的态度,自个在那里吃着鹰嘴豆,不时喝上一口麦酒。直到你提起巨斧。
你留意到他白须复盖的嘴角一挑,随后说道:“你一个胳膊腿不如我的斧柄粗的娃子,居然也感兴趣?就怕你抡不起这个斧。”他把沉甸甸的斧往你面前一靠。”试试看?”(力量dc10)
“这类斧,技巧很有意思,抡圆了挥舞固然是一种常见斧法。但实际我这把特别重,采用的是拖,拉和撞。劈砍是在关键时刻才全力施用的。”
“你还留意到配重球。这个东西可以当锤子用,出其不意反手一推,用来敲掉对手武器或者直接撞在下巴。作用可大了。”
…………………
鳄人老板娘夏丝亚
”听说伊丝佳进了你们佣兵团?”鳄人老板娘一边用布擦着客人用完的木酒杯一年问你。她体格强悍,身高比你还高出一个半人头。
“不,我以前是一个探险者。寻宝和找出秘境……”她答,“我和伊丝佳的姐姐还有姐夫以及其他人组队,曾经一同探险,那时很有回忆的岁月了。”
她递给你一个杯子:“麦酒?还是蜂蜜果酒。”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1 于: 2019-12-12, 周四 13:33:54 »
(意思是爆炸的地方(血迹最重,且处放射中心)在卡拉蒙背后?(O.o)?以卡拉蒙胸前与手背的伤来看不太可能啊,我以为餐桌的凌乱处便是爆炸中心)

⋯⋯⋯⋯⋯⋯找上布雷特姆:
       「是把华丽的剑呢!感觉它随你父祖辈经历的历史并没有褪去剑本身的质感。」我半认真的恭维道,接着问:「我看过火属性与雷属性的剑,通常是在剑锋上夹带这些元素的能量,像我的同伴洛恩的剑就是。」我比了比洛恩。
       「但我没有看过所谓的木属性附魔武器,它的魔法会怎么展现出来呢?」
       看着布雷特姆极力护剑的行为,我认真对于死亡那时剑不在他手上感到担忧,也许冲突爆发的起始点就在这里。

⋯⋯⋯⋯⋯⋯找上费莫山
       费莫山原本的态度让我颇为尴尬,好不容易谈到武器时他有了反应,我才松了口气。
      「战士嘛,本来就会对兵器感兴趣不是吗?特别是看到别人用自己不熟的武器的时候。」我跟着露出微笑,然后接过他那沉手的斧头,稍微退了两步后试图举起抡舞那把斧头。
      [dc10]力量8:投掷: 1d100 = (19) = 19(纪录:19,哈哈哈哈哈)
       我双手用力,却发现斧头只稍稍抬起,便更加的用力,虽然勉强抬起了斧头,但姿势不良下反倒重量都承受在我的背脊,一阵刺痛下我便放手,苦笑着摇着手向后退开。
       「哎呀,完全不行啊⋯⋯老爷子你居然能够自如使用这样的兵器吗?我实在很难想像有谁能够挥舞它,能够承受它一击而不死就更难想像了,老爷你用这斧头斩杀过什么惊人的生物吗?」

⋯⋯⋯⋯⋯⋯找上夏丝亚
      我对于夏丝亚所谓的「听说」与「加入」瞇起了眼睛,张著笑容歪了下头后眼神看向伊丝佳,然后又移回眼前的鳄人老板:「我们目前雇佣她作为旅途的向导⋯⋯加入的话,要看她的表现和意愿囉。」

引用
“不,我以前是一个探险者。寻宝和找出秘境……”她答,“我和伊丝佳的姐姐还有姐夫以及其他人组队,曾经一同探险,那时很有回忆的岁月了。”
她递给你一个杯子:“麦酒?还是蜂蜜果酒。”
      「啊,蜂蜜果酒谢谢,原来你们是旧识啊,那么怎么会选择落脚在这里呢?莫非这里便是故乡?旁边这几位女仆也是曾经的伙伴吗?」
      壮年便退休的冒险者⋯⋯原因除了赚了大钱外⋯⋯非病伤即心伤,但我故意去戳开这问题来问,觉得这可能是即将发生杀戮的可能原因。
« 上次编辑: 2019-12-12, 周四 14:37:36 由 Kerona »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2 于: 2019-12-13, 周五 08:34:06 »
布雷特姆
布雷特姆用手指在剑柄上反复扫过,一抹抹绿色的扩散光波像带起绿色的涟漪一样在剑柄四周散布而出。“木属性的力量很微妙,看到了吗?”但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剑具体有什么魔法作用。谨慎小心地展示了一番后,他把剑收回剑鞘。“你们的剑也不简单……魔法剑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可得好好保管。传闻好的魔法剑和使用者有着神秘联系,可以说宛如自身一样重要。”
…………………………
费莫山
老爷子一把接回你的斧,略略轻松地抡了一大圈。你可以看见他是用腰部发力的。“力度用在腰间,这样再这样。小伙计,你要学习一番么?看你细胳膊的,和那些瘦弱精灵一个样子。”
摸了一把白胡子,“这斧下当然斩杀过强悍之物。骨狼王,你听说过么?比奶牛还要大的身躯的狼,全身几乎没有多少赘肉,几乎皮包骨。低吼时口边还带有白雾……这是种可怕的魔物。”
“我就是用这个斧,破开它的脖子。”
…………………
夏丝亚
伊丝佳摸了摸肩膀的雪貂,拍了拍脚旁的猎犬的头部,苦笑说:“啊哈哈……我确实还不算正式成员。”
夏丝亚拿出一个葡萄陶瓶,给你倒上七分满的橘黄色的散发淡淡酒酸味的果酒:“在这里开店,因为有点累了?不……”
“这些人?哈,她们都是好员工……愿意跟随我。伙伴的话,你觉得她们像四处奔波的探险者不?”夏丝亚的表情因为是鳄人不太接近人脸表情(只有人脸肌肉和骨骼结构,表情才比较丰富),你不能完全看懂究竟她现在是什么心情。
“这个地方是个有意思的地方,十字路口,汇集了不少来往者。多少年过去也没有改变。”酒杯递放在你面前。然后又倒了一小杯,“来,伊丝佳,给你的雪貂的。”雪貂迅速蹿到酒杯边沿,探头吸吮起酒来。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3 于: 2019-12-14, 周六 00:19:58 »
⋯⋯⋯⋯⋯⋯与布雷特姆
      我对于布雷特姆只显露一半木属性能力的行为有些着急,立即接着问道:「大哥真小气,能力才展现一半就收剑了,怎么不完全展现给我们瞧瞧呢?这样吧,我也露一手就公平了吧?」
      说完我将审判者抽出鞘,让剑身的冻气散发出来。
      「这是我师父的爱剑,如你所见,在攻击时能给对手的伤口造成冻伤的冰属性伤害。」然后我将其立即入鞘,一部分是因为我认为这样任意拔出审判者是不敬的——虽然这样的闲聊是为了找出杀人鬼。
      「那么布雷特姆先生也说说看你的剑的魔法嘛?」
     

⋯⋯⋯⋯⋯⋯与费莫山

      「和奶牛一样大⋯⋯这真是惊人的怪物。」我摸着下巴想像了一下,随即惊叹出来;骨狼我有听过,但不知道其中的首领能够大到这种程度。
      如果是别人说的我还有些怀疑,但费莫山自在使用这巨斧的动作让我相信他是有这个能力的,也达到我原先的目标——确认尸体的死因。
      扭断头、击断脊椎等等,那些遭受巨力攻击而死的人,想必都是受到费莫山的攻击吧?不过还不清楚为何布雷特姆和烈度等人会引起遭受攻击就是了。
       也许,是有什么因素让费莫山老爷发狂了,才让旅馆与商队的人都受到他的攻击,这样也符合他的尸首那像是被围攻的位置和伤口。
      之后我苦笑着婉拒了学习使用这巨斧的技巧,告诉对方只使过手斧与正常大小的斧头,而自己力气显然不够驾驭这巨斧,使起来实在太悲惨了,要也只能从从小斧头开始学起,之后的技巧路上再向他请教。

⋯⋯⋯⋯⋯⋯与夏丝亚(待续)
« 上次编辑: 2019-12-14, 周六 11:08:57 由 Kerona »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4 于: 2019-12-14, 周六 23:16:36 »
布雷特姆
就算你拔出冰河审判者,对方也一副小心谨慎样子说:“这种宝贝武器都是一个魔法剑士安身立命之本,小兄弟。你勿轻易透露予他人,这是俺的忠告。”他依旧抱着剑没有再解释。洛恩看了你一眼,忽然说:“布雷特姆兄,这木属性剑该不会是把只有一定拿来观赏的效果,或者只有并无什么意义的效果的剑吧?所以才这么担心被其他人所知道么?”
布雷特姆立即以有些不高兴的口气说:“不用诓我,大家都是这个佣兵行业的,谁是老狼谁是老虎,都互相清楚的。”依旧没有被激动拔出。
……………
费莫山
这个老矮人于是满意地点头,坐回座位。“可惜我的斧不是魔法斧。”他莫名其妙说了这么一句话。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5 于: 2019-12-14, 周六 23:25:41 »
⋯⋯⋯⋯夏丝亚

      虽然有些同情伊丝佳的尴尬,但我们翡翠旅人可以说是属于雪利文的卫队、是志同道合的伙伴,不可能轻易让谁都加入,那样不仅对雪利文的安全造成风险,遭遇危急时还可能被背叛。故我没有对此做什么回应,只是顺着夏丝亚的话看向三位忙进忙出的女仆,确认他们的样貌与身材,毕竟我当时在恶魔的领域看到的仅是尸体。
      如果这些人当中有战士的话,也许就能理解马泽里与葛丽丝那偷袭的伤口是如何产生的。
(观看身上的肌肉线条与动作来判断对方是否有战士的底子)

[言谈洞察]智谋7:投掷: 1d100 = (71) = 71 (纪录:71)
« 上次编辑: 2019-12-14, 周六 23:27:47 由 Kerona »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6 于: 2019-12-15, 周日 09:07:58 »
⋯⋯⋯⋯⋯⋯与布雷特姆
      「欸,洛恩。」我伸手做出制止洛恩的样子向布雷特姆答道:「谢谢兄弟提醒,这个道理我们都知道,只当是信得过商队的各位,加上难得有充足的美酒与乐曲,我才想说趁兴彼此长长见识,看来是我有些逾越了,不过照大哥的话,只有我给看了兵器漏了底果然还是亏大了啊,哎呀哎呀。」

后续:
剧透 -   :
      这招苦情的道德勒索伎俩是克罗那最后一招,若布雷特姆仍旧不透露魔法剑的魔法,那么克罗那会一手架著洛恩的脖子,拉着洛恩离去,回到翡翠旅人的桌子,途中并小声感谢洛恩试图帮助套话的行动。
(若布雷特姆有透露便听,若无则放弃再针对他询问)


⋯⋯⋯⋯⋯⋯与费莫山

      「老爷子羨慕别人有魔法兵器吗?看老爷的身手,应该有点钱吧?找个大城里请人附魔也是办的到的吧?若有水属性素材也能让我们队上的诺尼尔帮忙附魔喔。」我抓到他这句难得的情绪话,试探性的问道。
      「莫非⋯⋯是你们队上的布雷特姆先生的魔法剑很厉害,所以才让你兴起这个念头?说起来还没看他在战斗时出鞘那把剑,您知道那剑有什么特殊的魔法力吗?」



⋯⋯⋯⋯⋯⋯与卡拉蒙
      在结束与费莫山的交谈后,我再度拿了杯酒来到卡拉蒙这。
      由于我刚刚举斧以及费莫山抡斧的行为实在动作太大,因此我便直接以这个话题搭话。
      「完全不行啊。」我这么笑说着,一边鼓著脸颊做着刚刚拿不起费莫山巨斧的费力模样,然后笑着转身靠到桌子旁。
       
      「你说的是真的,老爷子他居然能够使动那沈重的巨斧,看来力气真的非同小可,我刚刚拿不起来可真是糗爆了。」我边说边笑着摇摇头,嗽饮一口,看了下乐曲的演奏区后便再问卡拉蒙:「不过他刚刚说可惜他的斧不是魔法斧,不会是布雷特姆先生的魔法剑太强,才让费莫山老爷这么气馁?你有见过他那把魔法剑的威力吗?」」

⋯⋯⋯⋯⋯⋯与坦尼斯
      坦尼斯的死状实在太过凄惨,很有可能他就是杀人鬼的主要目标,而他的死亡才造成了商队与旅店的人动手,因此我过来和他攀谈想了解状况。
     
      「嘿,美妙的夜晚不是吗?」吗呀⋯我都快反胃了。
      「这间店还挺不错的,你们说自己都跑这条线,所以之前也来过这间旅店几次吧?」

⋯⋯⋯⋯⋯⋯其他
      现在不在现场的就是厨娘了,由于几个死者的特性,实在不能排除食物中下毒的可能,因此我想找机会去厨房看看厨娘,但实在欠缺理由,便只好向老板娘下手。
      「老板娘,今晚这么美好,别让厨师自己在厨房忙活了,叫她也出来同乐吧?弄个大份的烧烤拼盘给大家配酒就可以了歇息一下了吧?我也想谢谢给我们准备餐点的厨师呢!」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7 于: 2019-12-15, 周日 09:20:15 »
你发现,这三个女仆,身手都比较矫健,恐怕并不是普通柔弱的女子。当然这类荒野旅馆的招待工作繁忙体力很好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你的观察里,她们体力身形都很好,至少不是软弱的人,矫健肌肉也可以看出是具备的。(下楼还有)

在你看着女仆时,有人在你身旁坐下,那是橡树下名为夏风的佣兵。“这家店的女仆不错?看起来挺健美的。”
« 上次编辑: 2019-12-15, 周日 09:55:53 由 Seed »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8 于: 2019-12-15, 周日 09:55:41 »
接上楼

布雷特姆
看着你们这番道德绑架,他咧嘴一笑说:“没关系,诸神会祝福各位的。来,喝一杯。”他左手抱剑,右手拿起面前木杯,一口闷了酒,自顾喝起来。
……………
洛恩:“没事,我自己本来也想套套话。可惜了……这人看得出很谨慎。他那把剑……越是不给说,现在我越发好奇了。”
“一般附魔武器并不罕见,但独特的,比一般附魔水平高级的装备就少了。很多贵族家族都有一些魔法武器流传。大家族没有一两件传家魔法装备也不符合身份需要。”
“故此能流落在佣兵间,又有一定能力的独特魔法装备就相对罕见了。”
……………………
费莫山
“哼,谁稀罕他那把老掉牙的剑。一般附魔武器根本不适合我。而好的附魔巨斧根本找不到。那些附魔法师也没有办法改造我这把斧。这不是钱而已……不过一些非常知名的魔法巨斧,倒是有的,但基本都被那些名将或者大贵族垄断了。”
“瑟洛利亚有一个斧骑将,据闻就有一把风暴巨斧。霍达王国的迈克公爵也有一把毁灭巨人斧,也是魔法之斧。”
…………………
卡拉蒙
“看到了么?他那把斧子……”他四周找寻并撇了一眼布雷特姆,“另外布雷特姆那把剑……他自己可是特别宝贝的,威力当然也很大……可不是假的。我们团队有赖他不少。不过……”他压低声音:“给他听到我说他的剑,他会不高兴的。他这个人总是担心别人会拿走他的剑,连谈一下,瞥一眼都亏了。啧啧啧,这都什么想法。你说,这是不是过于敏感。”

…………………
坦尼斯
“确实美妙,而且这个店的名字不是叫谜语之家吗?我之前曾经来过这里一次,那是一年前,也是冬天前。这里入夜会有谜语或者藏物寻宝活动。”他双手交叉起来,眼眯起一些,嘴角露出一阵笑意:“美妙之夜。”
…………………
其他
夏丝亚点头:“好啊,我们谜语之家厨娘可是很棒的,她叫米米克。”
随即她就响亮地吼了一声:“米米克,来吧来吧,宴会开始了。”
矮胖的红发厨娘拿着一把串着烤肉的铁叉,从大厅后方厨房门后走了出来,她低沉着声音说:“希望各位满意。”
……………
如果你还有其他互动和对话搜索可以继续提出,否则结束探询就可转入下一阶段:”谜语之夜”(透过伊丝佳的口,你也可以知道店里的一个招牌活动,店主让女仆给客人们抽签,得到答案后,让大家猜谜语。以及其他一些玩法……)……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49 于: 2019-12-16, 周一 23:31:37 »
=====对夏丝亚与女仆的观察
      「你诶这么觉得对吧?」我回头看了搭话的夏风后点点头,把自己的观察扯开来告诉大家:「干活的人粗手粗脚的很正常,但是这跟锻鍊出精实的身材是两回事,贵店的女仆看起来是有在练身手的。」
      「不过在这种旅路上开店,怕是有不少赊帐、抢劫的鸟事要面对,学习些技巧训练身手也是很正常的。」我这样对夏风回道,跟着问夏丝亚:「训练她们的是老板娘你吗?我自己最近训练人常常不得要领,搞得自己跟着无法专注,进度反倒一起被拖延了,总觉得很佩服会教人的人啊。」
      我以此延续话题,希望能够得知更多讯息,可惜的是我对鳄人的接触不够多,实在没办法看清对方的神态。
     
     

=====与洛恩(终)
      「藏有秘密的人往往都是不稳定的因素,虽然这一路上这些人都没有出什么乱子,但与我们同行的商队都跑过这里,而我们却没来过,所以遇袭的话我们绝对处于劣势,你还是帮我注意一下,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就跟我说一声,拜讬了。」我用我的方式请洛恩帮忙注意动静,技巧性的没又说出杀人案的事情,却能够让多一双眼睛帮我盯住场面。

=====费莫山(终)
      「原来如此,毕竟称手的武器还是比较能令人安心,我懂我懂,哎,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人生总是不能如意对吧?」
      没办法,我以为能够找到他与他人的嫌隙或是矛盾,但说实在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刚刚那句话遗憾的话也是顺着讨论那把巨斧下来,并非什么莫名其妙之语,探究的已经够多,实在不适合再深入了。
      我以感同身受的态度表达自己理解这样的讯息,之后便以向他人串门子离开了费莫山。

=====与卡拉蒙

      「敏感我是不知道,但你这样只讲一半我就更好奇了,快点告诉我他武器的魔法是什么吧?他说是木属性,莫非⋯⋯可以从剑变个树藤什么的出来?」

=====与坦尼斯

     「 这样啊⋯⋯谜语,挺有趣的节目呢。」不知怎么的,是我太龌龊吗?我总觉得坦尼斯的发言有淫秽的含义在。
      「等等,你说只来过一次?但记得你们不是说都在这条北境行旅吗?所以你们之前都是走别的路线囉?会走哪里?」我问。

=====与厨娘米米克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0 于: 2019-12-16, 周一 23:46:53 »
(前楼打太多怕跳,先上)


=====与米米克
      「米米克小姐,感激妳今晚的手艺,让我们得以尽兴,如果你手中的肉串可以再多个十人份就好了。」我表现高兴的靠近对方,借机打量她的身材(主要是手臂与肩背。),手指拿取她手中那一把串著烤肉的铁叉后高转一圈以博取一些笑果。
      「米米克小姐,妳也是老板娘做冒险者时的同伴吗?」我问。
     
(可推进谜语之夜了。)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1 于: 2019-12-17, 周二 08:41:58 »
夏丝亚
鳄人老板娘用右手拿起单耳陶酒瓶,给你的木杯倒上新的果酒:“这道路上危险不少,运货物,防备强盗和小偷,还有野兽和蛮族以及更多……危险遇多了,自然就会适应提升自己活下去的能力。”
“这杯我请你……”她把倒好酒的木杯重新递给了你。一边的夏风裹了一下脖子的毛皮,沧桑的脸庞露出一抹微笑:“老板娘,好像更喜欢这个小哥吗?”鳄人老板娘夏丝亚于是又给他倒了一杯酒:“只要是互相能理解的,都是我喜欢的客人。请……”夏风端起酒杯,没有喝,而是拿起酒杯,回身找出正坐在一个长方桌旁翻阅一份卷轴的葛丽丝。把酒递给了她。
………………………
坦尼斯
“这家店历史可不悠久。在三年前我带队经过时还没有建起来。那时我们是要绕去北面一个废弃磨坊过夜的。那个地方可不怎么样,那时费莫山老爷子可是说过假如有人给他一张床,他愿意用胡子来交换。”
他说道,“所以,这里有这么一家店可不错。真的不错……”他看着你一会问:“你是不是在队里有个小女友?”
………………………
卡拉蒙
摆摆手,卡拉蒙说:“不不,他自己不说我也不说。我是佣兵队长,跟着我的兄弟如果有意见怎么办,这会影响声誉。不能随便说的。”他用手指点了点桌面,“不过如果你想要知道,你也可以去问烈度。那小子挺机灵的,也很随和,说不定他会回答你。”
………………………
米米克
厨娘手臂结实异常,身强体壮。她面无表情地答:“我的老板是我的老板……我可不是什么同伴。”用肥腻的手背蹭了蹭粗扁鼻子。
”我的同伴是我的厨刀。”她拿出腰间藏着的一把尖刀,给你们的木碗和木盘子依次削下叉上的肉。

………………………………
谜语之夜
(之后继续)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2 于: 2019-12-17, 周二 23:46:18 »
接上楼

谜语之夜:
鳄人老板娘会邀请希望参加的人们在晚上(大约九点)聚集在大厅,然后从一个由女仆罗琳拿来的木桶里抽出一道写有谜题的羊皮纸片。然后谜题分成两种玩法:首先是抢答。看看现场谁先猜对答案。第二部分是让希望挑战的人上来抽签猜谜。

那么,第一个抢答部分,夏丝亚抽出一个纸片,女仆索尔休娅读道:“谜语第一:

我天生形单影只,
被残忍之物击穿,被高傲之物刺伤
厌倦了争斗。我却又经常目睹斗争。
战斗的勇士们,我不期待你们的慰藉
不指望谁帮我减轻重负
直到我在人群中粉身碎骨……

问题是:我是谁?”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3 于: 2019-12-18, 周三 17:09:52 »
=====夏丝亚(终)
  我原本希望得到的是鳄人老板娘对这些女仆训练的只字片语,借此可以得到一些对她们身手的侧写,进而可以判断她们在那场杀人案中的角色。但指得到这算不上答复的回应,同样的我也不适合再追究下去了。
  那杯请我的酒就像是为了堵住我进一步的询问给的
  
=====坦尼斯

  坦尼斯的解释让我稍微放下了疑虑,虽然这个答案只是又终结了我的另一个猜想—橡树下商队和这间店有旧怨-但我想我得更用力直白的问些问题才行。
  不过他突然的询问倒让我一阵混乱。
引用
他看着你一会问:“你是不是在队里有个小女友?”
  「不是……」我停顿了一下,垂演做出沉思的样子,然后道:「……我有很多女友,你在说哪个?」我说完便轻笑表示是在开玩笑道,伸肘顶了一下他的侧腹。
  「怎么这么问?」
  

=====卡拉蒙(终)
  「那还是算了,队长都这么说了,我再去问烈度不就是在害他吗?我想之后有机会会看到的。」我闭眼歪头,默默饮了口酒终结这个话题。
  当然,我可以去问烈度,但是这样子明知别人不想知道却仍刨根究柢的我就真的成会会被彻底堤防的人了,这样对之后的旅程不利,虽然感觉这是个关键,但为了这个魔法剑秘密,我已经惊扰了太多人了,就此做罢了。

=====米米克(终)
(原来他手上的肉串很大是吧?我还以为是串烤的大小)
  她的冷漠令我尴尬地笑着,这却是我今晚得到最明确的人际资讯——她和夏丝亚的关系可能是冷淡的。当然这很可能只是表象,人与人的关系有时是更深层的。

=====谜语之夜
      当夏丝亚说出这个活动时,我立即报名这个活动。夜晚活动即将开始时,我立即确认现场参与的人是不是如那个凶案现场,琢磨著就算终止活动、恶魔让杀人鬼现身后与之一战,可能都好过让惨案发生时有人不幸惨死。
  说实话,这个谜语之夜的节目让我有些焦躁,因为这表示时间更少了,可我在谜题公布的瞬间又被勾起了玩心,马上想到了答案。
  「我!我有答案!」我立即伸手抢答:「答案是盾牌吧?」
  「没有人会装两个盾牌,一定是一个盾配一个兵器,所以它天生形单影只;盾牌又必须档在前方承受各种兵器的攻击,所以遭受击穿与刺伤,而又目睹斗争;盾牌直到被击毁前都必须承担这个责任。所以才说直到粉身碎骨。」我解释道,并等待罗琳公布结果。

(先观察现场状况,人有谁?这个猜谜的中心区域在大厅的哪里?可以依据先前的凶杀案地图给出指示吗?)
« 上次编辑: 2019-12-19, 周四 19:58:41 由 Kerona »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4 于: 2019-12-19, 周四 00:07:40 »
坦尼斯
“这样子啊。那你要不要……”他把头靠近点你说:“再多交些女友?”
“特别是这个旅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
谜语之夜
就是在地图所在大厅举办。基本上参加的人就是事件里的人,除了:

加丽卡会陪着你在这里,此外还有喜欢猜谜的费布斯。而事件里出事的有两个人现在不在:厨娘不在。以及卡拉蒙也不在。

“中了!答案就是盾!”索尔休娅女仆喊,“恭喜这位大哥。”她冲你微笑,然后对你递出5枚木制的刻有谜语之家标志的木币。“这个是谜语之家的奖励币,可以兑换我们旅馆的特别服务或者用品。又或者更多东西。请收好。”

加丽卡拉着你的手腕,然后在你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亲爱的,好聪明!”
费布斯:“啧哈哈,我也知道是什么,就是晚了一步。”
在场不少人都骚动起来:“快点,下一个。”

在场的伊丝佳吹起了笛子伴奏气氛。谜语第二个来了:
因为有了光,我便失去了光;
若有人赐予我光,我将有助于他双脚。
请问我是谁?
« 上次编辑: 2019-12-19, 周四 00:09:39 由 Seed »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5 于: 2019-12-19, 周四 21:12:30 »
(我其实是想要知道这个「大厅」到底是在哪里?长桌和吧台之间?还是长桌至门口之间?人的位置在哪里?比如提卡薇在在两门口最远的位置吗?夏丝亚在吧台内吗?这是为了确认冲突爆发的时间点,而且如果都看过案发现场了,对于可能发生冲突的现场的既视感也是该掌握的,所以会确认现场的人员大致位置是否与案发现场一致。)
   

=====坦尼斯
       原来如此。
      「坦尼斯啊⋯⋯你这样会精力耗竭而死喔」我故做笑意小声回应回去:「所以要怎么认识呢?我当然想知道。」说完我故意看向精灵女仆再回头与坦尼斯对视。
     
       我好像找到这场风暴的中心了。
 
       「只要你不对我的人说出去,我也想玩这场游戏。」说完我露出微笑。
     
       坦尼斯,这该不会就是你会死的原因吧?
       又或是⋯⋯其实你就是利用这个来制造冲突的凶手呢?

=====谜语之夜(因为人员和自己想像有出入,要调整扮演)
      原先我看到现场少了卡拉蒙和米米克,还有点安心这不是案发现场。但是答对第一题、接下奖励的木币后我得以环视现场,当我再次见到现场少了原该死亡的一男一女,却又多了我们这边的一男一女,这让我心生恶寒——难道会变成费布斯和加丽卡惨死的局面吗?
      我很勉强的对加丽卡的赞美回以微笑,对这个愈加沈重的逮捕行动感到后悔无比。
      我当时应该就这么拒绝才对,可面对能够控制时间的恶魔我能赢吗?
      没有什么时间给我心烦,下个谜题又出来了,而谜题意外的简单。
     
      这时我决定先保守一点,观察猜谜现场中的人的状况。
     「我有答案了!但⋯⋯有点模糊啊,好像很多答案都可以啊,不能再给点提示吗?」我故做犹豫道:「有谁来个好答案吧?」希望能诱出一些人。

(谁特别踊跃,谁的神态不对之类的,另外以像是观看有谁有答案的样子观看每个人,特别确定布雷特姆、费莫山、坦尼斯与夏丝亚的状况)

      不过说真的,好像很多照明类的答案都可以啊,油灯?牛耳提灯?都有助于夜间走路,火把除了帮助走路外还可以烤烤火,所以有更多帮助?


P.s若无人回答,克罗那会提出答案「灯」,然后补充所有照明类的东西应当都可以。
       
« 上次编辑: 2019-12-19, 周四 21:19:40 由 Kerona »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6 于: 2019-12-20, 周五 00:35:29 »
(地图所绘之处,皆为大厅,夏丝亚在柜台。而提卡薇确实坐在最里面,嘴里吃着什么。面前放了一个木碗。)
…………………………
坦尼斯
保持着笑意,坦尼斯继续说:“里面有一个女孩我认识。而且还有一些不简单的过往。你看……”他用手指暗暗地指了一指那个叫罗琳的女仆。
“如果你也有兴趣,一会我们找个机会去搭搭话。怎么样?”
…………………………
谜语之夜
你故意不说答案,观察四周。你发现这些人其实真正踊跃的并不多,很多都是在喝酒看热闹一样。费布斯正举起手,但那个法师马里恩先一步,喊:“是不是提灯?”
索尔休娅:“正确!”然后递给了马里恩木币。
夏丝亚:“今天抢答谜语大约有五条。如果大家觉得还可以,请踊跃点参加。之后就是抽签谁回答的节目了。”

“谜语第三,”索尔休娅抽出了一条谜语。而你留意到布雷特姆抱着剑悄悄从厨房门走了进去。坦尼斯翘起脚仰后坐着,盯着女仆们打量看着,嘴里露出笑意。
费莫山则在不断喝酒,完全不看抽签。

“我的名字,不能说才存在。说了就不是了。有时你需要我,有时你又不需要。当你大声回答我是谁时,我便离你而去了。那么,我是谁?”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7 于: 2019-12-20, 周五 22:02:25 »
=====与坦尼斯

      我心中闪过许多画面。
     
      坦尼斯利用罗琳急欲遮掩的过去向她索求性服务的场景,这很常见,而且是容易引发怨恨的背景。所以是坦尼斯的行为让罗琳报复而引发冲突的吗?
      不对,这样的话,那个「杀人鬼」在哪里?
     
      还是,罗琳来自花巷的背景让她一边做女侍一边从事性服务赚取金钱?这也很常见,但这样实在太过单纯,难以确认是否与凶案关系了。

      或者,这间店本来就是这种店,借由罗琳为窗口为客人提供这种服务来营利,而杀人鬼就潜藏在这店里?吸引坦尼斯这种人?(原本说是宽容善良呢)

      又或者,坦尼斯就是这个杀人鬼?借由自己的死来诱发团队与周围人的互斗,但会有这种可能性吗?

      「坦尼斯,你该不会是那种需要人陪才敢做坏事的小孩吧?」我贼笑挖苦道。
      「走啊⋯⋯让我瞧瞧有什么神秘的地方。」

(因为不知与罗琳的对话是否会影响到对凶手的判断,因此谜语之夜的扮演先暂停,待这里先结束再接续。)
« 上次编辑: 2019-12-20, 周五 22:04:07 由 Kerona »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7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8 于: 2019-12-20, 周五 23:31:29 »
 “被你看穿了,走吧兄弟,算是给我壮壮胆也可以。”
坦尼斯顺势迎合你的调侃。
由于你也想试探一下话语。所以顺水推舟答应了坦尼斯。当下他一口闷了杯中酒,站了起来,手拿空杯子。“走吧……”他对你轻唤。
摇晃着身体走近那个叫做罗琳的女仆身边。
“嘿……”坦尼斯微笑着拿起酒杯,“再给我来一杯如何,罗琳。”罗琳(你留意到这个女仆眼神闪烁了一下,有点愕然。):“是你啊……我知道了,好的。”她拿过一个酒壶倒起酒来。
坦尼斯贴着罗琳身侧,几乎要碰到了,他说:“我可没有忘记你。怎么样,还是和之前一样,这次还有这位兄弟。”他望向你。
罗琳侧头看你一眼,有点不自然地低下头说:“两个人?”
坦尼斯搂着你肩膀:“你要怎么选择,还是说你看上那些女仆里的哪个。”
« 上次编辑: 2019-12-20, 周五 23:33:50 由 Seed »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4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159 于: 2019-12-21, 周六 09:43:37 »
      罗琳的神色令我内心深深的叹息,但我没有表达出来。
      我感觉到秘密与冲突的核心就在眼前了。
     
      「就这样?我以为会到一个神秘小房间再谈谈价码什么的。」我向索尔休娅瞄了一眼再回过头来,表现得我真的对谁有兴趣一样。
      「你是说这里的女仆都可以吗?虽然我看选择也不多,那我要索尔休娅,我们四个人一起交流交流。」
      然后我轻声讪笑:「这应该会很让人兴奋。」
 
      加油,还差一点。
在网路上与人争论是徒劳的:
你为他的幼稚与傲慢做出建议,他说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他说你装可怜让他成为坏人;
你指出他的的确确的错误,他说你N年前也这样过;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轻的罪过,他玩文字游戏继续规避或转移话题;
你说他的行为冒犯到别人,他说那是你自己的感觉,说你在高举正义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说那你们处理的方式不对(不对啥啊!)。
我要告诉你,网路之海如此广阔,你让他待在他的小岛吧,你就出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