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战国异闻录·神威】桶狭间合战LOG  (阅读 946 次)

副标题: 平行世界的日本战国风云录

离线 南村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899
  • 苹果币: 1
  • 你留下火焰般的回忆 燃在我别离的孤灯里
【战国异闻录·神威】桶狭间合战LOG
« 于: 2019-08-02, 周五 23:53:09 »
人物介绍
GM 石丸圣雅

不动拳志(Antiparadox),原名不详,原尾张人,幼年时因土匪劫掠而全家惨死,逃跑时跌落在水沟里逃过一劫,路过的僧人空蝉将其拾获并取名为不动拳志,后随空蝉学习枪术并与其一同各处浪游,打抱不平。拳志二十四岁时告别空蝉,称自己在游历各处后认定信长才是最有可能达成一统,终结乱世的主君,前往信长帐下效力。

御崎光王(南村辉),本是出家的僧人,侍奉地藏王菩萨,和小熊猫宗太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是在战乱中,宗太被魔人所杀,因此立下誓言,魔人不灭誓不成佛。惯用自称是小僧,说话会引用《地藏菩萨本愿经》,对魔人的态度十分坚决,认为判决魔人是地藏菩萨的事,自己的工作是送他们去见地藏菩萨。

织田新九郎(路枫),失去双亲的他在纷乱的战国时代流离失所,但有幸在那古野城为织田家所收养。年少时他身手矫健,常常与“尾张的大傻瓜”织田信长一起四处调皮捣蛋,尽管经常承担来自织田家的批评,但他也为他们所信任。为了回报抚养的恩情,同时也为织田信长的气度所折服,新九郎愿为主君效忠至死。

片仓咲(年皮厚),原名片仓长万,是长宗我部手下大将片仓重纲家的独女,为方便继承家业,始终以男儿身面向世人。从小对剑术颇感兴趣,十岁时由于叛逆独自一人离家出走,在民间流浪至今,曾向某剑客学习过些许剑术,现在是一名女扮男装的雇佣兵。梦想能成为被日本所有人所尊敬的天下无双的大剑豪,暗自立下誓言在完成目标前不会回家。由于亲身体验过乱世之中民间疾苦,故常常对一般人动恻隐之心。由于小时候出生豪门,因此十分知晓礼节,在未触碰到其地线之前尝尝选择息事宁人。
« 上次编辑: 2019-08-09, 周五 19:28:44 由 南村辉 »
即便签名档受限,我也要呐喊——和(带)女朋友跑团3/♾️!
欢迎加入群聊辉先生的咕堡,群聊号码706026854。
欢迎加入DND5E私设作者的万众宇宙,群聊号码817266867
跑团三年,敢称无团不开,带团三年,方知无团可跑
“你是律师吗?”“是啊,你要看资格证吗?”

人物卡收集:【DND5E】弗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七海】约翰·墨瑟|【TOC】严唯纶|【魔导书大战】凯斯·阿妮塔|【战国异闻录·神威】御崎光王|【DX3】提提维鲁斯(九条澄子)

未曾出生,亦无所谓死亡。游离不知归所,精神普罗维登斯人。撕裂自己的过去,却不为了奔向美好未来。在永恒中连死神的邀约也不赴往,我名南村辉。赞颂绝望者。

离线 南村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899
  • 苹果币: 1
  • 你留下火焰般的回忆 燃在我别离的孤灯里
Re: 战国异闻录·神威
« 回帖 #1 于: 2019-08-02, 周五 23:53:28 »
导入
纯净版
剧透 -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故事发生在与正史略有些偏差的平行时空的日本。公元1554年,占据东海道的八雷将之首今川义元与武田信玄、北条氏康结成“甲骏相三国同盟”,并派出大量魔化部队西进。失去北条氏康的钳制,魔化大军轻易便到达了织田信长所领导的尾张地区。孤立无援的织田军在这一危急时刻,向民间发布了募兵令,不论出身。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座各位应召而来,现在正在前往清州城的路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今日风和日丽,似乎是个赶路的好日子。你们被编入了同一个临时队伍里,正在赶路。
<御崎光王>  吟诵佛经
<新九郎>  观察目前队伍的状况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可以是各地的地方守军,乡勇,义士
<片仓咲>  一言不发的走在队伍中间,并且偷偷观察队伍其他人的情况
<御崎光王> 我是个僧人,拿着禅杖带着斗笠那种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可以看到队伍里有穿着各种装束的乡兵,也有似是浪人装束的武士混在其中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但是你身边的那位僧人无论如何都很显眼
<拳志> 我混在一帮农民中间
<片仓咲> 有女性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片桐,你发现在队伍的尾端有十几位穿着类似艺伎的女性,似乎是因为服饰的关系,她们走的并不快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她们右侧还有一群斗篷人,你看不出他们是男是女
<新九郎>  尝试跟周围看起来比较和善的人搭话
<新九郎> “哎呀,听说从东面来了许多‘魔人’呀!想想就觉得渗人。”
<新九郎> 新九郎身着平民所穿的布衣,但与他偏瘦的身材相比显得很宽松,他看到了身旁有个奇装异服的僧侣,便上前搭了话,同时故意将音量开得很大,让其他人也都听得见。
<御崎光王> “一切诸佛菩萨及天龙鬼神此世界、他世界,此国土、他国土,如是今来集会到忉利天者而已”
<拳志> “喂,和尚,啥意思啊这”
<御崎光王> “娑婆世界,及他方国土,有无量亿天龙鬼神,一尘一劫,一劫之内,所积尘数,尽充为劫。
<御崎光王> 我今尽未来际不可计劫,为是罪苦六道众生,广设方便,尽令解脱,而我自身,方成佛道。”
<御崎光王> /看了看前方,然后阖目,微笑,回答拳志,却没有停下脚步
<拳志> “真的是搞不懂这帮光头”
<片仓咲> ,我试着向这个队伍的领队搭话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片桐走向那个女性团体时,其中一位身材相对高大的女性走上前迎向了她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您好”那位女性向片桐施礼
<片仓咲>  “您好,大姐”也施了个礼
<片仓咲> ”不知大姐您有何贵干“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现在大家都在往清州城赶,为什么您反而突然向后走了呢?”那女人的语气让你觉得有些微妙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也可以看到,这支队伍的领队就在这女人身后不远的地方
<片仓咲> ”大姐,我只是希望能与你后面那位领队老爷谈一些事情“
<新九郎> “蛤?那我们距离清州还有多远啊!有人晓得不?”新九郎大叫着提问。
<片仓咲> ”你也看到了,前面的兄弟对之后的路心里没个底。我也是希望带头那位大哥能给咱一个准信。“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找上片桐的女人还没来得及说话,领队的大嗓门就开始发功了,“吵什么吵!你自己到队伍前面去看看,只要能看见城墙,清州城就不远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与其在队伍里发牢骚,不如早点赶到清州城!”
<新九郎>  挠了挠头,三步并两步跑到了队伍前面,向前望去
<片仓咲> 警惕一下四周有没有什么动静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远处的地平线上,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城楼,应该就是领队所说的清州城墙了
<新九郎> “哦哦,已经可以看到城墙了,那很快就能敢去援助织田大人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你们都看见了,除了城墙,远处似乎还有烟尘袭来,似乎是有什么正在朝你们这边过来
<新九郎> “啊,好像有什么过来了!”
<新九郎>  随时准备逃进树林
<片仓咲> 大声喊着告诉领队和队里其他人,前方似乎有敌袭,大家做好准备!
<新九郎> 新九郎提醒完众人,便默默缩入队伍侧后方
<拳志> 立即把包在布卷背在背上的长枪抽出来,做好抗冲击姿势
<片仓咲> 先让我看看领队是啥反应
<御崎光王>  握住禅杖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不要慌!”领队这么喊着,“清州城边上的魔物早就被清缴的差不多了!就算有漏网之鱼也只是些弱小的杂鱼而已!不会造成什么有声势的冲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如果连这些杂鱼都解决不了,你们也就不要想去为信长大人分忧了!”
<片仓咲> 领队还有什么其他的指令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虽然领队这么说着,但是还是马上下令让为数不多的士兵组成了防御阵势
<御崎光王> “勿至悲哀,我今示汝母之去处。”/低声说
<片仓咲> 话说我们不算士兵对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不算
<片仓咲> 握着手里的太刀,准备来一次阿尔法突袭
<新九郎>  仔细观察来者何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次就算福利过了吧。拳志尽力去观察远处的那支队伍,你发现从远处过来的那支队伍,身上所穿的铠甲似乎与正在警戒的领队和士兵有七八分相似,那支队伍还悬挂着你再熟悉不过的,绣着织田家徽的旗帜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下次我就不放水了,过检定前要好好选择技能
<片仓咲>  大声喊着,前方是织田军吗
<拳志> “感觉不太对吧”
<拳志> “为什么织田军会往这边来”
<片仓咲> 内心os:难道前方失守了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前方的队伍仿佛听见了片桐的喊话,慢慢放慢了速度,最终在距你们五十米开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你们可以看到这是一支全部由骑兵组成的队伍,在最前方的赫然便是织田家著名的“枪之又左”前田利家。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是……应募兵令的而来的义兵么?”
<片仓咲> 等领队出来说话
<片仓咲> 在旁边默而不语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劳烦你们先把路让开,我们正要赶去北条城,时间紧迫。”在和领队沟通后,前田利家走到你们面前,带着焦急的语气向你们请求到
<新九郎>  迅速站到一旁
<御崎光王> 让开
<片仓咲> 让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有队伍最前面的你们起头,整个队伍开始慢慢移动,把大路让了出来,前田利家向你们致意后,翻身上马,带着他的队伍向着远处疾驰而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而你们也没再经历其他特别的事情,平安进入了清州城。只是之后的路上你们偶尔能听到队伍里有人讨论前田利家为什么要去北条城
<御崎光王>  不经意地听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御崎漫不经心地听着,大多数都是对北条氏康的抱怨和诅咒,倒也没什么有营养的内容,看来这些义兵对三家同盟的事也知之甚少
<拳志> “虚惊一场,好事,都是好事”
<片仓咲> 进城后城里的人民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就像那些义兵之前谈论的那样,北条氏康原本也是抵抗魔化大军“八雷将”的大名之一,这次却和八雷将之首今川义元结盟,或许这和前田利家前往北条城有一定的关系
<御崎光王>  继续前进
<新九郎> “啊啊,总算来到清州了!那我们这些义兵能为织田大人做些什么呢?”
<新九郎> 新九郎询问领队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进入城中,你们按引导q q来到募兵营。你们的队伍被整编后,负责登记的将官把整支队伍分为了一个个五人的小队,而你们正好被分到了一起。除了有些眼熟的你们四人之外,还有一名少年模样的男性也被分配了进来。
<片仓咲> 打量那个少年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具体的内容,你们可以等信长大人来了自己问,这可是在信长大人面前留下印象的机会,要自己把握好”领队正好走来给你们发了号码牌,可以看见你们的队伍编号是“清州五三”
<片仓咲>  跑去和少年搭讪,在下片仓枭,是土佐家的雇佣兵,这次是奉长宗我部大人的命令前来支援织田大人的,敢问你是哪家的?
<拳志> “哦,居然有机会能亲眼面见织田大人,幸运幸运”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服部”少年淡淡回了两字
<新九郎> “在下新九郎,请多指教。”
<拳志> “不动拳志,叫我拳志就好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请多关照”服部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和新九郎打过了招呼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奇怪的姓”服部似乎对拳志产生了一点兴趣
<拳志> “啊,别在意,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小时候在山里迷了路,一个和尚大叔把我捡走了,是他给起的名字,啥意思我也不清楚,哈哈”
<御崎光王> “小僧御崎,从久远劫来,蒙佛接引,使获不可思议神力,久远度脱一切受苦众生。”
<御崎光王>  双掌合十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他又转头打量了一下御崎,一会儿后开口问道:“你是……一向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记得显如和织田家关系算不上好” 
<御崎光王> “小僧闻地藏本愿事行,赞叹瞻礼,得七种利益。和一向宗并无瓜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哪怕是这样,敢光明正大来尾张,来到织田家的眼皮子底下,你也算是个特立独行的和尚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的名字很有趣,我记住你了”服部看着不动拳志,“希望你别死的太早。”
<拳志> “哈哈哈我尽量我尽量,不过这世道,谁说得准呢”
<拳志> “指不定咱一会说错了句话,直接就被织田大人拖出去斩了呢,也说不定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谁说要被我拖出去砍了啊?”冷不丁的,拳志身后传出一个年轻男性的声音
剧透 -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除了拳志以外的其他人都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的男性正站在拳志背后
<拳志> “失敬失敬(行个礼),诶,不会这真的要被砍了吧”
<片仓咲> “阁下莫非就是织田信长大人”(行了个礼)
<新九郎> “啊,啊!”新九郎几乎五体投地,“是织田大人!”
<御崎光王>  合十行礼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怎么,我看起来很可怕?”织田信长挑了挑眉毛,“还是说,在你们的印象里,我非得这么可怕才行?”
<片仓咲> “鄙人曾有幸远远见过前田将军和长宗我部大人一面,如今竟能见到织田大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新九郎,你也不用这么拘谨,起来吧”
<片仓咲> .“大人果然如传闻中一样气宇轩昂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哈哈哈,器宇轩昂我可不敢当。不过,你说你见过利家,是什么时候?”
<片仓咲> .“在下不敢隐瞒,在刚才进城途中,有幸曾见过即将出征北条城的前田大人一面”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比起奉承自己,织田信长似乎对前田利家的动向更为关心。“嗯……这样啊”
<拳志> (我想洞察一下,信长是不是不知道前田利家去北条城了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他沉默了片刻,抬头对你们说:“实不相瞒,其实这次,你们这些队伍的任务,和利家是一样的”
<片仓咲>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利家的任务是前往北条城,说服北条氏康放弃和今川义元的盟约。而你们的任务,简单来说就是去支援利家。”
<拳志> “说服……哈,是这个意思啊”
<片仓咲> “ 容我冒昧的问一句,织田大人派前田大人前往北条城说服北条,如此高风险的任务,必然有获胜的把握。不知道织田大人认为北条会转向支持我们这一边的理由是什么?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今川义元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尾张还没准备好”信长叹了口气,“北条氏康若是能顾大局自然最好,只是既然北条家已经和今川签了盟约,那条老狐狸如果还要耍小聪明,就只能去给他压力了”
<拳志>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节骨眼上和今川结盟,意思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条老狐狸一定是打着浑水摸鱼的算盘”信长砸了咂嘴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他可比今井宗久精明多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若不是有上杉家和京的压力,北条氏康说不定会直接站到八雷将那边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看起来信长对北条氏康成见还挺深的
<拳志> “啊,恕我多嘴一句,要是等我们到了那边,北条一口答应放弃盟约,那我们也就这么信了?”
<拳志> “要是他真的这么好说话,既然此时可以背弃和今川的盟约,转头再把刚答应的话吃了也很正常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也没天真到去信那老狐狸的话”织田摇了摇头,“详细的情况,等你们到了北条城,上杉家的主事人应该会和你们解释的”
<拳志> “行嘞,那咱啥时候走?我不算聪明,但也能看得出这事宜早不宜迟呐。”
<新九郎> “不知信长大人有没有后备的手段,比如在北条显然决定对我们不利的情况下采取一些强硬措施……”新九郎抹了抹脖子,“我们定会全力援助前田利家大人的。”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只是以你们现在的装束未免也太磕碜了,等会儿去领套装备再走吧”信长指了指身后的营帐,也没再多说什么,“我知道这任务很危险……祝你们好运”
<御崎光王> “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后备手段?有那个人在,就是最强的后备手段了”信长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又叮嘱了一句,“记得去找上杉家的主事人,别忘了”
<片仓咲> 领一套装备
<御崎光王>  跟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然后信长便走远了
<拳志> “好运,哈哈,祝我们好运。(低声)我还以为织田信长大人从不相信运势这类东西的呢。”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首先你们一人领到了一件锁子甲和外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可以仔细考虑一下买什么,今天就先到这边吧) 


完整版
剧透 -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故事发生在与正史略有些偏差的平行时空的日本。公元1554年,占据东海道的八雷将之首今川义元与武田信玄、北条氏康结成“甲骏相三国同盟”,并派出大量魔化部队西进。失去北条氏康的钳制,魔化大军轻易便到达了织田信长所领导的尾张地区。孤立无援的织田军在这一危急时刻,向民间发布了募兵令,不论出身。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座各位应召而来,现在正在前往清州城的路上。
剧透 -   :
<新九郎> (魔化草)
<御崎光王> (对 魔 忍)
<拳志> (到底谁才是魔王啊kora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是今川义元哦)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背景故事就是这么写的)
<片仓咲> (要不是初始家族不能选今川义元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今日风和日丽,似乎是个赶路的好日子。你们被编入了同一个临时队伍里,正在赶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可以自由行动了 )
<御崎光王>  吟诵佛经
<片仓咲> 一言不发的走在队伍中间
<片仓咲> 同时偷偷地撇着与我一个队伍的其他人
<新九郎> (所以我们是一大群杂兵?)
<片仓咲> (我突然发现我这个名字取得没有时代感啊 )
<新九郎>  观察目前队伍的状况
<片仓咲> (队伍里是只有我们四个吗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可以是各地的地方守军,乡勇,义士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不是 )
<片仓咲>  一言不发的走在队伍中间,并且偷偷观察队伍其他人的情况
<御崎光王> (我是个僧人,拿着禅杖带着斗笠那种)
<片仓咲> (场外os: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想上去砍两刀 )
<御崎光王>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可以看到队伍里有穿着各种装束的乡兵,也有似是浪人装束的武士混在其中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但是你身边的那位僧人无论如何都很显眼
<拳志> (我混在一帮农民中间,不对我本来就是农民)
<片仓咲> (有女性吗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嗯……那片桐过一个目标值2,难易度2的洞察
<片仓咲> 我好像没有洞察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就按感知骰)
<盲盲> 片桐咲骰出了: 2D6=2+5=7
<盲盲> 片桐咲骰出了: D6=2
<片仓咲> (我感知记错了,好像是3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过了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片桐,你发现在队伍的尾端有十几位穿着类似艺伎的女性,似乎是因为服饰的关系,她们走的并不快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她们右侧还有一群斗篷人,你看不出他们是男是女
<片仓咲> (嗷顺便一提我此时是男装形态可以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可 )
<片仓咲> (双兔傍低走
<拳志> (一起烤来吃 )
<新九郎>  尝试跟周围看起来比较和善的人搭话
<新九郎> (比如这几个逼)
<新九郎> (谁跟我聊聊)
<御崎光王> (我吧)
<新九郎> “哎呀,听说从东面来了许多‘魔人’呀!想想就觉得渗人。”
<新九郎> 新九郎身着平民所穿的布衣,但与他偏瘦的身材相比显得很宽松,他看到了身旁有个奇装异服的僧侣,便上前搭了话,同时故意将音量开得很大,让其他人也都听得见。
<御崎光王> “一切诸佛菩萨及天龙鬼神此世界、他世界,此国土、他国土,如是今来集会到忉利天者而已”
<拳志> “喂,和尚,啥意思啊这”
<御崎光王> “娑婆世界,及他方国土,有无量亿天龙鬼神,一尘一劫,一劫之内,所积尘数,尽充为劫。
<御崎光王> 我今尽未来际不可计劫,为是罪苦六道众生,广设方便,尽令解脱,而我自身,方成佛道。”
<御崎光王> /看了看前方,然后阖目,微笑,回答拳志,却没有停下脚步
<拳志> “真的是搞不懂这帮光头”
<片仓咲> ,我试着向这个队伍的领队搭话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片桐走向那个女性团体时,其中一位身材相对高大的女性走上前迎向了她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您好”那位女性向片桐施礼
<片仓咲>  “您好,大姐”也施了个礼
<片仓咲> ”不知大姐您有何贵干“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现在大家都在往清州城赶,为什么您反而突然向后走了呢?”那女人的语气让你觉得有些微妙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也可以看到,这支队伍的领队就在这女人身后不远的地方
<片仓咲> ”大姐,我只是希望能与你后面那位领队老爷谈一些事情“
<新九郎> “蛤?那我们距离清州还有多远啊!有人晓得不?”新九郎大叫着提问。
<片仓咲> ”你也看到了,前面的兄弟对之后的路心里没个底。我也是希望带头那位大哥能给咱一个准信。“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找上片桐的女人还没来得及说话,领队的大嗓门就开始发功了,“吵什么吵!你自己到队伍前面去看看,只要能看见城墙,清州城就不远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与其在队伍里发牢骚,不如早点赶到清州城!”
<拳志> (“长官,我们已经能看到清州城的城墙了!”)
<新九郎>  挠了挠头,三步并两步跑到了队伍前面,向前望去
<片仓咲> 警惕一下四周有没有什么动静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远处的地平线上,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城楼,应该就是领队所说的清州城墙了
<新九郎> “哦哦,已经可以看到城墙了,那很快就能敢去援助织田大人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可以尝试过一个目标值3,难易度1的洞察获得一些额外的信息
<盲盲> 由于洞察 新九郎骰出了: 3D6=3+3+1=7
<片仓咲> 其他家是怎么站队的
<盲盲> 御崎骰出了: D6=5
<盲盲> 片桐咲骰出了: 3D6=3+6+1=10
<盲盲> 由于洞察 拳志骰出了: 3D6=4+1+6=11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你们都看见了,除了城墙,远处似乎还有烟尘袭来,似乎是有什么正在朝你们这边过来
<新九郎> “啊,好像有什么过来了!”
<新九郎>  随时准备逃进树林
<片仓咲> 大声喊着告诉领队和队里其他人,前方似乎有敌袭,大家做好准备!
<新九郎> 新九郎提醒完众人,便默默缩入队伍侧后方
<拳志> (立即把包在布卷背在背上的长枪抽出来,做好抗冲击姿势
<片仓咲> 先让我看看领队是啥反应
<御崎光王>  握住禅杖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不要慌!”领队这么喊着,“清州城边上的魔物早就被清缴的差不多了!就算有漏网之鱼也只是些弱小的杂鱼而已!不会造成什么有声势的冲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如果连这些杂鱼都解决不了,你们也就不要想去为信长大人分忧了!”
<片仓咲> 领队还有什么其他的指令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虽然领队这么说着,但是还是马上下令让为数不多的士兵组成了防御阵势
<新九郎> (竟然是战斗教学)
<御崎光王> “勿至悲哀,我今示汝母之去处。”/低声说
<御崎光王> (不行,地藏菩萨本愿经这句话单拿出来就跟口嗨似的)
<新九郎> (草)
<新九郎> (我还以为你在骂娘)
<御崎光王> (其实这句话意思也差不多,地藏菩萨他妈当时确实下了地狱)
<片仓咲> 话说我们不算士兵对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不算
<片仓咲> 握着手里的太刀,准备来一次阿尔法突袭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现在请各位打开合战地图,你们现在的位置是本阵
<片仓咲> 地图在哪里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左方最远处出现一支不明部队
剧透 -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为了方便位置表达就按1/2/3/4,a/b表达位置了)
<御崎光王> (了解)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现在在1,a出现了一支不明部队
<新九郎>  仔细观察来者何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目标值3,难度2的索敌判定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或者目标值3,难度3的洞察判定
<盲盲> 由于洞察 拳志骰出了: 4D6=4+1+2+5=12
<拳志> (不对我洞察和索敌都是4我为什么要骰洞察 )
<新九郎> (那你不是直接过了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xs)
<拳志> (那算过了么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次就算福利过了吧。拳志尽力去观察远处的那支队伍,你发现从远处过来的那支队伍,身上所穿的铠甲似乎与正在警戒的领队和士兵有七八分相似,那支队伍还悬挂着你再熟悉不过的,绣着织田家徽的旗帜
<片仓咲> (草,差点a上去了 )
<片仓咲> (果然不能乱砍npc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下次我就不放水了,过检定前要好好选择技能
<片仓咲>  大声喊着,前方是织田军吗
<片仓咲> (队长,别开枪 )
<拳志> “感觉不太对吧”
<拳志> “为什么织田军会往这边来”
<片仓咲> 内心os:难道前方失守了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前方的队伍仿佛听见了片桐的喊话,慢慢放慢了速度,最终在距你们五十米开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你们可以看到这是一支全部由骑兵组成的队伍,在最前方的赫然便是织田家著名的“枪之又左”前田利家。
<御崎光王> (喔,1000打点的鸡)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是……应募兵令的而来的义兵么?”
<片仓咲> 等领队出来说话
<片仓咲> 在旁边默而不语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劳烦你们先把路让开,我们正要赶去北条城,时间紧迫。”在和领队沟通后,前田利家走到你们面前,带着焦急的语气向你们请求到
<新九郎>  迅速站到一旁
<御崎光王> 让开
<片仓咲> 让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有队伍最前面的你们起头,整个队伍开始慢慢移动,把大路让了出来,前田利家向你们致意后,翻身上马,带着他的队伍向着远处疾驰而出
<片仓咲> (是从我们过来的地方赶吗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而你们也没再经历其他特别的事情,平安进入了清州城。只是之后的路上你们偶尔能听到队伍里有人讨论前田利家为什么要去北条城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是的)
<御崎光王>  不经意地听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御崎漫不经心地听着,大多数都是对北条氏康的抱怨和诅咒,倒也没什么有营养的内容,看来这些义兵对三家同盟的事也知之甚少
<拳志> “虚惊一场,好事,都是好事”
<御崎光王> (关于前田利家为什么去北条城有信息吗?)
<片仓咲> 进城后城里的人民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就像那些义兵之前谈论的那样,北条氏康原本也是抵抗魔化大军“八雷将”的大名之一,这次却和八雷将之首今川义元结盟,或许这和前田利家前往北条城有一定的关系
<御崎光王>  继续前进
<新九郎> “啊啊,总算来到清州了!那我们这些义兵能为织田大人做些什么呢?”
<新九郎> 新九郎询问领队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进入城中,你们按引导q q来到募兵营。你们的队伍被整编后,负责登记的将官把整支队伍分为了一个个五人的小队,而你们正好被分到了一起。除了有些眼熟的你们四人之外,还有一名少年模样的男性也被分配了进来。
<片仓咲> 打量那个少年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具体的内容,你们可以等信长大人来了自己问,这可是在信长大人面前留下印象的机会,要自己把握好”领队正好走来给你们发了号码牌,可以看见你们的队伍编号是“清州五三”
<片仓咲>  跑去和少年搭讪,在下片仓枭,是土佐家的雇佣兵,这次是奉长宗我部大人的命令前来支援织田大人的,敢问你是哪家的?
<御崎光王> (所以我们是青州兵了?)
<御崎光王> (清※)
<御崎光王> (算了我是故意打错的)
<拳志> “哦,居然有机会能亲眼面见织田大人,幸运幸运”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服部”少年淡淡回了两字
<片仓咲> (服部草 )
<片仓咲> (我被这逼在只狼二周目里杀到自闭开了三周目 )
<新九郎> “在下新九郎,请多指教。”
<御崎光王> (我还以为是那个关西腔)
<拳志> “不动拳志,叫我拳志就好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请多关照”服部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和新九郎打过了招呼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奇怪的姓”服部似乎对拳志产生了一点兴趣
<拳志> “啊,别在意,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小时候在山里迷了路,一个和尚大叔把我捡走了,是他给起的名字,啥意思我也不清楚,哈哈”
<御崎光王> “小僧御崎,从久远劫来,蒙佛接引,使获不可思议神力,久远度脱一切受苦众生。”
<御崎光王>  双掌合十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他又转头打量了一下御崎,一会儿后开口问道:“你是……一向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记得显如和织田家关系算不上好” 
<御崎光王> “小僧闻地藏本愿事行,赞叹瞻礼,得七种利益。和一向宗并无瓜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哪怕是这样,敢光明正大来尾张,来到织田家的眼皮子底下,你也算是个特立独行的和尚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的名字很有趣,我记住你了”服部看着不动拳志,“希望你别死的太早。”
<拳志> “哈哈哈我尽量我尽量,不过这世道,谁说得准呢”
<拳志> “指不定咱一会说错了句话,直接就被织田大人拖出去斩了呢,也说不定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谁说要被我拖出去砍了啊?”冷不丁的,拳志身后传出一个年轻男性的声音
剧透 -   :
<片仓咲> (谁知道平民对大名应该做什么礼 )
<片仓咲> (不管了 )
<御崎光王> (这个画风我有点跳戏)
<御崎光王> (让我缓缓)
<新九郎> (二次元,二次元)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除了拳志以外的其他人都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的男性正站在拳志背后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也没办法啊,规则书上的图就是这样的)
<拳志> “失敬失敬(行个礼),诶,不会这真的要被砍了吧”
<片仓咲> “阁下莫非就是织田信长大人”(行了个礼)
<新九郎> “啊,啊!”新九郎几乎五体投地,“是织田大人!”
<御崎光王>  合十行礼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怎么,我看起来很可怕?”织田信长挑了挑眉毛,“还是说,在你们的印象里,我非得这么可怕才行?”
<片仓咲> “鄙人曾有幸远远见过前田将军和长宗我部大人一面,如今竟能见到织田大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新九郎,你也不用这么拘谨,起来吧”
<片仓咲> .“大人果然如传闻中一样气宇轩昂 ”
<御崎光王> (这就开始拍马屁了?)
<拳志> (你这就开始舔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哈哈哈,器宇轩昂我可不敢当。不过,你说你见过利家,是什么时候?”
<片仓咲> .“在下不敢隐瞒,在刚才进城途中,有幸曾见过即将出征北条城的前田大人一面”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比起奉承自己,织田信长似乎对前田利家的动向更为关心。“嗯……这样啊”
<拳志> (我想洞察一下,信长是不是不知道前田利家去北条城了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自动成功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他沉默了片刻,抬头对你们说:“实不相瞒,其实这次,你们这些队伍的任务,和利家是一样的”
<片仓咲>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利家的任务是前往北条城,说服北条氏康放弃和今川义元的盟约。而你们的任务,简单来说就是去支援利家。”
<拳志> “说服……哈,是这个意思啊”
<新九郎> (说服(物理))
<御崎光王> (小僧尽力,不然只能试试看让地藏王菩萨说服他了)
<御崎光王> (玩笑)
<片仓咲> “ 容我冒昧的问一句,织田大人派前田大人前往北条城说服北条,如此高风险的任务,必然有获胜的把握。不知道织田大人认为北条会转向支持我们这一边的理由是什么?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今川义元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尾张还没准备好”信长叹了口气,“北条氏康若是能顾大局自然最好,只是既然北条家已经和今川签了盟约,那条老狐狸如果还要耍小聪明,就只能去给他压力了”
<拳志>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节骨眼上和今川结盟,意思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条老狐狸一定是打着浑水摸鱼的算盘”信长砸了咂嘴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他可比今井宗久精明多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若不是有上杉家和京的压力,北条氏康说不定会直接站到八雷将那边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看起来信长对北条氏康成见还挺深的
<拳志> “啊,恕我多嘴一句,要是等我们到了那边,北条一口答应放弃盟约,那我们也就这么信了?”
<拳志> “要是他真的这么好说话,既然此时可以背弃和今川的盟约,转头再把刚答应的话吃了也很正常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也没天真到去信那老狐狸的话”织田摇了摇头,“详细的情况,等你们到了北条城,上杉家的主事人应该会和你们解释的”
<拳志> “行嘞,那咱啥时候走?我不算聪明,但也能看得出这事宜早不宜迟呐。”
<新九郎> “不知信长大人有没有后备的手段,比如在北条显然决定对我们不利的情况下采取一些强硬措施……”新九郎抹了抹脖子,“我们定会全力援助前田利家大人的。”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只是以你们现在的装束未免也太磕碜了,等会儿去领套装备再走吧”信长指了指身后的营帐,也没再多说什么,“我知道这任务很危险……祝你们好运”
<御崎光王> “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后备手段?有那个人在,就是最强的后备手段了”信长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又叮嘱了一句,“记得去找上杉家的主事人,别忘了”
<片仓咲> 领一套装备
<御崎光王>  跟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然后信长便走远了
<拳志> “好运,哈哈,祝我们好运。(低声)我还以为织田信长大人从不相信运势这类东西的呢。”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首先你们一人领到了一件锁子甲和外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个是可以再卖出去的)
<拳志> (倒卖军备真的不会被砍么23333)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可以仔细考虑一下买什么,今天就先到这边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正好要换地图了)
« 上次编辑: 2019-08-10, 周六 10:18:54 由 南村辉 »
即便签名档受限,我也要呐喊——和(带)女朋友跑团3/♾️!
欢迎加入群聊辉先生的咕堡,群聊号码706026854。
欢迎加入DND5E私设作者的万众宇宙,群聊号码817266867
跑团三年,敢称无团不开,带团三年,方知无团可跑
“你是律师吗?”“是啊,你要看资格证吗?”

人物卡收集:【DND5E】弗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七海】约翰·墨瑟|【TOC】严唯纶|【魔导书大战】凯斯·阿妮塔|【战国异闻录·神威】御崎光王|【DX3】提提维鲁斯(九条澄子)

未曾出生,亦无所谓死亡。游离不知归所,精神普罗维登斯人。撕裂自己的过去,却不为了奔向美好未来。在永恒中连死神的邀约也不赴往,我名南村辉。赞颂绝望者。

离线 南村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899
  • 苹果币: 1
  • 你留下火焰般的回忆 燃在我别离的孤灯里
Re: 【战国异闻录·神威】桶狭间合战LOG
« 回帖 #2 于: 2019-08-10, 周六 00:18:38 »
纯净版
剧透 -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上回说到,不动拳志等五人在清州城与织田信长做了些简单的交流,正准备前往北条城,他们在装备营领好了装备,向北条城出发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出发前你们还有什么要做的么
<拳志> “你们谁借我2两,我买件甲胄“
<新九郎> 新九郎看了看这名结实的男子,从口袋里摸出了两枚碎银
<新九郎> “给。”
<拳志> “多谢老板,多谢老板了啊”
<拳志> 那我要把锁甲和外套都卖了,应该正好一件甲胄
<新九郎> “为了织田家,钱财什么的都该用则用。”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装备营负责人在后面催着:“快一点快一点啊,后面还有人等着领呢。”并不耐烦地从拳志手中接过锁子甲和外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兄弟你倒是会选,这甲胄可不便宜,千万别让它成了河底的废铁啦。”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负责人一边说着,一边也叮嘱剩下几人如果拳志死了,记得把他的甲胄扒下来
<御崎光王> /买些琐碎杂物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你花费了两金获得了足够你们小队全部的口粮
<御崎光王> 那么我再买个烟玉吧
<片仓咲> 我拿着这笔钱去当地赌场进行赌博
<片仓咲> 我大摇大摆地走进当地的赌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赌场里人声鼎沸,片桐咲看见当地的织田军和各地的不同乡兵都混杂在一起赌大小
<片仓咲> 四处张望一下哪里最热闹去哪里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来到了最中间的一张赌桌,有几个像是小队长一样的织田军人坐在那里
<片仓咲> “你们这里是什么玩法”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张赌桌的位置还空了不少,看得出其他人不是很想跟他们赌,只是在周围围了一圈
<片仓咲> 在一旁观察三轮,看看他们有没有出千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赌大小啊,赌大小”边上的一个乡兵白了你一眼,“赌大小都不会玩?压中了就赢钱,钱!”说着还搓了搓手
<片仓咲> 我笑了一笑站在一旁仔细观察摇骰子的人的动作表情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因为荷官手法太过娴熟,你没看出什么破绽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桌上几人都是有输有赢,一时间也看不出有没有出千
<片仓咲> 询问老板“这里赔率怎么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伙子你也要赌?”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你,“你有钱么?”
<片仓咲> “多少还是有点的,就是想来玩玩,就是对这里具体规则不是特别清楚”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其实我们这里规矩说来也简单,只要压中,赌池里其他位置所有的钱由压中的人平分”
<片仓咲> “那庄家呢”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老板慢悠悠地说着,“这一桌,庄家只拿豹子,如果豹子没人押注,出了,奖池由庄家全吃。其他的我们分文不取”
<片仓咲> 慢悠悠地瞅了一眼碗里的骰子,仔细打量了一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当然,你可以选择一次性把骰子全开了,也可以一个个慢慢开”老板毫不在意你打量的眼神,“随便看,没人敢在信长老爷的地头出千。”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如果一次性全开,你只需要下注一次”老板慢条斯理地解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至于分别开呢,你可以一次次将三个骰子打开,每打开一个骰子都可以再加一次注,只是先前加的注不能更换位置”
<片仓咲> “分三次下注,开始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小子有种。”老板哈哈一笑,挥手示意荷官开始,荷官一阵操作以后,三个碗都扣在了桌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了,第一次下注”
<片仓咲> 压大压1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四个军官看了看你的选择,最终在大、小各压了1金,豹子压了2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荷官吆喝着,打开了第一个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第一个的结果是……小!”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桌上一个军官一挥拳“漂亮”
<片仓咲> 压2块在小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了好了,这位老爷也别那么兴奋”荷官安抚了一下兴奋的军官,“请各位再下注吧,第二个碗要开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看着片桐在小上压了两金,第一次没压中的三位军官显得有些犹豫,最后三人都在大上跟了1金,倒是压中了的军官毫不迟疑地在小上又压了2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既然各位都定了,那这第二枚,可也是要开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大!四点!是大!”围观的嚷嚷了起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吵什么吵什么,2+4也才6而已,要是最后一颗骰子开不出3以上的骰子,那还是小!”也有人在边上提醒道
<片仓咲> 剩下3金全压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哎呀,这位老爷出手真是阔绰”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荷官看了看剩下四位军官:“几位兵老爷可不能被压了风头是不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四位军官面容都有些踟躇,似乎是囊中羞涩,家底快掏光了,不过,还是有两位硬着头皮,在大跟了2金,在小跟了2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至于剩下两位倒是不再加注,坚持在了小和大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么,最后一颗骰子,要开了哦?”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是小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边那少年刚刚是不是最后赌了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是啊,还有三金呢”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太惨了太惨了”
<片仓咲> 剩下三金全压豹子,一口气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老板按住了你准备放钱的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们先把这一把结了”说着开始数起了钱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老板数了一会儿,最后把本金和赢来的金总计6金送到了片桐手里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子,听说你还想开一把全开?听我一句劝,能不亏本已经不错啦,及时收手吧……”
<片仓咲> “吃喝嫖拉都亏本,只有赌博有来回”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你这小子……”老板无奈地点头“行吧,只再让你赌一把,我可不想看你被人打断腿丢在路边”
<片仓咲> 3金豹子3金大,一口气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荷官拿过一个碗,放进3枚骰子摇晃一阵,“买定离手!”
<御崎光王> “众生莫轻小恶,以为无罪,死后有报,纤毫受之。”念经
<御崎光王> “……若遇非理毁用者, 说所求阙绝报。若遇吾我贡高者, 说卑使下贱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一把有不少人都参加了进来,最后林林总总,在小上有着6金,大上是由三人分别丢了1金,豹子则又被两人加了1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了,既然大家都下完注了,我可就开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少年是不是输光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像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不会真要被打断腿丢到马路上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围观的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一个个都在瞄片桐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老板无奈地拍了拍片桐的肩,“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御崎光王> “……如是等阎浮提众生,身口意业,恶习结果,百千报应……”
<片仓咲> 灰溜溜地离开,跑去和大部队汇合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你在城门找到了大部队
<新九郎> /新九郎购置了一卷钩绳和一根烟管,剩余2两
<拳志> 我就一件甲胄,我耐力提高到35
<拳志> “哟哥们,你购置了些啥啊”
<片仓咲> 不理他
<御崎光王> /我也跟着回来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服部瞥了片桐一眼“你看他去时荷包鼓鼓,现在却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多半是去赌了,还输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门口的其他队伍陆陆续续出发了,你们似乎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
<新九郎> “事不宜迟,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们来时太阳还没过顶,现在已经有些西斜了,现在再不出发,可能就会赶不上中途休息城镇关门的时间了”服部淡淡地说到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想露宿野外么?”
<片仓咲> “我没所谓”
<新九郎> “所以说我们现在就走吧……”新九郎面露忧色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服部点了点头“我也持同一意见”
<御崎光王> 跟上
<拳志> “嘛,虽然我想说露宿也挺好的,不过果然还是快点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的行程还算顺利这么说着,一路上风平浪静,除了片桐经常被路过的娼妓调戏之外似乎没什么大事发生,你们今天的目的地是斋藤家边境的一座小城,现在你们已经能够逐渐看见零散的斋藤家士兵在管道附近巡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进入斋藤家的势力范围后,你们明显发觉这里的植物似乎不比尾张的植物来的鲜活,都显得有些干瘪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远处的山脉隐约可见有不散的雷云分布着,似乎那就是已经魔化的甲斐-信浓地区,那位武田信玄所统治的魔域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远处,一座孱弱的小城已映入眼帘。日已西沉,但城门前的吊桥迟迟未能升起,像是为了你们特意留着一样、
<片仓咲> 警惕周围有没有敌人(开个索敌)
<拳志> “哦哦,看起来今天是不用露宿咯”
<新九郎> “先进城吧,找个落脚点之后联系一下利家大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片桐环视了一下城门前和管道四周,发现了几只表现出了魔化特征的兔子,以及在城门伫立的一支队伍,不过那支队伍更像是在等什么人,有两个人显而易见的站的靠前,像是话事人的样子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那两人背后的旗帜上,你看到了一副对雀的图案
<片仓咲> 小声说“大家小心点,周围有几只小魔物,更麻烦的是城门前那支队伍,大家尽量不要被他们发现”
<拳志> “哈,我们又不是什么土匪强盗,坦坦荡荡地来,坦坦荡荡地去,有什么好躲的”
<拳志> 说着就往城门部队那边走
<片仓咲> 被迫跟着后面
<御崎光王> 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跟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拳志逐渐走到了和那支队伍能够相互辨认的距离,那两位话事人中的其中一位走上前来,高声喝着“来者何人!可是织田家派来搜索前田利家的队伍!”
<拳志> “我们确实是织田大人派来找前田利家将军的,不过你说搜索?他们失踪了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前田利家的部队已经进入了信浓地区,但是还没有和北条家的人遇见,我们派出去的鬼忍也没搜寻到他们的踪迹”出声那人缓步向你走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估计他们很可能在信浓遭遇了魔将袭击”来人在你面前站定“你们是最后一支到达这里的队伍,现在前田利家的去向我已经告诉你们,明天我的部队就要开拔,深入信浓去救他,至于你们……想去想留是你们的自由,我不会逼织田家的士兵为上杉家做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与拳志交谈的是一位身材纤细,面目清秀的少年。他身上披挂着一套深蓝色的甲胄,身旁跟随着一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拳志> “听着挺糟糕的啊,说起来您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名上杉景虎,是谦信公的养子。”
<拳志> “久仰大名久仰大名,那既然目的是一致的那不如就一起走了?”
<片仓咲> “我没所谓,既然如此不如一起同行。”
<御崎光王> 点头表示赞同同伴的想法
<新九郎> “既然前田利家大人身处险境,我们一定要前去保护他。”新九郎接受了队友的同行提议,不再多说什么。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景虎听见拳志的话倒是愣了一会儿,“你们倒是和前几支队伍不太一样”说着他向你们指了指队伍的一侧“既然如此,你们就临时加入景广的别动队吧,景广,没问题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明白了”被点名的是景虎身后的少年
<拳志> “怎么,前几支队伍是缩卵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景虎耸了耸肩:“谁愿意去魔将的领地送死呢?尤其是这些临时凑起来的散兵游勇。”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了,既然如此,你们今晚就在这小城里修整一下,明天我们就出发,横穿眼前的山脉,进入信浓,寻找前田利家,顺带护送他到北条城吧。”景虎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拳志> 自言自语:“不过织田大人之后会怎么处置这帮家伙呢……好奇啊好奇”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啊,不过不要想着去娼馆了,我可不想带着一群软脚虾上战场”
<御崎光王> “遇邪淫者, 有雀鸽鸳鸯报。”
<御崎光王> 继续念经
<拳志> “这您可不用担心”拳志拍拍口袋,“为了买这套家伙事我可是全数身家都搭上了,还欠了债没还清呢”
<片仓咲> “我也没钱”小声嘀咕道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景虎点了点头,带着部队进城了。被称作景广的少年来到你们面前:“各位今晚就和我的部队住在一起,没问题吧。”说着便带你们向城内的一家小旅馆走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现在你们来到了旅馆,景广在你们边上,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各自入住房间以后,你们可以自由行动了,今晚不长,好好享受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拳志> 啥也不干,倒头就睡养精蓄锐
<片仓咲> 在房里睡觉,努力回想白天究竟为啥输了那么多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拳志睡得像头死猪一样,片仓虽然也堪堪入睡,但总在床上翻来复去,睡眠质量不是很好
<御崎光王> 去城里看看,给穷人讲讲经,让他们相信今生好好苟活着,来世就能有好盼头
<新九郎> 在街上走两圈,观察北条家附近的道路与建筑情况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御崎和新九郎出门后逐渐走向了不同方向。先过新九郎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不难发现,这座边陲小城的道路虽然建的宽阔,但缺少打理。建筑也是一样,显得十分老旧,部分外墙上还残留着显而易见的划痕,应当是魔物袭击城镇时留下的痕迹
<新九郎> “不晓得北条老儿有没有仔细考虑过对魔物绥靖的后果。”新九郎看着小城的遭遇自言自语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他哪里能晓得,天天坐在天守阁里摆架子的官大人能懂个屁!”新九郎的自言自语似乎是被路过的醉汉听到了,他粗着脖子吼着,“北条老儿!和魔物签订契约,害的老子斋藤家的兵吃苦!老子诅咒你生孩子都是大姑娘!”
<新九郎> “嗯……”新九郎的眼神中有了些别样的神色,他若有所思地兜回了旅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新九郎回到了酒馆,你还有什么要做的么?
<新九郎> 盘腿冥想,到了该睡的时候就躺下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新九郎在冥想时似乎有一些感悟,但又抓不太住,只想是自己太累了,不一会儿便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我们回到最后在传教的御崎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在传教讲经的时候,发现你的听众里女性尤其的少,主要都是些老人,青壮年和儿童都很少
<御崎光王> “……若有女人,厌女人身,尽心供养地藏菩萨画像,及土石胶漆铜铁等像,如是日日不退,常以华香、饮食、衣服、缯彩、幢幡、钱、宝物等供养。是善女人,尽此一报女身,百千万劫,更不生有女人世界,何况复受。除非慈愿力故,要受女身,度脱众生,承斯供养地藏力故,及功德力,百千万劫不受女身。”
<御崎光王> 告诉他们如果诚信供奉地藏菩萨,来生不愿意当女人可以不当,并且观察他们的反应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这位大师,您刚刚这段话,可是说若有诚心,下辈子还可以接着当男人啊……?”说话的是一位瞎了左眼、骨瘦如柴的老人,他一边说话,一边还在喘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至于其他人,也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只有一个老人不为所动
<御崎光王> “恶口者有眷属斗诤报。”点头示意
<御崎光王> 同时露出不解的表情,表示自己并不理解为什么老人对这点十分在意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好啊……”那老人大笑三声,“既然如此,我这老骨头若有什么万一,也可以放心去了。”他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拿出一串佛珠:“我本也信佛陀,奈何连年刀兵,魔物为祸,老头子眼也瞎了,身体也虚了,再也吃不动斋,念不了佛了……”
<御崎光王> “若天若龙、若男若女、若神若鬼、乃六道罪苦众生,不能脱离六道,男女何异?”
<御崎光王> 试图打听老人为什么这么纠结于男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老头子半条命都贴给这群该死的魔物了……但是这群魔物怎么都杀不完,或许真得等下辈子继续了吧”他剧烈地咳嗽两声,嘴角隐隐渗出血迹,“老头子时候不多啦,只希望下辈子还能接着和这帮魔物斗一斗……老头子啊,只恨自己这辈子还不够强壮,保不住自己的妻儿,眼睁睁看着她们就这么、就这么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所以,下辈子老头子一定得生的更健硕一些,这样才好保护自己真正重要的人……不过这在大师看来,怕只是一个将死老人的魔怔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大师不用深究,就当个故事听了就好……当然,这里的每一位,都有和老头子差不多的故事,大师要是有兴趣,说不定能听到天亮呢”
<御崎光王> “如是等辈,在未来世,常得百千鬼神日夜卫护,不令恶事辄闻其耳,何况亲受诸横……未来现在一切众生,说娑婆世界,及阎浮提罪苦众生,所受报处,地狱名号,及恶报等事,使未来世末法众生,知是果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哈哈哈哈,若是这样就好了……要是这天下没有魔物,该有多好啊……”
<御崎光王> 再诵一遍经,等天色稍微晚些了人散开一点后再回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在大约十点的时候回到了酒馆
<御崎光王> 然后就没什么别的行动了,收拾收拾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我们今天就先这样?)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存个档吧)


完整版
剧透 -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上回说到,不动拳志等五人在清州城与织田信长做了些简单的交流,正准备前往北条城,他们在装备营领好了装备,向北条城出发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出发前你们还有什么要做的么
<拳志> 有!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请
<拳志> 你们谁借我2两,我买件甲胄
<拳志> 我会帮你们挡刀的
<拳志> 谁借我我优先保谁
<新九郎> 新九郎看了看这名结实的男子,从口袋里摸出了两枚碎银
<新九郎> “给。”
<拳志> “多谢老板,多谢老板了啊”
<拳志> 那我要把锁甲和外套都卖了,应该正好一件甲胄
<新九郎> “为了织田家,钱财什么的都该用则用。”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装备营负责人在后面催着:“快一点快一点啊,后面还有人等着领呢。”并不耐烦地从拳志手中接过锁子甲和外套
<御崎光王> (我好像有不少钱,但是不知道该买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兄弟你倒是会选,这甲胄可不便宜,千万别让它成了河底的废铁啦。”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负责人一边说着,一边也叮嘱剩下几人如果拳志死了,记得把他的甲胄扒下来
<御崎光王> /买些琐碎杂物
<御崎光王> (就火折子啦,火把之类的吧)
<御崎光王> (还有口粮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你花费了两金获得了足够你们小队全部的口粮
<御崎光王> (喔,那么我再买个烟玉吧,就是烟雾弹一类的东西对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烟玉要四两哦)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自己扣一下)
<片仓咲> 我拿着这笔钱去当地赌场进行赌博
<片仓咲> (可以去赌博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可以啊)
<片仓咲> 我大摇大摆地走进当地的赌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赌场里人声鼎沸,片桐咲看见当地的织田军和各地的不同乡兵都混杂在一起赌大小
<片仓咲> 四处张望一下哪里最热闹去哪里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来到了最中间的一张赌桌,有几个像是小队长一样的织田军人坐在那里
<御崎光王> (掏出四五六骰子吧,少女)
<片仓咲> “你们这里是什么玩法”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张赌桌的位置还空了不少,看得出其他人不是很想跟他们赌,只是在周围围了一圈
<新九郎> (莫非有诈)
<片仓咲> 在一旁观察三轮,看看他们有没有出千
<片仓咲> (所以他们赌的是什么?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赌大小啊,赌大小”边上的一个乡兵白了你一眼,“赌大小都不会玩?压中了就赢钱,钱!”说着还搓了搓手
<片仓咲> 我笑了一笑站在一旁仔细观察摇骰子的人的动作表情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过个目标值3,难易度2的洞察吧
<片仓咲> .r 3d6
<盲盲> 片仓咲骰出了: 3D6=1+1+2=4
<片仓咲> 好了没过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因为荷官手法太过娴熟,你没看出什么破绽
<片仓咲> (难受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桌上几人都是有输有赢,一时间也看不出有没有出千
<拳志> (我警告你别拿我们的灵魂当筹码)
<片仓咲> (我现在有多少钱)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6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自己的钱自己记好啊)
<片仓咲> 询问老板“这里赔率怎么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伙子你也要赌?”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你,“你有钱么?”
<片仓咲> “多少还是有点的,就是想来玩玩,就是对这里具体规则不是特别清楚”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其实我们这里规矩说来也简单,只要压中,赌池里其他位置所有的钱由压中的人平分”
<片仓咲> “那庄家呢”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老板慢悠悠地说着,“这一桌,庄家只拿豹子,如果豹子没人押注,出了,奖池由庄家全吃。其他的我们分文不取”
<片仓咲> 慢悠悠地瞅了一眼碗里的骰子,仔细打量了一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当然,你可以选择一次性把骰子全开了,也可以一个个慢慢开”老板毫不在意你打量的眼神,“随便看,没人敢在信长老爷的地头出千。”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如果一次性全开,你只需要下注一次”老板慢条斯理地解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至于分别开呢,你可以一次次将三个骰子打开,每打开一个骰子都可以再加一次注,只是先前加的注不能更换位置”
<片仓咲> “分三次下注,开始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小子有种。”老板哈哈一笑,挥手示意荷官开始,荷官一阵操作以后,三个碗都扣在了桌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了,第一次下注”
<片仓咲> 压大压1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四个军官看了看你的选择,最终在大、小各压了1金,豹子压了2金
<片仓咲> (zawazawazawazawa)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
<拳志> (zawazawazawazawa )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荷官吆喝着,打开了第一个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r d6
<盲盲>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骰出了: D6=2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第一个的结果是……小!”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桌上一个军官一挥拳“漂亮”
<片仓咲> (原来是一个个看的啊
<片仓咲> (不是开出三个求和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求和的)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不然我给个豹子干嘛)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只是变向的阶段性加注)
<片仓咲> 压2块在小上
<御崎光王> (我寻思这厮要被诈)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了好了,这位老爷也别那么兴奋”荷官安抚了一下兴奋的军官,“请各位再下注吧,第二个碗要开了”
<拳志> (正常套路就是被诈得裤子都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看着片桐在小上压了两金,第一次没压中的三位军官显得有些犹豫,最后三人都在大上跟了1金,倒是压中了的军官毫不迟疑地在小上又压了2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既然各位都定了,那这第二枚,可也是要开了!”
<片仓咲> z(awazawazawa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r d6
<盲盲>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骰出了: D6=4
<新九郎> (kusakusakusa)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大!四点!是大!”围观的嚷嚷了起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吵什么吵什么,2+4也才6而已,要是最后一颗骰子开不出3以上的骰子,那还是小!”也有人在边上提醒道
<御崎光王> (目前是6了,那么这样的话下一发要扔到4以上才是大)
<片仓咲> 剩下3金全压大
<御崎光王> (好,我翻完地藏菩萨本愿经了)
<御崎光王> (上面没说不能赌博)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哎呀,这位老爷出手真是阔绰”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荷官看了看剩下四位军官:“几位兵老爷可不能被压了风头是不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四位军官面容都有些踟躇,似乎是囊中羞涩,家底快掏光了,不过,还是有两位硬着头皮,在大跟了2金,在小跟了2金
<片仓咲> zawazawazawa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至于剩下两位倒是不再加注,坚持在了小和大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么,最后一颗骰子,要开了哦?”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r d6
<盲盲>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骰出了: D6=2
<御崎光王> (唔哇,居然没作弊)
<片仓咲> (居然没作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是小啊!”
<片仓咲> (不过我真的是脸黑啊
<片仓咲> (今天压大就出小
<片仓咲> (压小就出大
<拳志> (裤子没了呀)
<片仓咲> (小里有我两金
<片仓咲> (裤子没了不至于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边那少年刚刚是不是最后赌了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是啊,还有三金呢”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太惨了太惨了”
<片仓咲> 剩下三金全压豹子,一口气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老板按住了你准备放钱的手
<御崎光王> (赌狗一无所有)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们先把这一把结了”说着开始数起了钱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老板数了一会儿,最后把本金和赢来的金总计6金送到了片桐手里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子,听说你还想开一把全开?听我一句劝,能不亏本已经不错啦,及时收手吧……”
<片仓咲> “吃喝嫖拉都亏本,只有赌博有来回”
<拳志> (赌狗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你这小子……”老板无奈地点头“行吧,只再让你赌一把,我可不想看你被人打断腿丢在路边”
<片仓咲> 3金豹子3金大,一口气开
<片仓咲> (我不信我今天运气那么差)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荷官拿过一个碗,放进3枚骰子摇晃一阵,“买定离手!”
<御崎光王> “众生莫轻小恶,以为无罪,死后有报,纤毫受之。”念经
<御崎光王> “……若遇非理毁用者, 说所求阙绝报。若遇吾我贡高者, 说卑使下贱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一把有不少人都参加了进来,最后林林总总,在小上有着6金,大上是由三人分别丢了1金,豹子则又被两人加了1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了,既然大家都下完注了,我可就开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r3d6
<盲盲>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骰出了: 3D6=4+1+1=6
<片仓咲> 草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小!”
<拳志> (这下真的裤子都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少年是不是输光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像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不会真要被打断腿丢到马路上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围观的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一个个都在瞄片桐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老板无奈地拍了拍片桐的肩,“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御崎光王> “……如是等阎浮提众生,身口意业,恶习结果,百千报应……”
<片仓咲> 灰溜溜地离开,跑去和大部队汇合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你在城门找到了大部队
<新九郎> /新九郎购置了一卷钩绳和一根烟管,剩余2两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ok
<拳志> 我就一件甲胄,我耐力提高到35
<拳志> (叠最厚的甲)
<拳志> “哟哥们,你购置了些啥啊”
<片仓咲> 不理他
<御崎光王> /我也跟着回来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服部瞥了片桐一眼“你看他去时荷包鼓鼓,现在却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多半是去赌了,还输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门口的其他队伍陆陆续续出发了,你们似乎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
<新九郎> “事不宜迟,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你们买了东西的都在角色卡上记一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们来时太阳还没过顶,现在已经有些西斜了,现在再不出发,可能就会赶不上中途休息城镇关门的时间了”服部淡淡地说到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想露宿野外么?”
<片仓咲> “我没所谓”
<新九郎> “所以说我们现在就走吧……”新九郎面露忧色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服部点了点头“我也持同一意见”
<御崎光王> 跟上
<拳志> “嘛,虽然我想说露宿也挺好的,不过果然还是快点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每个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过一个目标值2,难易度2的隐密)
<拳志> .r 3d6
<盲盲> 拳志骰出了: 3D6=4+6+6=16
<片仓咲> 我运动1
<片仓咲> 直接没了
<御崎光王> .r 2d6
<盲盲> 御崎光王骰出了: 2D6=5+3=8
<御崎光王> (过了)
<新九郎> .r 7d6
<盲盲> 新九郎骰出了: 7D6=2+3+5+6+4+6+2=28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ok)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们的行程还算顺利这么说着,一路上风平浪静,除了片桐经常被路过的娼妓调戏之外似乎没什么大事发生,你们今天的目的地是斋藤家边境的一座小城,现在你们已经能够逐渐看见零散的斋藤家士兵在管道附近巡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进入斋藤家的势力范围后,你们明显发觉这里的植物似乎不比尾张的植物来的鲜活,都显得有些干瘪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远处的山脉隐约可见有不散的雷云分布着,似乎那就是已经魔化的甲斐-信浓地区,那位武田信玄所统治的魔域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远处,一座孱弱的小城已映入眼帘。日已西沉,但城门前的吊桥迟迟未能升起,像是为了你们特意留着一样、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现在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了)
<片仓咲> 警惕周围有没有敌人(开个索敌)
<拳志> “哦哦,看起来今天是不用露宿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你过一个目标值2,难易度2的索敌吧
<新九郎> “先进城吧,找个落脚点之后联系一下利家大人。”
<片仓咲> .r 4d6
<盲盲> 片仓咲骰出了: 4D6=6+6+3+4=19
<片仓咲> 过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片桐环视了一下城门前和管道四周,发现了几只表现出了魔化特征的兔子,以及在城门伫立的一支队伍,不过那支队伍更像是在等什么人,有两个人显而易见的站的靠前,像是话事人的样子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那两人背后的旗帜上,你看到了一副对雀的图案
<片仓咲> 小声说“大家小心点,周围有几只小魔物,更麻烦的是城门前那支队伍,大家尽量不要被他们发现”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图片]
<片仓咲> (对雀是哪个势力来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越后上杉家)
<拳志> “哈,我们又不是什么土匪强盗,坦坦荡荡地来,坦坦荡荡地去,有什么好躲的”
<拳志> 说着就往城门部队那边走
<片仓咲> 被迫跟着后面
<御崎光王> 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跟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拳志逐渐走到了和那支队伍能够相互辨认的距离,那两位话事人中的其中一位走上前来,高声喝着“来者何人!可是织田家派来搜索前田利家的队伍!”
<拳志> “我们确实是织田大人派来找前田利家将军的,不过你说搜索?他们失踪了吗?”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前田利家的部队已经进入了信浓地区,但是还没有和北条家的人遇见,我们派出去的鬼忍也没搜寻到他们的踪迹”出声那人缓步向你走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估计他们很可能在信浓遭遇了魔将袭击”来人在你面前站定“你们是最后一支到达这里的队伍,现在前田利家的去向我已经告诉你们,明天我的部队就要开拔,深入信浓去救他,至于你们……想去想留是你们的自由,我不会逼织田家的士兵为上杉家做事”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与拳志交谈的是一位身材纤细,面目清秀的少年。他身上披挂着一套深蓝色的甲胄,身旁跟随着一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拳志> “听着挺糟糕的啊,说起来您是?”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名上杉景虎,是谦信公的养子。”
<拳志> “久仰大名久仰大名,那既然目的是一致的那不如就一起走了?”
<片仓咲> “我没所谓,既然如此不如一起同行。”
<御崎光王> 点头表示赞同同伴的想法
<御崎光王> (下次我再写这种不能交涉的人设我就是狗)
<新九郎> “既然前田利家大人身处险境,我们一定要前去保护他。”新九郎接受了队友的同行提议,不再多说什么。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景虎听见拳志的话倒是愣了一会儿,“你们倒是和前几支队伍不太一样”说着他向你们指了指队伍的一侧“既然如此,你们就临时加入景广的别动队吧,景广,没问题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我明白了”被点名的是景虎身后的少年
<拳志> “怎么,前几支队伍是缩卵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景虎耸了耸肩:“谁愿意去魔将的领地送死呢?尤其是这些临时凑起来的散兵游勇。”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了,既然如此,你们今晚就在这小城里修整一下,明天我们就出发,横穿眼前的山脉,进入信浓,寻找前田利家,顺带护送他到北条城吧。”景虎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拳志> 自言自语:“不过织田大人之后会怎么处置这帮家伙呢……好奇啊好奇”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啊,不过不要想着去娼馆了,我可不想带着一群软脚虾上战场”
<御崎光王> “遇邪淫者, 有雀鸽鸳鸯报。”
<御崎光王> 继续念经
<拳志> “这您可不用担心”拳志拍拍口袋,“为了买这套家伙事我可是全数身家都搭上了,还欠了债没还清呢”
<片仓咲> “我也没钱”小声嘀咕道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景虎点了点头,带着部队进城了。被称作景广的少年来到你们面前:“各位今晚就和我的部队住在一起,没问题吧。”说着便带你们向城内的一家小旅馆走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现在你们来到了旅馆,景广在你们边上,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在各自入住房间以后,你们可以自由行动了,今晚不长,好好享受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拳志> 啥也不干,倒头就睡养精蓄锐
<片仓咲> 在房里睡觉,努力回想白天究竟为啥输了那么多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拳志睡得像头死猪一样,片仓虽然也堪堪入睡,但总在床上翻来复去,睡眠质量不是很好
<御崎光王> 去城里看看,给穷人讲讲经,让他们相信今生好好苟活着,来世就能有好盼头
<新九郎> 在街上走两圈,观察北条家附近的道路与建筑情况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御崎和新九郎出门后逐渐走向了不同方向。先过新九郎吧。
<御崎光王> (我不由得一丝慌乱)
<新九郎> (散步顺路看看啊)
<新九郎> (我是良民)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不难发现,这座边陲小城的道路虽然建的宽阔,但缺少打理。建筑也是一样,显得十分老旧,部分外墙上还残留着显而易见的划痕,应当是魔物袭击城镇时留下的痕迹
<新九郎> “不晓得北条老儿有没有仔细考虑过对魔物绥靖的后果。”新九郎看着小城的遭遇自言自语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他哪里能晓得,天天坐在天守阁里摆架子的官大人能懂个屁!”新九郎的自言自语似乎是被路过的醉汉听到了,他粗着脖子吼着,“北条老儿!和魔物签订契约,害的老子斋藤家的兵吃苦!老子诅咒你生孩子都是大姑娘!”
<拳志> (这诅咒好软啊)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毕竟……咳咳)
<新九郎> “嗯……”新九郎的眼神中有了些别样的神色,他若有所思地兜回了旅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新九郎回到了酒馆,你还有什么要做的么?
<新九郎> 盘腿冥想,到了该睡的时候就躺下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的,那……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暗骰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新九郎在冥想时似乎有一些感悟,但又抓不太住,只想是自己太累了,不一会儿便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我们回到最后在传教的御崎
<御崎光王> (哦咿)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在传教讲经的时候,发现你的听众里女性尤其的少,主要都是些老人,青壮年和儿童都很少
<御崎光王> (那我刺激他们一下)
<御崎光王> “……若有女人,厌女人身,尽心供养地藏菩萨画像,及土石胶漆铜铁等像,如是日日不退,常以华香、饮食、衣服、缯彩、幢幡、钱、宝物等供养。是善女人,尽此一报女身,百千万劫,更不生有女人世界,何况复受。除非慈愿力故,要受女身,度脱众生,承斯供养地藏力故,及功德力,百千万劫不受女身。”
<御崎光王> 告诉他们如果诚信供奉地藏菩萨,来生不愿意当女人可以不当,并且观察他们的反应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这……这位大师,您刚刚这段话,可是说若有诚心,下辈子还可以接着当男人啊……?”说话的是一位瞎了左眼、骨瘦如柴的老人,他一边说话,一边还在喘着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至于其他人,也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只有一个老人不为所动
<御崎光王> “恶口者有眷属斗诤报。”点头示意
<御崎光王> 同时露出不解的表情,表示自己并不理解为什么老人对这点十分在意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好啊……”那老人大笑三声,“既然如此,我这老骨头若有什么万一,也可以放心去了。”他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拿出一串佛珠:“我本也信佛陀,奈何连年刀兵,魔物为祸,老头子眼也瞎了,身体也虚了,再也吃不动斋,念不了佛了……”
<御崎光王> “若天若龙、若男若女、若神若鬼、乃六道罪苦众生,不能脱离六道,男女何异?”
<御崎光王> 试图打听老人为什么这么纠结于男人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老头子半条命都贴给这群该死的魔物了……但是这群魔物怎么都杀不完,或许真得等下辈子继续了吧”他剧烈地咳嗽两声,嘴角隐隐渗出血迹,“老头子时候不多啦,只希望下辈子还能接着和这帮魔物斗一斗……老头子啊,只恨自己这辈子还不够强壮,保不住自己的妻儿,眼睁睁看着她们就这么、就这么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所以,下辈子老头子一定得生的更健硕一些,这样才好保护自己真正重要的人……不过这在大师看来,怕只是一个将死老人的魔怔吧”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大师不用深究,就当个故事听了就好……当然,这里的每一位,都有和老头子差不多的故事,大师要是有兴趣,说不定能听到天亮呢”
<御崎光王> “如是等辈,在未来世,常得百千鬼神日夜卫护,不令恶事辄闻其耳,何况亲受诸横……未来现在一切众生,说娑婆世界,及阎浮提罪苦众生,所受报处,地狱名号,及恶报等事,使未来世末法众生,知是果报。”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哈哈哈哈,若是这样就好了……要是这天下没有魔物,该有多好啊……”
<御崎光王> 再诵一遍经,等天色稍微晚些了人散开一点后再回去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的
<御崎光王> (不过也不要拖得太晚)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你在大约十点的时候回到了酒馆
<御崎光王> 然后就没什么别的行动了,收拾收拾睡了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好的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那我们今天就先这样?)
<石丸圣雅/芦屋煌仙> ……(存个档吧)
« 上次编辑: 2019-08-10, 周六 19:47:10 由 南村辉 »
即便签名档受限,我也要呐喊——和(带)女朋友跑团3/♾️!
欢迎加入群聊辉先生的咕堡,群聊号码706026854。
欢迎加入DND5E私设作者的万众宇宙,群聊号码817266867
跑团三年,敢称无团不开,带团三年,方知无团可跑
“你是律师吗?”“是啊,你要看资格证吗?”

人物卡收集:【DND5E】弗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七海】约翰·墨瑟|【TOC】严唯纶|【魔导书大战】凯斯·阿妮塔|【战国异闻录·神威】御崎光王|【DX3】提提维鲁斯(九条澄子)

未曾出生,亦无所谓死亡。游离不知归所,精神普罗维登斯人。撕裂自己的过去,却不为了奔向美好未来。在永恒中连死神的邀约也不赴往,我名南村辉。赞颂绝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