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coc7th】我自我【已完结】  (阅读 535 次)

副标题: ——但是,我拒绝!

离线 希露

  • 螺旋升天的世界树
  • 版主
  • *
  • 帖子数: 420
  • 苹果币: 2
【log】【coc7th】我自我【已完结】
« 于: 2019-06-02, 周日 23:15:04 »
剧透 -   :
19:28:38 <零元> ===========================LOAD===========================
19:29:55 <零元> 时间是暑假,午觉睡醒之后时间已经接近了傍晚。外面的天气似乎从下午开始就有些转阴,这会儿已经随时可能开始下雨都不奇怪。
19:31:08 <零元> 从醒来开始,千花的身体就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因为睡觉姿势的问题,还是空调的缘故,脖子的位置不断地传来着一个火辣辣的疼痛。
19:32:21 <零元> 室内的光线很暗,因为父母工作的缘故,目前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在。
19:33:02 <零元> 稍微翻了个身,可以看到墙上的时钟指向下午五点半。
19:33:25 <零元> 同时,可以看到钟的下方,有一个奇怪的标记。
19:34:12 <零元> 红色的标记,在墙上显得十分突兀。
19:34:38 <零元> 千花的眼睛稍微有点近视,躺着有点看不太清楚墙上具体的情况。
19:35:44 * 藤原千花 坐起来,一边摸着脖子一边开灯
19:36:15 <藤原千花> “我眼镜去哪了”
19:36:27 <零元> 父母不在让人忍不住贪了点懒,房间里的布置有些乱。灯亮起来以后,房间里的光线骤然明亮了许多。
19:36:58 * 藤原千花 带上眼镜,抬头看钟
19:37:30 <零元> 时间是五点三十七分,在钟下面的墙壁上,有一个暗红色的记号。
19:38:09 <零元> 它非常地醒目,从上往下,似乎是写着汉字的“正一”。
19:39:20 <零元> 看到这个记号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你感到脖子上的灼热感顿时变得剧烈了一些。让人隐隐有些压抑。
19:40:02 * 藤原千花 试图找到脖子不舒服的具体位置
19:40:15 <藤原千花> “是被什么虫子咬了吗”
19:40:38 <零元> 今天是暑假,本来的话,是打算下午好好睡一觉,晚上要么出去散散步,要么在房间里继续吹着空调随便看看书上上网的。
19:41:34 <零元> 但是,现在的状态恐怕不适合做那些……被打乱了计划的你看向了镜子。
19:42:52 <零元> 你的脖子上,乍看一下似乎肿成了一片,一片血红,但仔细看却不是这样。
19:43:58 <零元> 上面似乎印着某种图案,像是由某种颜料画上去的一样,摸上去并没有肿,但是……毫无疑问,看到这样的样子,不论是不是女孩子都会感到令人不快。
19:44:41 <零元> (那么,请在这里做一个san检定吧
19:45:41 <零元> 之前似乎隐隐约约地做了一个噩梦。
19:45:54 <Oicebot>  藤原千花进行检定: 1d100=24=24
19:46:34 <零元> 你记不清具体的内容,也不清楚自己身上和墙壁上的恶作剧到底出自谁的手笔。
19:49:34 <零元> 房间里的布置有些乱,床铺、椅子、写字台兼梳妆台、自己的书架,房间外面连着阳台,不过有好好上锁,不可能从外面翻进来。
19:50:36 <零元> 这是谁的恶作剧呢?父母应该有一周的出差时间,自己也没有弟弟妹妹。
19:51:06 * 藤原千花 试图寻找不属于自己留下的痕迹
19:51:53 <零元> (那么,请过一个侦查鉴定
19:52:32 <Oicebot>  藤原千花进行侦查检定: 1d100=96=96
19:54:32 <零元> 千花站起身,想要看看周围的情况,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睡醒加上身体的异样,平衡不好的关系,脚下一滑。
19:55:24 * 藤原千花 尽量往床上倒
19:55:25 <零元> “碰”地一声坐倒在地上的同时,脚腕处也顿时传来了一股钻心的疼痛。
19:56:12 <零元> ……在自己家自己的房间也能摔倒,不,不是这么吐槽的时候呢。
19:58:01 * 藤原千花 扶着床检查脚踝
19:58:31 <零元> 虽然脖子上没有肿,不过……检查之下,脚踝部位毫无疑问地肿了。
20:01:53 * 藤原千花 找红花油
20:02:48 <零元> 红花油的话,应该是在隔壁房间的储物柜里吧……
20:03:35 * 藤原千花 艰难的挪到隔壁
20:04:01 <零元> 按照印象是这样,在此之前,你不得不很艰难地单脚跳着回到了隔壁的房间。
20:05:11 <零元> 这是你们家的储物间,相对要狭小一些,不过要找什么东西也比较方便。
20:05:12 * 藤原千花 观察隔壁房间
20:05:36 * 藤原千花 寻找药箱
20:06:47 <零元> 药箱基本上在储物柜的下层,如果在上层的话,恐怕要找个椅子垫着,又要麻烦不少。
20:08:24 * 藤原千花 在下层找能处理扭伤的东西
20:08:26 <零元> 药箱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家用医药箱,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里面基本上也就放着一些普通的伤药还有一些感冒药之类的,角落里还有一些老爸因为胃病需要吃的备用药。
20:09:40 <零元> 不过,父母刚好不在,自己又弄成这个样子,作为暑假来说,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20:10:37 <零元> 因为脖子上一直在发热,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20:11:03 * 藤原千花 给脚踝敷药
20:11:52 <零元> 在房间的外面,突然传来了自己手机的铃声。
20:12:37 <零元> 明明才刚刚敷好红花油没多久,又得单脚跳着回去吗……到底是谁啊。
20:12:39 * 藤原千花 拿起手机,看来电显示
20:13:54 <零元> 回到房间里的千花拿起手机,才发现这只是自己睡前定的闹钟。
20:14:08 <零元> 不过,看起来睡觉期间有收到不少短信。
20:14:35 <零元> 未读信息意外地有着四五条。
20:14:58 * 藤原千花 逐条查看
20:16:47 <零元> ……基本上都是垃圾短信,不过,也混进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20:17:51 * 藤原千花 边看短信边蹦去洗手间
20:19:17 <零元> 这似乎是一封转发的短信。
20:19:56 <零元> 最上面是一个人的自述,“救救我,这条短信让我快要疯掉了……”
20:20:14 <藤原千花> 【恶作剧?】
20:20:16 <零元> 而再下方似乎是短信的正文。
20:20:42 <零元> “这是一种传染病,会导致死亡,一次又一次的让我痛苦,”
20:21:32 <零元> 不知道是从谁那里转来的,又转到哪里,但是,再往下翻,你看到了一排奇怪的符号。
20:21:44 <藤原千花> 【立刻想到自己的脖子】
20:22:03 <零元> 这些符号看起来十分抽象……但是,和你脖子上印着的内容一样。
20:22:33 * 藤原千花 用水洗并用力搓
20:22:52 <零元> 当然,毫无疑问,这只是单纯的无用功。
20:23:24 <零元> 你脖子上的符号……完全没有因为水的冲洗而消失的迹象。
20:23:32 <零元> 短信来自一个完全陌生的手机号。
20:23:47 <零元> 显然对方并不在你的通讯录名单上。
20:25:26 <零元> 同时,你注意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事实。。
20:27:14 <零元> 邮件的时间不太对劲,这封邮件的发送时间是两天前……
20:28:40 <藤原千花> 【定时邮件?】
20:28:50 <零元> 不对,仔细看的话。手机里并没有两天内的邮件……不,你睡觉的时间是在8月2号中午,但是发送邮件的时间大约是在……
20:29:31 <零元> 不对,你手机的日历,时间显示的也是7月31号。
20:30:03 <藤原千花> 【七月三十一】
20:30:44 <零元> 如果要按手机时间来算的话,这封邮件,确实是你今天中午收到的。
20:30:49 <藤原千花> 【?我断片了还是我的手机断片了?】
20:31:25 * 藤原千花 查看家里其他能显示日期的东西
20:31:51 <零元> 脖子上的疼痛感愈发剧烈了。
20:32:46 <零元> 脚踝也火辣辣地疼,你想了想,打开了电脑和电视各自确认了一下。
20:33:05 <零元> 事实令你有些震惊,时间确实是……7月31号。
20:33:50 <零元> 不仅是脖子,就连脑袋都有些疼痛了起来。
20:34:25 * 藤原千花 仔细回想一号二号干了什么
20:34:28 <零元> 仔细回忆一下,你甚至不太确定这两天自己都干了什么。似乎是在家里呆着看了看书,又似乎什么都没做。
20:35:03 <零元> 那些记忆就好像是梦里的内容一样,一点也不清晰,越是回想,就发现能回忆起来的内容越少。
20:36:54 <零元> 对于自己有没有真的经历过这两天,你甚至产生了一点怀疑。
20:37:02 <藤原千花> 【所以是我做了个梦以为自己过了两天……还是,时间倒流了?】
20:37:51 <零元> 你随身就带着笔记本,或许可以看看上面的内容。
20:38:44 * 藤原千花 翻开笔记本
20:38:56 <零元> 如果只是被人改了电视、电脑,甚至是手机的时间,应该不至于连笔记本都发生变化吧。
20:39:29 <藤原千花> 【我应该有记日记……如果我真的过了这两天】
20:40:04 <零元> 当你打开笔记本的时候,翻看上面的内容的时候,才发现了……一点不一样。
20:40:33 <零元> 不如说,比起时间的倒退,上面的内容要更加……
20:40:45 <零元> 匪夷所思。
20:41:17 <零元> 这本日记是你前几天刚刚换的,因为上一本已经差不多写满了。
20:41:56 <零元> 而这本笔记,除了你31号之前的笔记之外……确实写了一些31号和1号的内容。
20:43:18 <零元> 你看到了笔记显示,31号你窝在家里看书,1号你出门去见了自己的朋友辉夜,然后回家有点晚。这些只能算是普通。
20:43:45 <零元> 然后再往下翻。
20:44:15 <零元> 你又看到了31号的日记。
20:44:41 <零元> 紧接着是8月1号。
20:45:09 <零元> 这一次,你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也发现了手机上的短信。
20:45:14 <零元> 上面写到了一个网址。
20:45:28 <零元> 似乎是和发送短信的人有关。
20:45:50 <零元> 然后,时间是31号。
20:46:31 <零元> 接着是8月1号。
20:47:14 <零元> 这一次的内容里,你发现自己的笔记越来越奇怪,同时描述到了脖子的疼痛感。
20:47:53 <零元> 再次翻开下一页的笔记,时间……自然地,回到了31号。
20:48:15 <零元> 8月1号。
20:48:20 <零元> 31号,8月1号。
20:48:32 <零元> 31号。
20:48:50 <零元> 然后,没有8月1号了。
20:49:20 <零元> (san检定,可以开始了(
20:49:39 <Oicebot>  藤原千花进行sc检定: 1d100=27=27
20:50:42 <藤原千花> 【我之前……进入了一个循环的时间,现在出来了?】
20:50:57 <零元> 是这样吗……
20:51:07 <零元> 脖子上的疼痛感不断地传来。
20:51:22 * 藤原千花 查看日记,所有关于脖子疼痛的描述
20:51:32 <零元> 在第一次的时候,你并没有提到脖子上的疼痛感,第三次似乎才有所察觉。
20:52:06 <零元> 不过在第四次,第五次和第六次,疼痛的发作似乎越来越剧烈了。
20:52:59 * 藤原千花 决定打电话给辉夜,询问第一次31号的事她是否有记忆
20:53:20 <零元> 第二次的时候,上面提到了一个相关的网址。而在第五次的时候,你去找了警察,但却什么都没发生地回来了。
20:53:43 * 藤原千花 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查询网址
20:53:47 <零元> “嘟……嘟……嘟……”
20:54:02 <零元> 一边打着电话,你一边单脚跳回了自己的房间。
20:54:42 <零元> 同时……电话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20:55:21 <零元> “请核对后再拨”
20:55:38 <藤原千花> 【我没拨错号吧……】
20:56:03 <零元> 你当然没有拨错号码……你是直接从通讯录上拨打的。
20:56:29 <零元> 但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20:56:58 <零元> 你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20:57:23 <藤原千花> 【感到深切的不安和担忧】
20:57:41 <零元> 打开网站,那似乎是一篇博客。
20:57:59 * 藤原千花 边浏览边试着给父母打电话
20:58:17 <零元> 打开之后,印入你眼帘的内容,和手机短信上的一样。
20:58:56 <零元> 这一次,在显得有些漫长的“嘟——嘟——嘟——”之后,你的父亲接通了电话。
20:59:25 <零元> “怎么了,千花?主动给我们打电话,真是稀奇啊。”
20:59:50 <零元> 上面的大约是三天前的内容。
21:00:43 <零元> 网站上,显示着“我被这封短信折磨得快要疯掉了……谁啊,谁能来救救我……我得想办法逃出去。”
21:01:08 * 藤原千花 随便问候几句,然后装作随意地询问这几天的事
21:01:28 <零元> 那些诡秘的符号,带着不详气息的语句,放大之后再次映入了你的眼帘。
21:01:44 <藤原千花> 【发博客的人是谁呢】
21:02:35 <零元> “怎么了?不小心把钱花完了吗,还是说寂寞了?爸爸妈妈这几天可能比较忙,过几天就会回去……”
21:02:54 <零元> 然后再往下拉,
21:03:33 <零元> 你看到了映入一脸的一篇博客,与上一封充斥着绝望的语气不同,带着明显的欣喜。
21:03:46 <零元> “我得救了!”
21:04:18 <零元> “看到这篇博客的不幸的家伙们啊,再见了。我终于能摆脱这该死的一切了。”
21:05:14 <零元> “上面说得没错,这是一种传染病!”
21:05:24 <零元> “我把这封短信随机发给了五十个不同的家伙……现在我,终于得救了!”
21:06:08 <藤原千花> 【传染……我是50个不幸的家伙之一?】
21:06:57 <藤原千花> 【三天前,那么他现在已经正常了吗】
21:07:23 <零元> “怎么了,千花?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爸爸还有些事情,先挂了。”
21:07:33 <零元> 第二篇博客的时间大约在一天前。
21:07:55 <零元> 你注意到了博客有着评论区。
21:08:10 <藤原千花> “没事,我还有不少钱,放心吧不用担心我,再见。”
21:08:29 <零元> 上面的内容大多数是谩骂、或者说围观,也有抱着猎奇心理的人。
21:08:52 <零元> 不过……中间也有夹杂着一两个感谢的言论。
21:09:25 <零元> 脖子上的灼热感愈发强烈了,以至于你有些犯恶心。
21:09:57 <零元> 那几行感谢的评论显得愈发清晰了起来,“实践之后……被救了,谢谢。”
21:09:58 <藤原千花> 【那是上一轮被传染的人吗,他们已经摆脱了吗
21:10:08 <零元> “谢谢。真的有用。”
21:10:13 <藤原千花> 【我要不要试试】
21:10:34 <零元> “太好了……终于,可以摆脱这些了。”
21:11:19 <零元> 时间已经很晚了……你到现在也没有吃过晚饭。
21:13:08 <藤原千花> 【在发短信之前,先点个外卖吧】
21:13:24 <零元> 你很怀疑,自己会不会有那个胃口。
21:14:03 <藤原千花> 【粥谢谢,先点了再说】
21:15:18 <零元> 脚上的扭伤似乎稍微好了一点,虽然走路还是一瘸一拐。
21:15:39 <零元> 不过注意到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在下雨。
21:15:54 <零元> 大概是因为这一连串的事情搞得自己头昏脑胀,完全没有注意。
21:16:09 <零元> 时钟指向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多。
21:16:22 <零元> 九点二十七分。
21:16:46 <藤原千花> 【过了三个小时了】
21:17:03 <零元> 头脑昏昏沉沉的,外卖送到的时间,可能就接近十点了吧。
21:17:27 <零元> 真是太晚了,吃点粥也好……
21:18:24 <零元> 点好了外卖,你大约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21:18:40 <藤原千花> 【我试试和那些疑似和我状况相同的人联系】
21:19:57 <零元> 去评论区里试着留了言。
21:22:36 <零元> 你试着在一个道谢的回复下留了一条信息,“嘿,层主能回复吗?这方法好用吗?”
21:22:51 <零元> 然后,就是显得有些漫长的等待。
21:23:21 <零元> “叮咚……”一直等到门铃响了,似乎是你点的外卖到了。
21:23:31 <零元> 然而依然没有任何回复。
21:23:54 <藤原千花> 【这种科幻小说一样的桥段,我是不是在哪见过,我能回忆起什么吗】
21:23:56 <零元> 是因为博客不是所有人都会马上看吗,还是说有什么别的原因……
21:24:18 * 藤原千花 从猫眼向外看,谁在外面
21:24:51 <零元> 似乎是一个穿着雨衣的外卖小哥,雨衣上还有着外卖所属公司的标志。
21:25:19 <零元> 可以看到他手里提着一个袋子,看起来里面装着食盒。
21:25:48 <藤原千花> “您好 送外卖吗”
21:26:28 * 藤原千花 打开防盗门
21:26:32 <零元> “您好您好,请问藤原家是这里吗?”
21:26:52 <藤原千花> “是的,麻烦您了。”
21:27:07 <零元> “您的外卖,如果满意的话,麻烦给个好评……”
21:27:55 * 藤原千花 接过外卖,关上门
21:27:57 <零元> 小哥一边很麻利地把沾着不少水滴的袋子递了过来,一边对你点了点头。
21:28:44 <零元> 可以从袋子里感受到些许热气,但是因为愈发剧烈的疼痛,你感到脖子仿佛被人扼住一样。
21:29:29 <零元> 在饭厅里把食盒打开之后,明明是泛着香气,热腾腾的饭菜,但你却感到难以下咽。
21:29:43 <藤原千花> 【几点了?要是回去还没有回复,就去发短信】
21:29:45 <零元> ……而对面,依然没有任何给你回复。
21:30:10 <零元> 话是这么说,但就这么发短信真的好吗。
21:31:01 <零元> 在你已经不太清醒,显得有些混沌的大脑里,回想起了短信上的那句话。
21:31:07 <零元> “这是一种传染病。”
21:31:52 <藤原千花> r. d100 计算机
21:32:20 <零元> 把短信寄出去,就意味着,你会得救……然而,会有人因为你的行为,陷入你现在所处的绝境之中。
21:33:04 <Oicebot>  藤原千花进行计算机检定: 1d100=57=57
21:34:11 <零元> 你把只吃进去了一点点的粥放下,收拾好。
21:34:46 <藤原千花> 【我要是删了那条手机里的短信会怎么样】
21:35:20 <零元> 说实话,你真的什么都吃不下。去查了查发博客的人的IP,但就在快查到的时候,你却因为脖子上的痛楚停了下来。
21:35:27 <零元> 呼吸有些艰难。
21:37:01 <藤原千花> 【如果是因为收到短信才会这样,那我删掉是不是就可以了?】
21:37:02 <零元> 真的很……难受,你感到自己已经呼气多,吸气少,即使努力地大口吸气,但却几乎没有多少能抵达肺部。
21:37:14 * 藤原千花 迟疑着删掉
21:37:37 <零元> 短信被……删掉了。
21:37:48 <零元>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21:38:10 <零元> 就好像有人紧紧地勒住了你的脖子。
21:38:35 <零元> 无法呼吸,疼痛,大脑开始缺氧。
21:38:48 <零元> 会死的。
21:39:31 <零元> 想要站起身,但整个人却跌倒在地上。
21:39:41 <零元> 那本笔记掉在地上。
21:40:03 <零元> 直面死亡的恐惧完全地笼罩着你。
21:40:27 <藤原千花> 【死之前要记下来】
21:40:57 <零元> 每一点点空气原来是那么地令人舒适。之前为什么没有感觉呢。
21:41:25 <零元> ……把笔掏了出来,要记下来……得写些什么……
21:44:04 <藤原千花> 【删短信没有用,去找博客的主人,22点之前
21:44:43 <零元> 你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如果努力的话,头或许还可以探在水面上……再多……吸一口气就好,但是做不到。
21:44:51 <零元> 做不到。
21:45:11 <零元>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你清楚地意识到。
21:45:22 <零元> 啊,
21:45:23 <零元> 死掉了。
21:46:03 <零元> ……然后,醒了。
21:46:38 <零元> 脖子上还是很痛,比之前还要疼很多。但是,还可以呼吸,就是一种幸福。
21:46:52 <零元> 你睁开眼睛,看向了天花板。
21:47:12 <零元> “正正正正正正正正……”
21:47:46 <藤原千花> 【我这是死了多少次了】
21:48:06 <零元> 最开始似乎还保持着大小一致,但是……到后面似乎就无所谓了。
21:48:06 <藤原千花> 【还带自动计数的?】
21:48:22 <藤原千花> 【我要看看我的笔记本】
21:48:40 <零元> 笔记本……已经写满了。
21:49:01 <藤原千花> 【内容】
21:49:04 <零元> 不,完全不止写满。
21:49:23 <零元> 几乎每一片能够用来写下东西的空白都记着你的经历。
21:49:31 <零元> 字越来越小。
21:50:03 <零元> 删掉短信是没有用的。
21:50:05 <藤原千花> 【最后一次我活了多久】
21:50:13 <零元> 向人求助也没有用,
21:50:51 <零元> 因为笔记的凌乱,你根本分不清最近的一次记在哪里。
21:51:19 <零元> 但是,恐怕也不会超过今天吧。
21:51:42 <零元> 脖子上的疼痛比之前记忆里的要强烈很多。
21:52:06 <零元> 你看到了你试着向父母求助,向他们展示了短信的内容……
21:52:43 <零元> 然后他们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办法联系上。
21:53:23 <零元> 房间的每一面墙壁上都记录着你的轮回的次数,你根本不用去数。
21:54:00 <零元> 你试着找到了IP的地址,但是发现那个地址也不知为什么被擦掉了。
21:54:47 <零元> ……不知道从哪一次开始,连外卖也已经叫不到了。
21:56:01 <零元> 因为是夏天,还可以看到一些行人。
21:56:10 <零元> 但是,比起你记忆里的情况,毫无疑问少了很多。
21:56:26 <零元> ……如果这也能被称为是传染病的话。
21:57:20 <零元> 流感、艾滋病、黑死病,你能想到的可以称为“瘟疫”的传染病,也许都只能算是小儿科。
21:57:50 <零元> 更可怕的是,那些行人还在正常地生活。
21:58:19 <藤原千花> 【我在无数次轮回中侦查过房间吗】
21:58:19 <零元> 无知无觉,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那些突然消失掉的人们。
21:59:46 <零元> “嘟……嘟……”手机响了。
22:00:09 <零元> 你注意到自己的脚踝也没有任何问题。
22:00:23 * 藤原千花 拿起手机
22:00:33 <藤原千花> 【电话还是短信】
22:00:36 <零元> 但是脖子上的疼痛,以及内心的绝望,你都已经隐隐明白了什么。
22:00:45 <零元> 是你之前定的闹铃。
22:00:57 <零元> 你看到……未读短信,数量是五条。
22:01:07 <零元> 没有别的办法,
22:01:11 <藤原千花> 【艹】
22:01:37 <零元> 你只能选择要么把别人推向深渊,要么自己无限地向下,永无止境地坠落。
22:02:26 <零元> 这不是很简单的选择题吗?就像自己在学校做过的一样。
22:02:38 <零元> 连干扰选项都不存在。
22:02:45 <零元> 这种题目你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22:03:34 <藤原千花> 【至少我的选择题有四个选项……】
22:03:36 <零元> 脖子上的疼痛感,像是在提醒着你时间到了。
22:04:25 <零元> 那么,
22:04:28 <零元> 选择吧。
22:04:47 <零元> 是把别人推下去,还是松开自己手里的绳子。
22:11:27 * 藤原千花 剥掉了脖子上的皮,再一刀切断脊髓】
22:12:24 <零元> 你没有什么解剖课的经验……而且现在的身体状况也糟糕到不行。
22:12:41 <零元> 但是,很意外地,你握着刀的手意外地稳定。
22:13:23 <零元> 为什么会这么稳定呢,难道说自己很有做医生的天赋吗,还是因为做好了觉悟呢。
22:13:56 <零元> 剧烈地疼痛,但是,意外地没那么难过。
22:14:29 <零元> 你怀着奇妙的疑问,将刀子捅进去的瞬间,突然明白了缘故。
22:15:01 <零元> ……原来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啊。
22:15:29 <零元> 想到这里的时候,死亡的潮水又一次涌了上来。
22:16:23 <零元> 在深渊之底有什么呢?
22:16:48 <藤原千花> 【深渊怎么会有底呢】
22:17:34 <零元> 大部分人无法回答,但是,那里是只有宁肯自己无限地向着深渊坠落,也不愿踩着别人的肩膀获救的,愚笨之人的终点。
22:18:03 <零元> 所以,抵达过那里的他们可以回答。
22:18:39 <零元> 深渊之底,是神。
22:19:03 <零元> 当千花这一次醒过来的时候。
22:19:14 <零元> 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22:20:23 <零元> 外面静悄悄的。
22:20:36 <零元> 不用看你也清楚地知道。
22:20:40 <零元> 已经没有人了。
22:20:42 <零元> 什么都没有了。
22:21:41 <零元> 就好像被橡皮擦擦掉一样,你认识的,不认识的,喜欢的,厌恶的。
22:21:51 <零元> 所有的人类都已经消失了。
22:21:57 <零元> 也可能不止人类。
22:22:37 <零元> 城市的中心站着一个巨大的怪物。
22:23:34 <零元> 你无法用言语形容那究竟是什么,你只听到它发出了奇怪的,如同噪音一般的声音,同时理解了那是对你的大声的嘲笑。
22:23:51 * 藤原千花 毫无畏惧凑上去看
22:24:14 <零元> 然后……它给了你一个机会。
22:24:59 <藤原千花> 【神的怜悯吗】
22:25:07 <零元> 这是对一个表演了一直坠落到深渊的小丑的奖赏,尽管这只是单纯地取决于运气。
22:26:50 <Oicebot>  藤原千花进行尼罗河之力检定: 1d100=26=26
22:28:04 <零元> “那么,这是对你的奖赏。”
22:28:24 <零元> “活下去吧。”
22:28:34 <零元> 周围的声音响了起来。
22:29:09 <零元> 你躺在床上,墙上钟指向的时间是五点半。
22:29:30 <零元> 打开手机……日期是8月2日。
22:30:21 <零元> 你……活着回来了。
22:31:15 * 藤原千花 给辉夜打电话
22:31:47 <零元> “喂,千花,有什么事情吗?”
22:32:52 <零元> 电话正常地接通。
22:32:59 <藤原千花> “……啊,晚上去看电影吗?好久不见了呢。”
22:33:28 <零元> “诶?但是我们不是昨天才刚刚……?”
22:33:49 <零元> 之后的……就是女生们的秘密谈话了。
22:34:55 <零元> 外面的街道有些吵闹。
22:35:01 <零元> 你只觉得刚刚好。
22:35:06 <零元> =====================END=======================
BGM:
剧透 -   :
Kingdom's Edge
荣耀战魂天下第一!)
  只狼
  鬼泣五
  全战三国
  空洞骑士
(PS:其实我还是最喜欢鬼泣五)
« 上次编辑: 2019-06-02, 周日 23:30:39 由 希露 »
乔瑟夫·乔斯达,你这家伙,在看我的签名档对吧!
和小伙伴们欢乐团团进行中,欢迎来坐:
莱迪伍德英雄谭
开团企划进度表:王道系冒险长团 3/7,箱庭脱出系列团 3/4,往事系列探秘团2/2,终焉世界的怪物传火团 1/1,单元剧式冒险经营团 0/?,维京X机甲的奇幻冒险谭0/1,魔幻现实恋爱喜剧团 0/1,烧杀抢掠坏人团 1/1,献给复仇者们的赞歌 0/1,想到哪里开到哪里的沙雕魔幻日常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