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3 漩渦邊緣 異象夢境#3  (阅读 196 次)

副标题: 藝術家,前編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3 漩渦邊緣 異象夢境#3
« 于: 2019-02-06, 周三 03:18:08 »
<kp> 最近,那異常的詭異夢境出現的更加頻繁了,你們經常會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汗水都沾濕了被褥,起初覺得可能只是因為過度疲勞和近期過分坎坷的經歷導致精神壓力太大,但是漸漸地警醒並不是那麼回事,而且你們詢問詢問工作場所的同事之後發現,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出現了類似的夢境,波士頓的心理治療機構已經人滿為患。隨之而來的是更多有一些關係的人找到 覺醒者聯盟 這來尋求幫助,覺醒者聯盟在在簡單研究之後得出了一個看似草率的決定----心病還須心藥醫。
<kp> 這一天,克雷菲特告訴你們他需要你們的幫助,你們從戰略室下了樓,發現了好幾名熟悉的面孔,包括克雷菲特、佐朗上尉、弗蘭肯斯坦因教授、瑞德神父、路德教堂的瑪利亞修女、麥格教授、本森教授、還有好幾名其他人……
<kp> 克雷菲特看到你們下來了,他眼中有多了一些期待的神情。他說
<kp> - 噢,夥計們,你們來了。最近發生的事情相信你們都已經了解了。很多人都遭遇了噩夢的騷擾,整個城市幾乎都陷入了不安和恐懼之中,市長非常害怕在這種情況下會發生城市的暴亂,你們懂得,暴亂可是非常具有危害的,不僅是對城市來說,還是對我們身在其中的所有人來說。
<kp> - 現在覺醒者聯盟從各個地方召集了一些人,我們共同設計了一個裝置,能夠施行一個集體催眠,而且通過一種奇怪的數字技術讓你們在夢中的角色能力得到一些改變或是增強,但是畢竟儀器技術有限,所以還需要你們努力來解決現在我們面臨的事情了。
<kp> - 怎麼樣,準備好了我們就出發?(角色調整參考“補充說明”)
<kp> #
<藝術家> 艺术家略微有些担心:“你们确定我进去就能学会步枪?”艺术家比划出了一个突突突的手势#
<kp> 克雷菲特無奈的看了你一眼,他不緊不慢的說
<kp> - 這個……應該,是吧。 我還沒進去過,但是看之前進去的那些朋友,應當是可以的。畢竟,我不是很了解催眠術,對於現在剛開始流行的電子技術也並不太了解。
<kp> - 但是你可以放心,你進去的時候我和幾個教授都會在旁邊的,至少,你是有能夠回來的地方的,不是麼?
<kp> #
<藝術家> “行吧行吧。我该怎么做。。躺进去就行了?”#
<kp> - 來吧,跟我來。
<kp> 克雷菲特帶著你來到了 流浪者酒吧 吧檯後面的一個小房間裡面,你進去之後發現裡面竟然異常的寬闊,仿佛將整個後半部的酒吧空間都佔用去了。這裡擺放著很多你看著就覺得眼花繚亂的電線和大型機器,當然,在一張硬直躺椅旁邊還有一個小桌子,上面放著一瓶顏色詭異的藥水。
<kp> 克雷菲特指了指那瓶藥水,對你點點頭,你疑惑的拿起那個瓶子,然後將其中的東西一飲而盡……
<kp> 你覺得有些困倦了,克雷菲特看著你躺在椅子上。 他緩緩的問你
<kp> - 那麼,朋友,你打算降落在哪裡呢?
<kp> #
<kp> 克雷菲特看出了你的疑惑,你恍惚中聽到他說
<kp> - 是的沒錯,因為現在的噩夢似乎總是圍繞著我們這座糟糕的城市,雖然其他州也有類似的情況,但是我們這裡尤其嚴重。所以我們覺得直接靠近是一個比較方便的選擇……當然,其中也並非絕無危險,上次我們有一個協助者出來的時候已經……咳咳……當然,當然,他還活著……但是嘛……
<kp> 克雷菲特停頓了一下,沒有幾秒的時間讓你感覺十分的不安。
<kp> - 所以,朋友,你想降落在哪?
<kp> #
<藝術家> “那就。。。波士顿城内吧。那里应该也有流浪者酒吧吧。。。那就拜托了”艺术家迷迷糊糊说着#
<kp> - 好的,對了……你要帶……什麼……槍
<kp> 克雷菲特的聲音越來越模糊和微弱,你感到一陣巨大的困倦感向你襲來,你閉上了眼睛……
<kp> 你進入了另一個奇妙的世界,這裡很多事情和波士頓很像,但是,更多的事情和波士頓截然不同。你仿佛一具透明的軀體,漂浮在空中,你看到一團巨大的黑紅色的濃霧煙雲籠罩了整個天空,但是,在某個地方那邪惡的東西顯得更加激烈和洶湧。你想到剛才告訴克雷菲特說是自己希望降落在 流浪者酒吧。 但是你現在仿佛距離那裡還有一段路程。因為你看到了……
<kp> 那團邪惡的陰雲的核心似乎就在流浪者酒吧的位置,從其中不斷像雲層底部冒出發光的巨大的氣泡狀的光斑,然後在接近地表的突然破裂,仿佛地面上有人用什麼東西戳破那氣泡一樣……你感覺到異常的不安和恐懼。
<kp> 然後你渾身一抖,發現自己的情況更加奇妙。自己懸浮在半空中,是懸浮麼?誰也說不清,但是你感受到重力將你拉向地表……你正在快速地墜落!
<kp> 【chk pow】
<kp> #
<[#Dice]> 藝術家进行意志检定: D100=10/90 极难成功
<[#Dice]> 藝術家进行侦查检定: D100=60/69 成功
<藝術家> 依靠落地的广阔视角,观察坠落处附近的地形和特殊情况#
<kp> 你意識到自己已經抵達了這個完全未知而蠻荒的世界,這裡的波士頓城市中的地面裂開一條巨大的裂縫,那裂縫有多深,你無法探知,但是你仿佛感覺到從其中湧出無窮的怪異與黑暗的東西,將整個人類世界吞噬殆盡……
<kp> 想到這裡,你不禁打了一個冷戰。但是你還是定了定神,你發現自己像一個被人操控的鉛球一樣,快速接近了地面,然後懸停,然後輕輕放在了地上。 你明白了這裡已經是另一重世界……
<kp> 【你不論受到多少傷害“你的神志將一直保持清醒”】
<kp> 你在落地之前觀察了周邊的景象,你發現這裡似乎很熟悉,好像之前來過一樣,這是距離市中心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這裡有一些常見的陸軍的崗哨擺設,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士兵了,你看到一所熟悉的房子……
<kp> [區域訊息: 佐朗隊長(上尉)的指揮所 ]
<kp> =====### ###=====
<kp> 是一個2層的房屋,房屋帶一個四方形院子. 房屋正面2個窗戶,側面各有3個窗戶. 面對大門左側中間的側邊窗戶上方有一個 仿三角樣的中間有一個類似眼睛的標誌 .你回憶起,你曾經在那本詭異的兜帽人的書籍上見過,雖然書籍現在已經遺失了,但是那個盯著看就會頭疼的標誌你依然記憶猶新。
<kp> =====### ###=====
<kp> 但是現在,你盯著那窗戶上的標誌看去,已經完全感覺不到有任何異常了,你不知道是因為你熟悉了邪惡,還是那標誌失去了 能讓你覺得頭疼的 要素。
<kp> #
<藝術家> 艺术家检查了一下身体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什么创伤,仿佛刚刚从高空落下是假的一般。“呼,真是,神奇的体验”翻了翻自己的包,果然发现了之前向克雷菲特索要的那把步枪,还有对应的子弹。
<藝術家> 艺术家把玩了一下枪,发现竟有种如臂使指的感觉。“啧啧,要是这能力能带出去就好了。先想想怎么出去吧。”意识到自己在不停自言自语的艺术家,发现了自己大约是有些紧张。这里是佐朗上尉的指挥所吧。竟然有这些标记。感觉这事和这个标记逃不了关系啊。
<藝術家> 艺术家给枪上了膛,缓缓的靠近院子,同时注意聆听周围的声响。#
<[#Dice]> 藝術家进行聆听检定: D100=37/68 成功
<kp> 你聽到從指揮所中傳出一些好似野獸的聲音,那聲音仿佛野獸們正在大口啃食一些什麼東西,隨著你落地,他們並沒有注意到你,那 撕扯 和 吞噬 的聲音不間斷的從房屋傳出來……
<kp> 你已經將手中的步槍舉在胸前,在你的背包裡還有一整盒的步槍子彈,和一些你經常用到的東西,撬棍什麼的……你看著那根鐵質的棒子,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此時顯得如此有光澤,但是你還是感覺到安心了不少……
<kp> 【注意:你的步槍每輪只能射擊1發】
<kp> #
<藝術家> 野兽的声音么。。艺术家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不发出大的声响。如果是波士顿中心发生的异变,那这些应该是异变的产物之一吧。掏出野外望远镜,仔细观察一下指挥所里的情况。看看能不能看到野兽的样貌形态。#
<kp> 你現在站在指揮所所在的院落墻外,你斜著身體貼著半墻站立。你用望遠鏡觀察裡面的情況。
<kp> 你發現就在佐朗上尉曾經的指揮辦公室(進門右轉第一個大房間)中有一個深灰色的外皮的四肢動物……那東西……
<kp> “这些怪物的外形不像完整的人类,但是不同程度上都和人类接近。它们大部分都用双足行走,含胸前倾,有点像犬类。他们的皮肤像胶皮一样,令人厌恶。”--------H.P.洛夫克拉夫特,《皮克曼的模特》
<kp> 你從了解不多的神話知識中分辨出那是一種被稱作“食尸鬼”的畸形動物。當然,與其說是動物,不如說是根本不應當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魔物! 那東西正在啃食地上的什麼東西,他背對著你,盡情享受自己的晚宴。
<kp> #
<藝術家> 这是什么鬼玩意,艺术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行。这玩意在这,根本寸步难行,拼一把看看能不能干掉它吧。
<藝術家> 艺术家从鼓囊囊的包里掏出了一个捕熊的兽夹。布置在了自己和食尸鬼一条直线上距自己大约15米的位置。掩盖了一下痕迹。接着退后藏到就近的掩体,从包里拿出撬棍放在一旁,开始瞄准正在进食的怪物#
<kp> 你將定位陷阱放在了指揮哨所的院落中,然後回到了院落的墻外,並且將撬棍放在了墻邊順手的地方。
<kp> #
<藝術家> 艺术家思考了一下,又用绳索在大门口做了个简单的绊索陷阱。然后用杂草伪装了一下自己,屏息凝神,对其进行了射击#
<[#Dice]> 由于步枪 75 藝術家骰出了: D100=72
<[#Dice]> 1:31:58
<[#Dice]> 藝術家撤回了一条消息
<[#Dice]> 1:31:58
<[#Dice]> 你撤回了成员[#Dice]的一条消息
<[#Dice]> 藝術家骰出了: 2D6+4=(5+6)+4=11+4=15
<kp> 你冷靜的在墻邊開槍,子彈從窗口飛入並且直接命中了那東西的 頭部, 那東西甚至連聲音都沒發出來就沉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kp> 但是,隨著那摔倒的聲音,你發現除了自己擊殺的這個東西之外,房屋裡並不只有這一個,還有一些類似的吞噬的聲音在這個東西永遠的沉默之後也迅速沉靜下來。
<kp> 周圍仿佛陷入了無止境的靜寂之中,你仿佛能聽見自己的心跳。發出有節奏的韻律。
<kp> #
<藝術家> 死了么。。可是不仅仅只有这一只啊。。艺术家背起枪,拎着撬棍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正对的的地方用望远镜观察怪物的状况
<[#Dice]> 藝術家进行侦查检定: D100=93/68 失败
<藝術家> #
<kp> 你走進院落,並且試圖從右邊的窗戶向內望去,你發現除了剛才已經可能死亡了的東西尸體的一部分之外,內部的房間的情況你無法全部看清。
<kp> 與此同時,你聽到2個嗵嗵的腳步聲從房屋二樓傳出來,仿佛兩匹大型犬類試圖下樓來……如果他們從樓梯下來,應當是從房屋的左側……
<kp> #
<藝術家> 艺术家听到声响。挪移到靠墙的位置,并瞄准窗口。如果看到怪物,则立刻开枪#
<[#Dice]> 由于射击 75 藝術家骰出了: D100=99
<kp> 你退回右側的墻邊,然後從瞄準槽向左邊的窗戶向內望去……
<kp> 裡面一前一後奔出來2個你平生從未見過的東西……(當然,依然是食尸鬼)。這種邪惡的東西的資料是你從 瑞德神父 的書上獲得的。但是你第一次見到活著的這東西,他們奔跑的時候使用4爪,但是如果速度慢下來,就能夠像猿類一樣用兩肢站立起來,他們無法用語言描述的肢體上端是一個比野獸更加令人反胃的口部和混雜著器官的外表。
<kp> 你開了槍,但是子彈沒有命中任何東西。那兩匹轟隆一聲砸開了房屋大門,並且來到了院落中。他們朝妳的位置大聲嘶吼!
<kp> 他們的利爪有數十公分長的尖銳指甲,而且上面還滴著深紅色仿佛已經風化了一般的血液……
<kp> 他們逆風向你站立起來,他們身上飄散出死尸一般的腐臭氣味……
<kp> #
<藝術家> 艺术家后撤了一步,继续开枪,子弹出膛的瞬间,顺着后坐力将步枪朝后方丢开,拎起撬棍准备迎战#
<[#Dice]> 藝術家进行射击检定: D100=77/75 失败
<藝術家> 消耗两点幸运,变为普通成功
<[#Dice]> 藝術家骰出了: 2D6+4=(6+1)+4=7+4=11
<kp> 你瞬時拉膛又開了一槍,這槍打在了其中一個 食尸鬼 的腹部,但是顯然,那傷害並不足以將他擊殺,他只是趔趄了一下,然後向你發動了衝鋒……
<kp> 另一隻也同時舉起長爪向你衝鋒,但是卻被你之前設置的陷阱釘住了一隻腿,那陷阱死死地卡在他的下肢,並且勾錨拖動著一點不結實的地面。他將在下個回合掙脫固化的地面。
<kp> 瞬間,那中槍的食尸鬼已經衝到了庭園的門口,但是又被繩索陷阱絆倒並且摔在地面上,強大的慣性讓他的軀體向前滑動到你的身前,他的頭部就在你面前。
<kp> 那巨大的腥臭味幾乎讓你站立不穩,但是你依然舉起了撬棍……
<kp> #
<藝術家> 艺术家尽力挥棍攻击面前食尸鬼的头部#(需要判定什么?打固定靶有没有奖励骰或者伤害奖励呀)
<[#Dice]> 藝術家骰出了: 1D6+1=6+1=7
<kp> 你一擊釘入了他的軀體,滾滾的綠色的鮮血從中流出。他大吼一聲,右爪向你的方向揮動出,並且砸在地面上揚起塵土。
<kp> 這個時候,你聽到從剛才的房間中傳出了一聲奇怪的叫聲。你將撬棍從那畜生軀體上拔出。然後向著房屋的方向望去。你看到中了子彈的那個東西現在顫顫巍巍的好像站在了剛才倒下的地方。他發出的叫聲與其說是悲鳴,不如說有點像一種訊號……
<kp> 但是你完全不理解那訊號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只是看到,中了陷阱在庭院中的畜生發了瘋一樣拖拽著已經脫離了地面的獸夾返回了房屋,並且和剛才你沒有打死的東西站在了一起……
<kp> 他們剛一匯合,立刻同時吼叫出那奇怪的叫聲,你感覺到遠處飄揚在波士頓上空的黑紅色陰雲中爆炸出一種明亮的氣泡。
<kp> 在你面前的食尸鬼現在不斷地掙扎,他好像已經忘了你的存在……
<kp> 【00:01】
<kp> #
<藝術家> 不管他们在干什么。一定不是啥好事。艺术家对着面前怪物的喉咙用撬棍狠狠的扯了一道,又捡起枪对着正在嘶吼的怪物的头部/咽喉部位接连开枪#
<[#Dice]> 藝術家进行射击检定: D100=63/75 成功
<[#Dice]> 藝術家骰出了: 2D6+4=(5+6)+4=11+4=15
<kp> 你舉起槍對著房屋中的怪物又開火了。 這一次你擊中了剛猜中你獸夾的那個食尸鬼,那個食尸鬼發出一聲悲鳴倒在了地上。 旁邊的那個食尸鬼仿佛根本沒有發覺自己的同伴倒下了一樣,再次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kp> 你注意到,在你面前的這個食尸鬼開始從肢體上滲出大量的深紅色的液體,那液體仿佛具有生命一樣,從地面上向著房屋中移動,啥時間,院落中出現了一道異常恐怖的血紅色的路徑一般的東西……
<kp> 在你面前的食尸鬼的動作迅速微弱下去。好像被什麼東西吸吮走了生命一樣……
<kp> 【00:05】
<kp> #
<[#Dice]> 藝術家进行神秘学检定: D100=74/80 成功
<藝術家> 艺术家快速的搜索起脑内相关的资料,试图知晓这种仪式一般该如何停止。是使仪式发起者无力化,破坏仪式符号,抑或是别的什么?#
<kp> 你迅速的回憶並且試圖將面前的場景和之前拿到的那本 奇怪的書籍 上記錄的信息聯繫起來,你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一種奇怪的儀式總是需要一個主導的吟唱者,若干個祭品,一定的時間。
<kp> 區別就是:之前你們在波士頓遇到的兜帽人往往都需要整個小時甚至幾個小時在儀式上,但是這裡似乎並不需要那麼久。而且看起來,他們並沒有絲毫的同伴意識,他們仿佛樂於將自己的同伴強制的選做祭品。 亦或是,那不是祭品? 只是一種通向扭曲空間的大門?
<kp> 現在。
<kp> 你面前這個食尸鬼已經仿佛完全乾枯了一般,只剩下乾癟的皮囊了。 房間中剛才還在發出奇怪聲音的東西現在他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你看到,從他自己的皮膚上也開始滲出大量的液體,那些液體就和之前一樣,匯聚在他的面前,逐漸形成一個不規則的橢球體……
<kp> 【00:09】
<kp> #
<[#Dice]> 藝術家进行射击检定: D100=93/75 失败
<藝術家> 啧。艺术家见一枪不中,不禁咋了咋嘴。不管怎样要阻止这鬼玩意。这八成是一个献祭仪式。艺术家见攻击怪物似乎并不很起效。从包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型灭火器。对着椭圆球体喷了起来,试图干扰它的形成。#
<kp> 你從背包裡取出一個不太大的泡沫滅火器並且衝進了房屋,對著那團東西一陣猛噴。 從泡沫滅火器中噴出的泡沫顯然對那團翻滾的物質起到了阻礙,他們混合了泡沫的白色,然後顏色變淺了一些。
<kp> 與此同時,你看到周圍的幾個食尸鬼的軀體已經就像外面那個一樣,乾癟下去,他們的液體被抽出,靈魂好像也一同被拉出了一樣消散而去。
<kp> 球體依然翻滾著,你將滅火器殘存的所有東西對著球體噴出,球體混合了黑色和白色,最終變成了一種不太濃郁的淺黑色(80%度灰)。
<kp> 球體依然在旋轉,但是他穩定了一些,沒有棱角了,但是存在於原地,脫離了物理學的範疇……
<kp> 你看著那脫水的食尸鬼尸體,不敢相信這個世界已經變得如此瘋狂和混亂,你甚至沒有考慮到為何如此大的一個城市你都沒有遇到一個活人……
<kp>             ---------- [故事暫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