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3 漩渦邊緣 異象夢境#2  (阅读 183 次)

副标题: 賞金獵人,後編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3 漩渦邊緣 異象夢境#2
« 于: 2019-02-03, 周日 00:19:51 »
21:10:33 <kp>         ------------- [故事開始] -------------
21:10:33 <kp>              ---- (其他人員請保持肅靜) ----
21:10:33 <kp> 你大致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裝備和物品,然後帶著一些可能會用到的東西繼續向南邊前進。森林里開始起霧了,你有預感大約在30mins之後可能就會很難看清數十米外的東西。你推測步行要到達夜雨的森林路徑還需要50mins左右。 也就是說,可能你沒辦法在霧氣濃重之前脫離這片詭異的森林。
21:10:33 <kp> 但是你還是下定了決心要前往波士頓一探究竟,看看這場現在看來已經充滿危險的夢境究竟給其他人的心理帶來了何種影響。如果能獲得一些有用的信息的話,你可能會因此拯救很多波士頓中無辜的被夢魘侵擾的人們。
21:10:33 <kp> 你的手槍在腰間傳遞出一種踏實的重量感,你覺得略微有一些安心。 雖然在這裡,你的愛馬已經闔然長辭,但是這畢竟是夢中,你微微一笑。
21:10:33 <kp> 你現在站在那條 蛇類 的尸體旁邊,你望了望前方深邃的密林,邁出堅毅的步伐……
21:10:33 <kp> #
21:13:58 <露西> 往波士顿的方向走吧,尽量走快点,尽量选择比较宽而直的道路,并寻找一下显眼的标示物,以避免迷路
21:25:28 <露西> #
21:33:38 <kp> 你繼續向南走著,踏著滿地的落葉,遠方的波士頓上空依然傳來微弱的雷鳴聲。 那應該是能夠明顯分辨的標誌物了。 你看了看那團說不清是什麼的東西,心中略微的感到有些奇怪的安心。
21:33:38 <kp> 自從剛才那條 蛇類 死亡之後,森林中仿佛恢復了一些生氣,你聽到了微弱的蟲鳴,和一些鳥類的鳴叫,你不明白為什麼在這種天氣下或是時間中會有鳥叫。 天空是灰暗的,分辨不出時間,你感覺不到睏意。 可能是因為你已經處在夢中,或是,這裡根本沒有時間的概念。
21:33:38 <kp> 你路過的森林的樹木,他們的表皮都是一種奇怪的灰綠色,上面附著一層絨毛般的水霧,令人厭惡的潮濕感……
21:33:38 <kp> 空氣中,除了淡淡的血腥味,還有一種說不清是燃燒過什麼的味道,像一些植物,像一些草木燃燒后的味道,但是又不僅僅是草木。那微妙的味道通過你的鼻腔滲入你的肺部,給你的身心帶來一種不安的躁動……
21:33:38 <kp> 你繼續前行,發現那味道有些重了。
21:33:38 <kp> #
21:39:06 <露西> 我不太习惯这种潮湿的环境,露西心想。前进时尽量选择比较潮湿的道路,她可不想撞上森林大火#
21:40:47 <露西> 风滚草吗?应该不是,不过这东西在烈日之下这东西很容易着火……继续思考着,同时注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
21:47:15 <kp> 向前又走了大約5mins,你看不到周圍有什麼燃燒過的痕跡,你伸手摸了摸,樹木表面依然是那種黏膩的潮濕感。
21:47:15 <kp> 但是你聽到前方仿佛有幾個人在說話的聲音,順著飄來的微風,微弱的傳來。你分辨不清那聲音究竟是人說話,還是什麼動物,或是什麼東西……
21:47:15 <kp> 森林的霧氣在這邊顯得更加濃重了,你現在只能看到前方20m左右的距離……
21:47:15 <kp> #
21:52:42 <露西> 靠在树后,从枝叶较为茂盛的地方探头,试图从枝叶的缝隙中观察到最近处发出声音的东西
21:53:26 <露西> 如果可以的话用类似的方式再观察其他发出声音的地方,不进行太多动作以免暴露
21:53:29 <露西> #
21:58:51 <kp> 你透過枝葉縫隙觀察並且傾聽。發現那種聲音在某些樹幹離地大約1左右的高度傳出,彳彳亍亍似的飄揚在空氣中,斷斷續續,時大時小。
21:58:51 <kp> 你靠近距離你最近的一個聲音,你洗洗觀察了一下,發現在樹幹上趴著一隻奇怪的蝴蝶,這並不是本地的物種,你伸手想要觸摸那蝴蝶,他仿佛死去了一樣貼在樹幹上。隨著你的手接近,他並沒有要飛走的意思。
21:58:51 <kp> 你的手指距離趴在樹幹上的蝴蝶大約30cm。
21:58:51 <kp> #
22:02:17 <露西> 让它们飞走吧,蝴蝶是个不错的靶子,但现在不是练射击的时候。缩回手,继续往南走,心想热带地区的蝴蝶也像蟋蟀一样会叫吗?
22:13:35 <露西> #
22:17:09 <kp> 你沒有理會那個奇怪的昆蟲。 繼續前行,空氣中的壓抑感越來越濃。那蝴蝶發出的聲音現在從更多的方向傳來,仿佛那群東西共同圍繞著一個什麼核心一樣。
22:17:09 <kp> 除去那種奇怪的聲音,隨著霧氣,奇怪的燃燒過的草木的味道也越來越濃烈。 你覺得按照自己的前進速度,距離夜雨的森林路徑應該不會超過10mins的路程了。
22:17:09 <kp> 遠處天空中的那黑紅色的東西依然懸掛在那裡。
22:17:09 <kp> #
22:20:19 <露西> 它们可能围着一片花丛。火是从城市方向烧来的吗?继续边想边走,同时试图观察到更多关于火势的信息#
22:26:43 <kp> 你並沒有發現任何著火的跡象。
22:26:43 <kp> 你繼續前行了10mins,透過樹木,你看到了一條蜿蜒在森林中的道路。
22:26:43 <kp> [區域訊息:  ]常年夜雨的波士頓森林路徑  (中立)(Rainy path of the Bos-Forest)
22:26:43 <kp> =====### ###=====
22:26:43 <kp> 常年夜雨的波士頓森林路徑 這裡的雨仿佛從未停止過一樣。你來到路途之上,向前望去,道路蜿蜒伸向更遠的森林中,森林霧氣氤氳,即使沒有下雨,你相信也無法直接看到陽光。一切物體都籠罩在一片深灰綠色的帡幪之中一樣,不清不楚,沒有棱角但尖銳異常。路上深深淺淺的車轍表示不僅有馬車經過,而且也有帶橡膠輪胎的汽車經過。那雨細細密密的下著,雖然看不到明顯的雨滴,但是如果你不攜帶雨具的話,用不了多久,身上就會被完全浸濕,那是一種能夠將體溫掠奪乾淨的寒冷,即使並不是冬季,也能將人冷的暈過去。你警惕的向周圍望去, 仿佛在那黑暗中有一雙眼睛注視著你...恐懼可能隨時會從黑暗中現身,並且淹沒道路上的一切東西。
22:26:43 <kp> =====### ###=====
22:26:43 <kp> 你來到了路上,道路在這一段向東西方向延伸著。你聽到那奇怪的聲音應該就在不遠的東邊強烈起來
22:26:43 <kp> #
22:31:20 <露西> 朝有大量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走在道路边上,以便必要时拿边上的树木当掩体,并观察那里有什么。至于雨,就让它淋在自己身上吧,不过她还是走得快了点,并尽量从树下走过以避雨#
22:38:11 <kp> 你沿著道路向東邊走著,你背著15kg的背包。腳步踩在道路上,有明顯的腳步聲。你在不遠處看到了3個穿著黑色兜帽斗篷的人影,恍惚中他們好像圍著一個什麼東西。他們暫時沒有注意到你,但是如果你靠近,他們一定能夠聽到你的腳步聲。
22:38:11 <kp> 你現在距離他們大約15m遠,你躲在一個粗壯的樹木後面。
22:38:11 <kp> 【如果你從這裡開槍,射擊難度將至少提升一個評級】
22:38:11 <kp> #
22:40:31 <露西> 这种穿戴引起了露西的怀疑,她继续躲在树后,观察着他们在做什么,和周围的声音有什么联系。
22:41:04 <[#Dice]> 露西进行侦查检定: D100=27/55 困难成功
22:41:08 <露西> #
22:48:02 <kp> 你細細凝視,發現那幾個應該是人,他們穿著的衣服你仿佛從未見過但是缺異常熟悉,你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 你瞇起眼睛,看到其中至少一個人手上拿著一本奇怪的像是書的東西,另一個手中捏著一把形狀奇怪的草木。
22:48:02 <kp> 那本書看起來是 一般的深褐色羊皮紙封面. 封面上有一個 奇怪的類三角形 的標誌. 即使這麼遠,你發現如果一直注視著那個標誌的話,你的頭開始疼起來,你立刻轉移了視線,發現頭疼減輕了。
22:48:02 <kp> 其中一個兜帽人開始嘟嘟噥噥的說出一些話,你聽不懂那是什麼語言。 但是你感覺到周圍的窸窸窣窣的聲音,就是剛才那蝴蝶上傳出的聲音,和那個兜帽人的嘟噥,節奏是如此的類似。就好像那人的話通過蝴蝶傳到四面八方一樣。
22:48:02 <kp> 隨著嘟噥有節奏的展開,霧氣迅速加深,你的頭又開始疼了,那是一種好像用鑽頭在頭頂使勁鉆一樣的疼痛感……
22:48:02 <kp> #
22:52:55 <露西> 我猜是群昆虫学家……我的头!努力忍住头痛,把目光转移到周围的蝴蝶身上,并搜索周围有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东西。这种头疼的感觉,是他们扰乱了波士顿人的梦境吗?等待一阵观察他们之后会做什么,她不想仅仅因为目标研究昆虫而开火
22:52:57 <露西> #
23:05:24 <kp> 周圍一些樹幹上的蝴蝶依然沒有動靜,他們只是趴在那裡,傳出那昏佞的聲音。
23:05:24 <kp> 你繼續躲在樹后等待著。你看到拿書的那人在另一個人的嘟噥聲達到一個高潮的時候,他舉起手中的植物,喊起一句你從未聽過的語言:
23:05:24 <kp> Karruz! Onokka! Fhyi!
23:05:24 <kp> 突然之間,天昏地暗。那人手中的植物燃燒出一陣灰暗的猩紅的火焰!遠處的那一直盤踞在波士頓上空的黑紅色的濃霧之中爆炸開了一連串的閃光,你看到伴隨著閃光,那濃霧向地面投去無數條黑紅色的閃電。巨大的聲音甚至連你也聽得分明。
23:05:24 <kp> 在那3個人圍繞的不知是什麼動物的尸體上,也升騰出一個懸浮著的黑紅色的氣團,那氣團漂浮在和人同高的位置。
23:05:24 <kp> 沸騰著,洶湧著,好像其中有什麼東西要掙扎著來到這個世界上一樣。
23:05:24 <kp> 【00:01】
23:05:24 <kp> 沒有拿植物的另外2人的身影開始顫抖,好像被什麼東西捏在手中一樣,扭曲著,彎折著,他們發出猙獰的肆意的狂笑。
23:05:24 <kp> #
23:11:57 <露西> “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最好离开那具尸体,嗯,为安全着想。”边说边掏出手枪,说完话后马上往旁边挪了挪,尽量不暴露自己的位置,依旧盯着那三人和尸体#
23:20:56 <kp> 【00:05】
23:20:56 <kp> 你喊出這句話,手中緊緊握住手槍。但是你發現穿著兜帽的人中只有剛才舉起燃燒植物的那人的頭向你轉過來,他的右手依然在空中舉著。 但是駭人的情景是,他的手掌和手臂已經沒有了肉體和衣服,仿佛隨著剛才那陣燃燒,他的手臂除了骨頭的部分全部被燃燒掉了一樣,白骨裸露在空中……
23:20:56 <kp> 另外2個穿著兜帽的人,他們的抖動更加劇烈,你看到他們仿佛根本不是自發的顫抖一般,像是被一種透明的無形的東西攫住,纏繞,猛攥。那2個軀體已經來回彎曲,扭動,你聽到一陣好像踩在乾燥的樹木上的 咔嚓聲音。 你想了想,一陣巨大的恐懼朝妳襲來……
23:20:56 <kp> 那聲音並不是踩在什麼樹杈上,而是人體的骨頭被巨力扭碎的聲音!
23:20:56 <kp> 現在,那白骨手臂的兜帽人竟然直挺挺的飄在了空中,他大喊了一聲。然後也開始扭曲並且彎折成人類無法自行實現的角度……
23:20:56 <kp> 你的頭開始猛烈的陣痛。
23:20:56 <kp> 那地面上的黑紅色濃霧中開始湧出漆黑的液體,那液體仿佛具有生命一般,粘稠著,翻滾著,沸騰著……1㎡,2㎡,5㎡……越來越多,越來越濃……
23:20:56 <kp> #
23:25:39 <露西> 举起双枪,朝拿着草药的人开了三枪,分别射向他的头、胸部和拿着草药的手,另外三枪则打向了那具尸体
23:25:58 <[#Dice]> 由于对拿草药的人 露西骰出了: D100=31
23:25:58 <[#Dice]> 由于对拿草药的人 露西骰出了: D100=89
23:25:58 <[#Dice]> 由于对拿草药的人 露西骰出了: D100=91
23:26:14 <[#Dice]> 由于对尸体 露西骰出了: D100=36
23:26:14 <[#Dice]> 由于对尸体 露西骰出了: D100=98
23:26:14 <[#Dice]> 由于对尸体 露西骰出了: D100=25
23:26:48 <露西> #
23:28:20 <露西> 他有没有死罪……算了,想这个干嘛?终结他们的仪式!在子弹射出的同时想#
23:31:33 <kp> 【00:07】
23:31:33 <kp> 你對著兜帽人開槍了。 但是他們沒有任何反應,伴隨著猛烈的咔嚓聲,那3個人影好像都被一種外力扭碎並且蹂躪一般。如果那曾經是人,他們絕對已經死去了。
23:31:33 <kp> 你的子彈有些擊中了他們軀體有些打到了那團濃霧。 但是同時,從濃霧中湧出的其黑色的濃稠液體越來越多即將蔓延到你的腳邊……
23:31:33 <kp> 你恍惚中聽到那漆黑的液體中傳出一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嘶鳴和吼叫……你的頭劇烈疼痛,你已經幾乎握不住你的手槍了
23:31:33 <kp> #
23:32:24 <[#Dice]> 由于d10+2 对兜帽人的伤害,还是投一下吧 露西进行检定: D100=78/1 失败
23:32:55 <[#Dice]> 露西骰出了: 1D10+2=5+2=7
23:33:31 <[#Dice]> 由于对尸体的伤害 露西骰出了: 2次1D10+16: { 24,21 }
23:34:05 <[#Dice]> 露西骰出了: 2次1D10: { 4,6 }
23:37:09 <露西> 迅速朝远离液体的地方后退,同时给手枪装满子弹,搜寻着浓雾中有什么东西,以及对抗它的办法
23:37:30 <[#Dice]> 由于侦察浓雾中的东西 露西进行侦查检定: D100=75/55 失败
23:40:12 <露西> #
23:46:59 <kp> 【00:10】
23:46:59 <kp> 地上的濃密的黑色液體瘋狂的吞噬著地面,也吞噬了樹木和所有流淌過的東西,那些曾經高大的樹木仿佛掉入了無底的深淵一般從黑色的液體上沉入並且消失了。沒有流淌到的所有植物也都瞬間失去了生命一般枯萎乾癟。
23:46:59 <kp> 你已經看不到任何兜帽人的尸體了,他們好像被吞噬了,消亡了一般。
23:46:59 <kp> 黑色液體上的黑紅色濃霧也不見了。現在地面上只有那深黑色的液體。好像有生命一般,微微抖動著。你分不清是從那液體之中還是自己因為頭疼出現的幻覺,一種巨大的嗡嗡聲出現在你腦海。
23:46:59 <kp> 突然……黑色液體開始收攏了……,他們收攏的速度很快,液體直立起來!
23:46:59 <kp> 液體開始凝結,凝結變化出仿佛內臟一般的東西……
23:46:59 <kp> #
23:50:15 <露西> 朝正在形成的内脏开了六枪,不断扣动扳机并按照习惯寻找着目标可能的弱点,同时和目标保持十五米的距离
23:50:24 <[#Dice]> 由于命中 露西骰出了: D100=21
23:50:24 <[#Dice]> 由于命中 露西骰出了: D100=56
23:50:24 <[#Dice]> 由于命中 露西骰出了: D100=82
23:50:25 <[#Dice]> 由于命中 露西骰出了: D100=72
23:50:25 <[#Dice]> 由于命中 露西骰出了: D100=56
23:50:25 <[#Dice]> 由于命中 露西骰出了: D100=97
23:53:22 <[#Dice]> 由于伤害 露西骰出了: 3次1D10+2: { 3,11,11 }
23:53:22 <[#Dice]>    2019-02-03   
0:01:10 <露西> #
0:01:48 <kp> 你的子彈穿入那不可名狀的東西,一去不返。
0:01:48 <kp> 收束的漆黑液體終究匯聚成一種無法用語音描述的畸形而扭曲的器官,形體。
0:01:48 <kp> 那形體大約25m高,在上端嘴部有一個更加漆黑的滴著液體的窟窿。
0:01:48 <kp> 肢體上伸出無數的觸手,他們向四面八方伸展著。 他散發出一種惡毒的邪氣,吸收著周圍所有生物的生命,他將成為這裡的主宰!
0:01:48 <kp> 他感知到你的存在,你直視著這一團未知的物體。
0:01:48 <kp> 突然,你感到自己已經無法移動了,向身上看去,發現其中一條觸手已經從斜面的森林中傳過來並且緊緊纏繞住你。你被一種巨力拉向那邪惡的主宰的身邊……
0:01:48 <kp> 【sanchk 1d100/1d100】
0:01:48 <kp> #
0:03:11 <[#Dice]> 由于san检定,san59 露西骰出了: 1D100=33
0:12:49 <kp> 你絕望的在觸手之中掙扎,但是無力抵抗那偉大的漆黑的邪惡領主。 他的力氣將你粉碎,吮吸著你的血液和肉體……
0:12:49 <kp> 在那給世界帶來絕望的口中迸發出令人更加恐懼的嘶吼。
0:12:49 <kp> 伴隨著巨大的疼痛和絕望,你失去了意識……
0:12:49 <kp> ----------(夢境終結)----------
0:12:49 <kp> 最終,當你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攤在某個醫院的病床上無法動彈。
0:12:49 <kp> 克雷菲特看到你醒來,他露出一種惋惜的神情,你全身多處器官衰竭,醫生盡全力才挽回你的性命。 克雷菲特詢問了你在夢中的遭遇,他表示你應該可以好起來,但是可能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
0:12:49 <kp> 你在夢中遭遇的東西給覺醒者聯盟也帶來了有限的一些信息,他表示感激。然後,克雷菲特想你略微鞠躬,然後退出了病房。
0:12:49 <kp> 你望著那雪白的天花板和外面天空中的密佈的陰雲,心中生出一種奇怪的惋惜……
0:12:49 <kp>             ---------- [故事結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