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urse of Strahd 团记  (阅读 174 次)

副标题: 新手游侠视角(下一期我就不做游侠了,jojo)

离线 black2135

  • Peasant
  • 帖子数: 3
  • 苹果币: 0
Curse of Strahd 团记
« 于: 2019-06-24, 周一 21:35:28 »
魔人日记
第一日
我是一个冒险者,不,准确的说我一时个预备的猎魔人。我的上一个日记本在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所以我打算称这今天为第一天,纪念我来到这个诡异而阴森的地方。

当我刚刚从混乱中清醒过来,我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地方。这里绝对不是我熟知费伦世界!淡淡的雾气弥漫在我的周围,两侧是茂密的树林,齐腰高的树枝和斑驳的阴影遮蔽了我的视线,一切仿佛都充满了腐朽和死亡。雾气让我迷失了时间观念,就连阳光也不能带来任何暖意,与之相反,苍白的光芒只能让我确定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好地方。不过还好,我并不是一个人。尽管我早有成为一个孤独的猎魔人的准备,但是在这种鬼地方能碰到一个洛山达的牧师绝对是一个好消息。这个菜鸟牧师竟然穿着秘银甲!他的家里是有秘银矿吗?手套上还有魔法的光辉?!我不得不承认尽管我不信神,但如此富有的牧师让有些吃惊。我故作成熟的下他点头致意,介绍了一下自己。我们回头观察了一下背后的路,但是浓密到不合常理的浓雾切断了我们来时的路,我们现在别无选择只能沿着路向前走,尽管我不知道前方有什么,但我做好了牺牲的准备。雾气一直我们背后紧跟着我们,逼迫着我们前行,我现在愈发确定这不是自然的。走了没过多久我们就出现了一座城墙,城墙前面是两个骑士雕像,然而雕像的破败和残缺早已告诉我这里并不安全。不用我们推开大门,大门就已经伴随着吱呀声打开了。背后的雾气突然开始加速,我们只能跑进了大门。

刚进入大门我就察觉到这附近有死亡的腐臭味,我招呼了牧师一同向腐臭味的来源走去。一具年轻的尸体出现在我们面前,牧师上前看了看,他告诉我这个年轻人死了有几个月,是死于野兽的袭击。我们都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的手上有一封信,但出于尊重我和牧师并没有拿走。尽管我不信神,也不喜欢他的信徒,但是我尊敬这个为无辜死者做弥撒的牧师。就在牧师做弥撒的时候,我注意到附近的丛林有些响动,我仔细看去,那一双双绿色的眼睛告诉我:大事不妙,有狼群?!我提醒了牧师一句,就开始往另一个方向逃窜。尽管我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是死在这群野兽嘴里绝对不是我想的死法。牧师也没有发呆,秘银甲对他仿佛没有任何影响,开始和我一起跑起来,顺带还拿走了尸体上的信。就和那恼人的雾气一样,狼群只追逐着我们,并没有攻击的意图,但是谁又敢把性命赌在群畜生身上,我们只能往前狂奔。

就在我们精疲力竭的时候,我们看见了其他的3个冒险者,活的!尽管他们看起来也是十分疲惫,但是遇见活人的感觉真不错,更棒的是我们身后的狼群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在雾里了。3个冒险者十分有特色,一个大胡子的矮人,一个女村姑,一个小娃娃。该死,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小孩!通过牧师和矮人的交流,我知道这3个冒险者是经历了多次轮回的矮人战士,女战士和小屁孩圣骑士。我更是得知了造成这里如此邪恶的罪魁祸首,吸血鬼——施特拉德!我发誓要杀死我遇见的每一个吸血鬼,绝对没有例外,不是我死就是他亡!我们阅读了牧师顺手拿走的信,信的内容是:
雾气又开始逼迫我们前行,这肯定是可恶的吸血鬼的把戏,我们不得不继续前行。没过一会,我们面前出现了一栋房子,温暖的灯光仿佛驱散了这附近的寒气。家,温暖的家,这种想法立即出现在我的心里。尽管我和牧师还有女战士发现富丽堂皇的外表只是假象,真的是房间反而破板不堪,但身后的雾气逼迫我们走进了房子。

富丽堂皇的假象和破败真实的画面在我们3人眼前同时出现,一个年轻人到在地上昏迷不醒,他的容貌与墙上的照片有几分相似,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之一,而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女性幽灵,应该是他的妹妹。虚假的景象里,这对兄妹先邀请我们共进晚餐,之后又让我们自便;而真实的景象里,化为幽灵的妹妹在焦虑的唤醒他的哥哥,并警告我们这里地底有着邪恶。我们搜寻了一楼,一无所获。但是被迷惑的矮人被美酒吸住了眼球,而年轻的圣骑士则十分倔强,他坚信这里没有邪恶。昏迷在一旁的年轻男子也醒了过来,这位术士似乎也失去了记忆,他只知道自己是这个房子主人的儿子,并且对这件房子抱有极大的恐惧。接着我们来到二楼,正当我带着瑟瑟发抖的术士搜寻房间时,三楼传来了年轻圣骑士的呵斥声与武器碰撞的巨响。不得不承认我的队友们实力非凡,当我走出房门时,战斗已经结束了,这些活化武器与雕像的碎片洒了一地,而队友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在二楼的书房里,我们发现了一个隐蔽的隔间,里面装满了邪恶和亵渎的书籍,而最明显的是邪恶吸血鬼斯特拉德写给这个邪教徒的嘲讽信。愚蠢的邪教徒,祭献一个吸血鬼会有什么好下场吗,活该!三楼是保姆房和婴儿房,保姆已经变成一个幽灵,而婴儿也只剩下尸骨。在主卧里,我们发现了价值不菲的装饰品,还有给予他们儿子丹的遗产和地契。从隐蔽的楼梯,我们上到了四楼,这里是两个孩子的房间,令人吃惊的是妹妹玫瑰和儿子丹的尸体都在,并且已尽风干了。那么我们身边的这位青年到底谁?疑惑和警惕布满了我的心头,我立即出声质问他,但是并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我觉得还是要警惕这位年轻的术士。牧师为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做了弥撒,幽灵妹妹再次出现并告诉你我们这样是无法使她平息的,我么决定消灭这里的邪恶。

我们在四楼发现了一个向下的楼梯,顺着楼梯我们走了100尺左右,一直来到房子的地下。这里是这个家族的墓地,写着丹和玫瑰名字的棺材就在我们面前,打开后里面果然空无一物。我们向左一路搜查,这里不仅是家族墓地,也是这群邪教徒的聚集之所。在消灭了4个食尸鬼,斯特拉德德雕像和2只由原主人变成妖鬼后,我们来到地底最深处,一所邪教徒祭坛。这个场所由一个浸泡在水中的圆形大厅和中间的正方形的祭坛组成,一些邪教徒的幽魂在吟唱着亵渎的邪曲。我尝试着用圣水净化他们,然而圣水穿过了他们,他们只是执念并无躯体。雾气不知什么时候到把我们来时的入口堵住了,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原来这里的亵渎仪式一直在进行,现在只差无辜者的鲜血了,而雾气就是想逼迫我们进行这最后一步邪恶的献祭。我们开始有些不安,在仔细搜索了大厅后,我们只在北边发现了一只沉睡的怪物,除此之外并发现没有其他的隐蔽出口。而北边的怪物在沉睡中就让人感到恐惧,是我们远不能战胜的。我知道不能在等下去了,我决定去引开怪物,看看他的身后是否有暗门可以出去。我只是稍稍靠近,这个由枝条组成的植物一般的怪物便醒了过来,无数枝条向我伸了过来,想要抓住我。我灵活的闪开了他的抓捕,却没有躲过他的攻击,瞬间我就鲜血淋漓。我退到祭坛上,而怪物也停了下来,周围邪教徒的吟唱反而大了起来,“献上无辜者的鲜血”。当然,我才不会傻傻地选择自杀,我绝对不会向黑暗屈服,更别说是祭献给一个该死的吸血鬼!我发现遮挡在门口雾气消失了,我觉得我们可以撤离了。当我刚刚离开祭坛,“醒来吧,伟大的衰败者洛苟斯”,“献上无辜者的鲜血”伴随着亵渎的吟唱,那植物一般的怪物就跟了上来,牧师替我挡住了他的攻击,年轻的圣骑士也对我进行了治疗。勇敢的矮人也选择了为我们断后,也许他是个被假酒迷昏了的石头脑袋,但是这一刻的他无愧矮人的荣誉。当我们刚刚离开大厅,这藤蔓怪便追了上来,尽管矮人努力的挣扎了几下,还是不幸被树枝抓了进去。他是如此的勇敢,在最后时刻还是不停的让我们直接撤离,不要理他。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伙伴,我尝试着用我的双刀切开枝条救他出来,然而茂密的枝条下还是不见他的踪影。牧师和圣骑士也停下了脚步,试图把他拔出来,最后伴随着空气中传来的渡鸦的鸣叫,女战士竟然把矮人拔了出来。我从未想过这个村姑一般的女战士竟然有如此神力。我们开始了仓皇逃窜,勇敢的女战士和牧师为我们殿后,而年轻的术士则施展了法术,拖着矮人一起飞速前行,我和圣骑士也一路狂奔。我们装穿了一堵堵墙,踩碎了一层层天花板,终于到了一楼。圣骑士敏捷的打碎了玻璃,躲过了冤魂的阻碍逃了出去,而我则被冤魂打了回来,昏迷不醒。

当我醒来时,我们已经到了小镇上,精疲力竭。我们在术士的带领下来到小镇上唯一一家酒馆,葡萄藤染血。酒馆除了酒保就只有两人,而酒保则浑浑噩噩,只能重复着酒的价格。就在这时,一位坐在角落的年轻男子向我们走了过来,他认出了我们是外来的冒险者,并委托了任务给我们。他低声告诉我们,他的妹妹被吸血鬼斯特拉德看上了,他想要我们把他的妹妹带到安全的地方去。我们接受了他的委托,但在我们尝试与另一位坐在吧台的女士搭讪时,他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他表现的十分的不安与戒备,并在出门后低声告诉我们“本地人都不可信!”。他带领我们来到了他的住所,院子的铁门已经少了一半,房子上满是狼人和其他邪恶生物的抓痕,房子也布满圣痕。在他露脸后,他的妹妹才为我们打开大门。他告诉我们,这里的镇长已经被斯特拉德的爪牙杀死了,但是村民却因害怕斯特拉德而不敢将其尸体埋葬,这个庄园更是每天都会被斯特拉德的爪牙所攻击。我们答应参加镇长的葬礼,并帮他把镇长的尸体埋好。他带我们去休息,并警告我们夜晚不要出去。
« 上次编辑: 2019-06-24, 周一 21:44:23 由 black2135 »

离线 小狼希诺

  • 白狼天狗
  • 版主
  • *
  • 帖子数: 974
  • 苹果币: 7
  • 愿星星给予仰望者光芒
Re: Curse of Strahd 团记
« 回帖 #1 于: 2019-06-26, 周三 08:37:50 »
奖励:
+7xp
+700gp


我很可爱,请给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