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征时学园谭 - 间章·前日谈  (阅读 466 次)

副标题: 平凡少女的日子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8
  • 苹果币: 3
征时学园谭 - 间章·前日谈
« 于: 2019-01-24, 周四 19:00:38 »
[20:33] <监视型Lee> ——————————————————————————LOADING——————————————————————————
[20:34] <监视型Lee> 【小室 路易莎】
[20:35] <监视型Lee> 空无之中,女孩的声音响起
[20:35] <路易莎> “在……在?”
[20:36] <监视型Lee> 从被戴上奇怪的器械、被要求闭上眼睛之后,过去了好像十数秒,又好像十数分钟的时间,你因为被那个声音所呼唤而自然地睁开眼
[20:37] <监视型Lee>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置身于一株大树的树荫下了
[20:37] * 路易莎 诶嘿地站直身子,往四下张望
[20:37] <监视型Lee> 光照虽然来自上方,但明显不是任何自然光,相当昏暗
[20:38] <监视型Lee> 金属质的地板边缘消失在看不见尽头的黑暗中
[20:38] <监视型Lee> 照理来说也算是很可怕的吧
[20:39] <监视型Lee> 不过姐姐没在一起这件事更加令人不安
[20:39] <监视型Lee> 【小室 路易莎】
[20:39] * 路易莎 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情况,然后重新确认一下自己的身体,攥拳,张开,攥拳,挥击
[20:40] <监视型Lee> 手脚依然灵活
[20:41] <路易莎> “嗯嗯……我在,你是谁,你在哪里?”
[20:41] <监视型Lee> 倒不如说,动作比平时更加顺利
[20:42] <监视型Lee> 【多多良 树,就在你面前】
[20:42] <监视型Lee> 你的面前只有那棵树
[20:42] <监视型Lee> 【我带来了你将要面对的命运】
[20:43] <路易莎> “呃…………能说的更简明易懂一点吗?”
[20:43] <监视型Lee> 【选择它,它亦会选择你】
[20:43] <路易莎> “啊哈…………?”
[20:44] <路易莎> “所以,树酱?我该做点什么?”
[20:44] <监视型Lee> 沉默
[20:44] <监视型Lee> 但黑暗中有什么在变化着
[20:45] <监视型Lee> 逐渐扩张范围的光照将外侧的围栏纳入其中
[20:45] <监视型Lee> 那是你也非常熟悉的摔角台软索
[20:46] <监视型Lee> 从再远处尚未显现形体的黑暗中,你感受到了视线
[20:46] <监视型Lee> 很多视线
[20:46] <路易莎> “喔喔……真是简明易懂……”
[20:46] <监视型Lee> 接着,‘它’显现了
[20:46] * 路易莎 活动活动手腕,把重心反复在两脚之间挪移
[20:47] <监视型Lee> 从不知何时化为摔跤台地板纹章的‘树’之中,‘它’显现而出
[20:48] <监视型Lee> 那是拥有着四肢的虬结钢铁
[20:49] <监视型Lee> 没有面貌,仅有一双发光‘眼睛’的无名‘摔角手’
[20:50] <路易莎> “是地面技啊,真是最差的相性了……不过也好,让我来打倒你”
[20:50] <监视型Lee> 铜臂铁肩的金属巨汉
[20:50] <监视型Lee> 【提示有三个】
[20:50] <监视型Lee> 【一个位于穹顶】【一个位于栏外】【一个位于你的心中】
[20:51] <监视型Lee> 【选择会带来力量,亦会传达代价】
[20:51] <监视型Lee> 灯光变得更强了
[20:51] <监视型Lee> 不带温度地炙烤着决斗场
[20:52] <路易莎> “不明白呢,不过不重要了”
[20:52] * 路易莎 惦着脚步保持距离
[20:52] <监视型Lee> ‘它’扭动了一下脖子
[20:52] <监视型Lee> 缓缓地走近你
[20:53] <监视型Lee> 你注视着它
[20:53] <监视型Lee> 现在还不是时候
[20:53] <监视型Lee> 还欠缺了某个东西
[20:53] <监视型Lee> 某个极为关键性的东西
[20:53] <监视型Lee> 应该等待吗
[20:53] <监视型Lee> 还是说,应该打破?
[20:53] * 路易莎 估算着对手的臂展,竖起耳朵等待比赛开始的铃声
[20:54] <监视型Lee> 它的手臂比你想象过的任何同重量级选手都要更长
[20:54] <监视型Lee> 你毫不怀疑它的力量,但自己也并非没有优势
[20:55] <监视型Lee> 就在这时,击锤摇动了
[20:55] <监视型Lee> 铃声震动着大气
[20:55] <监视型Lee> ——你比‘它’更快
[20:56] <监视型Lee> 无论是起步的速度,还是移动身体的速度
[20:56] * 维奥拉 跨前一步,牵制性地直拳,摆拳,紧跟着就是一记侧位低踢
[20:57] <监视型Lee> 并不是很沉重的打击,但没有带上任何初次面对异常之人的犹豫
[20:57] <监视型Lee> 常识是不起作用的——被这样告知的孩子不止是姐姐和你
[20:58] <监视型Lee> 但是能像你这样毫不犹豫地对泛着金属光泽的筋肉挥拳的,有几个呢
[20:58] <监视型Lee> 拳头上传来击中的手感
[20:59] <监视型Lee> 初击命中了,但接下来的一击只是掠过,认真的第三击将对手击退——原本是这样想的,但果然没能做到
[21:00] <监视型Lee> 无脸的摔角手活用自己的体重稳住了步子,想要抓住你的脚
[21:00] <维奥拉> “嘿!”
[21:00] <监视型Lee> (TwinBirdAttack!
[21:01] * 维奥拉 以另一只脚为轴心,转身反蹬,同时拉开距离
[21:01] <监视型Lee> 稍微被逼退了一点,但距离栏外还有些空间
[21:01] <维奥拉> “很硬……稍微燃起来了……”
[21:03] * 维奥拉 并美欧分析,但脑内自然地浮现出敌我的对比:敌人的臂展和体重都占优势,而且面对锁拿技术也不能过分逼近,可以说是全面的劣势了,这种时候……
[21:03] <监视型Lee> 如果有旁人在的话,她大概会这样问吧
[21:03] <维奥拉> (*没有
[21:04] <维奥拉> “像蝴蝶一样躲闪,像蜜蜂一样蛰人……躲闪,蛰人,躲闪……”
[21:04] <监视型Lee> ——“认真地以浑身都是钢铁的对手为敌,要做的第一件事难道不是逃跑吗?”
[21:04] <监视型Lee> “那完全不是以人类的肉体能够撼动的敌人吧?”
[21:06] <监视型Lee> 但这里没有发问者
[21:06] <监视型Lee> 因此,小室 路易莎,得以心无旁骛地投身于激斗中
[21:07] * 路易莎 重复着刺拳,前手上钩,低踢,双飞踢,躲闪的节奏
[21:07] <路易莎>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你也差不多该习惯这个节奏了吧”
[21:07] <监视型Lee> 对手的动作并不巧致,但也并不笨拙
[21:08] <监视型Lee> ‘它’是活的,‘它’会学习
[21:08] <监视型Lee> ‘它’等待着机会
[21:08] <监视型Lee> 而你,也等待着‘它’完全抓准的一刹那
[21:09] <监视型Lee> 那个时刻的来临,会比你预想中要早一些,还是更迟一些呢
[21:10] <监视型Lee> 你一面重复,一面等待着
[21:10] * 路易莎 渐渐沉浸在心流状态中,拳台,观众渐渐消失,只余自己与对手在黑暗中共舞
[21:11] <监视型Lee> ————————————————————————LOADING——————————————————————————
[21:12] <监视型Lee> 【小室 维奥拉】
[21:12] <监视型Lee> “Go……Komo……Komuro……?”
[21:13] <监视型Lee> 维奥拉意识到一起躺下的妹妹不在身边的时候,眼前不远的地方就站了一个人
[21:13] <监视型Lee> 和一棵树
[21:13] <监视型Lee> 不记得眼睛是什么时候睁开的了
[21:13] <维奥拉> “葡萄牙语名字很难读吗?是读作维奥拉哦”
[21:14] <监视型Lee> “日奔人的名字……很难读。”
[21:14] <监视型Lee> “总之,这边接下来就由我接手了,树酱。”
[21:15] <监视型Lee> 说话的人大概十七、八岁,有着体操选手般的身材
[21:15] <维奥拉> “那个,请问……你是在跟谁说话?”
[21:15] * 维奥拉 看看,确实只有一个人
[21:16] <监视型Lee> 她咧开嘴,拍了拍身后的树干
[21:17] <监视型Lee> “是我们的令(领)航员小姐,你也可以叫她树酱。”
[21:17] <维奥拉> “哇噢……所以说常识不总是适用,还会有这种是吗?你好,树酱,请多关照了”
[21:17] * 维奥拉 设置模式为:+o LogReaper
[21:17] <监视型Lee> “她不爱说话,因为一说话就会预眼(言)到某个人的命运。”
[21:17] <监视型Lee> 【小室 维奥拉】
[21:17] <维奥拉> “虽然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不过姑且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维奥拉,小室维奥拉。”
[21:18] <监视型Lee> 【我带来了你将要面对的命运】
[21:18] <监视型Lee> 【艾伦·艾哈赫,这是它的名字】
[21:18] <维奥拉> “我记下了,然后?”
[21:18] <监视型Lee> “自我介绍明明我自己来也幸(行)的……”
[21:18] <监视型Lee> 女人摸摸头,然后对你露出一个笑容
[21:19] <维奥拉> “艾哈赫小姐?这么称呼可以吗”
[21:19] <监视型Lee> “因为你的适性只有这边而已,所以由我来负责。”
[21:19] <监视型Lee> 她举起手
[21:19] <监视型Lee> “叫窝艾伦就好,艾伦……老师。”
[21:19] <监视型Lee> 打了个响指
[21:20] <监视型Lee> ——然后地面消失了
[21:20] <监视型Lee> 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
[21:22] <监视型Lee> 被重力攫住的身体就极其正常地开始了自由落体运动
[21:22] <维奥拉> “这方面倒是很符合常识吗?!”
[21:22] <监视型Lee> 周围传来短促的尖叫声,有兴奋的,也有惊恐的
[21:23] <监视型Lee> 你意识到不止一个人和你一样在这片天空下体验极限运动的感觉
[21:24] <监视型Lee> “好了,一二三四五留(六)……在这边的就是航空战学科的全员了呐。”
[21:24] * 维奥拉 在空中转了个身(这个动作意外地困难,变成面朝下大字型的姿势,看看下面
[21:24] <监视型Lee> 云层
[21:24] <监视型Lee> 海的蓝色,以及海面上小小的灰点
[21:25] <维奥拉> “还好我不恐高,艾伦老师,我们一直下落会落到哪里啊!”
[21:25] <监视型Lee> 后者悠哉地枕着自己的手臂
[21:25] <监视型Lee> “海面。”
[21:26] <维奥拉> “衣服不会湿吗?不对!不是衣服的问题吧!”
[21:26] <监视型Lee> “啊,如果你们真的落到那里的华(话),就轮到海中战学科来接收你们。”
[21:26] <监视型Lee> “不会死的,只是会非常痛而已。”
[21:26] <维奥拉> “这边的欢迎仪式就是要痛一下吗?”
[21:27] <监视型Lee> “如过(果)不想要痛的话,就飞吧。”
[21:27] <监视型Lee> “我会陪泥们到最后。”
[21:28] <维奥拉> “恩……”
[21:28] <监视型Lee> “我、我不想死——!”
[21:28] <监视型Lee> “妈妈——!”
[21:28] * 维奥拉 看看艾伦老师,似乎确实能飞,再看看其他人……
[21:28] <监视型Lee> “哈哈哈哈哈哈——!”
[21:28] <监视型Lee> 多多少少,都是在自由落体中
[21:28] <监视型Lee> 速度还越来越快了
[21:28] <维奥拉> “唔呒……这个样子似乎不像能飞起来的样子呢”
[21:29] <监视型Lee> “就酸(酸)是个非常乱来的世界,也有需要遵守的法则和需要打破的法则哦。”
[21:29] <监视型Lee> (*算
[21:30] <监视型Lee> “比如说啊,那边的……嗯……交(叫)什么来着?”
[21:30] <监视型Lee> “你在笑吗?”
[21:31] <监视型Lee> “哈哈哈哈……在笑,在笑哦?什么嘛,问的什么……”
[21:31] <维奥拉> “我的妹妹会选择打破设计这个欢迎仪式的人的鼻子……请问到底是要打破什么啊?”
[21:31] <监视型Lee> “……蠢问题!这种时候当然应该笑哦!”
[21:31] <监视型Lee> “常识。”
[21:31] <监视型Lee> 那对正在大笑的人似乎是一对姐妹
[21:32] <维奥拉> “就算这么说了……请问为什么应该笑呢?”
[21:32] <监视型Lee> 两个人正试着抓住彼此的手
[21:32] * 维奥拉 看过去之后稍微感觉有点羡慕
[21:32] <监视型Lee> “因为!”“很快乐啊!”
[21:32] <监视型Lee> “高兴的时候!”“就会变得轻飘飘的!”
[21:33] <监视型Lee> 两人的手在空中摸索着
[21:33] <监视型Lee> 时而被风吹开
[21:33] <监视型Lee> “只要变得……”
[21:33] <维奥拉> “好吧,你们开心就好……如果连我都变得噗呦噗呦的,路易莎就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了”
[21:33] <监视型Lee> 但最终完全抓住了彼此的手
[21:34] <监视型Lee> “……像叶子那样!”“像云那样!”
[21:34] <监视型Lee> ““——就不会落下去了!””
[21:34] <监视型Lee> 仿佛是在呼应着她们的话语一样
[21:35] <监视型Lee> 那两姐妹的左/右肩向外延伸出了纤细、发亮的光
[21:35] <监视型Lee> “哦哦~”
[21:35] <监视型Lee> 自称为艾伦的女性高兴地在空中转了一圈
[21:36] <监视型Lee> “被北风堪(看)中了啊。”
[21:36] * 维奥拉 睁大眼睛鼓掌
[21:36] <监视型Lee> 然后你看着那两姐妹转着圈下坠然后回旋,爬升
[21:37] <监视型Lee> 描绘着弧线向上,向云中回旋
[21:37] <维奥拉> “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看过一次之后就不难了,恩……”
[21:37] <监视型Lee> 然后伴随着一道光被吸入某扇‘门’里
[21:37] * 维奥拉 目送脱线姐妹二人组消失
[21:38] <监视型Lee> “那可惟(未)必哦,不要想得太简单比较好。”
[21:38] <监视型Lee> 说着,你们落入了一片云里
[21:39] <维奥拉> “说的也是,像叶子,像云那样是不行的,我还是适合脚踏实地一点的飞行方式……虽然并没有实地就是了”
[21:39] <维奥拉> “有人说过,天鹅游泳时脚下在拼命划水,相对的,飞行的时候也是在拼命对抗地心引力吧……”
[21:40] <监视型Lee> “嗯哼?”
[21:40] <监视型Lee> 艾伦饶有兴趣地看着你
[21:41] <维奥拉> “只要努力的话,地心引力什么的……”
[21:41] <监视型Lee> 你们距离地面越来越近了
[21:41] <监视型Lee> ——————————————————————————LOADING——————————————————————————
[21:42] <监视型Lee> 【樱井 咲良】
[21:42] <监视型Lee> 正式进入的时候
[21:42] <监视型Lee> 你并没有直接感受到上次曾体验过的脱胎换骨感
[21:43] <监视型Lee> 身体还是沉重、虚弱如昔,这一点令你十分地不满
[21:43] <监视型Lee> 【我带来了你将要面对的命运】
[21:44] * 樱井咲良 费力抬起手遮挡一下有点刺眼的光
[21:44] <监视型Lee> 摇动着枝条,一棵树静静矗立
[21:44] <樱井咲良> “……命运?即使放弃了生命还是换不来自由的命运吗……”
[21:45] * 樱井咲良 长长叹了一口气
[21:45] <监视型Lee> 【没有任何命运是自由的】
[21:45] * 樱井咲良 沮丧伴随着失望而来,身体似乎更加沉重了
[21:46] <监视型Lee> 【但你可以选择】
[21:46] <樱井咲良> “……事到如今?”
[21:47] <监视型Lee> 树荫下小片的土壤中,微微地透出金色的光亮
[21:47] <监视型Lee> 你似乎听到远方传来海涛的声音
[21:48] <监视型Lee> 此外
[21:48] <监视型Lee> 你也能感受到脚下金属地板中流动着的能量
[21:48] <监视型Lee> 【选择】
[21:49] <监视型Lee> 涛声变得越发地沉重
[21:49] <监视型Lee> 你没有真正地到过海边
[21:49] <樱井咲良> “选择……我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呢……”
[21:49] <监视型Lee> 但那声音已经大得足够唤起任何人心中潜藏的不安
[21:50] <监视型Lee> 不知道什么时候,脚踝已经浸没在水中
[21:50] <监视型Lee> 能量描绘着复杂的纹路在水面下的金属地板上奔行
[21:50] * 樱井咲良 双手撑着微微发抖的膝盖,慢慢地坐了下来
[21:50] <监视型Lee> 水有一点冷
[21:51] <监视型Lee> 肌肤和水接触的地方有一点涩
[21:51] <监视型Lee> 这就是海水吧
[21:51] <监视型Lee> 【选择……将你的生命……】
[21:51] <监视型Lee> 来自树的声音似乎变得模糊了起来
[21:51] * 樱井咲良 记忆深处的不安被轻微地唤起,产生了一点厌恶的感觉
[21:52] <监视型Lee> 【……奉献给什么。】
[21:52] <樱井咲良> “呼……到底还要我做什么?我失去的还不够吗?”
[21:52] <监视型Lee> 被浸没于水下的土壤中微微地浮出土块
[21:53] <监视型Lee> 透射而出的金色愈加刺眼
[21:53] <监视型Lee> 【选择】
[21:53] * 樱井咲良 眯起眼,伸出手去抓住那块土
[21:54] <监视型Lee> 泥土染脏了你苍白的手掌
[21:54] <监视型Lee> 缓缓地失去形状……就像你的生命
[21:54] <监视型Lee> 【你失去的……】
[21:55] <监视型Lee> 【会以何种形式……成为你获得的……】
[21:55] <监视型Lee> 一道小小的波浪推了过来
[21:56] * 樱井咲良 捧起那块泥土,手中的泥土变成了沙,混着海水从指间流走
[21:56] <监视型Lee> 将头发冲得湿漉漉的
[21:56] <樱井咲良> “……完全……不明白啊……”
[21:56] <监视型Lee> 没来由地觉得,接下来的浪会更大
[21:57] * 樱井咲良 转头看着海的方向
[21:57] <监视型Lee> 而你感觉到的、地板下的能量,已经以你坐着的地方为中心开始集中了
[21:57] <监视型Lee> 你看到了一条白色的线
[21:57] <监视型Lee> 很远
[21:57] <监视型Lee> 但是……也很清楚
[21:58] <樱井咲良> “……罢了……终究只是做梦……”
[21:58] * 樱井咲良 把手一扬,手里的沙土随风洒出去
[21:59] * 樱井咲良 然后索性躺下,任由海水没过
[22:00] <监视型Lee> 并没有觉得难受
[22:00] <监视型Lee> 只是眼前的光,变得越来越暗……越来越暗……
[22:00] * 樱井咲良 之前看起来只是浅滩,似乎越来越深
[22:00] <监视型Lee> 本来能感受到的脉动也逐渐离你而去
[22:01] <监视型Lee> 樱井咲良逐渐地、逐渐地沉入无光之海……
[22:02] <监视型Lee> ————————————————————————SAVING——————————————————————————————
[22:02] <监视型Lee> 此时的外界
[22:03] <监视型Lee> 被路易莎的心跳数急剧上升吸引过去的大人们,注意力不集中的短暂间隙里
[22:03] <监视型Lee> 樱井咲良的心电图短暂地化为一条直线
[22:04] <监视型Lee> 维奥拉的手微微地颤抖着,在她小指边仅仅数毫米的地方,是她妹妹的手指
[22:05] <监视型Lee> ——————————————————————————LOADING————————————————————————————
[22:06] <监视型Lee> 【——海是生命】
[22:06] <监视型Lee> 【是自己的生命,他人的生命,正在流逝的生命,正在诞生的生命……一切的生命之源头】
[22:07] <监视型Lee> 话语像水一样,渗入到你的心底
[22:07] <监视型Lee> 你感到自己……似乎抛弃了一些东西
[22:08] <监视型Lee> 有某些沉重的东西被抛弃了……被冲走了
[22:08] <监视型Lee> 【不选择任何东西,亦是一种选择】
[22:09] <监视型Lee> 【你选择了自己的命运】
[22:09] <樱井咲良> “…………”
[22:09] <监视型Lee> 手和脚正在变得轻盈
[22:09] * 樱井咲良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冲刷走,心脏的跳动也慢慢加快
[22:09] <监视型Lee> 【描绘吧】
[22:10] <监视型Lee> 【描绘自己的理想】
[22:10] <监视型Lee> 【自己的梦】
[22:10] <监视型Lee> 【自己的……未来】
[22:10] <监视型Lee> 【海会为你实现它们】
[22:10] <樱井咲良> “……真是……有点烦人呢……总是说着听不明白的话。”
[22:11] <监视型Lee> 话语渗入你的血液中
[22:11] * 樱井咲良 微微睁开眼,眼前一片朦胧,就像在水底看着远处被折射成碎片的光芒
[22:12] * 樱井咲良 朦胧的光芒中似乎看到一个少女的身影,雀跃跳动着的长发跟大海的颜色格格不入
[22:12] <监视型Lee> 【你是我?】
[22:12] * 樱井咲良 看着少女似乎发出着光芒,张开双手接近——
[22:13] <监视型Lee> 未经过病痛折磨的声音
[22:13] <樱井咲良> “你是……我吗?”
[22:13] <监视型Lee> 【我是你哦!】
[22:13] <监视型Lee> 连一丝阴霾都没有的表情
[22:13] <樱井咲良> “一点……都不像呢。你叫什么名字?”
[22:13] * 樱井咲良 伸出手去,依旧苍白而瘦削的手
[22:13] <监视型Lee> 对你太过耀眼夺目
[22:14] <监视型Lee> 那个形体也伸出手来
[22:15] <监视型Lee> 【说什么名字……你就是我呀】
[22:15] <监视型Lee> 你的手红润而温暖,充满了力量
[22:15] * 樱井咲良 握住了那只手,似乎有什么在流动,意识也流动起来
[22:15] <监视型Lee> ——在那瞬间,你们合二为一
[22:16] <监视型Lee> 【——勇士诞生了!】
[22:16] <樱> “……是呢……我是咲良……sakura……我是……樱。”
[22:17] <监视型Lee> 【特萨利亚的英雄,埃阿科斯之子,忒拉蒙的兄弟啊!】
[22:17] * 樱 再次看到自己的手,健康而有力
[22:17] * 樱 握了几下拳头
[22:17] <樱> “啊……这……这是我吗?”
[22:17] * 樱 咽了一下口水,回头看去海洋深处
[22:17] <监视型Lee> 【他的名字是佩琉斯!你即承袭其名者】
[22:18] <监视型Lee> ——那里不再黑暗了
[22:18] <监视型Lee> 你看的是无尽的光彩
[22:18] <樱> “诶?什么什么?”
[22:18] * 樱 被耳边突然提高音量的神秘声音吓到
[22:18] <监视型Lee> 那光彩不断地变化着形状
[22:19] <监视型Lee> 而你,也感受到了更多的存在……和你一样,在这海中行动的人、人和人
[22:19] * 樱 挥动了几下手,蹦跳了几下,身体轻盈得难以置信
[22:19] <监视型Lee> 你的身体在水中跃动着
[22:20] <监视型Lee> 【忒提斯的配偶只能有一个】
[22:20] <樱> “哇哦……哇哦!”
[22:20] * 樱 从来没游过泳,此时却好像身体自然就懂得一样在水里自由穿梭
[22:21] <监视型Lee> 【直到最后都将狂暴的海之原力尽握在手者,将成为真正的佩琉斯】
[22:21] <监视型Lee> 你感到其他人开始动了
[22:21] <监视型Lee> 这是比赛
[22:21] <监视型Lee> 是竞争
[22:22] <监视型Lee> 是从未有过的、运用自己手脚与身体去夺取荣耀的机会
[22:22] <樱> “咦?咦?怎么了怎么了?”
[22:22] <监视型Lee> 泛出光彩的海开始动了
[22:23] <监视型Lee> 它无声地咆哮着,变换着形状,化为巨大的异形之蟹
[22:23] <樱> “啊啊,不管啦!我也有机会身体比脑袋先动起来了!”
[22:23] * 樱 一头扎入水里,好像一团小火苗呼地冲进海里
[22:24] * 樱 手脚自然地运动起来,海水完全没构成阻力,反而在帮助着身体加速
[22:25] * 樱 朝着那团光彩的海飞速游去
[22:25] <监视型Lee> 你将泡沫和激流抛在身后,猛地突入战场
[22:25] <监视型Lee> ——————————————————————LOADING——————————————————————————
[22:27] <监视型Lee> 小室 维奥拉觉得自己现在的脸色应该是有些发青的
[22:28] <监视型Lee> 这里应该很冷吧
[22:28] <监视型Lee> 或者说这里很冷这件事也是应该被打破的规则吗?
[22:28] <监视型Lee> 身体穿透了云层的这段时间里你做了好几次尝试
[22:30] <监视型Lee> 而脱离云层的时候,你意识到仍在下落的人似乎变得更少了
[22:30] * 维奥拉 能很清晰地想象自己飞起来的样子了,但是对于正在落下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帮助
[22:30] <监视型Lee> 有做这种注意的余裕,还不如再努力一点在对抗地心引力上——不禁想这样对自己的脑袋抱怨道
[22:31] <监视型Lee> “好像痕(很)辛苦的样子。”
[22:31] <监视型Lee> “腻(你)是脑袋很好的那一类人吗?”
[22:32] <监视型Lee> 艾伦老师和你们一起下落着
[22:32] <维奥拉> “好像没人这么说过……我应该是比较笨的那一边吧”
[22:33] <监视型Lee> “灵巧的任(人)和迟钝的人,都有注意不到的事情。”
[22:34] <监视型Lee> “你,相信得,还不够。”
[22:34] <监视型Lee> 她一字一句地说
[22:34] <维奥拉> “对我来说,多努力就够了……不过时间似乎剩得不多了呢”
[22:34] <监视型Lee> 就好像这是让自己不口吃的唯一办法似的
[22:34] * 维奥拉 苦笑一下,调整了一下姿势
[22:34] <监视型Lee> 海面已经很近了
[22:35] <监视型Lee> 近到你都能看清楚那个灰点实际上是艘船的程度
[22:36] <监视型Lee> 虽然理性在让自己不要害怕
[22:36] <监视型Lee> 但感性仍然死死地抓着名为冲动的破木板不肯放手
[22:36] * 维奥拉 把目光移远,寻找海天相交的地方
[22:36] <监视型Lee> ——自己欠缺什么吗
[22:37] <监视型Lee> 不是头一次这么想了
[22:37] <监视型Lee> 天空很远,也很美,地平线微微没入雾中,看得不十分真切
[22:37] <监视型Lee> (海平面
[22:38] <监视型Lee> 没来由地想到了走在前面的妹妹
[22:38] * 维奥拉 稍微有点恍神
[22:38] <维奥拉> “艾伦老师,其实……”
[22:38] <监视型Lee> “嗯?”
[22:38] <监视型Lee> 艾伦已经换成了头下脚上的姿势
[22:38] <维奥拉> “我好像没有特别想要飞起来的愿望啊”
[22:39] <监视型Lee> “你,这样,想吗?”
[22:39] <维奥拉> “嗯嗯,所以叶子啊,云啊,是不行的。不过,我想去那边”
[22:40] * 维奥拉 指了指海平面消失的地方
[22:41] <监视型Lee> ——咚
[22:41] <监视型Lee> 你落了下去
[22:41] <监视型Lee> 艾伦静静地看着,你落入海中的地方,那扩散开的涟漪
[22:42] <监视型Lee> ——————————————————Quick Load——————————————————
[22:42] <监视型Lee> ——来了
[22:42] <监视型Lee> 就和开始比赛的铃声一样清晰
[22:42] <监视型Lee> 是小室 路易莎一直等待着的行动
[22:43] <监视型Lee> 向着被重复了不知多少次的轨迹伸出的巨臂
[22:43] * 路易莎 一直没有使用过的后手动了,撤步,后手,反击,重拳
[22:44] * 路易莎 以交错的轨迹自下而上瞄准对手暴露出的腋窝
[22:44] <监视型Lee> 会中的
[22:44] <监视型Lee> 这样就没问题
[22:45] <监视型Lee>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赢过来的,未来也会这样赢
[22:45] <监视型Lee> 不会慢下来,不会——
[22:45] <监视型Lee> 重击声
[22:46] <监视型Lee> 视野被剧烈地撼动
[22:46] <路易莎> “呜呃…………?”
[22:46] <监视型Lee> 震荡感回响在颅内
[22:46] * 路易莎 有那么一瞬间,大脑拒绝理解发生了什么
[22:47] <监视型Lee> 身体以意志支撑着没有倒下
[22:47] <监视型Lee> 对手直起腰的动作十分缓慢
[22:47] <监视型Lee> 以至于能让你看清它一直没有向你暴露过的背后
[22:48] <监视型Lee> 后脑勺那里有两点‘眼睛’而肩胛骨后‘还有一双手’
[22:48] <监视型Lee> 如异形般反曲着的肘关节
[22:49] <监视型Lee> 同样是以钢铁铸造
[22:49] * 路易莎 缓缓睁大眼睛
[22:49] <路易莎> “哇——————好厉害!”
[22:49] <监视型Lee> 身体被喜悦所充盈
[22:50] <监视型Lee> 好厉害好高兴好强好棒……
[22:50] <监视型Lee> ——怎么办?
[22:50] <监视型Lee> 那种事才不用去想
[22:50] <监视型Lee> 向前就好了
[22:50] * 路易莎 摇晃着后退两步,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22:50] <监视型Lee> ——怎么才能赢得了
[22:50] <监视型Lee> ?
[22:50] <监视型Lee> 向前
[22:51] <路易莎> “刚才说什么来着,三个提示?用不着那么多啦……答案已经在这里了”
[22:51] <监视型Lee> ——怎么才能……
[22:51] <监视型Lee> 声音熄灭了
[22:51] * 路易莎 用手轻轻捶击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越发热烈的心跳声
[22:51] <监视型Lee> 是的
[22:51] <监视型Lee> 什么都不需要想
[22:51] <监视型Lee>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22:51] <监视型Lee> 未来也会继续这样
[22:51] <监视型Lee> 只要——
[22:52] <监视型Lee> 只要,自己的背后有——
[22:52] <监视型Lee> ——有谁在?
[22:53] <监视型Lee> 思维拒绝接受那个结论,身体往前踏出一步
[22:53] <监视型Lee> ——你孤身一人
[22:54] <监视型Lee> ……
[22:54] * 路易莎 像以往一样挥拳,但有什么变得不同了
[22:54] <监视型Lee> 挥拳,被架挡了,对手有‘四只手’
[22:54] <监视型Lee> ——孤身一人
[22:54] <监视型Lee> 住口
[22:55] <监视型Lee> 反击来了,从右上还有左下
[22:56] * 路易莎 安心地闪开右侧的攻击,左侧——管他呢——反正不会有问题的——
[22:56] <监视型Lee> 命中,是有效打击,过于沉重的一击让你的身体飞了起来
[22:57] <监视型Lee> ——你现在,是孤身一人
[22:58] * 路易莎 身体漂浮起来了,意识也有点飘忽
[22:58] <监视型Lee> 但是,只能往前进不是吗?
[22:58] <监视型Lee> 如果不迈出步子的话,不就无法前进吗?
[22:59] <监视型Lee> 所以除了迈出步子之外,还需要做什么呢?
[23:00] <路易莎> “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为什么挥拳来着……?对了……”
[23:01] <路易莎> “姐姐总是在我身后……明明是她比较大只……”
[23:02] <监视型Lee> 无名的摔角手逐渐逼近
[23:02] <监视型Lee> 与此相对的,你的架势已经散乱了
[23:02] <路易莎> “因为是我比较强……所以我来负责拳头的工作,其余的部分就交给姐姐好了。”
[23:03] <监视型Lee> 身体也已经负伤
[23:03] <监视型Lee> 但是
[23:03] <监视型Lee> 但是
[23:03] <监视型Lee> ——果然还是只能,往前迈进
[23:03] <监视型Lee> 因为那是自己能为姐姐所做的最有价值的事情
[23:04] <监视型Lee> 无面者绷紧了铁之躯
[23:04] <监视型Lee> 在四只拳头中蓄积力量
[23:04] * 路易莎 再来一次吧,身体这样说,韧带松弛下来,让动作更加舒展,整个人像鞭子一样甩动,摇晃着闪开无面巨人的攻击
[23:05] <监视型Lee> 牵制的第一击和第二击,在危险的边缘上回避了
[23:05] <监视型Lee> 但果然,面对有四只手的敌人,无法期待能够完全地回避掉
[23:05] * 路易莎 再一次地挥出后手反击拳
[23:05] <监视型Lee> 对方也很明白这一点
[23:06] <监视型Lee> 因此这一击也是注入了全身力量的一击
[23:06] <监视型Lee> 正面相对的,拳与拳
[23:06] * 路易莎 在力量的差距下,反击拳被拍开了,不过还没有结束!
[23:07] <监视型Lee> 是的
[23:07] <监视型Lee> 还没结束哦,路易莎
[23:07] <监视型Lee> 意识到这句话是谁说的之前
[23:07] <监视型Lee> 脚下的地面动摇了
[23:07] <监视型Lee> 或者该这样说吧
[23:07] <监视型Lee> ——升起了
[23:07] <路易莎> “喔喔喔喔!!!”
[23:08] <监视型Lee> 就如同这个对手从地面中显现一样
[23:08] <监视型Lee> 你的脚下显现出精悍的金属机身
[23:09] <路易莎> “虽然是犯规了,但没人会说什么吧——姐姐,最后一击我们一起来吧!”
[23:09] <监视型Lee> 明明是非常乱来的、摇晃相当厉害的立足点,但你握紧的拳头却出奇的稳固
[23:10] <监视型Lee> 对手微微被震开的姿态使得它胸前空门大开
[23:11] * 路易莎 被拍开的手臂已经回到了适合发力的位置,收回,出击——在对方四只手臂来得及防之前——
[23:11] <监视型Lee> 钢铁的天鹅发出长鸣
[23:11] * 路易莎 把自己的全身当作拳头,全力地轰出去
[23:12] <监视型Lee> 其驾驶舱中的某人将节流阀开到了最大
[23:12] <监视型Lee> 如同乘波涛而起的冲浪者那样
[23:13] * 路易莎 无需思考,无需踌躇,只需要使出全力
[23:13] <监视型Lee> 小室 路易莎的一击,伴随着机凰的推力印在了对手的胸前
[23:13] <监视型Lee> ——————————————————————Quick Load————————————————————————————
[23:14] <监视型Lee> ——没有想象中痛
[23:14] <维奥拉> “喂,我想去尽头看看……如果飞着能到达那就飞,不过划船也行,游泳亦无不可”
[23:15] <监视型Lee> 那就是还没失败吧
[23:15] <监视型Lee> 周围很暗
[23:15] <监视型Lee> 但因为失败的话会很痛
[23:15] <监视型Lee> 而现在的自己不怎么痛——所以,一定还没失败
[23:16] <监视型Lee> 没什么不行的哦,姐姐
[23:16] <维奥拉> “不快点可不行……毕竟……嗯?
[23:16] <监视型Lee> 可以的
[23:16] <监视型Lee> 依稀看到了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影
[23:16] <维奥拉> “恩……当然,只要是与你约定好的事,乱来一点我也会做到的”
[23:17] <监视型Lee> ——嗯
[23:17] <监视型Lee> 有光,从水面上射下来
[23:17] <监视型Lee> 要飞起来的话,所必须的不止是努力或者推力
[23:18] <监视型Lee> 眼前出现了准星
[23:18] <监视型Lee> 牢牢地锁定住那个向着水面、以难看但绝不气馁的姿势游去的影子
[23:19] <维奥拉> “再不动作就被甩远啦…………剩下的事情靠气势补完吧”
[23:19] <监视型Lee> 真是不像自己呀……连这样子沉浸于无奈的余裕也没有
[23:20] <监视型Lee> 你的身体伴随着无数钢铁的环绕而上浮
[23:20] <监视型Lee> 上升
[23:20] * 维奥拉 脑内不再是具体的"飞",而是某种更抽象的形式
[23:20] <监视型Lee> 机体形成,然后变形
[23:20] <监视型Lee> 钢铁的礼服,钢铁的羽翼
[23:20] <监视型Lee> 水压喷射作动
[23:20] * 维奥拉 将名为“跨越阻碍”的概念具现在身上
[23:21] <监视型Lee> 以最大出力喷射六秒后变形,转为常规加速
[23:21] <监视型Lee> ——执行
[23:21] <监视型Lee> 视野在一瞬间被扭曲
[23:22] * 维奥拉 理所当然地知晓应该如何行动,就像操纵自己的手脚一样
[23:22] <监视型Lee> 身体被压在座位上,但是还能动
[23:22] <监视型Lee> ——我还能飞
[23:22] <监视型Lee> 是它向你发出的主张,还是你向不该在这里的某个人发出的主张呢
[23:22] <监视型Lee> 这并不重要
[23:23] <监视型Lee> 机体伴随着巨大的水柱冲离“海”面
[23:23] <监视型Lee> “哦哦~”
[23:23] <监视型Lee> 而你的机首上不知何时已经站上了另一个人
[23:24] <维奥拉> “好久不见了,路易莎”
[23:24] <路易莎> “我回来了,维奥拉”
[23:24] <监视型Lee> 机体变形,改入平飞
[23:24] <监视型Lee> 【——羁绊显现了!】
[23:27] <监视型Lee> 【他们的名字是卡斯托耳和波吕克斯!】
[23:27] <监视型Lee> 【狄奥斯库洛伊兄弟!汝等即承袭其名者】
[23:28] <监视型Lee> 路易莎感到有什么流入了自己的体内
[23:28] <监视型Lee> 维奥拉亦然
[23:28] <路易莎> “诶嘿嘿……果然我们是姐妹呢”
[23:29] <维奥拉> “理所当然地事情就不必说了”
[23:29] <监视型Lee> “做得很好哦,Komo……Komuro……姐妹。”
[23:29] <监视型Lee> 第二个人站上了维奥拉的机体
[23:30] <监视型Lee> “恭系(喜)你们获得袭名。”
[23:31] <路易莎> “诶,谁啊……”
[23:31] <维奥拉> “是艾伦老师哦”
[23:31] <监视型Lee> “好了,试炼结树(束),树酱!”
[23:32] <监视型Lee> 【小室 路易莎】
[23:32] <监视型Lee> 【小室 维奥拉】
[23:32] <监视型Lee>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
[23:32] <监视型Lee> 在你们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那棵树下
[23:33] <监视型Lee> 只是这次,是两人一起
[23:34] <监视型Lee> 【你们已接受了属于自己的命运】
[23:34] <监视型Lee> 【准备迎接战斗吧】
[23:36] <监视型Lee> ——————————————————————————Quick Save——————————————————————————
[23:36] <监视型Lee> “这两人……”
[23:36] <监视型Lee> “……关系真好啊。”
[23:36] <监视型Lee> 路易莎的手指,和维奥拉的手指,微微地碰在了一起
[23:36] <监视型Lee> “或许,这就是姐妹吧。”
[23:37] <监视型Lee> 远处,樱井咲良的病房内
[23:37] <监视型Lee> 陷入沉睡的少女脸上,微微地绽放出笑容
[23:38] <监视型Lee> ——————————————————SAVE——————————————————————————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91
  • 苹果币: 6
Re: 征时学园谭 - 间章·前日谈
« 回帖 #1 于: 2019-01-24, 周四 23:56:20 »
无题之一
妹:然后啊,我就咻—啪!地打了过去,然后……
姐:嗯嗯…
妹:只要嘿地这样,然后哇嘎地这样,也能把敌人打倒哦
姐:(有点寂寞的眼神
妹:………
妹:不对不对…刚才说得都不算,没有姐姐赶来的话我就完蛋了,超级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