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3  (阅读 314 次)

副标题: 序章,《血色邻居》

离线 Spark_Citron

  • 版主
  • *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3
« 于: 2019-01-20, 周日 18:12:50 »
22:32:27 23:59:00 <KP-花火> ——————故事开始,聊天请移步大群——————
22:32:50 23:59:00 <KP-花火> ————————序章,《血色邻居》————————
22:33:33 23:59:00 <KP-花火> 噩梦,无尽的噩梦。
22:33:33 23:59:00 <KP-花火> 不知是不是因为隔壁不断传来噪音的缘故,还是那模糊不清的梦境搞的鬼,矿工李福的眼睛中充斥着密密麻麻的血丝,就像是梦留下的扭曲的印象中那流血的红眼一般。
22:33:33 23:59:00 <KP-花火> 最近莫名其妙的,矿工总是会在晚上听到隔壁传来的惨叫声和拍砸声,而随着时间流逝,这种声音甚至白天都会出现,从而毁掉他难得的假期时间。而在最深的梦境中,那些声音也依然追逐着他,并模糊地留下了红眼的形象。
22:33:33 23:59:00 <KP-花火> 坐在房间的床上,矿工正愤恨地向着这两天刚认识的中国留学生秦抱怨着隔壁的邻居。秦虽与矿工认识不久,却因为同是华人的原因,在几杯酒下肚之后迅速熟络起来,并受邀请来此做客……
22:33:33 23:59:00 <KP-花火> 17:00
22:34:28 23:59:00 <KP-花火> #
22:36:26 21:46:48 <矿工-李福>“chin,这样的邻居真的是让人无法接受,你说这可怎么办”
22:38:5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杯酒下肚,有些愤慨“李先生——我这么说不大礼貌,但你这邻居也太混蛋了些。不过要我说,这声音可疑,寻常噪音也就罢了,既然你说有惨叫声,那我们就试着报警——?”
22:42:57 21:46:48 <矿工-李福>“报警我也不是没报过...可是那些条子对我们,对我们这些肤色不同的人,法克!”
22:44:11 21:46:48 <矿工-李福>“他们来了就说我的耳朵结构太低级了,能听到奇怪的声音都是我的问题,我真的没办法再和他们争什么”
22:46:33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岂有此理!你那邻居难道也是那白皮洋人就有什么特权吗!一听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隔壁其他的住户难道都不觉得受影响吗”
22:48:40 21:46:48 <矿工-李福>“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那个砸墙的邻居长什么样子,从来都没见过他,这点也是足够奇怪的了。然后警察来的时候也问了其他邻居,他们居然都说没听到什么声音,最后警察都威胁我说要把我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了!”
22:55:0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鬼鬼祟祟的,我猜他肯定是买通了警察,也罢。既然那警察们不当回事,我们两人冒冒然然过去敲门训斥也有危险,不如去多找几个人,壮大声势警告下。亦或者我们再观察二三日,抓住那人的把柄送到那警官面前,看他们抓还是不抓?李先生你要是觉得睡不踏实,便来我租的房子这儿睡。”
22:55:15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
22:56:52 21:46:48 <矿工-李福>“你说的有道理!谢谢你了小兄弟,再观察几天我们考虑考虑怎么办,你这边以后有什么大哥帮得上忙的你尽管讲!”#
23:01:31 23:59:00 <KP-花火> ‘咚!’一声沉重的闷响,背正倚着墙的李福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一股巨力隔山打牛地重击了一般,向前一个踉跄,心率都失常了几秒。紧接着,又是连续几声‘哐哐哐’的闷响,似乎充满了不耐烦的意味,仿佛在大吼着,‘闭嘴,吵到我了’。
23:01:56 23:59:00 <KP-花火> #
23:04:15 21:46:48 <矿工-李福>“你听到了吗!这都是什么鬼!”
23:06:3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就是那人在装神弄鬼!李兄,事不宜迟,休再与那人折腾 我们走吧!”
23:09:13 21:46:48 <矿工-李福>“走?你是说去哪里啊?”
23:11:4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嘿,看我这嘴秃噜皮了,我之前不是说,若是你睡不踏实,就来我那儿去睡,好好休息几晚吗。我还以为你答应了——现在考虑考虑?”过度热情洋溢的邀请
23:12:21 21:46:48 <矿工-李福>“啊啊啊,那我当然很乐意了!刚刚问你主要是不太好意思就这么直接去了,你那边真的方便吗?如果方便的话我现在就整理东西走!”
23:14:0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方便,当然方便,我同房东已是熟客了,打个招呼添双筷子的事,,我自觉得我平日表现还算不错,不至于她不答应。那李兄,你理了衣物我们就出发吧。”
23:14:38 21:46:48 <矿工-李福>“嗯嗯好的好的,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然后开始整理东西准备出门#
23:16:1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放下酒杯揉了揉脸,等着李福理好东西出门#
23:20:14 23:59:00 <KP-花火> ‘302室的李福先生……应该是这里了,到底他和杀人案有什么关系呢……’侦探嘴里嘟囔着,走到了这栋老旧的破公寓的三楼,停在了302的门前。
23:20:14 23:59:00 <KP-花火> 就在昨天,他才刚从那扭曲不堪的噩梦中逃了出来,虽然是以被人打晕了像背麻袋一样扔回侦探事务所的门口为结尾。但事情似乎并没有结束,他的同伴蒂亚从噩梦中带回了一封信,上面写着让他以‘天命’组织的名义前来帮助李福解决烦恼,其中包含着比尔连环杀人案的重要线索。
23:20:14 23:59:00 <KP-花火> ‘若是在后天的太阳升起之前还没能解决问题,案件将会有新的牺牲者……’想到这里,弗雷德深吸了一口气——
23:28:05 23:59:00 <KP-花火> ‘……这都什么鬼!’
23:28:05 23:59:00 <KP-花火> ‘你才是什么鬼!没完了啊!’隔壁又一次传来了吵吵闹闹的噪音,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了,米哈气得扔下手中的书向着墙吼道。
23:28:05 23:59:00 <KP-花火> 想起隔壁的奇怪邻居,米哈气不打一出来——这家伙一直说有人吵到他,但在米哈看来,他才是最吵的那个人,平时的自言自语不提也罢(李在冲着隔壁吼),就连晚上也乱叫个没完。满心愤怒的米哈感觉忍无可忍,推开房门准备去找矿工说个清楚
23:31:56 23:59:00 <KP-花火> 李福刚准备要收拾他的东西,便听到另一侧的隔壁传来饱含怒气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砰’的摔门声。与此同时,‘咚咚咚’的闷响和依稀的呜咽声再次从墙那边传来出来
23:31:56 23:59:00 <KP-花火> #
23:33:24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弗雷德有没有什么不需要骰聆听也能听到的东西?
23:33:53 23:59:00 <KP-花火> 301的怒吼和脚步声
23:37:41 23:59:00 <KP-花火> 能
23:38:02 23:59:00 <KP-花火> 你听不见
23:38:14 23:59:00 <KP-花火> 你只听见矿工在逼逼
23:38:46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弗雷德觉得手头上的事情比较紧急,便没有理会301的响动,径直敲响了302的门
23:39:2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米哈猛地打开房门准备去理论,正好看到一个男人正在敲302的们
23:39:2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3:39:3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3:40:31 21:46:48 <矿工-李福>我听到了敲门声,十分随和地开了门#
23:42:44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虽然之前就知道自己的邻居是个华人矿工,但是看到开门之后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男人,米哈稍微有点怂,摸了摸藏在皮夹克里的手枪让她恢复了一点勇气,她决定先看看情况再上前做决定#
23:43:14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暴躁的锤了锤303的墙以示愤慨,顺带着好好听听隔壁到底是怎么回事。
23:43:24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向李福递上名片,并自我介绍道:“您好。威尔伯侦探社的弗雷德·格里诺。李福先生么?”
23:43:37 <[#Dice]> 由于聆听70 留学生-秦醉还骰出了: D100=29
23:43:4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是收人委托来帮您的忙的。”
23:43:4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3:44:12 21:46:48 <矿工-李福>将信将疑“委托?帮我的忙?我不知道啊,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23:46:1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解释一向是这个口残侦探的大难题,于是弗雷德放弃了回答,直接答道:“说来话长。能说说您的烦恼么?”
23:47:4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听见李福的话,直了身到门口抱着手臂有些警惕的上下打量着陌生男人,权当是给撑场子
23:48:59 21:46:48 <矿工-李福>李福看到面前的男人如此客气,似乎和其他白人不太一样,于是就简单把近期经常听到邻居那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和侦探讲了一下。
23:49:36 21:46:48 <矿工-李福>但是最后还是问了一句“不过,你知道我有烦恼?这都是哪告诉你的消息啊?”
23:52:36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同事。”说着侦探简单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并对李福说的能听到声音的那面墙壁着重调查一番。
23:52:52 <[#Dice]>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侦查检定: D100=82/75 失败
23:53:2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3:53:3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米哈在一旁隐隐约约听到了些许,又听不清楚,她决定还是强行上去撑一点存在感
23:54:33 21:46:48 <矿工-李福>“诶哥们,你这样看,能看出来啥啊?你在找啥教教我被,我也帮你找”
23:57:4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拿出自己当前身高下所能撑起的所有气势,大步流星冲到矿工家门前,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用力踢了一脚他家的房门
23:58:0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3:58:0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019-01-20   
0:00:11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吓了一跳,回头望向门口处#
0:00:21 21:46:48 <矿工-李福>然后我听到房门梆一声响,有点疑惑的走到门前看到护士。这个人我有印象,是另一个邻居,不知道她今天为啥这么大火气,开口问“您好,女士,您这是怎么了?”
0:00:5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女士!你这是怎么回事!”又惊又怒的看着那女人一脚踢到门上,不免大声了些质问对方
0:01:27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弗雷德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吵架
0:02:14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对方高出我好多。。。而且有三个人,都是男人,我突然感到有点害怕,不行,米哈,你选择独自生活就要拿出气势。我这样想着,然后抬起头看着矿工的脸开口道
0:03:3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您好,中国人先生,您最近一直非常吵,严重影响了其他人的休息,您不觉得这样非常不礼貌呢?”
0:04:0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思考了一下,我决定再加上一句之前学到的据说非常儒雅随和的中文来避免过于僵持
0:04:2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你 个 傻 逼”
0:04:2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0:05:35 21:46:48 <矿工-李福>我陷入了迷茫“我很吵吗?我完全没注意到呢,可能是我最近压力太大了吧。。。毕竟我被旁边303的邻居吵到失去理智了。如果给你带来了困扰那我道歉,以后我会注意的。”
0:07:1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摆出愤怒的样子:”可是我并没有听到303室有任何很大的声音,反倒是您房间的噪音很大.”
0:09:05 21:46:48 <矿工-李福>“可是我确实听到了呀!”我不禁有一点激动,“你不信的话也可以来听一听,真的非常非常吵!你可以去问问我的同事,或者这位chin先生。对!chin先生听得到声音的!他是这边的大学生,他可以帮我作证的。或者说你也可以来我家坐坐听一下”
0:09:07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微微一笑注视着对方“那是因为我的朋友的房间挡在你和303中间了,小姐。而且——”深呼吸一口气努力不动手,从英语切回成母语,“你 傻 逼。”
0:11:10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没错,我替我的朋友作证。傻  逼 女士,我非常清楚的能够听见303的声音,我的朋友已经深受困扰了。我正打算带他离开这里休息几日。”
0:11:2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是吗?”歪着头打量了一下他们,似乎并不是不能交流,虽然那个年轻的中国人不知为啥好像非常生气
0:13:3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请原谅,我的确听不到303有发出过任何声音。不过看样子您也没有骗我,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进房间看看吗?”然后转头对留学生说中文”我们的,都傻逼,傻逼一些,说话好的好的。”
0:17:13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见他们吵完了,侦探没戏可看了,弗雷德开始问李福问题:“请问噪音一般发生在什么时候?持续多久?能具体描述一下声音么?”
0:18:0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掰了掰手指,神情复杂的面对护士还算得上漂亮的脸,再考虑考虑自己的武力值,硬是压下了被酒精刺激出来的暴力念头。“没问题,你够傻逼。”熟练的中文回应
0:19:13 21:46:48 <矿工-李福>“声音的话,多数都是惨叫和拍砸的声音,最开始都是半夜出现,后来白天也开始有了,就刚刚,你敲门之前,就有特别巨大的一声响,大概就像有人用炸弹拆楼一样”
0:19:46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你和303的房主谈过么?”
0:20:2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凑到墙壁前听了一下,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0:21:2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刚刚我来的时候只听到您的声音,邻居先生,另外,直到现在,我也真的没听到任何声音。”
0:21:33 21:46:48 <矿工-李福>“没有啊,我从来没见过303有人,像这位301室的女士还是见过的”
0:21:59 21:46:48 <矿工-李福>“哦对了女士,声音不是一直有的啊,这个东西是间歇性的,真的就刚刚还有特别大的一声响”
0:22:2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
0:22:5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突然,我一向猎奇的兴趣在我的脑内敲打了一下
0:23:2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啊。。。那个,请各位先继续讨论就好,我要想一点事情”
0:23:3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退到一边,一边笑一边听他们说话。
0:23:4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0:24:2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弗雷德觉得在这间屋里暂时找不到线索了,于是离开房间去敲303的门
0:24:34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跟着
0:24:35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对了,这栋公寓有304么?
0:24:54 23:59:00 <KP-花火> 有的
0:25:15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先敲303的门吧。#
0:27:00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站在302门口的走廊上盯着二人#
0:27:34 21:46:48 <矿工-李福>我就站在侦探后面#
0:28:0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跟在所有人后面#
0:32:07 23:59:00 <KP-花火> 很快的,门开了。
0:32:07 23:59:00 <KP-花火> 稍微打开些许的门后,是一位看上去二十几岁的白人男子,金色的卷发整齐的在额前分开,露出的湛蓝色的眼睛透着些许疑惑。
0:32:07 23:59:00 <KP-花火> ‘请问,您是……?’
0:32:14 23:59:00 <KP-花火> #
0:34:43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递上名片,并自我介绍:“威尔伯侦探社的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调查案件。您的邻居说晚上总能听到您家里传来奇怪的噪音,您对此有什么想法?”#
0:36:26 23:59:00 <KP-花火> ‘啊?还有这种事?’男子摸了摸后脑勺,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我不知道啊,晚上我在好好的睡觉来着’
0:36:28 23:59:00 <KP-花火> #
0:36:53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戴上口袋里的眼镜细细的上下打量着对方,“302的朋友,先生,不得不说,你的夜晚有些丰富。你没有梦游症吗?”
0:40:04 23:59:00 <KP-花火> ‘恕我直言,这位年轻的先生’男子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首先我确信你找错了人,这里是303,其次……’他打量了一下你们四个人,‘如果你们是一起来找我麻烦的,恕在下不奉陪了’并准备关上门
0:40:06 23:59:00 <KP-花火> #
0:40:3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站在后面打量对方
0:41:01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能让我进去看一看么?”并示意身后的人在门外等一下
0:41:11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0:41:46 <[#Dice]> 由于心理学4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骰出了: D100=60
0:42:0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摇了摇头,继续看其他人怎么做#
0:42:1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慢着,先别这么激动——我发誓我不是来找麻烦的,虽说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我拿信仰起誓,我和我的朋友都听到了来自您房间的噪音,不止一次。”
0:43:2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拉住对方的门把手阻止不让关上门,隐晦的往门内看了一眼寻觅是否还有别的人在。
0:43:2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你独居吗?先生”
0:43:39 <[#Dice]> 由于侦查60 留学生-秦醉还骰出了: D100=95
0:47:27 23:59:00 <KP-花火> ‘这位侦探先生,我觉得你们一群人一起上门挑衅,并想以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就进我的房间……并不是一个合理的要求,另外——’他看了一眼留学生的手,‘您如果继续这种失礼的行为的话,后果自负’
0:47:32 23:59:00 <KP-花火> #
0:50:07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用眼神示意那个留学生不要那么冲动,并对303的房主说:“先生,我们只是想简单调查一下,如果这件事和您没关系,我们立马就走,绝不多耽误您一秒。如果您允许,请让我一个人调查,其他人都留在外面。”#
0:51:3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打算帮他们一把,于是也走上前对房主说:”我比较相信您的清白,所以,调查加我一个不过分吧?”
0:51:42 <[#Dice]> 由于魅惑5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骰出了: D100=21
0:52:30 21:46:48 <矿工-李福>我感觉自己好像帮不上什么忙,就默默走回自己房间,然后稍微拉一下留学生示意他也进来#
0:55:00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顺从的跟着无产阶级朋友回到302#
0:58:37 23:59:00 <KP-花火> ‘调查……首先您说的事情我一无所知,您是侦探,那这几个人又是为什么要来调查?难道他们也是侦探?’男子摇了摇头,深邃的目光望向弗雷德,‘话说,您一个大侦探,为什么要来关心这种莫名其妙的邻里纠纷小事?’
0:58:58 23:59:00 <KP-花火> #
1:06:47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他们是委托人,委托人有困难,侦探就一定要帮助他,这是我作为侦探的原则。”说话间弗雷德想起了在他最困难时社长哈利对他无私的帮助,语气也诚恳了很多。
1:06:4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1:10:0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先生您也一定愿意解决女士的烦恼吧。”
1:10:1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1:12:35 23:59:00 <KP-花火> ‘嚯,这样啊……’他促狭地望了眼矿工消失在302的背影,‘合着您的意思是,一个住着廉价公寓的底层工人实际上有钱到委托您这样有名的侦探来解决噪音问题……’他叹了口气,‘先生,老实说,我之前看到过有关您的报道,但您的谎扯的……令人有些失望’
1:16:06 23:59:00 <KP-花火> ‘至于这位女士……您的要求倒是听起来礼貌又合理,不过我对这位大名鼎鼎的侦探有些兴趣,请容我先和他聊上几句,不过如果你想先进去的话,也可以在客厅喝杯茶等一下,我应该会有兴趣解答你的问题’说着,他把门彻底地打开,懒洋洋地靠在门边,让出来一条路,同时好整以暇地打量着侦探
1:16:07 23:59:00 <KP-花火> #
1:18:0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一路小跑大大方方(毫无羞耻)的进去了,随意的坐在客厅打量周围。。。顺便侦查
1:18:11 <[#Dice]> 由于侦查7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骰出了: D100=4
1:18:1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1:18:1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你打量了一下客厅,因为房间不大,所以厨房是和客厅在一起的。大概是由于听到敲门声就急急匆匆的出来了,你看到厨房那边有一个抽屉正半开着,小冰箱的门也没有关好
1:29:1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好吧,有人告诉我这个委托其实包含着一桩连环命案的线索,至于这个线索是什么,我也正在全力调查。而且若是在后天的太阳升起之前没能解决问题,还会出现新的牺牲者。所以我们可以抓紧时间,不要在这里磨磨蹭蹭了么?”#
1:34:04 21:46:48 <矿工-李福>我从房间里拿出二十多个之前和留学生一起包的饺子装在碗里带上留学生走出门,到303房间的门口:“先生,我在这间公寓住了这么久,也从来都没见过您。这是初次见面,给您准备了一点我们家乡那边的美食,还请您笑纳。另外不知道是否方便去您家里坐坐?我也有些事情想请教您一下。”#
1:34:09 23:59:00 <KP-花火> ‘哇哦哇哦哇哦,我的天,这是什么有趣的展开’他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出了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平静下来,带着笑意问道:‘侦探先生,您可真是率直呢,既然问题这么严重,我当然有义务帮助您了,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您方便告诉我是谁给您说的这种事嘛’
1:36:58 23:59:00 <KP-花火> ‘喔喔,好的好的,您想必也是我的好邻居吧,听说我这边吵到您了,但说实话,我的确不知道您说的情况。不过不管怎样,欢迎。’他挥着右臂,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然后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又说道:‘那刚刚和您一起的先生是?’
1:39:26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怎么,你对‘天命’有兴趣?”对房主心理学,看他对“天命”这个词有没有什么反应
1:39:45 <[#Dice]>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48/40 失败
1:39:5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1:39:58 21:46:48 <矿工-李福>“他是我的朋友,一名大学生。今天第一次来我家做客,之前多有冒犯实在不好意思,还望您不计前嫌。像我这样做主人的单独把客人晾在外面实在是不太好,您看就让他一同进来如何?”
1:43:0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趁着他们交谈,蹑手蹑脚溜进厨房
1:43:1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检查那个半开的抽屉
1:43:1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你打开抽屉,里面是一个盖子掀开一些的刀具盒,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刀具,寒气森森,其中一把样式普通的菜刀正斜着放在最上面
1:48:25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天命啊……’年轻人露出了混合着惊讶与感叹的神色,‘没想到您原来是在为他们做事……’他重新站直,向房间内摆了下头,‘感谢您解答我的疑问,现在请进吧,欢迎’
1:50:26 23:59:00 <KP-花火> @横云 ‘啊,年轻人是这样的,我并不在意。正好今天有这么多人都来造访,多一个也无妨。那就请您替我邀请他吧,正好也到了晚饭的时间,我们一起共渡晚餐如何?我做东’
1:53:3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听到外面的交谈声
1:54:0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蹑手蹑脚并且尽可能迅速的返回客厅装作继续喝茶
1:54:0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1:54:12 23:59:00 <KP-花火> #


19:26:04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忘了问了,我对天命这个组织有怎样的了解?是只知道名字还是知道些其他的什么?
19:26:06 21:46:48 <矿工-李福>“那么就多谢您了”然后我走入客厅,顺路向周围打量一下他的房间构造,尤其注意观察一下有没有能发出那种响声的地方,以及再看看和我共用的那堵墙的情况。
19:26:13 <[#Dice]> 矿工-李福进行侦查检定: D100=68/75 成功
19:26:15 21:46:48 <矿工-李福>#
19:26:53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如故事里所描述,你除了名字以外一无所知
19:27:3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的一边喝茶一边思考
19:28:5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弗雷德对房主竟然知道“天命”这个组织十分惊讶,于是询问他:“没想到你会知道他们……恕我冒昧,在你眼里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19:30:37 23:59:00 <KP-花火> 这个房间干干净净的,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并没有什么很奇怪的东西,他的房间和你对称,于是墙那里是他的单人床@横云
19:31:57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站着门口探头探脑犹豫了两下才进来,“谢谢您的晚餐邀请——刚才是我无礼了。”
19:32:10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唔……我倒是对他们了解不多,只是之前有过一点点接触而已,大概我对他们的了解和你差不多吧’他笑着说,然后将你迎进门
19:33:32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呀,你们都进来了呀”我坐在沙发上冲其他人打招呼。“我刚刚稍微撇了周围一圈,感觉没有什么奇怪的,也没听到任何奇怪的声音呢。”
19:33:41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要心理学房主,为什么他会说“和你差不多”?他知道我对天命的了解程度?
19:33:57 <[#Dice]>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24/40 成功
19:34:23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没事没事,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冲动……快请进,看上去你是东亚面孔,我的厨艺或许会让你感到亲切也说不定’
19:37:0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说到厨艺”我举起手
19:37:2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注意到房主先生您有个很不错的冰箱哦,我一直也想要个这样的冰箱,可是手头还是太紧了。”
19:37:52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一脸天然呆的说,同时观察房主的反应
19:37:5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19:39:09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年轻的时候……?”楞了一下登时想到自己把对方当成平辈有些莽撞了,“哦,先生,那真的太棒了,我已经两年未曾尝到家乡口味的热菜了。”
19:39:4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这种时候,能遇到您这样了解东亚文化的人不多了……不过我是中国人,和日本的口味还是有些不同,不知您擅长的是?”
19:40:00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
19:43:1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弗雷德感觉这个房主神秘莫测,但是现在调查要紧,于是他暂且进了房屋,打量了一下整间屋子,并在靠近302的墙面上敲了几下,看看有没有空洞之类的地方
19:43:1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19:46:31 23:59:00 <KP-花火> @凛冬牢笼 ‘是这样的,这是这几年刚上市不久的产品,还是挺好用的。怎么,你也对下厨有兴趣?要来看看我做菜吗?’
19:48:28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那真是太巧了,教我厨艺的人正巧是个中国人,想来这一定能和您的口味’
19:49:40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房子的基本描述如同上文,你随意轻敲了几下墙,感觉墙似乎没有什么问题的样子
19:51:31 23:59:00 <KP-花火> ‘所以说,为了消除这次的误会,也为了更好的邻里关系——’他看了一眼正在忙活的侦探,围上了围裙转过身来,‘就由我亲自下厨来宴请各位吧,还请各位在这里喝杯茶稍作等候’
19:51:32 23:59:00 <KP-花火> #
19:52:4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好啊好啊,虽然有点晚,但是咱并不介意吃点宵夜。”我笑着举手。“说到中国菜,我,我大学时候有个同学有一半的中国血统!!她还教过我一些中文。”
19:53:2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比如说她告诉我,只要对对方说‘你大傻逼’,对方会觉得很开心!!!”
19:55:35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想要端起茶杯的手一抖“我认为你已经足够了!不用再重复这句话了!”“这句话在中国里看来十分粗鲁!”忍无可忍的开口
19:56:1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是这样吗???”我非常震惊
19:57:03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毕竟既然这位邻居同中国人相识,保不准了解几句中文。国丑丢出国门外,让秦醉还倍感耻辱“没错,小姐——我劝你立刻,马上,和你那位同学断绝关系,这是我们中国人中的败类,他欺骗了你。”
19:58:03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对了,我可以要一张房间的平面图么?麻烦kp了
19:59:2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耸肩“这样吗。。。我倒是觉得她只是过于顽皮,而且,如果我现在还能联系到她。。”换成小声嘀咕“还会更好一些呢”
19:59:4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稍微沉默一下
20:00:12 21:46:48 <矿工-李福>问一下kp如果我去搜他的床会被他直接看到吗
20:00:2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然后抬起头,继续一脸傻乎乎的笑容:说起来,你们要体验下来自优秀美利坚女士的厨艺吗?不如我也来帮把手做几个菜吧。“”
20:00:3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0:00:3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20:02:30
20:00:3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20:02:57 23:59:00 <KP-花火> 小房间,没有墙做隔断
20:03:11 23:59:00 <KP-花火> 所以如果你去床那边的话,如果他往那边看是可以看到的
20:08:4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我随意。”嘟嚷了一声回应那名女士,站起身打算去往厕所洗手
20:09:17 21:46:48 <矿工-李福>我没有说什么,一直狐疑地盯着墙和床#
20:10:35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
20:10:5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kp你之前说的墙没有问题,包含柜子背后的墙面么?
20:12:35 23:59:00 <KP-花火> 不包括,而且你只是敲了敲墙而已,所以只是大概没有问题
20:17:36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你还没行动呀
20:22:2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我目测一下302和303之间的墙面的宽度
20:22:2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0:26:31 23:59:00 <KP-花火> @凛冬牢笼 ‘那倒也可以,不过你想要做些什么呢,我这里还是有不少食材的。‘一边说着,男子走向了厨房那边,抽出了一把明光锃亮的菜刀,在一块儿磨刀石上磨得噌噌作响,一边盯着冰箱,似乎在思考要做什么菜的问题
20:28:54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你径直走进了厕所,厕所里的味道不大好,有点奇怪的臭味。奇怪的是,马桶,洗手台,浴缸,一切都看起来非常的干净,像是新的一样
20:30:0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我一脸傻地思考。“我会炖土豆,烤土豆,炸土豆,还会烘土豆,另外,不管是什么肉,我都能烤出原味。。。。房主先生您冰箱里有什么菜吗?我可以看一下不?”
20:30:2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说着作出要去查看冰箱的样子
20:30:22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0:34:50 23:59:00 <KP-花火> ‘这样吗,那你就做一份烤牛排吧。’他看到你往那边走,马上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到冰箱那里,拎出了一包塑料抱着的鲜肉,放到了你的手上。紧接着,他又拎出了另一个装满了肉的袋子,放在了料理台上
20:34:51 23:59:00 <KP-花火> #
20:36:1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想要检定一下手里的肉,我投啥
20:36:1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皱眉不爽这气味,手在空中扇了扇之后仔细打量了下厕所内的设施,想知道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有这种臭味
20:37:03 <[#Dice]> 由于侦查60 留学生-秦醉还骰出了: D100=77
20:37:19 <[#Dice]> 由于对着肉使用神秘学3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骰出了: D100=11
20:38:43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大概有三四十公分的样子
20:41:21 <[#Dice]> 由于医学辨别肉的品种5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骰出了: D100=76
20:43:3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摇摇头,算了,就当是牛肉吧,我拿着肉去料理了#
20:44:41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侦探放弃了思考,打算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实际听到那个怪异的声响。于是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愤愤地喝了口茶。#
20:46:25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随意拉了拉马桶上的水箱冲水,猜测也许是这东西出了问题,然后洗干净了手上的茶水走出来。“先生,我可否知道晚餐的内容?”有些期待的笑着
20:48:49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
20:50:49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这菜应该算是在中国比较有名的吧?你来看’说着,他洗了洗手,从装满冰块的袋子里拎出了一截粉嫩的大肠,‘既然你是中国人,过一会儿吃到他的时候,就由你来给这道菜起名字吧’
20:53:02 23:59:00 <KP-花火> 说罢,他打开抽屉,把里面巨大的刀具箱打开,里面琳琅满目的刀具在窗外投射进来的夕阳下也依旧寒光四射。只见他一出手,刀锋像是活过来一样,灵巧而迅速地将眼前的肠子切成段。随即,另一只手开始调配酱料,点火,热油,整个流程行云流水。
20:54:00 23:59:00 <KP-花火> 且不说口味如何,就算是坐在客厅的侦探和矿工,只是闻着这散发的香气就食指大动,忍不住转头过去欣赏男子的惊人厨艺
20:54:02 23:59:00 <KP-花火> #
20:55:4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带着非常惊讶地表情停止手中的工作,去看男人做菜
20:56:0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哇,好厉害!!!这是什么肉,这,内脏?我没吃过内脏。”
20:57:1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能告诉我是什么肉,怎么做吗!!我好想学哦。”一脸崇拜
20:57:1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0:59:3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是猪肠吗?我很少吃这种东西……家中口味嗜好清淡的,不过,还是多谢您了。”
21:01:0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弗雷德眼见要开饭了,决定去洗手间洗个手
21:01:10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1:04:58 21:46:48 <矿工-李福>“进门以来我记得还未请教您尊姓大名,我叫李福,请问您?”#
21:06:23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光从味道上来讲就很棒了,您的刀工是我见过的人里的最好的。而且这原料看上去就干净,处理的非常棒——您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您居然这么熟练,是拿手菜吗?”#
21:11:20 23:59:00 <KP-花火> @凛冬牢笼 @sometimes naive @横云 ‘正如这位先生所说,是猪肠,至于熟练的话……’他笑了笑,又看向矿工,‘抱歉忘记了自我介绍,我叫斯坦,是一个专业厨师,前几天刚搬到波士顿来’
21:11:48 23:59:00 <KP-花火> 没多久功夫,男子便将这道主菜做好。
21:11:48 23:59:00 <KP-花火> 一圈金丝的盘子,上面的肠子已经被精心处理过,完全看不出场子的模样。薄荷叶年岁,撒在上面,再浇上特制的红色汤汁,顿时香气扑鼻。
21:11:48 23:59:00 <KP-花火> ‘这菜还算是比较有难度的来着,香润不腻,若是配上红酒的话……’
21:11:48 23:59:00 <KP-花火> 一边说着,男子一手托着盘子,一手从冰箱里拎出来一瓶红酒,放在了桌子上。这时,护士做的牛排也已经差不多了,男子接手过来最后的步骤,并煮了些花椰菜摆在周围,摆盘拿到了桌子上。
21:11:48 23:59:00 <KP-花火> ‘来,开饭了,朋友们’他给每个人都倒了一点儿酒,率先举起酒杯,‘希望我们能成为很好的邻居’
21:14:22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听到外面的声音,你有些心急想快点洗完手出去。一抬头,你发现镜子里的自己,一双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并正在缓缓流出血色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洗手台中
21:14:27 23:59:00 <KP-花火> #
21:20:0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伸手摸摸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留下来,并观察镜子是不是储物柜的门,如果是,打开门看一看里面有什么
21:20:06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1:21:2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赞美你!先生!我现在完全确认您是一位热情的好邻居!”举起酒杯高兴地陈赞“接下来就只等那另一位先生了……!如此美味可不容他错过”
21:23:1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真可惜我不能喝酒,而且,和斯坦先生的菜比起来,我的牛排真的好逊色哦”
21:23:2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缩在沙发的角落尴尬的说
21:24:28 21:46:48 <矿工-李福>我没有动筷,只是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心里对斯坦还是有一些疑问:“请问斯坦先生来波士顿之前是在哪里高就呢?这次来波士顿又是因为什么?像您这样水平的厨师应该不至于在这种廉价公寓里住吧?”
21:25:59 21:46:48 <矿工-李福>“我无意冒犯,只是觉得有些好奇,毕竟我们成为邻居也是缘分。哦对了,我也应该更全面点介绍自己的,我是一名矿工,前些年在亚利桑那州工作,去年因为工程队来到了马萨诸塞,我才在波士顿定居的。”#
21:26:55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你看着镜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手上传来干燥的皮肤触感。与之相对的,镜子里的你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模样古怪的刀,笑着切开了自己的腹部,另一只手在里面的各个器官上亲切地抚摸着。
21:27:4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叫米哈狄多,21岁,是护士”,我缩在沙发角落说道,然后朝洗手间望了望:“侦探先生好慢哦”
21:27:4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1:29:54 23:59:00 <KP-花火> ‘哈,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还住了蛮久的嘛。至于我的话……’他见你们没有动筷,笑了一下,自己先夹起一块肉放到嘴里嚼了起来,‘和你一样,之前带我的老板出了点儿事儿不干了,我只好自己来这边找相识的另一个老板打工,没办法,都是为了生活’
21:32:0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生活不易啊……#
21:36:19 23:59:00 <KP-花火> ‘话说,这边的牛排看上去也很好吃的样子,要是实在吃不惯内脏的话,就多吃点儿牛排吧’他笑着说,然后转头看向两位华人,‘你们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吧?不过李先生,那位侦探先生还是很有名的,最近刚破获了一起大案子,他居然会为了你的事情专门来一趟,莫非你们交情不浅?’
21:36:47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凛冬牢笼 ‘话说回来,侦探先生去哪儿了?’
21:36:50 23:59:00 <KP-花火> #
21:38:13 21:46:48 <矿工-李福>“我并不认识他今天也是他突然上门拜访,说有事情要来找我。不过说起来,您的这间屋子在您搬进来之前就有很多奇怪的响声,这么看来,应该不会是您的问题。”
21:38:2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他刚刚就在洗手间”我从沙发上弹射出去“我去看看”
21:38:2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朝着洗手间走去#
21:39:13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弗雷德脸色惨白,但还是强迫自己将镜中的景象看了下去#
21:41:54 23:59:00 <KP-花火> @横云 ‘这样吗?难道说我这房间本身有什么奇怪的问题?可我搬来两个月了,从来没听到过什么动静……’他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矿工听到以后想了想,似乎各种噪音变得更严重,的确是在这邻居搬来之后的事情
21:46:08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镜子中的你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舔着嘴唇,又掏出了另一把奇怪的刀,先是在某一处轻巧地割了一刀,然后另一只手就开始慢慢地,慢慢地,将你的肠子轻柔地向外拉,然后突然猛地一拽——你感觉仿佛镜子里的景象变成了真实一般,腹部传来了惊人的剧痛,不由得抱住腹部整个人倒在地上(sc 1/1d3)
21:46:12 21:46:48 <矿工-李福>“总之我还是对房子本身比较好奇,而且像你这种水平的大厨似乎没必要住这样的低级公寓吧?”
21:47:44 23:59:00 <KP-花火> @凛冬牢笼 你推开门,发现侦探正倒在地上,嘴巴张大却只发出‘嗬嗬’的喘气声,抱着肚子抽搐
21:48:2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尖叫#
21:48:2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21:49:56
21:48:2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矿工-李福撤回了一条消息
21:51:11 23:59:00 <KP-花火> @横云    ‘你这么一说,我也对这个房子有点好奇……那你说的噪音大概是怎样的?你说公寓的话,’他苦笑一下,‘您看,这房子这么便宜,我又前不久刚丢了工作——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21:51:11 23:59:00 <KP-花火> 21:51:47
21:51:11 23:59:00 <KP-花火> 留学生-秦醉还撤回了一条消息
21:52:33 21:46:48 <矿工-李福>“噪音就是有惨叫,有砸墙的声音,大概这样”
21:53:3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箭步冲出到厕所门口看见男人躺在地上有些焦急,拉了拉护士“怎么做?!”#
21:56:26 23:59:00 <KP-花火> ‘砸墙……’男子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听到了尖叫声,猛地回过头去,‘那边怎么回事?掉进厕所了?’
21:56:27 23:59:00 <KP-花火> #
21:57:26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sc 1/1d3 57
21:57:26 <[#Dice]>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的Sancheck:
21:57:26 <[#Dice]> 1D100=89 失败
21:57:26 <[#Dice]> 你的San值减少1d3=1点,当前剩余56点
21:57:5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短暂的尖叫过之后,在职业的本能之下对侦探进行急救
21:58:11 <[#Dice]> 由于急救5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骰出了: D100=78
22:01:41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弗雷德忍着剧痛说:“镜……镜子里……有……奇怪的景象……”
22:01:43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2:02:12 21:46:48 <矿工-李福>听到声音了,警觉.jpg
22:02:15 21:46:48 <矿工-李福>#
22:02:34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急救好像失败了,有些尴尬于自己的糗状,但是听到侦探的话,还是往镜子看去
22:04:24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可是,镜子里什么奇怪的地方都没有啊”
22:04:2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说#
22:05:17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下意识的看过去一眼后弯腰向弗雷德伸出手拉着他起来“——先起来再说吧”#
22:09:24 23:59:00 <KP-花火> ‘李先生,就像我说的,您所说的问题只是惨叫和砸墙吗,您确定是砸墙吗?还是说别的什么地方在砸别的东西?’男子没怎么当回事的样子,一边起身向厕所走着,一边轻轻地放下手中的餐具,向矿工说道
22:09:47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弗雷德尽全力站起身来,接着回望向镜子,看看里面是否还有那些景象#
22:10:54 21:46:48 <矿工-李福>“声音像是砸墙,就像在砸我们之间的这堵墙,其他的就我也不知道了”(我想知道我现在可以去翻床吗?我估计不行吧)
22:11:10 23:59:00 <KP-花火> 到了厕所门口,他看着里面乱糟糟的景象,皱了下眉头,‘你们在做什么?发生什么了’
22:12:02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镜子中你的形象已经变得正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感觉他还在笑……
22:12:10 23:59:00 <KP-花火> @横云 你如果不跟着去厕所的话
22:12:11 23:59:00 <KP-花火> #
22:12:2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还在腹痛么?
22:12:53 23:59:00 <KP-花火> 差不多能行动了
22:13:39 23:59:00 <KP-花火> 可以,但如果被发现了
22:13:4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你现在好点了吗。。。抱歉,因为完全不是咱遇到过的情况,所以没有什么治疗效果。。”我说,然后我看向留学生:“你看到镜子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了没?”
22:14:34 21:46:48 <矿工-李福>我趁机快速去侦查一下枕头,被褥,和床底下,尽量动作小声响小,快一点看完,力求不被发现,没找到啥也不是不能接受
22:14:40 <[#Dice]> 矿工-李福进行侦查检定: D100=69/72 成功
22:14:51 21:46:48 <矿工-李福>我是75,手滑了,反正成功了#
22:16:04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揉了揉眼睛仔细注视着镜子,不确定的回答“应该……没有吧?”
22:16:10 <[#Dice]> 由于侦查60 留学生-秦醉还骰出了: D100=86
22:17:27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嗯……镜子里面……是我自己,他……在对我笑,然后……拿着一把刀,向自己的腹部……捅了进去……”弗雷德皱着眉头,艰难的描述着,试图回忆那一把用来捅自己的刀长啥样(骰灵感还是啥?)
22:18:5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额,是两把




21:35:57 23:59:00 <KP-花火> ‘什么,这地方原来还能闹鬼的吗……’男子的脸色开始变得不是那么游刃有余,似乎也有点紧张了起来,不过还是一把扶起了侦探,‘不管怎样,我们先回去餐厅那边吧,我想你可能需要喝点热的东西’
21:36:10 23:59:00 <KP-花火> #
21:37:06 <[#Dice]>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80/80 成功
21:37:14 21:46:48 <矿工-李福>我趁他没发现赶紧坐回桌子前
21:38:0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站在一旁关切的看着侦探
21:38:18 21:46:48 <矿工-李福>一脸疑惑:“刚刚你们那边怎么了,弗雷德先生没事吧?”
21:40:24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苦恼的回到餐桌旁“镜子里有什么东西……不,这听上去太魔幻了,您以前都没遇过吧?”看向主人
21:40:5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没看到镜子里有东西。。。”我杵着身子说道
21:44:18 23:59:00 <KP-花火> 斯坦(邻居)正端着杯热可可从厨房走向侦探,闻言苦笑着道:‘这种简直像是小说里的情节不是吗,我想或许是侦探先生精神压力太大了吧……总之我们还是继续,弗雷德先生请先喝杯热饮料休息一下’
21:46:48 21:46:48 <矿工-李福>我眉头紧锁:“不过我们也还是不要掉以轻心吧,联想到之前我听到的怪声,说不定真的有什么超自然现象在发生”#
21:51:2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听到关于超自然现象的讨论立刻起了浓厚的好奇心,但是憋住没有表现出来
21:52:0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侦探先生您以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吗。。。或者说,很有趣。。不是。。很离奇的事情?”
21:52:1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问侦探#
21:53:56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离奇么……见倒是见过,不过似乎和今天的事情关系不大。”回答道#
21:56:24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啊……我觉得大概也是侦探先生您的幻觉。——我是个无神论者。”#
21:56:45 23:59:00 <KP-花火> ‘话说,你们真的不打算吃东西吗,都已经这个时间了’斯坦一边又夹起了一块儿牛排塞进嘴里,一边说道:‘我说,一开始的时候你们就说有噪音,但我这儿的确没有。然后侦探先生又在洗手间被吓到了,感觉就像恐怖小说一样,落单的那个人要遭殃’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一下,‘要不今晚饭后你们都去我的好邻居那里一块儿呆着,一边听听有没有噪音,另一方面也防止你们再有人见鬼不是’#
21:58:0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吃呀,咱从没吃过内脏,但是我相信斯坦先生的手艺,这次可要好好尝尝。“”
21:58:22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开始动筷子
21:58:3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那接下来大家打算怎么做呢?”
22:01:4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听到护士说的内脏,弗雷德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肠胃似乎有一次要翻江倒海起来。他努力压下了这种感觉,回答道:“我个人并不是很信任房东先生您,所以请允许我在您家叨扰一晚,其他人可以再李福先生家里看看情况。”#
22:02:37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嘿——要真是像恐怖小说一样,那么我们都去隔壁,那可不是独留您一个在这儿更危险嘛。这样,若是您同意的话,我留在这跟你一块?”
22:02:37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留了个小小的心眼,即是像嘴上那么说的官帽堂皇,又是猜着说不定对方真的有偷偷摸摸弄出噪音。
22:02:4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
22:04:04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咱身为女士深夜与诸位男士待在一起还是不太好。。。(小声)可是真的好好奇啊。。(回归正常声音)如果不介意咱先回咱自己的屋子里,明早再来拜访各位。”
22:04:2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如此说道
22:04:22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2:09:45 21:46:48 <矿工-李福>“我是肯定会回自己的房间的,既然咱们都把话说开了,我也是一定要回去看看今晚还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22:10:24 21:46:48 <矿工-李福>“那么各位就这么说定了?”#
22:14:0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沉思了一阵说:“依我看,只需一人留在303就够了,竟然这位先生自告奋勇留下,那我还是在李先生家去调查比较好。”#
22:16:38 23:59:00 <KP-花火> ‘呵,我又不信这种鬼什么的东西,再说了我自己在这儿呆了这么久也从没有遇到过什么值得害怕的东西。反正我晚上睡得也晚,若是你们在隔壁听到什么声音,到时候直接来找我就好。’见桌面上的气氛有点僵硬,斯坦笑了笑,举起杯子,‘来来来,若是你们的问题搞定了,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儿。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大家能交个朋友,干杯’他的动作大了些,不但酒杯中的红酒晃荡起来,胸前衬衫之间也随着动作露出一闪而过的亮银色#
22:16:5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侦查!
22:17:12 <[#Dice]>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侦查检定: D100=38/75 成功
22:20:2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也侦查!
22:20:3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rc侦查75
22:20:38 <[#Dice]>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进行侦查检定: D100=48/75 成功
22:24:0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说起来,斯坦先生信教吗!刚刚咱看到您好像佩戴着像是十字架一样的项链诶"
22:24:24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作出一副女生惊讶的表情
22:28:25 23:59:00 <KP-花火> ‘啊,这个吗……’斯坦又喝了一口酒,把怀里的东西抽了出来——那是一个看起来有点简陋的吊坠,上面有一块儿小小的绿色石头。他把吊坠扭开,里面是一张泛黄的照片,一个白色头发的女孩子正在挥手微笑着,‘这是我的姐姐,已经去世了……’
22:29:5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啊。。。这样,抱歉让您想到伤心的事情了。。"
22:30:38 <[#Dice]>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22/40 成功
22:31:1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唔,小姐的发色很罕见呢。红颜薄命、可惜了。”脸上流露出惋惜的神色“这个发色——是天生的吗?”
22:31:43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侦探一边喝酒,一边听着他们聊天#
22:32:10 21:46:48 <矿工-李福>我沉默着盯着手里的酒杯“那么今天也麻烦诸位了,我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
22:35:1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相信上帝会保佑她的灵魂安息"我说道#
22:36:37 23:59:00 <KP-花火> ‘是天生的呢……你说的对,谁能知道命运的发展呢’提到了伤心事,他显然不愿多说,只是又喝了一口酒
22:42:31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唉……节哀吧先生。”拿起筷子又吃了一口菜#
22:49:59 23:59:00 <KP-花火> 随着斯坦陷入沉默,几位各有用心的客人们也没怎么说话,李福和侦探默默地喝着东西,护士和秦匆匆填饱了肚子之后,除了留学生之外,大家依次向这位邻居告别,回到了各自的房间,而侦探跟着李福。
22:52:31 23:59:00 <KP-花火> 此时时间刚来到八点半,不管是正在房间默默等着噪音的二人组,还是在被窝里思考的小护士,甚至是坐在邻居家刚铺好的地铺上的留学生,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听到任何噪音,安详地睡了过去。
22:53:18 23:59:00 <KP-花火> 护士,留学生进行体质,意志双重鉴定,剩下两人进行意志鉴定
22:54:21 <[#Dice]>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意志检定: D100=42/60 成功
22:54:50 <[#Dice]> 矿工-李福进行意志检定: D100=57/65 成功
22:54:54 <[#Dice]> 由于意志80 留学生-秦醉还骰出了: D100=94
22:55:3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rd意志70
22:55:32 <[#Dice]> 由于意志7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骰出了: D100=65
22:55:4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rd体质55
22:55:47 <[#Dice]> 由于体质5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骰出了: D100=19
22:56:1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 rd体质50
22:56:16 <[#Dice]> 由于体质50 留学生-秦醉还骰出了: D100=51
23:09:30 23:59:00 <KP-花火> 留学生/护士:‘醒醒,快醒醒’你感觉到有人在拍你的头,睁开眼,天花板阴森又潮湿,像是地牢一样。而就在这样的地方,出现在你面前的那张脸庞,却是天使一样美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瞌睡的,今天是你比试的日子啊,快一点’她拉起你的手,向地牢深处冲去……
23:09:30 23:59:00 <KP-花火> 矿工/侦探:后脑勺传来的疼痛是那么清晰,以至于你虽然感觉头脑晕晕乎乎,视线也朦胧,但还是呻吟着睁开了眼。向四周望了望,这似乎是个小型的地下室,一面墙上贴满了报纸,还有一张床在房间中央。你试着动了动,却发现自己正被用绳子五花大绑在椅子上。
23:09:38 23:59:00 <KP-花火> #
23:11:10 21:46:48 <矿工-李福>我周围有谁
23:11:20 23:59:00 <KP-花火> 没人
23:12:02 21:46:48 <矿工-李福>有门吧?
23:12:14 23:59:00 <KP-花火> 有
23:12:3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嘿!别这么快——跟谁比试???比试什么???小姐——我说小姐你别跑了,先回答我的问题。”奋力挣扎向后蹬脚企图拉住对方,不要跑得这么快
23:12:56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先观察四周,特别是墙上的报纸,比如都是些什么年代发行的报纸,有没有什么特别吸引眼球的新闻
23:12:5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3:13:09 <[#Dice]>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进行侦查检定: D100=69/75 成功
23:13:1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3:13:45 21:46:48 <矿工-李福>我想问一下想挣脱绳子的话可能吗?
23:14:10 23:59:00 <KP-花火> 不可能
23:14:24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
23:17:16 21:46:48 <矿工-李福>我听听有啥声音没有
23:17:38 <[#Dice]> 矿工-李福进行聆听检定: D100=82/20 失败
23:18:10 21:46:48 <矿工-李福>那就先#
23:18:1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能否挣脱对方
23:18:50 23:59:00 <KP-花火> 能
23:19:0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那我全力挣脱,需要对抗什么吗
23:19:27 23:59:00 <KP-花火> 不需要,她只是个营养不良的小女孩
23:19:51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身上物品齐全吗
23:19:57 23:59:00 <KP-花火> 一无所有
23:20:0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枪也没带?
23:20:35 23:59:00 <KP-花火> 一无所有
23:20:42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挣脱对方,站在原地等待对方的反应
23:21:05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你是谁?这里是哪?"
23:21:0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3:33:08 23:59:00 <KP-花火> 留学生/护士:‘怎么了?你疯了吗?你不想活了?’女孩见你不动了,转过身来,揪住你的领子,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来。‘我知道你不想让翠丝死,但你输了就是你死你真的明白吗?姐姐我只有你了,我不允许你死你懂吗?’说着,她突然踮起脚尖,抱了上来,嘴巴贴在你的耳边,伴随着热气吹拂的,是女孩哽咽的声音,‘不管怎样都要活下去,求你了,我们能活下去的……’温暖只持续了一瞬间,她放开怀抱,拉起你的手,又一次跑了起来……
23:33:08 23:59:00 <KP-花火> 矿工/侦探:门外模糊地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很快的,两个戴着口罩的人便一人拎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身上的白大褂整洁如新。他们放下箱子,走到你们身前,很是仔细地拍打了几下你们的脑袋,手臂等部位,甚至还捏了捏乳房。比起被绑的事实更令人恐惧的是,这两个人的动作,完全不像是简单的绑架犯强奸犯之类的,反而像是在菜市场挑选猪肉一样……#
23:39:27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我的嘴巴被堵着么?
23:39:37 21:46:48 <矿工-李福>“你们干嘛啊,这是搞什么鬼?”
23:39:4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你给我慢一点啊!!!”实在搞不清楚状况且因为被人打了一巴掌心情顿时臭了起来,吼了对方一句后奋力企图甩开她的手,眼睛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姐姐?嗯?那我是谁?你逼着我去死之前总得给我个交代吧?姐姐???”上下打量着对方年龄和左右看着自己的手和身体
23:40:26 <[#Dice]> 留学生-秦醉还进行侦查检定: D100=27/60 困难成功
23:41:27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23:42:3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跟着女孩跑下去
23:42:3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23:42:44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23:48:16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
23:48:46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横云    那两个人似乎已经司空见惯,对此并没有什么表示,直到你被浑身上下连拍带捏弄了一遍,其中那个高个子才把你用一只手拎着衣领拎了起来,拽到墙那边,把你的头摁在报纸上那副打了码的照片上,‘妹子,比尔连环杀人案听说过没?恭喜你啦’话说完,就把你一把扔到了床上,然后结结实实的把四肢捆在床的四个角上
23:55:45 23:59:00 <KP-花火> @凛冬牢笼     跟着女孩顺着狭窄的通道一路向下冲去,四周愈来愈狭窄而阴暗潮湿,仿佛就要滴出水一样。终于,她推开了尽头的一扇门,热烈的火光甚至刺痛了你的双眼。你定睛看去,一群人正站的整整齐齐围成一圈。似乎是因为听到了开门声,所有人都齐刷刷地转过头来盯着你们,像是一群饿狼。‘快过去,大家都在等你……’女孩推了推你,然后向人群的角落里走去
23:59:00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我说真的!要来不及了!!’她狠狠剁了下脚,像是盯着杀父仇人一样地盯着你看了两秒钟,然后忽然低下了头,转过身去。‘我走了,你好自为之,懂吗?’她离去的脚步不快,每一步都踩得那么响,也真是难为了她脚上那双烂掉的鞋子
23:59:02 23:59:00 <KP-花火> #
23:59:02 23:59:00 <KP-花火>    2019-01-28   
0:01:13 21:46:48 <矿工-李福>“比尔是哪个婊子养的,老子非得干死他不可!”嘴上不能吃亏!#
0:01:47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妹子?”弗雷德心下疑惑,开始观察自己的身体以及穿着(需要过侦查么)
0:02:15 23:59:00 <KP-花火> 不用,如假包换
0:02:2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这幅诡异的场景让我心里一半发毛一半更加好奇,我开始动用脑子里的神秘学知识
0:02:39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rc神秘学35
0:02:40 <[#Dice]>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进行神秘学检定: D100=35/35 成功
0:04:39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那我先#
0:05:35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抱着手臂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姐姐?我不去的话,惩罚是在我身上呢,还是在你的身上?还是我们一起?主要来说应该是在我身上吧?既然你这么关心我啊……要不你代替我决斗?翠丝,唔,好名字,你这是要逼着我杀人呐,姐姐。你看你走得这么慢……是不想我不去参加吧。我要求很低的,只要你跟我重复一遍情况,我就去决斗,真的。”迷迷糊糊的总觉得这种情况肯定不是真的,至少不符合自己的无神论观念,故而才想或许是在梦中,便放肆大胆的嘴炮。#
0:11:48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和具体情况,我决定按照接下来对方要求的去做
0:11:50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0:19:10 23:59:00 <KP-花火> @横云  @香草奶茶  那两人没有理你的意思,只是塞住了你的嘴,把两个箱子拎了过来,然后掏出了一把刀‘在你的肚皮上来回比划着。‘妹子,你比较倒霉一点,今儿我们老板想要肠子,为了保证新鲜,我们得保证你直到被拎出来肠子那一刻还活着,懂吧,忍一下哈’,说着,矮个子就把你的嘴用毛巾堵上,顺便舔了一下你的脸
0:23:21 23:59:00 <KP-花火> @横云 @香草奶茶 突然,空气中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紧接着就是‘砰砰’两声倒地声。‘WOW,这个人应该就是比尔可怜虫,这家伙应该是G.E.的法兰克’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你头顶传来,他似乎还呼地抽了口烟斗,然后摸了摸你的头,‘那么,小姐你又是谁呢’
0:28:22 23:59:00 <KP-花火> @凛冬牢笼  和之前那个女孩一样装扮的少年少女们自行在你面前分散开来,让出一条路。在路的尽头,是两个巨大的灶台,上面摆满了锅碗瓢盆和各种刀具。一个灶台前面已经有人了,一个亚麻色长发的十五六岁女孩子,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她似乎没有营养不良的状况,破旧的衣襟间甚至偶尔春光乍泄。但比起这个,更引人注目的是,在灶台的上方正倒挂着的另一个少女,正平静地看着你。‘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那我可就白死了呢’
0:29:16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那个少女的发色是什么样的
0:29:27 23:59:00 <KP-花火> 金色
0:29:47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对了 带我来的少女是白发吗
0:30:13 23:59:00 <KP-花火> 是的
0:30:13 23:59:00 <KP-花火> 0:30:38
0:30:13 23:59:00 <KP-花火>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撤回了一条消息
0:30:38 23:59:00 <KP-花火> 先等我打完
0:32:55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你看到女孩子虽然颤抖着肩膀,脚步越来越慢,但还是一步步地走出了你的视线。一分钟过去了,地牢里依旧毫无声息,谁也没有过来,谁也没有回来
0:32:56 23:59:00 <KP-花火> #
0:33:35 21:46:48 <矿工-李福>“我不知道,我醒来就这样了。”#
0:34:24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决定,继续按照事情发展去做,去记住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
0:36:00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扭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然后在观察那个中年男人,反问他:“那你又是谁呢?”
0:36:0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
0:38:34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喂……这就不对了吧……”嘟嚷着上前,按照记忆中前不久女孩的路线一步一步走过去。
0:38:34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是白发……房东的姐姐?没想到这么快就将她梦到了啊……我难道喜欢这样的?”#
0:48:31 23:59:00 <KP-花火> @横云 @香草奶茶 ‘我呢,就是你命中注定的有缘人,来救你于魔爪之中了。’他巨大又布满皱纹的手摁在了你的脸上,来回抚摸着,‘但是呢,叔叔我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所以就只能借你肠子一用了,对不起啦’。你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你发现自己回到了熟悉的公寓,耳边甚至响起了熟悉的砸墙声
0:52:46 23:59:00 <KP-花火> @凛冬牢笼 没等你答话,那个身材饱满的女孩子见你走来,毫不客气地走上前撞了你一下。‘你是不是以为你赢了?嗯?’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咬牙切齿,声音却温柔又魅惑,‘我知道,我比不过你,我会变成明天的早饭,但是呢……哼哼哼’。
0:57:15 23:59:00 <KP-花火> @凛冬牢笼 就在这时,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比试双方都已到场,卡琳因为偷吃面包,被罚作翠丝的食材。而伊丽莎白因为私下传授斯坦厨艺,被罚作斯坦的食材。’‘不!!!’你大吼起来,睁开眼,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你摸了一下,全身的睡衣几乎都已经被冷汗浸透。
1:02:01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走了没多久,你推开眼前的大门,在扑面而来的热浪和火光之中,你感觉到无数道满怀恶意的目光正盯向你。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人群中央响起,‘在比试中迟到,你好大的胆子。若不是你姐姐求情,现在你就应该已经在锅里了。还不快点过来开始比试?’
1:02:02 23:59:00 <KP-花火> #
1:05:22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回忆一下梦中(大概)三个人的脸,对比梦中的比尔和我抓住的比尔的脸,看看我对“G.E.的法兰克”这个名字和最后来救我的中年男人我有没有印象,最后确认一下现在的时间
1:05:4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环顾四周上前几步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同时打量周围
1:05:4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1:05:48
1:05:4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留学生-秦醉还撤回了一条消息
1:05:4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1:06:24
1:05:42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留学生-秦醉还撤回了一条消息
1:06:52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我直接告诉你吧,比尔的确是那个比尔没有错,法兰克和中年人你并没有见过
1:07:1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连名字也没听说过?
1:08:22 21:46:48 <矿工-李福>我要回忆一下梦里边的我的身体是啥样的,有啥特征
1:08:56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没有,但或许有人会知道
1:09:08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以及现在我可以过灵感来回忆最后一个受害者的信息么
1:09:39 23:59:00 <KP-花火> @横云 胸大,青春,马尾,一米五
1:09:54 23:59:00 <KP-花火> @香草奶茶 可以
1:15:32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我拿出纸笔,简单的记录了下来梦中自己所想到的和大概发生的事情以及出现的人名
1:16:04 23:59:00 <KP-花火> @sometimes naive 你要侦查什么
1:16:13 <护士-米哈.狄多/鱼鱼>#
1:16:34 21:46:48 <矿工-李福>我休息了一下,艰难爬起来问问侦探有没有梦到啥,再出去敲两边隔壁的门打算把他们都叫出来问问咋回事#
1:16:48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那个声音的来源和环境,以及我姐在哪儿
1:23:19 22:02:37 <留学生-秦醉还> “%”换成中文低骂了一声,快步走到姐姐面前,而后盯着那老人,“我是去准备的,现在准备好了,开始吧。”#
1:24:23 <侦探-弗雷德·格里诺>  确认了一下现在的时间#
1:24:41 23:59:00 <KP-花火> 12:00am
1:24:45 23:59:00 <KP-花火> 半夜十二点
« 上次编辑: 2019-02-24, 周日 16:26:51 由 Spark_Citron »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Re: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3
« 回帖 #1 于: 2019-01-24, 周四 10:56:03 »
c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