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 初窺邪惡 #15  (阅读 296 次)

副标题: 教授 引子 後编 Day10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 初窺邪惡 #15
« 于: 2018-12-23, 周日 21:56:32 »
<kp-兔>         ------------- [故事開始] -------------
<kp-兔>              ---- (其他人員請保持肅靜) ----
<kp-兔> 你現在失神一般的站在家中,空氣中有一絲血腥味。你向周圍看著,發現竟然沒有一個家具是完好的,仿佛全都被惡意的弄翻了,弄倒了,弄碎了……
<kp-兔> 你站著一動不動,你不確定是否應該進去,萬一,你進去之後看到的是你不想看到的,那又該怎麼辦呢?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无法思考了,还是冲了进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首先要去哪個房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先去我自己的房间,我的左轮枪在我的桌子里。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先去拿我的左轮枪。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直接衝進了你的書房,你的槍就在書房的書桌中的抽屜裡,你跑過去拉開抽屜,發現槍還在,你抓起你的槍,然後打開了保險。
<kp-兔> 你用你的慣用手持槍,隨時準備射擊……
<kp-兔> 你現在在書房中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试图分辨血腥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侦查检定: D100=68/25 失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空氣中瀰漫著微弱的血腥味,你聞了聞,分辨不出到底是從哪裡飄出來的。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去客厅,看看电话是否还能用.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來到了客廳電話的位置,發現電話掉在地上,聽筒已經被碾碎了耷拉在地上。 電話線也被扯斷了。
<kp-兔> 就在這時,你聽到廚房有個奇怪的聲音,好像是一種布料在摩擦地面的聲音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拿着枪,一步步慢慢的向厨房靠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隨著你靠近廚房,你聞到血腥味越來越濃……你發現在廚房墻角靠著一個人影。 但是沒有光線,你很難分清那是什麼人,但是你從輪廓能看出那人外衣是一件帶長兜帽的類似於斗篷一樣的衣服。
<kp-兔> 你想了想,你的夫人和兒子並沒有這種衣服。
<kp-兔> 映著微弱的外面的光線,你看到廚房地上濕漉漉,黏膩膩的,你感覺這絕對不是清水……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是誰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大聲問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並試圖打開廚房的燈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搬動廚房電燈的開關,發現沒有任何反應,整棟房屋仿佛已經失去了電力。
<kp-兔> 這個時候,你注意到廚房的窗戶整個被打碎,甚至連窗框也脫離了墻體,仿佛有個什麼巨大的東西從窗戶這裡撞了出去,窗簾整個被撕碎了,零碎的玻璃渣在廚房裡不太多,你感覺應該是掉落在了外面的地上。
<kp-兔> 你聽到從鄰居家的後院傳來一個人的喊叫聲,聲音雖然微弱,但是你聽清了內容:Help.
<kp-兔> 在你廚房地板上坐著並且背靠著墻面的人影也嘟噥了一聲:help me.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回答我你是誰,我夫人和孩子呢?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拿著槍緩慢向前走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並且注意不靠近廚房地上的液體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與坐在地板上的人保持兩米以上的距離.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略微靠近了一些在你廚房中的這個穿著兜帽斗篷的人影(簡稱:兜帽人),你大致看清他左手垂在地上,右手護著腹部,他大量失血,他腹部的衣服連通一部分肉體整個被扯碎,仿佛被一種大型貓科動物從腹部咬了一口一樣。
<kp-兔> 地上的液體應該就是這人流出的鮮血。他用微弱的聲音對你說
<kp-兔> - 救救我……救救……
<kp-兔> 與此同時,鄰居家後院傳來的呼救聲也漸漸衰弱下去. help……hel.......he.......h.........
<kp-兔> 你從廚房的窗戶看出去,你映著月光看到在鄰居家後院中,鄰居家的男主人也躺在草地上,草坪被鮮血染紅一片……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快速過去,問他你是誰,怎麼受傷的.
<kp-兔> 快速……去哪?#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並且四下搜尋有沒有什麼可以包扎傷口的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就是湊近他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兜帽人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兜帽人沒有回答你的問題,他只是用微弱的聲音懇求你
<kp-兔> - 求你,救救……我……
<kp-兔> 你仔細查看了他的傷勢,你發現他腹部肉體缺失,失血嚴重。 你感覺如果你用廚房的毛巾將他的腹部裹起來的話應該能止住一部分流血,並且你需要一直按住他的傷口,這樣做的話他可能就能活下來。
<kp-兔> 與此同時,鄰居男的聲音已經弱的幾乎聽不見了:hel……p。  你感覺到他可能也支撐不了多久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用廚房的毛巾按住他的傷口并脫下外套用外套纏住毛巾和他,並系緊.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rc. 急救 30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急救检定: D100=69/30 失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19:12:24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kp-兔> 你嘗試用衣服系緊來幫他止血,但是捆綁的力量還是不夠,你只能通過雙手按壓來止血。
<kp-兔> 兜帽人暈過去了。
<kp-兔> 鄰居家的後院也沒有聲音再傳出來。
<kp-兔> 你聽到遠處傳來一陣急救車的警笛聲音……越來越近……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盡可能將兜帽人平放,多拿毛巾按在兜帽人身上。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跑出去大聲疾呼。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等警笛非常靠近了再出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將家裡的幾條毛巾都按在了兜帽人腹部,然後大致的用衣服捆了一下,但是你發現止不住鮮血。 如果你離開他身邊,在急救車來之前他可能就會死亡。
<kp-兔> 警笛越來越近,你估計還有大約60s就能抵達你這裡(如果他確實是向你這里而來的話)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那我先不離開兜帽人,等待60s。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並且大聲疾呼。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help!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再次大喊,周圍仿佛沒有人一樣。
<kp-兔> 過了60s,急救車來了。 並且一前一後還來了2輛警車,從上面下來4名警察。 2名護士和1個急救醫生。 他們首先聽到了你的聲音,並且向你的方向靠近,他們及時對兜帽人施加了緊急治療,兜帽人的生命應該能保住了。
<kp-兔> 但是你透過廚房的窗戶,看到有一名警察跑到鄰居男的身邊,摸了摸他的頸動脈,然後對著另一個警察搖了搖頭…… 鄰居家的男人死亡了。
<kp-兔> 現在一名警察開始向你詢問。警察注意到廚房地板上有一把槍(那是你剛才試圖按壓傷口時扔下的),他們用證物袋將槍裝起來,並且拿走了。
<kp-兔> - 你好先生,請問你是這個房子的主人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是的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回家發現家裡一切都混亂不堪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夫人孩子都不見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64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31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15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98
<kp-兔> - 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廚房裡會有一個瀕死的人,而且你的鄰居已經死了。 的情況麼?
<kp-兔> 警察開始對你產生懷疑。   除了對你問話的男人,其餘3名警察開始搜索你的住宅
<kp-兔> 警察警戒。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不知道啊,他似乎被什麼野獸給咬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至於鄰居怎麼死的,我懷疑也是受的類似的傷。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來的也太慢了吧,我家這房子簡直被拆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對了能把我的槍還給我嗎,我覺得我現在需要他防身。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很抱歉先生,你的槍不能給你。
<kp-兔> 對你問話的警察示意另一個警察將剛才裝在證物袋的那把槍拿來……
<kp-兔> 問你話的警察拿過裝著槍的證物袋,仔細查看了一下。
<kp-兔> - 你說這把槍是你的對麼?那你應該是有持槍許可證的對嗎? 我能看一下你的持槍許可證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應該在我的房間里。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書房的桌子里。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2
<kp-兔> 警察示意讓你帶路,你帶著他來到了書房,並且你拿出了你的許可證,展示給了警察。 警察仔細查看了你的持槍許可證,然後將證物袋中的手槍也仔細查看了一下。 他隔著證物袋推開了手槍的轉輪。 他皺了一下眉頭。 他將證物袋藏在了身後,你看不到槍。
<kp-兔> - 先生,請你將你今天晚上都做了什麼詳細說一遍好麼? 你在哪工作?下了班做了什麼? 怎麼回的家?幾點到的家?  回到家發生了什麼? 你是否認識你廚房的男人……等等所有事情。 好麼?
<kp-兔> 警察將你書桌後面的凳子拉了出來,然後示意你坐下,而他就站在你前面。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不認識,我剛到家沒多久。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在波士頓大學教書,回到家就看見這副情況,我看廚房有人流血我就試圖救他。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別的我一無所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一開始以為是有歹徒入侵,所以我去我房間拿了槍。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先生你先冷靜一下,目前來看,現場就你一個人,我們接到報案說是 聽到你家中發生了劇烈的打鬥,數聲槍響,和好幾聲尖叫。 而我們來到之後看到的就是你站在血泊之中,我能理解為你和那個兜帽人發生了打鬥,然後你開槍射擊了他和你的鄰居,然後你的家人跑掉了。
<kp-兔> 目前看來你的嫌疑最大。 所以如果情況和我猜測的不一樣的話,你最好詳細回憶一下並且將你知道的都說出來,這樣對你我都好,明白嗎?
<kp-兔> ok,現在告訴我----
<kp-兔> 1,是否真的不認識那個兜帽人?
<kp-兔> 2,你的家人去哪了?
<kp-兔> 3,你的家人是否知道你的槍一般在哪放著?
<kp-兔> 4,你是否開過槍?
<kp-兔> 5,你大概幾點回的家?
<kp-兔> &etc.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不認識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不知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發現我家人了嘛?我懷疑他們遇害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夫人知道,我兒子大概也知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沒開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15分鐘之前到家的吧。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剛到一回兒。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有什麼發現嗎?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開槍打兜帽人我救他幹嘛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也應該能看出那槍沒開過。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鄰居是被槍殺的?我回來什麼槍聲都沒聽到。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察眉頭緊鎖。 他低沉著聲音問你。
<kp-兔> - 你確定沒開過槍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沒啊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ok,來看看這個。
<kp-兔> 警察將證物袋舉到你面前,他隔著證物袋將手槍的轉輪推了出來,你看到裡面少了4發子彈。
<kp-兔> - 先生,現在看清楚了麼? 或許你能解釋一下這是為什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摸摸槍口還熱不熱。看看有沒有火藥的痕跡。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ok,看來你是不想在這解釋了。 那就跟我回警局吧。 我現在要給你戴上手銬,請你不要反抗,好嗎?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是受害者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憑什麼給我手銬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少了子彈你就說開過槍?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察即將將你雙手拷在身后,你要怎麼做?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也沒辦法現在,跟警察走吧。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察給你戴上了手銬,並且拉著你上了警車。 過了一會,你們來到了 波士頓3區警察局。
<kp-兔> 他直接將你帶到了偵訊室。他解開你的手銬,然後讓你坐在了面對著一個大鏡子的座位上,他坐在你對面,你們之間是一張方桌,你注意到方桌的腿是鋼的,並且釘在了地板上。
<kp-兔> 警察拿出一根筆和一個本子。 然後他將裝著你的手槍的證物袋放在了桌子上。
<kp-兔> - 好了,先生,現在你應該冷靜一下了。來說說你既然沒有開槍,為什麼槍裡的子彈會少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槍里子彈少了一定是開槍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所以你是想說子彈就都 不翼而飛 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能不能調查一下我家裡或者附近看看有沒有子彈,有沒有符合的彈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只能和你們說。我不知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比你們沒早多久到家。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相比之下你們有我夫人和孩子的下落嘛?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好了,先生你還是冷靜一下,你夫人和孩子我們會找到的,現在我需要你先回答問題好嗎?
<kp-兔> -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說,你大約在我們之前到家,然後發生了什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回家發現家裡一片狼藉,以為有強盜入室搶劫於是我拿了槍。之後我發現有個帶兜帽的人在我的廚房,我一開始以為他是強盜。後面發現他受傷了,而且岌岌可危,於是我救了他。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說,你拿著槍進了家門,然後發現了那個兜帽人在你廚房?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不是,我是在我的房間拿槍的。我從學校回來,我是個教授,我不可能帶槍去上課。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那也就是說,在你回到家,發現情況不對,然後去拿槍之前,你的槍一直在你的書房中? 你能說一下你的槍在你書房的哪裡放著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的書桌里。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書桌的哪裡?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抽屜。
<kp-兔> - 恩,然後你從抽屜裡拿了槍,然後到了廚房,看到了兜帽人?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是的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你的抽屜有鎖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有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那你拿槍的時候用鑰匙開了鎖,然後取出了手槍對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沒,我的抽屜似乎被打開過,也可能是我忘記鎖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不過槍還在原位。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嗯,那你的意思是說,當你回到家的時候你取槍的時候發現鎖是開著的,但是你記不得你是否之前上過鎖? 也就是說,可能會有其他人動過你的槍? 你是這個意思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有可能。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哦,先生,那我們假設一個情況,一個劫匪----正如你之前說的。一個劫匪闖進你家,然後他取出了你的槍,射擊了兜帽人和你的鄰居,然後劫匪用完之後又將槍放回了你的抽屜? 你覺得這樣可以說得通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覺得說不通,他把我家具全搞壞了,沒必要小心翼翼的把槍放回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他用完你的槍之後,然後他並沒有將槍放回你的抽屜。 但是你的槍不知為何就從他身上自己跑回了你的抽屜里?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的槍是帶有意識的,他就自己這麼跑回去了? 是吧?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的意思是他沒用我的槍。。。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而且我的廚房都被破壞成那樣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認為是一把小小的左輪槍就能做到的?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一個劫匪,闖進你家,拿了你的槍,然後不知為何沒有用你的槍。 然後他將你的子彈卸出來擊發。 然後他又用自己的槍射擊了兜帽人和你的鄰居,然後又將你的槍變戲法一樣的變回了你的抽屜里,然後他又不知為何破壞了你的廚房,然後……
<kp-兔> 警察說著說著就笑起來…… 他搖了搖頭。然後將筆和本子收回了自己的衣服中,站起來。
<kp-兔> - 好了先生,我覺得你現在神志可能還不太清醒,你先在這冷靜一下吧。 我們還有一整晚可以耗。
<kp-兔> 警察敲了敲門,外面一個警察開了門,然後他出去了……
<kp-兔> 你現在一個人在偵訊室中。 現在大約是20:30 。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敲敲偵訊室的門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敲了敲門,但是沒有人響應。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坐著休息一回兒。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過了大約30mins,警察又進來了。 他遞給你一杯水,然後對你笑笑。
<kp-兔> - 所以,現在冷靜了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一直很冷靜。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一個歹徒過來搶劫,他肯定自己會帶槍啊。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現在美國搞把槍還不容易?你們為什麼那麼糾結我那把槍呢?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是真不知道裡面子彈有沒有少,反正我是沒開過那把槍。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可以看一下槍口有沒有火藥,這種事情你們應該很專業。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所以他既然自己帶槍了,那為什麼還要拿你的槍呢?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在我的槍上是發現了別人的指紋了么?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如何確定劫匪用了我的槍?就因為少了子彈么?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由於我當時也是剛到家,我對家裡都沒有調查過,真是一無所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調查之後應該信息會比我多。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的觀點是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這把槍可能被用過,也可能沒被用過。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但是被用過的話應該不是劫匪,首先他不知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槍的位置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其次他就算發現了槍,也沒必要把槍用完了再放回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建議你們做一下指紋鑒定。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問我關於這把槍的內容我只能說,我就在手上拿了一會兒。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話說那位兜帽兄醒了沒?很多事情你們應該問他,包括他為什麼出現在我家。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恩,我們會檢查指紋的。 照你剛才的說法,你的槍上除了你的指紋應該沒有其他人的指紋,就算有,你也不知道為什麼,對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對。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很好,那我們繼續剛才。 你拿著槍來到了廚房,發現了兜帽人,他當時是什麼狀態? 你還發現了其他什麼情況沒有?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他當時快死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聽到別處也有呼救。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不過他就在我眼前。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就先救了他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恩……那我能問一下,你應該是認識你鄰居的對吧?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對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那你和他也曾經有過一些對話,能聽出他的聲音,或者說,你當時在廚房能確認他倒在地上了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有可能是他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很有可能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那我這樣理解----你當時在廚房的時候,你的鄰居還是活著的。 兜帽人也是活著的。 照你的說法,你不認識兜帽人。
<kp-兔> 所以----你最終決定救一個倒在你廚房的你不認識的很有可能是劫匪的人,也不去救你認識的鄰居,是這樣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因為我不是很精通急救。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看兜帽人的傷勢我覺得我是可以救的。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而我不知道我鄰居的傷勢如何。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在我的判斷之下我不救兜帽人他就會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要是我去鄰居那邊兜帽人是死定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的鄰居也不一定能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所以我選擇救兜帽人。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那你當時有沒有去試圖確定一下你鄰居的傷勢呢?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在我看來,我去確定一下兜帽人就要流血而死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試圖用衣服裹住他但是我失敗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只能按住他的傷口。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哦哦,恩……好的,我知道了。 除了之前我們談到的,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麼?
<kp-兔> 你看到警察詳細記錄了你說的話。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沒了,我想知道我家人的情況,還有兜帽人是怎回事。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最後我想吃晚飯。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哦,剛才送去醫院的兜帽人是活下來了,至於怎麼回事……
<kp-兔> 你看到警察聳聳肩。
<kp-兔> - 好了,你目前還是需要在這裡,我等會會讓技術人員來取樣你的指紋,並且給你帶點吃的,你先安靜的在這待著,好嗎?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還有我的摩托車在現場我希望你們能保管一下他。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好吧,你們應該會保護案發現場吧?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是的,但是目前你還不能回家。
<kp-兔> 警察站起來,然後走到門邊,又敲了敲門,門打開了,他走出去。
<kp-兔> 你現在一個人在偵訊室。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四下觀察一下偵訊室。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方的偵訊室,3把椅子,兩把在桌子邊,一把在墻角。 桌子釘在地上。 沒有其他異常。
<kp-兔> 如果你沒有其他動作,時間將會直接進行到下一個關鍵點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時間過了好幾個小時,中途警方技術人員來取樣了你的指紋,然後給你帶來了2個三明治,你吃掉了。 然後你坐在堅硬的椅子上開始打盹。 你不知道你的夫人和孩子怎麼樣了。
<kp-兔> 你趴在桌子上竟然睡著了……
<kp-兔> 【異象夢境】那是一團在海邊逐漸匯集而成的黑色和血紅色的巨大煙雲, 煙雲中有不斷呼嘯著的閃電. 那煙雲不斷向周圍的陸地釋放出強大的立場. 最終在地面上鑿開一條直通地球核心的深淵. 所有生靈和物質全部毀滅殆盡.....  那景象如同天主教的煉獄一般驚駭和恐怖. 描述著這些東西也讓 你 的額頭上滲出汗水.
<kp-兔> 你驚訝的突然一哆嗦,然後醒來了,發現自己還在偵訊室……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看看手錶,確定一下時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0430.
<kp-兔> 你正看著時間,突然有個人進來了,你看到那人穿著西裝,提著公文包。 他將公文包放在你桌子上,然後將凳子拉到你旁邊,他說
<kp-兔> - 你好,我是 艾扎·克雷菲特 你的律師。這人年齡大約有45歲左右,但是肌肉很結實,穿著西裝給人一種特別的感覺,你看到他雖然帶著眼鏡,但是好像是沒有矯正曲度一樣的平玻璃鏡片。
<kp-兔> 你皺了皺眉頭,你發現這人並不是你的律師。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是誰?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的律師好像不是你啊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檢察院派的?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他對你微笑了一下,但是表情很快又變得沉默。 他坐在你旁邊,沒有回答你的問題,而是直接從公文包裡取出來一張紙,那是一張影印的筆記,你看出那是你夫人的筆跡。
<kp-兔> 他將紙推到你面前,你看到了上面的內容,你看著,額頭滲出大顆的汗水,你幾乎不敢相信你的眼睛……
<kp-兔> 那是一份供詞,由你夫人親筆寫的,證明你在18:00多一些的時候回到家,然後隨後一個兜帽人也進來,你們晚一些的時候開始爭吵……你從書房取出了槍,並且對兜帽人開了2槍,然後你通過廚房的窗戶發現鄰居男人看到了你,然後你對鄰居也開了2槍,然後你將槍放回了書房。 然後你在大約18:45左右的時候離開了家。 你的夫人看著這情況后便嚇得躲在了臥室,直到確定你離開后,她才出來,看到血泊中的兜帽人和倒下的鄰居,她報了警,然後她自己叫了出租回她父母家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夫人現在在父母家么?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那我兒子呢?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你夫人和兒子現在在哪對你來說已經無關緊要了,明白嗎。 有了這份證詞,地方檢察官就會起訴你2個1級謀殺。 你的槍上有你的指紋,開過火,4發。 25年以上的監禁,不得保釋。
<kp-兔> - 我今天來,是想問問你,你還想不想繼續活下去,如果你想,我這能為你提供一個機會。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要先確保他們的安全。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根本沒有做過這些事情,你怎麼證明你說的和這份文件是真的呢?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呵呵,關鍵就是----你沒辦法證明。 至於你的夫人和孩子,他們都還健康的活著,但是他們會加入證人保護計劃,也就是說,你沒辦法直接見到他們了。 至於文件的筆記你是能看出來的,畢竟你們結婚很久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好吧,說說你所說的機會。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ok,你需要認罪,情況就和你夫人描述的一樣。 然後你會被起訴,法官會判你終身監禁不得保釋。
<kp-兔> - 然後
<kp-兔> 他頓了頓。
<kp-兔> - 你依然會居住在這個城市,用一個新的名字和身份。 運氣好的話,你還能偶爾去見見你的夫人和孩子。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到底是誰?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憑什麼相信你?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總要有點證據證明你這個方案可行吧?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我就是 艾扎·克雷菲特。現在是律師。
<kp-兔> - 那麼實情就是,你只能相信我。 而且我現在也沒辦法告訴你更多, 一點, 這個城市的陰暗遠比你想的要深的多。
<kp-兔> - 當然,你也可以不相信我。 你拒絕認罪,地方檢察官依然會起訴你,你原來的律師不會為你辯護。 你會被法庭指派給一個20來歲剛畢業的法學院學生,目前的證據來看,沒有任何一條證據能幫到你,檢察官甚至不用說話,只需要將證據和證人請出來就足夠定你的刑罰了。 40年以上不得保釋。
<kp-兔> - 而且很有可能,你在監獄根本活不過1個月。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反復看了筆記,說道:“好吧。”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劇情快進:你寫了筆錄,認罪,2天后審判…… 一切都如 克雷菲特 所說。
<kp-兔> 審判完畢,克雷菲特從本應該直接押著你去監獄的法警手中接過你,然後解開你的手銬。 帶你從法院後門出來,坐上了他的車……】
<kp-兔>             ---------- [故事暫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