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靜默修道院Log]Side-story:支線故事 #4  (阅读 219 次)

副标题: 偵探 Day13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靜默修道院Log]Side-story:支線故事 #4
« 于: 2018-12-23, 周日 00:13:44 »
<kp-兔>         ------------- [故事開始] -------------
<kp-兔>              ---- (其他人員請保持肅靜) ----
<kp-兔> 這是一個你剛搬來波士頓沒幾天之後的一個尋常的早晨,你的事務所昨天才剛剛把一些日常家具擺好,今天你安排那兩個年輕的調查員繼續拜訪整理事務所,本來你也打算去,但是臨走之前接到了 克雷菲特 的電話。
<kp-兔> - 喂?john,我是克雷菲特,今天沒什麼事的話,我這倒是有個小事需要你幫忙,詳細的需要你來一趟 流浪者酒吧。 如果能來的話……帶好你的裝備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好的,呃那么我们一会儿见”说完我挂掉电话,与妻子道别后开着新买的轿车前往the Ranger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來到了流浪者酒吧。 酒吧前門是閉著的,你推門進去,裡面除了 克雷菲特 站在吧檯那裡擦他的玻璃杯之外,沒有其他人,克雷菲特看見你,他微笑了一下,但是笑容又很快消失了。
<kp-兔> 你坐在吧檯前的高腳凳上。
<kp-兔> - 想喝點什麼? 你知道,我這裡白天是不提供酒的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红茶,不加糖”我双手放在吧台上,右手无意义的比划一下“我听说你找我有一些“小事”?”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克雷菲特給你遞上一杯紅茶,你嘗了一下,絕對不是什麼品質優異的茶,也就僅僅能夠喝下去而已。 但是對於酒吧來說,還能有紅茶也是一件比較稀奇的事情了,即使是在禁酒令已經通行的現在來說。
<kp-兔> - 恩,是這樣的,之前,我們這有一些 朋友 ,恩,以後你應該會認識的,他們多少都遭到了 靜默眾 的襲擊,雖然這個教派我們之前知之甚少,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我發現他們在波士頓近郊森林中的某處可能有一個集會場。但是之前我派出去的幾個人,不是無功而返就是一去不回,現在可能需要你再去調查一下。
<kp-兔> - 你覺得意下如何?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静默众,我听说过他们的一些事,你知道的,邪教比黑手党可麻烦多了。但……具体一些,你指望我为你调查什么呢?”我将红茶杯子放下,拿出随身的笔记本和笔开始记录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 恩,經過之前的幾次調查,我們發現在 波士頓近郊森林 靠近波士頓城界的某處,有一個古怪的廢墟,聽附近一些人說那個廢墟經常在夜裡傳來奇怪的聲音,但是他們一直不敢去看。我之前派人去那調查的結果是在廢墟中的某個不起眼的角落有個活動板門,活動板門向地下延伸進去至少50米。再進去就不清楚了。
<kp-兔> - 那個廢墟從城區過去最近的路是通過 波士頓近郊的陸軍崗哨 ,那個崗哨是 丹頓·佐朗 的部隊,他們一般會在那裡附近實行區域戒嚴。 如果你說是我派你出城的話,他的士兵應該不會攔著你。
<kp-兔> - 當然,如果你繞其他地方的話也可以,但是可能你就需要自己找路了,那裡附近沒辦法通車,只能步行進入森林,稍等我大致給你畫個地圖。
<kp-兔> #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废墟里奇怪的声音?”我默默的记录着,然后仔细的收起了地图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说一说你的同伴们被袭击的事情吧。那些静默众携带武器吗?而且……恕我直言你之前派出去的人,没有回来是怎么回事?”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 是有的,靜默眾 總是有武器的,但是他們的武器通常並不是你腰上別著的那種,而是……怎麼說呢,一種奇怪的幻覺吧。之前遭遇到攻擊的人也都這麼說,說是他們會法術。 當然,我是不信什麼法術的,因為人喝多了或者吃了毒蘑菇或是被人砸了頭都可能看到幻覺。
<kp-兔> - 至於沒有回來的人,我現在也說不好,不知道他們是死了還是怎樣,最近城裡也怪事連連,我也沒辦法再騰出人手去找他們了。當然,如果你這次能調查出來結果的話那是再好不過了,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最差的話,有所進展就行,別把自己也搭進去。 只要有任何進展,我依然會支付你報酬,報酬就是$30.00,雖然不多,就當做是幾天的勞務費吧。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放心,我多少会给你带回一点信息。”将红茶一饮而尽“那么我想我应该尽快出发了。夜里古怪的声音吗……”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说完,我遍离开这里。准备直接开车前往陆军哨所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10:00
<kp-兔> 你來到了波士頓近郊的陸軍崗哨,兩名武裝著的士兵示意你靠邊停車。
<kp-兔> - 你好先生,陸軍戒嚴,請問有通行證麼?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抱歉,我需要见一见这里的佐朗上尉,请问他在这里吗?”我一只手架在车门上,探出头询问离我最近的那个士兵。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兩個士兵互相看了一下。
<kp-兔> - 先生請問你有事麼? 如果有事的話請您先將車停在這裡,我們會帶你去見上尉的。 請你先下車好麼?
<kp-兔> 士兵戒備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啊,当然没问题”我将车子靠边停好,然后锁紧车门后迎向这两位士兵“我是被一个叫艾扎·克雷菲特的家伙使唤过来的,他让我先来见一见这里的佐朗上尉。唔……似乎他曾经是上尉的上司。”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23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56
<kp-兔> 20:38:28
<kp-兔> 你撤回了成员侦探-约翰·S·H·史考特的一条消息
<kp-兔> 20:39:28
<kp-兔> 你撤回了成员侦探-约翰·S·H·史考特的一条消息
<kp-兔> 20:39:28
<kp-兔> 你撤回了成员[#Dice]的一条消息
<kp-兔> 20:39:43
<kp-兔> 你撤回了成员侦探-约翰·S·H·史考特的一条消息
<kp-兔> 20:39:55
<kp-兔> 你撤回了成员侦探-约翰·S·H·史考特的一条消息
<kp-兔> - 槍!
<kp-兔> 其中一個士兵喊了一聲。 兩名士兵緊張起來,他們右手緊握住腰上的手槍槍把,並且解開了槍袋。
<kp-兔> - 你好先生,請先將你的武器交給我們好麼?
<kp-兔> 士兵高度戒備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啊,用不着这么紧张,没问题没问题”我解开大衣,将枪套中的左轮手枪露出来然后举起双手“你们自己拿吧,我不想惹麻烦”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士兵解除了你的手槍,並對你簡單的搜身,確定沒有其他武器之後。他們面無表情的看著你。
<kp-兔> - 你好先生,你的武器暫時由我保管。 我現在就帶你去見上尉。
<kp-兔> 你跟著士兵來到了 佐朗上尉的指揮所, 你看見這是一個普通的2層建築,周圍有一個四方形的院子,院子門口有2名武裝士兵把守。他們看到你和另2個士兵一起來,他們互相點了點頭。
<kp-兔> 是一個2層的房屋,房屋帶一個四方形院子. 房屋正面2個窗戶,側面各有3個窗戶。
<kp-兔> 你進了院子,並且來到了房屋正門前。 正門前也有一個只攜帶了一把手槍並且戴著帽子的士兵。 他示意你們停下。 帶著你的兩個士兵對他說。
<kp-兔> - 這個人說是要見上尉
<kp-兔> - 見上尉?有什麼事情麼?
<kp-兔> 兩個士兵看著你,示意讓你回答問題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希望能获取通过管制区域的批准,先生。我被一个姓克雷菲特的酒吧老板派过来,也许你们能让我见一见这里的负责人。通报一声,然后让里面的人决定是否见我,可以吗?”我保持礼貌,对面前的士兵解释道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同时我要细致观察一下面前人的反应,他们听到“进入管制区”以及“艾扎`克雷菲特”这个人是作何反应。(心理学)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20:51:53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侦探-约翰·S·H·史考特撤回了一条消息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同时,我要看一下,这个询问我的家伙,他什么军衔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20:52:17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你撤回了成员侦探-约翰·S·H·史考特的一条消息
<[#Dice]> 侦探-约翰·S·H·史考特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9/50 极难成功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說出克雷菲特的名字的時候留意到門口這個士兵眼神中露出一些不一樣的神情。你看不出那是一種尊敬還是一種警覺。但是你能確定他是知道這個名字的。
<kp-兔> - 唔,進去吧。
<kp-兔> - 中士,這人還帶著這個。
<kp-兔> 士兵將你的槍交給了門口戴帽子的士兵,從稱呼你推斷出這是一個中士。
<kp-兔> -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回去吧。
<kp-兔> 中士拿過你的槍並且插在了自己腰上,他揮揮手示意你自己進去。
<kp-兔> - 上尉就在右手邊的房子。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点点头“谢谢,中士”然后直接前往上尉的房门前,敲一敲门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上尉的房間門是敞開的,但是出於禮節你還是敲了敲門框。 你看到一個穿著陸軍制服的男人坐在一張挺大的木桌後面,桌子上有一些資料和文檔用工具,這個桌子是 長方體 形狀的,必然是有抽屜和桌柜的。
<kp-兔> 上尉聽到你敲門,他抬起頭看了你一眼,然後皺了皺眉
<kp-兔> - 你是?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是约翰·史考特,一个侦探。上尉先生,我是克雷菲特派过来希望进入管制区域的……如果他之前也有派人来,那么也许你也能放我进去。”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 進入管制區?你現在就在管制區裡面咯。 我是接到了電話,說是你要出城辦點事,怎麼和你說的不一樣呢?
<kp-兔> 上尉警戒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好吧,我以为城外也是管制区的一部分,是我弄错了。”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确实是打算出城来着。”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 哦,所以你就是那個英國的偵探咯? 聽說你來美國已經有一陣子了? 之前是在……紐約來著?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是的,我就是那个“英国的侦探”。来到波士顿也就一个月而已。恩……”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 所以克雷菲特讓你出城是做什麼去呢?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很抱歉,这个恐怕我得尊重客户的隐私。也许你可以直接打一个电话去问一问他。”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63
<kp-兔> 上尉打量了你一下,他蔑視的笑了一下。
<kp-兔> - 哼,所以你就這樣空著手去 辦事 咯?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的武器被你的士兵收缴了”我无奈的摇一摇头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 中士!
<kp-兔> 上尉喊了一聲。 中士快步走進來
<kp-兔> - 上尉你叫我?
<kp-兔> - 這人是不是帶著什麼武器?
<kp-兔> - 哦,是這個……
<kp-兔> 中士將你的配槍拿出來,然後放在了上尉桌子上。上尉拿起來看了看,然後他打開了轉輪。然後上尉揮揮手示意中士靠近,然後中士靠近以後,上尉斜著頭對他說了幾句,中士走到房子裡面去了。
<kp-兔> - 哦哦,Webley Revolver,英國貨呀。 給,收好吧。
<kp-兔> 上尉將你的槍推給你。
<kp-兔> - 所以你大概知道,就算你出事也基本沒人會去救你,對吧?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接过枪,检查一下转轮内的子弹,然后利索的把它放回枪套中“请允许我小小的好奇心……为什么我只是出一个森林,便会需要人去救呢?而且似乎之前也有人来过这里。他们怎么了吗?”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上尉聳聳肩,嘴角擠出一絲苦笑。
<kp-兔> - 怎麼了,多半死了吧。 最近波士頓並不好過,我們這些人就更艱難。 而且克雷菲特也總是滿滿地好奇心。好了,多的我不說了,你自己小心。
<kp-兔> 中士又回來了,他將一把帶套的匕首放在了上尉桌子上,上尉點點頭,中士出去了。
<kp-兔> 你看到上尉拿起這把匕首,然後抽出來,看了看,這把匕首的鋼材很不錯,甚至都能反光,你僅僅看到就覺得是個相當不錯的匕首,匕首一面開直刃,另一面刻出鋸齒狀凹紋,用來割繩子會相當快。
<kp-兔> 這是一把美國產的陸軍軍官用戰鬥匕首(1d4+1+db)。一般只有尉級別的軍官才有。你看到上面有一絲血跡,但是匕首本身卻絲毫沒有損傷,寒光逼人。
<kp-兔> 上尉也將這把匕首推給你。
<kp-兔> - 這個拿著吧。有時候只有槍是不夠的。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谢谢,上尉”我将匕首小心的别在腰间“最后想向您询问一下,我听说了一个单词……静默教……”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听闻,他们在城外似乎有所活动……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怎么也需要通过这个哨所?说起来外面的人打算进城的话?那应该怎么办呢?”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尽量让自己的措辞不那么有质问性,同时仔细的观察佐朗上尉的表情,当他听到“静默教”这个词后,他的心理活动是怎样的呢(心理学)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21:40:55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侦探-约翰·S·H·史考特撤回了一条消息
<[#Dice]> 命令输入错误!
<[#Dice]> 侦探-约翰·S·H·史考特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12/50 困难成功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看到上尉眼中露出一絲 殺氣 ,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kp-兔> - 我不知道你是聽 克雷菲特 說了什麼,我是不信有什麼奇怪的宗教了,當然,也不是說沒有宗教,但是我覺得就是一個幫派而已,和黑幫差不多,只不過行跡更詭秘更難琢磨,而且人數怕也是不少…… 其他的,我建議你直接問 克雷菲特 比較好
<kp-兔> -是呀,我的指揮官讓我在這一帶戒嚴,至於為什麼,我沒辦法告訴你。但是所有從這裡出城進城的我們都會檢查,前一陣子,有個不知死活的 牛仔 隨身帶著一包武器想闖進來,然後……
<kp-兔> 上尉做出了一個斬首(cut)的手勢。 然後他好像想起了什麼,他從收抽屜裡取出一張深黃色的羊皮卡紙,大約15cm*10cm,你看到上面印著“Army PSA3-0086”,他在卡紙右下角簽畫了一下,你勉強認出那是D.Z.
<kp-兔> - 這是通行證,你拿著吧,如果你以後還能用得到的話……哈哈哈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谢谢,不过我希望我能少用这玩意几次”我接过通行证。“那么我想我该离开了,毕竟我还有事情要办……还有最后一件事情,你们这里有指南针可以借我一个吗?我想克雷菲特的好奇心恐怕会让我去那个森林里,要是迷路就很不好了……”
<kp-兔> - 中士!
<kp-兔> 中士進來
<kp-兔> - 去找個指南針給他
<kp-兔> - 啊?但是……
<kp-兔> - go
<kp-兔> 中士無奈的走進了房子裡面,過了一會,他將一個懷錶大小的指南針遞給你,上面佈滿了凹凸不平,正面的玻璃上也有些裂紋,還有灰塵進到錶盤裡面去。 但是你轉了一下,發現指針還是能正常使用的。
<kp-兔> - 好了,英國佬(British Guy),我這還有事要處理,你可以解散了
<kp-兔> 上尉說完就低下頭,繼續看他的文件了。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那么再见,上尉。见到你很荣幸。”我礼貌的道别,然后出门将指南针放入口袋然后带上帽子。回到汽车发动然后将车开到哨卡前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那么,这是通行证,大兵。”微笑着拿出通行证展示“现在可以让我过去了吗?”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士兵向你敬禮,然後打開了出城的通道上的欄杆。 你開車出了波士頓。
<kp-兔> 沒走多遠,就來到了 波士頓近郊森林。 左右兩邊都是高大的樹木。已經是正午了,但是這裡還是顯得霧氣很重。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一边小心驾驶,一边用地图和指南针检测方向。既然是晚上这里才会传出奇怪的响声。那也许白天稍微安全一点……这么想着我将车尽量开着靠近废墟,然后下车但并不关闭引擎。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將車停靠在一條勉強可見的主路和小徑的路口邊,小路伸向森林深處,已經無法再開車進去了。 你從 克雷菲特 給你畫的地圖上大致推斷出要走進去大約需要1個小時左右才能到達廢墟。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既然要走这么久,那么维持引擎也就毫无意义了。我关闭引擎锁好车,拿出指南针,以便确定方向。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小心前进,一边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慢慢的朝废墟走去。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走在小徑上,隨著更深入森林,小徑的寬度越來越窄了,小徑兩邊全都是高大的樹木,隨處可見斷枝和一些不知為何會在森林裡面的半人高的石頭砌成的矮墻。森林中只能聽見鳥叫,但是你望去,卻看不到任何飛翔的動物,森林中的地面已經幾乎看不到土地了,全都是落葉和腐敗的植物殘骸,你覺得即使是白天,這裡也顯得太安靜了,你甚至覺得如果自己喊一聲,都能傳到佐朗上尉那去……
<kp-兔> 走了大約55分鐘,你向前望去,已經看到了相對來說比較完整的攔在你面前的圍墻,你推斷這裡原本應該是一個森林中的空地,還有幾間簡陋的房子,房子群中間有一口豎井。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弯下腰,轻轻的慢慢靠近这几栋房子。将指南针放回口袋,打开枪套保证随时能将手枪拔出。(潜行)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同时一路上观察一下这条小路。是否有其他的脚印(侦察)
<[#Dice]> 侦探-约翰·S·H·史考特进行潜行检定: D100=88/75 失败
<[#Dice]> 22:22:43
<[#Dice]> 你撤回了成员侦探-约翰·S·H·史考特的一条消息
<[#Dice]> 22:22:43
<[#Dice]> 你撤回了成员[#Dice]的一条消息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站在廢墟群中間的空地上。 你走進來的時候不慎提到了一個腐朽的木桶,並且木桶撞在了墻邊發出 哐啷! 一聲,這聲音在這片森林中很明顯,驚飛了遠處一些鳥,和近處的老鼠……
<kp-兔> 但是周圍並沒有人,這是一片廢墟,如果有人,那不是有點奇怪麼?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见到这里没有人我稍稍有些放心。暗自觉得自己似乎被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弄得神经质了。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既然没有其他人,那么我可以细致的检察一下这个地方了。我搜索这里每一个废弃的房子,从我正前方的开始顺时针转一圈。(侦察)
<[#Dice]> 侦探-约翰·S·H·史考特进行侦查检定: D100=50/80 成功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大致的檢查了這幾間房子,房子裡面沒什麼特別引人注意的東西,無非就是一些破爛的木頭椅子,一些空貨架,一些破爛的煤油燈,這裡很顯然已經很久沒人來過了,房間的屋頂也都被一些樹木砸垮。 隨處可見的老鼠跑來跑去。
<kp-兔> 你在正北邊的房子巡視的時候發現地上不正常的鋪著一塊地毯,地毯中央略微凸起了一塊大約1m*1m的正方形。 你感覺下面有什麼東西。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掀开地毯,看看底下是不是之前所说的那个通道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掀開地毯,地攤上厚厚的塵土飄散在空氣中,你發現地毯下是一塊木板,木板鑲嵌在石頭地板上。 木板上有一個凹嵌進去的鐵質把手。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打开这扇木门,然后朝里头望去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看到木板下面是一條向下的階梯通道,勉強能讓一個成年人進去。 裡面非常黑,就這現在的光線,你只能看到向內大約10m,階梯依然更加深。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打开开关,同时右手拔出手枪。用左手架起枪,小心翼翼的从阶梯走下去(潜行)
<[#Dice]> 侦探-约翰·S·H·史考特进行潜行检定: D100=86/75 失败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向階梯通道內走去。 不慎踢在了一塊石頭上,石頭不僅向下滾動而去,而且發出連續的聲響。 如果下面有東西的話,他肯定能聽到你進來了。
<kp-兔> 你沿著通道向下走了大約20m。來到了階梯底部,你順著手電筒的光線看著,再向前是平路了,通道大小沒有改變,兩邊都是泥土墻面。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继续朝下走,小心的用手电筒确认前方的道路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沿著平路向內走著,大約又走了50m+,你來到了一處通道的十字路口。
<kp-兔> 你發現,除了你來的這條通道是土墻面,其餘三條通道都是石磚墻面了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决定往左边拐继续潜行,沿路小心可能出现的机关或是有没有暗门之类(侦察)
<[#Dice]> 由于c 侦察 80 侦探-约翰·S·H·史考特骰出了: D100=81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從十字路口左拐,向南走。 走了大約1個小時,發現這條隧道仿佛沒有底一樣,路面和墻面都是石磚的,地上有泥土,空氣中有一種弱弱的像是燃燒了什麼植物的奇怪的味道。
<kp-兔> 你將手電筒向前筆直的照過去,發現根本看不到盡頭。 手電筒的燈光已經比剛才減弱了一些,你推測,大約還有1-2個小時手電筒的電池就會耗盡。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看看钟,我到目前为止走了多久?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1500
<kp-兔> 你看看懷錶,從你進入地道已經過了大約90mins了。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继续下去不是办法,我调头,然后朝前越过10字路口(即最初的右边)继续前进。如果通道过长,我走10分钟便调头朝最后一个方向走去。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1623
<kp-兔> 你反向轉回,回到了十字路口,向北前進,10分鐘后,發現依然看不到盡頭。 你再次折返回到了十字路口。
<kp-兔> 現在只剩下向西邊的通道你沒有去過了。 你向內走,走了大約2mins,你聞到空氣中有一種淡淡的血腥味。 手電筒的光線已經相當衰弱了。 你推測大約還有30mins左右手電筒的電池就會消耗完畢。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再往西走10分钟,如果看不到头,我就往回走离开这里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繼續前行,隨著深入,你聞到空氣中的血腥味越來越濃烈……
<kp-兔> 沒走多遠,2mins后你的手電筒照到了一個鋼鐵的柵欄門,柵欄將整個通道截斷。透過柵欄的空隙,你發現柵欄內大約5m左右有一團猩紅的東西,那是一灘血跡,血跡中央是一動不動的 人的尸體 。你感到有些不妙。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能看到柵欄門的尽头有什么嘛?依然是一望无际的通道?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柵欄門後依然是看不見盡頭的通道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那么我尝试打开栅栏门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鐵柵欄門有一個暗鎖。鎖眼很小,絕對不是通用鑰匙能打開的。
<kp-兔> 如果你要試圖開鎖,需要chk 開鎖(極難)/etc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不会开锁,身上也没有什么能能想办法把尸体勾过来的方法。因此我决定离开这里回到车上,手电筒已经快没电了。我尽量奔跑回去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從來的時候的通道返回,爬上階梯,來到了廢墟。
<kp-兔> 從廢墟向北跑去,大約用了30mins回到了你的車的位置。
<kp-兔> 現在是17:00,太陽已經沉到地平線上面一點點了,夕陽的餘暉橫向射來,森林中開始起霧了。 陰雲密布,你從空氣中問道一絲下雨的氣味,你推斷很可能就要下雨了。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看上去雾会越来越大,我决定直接回去找委托人复命。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30美金也就这样了。这么想着我开车返回市区的the ranger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你回到了 流浪者酒吧 ,太陽已經完全沉下去了。 流浪者酒吧 裡面已經有3,5個人影了。
<kp-兔> 你推門進去, 克雷菲特 還在擦著他的杯子,他看到你感覺很高興,你不明白為什麼他會有這種表情……
<kp-兔> - 哦!john,你回來了,情況怎麼樣?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来一杯果汁”我将帽子摘下,然后坐到酒吧台前“我恐怕不得不告诉你,之前一去不复返的那个伙计已经死了。很遗憾。”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 什麼?死了? 你確定?
<kp-兔> 克雷菲特 有點吃驚的小聲問你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摸不到尸体,是这样的。那个底下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我几乎一个下午都在里面晃悠。”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拿出笔记本,大致画一下底下的平面图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首先是左边,我在这边走了整整一个小时依然没有走到尽头,路上很奇怪,有一股奇特的烧焦了的草药味从空气中传来,到这里的时候我的手电已经快撑不住了。”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然后,我开始走右边的道路,情况和左边差不多,为了安全起见。我回到了西面……就是这里。这里有一道铁栅栏门。而一个人就倒在前面大约5米的样子。我能在空气中闻到血腥味,这显然是最近才死的。”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很遗憾,我并不会撬锁。如果这个人身上有什么东西的话,你恐怕需要请个锁匠了。白天下去至少……大概是安全的吧。”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
<kp-兔> 克雷菲特 傾著身子聽你說完
<kp-兔> - 是嘛,看來下面的通道比我想的還要大,竟然還有鐵柵欄門,難道會是什麼設施麼?……
<kp-兔> - 奇怪的燒焦的味道,這個最近倒是經常出現啊……
<kp-兔> - 尸體……恩,尸體是男的還是女的?穿著什麼衣服?周圍有什麼可疑的地方麼?比如墻上有沒有血跡?或是圖案什麼?
<kp-兔> #
<kp-兔> 你想了想,發現當時在地下除了看到那是一具尸體之外,其他信息一律沒有獲得。
<kp-兔> 當時的手電筒已經比較暗了,更主要的是你對尸體和尸體周圍的情況并沒有在意
<kp-兔> #
<侦探-约翰·S·H·史考特> “我没有看到那样的东西,前方依旧是一条看不到边际的通道。地上很黑,我无法辨认是男是女,手电筒已经撑不住了,我没有别的办法”
<kp-兔> - 是嘛,那現在倒是很難說到底是不是我們的人,不過一具尸體也確實出乎意料了,我會再考慮考慮這個事情的。
<kp-兔> - 好了,今天辛苦你了。 也算是卓有成效的一次調查。 這錢你拿著。 已經有點晚了,我這倒是沒有廚房,而且一到晚上酒吧就忙起來,下次再一起去吃飯吧。
<kp-兔> 克雷菲特遞給你5張10美元的鈔票,你看了看,裝進了自己口袋。 你朝他點點頭,然後離開了酒吧,開著車回了家。
<kp-兔>             ---------- [故事暫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