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13  (阅读 248 次)

副标题: 教授 引子 前編 Day07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13
« 于: 2018-12-19, 周三 20:22:53 »
<kp-兔> @Chesed
<kp-兔>         ------------- [故事開始] -------------
<kp-兔>              --- (其他聊天請移步聊天群) ---
<kp-兔> 【看起來是稀鬆平常的一天,現在是上午,你剛結束了一輪課程,然後拿著教案記錄走在學院的走廊上,迎面而來的是和你同在數學系的 埃爾法 教授,他對你打招呼。
<kp-兔> - 嗨,副院長叫我們去院辦公室A1開會。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现在就去吗?"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埃爾法教授無奈的聳聳肩】
<kp-兔> - 是呀,我這上午還有一次課呢,剛才都取消了。 估計又是什麼上級下達的任務之類的吧,你要一起去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看起來還挺紧急的那我们一起去吧'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跟随在埃爾法教授背后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們一路穿過走廊上來往的學生來到了院系辦公室A1的門前,門是關著的。
<kp-兔> 埃爾法教授敲了敲門,發現裡面沒響應,他看了你一眼,然後又敲了敲門……大約過了30秒。
<kp-兔> 門的把手被慢慢轉動了,然後你們看到是 副院長 本人,辦公室裡面很奇怪的沒有其他人。 副院長滿臉愁容的看了你們一下,點頭示意讓你們2人進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走進辦公室詢問副院長究竟發生了什麽事,那麽急匆匆的叫我們過來.#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98
<kp-兔> 【副院長很疲憊的樣子示意讓你們坐下之後,他也一屁股坐在了會議桌旁邊的椅子上。 你們看到他低著頭,半天沒有吭聲。
<kp-兔> 埃爾法 教授皺著眉頭輕輕的說
<kp-兔> - 副院長? 一切都還好麼?
<kp-兔> - 唔……
<kp-兔> 副院長哼了一聲,然後抬起頭看著你們,你們聽到他慢慢的說
<kp-兔> - 是這樣的,我們院系的……學生……有幾個,好像是就在學校裡失蹤了,現在副校長讓我們想辦法擺平這事,你們覺得該怎麼辦?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失蹤多久了?什麽時候的事情了?'我急切的問道.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不知道啊,更主要的是我壓根不知道有這事啊,昨天學校理事會開會才突然說的,然後立刻就確定了是我們院系的學生,我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雷亞瑟夫 教授,你夫人不是董事會的麼? 她那裡沒什麼消息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夫人沒和我提起啊,他們董事只管學校的營收与大的方針不會管學生具體的事情的,也有可能是理事會還沒有上報吧,畢竟也不是什麽好事.'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失蹤的學生姓名知道了么?到底有幾個學生失蹤清楚了么?'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報警了么?'我接連詢問院長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唔……姓名。 稍等一下
<kp-兔> 你們看到副院長從上衣的內兜掏出來一個小本子,然後打開之後看了看上面,他對你們念道
<kp-兔> - 喬·方索,男20歲,數學系3年生;瑪雅·布朗,女21歲,應用數學系4年生;戈登·艾因巴哈,男21歲,應用數學系4年生。 目前這幾個人好像是已經確定的,好像還不止,學校還在派人調查。
<kp-兔> - 至於警察,還真是沒挑明了,但是我估計八成理事會要和那些家庭私下把這事了結了。 現在理事會的意思是讓我們自己想辦法查清怎麼回事,然後出一份調查報告。
<kp-兔> - 你說這,我們又不是警察,怎麼去調查,恩? 反正這事我剛給在你們之前來的幾位教授和助教也都說了,現在先盡可能的收集一些信息吧……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也行吧,不過學生人數不少要是在今天傍晚之前我們沒什麽進展的話.我建議直接報警,要是耽誤了學生的安全可是大事.'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失蹤的學生僅限於數學系么?'我詢問副院長.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報警?
<kp-兔> 副院長翻眼睛看了你一下。
<kp-兔> - 一旦報警勢必弄到媒體那去,你猜明天的報紙會怎麼寫:波士頓大學無故失蹤多名學生,真相不明,校方責任何在? 你覺得這是好事麼?不僅會影響我們學校的聲譽,還會直接影響到明年贊助者的資金多少,我相信對於你夫人來說也絕非什麼好事。
<kp-兔> - 不過是吧,如果你覺得沒事的話,想報就報唄。 到時候可別說是我讓你這麼做的。
<kp-兔> - 失蹤的學生上面那3個肯定是我們學院的沒錯了,至於其他的,他們沒給我說,我也不知道……
<kp-兔> - 埃爾法教授,你不是應用數學系的麼? 今天就去那倆學生的同學那問問吧。
<kp-兔> - 雷亞瑟夫 教授,數學系的那個人就交給你了。
<kp-兔> - 我不太舒服,打算在辦公室睡一會,有什麼急事再來找我……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那你先好好休息.'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与埃爾法一起離開辦公室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詢問埃爾法'你上午上課的時候有聽到學生談論什麽么?我們數學系一共沒幾個人一下不見了三個肯定有問題.'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埃爾法教授望著你,他臉上的表情變得和剛才打開門的副院長一樣的死氣沉沉了。
<kp-兔> - 誰說不是呢,我今天早上上課還真是沒注意到,學生也沒有什麼騷動的樣子,我看考勤表上無非就是少了幾個人,我以為就是像往常一樣又是生病了什麼的壓根沒在意啊。
<kp-兔> - 反正我下午倒是也沒課,我去問問那班上的另外一些人看看情況吧。
<kp-兔> - 不過也是,失蹤而已是吧,又不是真出了什麼事情,先別擔心了。
<kp-兔> 埃爾法教授雖然語氣輕鬆,但是絲毫讓人不覺得愉快,反而加重心頭的負擔】
<kp-兔> #
<kp-兔>             ---------- [故事暫停]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行吧,那你先去問問,我去學生辦公室問問喬·方索這小子是住哪的和誰住在一起.'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与埃爾法教授分開并往教務處走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來到了院系的學生辦公室。現在這裡只有一位35歲女性的工作人員坐在門口第一張桌子上,你推門進來,她顯然發現了你,她認出了你並向你打招呼。
<kp-兔> - 噢,嗨!教授,有什麼事嘛?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喬·方索這小子是住校的,還是自己在外面租的房子?還有你們聽說學校里有學生失蹤的情況了嗎,你們派人去找了沒有?'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什麼?失蹤學生? 我不知道呀。 只是昨天辦公室主任被學校領導叫去之後,今天似乎也沒來,今天就我一個人。 怎麼,出什麼事情了麼?
<kp-兔> 【顯然,關於失蹤的消息比某個學生的情況更加讓人覺得重要】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有幾個數學系的學生失蹤了,不知道是惡作劇還是真的出了什麽事情.辦公室主任肯定也是那個事情被叫去了,他什麽也沒和你說?'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辦公室主任今天就沒來呀,我以為他是直接去開會了還是什麼的,怎麼? 學生失蹤…… 呵呵,現在學生可能對社交場所感興趣所以一時半會沒聯絡也正常呀,什麼時候教授開始關心這些事情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學校領導也找我了,看起來不是小事,你這邊也留意點,話說回來你知道喬·方索的住宿情況嗎?'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哦哦,喬·方索,我看看……
<kp-兔> 說這話,你看到她從抽屜裡取出一大疊文件,文件雜亂不堪,而且都是手寫的,格式也不統一,她雖然盡力的找了,但是你感覺到可能需要不少時間。
<kp-兔> - 教授,你看……可能一時半會找不到學生的信息文件,你要不去問問他的同學什麼的說不定來的更快一點呢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也是.'我調頭往教室走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四下尋找与喬·方索走的比較近到同學.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現在是靠近中午,學院教學樓里三三兩兩有學生經過,他們來自各個院系,數學學院作為一個公共學院,其中課程有些是選修課程有些是必修課程。所以學生雜亂不堪,你也沒辦法找到某一個學生,你甚至都有些記不清某個具體學生的長相,更別提要認識那個人的朋友或是社交圈的其他人了。
<kp-兔> 如果你要試圖分辨,需要chk 偵查@極難/etc.】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走回辦公室打電話給學校理事會.#
<kp-兔> 【你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撥通了理事會辦公室的電話,接電話的是一位中年女性的聲音。
<kp-兔> - 你好,波士頓大學理事會辦公室。】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好我是雷亞瑟夫,從副院長那邊聽說了學生失蹤到消息,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副院長? 請問您是?
<kp-兔> 【接電話的人顯然沒有聽出你的聲音,她可能不記得你是誰】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是數學系的教授雷亞瑟夫,文理學院的副院長和我說你們説有學生失蹤了,數學系有三個學生失蹤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從哪裡知道的消息,這個事情發生已經多久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唔……哦,你好教授。 抱歉,這個問題我這不方便告訴您。 你可以直接詢問一下你們副院長----如果你是從他那聽說的話。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直接掛斷電話并撥打副院長辦公室的電話.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撥打了副院長辦公室的電話。
<kp-兔> 嘟……嘟……嘟……(直到自動被切斷,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走到院辦公室A1.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敲敲門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哐,哐,哐……你敲著門,沒有響應。再敲門……沒有響應。使勁敲,依然沒有響應…… 巨大的敲擊聲引來了周圍的一些學生,他們好奇的盯著你看】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看見副院長或者喬·方索了么?'我詢問學生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他們互相看看,然後搖搖頭……】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們留意到最近數學系有沒有什麽學生不見了,我是說本應該來上課的人突然失去了聯繫.'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或者説這方面的傳聞'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他們互相竊竊私語了一陣子…… 然後還是搖搖頭,其中一個男學生半開玩笑似的說
<kp-兔> - 或許是出去參加舞會喝 果汁 喝多了吧!哈哈哈……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搖搖頭離開辦公室門口.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走出教學樓,由於辦公室在一樓我試圖從窗戶往A1里看看.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來到了A1辦公室的窗戶的外面。這裡沒有學生也沒有其他人,A1的外面是一小片樹林,並且樹林裡面沒有路徑,所以一般也沒人過來。
<kp-兔> 窗戶是大開的。 窗簾隨微風輕輕擺動。 你看進去,發現裡面沒有人。A1窗戶外面有一排比較矮小的常綠木本植物地帶,大約50cm高,50cm寬。如果不怕蹭臟衣服的話,你相信自己可以努力一下從窗戶爬進去。
<kp-兔> A1辦公室是一個半開放會議型辦公室,他從辦公室內部連接著A2辦公室(副院長的獨立辦公室),A1在靠窗的另一側有一扇門,那是連結A2辦公室的門,但是那個門現在也關著,】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盡可能的觀察一下A1有沒有什麽異樣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Dice]> 由于侦查 25 教授-雷亚瑟夫骰出了: D100=20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從窗外望進去,似乎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但是你注意到墻角的植物都枯萎了。 本來應該是翠綠翠綠的葉子現在全都是枯黃的】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有些担心副院长的安危,毕竟他应该还睡在办公室却毫无反应.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决定翻窗进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翻窗需要 chk 攀爬/etc】
<kp-兔> #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攀爬检定: D100=56/20 失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試圖翻越窗戶,但是不小心在落地的時候絆倒了,你本能的用手想撐地,但是沒有成功,你摔倒了……
<kp-兔> 你需要檢定一次動作來避免更大的傷害。 chk 任意】
<kp-兔> #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用肩部着地检定: D100=83/50 失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試圖扭曲身體用肩膀找地。但是很不幸,這次失誤造成了你肩膀脫臼。 劇烈的疼痛侵襲了你,你大聲的喊著:
<kp-兔> - 啊!……
<kp-兔> 你裝在衣服里的笔记本、铅笔全都掉出來。 你的手錶被你壓碎了。玻璃渣也散落在地上。】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用另一只手捡起笔记本和铅笔,往学校医务室走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勉強的拾起了你的東西,但是手錶看起來是沒辦法修了。 你從裡面轉開了門鎖,然後走出去。 並且來到了學校的醫務室。
<kp-兔> 校醫看到你狼狽的樣子顯然嚇了一跳。
<kp-兔> - 噢!教授,你這是怎麼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被绊倒了,能帮我复位一下吗,肩膀好像脱臼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校醫仔細的查看了你的身體,然後他嫻熟的用力抓住你的手臂和肩膀,使勁……
<kp-兔> 你的肩膀復位了。雖然復位的那一下還是挺疼的,但是很快就沒有任何感覺了。
<kp-兔> - 哈哈,教授你可真得小心點了,人到中年不服老不行呀,這還好只是脫臼,萬一再骨折一下幾個月都得忍著了。   現在看看,好點了沒?如果還疼的話我這有止疼藥,一片也就夠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给我一片吧'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还有我们数学学院的副院长和我说身体不舒服要在办公室躺一会儿,但是现在敲办公室的门没有声音,周围学生似乎也没见他出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能和我一起去一趟嗎,我怕他出了什麽事情.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校醫從抽屜裡取了一片藥劑遞給你,然後他接了一杯水,你就這水將藥片吞進肚子。
<kp-兔> - 啊?是真的麼? 估計是睡著了而已吧,別擔心了,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叫校園警衛跟你去看看就是了。 現在這就我一個人,沒辦法走開呀。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也是謝謝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能借我下電話嗎?我給警衛打個電話.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哈哈,還要打電話麼? 每個學院門口不是都有個值班室麼,值班室警衛還有所有房間的鑰匙呢。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哎呀真是年紀大了,腦子一下子沒轉過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那我先走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轉身離開醫務室,前往警衛值班室.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來到了數學院的值班警衛室,現在已經是正午了。你看到警衛坐在那裡吃著三明治和咖啡。 他看到了你,他向你微笑著打招呼。
<kp-兔> - 喲,雷亞瑟夫教授, 怎麼著,今天沒出去吃飯啊? 看你怎麼臉色蒼白的,衣服上還有土,是和人打架了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不小心被絆倒了,先別說這個,副院長之前説身體不舒服,在辦公室睡覺.'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不過我後面過去敲門很大聲也沒有反應'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和我一起去一趟吧,畢竟副院長年級也大了我怕他有什麼意外'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很近的就在A2'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12:30
<kp-兔> 警衛繼續吃著三明治,他看了看墻上的鐘錶。然後向你微微一笑
<kp-兔> - 估計就是感冒了而已吧,而且現在剛好是中午,說不準是他鎖了門然後去外面吃飯了呢。別擔心了教授,實在不行,等會下午上班時間我再跟你去看看?
<kp-兔> - 而且萬一是人家真有事出去了,你說咱這就那樣闖進去怕是也不太好吧,你覺得呢?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也有道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話說你聽說了學院里有學生失蹤的消息嗎?'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聽到你說起失蹤學生,警衛顯然有點緊張,他向周圍看了看,放下了手裡的吃了一半的三明治,確認沒有人能聽到他說話之後……
<kp-兔> - 咳,這事現在學校緊張得很呢,我們警衛處長告訴我們現在只有部分教員和部分警衛知道,說是不能聲張,最近學生難管得很,鬧出一個罷課什麼的對學校影響太糟糕了。現在都是內部調查,教授我覺得你最好也低調一點比較好…… 】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那現在究竟是個什麽情況?校領導説讓我調查一下,你和我説説情況我不會亂說的.'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說服检定: D100=13/50 困难成功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衛小聲說。
<kp-兔> - 嘿,教授你知道這事的話,估計我比你多指導不了多少,也就是前天我們警衛處開會我們才知道的。警衛處讓我們開始查找學生的 請假記錄 和 離校登記表,看看上面能不能查出什麼,然後還讓我們去寢室看看。 昨天今天我和 鄧迪(另一個數學院的警衛)都忙的沒閑呀,這不是今天一早上我都在查請假表呢麼,鄧迪是去查寢室了,但是好像被女寢室的管理員擋住了沒讓進,他剛回來了一下然後又出去了。
<kp-兔> 剩下的也就沒什麼了,現在學生的請假條都亂寫,要全查一遍也挺費事的呢。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那我先去吃個飯,回來我們去看看副院長吧,他讓我調查的,現在他也不見了,這事情真是奇怪.'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離開警衛室,去找個咖啡館買三明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來到了學校餐廳,買了一杯咖啡和一個三明治。很快的吃完了。
<kp-兔> 你坐在餐廳椅子上發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手錶壞了,我再去學校紀念品商店買個手錶.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學校商店只出售一種做工比較差勁的紀念品表。 標價為$5.00 。
<kp-兔> 商店的服務人員饒有興致的看著你,大約是很少能看到有人在這買手錶吧】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私立學校的紀念品商店做工居然這麽爛,不過先忍一忍吧.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買一塊手錶,然後在學校里逛逛.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等到下午上班了再去找警衛.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時間很快來到了下午上班時間 14:30。
<kp-兔> 並且你已經回到了數學院的警衛室。 警衛沒有注意到你,他拿著一份報紙在看。】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想了一下,我應該自己先去副院長那邊看看.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獨自去A2.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來到了A2辦公室走廊一側的門前,你敲了敲門,等了一會,裡面依然沒有任何聲音…… 你又敲了敲,這次你敢肯定這門是不會開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回頭去找警衛,並且告訴他我始終不放心副院長.讓他和我一起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衛無奈的看了看你,然後看了看時間,他點點頭,從墻上取下1層的房間鑰匙盤,上面掛著很多鑰匙,碰在一起叮咚作響。
<kp-兔> 你們一起來到了A2門前,警衛重複了你剛才的動作,敲了敲門……他聽了聽聲音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72
<kp-兔> 他什麼也沒有聽到,然後他大聲喊道:副院長!你在裡面嘛? 有點事要和您商量一下,請你開門! ……依然沒有響應。
<kp-兔> 過了一會。
<kp-兔> 警衛找出了A2辦公室的鑰匙,然後打開了副院長的辦公室……
<kp-兔> 你和警衛站在門外。辦公室的門開被警衛慢慢推開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看看副院長在不在裡面.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們從門進來,發現裡面沒有人,窗戶都是關著的。 你們聞到了一種奇怪的味道,像是燃燒過的什麼草木,房間裡所有家具用品上都落了一層視覺可清晰可見灰塵,仿佛這個房間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一樣。
<kp-兔> 警衛迷惑的向你看了看。
<kp-兔> - 誒?怎麼回事?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四下搜尋一下看看味道是從哪發出的.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也幫忙看看這味道怎麽那麽奇怪'我對警衛説.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偵察检定: D100=27/25 失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19
<kp-兔> 警衛奇怪的皺了皺眉。
<kp-兔> - 嘿,奇怪呀。  這味道……不知道從哪,像是燒了什麼東西一樣。 你看,在那邊地上有些東西。
<kp-兔> 警衛指了指副院長辦公桌旁邊那裡。你順著他的手望過去……
<kp-兔> 你發現了有一些奇怪的火燒過的植物的粉塵。但是粉塵已經被完全燃燒了,現在只留下一些灰塵的痕跡。 除了這些,周圍還有一塊類似正圓形的區域內,有紙張燒過的痕跡。
<kp-兔> 你能分辨出。 應該是在一張圓形的紙張的中心放著一些植物,然後他們一起被燃燒徹底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四處看看有沒有瓶子什麽的可以讓我把這些粉末收集起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向周圍看看,並沒有發現什麼瓶子,最像的應該是辦公桌上的筆筒了,但是這個筆筒四周都是孔,而且沒有密封蓋。
<kp-兔> 你發現只需要一張報紙什麼的就可以鏟起這些粉塵,然後可以將報紙折疊起來應該不會撒出去太多……
<kp-兔> 警衛在四周走著,他走過的地方擾動這空氣,並且你都能看到物品上的灰塵隨著擾動的氣流飛揚起來。
<kp-兔> - 嘿,這也奇怪了,感覺這房子怎麼好久沒人來過一樣,但是不是前幾天數學系開會我還見到副院長了呀,他一直沒用這個辦公室還是怎樣? 嘛…… 所以教授? 似乎這沒我什麼事情了,我就先回去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從筆記本上撕下紙張把粉末鏟起來裝好.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先別走,這件事情有點古怪,我決定可能和讓你們調查的學生失蹤事件也有關,我們一起檢查下這個辦公室看看有沒有什麽線索'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翻找辦公室里的櫃子和書桌看看有沒有什麽線索.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衛攔住了你。
<kp-兔> - 教授,我覺得還是不要把,隨便翻副院長的私人物品可不太好。 至於他用不用這辦公室倒是沒所謂啦,人家是副院長,說不定人家都在家裡辦公呢。 至於和失蹤學生,這能有什麼關係呢? 難不成你想說那堆粉末是副院長把學生在這燒了? 那也太 玄幻 了吧,啊?哈哈哈…… 不過說真的,我們還是先走吧,說不定等會遇到副院長回來,他看見我們在他辦公室不知道做什麼,要是上報到警衛監察處去,我這工作也就真沒得做啦,我還要掙錢養家呢是吧?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那你先迴去吧我在這裡再等等'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走到床邊看看窗邊的植物有沒有什麽異常.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床外面的植物綠油油的生機盎然。
<kp-兔> 警衛對你說
<kp-兔> - 教授,不是。 既然副院長不在我們也差不多該走了,這還得幫人家把門鎖上不是?
<kp-兔> 你覺得如果你賴著不走的話可能是一種比較尷尬的情況,你們是客觀意義上的闖空門了,更別提這辦公室並不是你的辦公室。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你聽我說我今天見到副院長了,副院長説他要在辦公室睡覺,我離開A1之後一會兒就回來了,他應該沒有離開過辦公室.'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但是看這辦公室里的情況明顯好久好久沒有被使用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而且最近還發生了學生失蹤事件,現在副院長也失蹤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作為學校的警衛你們也接到了任務要調查這個事情'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決定我們現在還是稍微調查一下比較好,我和副院長很熟,他之前也說之後如果發生什麽事情可以來找他,他要是回來了我和他説.你肯定沒責任'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說服检定: D100=91/50 失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 這……問題是咱要調查的是學生失蹤呀,副院長的話……嘛,他辦公室有這麼多灰倒是有點奇怪,但是你不是說你早上還見到他了麼,說不定他找其他地方睡覺或是辦事去了呢?我們現在根本不確定副院長是不是失蹤呀,更別說副院長就算是失蹤了,他和學生有沒有關係現在也很難說的清楚。 但是我們在這亂翻的話,一旦有人看到了, 那我們不就是和小偷一樣了嗎?
<kp-兔> - 我是肯定不能在這待著了,教授如果你非要待著那我可得先走了。 而且你知道,如果有人問起的話我只能說我不知道這事,是你自己闖進來的,可以嗎?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行吧我逗留一下馬上就離開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等警衛離開之後看一下副院長等櫃子与桌子上有沒有什麽可疑等東西.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偵查检定: D100=56/25 失败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衛無奈的搖搖頭然後離開了,他告訴你30mins之後他會來鎖門。
<kp-兔> 【剩餘3回合】
<kp-兔> 你大致的查看了一下櫃子和辦公桌,並沒有發現有什麼可疑的,辦工桌上有很多資料還有筆記本和檔案袋子。 櫃子裡面有大量的教學書籍,政治書籍,個別的文化書籍,還有一個櫃子全都是檔案袋,袋子側面沒什麼標誌,不知道裝得是什麼。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拿起沒有標誌的檔案袋看看裡面有什麽東西.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剩餘2回合】
<kp-兔> 你取出一個檔案袋,抽出裡面的東西,然後大致看了看,上面是學校工作匯報,和會議記錄之類的日常工作記錄檔案,這是所有學校管理人員都需要記錄的一些文件。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看看有沒有講學生失蹤的那次理事會的記錄.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剩餘1回合】
<kp-兔> 你大致推定了一下這些記錄的順序,並且找到了理應記錄著最近的內容的檔案袋,你抽出來,你發現這個檔案袋封口是被打開過的,而且裡面的檔案很輕,你看了看,是最近的沒錯,但是從數天之前一直到今天的文件都沒有,你不知道是沒有裝進來,還是已經被取出去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看看辦公室的植物有沒有枯萎,取走一點植物的葉子.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發現墻角這個植物已經完全枯萎了,而且仿佛不僅沒有生命了,甚至已經被放置了很久一樣,完全沒有水分,你捏了捏,植物的葉子因為脫水已經很脆弱了,你直接能捏碎他們。
<kp-兔> 你將一些植物的葉子折下來放在口袋裡。
<kp-兔> 警衛又來了,他面無表情的說
<kp-兔> - 教授,走吧,我得鎖門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走吧走吧不好意思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去應用數學系看看能不能找到埃爾法教授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警衛鎖上了副院長辦公室的門,然後他又回到了警衛室
<kp-兔> 16:00
<kp-兔> 你來到了 埃爾法 教授的辦公室門口。你敲了敲門,裡面沒有聲音。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聽聽辦公室裡面有沒有什麽聲音
<[#Dice]> 教授-雷亚瑟夫进行聆聽检定: D100=19/20 成功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裡面靜悄悄的,你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寒意,仿佛門後的房間比空無一人更加安靜……
<kp-兔> 你站在走廊上一動不動。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去教室看看,問問同學下午有沒有見到埃爾法教授.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來到了應用數學系教室1,2,3。 發現3個教授都沒有人,可能是因為下午沒有課的關係……】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看天色不早了,這一天過的莫名其妙我打算先回家吃飯,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了.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騎上摩托車回家.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19:00
<kp-兔> 【你回到了家…… 但是,你覺得事情有些不妙。 你家門前的草坪有一些深灰色的塵埃,窗戶也破碎了, 正門打開著一半…… 窗簾也有破損的痕跡,隨風擺動,仿佛被強盜闖入過一樣……
<kp-兔> 家中漆黑一片,沒有開燈,周圍沒有其他人,兩邊的鄰居家里也是黑黑的。 大約100m外的街對面人家門廊上的燈是亮著的。
<kp-兔> 空氣中有一絲血腥味飄來】
<kp-兔> #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我衝進家裡.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從正門進去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看看是什麽情況.
<教授-雷亚瑟夫<shiyuray@qq.com>> #
<kp-兔> 【你衝進家門, 你發現所有家具全都破損了,不僅被翻亂,而且有些小型的木質家具仿佛被什麼東西踩碎了一樣, 一片狼藉……
<kp-兔> 你失神的站在門廳,雙手揉亂頭髮。你大聲喊著你夫人和孩子的名字……
<kp-兔> 沒有響應,仿佛這個世界的時間停止了一樣,你大口的喘著氣,那血腥味道,依然飄散在空氣中……】
<kp-兔>             ---------- [故事暫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