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盛极必衰(COC7th) - 临时起意瞎编团/进行中  (阅读 452 次)

副标题: 独り言は、もうやめよう

离线 Rincewind

  • Wizzard
  • Knight
  • ***
  • 帖子数: 429
  • 苹果币: 0
  • Highcharge Divolt
1L暂留
引用
「それが出来たら何になるのよ
何の役にも立ちません」
——金野火織の金色提言, DJ TECHNORCH feat. 宇宙★海月

虽然没有意义姑且还是贴在这里

离线 Rincewind

  • Wizzard
  • Knight
  • ***
  • 帖子数: 429
  • 苹果币: 0
  • Highcharge Divolt
Re: 【LOG】盛极必衰(COC7th) - 临时起意瞎编团/进行中
« 回帖 #1 于: 2018-12-17, 周一 23:46:12 »
08:29:58 <CatDice#5> 记录开始
08:31:06 <Hinder Four> 詹姆斯·琼斯是个年轻的私家侦探,刚刚在这一行出道,并没有多少用户群间的口碑。
08:31:06 <Hinder Four> 不过,你本来的家境也就不错,因而似乎也不怎么关心自己似乎总也拿不到多少报酬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
08:32:05 <Hinder Four> 换句话说,你的日常生活其实挺闲的。闲到平日大半天时间都在跟朋友们聚会、闲聊、或是相互通话的地步。
08:33:54 <Hinder Four> 爱普尔·西玛就是你经常与之通话的朋友之一。这是个已经初中毕业一年了的十六岁少女,不过仍然没有读高中,自称是在享受间隔年。
08:33:54 <Hinder Four> 然而,你凭着敏锐的嗅觉,从她的一言一语中推测出,她没有读高中,其中恐怕有更为复杂的缘由。
08:33:54 <Hinder Four> 不过,她对此绝口不提,因而你也就知趣地不多询问。
08:35:56 <Hinder Four> 今天——2003年12月17日,这又是一个没有接到活计的无聊晚上,你闲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面前的电视机打开着,你却完全没往那边投入什么注意力。
08:35:56 <Hinder Four> 换句话说,你在发呆,等着某位下班了的无聊朋友给你一个电话过来。
08:36:07 <Hinder Four> 然后,如同你期望的一般,电话响了。
08:36:41 <Hinder Four> (请开始你的表演……啊呸,扮演
08:36:57 <詹姆斯·琼斯> /ME  接起电话
08:37:19 <Hinder Four> (不需要/me 指令 这里又不是irc
08:37:46 <詹姆斯·琼斯> “喂? 是爱普尔吗?”
08:38:34 <Hinder Four> “早啊,詹姆斯。”
08:38:34 <Hinder Four> 对方没有自报家门,不过,这再熟悉不过的沙哑声音、以及无视实际时间使用“早”的打招呼方式……除了爱普尔你想不出第二个会用的人。
08:39:05 <Hinder Four> “是,是我。想必你现在还是没什么事,闲坐在家里看电视?”
08:39:39 <詹姆斯·琼斯> “~是啊   最近没什么活干  无聊的很”
08:40:19 <詹姆斯·琼斯> ‘新人侦探是这样的啦’
08:40:28 <詹姆斯·琼斯> “你呢?”
08:41:37 <詹姆斯·琼斯> “最近怎么样  说起来最近弄了个照相机 平常工作用 不过闲下来的时候可以出去转转的时候拍点照片什么的 ”
08:41:55 <Hinder Four> “哈,我还在间隔年当中,自然没什么事情可做。”
08:41:55 <Hinder Four> 她不置可否的叹了口气,然后清了清嗓子,顿了一会儿,借着抛出一个问题:
08:41:55 <Hinder Four> “有件事情想拜托你一下。你现在应该不会不方便出门吧?”
08:41:56 <詹姆斯·琼斯> “有空一起约个时间出去转转?”
08:42:30 <Hinder Four> “噗。行啊,虽然我不怎么上镜……咳咳,先回到相对算是正题的话题吧。”
08:42:39 <詹姆斯·琼斯> “(????????)????嗨  怎么可能 晚上我闲的很 ”
08:43:16 <詹姆斯·琼斯> “什么事?”
08:43:34 <詹姆斯·琼斯> “如果我能帮上忙的话”
08:44:04 <Hinder Four> ……说起来,爱普尔的相貌还是不错的。除开稍嫌矮小、脸上有些雀斑之外,你觉得她怎么看都是个十分端正的少女。
08:44:04 <Hinder Four> 如果经过一番化妆打扮,甚至能给人一种、咳咳、妩媚的感觉。
08:44:39 <Hinder Four> “咳咳、电话里说总觉得没有气氛……不妨来了再说。你还记得我住在哪里吧?”
08:45:04 <詹姆斯·琼斯> “现在吗?”
08:45:30 <詹姆斯·琼斯> “那我马上过来”
08:46:19 <詹姆斯·琼斯> "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带过去的东西?
08:46:30 <詹姆斯·琼斯> “如果需要的话我就顺便准备了”
08:46:31 <Hinder Four> ……当然记得,是城里不那么发达的公寓区,说是贫民窟也不为过。爱普尔的家境并不像你那样优渥。
08:46:31 <Hinder Four> 爱普尔家里似乎是个单亲家庭,母亲据你所知也挣扎在生活的水深火热之中。至于父亲,她从来没有提起过。
08:47:04 <Hinder Four> “不用特别准备什么。
08:47:04 <Hinder Four> ……嗯,不对,这次的事情,可能算得上是一个侦探委托。带上你常用的工具来吧……如果你有的话。”
08:47:28 <Hinder Four> (哎呀 这种时候我就会开始感觉 我打字太慢了……
08:47:54 <詹姆斯·琼斯> “好的 那一会见”
08:48:15 <Hinder Four> 不知为何,虽然这个语尾仍然有着戏谑的气息,你却觉得她说话的时候比平常严肃了不少。
08:48:28 <詹姆斯·琼斯> /ME  收拾好工作装备  出门去朋友家
08:50:02 <Hinder Four> 于是,你把你常用的侦探装备打包好,开着自己崭新的小车前往了你并没怎么来过的这个不发达区域。
08:50:02 <Hinder Four> ……明明都是同一所城市,居住环境居然能有如此之大的差别。
08:50:58 <Hinder Four> 把车停在大门之后,你就不得不步行往小区里走了。这一带整体色调昏暗,只有你银色的行李包反射着月光闪闪发亮,十分显眼。
08:51:00 <詹姆斯·琼斯> (说起来是晚上几点。。)
08:51:07 <Hinder Four> (七八点的样子
08:52:23 <詹姆斯·琼斯> “不管来了几次 感觉这块真的是阴森的很啊  真不知道平常在这天天生活会多压抑”
08:52:25 <Hinder Four> 爱普尔的公寓所在的大楼需要往里走上几步才能到。你爬上楼梯来到三楼的时候,写着“301”的灰扑扑的金属防盗门已经半开着了。
08:52:39 <詹姆斯·琼斯> ‘暗自叨咕“”’
08:53:26 <詹姆斯·琼斯> ‘爱普尔?  在吗?  敲门’’
08:54:34 <Hinder Four> 你或许是出于谨慎、或许是出于拘束,面对半开的门,还是空出右手来叩击了两下。
08:54:34 <Hinder Four> 里面传来与平日电话里稍稍不同、但仍明显属于同一个人的声音,“在的。直接进来就行。”
08:55:11 <詹姆斯·琼斯> 走进房间  观察屋内都有谁
08:56:34 <詹姆斯·琼斯> (NOW LOADING)
08:56:48 <Hinder Four> 你推开金属防盗门,走了进去。
08:56:48 <Hinder Four> 这个不大的空间并没有地方容纳玄关,一踏进门,迎接你的就直接是四壁皆白的客厅。
08:56:48 <Hinder Four> 家里并没有多少摆设,几张老旧的皮沙发、一台玻璃茶几,仅此而已。茶几表面虽然整洁,你却能看见下面堆着各种各样的杂物,显然是刚刚才被收拾过。
08:58:30 <Hinder Four> 爱普尔正翘着腿坐在正对电视机的沙发上,不过电视里没有节目,只有单调的雪花。
08:58:30 <Hinder Four> 看到你推门进来,她扬起眉毛,挥了挥手算是招呼,随即指了指侧边的沙发,“欢迎光临……虽然这个地方显然不怎么适合待客。坐吧。”
08:59:38 <Hinder Four> 一杯用塑料杯装着的热巧克力摆在她刚刚指着的沙发面前。
08:59:49 <詹姆斯·琼斯> “可以说了把  有什么委托需要我这个侦探帮忙?”
08:59:53 <Hinder Four> “就我一个人……不如说这就是我专门找你来的理由。”
09:00:37 <Hinder Four> 爱普尔耸耸肩,露出一个看起来一点惊异神色都没有的平板表情,“我妈妈失踪了。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09:01:03 <詹姆斯·琼斯> “! ”
09:01:19 <詹姆斯·琼斯> “失踪了一天多?”
09:02:13 <詹姆斯·琼斯> “平常你母亲工作在什么地方?  有没有找警察去报案?”
09:02:32 <Hinder Four> ……本来,这种时候爱普尔的妈妈不在家里、并不是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
09:02:32 <Hinder Four> 这位名叫丽格·西玛的女人是个地下舞女,在成功人士不怎么看得上眼的夜店工作。
09:02:32 <Hinder Four> 据爱普尔所说,她似乎还小有名气、甚至有些固定粉丝……说实话你实在不觉得那算是什么“追求者”。充其量是一夜情的对象。
09:02:55 <Hinder Four> 她提起这些时,语气总是带着混杂着些许嘲弄的漠然。
09:04:24 <詹姆斯·琼斯> “哦  抱歉  之前没听你提起过这些  平常你妈上班和下班时间大概都是几点 有没有比较熟悉的人 或者 你觉得有可能知道你母亲下落的人”
09:04:52 <Hinder Four> 你隐隐可以推测,她对升学与否的纠结,也正来源于此。
09:04:52 <Hinder Four> 她也是从小接受过舞蹈的训练……不如说,是耳濡目染,也熟悉了夜店的环境。看起来丽格并没有把女儿与自己的行当隔绝开来的想法。
09:04:52 <Hinder Four> 她们这样的条件多半是无法负担高中的学费的……更何况丽格的年纪也渐渐上去了,她似乎也在担忧着早晚有一天会失去这个饭碗。
09:05:06 <Hinder Four> (嗯,默认你已经知道了,只是KP打字比较慢……见谅见谅
09:05:36 <詹姆斯·琼斯> (嗯  我慢点回复)
09:07:48 <Hinder Four> “按照惯例,傍晚出门、凌晨回来。啧……虽说如果有人看上她了的话,也可能中午或者下午才回来。”
09:07:48 <Hinder Four>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她朝茶几底下瞟了一眼。那里放着些毫无遮掩的避孕用具、有外用的也有口服的。
09:07:48 <Hinder Four> “不过再怎么过分,一整天都不回来也太奇怪了些。”
09:08:28 <Hinder Four> “嘛,不过也有可能,其实是跟她的某个常客私奔了就是了。”
09:08:28 <Hinder Four> 她又抬起眼皮来,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膀,显然完全没把自己最后这句话当真。
09:10:17 <Hinder Four> “要说熟悉的人的话……”她撑着额头、皱起眉毛,思考了片刻,“那就哈里斯吧。爱德华,哈里斯。”
09:10:17 <Hinder Four> “每周五的固定额外客户。不过他那个……”一声冷哼,“咳咳、窝囊废,我不觉得他能带着我老妈浪迹天涯。”
09:11:21 <詹姆斯·琼斯> “好的 情况我了解了  我准备先去夜店那边调查一下  你一个人在家的话注意安全 你知道那个哈里斯的地址吗  写一份给我   如果时间充足我也去他那边了解一下”
09:12:15 <Hinder Four> “不过,他看起来倒像是对我老妈动了真感情。也真难为他了。”
09:12:15 <Hinder Four> 说完这句话,她便开始抛接起手上的一个小盒子。你定睛一看,是避孕套。
09:13:25 <Hinder Four> “哈、好吧。你居然这么当真……”她似乎也对你突然正经起来的态度有些诧异。比提到自己母亲失踪的时候更为诧异。
09:13:25 <Hinder Four> “夜店的话你应该听到过名字,水仙区的‘’”
09:13:58 <Hinder Four> “夜店的话你应该听到过名字,水仙区的‘构想大厅(Structured Dancehall)’。哈里斯的住址的话……”
09:14:41 <Hinder Four> 她最后把安全套往另一侧的沙发上一丢,看轨迹似乎使上了两分力道,之后站起身来走进屋里另一个房间。
09:15:50 <Hinder Four> 没过多久,她就抓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本子出来、并把它单手递给了你。
09:15:50 <Hinder Four> “老妈的通讯簿。她那些常或者不常的客人、以及别的相关者的电话,基本都在里面了。”
09:16:23 <詹姆斯·琼斯> “好的  我先用一下  等事情结束还给你”
09:16:30 <詹姆斯·琼斯> 收起通讯簿
09:16:56 <Hinder Four> “我其实真的不觉得他、或者这里面别的某个人,有胆子或者能力带我老妈私奔。不过倒也说不定能问出什么。”
09:17:58 <詹姆斯·琼斯> “额,,,”
09:18:31 <詹姆斯·琼斯> "算了 阿姨的事情我不太好说什么  不过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  你也好好休息一下   "
09:18:59 <Hinder Four> “嗯……你急着出发么?那就有什么结果了再过来吧——没有什么结果要过来也行。”
09:18:59 <Hinder Four> 她看你似乎真的非常严肃地打算着手调查了,便也不多留客,转身在那杯还没动过的热巧克力上再套上一个杯子,朝你递过来。
09:18:59 <Hinder Four> “带上这个走吧。好歹也是我为了接待特别泡的。”
09:19:57 <詹姆斯·琼斯> “哈  谢谢  不过失踪的最开始的几天可是搜索的黄金时间   谢谢你的巧克力 ”
09:20:39 <詹姆斯·琼斯> /ME 接过 巧克力  如果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09:20:47 <詹姆斯·琼斯> “我先过去了”
09:20:57 <Hinder Four> 她朝你无奈地笑了笑,“现在报警恐怕也不会被受理,我就全拜托你啦。”
09:20:57 <Hinder Four> 虽然从语调之间,你完全没听到什么对于能找到什么下落的期待。
09:21:23 <Hinder Four> “哎,我都忘了,你是有手机的有钱人来着。好的,我应该也不会出门了,有事情会联系你的。”
09:21:56 <Hinder Four> (此处应该有分割线
09:22:13 <詹姆斯·琼斯> /ME  出门 去夜店   做一些小小的变装  带上墨镜之类的
09:23:44 <阐事官> 等等,这个PC角色是妹子?
09:23:57 <Hinder Four> 你最后借用她家的穿衣镜——咳咳,虽然进入淑女的寝室似乎不是什么好行为——为自己做了一下变装。
09:23:57 <Hinder Four> 出门时的你看起来非常帅气,帅气到你自己都不太认得出来的地步。嗯,很棒。
09:24:01 <Hinder Four> (是男性
09:24:34 <塔兰·斯托维恩> (口苗记得撤回....
09:24:46 <詹姆斯·琼斯> (??????????)
09:26:00 <詹姆斯·琼斯> (詹姆斯这名字哪看出来是妹子了)
09:26:36 <Hinder Four> ……说实话,虽然爱普尔已经告诉了你这个酒吧所在的小区以及名字,你对于它在哪里还是没什么头绪。
09:26:36 <Hinder Four> 于是,你只好掏出上世纪侦探会用的传统手段——抓住路人、问路、再来一个,如此循环。
09:26:36 <Hinder Four> 虽说你这幅拉风的变装让被你截住的路人的视线都有些怪异,不过你还是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这家店。
09:26:36 <Hinder Four> 看来这附近知道这家酒吧的人并不少,而且也都对丽格·西玛这个名字有些印象。有个好事的路人还对你挤了挤眼,说“那可是构想大厅的头牌!”
09:28:52 <Hinder Four> 这家酒馆位于一个巷道的拐角处,门外不出所料摆着花里胡哨的发光门牌。
09:28:52 <Hinder Four> 朝下的几步台阶外站着一个正在抽烟的大个子,想必是这里的保安。
09:28:52 <Hinder Four> 不过,他看到你的装束不仅没伸手拦你,反而发出几声让你有点不舒服的大笑,闪身给你让开了路。
09:30:11 <詹姆斯·琼斯> “走向吧台 点一杯酒 ”
09:31:48 <Hinder Four> 你也没多在意,三两步走下台阶踏进了并没关上的玻璃门。
09:31:48 <Hinder Four> 酒吧里吊着几个高矮不一的球形吊灯,有些零零散散的酒客各自喝着闷酒、或是低声谈笑着。
09:31:48 <Hinder Four> 不过,右侧原本空出来给舞厅的区域空无一人,只有顶上的灯管散发出昏暗的蓝紫色光线,照耀着稍高的舞台和底下铺着闪光地板的舞池。
09:32:42 <Hinder Four> 你并没有详细指定酒品的种类,于是酒保遵照传统给你倒了一大杯黑啤。接着你在吧台前坐定下来。
09:33:38 <詹姆斯·琼斯> “唉。 你们这酒吧没有跳舞的人吗?”
09:34:26 <詹姆斯·琼斯> “有点奇怪啊”
09:34:45 <Hinder Four> “平常的话是有的,”他朝那边空空如也的舞池瞟了一眼,“不过今天头牌不在,DJ也没来,于是就没了。”
09:35:11 <Hinder Four> “哈,这也算是好事……乐得悠闲。”酒保说着居然也给自己倒了杯酒。他不用付钱的么?
09:35:20 <詹姆斯·琼斯> “什么情况 ? ”
09:36:05 <詹姆斯·琼斯> “你们酒吧的头牌和DJ莫不是私奔了把”
09:36:22 <詹姆斯·琼斯> “一起跑路可还行”
09:36:39 <詹姆斯·琼斯> “有听说是怎么回事吗”
09:36:39 <Hinder Four> “不知道。我也懒得打听。我就记得昨天散场的时候舞厅那边吵吵嚷嚷的……虽然平常也是。”
09:36:50 <Hinder Four> “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奇怪的事情。”
09:37:08 <Hinder Four> (*在讨论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09:37:35 <詹姆斯·琼斯> “说来听听?  付给服务员一点小费  我很感兴趣”
09:37:51 <Hinder Four> “哈?你说那个性冷淡的DJ?”酒保差点没把他自己那口酒呛出来。
09:38:16 <詹姆斯·琼斯> “我是说他们吵嚷什么  讨论什么奇怪的事”
09:38:33 <Hinder Four> “都说了我没听了……你还不如问问这附近有没有昨天在这里的人。”
09:38:51 <詹姆斯·琼斯> “那你知道有谁当时在现场吗”
09:39:27 <Hinder Four> “不过你问这个干吗,谍报行动?”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接着就探出胳膊、拿食指戳了戳你拉风的墨镜。
09:40:10 <Hinder Four> “很多人啊?舞厅开着的时候这里热闹着呢。我估计里面大概六成一般酒客,四成专门来看她的吧。”
09:40:14 <詹姆斯·琼斯> “只是好奇罢了 你觉得你这小酒吧有什么值得谍的?”
09:40:30 <詹姆斯·琼斯> “报了谁收啊 ”
09:41:15 <詹姆斯·琼斯> “行了  谢谢你   我也是听说挺好的 过来看看 结果没人   真是晦气”
09:42:04 <詹姆斯·琼斯> 离开吧台  寻找看有没有讨论昨天事情的人
09:42:08 <Hinder Four> “哈、谁知道呢?说不准那个阴气沉沉的DJ其实就是什么来自不可告人的黑暗组织的探子。”
09:42:08 <Hinder Four> 他又收回胳膊,单手朝外一摊,“不用谢。我们老板也在为此发愁呢,不过我不关心。即使没人跳舞了,酒保也不会因此失业的。”
09:42:37 <Hinder Four> 那你丢一个聆听
09:42:41 <Hinder Four> (哎呀忘了括号
09:42:51 <CatDice#5>  * 詹姆斯·琼斯 投掷  : 1d100 = 91
09:43:06 <詹姆斯·琼斯> (真实聋子)
09:43:07 <Hinder Four> (很好,那么你聋了!
09:43:59 <Hinder Four> 是有不少三三两两窃窃私语的酒客,可惜你并没有听到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09:43:59 <Hinder Four> 或许是你踏进来的气场无形之中压抑了他们的声音。
09:44:13 <詹姆斯·琼斯> (霸气)
09:44:52 <Hinder Four> (就,你这个打扮还是挺拉风的,说不准听到了也是他们在讨论你(x
09:45:36 <詹姆斯·琼斯> “找酒吧的保安了解昨天吵闹的情况以及讨论了写什么”
09:46:16 <詹姆斯·琼斯> “昨天听说散场的事情吵起来了?”
09:46:23 <詹姆斯·琼斯>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09:47:16 <Hinder Four> 你揣摩了一下自己现在这幅样子,似乎也不太适合搭讪,于是三两口喝干啤酒,又踱步到门前来。
09:47:16 <Hinder Four> 门卫看到你又走出来,简直像是乐呵了一样咧开嘴,跟着扶了扶自己的墨镜,然后才开始回答你的问题。
09:47:45 <Hinder Four> “昨天?是,昨天里面是有段时间挺吵的。不过最后他们纷纷走出来的时候就没什么吵闹了。”
09:48:12 <Hinder Four> “唔,不如说一个个看起来没精打采的,跟丢了魂儿一样。有些人还咕哝着鬼知道什么东西。”
09:49:54 <詹姆斯·琼斯> “哦?”
09:50:30 <Hinder Four> “嘛。虽然平时很多人跳完舞也这样。说不准是累的……”
09:50:45 <詹姆斯·琼斯> “那你知道他们都吵了写什么吗”
09:51:42 <Hinder Four> “不过昨天的状况还是有点奇怪。”他摆出一个双手抱胸的姿势,配合粗壮的胳膊看起来有点像什么别的灵长类,
09:51:42 <Hinder Four> “说起来我昨天最后没有看到丽格出来。”
09:52:25 <Hinder Four> “散场了往往最后出来的都是参与者,昨天也是,一队人儿加上DJ纷纷拖着步子走了,唯独领头的女人我没看到。”
09:54:34 <詹姆斯·琼斯> “等等? 昨天丽塔是来上班了对吧  结果你就没看到她什么时候出来 然后今天她就一直没过来?”
09:55:16 <Hinder Four> “是。不过我当时也没多想,说不定就……”
09:55:16 <Hinder Four> 他咳嗽了两声,故意没把后半句说出来,“我那时候也差不多该下班了,没等老板出来挥手就走了。”
09:56:42 <詹姆斯·琼斯> “好吧  今天真倒霉 来个一趟什么都没看着  ”
09:56:53 <詹姆斯·琼斯> “没劲  走了 ”
09:57:03 <詹姆斯·琼斯> /ME 离开酒吧
09:57:37 <Hinder Four> “回见。”他刻意摘下眼镜,然后用抓着眼镜的那只手朝你挥了挥,接着就目送你离开了。
09:57:45 <Hinder Four> (我觉得咱们得暂停一下
09:58:06 <詹姆斯·琼斯> (可以)
09:58:25 <Hinder Four> (嗯……你有下一步调查什么的大概打算么
10:00:11 <詹姆斯·琼斯> (准备找他妈的那个客人去  看他知不知道些什么  如果不知道就告诉他他妈失踪的事情    然后找那堆DJ 问他妈下班之后到底去哪了)
10:02:01 <Hinder Four> (好
10:02:27 <Hinder Four> (我担心你断了线索
10:02:31 <Hinder Four> (没断就好
10:02:46 <Hinder Four> (那么你(在游戏内)描述一下你下一步的动向?
10:03:37 <詹姆斯·琼斯> “看来酒店是问不出什么了   翻看一下他妈的通讯簿  找到哈里斯的地址”
10:03:51 <Hinder Four> (ok稍等
10:06:17 <詹姆斯·琼斯> (聆听大失败真的是真实   骰子莫不是要搞我)
10:06:52 <Hinder Four> 这个破破烂烂的笔记本的内容十分凌乱难辨,除了各种电话号码之外似乎还有些像是日记啊短笔录之类的东西。
10:06:52 <Hinder Four> 不过那些多余的东西此刻你都懒得去看,而是直接奔向了“附近有长串数字的、哈里斯的名字”。
10:06:52 <Hinder Four> 这么找起来倒是省心省力。你没看到什么像是住址的记录,不过很快发现了这位哈里斯先生的电话号,
10:08:04 <Hinder Four> ……然而,合上本子的时候,你似乎还瞥见了什么别的东西。
10:08:04 <Hinder Four> 封底的角落里,似乎有着一个像是用黄色水笔画成的奇怪的印记。
10:08:24 <Hinder Four> 你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感觉这东西在你眼皮底下翻滚……这让你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10:08:26 <Hinder Four> (sc 0/1
10:08:52 <詹姆斯·琼斯> (不需要过SC吧)
10:09:10 <Hinder Four> (哎呀我忘了找图
10:09:21 <Hinder Four> (随手抓来一个
10:09:43 <詹姆斯·琼斯> (好眼熟的图 笑)
10:10:25 <詹姆斯·琼斯> 拨打哈里斯电话
10:10:34 <Hinder Four> (哎呀你就过一个嘛,反正损失又不多
10:10:44 <詹姆斯·琼斯> 、r d100
10:10:50 <Hinder Four> (.r
10:10:53 <CatDice#5>  * 詹姆斯·琼斯 投掷  : 1d100 = 90
10:11:04 <詹姆斯·琼斯> (我他妈  )
10:11:14 <詹姆斯·琼斯> (骰子搞我啊  )
10:12:04 <Hinder Four> 你摇摇脑袋,让这个东西暂且消失在你的视野里,然后掏出手机来打算拨打这位哈里斯先生的号码。
10:12:04 <Hinder Four> 临拨号之前,你的眼神又落到了封底——却只看到了普普通通的硬壳纸。
10:12:04 <Hinder Four> 那个印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10:12:49 <詹姆斯·琼斯> (我觉得我要凉)
10:13:52 <Hinder Four> ……嘛,管他的。
10:13:52 <Hinder Four> 总而言之,你拨通了这位应当是属于哈里斯先生的号码。
10:13:52 <Hinder Four> “嘟——嘟——”的漫长声音反复了五六次,才有人懒散地抓起听筒。
10:14:15 <Hinder Four> “……你好,这里是哈里斯家。请问有什么事情么?……咳咳、推销的话就可以刮掉了。”
10:14:17 <Hinder Four> (*挂掉
10:15:17 <Hinder Four> 这是个中年人的声音,带着浓厚的鼻音,显然接听者刚刚从床上爬起来,并且没有睡醒。
10:15:31 <詹姆斯·琼斯> “有点事情想和你了解一下,  丽塔 你认识吗 她失踪了  我现在在找他 。 ”
10:15:33 <Hinder Four> ……这么说来,他还睡得真早。现在才晚上九点而已。
10:15:42 <Hinder Four> (是丽格
10:15:50 <Hinder Four> (丽塔还行,你玩AGA么
10:16:06 <詹姆斯·琼斯> (打错)*
10:16:46 <Hinder Four> “丽塔……丽……你是说……丽格?”突然急促起来的语调、以及吞口水的声音。
10:16:47 <詹姆斯·琼斯>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当面和你聊一聊  您看可以出来见面聊一下吗”
10:17:04 <Hinder Four> “你在找丽格?现在、有什么头绪了么?”
10:17:07 <詹姆斯·琼斯> “哦 对  丽格 ”
10:17:37 <詹姆斯·琼斯> “稍微有一些线索 但是不是很确定  所以想找你来具体了解一下”
10:17:52 <詹姆斯·琼斯> “您昨天有在酒吧吗”
10:18:10 <Hinder Four> “快请讲!”话筒那边的声音突然加大,看起来对方正朝着听筒使劲叫嚷。
10:18:35 <Hinder Four> “啊是的,我昨天去过……丽格她也在那里,但是……”
10:19:16 <詹姆斯·琼斯> “先生你冷静一点 ,   昨天听说他们散场的时候有在说些奇怪的事情 而且还吵起来了”
10:19:26 <詹姆斯·琼斯> “你知道他们吵了些什么吗”
10:19:54 <Hinder Four> “是的,昨天发生了……”听筒对侧传来几声像是在抽鼻子的声音,“她、她就那么不见了……”
10:19:59 <詹姆斯·琼斯> “而且保安有说 昨天晚上就没有看到丽格从酒吧出来 这里面疑点很大”
10:20:08 <詹姆斯·琼斯> “???????!!!”
10:20:54 <詹姆斯·琼斯> “是怎么不见的?”
10:21:10 <Hinder Four> “我……具体我也记不清楚……我就记得……”
10:21:22 <Hinder Four> 话筒那边支支吾吾了好久。
10:21:43 <詹姆斯·琼斯> “先生  我觉得我们还是见面聊一下比较好  你先稳定下情绪”
10:21:44 <Hinder Four> “……我就记得……快要结束的……大概是高潮部分……之类的……”
10:21:52 <詹姆斯·琼斯> “ 你现在在哪”
10:22:20 <Hinder Four> “……呃。”吞口水的声音又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不用了……我住的地方……没什么好造访的……就在电话里问吧。”
10:22:45 <詹姆斯·琼斯> “好吧  高潮部分发生了什么?”
10:23:25 <Hinder Four> “她……她……她们摆出一个……好像是新近排练出来的姿势……”
10:23:40 <Hinder Four> “然后,丽格就突然消失了!”
10:24:08 <詹姆斯·琼斯> 能描述一下什么动作吗
10:24:19 <Hinder Four> 先前断断续续的发言,在最后这一句突然又变得急促和快速起来。
10:24:24 <Hinder Four> (*急迫和快速
10:24:51 <Hinder Four> “唔,我记不太得了……不对,我记得……”
10:26:14 <Hinder Four> “好像就是、他们、呃,围成一圈……?然后头牌在正中间……?”
10:26:44 <Hinder Four> “说实话那是个、呃、感觉不会出现在舞厅里的姿势……怎么说呢……”
10:32:25 <詹姆斯·琼斯> (怎么说呢)
10:32:36 <Hinder Four> ……他又在听筒对面结结巴巴了半天。说实话,要跟这个家伙进行什么有条理的对话实在是有些困难。
10:32:36 <Hinder Four> 在此期间,你也确认了这位哈里斯先生睡醒之后的正常音色。听起来有些尖而刺耳,让你不禁开始在脑里勾画一个干瘦而抓耳挠腮的可怜鬼。
10:33:31 <Hinder Four> “有种、像是舞剧之类的一幕场景……的感觉?虽然我、呃、我也没什么机会、呃、高雅艺术……”
10:34:32 <詹姆斯·琼斯> “哦  那你知道这些动作是谁教给他们的吗  还有当时和他们一起工作的同事的住址或者电话你有没有知道的”
10:34:57 <Hinder Four> “你、你是说编舞?这、呃、我哪能知道……”
10:34:57 <詹姆斯·琼斯> “我怀疑失踪和他们有关”
10:35:02 <Hinder Four> 又是吞咽口水的声音。
10:41:10 <詹姆斯·琼斯> (我能挂电话吗,,, )
10:41:26 <Hinder Four> (可以
10:41:53 <詹姆斯·琼斯> "好的 谢谢你的协助  "
10:42:02 <詹姆斯·琼斯> /ME 挂掉电话
10:42:06 <Hinder Four> (不妨先在此save?
10:42:14 <詹姆斯·琼斯> “绝了。。。”
10:42:23 <詹姆斯·琼斯> (行)
10:42:55 <詹姆斯·琼斯> (能找到性冷淡DJ的电话不  我准备找他去了)
10:42:56 <Hinder Four> 对方也没对你这句话回复什么,或者说没来得及回复什么——你已经按下了结束通话键。
引用
「それが出来たら何になるのよ
何の役にも立ちません」
——金野火織の金色提言, DJ TECHNORCH feat. 宇宙★海月

虽然没有意义姑且还是贴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