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无谋】Episode.1 安戈之饵  (阅读 375 次)

副标题: 新人kp亚~

离线 vellytown

  • 版主
  • *
  • 帖子数: 21
  • 苹果币: 0
【无谋】Episode.1 安戈之饵
« 于: 2018-12-17, 周一 00:04:11 »
      时值深秋,坎贝尔邸周围园林的木植显得有些萧条,被深暗的灰黄所包围,美国的气候和欧洲有些很大的不同,即使已经搬来波士顿几年了,子爵和夫人显然仍无法习惯这里见鬼的寒冷气息,今天又早早的乘马车去波士顿西郊的伊顿山庄去参加所谓的上流酒会。现在的坎贝尔邸只有管家、女仆们、还有美丽的伊莎贝拉小姐。
      午后,伊莎贝拉坐在窗边的大椅里,翻看着厚厚的书籍。轻轻的两下叩门声后,管家出现在门口,略微鞠躬后,说道:“小姐,外面有个客人求见,是一位年轻女士,自称是个侦探。子爵大人和夫人都不在,您看是否需要邀请她入内?”


20:13:39 <kp-亚> #
20:14:5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年轻女士?你能描述一下她的外貌吗?她有说自己为何事而来吗?我好像不记得自己认识过这样的人。”
20:14:5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0:22:25 <kp-亚> 管家沉吟了一下,“嗯,看起来是个和小姐差不多身高的女性,二十多岁的样子。她说自己从波士顿来,是当地一家侦探事务所的侦探。啊对了,她穿了身不太合身的大衣,还斜挎着一个包。说实话,这些侦探什么的,为什么会来坎贝尔邸呢?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20:24: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那就让她先进来吧,我会在会客室见她。请你站在门口,并且让我的两个女仆也一起进入会客室。虽然她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坏人,但是我们还是注意安全为好。”
20:24: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0:27:47 <kp-亚> “谨遵您的吩咐。”管家说完就退下了。伊莎贝拉看了会书的功夫,管家就带着两个女仆和客人来到了书房。
20:34:46 <kp-亚> 客人果然是个年轻的女性,她在女仆的引领下,向伊莎贝拉摘下帽子行了个礼。摘下帽子的时候,伊莎贝拉看清了她的脸:一张称不上美丽的面孔,但充满活力显得有些可爱。她显得有些拘谨,坐在伊莎贝拉正对面的沙发上,斟酌了一下,开口道:
20:37:38 <kp-亚> “您好,尊贵的女士(Lady)。在这个时节叨扰多有不便,咳咳,对不起我不是很习惯这些用词,我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为了来寻找一本书。我找了很多资料,听说坎贝尔邸的图书收藏中,可能有这本书的踪迹,便急急忙忙的前来了。”
20:38:22 <kp-亚> “啊对了,我还没说这本书的名字,是一本游记,名为《希维亚游记》,1890年在英国出版的。”#
20:39:4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哦?小姐,你要知道,坎贝尔邸可不是什么公共图书馆。”
20:43:1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自认不是什么在美国出名的贵族,所以我很好奇,您是怎样知道我家可能有这本书的呢?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希维亚游记》,不过如果你想要《鲁滨逊漂流记》的话,我说不定能给你找到三个版本的。”
20:43:1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而且,我很好奇,你为何要找这本书呢?”
20:43:1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0:51:25 <kp-亚> “啊。是这样的。这本书并不是很出名,也只在英国出版了不多册,我也是翻找了很多资料才找到这本书的出版信息。”侦探小姐习惯性的摊了摊手,又惊觉这样有些失礼,又正襟危坐的继续说道,“嗯,坎贝尔家族来自英国,又有远近闻名的藏书库,我想有可能来这里会有所收获。”
20:53:45 <kp-亚> “至于为什么要借我书。”侦探小姐有些支支吾吾,“说实话我没想太多,我太好奇了,就直接赶过来了。我是不是太唐突了?”#
20:55:10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33/40 成功
20:56:1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对侦探小姐的支支吾吾非常在意,感觉对方没有说全,于是问道:“好吧,既然你没有诚意,那么请您恕我无法提供任何帮助。”
20:56:1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1:08:25 <kp-亚> 侦探小姐显然受到了打击,简直可以从她脸上读出她的失落,但是她还是振了振精神,继续对伊莎贝拉说:“等下等下,是这样的。这本书的内容可能和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有关,但是也可能仅仅是我的猜想,具体的事情可能要看到书的内容我才能理顺。如果您也好奇的话,我也能把这件事原封不动的告诉您。但是我们这种平民百姓的琐事,我想您可能不会很感兴趣。”
21:09:03 <kp-亚> “万一,只是我的猜想。”侦探小姐有些窘迫,“那也太丢人了点。”#
21:14: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没关系,我很好奇你的故事。”我见她开始松口,也对这件事升起了一点兴趣。
21:14: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如你所见,我只是一个没什么事儿的闲人。虽然我不太想把自己卷进危险之中,但是如果你的故事足够有趣,我或许能够给你提供一点帮助。”
21:14: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说着,我招呼女仆过来,叫她取来红茶和点心,打算依靠侦探小姐的故事,度过这个困倦的下午。
21:14: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并且还未介绍姓名,我是坎贝尔,这点想必你已经知道了。那么请问你叫什么?来自哪个侦探社?是受谁的委托来做这件事的?”
21:14: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1:20:24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侦查检定: D100=65/70 成功
21:38:02 <kp-亚> “啊我都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来自波士顿哈利侦探事务所的蒂亚,蒂亚•波罗。”蒂亚站起身来,重新鞠了一躬,又重新坐下。“至于是谁的委托,这可能是我自找的事吧哈哈”蒂亚苦笑了两声,“我一个朋友失踪了。失踪之后,我在他家找到了记有《希维亚游记》这本书的笔记,我侦探的直觉感觉这事可能有关联。”说起侦探的直觉,蒂亚有些骄傲,又发觉了自己莫名其妙的自信,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
21:43:36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喔,有趣。”
21:43:36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招呼身边的女仆,让她去书房里找一找这本《希维亚游记》。然后说道:“我注意到你的包里好像有本书,是那本日记吗?麻烦你给我看一下。”
21:43:36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1:48:34 <[#Dice]> kp-亚进行信用评级检定: D100=59/50 失败
21:56:17 <kp-亚> “不是日记啦,只是笔记的摘抄。”蒂亚没有从包里拿出笔记,她思考了一下,还是有些警惕,“我有些东西想要对照《希维亚游记》看一下,如果小姐你真的很好奇的话,我可以在对照的时候,和你讲述这个挺无趣的故事。”#
22: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唔,好吧。”我端起茶来。
22: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请至少表现出你的诚意’,这句话我应该已经说过一遍了,对吧?如果您是来寻求我的帮助的话,我想确保自己不会被卷入什么奇怪的危险,而您这样遮遮掩掩的行为,令我不得不怀疑您的动机和来这里的理由。
22: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因为,很明显,如果我帮您的话,我并不会获得什么利益。我完全可以放任您,或者您的朋友,自生自灭。
22: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而且,如果从阴暗的角度来推断的话,坎贝尔至少也是贵族,也有些敌人。如果您来这里是为了一些不那么纯洁的理由的话,请您尽早离开,不要失去脸面。”
22: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请不要生气。我是说,我们都有需要求人帮忙的时候,但是请至少展现出一个良好的态度。至少,不要对一个希望帮助您的人,遮遮掩掩。
22: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不希望和您这样的人闲扯太多,毕竟平时的社交就已经够累人了。好了,做出您的决定吧。全都说出来,以此来赌一次获得帮助的机会;或者就此离开,您不会受到任何阻拦。”
22: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2:29:03 <kp-亚> “好啦好啦,和贵族说话真的好累啊。”蒂亚叹了口气,从包里把一本灰扑扑的旧册子递给坎贝尔,“这就是我朋友留下的笔记。我是真的只是想来借本书而已,虽然老板提醒我没有官方背景去查证会很累,我也没想到这么困难啊。”蒂亚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说实话,我只是有着隐隐的异常感觉,我朋友的失踪也还没成定局,说不准他出远门也没有留下口信呢,可我就是不太信。”蒂亚顿了顿“您可以看看这本笔记。”#
22:32:1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打开笔记,开始看。#
22:34:28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骰出了: 1D6=1
22:35:53 <kp-亚>你需要10分钟对该笔记进行粗略的阅读
22:35:53 <kp-亚> ----------------------------------save----------------------------------
16:34:31 <kp-亚> —————-----------------------load——--------------------————-
16:43:12 <kp-亚> 伊莎贝拉看了看蒂亚递来的笔记,是一本比较新的笔记本,书封上写着“《希维亚游记》读书笔记”这几个字,你隐隐觉得看起来不是很舒服,但没有多过在意,便翻开了笔记粗略的读了起来,可以很容易的看出这是一个人阅读希维亚游记的读书笔记,笔记娟秀,但偶有错字和语句不通顺的地方,内容大致是一个名为希维亚的旅人,游历东方诸国的经历和故事,其中的东方诸国描述的多为奇幻,也有很多臆想的色彩,看起来并不像一本正经的游记,反而可能是小说一类的。这本笔记只记到了第20页,而15页之后的书页显得有些模糊,仿佛被水浸过了一般,看不太清。#
16:44:17 <[#Dice]> kp-鱿鱼菌进行侦查检定: D100=82/70 失败
16:45:15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尝试观察给我带来不适的地方,然而失败了。
16:45:15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这时,去找书的女仆回来了。
16:45:15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6:46:50 <[#Dice]> kp-亚进行聆听检定: D100=91/40 失败
16:54:22 <kp-亚> 伊莎贝拉来回翻看了一下笔记,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这时去找书的女仆回来了。“lady,我们在藏书室找到了您要的这本书。”并把书递给了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接过书,这是一本暗黄色封皮的书,封面上简单的写着《希维亚游记》这几个字,给你一种和刚刚看笔记类似的违和感,女仆将书给你后就退下了。#
16:55:35 <[#Dice]> kp-鱿鱼菌进行侦查检定: D100=87/70 失败
16:57: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试图侦查一下违和感来自于哪里,然而又失败了。
16:57: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然后我把书递给了蒂亚,说:“这就是你要的书了,我们一起看一下吧。”
16:57: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7:12:29 <kp-亚> “啊,感谢您!”蒂亚看着这本书,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忧,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书看了起来。
17:12:38 <[#Dice]> kp-亚进行图书馆使用检定: D100=98/70 失败
17:14:29 <[#Dice]> kp-鱿鱼菌进行图书馆使用检定: D100=26/65 困难成功
17:15:1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开始阅读这本书。
17:15:1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7:20:10 <kp-亚> 蒂亚研究了一会书,有点头疼,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而伊莎贝拉仔细对照着笔记和书发现,其中的内容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分歧。笔记中的主角希维亚依据笔记的细微描述,应该是一位年轻的男性,而书中的希维亚则是一位女性,而且书中的后半本的书页也出现了那种被水浸没的质感,你们都无法看清到底写了些什么。
17:20:37 <[#Dice]> kp-亚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25/70 困难成功
17:27:10 <kp-亚> 伊莎贝拉仔细的看着后半书页中的字迹,试图分辨出那些内容,而当她抚摸着书页时,一股如同深海污泥般的触感从她的之间侵入她的大脑,冰冷刺骨,泥泞不堪,她感觉周围的一切仿佛流动了起来,好像有浊流纠缠在她的身体上。天眩地转间,她听到的蒂亚的声音:“你怎么了?女士,你还好么?”声音仿佛从海面传入海底,但她总算有了方向,从意识的深海中挣扎了出来。
17:27:10 <kp-亚> 挣扎出来之际,她仿佛听到了模糊的求救声,湮没在轰鸣的水声中。醒过来的时候,她看到蒂亚正拿着书,似乎准备敲她的脑袋#
17:28:54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的Sancheck:
17:28:54 <[#Dice]> 1D100=95 失败
17:28:54 <[#Dice]>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59点
17:33:55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询问蒂亚:
17:33:55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你的朋友失踪前去过海边吗?以及TA到底是男是女?
17:33:55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关于雌雄莫辩的生物和深海污泥,你有任何的线索吗?”
17:33:55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7:44:37 <kp-亚> 看到大小姐似乎没有在意自己刚刚试图拿书敲醒她的失礼,蒂亚放下心来。“我的朋友一直身体不大好,基本上可以说是足不出户。他当然是男的啦。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呢。欸,可惜他突然就失踪了。我问了他周围的邻居,也没有听说什么他出门去海边的消息。”蒂亚有些失落。
17:44:37 <kp-亚> “雌雄莫辨的生物?我对生物学没什么研究,不知道你指什么,不过很多动物你不说我根本分不出雄雌啦。深海污泥,海,嗯,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我也没怎么去过海边,更别说深海了。你刚刚究竟怎么了,现在还在冒汗?你真的没事吗?”蒂亚有些担心的望着你,指着你几乎湿透的袖口说。#
17:44:37 <kp-亚> 17:51:30
17:44:37 <kp-亚>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撤回了一条消息
17:51:47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刚才感受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关于海洋和污泥之类的,应该是来自这本书的。笔记里和这本书里的主角性别不一样:书里是女性,而笔记里是男性。我觉得可能是你的朋友在阅读的时候将自己带入书中,或者是真的看到了什么‘东西’,所以才消失的。后面这几页被浸泡的内容应该是关键,但是我感觉如果读到这一部分,我们也会像你的朋友一样消失。
17:51:47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总之,既然你的朋友足不出户的话,我很好奇是谁发现他失踪的。并且我感觉们可以去询问你的朋友最后见到的人,看看有没有什么反常举动。或者去你朋友家里做一下调查,说不定会有线索。”
17:51:47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8:11:13 <kp-亚> “海洋和污泥?你说到和书相关,我倒是有点想法,我记得。希维亚的结局是在狂风大浪中在深海中溺毙的?”蒂亚沉思了起来。“不对,你看不见这本书的后面几页么?我记得,咦,怎么回事,这本书。”她本想翻看这本书,却发现现在这本书只剩前几页还能看清了。蒂亚沉默了一会。“走吧,我觉得这本书,看来真的是我朋友失踪的关键。”
18:13:57 <kp-亚> “我的朋友一个人住,但我会时不时的去拜访他,和他交流下读书心得,讲讲趣事什么的,而发现他失踪的,正是我。他真的很少出门,而我去了两次都没见到他,就开门进去看。。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拿了他摆在桌上的笔记,寻找他失踪的线索。”
18:16:08 <kp-亚> “啊对了,我的朋友住在波士顿城北的小镇里,名叫安戈。你要和我一起去我朋友家看看吗?大小姐其实并不用劳烦你的,您能借我书我已经很感激了。而且这件事情,”蒂亚挥了挥手里的书“看起来很是危险不是么”蒂亚有些担心的看着伊莎贝拉。#
18:21:4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反正最近闲着也没事,去看看吧。唔,我家的马车应该能带我们过去。”伊莎贝拉想了一会儿,说道。
18:21:4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8:30:14 <kp-亚> “非常感谢。”蒂亚重新对伊莎贝拉鞠了一躬,以表达对她的援助的感激。伊莎贝拉挥了挥手,让管家安排了一架马车,送她们去波士顿北部的德雷克小镇。
18:30:14 <kp-亚> 已经临近了夜晚,在马车上,蒂亚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想必她为这件事情已经奔波了很久。伊莎贝拉将蒂亚的帽子盖在了蒂亚的脸上,然后望着窗外的景色。
18:30:14 <kp-亚> 波士顿的深秋果然还是很恶劣,让伊莎贝拉有些怀念在英国的日子,马车行驶的并不是很快,窗外的波士顿陷入一种深深的昏黄色气氛中,天气有些阴了,可能要下雨了。
18:33:46 <kp-亚> 晚上8点左右,她们到达了德雷克小镇斯贝尔街22号,这是一个二层小楼,看起来并没有人。天上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格外阴冷。
18:33:46 <kp-亚> 你们到达了屋子的门口。#
18:39:3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先打开一条门缝,再往里面扔个硬币,然后缩回去,看有没有其他反应。
18:39:3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8:46:38 <kp-亚> 硬币丢落到地板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滚了一会,硬币倒了下来,一会之后。便没了别的声响。只能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
18:46:38 <kp-亚> 蒂亚看到你的行为,“里面。。。会有什么危险东西吗?”#
18:50:4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不知道啊。正因为不知道,才要小心嘛。万一里面冒出来一坨污泥怪,岂不是怪吓人的。安全第一嘛”伊莎贝拉松了一口气,说。
18:50:4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有人吗?没人我就开门啦!”伊莎贝拉敲了敲门,然后推开大门。让车夫把马车上的煤油灯拿过来一盏,观察屋内的情况。
18:50:57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侦查检定: D100=50/70 成功
18:51:0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8:54:18 <[#Dice]> kp-亚进行聆听检定: D100=27/40 成功
19:00:11 <kp-亚> 屋内并没有开灯。在煤油灯悠悠的光照耀下,伊莎贝拉发现屋内的摆设显得有些简陋,可能是不甚了解一般平民的生活状态的吧。蒂亚带你去了屋子的二楼,安戈的书房的位置,书房摆设很简单,一张放在窗边的书桌,和两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书,书的保存状态都很好,可以看出是个爱书之人。二楼另两个房间是安戈的卧室和,一楼则是厨房客厅和卫生间。
19:02:24 <kp-亚> 在伊莎贝拉四处环顾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听到轻微的一声,仿佛是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19:04:03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侦查检定: D100=69/70 成功
19: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寻找是什么掉了。
19:04:3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9:10:57 <kp-亚> 伊莎贝拉惊觉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落地。蒂亚看到了她张望的样子,观察了一会,有些惊讶的指着伊莎贝拉的锁骨附近:“大小姐,您的坠子?”
19:10:57 <kp-亚> 你看到你一直戴着的坠子,上面有一道浅浅的裂纹#
19:14:1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摘下来,仔细观察这个项坠,并且对碎裂原因进行推断。
19:14:1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9:20:50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80/70 失败
19:27:13 <kp-亚> 伊莎贝拉看着吊坠,记得这是子爵在她20岁生日送她的生日礼物,据说价值不菲。现在却莫名其妙裂了个口子,你仔细观察那个裂纹,会发现其黝黑深邃,裂口平滑,但除此之外你并没有其他的头绪#
19:36: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于是我对蒂亚说:“在遥远的东方有一种诡异的迷信,就是首饰的碎裂常常意味着‘挡灾’,意味着恐怖事件的发生。所以我觉得,这个屋子挺诡异的。咱们先回去吧,等一个春暖花开气候温和适宜探险的时候再来,这种阴森暴雨冰冷吓人容易遇鬼的时候,还是应该躲在家里的壁炉边喝红茶。
19:36: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而且我觉得咱们不如去找认识安戈的人,先搜集一些关于他的资料。以及他那本书哪里来的?我很好奇来着,感觉也是一个可以调查的方向。”
19:36: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9:47:42 <kp-亚> 蒂亚被说的有一些发冷,“挡灾吗?。。安戈认识的人很少,他父母死后,他就变得有些孤僻了,也只有我一直陪着他看书谈天。还有偶尔来打扫卫生的女工,不过安戈失踪前,女工的合约就到期了,前段时间也是我帮他收拾的屋子。这本书,应该也是我之前帮着他采购的吧。我记得是在城里的旧书市场里花了挺少的钱买了很多类似的旧书。杂七杂八的。”
19:47:42 <kp-亚> “对了!我在他的书房里,似乎没找到这本书。难道是被他带走了?”#
19:51:1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有可能。
19:51:1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但是,你还记得是在旧书市场的什么地方买到的这本书吗?摊主是谁?我现在很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散播这种书,以此来收集祭品什么的…”
19:51:1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然后仔细环视书房,查看有没有异常的东西。
19:51:25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侦查检定: D100=89/70 失败
19:51:3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0:04:10 <kp-亚> “旧书市场就是卖旧书的地方啊,就一直在城南拉尔大街那边,那边有个二手贩子会去各处收集别人不要的旧书,然后就摆在那边卖,每次安戈把书都看的差不多了,我就会帮他去收购一波。我都不记得是哪一次帮他买的了”蒂亚摊手道。
20:07:38 <kp-亚> 伊莎贝拉点了点头,突然又听到与之前相同的碎裂声。她低头一看,发现坠子的裂纹越来越多了,这些裂纹显得有些规律,但又让人摸不着头脑。#
20:09:25 <kp-亚> --------------------pause------------------
20:09:25 <kp-亚> --------------------load--------------------
21:41:0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仔细观察项坠的裂痕,看一下能不能联想到奇怪的东西。
21:44:19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52/70 成功
21:44:26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侦查检定: D100=91/70 失败
21:49:06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2:22:03 <kp-亚> 坠子的裂纹愈加多了,你将目光投向裂痕,裂痕仿佛是纯黑色的,那种黑色仿佛不是阴影,反而像是一种概念,深深的吸引住了你的目光。你感到一阵寒冷,但是仍然移不开目光,你感觉自己的思绪正在一丝丝的向坠子坠落,被吸引,在吸引的过程被扯碎。
22:22:03 <kp-亚> 你微微的有一种感觉,裂痕正在试图将坠子割裂成什么奇诡的形状。但你仍沉醉在深深的黑色中,你的眼睛甚至一眨不眨。
22:22:03 <kp-亚> 直到你感到一阵剧痛,你清醒过来,你发现蒂亚一脸关心的看着你,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你感觉有点头疼。“你怎么样了?又发生了什么?”#
22:36:2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把项坠摘了下来,握在手里。感觉这宅子真的有毒。
22:36:2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于是我对蒂亚说:“我跟你讲哦,这宅子有毒。刚才这个项坠差点要把我吸进去了,咱们过会儿赶紧走。对了,你手里的书是啥?”
22:36:2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2:42:24 <kp-亚> “啊,我刚刚看你好像有点不对劲,随手抽了本书,来帮你一下。”蒂亚不好意思的笑笑,看了看手上的书。书名叫做《医疗急救法之高效击打的泛用性》,蒂亚赶紧把它塞回了书架上。
22:42:24 <kp-亚> “既然这个项坠这么奇怪。你要不要把它丢掉或者放到别的地方?或者去问问这个项坠的来历?这个宅子我刚刚在搜索的时候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甚至楼下厨房的储藏柜里还有点吃的,我刚刚吃了点熏肉,是安戈的手艺。对了,最大的不对劲可能还是,这里,我没发现很多生活的痕迹,明明有吃的,但没有衣物,难道。他真的去旅游了?”#
22:47:0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觉得丢掉还是算了。这里有电话吗?我去打给伊顿山庄,问一下子爵大人。”
22:47:0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2:52:06 <kp-亚> “啊,有的。我去看看有没有电。”蒂亚匆匆忙忙的去了楼下。“您知道电话号码是多少吗?”#
22:55:5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伊莎贝拉跟着蒂亚走下了楼,拿起话筒,拨打了伊顿山庄的电话。接电话的人毫不意外地是管家。伊莎贝拉在表明身份后,等了一会儿才听到了子爵的声音。
22:55:5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04:05 <kp-亚> “是小伊莎贝拉吗?”子爵沉稳的声音传来。“突然联络,有什么事么?”话筒的背景音里能听到悠扬的曲子。#
23:04:5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唔,爸爸。你送给我的吊坠是哪里买的?我的朋友很喜欢,想要个类似的。”
23:04:5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09:12 <kp-亚> “啊?吊坠?就是你最近经常戴的那款吗?这不是坎拉(子爵夫人)家传给女眷的首饰吗?你成人礼的时候传给你的呀。”子爵的声音有些些疲劳,想必是舞会对年近50的他还是有些负担的。#
23:11:46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哦...是这样吗?我感觉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吊坠而已,为什么能成为坎拉的传家宝呢?你能找妈妈来,我们聊一聊吗?因为我的朋友,你也认识的,奥尔滨家的大小姐,很想要一个相似的吊坠呢。”
23:11:46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14:24 <kp-亚> “好的。对了。千万别和坎拉说我上次醉酒的事呀。。。(省略100字)坎拉一会就来,我想她也跳累了。”#
23:15:57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嘿,妈妈。舞会怎么样?我想问问那个吊坠的事情。”
23:15:57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20:26 <kp-亚> “贵族舞会,不就是一群无聊的人,谈论着无聊的事情。不过卡尔公爵的私生子那事真令我惊讶。”坎拉夫人显然对此不是很满意,“哦。吊坠。你最近很喜欢戴的那款吗?我看你都不戴以前喜欢的蓝宝石吊坠了呢。虽然这款也很好看,但我觉得还是称不上我们美丽的明珠啊。”夫人捂着嘴调笑了几句。“坠子不是你父亲在你21岁生日送你的吗?你要问我该怎么搭配么?”#
23:22:2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哦,不是的。只是奥尔滨家的大小姐想要一个同款吊坠。听子爵说是坎拉家的传家宝。它是哪里来的?有什么相关的故事吗?”
23:22:2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25:31 <kp-亚> “估计又是我们的子爵大人去哪个拍卖会上为了给我们的明珠增彩买的吧。坎拉家哪有什么传家宝,是不是你父亲又逗你玩呀。一个坠子哪有什么故事。有故事的我们也买不起啊。”坎拉夫人微微的叹了口气。#
23:26:27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61/40 失败
23:29:03 <kp-亚> 你听声音感觉坎拉夫人可能还是对被迫来到美国这事有些介意。至于坠子的事,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23:30:27 <[#Dice]> kp-亚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25/70 困难成功
23:33:03 <kp-亚> 你仿佛听到了什么事物坠落的声响,从很高的地方,坠落到地面,发出奇异的响声。这声音的感觉,很远很远。你感到有一点点头疼。而在你身旁的蒂亚毫无所闻,正在翻看着找来的书。#
23:34:5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啊?不可能!我爸爸信誓坦坦地说这个是坎拉家的传家宝!收藏证书之前还交给我了!难道是他偷偷背着你买了什么昂贵的东西?我马上过去。
23:34:5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那边出事了吗?为什么我听到一声巨响?”
23:34:5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40:16 <kp-亚> “哼,他这么说,那八成是背着我买了些啥吧,可坎拉家具有贵族血脉不过2代,哪能有什么传家宝。他这谎言还真是不走心啊。”坎拉夫人有些生气,决定过会去质问一下可怜的子爵大人。“巨响?我这什么也没有听到啊?怎么了?”#
23:43:0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唔,那可能是信号问题。我马上过去找你们。再见。”
23:43:0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伊莎贝拉挂断电话,转头对蒂亚说:“我爹有问题。这个屋子也太诡异了。说起来你知道安戈和首饰有什么关系吗?事不宜迟,咱们先去伊顿山庄,边走边聊。”
23:43:02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45:33 <kp-亚> 蒂亚跟着伊莎贝拉上了马车,“安戈?首饰?他一个大男人要什么首饰。不过你确定要现在去伊顿山庄吗?去那至少要2个小时,现在过去可能要晚上十点了。”#
23:47:1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在马车上休息一会儿吧。他们这种舞会不到晚上2:00是不会结束的,现在第一瓶香槟还没开呢。”
23:47:1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53:12 <kp-亚> 蒂亚打了个哈欠,所幸之前在车上睡了一会,蒂亚又很快进入了梦乡。伊莎贝拉睁着眼睛睡不着,她瞄了眼依然戴在脖子上的吊坠,陷入了沉思。
23:53:12 <kp-亚> 马车在夜雨中行驶着,车上的灯,在颠簸中摇曳,映在地上的影子,时而拉长,时而缩短,不停的扭曲着。
23:53:12 <kp-亚> 夜幕像一幅油画一般,10:12pm。你们来到了伊顿山庄,远远的便看到了灯火通明的景象#
23:55:36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推门进去,找到管家,表明寻找子爵和子爵夫人的来由。
23:55:4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3:57:59 <kp-亚> 管家引你见到了子爵和子爵夫人,子爵和子爵夫人正在舞会大厅旁的酒席处歇息,他们显然在争论些什么。但整个酒席非常喧闹,你也听不清楚#
0:04:2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伊莎贝拉告诉蒂亚,让她假装自己是“奥尔滨大小姐”的女伴(一种介于仆人和朋友之间的生物),跟着来看一下事实(奥尔滨大小姐可能怀疑伊莎贝拉故意不用心给她找东西,让蒂亚来“监视”我)。
0:04:2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走过去,对子爵和子爵夫人说:“好啦,为了咱们家英国庄园里的庄稼在将来依然能有人帮忙照管,你们快告诉我,这个项坠究竟是怎么回事。”说完,盯着子爵不放。
0:04:2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0:08:46 <kp-亚> “我分明记得就是你妈给你的坠子。”子爵显然很生气“但她偏说是我买的,我买了总要有证据吧,她还说有收藏证书。首饰的收藏证书都被管家放在陈列室的橱里,哪里有这个坠子的证书。”
0:08:46 <kp-亚> “你撒谎!你就是一定在哪里买了坠子不肯告诉我,你说是为女儿买的我可能会责怪你吗?”夫人闷闷的喝了口酒。#
0:11:07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爸爸,你真的确定这是妈妈给我的吗?是不是记错了?我记得这是你给我的成年礼物呀!”
0:11:1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0:16:09 <kp-亚> “我记错了?怎么可能?成年礼物?成年礼物。”子爵大人突然有些迷茫,“难道真的是我记错了?”#
0:21:40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39/40 成功
0:22:0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唔,您再想想。”
0:22:16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0:24:39 <kp-亚> 伊莎贝拉看着父亲大人的神情,感受到了子爵大人的迷惑,他似乎真的对此印象模糊,难道只是忘记了?伊莎贝拉不禁心想。
0:24:45 <[#Dice]> kp-亚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47/70 成功
0:27:03 <kp-亚> 这时,伊莎贝拉又仿佛听到了奇异的声响,这声音出奇的空灵而虚无,在嘈杂的酒会中,却能无比清晰的听闻,又完全与周围的声音互不干扰,伊莎贝拉从未听过这样的声音,仿若不存在于自然界。
0:30:16 <kp-亚> “可能,是我真的忘记了吧?难道我真的买了这坠子?”子爵皱着眉头,抿了一口酒,“这坠子都有裂痕,我怎么可能给我的千金买这样的坠子当生日礼物?”
0:30:57 <kp-亚> #
0:35:23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2/70 极难成功
0:35:5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动动我可怜的小脑瓜,思索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0:36:0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0:39:51 <kp-亚> 你陷入了沉思,父亲和母亲看起来都没有说谎的理由,那,这坠子究竟是什么来历?或者说,有可能,这坠子,并不是父母给你的,但有人,或者有什么事物使他们相信是他们给你的?你仔细思考起了坠子的来历,你发现你的脑海中竟然一片空白。你感到一阵恶寒。你又将坠子拿了起来。
0:39:58 <[#Dice]> kp-亚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28/70 困难成功
0:43:22 <kp-亚> 伊莎贝拉的脑内一片轰鸣,瞬间万籁俱寂,她仿佛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油画一般,整个酒会人的一颦一笑,喜怒哀乐,推杯换盏,都在画布上扭曲、变色,甚至,看到了自己,她美丽到令人心碎的容颜,在画布上客观的被割裂,一切都在被割裂,粉碎,破坏。
0:46:49 <kp-亚> 一声巨响,整个世界如同破碎的镜子一般裂开了。伊莎贝拉又回到了现实世界,带着一身冷汗。(请骰一个0/1d3的sc)她看到她的父母和蒂亚都围了过来,她发现她在庄园的一个房间休息,子爵大人关切的询问她:“你怎么了?女儿,你刚刚突然就晕过去了。”#
0:50:23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的Sancheck:
0:50:23 <[#Dice]> 1D100=72 失败
0:50:23 <[#Dice]> 你的San值减少1d3=1点,当前剩余58点
0:51:55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没啥,就这个坠子,我觉得有问题。你们认识什么博闻强记的教授吗?或者能够对这个东西做坚定的靠谱的人?我想了解一下它。”
0:51:5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0:56:19 <kp-亚> “真的没有什么事吗?我去找人鉴定一下,这玩意这么邪门,赶紧丢掉吧,万一出了事呢?”父亲和母亲显然还是不放心。虽然是贵族家庭,但是他们的亲情仍然没有被权势和所谓贵族教养所冲淡。而蒂亚在一旁则盯着坠子默默沉思。
0:58:23 <kp-亚> “您刚刚看见了什么吗?您能和我说说吗?”蒂亚少见的低沉着声音说道,这时候的她真的有点像一个侦探了,“你现在看着它,还是一个坠子吗?”#
1:00:1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我觉得不像”说完,伊莎贝拉描述了自己的所见。
1:00:2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07:10 <kp-亚> 蒂亚若有所思,她安静了下来,然后从你手中拿起了坠子。“我可以试着破坏它么?”#
1:09:5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试吧,注意安全”
1:09:59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14:39 <kp-亚> 蒂亚将其固定在了窗沿上,然后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了一把小型的左轮枪,并装上了两颗子弹。在你们阻止她之前,她就一枪打中了吊坠。
1:18:28 <kp-亚> 一声轰鸣,完全不像是吊坠碎掉的声响,碎片崩落。吊坠连着链子都被枪火击碎了。但还没等你们松一口气,烟雾散去,你们发现,一个漆黑的黑洞,仍然存在于窗沿,仿佛是被画上去的一样,那种黑暗和吊坠的裂纹一模一样,深邃而纯粹,但是充满了寒冷的感觉。
1:18:54 <kp-亚> 蒂亚沉默了一下,又接连打出了第二枪。
1:20:20 <kp-亚> 然而第二枪直接穿过了黑洞,射向了无尽的夜色。硝烟之下,黑洞仍然存在于那里,就仿佛,那一枪,打碎了空间一般。
1:22:47 <kp-亚> “这应该就是那个坠子的真面目。”蒂亚叹了口气,把弹壳推出来,把小手枪塞进了包里#
1:24:5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一个...洞?难道你朋友被吞了?这玩意儿怎么办?围起来,当景点,收参观门票钱么?”
1:25:0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29:38 <kp-亚> “事情当然没有结束。”蒂亚叹了口气,“我想我知道我朋友在哪了?当然只是个猜想,很不幸,我的猜想似乎一直很准。”
1:29:38 <kp-亚> “伊莎贝拉”蒂亚少见的直呼了伊莎贝拉的名字“请,嗯,试着观察一下这个黑洞。”#
1:31:49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侦查检定: D100=90/70 失败
1:37:41 <kp-亚> 伊莎贝拉仔细观察起了这个黑洞,黑洞突然扭曲起来,连带着周围的空间一起。突然一个信息莫名的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九十】!不是声音,不是图像,一个概念强行闯入了她的脑海,仿佛有电钻在大脑中搅动,她不禁痛叫出声。(请sc 1/1d3)#
1:38:5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sc 1/1d3 58
1:39:11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的Sancheck:
1:39:11 <[#Dice]> 1D100=32 成功
1:39:11 <[#Dice]>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57点
1:39:5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九十?我看到了九十?那是什么玩意儿?和安戈有关吗?”
1:39:5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44:29 <kp-亚> 不知什么时候,黑洞突然出现在了伊莎贝拉的身边。在其身边悬浮着。而子爵夫妇就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大概是从蒂亚击碎坠子开始,周围的一切仿佛暂停了一般
1:45:07 <kp-亚> 本该喧嚣的庄园,死寂的像是午夜的墓地。
1:46:26 <kp-亚> 当你们望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也没有了。月光映射在停留在空中的雨丝。看起来像是钢针一般。
1:49:11 <kp-亚> 只有寒冷,只有寒冷一如既往的浸入一切。伊莎贝拉浑身的汗毛都耸立了起来。突然的一瞬间,庄园突然震动了起来。却毫无声息。
1:50:06 <kp-亚> 你们看到庄园的地面开始碎裂,说是碎裂也不合适,更像是被抹去了地基。整个庄园的建筑无声的开始崩塌
1:51:19 <kp-亚> 而人们还无知无觉的在原地固定着。“跑!”蒂亚不知为何,还能动。她拉起伊莎贝拉就开始奔跑,向着外面跑,逃亡。#
18:45:25 <kp-亚> -----------------------------load------------------------------
18:46:2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蒂亚,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伊莎贝拉跑的气喘吁吁。
18:46:3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8:59:28 <kp-亚> 蒂亚拽着伊莎贝拉,躲着周围的碎石,赶在地板完全碎裂之前,奔跑着,奔跑着。周围沉寂着演绎着世界崩裂般的情景,伊莎贝拉只能看到蒂亚不停喘着气的侧影,“我的朋友,应该,咳咳咳”蒂亚被头顶落下的碎砖扬起的灰尘呛到了,“名字叫希维亚!安戈是那本书、那本书里的角色!现在他们置换了!”蒂亚咬着牙,“你说的求救声,我的朋友她,可能代替了安戈在深海中溺毙了。”
18:59:28 <kp-亚> 突然一块巨石从头顶落下,如果不躲避的话,可能俩人会命丧当场#
19:07:10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敏捷检定: D100=59/55 失败
19:17:06 <kp-亚> 伊莎贝拉向前方飞扑了过去,但是起跳的时候踩到了碎石,并没有脱离岩石的波及范围。【就在这一秒里,岩石,化为了虚无】,岩石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不仅仅是落下的那块,周围的碎石和岩石,全部突然消失了。
19:17:06 <kp-亚> 伊莎贝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和刚刚类似的刺痛突然传来,【59】,她的眼前又出现了那个黑洞,旋转着,扭曲着,仿佛注视着它,连自己也在被扭曲。
19:19:43 <kp-亚> 蒂亚和伊莎贝拉重重的摔倒在泥地上,蒂亚看到你捂住了头,突然对你喊道:“你做了什么?不对,'你'做了什么?”#
19:22:4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谁?你在说谁?还有,这些数字是怎么回事?刚才是‘90’,现在又变成了‘59’,你有任何头绪吗?”
19:22:41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19:39:25 <kp-亚> “这里!在变成那本书一样的结局!安戈已经出来了一次了,祂想出去第二次!”蒂亚指着天空,“祂在书写这里,那块巨石!消失的岩石!祂为什么不杀我们,不对,祂为什么不杀你!”
19:39:25 <kp-亚> 一切依然寂静,蒂亚嘶哑的声音在空中撞击着凝滞的雨滴,刺进伊莎贝拉的心里。
19:39:25 <kp-亚>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在编撰这个故事吧?‘伊莎贝拉’”蒂亚笑得像哭一样,“你知道的,我的直觉,一直很准的。”#
19:46:1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唔,有道理。
19:46:1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在编故事的人是你呢,蒂亚。是你来找我的来着。或者,这里还有一些什么奇怪的生物,在编故事。”
19:46:13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0:01:16 <kp-亚> “是啊,我也是。”蒂亚从包里拿出了袖珍手枪,“伊莎贝拉,我们来做一个尝试吧。你带枪了吗?祂不让我们死,那我们的生命对祂来说现在还是必须的,那我们寻死呢?会怎么样?”蒂亚把玩着手里的手枪,“用枪对准我吧,你先开枪。”#
20:06:1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别,我还是先崩了自己吧。”掏出抢来,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下扳机。
20:06:57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射击检定: D100=91/70 失败
20:11:12 <kp-亚> 你仿佛同时听到了一声嬉笑和一声怒吼,【枪扣下扳机的一刻,消失了】,伊莎贝拉的手扣了个空。黑洞又一次出现在了你的眼前——这一次,你清晰的看到了黑洞到底是什么。你看到一个,木制的,多面体,每一面都篆刻着数字,91,正面朝上的数字是,91.
20:14:02 <kp-亚> 蒂亚看到了消失的手枪,有些绝望的跪坐下来,“如果连死亡也不由我们自己掌控。。。”
20:16:18 <kp-亚> “不对,”蒂亚的眼里又有了些许希望,“坠子,坠子,坠子,‘你’还可以控制‘自己’的对吧!”#
20:19:1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所以说,这个黑洞就是我们离开的关键吗?”伊莎贝拉看着蒂亚,说:“如果我们穿过这个黑洞,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20:19:14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0:25:00 <kp-亚> 蒂亚仔细审视了伊莎贝拉,摇了摇头“恐怕不是,这个黑洞,可能是安戈用来逃出故事的工具吧。你不是看到了么?这个,多面体还有上面的数字”蒂亚深吸了一口气,“伊莎贝拉, 这可能是不幸中的最幸,我有了想法,但我不能跟你直说,你能,猜猜我这句话是真的吗?”#
20:25:00 <kp-亚> 20:27:41
20:25:00 <kp-亚>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撤回了一条消息
20:27:41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89/40 失败
20:27:41 <[#Dice]>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1/40 大成功】
20:30:03 <kp-亚> 伊莎贝拉看到那个多面体,数字从89,突然又滚动了起来,变成了1。
20:34:21 <kp-亚> 伊莎贝拉看着蒂亚,仔细观察她的神情,她是如此绝望而充满希望,她似乎把一切都托付给了自己的这次行动 。信任、你能也只能从她这种微笑中读出这种信息。
20:34:21 <kp-亚> “你看到了什么?”#
20:47:4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数字产生了变化。怎么说呢,这里真的有一个什么东西在操控着一切,而且仿佛会随心意而变化。”
20:47:4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0:58:10 <kp-亚> 蒂亚的笑容更盛,“安戈,你现在也在这里吧。你现在又一次在试图钻出这个世界吧。你这个,蛀虫。”
20:58:10 <kp-亚> 一切静悄悄的,突然,雨水开始落下,滴落在整片大地上。滴落在伊莎贝拉和蒂亚的脸上,身上。
21:02:42 <kp-亚> “你并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住伊莎贝拉的动作吧,你只能改变她行动的结果。”
21:02:42 <kp-亚> “这是显而易见的,小把戏。而你现在,也无暇分心改写世界的行动了吧。”雨水沾湿了蒂亚和伊莎贝拉的头发,两个姑娘,在空旷的废墟间,对向而站。
21:02:42 <kp-亚> “伊莎贝拉,你能相信我吗?即使我拿枪对着你,你能控制自己不闪躲吗?”
21:03:41 <kp-亚> 蒂亚举起了那把今天已经立功数次的左轮,慢慢的、慢慢的对准了伊莎贝拉的额头#
21:07:1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开枪吧”
21:07:18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21:15:34 <kp-亚> 砰!伊莎贝拉无暇感到什么,就彻底失去了意识,也许,这就是死亡?
21:15:53 <kp-亚> --------------------------------后日谈--------------------------
21:18:47 <kp-亚> 等伊莎贝拉再苏醒过来的时候,她看到自己已经躺在自己熟悉的大床上,头上包着绷带,阳光映照在床头,她看到蒂亚正趴在自己的床边酣睡。
21:19:34 <kp-亚> 我没死?伊莎贝拉反复确认了一下,除了头部仍不停的有些阵痛,自己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21:20:33 <kp-亚> 也许是伊莎贝拉的动静惊动了蒂亚,蒂亚醒了过来:“啊,你醒啦,我们赢了。”蒂亚露出了你熟悉的那个微笑。
21:21:04 <kp-亚> 伊莎贝拉有些迷惑:“安戈呢?我不是被击中了么?”
21:23:20 <kp-亚> 蒂亚不好意思的笑笑,把自己手上拿着的书举了起来,书名是《医疗急救法之高效击打的泛用性》:“对付那种书虫,只要你不知道他就不知道,让人晕过去我还是有些经验的。”她又指了指床头:“至于安戈,那边的碎片就是。”
21:25:36 <kp-亚> 你看到床头是一些木制碎片的痕迹,看起来像是那个骰子的残骸。伊莎贝拉有些疑惑的看着蒂亚,蒂亚继续解释道:“祂以为失去了你这个载体,便想逃回这个骰子里,我一开始就准备好瞄准它了,骰子一出现,砰~”蒂亚用手比划了一个手枪的形状。
21:26:39 <kp-亚> "你有多少把握?"伊莎贝拉有些后怕的问道。蒂亚笑笑,“当然是靠侦探的直觉啦~”
21:27:02 <kp-亚> 【或者,也是‘我’的帮助吧。】
21:28:06 <kp-亚> 雨停了。
21:28:24 <kp-亚> ----------------------------end----------------------------------
« 上次编辑: 2018-12-17, 周一 00:20:27 由 vellytown »

离线 vellytown

  • 版主
  • *
  • 帖子数: 21
  • 苹果币: 0
Re: 【无谋】Episode.1 安戈之饵
« 回帖 #1 于: 2018-12-17, 周一 00:22:32 »
萌新kp的尝试,如果有什么意见或者想法欢迎回复呀QWQ。
在此感谢可爱的大小姐的努力扮演和某kp兔的指导。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Re: 【无谋】Episode.1 安戈之饵
« 回帖 #2 于: 2018-12-17, 周一 02:58:42 »
相當不錯的故事和創意

閱讀log的時候都好像在閱讀一部小說一樣

劇情不僅有相當不錯的連貫感而且體現出了藝術的價值

讚許

离线 Annaxianyu

  • Peasant
  • 帖子数: 6
  • 苹果币: 0
淑女-伊莎贝拉·坎贝尔
« 回帖 #3 于: 2018-12-19, 周三 10:04:57 »
伊莎贝拉·坎贝尔,淑女,女,21岁
出身贵族,现居坎贝尔邸
时代: 1920s   玩家:鱿鱼菌
STR 45  CON 40  SIZ 50  DEX 55
APP 90  INT 70  POW 60  EDU 70
DB:0  Build:0  MOV:8  Luck:99
HP:9/9   San:58/99   MP:12/12
—————————战斗—————————
斗殴 25% (12/5), 伤害1D3+DB
.22(5.6mm)小型自动手枪 70% (35/14), 伤害1D6
闪避 27% (13/5)
—————————技能—————————
技艺:伪造文书 65% (32/13)
魅惑 85% (42/17)
信用评级 50% (25/10)
克苏鲁神话 0% (0/0)
射击:手枪 70% (35/14)
历史 5% (2/1)
恐吓 35% (17/7)
图书馆使用 65% (32/13)
聆听 40% (20/8)
领航 80% (40/16)
心理学 40% (20/8)
侦察 70% (35/14)
————————背景故事————————
形象描述:是金发碧眼的超漂亮的大小姐,大美人一枚。
思想与信念:有一点微妙的忧郁,对于自己作为贵族的未来很不看好,但是又秉持着贵族一贯的傲慢。是心慈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重要之人:当然是自己!
意义非凡之地:自己的家,坎贝尔邸
宝贵之物:自己的容貌和头脑
特质:谦逊的外表下,是难以弯折的骄傲的内心。
伤口和疤痕:(空)
恐惧症和狂躁症:(空)
坎贝尔家族其实是从欧洲逃过来的,并不是很富裕。但是一直以来伊莎贝拉大小姐所受的教育和培养,使她一直是一个内心傲慢的人。她是否在用这种表面的骄傲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呢?我们不得而知。
————————装备和道具———————
.357马格南左轮
小羊皮单肩包
化妆品
一些发带和发夹,及一把小梳子
镜子
一些纸和一支笔
铂金镶钻怀表
全套首饰
钱包
—————————资产—————————
消费水平:40
现金:445
依靠之前家族遗留的金钱和财宝,勉强维持贵族的生活。但是伊莎贝拉直到自己的家庭已经快没有收入了,所以活得比较节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