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12  (阅读 287 次)

副标题: 工匠 引子 前編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12
« 于: 2018-12-13, 周四 01:40:34 »
<kp-兔>         ------------- [故事開始] -------------
<kp-兔>              --- (其他聊天請移步聊天群) ---
<kp-兔> 【這天,工匠在村子裡幫人修理完一個老舊的鐘錶之後,手上攥著幾枚硬幣坐在了村子中央的噴水池旁邊。 看著來來往往的農民和淡淡的牲畜的糞便的味道,他不禁懷疑起長期以來的工作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僅僅就是為了糊口而已麼?
<kp-兔> 旁邊有一個攤販正在賣剛出爐的麵包,香噴噴的味道飄散開來。 工匠感覺到有點餓了,就去買了2個堅硬的長條麵包,然後就這一點自己帶的奶酪開始吃著。
<kp-兔> 旁邊有2個村民說著話經過工匠的面前。
<kp-兔> - 嘿,聽說了嗎?最近波士頓出了好些怪事,波旁老爹的兒子好像就是去那打工出了事,結果,回不來咯!
<kp-兔> - 回不來了?是什麼意思……難道?
<kp-兔> - 是呀,可不是死了唄。
<kp-兔> - 你剛說怪事,是什麼怪事?
<kp-兔> - 咳……
<kp-兔> 農民一轉頭看見了你正在看著他們,他們停止了說話,然後略微低了低頭表示向你問好。】
<kp-兔> #
<木宁> “欲言又止”
<木宁> 正好没吃饱,去面包店打听一下吧#
<木宁> “来一杯咖啡”
<kp-兔> 【你又來到了麵包攤販前面,你看到那人正在重新擺放自己的麵包。 他看到你又來了,對你微笑了一下。
<kp-兔> - 喲,夥計,還要點什麼?
<kp-兔> - 咖啡?恩。 $0.08.
<kp-兔> 他說這話,然後走進房間,然後給你拿出一杯咖啡。 遞給了你。 咖啡不怎麼熱了,溫吞吞的正好可以喝。】
<kp-兔> #
<木宁> “咖啡不错啊,哪里的咖啡豆”
<木宁> #
<kp-兔> - 咳,咱這鄉下地方還能有哪裡的,波士頓買來的唄。 我買之前嘗過了,也算是這個價格能買到的最好的品質了。 你喜歡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kp-兔> #
<木宁> “还想再来一杯”摸摸口袋“可惜钱不够了,得再找一份工作了”
<木宁> “你知道波旁是谁么,听大街上的人说他家的犁坏了,我想去赚两个铜板,他家在哪啊”
<木宁> #
<kp-兔> - 波旁啊,咱這小鎮沒幾個人的。基本人人都互相認識。 喏,那邊,一直走,5分鐘你就能看到一個深紅色漆的房子了,那就是波旁老爹的家了。  不過他最近心情很不好,如果他叫人修犁的話是不是表示他心情好點了?那可是再好也不過了。 自從波旁老爹的兒子去世以後,他整個人都消瘦了很多,我還一直擔心他呢。
<kp-兔> - 如果你要去的話,這個,把這個幫我帶給他吧。
<kp-兔> 【麵包商人又遞給你了2個硬麵包,然後他用紙包了起來然後遞給了你】
<kp-兔> #
<木宁> “他儿子?发生了什么啊,能讲讲么”#
<kp-兔> - 恩?誒……聽說是去波士頓打零工,然後沒去幾個月,之前還好好的每個月都給老爹郵點錢回來。 然後突然有一天就沒了消息,然後我們都以為是可能沒找到工作而已,然後又過了一個月還是沒消息,所以我們就讓去波士頓賣蔬菜的那家男人順便去問問,然後他回來就說是,波旁老爹的兒子死啦,連尸體都找不到了,好像那周圍還都有軍隊在戒嚴。 問的緊了,軍官就趕人了…… 真是慘淡啊
<kp-兔> #
<木宁> “唉,白发人送黑发人总是让人难以接受”
<木宁> “你的面包我会帮你带给波旁,你还有什么话要我捎给他么”#
<kp-兔> - 倒也沒什麼啦,讓他注意身體,人死不能復生,大概…… 就這樣吧。
<kp-兔> 【麵包商說著也就搖搖頭,然後走近房子了】
<kp-兔> #
<木宁> 走到波旁家旁,波旁在屋子外面么?#
<kp-兔> 【你按照麵包商的指示來到了 波旁老爹 的房子,你看到房子周圍的庭園都長滿了挺高的雜草,很顯然是有好一陣子沒有人整理過了,房子外面沒有人,房屋大門是緊閉著的。 房屋正面有1個窗戶,但是裡面的窗簾是拉上的,灰布窗簾,所以沒辦法看到裡面。
<kp-兔> 你現在站在房子庭園的大門處,庭院大門是鐵質的低矮柵欄,但是是敞開的,而且上面鏽跡斑斑,看樣子已經很久沒有開關過了】
<kp-兔> #
<木宁> “在这么一个小村子里居然有一个庭院,看来波旁家境不错啊,那为什么波旁的儿子还要出去打工呢”
<木宁> 我可以检定一个侦察来找到进去的路么#
<木宁> .st侦察70
<[#Dice]> 属性设置成功
<[#Dice]> 木宁进行侦查检定: D100=49/70 成功
<kp-兔> 【你看到庭園大門沒有上鎖,而且根本就沒有鎖。 你可以直接走進去。】
<kp-兔> #
<木宁> 走到房间门外,打量了一番
<[#Dice]> 木宁进行侦查检定: D100=89/70 失败
<木宁> #
<kp-兔> 【房間大門禁閉著,窗戶也緊閉著。 你現在站在大門前】
<kp-兔> #
<木宁> 敲敲门,叫声波旁在么?
<木宁> .st聆听20
<[#Dice]> 属性设置成功
<[#Dice]> 木宁进行聆听检定: D100=82/20 失败
<木宁> #
<kp-兔> 【你敲了敲門,然後想聽聽裡面的動靜,但是並沒有成功。 正當你覺得裡面沒人反應打算敲第二次的時候,門突然哐啷一聲被拉開一條門縫。 裡面有個60歲左右的長長的灰白色頭髮的老人,他用懷疑的眼神望著你。
<kp-兔> - 找誰! 他蒼啞低聲的問你】
<kp-兔> #
<木宁> “请问是波旁么”
<木宁> “面包店老板托我给波旁捎点东西”
<木宁> #
<kp-兔> 【老人皺著眉頭】
<kp-兔> - 唔,我就是波旁。 東西? 哦。 嗯。 拿來吧。
<kp-兔> 【你看到他從門縫伸出手,那手上佈滿了皺紋和老繭。 很顯然是勞動人民的辛勤勞動的結果】
<kp-兔> #
<木宁> 递出面包
<木宁> “老板要我跟你说节哀顺变,别太伤心了”
<木宁> #
<kp-兔> 【你說這話,突然感覺到老人臉上擠出一種詭異的笑容,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他抓住你遞過去的麵包。 然後盯著你看了一會】
<kp-兔> - 你還有什麼事? 沒事的話就走吧,我忙著呢。
<kp-兔> #
<木宁> 小声“你真的相信你儿子死了么”#
<kp-兔> - 唔?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木宁> “几天前我在波士顿打零工,听到有人说你儿子的事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出动了军队,他们对这件事也讳莫如深,你不觉得奇怪么”#
<木宁> 观察波旁对我说的话的反应
<[#Dice]> 木宁进行侦查检定: D100=69/70 成功
<kp-兔> 【老人聽你說話的時候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似乎你說的事情和他沒有關係一樣】
<kp-兔> - 不怎麼奇怪。 現在這社會奇怪的事情多了去了。 至於政府怎麼辦那和我們農民也沒什麼關係,也不是說我們能指揮得了政府的。 至於和你,就更沒關係了,年輕人,沒事妳就走吧。
<kp-兔> 【老人不緊不慢的說完,然後沒等你說話就哐倘一聲把門關上了】
<kp-兔> #
<木宁> 回到面包店,“老板,面包帮你带到了”#
<kp-兔> - 噢!好的,老爹身體怎麼樣? 你不是說幫他修籬笆……不對,是修什麼來著。 這麼快就修好啦?
<kp-兔> #
<木宁> “他看起来还行吧,不过可能还是挺伤心的,都没让我进门,看来是没钱再喝咖啡了”#
<kp-兔> - 沒讓你進門? 應該不會吧, 老爹之前一直都很友好的來著,甚至還有一次讓流浪漢住在他家裡面呢。  誒……不過,也可能是兒子的事情對他打擊太大了吧…… 那您接下來打算去哪呢? 我們這小鎮子好像也不會一直有工作可以給你
<kp-兔> #
<木宁> “我?我就是四处流浪,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走呗”
<木宁> “话说波旁是做什么营生的啊,那庭院可挺阔气的,在我老家可没几户人家住这样的房子”#
<kp-兔> - 恩?嗯。 波旁老爹祖上就一直是我們本地的佃戶,聽人說在前幾代的時候還是挺有錢的,家裡也僱傭了不少的農民去種地,可是後來慢慢種地需要的人也就少了,又是這機器,那汽車的。但是波旁老爹接手以後也好像沒怎麼再發展,沒人種田了,地就空著了。 理論上來說他們家產也不少,就是不知道用在哪去了罷。
<kp-兔> 【麵包商聳了聳肩】
<kp-兔> #
<木宁> “怪不得呢,我还想他家那样为啥儿子还得出去打工,原来是这样,话说他儿子去波士顿做什么去了啊”#
<kp-兔> - 我是聽他兒子臨走之前給我說是去打工,詳細的咱倒也不問了。不過他兒子早年在咱鎮子上倒是蓋房子的好手,泥水活做的很不錯的,摸出來墻面又光滑又平整。 也算是咱這的人才呢。有那種手藝到波士頓應該能掙不少錢吧……
<kp-兔> #
<木宁> “我要是也有这么好的手艺就好咯,我也去大城市赚钱去”
<木宁> “行了老板,话带到了,我也得找活儿去了”
<木宁> 说罢走出店#
<kp-兔> - 好叻,那您慢走…… 對了,如果您去波士頓的話,我倒是過兩天也要去一趟波士頓,酵母粉用完了得去買一些,如果您到時候還在鎮子上的話可以來找我,我這有一輛小破車,雖然坐著不太舒服,總比走去波士頓好多的罷
<kp-兔> #
<木宁> “好的,如果需要一定来麻烦你”#
<kp-兔>             ---------- [故事暫停] ----------



<kp-兔> @木宁
<kp-兔>         ------------- [故事開始] -------------
<kp-兔>              --- (其他聊天請移步聊天群) ---
<kp-兔> 【你和麵包商人聊完之後又回到了小鎮中央的水池,你坐在了水池旁邊,周圍沒什麼路過的人。麵包商人又回到了他的烘烤間去準備下一輪麵包了
<kp-兔> 現在是15:00】
<kp-兔> #
<木宁> 我要前去酒吧或者其他人多嘴杂的地方,还有些事情我想知道
<木宁> #
<kp-兔>  【你來到了本鎮唯一一家酒吧,這裡不像波士頓管的那麼嚴,你看到他們這裡還是有人在白天賣酒。除了酒保之外還有2個人面對面坐在靠窗戶的位子上,你想起來你中午那會見過他們,正是他們提起關於波旁老爹的事情引起你的注意的。
<kp-兔> 他們看到你走進來,然後又禮貌的向你點點頭,你能看到他們在互相交談什麼,但是他們聲音很小,你聽不到。
<kp-兔> 你現在站在酒吧大廳的中間位置】
<kp-兔> #
<木宁> “酒保,来一杯”
<木宁> #
<kp-兔> 【酒保聽到你的招呼,然後轉身去後面,過了1分鐘你看到他出來了,然後手上拿著一杯發著白色氣泡的淺黃色液體。
<kp-兔> - 50 cents。晚上才供應真品
<kp-兔> 酒保朝妳眨了眨眼睛。】
<kp-兔> #
<木宁> “不错,有点意思,让我想起了瑞士的果子啤酒”
<木宁> “老板,你是本地人么”#
<kp-兔> - 喲,怎麼著夥計,你來這裡尋親麼? #
<木宁> “那倒不是,我只是来这儿找活儿的,感觉波士顿还不错,想在波士顿定居”
<木宁> “所以想找找有没有手艺也好价钱也公道的瓦匠,给我的房子修缮一番,你们这儿有合适的人么”#
<kp-兔> 【酒保搖搖頭,然後又聳了聳肩
<kp-兔> - 嘿,泥瓦匠,我們這還真沒有像樣的,大多都是鎮子裡面的農民閒來沒事幫人做做,真要蓋房子還得從別處找了。 而且,你都到這了,不如再往前走走直接去波士頓招人不是更方便麼?】
<kp-兔> #
<木宁> 眨眼“大城市的工资也高啊,我也不容易”
<木宁> “你们这儿就没有去波士顿赚钱的人么?可比在这儿工资高不少呢”#
<kp-兔> - 沒有?這陣子現在年輕一點的人,但凡有點本事的早都不在這裡待著了。 大部分都已經移居到距離波士頓更近一些的地方去了,現在在這裡的只有我們這些有年紀的,都已經安家落戶沒辦法瞎跑的人了。 本來我們這還是這一代比較大的鎮子,有時候還會在鎮子上舉辦一些活動什麼的,但是自從更多的歐洲人定居在波士頓以後,大城市需要的勞動力就更多了。 他們那人多了我們這自然人就少了。
<kp-兔> 至於波士頓究竟能不能真的比我們這小鎮子好,我還真不敢說,嘛……不過可能有時候就是上學或是生病什麼的方便一點吧。
<kp-兔> #
<木宁> 看来是套不出话了,喝完酒出门,等到晚上去波旁的宅子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kp-兔> 【你尷尬的喝完了那杯飲料。然後走出了酒吧坐在鎮子中央的水池旁邊。】
<kp-兔> 【天氣溫吞吞的,就好像這個季節的低氣壓一樣。你發呆看著太陽一點點沉的更低……】
<kp-兔> 【18:00】
<kp-兔> 【遠處傳來不大的一聲爆炸聲音,你皺了皺眉,發現並沒有任何人在意】
<kp-兔> #
<木宁> 在附近(尤其是酒吧门口)找一个水桶,在水池子旁盛一桶水,跑去爆炸现场#
<kp-兔> 【你急匆匆的來到酒吧門口,發現地上就有一個木桶,大約20L的樣子,在水桶旁邊還有拖把和抹布。 你看到在酒吧旁邊的巷子口附近有一個自來水龍頭,已經有一部分生鏽了,但是還滴著水,應該是能用的
<kp-兔> 然後你將水桶放在自來水龍頭下,打開了龍頭,水湧出來但是水壓並不高,距離接滿大約需要2mins。
<kp-兔> 你向剛才傳來奇怪聲音的方向看過去,發現沒有其他人,那個方向正是波旁老爹的住宅的方向。】
<kp-兔> #
<木宁> 5:35:12
<木宁>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kp-兔> 【鎮子中央的水池很淺,沒辦法直接一下把水桶裝滿。 周圍沒有其他更深的水池】#
<kp-兔> 【你拿著水桶直接從水池裡盛了一次,大約只有5L左右的樣子。
<kp-兔> 你向著波旁老爹的房子跑去。
<kp-兔> 你來到了波旁老爹房子的院落門口】
<kp-兔> #
<木宁> 大喊“怎么了,着火了么,没事儿的话说一声,不然我就进去了”#
<kp-兔> 【你喊完,房子裡面並沒有人回應,從外表也看不出有任何著火的跡象。
<kp-兔> 但是你的喊聲倒是引來了另一個男人,大約40歲,他皺著眉頭望著你
<kp-兔> - 嘿?夥計,你說哪著火了?】
<kp-兔> #
<木宁> “这里出爆炸声音了,我怕是着火了,快来帮我下,别出现些什么意外”#
<kp-兔> - 爆炸聲音?? 哦! 夥計你誤會了。 那是我剛發動拖拉機的時候回火響了一聲而已,話說經常有這種事情呀,怎麼夥計,你不是做農活的麼?
<kp-兔> #
<木宁> “刚才我在打盹,一下子被吓到了”#
<kp-兔> - 哦,話說你不是本地人吧。 沒怎麼見過你的樣子,而且你這水……
<kp-兔> 【男人看著你手中的水桶,做出了一個厭惡的神情】
<kp-兔> - 你不是從中央水池那弄得吧? 那水池裡面的水很髒的,不僅不少蚊蟲,我還見過不少小孩對著裡面撒尿。 你還真是熱心呢,專門提了一桶液體來準備……救火嘛? 你要說你拿槍來我倒是能理解了,但是……也未免有點太誇張了,恩?O(∩_∩)O哈哈~
<kp-兔> #
<木宁> “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kp-兔> - 有道理,有道理……那夥計,你就先在這忙著,好像沒我什麼事了,咱下回見 #
<木宁> 继续等到晚上#
<kp-兔> 【你又回到了小鎮中央水池。】
<kp-兔> 【20:00】
<kp-兔> 【天已經完全黑了,小鎮上的主路有不太明亮的街燈,酒吧那裡顯然事周圍最亮的地方了
<kp-兔> 你依然望著波旁老爹家的方向,通向老爹宅邸的道路沒有燈,一片漆黑,藉著周圍的餘光勉強能看到路的範圍而已】
<kp-兔> #
<木宁> 前往波旁家附近#
<kp-兔> 【你循著漆黑的道路,第三次來到了波旁老爹的宅邸院落門口。 你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但是你能看到透過那個灰布窗簾微微的有一點亮光。
<kp-兔> 周圍異常的寂靜,甚至沒有蟲鳴。】
<kp-兔> #
<木宁> 检查大门附近的状况
<[#Dice]> 木宁进行侦查检定: D100=29/70 困难成功
<木宁> #
<木宁> 6:06:19
<木宁>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kp-兔> 【大門附近還是就和你白天來的時候一樣,除了你沒有其他人進出過的痕跡。 院子大門還是敞開的,你之前離開的時候就沒有幫波旁老爹帶上門。
<kp-兔> 院子周圍沒有其他人,鄰居家裡也是黑黑的,不知道是沒有人在家還是什麼情況。
<kp-兔> 再往街道深處走就能離開鎮子的範圍到達鎮子野外。
<kp-兔> 你站在黑暗中】
<kp-兔> #
<木宁> 检查院子,包括前院后院,还有屋子外墙
<[#Dice]> 木宁进行侦查检定: D100=69/70 成功
<木宁> #
<kp-兔> 【院子中就和你白天來的時候情況一樣,依然雜草叢生。宅邸從這邊看起來似乎沒有後院了,至少房子佔據了整個一節地皮。
<kp-兔> 院子外墻大約1.5m高,30cm厚,石料堆砌而成。石料不規則,如果你要爬上去很可能會劃傷你的皮膚】
<kp-兔> #
<木宁> 思考“白天的那声爆炸就在波旁家附近,如果是拖拉机的话最有可能是波旁邻居家的拖拉机”
<木宁> 邻居家里的园子有拖拉机棚么,或者有没有拖拉机#
<kp-兔> 【你望向周圍,10m半徑範圍內你看不到拖拉機,再遠一些的話你無法藉著當前的光線看清楚
<kp-兔> 正在你尋找拖拉機的時候,你腦子中響起一個異常的嗡嗡聲,雖然不大,但是很明顯,你一開始覺得是自己耳鳴了,但是你轉頭發現,嗡嗡聲好像有強有弱,那聲音大致是從波旁宅邸裡面傳出來的。
<kp-兔> 又過了大約30s,嗡嗡聲顯得更加明顯了。 周圍依然空無一人。】
<kp-兔> #
<木宁> 离开院子,到波旁家大门外
<[#Dice]> 属性设置成功
<[#Dice]> 木宁进行聆听检定: D100=26/20 失败
<木宁> #
<kp-兔> 【21:30
<kp-兔> 你靠近波旁宅邸的大門,想靠在門上聽聽那聲音的來源。 但是當你靠近大門的時候,發現那聲音不僅從房子裡面傳出來,而且從四周也傳出來,好像你被這個聲音包裹住了一樣……
<kp-兔> 嗡嗡……嗡嗡……嗡……】
<kp-兔> #
<木宁> 离开波旁的房子,离得远远的,走到路灯下#
<kp-兔> 【21:40
<kp-兔> 你逃也似的離開了波旁宅邸,順著路又回到了鎮子中央的水池旁邊。 那嗡嗡聲似乎追尋你而來一樣,但是他的速度顯然比你慢的多,你跑到這裡之後那聲音顯然減弱了很多。
<kp-兔> 你看到的從酒吧裡走出一個身穿制服的,胸前別著一個銀色的六角星,腰上有槍的警官。 你猜想他應該是本地的治安官,或是類似於警察一類的人。
<kp-兔> 他看到你站在那裡喘氣,朝妳走過來……
<kp-兔> - 嘿,夥計,需要幫忙嘛?】
<kp-兔> #
<木宁> 用池子里的水泼向波旁家与水池之间的路上
<木宁> “警官?我好像见到鬼了”#
<kp-兔> 【 治安官看著你不顧水池的髒水,然後向外潑去這一連串詭異的舉動。 他皺著眉頭停在距離你5m的地方,他用手按住槍。
<kp-兔> - 什麼鬼?夥計你還好嗎? 你是嗑藥了麼?
<kp-兔> 治安官警惕】
<kp-兔> #
<木宁> “我不知道,我好像见到鬼了,你能帮帮我么”
<木宁> 我还能听到嗡嗡声么
<[#Dice]> 木宁进行聆听检定: D100=95/20 失败
<木宁> #
<kp-兔> 【21:50
<kp-兔> 嗡嗡聲比剛才更大了,而且你感覺到那聲音仿佛像長了腳一樣走出了波旁宅邸,然後順著那條漆黑的路徑向你而來……
<kp-兔> 他越來越近了……嗡嗡……嗡嗡……
<kp-兔> 你甚至覺得很奇怪其他人好像都沒有聽到一樣。  你 感覺 你甚至能看到剛潑在地上的水都隨著這聲音震動出波紋一樣……
<kp-兔> 治安官沒有靠近你,你看到他拉開了槍套的封套,然後右手已經握住了槍柄,他隨時都能將槍掏出來並且射擊。
<kp-兔> - 嘿夥計,慢點,你說的的是什麼鬼?】
<kp-兔> #
<木宁> “我肯定我自己没嗑药,我都不抽烟,那个鬼,我不知道,好像是一条很大的狗,两颗红色的眼珠子,就在那个方向”
<木宁> 并且离嗡嗡声更远些,往后撤两步#
<kp-兔> 【21:59
<kp-兔>  治安官向你說的方向看過去,並且凝視了一會,發現並沒有什麼你說的動物的存在。 他轉向你, 用平和的語氣和你說
<kp-兔> - 嘿,朋友,冷靜一下,我沒有看到你說的什麼狗,我敢保證你現在很安全,明白嗎? 現在放鬆, 然後讓我看到你的手好嗎? 我敢保證你不會受到傷害的。 你是外地來的麼? 在這裡是有什麼事情麼?
<kp-兔> 治安官沒有拔出槍,但是他依然穩定的握住槍把。
<kp-兔> 嗡嗡聲相當大了,你的頭開始有一些燒灼的刺痛感。 但是治安官仿佛並沒有對這種聲音有反應,好像沒有聽見一樣。
<kp-兔> 嗡嗡……嗡!嗡!……】
<kp-兔> #
<木宁> 地上有什么东西踏过水的痕迹么
<[#Dice]> 木宁进行侦查检定: D100=19/70 困难成功
<木宁> 我用手捂住自己的头,跪下“我的头好疼,求你来帮帮我”#
<kp-兔> 【22:00
<kp-兔> 你確認地上的水跡沒有任何東西踩過的痕跡。 過了大約1分鐘不到。 嗡嗡聲突然停止了。 現在周圍沒有任何奇怪的聲音了。 只有遠點酒吧裡面傳來的玻璃杯的聲音和一點微弱的音樂聲。
<kp-兔> 治安官看到你跪在了地上,他向你靠近,然後檢查了你的身上,確認你沒有攜帶槍支。 但是他摸到了你身上的拿把 瑞士軍刀。 他將那東西從你身上取出來然後裝在自己的上衣口袋。
<kp-兔> 然後他將你攙扶到水池旁邊的椅子上讓你坐下,然後他就站在你的面前。
<kp-兔> - 嘿,夥計你先冷靜一下。 這個東西我先幫你保管,你等會可能需要跟我去一趟警所,好嗎? 你說你頭疼,需要我幫你叫救護車麼?】
<kp-兔> #
<木宁> “我想,喝杯啤酒”#
<kp-兔> - 嘿,夥計,我還算是一個治安官,現在禁酒令生效著對哪都一樣,我不會給你說哪能賣酒,你最好也別問。 現在我想知道的是,你剛才說的動物是什麼東西? 是你的幻覺嘛? 還是跑了?
<kp-兔> #
<kp-兔> 6:59:30
<kp-兔> 木宁撤回了一条消息
<木宁> “什么都行,我就是想喝点东西,能陪我去那个酒吧么”#
<kp-兔> - 我覺得最好不要。 嘿,夥計我知道,你不是本地人也無非就是周圍的哪個鎮子上的人。 就算你嗑了什麼藥,說實話只要你不去惹事我也懶得管你。  像我們這種地方野狗野貓特別多,你剛可能是看花了倒是正常,但是如果是什麼大型動物的話我們就要提醒鎮上其他人注意了。
<kp-兔> 我看你現在神志倒是也清醒了一點,現在時間也晚了,你不想去警所那就直接回家吧。 你是在這有租的房間麼?  警所倒是有看守間,如果你要住……哼哼。
<kp-兔> 你這把刀我先收起來了,你找個白天的時間來警所一趟吧,我這還是需要了解一下你的信息,然後再把東西給你,好嗎?
<kp-兔> 你如果還是覺得有點不舒服就在這休息一下倒也無所謂,我們這鎮子倒是也不至於有強盜什麼的。
<kp-兔> 治安官說完,將槍套封套又合上了,然後他轉身打算離開。】
<kp-兔> #
<木宁> 看着警官离开,试图找个旅馆住下#
<kp-兔>             ---------- [故事暫停] ----------


离线 Muning

  • Peasant
  • 帖子数: 2
  • 苹果币: 0
Re: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12
« 回帖 #1 于: 2018-12-18, 周二 00:02:02 »
<kp-兔>【你找了一家旅館,然後簡單洗漱以後睡著了。

……

第二天,老闆來叫你退房的時候發現房間裡沒有人,也沒有任何物品,甚至連被子都是疊好的。他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房間,以為自己又是昨天喝多了才會覺得這裡住著人……】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