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CoC7th】Y的悲剧·上  (阅读 453 次)

副标题: 其实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但是姑且挂个上的名字

离线 Rincewind

  • Wizzard
  • Knight
  • ***
  • 帖子数: 429
  • 苹果币: 0
  • Highcharge Divolt
【LOG-CoC7th】Y的悲剧·上
« 于: 2018-12-12, 周三 20:00:29 »
1L望天

本来只是想在奥利奥的群给新人开个剧本还算可以的团,但是为什么突然唐老师群里的神仙都来了!
« 上次编辑: 2019-01-14, 周一 23:47:59 由 Rincewind »
引用
「それが出来たら何になるのよ
何の役にも立ちません」
——金野火織の金色提言, DJ TECHNORCH feat. 宇宙★海月

虽然没有意义姑且还是贴在这里

离线 Rincewind

  • Wizzard
  • Knight
  • ***
  • 帖子数: 429
  • 苹果币: 0
  • Highcharge Divolt
Re: 【记录预留】Y的悲剧·一
« 回帖 #1 于: 2019-01-14, 周一 23:43:38 »
导入 -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劇透 -   :
08:59:24 <It is Dicebot> 记录开始
08:59:55 <幻視人> 收到大卫·威廉姆斯的邀请,说实话是件有些让人意外的事。
09:00:50 <幻視人> 这位博士——不管你们私下是否情愿如此称呼他——在跟之前任职的普林斯顿分道扬镳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公开露过面,甚至到了不那么熟悉的人会怀疑他是否活着的地步……
09:01:37 <幻視人> 当然了,现在你们是都已经确定好,他还活着了。事实上,看起来他甚至还在进行研究,而且还小有成果。
09:03:27 <幻視人> 不过,你们收到的邀请函却是语焉不详。虽然照例郑重地用花体字题上了你们各自的姓名,正文部分除开必要的礼仪用语,却只有“鄙人预计于11月14日发布最新研究成果,敬请参加。”这么一小句话。
09:04:25 <幻視人> ——呃,好吧,还附了邀请你们去的地方的地址。问问周围的话会发现,除了你们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熟悉的其他人有收到这封邀请。不过他们也没直接跟威廉姆斯打过照面就是了。
09:06:49 <幻視人> 无论如何,你们各自怀着好奇心、怀疑情绪、或者仅仅是出于无聊,最后还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来到了约定地点——波士顿城郊的一座小灯塔。
09:06:49 <幻視人> 这栋建筑位于城郊工业区的边缘,除了看上去不像是平常会有人在里面之外,倒也不是很难找。
09:08:56 <幻視人> 而在底层的正门外,那位穿着粗呢夹克衫、系着领结,随时准备好迎接的……看起来不是别人,正是发邀请函的本人。
09:08:56 <幻視人> 不过,他看上去老了很多:原本只是斑斑点点的花白头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全白,眼睛底下的双眼周围,似乎也多了一圈抹不掉的黑眼圈。
09:10:05 <幻視人> 尽管如此,这双眼睛本身却还是非常有精神,甚至有些兴高采烈。你们各自进门的时候,他都会与你们握两下手,伸出的手居然还相当温暖。
09:10:14 <幻視人> (不然我就略过你们跟威廉姆斯聊家常的部分吧(x
09:10:31 <诺克> 都可以
09:10:41 <克里斯> (随意啦~~)
09:10:48 <斯金纳·张> (我没意见
09:11:09 <克里斯> (我的人物一说话就满口的负能量~~)
09:11:10 <欧瑞泽> (无意见,我这次的角色不是交涉型的)
09:12:25 <幻視人> 除此之外,还会附上一些寒暄,各人也是反应不一……其中的具体内容就略过不表。
09:15:18 <幻視人> 总之,不过多时,七男一女一共九位客人就已经在研究所内部全数就位,然后由年轻的威廉姆斯夫人引到了一个鸡尾酒吧里——显然是临时设置的。
09:15:18 <幻視人> 没错,除了你们之外,这里还有三位客人,分别是一高一矮两位中年男子,以及一位举止端庄的老妇人。
09:15:40 <幻視人> (嗯……要辨认这些人的身份的话,可以投一个知识或者幸运
09:16:20 <欧瑞泽> (七男一女…九位?)
09:16:27 <It is Dicebot>  * 克里斯 投掷 克里斯不会靠幸运这种不靠谱的东西,知识86 : 1d100 = 35
09:16:35 <幻視人> (八位,我删了一位物理学家NPC所以忘了改
09:17:02 <It is Dicebot>  * 欧瑞泽 投掷 幸运75 : 1d100 = 51
09:17:19 <幻視人> 在这里,她为你们送上了一些开胃小点心,随后就又离开了——根据你们的常识,这位虽然年轻漂亮,但却没受过高等教育的夫人,是不会参与发表会的。
09:17:20 <欧瑞泽> (物理学家拒绝学识)
09:17:37 <幻視人> (你们两个物理学家口风一点都不一致……
09:17:58 <欧瑞泽> (所以他是败犬(n
09:18:30 <克里斯> (所以克里斯才……远目)
09:19:05 <欧瑞泽> (那仨人呢)
09:19:32 <史蒂芬> (我是个药剂师,我先围观围观
09:19:51 <幻視人> 克里斯对那个矮小的男人有点印象。他叫哈罗德·班德,是个实验神经学家,观念新潮现代,而且对西医以外的医学都持有堪称过激的偏见。
09:19:51 <幻視人> 而欧瑞泽则是一眼认出了老妇人。尤拉莉亚·芬奇,来自纽约,慈善家兼社会名流,捐款的时候总是十分慷慨
09:19:52 <斯金纳·张> (等等 知识是什么
09:20:00 <幻視人> (教育
09:20:14 <斯金纳·张> (梦回六版
09:20:23 <诺克> (一定要投么_(:з」∠)_)
09:20:23 <幻視人> 另外,虽然你平常不太关心这个,但是上一次回到庄园的时候,你在餐桌闲聊之间似乎听到了有关她孙子的丑闻。
09:20:28 <幻視人> (不投也可以
09:20:30 <幻視人> (次要信息
09:20:44 <It is Dicebot>  * 斯金纳·张 投掷 知识75 : 1d100 = 52
09:20:47 <诺克> (那我随缘投个吧)
09:21:05 <It is Dicebot>  * 诺克 投掷 幸运70 : 1d100 = 54
09:21:18 <克里斯> 有些不爽的揉了揉自己鸟窝一样的头发,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廉价西服,丝毫不介意自己与其他人格格不入,“切,这种家伙”小声的嘟囔着随便找一个地方坐下
09:21:36 <幻視人> 剩下的那个则是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才透露出自己的姓名。他自称是一个放射化学家,不过最近没怎么进行过研究,精力都被放在了和妻子编写科普童书上。
09:22:57 <欧瑞泽> 欧瑞泽只是淡漠的朝着已经落座的客人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找了一个角落位置,抱着双臂坐下。无机质的眼神似乎并没有打量眼前的众人,而是越过其表面思考着什么。如果有什么准确的形容的话——他看起来呆呆的。
09:23:26 <幻視人> 酒馆里又是长达半个小时的寒暄。有些人态度热情,另一些则稍显冷淡了些,不过至少,你们向彼此通了姓名,算是互相认识了。
09:24:14 <史蒂芬> 史蒂芬选择了桌子最左侧的位置坐下,他是个左撇子,话不多,静静地看着周围的人。
09:24:32 <斯金纳·张> 张则是四处寒暄,和其他人熟练地攀谈起来
09:25:33 <诺克> 诺克向众人微笑示意打了个招呼,就挑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慢慢喝茶。
09:25:36 <幻視人> 班德对张的态度不太好,其他两位则是很乐意与你攀谈上一阵子。看起来你的谈吐很有吸引力。
09:28:17 <史蒂芬> 史蒂芬想要和班德聊一聊,毕竟两人在职业上有所相同。
09:30:21 <幻視人> 那么,你们对话的大部分时候班德都在抱怨上流人士中间信仰奇奇怪怪玄学的家伙越来越多了……
09:30:48 <幻視人> 要他说,什么中国偏方、非洲秘药,全都是些不值一提的笑话。
09:32:36 <史蒂芬> 史蒂芬向班德肯定了西医的重大价值。不过对于诸如“中国偏方、非洲秘药”,史蒂芬认为没有经实验证实或证伪,不能轻易下结论。
09:28:11 <幻視人> 到了实在没什么话题可以进行下去的时候,威廉姆斯再次站起身来,示意你们跟着他前往地下室。
09:28:11 <幻視人> 这个房间长55英尺,宽20英尺,看得出是最近拓建过的,但是没有任何装修可言。
09:28:11 <幻視人> 房间一头摆满了各种电子设备,而正中间则放着一台巨大的仪器——似乎是某种工业投影仪,然而又过分笨重了些。各种各样的部件也没什么掩盖,半数都裸露在外。
09:29:28 <幻視人> 在这台仪器旁边,有一位不修边幅的瘦高个的年轻人正在四处忙活。他似乎没有注意到你们的到来,仍然在继续忙着展览前的准备工作。
09:29:37 <欧瑞泽> 在见到了人类、庸俗的社交之外的机械美感物件时,欧瑞泽终于出现些许生动表情。似乎是被吸引,没等主人介绍便擅自靠近,探究起来。
09:29:56 <幻視人> (你有没有机械维修(x
09:30:07 <欧瑞泽> (只是看看,咱不摸)
09:30:10 <克里斯> “这个小鬼”小声嘟囔着看着欧瑞泽靠了上去,也跟着走了过去
09:30:24 <克里斯> (我有啊)
09:30:59 <幻視人> (嘛  就是  能体现机械知识的技能……
09:31:12 <克里斯> 但似乎没多久也被面前的这个装置所吸引,开始观察着
09:31:30 <克里斯> (工程学或者物理学行吗)
09:31:48 <幻視人> 这明显是一台原型机,克里斯还认出,其中很多器件明显是来自其他机器,并且经过了调整用途用的改装。
09:32:36 <幻視人> 你们靠近的时候,那位整备人员这才第一次抬起头来,不过只嘟囔了一句“不能摸”。
09:33:01 <克里斯> “这种西拼东凑的东西”克里斯明显有些不满的这么小声的嘟囔着,似乎是觉得面前的东西不具有【美感】的样子
09:33:55 <幻視人> 有没有美感倒是很难说——但是多半都有些不太寻常的用途。有些零部件的出现本身就非常让人费解。
09:34:02 <欧瑞泽> “……知道了”欧瑞泽并没有在意是谁在说话,只是单调的、毫无起伏的回应着。随后慢步绕着这堆古怪的机械移动起来。
09:34:27 <斯金纳·张> 张只是笑嘻嘻地瞧着这台机器
09:34:54 <克里斯> “切”带着很不爽的语气嘟囔着,开始尝试观察一下这个机器是做什么的,根据自己工程学和机械维修的知识
09:35:33 <幻視人> 两位物理学家从中辨认出了一些在实验室里也会看到的家伙,只不过放大了若干倍——比如,捕捉粒子的设备。
09:35:42 <史蒂芬> 史蒂芬结束了和班德的对话,注意力转移到这边的机器上来。不过史蒂芬并不懂机械,因此只是远远地看着。
09:36:12 <欧瑞泽> 右手习惯性的托着下巴——那里十分光洁,看来有定期刮胡子的习惯。落脚处则避开管线,不知是怕碰触古怪设备还是最近刚刚打理过的亮皮鞋。
09:36:20 <克里斯> (克里斯已经开始无能狂怒了)
09:36:46 <诺克> 诺克表示好奇这台巨大机器的用途,上下打量着。
09:36:50 <幻視人> 物理学家们几乎绕了整个机器一圈,又都回到原地来了,威廉姆斯博士这才清了清嗓子,带着一点歉意表示自己准备了些开场白要念。
09:37:12 <幻視人> “呃,或许它也能稍稍填补一点两位对于机器的好奇心。”
09:37:22 <克里斯> 很不爽的揉着自己的头发,也没有再看向机器,而是将视线放在了主持人威廉姆斯的身上
09:37:41 <史蒂芬> 史蒂芬平静地看向威廉姆斯,准备听听他有何说辞。

   朋友们,同事们,尊敬的支持者们——
   首先,请让我在这里对到场嘉宾的支持致以由衷的感谢。诸位来宾不辞烦劳,从舒适的家中来到这座偏僻的实验室里,我希望我将展示的一切能使大家感到不虚此行。
   自从文明起源之时,人类便已开始了对往生的好奇;在能够承载思维的文字出现之前,人类也早已相信这个世界以外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千万个世界油然而生,并被赋予了许多名字——梦境、天堂、低于,以及无数处在两者之间的存在。
   但今晚,我们即将一窥的世界并不是想象所创造的愿景;今晚,我将向你们展示——
   Y空间。

   基于赛克斯博士、班德博士、斯特博尔博士出类拔萃的研究成果,我已经测出了人脑释放的射线波长,并将其命名为“Y射线”。我也发现这种射线会持久地萦绕在我们身边,形成一种力场——“Y力场”。正如同狮子落入水中会激起层层涟漪一样,我们的思维、梦境、乃至一切梦想与技艺,在死后也会由这无形的Y力场维持——因而在三维空间,外加第四维度时间之外,这种力场自成一体,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一个第五维度————“Y空间”。
   我将这Y空间称为“亦真亦幻”,只因其存在虽是千真万确,通过这台仪器也能被观测并测量,但它依然不过是我们的世界的倒影,一个由我们的思维支持的幻象——它才是涟漪,而我们既是水面,也是石子。

09:38:46 <幻視人> ……斯特尔博士是安德菲原本的导师。你的邀请函似乎也是他转交给你的,而他自己则是要去另一个城市讲座。
09:38:47 <欧瑞泽> 微微抬头,说不上是友好的目光。但显然已经把主持者的发言听了进去,立在原地慢慢消化着这番理论。

   这台仪器——“Y透镜”——蕴藏着不可估测的潜力。精神病医生可以用它观测病人的梦境;侦探可以用它一窥受害者的记忆;入睡之前那思索着物理难题的科学家,在隔天清晨可以用它清晰地看到自己夜间思绪的洁净;历史学家可以用它搜索早已失去的文明,一睹拿破仑、圣女贞德,甚至耶稣的门徒生活的时代的风采。   
   当然,在它投入实际应用之前,Y透镜依然需要不断的调试。这将是一个持续多年的工程,也同样需要稳定的资金。说着,他若有所指地望向芬奇女士。
   ……直到那时,我们才能知道,今夜通过Y透镜,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

09:39:54 <幻視人> “至于现在,大家请看——‘Y空间’!”

09:40:35 <幻視人> 开场白并不算长,博士原本讲得有些磕磕巴巴,但是很快就掌握好了节奏,言语也开始流畅起来。
09:41:25 <幻視人> 讲到最后的时候,他将手往后一挥,那位瘦高的助手看起来也心领神会,扳下仪器一侧的开关——
09:41:44 <欧瑞泽> 如果说刚才还有些漫不经心,现在已经是一副充满好奇的跃跃欲试状态。欧瑞泽目不转睛,盯着仪器。
09:41:54 <克里斯> 又挠了挠自己鸡窝一样的头发,用着另一只手推了推眼镜,看向了博士所指向的那个仪器
09:42:32 <史蒂芬> 史蒂芬将信将疑,看向了那台机器。
09:43:24 <斯金纳·张> 张露出了笑容,想要好好看看这个“Y空间”是怎么一回事
09:43:41 <诺克> 一脸懵逼的诺克,似懂非懂的看着台上。
09:43:50 <幻視人> 在金属摩擦的呻吟声之间,整台仪器终于被赋予了生命——齿轮旋转、活塞翻飞,闪耀的电弧在裸露的天线之间腾跃,发出的火花照亮了整个地下室。
09:44:27 <幻視人> 接着,仪器中央的巨大透镜里,开始出现一丝缥缈的光线。
09:45:21 <幻視人>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逐渐在眼前的空气里成型,看上去就像是正在播放的电影,不过是立体的。
09:46:13 <克里斯> 克里斯的表情也认真了起来,抓着自己的眼镜,似乎是想要把这一切记录在大脑中一样
09:46:20 <幻視人> 然而,播放出来的东西本身却有点不知所谓,一开始,是一些古怪的生物体,让人联想到显微镜底下蠕动的细菌,最后,终于稳定下来的形态,却只是一个简单的正方体而已。
09:47:09 <欧瑞泽> “…状态A到状态B经过所有可能的路径或历史。…一定的振幅和强度。…宇宙现在状态的概率可将结局为这个状态的所有历史迭加得到。……如果Y空间是不可探知的维度…那么…它的起始点在哪里呢?…”欧瑞泽的瞳孔中映射着奇妙的倒影,口中念念有词。
09:47:25 <幻視人> 没错,简单的正方体。棱角清晰,每条边都发着明亮的光彩。但是,即使是对物理知道的最少的诺克,这时也看出了疑点异常——
09:47:28 <幻視人> (*一点
09:47:37 <幻視人> 这个正方体有五条边。
09:48:02 <幻視人> (/me 翻了翻剧本,然后表示这个其实不是很shocking的场面值一个0/1d4的sc
09:48:17 <斯金纳·张> “属灵啊……”
09:48:46 <幻視人> (另外我也不知道十二条棱的立方体有五个边是什么意思……可能是说每个面有五个orz
09:48:49 <It is Dicebot>  * 欧瑞泽 投掷 物理学家好不慌乱60 : 1d100 = 8
09:49:07 <克里斯> 虽然没有像是欧瑞泽一样小声说着,但克里斯显然也开始思考着,尝试着用自己的知识小声的解答着,“显然这并不符合那些古典的规律,这又是什么呢,在那边又有什么新的规则吗……”
09:49:49 <欧瑞泽> 欧瑞泽的面孔染上奇异的红晕,身子大幅度向前倾。怕是错过了眼前不可能存在的结构所显现的每一秒
09:50:03 <幻視人> 威廉姆斯看起来受了不小的震动,明光照亮了他滴着冷汗的脸——看起来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09:50:06 <It is Dicebot>  * 斯金纳·张 投掷 脆弱的张,SAN40 : 1d100 = 67
09:50:26 <It is Dicebot>  * 斯金纳·张 投掷  : 1d4 = 4
09:50:33 <欧瑞泽> 双手激动握拳,在探寻兜里没笔之后,遗憾的垂在身体两侧。
09:50:38 <It is Dicebot>  * 史蒂芬 投掷 史蒂芬san50 : 1d100 = 71
09:50:49 <It is Dicebot>  * 史蒂芬 投掷  : 1d4 = 4
09:50:49 <克里斯> “切,这个家伙原来躲起来研究这些新的东西了吗”克里斯的语气中充满了狂怒的气氛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
09:51:03 <It is Dicebot>  * 克里斯 投掷 败犬的意志坚若磐石80 : 1d100 = 52
09:51:04 <It is Dicebot>  * 诺克 投掷 诺克san60 : 1d100 = 76
09:51:20 <It is Dicebot>  * 诺克 投掷  : 1d4 = 2
09:51:21 <欧瑞泽> “嘘……!”欧瑞泽第一次与同为来客的克里斯交谈,却是出声警告保持安静。
09:51:26 <幻視人> 不过,这个奇异的形体并没有维持很久。片刻之后,仪器突然超载,影像摇动了片刻之后随之消失。黑烟和焦糊味开始冲进你们的鼻子。
09:51:38 <斯金纳·张> “属灵,万事万物的主宰,请予吾降下仁慈……”张情不自禁地跪了下来,用汉语喃喃地说
09:51:57 <史蒂芬> 史蒂芬感到一阵莫名的诡异,赶紧撇过头不再看了。
09:52:20 <幻視人> 缥缈的光线随之而止。威廉姆斯慢了一拍反应过来,开始大声疾呼“费恩!”而那个年轻人也开始飞速的响应起来。
09:52:27 <克里斯> “fuxk!”看着明显像是仪器过载的画面,根本没有理会欧瑞泽的提醒,反而是看向了一边的威廉姆斯
09:53:03 <欧瑞泽> 自知无法帮忙,只好保持原地不动的样子。看主办者抢救仪器
09:53:41 <欧瑞泽> 但兴趣已经被完全调动起来了,似乎迫不及待的想与落魄远郊的威廉姆斯交流一番。
09:54:02 <幻視人> 威廉姆斯明显面色焦虑,甚至可以说还带着一点慌张。不过,他并没有上前摆弄仪器,看起来面对真机的时候还是个外行。
09:54:47 <欧瑞泽> 【只是理论的提出者,而不善于机械吗……】
09:55:15 <克里斯> 带着很不爽的表情,克里斯走了过去,“怎么了?”虽然看上去像是帮助的话语,但语气听上去明显是很不高兴的样子
09:56:40 <幻視人> 其他几位客人在机子烧坏之后也明显流露出了或轻或重的不满。班德重又转向史蒂芬批评起“野鸡医学”来,言论似乎又加重了几分;赛克斯——那位化学家——搓了搓手有些紧张地盯着助手维修仪器,而芬奇夫人则是不知道看向了哪里,不过显然移开了视线。
09:56:58 <史蒂芬> 史蒂芬走到房间的最远处,目光落在威廉姆斯身上。刚刚的那副景象,让史蒂夫对这个人有些反感。
09:57:17 <幻視人> “我正在检查……别过来添乱!”年轻人抽出一只手来挥了挥,不过没有抬头。
09:57:40 <幻視人> (默认SO是走到机械的方向去了x
09:57:43 <欧瑞泽> 终于,在余光扫到其他客人的反应之后,欧瑞泽口吐不屑:“一群庸俗之辈”
09:58:16 <幻視人> (不过SO姐姐依然可以投一个机械维修(
09:58:24 <克里斯> “没大没小”不爽的嘟囔着,双手环抱着,显然不打算帮忙了,就看着那人忙活
09:58:35 <幻視人> (哎呀 那就算了
09:58:42 <It is Dicebot>  * 克里斯 投掷 克里斯可是动手派!机械维修40 : 1d100 = 2
09:58:45 <克里斯> (2!)
09:58:46 <幻視人> (哎呀
09:58:50 <欧瑞泽> (哈哈哈哈)
09:58:54 <史蒂芬> 史蒂芬此时并没有仔细听班德的话,只是随便应和两句,注意力仍集中在机器旁的威廉姆斯身上。
09:59:23 <斯金纳·张> 张仍然跪在地上喃喃自语
09:59:24 <幻視人> 克里斯有些气恼的走远了一点,不过依然细细查看了这台机器。
10:00:03 <幻視人> 这台大家伙只运转了短短几秒,但相当多的零件都已经完全损毁了。
10:00:39 <幻視人> 不管是组装方式还是工艺,说实话,这台机械明显就只是外行的尝试,自毁也是意料之中。
10:01:38 <幻視人> 不知助手对这件事是否也心知肚明,总之没过多久,他也扭过头来,没什么礼貌的朝着你们嚷嚷了一句:“坏的挺彻底的。重修至少得几个星期——可能甚至要几个月。”
10:02:18 <克里斯> “所以说这种连成果都算不上的机器,哼,现在的小辈真的是越来越不尊重科学了,看得出来,不过你们这也是做出了不错的成果”克里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这么回答着
10:02:38 <欧瑞泽> “没关系,这次展示令人印象深刻。”几乎与克里斯同时说着意思截然相反的话
10:02:58 <诺克> 诺克回过神来,对之前那些未知的事物虽然好奇,但又嫌弃这个充满糊焦味的房间十分想离开这个房间,出于礼貌还是静静的看着,不发声音。
10:02:59 <克里斯> (不行这个克里斯好欠打·_·)
10:03:45 <幻視人> 这句话几乎可以说是给这个展会定了一个死刑。没什么耐心的班德闻言已经直接扭头就走了,赛克斯抬起手掌干瘪地拍了两下,而威廉姆斯本人则是大大的叹了口气,然后走到他跟前请他离开。
10:04:31 <欧瑞泽> “威廉姆斯先生?”
10:04:59 <欧瑞泽> 欧瑞泽上前一步,出声招呼。
10:05:15 <幻視人> “抱歉,这还是这台机器第一次投入测试……”将看起来还有些愣神的夫人送走之后,博士才转过身来重新面对你们。他弯了弯腰表示抱歉,语气听起来也很疲惫。
10:05:39 <克里斯> 看着欧瑞泽上去询问了,也跟着过去了
10:06:05 <幻視人> “各位远道而来也……辛苦了……抱歉没有展示出什么值得一看的成果,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先行离开吧。”
10:06:29 <幻視人> (哦对了
10:06:52 <克里斯> “作为第一次实验不错了,威廉,如果能换点好的零件就更好了,聊聊?”克里斯也没有在意一开始先搭话的欧瑞泽,指着机器说着
10:07:19 <幻視人> (我忘了派NPC把张扶起来……
10:07:44 <史蒂芬> (我来扶吧
10:07:53 <欧瑞泽> “……那还真是遗憾。我只想请教您一个问题,虽然也是目前还没有结论的事,不过……您觉得宇宙是否有一个开端或者终结?Y空间的维度所在为时空有限而无界可能性的尽头吗?”
10:07:53 <斯金纳·张>
10:08:20 <幻視人> “不了不了,这种场合实在是……”
10:08:30 <欧瑞泽> 欧瑞泽抓住机会,一口气问出了2个问题,完全忽略了他自己假装礼貌的开场白。
10:08:30 <幻視人> (嗯坚持要聊的话过个对人吧x
10:09:00 <欧瑞泽> (啥。骰啥)
10:09:01 <史蒂芬> 史蒂芬看见一旁跪坐在地上的张先生,上前试图扶起他,顺便称赞一下他胸前的徽章。
10:09:05 <克里斯> (怼人?!我可以用德语说加分吗……)
10:09:15 <克里斯> (完全没社交的克里斯)
10:09:26 <幻視人> (嗯  话术或者魅惑(当奉承之类的用法
10:09:35 <欧瑞泽> (完全没社交的欧瑞泽一脸懵逼)
10:10:10 <It is Dicebot>  * 欧瑞泽 投掷 物理学家不需要靠脸吃饭15 : 1d100 = 59
10:10:19 <幻視人> 威廉姆斯博士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回答这两个问题。或许这并不是个适合探讨这件事的场合。
10:10:32 <It is Dicebot>  * 克里斯 投掷 物理学家不需要靠脸吃饭15 : 1d100 = 99
10:10:36 <克里斯> (远目)
10:10:39 <幻視人> (是么
10:10:41 <欧瑞泽> (哈哈哈哈哈哈哈)
10:10:47 <斯金纳·张> “啊……什么,已经结束了吗?谢谢……”
10:11:11 <斯金纳·张> 张朝着史蒂芬拱了拱手
10:11:21 <欧瑞泽> 欧瑞泽并没有因受到怠慢就降低热情。因为他知道,刚才目睹的是跨越时空与宇宙边界的堪称不可能的奇迹。
10:11:52 <欧瑞泽> 【看来需要改天拜访了……】
10:11:56 <幻視人> “是啊,这次的发表会算是结束了……仪器也都已经坏成这样了。不过看起来核心部分的脑波测量仪还能用,调试过之后或许会再次展出,这次就先请……”
10:12:08 <克里斯> 克里斯又一次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耸了耸肩,又走到了机器的旁边,似乎是打算最后再走
10:12:41 <斯金纳·张> 张决定用自己的数学知识来检查一下那个立方体究竟是不是可能的
10:16:09 <斯金纳·张> (可以过数学嘛(
10:16:10 <幻視人> 或许这与非欧几里得几何有什么关系……不过你的印象里,不管是椭圆几何还是双曲几何都没什么扯到五条边的立方体的内容。
10:16:19 <幻視人> (骰子就不用了x
10:16:51 <幻視人> 克里斯这次又发现了一条短路的电线——亏这台机器没有引发火灾。
10:17:23 <幻視人> 助手看起来已经忙活的差不多了,退到了一边露出一个无能为力的表情,似乎没打算在这个时候继续出手维修。
10:17:28 <欧瑞泽> 见此行目的已了,欧瑞泽没有多做停留。转身离开了。
10:18:18 <欧瑞泽> 【回去查查威廉姆斯发表过的文章吧……】
10:18:26 <克里斯> 克里斯摇了摇头,“等着有空再聊”这么对着威廉姆斯说着,摆手离开了
10:18:26 <幻視人> 此刻,他正无所事事地盯着自己的鞋尖,显然并没打算向你们搭话,或者是对你们搭话。
10:18:42 <史蒂芬> 史蒂芬提起自己的公文包和药箱,向威廉姆斯和在座的众人道别,随即离开了。他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并不是很愿意再次前来。
10:19:07 <诺克> 诺克觉得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也已经受不了房间里的糊焦味味,也准备离开房间。
10:19:15 <幻視人> 听到刚刚那位名叫克里斯的物理学家的话,你觉得或许你也没有机会再来了——亏你之前还挺敬重威廉姆斯的。
10:20:42 <斯金纳·张> 张摇了摇头,决定憋住自己关于属灵和精神的疑问不提
10:21:26 <幻視人> 到了最后,发表会以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收了场,客人们也都被沮丧的威廉姆斯赶了出去——至于那个立方体嘛,如果Y空间这个理论站得住脚的话,鬼知道是哪个精神病人的脑波塑成的——
10:21:40 <幻視人> 不过,管他的。

幕间 - “他们各自回去了”
劇透 -  史蒂芬:
22:46:52 <Rincewind> 回家路上你总觉得有点后悔。毕竟,为了抽出时间来看这个被证明并不愉快的发表会,你还特意请动了你的父亲,让他替你值守了一次药店。
22:46:52 <Rincewind> 而且,你住的还挺远的……回去还只能赶第二天的火车。换句话说,你的父亲要帮你值至少一天半的班。
22:46:52 <Rincewind> 担忧着他的身体的你一下火车就匆匆赶回自己的药店,却在门前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争吵声。
22:47:30 <Rincewind> 那个低沉又轻柔的声音显然来自于你的父亲,与之相对的,另一个声音尖细而高亢,听起来也很是耳熟。
22:49:02 <史蒂芬> 我的父亲也是当地有名望的人,而且就其性格而言,不是会与人吵架的那种。显然这事很不寻常。我能判断出另一个声音是谁吗?
22:49:31 <Rincewind> 是你的一个老顾客,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她的儿子从小身体不好,经常来这里买药。
22:50:54 <Rincewind> “我都说过了,我要‘老一套’!磨磨蹭蹭的不给我,是想让我赶不上回家做晚饭么?”
22:50:54 <Rincewind> “十分抱歉,但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您把‘老一套’的具体内容说的再详细些。我并不记得您平常都点些什么。”
22:51:45 <史蒂芬> 那我应该很熟悉她家的病况。我走进去,和他们问好,并止住他们的争吵。
22:52:18 <Rincewind> 推门进去一看,常客史密斯太太半个身子都抵在柜台前,没有提着蔬菜的那只手还不断敲击着底下的玻璃,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22:52:18 <Rincewind> 你的父亲则垂着眉头,显出一副温和耐心的样子,不过似乎没什么帮助。
22:52:43 <史蒂芬> 搞清了情况,我麻利地为她拿好了"老一套"。
22:53:12 <Rincewind> “啊,史蒂芬医生——您可算来了!昨天我就没买到老一套,还以为今天也买不到了!”
22:53:30 <史蒂芬> "史密斯太太,很抱歉我这两天有点事出去了,给您造成了不便。"
22:53:54 <史蒂芬> “这样,我给您把这套药的名字写下来。”
22:54:04 <Rincewind> “这个老健忘怎么就记不住我儿子要吃什么!”——事实上你父亲经营药店的时候从来没有招待过这位客人。
22:54:54 <史蒂芬> "或许我过几天还有事要出去,到时候请您把这张单子交给我父亲,他一定明白的。"
22:55:11 <史蒂芬> 顺便我转过身向父亲低头示意。
22:55:12 <Rincewind> 你很快抓好了她平时需要的药方,还特地附了一张清单在上面,好言好语的总算把他送走了。
22:55:53 <Rincewind> 看她离开,父亲塌下肩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看来药店的生意不错,这两天回头客还挺多的。”
22:56:49 <史蒂芬> 我向父亲表示歉意,一来因为这位蛮横的顾客,二来因为自己的事不得不请出父亲坐镇药店。
22:57:22 <史蒂芬> 随后我问问父亲这两天的情况应该都挺正常吧?
22:57:41 <Rincewind> “没事没事,”他对之前的尴尬仅仅是一笑而过,“药店生意兴隆是好事。况且也就只有这位史密斯太太要的东西我没法全记住。”
22:58:11 <Rincewind> “看起来她儿子身体的毛病还挺多的。除此之外的常客一说自己有什么需要,我都能现场开给他们。”
22:58:51 <Rincewind> “你父亲可还没老呢,才不是什么记不住怎么开药的‘老健忘’,嗯?”说到最后,他像是要安慰你一样,朝你挤了挤眼。
22:59:03 <史蒂芬> "是的,这种病还是不太寻常,我记得...是什么病来着"(有信息吗)
23:00:00 <Rincewind> 是几种慢性病症的结合,大部分都是先天染上的。史密斯太太坚持要高龄生产,结果生出来的孩子一身毛病……坦白来讲,只能说她运气不佳。
23:01:23 <Rincewind> “哎……只能说这孩子可怜。希望他能平安成年。”你给父亲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史密斯家的情况,闻言他也只好表示惋惜。
23:02:49 <史蒂芬> 于是我和父亲一同值班到了药店关门,期间我和父亲聊了聊近期的一些琐事,但没有提及我出差所见。随后我驱车送父亲到他的庄园。
23:03:59 <史蒂芬> (我还可以有别的操作吗?
23:04:02 <Rincewind> (可以
23:04:47 <Rincewind> 后半天的值班风平浪静。母亲执意留你在庄园吃了一顿晚餐,似乎晚上还有留你过夜的意思,不过第二天药店还得照常开门,那可能就需要早起了。
23:05:32 <史蒂芬> 我想调查一下关于慈善家尤拉莉亚·芬奇的事。
23:06:24 <史蒂芬> 我和母亲说明天药店得正常开门,所以就不留宿了。
23:07:32 <史蒂芬> 我驱车回到药店。当然,中途去了一趟图书馆,是想翻翻近期的报纸,看看有没有什么和慈善家尤拉莉亚·芬奇有关的事。
23:07:32 <史蒂芬> 史蒂芬撤回了一条消息
23:08:18 <Rincewind> 你们在饭桌上聊起了这位夫人。她对艺术、科学和教育相关的行业特别感兴趣,捐款时总是出手阔绰。
23:08:18 <Rincewind> 她有个名叫史蒂芬的孙子,据传最近有些风言风语——好像跟一个乐队指挥搞上了。当然了,两个人都是男性。
23:08:21 <Rincewind> 不用
23:08:25 <Rincewind> (就给你好了x
23:08:50 <史蒂芬> (太好了\0o0/
23:09:20 <Rincewind> 过刊室里的某本八卦小报也用耸人听闻的侧边栏证实了餐桌上聊到的丑闻——嘛,不过可能你的父母也就是在那里听到的。
23:09:26 <史蒂芬> (为什么和我同名x
23:09:43 <Rincewind> (是巧合
23:09:52 <Rincewind> (嘛你的父母可能就是因此才看得到这则新闻(x
23:10:18 <Rincewind> (你晚上一般几点睡觉(指你的PC
23:10:17 <史蒂芬> (那我以后就叫史蒂芬·Z了
23:10:58 <史蒂芬> (我觉得12点也不算太晚,当然,由于早上赶路,或许今天比较累,需要早点睡
23:11:09 <Rincewind> (好
23:11:58 <Rincewind> 身为一个需要每天按时开店的人,你的作息一向规律——十二点钟休息。当然了,出于前一天的尴尬状况,你今天还比往常睡得更早了些。
23:13:12 <Rincewind> ……但是说实话,今晚你的睡眠并不安稳。
23:13:12 <Rincewind> 你是在自己悲痛的大叫声中惊醒的,甚至还能摸到自己满颈的冷汗。
23:13:21 <Rincewind> (可以投一个智力来回忆你梦到了什么
23:13:40 <史蒂芬> (掉san预警
23:14:14 <史蒂芬> (没过
23:14:18 <Rincewind> 你居然没过!
23:14:48 <史蒂芬> (一般来说都是san值换情报,但...
23:15:44 <Rincewind> 你只记得自己梦见了些奇怪的真菌碎片以及几何体,以及那个让你惊醒的场景——
23:15:44 <Rincewind> 你的父亲倒在血泊之中,而史密斯太太则握着沾血的菜刀,用她那一贯尖细的音调反复重复同一句话:
23:15:44 <Rincewind> “是你!都是因为你记不住老一套是什么,我儿子才会死!”
23:16:47 <史蒂芬> 我立刻爬起身,看看周围有什么异样。
23:16:58 <史蒂芬> (天亮了吗?
23:17:46 <Rincewind> 一切都很好,是你前一天晚上入睡的寝室。钟表显示的时间比你平日的起床时间要早上一刻钟,你的脑袋又重又痛。
23:19:08 <Rincewind> (有什么需要特别反应的么,没有我就快进啦~
23:19:21 <史蒂芬> 我从药箱里翻出一片能暂时缓解头痛的药(不是安眠药),服用之后我来到餐厅,看看父母在不在。
23:19:39 <Rincewind> (你不是没有留宿么x
23:20:07 <史蒂芬> (我不是不需要去图书馆吗,我以为我住下了...
23:20:18 <Rincewind> (噗  那好吧   那你留宿了
23:21:06 <史蒂芬> (如果一切安好的话,就可以快进了
23:21:18 <Rincewind> 母亲已经醒了,正在准备今早的烤面包,父亲则是还睡着,睡容安稳,看起来并不像你一样被噩梦所扰。
23:22:03 <史蒂芬> 那我吃完早饭,向家人道别,随后去药店。
23:24:00 <Rincewind> 你擦掉冷汗,享用过母亲精心准备的早餐之后便又驱车前往诊所。
23:24:00 <Rincewind> 早上的经营状况与平常无甚区别,史密斯太太在八点多的时候赶到这里,手上还拎着一盒草莓果酱。她又恢复到了平常那种热情而又大大咧咧的状态。
23:25:03 <史蒂芬> 那我也热情地和她交谈,并且不经意地问问她的儿子最近怎么样了。
23:26:59 <Rincewind> “因为少吃了一天药昨晚有点蔫——不过今天看起来状况很好!”她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23:27:33 <史蒂芬> "慢病总是要好好调理的。自然,我也不是医生,不过我认识医院里一位医术高超的医生,或许您可以找他看看。"
23:28:53 <Rincewind> “医生也只建议我按时给他服药啦——真是的,这么多麻烦事!”她说完便又拎着果酱和——你特意给她塞了三天份的药——离开了。
23:27:30 <Rincewind> 之后便是相对冷清的一段时间,根据你的经验,接近中午的时候会再热闹起来。
23:27:30 <Rincewind> 不过,刚过九点,你的诊所里突然有一通电话打来,你拿起话筒,却听到了意想不到的消息:
23:27:30 <Rincewind> “这里是波士顿警察局。今早发生了一起杀人案……虽然跟您没什么关联,但在威廉姆斯先生的执意要求下,我们还是希望您能过来一趟。”
« 上次编辑: 2019-01-15, 周二 04:30:54 由 Rincewind »
引用
「それが出来たら何になるのよ
何の役にも立ちません」
——金野火織の金色提言, DJ TECHNORCH feat. 宇宙★海月

虽然没有意义姑且还是贴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