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11  (阅读 237 次)

副标题: 薩滿 引子 後編 Day-05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11
« 于: 2018-12-10, 周一 20:59:20 »
<kp>         ------------- [故事開始] -------------
<kp>              --- (其他聊天請移步聊天群) ---
<kp> 【過了幾天,你從 聖安東尼奧 附近的一個小樹林裡面鑽了出來,風塵僕僕,從尤瓦爾迪到圣安東尼奧的途中,你將騎得馬交換給了一個牧場主並獲得了$25.00. 和一些足夠你路上吃的食物。
<kp> 現在你就站在聖安東尼奧城市(姑且稱之是城市)的邊緣。看起來,這裡就像一個由數個尤瓦爾迪鎮子拼接而成得更大一些的集市區。這裡建築更多一些,人也更多,最多的還是來往不絕的牲口,他們被商販趕過來又帶出去,混雜在其中的還有動物身上的濃郁的氣味,隨風飄散,甚至你站在這裡,都能聞見。
<kp> 聖安東尼奧 的邊緣並沒有站崗和把守的人,與其說這裡是一個有秩序的城市,不如說就是一塊比較大的集散地。】
<kp>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揉了揉因为行走良久而感到酸痛的双腿,把目光看向了圣安东尼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在这数天的路程中,虽然因为幸运遇到了一个牧场主,有足够的食物,但是长度跋涉的劳累和一路上的警戒让我这个身体比较羸弱的人有些受不了。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仔细地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 【你背後是剛才穿過的一小片樹林,面對的是 聖安東尼奧 ,所有兩邊都是荒涼的土地,有一些零星的雜草。沒人注意你,但是你的花紋衣服依然很顯眼,所以如果出現在人群視野中,他們能很明顯的看出你是一個部落人】
<kp>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虽然知道这身服饰比较惹眼,但是在这一片荒凉之中也找不到什么衣服更换,而要是赤裸身体进入,恐怕我身上的巫纹更加显眼了。我弯下了身子,慢慢地从城市的边缘走了进去,一路上都在细细观察,附近有没有类似衣物店的地方,同时,也在警戒可能出现的不知道有没有得到我通缉通知的巡警。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侦查检定: D100=15/25 成功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 【你穿過小巷和人群,進入了城市中。 沒走多遠,你發現了一個裁縫店,上面寫著:莫多付裁縫店(經營舊衣)。 周圍沒有任何看起來像巡警或是警察一類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商販和進行牲口買賣的農民,你也發現到有一些穿著部落服飾的人在裡面,但是他們大多都是深黃色的衣服,而且沒有花紋在衣服上,土黃色的顏色正和美國南部那種貧瘠的平原融為一體。】
<kp>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慢慢地走进了莫多付裁缝店,向柜台的人询问。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你好,我需要一套符合我身形的衣物,还有一件披风。”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 【櫃檯後面坐著是一位年齡大約50歲左右的男子,他戴著眼鏡,手裡拿著針線和一塊精緻的紡織布料,他正在試圖將那塊布料縫在另一個顏色相仿的衣服上。
<kp> 他抬頭看了你一眼,沒有說話,只是用手中的針線指了指堆在面對大街的窗戶裡面的那塊地方,你看過去,發現那裡更雜亂的擺放著各種衣物,但是看上去都很舊了。靠近以後你還能聞到衣服傳來的一種奇怪的洗滌劑的味道。】
<kp>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看了一眼男子,见他没有回应我的意思,就转头走到了衣物堆里。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这里的衣服看上去都很旧,还有一股异味,但意外地还挺完好,看来老板是个细心的人。我从中翻找了一会儿,找出了一套符合我要求的衣物和披风。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拿着它们,走到柜台前,问男子: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就这几件衣物了,请问需要多少钱?你这里有换衣间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 “ 唔…… 裡面,那個有布簾的地方。
<kp> these …… 10 bucks …… final offer. "
<kp>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取出钱放在柜台上,并转身走进了布帘。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很快,我换好了一身衣服,这是一套工人一般的服装,上面还带了很多补丁和口袋。我走到柜台前,向老板搭话: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这衣服非常的合身,你的手艺很好。我有些事想跟你打听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 " 恩?什麼事?”
<kp>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是这样的,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不知道这边的火车站在哪里?还有,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 “ 很遠的地方…… 印度嘛? 我們這是在大陸中間,可沒什麼船。 火車站倒是有,出門右拐,一直走過中央廣場然後右手邊不遠就是了。
<kp> 奇怪的事情……這破地方能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無非就是天天過來過去的牲口和糞便,議會選舉出來的執政官屁用都沒有,到處都是搶劫和姦淫,隔天就能在某個巷子里發現尸體。 你說這些倒是算不算奇怪? “
<kp>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尸体?那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详细说说嘛?”
<kp>             ---------- [故事暫停] ----------



<kp-兔>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kp-兔>        ------------- [故事開始] -------------
<kp-兔>              --- (其他聊天請移步聊天群) ---
<kp-兔> 【服裝店的男人說】
<kp-兔> - 尸體?……噢,沒什麼,我就是說呀。 那些背地的巷子最好少去,很危險,如果你被殺了,那不就是你的尸體被人發現了。 至於更多的奇怪的事情嘛……我覺得最近上了年紀的一些人都會不約而同的在一些時候覺得頭疼,而且能聽見奇怪的聲音,一開始打擊都覺得是因為壓力太大所以耳鳴而已,但是後來漸漸的覺得那聲音是多種多樣的。好像是遠處傳來,又好像是從地下傳出來,又好像是就在人身邊一樣……
<kp-兔> 如果說還有奇怪的事情的話……我一直覺得牛放的屁很臭,還有人說牛皮能點燃當木柴燒……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EVA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知道了”我听了老板的话,转身走出了服装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服装店的老板说了火车站的位置,我低着头,慢慢地走向火车站。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路上,我在想着老板的话,还有努卡对我说过的梦境,回忆它们与我看过的典籍之间有没有什么相关联的地方。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神秘学检定: D100=94/70 失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你思索著並且前進。 你恍惚中覺得努卡的夢境這種情況雖然和某些宗教的 天啟 場景非常相似. 但是並沒有一個能完全吻合的.
<kp-兔> 你來到了火車站,這裡比起剛才的鎮中人來往更加頻繁和密集,但是牲畜顯然少了很多。
<kp-兔> 在售票亭旁邊有2個配槍的警察,他們的武裝在人群中顯得非常顯眼,不僅有手槍,背上還有長槍,腰間鼓鼓的,仿佛還裝著一些什麼東西。 他們都穿著制服,雖然沒有佩戴銀色的六角星標誌的胸章,但是他們帽子上都印著警察字樣。 他們身材魁梧,目光炯炯的看著來往的人群。
<kp-兔> 售票亭3面用水泥砌成,正面是雙層厚玻璃,只留下一個半圓形的小孔供人們交錢和取票,裡面只有一位40歲左右的穿藍色制服的售票員。
<kp-兔> 你站在距離售票亭大約20m的地方,周圍人很多,警察沒有注意到你】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不敢确定售票亭旁的警察会不会认出我来,我悄悄地退到一旁角落。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想观察一下周边的人群,里面有没有什么看起来像混混或者黑社会的人。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周圍人很多,你看到在大廳的另一邊好像有幾個穿著黑色衣服帶著黑色帽子的人。 周圍三三兩兩也站著一些身份不明的人。 你覺得所有人都很可疑。 】
<kp-兔> 【如果你要試著分辨他們的職業,需要chk偵查/&etc】
<kp-兔> #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侦查检定: D100=38/25 失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看不出周围的人谁有嫌疑....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但是事态紧急,努卡的话让我每一日都越发焦虑,我下定了决心,只要不背弃羽蛇神的光辉,我将不惜一切代价调查出真相。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从包中拿出了一瓶致幻熏香,悄悄地放在了离售票亭20m外的路旁,并且拔开了塞子,趁幻药没有飘散开来之前,慢慢地汇入人群中向售票亭走去。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你將那瓶藥放在了一個不起眼的位置,藥物很快地揮發起來,藥物會對周圍半徑5m的人起效。
<kp-兔> 你慢慢靠近售票亭】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48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76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8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87
<kp-兔> 【噗通!有個背著包的年輕婦女倒在了你的藥物旁邊。緊接著,又有一個中年男性倒下了。他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仿佛兩具尸體一樣。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引起了相當大的一陣騷動。 有人驚叫道:
<kp-兔> - 哇!死人啦! 快報警呀!
<kp-兔> 售票亭旁邊的兩位警察聽到喊叫立刻拔出槍向那兩個疑似尸體的人旁邊跑去,售票亭中的售票員也不禁的站起身想要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他們根本沒有聽見槍聲就有2個人死了?
<kp-兔> 你來到了售票廳前】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假装惊讶地回头望了一下那边,确认警察已经离开了,然后对售票员说: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这年头什么事都有,不是吗.....请给我一张去往波士顿的车票,我可不想卷入麻烦。”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售票員不解的皺著眉頭看了一下你
<kp-兔> - 唔……那是怎麼回事? 是真有人死啦?
<kp-兔> 她一邊說一邊又坐回了椅子上開始辦事。
<kp-兔> - 波士頓……波士頓……恩。 今天晚上和後天晚上都有中轉列車去。 貴族票是$25.00/1. 一般的4人廂房是$17.50/1. 平民座椅是$12.5/1. 是貨旅2用列車,前半部分是旅客車,後面有幾個牲畜的列車節。  先生你要 什麼時候的 哪種 票?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只要一张平民座椅就可以了,谢谢。”我取出钱递给售票员,“麻烦给我安排今天晚上的车。”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售票員很麻利的接過你的錢,然後將票遞給了你。 你看到票上寫的是: 聖安東尼奧-波士頓 到站:19:30;出站:19:45】
<kp-兔> - 好的先生,祝您旅途愉快! 請您務必按時乘車,而且我的意思是最好早一點,過時的話車票只能退一點點錢了。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现在能进站吗?我身上带了干粮,我可不想错过这趟列车。”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16:00】
<kp-兔> - 現在?現在不行吧。 最早提前30mins進站。 畢竟還有別的列車的旅客上上下下。如果您沒其他事情的話倒是可以在這大廳等著。 這裡人挺多的,不過我們的警察也很負責,這裡最近幾個月還沒有出過什麼人命。 不過剛才那個,嘛……警察可能會多起來吧……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拜托了,我进去之后会蹲在旁边,不会妨碍到其他人的,我真的有很急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说服检定: D100=41/50 成功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這……我很難辦呀,畢竟我又不是檢票員,如果說你是我親戚的話……但是……
<kp-兔> - 我就是個小職員,工資也就那麼一點點,是吧…… 我也不想惹麻煩丟了工作,你覺得呢?
<kp-兔> 【售票員和檢票員是不同職務】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那,能让我跟检票员谈谈吗?不瞒你说,我的亲人在那边去世了,我要尽早赶去处理,实在无法忍受再多一天的等待了,我相信他一定也能理解我的,你放心,无论如何也不会牵扯到你身上”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噢,那自然,他就在鐵欄杆門那邊,你要說什麼直接去找他就是了。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谢谢你,愿你的生活美满。”我转头走向了铁栏杆门,找到检票员,向他搭话: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你好,我有点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是这样的,我买了一张一会儿19:30的车票,我想提前进去站在一旁等待,不知道能不能通融一下?”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檢票員是一個35歲白人男性。他拿著一個手持打孔器。 穿著制服戴著帽子。 因為旅客來來往往絡繹不絕,他只有一個人在這裡,顯然是很忙碌的,他現在正在為當前的火車檢票。 他從旅客手裡接過票,打孔,然後再還給旅客。
<kp-兔> 他面無表情的執行著這簡單的工作,你能感到他已經比較疲憊了。 聽到你說話,他連看都不看你。應了一聲
<kp-兔> - 19:30的火車最早19:00進站。 】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先生,我真的有要紧的事情需要办,不能错过这一趟列车。“我从怀中掏出余下的钞票”这样吧,如果你让我过去,你就可以赚笔小钱,回头去酒吧消遣一下。拜托了,我就站在里面等待,不会妨碍到别人的“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他扭過頭看見了你手裡的錢。然後緊張的向周圍看了一下,確定沒有人在看著他,然後快速的抓過了你的錢,然後裝在了自己口袋裡。 他對你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kp-兔> -嘿,夥計,你還挺上道的嘛。聽著,你就跟在這幾個人後面,我就當你是這趟列車的旅客等會也會給你檢票,低調點,進去之後躲開 保羅,哦,保羅是站台警察,不過他一般這會都在右手邊的角落里睡覺。恩,就是我身後那邊,看到了麼?蓋著帽子的那個。
<kp-兔> - 如果你被保羅發現了,嘛,他會把你趕出去。我可什麼都不知道,明白了嗎?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懂的,放心”我向检票员使了个眼色,跟随人流走进了站台。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一进站台,我就转身背对着保罗的方向,走到了角落的地方,披上披风上的帽子,一边假装看着月台等车,一边用余光观察保罗的动静。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21:34:16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kp-兔> 【保羅在角落里一動不動】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4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73
<kp-兔> 【站台外的警察簡單的檢查了倒下的人,並且確認他們並不是死亡。 他們驅散了周圍的人群,你聽到他們對著站台電話喊著
<kp-兔> - 叫輛救護車來,有兩個人暈倒了,什麼!不是死亡,暈倒。 2個! 狀態? 一動不動好像一具尸體一樣啊,聽不明白嗎! 什麼? 噢……還有這事? 好的,我知道了。】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听到后面警察打电话的声音,隐约猜到了他们可能收到了关于警官被杀的事情,悄悄地蹲了下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你看到一個警察走到了售票員那,他們談了一會,然後你看到售票員遠遠地朝你這邊望了一下。 隨即,警察也轉過頭來……
<kp-兔> 你需要描述一下你的位置】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你蹲下身子,警察剛才並沒有注意到你,你能透過鐵柵欄(藍色部分)看到他們的行動。 你看到警察朝 保羅 的方向走了過去,並且喚醒了保羅,他們交談了一下,然後保羅站起來,右手已經按在了槍上,他將開始巡查站台內區域。】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看到保罗开始行动,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了月台前的柱子角落处试图隐藏自己。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sheepy/arena/#sync=1450:12323
<kp-兔> 【你如果試圖在人群中隱藏自己的話,需要chk 潛行/etc。
<kp-兔> 【站台外的警察給保羅說完話之後他們又離開了,剛才暈倒的人還在那裡,站外的警察開始驅散人群,但是人群太多了,而且又有要進站和出站的人,他們分身乏術。】
<kp-兔> #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潜行检定: D100=65/20 失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发现自己好像无法隐藏在人群中,于是我瞄了一下保罗,准备在他走到我这个位置检查的时候,跟他隔着柱子绕圈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4
<kp-兔> 【18:00】
<kp-兔> 【保羅顯然發現你正繞著柱子似乎在躲避他,他覺得有些奇怪,並且稍微向前跑了幾步並且站在了你(#5)面前。
<kp-兔> - 嘿,夥計,我怎麼感覺你在躲著我呢?你從哪來的?
<kp-兔> #
<kp-兔> 22:22:48
<kp-兔>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撤回了一条消息
<kp-兔> 22:22:54
<kp-兔>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撤回了一条消息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发现躲不过他了,于是回头跟他说:“你好,警察先生,我是从波士顿来这边的旅客,请问有什么事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哦,波士頓來的。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19
<kp-兔> 【你雖然穿著一身破舊的工人服裝,但是你的頭髮和膚色顯然不是白種人。 你的頭髮是編成辮子的,而且從你衣服開口看上去還能看到你身上有顏料塗抹的痕跡。】
<kp-兔> - 我怎麼覺得不是波士頓來的呢? 有身份證麼? 麻煩讓我看一下。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笑了笑,对他说:“先生,难道印第安人就不能移居波士顿吗?至于身份证,你应该知道的,你们的政府现在才开始慢慢接纳我们,怎么会那么快给我们办理正式的证件?”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又正了正神色,严肃道:“但是,这不是你随意质疑我的缘因,我们家族在波士顿也是颇有名声的,请你放尊重些”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97
<kp-兔> 【18:30
<kp-兔> 保羅顯然被你一套可以說是莫名其妙的說法唬住了, 你看到他半張著嘴然後呆呆的望著你,顯然有些緊張。
<kp-兔> - 呃……
<kp-兔> 正在這時,有一輛火車進進站了。然後你聽到外面有個警察大喊了一聲:攔住他! 順聲望去,有一個黑人青年拿著一個布包正打算闖過檢票臺。 保羅轉過頭去看著情況。】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对保罗说:“警察先生,我觉得与其你在这里质问我,还不如过去那边帮忙?”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回过头,硬着头皮上了这趟列车。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保羅皺了皺眉頭,然後從牙縫擠出來幾個字】
<kp-兔> - 走吧,以後小心點!
<kp-兔> 【保羅向那個黑人那邊跑了過去,並且和另一個警察合力制服住了那個人。周圍的人也都圍攏過來……
<kp-兔> 你上了這趟列車。這是一趟高級客用列車,上面沒有貨車車廂,只有豪華包廂和一般包廂。但是你從開著的門望進去發現很多一般包廂都是空著的,一般包廂也有一個門,但是不能上鎖。】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要观察一下火车上有没有什么标识告诉我这趟车是去往哪儿的。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18:45
<kp-兔> 列車開動了,緩緩向前行進,你透過車窗外看到站台上的那警察已經逮捕了那個闖站的黑人青年。
<kp-兔> 你向列車後面走著,然後來到了一節普通包廂的列車節。 這裡顯得空空蕩蕩的,你向前走著發現#124都沒有人,只有#3有一個年輕的婦女,她已經懷孕了,躺在床上無聊的翻看著書。
<kp-兔> 你在路過其他車廂的時候聽到了其他乘客的對話,並且確認了這趟列車是從 新墨西哥州 的 阿爾伯克基 開往 喬治亞州 的 亞特蘭大 。
<kp-兔> 並且亞特蘭大和之後的站點上也包括你的途徑站。你原本的火車也會從這裡開往 亞特蘭大 然後繼續北上到達波士頓。 】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看着警察抓捕了黑人,暗暗心惊。缓了一会儿,压下心中的慌乱,我走向妇女,微微屈身向她问好: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你好,女士。不知道能不能向你问一些问题?”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84
<kp-兔> 【孕婦聽到你突然向她搭話顯然有點緊張,她向左右看了看發現只有你一個人。 他並沒有對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感覺到可疑,你看到她緩緩地呼吸了一下然後回應你】
<kp-兔> - 嗯? 哦,你好先生。 請問你是?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哦,女士,我只能说我是一个倒霉的旅行者”我摆出一副忧愁的面容,继续说“你可以叫我阿尔金,还请你不要因为我是印第安人而歧视我。”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哦,你好阿爾金先生。 我並不會有什麼種族偏見了,我也是一名高中歷史教師,只不過最近因為 他 *孕婦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所以沒有在學校而是出來逛一逛解解悶而已。
<kp-兔> - 那麼,阿爾金先生,我們是旅伴了是嗎?你也住在 亞特蘭大 麼?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非常遗憾,我只是要转车前往波士顿,我在那边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不知道这一趟列车大概什么时候能到站呢?”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恩?到哪?亞特蘭大 麼?快的話也得2,3天吧。 不過這趟車是純客車,所以途徑站時間都很短,應該還能快一些。 我之前坐的話從 亞特蘭大 到 阿爾伯克基 用了3天多不到4天的樣子。
<kp-兔> - 急得話……不是坐飛機更快嘛? 我都沒坐過呢,我丈夫說是坐飛機除了白霧什麼都看不到,反正我現在也不急……是吧?而且還能省點錢買東西吃。 我去 阿爾伯克基 的一家印度餐館嘗了嘗他們咖喱……哇塞,那味道,沒辦法說,雖然不是難吃吧……但是也絕對算不上好吃啦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咖喱我虽然没吃过,但我敢肯定我吃过很多比那个咖喱更奇怪的东西。”我向她笑了笑,又说道:“要是有条件坐飞机的话,我也未尝不想啊”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对了,我有件事情向请教一下你,你是历史系的老师,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一些奇怪的事情呢?”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把努卡的梦境内容和裁缝店老板说过的低语现象都跟她大致描述了一遍,希望她知道些什么。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奇怪的事? 歷史上奇怪的事情那麼多,你說的是哪些啊?
<kp-兔> - 唔…… 還真奇怪呢。 不過你說那個夢境,就是做夢而已吧,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至於奇怪的聲音,我倒是還真遇見過不少呢,之前剛懷孕的時候我在學校就遇到過好幾次,聲音挺響的呢,我感覺可能只是因為懷孕所以費洛蒙分泌失常引起的了,不過你說在聖安東尼奧也有這種現象? 那就還真的不太明白了呢……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亚特兰大也有?这么说亚特兰大好像比圣安东尼奥的请况更加严重.......”这么说来努卡长老说的果然是对的,随着我逐渐接近海边,奇怪的现象越发明显了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嗯....我还有一个问题,你知道从亚特兰大前往波士顿最便捷的方式是什么吗?当然了,最好是便宜一些的方式”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誒?先生你可真有趣,最便捷不就是火車嘛,你現在坐的這個玩意呀! 啊?哈哈哈……
<kp-兔> - 至於便宜的方式…… 不知道…… 走過去?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面露苦涩:“实不相瞒,实在是买了这趟火车的票之后,我是身无分文了,这不是在担心后面的旅程嘛”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看向她,问:“不知道你看不看得上我自己制作的药粉?”说着我拿出了一支急救药粉递给她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这是我自己用药材和动物的内脏调配成的,止血消炎效果都很好,如果你看得上的话,我想用它来向你换取一些旅费”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49
<kp-兔> - 是嘛?你說你要去波士頓? 但是只夠錢坐這輛火車? 這輛火車票價不低呀。 …… 我能看一下你的車票嘛?
<kp-兔> 【孕婦警惕】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你看,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是一个倒霉的旅客,我在上车的时候不小心把车票掉了,还没等我捡起来,突然一阵风就把它刮出了门外,紧接着门就关上”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请你相信我,我不是一个坏人”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说服检定: D100=91/50 失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你的說辭顯然沒有說服她,並且加重了她的懷疑。】
<kp-兔> - 好了,先生,我不知道你從哪來,也不關心你去哪。 請你現在離開我的房間,否則我就要喊警察了。
<kp-兔> 【孕婦高度警惕】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请不要激动,女士,小心胎儿”我见她如此警惕,便收回药粉,站起身离开了3号房间。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走进了1号房间,静静地坐下了,思考着怎么才能到达目的地。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21:00
<kp-兔> 你來到了#1房間。 一般來說,客車會在即將到達下一站的時候乘警會巡視一次。
<kp-兔> 窗外一片漆黑,你什麼也看不到】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静静地坐在1号房间,想着可能会到来的乘警,又想到这一趟火车的目的地,默默地掏出一瓶致幻熏香藏在袖中。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2018-12-19   
<kp-兔> 【下一站是休斯頓,大約需要12hrs才會抵達。】
<kp-兔> #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25/90 困难成功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09:00】
<kp-兔> 【你在沒有人的車廂睡了一夜。時間來到帶二天的上午】#
<kp-兔>             ---------- [故事暫停] ----------



<kp-兔>         ------------- [故事開始] -------------
<kp-兔>              ---- (其他人員請保持肅靜) ----
<kp-兔> 0900
<kp-兔> 你聽到從列車的過道前方傳來一個聲音
<kp-兔> - 各位好,列車即將到達 休斯頓 。請各位將車票出示一下,感恩。
<kp-兔> - 哦,好的,謝謝……
<kp-兔> - 恩,好的,
<kp-兔> - 唔,好
<kp-兔> - 咕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听到声音,马上从床上站了起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收拾好房间的东西,悄悄地躲到房间的角落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潜行检定: D100=91/20 失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這車廂是雙層床鋪,但是房間也並不大,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到全部列車廂房內的景觀,你沒辦法躲藏,即使你完全消除了你的氣息,任何人也都不會無視掉一團縮在房間角落的奇怪的東西的……
<kp-兔> 你聽到列車警察已經進入了這節列車,他將會仔細檢查每個房間,看看是不是有人試圖逃票或是藏匿炸彈什麼的危險物品。
<kp-兔> 你現在在房間#1中。
<kp-兔> #
<kp-兔> 是的 #
<kp-兔> 19:33:00
<kp-兔> 你撤回了成员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的一条消息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走出1号房间,径直走向了列车警察。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嘿,乘警先生,请过来帮我一个忙!”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19
<kp-兔> 乘警注意到了你的穿著和打扮,他顯然之前沒有見過你。
<kp-兔> 乘警起疑。
<kp-兔> - 唔,你好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麼?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哦,先生,我的车票掉到了门那边!我不敢去捡,你能帮我捡一下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指了指两节车厢之间的铰接处。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98
<kp-兔> 乘警顯然沒有對你的描述起疑,他關心的向你點點頭,然後走向列車連接處。
<kp-兔> - 唔?在哪? 您將車票掉在哪了呢?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就在那!梯子那边!你看到了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跟着他走到车厢门,拿出了致幻熏香,我要配合致幻熏香对他进行催眠,让他认为自己已经帮我捡了票并且验过了。
<kp-兔> 要在這種情況下試圖催眠,你不僅需要成功使用一次戰技:配合環境讓對方吸入迷藥。 並且需要通過一次 困難或以上的 催眠 技能。
<kp-兔> chk 戰技
<kp-兔> chk 催眠
<kp-兔> #
<[#Dice]> 错误:属性不存在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战技【配合环境让他吸入迷药】检定: D100=84/25 失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看他好像察觉到了我的动作,决定放手一搏,直接把整瓶迷药倒到了他脸上,同时用力把他推出列车。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38
<kp-兔> 乘警感覺到你意圖不軌,他立刻用手肘護住口鼻,並且向後退到了另一節車廂內。
<kp-兔> 他掏出了配槍,並且對准你,他對你大喊
<kp-兔> - 你要做什麼!舉起手!
<kp-兔> 乘警高度戒備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把手上的瓶子随手扔到乘警的那边,趁机退回了原来的车厢。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抽出了包中的匕首,用最快的速度向另一边的3号房间冲过去,我要挟持里面的孕妇作为筹码。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你掏出了匕首並且來到了#3房間,孕婦躺在床上,她沒有注意到你,你沖過去一把抓住她並且將他擋在你的身前。
<kp-兔> 乘警看到你跑了,立刻追過來,他看到你挾持了孕婦作為人質。
<kp-兔> - 等等!印第安人,別衝動好嗎? 孕婦是無辜的,放他走,有事我們可以商量,如果你沒錢買車票,火車到站你下車便是了,你知道你跑不了的,你有什麼要求也可以說給我聽,沒必要流血。 列車還有一個小時就到站,到時候會有大量的警察都圍過來,如果你挾持人質,只會讓情況更糟糕,明白嗎?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你不想发生什么事的话,就听我说的做”我用匕首抵住孕妇的脖子,“把枪放在地上踢给我,快点”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警衛慢慢將槍放在了地上,他一直盯著你,他將槍放在地上后然後站起身,他並沒有將槍踢給你。
<kp-兔> - okok,別衝動,別衝動。 放她走好嗎? 我相信你本來也不會希望殺害一個無辜的婦女吧?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只要你别逼我,先生,谁都不会有事”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现在,往后退!”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一边挟持着孕妇,一边逼迫乘警退后,直到我能捡到枪的地方。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你走到了槍旁邊,孕婦在你前方。你一隻手拿著匕首對準孕婦的脖子。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一推把孕妇推向了乘警,然后捡起枪对着他们两个。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别动,都别动。”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孕婦已經被嚇呆了,她向前撲倒在乘警懷里,乘警抱住她然後坐在了地上。
<kp-兔> - 別動!扔下槍!扔下槍舉起雙手! 聽著,如果你亂動我立刻開槍,明白嗎!
<kp-兔> 正當你拿著槍對著地上的孕婦和乘警A的時候,你的身後突然有人大喊起來。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不!别乱动的应该是你!”我一直拿枪对着孕妇和前面的乘警,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绕到他们身后,“你敢开枪的话,你就要准备好收拾三具....不对,是四具尸体了!”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100
<[#Dice]> kp-兔骰出了: P1=24[惩罚骰:8]=84
<[#Dice]> kp-兔骰出了: P2=56[惩罚骰:3 1]=56
<[#Dice]> kp-兔骰出了: 1D8+1D4=6+1=7
<kp-兔> 你身後的乘警立刻連開3槍,前兩槍都完全沒有打中,第三槍打中了你的腹部,你大喊一聲向後倒去。 你倒下的時候將手中的槍也扔了出去。
<kp-兔> 你需要chk con
<kp-兔> #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体质检定: D100=22/40 成功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你感覺劇烈的疼痛,跌坐在地上,但是你還沒有失去意識。 你身後的乘警將孕婦推進了 #1 房間,並且拾起了你掉下的槍,現在2名乘警都用槍對准你。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举手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投降....”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其中一名乘警將你的雙手拷在了身後,然後他將你從地上拽起來。
<kp-兔> 然後兩個乘警將你拖到了 #2 房間扔在了床上。 他們互相看著
<kp-兔> - 怎麼辦,還有1個小時才到,我估計他撐不下去了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79
<[#Dice]> kp-兔骰出了: D100=63
<kp-兔> 乘警試圖急救但是沒有成功,你將會因疼痛和失血在10mins內失去知覺。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的包...里面有药”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颤抖着指向我的布包。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隊伍需要針對如下情況作出選擇 ]
<kp-兔> ==========### ###==========
<kp-兔> 描述: 你因為挾持人質,並且試圖殺害乘警和人質面臨審判和長期監禁,你會直接在 亞特蘭大 接受審判(情況對你非常不利)。 你需要針對這種情況做出如下選擇
<kp-兔> -----------------
<kp-兔> 1.  託管角色,建立新角色
<kp-兔> 2.  試圖在被關進監獄前逃離(但是你會面臨長期被警察通緝的情況)
<kp-兔> 3.  其他
<kp-兔> *.[自行決策]
<kp-兔> -----------------
<kp-兔> ==========### ###==========
<kp-兔>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1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             ---------- [故事暫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