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1  (阅读 719 次)

副标题: 序章 《寻亲记》

离线 Spark_Citron

  • 版主
  • *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1
« 于: 2018-12-06, 周四 21:01:35 »
参与人员: 漫游者 米娅·奥斯汀

劇透 -   :
15:50:06 <[kp-花火]> ——————故事开始——————-
15:50:26 <[kp-花火]> —————(其他聊天请移步聊天群)———————-
15:50:50 <[kp-花火]> ———————序章,《寻亲记》———————
15:51:18 <[kp-花火]> 伦敦的秋天,大概是这世界上最令人厌恶的时节了。刚下过雨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连带着透过脏兮兮的窗户照进来的些许阳光,阳光下结了蜘蛛网的桌子,以及桌前老修女身上黑漆漆的修女服,和她本来亮晶晶的湛蓝眼睛,都一并染上了一抹沉默的阴翳。‘米娅,我的孩子’,她看到你望向这边,眼中又恢复了些许神采,‘今天我和丹特神父再去教会一趟,我想我们很快就能回到修道院了……’
15:51:29 <[kp-花火]> #
15:56:0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真的嗎?倫敦這邊的教會願意幫助我們?但是那邊是侯爵的土地呀,我們怎麼收回呢?還是倫敦這邊的人有什麼辦法?我真的不太喜歡倫敦呢,雖然很繁華,人也很多,但是總覺得他們都不懷好意而且總是行色匆匆的 。那我們今天還是要睡在教堂的椅子上麼? 他們都能幫我們解決土地問題的話,我想,至少應該先讓我們有張床可以睡吧……”
15:56:0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6:05:02 <[kp-花火]> 听到你的话,修女的眼中一抹愧疚之色一闪而过,头巾投在脸上的阴影也仿佛更重了一些,‘我想,大家都在主的光辉沐浴下……总会给予一些帮助的,而且,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
16:05:02 <[kp-花火]> 对你说这些模棱两可的话这种事,好像对老修女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似的。她叹了口气,放下手中有点儿脏兮兮的报纸,站起身来,‘神父已经出发了,我想我也该上路了,我们大概会三点左右回来。你可以到处走走逛逛,看看伦敦的风景,不过……’她担忧的眼神看了一眼报纸的方向,‘记得注意安全,现在人心叵测……’
16:05:09 <[kp-花火]> #
16:08:4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Yes,Mother Teresa ill be good,dont worry”
16:08:4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然後拿起剛才修女放下的報紙,想看看那上面到底有什麼

16:09:43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坉書館使用检定: D100=76/20 失败
16:10:0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6:15:31 <[kp-花火]> 你粗略的扫了一眼报纸,看到了‘赫尔默公园竣工,又有大把钱被浪费’‘克劳恩私人诊所实在太神奇了,妙手回春包治百病’‘几位花季少女失踪,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丧失’之类的消息
16:16:06 <[kp-花火]> 报纸的名字是‘贾克西快报’
16:16:25 <[kp-花火]> #
16:18: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我看到報紙上有那樣一則新聞,是關於少女失蹤的,我詳細查看那則報道。
16:18: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我要求提供這則報道的全部內容,然後再看一下報紙的時間是不是今天。
16:18: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如果Mother Teresa已經準備轉身離開,那麼我要拿著報紙在她後面跟上她。
16:18:41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stealth检定: D100=77/70 失败
16:18:57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消耗7幸運。變成成功
16:19:01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6:25:22 <[kp-花火]> 关于报道内容:“据可靠消息,近日来,已经有三四位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失踪。据称,她们都是放学之后离开学校,然后在回家的路上莫名消失。虽然苏格兰场对此并没有表示,但我们有 理由相信,正有一个钟爱年轻少女的变态色魔正在伦敦肆无忌惮……”
16:25:57 <[kp-花火]> 报纸破破烂烂的,但依稀可见日期是三天前
16:29:09 <[kp-花火]> 你看完报纸,拿上它匆匆忙忙地追出门去,特蕾莎修女已经离开一段距离了,但还能依稀看见她的身影。你赶忙向她的方向跑去,但你还没跑两步,一个有点脏兮兮的年轻笑脸挡在了你面前
16:31:43 <[kp-花火]> ‘美丽的小姐,您……您真是,美丽……您能...收下我这束花嘛’
16:31:57 <[kp-花火]> #
16:36:0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使用戰技:快速奪下他手中的花,並且將他無傷的推開】
16:36:0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sry,George……or something else,but not right now. "
16:36:14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fighting检定: D100=21/70 困难成功
16:36:5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然後繼續跟上Mother Teresa。將報紙折疊刀足夠小然後裝進口袋】
16:36:5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6:38:33 <[#Dice]> [kp-花火]进行fighting检定: D100=67/50 失败
16:40:49 <[kp-花火]> 那个小伙子试图从背后拉住你,但显然你的动作要比他快一点,他抓了个空。‘小姐,小姐!您有危险,您别去那个方向!您看这个!求您了别去’
16:42:33 <[kp-花火]> 他扔下花篮,从腰间的邮包里掏出来一卷崭新的报纸,眼见追不上你,一边大喊着,一边用力挥舞着报纸,似乎中间连着线,能把你拉回来一样
16:42:36 <[kp-花火]> #
16:47:5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暫停追逐Teresa 然後停在原地,對那個男子揮手示意讓他跟過來】
16:47:5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嘿,朋友我忘了你的名字了,我現在有點急事要跟著修女去辦,如果你有興趣就跟我一起來,如果不願意,就站在那惋惜你的花吧。 你看妳買的花也挺貴的,但是你如果要跟我來就把你的花先放在哪吧,就當做是我已經收下了。“
16:47:5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轉頭再次確認修女前進的方向,如果她要消失在視野中,就無視男子繼續跟上修女;如果男子猶豫,也放棄男子。】
16:47:5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6:53:29 <[kp-花火]> ‘这,这……’他望着脚边的花篮,那里面还有几十支花,是他花了不少钱打算今天卖出去赚外快的……他有些伤心,但还是焦急地在原地跳起来,继续挥着报纸叫道:‘千万,千万小心啊啊啊啊’
16:59:57 <[kp-花火]> 眼看着修女已经几乎消失在视野中,你不管不顾地向着刚刚修女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然后一头撞进了广场拥挤的人群中。要上班的,卖报的,卖早餐的……你彻底丢失了特蕾莎的位置,但你大概知道她要去哪儿

17:08:1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檢定一次 Navigate ,然後推斷所有修女可能行走的路線,然後總結出一條最有可能的路線,她竟然是去辦公事,應該不會走沒有人的小路。那就在大路上跟著她。 如果她走進任何一條沒什麼人的小路,跟隨進入小路15m后檢定 Listen 。如果她不走小路,就一直在大路上跟著她,然後試圖靠得更近一些。
17:08:1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如果有任何突然出現在視野中並且試圖阻擋我的東西或者人,直接使用 戰技:擒拿並且推開】
17:08:55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navigate检定: D100=60/70 成功
17:09:2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7:15:13 <[kp-花火]> 你大概觉得修女应该是沿着河一路走过去的,于是向着那个方向用力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17:18:24 <[kp-花火]> 走在河岸上,四下无人,你正思考着还能不能追上修女,突然,在泰晤士河的浪声中,突然依稀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呼救声’Help! Help!whhu...’然后迅速的消失掉。声音依稀是从你右手边的小巷里传来的
17:18:28 <[kp-花火]> #
17:21:4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扯開一點自己衣服上的釦子,然後裝作是剛從巷子中跑出來的一樣然後大喊】
17:21:4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哇!有色狼!有色狼,快叫警察啊……就在那邊巷子里,快去人看看啊!”
17:21:4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對周圍人群體使用魅惑。然後眼中擠出一點淚水,做無辜者樣子繼續推開人群慢步跑動向著修女的方向前進】

17:23:05 <[#Dice]> [kp-花火]进行charm检定: D100=65/65 成功
17:26:1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7:33:04 <[kp-花火]> 旁边路过的两个男人看到你拙劣的表演,但并没有在意真假,一边说着‘小姐,你还好吧’一边走了过来,向着巷子里瞧去。而你已经顺着河岸扭头跑掉,依稀听见背后传来几声惨叫声……
17:34:12 <[kp-花火]> 接下来你的面前出现了两条岔路,左边的小巷子要近不少,而右边的大道似乎弯绕了一点
17:34:15 <[kp-花火]> #
17:36:3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走大道。 然後找到一個電話亭。 找到之後立刻撥打緊急電話,然後用30s將“巷子中有色狼,而且後來進去的兩個人也不明原因喊叫著失蹤了”和這裡的地址告知通話員。
17:36:3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繼續追著修女的方向走。】
17:37:17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骰出了: D100=36
17:37:24 <[#Dice]> [kp-花火]进行快速交談检定: D100=10/65 极难成功
17:37:3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7:43:44 <[kp-花火]> 推开那标志性的红色电话亭的门走出来,一扭头,一个推着小车的孕妇在你面前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的样子,直挺挺地砸在了地上,小车上最上方的一张报纸和几瓶果酱掉在了你脚边,报纸上大字写着‘震惊!著名女演员被羞辱后竟做了这种事……’
17:43:47 <[kp-花火]> #
17:50:20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Oh!god bless u. "
17:50:20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直接跳過這堆亂糟糟的東西。然後跑開。】
17:50:4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Dice] .rc 跳躍 70
17:50:44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跳躶检定: D100=20/70 困难成功
17:51:3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7:56:50 <[#Dice]> [kp-花火]进行格斗检定: D100=56/85 成功
17:59:42 <[kp-花火]> 正当你跳在半空中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猛得抓住了你的脚腕,顺势把你抡着砸在了地板上,随着‘咚’的一声,你那白好看的额头和青砖地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你感觉脑海中天旋地转,晕了过去……朦胧间,你听到几个人跑了过来,把你抱了起来,‘啊这边有人摔倒了,好像晕过去了,快送医院!’
18:05:37 <[kp-花火]> ……当你再次睁开眼睛,你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装修极度简陋的地下室,正被五花大绑在一个铁制的椅子上,冰冷的椅架硌得你浑身都痛。在你的旁边另一个椅子上,正有一个白发中年男性和你一样被绑成了大闸蟹。角落里还有几个正昏迷着的人,比你们好一点儿,只是被绑成了粽子倒成一团……
18:05:41 <[kp-花火]> #
18:07:51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先聽一下門外有沒有聲音】
18:08:0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Dice] .rc 聆聽 70
18:08:40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8:08:40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18:10:10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撤回了一条消息
18:10:35 <[kp-花火]> 门外一片寂静,你只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和你旁边男子平稳的呼吸声
18:11:29 <[kp-花火]> ‘喔,你醒了啊’看到你动了起来,你旁边的男子沙哑着嗓子开了口
18:11:32 <[kp-花火]> #
18:13:01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我是一名修女,刚到伦敦来,然後路上遇到一個大肚子的女人,然後……我就不知道了。 你呢? 還有那邊那些……大概還活著的……這是怎麼回事?”
18:13:01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8:17:15 <[kp-花火]> ‘喔,我从美国来,是来找我侄女的,唉……’他似乎是想摸摸下巴什么的,尝试着动了一下,不过显然那些麻绳不允许他这么做,‘今天早上是真的倒霉,我好端端的走在路上,突然就有人从后面给了我一棍子还是什么东西……’他叹了口气,‘然后我还尝试着呼救,不但没有人来,我还被直接头上套了个麻袋打晕了,鬼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18:17:19 <[kp-花火]> #
18:21:0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在路上走著? 你周圍沒有人麼? 其他人看到都沒反應麼? 而且這裡有男有女,肯定不是劫色的咯。 而且我就一個修女,他們劫你還好,問題是我又沒錢,劫我好處在哪呢? 難道是要把我當食物?還是賣了?”
18:21:0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使用戰技:掙扎。 如果無法使繩子鬆動,使用跳躍並且以受身倒地弄出大響動。】
18:21:22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fighting检定: D100=32/70 困难成功

18:22:26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骰出了: D100=27
18:22: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8:24:34 <[kp-花火]> ‘啊呀,就是小破巷子里,哪儿来的人啊……’他摇了摇头,并看着你在那里徒劳地和绳子搏斗,叹了口气,‘至于他们绑你来干什么,我想你很快就知道了……他们来了’
18:26:48 <[kp-花火]> 随着你哐当一声连人带椅子摔在地上,门外依稀的脚步声和哗哗的滚动声越来越响。‘咔嚓’,门开了,似乎是两个人推着车走了进来,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有个人顺手给了你一脚。
18:27:29 <[kp-花火]> 但因为你正脸朝下被椅子压着跪在地上,你只能看见两双脚和四个轮子
18:27:31 <[kp-花火]> #
18:31:5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嘿,夥計們。 我很抱歉,好嗎。 之前那個孕婦,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們的人,而且我也不是故意撞她的。 我道歉,我才來倫敦不久,我住的修道院被領主收回了,現在就是來倫敦想討個活路而已。
18:31:5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別殺我,求你。有什麼事情我們都可以商量,如果你們還需要人手,我也可以幫忙啊。求你們了,好嗎?
18:31:5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plz,plz,plzzz?“
18:32:22 <[#Dice]> 错误:属性不存在
18:32:25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骰出了: D100=77
18:32:3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8:38:42 <[kp-花火]> ‘呵呵呵呵呵,放心,我们不会杀你的’一个男人很是开心似的大笑了起来。‘哒,哒’的,你看到一双锃亮的皮鞋向你走来,然后用脚尖顶着你的脸,让你转了90度,‘wow,居然是这样的美人,啊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唔就是好像老了一点,不过没关系没关系’
18:40:57 <[kp-花火]> 随着身体被转过来,你看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正疯狂的低语着,一架移动的手术台上面,一个被紧紧绑在上面的男子正在拼命做着无济于事的挣扎,而另一个人……
18:43:17 <[kp-花火]> 她年轻稚嫩的脸上,微笑看起来平和又慈祥,双手抚摸着膨胀的肚皮,而在那之下,似乎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疯狂扭动着,你从未见过如此奇怪又恐怖的景象,像是里面的婴儿疯了,或是有什么更恐怖的东西在渴望着出生
18:43:27 <[kp-花火]> #
18:47:43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使用戰技:裝死。】
18:47:43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我在地上翻滾著,然後裝作頭撞在了什麼東西上面,然後一動不動的癱倒。
18:47:43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咕……”
18:47:55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fighting检定: D100=36/70 成功
18:47:5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8:51:39 <[kp-花火]> ‘啧,还不如那些十六七岁的学生坚强’,一个人把你连人带椅子从地上拉了起来,大概是拖回了之前你在的地方。
18:54:15 <[kp-花火]> 没过一会儿,本来已经大概挣扎累了的男人又一次拼命挣扎了起来,‘唔,唔,唔唔唔唔!!!!!’,然后随着极响的一下击打声,他的呜咽声终于又停下来了。
18:55:29 <[kp-花火]> ‘呵呵,明明还没有开始呢……好了,把你做成什么好呢,唔……’
18:55:30 <[kp-花火]> #
19:01:3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裝作醒過來的樣子…… 然後做出緊張而嚴肅的表情】
19:01:3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等一下等一下。我自幼身體不好,之前還有醫生給我說我營養不良。要做成什麼肯定都絕非一個很好的材料。我是剛來倫敦的,而且除了Teresa沒人認識我,如果你們要做什麼事情,我可以幫你們,好嗎?雖然我身體不太好,但是對付和我年齡差不多的人應該沒問題,你看你同伴(看看旁邊那個異形培養皿女),他現在應當需要靜養不是麼?我可以幫你們去做事情。給我一個機會。而且我來倫敦本來也就是因為在cornwall的家都被人搶走了,現在身無分文,我就是想要活下去而已。而且我相信你們肯定用得上我的。“
19:01:3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9:06:17 <[kp-花火]> 那两个人并没有理你。随着男人打了个响指,女人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了一架留声机,一首平和悠扬的萨克斯曲《回家》响了起来,现在你终于听不见那边的所有动静了,只能看见男人的躯体在医生的背后时而疯狂的抽搐,或者从床上蹦起来一点儿,又被结实的绳子拉了回去,而医生像一个钢琴家一样在优雅地动作着,旁边的少女孕妇一脸崇拜得看着他…………
19:06:19 <[kp-花火]> #
19:09:53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晃動一下身體看看帶在身上的匕首能不能拿到,然後沉默】
19:09:53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9:13:47 <[kp-花火]> 你发现身上的匕首已经不见了,会不会是被绑起来的时候收走放在哪里了呢……你身边的白发男子饶有兴趣似的看着你一连串求生欲极强的表演,而手术台上那个男子的挣扎幅度已经越来越弱,音乐也已经到了高潮……你大概觉得,不管这个人会不会死,但一旦他结束了,应该下一个受害者就要上去了……

19:14:53 <[kp-花火]> #
19:16:00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沉默,然後試圖潛行。 消除存在感。 然後看看凳子上有沒有棱角,能不能磨斷繩子】
19:16:14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潛行检定: D100=6/70 极难成功
19:16:1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9:20:09 <[kp-花火]> 你被牢牢得捆在椅子上,椅子本身并不能帮助你磨断绳子。你尽力缩起来,低下头……
19:20:16 <[kp-花火]> 哐!’突然,地下室的大门被推开,又一个少女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克劳恩先生,克劳恩先生……’她无视了你们,直直的向着手术台跑了过去……然后因为这个鲁莽的行动被那个孕妇一脚踹倒在地上。抽搐着,她在地上边捂着肚子翻滚,边大叫着什么……
19:20:20 <[kp-花火]> #
19:20:5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聽】
19:21:04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聆聽检定: D100=80/70 失败
19:21:0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9:24:55 <[kp-花火]> 因为音乐声还没有结束,你用尽全力,也只模模糊糊地听到了‘老女人’之类的词汇。医生很是气愤的样子,随手把手上的东西往手术台上男子身上一插,就急匆匆地带着两个女人走了出去,不过看那架势,大概是会处理完事情马上回来的样子
19:25:00 <[kp-花火]> #
19:28:3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戰技:試圖從凳子上站起來,然後移動到手術台旁邊,拿起任何一個能夠切斷繩子的刀具,開始割繩子。】
19:29:0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Dice] 。rc 戰技 70
19:29:08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骰出了: D100=17
19:29:37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用3點幸運,變成極難成功。
19:29:37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9:34:49 <[kp-花火]> 你带着椅子艰难地挪动到了手术台边,看过去——男子被非常专业的手法打开了腹腔和胸腔,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正在其中微弱地跳动着似的。而在那被剖开的胃部,正有一柄手术刀塞在里面
19:35:23 <[kp-花火]> #

19:36:3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sc 1/1d3 65
19:36:38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的Sancheck:
19:36:38 <[#Dice]> 1D100=64 成功
19:36:38 <[#Dice]>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64点
19:36:51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9:43:5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靠近尸體,用嘴把插著的刀抽出來,然後將刀吐在地上。然後傾倒,用背後的雙手靠近刀,摸到之後將刀刃反向對準腕部,開始割繩子】
19:43:5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9:45:40 <[kp-花火]> 你成功地把自己从椅子上释放出来,这时,一直盯着你的白发男子突然叫道,‘等一下,等一下,也救救我吧……我知道出去的路,带上我,我带你逃出去’
19:45:42 <[kp-花火]> #
19:46:2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kp-花火] 這個房間的門有沒有玻璃窗戶,關著的時候外面能不能直接看進來?
19:46:42 <[kp-花火]> 门上没有窗户
19:47:38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門是單開還是雙開?
19:47:50 <[kp-花火]> 向房间内开
19:48:07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是2扇還是1扇?
19:48:12 <[kp-花火]> 一扇
19:49:49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異形醫生做手術的工具只有一把刀麼?
19:50:14 <[kp-花火]> 镊子,钳子……你一切想的到的手术用具
19:53:50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先用刀幫白髮男割繩子。然後聽著外面的動靜。 如果沒有切斷就有腳步聲的話,立刻停止割繩子,然後停止時間。】
19:54:11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聆聽检定: D100=17/70 困难成功
19:54:1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19:54:19 <[kp-花火]> 没有任何声音
19:54:23 <[kp-花火]> #
19:58: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幫白髮男割開繩子之後,將手上的刀給他。 然後從異形醫生的手術工具中拿上手術剪。】
19:58: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去,在門背後站著躲好。如果有任何東西推門進來,不管是什麼,直接插!”
19:58: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試圖呼喚在房間其他暈倒的人,每個人用10秒,動作包括但不限於,抽耳光,掐穴位,用剪子劃傷他們的皮膚&etc。】
19:58: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20:01:32 <[kp-花火]> 白发男微笑着点头,他的微笑就像伦敦所没有的北美灿烂秋日阳光一样明亮又温暖,让你心里踏实了不少。房间里的其他人显然是受到了比麻醉剂更强力的什么东西的影响,不管你怎么动作都没有反应
20:02:34 <[kp-花火]> ‘我说,趁着他们没回来,我们快跑吧,我说真的,上面一层有个后门’,白发男站在门后一遍警惕着门外,一遍对你说道
20:02:39 <[kp-花火]> 门外依旧没有声音
20:02:41 <[kp-花火]> #
20:05:1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是嘛……” 聽他說著話,然後向他靠近……
20:05:14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使用戰技:奪刀,然後將刀對準他的脖子】
20:05:20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进行戰技检定: D100=22/70 困难成功
20:05:4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你不是說你是被打暈了拉來這裡的麼? 你怎麼會知道上面還有個後門?”
20:05:45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20:10:12 <[kp-花火]> ‘这……我当然是来这儿之后醒了,听到他们说话才知道的’,他举起双手,镇定地看着你的眼睛,‘不止如此,我还知道这里是克劳恩诊所的地下,他们会把垃圾从后门拿出去扔掉……不是,我明明是和你一起被绑着的啊,就像你说的,我骗你一个小修女又有什么好处呢……我只是个来寻亲的美国大叔而已……’
20:10:15 <[kp-花火]> #
20:15:2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嗯…… 好吧,聽著大叔,我只是想離開這明白嗎?我不管你是幹什麼的,也不想知道你到底是誰。 你說你認得路,那就帶路吧。”
20:15:2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從被開膛的尸體上取出尸體的小腸,切斷他們和其他器官的連結,然後抓在左手上。右手拿刀對著大叔
20:15:2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用刀對著他,示意讓他在前面走,保持和他的距離大約2m。
20:15:2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然後消除腳步聲,潛行。】
20:15:47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骰出了: D100=100
20:16:16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用1點幸運變成一般失敗
20:16:30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
20:18:30 <[kp-花火]> ‘好好好,你跟着我就是……话说回来,就算是感谢你救了我,我也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大叔的眼中闪着坚定的色彩,根本没在意你的威胁遍带头走了上去,你也半信半疑地跟在后面。
20:20:07 <[kp-花火]> 尽管你的潜行水平不是一般的糟糕,或者是运气太差,一路上先是踢到了门框,又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绊倒在地,但奇迹的是,一直到你们走到一楼,都并没有什么脚步声响起,但是……
20:20:58 <[kp-花火]> ‘我再说一遍,尊敬的修女,您的女儿的确不在我们这里。她好好的来我们医院做什么?’
20:21:38 <[kp-花火]> 你右手边的门传来了这样的话语,而那个美国大叔正在给你打手势,叫你快点跟着他从左边的后门逃出去
20:21:40 <[kp-花火]> #
20:22:03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我需要平面圖
20:25:3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這兩道豎線是什麼東西
20:25:40 <[kp-花火]> 门
20:26:00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門向什麼方向開的
20:26:18 <[kp-花火]> 在图上,都是向右手边
20:26:42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不明確,你把圖畫好
20:27:17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那個右手,裡面的右邊和外面的右邊就不一樣嘛
20:28:30 <[kp-花火]> 门是关着的
20:32:31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戰技:擒拿&踢腰。   直接將走在前面的大叔擒拿然後踢到前廳部分。然後大喊
20:32:31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 Mother!Mother!im here,get out of there!theyr monsters!

20:53:37 <[#Dice]> 漫遊者-米婭 奧斯汀骰出了: B1=74[奖励骰:0]=4
20:53:59 <[#Dice]> [kp-花火]骰出了: B2=88[奖励骰:2 0]=8
20:58:16 <[kp-花火]> 轰的一声,你前面的男人被你用力一脚踹倒在右手边的门上,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集装箱砸在地上似的,鬼知道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连被锁住的门都晃了一晃
21:00:01 <[kp-花火]> ‘这下可不妙啊……’他似乎对被你击中感到十分诧异,咳嗽了一下,然后向后一撞——
21:01:44 <[kp-花火]> ‘砰!’大门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轰然倒下,然后一阵浓郁的恐怖的烟雾迷漫开来,你瞬间感觉到天旋地转,跪倒在地。
21:03:24 <[kp-花火]> 朦胧间,你在最后的清醒中,依稀看到那个男人拉着一个你熟悉的瘦弱身影走来,然后把你抱了起来,稳步从后门走出去,‘好了,都没事了……’
21:07:00 <[kp-花火]> 当你再次睁开眼,面前是一脸担忧,却又藏着丝喜悦的特蕾莎修女。据说,那个自称从美国来的男人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愿意出资帮助你们建一个新的修道院,条件只是帮助他寻找他的侄女……他似乎已经得到了新的消息,他的侄女已经去了美国。而桌子上放着的,正是一张前往波士顿的一等舱船票
21:07:48 <[kp-花火]> 你依稀看到上面写着‘彼得格拉卡号’几个字……

21:08:22 <[kp-花火]> ————序章,《寻亲记》,结束————

« 上次编辑: 2018-12-07, 周五 18:31:36 由 Spark_Citron »

离线 oreoinhell@回环物语

  • 有心无肝奥利奥
  • Knight
  • ***
  • 帖子数: 359
  • 苹果币: 1
  • 809794640计划提供更多规则的游戏
    • 碎片航海者的茶会
Re: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1
« 回帖 #1 于: 2018-12-07, 周五 00:10:00 »
好厉害……感觉学习到了很多战技使用的技巧
战斗修女什么的最喜欢了!这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描写的也很赞!要是我有这个程度的团力就好了!
* oreoinhell 下定决心再多读书多学习描写
感觉稍微理解了……什么是开放世界呢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Re: 『‘天命’難違』 主線log記錄#1
« 回帖 #2 于: 2018-12-07, 周五 01:16:11 »
好厲害……感覺學習到了很多戰技使用的技巧
戰鬥修女什麼的最喜歡了!這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歷描寫的也很贊!要是我有這個程度的團力就好了!
* oreoinhell 下定決心再多讀書多學習描寫
感覺稍微理解了……什麼是開放世界呢

哈哈,他這個並不是開放世界啦。中間就已經開始強制規範行為了呢,是吧?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Re: 『‘天命’難違』 主線log記錄#1
« 回帖 #3 于: 2018-12-07, 周五 01:18:12 »
總的來說,描寫得當,刻畫準確,信息量充足,npc角色性格鮮明有特色,暗線有些太明,但是瑕不掩瑜。 無疑這次的kp表現是出色的。 贊一個!

其實是想寫的再多一些的了,但是發現說太多也不好。 執行你自己的風格吧,少年!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Re: 『‘天命’難違』 主線log記錄#1
« 回帖 #4 于: 2018-12-07, 周五 04:20:43 »
因為你的故事有一條很明顯的故事線,當玩家不在你的故事線上走的時候,你就會有一些很明顯的特征(通常來說都是很詭異的)來試圖引起玩家注意

比如這次裡面,一開始的壓根不是仰慕者的報童,巷子里的東西,突然幾乎空無一人的河畔路徑……  這些元素詭異的太明顯,而且-----是吧,如果遇到叛逆一些的玩家,很容易就要試圖撇開和那些東西的關係

离线 Spark_Citron

  • 版主
  • *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天命’難違』 主線log記錄#1
« 回帖 #5 于: 2018-12-07, 周五 06:20:38 »
因為你的故事有一條很明顯的故事線,當玩家不在你的故事線上走的時候,你就會有一些很明顯的特征(通常來說都是很詭異的)來試圖引起玩家注意

比如這次裡面,一開始的壓根不是仰慕者的報童,巷子里的東西,突然幾乎空無一人的河畔路徑……  這些元素詭異的太明顯,而且-----是吧,如果遇到叛逆一些的玩家,很容易就要試圖撇開和那些東西的關係
所以就说,报童看报纸上说受害者大多在你要去的那个方向,并以此为由向APP85的你搭讪;巷子里是那个大叔被人从背后抡了一棍子,而河畔也是有那么一两个人的。总之,你觉得突兀诡异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有理由有道理,并且有线索的,只是你不愿意接触而选择直接跳过了而已,同时也错过了大量的线索,甚至错过了重要主线‘寻亲’……

离线 Spark_Citron

  • 版主
  • *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天命’难违』 主线log记录#1
« 回帖 #6 于: 2018-12-07, 周五 06:30:00 »
好厉害……感觉学习到了很多战技使用的技巧
战斗修女什么的最喜欢了!这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描写的也很赞!要是我有这个程度的团力就好了!
* oreoinhell 下定决心再多读书多学习描写
感觉稍微理解了……什么是开放世界呢
感谢你的评论,我非常高兴你能喜欢我的故事。说实话我并不满意这次的剧本演出,我的PC故意无视了我的各种诱导又各种暴力搞事,导致她错过了大量重要线索和主线‘寻亲’的内容……
关于开放性,我个人的意见是一切为了演出效果服务的,所以这故事大概算是‘多结局多分支的galgame’而不是版主想要的那种全开放。我觉得这倒是没有什么孰优孰劣的,都是一种游戏方式,见仁见智吧。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对比一下我的‘天命’系列和版主的‘修道院’系列,应该可以体会到区别。
« 上次编辑: 2018-12-07, 周五 06:49:16 由 Spark_Citron »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Re: 『‘天命’難違』 主線log記錄#1
« 回帖 #7 于: 2018-12-07, 周五 11:27:35 »
好厲害……感覺學習到了很多戰技使用的技巧
戰鬥修女什麼的最喜歡了!這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歷描寫的也很贊!要是我有這個程度的團力就好了!
* oreoinhell 下定決心再多讀書多學習描寫
感覺稍微理解了……什麼是開放世界呢
感謝你的評論,我非常高興你能喜歡我的故事。說實話我並不滿意這次的劇本演出,我的PC故意無視了我的各種誘導又各種暴力搞事,導致她錯過了大量重要線索和主線‘尋親’的內容……
關於開放性,我個人的意見是一切為了演出效果服務的,所以這故事大概算是‘多結局多分支的galgame’而不是版主想要的那種全開放。我覺得這倒是沒有什麼孰優孰劣的,都是一種遊戲方式,見仁見智吧。關於這個問題,你可以對比一下我的‘天命’系列和版主的‘修道院’系列,應該可以體會到區別。

(噗噗噗噗……(瘋狂偷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