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9  (阅读 241 次)

副标题: 薩滿 引子 前編

离线 Rohya

  • 版主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 時至今日,你依舊帶著那種悲傷的笑容
    • The Silence Monastery
[靜默修道院Log]Chapter-0:初窺邪惡 #9
« 于: 2018-12-03, 周一 23:11:47 »
前編:
劇透 -   :
<[kp-兔子]>         ------------- [故事開始] -------------
<[kp-兔子]>              --- (其他聊天請移步聊天群) ---
<[kp-兔子]> [ 有些陰沉的一天, 在巫醫的部落中, 長老努卡讓人將現在已經成為了正式部落薩滿的 阿尔金 叫到自己的住處.
<[kp-兔子]> 你來到努卡的住處. 進了門看到 努卡 正低著頭拿著那個雕刻著五彩紋樣的煙筒抽著煙. 他年齡已經比較大了. 長長的頭髮編成一條條的鞭子耷拉在胸前.
<[kp-兔子]> 他沉默著. 緊緊皺著眉頭一言不發.]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努卡,尊敬的长老。您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聽到你說話, 努卡 抬起頭望了你一眼. 你見他輕輕地搖了搖頭. 然後又吸了一口他的煙. 他慢慢將煙氣吐出,形成一片上升著的濃霧帡幪一樣. ]
<[kp-兔子]> " 阿爾金. 我最近一直在做一個相同的夢. 夢境預兆出的情況是我從未見過的. 那就像一種無邊的邪惡將要降臨在這世間一樣. 不僅吞沒了所有的生靈, 而且也會將我們這個世界蠶食殆盡. " 努卡用一種憂鬱的語氣說著.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听到努卡的话,我皱起了眉头。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努卡是前代萨满,可谓是见多识广,多年前的动乱,也没有使他这么忧愁过,反而是带领族人融入了当地文化,和睦地生活下来。而现在他的神情,仿佛意味着什么大灾难即将到来。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努卡,羽蛇神庇护,我们现在可以说是生活安康,我看不出哪里有灾难的影子。”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试图对努卡使用心理学,查看他的精神状况是否正常。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Dice]> 由于心理学 70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骰出了: D100=77
<[#Dice]> 20:49:31
<[#Dice]> 神父-西米恩·罗曼诺夫撤回了一条消息
<[#Dice]> 20:50:13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撤回了一条消息
<[kp-兔子]> [ 你試圖理解 努卡 的話的深意, 但是並沒有奏效. 顯然,要看透一個富有經驗的長者, 你的經驗還是欠缺很多.
<[kp-兔子]> " 恩, 如果是偶爾的話, 可能會是巧合或是單純的夢魘. 但是最近一直出現重複的夢境, 這就顯然有些不對勁了.  "
<[kp-兔子]> 努卡大致給你描述了一下他的夢境: 那是一團在海邊逐漸匯集而成的黑色和血紅色的巨大煙雲, 煙雲中有不斷呼嘯著的閃電. 那煙雲不斷向周圍的陸地釋放出強大的立場. 最終在地面上鑿開一條直通地球核心的深淵. 所有生靈和物質全部毀滅殆盡.....  那景象如同天主教的煉獄一般驚駭和恐怖. 描述著這些東西也讓 努卡 的額頭上滲出汗水.]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听了努卡的话,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同时在脑海中试图回忆,在以前看过的那些古老书籍和传说故事中,有没有跟努卡所描述的景象有关联的线索。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神秘学检定: D100=42/70 成功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你回憶著. 這種情況雖然和某些宗教的 天啟 場景非常相似. 但是並沒有一個能完全吻合的.
<[kp-兔子]> " 阿爾金. 我今天叫你來呢. 是想問問你對于這件事的看法. 就如同我剛才對你描述的夢境,如果是虛假的,那麼自然可能是因為我年齡大,或者已經失去了通神的能力造成的反噬; 如果若是真的變成了現實, 我們作為這片土地,這個世界的一份子,是否能夠獨善其身而將即將到來的災難視若無睹呢? 告訴我你的看法, 年輕的薩滿, 阿爾金!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相信你的的梦境,努卡。你的能力带领我们走过了许多困境,如果羽蛇神给您送来了这么不寻常的噩梦,一定意味着有很糟糕的事情即将发生了。”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把手放在努卡的肩膀上,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不要担心,我既然已经接任了萨满的位置,一定会想办法解读羽蛇神的警示,我们可以应对的!”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从努卡手中拿过烟筒,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而现在,你需要的不是这个,让我帮你好好地入睡一次吧。”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拿出安神的草药点燃,并配合草药形成的烟雾对努卡进行催眠,想让他进入安宁的睡眠。
<[kp-兔子]> [ 努卡看到你似乎並不將他的話放在眼裡. 而只是想要安慰他睡覺, 顯然有些生氣. 他用雙手緊緊抓住你的雙臂然後搖晃著. ]
<[kp-兔子]> " 阿爾金! 告訴我. Kukulcan 到底象征的是 豐饒 還是毀滅! 是 希望 還是深淵! 你要明白,剛才給你說的並不是一個糟老頭子的自怨自艾! 而是一種預兆,一種啟示,更可能是未來發生的一種現實! 如果你仍然將我當做是一個祭祀的話, 就要好好聽我的說的話! 而不是讓我去睡覺!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只是担心你的精神状态,努卡,你的脸色太差了。”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把草药熄灭了,深吸了一口气,对努卡说: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KuKulcan是日,是星,它带着雨露而来,是我们忠诚的信仰。”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但是我仔细地回想过了,典籍和传说中并没有与你梦境中相关的线索,我打算跟族人和周围的居民打听。当然如果您有更好的想法,我洗耳恭听。”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我們的族人一向喜好安靜. 周圍的部落也都常年安於他們自己的文化. 若是真正的災難即將到來的, 我怕我們附近的這些人全都無法抽身.
<[kp-兔子]> 但是你不一樣, 你正是我們部落的希望之星, 加上你對歷史和宗教的研究. 我相信如果你能夠親身前往試探邪惡. 一定會取得所有人都不能擁有的榮耀, 不僅能夠拯救我們的部落, 更能夠將這世界上其他萬千無辜的靈魂帶離苦海和災厄. !
<[kp-兔子]> 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阿爾金. 如今之事你務必親自前往並且想辦法解決. 其他人能對你的幫助都太過有限了.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努卡说: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知道,在你的建议下,我曾经很多次接触过外面的人,也确实学会了很多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知识,看见过金属和火药的碰撞所带来的改变。但是,你也知道,外界并不如我们部落中那么简单,纯粹,很多人的思想根本就如同一只年老的狐狸,狡猾、贪婪,又欺软怕硬。”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但是,如果你坚信破开黑暗的曙光落在我身上,那我会背起这份责任的!”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努卡,如你所愿我会前往试探邪恶,你能给我指明一个方向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很好! 很好啊! 年輕的薩滿. 你果然不愧是部落之星. 不要聽別人怎麼評價你. 說什麼你身體不行,手無縛雞之力的謠傳. 我從來都堅信一點. 巨大的智慧比有力的臂膀更加令人安心.
<[kp-兔子]> 努卡頓了頓.
<[kp-兔子]> 恩, 在我夢中,那團巨大的邪惡的陰影就來自於和這片大陸的東北. 他隔海而望的就是那個傳統的天主教國家--英格蘭. 你應當直接前往那裡, 探查這邪惡的根源, 並且想辦法解決.
<[kp-兔子]> 至於部落的事情, 我自會安排你離開之後的事情. 只希望你不要去的太久. 畢竟再年輕一些的祭祀還無法完全承擔 薩滿 的職責. 而我也逐漸老去. "
<[kp-兔子]> 說著話,你看到 努卡 從他床旁邊取出一個木盒子. 他顫抖著打開了這個盒子, 你看到裡面裝的是一塊金閃閃的礦物. 那是一塊大約價值為$500.00的黃金.
<[kp-兔子]> 他將黃金遞給你. 眼中充滿了期待.
<[kp-兔子]> " 這個,是我們部落很久之前在打獵的時候意外尋獲的. 他現在是你的了. 這是一種價值昂貴的金屬. 他的價值甚至可以等同於我們部落十數年的收入總和. 你要小心使用, 直到你將邪惡盡數除去. 部落,甚至世界的未來就交給你了!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从努卡手中接过黄金,并且放入包裹中。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21:53:32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你撤回了成员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的一条消息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知道了,在英格兰的对面,是我们阿兹特克帝国鼎盛时期的领土。稍加收拾之后,我会骑马前往蒂华纳旁的火车站,前往波士顿附近的海岸”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把手虚放在努卡的胸前,对他说出了我们的祝福语:“愿魁札尔科亚特尔的羽毛落在我们身上。”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然后,我准备离开努卡的住所。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努卡從床上站起來. 他目送你離開他的房間 ]
<[kp-兔子]> " 很好...很好...速去速回吧,年輕的阿爾金.  愿 Kukulcan 的意志能夠一直浸潤你腳步前方的路途...! "
<[kp-兔子]> [你從 努卡 住處出來,門口一個部落的小女孩就站在那. 你看到她雙手背後, 歪著頭問你.]
<[kp-兔子]> " 恩? 薩滿 長老,你要走了麼?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是的,孩子。我要去外面处理一些事情,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努卡长老会帮我处理部落里的救治和事务。孩子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吗?”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女孩看著你, 眼中露出一種很不捨的神情. ]
<[kp-兔子]> " 那. 長老應該去找找我父親. 他對外面的事情比較了解. "
<[kp-兔子]> [ 你看著她,雖然也深深感到捨不得部落的這些生養你的同胞. 但是畢竟事關重大,你還是無法推辭的. 你想到這女孩的父親是部落的代表之一,經常會和其他部落甚至歐美人打交道. 去問問他應該不會有什麼壞處. 至少你應該明白 黃金 帶在身上的危險性.]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听到女孩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我走向了女孩父亲的住所。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你們部落不大, 所以你直接來到了女孩的家中, 他的父親正在住所整理他的衣服, 就好像也正打算出去一樣.
<[kp-兔子]> 你和他打招呼. 女孩的父親叫做 喬西 . 他轉過頭看到了你, 輕輕鞠躬表示禮貌. ]
<[kp-兔子]> " 薩滿 長老, 怎麼, 有事麼?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我把手放在乔西胸前,对他祝福:“愿羽毛落在你身上,乔西。是这样的,我有一些事务需要到大陆边缘的海岸去一趟,我知道你长年为部落跟外面的人打交道,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建议。”顿了一下,看看他正在整理的行李,又说“我注意到你在收拾行李,怎么,你也要出去?”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是啊, 部落之前月份處理的皮革質地也很不錯了. 我正打算到 尤瓦爾迪 鎮上去一趟. 
<[kp-兔子]> 怎麼, 薩滿長老要去遠方? 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麼?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尤瓦尔迪镇......那么,尤瓦尔迪镇上有火车站吗?能以更快地方式到达目的地就好了,这件事情还是比较紧急的。”我回想起努卡的种种表现,不由地心底也泛起了一丝焦虑,对乔西说:“我对那附近不太熟悉,如果不太麻烦的话,让我们同路前往吧。”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我的榮幸. 長老. 但是 尤瓦爾迪 是沒有火車站的, 最近的火車站估計要到 聖安東尼奧 才有了.  怎麼 長老要去的地方還要乘火車麼? 那怕是需要不少的錢呀. "
<[kp-兔子]> [ 你看到喬西面露難色. 你也能推斷出來如果只是一同前去的話,乘著部落的馬車就行了. 但是如果牽扯到火車,那麼不論要去哪裡, 火車票就是一筆不小的支出了. 雖然你是 長老 ,你也深深感到如果讓他為你支付這筆錢的話還是來的有些勉強.
<[kp-兔子]> " 尤瓦爾迪 倒是有 馬車 能到 聖安東尼奧 . 但是估計也需要幾天的時間. 怕是旅費也需要...這....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看着为难的乔西,我大概明白了他的难处。虽然我的包裹中藏着努卡给我的黄金,但是由于考虑到未来可能的花销,暂时没有拿出来的想法。我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乔西能不能承受这笔旅费,会不会对他造成过大的损失。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进行心理学检定: D100=4/70 极难成功
<[#Dice]> 22:39:58
<[#Dice]>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撤回了一条消息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你從 喬西 的神情中看出. 他應該是能夠承擔你坐馬車抵達 聖安東尼奧 的. 因為畢竟馬車拉1個人和2個人區別不甚大. 他要去鎮上. 帶著你一起是不需要錢的.
<[kp-兔子]> 你從鎮上到大城市的馬車 雖然需要一定的錢. 你能看出應該也不需要太多. 他自己也能付得起,不需要經過長老會議的協商.
<[kp-兔子]> 而且他一直在和歐美人做生意, 他的條件在部落中應當也算比較優渥的了. 所以即使讓他代你支付馬車費用也毫不為過. ]
<[kp-兔子]> " 薩滿長老? 您看著...要不要在 長老會議 上再協商一下啊?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沉吟了一下,摆出了公事公办的严肃态度,对乔西说:“乔西,我们都是羽蛇神翼下的子民,你应该知道,我们部落从来都是和睦共处,相互协助。看来你跟外面的人打交道太久了,你的心已经蒙上灰翳了吗?我希望你能仔细想想,你还记得一年前吗?当时我帮你的妻子治病的时候,可有像你这么犹豫?”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是,是的 薩滿長老.  那我們一起到鎮上之後我會幫您聯絡到去城市的馬車的.
<[kp-兔子]> 當然,當然. 這部分旅費我會為您支付的. 但是我這次也是公事. 所以不能在鎮上耽誤的太久了. 所以肯定是沒辦法陪您到 聖安東尼奧 的了.
<[kp-兔子]> 不過我倒是在鎮子上認識一些歐洲人,他們大多都是商人. 當然,也有鎮上的治安官.  治安官和我關係倒還算說得過去. 如果問問他的話,說不定他能想辦法為您去遙遠的地方的旅費出出主意. 但是您知道的,歐洲人向來都是有錢或是有好處才能辦事.   您覺得呢, 薩滿長老? "
<[kp-兔子]> #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那么,等我收拾好东西,我们就准备启程吧。”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说完,我就回到我的住所,并把常用的物品都带到身上,然后去跟乔西汇合。
<萨满-阿尔金·B·伯格-三仔> #
<[kp-兔子]> [ 喬西 準備好了馬車. 然後將近幾個月的皮革都裝了上來. 然後,向著東北方向,前進... ]
<[kp-兔子]>             ---------- [故事暫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