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征時學園譚 - 序章 (未整理)  (阅读 350 次)

副标题: 孤傲的月之魔女

线上 黎白羽

  • O5-13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4703
  • 苹果币: 7
  • 莫忘世上蠢人多
    • 無盡西境
征時學園譚 - 序章 (未整理)
« 于: 2018-11-13, 周二 23:15:18 »
强袭型Lee 下午 08:52:20
时间:2218年10月27日
地点:塞尔维亚
强袭型Lee 下午 08:54:32
塞尔维亚这个国家,并不是以治安饱受诟病而为人所知的
强袭型Lee 下午 08:54:49
这里的居民,这里的游客
强袭型Lee 下午 08:55:49
大都以一句“民风淳朴”简要地评价了这片踏在脚下的土地
强袭型Lee 下午 08:56:10
但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强袭型Lee 下午 08:57:21
乘着黑色的公务车,奥萨洛•谢尔钦科摇下窗玻璃,带着一种知情者和上层人士特有的优越感,打量着窗外的旧城区
强袭型Lee 下午 08:57:40
车子开得很慢
强袭型Lee 下午 08:58:34
他得以一一看清在街边围着汽油桶取暖的流浪汉,群聚在街角、眼神不善的年轻男女们
强袭型Lee 下午 08:59:49
还有自己手上这个的临时拼凑的仪器——手机大小,没有商标、没有一切不含实用性的元素
强袭型Lee 下午 09:00:06
它屏幕上的读数正无规则地跳动着
强袭型Lee 下午 09:00:28
这代表自己距离目标还很远
强袭型Lee 下午 09:01:10
事实上,这位来自科林斯的干员根本不觉得自己能在这里有所收获
强袭型Lee 下午 09:01:27
他这几天已经见过了太多的分别
强袭型Lee 下午 09:01:37
太多的争执和质疑
强袭型Lee 下午 09:01:58
他能有什么办法呢?就连他自己,也在质疑着这一切
强袭型Lee 下午 09:02:38
世界在三天之内化为焦土的威胁,就高悬在大气层之外,人们目力所不及的头顶
强袭型Lee 下午 09:03:17
——这种事,就算在两百年前的老电影里,也已经不太出现了
强袭型Lee 下午 09:03:44
奥萨洛叹了一口气
强袭型Lee 下午 09:04:09
重新把注意力放回窗外
强袭型Lee 下午 09:04:44
“……叛者!”
强袭型Lee 下午 09:04:53
他听到了一阵殴打声
强袭型Lee 下午 09:05:13
伴随着低沉但绝不善良的咒骂
强袭型Lee 下午 09:05:51
街边的小巷边上,露出两、三个年轻人的影子
强袭型Lee 下午 09:06:04
他们好像正用力踢着、打着什么
强袭型Lee 下午 09:06:48
应该是在揍人吧……在这种地方也算是常事
干员想
强袭型Lee 下午 09:07:04
——但为什么没有痛呼和悲鸣声?
强袭型Lee 下午 09:07:13
他又听了听
强袭型Lee 下午 09:07:17
的确没有
强袭型Lee 下午 09:07:38
就好像那些人在殴打的是一个不会说话的沙袋似的
强袭型Lee 下午 09:08:35
“……停车。”
强袭型Lee 下午 09:08:42
男人的好奇心被这件事稍许激发了出来
强袭型Lee 下午 09:09:03
但在他打开车门的同时,咒骂声和殴打声都已经逐渐小了下去
强袭型Lee 下午 09:09:38
施暴者们不尽兴地嘟哝着
强袭型Lee 下午 09:10:03
最终在他走到那条巷子所处的拐角时,和他擦肩而过
强袭型Lee 下午 09:10:52
他摇了摇头,压低帽子,然后拐进小巷
强袭型Lee 下午 09:12:44
——接着,奥萨洛•谢尔钦科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强袭型Lee 下午 09:13:10
正确地说,是落入凡间、饱受磨难的天使
强袭型Lee 下午 09:15:37
遍体鳞伤,沾满血和泥土
但只有那份属于天堂的自尊,绝不容失落
——给人以这样印象的容姿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19:43
那雌雄難辨的天使用雙手撐著身子,血沫沿著他的嘴角一路滑下,在底下的血泊裡匯流,沾著她那一身殘破不堪的衣衫。
强袭型Lee 下午 09:20:07
“……”
强袭型Lee 下午 09:21:00
干员不得不承认自己受到了震撼
强袭型Lee 下午 09:21:20
他试着走近两步
强袭型Lee 下午 09:21:23
“你……需要帮助吗?”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23:02
“……還想著今天怎麼少挨了幾腳呢……原來是有個大叔攪局啊。真沒意思……”他喃喃說著,這時才抬起頭來。美則美矣,但那張面孔上最最引人注目的,卻是一對寶紅色的眼珠子。
强袭型Lee 下午 09:24:22
奥萨洛拿出手帕……想了想,没有递出去
“你知道最近的医院怎么走吗?我有车,可以送你过去。”
强袭型Lee 下午 09:25:06
他没有问“这种事经常发生吗?”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25:30
“喔……不必了。我沒有錢,況且傷勢也不怎麼重。”
强袭型Lee 下午 09:25:54
“……这样吗。”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26:09
她抱著右手臂,靠著牆壁慢慢起身,顯然是駕輕就熟了。
强袭型Lee 下午 09:26:55
对方不领情的话也没必要继续介入下去了,这个孩子给人的感觉很特别,但他们之间的因缘也就到此为止……
强袭型Lee 下午 09:27:29
——如果他放手帕的时候没有把那台仪器给带出来的话
强袭型Lee 下午 09:27:42
“——”
强袭型Lee 下午 09:27:48
读数趋近于稳定
强袭型Lee 下午 09:28:19
方圆数十米内除了眼前的人儿之外,再找不着第二个看起来不满十八岁的孩子了
强袭型Lee 下午 09:29:12
男人有些不敢相信地拿着仪器往天使的方向又靠近了两步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29:34
起身之後,這孩子似乎也沒有走開的意思,就靠著牆在那裏靜靜地看著男人怪異的舉動。
强袭型Lee 下午 09:29:38
读数更加清晰,反应也更加强烈……
强袭型Lee 下午 09:29:53
那是个前所未有的数值
强袭型Lee 下午 09:30:56
更高的数值他只在亚洲方面的同事为寻找【赫拉克勒斯】候选而确定出的数据样本里见到过
强袭型Lee 下午 09:32:03
“……”
男人抬起头,和几乎被吞进墙边阴影里的少女对视了一下,迅速地思考了一下措辞
强袭型Lee 下午 09:32:16
“……你想离开这里吗?”
强袭型Lee 下午 09:32:40
“离开很长的一段时间——可能是永远,如果你愿意的话。”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33:16
“嗯——怎麼說呢?”她饒有興致的問著,語氣讓人捉摸不出她的意圖。“跟著頭一次見面的陌生男人離開,似乎很有意思喔。”
强袭型Lee 下午 09:33:17
“有人会很高兴地过来摆弄你的身体,顺便把上面的伤都治好,不需要你付一分钱。”
强袭型Lee 下午 09:34:25
他展开证件,然后把它扔在地上,用脚踢到少女脚边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34:26
“是嗎?是呢,聽起來真美好。但是,為什麼?”
强袭型Lee 下午 09:34:47
“我为政府的一个部门工作。”
强袭型Lee 下午 09:35:00
“他们正在寻找像你这样的人。”
强袭型Lee 下午 09:35:09
男人犹豫了一下
强袭型Lee 下午 09:35:54
他露出掂量到底该不该说出来的表情,看着你的反应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36:19
“像我這樣的人?”她甚至沒有低頭看證件。“孤兒、叛徒、女孩,還是別的什麼?”
强袭型Lee 下午 09:38:01
“大脑足够年轻、足够有活力的人,他们觉得这样的人可以帮助他们……”
他还是决定说出来
“……拯救世界。”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38:37
“啊?是嗎?”他又笑了幾聲,隨手把自己的血抹在牆上。“大人們真是很天真啊。像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拯救世界呢。”
强袭型Lee 下午 09:39:44
干员的肩头放松了下来
“其实我觉得他们疯了。”
强袭型Lee 下午 09:39:49
他声音很放松
强袭型Lee 下午 09:40:07
“不过他们应该没有。”
强袭型Lee 下午 09:41:02
“所以我还是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强袭型Lee 下午 09:41:28
“就像现在,我会说:你可以。”
强袭型Lee 下午 09:41:41
“你可以拯救这个世界。”
强袭型Lee 下午 09:41:48
“和其他人一起。”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42:23
“我懷疑的從來不是能力。”似乎疼痛感終於稍減的女孩,伸手把自己推離牆面,站得筆直地看著面前的男人。“大叔,你會錯意了。”
强袭型Lee 下午 09:42:38
“那么你怀疑什么?”
强袭型Lee 下午 09:42:52
他很自然地靠近了几步,就好像打算去把证件捡起来一样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42:37
“像我這樣的人呀——”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42:44
“要是真的有那種力量的話?”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43:04
“第一個要做的……”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43:27
“不當然是毀滅這個討厭的世界嗎?”她咧著嘴,露出大大的微笑。
强袭型Lee 下午 09:44:38
很多年以后,当奥萨洛•谢尔钦科回忆起这个瞬间的时候,他觉得很庆幸
但现在他只觉得很没有道理
强袭型Lee 下午 09:44:50
因为他因为一个孩子的一句话
强袭型Lee 下午 09:45:06
而非理性地认为
强袭型Lee 下午 09:45:17
——这趟旅途需要这个人
强袭型Lee 下午 09:46:29
“啊,我也这么觉得。”
所以他语气沉重地说,以一个相当自然的动作把藏在口袋里的电击器抽了出来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46:55
“啊,好害怕。”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47:12
像是沒有感情的演員在唸著粗陋的劇本一樣。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48:06
“我還以為會好聲好氣地說『別開玩笑了』,然後帶我上車呢……”
强袭型Lee 下午 09:48:40
“别开玩笑了。”
强袭型Lee 下午 09:48:53
他淡淡地说
强袭型Lee 下午 09:49:23
“会说那种话的人,只会把你留在这里。”
强袭型Lee 下午 09:49:55
“——因为你不会让那样的家伙把你带走啊”
强袭型Lee 下午 09:50:04
然后挥下了右手
强袭型Lee 下午 09:50:41
从感到疼痛到完全失去意识之间
强袭型Lee 下午 09:50:48
有一段短短的空隙
强袭型Lee 下午 09:51:43
在这期间,你倒到地上,看到被男人捡起的证件上写着他的名字,以及他的职位
强袭型Lee 下午 09:52:17
“阿尔戈远征计划·南欧总负责人”
强袭型Lee 下午 09:52:50
————————————————————————————————————
强袭型Lee 下午 09:56:01
“……背……者。”
强袭型Lee 下午 09:56:11
你是被一个叙说着熟悉词汇的声音唤醒的
强袭型Lee 下午 09:56:40
声音很细,也很远,但很清晰,就好像混著冰水直接灌进脑袋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57:09
在過去的十幾年裡,這個詞彙不斷的出現。她早已習慣了這個詞語,也只認定這是自己的代號。
强袭型Lee 下午 09:57:48
“……背叛者。”
强袭型Lee 下午 09:58:02
意识恢复了,身体的感觉出乎意料的好
强袭型Lee 下午 09:58:33
就好像从没受过伤一样——可能还要比那更好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09:59:06
她吁了口氣,張開雙眼。
强袭型Lee 下午 09:59:50
周围的环境很陌生,狭窄的通道,舷窗,走廊,就像一艘船……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毕竟你从没坐过真正的船
强袭型Lee 下午 09:59:54
而且一个人都没有
强袭型Lee 下午 10:00:20
但那些只是细枝末节,呼唤你的声音从其中一条通道传来
强袭型Lee 下午 10:00:30
“背叛者。”
强袭型Lee 下午 10:00:35
这次很清晰
强袭型Lee 下午 10:00:48
“注定背叛之人。”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00:53
支起身子,少女輕盈地跳下床鋪。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00:58
“我喜歡這個稱呼。”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01:35
似乎並不把那當成一種侮蔑,而是讚美的女孩,張開雙手擁抱著這讚譽。
强袭型Lee 下午 10:02:18
“你的起点在这里。”
强袭型Lee 下午 10:02:31
“你的终焉也将在这里。”
强袭型Lee 下午 10:03:08
它继续呼唤着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03:39
“那是命運嗎?”她笑著,就保持著這個姿勢,張著雙手走向那條通道。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03:45
“注定背叛之人。啊,真的很棒,想出來這個稱呼的人真是一個好人啊。”
强袭型Lee 下午 10:03:59
“面对它。”
强袭型Lee 下午 10:04:07
“面对它。”
强袭型Lee 下午 10:04:14
在那个声音的指引下
强袭型Lee 下午 10:05:12
你通过了狭窄的通道,途径布满障碍的广场,步入塞满箱子(其实是模拟机)的房间又离开
强袭型Lee 下午 10:05:29
最终抵达了一处展望台
强袭型Lee 下午 10:05:51
当你打开那扇通往甲板的大门时
强袭型Lee 下午 10:06:24
看见的是以满天繁星为背景的一棵小树
强袭型Lee 下午 10:06:59
“背叛者。”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07:19
女孩面對著它。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07:55
“——背叛者。”
强袭型Lee 下午 10:08:53
树就在你眼前开始生长
强袭型Lee 下午 10:09:25
发芽、抽枝
强袭型Lee 下午 10:09:46
茎干变得粗壮
强袭型Lee 下午 10:10:37
其树干中心部的一张面孔隐约可见,但又很快被树皮淹没、消失
强袭型Lee 下午 10:11:14
最终,它的树冠将整个展望台笼罩住,遮挡住了星光
强袭型Lee 下午 10:11:38
在一片黑暗中
强袭型Lee 下午 10:12:02
光点亮了起来
强袭型Lee 下午 10:12:26
那道光——来自你的身体
强袭型Lee 下午 10:13:01
不知道什么时候漂浮在胸口位置的一道光,如同无芯的蓝色烛火般
强袭型Lee 下午 10:13:12
摇曳着,摇曳着
强袭型Lee 下午 10:13:30
“你是背叛者。”
强袭型Lee 下午 10:13:36
“你是魔女。”
下午 10:13:48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强袭型Lee 下午 10:13:48
“你是屠戮至亲之人”
强袭型Lee 下午 10:15:18
“但你非行使咒术者。”
强袭型Lee 下午 10:16:08
“亦不会以魔法之釜炼制魔药。”
强袭型Lee 下午 10:16:16
光的形态转变着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17:31
女孩閉著眼,感受著那聲音跟那光芒。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17:48
感覺那束光芒的流變,感覺著那每一句如讚譽般的陳述。
强袭型Lee 下午 10:18:04
“——只因你的自尊决不允许。”
强袭型Lee 下午 10:18:28
光之中放出嗡鸣
强袭型Lee 下午 10:18:39
清冽的金属声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18:59
——她一把抓住了光芒。
强袭型Lee 下午 10:19:48
“缘此。”
强袭型Lee 下午 10:20:06
缓缓地抽出/成型
强袭型Lee 下午 10:20:15
如同刚被铸造一般
强袭型Lee 下午 10:20:27
如同以光为鞘一般
强袭型Lee 下午 10:20:44
美丽的、孤高的、纯粹的
强袭型Lee 下午 10:21:00
“你以剑屠戮。”
强袭型Lee 下午 10:21:28
“Μήδεια。”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21:28
“如同月光一般。”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21:49
“Μήδεια。我的名字。”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21:55
“從今以後,這就是我的名字。”
强袭型Lee 下午 10:22:02
“乃背叛之魔女,以剑屠戮。”
强袭型Lee 下午 10:22:21
背后传来门打开的声音
强袭型Lee 下午 10:22:26
“以剑屠戮。”
强袭型Lee 下午 10:22:39
那是种冲动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22:39
“以劍屠戮。”
强袭型Lee 下午 10:22:48
你自觉到了它的异常
强袭型Lee 下午 10:22:58
但并不打算对抗它
强袭型Lee 下午 10:23:05
脚步声
强袭型Lee 下午 10:23:16
“以剑……屠戮。”
强袭型Lee 下午 10:23:36
脚步停下了,你能感觉得到来人的气息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24:06
她拿著劍,轉身看著那人。
强袭型Lee 下午 10:24:31
甚至能精确地捕捉到她为了质问你而调动起的肌肉动作声、咽喉和鼻腔间的吸气声
强袭型Lee 下午 10:25:06
那是个手执折扇、与你拥有着不同美貌的黑发少女
强袭型Lee 下午 10:26:07
她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眉眼间的变化,如同最上品的日本人偶那样精致
强袭型Lee 下午 10:26:28
——以剑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27:09
那個文靜精緻的女孩對面,則是一個殘破不堪的天使,手持至極的凶兵。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27:17
她的劍尖指著少女。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27:30
“屠戮——”
强袭型Lee 下午 10:28:26
那种冲动变得甜美起来
强袭型Lee 下午 10:28:57
以远超你想象的急迫,随着血液流遍全身
强袭型Lee 下午 10:30:40
少女的长发甚至还未能随着脚步停歇而落回腰间——在那样短促的刹那中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32:34
白髮的少女帶著劍光射出,彷彿她早已無數次演練過這一劍的光芒。
强袭型Lee 下午 10:34:35
剑尖流动着,宛如从本不存在的月亮上流泻而下
强袭型Lee 下午 10:34:50
被制服,以及其下的心脏吸入
强袭型Lee 下午 10:35:13
然而,溢出的却不是血液
强袭型Lee 下午 10:35:40
“宣告——”
强袭型Lee 下午 10:36:43
“袭名已完成。美狄亚,与伊阿宋。”
强袭型Lee 下午 10:37:19
声音甚至都没有能传入到你的耳内
强袭型Lee 下午 10:37:26
要问为什么的话……
强袭型Lee 下午 10:38:18
因为,在命运引导下与你相遇、并且被你刺穿了心脏的,那位少女
强袭型Lee 下午 10:38:58
正处在稍许向前便能与你嘴唇相接的距离
强袭型Lee 下午 10:39:50
对你露出了一个与她形象不符的妖艳笑容
强袭型Lee 下午 10:40:08
“终于,见到你了……”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40:39
作為殺人者的少女,露出了充滿狂氣的笑容。
强袭型Lee 下午 10:40:57
仔细想想看的话
强袭型Lee 下午 10:41:08
“起点”或许就是在指这个吧
强袭型Lee 下午 10:41:35
而“终点”……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42:10
“第一眼看到,就覺得是討人厭的傢伙……呢。伊阿宋……嗎……”
强袭型Lee 下午 10:42:20
则在三年之后的未来,静静地等待着
强袭型Lee 下午 10:43:02
“第一眼看到,就觉得是不能不管的人呢,美狄亚……呐……”
强袭型Lee 下午 10:43:19
现在的你们,对它的形态还一无所知
Μήδεια (ιγ/κβ) 下午 10:44:10
“期待再見的那一天……妳的心臟跟我的劍,也遲早會再交會的喔……”
强袭型Lee 下午 10:45:31
“当然,那可是……属于我的东西。”
强袭型Lee 下午 10:45:41
————————————SAVE————————————————
小丑就做好小丑該做的事就行了。
沒錯,我正是在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