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陕科大团战报(Eternal Rider团)  (阅读 431 次)

副标题:

离线 重名的路人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5
  • 苹果币: 0
陕科大团战报(Eternal Rider团)
« 于: 2018-08-23, 周四 16:06:29 »
领衔主演(pc简介):
墨菲.格林:三级通用学派法师,年幼时受一位法师引荐,入学邓布立德兰魔法学院。定位是工匠和buff机,怕生(可以一定程度上克服),乖宝宝,好学生,队宠,隐藏的吐槽役,学习使他快乐。不要侮辱他的朋友,家人,或老师。梦想是成为让养父和老师自豪的出色的工匠和法师。
帕拉丁:三级魔战士,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冒险者入学邓布立德兰魔法学院,接受魔战士训练。可靠的前排,信仰戴斯娜,莽夫,过度自信,学渣,总是以职业冒险者自称,总是被雷德和力星怼。运气在E-~A+之间飘忽不定。梦想?自然是成为天下无双的冒险者。
雷德.桑提安:三级预言学派法师,很小的时候就和跟随老师学习,后来老师进入邓布立德兰魔法学院任教,他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在校生。队里的人精和控场者,有时兼职法术输出,学神,混乱阵营的标杆,遇事不决催眠术,不是惑控学派,随身两发魅惑人类,真的不是惑控学派,新闻社的王牌。总是给予墨菲关怀。他目前还没有提到过自己的梦想,不过笔者相信,这个梦想绝对不会渺小。
力星.泽马修斯:三级通用学派法师,由地球(就是pl们所在的地方)魂穿至内海,被邓布立德兰魔法学院的副院长艾因.泽马修斯收养。团队名义上的领导者和实际上的输出单位,多面手,被骰子女神唾弃(限装█时),自带穿越特典(综合属性全队最高),主角相,没有主角光环,队里最不普通的人。有一个NPC徒弟。梦想暂不明晰。
(NPC待补充。。。。)
« 上次编辑: 2018-08-24, 周五 00:55:08 由 DX15813 »

离线 弗雷德·弗兰克·弗朗西斯科

  • Guard
  • **
  • 帖子数: 153
  • 苹果币: 2
Re: 陕科大团战报(Eternal Rider团)
« 回帖 #1 于: 2018-08-23, 周四 16:14:25 »
催更~

离线 重名的路人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5
  • 苹果币: 0
Re: 陕科大团战报(Eternal Rider团)
« 回帖 #2 于: 2018-08-23, 周四 23:53:44 »
(因为角色背景没齐,所以决定先把战报发出来)
第一回
魔石出五士渡重洋
首战捷星刃斩敌酋
接近暑伏,莎伦莱在主物质位面的代表——太阳,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释放它的力量。试题的负担都交卸了,作业也因为优异的成绩而格外的少的雷德,选择在凉爽的宿舍里写小说来打发漫长的暑假时光。
雷德本计划用一个暑假来写完这部以某队宠作为主角原型的小说的前25章,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正在雷德准备下笔时,“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是错觉吧。。。”雷德已经猜到是什么人在敲门了,于是这么想着来自我催眠,顺便希望门口的家伙快点相信宿舍里没人而走开。
然而故事并没有向雷德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敲门的“咚咚”声再次响起,而且更响亮了。
“几天不见啊,竟然连门都不开呢,朋~友~”
雷德没有办法,只好去开门。
门外的那位著名的研究狂魔,幻术师莫洛正带着一脸和善的笑容,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才怪,他的脸色都快要和年久失修的寒铁魔像一样了。
“啊,是你啊,朋友。机会难得,我叫上帕拉丁,咱们三个去喝一杯吧。”
“看来打扰别人研究时间的人,自己也有要研究的东西呢。”莫洛完全没有兴趣,并嘲讽了雷德。
“研究?不不不,只是一篇小~小的冒险故事而已。”
“喝酒的话晚点再说,我有事。。。”
“是八卦吗?还是能量之心?我这里正好有一篇记录,说不定可以帮到你。。。”
雷德用右手从腰包里摸出一篇文章。
然后趁着对方注意力集中在右手时,用左手完成了催眠术的手势。
然而莫洛早已看穿了一切,同样发动了催眠术,两股魔力互相干扰,双双消散了。
“没想到你作为一个预言学院的人,竟然热衷于惑控系的下流手段呢。”莫洛的笑容因为气愤而更僵硬了。
“所以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为了避免一次不必要的法术决斗,雷德岔开了话题。
当然,莫洛也没心情去继续纠缠雷德,所以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我前几天也跟你们说过了吧?我最近在研究能量之心,最近终于有进展了。我在一份古籍里找到了关于供奉能量之心的神庙的记载,不巧的是我遇上些麻烦,要去切利亚斯,当然我是想第一时间一睹能量之心的风采的——问题是如果我去找能量之心的话我的研究资料就要被地狱骑士团那帮家伙烧光了——所以我希望你把能量之心帮我带回来,就这样。”
“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莫洛又一次看穿了一切:“不提条件就不像你了,说吧。”
“我希望能以此事写一篇报道,我希望你可以帮助我完成这篇报道;还有就是我们需要这个能量之心和储藏它的神庙的资料。”
“报道?好说,但是得等我回来了才行——放心我肯定可以回来的,我准备了一个单向私人传送术式,无论成败我都是可以回来的;至于资料——虽说大部分都被地狱骑士团拿走了——稍等一下。。。。”
莫洛在口袋里翻找了片刻,取出了一团纸。
“我自己总结了一些资料,写在纸上了;还有个当地淘到的好东西,我用不上,就当定金了。我这边时间不多,先走了,祝好运。”
莫洛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第二天)
“那算上我可真是个明智的决定,我可是要成为冒险王的男人!”帕拉丁这样说道,完全不介意本来正在研究莫洛送过来的羽符-天鹅船的墨菲的眼神。
雷德花了大概四小时把在魔战社里误导新人(误)的帕拉丁、在菲洛大师的私人图书馆里看小说的墨菲和在艾巴萨罗姆咖啡厅里指导徒弟的力星和被指导的艾蒂和他们的行李找齐,带到到码头,顺便添油加醋地说完了自己昨天遇到的事情。
“再确认一遍,是到阿拉玛斯的经济舱吧?”
艾巴萨罗姆四面环水,专业的客船也就因运而生,同时也带来了成建制的售票系统
“好的,那么船票是一人30金币,一共150金币,请付款。”
“好贵!!!!”
众人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也暴露了众人贫穷的事实。
但世上的方法总是比困难多。
“30g?哈!那家商会仗着垄断了艾巴萨罗姆的客运业漫天要价,没上他们的贼船算你们识相!”
说话的是一位中年人类,约50岁,寸头,手上的老茧积了一层又一层,与年龄不相匹配的壮硕的身躯是多年与海洋斗争的结果。船上的船员无不对这位老人报以尊敬,毕竟他们的经验之和比起他们的船长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你们是法师对吧?正好,刚刚有几个小年轻不干了,他们的床位可以给你们。只要你们可以参与保镖工作,我就可以送你们一程。不贵,每人15g——哦,别讶异,这已经是成本价了。”看来老船长不仅是个老练的水手,还是个精明的商人。
很明显,连平常花销惊人的四名魔法学院生都觉得75g这个价格太贵了,更不要提从来没有富裕过的艾蒂。
“现在的保镖都那么贫苦吗?明显这个老头子是在唬人!”力星向雷德小声说着,“如果他知道我们都是二环施法者,就不会有这样的态度了!”
雷德稍稍思索了一下:“等等,如果我们都证明自己是二环施法者的话有些太过张扬了,恐怕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这样吧,来,力星,串一下台词。。。”
不久后,在雷德的配合下,力星得到了一个和船长单独谈话的机会。
“船长,有一件事我要和您声明一下,我不仅是个法师,而且我还是个可以稳定使用二环法术的法师。”说着,力星拿出了自己忘了放回宿舍的学级证明。
“我今天带着各位学弟出去长长见识,他们都是很出色的施法者,只不过经验不足,还没法稳定的释放二环法术而已。我们都是学生,没多少闲钱,您看。。。能不能行个方便呢?”
船长思考了一会,便说:“这样吧,我也在做卷轴生意,你若是肯按100g一张的价格卖我两张二环卷轴,而且在旅途中作为保安,我便免费捎你们一程,吃的用的也不会亏待了你们,如何?”
“诶,就等您这句话了!”力星说着,从包里取出雷德交给自己的两张卷轴。船长接过卷轴,展开,仔细端详了一下卷轴:“识破隐形和物品定位术?成色还不错,而且销路也很广。。。好,这200g你拿去,让你的学弟学妹们上船吧。”
力星领了这200金币,向船长道了谢,就和大家一道上船了。
前两天十分地和平,没有风浪,没有危险,雷德在钓鱼,墨菲缩在客舱里读小说,艾蒂跟着力星四处闲逛,帕拉丁和船员们一起饮酒划拳,就好像学院里日常生活在另一个地方复刻出来了。
当然,如果一直都是这样那就愧对于大家冒险者的身份了。
(海上航行的第三天,11:30am)
“船长,3点钟方向有不明船只接近。”桅杆上的水手汇报到。
“摩登,对方悬挂的是什么旗帜?”
“对方没有悬挂旗帜,船长。”
老船长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冷静:
“艾尔,通知没有受过战斗训练的人躲到船舱里,锁上门,再安排三个人守着货仓区;爱德华,去把帆给收了,再清空一下上甲板的易碎物,一会可能要有接舷战;摩登,把杰克还有那几个法师叫过来,告诉他们可能要开打了,来的人看来不是什么善茬——爱德华!给老子把酒瓶放下!”
在三位保安人员去执行命令的期间,老船长用灯语对那艘不明船只下了警告。大意如下:(我方老船长是H,对方船长是G)
H:不明船只请标明身份,并立刻调转方向,依你现在的行驶方向继续行驶将会与我船相撞。
G:那又如何?反正对我们来说也不过是搬货与捞货的区别!若是你们现在缴械投降,交出全部货物和现金,还有你的船,我们或许还能饶你们一条贱命!
H:fnndp!我可是个商人!你抢货也就罢了,还抢我家船?这和要我的命有什么区别?看你们的装备也不过是破铜烂铁,还想抢她(指船)?做梦!
G:那就没办法了,本来还想着能拿到几个奴隶,再发一笔小财呢,看来只能把你们当成午饭了啊——虽说你们这些下等生物的肉本来都不配上入我们的胃,不过既然入了乡,就随俗吧,经历了如此高等的待遇可要记得感谢我们哦,哦呵呵呵呵呵。
当四个职业保安和四位邓布利德兰学院的学生在上甲板集合后,恰好看见了暴跳如雷的老船长在骂街。
(部分内容不宜放出,已作消音处理,敬请谅解)
“他██的!老子██的要把他们挨个█成██!摩登!你他█的天夏大刀呢!给老子抬上来!老子要撬下这帮██的头盖骨当碗使!爱德华!你干什么!别拦老子!老子要和这帮██决一死战!你他█的还想不想要工资了!爱德华!听到没有!放开老子!老子要█他██。。。。”(声音渐远)
由于爱德华把气疯的老船长搬到了下甲板并锁上了门,上甲板上只剩下三个保安,和我们的四个法师。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被老船长的样子吓到的墨菲如此说道。
“不管怎样,对面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了。各位,准备战斗!”力星很恰当地担起了领导者的位子,众人也十分配合地进入了战备状态。
其中一个保安注意到学生们身上淡薄的紫色力场和帕拉丁眼角那若隐若现的蝴蝶图案,有些好奇。
“是法师护甲和预知危险——两个增益性的简单法术,不用在意。”雷德恰到好处的解释让保安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眼前即将发生的战斗上。
说话间,那和学生们脚下的船等高的船来到了15尺内,双方都可以看清对方的样子。对面那脏乱的甲板上站了十只豺狼人,其中九只正在狂呼乱叫以增进胆量,他们手持短矛,身上的皮甲千疮百孔,每只眼中都闪着贪婪的墨绿色光芒,看上去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行海盗活动了。还有一只更高大,看起来更有威望的豺狼人站在后排,他的左耳缺了一半,看上去是被生生撕裂开的;他裸露出来的皮毛上显现出不少相对于通常的皮毛颜色较淡的地方,那是受伤后再生的痕迹。一般来说老练的豺狼人匪徒身上都有这些颜色较淡的毛皮,不过一般都是在无关性命的位置,而这只豺狼人甚至在后颈部也存在这样的痕迹,足以证明他确实是经历过生死考验。身上的被擦拭的发亮的链甲衫,背后几乎与它本人一样高的兽角长弓,无不证实了这只豺狼人的身经百战。随着他一声低吼,众狼停止了呼喊,七只豺狼人快速一字排开作为第一排,两只豺狼人快步走到队伍两边,首领则处于队伍中间,三只豺狼人就这样组成了队伍的第二排。两侧的几只豺狼人摆出了投枪的预备姿势,而中间三只则把爪子搭在了预先准备好的用作桥梁的木板上,就等首领一声令下。
那首领也是有些经验,看见对方四个战士打扮的人之中竟有三名不着甲的,浑身书卷气的家伙,便认出是法师,于是迟迟没有下令,以防搭桥冲锋后受到不知名的各种魔法的攻击。
但我方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
雷德先手,从手中的木棒上凝出一发光团,射向右侧和中侧的豺狼人中心。有一只豺狼人不知这光团是何物,举矛去戳,正好中了雷德的计策,那光团爆散开来,变为无数的闪着柔光的粉尘,正在众豺狼人疑惑时,粉尘毫无征兆地放出强光,众豺狼人眼前只剩下一片洁白,片刻后白色褪去,在它们的视野中留下无边的黑暗。墨非选择了和雷德相同的法术,却选择了不同的策略:在轻弩上凝出一发弩箭样的光芒,一扣弩机,光矢向豺狼人阵型的左翼飞去。比起占了对方不知敌这个优势的雷德,墨菲只能靠速度来赶在对方闭眼前让他们瞎掉。事实上,墨菲的计策完全没有问题:光矢在精心计算的位置爆裂开来,闪着柔光的沙尘在惯性的作用下进入了左翼四只豺狼人的眼睛——此时豺狼人刚刚来得及闭眼,但是为时已晚。
随着又一次闪光,甲板上的豺狼人们全部失去了视觉,虽然闪光尘致盲的过程并不痛苦,但是一瞬间失去了视觉还是让没什么经验的豺狼人喽啰们陷入了慌乱。力星乘着喽啰们队形散乱,把队长暴露出来的时机,右手握拳,左手在空中按固定的路线摆动着,口中流利地念出龙语的几个音节,在念出最后一个音节时右手向豺狼人头领的方向伸直并松拳,一发炽热的光芒在力星手心凝聚,随后迸发而出,凝聚射线的高温使空气膨胀,产生了本不在计划里的巨响。
豺狼人头领因此察觉,猛地向左屈身,射线擦着他头部右侧飞射而过,只烧到了它几根毛发。
再说右翼的一众豺狼人,其中一只因为直觉敏锐,下意识地眯上了眼睛,因此很快就恢复了视力,看到有个法师试图用劳什子法术攻击自家首领,于是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短矛,将其作为标枪投向那个法师。
或许是对那片刻黑暗的恐惧还没有散去,他甚至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给了自己的矛一个不必要的左旋的力。因此这只矛理所当然地打偏了,而且偏离的程度大的诡异。而他在蒙了几秒后认为,肯定是有股自己没注意到的风把自己的矛吹歪了。“嗯,一定是这样,不然还能是怎样?”他这样坚信着。
豺狼人首领在躲过炽热射线后立刻下令让前排的几只豺狼人搭木板。出于对首领的信任,众豺狼人没有受到失明的干扰,丝毫不差地完成了命令。
见到众豺狼人搭好了通路,帕拉丁双手持着“村里最好的剑”,大声呼喊着:“众星之辉赐我力量!!!!”,向豺狼人首领发起冲锋(虽然最终只能冲到他面前的小兵)。这一剑来势甚猛,挡在首领前的豺狼人喽啰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扎了个透心凉。帕拉丁顺势抬脚把穿在剑上的豺狼人蹬倒,怒视着豺狼人首领。令人不安的是,豺狼人首领竟在混乱之中察觉到了帕拉丁的接近,一眨眼便将等身高的长弓从背上取下,引弦搭箭,向帕拉丁的方向瞄准。
虽说如此,但豺狼人首领并不知道帕拉丁的具体位置,瞄准只是威吓一下,使对方不敢妄动。
在空出来的几秒内,首领在脑内仔细回忆了一下先前看到的一位法师,也多半是施法攻击自己的那个法师的位置,随后轻松地就把坚硬的兽角弓臂拉成了半圆,一松爪,箭矢以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破空而去,直射向他记忆中力星所处的地方。但终究因为目盲偏了许多,若是这一箭中了,力星肩上多半会多一个鲜血淋漓的窟窿。
首领很快就发现自己没有打中本该在那里的法师。“切,只是下等生物的幸运罢了。”它不屑地说了一句,继续警戒着离自己更近的帕拉丁。
(6秒经过)
“燃烧吧。。。。”雷德小声说道,引导魔法能量渐渐聚集在喉部,从外部采集的数据来看,雷德喉部的温度飞速上升,很快到了可以烧穿铜板的温度,所幸的是,这种变化不会伤及本人。然而要真正的放出魔法,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雷德这家伙,不是说好了不放二环吗。。。没办法,打完再说吧。”力星说着,取出了背上的长剑。
“力星学长。。。你是要冲上去吗?”墨菲看着力星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问道。“啊,正有此意!墨菲,你最近不是从变化学院那里抄了几种增强体能的法术吗?帮个忙,给我上一个。。。。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可不是法术啊。。。。”墨菲小声吐槽道,启用了轻弩上的联结回路,向力星身上释放了一个本来没有准备的牛之力量。赤红而带着公牛臭气(或许吧?)的能量在力星身上一闪而过,等到需要动用超出力星本来的力量的时候,这个法术才会起作用。
“好吧,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同。。。。”对于这个不太明显的效果,力星有点失望,不过战斗还是要继续的。
于是力星举剑向豺狼人首领冲锋——至少在早就恢复视觉的那头豺狼人眼中是这样的。它们甚至笑了出来,因为力星握剑的姿势外行得可笑;然后力星把剑投了出去,那头豺狼人笑的更厉害了,因为投出去的剑是如此的偏离目标,以至于连它们首领的脚指头都不会蹭到;然后随着力星一挥手,剑在空中转了起来,改变了方向,割伤了它们头领的右臂,之后回到了力星手里。这次豺狼人笑不出来了。
此时又有两只豺狼人的视力渐渐恢复,于是它们做了通常情况下从失明中恢复后会做的事——挡在首领前,用矛戳眼前的战士打扮的人类。不过事实证明,失明后短暂的恢复阶段时,生物的反应会有所迟钝。但左侧豺狼人的刺击仍然是命中了因为冲锋减弱了防备的帕拉丁,矛尖戳进了链甲衫的缝隙,着实地让帕拉丁见了红。但帕拉丁没有因此而慌乱,迎头一剑逼退了正在因为伤到自己而邪笑的右侧的豺狼人,随即后撤一步,躲开了稍慢一些的左侧的豺狼人的刺击,最后反手一剑磕飞了飞向自己的短矛。整套动作有条不紊,但仍不难看出刚才的一矛着实让帕拉丁受伤不轻。即使对手已经受伤,两只豺狼人仍然没有选择追击,而是立刻后撤,与帕拉丁保持了较为安全的距离。 
首领意识到如果继续缠斗的话恐怕自己和自己的手下连上船的机会都没有,于是对五名手下下达了前进的命令。这套流程豺狼人们已经很熟悉,以至于处于目盲之中也可以准确无误地完成——才怪。没有了视觉,也就谈不上手眼协调,保持平衡也就成了难事。三只豺狼人喽啰刚想向前走,就因为左脚拌右脚相继倒下了。但豺狼人喽啰中也不全是废物,有两只还是勉强保持住了平衡,跌跌撞撞地向前冲去。
其中一只在经过帕拉丁时没有察觉到帕拉丁借机的猛力一剑,整条左臂都被卸了下来。剧痛使它瞬间丧失了意识,跌进海里,最终溺毙。
另一只则趁着帕拉丁砍杀队友的间隙,安全通过了帕拉丁,然后脚下一滑,匍匐在地,正好躲过了力星的攻击。头上飘过的利刃破空声让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因拉玛什图保佑而死里逃生,于是挣扎起来,继续向前,梦想着财富与荣耀——
然后撞到了保安的剑刃上。这一剑险些劈中豺狼人的要害,然而最后一刻保安的剑刃改变了方向,仅仅是在豺狼人的胸口划下一个巨大的创口。豺狼人奄奄一息,但还可以继续战斗。
正在豺狼人赞美拉玛什图,感谢怪物之神赐予的幸运时,另一位保安冲了上来。在前一位保安的刻意压制下,豺狼人被拦腰砍来的巨剑带着以后一位保镖为轴旋转了360°,然后倒在地上,很快就因为失血过多失去了最后一丝生机。
第三个保安则对还没有来得及行动的豺狼人喽啰发起了冲锋,然而由于原先属于某被补刀致死的豺狼人的鲜血撒了一地,导致这位保安脚下一滑,然后跌跌撞撞地蹒跚到了他本来要砍的豺狼人面前才站稳停下。扔下各位友军不提,连本性混乱邪恶,差点被砍的那只豺狼人的眼中,好像也露出了一丝同情。
豺狼人方的前排成员严重不足,虽然指挥到位,配合默契,终究是被帕拉丁抓住了一个空隙,虚晃一招,借机扎进了敌阵,来到了豺狼人首领面前,左手雷光闪烁,在长剑表面拂过,顿时,剑上被一层青白的魔力笼罩。
“戴斯娜庇佑着我,雷霆之力将你们摧毁!”帕拉丁做出了这样的宣言,双手持剑,用尽全力向斜下方挥砍。
豺狼人首领自知躲不过这势大力沉的一剑,扭身试图用身上钢芯镀银的链甲衫卸去这一击的力道——很明显,它不知道世上还有魔战士这个职业。
电光在命中的一瞬间爆发开来,豺狼人首领的心脏在如此强大的电击中瞬间停摆,然后理所应当地被因电流的热效应而碳化;同时电流在他身上的链甲衫和体内水分的帮助下通向了全身:水分最大的大脑、脊椎和全身大大小小的神经元是最先因碳化而丧失功能的,然后对热量稍有抗性的各大血管也在热效应中被烹熟烧焦,再然后是肌肉组织和各大软组织,缺少水分和碳成分的骨架撑到了最后,但终在不亚于小型雷击的电流中完全碳化了。这一切,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在外表上看来,就是被附了电爪的长剑命中的豺狼人首领因为电击而疯狂抽搐了数秒,身上每一个孔洞里都冒出青烟,眼球爆开,大小便失禁,身形急速地萎缩,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焦黑,停下来后,原先的豺狼人首领已经变成了有着佝偻的类人生物身躯轮廓的一尊黑色雕像。帕拉丁平日里总在接受法术战斗的训练,而这种训练给予帕拉丁的肌肉记忆使得帕拉丁顺手挥出了第二剑,这一剑将这尊“雕像”拦腰击断了,两段雕像倒在甲板上,碎成了一地连焦糊的气味都没有的粉尘。
(12秒经过)
就在两只离帕拉丁最近的豺狼人喽啰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家首领到底怎么了的时候,雷德的一声问候让他们疑惑地转过头去——迎接他们的,是从雷德口中吐出的炽热火焰。
一只躲闪不及,被正面喷中,烧成了一只火狗;它因烧伤的剧痛而尖叫着,不顾一切地跳进了海里。确实,他身上的火灭了,但海水对它全身烧伤的刺激更甚于火焰。他在海中挣扎了几下,最终因剧痛导致的意识模糊而缓缓地沉了下去,再也没有露出头来。或许是肾上腺素的作用,另一只舍命一跃,总算是逃脱了与同僚相似的命运,只被火焰被灼伤了双腿。
“好的,应该是。。。。这样!”墨菲看着豺狼人身上的绳子,冒出了一个实验性的想法,并立刻付诸了实践。随着最后一个手势就绪,左翼最后一只豺狼人腰间的绳子微微颤动了几下。就在豺狼人要认定“自己的绳子会动事实上是幻觉”的时候,绳子真的动了起来,并迅速地开始捆绑这只可怜的豺狼人,绑成了一个并不牢靠的——龟甲缚?
整个战场沉默了。
雷德带着欣慰(????)的笑容看向墨菲。
帕拉丁用带有几分责难的表情看向雷德。
力星一脸惊奇地看向墨菲。
豺狼人们纷纷扔掉了腰间的绳子,注视着墨菲的墨绿色双眼中满是恐惧。
其他三个保安纷纷摆出了“我懂的”表情。
“不我不是。。。”“别解释,大家都懂的。”墨菲的辩白被雷德一脸滑稽地堵了回去。从此,墨菲发誓再也不接受满面邪笑的变化学院毕业年级学长的“好心指导”了。
当然,在这个插曲过后,战斗还是要继续的。
被火焰吐息灼伤了双腿的豺狼人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下一秒就被由力星操纵的长剑刺穿,挑起,打上花刀(误),再分成数不清的批次降落下来。
被绑住的豺狼人花了些力气才挣脱到了勉强可以行动的地步,随后向雷德发起攻击。这次攻击根本不可能命中——出手的一瞬间,就算是豺狼人也立刻知道了这一点。雷德甚至不需要闪避这绵软无力又失准的一刺。
本来是这样的。
然而在豺狼人腿上的绳子的束缚下,它毫无征兆地踉跄了一下,短矛脱手倒下时锋利的矛尖划伤了雷德。
虽然只是一道可以无视的小伤口,但事发突然,一人一苟都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当场。
(开战后18秒)
两个先前合力斩杀了豺狼人的守卫受到自己战绩的鼓舞,冲上豺狼人的船,向没有被绑住的两只原先倒在地上,现在已经恢复视力并站了起来的豺狼人发动攻击。不过由于两个豺狼人识相地预先选择放弃攻击,专注防御,一人的巨剑被对方巧妙地偏斜开了,另一人侥幸命中,却也没伤到要害。
雷德见两人攻击无果,跟上去对两只豺狼人又是一次火焰吐息。可能因为有些心急,没有凝聚足够的魔力,根本没法造成伤害。雷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抢在法术释放前解消了它。强行解消一个快要释放的火焰吐息使得雷德的嗓子里产生了一股黑烟,呛得他不住的咳嗽。
目睹雷德“自爆”的豺狼人刚想好用来羞辱雷德的用语,就觉得手脚有些沉重。而其的原因,明显是在不远处正在调整施法手势的墨菲。在它有所反应以前,墨菲完成了施法手势的调整。豺狼人的眩晕感顿时达到了压倒性的程度,完全没法行动了。
在豺狼人顽强地与眩晕感对抗时,熟悉的爆鸣声从另一方向袭来。这次的爆鸣声的产生比射线击发的时间要晚。因此被击穿胸膛的豺狼人最后的记忆,便是雷德一副大仇得报的表情,和他右手上逐渐消散的红色光芒。
最后存活着的豺狼人,现在明显是崩溃的。它也想过逃走,但有两个严重的问题需要解决:
1,   它不会游泳;
2,   这艘被抢来的船上没有配备任何有效的救生设备。
于是在淹死与战死之间犹豫的它,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力星用投掷链球的方式双手投出了自己的长剑。
这柄剑的目标很明确,一开始就旋转着直奔向豺狼人的颈部,意图将其斩首。豺狼人面临绝境,没有多想,举矛便架。在濒临死亡的情况下,即使虚弱如地精也会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力量,于是这柄来势汹汹的长剑,竟然真的让这个豺狼人喽啰架开了。就在豺狼人喽啰庆幸自己能多活一段时间时,力星再度控制了空中的长剑,在眨眼间变换了方向,从豺狼人左侧肋骨的缝隙间刺入,又从右腋下刺出。在学徒之手的引导下,长剑从豺狼人的躯干中拔出,回到了力星手上。豺狼人也被这股力带的向左倒下,蜷缩起来,再也不动了。
战斗结束了。结果是豺狼人方全灭,我方一人中伤,一人轻伤。
“大家先别急着欢呼。”一名保安突然爬到甲板上,说到。
“你不会要说这艘船快沉了吧,摩根?”另一名保安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到。
“不,船很好。只不过下面有动静,应该还有豺狼人,数量不太多,最多三只。”看来这位被称作摩根的保安不太会开玩笑。
“啊,那还等什么?四个小年轻回船上歇着吧,这些货色交给我们就可以了。”那位刚刚开玩笑的,中年的保安如此说到。
“我说,刚刚是不是在码头上有这帮家伙的联合通缉令?”一个稍微瘦削的保安提醒到。
“█!艾尔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啊!现在才提!这下可好,上交尸体只能按半价算!赔多少钱啊!心疼死了!”虽然中年保安嘴上这么说,但事实上没一点责备的意思。
“但最乐观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拿到三只的全款。”瘦削的保安皎洁一笑,十分有底气地说到。
“我倒是知道你会豺狼人语,但你确定你下去bb两句就可以让那群臭狗束手就擒?”年长的保安一脸狐疑。
“事实上,它们死战到底才是怪事。”说着,瘦削的保安把巨剑交给年长的保安,从地上抄起一柄短矛,“失去首领的他们,是不会有太多勇气的。”
然后瘦削的保安一jio踢开了通往下甲板的门扉,进去后不多时,楼下传来这样的声音:
(接下来所有发生的对话都是以豺狼人语进行的,在场的其他人都是听不懂的,但为了阅读方便,在此提供通用语版的翻译,特此声明。)
“中~(踢门)午好啊!先生们!先为各位带来一个坏消息:你们的队友已经全灭了!”
“(齐声)蛤?”
“接下来的好消息是,我们不准备取各位性命,如果各位能够听从指挥,我们会温柔地对待各位的。”
劇透 -   :
(剧情骰:说服:成功1失败2)
“这。。。这是真的吗。。。不我不想死。。。”
“就凭你们?一群只配做奴隶的低等生物会把我们的船长领导的从未有过败绩的团队全灭?哈哈哈!作为低等生物,你还挺会说笑话,啊?”
“盖瑞讨厌被骗!盖瑞要吃骗子的心!”
“OK,不相信的话,听听甲板上的声音吧。”
“盖瑞什么也没听到。”
“对啊,一点声音也。。。没。。。有。。。”
“嗯哼,看你也有点脑子,那请问这意味着什么呢?”
劇透 -   :
(剧情骰:说服:成功2失败1)
“不。。。。不这不可能。。。船长他。。。不。。。。为什么。。。但是。。。”
“盖瑞讨厌骗子!盖瑞撕碎骗子!”
(金铁交击声,持续数息)
(咚的一声闷响)
(扑通)
“刚才好像没有说明白呢。。。那么现在申明一下:反抗是无用的。我们已经干掉了10只——抱歉,是11只;如果你们没有配合的意愿的话,我们也不会介意再干掉两只,DO YOU UNDERSTAND?”
劇透 -   :
(剧情骰:威吓:成功2)
“。。。。。。。”
“感谢你们的理解与支持,现在请把武器放到地上,踢远——备用武器也一样;然后把双手放到头后,不要再有其它动作了——我的意思是,动(一)次打(一)次。”
(豺狼人语部分结束)
“各位,完事了,下来绑苟吧。”
众人面面相觑。
“你真的很擅长给我们带来惊喜啊,艾尔。”路人脸保安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捆麻绳,向下去了。
“这小子真是神了啊。。。。”中年保安嘀咕了一句,“啊,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可以,你们回船上歇着吧。”保安在向下甲板走时顺手对四位学生这样说了一句,
这一次危机至此就算被完全的化解了。
当晚,船长为了“庆祝这世上又少了几个垃圾”(原话),摆了桌宴席,开了瓶他不知从什么途径搞到的天夏白干。船内外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氛,只有三只被五花大绑的豺狼人此刻没法高兴起来——抱歉,没法高兴的人应该算上墨菲,别人吃肉喝酒时他还在修改活化绳的术式呢。
到达阿拉马斯后,我们的学生小队又会遇上什么麻烦呢?他们能否成功的取得传说中的能量之心?
这些疑问,留给下一话再做解答吧。




——————(番外)——————
劇透 -   :
“船长,我们到底要不要跟他们挑明他们上船不久您就知道他们全是二环法师了?”
“你他█的什么意思?为难咱们的财神爷吗?你小子会不会做生意,啊?”
“我。。。我是说。。。如果他们别有用心的话。。”
“你他█的是看不起你家船长的经验吗?25年的冒险经历,别的不敢说,人我倒是见的不少,这种小年轻,一眼就看透了!要是他们有点邪念,我在码头上就给他们轰跑了!”
“。。。。说回来,船长,您为什么一直说不愿意碰剑?搞得新来的爱德华以为您根本没有战斗力,硬是把您拖下去了。。。”
“。。。。。。”
“抱歉,船长。我不该问的。”
“不,没关系,我今儿个开心,就给你讲讲吧。。。。”



(船长等级:3专家1战士3吟游诗人)
« 上次编辑: 2018-08-24, 周五 00:15:33 由 DX15813 »

离线 Ksir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陕科大团战报(Eternal Rider团)
« 回帖 #3 于: 2018-09-12, 周三 17:21:48 »
攻击命中大失败,大失败确认,抽取大失败事件,你打中了。。。[吐血][吐血],本来我17的ac。。。对于这些豺狼人来说不好命中,然后就这么破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