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跑在成为调查员的路上  (阅读 1160 次)

副标题:

离线 老人与鬼歹老海与大胖女人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0
跑在成为调查员的路上
« 于: 2018-10-25, 周四 23:05:11 »
        走在成为调查员的路上
        这通常始于深夜的来电,老友求助的信件,神秘陌生人的到访。无知与好奇促使你去帮助他们,毫无经验的调查员开始一系列行动,他们的日常生活,职业生涯,人际关系,家庭被永远改变。调查员时刻可能受伤、死亡、疯狂,但同时被一种无法满足的好奇所拖入现实的另一边——然后了解那些人类永远不应知道的秘密。
        事业和资金
        一旦陷入这些神秘,调查员的正常生活就会完全破碎。首先遭殃的就是个人的职业,工作或生意。职员未经宣告地频繁离去的结果就是被解雇。拥有自己生意的调查员可能把其留给可信的搭档或者资深的员工,但除非调查员完全信任这个人,否则就要承担风险。
        业余艺术爱好者所处的位置正好。他们有自己的钱支撑起自己。他们的时间属于他们自己,他们的资金甚至可能超过最勤俭的调查员的存款。如果调查员不是一位业余艺术爱好者,他可以利用自己的长处去结交一位。
        不然,一旦调查员已经被存款所困扰,或许已经变卖他的房地产去付款,他可能就需要去贷款。银行乐意借钱给新事业,毕竟,这是一个投资和企业家的时代。说辞合适的时候,银行也许会支持调查员的古董店,或是化学家的实验室。
        另一种方式是选择向私人投资者借钱。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充满了慈善家,许多家庭已经积累了大笔财富,并准备用其来资助图书馆、博物馆、科学研究、考古和人类学远征队。甚至小城镇也可能住着一到两位愿意进行风险投资以此来得到名望和信誉的富人。专业技能,经历和较高的信用评级与说服技能会对此有帮助。
        除了当铺,调查员的亲戚朋友可以作为最后的途径,作为一种绝望之下急需的借贷,用来购买信息,武器或者逃跑。
        朋友和家人
        与调查员关系密切的人可能会对调查员崭新的,并且或许有点神秘的生活方式感到苦恼。与可疑人物的联系,与当权者的摩擦,以及在监狱或精神治疗机构中度过的大量时间往往驱使那些最忠诚的家庭成员之外的其他人远离调查员。毕竟,大多数人不希望与一个曲柄一样的人有关系。因此,在惹上了他们意料之外的麻烦后,调查员可能会自愿与朋友和家人解除关系,可能担心某个组织因为自己做过的事而进行报复。
        但那些最忠诚的朋友和家人通常会支持调查员。他们不愿意撇开自己的老朋友,最喜欢的叔叔或关系不错的堂兄,然后他们自己被吸引到调查员的冒险中,最终成为坚定的共事者。
        门徒(protege)(并不准确,希望你将其看成一个陌生名词而不是依靠汉语意思来理解它)
        门徒是曾经受你保护或帮助的人。他们可以是各式各样的人,可能是最喜欢的侄子和侄女,过去的学生,以前的生意伙伴,甚至可以是曾逮捕了调查员的警探。重要的只是他们是否算一个忠诚且有帮助的朋友。
        当调查员需要某种技能或专业知识时,而这种知识或训练调查员和他目前的同伴没有,他们通常会去接触门徒。这可能是一种特殊的机械操控技能,如驾驶:飞机,较深的知识技能,如天文学或地质学;或具有外语能力,允许门徒解读典籍或者作为即将到来的出国旅行的翻译。一旦被调查员早就了解的那些神秘事物所吸引,他们自己就会成为调查员。
        门徒通常——至少开始时愿意去冒调查员不愿意的险。然而,一两个亲近者的提醒通常可以向他们灌输他们一种有益的尊重和谨慎。在调查员认为他不再适合积极冒险并希望退休后,门徒可以被培养来继承调查员的调查。
        退休
        外出冒险会让调查员的身体和精神健康付出极大的代价。许多人不能活到退休,那些能够退休的人是少数足够聪明,知道何时应该退出的。虽然身体愈合,但持续暴露在令人不安的景象以及通常在冒险过程中所获得的禁忌知识中会对调查员的理智产生严重影响,这通常是永久的。比起继续承担陷入不可逆疯狂的风险,许多调查员选择退出活跃的冒险活动,作为顾问和研究员为其它更积极的调查员提供帮助。即使有时距实际冒险地点数千英里,也能通过电话和电报联系已经退休的调查员,提出问题,或请求研究特定主题。在真正关键的情况下,老练的调查员可以披挂上阵,然后在当前的调查中发挥关键作用。
        到了退休的时候,调查员已经通过重要书籍构成的小型图书馆、以及一些收藏起来的文物获得了一套知识体系。
        图书馆和收藏品
        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大多数调查员都有至少几本关于神秘知识的书籍,可能还有各种冒险中获得的文物或纪念品。如果可能的话,那些刚刚从门徒那里毕业的新调查员可能会最好避免阅读这些典籍。退休的调查员应该已经熟悉某本典籍中的信息,并且可能被证明是最合适的研究者。更多的精读不会让他们损失更多理智。但如果新调查员首次希望对这本书进行阅读,将正常减少理智。
        此外,典籍以及文物可以在某天被用来进行紧急筹资。这些书大部分都很罕见、很有价值。卖掉一小部分罕见典籍可以很好地支撑调查员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同时这些收藏可以作为极佳的捐赠物送给博物馆或图书馆。调查员填写遗嘱时可以考虑下后者。
        遗嘱
        任何调查员在参与过深之前都应该认真考虑遗嘱的事情。虽然调查员可以自己完成,但建议让专业律师对文件进行准备。有争议的遗嘱会使遗产在遗嘱认证法庭中冻结多年,才能逐渐吸收遗产,同时各方会就遗嘱中的声明进行辩驳。专业的协助可以很大程度地避免这些问题。一份简单的遗嘱应该花费调查员不超过10到20美元。
        调查员可能希望将现金和财产留给家人或亲密的朋友。如果涉及大额资金,可能会建立信托基金,特别是在对象是未成年人的情况下。希望名字流传下去的调查员可能会将图书馆或收藏品捐赠给公共机构。捐赠者通常会因捐赠或发现此类物品而受到赞誉。
        当然,调查员门徒的未来需要也应该考虑。调查员可能希望留下他们的财务,图书馆和档案,以便辅助他们自己未来的调查。凭借足够的金钱,调查员的遗嘱甚至可以提供带有已故调查员姓名的基金会的创建所需要的,以此保证他某种程度上的不朽。
« 上次编辑: 2018-10-30, 周二 12:59:33 由 老人与鬼歹老海与大胖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