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ND】条凳骑士团!第十二回  (阅读 302 次)

副标题: 条凳骑士团与第一季突然完结

线上 飙车致死法厄同

  • Phaethon of Loathing
  • 版主
  • *
  • 帖子数: 166
  • 苹果币: 6
  • Tentacles Xenologist
【DND】条凳骑士团!第十二回
« 于: 2018-10-13, 周六 22:22:06 »
劇透 -   :
20:17: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上一回我们说到
20:17: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如果我八点仍然没出现那么我就是去朝鲜了
20:17: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众所周知我根本不想去朝鲜
20:18: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开始真正的上集预告
20:18: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呸
20:18: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上集回顾(
20:19: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在恶魔王子帕瑞尔·德·德·尔瑞帕·伊普斯维奇(繁中版)的宫殿里历经了一番血战
20:20: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最终发现血矛堡伯爵实际上并不是皇宫大门失窃案的元凶
20:20:5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们夺取了黑暗灵魂石!”
20:21: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真正的凶手是雇佣乐手乔治·卢卡斯·米歇尔泽维奇
20:21:2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也就是纽约不得志摇滚乐手吉米·鲍威尔
20:21:36 <冬叙·瑟晓> 冬叙大力射门
20:21: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是他偷走了皇宫的大门
20:21: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并上演了伊斯坦布尔奇迹之夜
20:22:38 <摩天轮> “那么,亲爱的朋友,伟大的术士亚伯拉罕•林肯在哪里呢”
20:22: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现今你们的任务只剩下了一个
20:23: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以国王的名义招募一队工人 把皇宫的大门不留痕迹地封住
20:23: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样才能掩盖大门失窃案
20:23: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0:23: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
20:23: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在方丈的带领下
20:24: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穿过了大雄宝殿、静香禅院与小夫宝塔
20:24: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并找到了圣用户举报界面的入口
20:25: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上一回是这么说的吗
20:25:22 <齐斯> “出木杉   又死了,太没人性啦”
20:25:22 <冬叙·瑟晓> 等一下我看一下log
20:25:2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胖虎呢”
20:25:36 <冬叙·瑟晓> log呢
20:25: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已经在做了
20:25: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算了不管这个了
20:26:00 <齐斯> 齐斯聚精会神地看着聚精会神的冬叙聚精会神地观察聚精会神的原木
20:26:0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十分乐意与胖虎较量一番!”
20:26:1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将双矛舞得虎虎生风
20:26:45 <冬叙·瑟晓> “我感觉到有人在看我!”
20:27:1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机器学习的定义是什么”
20:27: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哦,是吗”眼魔说
20:27:22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0:27: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对
20:27:2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翻开了python教程
20:27: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哦,是吗”一个版权怪物说
20:27:4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不,你不能这样”
20:27:58 <冬叙·瑟晓> “没错”
20:28:02 <齐斯> “圣杯  呢”
20:28:0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公司会把那个[版权怪物]带走的”
20:28:13 <齐斯> “有 巨蟒  但是没有  圣杯?”
20:28: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没事,难道会有恐怖的海岸法律师从阴影中跃出吗”
20:28:1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是圣餐又。”
20:28:45 <齐斯> “是为  邪恶海岸巫师™  服务的  邪恶律师”
20:29:14 <冬叙·瑟晓> 冬叙掏出了挂在长梯上的地图
20:30: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惊讶地发现我忘记保存地图的更改了
20:30: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似乎问题不大
20:31: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由于我只得临时补画圣桥的更新,它的质量看起来下降了
20:31:08 <冬叙·瑟晓> "看起来我们在圣河对岸"
20:31: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警惕,冒险者”一个版权怪物说道
20:31:4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圣桥更新啥了?”
20:31: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是被安排在这里看守圣用户举报界面入口的[      ]”
20:32:09 <齐斯> “Watch the skies, traveler”
20:32: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被赋予了力量,使我可以强行推进剧情”
20:32: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速通的玩家有福了,因为我的台词是用西班牙语念的”
20:32:32 <齐斯> “什么是 【巨芹】?”
20:32:52 <齐斯> 齐斯疑惑地问到
20:33: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是孙一Polt的那个Plot”
20:33:1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听上去是一种可食用的武器。”
20:33:53 <冬叙·瑟晓> “不好!他能用西班牙语杀死我们!”
20:34:03 <冬叙·瑟晓> “Runaway! Runaway!”
20:34: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感到了震惊,因为我的智慧无穷无尽”
20:34:17 <齐斯> “但是 尤塞恩·宗博尔特    不会   种田  錒?”
20:35:00 <冬叙·瑟晓> 冬叙跑向圣用户举报界面出口
20:35:03 <齐斯> 齐斯说着摆出了大〇卡的姿势
20:35:11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皮”
20:35:2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惊了!”
20:35: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不能使用那把斩舰刀
20:35: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接对梗了吗”
20:35:54 <齐斯> “是的,没错”
20:36: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看,我的智慧无穷无尽”
20:36:0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错了……”坎勇凯摆出了大修卡战斗员的姿势
20:36:11 <齐斯> 齐斯收起了姿势,深鞠一躬
20:36:16 <齐斯> “?!”
20:36: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通过了试炼,你们可以进去了”
20:36:23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方丈进入了圣用户举报界面出口
20:37:29 <齐斯> “是在下输了,    告辞”
20:37:46 <齐斯> 齐斯说着掏出渔网拦住了方丈
20:38: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0:38:15 <摩天轮> “等等,”弗朗索瓦说道,“那些律师是哪里来的?”
20:38: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来到了圣用户举报界面
20:38: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里看起来很像是一个用户举报界面
20:38:47 <軍道宅宅凳戈(CV:杰哥)16/16<zack.shih@hotmail.com>> 「剛剛那怪物怎麼看起來像米O鼠」
20:39: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四周的陈设与布置让你们想起了一些用户举报界面的布置
20:39:10 <冬叙·瑟晓> 我看着像蜘□侠
20:39:16 <冬叙·瑟晓> “”
20:39: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看见了 圣客服
20:39:3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哦,完了,我又不识字!”
20:39:40 <齐斯> 齐斯留意寻找有没有寒带动物在用户举报界面之中出现
20:40:03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北极熊协助齐斯寻找
20:40:1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没有仔细阅读过用户使用协议就打上了勾,我该怎么面对这个场景?“
20:40: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阿,完了,神圣的玩家们,我有什么能帮你们的吗”
20:40:2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是说‘你好’”
20:40:46 <齐斯> “好!!!”齐斯突然一声大吼。
20:40: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发现了冬叙输入的文本中的北极熊
20:41:15 <齐斯> 齐斯没有发现企鹅 感到很失望
20:41: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随着齐斯的一声大吼
20:41: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漆黑的门上突然出现了一副对联
20:41: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上联是
20:41:40 <摩天轮> “欢迎使用 阿尔巴尼亚文版 企鹅通讯”
20:42: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欢迎使用 阿尔巴尼亚文版 企鹅通讯”
20:42:05 <头盔> 上联
20:42:19 <头盔> 下联是
20:42:32 <头盔> 旁边的是上联
20:42: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下联是
20:42: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失落的愚蠢自动对联图片]
20:43: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太恐怖了,哪个看起来都很不对劲
20:43: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大门在一声烫烫烫的声音中爆炸了
20:43:2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看来它不会机器学习。”
20:43:31 <冬叙·瑟晓> “内有冷气 饭前便后要洗手 麻辣鸡汤”
20:43:59 <冬叙·瑟晓> 冬叙似有所思,念念有词
20:44:04 <齐斯> “好!!!”听到冬叙的下联 齐斯又叫了一声好
20:4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大门已经爆炸了,十分不幸地
20:44: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话说回来,这里要大门其实也没什么用
20:45: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阿,勇敢的旅行者,我昨天有什么能帮你们的吗”
20:45:20 <冬叙·瑟晓> 冬叙感受着喷涌而出的冷气
20:45: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别傻了,中世纪怎么可能会有冷气呢”
20:45: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里又没有寒冰锥”
20:46:02 <齐斯> “你 今天   能够帮助   我们吗”
20:46:09 <齐斯> 齐斯皱起了眉头
20:46:12 <冬叙·瑟晓> “fnndp!刚才我还骑了个北极熊来着!”
20:46:26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企鹅说道
20:46: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各种方法,主要有基于模版、随机生成并测试、基于遗传算法、基于实例推理、基于统计机器”
20:46:49 <摩天轮> “阿尔巴尼亚,尊贵的律师,你可以告诉我们去朝鲜的道路”
20:47:2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客服闻听弗朗索瓦所言,心中一惊
20:47: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锕,强大的,旅行者,你怎会知道我的真名”
20:48:02 <齐斯> “你的  真名  是‘“阿尔巴尼亚,尊贵的律师,你可以告诉我们去朝鲜的道路”’?”
20:48:09 <齐斯> 齐斯怀疑地问了一句
20:48:12 <冬叙·瑟晓> “因为我是真名师!”
20:48: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说得对”
20:48:33 <摩天轮> “你的真名已经在迪○尼的律师函中完整的写出来了,我的朋友”
20:48:43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这个实在是太飘了,我诌不出来与他相关的”知识 : 1d20+4 = 16+4 = 20
20:48:56 <冬叙·瑟晓> 冬叙若有所思,念念有词,真是可怖如斯
20:49: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突然意识到
20:49:1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虽然看不懂投骰结果,但是我觉得好像有戏。”
20:49:48 <骰子>  * 毒奶 投掷 手艺(木工)可以对圣客服进行全路线解析 : 1d20+7 = 6+7 = 13
20:49: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在剧情的这个时候,DM似乎会开始搜索这个
20:50:10 <冬叙·瑟晓> “特雷斯,昂!”
20:50: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到这,我有个笑话,你们想听吗”
20:51:12 <齐斯> “vyiwwhIMYNvONuJlxCLaebRvngWsAHptZpSWtpcPkyKxDygZYonxZCgkpNLpNPfFoAHExxPHjBPYEfnURQhcbZoIDGSLdtvUPyel”
20:51:12 <冬叙·瑟晓> “不,我今天不拉肚子”
20:51:19 <齐斯> 齐斯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到。
20:51: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好”
20:51: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卫宫切嗣是为了卫宫饭”
20:52:07 <冬叙·瑟晓> “莫非是老司机的车牌号?!”
20:52:16 <冬叙·瑟晓> 冬叙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
20:52: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觉得更有可能真的是随机生成的”
20:52:34 <冬叙·瑟晓> 手指掐起法诀
20:53: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玛德,这笑话你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20:53:0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53:05 <齐斯> “那么 笑话  呢”
20:53:14 <齐斯> 齐斯迷惑不解地问到
20:53: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令我伤心”
20:53:2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笑得像个凯子(x
20:54: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起来,你们怎都么在耗油跟”
20:54: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是说,怎么都在翻跟头”
20:54:3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可能是服务器抽了。”
20:54:34 <冬叙·瑟晓> “卡妹哈妹哈!”
20:54: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起来你们不是来这举报那个作弊的幻术师的 吗”
20:55:19 <齐斯> “是的 作战”
20:55:29 <冬叙·瑟晓> “我们不是昨天在蜂巢型的卧室里击败他了吗”
20:55:37 <齐斯> 齐斯随口应道
20:55:4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非常依赖于问题。 一定要全力以赴,看看哪些效果最好。 ”
20:57: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勇者们,等等我接个电话”
20:58: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请不要在我接电话的试图偷偷潜行过来操作我旁边的 计算机”
20:58:3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觉得这是某种剧情提示,你们怎么看?”
20:58: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锕,玛德,是广告”
20:59:06 <头盔> 操作计算机
20:59: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个德国秘密警察出现了,阻止了冬叙
20:59:56 <齐斯> 齐斯尝试潜行使用计算机
21:00:27 <齐斯> “等等  我需要   投掷    ‘计算机使用’吗”
21:00: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很显然”
21:00: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由于这游戏里并没有这个技能”
21:00: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需要 下载 mod”
21:00:51 <冬叙·瑟晓> “别傻了,中世纪哪来的电话”
21:01: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我回来了,你们无法潜行在现在”
21:01:5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哎呀好气啊“
21:02:13 <齐斯> 齐斯礼貌地笑了笑
21:02:2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 怎么 呵呵 呢”
21:02:39 <冬叙·瑟晓> “竟然不能潜行,看来只能使用美人计了”
21:02: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所举报的那个作弊者,威力强大”
21:03:1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在这之前他已经被封停了三百多个账号”
21:03:15 <冬叙·瑟晓> 冬叙掏出了长梯中的两个椰子壳,绑在了胸前
21:03: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两个德军士兵出现了,阻止了冬叙
21:04:02 <冬叙·瑟晓> 冬叙用手指手枪击倒了德军士兵
21:04:25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你的人物卡上并没有写这个”
21:04: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当然我就是那么一提你们就那么一听”
21:05: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客服按了一下旁边的一个叫键盘的神秘人体工程学输入装置
21:05: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好了他又被封号了”
21:05:3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哪来这么多号的嘛!”
21:06: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 怎么 编辑 呢”
21:06:30 <冬叙·瑟晓> "你是不是没有让他进行防沉迷绑定"
21:06: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说得对”
21:06:52 <冬叙·瑟晓> “以及我这不是编辑,是PS”
21:07:07 <冬叙·瑟晓> 冬叙若有所思,念念有词
21:07:2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其实你可以用chrome,f12”
21:07:53 <齐斯> “别傻了  中世纪怎么有 铬  呢”
21:08: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Caves of Qud里有 铬”
21:08: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有 铬 人”
21:08:28 <冬叙·瑟晓> “马卡龙泥意面没有f12呀,但是我最近听说好像f2有对话功能”
21:08: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 F2可以 打游戏”
21:09:31 <摩天轮> “nzmdyxn”
21:09:49 <冬叙·瑟晓> “赞美太阳!”
21:12:2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勇士们”
21:12: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桥已经被修复了”
21:12:5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圣工程师总算造好了?”
21:13: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只需要返回圣桥,找到圣奇美拉并问路”
21:13: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便能完成你们最初的任务”
21:13:56 <冬叙·瑟晓> “那么击败圣奇美拉可以收获哪些loot呢?”
21:14:0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那这个支线怎么办?”
21:1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将无法击败圣奇美拉”
21:14:22 <头盔> “但是欢乐灭世军怎么办”
21:14: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除非你们是真正的速通玩家,才能利用bug击败它”
21:14:37 <冬叙·瑟晓> “嘘——我怀疑下面没有了”
21:14:46 <齐斯> “那么  如果有  铬   的话  釱(dì)元素呢”
21:14:54 <冬叙·瑟晓> 冬叙对着坎勇凯若有所思,大声喊道
21:15: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又不是beta版剧情”
21:15:20 <摩天轮> “那么 应当如何建造 镝引擎 赢得太空胜利呢”
21:15:53 <骰子>  * 毒奶 投掷 木工 : 1d20+7 = 5+7 = 12
21:16:03 <冬叙·瑟晓> 冬叙尝试建造镝引擎
21:16: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门捷列夫出现了,阻止了冬叙
21:18:31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门捷列夫返回了圣桥
21:18: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长枪兵出现了,阻止了冬叙
21:19:0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试图阻止长枪兵
21:19: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锕,你为何要阻止我”
21:19: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不知道3R的擒抱有多麻烦吗”
21:19:5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的属性和我有冲突啊!”
21:20:12 <齐斯> “那么  錒元素呢’
21:20:1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倒握着矛试图造成瘀伤
21:20:19 <齐斯> 齐斯不厌其烦地发问
21:20: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个需要先提交申请”
21:21:12 <冬叙·瑟晓> “门捷列夫,对长枪兵使用撞击!”
21:22: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门捷列夫撤离了
21:22:29 <冬叙·瑟晓> 冬叙两眼一抹黑,回到了圣奇宝贝中心
21:22: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锕,你怎么回来了”
21:22:5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落水呼救者把色情杂志扔进了水池里
21:24:06 <冬叙·瑟晓> “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狸呢?”
21:24:5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对时空连续性的认知产生了割裂”
21:24:55 <齐斯> 齐斯试图用渔网捞起色情杂志
21:25:16 <齐斯> “渔夫”
21:25: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怎么也回来了”
21:25: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也进行pOkemon战斗了吗”
21:25: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哦等等我忘了这游戏由于引擎限制所有人都是一块行动的”
21:26:2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就算在战斗中阵亡也会漂浮着跟在队伍后面吗?”
21:26: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医护人员会上前救助”
21:27:02 <齐斯> “勇者  战斗   壮年红龙?”
21:27:22 <冬叙·瑟晓> 冬叙尝试转移地图
21:27: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圣桥修好了”
21:27: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可以过桥了,但要小心老梗”
21:27:5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其实我比较熟悉的是金属马克斯。”
21:28: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是勇者斗你叔”
21:28:55 <冬叙·瑟晓> 冬叙骑乘着你叔过了圣桥
21:29: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当冬叙来到桥前的时候
21:29: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发现原本长达数万姚明的桥现今变成了一座普通的木桥
21:30: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正在他准备过桥的时候
21:30: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个老头出现了
21:30:15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就吃了过桥米线”
21:30:17 <冬叙·瑟晓> “屎黄色”
21:30: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伸手拦下冬叙
21:30: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halt!”
21:30:41 <冬叙·瑟晓> 冬叙抢答完
21:30:49 <齐斯> “Lo and Behold, Reveries of the Connected World!”
21:30:51 <冬叙·瑟晓> 便骑乘着兔子过桥了(
21:31:09 <齐斯> 齐斯踏上桥,欣喜地喊道
21:31: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力场墙(一个20级人类战士)出现了,阻止了冬叙
21:31: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老头伸手看了你们半晌
21:31: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开口道
21:31: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叫老梗”
21:32:03 <头盔> “我叫脑梗”
21:32:0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便是老梗?!”
21:32:10 <冬叙·瑟晓> “友朋小吃”
21:32:19 <齐斯> “有没有  眼梗?”
21:32:29 <冬叙·瑟晓> 冬叙大吼一声便是要继续前进
21:32:34 <齐斯> 齐斯关切地问到
21:33: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想要通过圣死亡之桥”
21:33: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必须正确抢答三个问题”
21:33:31 <齐斯> “救小的”
21:33:36 <冬叙·瑟晓> “镝!镝!镝!”
21:33:40 <齐斯> “咸粽子”
21:33:47 <齐斯> “柴门霍夫”
21:33:57 <齐斯> “请问  我们可以  通过  了吗”
21:34:2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选C,选C,选C,选C。”
21:34: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冬叙和齐斯失去1点hp
21:34:4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哎呀我多回答了一个。”
21:34: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kankankan失去1点hp
21:34:5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哎呀我不是在回答问题”
21:34:5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在自言自语。”
21:35: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接下来听好”
21:35: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的第一个问题”
21:35: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兰斯洛特爵士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
21:35: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嗯?”
21:35:59 <冬叙·瑟晓> "没错儿"
21:36: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好,回答正确!”
21:36:0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说得对。”
21:36: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算了,下一个”
21:36:21 <齐斯> “不是  亚瑟?”
21:36:31 <齐斯> 齐斯疑惑地发问
21:36: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记得第一个过桥的是兰斯洛特啊”
21:37:00 <冬叙·瑟晓> “没错儿”
21:37:02 <齐斯> “我就是  兰斯·洛特”
21:37:07 <齐斯> 齐斯走上前
21:37: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老梗话音未落
21:37: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力场墙(20级战士)便把老梗扔下桥去
21:37:34 <齐斯> “每天   我们     过桥   很多很多  兰斯”
21:38:02 <齐斯> “你看  他说要‘下一个’的”
21:38: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时你们才惊惧地发现
21:38:15 <齐斯> “他就   下去了”
21:38:2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老梗原来是圣落水呼救者伪装的
21:38:29 <冬叙·瑟晓> “这老梗竟恐怖如斯!”
21:38:3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下得好!”坎勇凯鼓掌
21:38: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DM却没有让你们进行可以识破他的检定
21:38:47 <齐斯> 齐斯向圣老梗抛出渔网
21:38:49 <齐斯> “渔夫!”
21:39: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老梗从渔网中取出了他的色情杂志
21:39: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枕着一块浮木开始阅读
21:39:35 <冬叙·瑟晓> 冬叙向圣老梗投出长梯
21:39:39 <齐斯> “从这里跳下去只需2.7秒,摔死的概率是92.4%,残疾的概率是7.58%”
21:39:42 <冬叙·瑟晓> “霸王插插插!”
21:40:17 <齐斯> 齐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拿出了火把,准备点燃后投向浮木
21:40:27 <齐斯> “要什么   LOG    没有 LOG 了”
21:40: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落水呼救者划着浮木走了
21:40: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是log,是浮木”
21:40: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第二章那个浮木”
21:40:56 <齐斯> “不是log  是   LOG”
21:41: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管怎么说
21:41:31 <齐斯> “Laplacian Of Gaussian”
21:41: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前进道路上似乎没有阻碍了
21:41:40 <齐斯> 齐斯大声喊着回应
21:41:4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是混乱之治?”
21:42:05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力场墙(20级战士)便过了桥
21:42:07 <齐斯> “那个是   ROC  罢”
21:42: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不能那么做
21:42:42 <齐斯> “必须放置在能量场中”
21:42:4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哎呀念着看着差不多嘛反正俺不识字”(强行
21:42: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力场墙(20级战士)竟然一人就回击了冬叙
21:42: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恐怖如斯
21:43:26 <齐斯> “需要更多的水晶塔”
21:44:05 <冬叙·瑟晓> 冬叙怔怔地看着力场墙,若有所思
21:44:19 <冬叙·瑟晓> “人对交通的理想要求就是。
21:44:19 <冬叙·瑟晓> 1:车太多。2:单行道反人类设计。3:最好全是直线,不绕远路。4:红绿灯我忍它很久了。5:停车难”
21:44:32 <冬叙·瑟晓> “那么解决方案是什么呢”
21:45:19 <冬叙·瑟晓> 冬叙眉头紧皱,似乎在搜索这上古前留下的记忆
21:45:39 <冬叙·瑟晓> “是了!”
21:45:51 <冬叙·瑟晓> “走直线,不饶远路。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杜绝撒胡椒面!”
21:45: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前进罢,勇者们,圣奇美拉就在前方”圣落水呼救者用辐射新维加斯水平配音读着台词
21:46:45 <齐斯> “
21:46:45 <齐斯> 狗屁不通,一看就是大城市里面蜗居的宅男提出的方案。支撑一个城市中心的商业,其背后的工业、物流的用地面积是相当大的,工作岗位的分布总体上是十分稀疏的。你城市核心堆积得越集中,配套产业在郊区占的面积就越大。无论你市区商业和住宅如何集中,工业物流等配套都必然是广泛分散的。最终的解决办法是端到端点对点交通,也就是以私人交通为主,公共交通为辅,只有个别中心地方以公共交通为主。”
21:46:59 <齐斯> 齐斯流畅地回应到。
21:47:3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等等,你们在讨论什么神话生物的妈吗?”
21:48:00 <齐斯> “257发”
21:48:11 <齐斯> 齐斯似乎仍在考虑抢答可能产生的答案
21:48: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的问题,你没有看见图片,所以不理解我很抱歉。对这个问题,图里有详细说明,你看工业区,面积是最大的一块。最妙的是不论家在哪。都能一小时通勤(包括高峰),而且解决了站多,转车次数多,离站过远的问题。我在加一个云盘图片补充观看。”圣落水呼救者回应道
21:48: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着他补充了图片
21:48:57 <冬叙·瑟晓> “你说得并没有错,现在住宅用钢筋混泥土最主要的原因是高层纯钢结构摇晃太大。但是钢筋混泥土浪费太大,维修困难。如果是规模化统筹建筑,可以避免纯钢建筑摇晃的缺陷。如果每一栋楼都蜂窝煤式样布局。楼与楼之间有钢管硬连接。可以有效避免摇晃。就如一根筷子立在桌子上不稳。但是把一大把筷子捆起来,就很稳固了。蜂窝煤式样只是为了保证有效采光。而且完全全工厂化预制件生产,有效节约成本(维修成本和建筑成本)和避免浪费(七十年后混泥土只能报废,资源的极大浪费)
21:48:57 <冬叙·瑟晓> 关于在如此狭小的土地面积上如何增加使用面积也是有潜力可挖的。除了修六十层外。大可以搞折叠型建筑。”
21:49:5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们这么一闹,这LOG还能发出去吗?“
21:50: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已经在做了”
21:50:24 <齐斯> “你说 Large-Orbit Gyrotron  怎么了吗?”
21:50:27 <冬叙·瑟晓> “LOG太长了的话,就要提出几个关键词”
21:50: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若是提出六点,便会遭到惊人的攻击”
21:50:52 <冬叙·瑟晓> “在这几个关键词中,第三个词:减法
21:50:52 <冬叙·瑟晓> 不仅仅删除掉无用设计。还要大量设计debuff。毕竟天鹅还得蛤蟆衬。差距就是这么大,画风都不一样的。就是要木秀于林,舍我其谁。”
21:51: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
21:51: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冬叙的hp减少了1点
21:51:42 <冬叙·瑟晓> “你错了!这是六点的前置条件五词!”
21:51:51 <冬叙·瑟晓> 冬叙的hp回复了1点
21:51:52 <齐斯> “伤害类型:惊人。”齐斯在一旁指指点点。
21:52: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惊人回答道
21:52: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是我的攻击”
21:52:31 <冬叙·瑟晓> “哎↑呀↓”
21:52:41 <齐斯> “噢,是        伤害来源!”
21:52: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
21:52:57 <齐斯> 齐斯非常高兴,并试图从伤害来源中取水
21:53:04 <冬叙·瑟晓> “你咋没带肉呢”
21:53: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在水袋中装满了32格拉姆的盐水
21:53: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1:53: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带水袋了吗
21:54:00 <齐斯> “水袋                1          4”
21:54:07 <齐斯> 齐斯果断地回答到。
21:54: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oshima”
21:55:0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海里……有水袋,好大的水袋。”
21:55: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你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21:55: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卡德短裤根本没有汉化版”
21:55: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的hp减少了1点
21:55:44 <冬叙·瑟晓> “在做了”
21:56:04 <齐斯> 齐斯缩了一下手,水袋掉到了地上
21:56:10 <齐斯> “Live and drink, traveler”
21:56:21 <齐斯> 齐斯摇了摇头,开始寻找其他的淡水源头
21:56: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有,你们 踏马 还过不过桥”
21:56:56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而我,有水桶”
21:56:58 <齐斯> “米线?”
21:57:08 <齐斯> 齐斯反问道。
21:57:14 <冬叙·瑟晓> “在过了”
21:57:25 <齐斯> 齐斯闻言大喜
21:57: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1:57: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数分钟后
21:57: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来到了圣桥的尽头
21:58:22 <冬叙·瑟晓> “真是一段有惊无险的旅程锕!”
21:58:33 <冬叙·瑟晓> 冬叙长啸一声
21:58:50 <冬叙·瑟晓> 口中吐出一股浊气
21:59:00 <冬叙·瑟晓> “嗝”
21:59: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像那个不叫梅林的老者所说的那样
21:59:0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捂鼻子
21:59: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只圣奇美拉出现在你们面前
21:59:31 <齐斯> 齐斯缓缓呼出一口清气,与之相抗
21:59:49 <齐斯> “不对 半浊音  呢”
21:59:59 <冬叙·瑟晓> “这是——尾兽玉?!”
22:00: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好”“来自圣卡美骆驼堡的骑士们”“我不掉爪子”
22:01: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知道你们此行正在找寻什么”“但俄罗瑟王在寻找圣餐又的征程中叉陨落了”“我们深感惋惜”
22:02:19 <冬叙·瑟晓> “三个头的话是算群口相声吗”
22:02: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历经了许多考验”“还回答了死亡之桥上的三个问题”“作为奖励,我将与你们分享我的智慧”
22:02:39 <冬叙·瑟晓> 冬叙若有所思,小声哼哼
22:03: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这个跟罗宾爵士那个三头巨人梗是不一样的,我们不会玩那个梗”三个头异口同声道
22:03:51 <齐斯> 齐斯看了半晌
22:03:56 <齐斯> 决定开始翻跟头
22:04:19 <冬叙·瑟晓> “在翻了”
22:0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吗”
22:04: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由于剧情需要”“不管你们把对话怎么歪最后我都会告诉你们路的”
22:04:50 <齐斯> “我问  你就会  回答 吗”
22:04:56 <齐斯> 齐斯停止了翻跟头
22:05: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是的”“不是”“是的”
22:05:0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那就告诉我们,”
22:05:1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顿了顿
22:05:2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然后开始翻跟头(ntm
22:05:25 <齐斯> “那么请告诉我你的   信用卡信息”
22:05: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是对于那些我们无法回答的问题”“我们会用一些别的东西表达我们的歉意”“比如一段美声”
22:05:52 <齐斯> “oh no”
22:05: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三个头看了齐斯一轮
22:06: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开始表演世界级美声
22:06:22 <齐斯> 齐斯全速奔跑去买汽水
22:06:24 <冬叙·瑟晓> 冬叙陶醉在世界级美声中翻跟头
22:06:32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20-1 = 13-1 = 12
22:07: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它们表演出了一般水平的世界级美声
22:07: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还有”“什么别的”“要问的吗”
22:07:5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是食草动物!”
22:08:31 <齐斯> 齐斯从汽水摊拿了一块牌子
22:09:03 <冬叙·瑟晓> “怎样才能才能利用bug击败你(们)”
22:09: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个bug在上个补丁中已经被移除了”
22:09:48 <齐斯> 用匕首在上面刻上“居维叶”三个大字
22:09:56 <齐斯> 并放到了坎勇凯面前
22:10:15 <齐斯> “虽然  有很多  是 杂食”
22:10:27 <冬叙·瑟晓> “怎样达到韩宗水平?”
22:10: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把你的感知减到1”
22:11:1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是文盲,所以看不懂你梗*
22:12:11 <冬叙·瑟晓> 冬叙满意地点点头
22:13:35 <冬叙·瑟晓> “那么”
22:13: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你们要找的东西在猎鹰之眼快餐店”
22:14:02 <冬叙·瑟晓> 冬叙清了清嗓子,看了圣奇美拉一眼
22:14:51 <冬叙·瑟晓> “你怎么抢答呢,我都还没有问呢”
22:14:52 <齐斯> 齐斯则是犹豫了好一阵
22:15:01 <冬叙·瑟晓> 冬叙清了清嗓子,看了圣奇美拉一眼
22:15:04 <齐斯> “煎饼果子加肠吼不吼啊?”
22:16: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里又不是天津,怎么可能会有人因为这个问题打人呢”
22:16: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受到了惊人的攻击
22:16:26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1d4 = 1
22:16: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hp-1
22:16: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啊哈,这次我带了匕首”
22:17:18 <冬叙·瑟晓> “加肠的煎饼果子哪儿有得卖?”
22:17:18 <齐斯> “有这个必要吗?!”
22:17:36 <冬叙·瑟晓> 冬叙进行全回合防御
22:17:4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进行手艺
22:19:56 <冬叙·瑟晓> “原来是猎鹰之眼快餐店”冬叙喃喃自语
22:19:56 <齐斯> 齐斯进行武术操演
22:20:07 <冬叙·瑟晓> 并继续进行全回合防御
22:20: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奇美拉在你们眼前翻了个跟头
22:21: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哦,抱歉,我刚刚假装接了个电话”
22:22: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来自圣卡美骆驼堡的勇士们”“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2:22:37 <冬叙·瑟晓> “那就save罢”
22:22:4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危机的时间限制?”
22:22: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来自南方的邪恶力量正在袭击这片土地”“你们应当继续你们的征程”“找到圣餐又”
22:23: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将在画完后更新你们的地图”“你们必须沿道路前行”“找到圣餐又”
22:23:57 <齐斯> “那么   在哪里  可以找到  水钟  呢”
22:24:0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南方有些什么?”
22:24: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别傻了那东西”“值好多钱呢”“找到圣餐又”
22:24:27 <冬叙·瑟晓> “俄罗瑟王能复活不?”
22:24: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有”“新加州共和国”“和”
22:25: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也不知道”“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22:26: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接下来的任务是前往血腥猎鹰之眼快餐店”“寻找更多的线索”“来找到圣餐又”
22:26: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到那时你们的征程还不会终止”“这是剧透了”“哎呀”
22:26:4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那个快餐店,”
22:26:5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顿了顿,翻了几个跟头
22:27:0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有什么推荐的菜色吗?”
22:27:32 <冬叙·瑟晓> “加肠的煎饼果子”
22:27:40 <冬叙·瑟晓> “他们刚才抢答过了”
22:27: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凯勇坎似乎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
22:27:5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快餐店里怎么会卖煎饼果子呢。”
22:27: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时间天空变色
22:28: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似乎能感受到雷云正在集聚
22:28:1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妈呀!”
22:28:15 <齐斯> “oh no”
22:28: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三头的奇美拉的身形似乎高大了许多
22:28: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甚至在描述里凯勇坎的名字都被打对了(两次)
22:28: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它的三个头注视着你们
22:28: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Steam”“ed”“Hams”
22:28: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save—————

线上 飙车致死法厄同

  • Phaethon of Loathing
  • 版主
  • *
  • 帖子数: 166
  • 苹果币: 6
  • Tentacles Xenologist
Re: 【DND】条凳骑士团!第十二回
« 回帖 #1 于: 2018-10-13, 周六 22:23:41 »
 :em032 虽然说是第一季完结但实际上是在这之后莫名其妙地再也没凑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