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ND】条凳骑士团!第十一回  (阅读 390 次)

副标题: 长凳骑士团与拜占庭

离线 飙车致死法厄同

  • Phaethon of Loathing
  • 版主
  • *
  • 帖子数: 166
  • 苹果币: 6
  • Tentacles Xenologist
【DND】条凳骑士团!第十一回
« 于: 2018-08-19, 周日 11:55:42 »
劇透 -   :
20:15: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条凳骑士团与档期————————
20:15: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上回说到
20:16: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造访了足有一亿人居住的城市
20:16: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附带折叠卧室的蜂巢
20:16: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由于你们抵达时正是夜晚
20:16: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因此无数被打开的折叠式卧室横在马路上空
20:17: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不得不用攀爬的方式行进
20:17:49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那么,会说话的螃蟹在哪里”
20:18: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前情提要还没说完呢”圣落水呼救者说道
20:18: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在爬过了四个街区以后
20:18: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遭遇了你们的对手
20:18:51 <冬叙·瑟晓> “EXCALIBER!”
20:18: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RGB色彩模式魔法少女(集群)
20:19: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虽然你们英勇地作战
20:19: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她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20:19: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因此你们不得不领取了今日的巨额罚单
20:19:5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这根本不是一场公平的决斗!”
20:20: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到色彩
20:20: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还记得色彩第一句歌词是什么吗
20:20:27 <王潮> “狼烟起——”
20:20:34 <王潮> 齐斯引吭高歌
20:20:38 <冬叙·瑟晓> 对不起,我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20:22:19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0:22: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哈-哈-哈,这个前情提要是不是很有趣啊 哈-哈-哈-哈-哈”
20:22:5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是什么人!”
20:23: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圣落水呼救者一边翻阅着他从水里捞上来的色情杂志一边棒读着台词
20:23: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虽然很明显上面那句台词根本没有出现在剧本里
20:23:36 <王潮> “oshima”
20:23:4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突然暴起
20:23:54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然后发现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20:23:5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并回到了原位
20:24:0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或许我应该把我的消防队带来”
20:24: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们上一集说到哪了来着”
20:2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哦对”
20:24:22 <王潮> “那么  神圣罗马-落水狗 先生   这段   台词   会出现在   果园  原木上吗”
20:25:04 <王潮> “当心从   黑暗   迪士尼   中  跳跃  出现的   可怕  律师  函授课程”
20:25: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别傻了,中世纪人怎么可能会砍伐纯美苹果园里的树木呢”
20:25: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时,一只路过的螃蟹突然说到
20:25:42 <王潮> “噢——正确。”齐斯微微沉吟了一下。“中世纪   也不会有   迪士尼  律师”
20:25:52 <冬叙·瑟晓> “放心吧朋友!你一定会得救的!”
20:26: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到这,上文里有任何跟迪士尼有关的内容吗”
20:26:42 <王潮> “没有    只是想确认一下——   如果有  律师   的话   会不会   将 你  救起”
20:26:45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谢谢你 蟹蟹”
20:27:07 <冬叙·瑟晓> “把圣餐又交出来!”
20:27: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到这,我们在上一回是不是已经回收过螃蟹说话这个梗了”
20:27:33 <冬叙·瑟晓> 冬叙说着便掰了一根蟹腿吃
20:27: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我看看主线剧情”
20:27: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群僧侣出现了,阻止了冬叙
20:28:05 <王潮> “上一   回转寿司半价优惠  的  剧情   年代久远,历史悠久”
20:28:1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是吗”
20:28:2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一边观察情况,一边阅读着手里的《机器学习》
20:28: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群机关人出现了,阻止了韩森阅读机器学习”
20:29: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这句台词是怎么回事”
20:29:10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一定是那个幻术师的阴谋”
20:29:14 <冬叙·瑟晓> “你怎么剧透呢!”
20:29:1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这一定是那个幻术师的阴谋”
20:29:28 <冬叙·瑟晓> 冬叙投掷了一根蟹腿
20:29:41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这一定是那个 人化卡美骆 的阴谋”
20:30:05 <王潮> “你们 升级了  雕版印刷 吗”
20:30: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群武僧出现了,阻止了冬叙投掷蟹腿
20:30:1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这一定是那些吟游诗人干的!”
20:30:30 <王潮> 齐斯不为所动,而是向僧侣询问了一句
20:31: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别傻了,埃拉西亚怎么可能有雕版印刷呢”那些城堡阵营五级兵种回道
20:32:03 <王潮> “魔法行会  抄写——”齐斯楞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到
20:32: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勇士们”用来推动剧情发展的神秘老人突然出现了
20:33: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而在这时一位方丈出现了,阻止了神秘老人推动剧情
20:33:47 <冬叙·瑟晓> 冬叙阻止了方丈
20:34:06 <王潮> 齐斯阻止了冬叙
20:34:1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协助东旭阻止方丈
20:34:20 <王潮> “陷阱卡  连锁  发动  结算”
20:34: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可以进行一个意志检定,DC为439
20:34:48 <骰子>  * 毒奶 投掷  : 1d1000 = 84
20:35:00 <冬叙·瑟晓> 没过
20:35:11 <骰子>  * 此时在德国,非洲移民正在 投掷  : 1d20-1 = 8-1 = 7
20:35:31 <骰子>  * Aux 投掷  : 1d20 = 9
20:35: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大群玛丽·波平斯出现了,阻止了冬叙投掷D1000
20:36:17 <王潮> “玛丽莲·丕平 集群  数量巨大”
20:37: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由于那个幻术师的法力强大
20:37: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DC高到吓人
20:37:26 <王潮> “个体-记数   大约是   7.14E+06   行  好  正确”
20:37: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因此你们都未能识破这个方丈实际上是幻术师制造的幻象
20:38:2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可恶,居然未能识破这个方丈实际上是幻术师制造的幻象!”
20:38:52 <冬叙·瑟晓> "可恶!我也没法识破这个实际上是幻术师制造的幻象的方丈!"
20:40:13 <王潮> “可恶  人类的  本质  就是   重复  朗读   AUTOMATA”
20:41: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虽然我们都无法识破那个幻术师的幻象”
20:42: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我知道他家的住址”
20:42: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圣落水呼救者突然从口袋里翻出一个放水卷轴盒
20:42: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防
20:42:5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什么!”
20:42:55 <王潮> “宝具  【此世全部之户口本】?!”
20:43:13 <王潮> 齐斯失声叫到
20:43: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从里面抽出一张羊皮纸
20:43: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是他的名片”
20:43:5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用矛将名片夺了过来
20:44:08 <冬叙·瑟晓> “上面有他的BP机号吗?!”
20:44:29 <王潮> “禁用-选择  自动机?”
20:44:3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可恶!我居然看不懂这个幻术师的家庭住址!”
20:45:03 <冬叙·瑟晓> “废话!你是文盲!”
20:45:19 <冬叙·瑟晓> 冬叙一把从矛上把名片拔了下来
20:45:22 <王潮> “是  丈育   朋友   政治  正确”
20:45: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愚蠢名片]
20:45:45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BOI,你真恐怖”韩森感叹道
20:45: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当然,我怀疑他这里写的是个假名”
20:45:49 <冬叙·瑟晓> “他家在25级幻术师!”
20:45: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毕竟他下边写了专业诈骗”
20:46:09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我叫拜占庭•普鲁士大象”
20:46: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0:46:16 <王潮> “好!”
20:46:25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家住专业诈骗”
20:46:28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所以这个叫专业诈骗的拜占庭大象住在25级幻术师,是吗”
20:46:4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不对……”
20:46:4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真是清晰明了”
20:46:45 <王潮> “住在  拜占庭大象?!”
20:46:5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那到底是家庭住址还是单位地址?”
20:46:54 <冬叙·瑟晓> “没错!这下他无处可逃了!”冬叙神情坚毅
20:47:0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说不定是邮箱呢”
20:47: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觉得很明显是住在专业诈骗”
20:47:2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过这时候我记得你们可以过一个侦察检定来发现这张名片还有背面”
20:47: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DC应该是10”
20:47:54 <骰子>  * 毒奶 投掷  : 1d2 = 2
20:48:11 <冬叙·瑟晓> “可恶!我发现不了这张名片还有背面!”
20:48:20 <王潮> “不 我们 必定得出了  唯一 且正确的      结论”
20:48:2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废话你丢的是硬币!”
20:48:37 <王潮> 齐斯坚定地说到,放弃了检定
20:48:45 <冬叙·瑟晓> “哎↑呀↓”
20:48:49 <骰子>  * Aux 投掷  : 1d20+1 = 3+1 = 4
20:49:0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可恶我也发现不了这张名片后略!”
20:49:18 <冬叙·瑟晓> “但是我不能重投!那么做是违法的!”
20:49:40 <骰子>  * 备注 投掷  : 1d100 = 68
20:49:55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噢天哪,我发现了什么?”
20:50: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一下!”
20:50: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的侦察没有+68”
20:50: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败了”
20:50:2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噢,蟹特”
20:50: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你们没有发现这张名片的背面和刮开有奖下边的爆裂符文”
20:51:5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可恶,没有!”
20:52:08 <冬叙·瑟晓> "还好我们没有发现这张名片的背面和刮开有奖下边的爆裂符文,真是惊险啊!"
20:52:26 <王潮> “Ditto”
20:52:38 <冬叙·瑟晓> 冬叙忐忑不安,随手从头上的公寓掰下了一块蜂窝煤
20:52: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那是前情提要里的”
20:53: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于是
20:53: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0:53:45 <冬叙·瑟晓> “哎呀”
20:53: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地图上画不开那么多地方了”
20:54:08 <冬叙·瑟晓> “这块蜂窝煤就是幻术师!”
20:54:16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你可以打开PS,画一个大一点的画布”
20:54:21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迟疑了一下
20:54:32 <王潮> “索尼大法好!”
20:54:37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哦对了,别用PS,用Photoshop,那个不专业”
20:54:45 <王潮> 齐斯说出了今天第一句连贯的话
20:55: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别傻了,中世纪怎么可能有索尼呢”
20:55: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鳌拜出现了,阻止了齐斯赞美索尼
20:55:22 <冬叙·瑟晓> “我全都要!”
20:55: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而且索尼罪大滔天,搞得百姓怨声载道”
20:55:52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康熙出现了,并且主持娱乐节目
20:56:03 <头盔> “冷静”
20:56:08 <冬叙·瑟晓> 冬叙又掰了一块蜂窝煤
20:56:13 <头盔> “我们现在要齐心协力”
20:56:24 <王潮> “玛雅  头盔 说话了”
20:56:2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夺过蜂窝煤,吃了一口
20:56:43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别傻了,头盔怎么可能说话呢,蜂窝煤会说话头盔都不会说话”
20:57:00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天呐,蜂窝煤说话了!”
20:57:05 <冬叙·瑟晓> “闭嘴,boi”蜂窝煤说道
20:57:0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但是蜂窝煤不会说话。”坎勇凯边嚼边讲
20:57: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怎么扮演蜂窝煤呢”
20:57:34 <王潮> “BOI”
20:57:47 <王潮> 齐斯对蜂窝煤喊到
20:58:03 <冬叙·瑟晓> “因为我说了我全都要”冬叙自信地说
20:58:1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Boi laxt duor”
20:58:19 <头盔> “你说了不算”
20:58:28 <冬叙·瑟晓> “哎呀”
20:58:41 <冬叙·瑟晓> 冬叙感到十分难受
20:58:49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韩森依然在阅读《机器学习》
20:59: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0:59: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是要前往普鲁士·拜占庭大象呢”
20:59:27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是25级幻术师呢”
20:59:31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是专业诈骗呢”
20:59:58 <冬叙·瑟晓> “幻术师的帖子更新了!”
21:00:08 <头盔> “我们要前往圣餐叉的地方”
21:00:09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我想我们应当前往刮开有奖下面的爆裂符文”
21:00:32 <冬叙·瑟晓> 冬叙义正辞严地说道:
21:00:40 <冬叙·瑟晓> “ 六十层,密集的建筑集群,折叠建筑。这三个词让我第一次明白了大的分量。压迫力铺面而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微不足道,与软弱。仰望,对,就是仰。多少年了。何须仰,本来已经心安理得,甚至已经下意识成为习惯。但是它就是那么傲慢,霸道。它巨大的存在让你不得不注意它,仰望它。”
21:00:4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刮开之前记得看清哪面对敌。”
21:00: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刚刚就在群里发了,朋友”
21:01:51 <冬叙·瑟晓> “哪个群锕,我没有看到,以及我们应当前往25级幻术师”
21:02:20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是刮开有奖下面的爆裂符文”摩天轮坚持道
21:02:56 <王潮> 齐斯面无表情地回应到:
21:02:58 <王潮> “手臂上的几根主管线。爆裂的电火花不时激起一簇簇电流,刺激着神经回路引起阵阵痛感。渗漏出的机油和能量液混合成深紫色的粘稠液体,顺着破裂的装甲慢慢流了下来。威震天俯下身,伸出手在擎天柱的音频接收器旁仔细摸索,很”
21:03: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快bizhui罢”
21:05:57 <王潮> “我是说——25级  幻术  师傅  可行”
21:05: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等等”
21:06:0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话说25级幻术师到底在哪?”
21:06: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愚蠢图片]”
21:06:51 <冬叙·瑟晓> "[黄旭东表情]"
21:07:01 <头盔> “[黄旭东表情]”
21:07: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当心啊,朋友们”
21:07: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如果继续刷论坛的话”
21:07: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个幻术师的法力会增强的”
21:07:3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那太糟糕了!”
21:07:36 <王潮> “[黄旭东表情]”
21:07:4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刷贴吧能压制他的力量吗?”
21:08:29 <冬叙·瑟晓> “为什么你们都长得跟我一样了!这一定是那个幻术师的手段!”
21:08: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能”
21:08:4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玛德这一段的log要怎么做”
21:09: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难道要在论坛的图楼里上传一堆黄旭东吗”
21:09:1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可以改用文字注明。”
21:09:29 <冬叙·瑟晓> “反正又不是我们做,log什么时候出”
21:09: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在做了”
21:09:5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你们看”
21:09:58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呢”
21:10:53 <王潮> 齐斯自顾自地唱起了小曲儿(http://music.163.com/#/song?id=1345023)
21:11:10 <飙车致死法厄同> [愚蠢名片]
21:11:2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变成26级幻术师了!”
21:11:44 <冬叙·瑟晓> “他竟然搬家了!”
21:11:55 <冬叙·瑟晓> “一定是觉察到我们发现了他的住址!”
21:12:00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他有两套房产了!”
21:12:07 <王潮> 齐斯瞪着新出现的“海鲜水产”看了半晌
21:12:08 <冬叙·瑟晓> “我们得赶快赶过去!”
21:12:28 <冬叙·瑟晓> “醒醒齐斯!那是幻觉!”
21:12:32 <王潮>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
21:12:34 <冬叙·瑟晓> 冬叙扇了齐斯一巴掌
21:12:43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赶快,我们需要去海鲜水产截住他!”
21:13:1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但那万一只是个陷阱呢?”
21:13:14 <王潮> 齐斯挨了一巴掌,略微清醒了一些,但这个团已带上了不可磨灭的克苏鲁印记
21:13:41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我认识一个魔法少女,她是克苏鲁的娘”
21:13:57 <冬叙·瑟晓> “那不可能是陷阱的!我们没有发现的这张名片的背面和刮开有奖下边的爆裂符文才是真正的陷阱!”
21:15:02 <冬叙·瑟晓> 冬叙做出了“不可能”的动作
21:15: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在这时
21:15: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失落的愚蠢图片]
21:15: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这个幻术师一定是想迷惑我们”
21:15:44 <冬叙·瑟晓> “快!趁他还在搬家具来不及继续搬家!”
21:16:11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方丈来到了26级幻术师
21:16: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其他人要去哪里(
21:16:3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冷静,我已经发现了。”
21:16:46 <王潮> “米面主粮 通下水道 毛绒玩具 海鲜水产”齐斯若有所思地念着
21:16:54 <王潮> 然后,猛一拍掌
21:16:5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下面的都是幻觉!这家伙真正的住址是普鲁士·拜占庭大象!”
21:17:15 <王潮> “反乌托邦 赛博朋克 魔法少女 克苏鲁!”
21:17:4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因为无论多么高明的幻术也无法动摇物质的本质……逆向证明不动的那个就是真正的地址!”
21:17:45 <王潮> 齐斯撤回了一条消息
21:17:45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弗朗索瓦拿出了念刃,向刮开有奖下面的爆裂符文冲锋
21:18: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由于你没有视线,因此你无法冲锋它
21:19:13 <冬叙·瑟晓> “真是严谨的DM锕”冬叙感叹道
21:19:16 <头盔> 我要飞上天空
21:19:48 <王潮> “齐斯 很赞同  坎勇凯  的 想法 然后跟着  冬叙  出发了 ”
21:19:57 <王潮> 齐斯点点头,进行了动作描述并照做
21:20:16 <冬叙·瑟晓> 跟上
21:20: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怎么这么日系呢”
21:20: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
21:20: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由于引擎原因
21:20:5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竟然无法分头行动
21:21: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抵达了26级幻术师
21:22:0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个年轻的女子为你们打开了门
21:22: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她一开口
21:22: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发现她是由子安武人配音的
21:22:29 <冬叙·瑟晓> “不对你开的是门,不是口”
21:22:32 <王潮> “搜索:  如何  将  主要  程序  工程师  投入  不可燃垃圾   回收  袋”齐斯回想着引擎限制,喃喃自语到。
21:22:51 <冬叙·瑟晓> “等一下!这幻术师竟恐怖如斯!”
21:23:00 <冬叙·瑟晓> “这门是幻术师的口!”
21:23:30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超巨型幻术师 丸吞”
21:23: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mo ,rm xjsp djro mr”
21:23:41 <冬叙·瑟晓> “妈耶!”冬叙开始绕圈跑
21:24:15 <王潮> 齐斯惊得说不出话,并开始飞速思考是否要开始翻跟头
21:25:2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对-不-起-啊-我才-刚-搬-到-这-四-天-还-不-太-会-说-本-地-话”
21:25: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她十分艰难地拼出了上面那句话
21:25:4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你就是四天王吗?”
21:26:22 <头盔> “没事”
21:26:29 <头盔> “我也不会说本地化”
21:27:12 <飙车致死法厄同> “Gheb a Pghlle pehe-a no gohlle pi go loghesua”
21:27:15 <冬叙·瑟晓> “fnndp!你不是刚刚还住在25级幻术师来着!”
21:28: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Gpon Jehele pa Loghesuiesa bon 倒拔垂杨柳 a lla"
21:28:04 <头盔> “asj,dhku,hau,hfgk“
21:28: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ohmi a phuisua"
21:28:47 <冬叙·瑟晓> 冬叙突然感到自己似乎是队中的智力担当,自豪地掰下了第六部分:抄袭
21:29: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直到这时你们才惊讶的发现这一部分根本没有汉化
21:29:27 <冬叙·瑟晓> “nani!”
21:30: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Aphuepela mohloge muskua pa bon pehe-a”
21:30:43 <头盔> “我为和平而来”
21:31: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她用子安武人的声音念完了上面那几句话 然后把门关上了
21:32:19 <王潮> 齐斯疑惑地打算开门
21:32:19 <冬叙·瑟晓> “对了,我们来找幻术师干啥来着?”
21:32:29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索要爆裂符文”
21:32: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到这
21:32:50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虽然我们并没有刮奖 但是我们中了一注爆裂符文”
21:32: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突然想起其实《条凳骑士团》的官方攻略本是有上面那几句话的翻译的
21:32: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你们似乎并没有钱购买
21:33:08 <头盔> 我有钱
21:33:17 <头盔> 我是一个有钱的头盔
21:33: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好
21:34: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
21:34: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打开了门
21:34: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个年轻的女子探出头来
21:34:30 <飙车致死法厄同> “Gheb a Pghlle pehe-a no gohlle pi go loghesua”
21:34:38 <飙车致死法厄同> "Gpon Jehele pa Loghesuiesa bon 倒拔垂杨柳 a lla"
21:34: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ohmi a phuisua"
21:34: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她用子安武人的声音念完了上面那几句话
21:34: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把门关上了
21:35:32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倒拔垂杨柳”弗朗索瓦重复了一遍
21:37: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看来幻术师并没有住在这里
21:38: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因为很明显没有谁会让子安武人给一个幻术师配音
21:38:36 <王潮> 齐斯疑惑地又打开了门
21:38: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齐斯打开了门
21:39: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个年轻的女子探出头来
21:39: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Gheb a Pghlle pehe-a no gohlle pi go loghesua”
21:39:10 <冬叙·瑟晓> 冬叙关上了门
21:39:15 <冬叙·瑟晓> 夹住了女子的头
21:39:37 <飙车致死法厄同> "Gpon Jehele pa Loghesuiesa bon Needle in THE HAY a lla"
21:39:44 <飙车致死法厄同> "ohmi a phuisua"
21:39: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她用子安武人的声音念完了这几句话
21:40: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把门又关上了一遍
21:40: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顺便一提
21:40: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穿模了
21:40:18 <冬叙·瑟晓> 冬叙震惊了
21:40:47 <冬叙·瑟晓> 冬叙打开了门
21:41:0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个年轻的女子探出头来
21:41: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Gheb a Pghlle pehe-a no gohlle pi go loghesua”
21:41:13 <冬叙·瑟晓> 冬叙把头探进去
21:41: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Gpon Jehele pa Loghesuiesa bon 周杰伦 a lla"
21:41: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ohmi a phuisua"
21:41:26 <冬叙·瑟晓> “boi”
21:41: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她用子安武人的声音念完了这几句话
21:41: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然后把门关上了
21:42:11 <王潮> “齐斯耸了耸肩”
21:42:21 <冬叙·瑟晓> 冬叙尝试穿模
21:42:23 <王潮> 齐斯进行了动作描述,但并没有真的如此做
21:42: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个草堆出现了 阻止了冬叙
21:43:01 <冬叙·瑟晓> 冬叙开始观察门内的情况
21:44: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看见在门里
21:45:5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只灵活的棕色狐狸跳过了一只懒惰的狗
21:46:37 <头盔> 一只灵活的棕色狐狸跳过了一只懒惰的狗
21:46:45 <王潮> “A quick brown fox jumps over the lazy dog”
21:46:51 <王潮> 齐斯恍然大悟
21:47:08 <冬叙·瑟晓> “你的键盘没毛病”
21:47: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因此很明显
21:47: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幻术师没有住在这里
21:47:39 <冬叙·瑟晓> oshima
21:47:44 <冬叙·瑟晓> 冬叙打开了门
21:47:57 <冬叙·瑟晓> 并把头拿了回去
21:48:1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可恶我们来错地方了!”
21:48: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游戏报错了
21:48: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BON
21:49:35 <王潮> APPETIT
21:51:4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好在没有退出
21:53: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么你们要前往别的地方吗(
21:53: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是继续打开门(
21:54:08 <冬叙·瑟晓> 冬叙掏出幻术师的名片瞟了一眼
21:54:12 <王潮> 齐斯疑惑地在想要不要打开门
21:56:20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 ”
21:57: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名片上的内容变成了这个
21:57:37 <王潮> “矛战士”齐斯念到。
21:57:57 <冬叙·瑟晓> “大量的力”冬叙念到
21:58:26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大什么?!”韩森念到
21:58:4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大力,我的朋友”子安武人在门里说道
22:00:15 <王潮> “你 不是  会说  普通话  吗?!”
22:00:21 <头盔> “为什么是拜占庭”
22:01:08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大概是离得近?”
22:01:46 <冬叙·瑟晓> “你说出了禁语!”
22:01: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Lohmi bouhlle peukua alami kuska"
22:02:49 <冬叙·瑟晓> 力王打他!
22:03:12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完了我的耳朵也文盲了。”
22:05: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总之那人不在这的啊,你们去拜占庭找罢”
22:06:01 <冬叙·瑟晓> "烦死了!"
22:06:17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方丈来到了拜占庭
22:06:35 <王潮> 齐斯疑惑地跟上
22:06:44 <冬叙·瑟晓> 跟上
22:07:3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来到了东罗马帝国
22:07:43 <飙车致死法厄同> 果然
22:07: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那幻术师就在这里
22:09:5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你们竟然发现了我”
22:10:15 <冬叙·瑟晓> “没错,我们发现你了!”
22:10:34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们早就发现你了!”
22:10: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你们以为真的能击败我吗”
22:10:48 <头盔> “是的”
22:10: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按下了~键
22:11:07 <冬叙·瑟晓> 冬叙按下了~键
22:11:09 <头盔> “这家伙调控制台!”
22:11: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时你们才发现
22:11:17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这个幻术师的CR竟然高达20+
22:12: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让你们见识一下幻术学派的力量!”
22:12: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一边高喊着
22:12: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边向你们掷出了魔法飞弹
22:13:00 <骰子>  * 飙车致死法厄同 投掷  : 42d4+42 = (1、3、1、1、1、1、4、3、2、1、1、2、4、1、1、3、4、1、4、4、4、4、3、3、4、4、2、2、4、4、2、4、4、2、2、4、3、1、2、2、1、1)+42 = 147
22:13:17 <Dankon> )(
22:13:2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都是幻觉,你在掩饰什么!”
22:13: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伴随着莫名其妙的轰鸣声
22:13:29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眼前一黑
22:13:46 <飙车致死法厄同> ——离你们最近的圣精灵中心——
22:14:11 <王潮> 齐斯疑惑地睁开眼
22:14:13 <头盔> 冷静
22:14:23 <冬叙·瑟晓> “陌生的天花板”
22:14:24 <头盔> “我们来到了宠物小精灵的时间”
22:14:2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们环顾四周
22:14:36 <飙车致死法厄同> 看见了陌生的天花板和陌生的墙纸
22:14:3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还有陌生的地砖
22:14:4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以及一个陌生的水池子
22:14: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落水呼救者正坐在水池子边上
22:15: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你们刚刚走的太快了我忘记提醒你们了”
22:15:1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实际上是会作弊的”
22:15: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所以他法术DC才这么高”
22:15:59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吓?!”
22:16:03 <冬叙·瑟晓> 等一下
22:16:32 <冬叙·瑟晓> 他应该没法作弊的!
22:17:0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你又没打开DEBUG模式”
22:17:33 <王潮> “难道是……”齐斯揉了揉头,坐起身。“Power Overwhelming?!”
22:17:41 <冬叙·瑟晓> "什——!"
22:18:29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方丈打开了debug模式
22:18:43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依我看应该是There is no spoon……”
22:18:5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大群社区工作人员出现了,阻止了冬叙打开debug模式
22:19: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他不光用控制台,还用作弊器”
22:19: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所以他虽然是幻术师”
22:19:2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他连禁止学派都没有”
22:19:35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我们快一起举报他!”
22:19:58 <冬叙·瑟晓> 冬叙举起了石锤
22:20: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你们知道这里的客服每天都在度假”
22:22:0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据我所知在这附近还藏着一件强大的远古神器”
22:22:0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可恶,我要申请退款!”
22:22:13 <飙车致死法厄同> “——神圣举报按钮”
22:22: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没错,不是圣举报按钮,而是神圣举报按钮”
22:22:27 <冬叙·瑟晓> “难道是——神圣举报按钮!”
22:22:44 <冬叙·瑟晓> 冬叙假装一脸震惊的样子
22:23:40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要找到这神圣举报按钮,你们就要启程用一句场景转换的时间来到圣系统界面”
22:24: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路途艰险,而且必须要经过拜占庭”
22:24:12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一大群社区工作人员来到了圣系统界面
22:24:34 <飙车致死法厄同> 查克·诺里斯出现了,阻止了冬叙来到圣系统界面
22:25:08 <头盔> 去了圣系统界面
22:25:26 <飙车致死法厄同> 圣系统界面上出现了一个头盔图标
22:26:02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摩天轮点击头盔图标
22:26:02 <头盔> 现在,有人没有头盔了
22:26:18 <头盔> 头盔回到了刚刚没有头盔的人头上
22:26:48 <冬叙·瑟晓> 刚刚没有头盔的人是幻术师
22:26:56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不
22:26:59 <飙车致死法厄同> 幻术师有头盔
22:27:09 <飙车致死法厄同> 而且是带翅膀的那种
22:27:17 <冬叙·瑟晓> 你忘记了投放cg,朋友
22:27:23 <王潮> 齐斯疑惑地去买汽水
22:28:3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坎勇凯用矛试图撬动圣系统界面
22:28:4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大概是这样
22:28:57 <飙车致死法厄同> [愚蠢国产页游图片]
22:29:05 <飙车致死法厄同> 哎呀
22:29:07 <飙车致死法厄同> 好像没有翅膀
22:29:08 <飙车致死法厄同> 算了(ntm
22:30:09 <赵•少鱼,意识形态十字军> “神——骑——士——”摩天轮念道
22:31: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说起来那只熊猫是什么玩意”
22:32:15 <冬叙·瑟晓> “他马上要打你了”
22:33:33 <王潮> 齐斯疑惑地带着汽水回来了
22:33:51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据我所知,还有一条前往圣系统界面的路”方丈突然说道
22:35:11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快说!”
22:37:16 <消防队长韩森•克莱沃> “快”
22:37:57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大声点!”
22:38:11 <飙车致死法厄同> “我知道了,别催我”
22:38:33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愿是好事”
22:39:36 <野蛮骑士(仮)坎勇凯> “Gau'gurah
22:40:22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方丈来到了圣系统界面
22:40:52 <飙车致死法厄同> 一群唐僧出现了,阻止了冬叙
22:41:14 <飙车致死法厄同> *高机动型唐僧
22:42:16 <飙车致死法厄同> “穿过卧鹅寺的大雄宝殿,再走过胖虎宝殿、静香禅院和小夫宝塔,在那后面有一条小路,只要沿着那条小路走”
22:42:48 <飙车致死法厄同> “再回返,穿过小夫宝塔、静香禅院、胖虎宝殿和大雄宝殿,来到卧鹅寺门口”
22:42:5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就看见圣系统界面了”
22:44:07 <冬叙·瑟晓> 冬叙骑着高机动型唐僧穿过卧鹅寺的大雄宝殿,再走过胖虎宝殿、静香禅院和小夫宝塔,沿着小路走,再回返,穿过小夫宝塔、静香禅院、胖虎宝殿和大雄宝殿,来到卧鹅寺门口
22:45:01 <飙车致死法厄同> 冬叙发现他的体力值不够了
22:45:18 <飙车致死法厄同> 但好在几分钟过后他的体力值又恢复了1点
22:46:00 <飙车致死法厄同> 虽说如此,但因为没有更多的金苹果和圣晶石
22:46:24 <飙车致死法厄同> 冬叙的体力值仍然不足以支持他进行如此长距离的行动
22:47:32 <飙车致死法厄同> ———s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