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沉眠者的苏醒  (阅读 622 次)

副标题: 欢迎来到新敦威治 - 邪教之巢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沉眠者的苏醒
« 于: 2018-06-02, 周六 21:39:50 »
沉眠者的苏醒

由斯科特.大卫.阿尼洛夫斯基

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遗产将通向位于佛罗里达大沼泽地里的不死噩梦..........



介紹

现在的日期是1920年10月3日。秋日的陽光早已为你的角色准备好了一个能令人放鬆的夜晚,搭配一本好书? - 或甚至是一场最受喜歡的廣播劇? - 而就在此刻,敲門聲从前门響起,宣告某位不速之客的到来。

KP:選擇一个即将收到这个來訪者的PC,向他读出下面的段落。

当你前去回应那持续不断的敲門聲后,你发现正面对着一位穿着灰色西装、戴着黑色软呢帽的老绅士。这位严肃的银发老者自称为以西結.羅森瓦爾德(Ezekiel Rosenwald)他以一种非常正式的舉止表示自已正在找(给出该调查员完整、適當的姓名)

如果调查员否认自己是对方在找的人,而是询问陌生人有什么事要找他。他将收到一张名片,上面写着:

以西結.羅森瓦爾德
法律代理人
瑟克尔提納莉(Trinity Circle)363号
波士頓。马萨诸塞

調查員閱讀此卡后。羅森瓦爾德先生會要求玩家通知他這次来訪要找的人这件事,並要求玩家"盡可能快速"的安排他与对方的會面。在这之后,羅森瓦爾德就會轉身走進涼爽的秋夜。他在隔天与之後的每一天都會返回,直到他碰見他所要找的人为止。

如果調查員向羅森瓦爾德表明自己的身份。律師會要求進來,并表示他有急迫的公事要与他討論。一旦進入。 羅森瓦爾德將解釋他在過去三年内一直在尋找調查員。調查員从那时起就繼承了佛羅里達州的一塊地產。

羅森沃爾德將繼續解釋他負責看管調查員的某位表兄弟的遺產。布蘭登.楊(Brandon Young)。自從他去世以來已经三年了。布蘭登.楊,楊家族的最後一人。決定將他的世俗財富傳給某个他認識的遠房表亲,那个當時在"新英格蘭的某個地方"的人。

KP:通过恢復调查员的記憶来告訴他,他隐隐约约地回忆起在他青春岁月里的布兰登。但除此之外,他对他一无所知。

事實上,羅森沃爾德對于位在佛羅里達州的这处地產所知甚少,並且從未真正的看過它。他知道它是由一棟大房子与几幾英畝的土地所组成的,位於一個名为新敦威治的小型聚落,該聚落位於距離佛羅里達西海岸有幾英里远的大沼澤地中心。

律師可以提供一份準確(但仍相对粗糙的)地圖來指引調查員前往小鎮,他知道的唯一一件事是布蘭登.楊在1908年繼承了它,但直到大約三年前提出了对它的所有權,而他也在搬進房子三周後死亡。

为此,羅森瓦爾德將向調查員出示相关法律文件并要求他们签字。在那之后他将希望調查員獲得好運離開。調查員現在可以自豪的成为一位佛羅里達州房地產的持有者。

KP注意:如果調查員不願意前往佛羅里達州,KP應該試圖通過羅森瓦爾德或其他的NPC来說服他。

即使他不打算住在房子里或不想要房子,他也至少应该去检定一下房子以确定出合理的销售价格。

作为进一步的诱因,调查员可能会在羅森瓦爾德留下的文件中发现隐藏在哈洛庄园某处的家族财寶的暗示。诱导调查员前往新敦威治可能很难,但这就是黑暗樂趣的开始之地!



KP信息

調查員剛剛繼承的莊園由塞普蒂默斯(Septimus)和赫普兹巴.哈洛(Hepzibah Harlow)於1830年建成。当年哈洛夫婦与其他十几个同样来自于馬薩諸塞州敦威治的家庭一起从新英格蘭遷往佛羅里達州,并在那里建立起一座远离文明的新殖民地。这样他们对于偉大的克蘇魯与舊日支配者们的墮落崇拜便能不受影響的繼續下去。

遷徙的家庭深深的墜入大沼澤地中,在他们黑暗并令人厌恶的内心深处,他们觉得他们会在那里找到一个能让他们在里头继续进行黑暗崇拜的避难所。

起初,他們發現在偏遠地區的沼澤生活相当艱難,但最終在一個逃脫奴隸帕帕喬布(Papa Jobe)的幫助下,他们设法适应、清理和并排乾一小块土地的水,他们在那里建造了一个小小的新英格兰式的群落。其主要产业是砍伐那些自沼泽的茶色水域中生长出的,触处皆是的柏树。

帕帕喬布是一個巫醫,但更準確地說,他也是舊日支配者的崇拜者。在殘酷地謀殺了曾奴役他的種植園监工与農場主後,帕帕喬布逃到了大沼澤地,并正確地猜出了追捕他的人不敢進入那片有如混沌不明的沼地。

喬布被神秘地吸引到了未来会是新敦威治的某处,三天後,当他行经那附近时,他在一座杂草丛生的小丘上发现了某个古老、覆蓋着一层苔藓的神像,它毫無疑問的起源自远古之前,而在这里却并没有任何文明存在过的痕跡,甚至连那些把大沼澤地当成他們地盤的鬼祟、带有敵意的塞米諾印第安部落所使用的箭頭都没有。

这个神像是某种如同怪物般的存在,它所描繪出的存在类似某种海龜与海膽的混种,这是一件汙穢的神器,它散发出一股非人类的邪恶气息,而它却奇异的引起了帕帕喬布的注意;至此,逃脫的奴隸成為了格拉基的大祭司。

帕帕喬布起初对那些新来的白人抱持着戒心,但他很快的就发现了双方有着相似的内在。於是他向他們提供着建議与幫助 - 並慢慢地使他們放棄对于偉大的克蘇魯的崇拜,以那具古老的神像所象徵着的存在来取代那位令人恐惧的神。因此,令人恐惧也踏上了毀滅之路。

村民們心懷着惡劣的崇敬并舉行着令人惊骇的仪式,直到1890年,他们的祈祷得到了回应,格拉基出现在他们长久以来用来投下大量祭品的汙穢祭祀池里。从那时起,旧日支配者便定期的出现以接受那些不洁的贡品,并毫不留情的将愚蠢的人类邪教徒转化为格拉基的不死僕役。

在1908年,蕾贝卡的"死訊"传开时,最后一位"活着"的哈洛族裔到达了波士顿,布兰登·杨被指定为哈洛庄园的继承人,这与他在三年前宣稱自已的应得權利符合。杨最终前往佛羅里達以索取他的戰利品,但他也很快的便发现在过去90年一直发生在新敦威治这塊土地上的事情。

当格拉基和他的不死仆人试图让杨"皈依"他们的邪教时,这个年轻人宁愿吊死自已也不愿加入为了不死之神所服务的僵尸奴隶的行列。

布兰登·杨的鬼魂现在正在哈罗庄园里出没,它的唯一目的是吓走任何聲稱這座房子是他们的并因此将自已的灵魂涉於險境的愚蠢局外人。



到达佛羅里達

前往佛羅里達的旅程很可能是漫長的,尤其是当調查員居住在馬薩諸塞州的时候;從那裡到达佛羅里達州將需要漫長而艱苦的開車行駛11天的时间、如果坐船沿着东海岸行進的话大约要四天、如果坐火车的话大约需要两天的时间。

請注意,這些時間可能會更長,具體取決於調查員希望在駕車出行时所使用的速度、船舶或火車沿途停靠的頻率或者突如其来的熱帶風暴導致旅行停止完全的可能。

無論如何,由於沒有公路或鐵路線能突过如此深廣的大沼澤地,所以前往沿着东海岸的最後一站必須乘船抵達。

這趟三小時的旅程將從木材小鎮奧喬皮(Ochopee)開始,在那裡可以找到一个嚮導護送調查員和他的朋友前往新敦威治;他不会是这里最体面的角色,但他是唯一一个愿意接受这份工作的人。



阿爾維德.德爾普(ARVID DELP)

阿爾維德是一个酒鬼、一个小偷、还有人说他是个杀手,但他也是唯一一个愿意把小队带到阿爾維德的向导。对于这种可疑的服务,他将收取10美元:一笔惊人的金额,但他确实是唯一願意做这件事的人。

德爾普是那种让人会完全討厭他的人,他容易发出打嗝与其他不禮貌的声音。每当他吐出一口咀嚼烟时,他会向小队里的所有女性成员擠眉弄眼,有时甚至会把它吐在水里而非船上。

而阿爾維德的身边永远不会缺少一大壇的私釀酒(Moonshine),谢天谢地,他永远不会分给任何人的。当他给自已灌了一杯这种烈性的泔水时,他将喋喋不休的嚷着有关他在大沼泽地里的生活的独白,与他感觉自已是怎么被那些"为了逮到我,懂嘛?(out ta git me, know whut ah mean)"的人给冤枉的«(这个NPC的口音很重+说话顛三倒四的,上一句可以改成"偽了歹到窩,懂媽?"一类带有错字的话来加重NPC的口音,不过这对翻譯来说实在太勉强,所以在这里我一律用正常的版本,请KP们在用的时候自已改一下)»。然后,伴隨着成功的【快速交谈】与5美元的诱因,阿维德的醉话能转向更有用的话题。

如果在一次成功的【快速谈话】后询问了新敦威治与哈洛家族的话,一旦5美元被安全的藏在阿爾維德的肮脏工作服中,导游就会发出下面的信息。如果检定没有通過或没有进行贿赂的话,他便会继续胡言乱语。

"新敦威治是个爛到骨子里的地方,所有人都会从这里逃開,看看那里的倒閉工廠与四分五裂的小镇,懂嘛?

老沼澤镇(Old Bogtown),这就是他们现在对它的稱呼。在流言里,那个地方充斥着神秘与邪恶的人,所以现在的每个人都会远离它。事实上,人们害怕那个地方,没有人会责怪他们。

现在,克勞福德.斯萊特(Crawford Slater),他是唯一来自新敦威治,而且在这些日子里有被其他人给看到的人,他每个月会进城一次。虽然他裝的一副友善的樣子,但他是个不太开口的人,懂嘛?那个地方是个鬼城,因为斯萊特只会买他自己的东西。

不知道他想在那找到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孤独地在为自己寻找,但从来没有时间四处走动,懂嘛?"


進入大沼澤地定固点的旅程將会十分的让人不快 - 不僅僅是因為阿爾維德的存在。各式各样会咬人的昆虫将不断地在船的周围飞来飞去,而某些种类的蛇将悬垂在树枝间蠕动,并在深棕色的水中蜿蜒的游动着。

不時的会有看起来很餓的短吻鳄將從长滿苔蘚的岸边滑入水中,它们的陰影将在调查员所乘坐的船只下方的渾濁水域中穿行。

空氣相当厚重,飽含濕氣与腐败和停滯的刺鼻氣味。溫度已進入32度,任何沒有穿著良好的散熱衣的調查員都必須进行【CON*3】的检定,或每小時暫時失去1點【CON】,直到夜幕降臨。

在他们学到关于新敦威治的事情时,調查員將得到一艘船、一加侖的汽油、足夠維持一周的食物与他們決定攜帶的任何其他物品。





大沼泽地的生活

即然是为了那些最偶然到訪的人,佛羅里達大沼澤地也依旧提供了駭人但也非常吸引人的畫面 - 高大、细长、流線型的柏樹形成了樹頂的樹冠,而松蘿菠蘿(Spanish Moss),这种蕨類植物则从高高的樹枝上垂盪下来。

古老柏树的根部从静止、茶色的水中不祥的蠕动而出,它们在广大的泥炭沼中釋放出丹宁酸来为其着色。在這些树根里有许多的毒蛇在遊動,同样的还有短吻鳄与凱門鱷,牠们在池塘与水道的河岸边上筑巢。這片巨大的沼澤地由150萬英畝的小丘、池塘、溪流、湖泊与淡水和鹹水的潟湖所組成。沼澤地覆蓋的面積幾乎是羅德島州的兩倍。

氣候屬於熱帶氣候、炎熱并極端潮濕,只有兩种季節 - 乾燥和潮濕。旱季從十二月持續到五月,届时暴雨和飓风将再次席卷这片土地。在旱季,只有大約10%的沼澤地實際上被水覆蓋,而在雨季,有近90%的将被淹沒。在雨季,尽管有着大量的水分蒸发、流失,但水还会一次性在地表上停留数个月的时间。

雨季的典型特徵是在早晨时笼罩在地面上的雾气,它将隨著太阳的到来而迅速消散。雷聲与闪电正不斷的撕裂着天空,平均每天会有一個半小時的时间突然下起猛烈的傾盆大雨。

在1800年代末期,第一批白人在冒險中進入大沼澤地,但直到1905年人们才在極度努力下建造出一系列用于伐木业的運河系統,并藉由它们来解决排水的问题并将那里变为宜居的地方。然而,即使科技進步,直到今天大沼澤地仍然是一片空蕩的荒野,而現在它的大部分都成为國家公園。

活着的動物与植物

大沼澤地擁有世界上最多元化的生態系統之一。該地區擁有超過300種鳥類,從常見的藍色傑伊到具有異國风情的朱鹭。其中有些鳥兒常年住在那里,而其他的鳥類則在遷徙路線上停留。

除了諸如鹿和黑熊之類的普通生物外,大沼澤地還是水貂、水獺与黑豹的家園。淡水和鹹水的生物都可以在這裡找到,從鯰魚到海豚、當然還有短吻鳄与凱門鱷。

这里的植物种类同样繁多,包括蘭花、松蘿菠蘿、西班牙青苔、絞殺樹(strangler figs)、柏樹和紅樹林。





新敦威治

KP:在阿爾維德将他们留在新敦威治的码头后,请阅读出下面的内容。

在含糊不清的承諾将于一周内返回后,阿爾維德.德爾普和他的船驶进大沼泽地那雾气弥漫的水道内。将你们留在一个快要散架并且摇摇欲坠的码头上。船坞的木板因腐烂而变软,它们几乎无法支撑你们的体重。

当阿爾維德的最後一艘船在水道的彎曲處消失时,你终于转身过来,好好的看着出现在你眼前的新敦威治。這個小鎮是一個可悲的廢墟集合体,那些严重的残骸现在似乎比当年它们剛被建立时更加的适合它们周遭的环境。在每片鬆垂的屋頂、每塊未上漆的木板、每個破碎的窗戶上都能发现岁月与疏於保養的痕迹。

新敦威治以圓形的方式佈局,大约有十几棟搖搖欲墜的住宅或家庭環繞着某个八成是市政厅的建築周圍而建。隱約给人某种類似于蹲坐在镇中心的受伤巨人的感觉。街道只不过是简单的从泥地上清出的道路,它们現在已被来自沼澤地的樹根與雜草所覆蓋了。这里到处都是树木扎根与生长的痕跡,增添了某种不合時宜的感觉 - 彷彿整個殖民地正散發着濃密的蒸气,让人无法呼吸。

一个几乎要坍塌的船屋延伸到码头附近的水道上;但它足以容納你们剩下来的那艘船。这差不多就是你能在码头上看到的所有东西了,这肯定足以让你質疑整個探險隊的判斷力。


欢迎来到新敦威治。

如果一名調查員能通过成功的【灵感】与【聆聽】检定的話,他們马上就会意識到不对,一股不自然的鎮靜籠罩着小镇;在這裡甚至連最微弱的昆蟲嗡嗡聲都聽不到

其他人则会发现除了不停蔓延的植被外,新敦威治似乎缺少活物的存在。某種停怠、腐爛的惡臭瀰漫在空氣中,辛辣、刺鼻、就和其他的沼澤地相似,但更為强烈。

該鎮包含着船屋、連接着将調查員帶到新敦威治水道的碼頭,还有一座大型的市政廳与13座粗製濫造的房屋,这些建築圍繞着市政廳组成了一个凌亂的圓形。

如果調查員探索,他們會發現几条由磨損的痕跡组成的小徑,它们从镇上離開,并进入大沼澤地的深處。這些小徑通往埋葬池、帕帕喬布的小屋、巫醫的汙穢花園(莎布·尼古拉絲的花園)与藏着隱約可見的格拉基神像的汙穢祭祀池。

在調查員抵達後的1d10分鐘內,一名戴著園藝手套的高大、憔悴的男性将接近他们,他将自称为克勞福德.斯萊特,並詢問調查員来訪的目的。

當PC告知他是来繼承哈洛的遺產時,斯萊特会对他们并与繼承人的握手,歡迎他來到新敦威治。然后斯萊特将会護送小队前往哈洛莊園,并沿途向他們展示大半个城鎮。

他将以具有说服力的方式来回答小队的問題,但他的回答没有一个是真的。他将提到在溫度和濕度飆升的白天,新敦威治的其他居民更喜歡留在室內;這是为了緩和調查員沿著水道接近这里时所可能产生的任何懷疑。

当他们开始在遊覽小镇时,调查员会注意到斯莱特身上有某种奇怪的气味。唯一认出这种奇怪气味的方式是通过一个成功的【化学】检定,这会将它识别为甲醛的气味。如果问起斯莱特这点,他会说他最近正在練習动物标本的剥制术。

在抵達了坐落於小镇尽头,稍微有些偏遠的哈洛莊園后,斯萊特將會祝調查員有个美好的一天,但也将警告他們别遊蕩到離城鎮太遠的地方,他将提醒他們大沼澤地是有許多对人类有害的生物的家園,而醫療援助則在相當遙遠的彼方。

調查員現在可以隨著他们的意願自由的探索了,儘管斯萊特將會監視他们;如果他們向着沼澤地里祭祀池走去,他将試圖有禮貌的勸阻他們。如果調查員堅持要这么做,他就不會阻撓他們,以免他们对自己產生懷疑。



船屋

這個破舊的木制結構房屋容納着13艘的划艇,其中只有兩艘處於可用狀態。其餘的要么部分的被淹沒在沼澤里、要么被懸掛在建築那裂开的牆壁上,巨大的裂縫撕裂著它们的船體。有四個油燈被掛在牆上,但都又空又乾。

如果調查員想将他們的船存放在船屋內,他們必須在沉沒的沉船周圍操縱他們的船来绕过那些沉沒在水底的沉船,然后进入一个未被占用的隔間。



市政廳

這座巨大的木製建築摇摇晃晃的聳立在新鄧尼奇的中心。它的外层風化嚴重,苔蘚与真菌在結構外层那扭曲、破裂的木板上興旺的生長着。

所有的窗戶都破碎了或者至少裂开了,這個地方呈現出让人難以忘懷的荒涼景象。在建筑的尖塔頂端能看到那里悬挂着一个疏於照顧的巨大、黯淡無光的钟。

建築物的內部被分為幾個小房間,其中包括會議室、杂货店、教室、城鎮倉庫与監獄。

會議室里空蕩蕩的,只保存着30把大多損壞的木椅与一座搖搖欲墜的講台。空盪盪的油燈掛在所有的牆上。

用作杂货店的房間內放着许多架子,其中的大部分都擺滿了沾有灰塵的罐頭、瓶子和各式各样的日用品。這裡沒有槍支、子彈或其他的任何武器。

教室與會議室大致相同 - 一片空蕩,除了被遺忘已久的學生桌椅外。和其他地方一樣,所有的東西都沾滿了灰塵与污垢,每面牆上都掛著乾枯的油燈。

監獄由一個非常堅固的牢房(【STR】45组成)。這個房間與其他房間的不同,顯示出被保養过的跡象;这里幾乎没有灰塵,而且牢房的門一直保持着近乎完美的狀態。門的兩側掛著兩盏滿的油燈。


非人類的小鎮居民使用這個牢房來囚禁用来獻祭的被害者直到格拉基的到來。如果任何的調查員被證明是个麻煩的话,他們很可能发现自已在這個房間裡作客。



克勞福德.斯拉特的房子

這棟冰冷、不祥的建築飽受嚴酷環境因素的折磨;它的外层裂开、扭曲,各式各样的霉菌、苔藓和真菌自腐烂潮濕的木板中汲取着营养。

佛羅里達的潮濕季風吹過破碎的空曠窗戶,吹动了破損并沾滿塵土的窗簾。分裂的百葉窗懶洋洋的发出拍打的聲音,整棟獨特的建築緩緩散發出某種怪异的邪惡氛圍。



前厅:斯萊特家的入口處堆滿了干枯的树叶、被风吹落的雜物与其他零碎、各式各样的垃圾,這些垃圾是由风通過破碎的窗戶与敞開的門吹来这里的。地板和牆壁上都覆蓋着一層灰塵和污垢,但这里却有一條相當乾淨的道路通往蜿蜒的樓梯,這似乎預示着大量的人来人往。這個房間里有兩扇雙面門,兩者都是緊閉的。



客廳:這間寬敞的房間內曾一度放置着大量的家具,现在它们已腐爛为少許的木質碎片与腐败的織物,上面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灰塵和污垢。在被燻黑的壁爐上方懸掛著一幅被霉班壟罩的肖像畫,日期为1879年。肖像的主題尚未確定,但它是一幅三十出頭的男性的肖像画。

任何能通过【灵感】检定的調查員都會注意到,這幅畫中的人看起來幾乎完全和克勞福德.斯萊特斯莱特一模一样。由於這張照片已經有40多年的歷史了,這代表着斯萊特将已80多歲了,儘管他看起來并没有超過50歲。



書房:這個房間處於完全的毀滅狀態:窗戶破碎、矮小的樹木從膨脹、破碎的地板里突出、由幽灵般的蜘蛛网所组成的窗帘覆盖着腐烂的擺設。



圖書館:這間大房間的門上的鉸鏈发出让人氣憤的吱嘎聲音,无言的抗議多年来的廢棄。书橱在牆壁边连成一线,裡面裝滿各式各样腐鏽的书本。

對書目的快速閱讀將展示各種各樣的主題,從醫學到生命科學、會計和數學再到經典文學。然而,沒有任何神秘学或与神話有关的卷冊。



餐廳:這間房间的中央擺放著一張華麗的大型雕花橡木桌,周圍擺放著12把類似的椅子;它们都被蜘蛛網与灰塵都包围着,幾只大型的臃腫蜘蛛在它們閃閃發亮的網上緩慢地的爬動著。

桌子上放置着12张盤子,每张盤子里都有着怪異的污點。一个同时通过【侦查】与【灵感】的调查员能注意到盤子里似乎留有食物,而且顯然的已經在這裡存在了好幾年了。事實上,它似乎表示坐在這里吃饭的人突然離開了,然后再也没有回來了。



廚房:放着一团乾燥、堅硬、無法辨認的塊狀物的盆子被放在一个被燻黑的燃燒木头的爐子上。就和在餐廳裡一樣,一个同时通过【侦查】与【灵感】的调查员将意識到食物一定是被某个从未回来处理它的人留在炉子上的。

這裡還有其他的被遺棄跡象;各式各樣的烹飪用具散落在各处,就好像有人在正常的准备晚餐时将它们棄置似的。



廚房儲藏室:廚房儲藏室存放着各式各样的罐头食品和家庭制造的罐裝物,经过了多年的發酵和細菌導致的腐爛,这些食物已经腐化、发臭。任何愚蠢到想嘗嘗这些腐敗的物质的調查員都将得到食物中毒,這將在第二天正式发作。

首先會出現的是頭痛和噁心;然后在2d6+2天內,调查员就好像攝入了一种【POT】20的毒藥一樣,除非受影響的調查員以接受【醫學】技能的治療,否則他将毫無疑問在痛苦之中死去。



臥室A:這個地窖般的房間被牢牢的封閉着的百葉窗保存在黑暗中。這裡的空氣非常沉靜,并瀰漫着一种濃密、早已死去之物的有害恶臭。

在白天会有4名格拉基的僕從待在這個房間裡:他們看起来像死去几周的屍體,怪誕但無害 - 直到它們受到任何形式的骚扰,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會突然"活过来"並攻擊活着的人类入侵者。

格拉基的僕從  1  2  3  4
STR  12  12  13  16
CON  16  13  14  14
SIZ  18  13  16  13
INT  10  09  15  12
POW  09  18  11  10
DEX  04  03  06  04
HP  17  13  15  14
MOV:5
武器:擒抱20%,伤害特殊
   指甲抓擊,伤害1d3+1d4
护甲:无
咒语:无
SL:1/1d8



臥室B:這個房間除了灰塵,污垢和蜘蛛網外什么都没有。



主臥室:這個经过維修的房間的保存狀態要比房子的其他部分来的好,但也没好到那里去。在一面大鏡子前擺放著的一張小桌子是房間里唯一沒有遍布穢物与蜘蛛網的物體。桌子上佈滿了各式各样的化妝品,主要是膚色的,化妝品顯示出最近有被使用的跡象。

在房間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大桶狀的澡盆,裡头裝滿一种清澈的液體,散发出一阵阵刺激性的氣味。这股強烈的氣味讓人想起在克勞福德.斯萊特身上聞到的氣味。

一個成功的【化學】检定将這種液體識別为用於保存醫學標本的甲醛。

如果調查員在白天探索斯萊特的房子,克勞福德.斯萊特有50%的機率会安靜的坐在大桶的底部。

斯萊特那死白的軀體完全是赤裸的,他的胸口从中裂開并露出一道巨大的隙縫,從中生长出幾条紅色、靜脈般的生長物。目击到这个驚心動魄的景象请SC 1/1d8。

如果調查員打算檢查大桶,他有75%的可能會忽然起身並与小队戰鬥。目睹這種額外的恐怖事件將會導致SC 0/1d4。

如果任何調查員有膽去触摸那具冰冷、僵硬的屍體,那麼斯萊特肯定會從他的防腐浴中起来来处理这些不受歡迎的客人。

甲醛浴是斯萊特用来緩解他身體溶化的方法 - 儘管它並沒有被證明是完全有效的。為了掩蓋這個事實,並让自已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是正常的,斯萊特使用膚色的化妝品来为他那死亡与腐爛的病態白綠色皮膚增添另外的一種色彩。



斯萊特的書房:這個房間一直保持與主臥室类相似的狀態。這裡有一张可折叠的书桌和几个书架,都處於完好无损的狀態。

一個成功的【侦查】检定將允許調查員找到一本被藏在书架上的其他书里的,有含大量關於吸血鬼与其他不死生物信息的博學書籍。

第二個【侦查】將找到第二本書,標題為"生命之後的生命(Life After Life)"。仔細閱讀這本書可以表明它涉及到身體死後的生活。它包含许多离奇的理论,包括在死后保存尸体,使得某个存在恢復生命等等的。

第三個【侦查】將揭示出某个滑版牆的存在,這能使调查员書房背後的密室。



密室:這間黑暗的無窗房間裡藏有斯萊特的祭祀長袍,還有一本泛黃、恐怖的《格拉基啟示錄》的抄本,它被恭敬的放在一个缟玛瑙底座上。

这本特殊的抄本包含下列的法術:《接觸克蘇魯》、《接觸格拉基》、《接觸伊戈隆奈克》与《召喚克蘇魯》。閱讀本书时的SL为2d6、【克蘇魯神話】+15%、+3法術乘數«(对你没看过是+3不是x3或*3)»。這本書幸運的是(?)被翻譯成了英文。

一個的狡猾KP可能会记得与《格拉基啟示錄》有关的某件趣事,臃腫的伊戈隆奈克可以自由的攻擊任何讀過这本书的人,即便他只是偶然的撇见了书上的插畫也一样。這可能會導致之後的某个模组 - 调查为何某个调查员会被突然的撕得粉碎。









哈洛庄园

哈洛庄园建於1830年,當時的它是新英格蘭建築学的紀念碑;美麗、優雅 - 儘管現在已經墮落为腐朽的衰敗之物。



友好的鬼魂

其他的一切事情發生的時候,布蘭登.楊的幽靈將試圖嚇走位于哈洛庄园的調查員,並希望让他们離開新敦威治,以便让斯萊特与他们的同类便不能"接納"调查员来为了他們黑暗的主人服務。以下的房間描述附带了某些关于鬼魂在試圖趕走調查員时可能引起的,幽靈般惡作劇的建議。






一楼

弗耶爾:當房子前面的大型雙扇門打開時,一陣灰色的塵埃旋轉起來迎接你。

朦朧的怪異光線透過窗戶上柔軟的網狀窗簾過濾,在青色照明的昏暗光環中勾勒出你的身影。
-----
一個華麗的圓形樓梯捲起來,進入二樓令人窒息的黑暗中,兩個大壁櫥圍繞著這些樓梯,它們的門打開並被蜘蛛網圍起來。
-----
一個長毛絨沙發靠在前門的左邊,而一張空桌子在右邊。

從入口直接穿過由螺旋樓梯形成的小圓形大廳,在上面擺放著一個擺放著複雜圖案的東方花瓶的小展台。
-----
鬼魅發生:這裡的幽靈可能會利用它的力量在每個人都在裡面時關上大門,或者導致舊的木製樓梯吱吱作響,好像某些看不見的東西正在向黨派下降。

它不會粉碎花瓶,因為它是布蘭登珍貴的財產之一。





门厅:当房子前面的两扇大门打开时,一团灰蒙蒙的旋转的尘埃飘散出来迎接你。

昏暗、怪异的光线透过透明的、网状的窗帘在窗户上懒洋洋地挂着,在青色的光晕中勾勒出你的轮廓。
- - - - - -
一段华丽的圆形楼梯蜿蜒向上,进入二楼阴森森的黑暗之中,楼梯旁边有两个大壁橱,门开着,被蜘蛛网围了起来。
- - - - - -
一个曾经的豪华长沙发在前门的左边,而一个空的桌子站在右边。

在入口的正对面,螺旋楼梯形成的小圆形大厅里,有一个小架子,上面放着一个图案复杂的东方花瓶。
- - - - - -
鬼魂的出现:在这里,鬼魂可能会用它的力量在每个人都在里面的时候关上前门,或者让旧的木制楼梯嘎吱嘎吱作响,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朝聚会方向降临。

这花瓶不会被打碎,因为它是布兰登最珍贵的财产之一。
- - - - - -
前厅:这个大的,曾经舒适的房间里有几把可维修的椅子,一个安静的祖父时钟和一个乌黑的壁炉。

褪色的东方地毯覆盖了大部分的经编硬木地板。

这个房间里有一种平静的感觉,只会被任何一名试验过家具的调查员所产生的厚厚的灰尘所填满!
- - - - - -
鬼魂的出现:布兰登·杨会试图通过让爷爷的闹钟响来吓唬聚会,或者让钟摆安静地来回摆动,直到有人抓住了隐藏的成功地点。

然后,它将在其他人亲眼目睹之前停止它的运动。
- - - - - -
客厅:一个雕刻精美的壁炉是这个房间的中心。

装饰性的石雕作品一直延伸到天花板,由各式各样的面孔、石像和由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的双手组成的石像组成。

地幔长达12英尺,和同样巨大的壁炉一样,也有类似的雕刻。
- - - - - -
在披风上排列着一些旧照片,其中最古老的照片描绘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穿着奇怪的黑色长袍。

男人是严厉的,几乎是邪恶的,而女人是冷酷的,拥有黑暗的智慧。

背面潦草地写着“赛普提摩斯和赫西比巴,1830”。”
- - - - - -
第二张照片是这对夫妇和三个十几岁的男孩的合影。

背面潦草地写着:“赛普提摩斯,赫普西巴,亚哈,哈里森,赛斯,1830。”
- - - - - -
第三张照片显示的是两名身穿军装的年轻男子(一份成功的历史名册将认定他们是南方联盟的军队)。这些人在照片的背面被认出是“莱尔和杰德,1861年”。”
- - - - - -
壁炉架上的其他物品还包括两个大的黄铜烛台,上面有部分融化的黑色蜡烛,两个内战时期的交叉剑,一个破裂变黑的烟斗,以及一盏当代的灯(布兰登留下的)。
- - - - - -
如果一个调查人员在调查壁炉时成功地将一个部位隐藏在正常水平的一半以下,他会注意到壁炉边的一张脸似乎有点歪。

扭曲这个扭曲的面部表情将产生一个沉重的研磨声音,作为一段石制品滑回来揭示一个秘密隔间。
- - - - - -
在这个隐藏的壁龛里,有一个被锁住的黑色泛光的箱子。箱子被打开后,被一根有毒的针头所困。

要发现针头,需要另一个隐蔽的地方。

要使疏水阀失效,需要一个机械修复辊和第二个机械修复辊来真正打开锁。
- - - - - -
5 .如果一个调查员被蜇了,他会被注射一种有效力的毒药。

一旦启动,陷阱必须重置和新的毒药应用到针。






前廳:這個曾經很舒適的大房間裡有幾張有故障但可用的椅子,一張沉默的爺爺時鐘和一個黑煙的壁爐。

 褪色的東方地毯覆蓋了大部分翹曲硬木地板。

在這個房間裡有一種平靜的感覺,只有被任何試驗家具的調查員產生的厚厚的灰塵填滿!
-----
鬼魅發生:布蘭登楊將試圖通過引起祖父時鐘發出警鐘來嚇唬派對,或者讓鐘擺悄悄地來回擺動,直到有人通過成功的隱藏點捕捉到運動。

然後它會在其他人見證之前停止動議。
-----
客廳:精美的壁爐是這間客房的核心。

 裝飾性的石製品延伸到天花板上,由一位傑出的藝術家手中的各種面孔,滴水嘴和岩石組成。

 地幔延伸了整整12英尺,並且同樣雕刻,同樣是巨大的爐膛。
-----
在地幔上安排了一些老照片,其中最古老的照片描繪了一個穿著古怪黑色長袍的男人和女人。

這個男人很嚴厲,幾乎看起來很邪惡,而這個女人顯得很冷,並且擁有黑暗的智慧。

背後已經寫下了“1830年的塞普蒂默斯和赫普茲巴”。
-----
第二張照片描述了同一對夫婦與三個男孩在他們的中期到十幾歲。

後面的亂寫說:“Septimus和Hepzibah與亞哈,哈里森和塞斯,1830年。”
-----
第三張照片顯示了兩名穿著軍裝的年輕人(這是一部成功的歷史名冊將被確定為聯邦軍)。這些男人在照片背面被標識為“1861年的萊爾和傑德”。
-----
地幔上的其他物品包括兩個大型黃銅燭台,部分融化的黑色蠟燭,內戰時期的兩把交叉劍,破裂和變黑的煙斗以及當代燈(由布蘭登留在那裡)。
-----
如果調查人員在調查壁爐時成功完成了一次普通技能等級的偵查,他會注意到地幔側面的一個面貌似有點歪斜。

扭曲這個鬼臉的表情會產生沉重的打磨聲,因為一塊石雕可以滑回來顯露出一個秘密的隔間。
-----
在隱藏的利基測試中,一個黑色胸甲被鎖住 - 並且在盒子被解鎖時被一個中毒針刺住。

要發現針,需要另一個半點隱藏。

取消激活“機械修復”捲軸的陷阱調用,以及第二次“機械修復”捲軸以實際打開鎖定。
-----
如果調查員被蜇傷,他將被注射毒性6的毒藥。

一旦彈出,必須重置陷阱並將新毒物施加到針上。







FOYER: As the large double doors at the front of the house are opened, a whirling cloud of grey dust wafts out to greet you.

Dim, eerie light filters in through the sheer, web-like drapes hanging limply in the windows, silhouetting your figures in dusky auras of cyan illumination.
-----
An ornate circular staircase winds up and into the haunting darkness of the second floor, and two large closets flank these stairs, their doors open and framed by cobwebs.
-----
A once plush divan rests to the left of the front doors, while an empty table stands on the right.

Directly across from the entrance, in the tiny rotunda formed by the spiralling stairs, rests a small stand atop which sits an intricately patterned Oriental vase.
-----
Ghostly Occurrences: Here the ghost might use its powers to slam the front doors shut once everyone is inside, or cause the old wooden stairs to creak as if something invisible were descending towards the party.

 It will not smash the vase, for it was one of Brandon's prized possessions.
-----
FRONT ROOM: This large, once comfortable chamber contains several tickety but serviceable chairs, a silent grandfather clock and a sooty fireplace.

 A faded Oriental carpet covers much of the warping hardwood floor.

There is a sense of calm in this room that will be filled only by a thick cloud of dust produced by any Investigator who tries out the furniture!
-----
Ghostly Occurrences: Brandon Young will attempt to frighten the party by causing the grandfather clock to chime, or cause the pendulum to swing silently back and forth until someone catches the movement with a successful Spot Hidden.

It will then cease its motion before anyone else can witness it.
-----
LIVINGROOM: A beautifully carved fireplace is the centerpiece of this room.

 The ornamental stonework extends right to the ceiling, consisting of assorted faces, gargoyles, and figures formed of rock by the hands of a brilliant artist.

 The mantle stretches a full 12 feet and is similarly carved, as is the equally massive hearth.
-----
On the mantle are arranged a number of old photographs, the oldest of which depicting a man and woman in odd black robes.

The man is stern, almost evil-looking, while the woman appears cold and possessed of dark wisdom.

On the back has been scrawled the words "Septimus and Hepzibah, 1830. "
-----
A second photo depicts the same couple with three boys in their mid to early teens.

The scrawl on the back reads: "Septimus and Hepzibah with Ahab, Harrison, and Seth, 1830."
-----
A third photo shows two young men in military uniforms, (which a successful History roll will identify as Confederate Army.) The men are identified on the back of the picture as "Lyle and Jed, 1861. "
-----
Other items on the mantle include two large brass candle holders with partially melted black candles, two crossed swords of the Civil War era, a cracked and blackened pipe, and a contemporary lamp (left there by Brandon).
-----
If an Investigator makes a successful Spot Hidden roll at half his normal skill level while investigating the fireplace, he will notice that one of the faces on the side of the mantle seems a bit crooked.

Twisting this grimacing visage will produce a heavy grinding sound as a section of the stonework slides back to reveal a secret compartment.
-----
Within the hidden niche tests a black laquered chest, which is locked - and trapped with a poisoned needle triggered when the box is unlocked.

To spot the needle, another Spot Hidden at one half is required.

To deactivate the trap calls for a Mechanical Repair roll, and a second Mechanical Repair roll to actually open the lock.
-----
Should an Investigator be stung, he will be injected with a poison of Potency 6.

Once sprung, the trap must be reset and fresh poison applied to the needle.



















































































































































































































































































































« 上次编辑: 2018-06-05, 周二 05:52:01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