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养龙团第二季 开篇之鬼谷  (阅读 554 次)

副标题: 龙殒,星落,天地为盘,再启新局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3
  • 苹果币: 8
养龙团第二季 开篇之鬼谷
« 于: 2018-05-17, 周四 16:20:21 »
[20:27] <admin丁> ——————————————————————白绮solo——————————————————
[20:27] <admin丁> “世混沌初开,天造万物。众生敏而好争,龙王之。”
[20:27] <admin丁> “天轻而地厚,龙遣暴行。万物齐心反龙,炬一役。”
[20:28] <admin丁> “奇奇复奇,莫不能算。算无遗策,莫不能明。”
[20:28] <admin丁> “嘻嘻啦啦,兮兮惨惨。不知所终,不知所往。”
[20:28] <admin丁> 午后暖阳,一位白衣女子倒着树荫之下
[20:28] <admin丁> 某明的歌声如黄莺鸣咛
[20:29] <admin丁> 但是内容却让人摸不着头脑
[20:29] <admin丁> 开始还是《世初》,后来又变成鬼谷的书训
[20:30] <admin丁> 中间夹着这奇怪的发音和喃语,不知所谓。
[20:30] <admin丁> 一只黄雀停在了女子的额前
[20:31] <admin丁> 女子伸手一拍,黄雀灵巧地飞开了。秀手打在了自己的头上。
[20:31] <admin丁> 哎呦
[20:31] <admin丁> “小白,小白!”
[20:31] <admin丁> 白衣女子忽地坐了起来,半哭半叫
[20:31] * 白绮 作为唯一留到现在的弟子,对掌门师姐的这些呓语早已是见怪不怪,但那足以吵醒死人,干扰到午睡的音量却再也不能置若罔闻了
[20:32] * 白绮 懒洋洋的应道,“哎,在。”
[20:32] <admin丁> “小白,那只黄色的臭鸟欺负我,快帮我抓了它!”
[20:32] <白绮> “嫌它吵的话,你用火球烤了它就好嘛。”
[20:32] <admin丁> “小白,小白,你看,鸟都飞了”
[20:33] <admin丁> 师姐瞪着大眼看着你,手上聚起了一团火。
[20:33] <admin丁> “真的吗?小白,你不是说我们不能随便用法术,会暴露行踪的吗?”
[20:33] <白绮> “又不是你的蝴蝶飞了,抓黄雀为什么不叫九曜也要叫我……”
[20:34] <白绮> “等等……这个火球的级数——!”
[20:34] <admin丁> “因为你比九耀听话”
[20:34] <admin丁> 火球已经脱手,向着天边飞去。
[20:34] <admin丁> (看来这里也不能久呆了
[20:35] <白绮> “住手——呃……”
[20:36] <白绮> “呜……又要另找地方了……今天没有茶点了!明天,还有明天的明天也没有!”
[20:36] <admin丁> 喧闹的人马四处搜寻着
[20:37] <admin丁> 破损的木房四周还有余火
[20:37] <admin丁> 但是罪魁祸首已经驾着驴车远离了
[20:38] <admin丁> 掌门师姐和你坐着驴车上,雇佣的车夫是个消瘦农夫,他默默地赶着车。
[20:38] * 白绮 这么多年来对于后门需要准备两个以上这种事已经非常娴熟了
[20:38] * 白绮 但是某个麻烦制造者总能替永远赤字的预算制造更多变数……
[20:39] <admin丁> “小白,来来来,师姐今天教你一盘棋”师姐拉着你,围着一副棋研究。这盘棋局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但是师姐依然乐此不疲。
[20:40] <admin丁> 九曜盘旋在你们的头顶,周围的空气很安详
[20:40] <admin丁> 下棋的师姐算是比较好了,仅次于吃饭的时候。
[20:41] <白绮> “嗯嗯,这个已经会背了。”
[20:41] <admin丁> “唉,不乖啊,你说说,黑子怎么赢?”
[20:42] * 白绮 心不在焉的落子,心里想着该去何处找下一笔进账的来源
[20:42] <白绮> “中心包抄四面开花。”
[20:42] * 白绮 熟练的背书,世间根本没有哪种棋理是这么个下法,但那不重要,师姐开心就好,不然她就太吵了
[20:43] <admin丁> “嗯,答案很标准,那白子呢?”
[20:44] <白绮> “这么简单的圈套跳进去就别想赢了。”
[20:44] <admin丁> 听了你的话,师姐二话不说,就把白子下在了圈内
[20:45] <白绮> “应该不管骚扰占据天元……啊,就是这样啦。”
[20:45] <admin丁> 起手还没停,又下了一白子
[20:45] <admin丁> 还没过瘾,准备下第三子
[20:45] <白绮> “喂你作弊啊,作弊当然可以赢了。”
[20:45] <admin丁> “不能作弊吗?”
[20:46] <白绮> “唔,倒是没规定不能吧。”
[20:46] <admin丁> 师姐玩弄着手上的白子
[20:46] <admin丁> “但是小白想下嘛”她不知说的是手上的棋子还是别的
[20:47] * 白绮 心中一动
[20:47] <白绮> “我,真的想下吗……”
[20:47] <admin丁> 驴车颠簸了一下,棋盘翻了
[20:47] <admin丁> 九曜不知何时,已经停在了你们的身边
[20:47] <admin丁> 驴车也走到了一片荒凉的地方
[20:49] <admin丁> 在路的前方,拦马堵着。
[20:49] <admin丁> 一小队人马拉弓据守
[20:50] <admin丁> “前方何人,再往前就是楚境”
[20:50] <admin丁> 一个士官骑着高头大马,远远喊道
[20:50] * 白绮 撇撇嘴,低语道:“师姐,你这堂课开始的不是时候,只好晚点再听了……”
[20:51] <admin丁> 师姐低头玩九曜
[20:52] <admin丁> 对方慢慢走向前,看到你们一行,打量了一番。
[20:52] <admin丁> “有管事的吗?”
[20:52] * 白绮 把一面刻着范氏商会徽记的腰牌抛给来查问的士官
[20:52] <admin丁> “商会的?前往楚境意欲为何啊?”
[20:53] <白绮> “谈一笔丝绸生意。”
[20:54] <白绮> “军爷,怎么这么多人马?难道路上有贼寇?”
[20:55] <admin丁> 对方本来十分狐疑你,但还是下了马,交回了腰牌
[20:56] <admin丁> “别多问,路上有见到一黑发女子吗?配有利器,身着蓝衫”
[20:56] * 白绮 老实答道:“没有。”
[20:57] <admin丁> “侬,进去吧。”他的手下分开了小道
[20:58] * 白绮 示意车夫继续向前,放下车厢帘子,松了口气
[20:58] <admin丁> “这里入城尚有半天马程,你们估计要行更久。可需要护卫?”
[20:59] <admin丁> 士官友善地问
[20:59] <admin丁> (可以投察言
[21:00] <Oicebot>  白绮进行检定: 1d20+7=7+7=14
[21:00] <admin丁> (名为护卫,实为监视
[21:00] <白绮> “啊,怎敢劳烦军爷您呢。反正我们随身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21:01] <admin丁> 驴车上的物件一目了然,除了书卷,没有别的值钱之物
[21:01] <admin丁> 连棋盘都是用枯木和顽石所制
[21:02] <白绮> “再说这个……这个……生意款项尚未结清,囊中羞涩怕是没法给军爷沽酒……”
[21:02] <admin丁> “去去去,快去”
[21:02] <admin丁> 对方失去了兴趣
[21:02] * 白绮 嘟囔着范老板太小气了之类的话,催促车夫快走
[21:02] <admin丁> 楚境之内,夜深地很快。
[21:03] <admin丁> 驴车赶不及入城,只能在郊外露宿。
[21:03] <admin丁> (骰个察觉
[21:03] <Oicebot>  白绮进行检定: 1d20+7=10+7=17
[21:04] <admin丁> (你觉得过关的过程有些异样,但是没有发现具体的地方
[21:05] * 白绮 很是好奇他们寻找的蓝衫女子是谁,但眼前还有自己的麻烦要顾
[21:06] <admin丁> 你们在郊外搭好帐篷,师姐怕黑。
[21:06] <admin丁> 她躲在帐篷里,抱着烛火,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21:08] <admin丁> “世有天地,后有众生。众生往往,皆为利往。利之所向,人之所图。图而不得,得而非。非所得,得而非。”
[21:08] <admin丁> “小白!小白!”
[21:09] * 白绮 百无聊赖的啃着充当干粮的肉脯,这些胡言乱语早听得多了,反正不管有没在听都会记下来
[21:09] <白绮> “又怎么啦?”
[21:09] <admin丁> 师姐的叫声夹杂着鸟的惨鸣
[21:10] <admin丁> 你一进帐篷,就看到师姐抓着九曜,棋盘和棋子散落一地。
[21:10] <admin丁> “九曜不乖,它不陪我下棋”
[21:10] <admin丁> 九曜用无辜地眼神看着你
[21:11] <白绮> “我来了我来了,夜已深了求你莫要叫这么吓人好不好,万一那些军爷以为这里有什么凶杀,又是一番麻烦。”
[21:11] <admin丁>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四周奇异地安静
[21:12] <admin丁> “小白来啦,师姐今天教你一盘棋!”
[21:12] <白绮> “唔,我听着呢。”
[21:13] <admin丁> “你看,这盘棋是这样的。。。。”开局和之前那数百盘棋路一样
[21:14] <admin丁> 走着走着,原本混杂的黑子和白子,像被水波冲刷一般,白子团聚正中,黑子四散各处
[21:14] * 白绮 在棋盘对面坐下,透过摇曳的烛火瞧着眼前这个与其说是师长不如说是亲人的人……
[21:14] <admin丁> 四周俱寂,仅有哒哒落子声。
[21:15] * 白绮 只要见过一次的棋局便闭着眼睛也能摆出,这种重复过无数遍的复盘简直无聊到要死,思绪在恍惚之间早已飘远
[21:15] * 白绮 半瞌睡中,眼前所见的并不是枯木的棋盘,而是不知存在何处的另一残局
[21:15] <admin丁> 这时,师姐停住了,棋局每次到这里,就中止了。
[21:16] <admin丁> 其实后面很明朗,黑子虽然四散各处,却互有凭依,如白绮之前所述,白子已走入末路
[21:16] <admin丁> “小白呀,我问你”
[21:16] <admin丁> 师姐突地口齿清晰
[21:17] <白绮> “嗯?”
[21:17] <admin丁> “此局到此,哪边赢面大?”
[21:17] * 白绮 仅凭昏昏烛火辨不清与自己对弈之人的容貌
[21:17] <白绮> “黑。”
[21:18] <admin丁> “以你所能,可算得黑子后几手?”
[21:19] * 白绮 对棋局之内的变化倒是一目了然
[21:19] <白绮> “至终盘收网。”
[21:19] <admin丁> “那白子呢?”
[21:20] <白绮> “已露败相,尚有转圜余地,若执黑的不是我,或有可为。”
[21:21] * 白绮 回应道……
[21:21] * 白绮 但眼前之局并未停滞,黑白棋子如雨落下满布棋盘,似夜空繁星一般闪烁,转瞬间在喧哗繁光中消散不见
[21:21] <admin丁> “你执黑,既已算无遗策,那若师姐我非要黑子输,白子赢。该如何?”
[21:21] * 白绮 光芒褪去,幻景如帘幕般揭起,方才还历历在目的棋局化为一片混沌
[21:22] * 白绮 环顾一眼帐篷,苦笑道,“世上本不存在什么算无遗策。”
[21:22] <admin丁> “其实很简单”
[21:23] <admin丁> 师姐面露诡笑
[21:23] * 白绮 这才注意到眼前之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又变回那个执掌鬼谷的殷琼影了,这种时候她一般会说些真正有趣的事
[21:23] <白绮> “怎讲!”
[21:23] <admin丁> “火球!”
[21:24] <admin丁> 师姐左手一挥,一发火球就地砸开
[21:24] <白绮> “呃……?!”
[21:24] <Oicebot>  admin丁进行检定: 5d6=6+1+3+6+5=21
[21:24] <admin丁> “轰!”
[21:24] * 白绮 只来得及抱住干粮袋
[21:24] <admin丁> (来,反射
[21:24] <admin丁> 帐篷连着被褥,都在火球下变为灰烬
[21:25] <Oicebot>  白绮进行师姐你这么干会死人的!!!检定: 1d20+4=2+4=6
[21:25] <admin丁> 师姐不知何时已经给自己加了法术,火球并未对她起到伤害
[21:26] <admin丁> 棋盘边的黑子在高温火焰之下,都化为粉白。
[21:26] <admin丁> “你看,这是白子,这也是白子。”
[21:26] <admin丁> 师姐开心地把“黑”的白棋子拿起来,放在棋盘上
[21:26] <白绮> “这个办法不好不好!”
[21:26] <白绮> “输赢总是为了赌注,全部烧光还有什么输赢啦!”
[21:26] * 白绮 这人清醒了只是自己的错觉吧!白灼火光之中,又想起刚才所见幻景中的棋局……
[21:26] * 白绮 令自己莫名畏惧的是,棋局之后,什么也没有……
[21:27] <admin丁> “不愧是鬼谷门人,果然厉害。”
[21:27] <admin丁> 一声娇声从你们身边发出
[21:27] <白绮> “谁!”
[21:27] <白绮> “这边没有鬼谷门人,最后一个鬼谷门人已经被火球烤糊了!”
[21:28] <admin丁> 你们的车夫原本躺在远处休息,此时却站在“帐篷”之外
[21:29] <admin丁> “我自以为变装之术已达化境,却为殷女侠所破”
[21:29] * 白绮 懊恼的捏个响指,用个小秘术整理了烤黑的衣物
[21:29] <admin丁> “不愧是护龙之人”
[21:29] <白绮> “别这么自我陶醉,其实师姐她轰的不是你,是我。”
[21:30] <admin丁> “- =”
[21:30] <admin丁> “这样说话实在难受,我并无恶意,不如让我们收拾一番,坐下详谈”
[21:31] <admin丁> 对方示意周围的狼藉
[21:31] <admin丁> 以及刚刚的话语,尴尬地转移了话题
[21:31] <白绮> “这我赞成。”
[21:32] <admin丁> 一番收拾,陌生女子也卸去妆容。她面容貌美,不辨年岁。
[21:32] <admin丁> “在下姓吕”
[21:33] <admin丁> “荣幸得见殷女侠及其门人”
[21:33] <admin丁> 师姐抱着九曜玩亲亲,根本不搭理她
[21:33] <admin丁> 她自感无趣,转身朝你行礼
[21:34] <白绮> “一日一卦,五问千金。”
[21:34] * 白绮 一面答礼一面伸手
[21:35] <admin丁> “非也,非也,小女子并非求卦之人”
[21:35] <白绮> “那为何事?”
[21:35] * 白绮 满脸的失望之色
[21:35] <admin丁> “我已受两位所惠,何敢再求其他”
[21:36] <admin丁> 她虽说如此,但是应该另有所求
[21:36] <admin丁> “更何况,千金易得,一问难求”
[21:37] * 白绮 用胳膊肘捅捅师姐,“坏了坏了,你还剩几个火球?你和姓王的狼将军干的陈年旧事,吕家讨债来了。”
[21:37] <admin丁> “非也,非也。”她听了你所说,面露红霞
[21:37] <admin丁> 尴尬地挥了挥手
[21:38] <admin丁> “我乃周国之人,为龙王办事”
[21:38] <admin丁> 师姐继续和九曜亲亲,根本不理睬你们
[21:38] * 白绮 怔了怔
[21:39] * 白绮 心道这下麻烦更大了,有一瞬间想蹦起来就这么跑掉……
[21:40] <admin丁> “此行受诸位所惠,尝两得(得到两个好处),何敢言债”
[21:41] * 白绮 最终叹道,“有话直说。”
[21:42] <admin丁> “小女本行他国之事,闻龙刺而亡,急归。”
[21:43] <admin丁> “路遇诸位,久窥之。见殷疯而妄,不得不信。憾亦”
[21:45] <admin丁> “实悲英雄迟暮,美人怯容。愿许周国之护,令殷小姐得个安生”
[21:46] * 白绮 闻言,笑
[21:46] <admin丁> “我句句属实,何故嗤笑”
[21:46] <白绮> “龙王既殁,周自顾不暇,倚何允诺?”
[21:49] <admin丁> “此言差矣,我久知护龙者之力,此行本受龙王之命,寻殷女侠之助,复见之,慨之处。已不知如何复命,只愿助之矣”
[21:49] <admin丁> 她苦笑一番,看着殷小姐,师姐也愣愣地看着对方。
[21:50] <admin丁> “小白”
[21:50] <admin丁> 师姐忽然叫你
[21:50] <白绮> “在?”
[21:51] <admin丁> “小维身亡,其之真,其之误?”
[21:52] <白绮> “道听途说耳。常言道无风不起浪。”
[21:52] <admin丁> “算!”
[21:52] <admin丁> 师姐命道
[21:52] * 白绮 扶额,“算过了。”
[21:53] <admin丁> “莫要框我”
[21:54] <白绮> “卦曰,真龙未死。”
[21:54] <admin丁> “白。。。白女侠”
[21:55] <admin丁> 吕姓女子插声问
[21:55] <白绮> “怎?”
[21:56] <admin丁> “小女也忧心陛下之危,若您负知天之力,还请为我求一卦”
[21:56] <admin丁> 她翻出一裹金丝布料
[21:56] <admin丁> 看起来就很贵!
[21:58] <白绮> “当着掌门师姐的面怎敢妄语,唉,你不信就再来一次。”
[21:59] * 白绮 去那堆灰灰里捡出几块焦木,折成卜卦所用长短,随手一抛
[22:00] <白绮> “第一问,
[22:00] <白绮> “周国之龙王可还在世?”
[22:02] <admin丁> 焦木在你手中,被一股奇风所卷,直窜天脊,待其下落,卦象所现:“否”
[22:03] <admin丁> “如何?”此女急迫地问你
[22:03] <admin丁> 殷瞧你脸色,似乎已知答案,瘫坐在地。
[22:06] * 白绮 摊手
[22:06] <admin丁> “凶手是谁!”女子咬牙切齿地问道
[22:07] * 白绮 续道,“第二问,维女王可是为‘人’所杀?”
[22:07] <admin丁> 木炭又被小型旋风所卷,飞在半空,忽地,一股气浪从中爆开,炸地你满脸黑
[22:08] <admin丁> (没有答案
[22:09] <admin丁> 周围的人一起咳嗽,“咳咳咳”
[22:09] <白绮> “偶尔这种事也有……师姐你看见了,我可没有乱来!”
[22:10] <admin丁> 师姐咳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和鼻涕一起流
[22:11] <admin丁> 蓝衫女子失落地望着天空,半张着嘴,面色煞白
[22:11] <admin丁> 她定了定神,继续问道
[22:12] <admin丁> “白女侠,世人皆称,龙王遇刺之时,护龙者王简曾与其侧,力阻凶手,不敌而亡。此言如实?”
[22:13] * 白绮 扭头看了一眼师姐……
[22:13] * 白绮 嘀咕:“你就不能问问别的……”
[22:13] <admin丁> 师姐面容正经,也看着你。
[22:13] <admin丁> 手上紧紧抓着九曜的脖子
[22:13] <admin丁> 九曜HP-1
[22:15] * 白绮 先把九曜从她手里掰出来,“第三问,王简是否不敌屠龙者而亡?”
[22:15] <admin丁> 卦象所示:确实如此
[22:16] * 白绮 于是点头
[22:16] <admin丁> 你发现身边两个人都一副撕心裂肺地样子
[22:17] <白绮> “呃,那个……吕姑娘,王简将军是你什么人?”
[22:17] <admin丁> “旧识罢了”
[22:17] <admin丁> 她苦笑了一下,走到了一边
[22:17] <admin丁> “谢白女侠,小女子没有其他问题了”
[22:18] <白绮> “还有两问你不要啦?”
[22:18] <admin丁> “知而知,若不知,苦为苦,方知苦”师姐不识趣地吐出一句
[22:19] <白绮> “那么……”
[22:19] <admin丁> 蓝衫女子若有所思,“殷女侠真的疯了?”
[22:19] <白绮> “下面才是有趣的。”
[22:20] <白绮> “第四问,王简将军可是得偿所愿而死?”
[22:21] <admin丁> “心念难测”
[22:23] <白绮> “这个卦象,是极少见的。”
[22:23] <admin丁> “哦”两个人都被你说的吸引了过来
[22:24] <白绮> “卦曰,天无能测人心。”
[22:25] <admin丁> 。。。。两人默默无言地走开了
[22:25] <admin丁> “小白,你说话越来越像师傅了”
[22:25] <admin丁> 师姐摸了摸你的头
[22:25] <admin丁> “有前途,有前途”
[22:26] <白绮> “天不知姓王的狼将军所思所想,师姐你也不知吗?”
[22:27] <admin丁> “不知道不知道,我饿了”
[22:27] <admin丁> 殷小姐,拿起剩下的肉铺,开始狼吞虎咽
[22:32] * 白绮 默然无语,将卦又掷了3次
[22:38] * 白绮 问道:王将军曾使用过天书否;天书目前有主否;此行向周能遇天书否
[22:39] <admin丁> 碳灰随着风向四周散开,如同波动的湖面,空气也随之震荡
[22:41] <admin丁> “天书可算天下事,世事不可算天。简尝用天书,天书尚无主。可遇不可求,不求或可得”
[22:42] <admin丁> 随着卦象所现,灰都沉淀了下来,空气也忽地安静了。
[22:42] * 白绮 因为飞散的灰尘打了个喷嚏
[22:42] <admin丁> 师姐和蓝衫女子都没说话。
[22:43] <admin丁> “小白,我心情不好,来陪我下棋”
[22:43] <admin丁> 师姐打破了寂静
[22:43] <白绮> “好的,师姐。”
[22:44] <admin丁> 蓝衫女子坐在一旁,看着你们
[22:44] <admin丁> 师姐的每一步都按照她“教”你的走法,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巧合
[22:46] * 白绮 背谱走到中盘,越来越觉得不对
[22:46] <admin丁> “中心包抄四面开花”再次重现在棋局上
[22:46] <admin丁> 蓝衫女子也被棋局所吸引
[22:47] <admin丁> 棋盘上的黑子越来越多,白色的部分已经所剩无几
[22:47] <admin丁> “小白,白子怎么赢?”
[22:48] <admin丁> 师姐手上把玩着一个白色棋子,如同“平时”一样问你
[22:49] * 白绮 皱眉沉吟
[22:49] <admin丁> “你呢,白子怎么赢?”她问吕姓女子
[22:50] <admin丁> “不知,白子穷途末路”
[22:50] <admin丁> “怎么走,都没有胜算的”
[22:51] * 白绮 瞥了吕姓女子一眼,“真的不存在胜算,师姐便不会问了。”
[22:51] <admin丁> “你师姐不是疯了吗?”
[22:51] <admin丁> 她也媚眼瞥了你
[22:51] <白绮> “这个问题她已经反复问了我十几年。”
[22:51] * 白绮 傲然道,“鬼谷门人行无妄事,必有其道理在。此刻我虽想不通,总有一天会想通的。”
[22:51] * 白绮 其实底气没有嘴上说的那么足,不过没必要让这个外人知道
[22:52] <admin丁> “然后呢?每次都是你赢了吗?”
[22:52] <admin丁> 蓝衫女子问你
[22:52] <白绮> “一次也没赢过。”
[22:53] <admin丁> “你比她更疯”
[22:53] <admin丁> 她好像在说,这么简单也赢不了
[22:53] <admin丁> “现在白子就剩下5个啦,下一步怎么走?”蓝衫女子问你
[22:55] <白绮> “怎么赢,我还没想出来,但不输却容易。”
[22:55] <admin丁> “哦?”
[22:55] <admin丁> 师姐眼光一闪
[22:55] <admin丁> 把白子交给你手中
[22:56] <admin丁> “你来”
[22:57] <白绮> “掀盘不下便不会输了。但要赢……”
[22:57] <白绮> “有了,改变‘赢的条件’就可以了。”
[22:58] <admin丁> “嗯?”
[22:59] <白绮> “如果改变‘规则’本身……”
[23:00] <admin丁> 这时候,九曜飞了进来,它左一爪,右一翅,踢翻了棋局。
[23:00] <admin丁> 三个人都没有阻止它
[23:01] <admin丁> 棋子散落一地,圆滚滚地,根本找不回来
[23:02] <admin丁> “小白,我想去周”
[23:03] <admin丁> 师姐问你
[23:03] <白绮> “那就去咯。”
[23:03] <admin丁> “但是我又不想自己去”
[23:03] <admin丁> 师姐笑了
[23:03] <白绮> “我没说不去啊。”
[23:04] <admin丁> “周国有一盘棋”
[23:04] <admin丁> “你去下吧”
[23:05] <admin丁> “现在周国有很多白子,就缺一个下棋的。你既然能不输,就有可能下赢”
[23:07] * 白绮 弯腰拾起一枚滚到脚边的棋子
[23:08] <白绮> “你叫我下棋……但这局棋,既看不见棋盘,也看不见对手呐……”
[23:09] <白绮> “白子也是子,黑子也是子,不输固然能不输,要赢又谈何容易呢……”
[23:09] <admin丁> “世混沌初开,天造万物。众生敏而好争,龙王之。”
[23:09] <admin丁> “天轻而地厚,龙遣暴行。万物齐心反龙,炬一役。”
[23:09] <admin丁> “奇奇复奇,莫不能算。算无遗策,莫不能明。”
[23:09] <admin丁> “嘻嘻啦啦,兮兮惨惨。不知所终,不知所往。”
[23:10] <admin丁> 师姐边唱边笑
[23:11] <admin丁> 殷琼影甚至拍起了手,反正事情交给了你,她自顾自地往城的方向走去。
[23:12] <admin丁> 天边已经泛白,黑夜已过,新日初升。
[23:12] * 白绮 将棋子捏在手心里,追了上去
[23:15] * 白绮 此刻仍不能完全理解那个教导自己的人眼中所见的风景
[23:17] * 白绮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存在某处的这棋局非得有人去下不可
[23:18] * 白绮 若不能造成‘改变 ’,待到局终之后,将是什么也没有
[23:19] <admin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