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克苏鲁科技】设定小说:永恒战争症候群  (阅读 1378 次)

副标题: war?war never change 译者:小明

离线 24⑨

  • unicorn archmage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0
  • 大狸子敲开天堂的大门关上门就打人
【克苏鲁科技】设定小说:永恒战争症候群
« 于: 2017-12-17, 周日 20:35:20 »
以下是与退伍兵德维恩·罗斯福的对谈记录

2085年2月17日
 
“我和我的朋友们在仗还没开打几天的时候就入伍了。米-戈总算决定亲自去做那些它们先前让奈萨迪人做的脏活。在那段日子里,这场战争的名头还是‘第二次奥法科技战争’。在学完基础战斗和装甲训练之后,我被分派到了一台阔剑上去和那些臭虫们战斗。

“我们本以为事情不会有多难。奈萨迪人倒戈的时候已经详细地交代了所有关于造物主的情报,所以我们对它们来势汹汹这点心里有数。它们的能耐只有这点,而我们整装待发。但从没有人告诉过我们蜂巢舰的大小和战术性能居然会是那副样子。相比之下的第一次战争根本就是过家家。还好我们没花多久就明白了这点。

“在整个服役期间,我操作过所有人类制造的机体,每一种的杀敌量都至少有二十多台。我更喜欢直接一些的机体,侦察和潜行不是我的菜。所以大半时间我都呆在自己的阔剑上。我知道奈萨迪人喜欢叫它们砖头,但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觉得能承受敌人火力再反击回去的砖头比动作敏捷的一层蛋壳要强。

“我从来没在天使里待过,也没有这个打算。在脑子里植入什么能够让我和那种怪物合体的芯片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事。不,他们当然还是有一席之地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除了阿拉斯加那次之外,大大小小的主要战役我全都经历过。那时我和其他很多驾驶员一样,正好在原爆点上。我在那天连十一分钟都没撑住。在格陵兰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缺胳膊少腿了。他们帮我接上了一副克隆的,又是一顿理疗,好让我重返战场,这次我被送到了北俄罗斯。和他们说得差不多吧。我们在那段时间成天担心着臭虫们会在它们最喜欢的冬天出动。春分一过它们就真来了,我们守了三个礼拜。然后一台以前没见过的蠹虫偷袭了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在德国。身上多出来的东西除了一副新的手脚之外,还有冻疮留下的疤。理疗结束以后,我重新回到了俄罗斯,待了两年。对,我们拖住了米-戈,但那八成是因为它们自己没有再推进过而已。

“那之后,我理所当然地又被派到了东欧。掠夺风暴在亚洲横行肆虐,我们对此根本没有准备。他们就是一群怪物和食人族的原始部落,和所谓军队相差甚远。好多人都没撑住他们的攻势,战线崩溃得相当快。我有幸安然无恙——当时军方给欧洲制定的疏散计划确实非常好。

“那之后没多久,我们就得知了这场战争已经改名为‘永恒战争’。来势凶恶的邪教组织让我们腹背受敌多线作战。不在前线的市民们都是一副积极的样子,新闻里的报道也说政府把所有事都管得好好的。在前线待着的我们可不这么觉得。

“我现在在中国驻扎,带着手下每天和疯狗一样的掠夺风暴作战。每天光是算我自己,就起码能有一个击杀数目。虽然不在最前线,我身陷险境的次数有也比以前多了起码有两三倍。
 
“你现在想和我谈的话题跟永恒战争症候群有关。如果你还是没明白那是什么,我就和你直说算了。我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已经阵亡,剩下的那一点也已快要不知欢笑为何物。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自是已没有一丝回归社会的可能。主要器官和肢体起码经过了两次更换,更不用提全脊柱重构,听说这是人能承受的最痛苦的术后复健,我深有同感。在这九年里,我有一年半的时间都在医院被迫接受理疗,另外还有一年半在精神病护理。顺带一提,我的老婆还跑了,但又有谁能怪她不好呢。她现在只在我女儿生日的时候让我见见她们,一年就那一次。

“永恒战争症候群和丧失心智无关。它让人损失的,是朋友,家庭,还有寄托在他们身上的希望。

“有道是战争即地狱。我见过地狱。但它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