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暫存]遠野物語‧拾遺  (阅读 750 次)

副标题:

离线 Shinohara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1541
  • 苹果币: 10
[暫存]遠野物語‧拾遺
« 于: 2017-04-20, 周四 16:07:22 »
相傳,遠昔曾有女神攜三女來此高原,夜宿今日之來內村伊豆權現神社。臨睡前,母神道:「今夜誰做了吉夢,就賜與她最好的山。」深夜,靈花從天而降,落在姊姊胸前。小妹醒來發現,偷偷取來放在自己胸口,故得最秀麗的早池峰。姊姊兩人各得六角牛山與石神山。此後,三位年輕女神便各自在山中住下,並管轄所屬至今。據稱遠野女子因忌憚女神妒恨,至今未敢靠近。

按:權現指佛或菩薩為拯救眾生而暫時幻化為種種形象。或指其幻化之姿。在日本的本地垂跡中說:佛陀已化身,並顯現為日本之神。

每一部落必有一久居此地之世家,稱大同,負責祭祀屋內神。此神像乃削桑木,並於其上刻劃面容而成。於四方布巾中央開一孔,從神像頭上套下,作為衣裳。正月十五日,小字民眾齊聚於此酬神。另有白樣神。此神像以相同方法製作,鄉里之人亦於正月十五集結祭拜。儀式以女子化妝用之白粉塗於神像面部。凡大同之家,必有一帖榻榻米大小之房室。夜間寢於此者,多有詭譎遭遇。枕頭被翻轉,乃為常事,或有被不明之人抱起丟出室外者。凡此,皆不得安眠。

屋內神(オクナイサマ -=okunaisama),寫作「屋內樣」或「奧內樣」。有各種傳承說法。一說指世世代代都不離去的家庭守護神。

白樣神(オシラサマ=osirasama),無漢字。東北地方民間信仰的家神,被奉為養蠶神、馬神、農業神或眼睛神。多為男女一對的桑木偶像,有馬頭像或頭戴烏帽子等造型。漢字寫作「御白樣」。

鄉里代代相傳之世族豪門多駐有座敷童子。此神多為十二、三歲之童子。時常現身於人前。土淵村大字飯豐有人名喚今淵勘十郎,家中讀高校之女,近日休假歸來。某日,於長廊遇見座敷童子,大吃一驚,確為男童無誤。同村山口佐佐木家之母親,獨自於家中做針線活,忽聞鄰室有紙張沙沙作響。該房乃主人之寢室,彼時正遠赴東京。母親察覺有異,開門查看,卻空無一物,便又回房入座。不消片刻,又有人頻頻發出鼻音,想來應是座敷童子。

往昔即有傳言座敷童子居於此人家中。據稱此神常駐之家,父貴如意。

座敷童子亦有童女。山口孫左衛門同為山口之世代舊家,長久以來便傳聞此人家中有二名童女神。某年,同村某男自街市返家,途經留場橋畔,巧遇兩位面貌姣好之陌生女孩。女孩面帶憂思,迎面走來。
某男問道:「妳倆從哪裡來?」
女孩答曰:「從山口孫左衛門家來。」
再問:「往何處去?」
又答:「某村某人家。」
該某居於距此稍遠之村落,至今仍為當地富農。此人聞之,揣想孫左衛門家業恐自此衰弱。

果真,不多時日,主僕二十餘人皆因食毒菇,一日內死絕,獨留七歲稚女。該女亦垂垂老矣,且膝下無子,已於近日病歿。

孫左衛門家種有梨樹。某日,梨樹四周叢生未曾見之蕈菇,家中男眾便議論吃是不吃。末代之孫左衛門聞之,出言制止。未料一人言:「舉凡菇類,只消放入水桶中,以去皮之大麻莖部攪拌後食用,便無中毒之虞。」眾人聽信其言,家中眾人競相食之。惟七歲之稚女,是日外出遊玩,午間忘記返家用膳,因而逃過此劫。

主人意外猝死,山口家驚慌失措。此間,遠近親戚接踵而來,或云生前有此借貸、或稱有該約定,將家中財物一掃而空,連味噌之類亦不放過。是而,本村創村富豪世家便於一夕間家破人亡,灰飛煙滅。

諸村名門世家之家皆稱大同,肇因大同元年自甲斐國移住此地而得名。大同乃田村將軍征討之時代。而甲斐為南部氏先祖之本籍。莫非後人將二者傳說混為一談?

山男:相傳住在深山中的男性怪物。神隱/惡人強擄/容姿艷麗長髮烏黑之女子/割髮為證/見故人。
女子言:「看來與常人無異,唯身形甚長,眼神稍嫌淒厲而已。雖生數子,但因形貌不似丈夫,或被食被殺,無一倖免,不知所終。」
再問:「果真與我人等無異?」
女子答曰:「裝束皆為世人之常,僅眼睛顏色略有不同,」其同類四、五人一市間來此一至二回,商談之後便即離去。吃食皆由外攜入,足見彼等亦上街市。

一市間:遠野地方市集與下一個市集之間的時間,一個月有六次市集,故一市間約為五天。


遠野町有池端家,其先祖往赴宮古之後返家時,行經閉伊川之原台淵附近,受一年輕女子委託信函一封。曰,往遠野町後方之物見山,山腹有一沼池。行經此處,只消拍手,收信者便會現身。此人雖應允對方請求,仍不禁於途中左思右想,惶惶不安。此間,洽有一行腳僧路過。展信閱畢,說道:「若攜此信前往,難保不大禍臨頭。且待貧僧為汝重書一封。」書畢交付。後持此信前往該處,並依女子所言,拍手示之,真有年輕女子現身取信,並以一小小石臼做為謝禮。

說:「置一米粒於其中,便可碾出黃金。」藉此寶物之力,此人日漸富裕。可嘆其妻貪婪,一次放入過多米粒,石臼自轉而不止,最後滑入水窪之中,消失不見。此水窪乃主人日日清晨供奉於石臼之水所形成。爾後,形成ㄧ小水池,至今仍見於其家近側。池端之姓氏相傳便由此而來。

按:想來此為替物怪遞信,信中所寫可能為此信使可食之,或無特意書寫,該行腳僧竄改內文,猜測改寫為需重謝信使,因此得寶石臼。水窪應是池端家主視石臼為寶為神,日日清晨供奉灑清水敬拜而積成水窪。是說,於荒地拍手即有人收信,明顯為物怪所為,而輕易就允諾為物怪遞信,該說古人比較純樸?

伊能嘉矩,日本的民俗學者、人類學家,在台灣原住民的研究領域上留下龐大的成果,被稱為台灣民族研究的巨匠,亦在鄉里岩手縣遠野地方的歷史、民俗、方言上有深入的探討,是遠野民俗學研究的先驅者。1906年以前都在台灣進行人類學調查,回國後進行以鄉里遠野為中心的調查研究,著有『上閉伊郡志』、『岩手県史』、『遠野夜話』等,與同主題的柳田國男多有交流,鄉里的後輩佐佐木喜善對《遠野物語》的作成有許多影響。

佐佐木喜善:伊能嘉矩的後輩,與柳田國男是知己。日本的民俗學者、作家、文學家、文學研究者、民話・傳說・習俗・口承文學的收集家、研究者。佐佐木自謙自己只是一個收集者而不是學者,但一般外界都還是稱為學者。
過世時,日本的言語學者金田一京助見到訃聞,稱其為「日本的格林(日本のグリム)」。
日本小說家橫溝正史筆下的名偵探,原本定名為「菊田一」,後來參考金田一京助之名才定為「金田一耕助」。

最初於早池峰開掘山路者為附馬牛村某某獵人。此乃遠野南部家移住此帝領國後之事。據稱,彼時當地尚無入此山者。此獵人開挖山路至中途,便於山腹間築臨時小屋而居。某日,用火爐烤年糕食用之際,忽見屋外有人走過,頻頻窺視屋內。仔細一瞧,竟為一高大之光頭男子。男子入內,狀甚珍奇地注視烤年糕。終於按捺不住,伸手取食。獵人因恐懼,便也主動遞上。對方將年高悉數吃盡,方心滿意足地離去。

擔心他次日又來,獵人將狀似年糕之二、三白石混入其中,置於爐上烘烤,直至火燙。正如所料,光頭男子今日又來,一如昨日,伸手取食。年糕吃盡後,又將白石放入口中。只見一入口便大驚失色,旋即衝出小屋,不見蹤影。爾後,據傳有人看見光頭男子墜於谷底,已氣絕身亡。

遠野鄉民家之子女,年年多有為異人強擄者。特以女子居多。
按:神隱/山男/天狗。

又按:或一說為尋鐵民族,他國人。可見於宗像博士記敘之推論。

千嶽之山谷中有沼池,此山谷極其腥臭。入此山而能平安歸還者甚少。昔日有獵人名喚某某隼人,其子孫至今尚存。據稱彼時見一白鹿,追逐至此山,並入此山谷千夜。遂取名千晚嶽。白鹿身負槍傷,仍遁逃至另一山峰,折斷一腿。此今日稱片羽山。白鹿後又折返前一山,氣絕身亡。該地便稱為死助。據說死助權現所祭祀者即此白鹿是也。
按:白鹿/追逐/山獸神?

又按:古今中外多有逐鹿之記述,亦多見於南島民族神話中。

異人:只共同體(村落?)外部之存在。民間傳承中之異人,有的會帶來福氣,受人歡迎。亦有令人恐懼,招致災禍者。
按:道祖神/外來血脈。

經立:指存於日本岩手和青森地方之魔物或妖怪。由遠遠超越生物學常識範疇的長壽猿猴等動物變化而成。猿經立、御犬(狼)經立。

據說草長三寸(按:10公分左右),狼即可隱身其中。草色隨季節遞嬗而不同,狼之毛色亦隨之改變。

猿經立形似人類,好女色,常擄走鄉里之婦人。慣以松脂敷於毛髮,並於其上沾滿砂石,故毛皮硬如盔甲,槍彈亦不能穿過。

河裡多住有河童,以猿石川為最。松崎村有依河畔而居者,接連二代懷妊河童之子,然甫落地即被斬碎,裝進一升樽,埋入土中,據說長相醜怪無比。
按:先天遺傳導致病胎而歸罪於河童?

女子丈夫乃新張村人,本家亦位於河邊。此家主人將事件始末說與人聽聞。某日,家中眾人傍晚自田間返家時,見女子獨自蹲踞河邊,笑意盈盈。次日午休又是如此。日子一長,漸傳聞村中某男夜夜造訪那名女子。起初,僅趁女子丈夫馱運貨物至海濱時才來。爾後,連與丈夫同寢之夜亦膽敢出現。眾人多傳聞該男子河童是也。一族集結防守,仍無功而返。女子之婆婆甚至於其身旁就寢。深夜,聞女子笑聲,便知男子又來。然而,身體卻動彈不得,眾人亦束手無策。

即至女子分娩時,辛苦難當。有人或曰:「將水注滿於馬槽,再入其中,便可安產。」嘗試之下,果真奏效。所生之子,手掌有蹼。據稱,女子之母亦曾產下河童之子。也有人云:「此非僅僅兩、三代之因緣。」此戶人家乃名實相符之豪族,稱某某士族。以曾有擔任村會議者。

上鄉村某人家中亦曾產下狀似河童之子者。雖無確證,但據稱生來即渾身通紅、血盆大口,令人見之極為不悅。因忌憚不詳,便攜至村境岔路口遺棄。先隔一間之遠觀望,又突然轉念,覺得可惜,不如售予他人,充做珍奇之物觀賞,尚有利可圖。如是想,便折回原處。然河童之子不知被何人藏匿,已杳無蹤跡。
按:村境岔路口/界與界限/道祖神/領域。
間:長度單位,約1.82公尺。

河岸邊之砂上有河童足跡並不稀奇。特以雨天隔日為多。據稱足部與猿猴相似,而拇指獨立於四指之外,則近於人類之手。長不足三寸,指紋亦不如人類清晰分明。

小烏瀨川的姥子淵附近,有稱新屋之家者。某日,有馬童牽馬赴水潭消暑,而後卻獨自至他處遊玩。此時,有河童現身,欲拉馬入潭,反被馬匹拖回馬廄前,只得隱蔽於馬槽之下。家人見馬槽傾倒,覺察有異,稍稍掀蓋一看,竟見河童伸出手來。村人齊聚於此,商議是殺是饒。最後,嚴命河童起誓不再騷擾村中馬匹,才予與釋放。爾後,聞此河童離開該村,定居於相澤淵。

小國之三浦某某,乃村中首屈一指之富豪。距今二、三代前仍家貧,主人之妻亦稍嫌駑鈍。某日,其妻循門前小溪採款冬而尚。因近處未有滿意收穫,便漸次深入山谷。眼前忽然出現一氣派之宅邸,有黑色大門。女子覺得詫異,仍不禁入內一探。偌大庭院中紅白花朵盛開,眾多雞隻遊走其間。繞至後院,有牛舍、馬廄,其內牛馬甚多,唯不見人影。女子自玄關走入屋內,見諸多朱色與黑色之膳碗。主屋設有火爐,爐上鐵瓶內之水已滾沸。至此仍未見一人。

忽然思即:莫非是山男之家?遂驚恐萬分,奔逃返家。後與人言及此事,卻無人信以為真。某日,於家門外滌物之際,有一紅碗自上游流下,甚美,便拾起帶回。顧忌被嫌污穢,未敢用做膳碗,僅置於米桶,用做量取穀類之器皿。未料米穀竟取之不竭。家人覺得有異,問女子何故?方才說明自河中拾起此碗之原委。自彼時起,此戶人家便受幸運之神眷顧,而有今日三浦家盛世。

遠野地方稱此山中奇異之家為迷家。有幸造訪迷家者,可取屋內之物。舉凡器皿、家畜等,眼光所及,皆為欲授予其人而使之見聞者。或因女子無欲,未曾盜取分毫,故此木碗方自動漂流而至。

註:
家門:此處之家門(かど=kado)並非門戶之門。乃家家戶戶設於河岸邊,用做汲水、滌物之處。
迷家:此處以片假名「マヨヒガ」表記,其他或寫作「まよいが」、「マヨイガ」、「迷い家」。東北地方傳說中,有幸造訪此山中夢幻之家者,可得富貴。
按:小樂土。

今日之土淵村有兩戶大同。山口大同之當代戶主為大同萬之丞,其養母名喚阿秀,年逾八十,仍相當硬朗。其亦為佐佐木氏之姨婆,擅魔法,能以咒術殺蛇、使樹上飛禽落地等,諸如此類,常讓佐佐木君親眼見識。去年舊曆正月十五,此老嫗曾口述以下軼聞:

昔時,某處有一貧農,無妻,有一貌美之女。另養有一匹馬。女兒甚愛之,每晚必往馬廄,且夜宿於內,最後與馬結成眷屬。某夜,乃父得知此事,隔日,默然牽馬外出,吊於桑樹下斬殺。是夜,女兒不見此馬,詢問父親,方之原委。女震驚萬分,悲痛逾恆,遂往桑樹下,緊抱馬頭痛哭。未料此舉加深父親之憤恨,遂以斧頭自後方斬斷馬首。霎時,女兒便乘此斷首,飛天而去。

所謂白樣神之馬神,便是自此時成仙者。神像以吊掛馬之桑樹枝製成,據稱共有三尊。以連接樹幹處製作者,供奉於山口大同家,稱為姊神;以中段雕成者,供奉於山崎之在家權十郎家,為佐佐木姨母之婚家,惟現以絕後,神像亦不知所終;以末梢雕塑者為妹神,據說現今供奉於附馬牛村。
按:此處提及之佐佐木,應是指柳田之同鄉至友佐佐木喜善。

長藏之父亦名喚長藏,歷代皆至田尻家上工,其妻亦如是。長藏年輕時,某次夜遊,初更時分即歸來。進門後,見洞前*有人影佇立。此人雙手伸入懷中,筒袖袖口下垂,臉部看不分明。其妻名喚阿常,長藏猜疑此人莫非阿常情夫?便快步走近。可對方並不往後逃,反走向右側之玄關。此舉輕蔑,惹惱長藏,故更向其逼近。卻見此人依舊手拽懷中,倒退而行,自玄關三寸寬之門縫,迅速閃身入屋。

然而長藏尚未察覺有異,便伸手往門縫內探索,未料裡面拉門竟然緊閉。至此,長藏方心生恐懼,稍稍後退,舉頭一望,竟見男子緊貼玄關上之雲壁*,正俯視自己。其頭部低垂,幾及於長藏腦門,眼球突出尺餘,彷若即將跳出眼眶。此時當真驚恐萬分,卻非任何凶事之前兆。
洞前:此地民房之曲屋(L型)建築中,主屋與馬廄交界處稱為「洞」,「洞前」則為其前面庭院。
雲壁:長押*外側之牆壁。
長押:日式建築中,將柱子與柱子以水準方向固定於牆上之橫木。

主人臥室與起居室之間有一小暗室,稱為座頭部屋。往昔每逢家中設宴,必邀座頭到府演出。此房即為座頭等候之間。
座頭:最早稱為琵琶法師之座。琵琶法師為剃髮盲人之稱。後指邊彈琵琶、古箏、三味線,一邊唱平家物語等故事之走唱藝人。

按:雲壁是否為蟻壁之誤?

遠野町有男子頗熟山中之事,其原為南部男爵家之鷹匠,對早池峰、六角牛之一草一木,形狀所在無所不曉,街眾喚其渾名為鳥御前。上年紀後,某日偕一同伴入山採菇。此人以擅泳著稱,能持稻草、槌子入水,於水中編製草鞋後方出。遠野街市與向山之間有猿石川相隔,兩人自向山出發,登上較綾織村之奇岩「續岩」稍高之山,便分道揚鑣。鳥御前繼續上山,時值秋日傍晚,遠遠望去,西斜之夕陽僅高出山稜四、五間。

此時,意外看見一對紅臉男女立於巨岩之後交談。見鳥御前走近,張手企圖制止其往前行。然鳥御前不予理會,繼續前進,女子遂緊貼男子胸前。此時鳥御前方查覺對方並非人類,但生性戲謔,見此,便想捉弄對方。因此便自腰間抽出短刀,做出準備攻擊之態。未料紅臉大漢搶先抬腿踹向他,鳥御前旋即不省人事。同行男子四處尋找,才於谷底發現已失去意識的鳥御前,將他救起後帶回。

鳥御前道出事情原委,因未有過如此詭異遭遇,感嘆或將為此喪命也未可知。更請對方切莫說與人知。之後病了三天,便告身亡。家人對其死因萬分不解,前去請教山中修道人士,名為花嚴院。答曰:「鳥御前於山神行樂之際,闖入打擾,因此受其作祟而死。」

按:山男/天狗/修驗者。

某日,船越的某漁夫偕同伴自吉利吉里回家。夜半途經四十八坂,於小河邊見一女子。一看,竟是妻子。又想:「於此半夜,妻絕無可能獨自來此,定是妖怪作祟。」便取出殺魚刀,自後方刺進女子身體。她哀嚎一聲便死去。然半响過後,仍未現出原形,他不由得擔心起來,便將餘事託付同伴,連忙飛奔返家。
所幸妻子毫髮無傷,正在家裡等候,卻說自己做了惡夢:「你遲遲沒回來,就出去找你,卻在山路上被一不相識的人威脅,心想這下沒命了,但夢到這裡就醒了。」

原來如此,男子思忖。再回原地,同伴說在山中被殺的女子後來果真現形,成了一隻狐狸。看來人在夢中到山野裡去,有時也會借用此獸之軀體。

正月十五晚,人稱小正月,有以下這樣的習俗。天才黑,孩子們便自稱福神,帶著袋子,三五成群,挨家挨戶唱著:「天一亮,福神到!」跟人討年糕吃。但在這晚,只要一過午夜,人們絕對足不出戶,相傳此刻為山神出遊之時。
山口的小字丸古立,有一三十五、六歲之女子,名為阿正。在其十二、三歲時,不知何故,某次獨自一人出門扮福神,到處走動後,時間晚了,返家時夜路陰森,途中與一高大男子擦身而過。此人臉色赤紅,眼神炯然。

阿正驚嚇之餘,丟了袋子便飛奔回家,據說後來還大病一場。

按:萬聖節/生剝鬼。

山口、飯豐、附馬牛村之小字荒川、東禪寺、火渡、青笹村怎自中澤、土淵村小字土淵等地皆有壇之塙之地名。與此對應,近處必有稱蓮台野者。
往昔,有將所有年逾六十之老人驅趕至蓮台野之習俗。然老人並非一到此地即死,只得於白日下田耕作,以求餬口。事而,至今於山口、土淵一帶,仍將日出下田稱為出墳,日落自田地返回稱作入墳。

壇之塙:原文以「ダンノハナ」表記,讀作dannohana,無漢字。墳之處,為山丘上築墳之處,鷹為祭祀邊境神而設。此外,蓮台野亦為此類。
蓮台野:研究者多認為漢字「蓮台野」乃柳田國男自行填入者。然《遠野物語‧拾遺》二六六至二六八則,則以片假名「デンデラ野」「デンデエラ野」表記。蓮台野原指墓地或葬送死者之處。此處則指遺棄六十歲以上長者之地。

邊境神:又名道祖神或塞神。此信仰普及於全日本,乃防止邪靈入侵,保佑行路安全的神明。多設於村落交界處。

遠野に伝わる姥捨ての地・デンデラ野【岩手】
按:姥捨山。

遠野地方稱御伽話為「從前從前」。以山姥的故事最多。
御伽話:「御伽話」指的是以小孩為對象的童話故事,如桃太郎之類。「伽」意指夜晚無聊時與人作伴,說話談心。或指其人。
山姥:原文以片假名「ヤマハハ」表記,讀作yamahaha,無漢字。相傳住在山中,有法力之女妖,多為老嫗。其形象高大,長髮,血盆大口,且目光如炬。專吃小孩。若於山中遇見山姥,或將招致災厄。又稱鬼婆、山女、山鬼女。

從前從前,一對老夫婦有名獨生女。某日兩老留下女兒上街,行前千叮萬囑:「誰來都切莫開門。」便上鎖出門。女兒獨自在家,偎於火爐邊,驚得一動也不敢動。白日間,忽有人敲門,大聲威嚇:「開門哪!不開就踹破門唷!」女孩無計可施,只得開門,竟是山姥!一進門,就雙腳張立,於火爐邊主人席位烤火取暖。命令女孩:「做飯給我吃。」女孩乖乖從命,做了飯,趁山姥吃時逃走。山姥吃完飯,即追著女孩出來。她動作迅速,近到就要摸上女孩的背了。

此時,女孩在山蔭處見一砍柴老翁。急忙說道:「我正在被山姥追著呢!請讓我躲躲吧!」便躲進剛砍下的柴堆裡。山姥尋來,問道:「躲哪去啦?」把柴撥開時,抱起一捆柴,卻不慎滑下山谷。女孩便又趁隙逃跑,這會看見割茅草的老翁。說:「我正在被山姥追著呢!讓我躲躲吧!」便躲進茅草堆裡。山姥又找來,問人在何處。正撥開茅草,抱起草堆,又滑下山去。這回,女孩逃到一個大湖沼邊,此時已無路前行,只好爬上岸邊大樹頂。

山姥沿途嘶吼:「再逃也逃不掉的!」見女孩身影映在水面,便立刻跳進水裡。女孩再次逃跑,跑呀跑,來到一間小竹屋,裡面有名年輕女子。女孩敘述以上情形,女子便讓她躲進石櫃裡。山姥迅速來到,逼問女孩藏身之處。但女孩既已藏妥,女子便回答不知。山姥不信:「沒來?怎麼可能!明明有人肉的味道。」女子辯稱:「啊!我剛烤了麻雀來吃。」山姥這下才相信。說:「我歇會吧!睡石櫃好還是木櫃好呢…石櫃冷冰冰的,嗯,就睡木櫃吧!」

說完就爬進木櫃裡去了。待她一進去,女子旋即鎖上櫃子,再把女孩從石櫃帶出來。說:「我也是被山姥搶來的,咱們把她殺了,回家去吧!」便燒紅了錐子,刺穿木櫃。山姥不明所以,以為老鼠作怪。她倆接著煮沸了水,注入錐孔,終於殺掉山姥,二人便都平安回到了父母身邊。「從前從前」的故事,皆用「到此為止」為終結。

按:木柴/茅草/湖沼。虎姑婆/奧菲斯(Orpheus)/伊邪那岐命/冥府尋人。

虎姑婆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日本肥後天草島流傳有豆大、豆次、豆三三兄弟,豆三被山姥所吃,另兩兄弟準備要逃,豆次藉上廁所欲逃,山姥叫他在院子裡解決,豆次推託怕庭中神明觸怒而逃到桃樹上,山姥窺水見影,之後墜地而死。傳說山姥落在蕎麥田中,流血浸漬,故蕎麥的殼為紅色。

熊家婆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AT分類333類。
小红帽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小紅帽,狼外婆型故事。

按:丁乃通將其分為五個階段要素。
(1)母親與孩子們
(2)女妖進門
(3)女妖在屋裡
(4)倖存者懼極而逃
(5)懲罰女妖

按:安徽、江蘇、四川、山西、河北、北京等區域,吃人的動物精靈是狼外婆,在浙江、福建的畲族故事中叫「粗尾巴野狼」。在浙江嘉善稱「毛腿二婆婆」,系野人所變。浙江台州故事為「野人吃弟弟」;浙江永嘉叫「野熊外婆」;廣西壯族叫「人熊外婆」或「猩猩外婆」;廣西南寧叫「老婆婆」;甘肅則叫「吃人婆」。這些形象多有人的外型,而實乃野獸。在江蘇揚州、南通、淮陰一帶等地叫「秋狐外婆」、「老秋狐」;內蒙叫「紅眼狐狸」。

中國各民族的此類型故事的異文達一二百種之多,如漢族的《狼外婆》、《老虎外婆》、《門墩墩、門掛掛、鍋刷刷》、《野人家婆》、《老秋胡》、《臘妹斗人熊婆》,回族的《吃人婆的故事》,藏族的《魔鬼冒充阿媽》,苗族的《放鴨姑娘》,彝族的《畢摩與姑娘》,壯族的《猩猩外婆》,布依族的《老變婆》、《森林姐妹》,朝鮮族的《少女與老虎》,侗族的《走外婆》,白族的《蕁麻與艾蒿》,哈尼族的《阿培和妖精婆》,畬族的《粗尾巴野狼》,納西族的《兩姐妹》,仫佬族的《智鬥婆獼》,毛南族的《老變婆》,仡佬族的《老變婆》,普米族的《月亮上的花紅樹》,怒族的《人和妖精交朋友》,獨龍族的《月桂》。

俄國民俗學家普羅普(Propp)的《故事形態學(Morphology of the Folk Tale)》中認為,故事都是由若干基本題材排列組合而成的,這些基本題材共列了三十一點,即為「三十一個構造元素機能圖」。

故事形態學是一種針對故事學的研究方法。其方法的重點在於考察「神奇故事」這種民間文學的形態規律與法則。使用兩種公式化的方式,拆解特定100個俄羅斯民間故事後,做出一套完整的規則。 這兩套方法分別為:「三十一種角色功能項(Функция)」與「角色行動圈(круги действий)」。

清黃之雋《虎媼傳》出自《廣虞初新志》卷十九
歙居萬山中,多虎,其老而牝者,或為人以害人。
有山甿,使其女攜一筐棗,問遺其外母。
外母家去六里所,其稚弟從,年皆十餘,雙雙而往。
日暮迷道,遇一媼問曰:「若安往?」
曰:「將謁外祖母家也。」
媼曰:「吾是矣。」
二孺子約:「兒憶母言,母面有黑子七,婆不類也。」
曰:「然。適簸糠蒙於塵,我將沐之。」遂往澗邊拾螺者七,傅於面。

走謂二孺子曰:「見黑子乎?」
信之,從媼行。自黑林穿窄徑入,至一室如穴。
媼曰:「而公方鳩工擇木,別構為堂,今暫棲於此,不期兩兒來,老人多慢也。」
草具夕餐。餐已,命之寢,媼曰:「兩兒誰肥,肥者枕我而撫於懷。」
弟曰:「余肥。」
遂枕媼而寢,女寢於足,既寢,女覺其體有毛,曰:「何也?」
媼曰:「而公敝羊裘也,天寒,衣以寢耳。」
夜半,聞食聲,女曰:「何也?」

媼曰:「食汝棗脯也,夜寒而永,無年老不忍飢。」
曰:「兒亦飢。」與一棗,則冷然人指也。
女大駭,起曰:「兒如廁。」
媼曰:「山深多虎,恐遭虎口,慎勿起。」
女曰:「婆以大繩繫兒足,有急則曳以歸。」
媼諾,遂繩其足,而操其末,女遂起,曳繩走,月下視之,則腸也。
急解去,緣樹上避之。
媼俟久,呼女不應,
又呼曰:「兒來聽老人言,毋使寒風中膚,明日以病歸,而母謂我不善顧爾也。」
遂曳其腸,腸至而女不至。

媼哭而起,走且呼,彷彿見女樹上,呼之下,不應。
媼恐之曰:「樹上有虎。」
女曰:「樹上勝席上也,爾真虎也,忍啖吾弟乎!」
媼大怒去。
無何,曙,有荷擔過者,女號曰:「救我,有虎!」
擔者乃蒙其衣於樹,而載之疾走去。
俄而媼率二虎來,指樹上曰:「人也。」
二虎折樹,則衣也,以媼為欺己,怒,共咋殺媼而去。

三十一種角色功能項:
1. 家庭成員離家
2. 出現一個對角色的禁止和限制
3. 打破禁令
4. 惡人偵查
5. 惡人獲得受害者資訊
6. 惡人試圖詐騙被害人或是奪取被害人的東西
7. 被害者中計,無意中幫助了敵人
8. 惡人傷害家庭成員,或是成員之一需要某物
9. 不幸或是殘缺出現,或是悲劇英雄被強迫出發
10. 搜尋者英雄同意或是決定反抗
11. 英雄離家
12. 英雄遭遇考驗、攻擊、準備接受幫助
13. 英雄表現呼應未來的幫助
14. 英雄獲得魔法幫助
15. 英雄被傳送、導引到欲搜尋的物件所在之處
16. 英雄和惡人正面對決
17. 英雄遭到標記,有形或無形
18. 惡人被擊敗
19. 初始的不幸和殘缺解決
20. 英雄返家
21. 英雄被追捕/追殺
22. 英雄透過某種形式在追捕中獲救
23. 不可辨認的英雄抵達家中或是其他國家
24. 假英雄宣告一個假聲明
25. 英雄面前出現一個困難的任務
26. 任務解決
27. 英雄被認出
28. 假英雄或惡人暴露身分
29. 英雄獲得新的外表
30. 惡人被懲罰
31. 英雄結婚,登上王位

在普羅普的觀點中,所有的故事都能用這三十一個要素來組合表示。

回到遠野物語。
從前從前,某地亦有爹娘要上街,為將出閣的女兒準備嫁妝。先上了鎖,還叮嚀誰來都不可開門。女兒乖巧允諾,兩老便安心出門。白天,山姥來了,把女兒吃掉,披上她的皮,假扮成女兒。傍晚父母回來時,先在門口叫喚:「我家的瓜子姬在嗎?」女兒答道:「在呀!爸媽可回來得真早。」兩老把買來的各式物品給女兒瞧,見她臉上盡是歡喜。隔天天亮時,家裡的雞驚慌拍翅,聽來像是:「快看倉庫的角落呀!」般咕咕叫個不停。

雞鳴聲似與平日不同,兩老有些疑惑,但馬上便到了送新娘出門的時間,就把山姥喬裝的女兒放上馬背。正要出發時,雞又啼叫不休,聽來像是:「載的可不是女兒,是山姥啊!」。至此,父母終於察覺有異,便把山姥從馬上拖下來殺了。之後到倉庫角落一看,淨是女兒的白骨。
瓜子姬:民間說話故事之一。從河裡撿到的瓜生出的美麗女孩。故事包含其成長、結婚與中途之波折。各地有不同的變形。

按:瓜子姬與天邪鬼/竹取物語/桃太郎。
按:雞啼或小鳥告發真相。

紅碟破碟之故事亦流傳於遠野地方,惟此處不稱破碟,稱空穗。空穗乃不結實之穀類外殼。意指主人公雖遭繼母虐待,但因獲神明眷顧,終成富翁之妻。
紅碟:裝化妝品用的小碟子。
破碟:破損的、有缺角的碟子。
紅:指古時自紅花提煉出來之紅色色素,可用於化妝,塗在臉頰、嘴唇和指甲上。
故事內容大致是說,繼母把破碟給繼女,卻把好的給親生女兒。兩人處處欺負繼女,最後繼女卻與有錢人結婚,從此過得幸福美滿。為日式仙杜瑞拉的原型故事之一。

自古,遠野鄉便有用於獅子舞之歌詞。依村莊不同,內容略有殊異。本人聽聞、記錄者如下。已為百餘年前之手抄本了。

天神之山有祭賽,有獅子舞。於茲鞠塵輕揚,有紅物飄翻,與一村之綠相映。獅子舞者,鹿之舞也,戴面具上著鹿角,童子五六人,拔劍與之共舞,笛音高而歌聲低,雖在側亦難聞其詞。日斜風吹,醉而呼人者之聲亦復蕭寂,雖女笑兒奔,而旅愁猶復無可奈何。

按:再來是經典的「羽衣仙女」母題,又稱「天鵝處女」故事(Swan Maiden Tale)。

從前在青笹有七個池子,其中一個裡面有塊岩石,叫做巫女石。某天,六角牛山的天女來此遊玩,脫了衣裳放在岩石上便入池沐浴。有個叫做惣助的男子來此釣魚,看到石上珍奇的衣裳,便偷偷裝進箱籠裡帶回家。天女失去了衣裳無法飛回天界,只好用朴葉蔽體,沿途找尋。後來下到人煙聚集處。她先到一個池子附近的人家問:「之前釣魚的男子家住何處?」村人回答:「在往前走一小段,有三間房子,惣助就住在當中的那間。」

天女來到惣助家,對他說:「剛才是不是你把我的衣服拿走了?如果是,拜託你還給我好嗎?」惣助回答:「我看到神女石上掛著生平未見過的衣裳,就帶回來了。那衣裳實在珍貴,便拿去獻給主公了,我這才從那兒回來哪!」其實惣助是騙她的。天女聽了大失所望,這樣就不能返回天界了。不知所措的她禁不住哭了起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說:「既然如此,可以借我三反步的田嗎?我要種蓮花,取絲紡織,重做一件。」

接著又請惣助幫忙,在神女池旁蓋了一間小竹屋住下。據說這就是青笹村村名的由來。不久,田裡開了一整片的蓮花。天女抽絲成線,在小屋裡夜以繼日地織布製衣,還一邊婉轉歌唱。之前天女嚴格交代惣助不可偷看,但他被宛如天籟的歌聲吸引,還是忍不住往裡面看了一下。不料,只聽見紡織的梭音,卻不見天女的蹤影。惣助猜想天女應該是在六角牛山上織布,可聽來卻像是在這裡吧!至此,他就真的把藏起來的衣裳拿去呈給主公了。

不久,曼陀羅圖樣的織品完成,天女請惣助送去獻上。主公龍心大悅,說想見見這女子,並叫他轉達,她有任何願望都可提出。天女說自己什麼都不想要,只盼能去侍奉主公。惣助馬上帶天女前來,主公一見,驚為天人,就把她留在殿裡了。不過,縱然有主公萬般疼愛,天女仍茶飯不思,也不工作,終日鬱鬱寡歡。夏天到了,為防發霉和蟲害,下人把主公府邸的衣物拿出來曬太陽。惣助獻上的那件也在其中。天女便趁隙將衣裳火速穿上,旋即往六角牛山方向飛去。

只見主公仰天長嘆,久久不已,卻無計可施。後來,天女所織的曼陀羅被供奉在綾織光明寺裡。綾織的村名也是由此而起的。雖著物換星移,如今七座池沼已不復蹤跡,只剩下一尊當地人敬拜,名為沼御前的神祇。
反步:或稱段步,用於表示田地面積的單位,一反約十畝。
青笹:青笹即青竹之意。

按:牛郎織女/族繁不及備載。白鶴報恩。

過去在橋野的太田林有一戶母子之家,只有兩口人。母親已年過六十,無法工作,全靠兒子一手奉養。兒子後來奉命赴大阪參戰。村人擔心獨居老母困頓,便時常去探望。奇怪的是,無論去了多少次,她看起來都不像沒東西吃的樣子。有人好奇,偷偷去一探究竟,竟然見到這名老婦正在吃土。據說正因如此,那地方至今仍寫作婆喰地,讀作バクチ。

過去在栗林村的太田有棵巨大的杉樹,叫做第一權現。大到遠在五里外的笛吹嶺也看得見。有一年因為某緣故,決定砍掉這棵樹。但即使從早到晚都在鋸,樹上掉下來的木屑卻又在一夜之間都長了回去,好幾天過去了仍然鋸不斷。有人夢見一棵刺楸樹來對他說:「只要每晚都把鋸下來的木屑燒掉,很快就能砍斷了。」隔天他就照著做,果真,大杉樹很快被砍倒了。可是其他樹木卻說他們的好友權現是被刺楸害死的,便決定不再跟他來往。

流行神:日本的民間信仰。原文寫作「ハヤリ神」讀為hayarigami。指一時性、突發性受到信奉又快速被遺忘的神佛。流行神現象常發生在社會不安或變動劇烈之際。漢字除了「流行神」,也寫作「時花神」,發音與前者相同。就像花盛開後不久就枯萎,故流行神的最大特色是時間短暫但流傳地域廣泛。
古い神々の権威が薄れ始め、新たな信仰を求めてられる時代、とでも言いましょうか。

遠野町小字會下的十王堂有個陳舊退色的佛像,老是被孩子們拿出來當馬騎。附近的男子看了說:「不許對神佛不敬!」好生教訓了一番,再將佛像收回堂裡供著,但他當晚就發燒生病了。夜裡,十王神來到枕邊斥責道:「我難得跟孩子們玩,你自以為聰明,出來罵人,讓我非常生氣。」他只好拜託巫女轉達,自己以後會注意,這才得到原諒。
按:此般記敘甚多,各堂院神佛皆有事例,故不一一抄錄。

荒編:原文以「アラミ」表記,讀做arami,無漢字。「アラミの国」指遠野到內陸的花卷市、北上市、奧州市等地。根據伊能嘉矩的研究,可能來自於「荒邊」這種「米俵=裝米用的草袋」之意。事實上,比較遠野市的插秧、收割時期,以及曬稻等工作,可看出其與內陸之間的文化差異。故在此也可能暗指「異文化之地」。

白樣神的神像多為烏帽子和圓頭。但是最普通的還是一對兩尊圓頭的。馬頭被視為更古老的型態。值得注意的是此神的由來傳說與神像外型之間的關係。把男神的頭刻成馬頭的並不少,也有垂髮女神頭上長著兩隻細尖獸耳的例子。整體來說,越新的身長越長,有的長達一尺到一尺二、三寸;舊的則大多較短,像是馬頭的白樣神神像,基本上就都又短又小。

白樣神的由來因地而異。例如附馬牛村有一個傳說是這樣子的:天竺的某長者之女跟馬結成夫妻,父親氣的把馬殺掉,還剝了皮掛在松樹枝上。女兒思慕丈夫不已,獨自來到樹下悲傷哭泣。馬皮聽到她的聲音,就從樹枝上翻落,包裹住女兒的身體,飛上天去。

下地方有一對父女,女兒和馬結成了眷屬,父親憤恨難當,就把馬綁在桑樹上宰了。女兒用馬皮做了艘小船,拿桑樹枝當槳,划出海去,但仍悲傷過度而死。後來,被浪花打上某個岸邊。從皮舟和她的遺骸中孵出的蟲子長成了蠶。

另外,在土淵村部分區域還流傳著另一說法:女兒看到父親殺了馬,悲傷地說:「我要走了,但還是會先做好準備,讓父親不至於因我的離去而困擾。到了春日三月十六,一早就請您去看看院子裡的石臼,裡面有可以奉養您的東西。」說完,就和馬一起飛天而去。不久,那天到了。父親往臼裡一看,竟爬滿了長著馬頭樣子的白蟲。於是他就拿桑葉來餵養牠們。

到山裡去時,偶爾會看到兩棵糾結在一起生長的樹。相傳每年十二月十二日是山神計算自己領土內到底有幾千幾萬棵樹的日子。算完後,山神為了做記號,習慣把最後一棵和前一棵擰在一起。因此,每年這天鄉里的人都被禁止入山,以免山神搞錯,要是誤把人當作山一起算進去,那可就糟了。

傳說貞任山以前有隻獨眼的單腳妖怪。旗屋一個叫做阿縫的獵人入山去降伏了這怪物。當時,這座山的周圍還是一整片森林,後來大家發現是座礦山,入山採礦,就把樹大量的砍了。
按:獨眼單腳/煉鐵/逐礦的遊牧民族/鐵之民/宗像教授伝奇考。

按:歸納山男或天狗的故事。通常都很愛吃麻糬或年糕,力大無窮,性格豪爽,來去如風日行千里,紅臉,帶葫蘆嗜酒。在故事中會以超乎常人的工作效率換取麻糬吃。或是一瞬間完成極大數量的工作,例如說耕完很廣大的田地、收起大量的曬衣或草墊等。草鞋長達六尺,身高極高。

前帶:和服腰帶的結打在正面而非背面。江戶時代原本只有年老女性如此,後來,煙花女子也開始這麼做。

從綾織村往宮守村去的路上有個地方名為小嶺。相傳旁邊的笠通山有叫做花車的怪物,會把死人挖出來,運到別處去吃掉,或者在葬禮時突襲棺材。此事也曾記載於遠野古事記上。就是那個妖怪吧!曾有好幾人看過笠通附近出現一個詭異的女子,她把腰帶的結打在前方,上面還掛著紅色的小袋子。
花車:原文以片假名「キヤシヤ」表記,讀作kyashya,無漢字。語源不詳。可能來自於「花車」(kyashya)或「火車」(kasya)等。發音稍有不同。

相傳是貓所幻化的妖怪,專門突襲棺木。待考。

昔、葬列が墓地に行く途中に黒雲湧出し、その中からキヤシヤというものが死人をさらっていった事がある。

每個村子裡都有令孩子們恐懼而不敢靠近的地方。土淵村的龍之森也是其一。這裡有好幾棵用柵欄圍住的老七葉樹,樹根旁邊的土堆上插滿了鐵箭頭。這些箭矢都已老舊,而且多帶著紅色鐵鏽。這座森林就連大白天也相當陰暗,令人不寒而慄。有條小河從中央流過。相傳以前村人曾在此捕到狀似岩魚的紅魚而遭神罰。因此,人們認為舉凡棲息在這裡的東西,就連蛇也不可殺,花草亦不能摘。行路盡可能不取此道。若非通過不可,就得對著七葉樹敬拜,祈求神佛不要動怒。

曾有青年在森林裡見到已死去多年的村女,她的樣子竟與生前無異。另外,南澤的某名老人半夜通過森林邊時,看見裡面有兩個衣著怪異的女孩茫然佇立著。不只龍森如此,還有其他幾個也被稱為魔境的地方。光是土淵村就不少。像是熊野森林的水渠、橫道的洞窟、大洞的墳場等等。而道路也是。例如高室的草路就令人望而生畏,不敢通行。
按:PTT Marvel版有許多故事就是硬探魔境而生悲劇。

聽說土淵村的大楢以前有個叫做林吉的大財主,但現在已家業衰敗,不留任何痕跡了。這家本來養著一隻白狗,不知因何緣由,他們殺了牠、剝了皮,還命人將牠棄屍荒野。隔天這家人起床,正要在地爐上升火時,那隻白犬竟然回來了。但牠竟然變成紅色,看起來全身熾熱。驚恐之餘,他們又立刻殺了牠丟棄。此事發生不久,這家裡就連續死了七匹馬,還起了大洪水,把家當都沖走,此後他們就走向衰敗了。由於這個緣故,人們相信大家族即將沒落時,通常會有前兆顯現。

青笹村大字中澤的新藏家祖先曾有個很美麗的女兒。某天卻莫名神隱,三年多不知去向。家人把她失蹤那天當作忌日,為她祈求冥服。沒想到,有一天她竟翩然返家。眾人齊聚而來,問她這些日子都在哪裡?她回答自己已嫁給六角牛山的山神了,跟丈夫說實在想家,就回來看看。不過,很快又得走了。丈夫給了她一件能夠心想事成的寶物,所以現在就要讓家裡有錢起來。這戶人家後來果真變得非常富裕。至於女子是如何回到山裡去的,口述此事的人好像也不太清楚。

遠野町的墳場四周有很多寺廟,有一天晚上,町裡某個人經過墓地時,對面走來一個詭異的女人。仔細一看,竟是同町之人,但明明日前已經往生了。他嚇得僵在原地動彈不得,卻見女人快步走近,遞給他一包髒兮兮的東西。說:「這你拿去吧!」他接過來,發現包裹有點沉重。因為太害怕,他就立刻逃回家去,後來打開包裹一看,發現裡面全都是錢,既有銀幣也有銅錢。後來不管怎麼花都花不完。於是,原本是窮光蛋的此人便在一夕間暴富。

此事其實才發生不久,不過,自古以來就有很多關於幽靈金的傳聞,意思是就算袋子裡只剩一文錢也無妨,只要過了一夜,就會變得跟原來一樣多。

蛇與刀。
金澤村佐佐木右衛門家有一把代代相傳的月山名劍。俗稱雙月山。傳說中家主有一次去仙台,因身上帶的盤纏不夠付住宿費,就把劍留下來抵債。沒想到後來這把劍竟變成一條紅蛇,自己跑回家來了。

小友村松田留之助的祖先曾是葛西家的浪人,名叫鈴木和泉。是當時的富貴之家。某次家主前往遠野町時,身上佩帶著世代相傳的大刀,歸途中暫坐於小友嶺的石頭上休息,之後卻忘了把刀帶回來。等他事後想起,即命下人去取,沒想到石頭上竟盤踞著一條可怕的大蛇,讓他不敢靠近,只好空手而還。稟告主人後,主人就親自前往,原來看似蛇的東西正是他忘記帶回的名刀,那是二代藤六行光的作品。

接下來是維新時的事。遠野有個酷愛豪飲的藩士,每次喝醉,不管身在何處都直接倒頭大睡。有一次來到松崎村的金澤,又跟往常一樣爛醉如泥,倒在猿石川的河岸邊。當地人想過去捉弄他,卻發現有條紅蛇繞行在他的四周,因此誰也不敢靠近。等武士醒來,蛇就立刻變回大刀,佩戴在他的腰間,據說這也是一把大有來頭的名刀喔!

日俄戰爭時,滿州的戰場上老是發生一些不可思議的事。俄國俘虜說,日本兵當中身穿黑衣的一射就倒,穿白衣的軍隊卻怎麼開槍也沒事。然而土淵村一個叫做似田貝福松的卻說,當時日本士兵根本沒人穿白色衣服啊!

土淵村某人從一個旅人手中取得會算命的狐狸。後遇某事令他悲憤莫名,在也不願意當算命仙了,於事先把狐狸全部都塞進懷裡,頭戴白色的饅頭斗笠,走進家後方的小烏瀨川深處,然後慢慢沉入水中。小狐狸受水淹之苦,接連從他懷裡鑽出來,爬到斗笠上面,他便輕輕解開了斗笠上的繫帶,狐狸們掉下來,很自然地和斗笠一起被水沖走了。據說江湖術士唯有用此方法才能離開這途啊!

獵人為了捕獲鳥獸,有祕持老虎魚的法術。老虎魚是南方海域才有的小魚,非常稀有珍貴,相當難捕到。與獵人相反,漁夫們祕藏的是山虎魚。山虎魚其實是一種山野濕地自生的小貝,這種貝類長約一寸,形狀細長,近似菸管,方向應該是往左卷的,只要帶著出海就會大有斬獲,因此備受珍視。

在閉伊郡的海岸地方,家家戶戶都有吊掛鏡魚、把牠陰乾的習慣。鏡魚是一種形狀略圓,帶有光澤的魚,據說有除魔驅邪的功能。

這件事是明治相當晚期以後的事。有一對年輕男女被人從小國那邊一路追殺到土淵村來。男人手持大刀,一直追到林崎的田中央。這對男女就在毫無抵抗的情況下被殺了。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殺人的男子淚流滿面地把兩人埋在路邊的土堆裡,還把原本女子頭上的髮簪拿下來,插在墳上做記號。全部都處理妥當了,才又循原路回去。目擊這光景的老太婆們到現在說起這事都還會熱淚盈眶呢!

凶年出生的孩子可以用假裝遺棄的方式來解厄。首先,要把他放進雪隱的踏腳板下,故意走開,表示要丟掉。不過事前就得和人談好,請對方預先在那裡等著,把孩子撿起來,之後再向他收養即可。這類的男孩通常都叫做捨吉、捨藏,女孩就叫做阿捨、阿棄或棄子,名字裡大多有捨、棄等字眼。

無論家人外出旅行或當兵,每餐都要另外準備給他們的份,叫做影膳。打開影膳的碗蓋時,若上面沒有水蒸氣,或是影膳的碗筷翻倒了,就代表出門在外的人遭逢不測。也聽說要是有人在供影膳時就把它吃了,當事人就會挨餓。